第 三 講

我把學員都當作弟子

  大家知道嗎?我做了一件甚麼事情啊?我把所有的學員都當作弟子來帶,包括自學能真正修煉的人。往高層次上傳功,不這樣帶你不行,那就等於不負責任,亂來了。我們給你這麼多東西,叫你知道了這麼多常人不該知道的理,我把這個大法傳給你,還要給你許許多多的東西。身體給你淨化了,而且還牽扯其它的一些問題,所以不把你當作弟子帶,根本就不行的。隨隨便便就給一個常人洩露這麼多天機,那是不允許的。但是有一點,現在時代也變了,咱們也不搞磕頭做揖的那種形式了。那種形式沒有甚麼用,搞起來像宗教一樣,我們不搞這個。因為你就是磕頭了,拜師了,你出了門還是我行我素,在常人中你該幹甚麼還幹甚麼,為了你的名利,你去爭,你去鬥,那有甚麼用?你可能還會打著我的旗號,敗壞大法名譽呢!

  真正修煉的事情是全憑你這顆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夠修,只要你能夠踏踏實實的堅定的修下去,我們就把你當作弟子帶,不這樣對待都不行的。但是有些人,他不一定能夠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修下去,有些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很多人會真正的修煉下去的。只要你修下去,我們就把你當作弟子帶。

  天天光煉這幾套動作,就算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了嗎?那可不一定。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你光去煉那些動作,心性提高不上來,沒有強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談不上修煉,我們也不能把你當作法輪大法的弟子。你長此下去,別看你煉功,不按照我們法輪大法的要求,你不提高心性,在常人中你還是我行我素,說不定你還會遇到其它麻煩事,弄不好你還會說煉我們法輪大法把你煉偏了,這都是可能的。所以你得真正按照我們心性標準的要求去做,那才是真正修煉的人。我跟大家講清楚了,所以大家再也不要找我做甚麼拜師這些形式上的事情,你只要真正的修,我就這樣對待你。我的法身已經多的無法計算了,別說這些學員,再多我也管的了。

佛家功與佛教

  佛家功不是佛教,這一點我給大家講清楚,其實道家功也不是道教。我們有些人老是搞不明白這些事情。有些人是廟堛漫M尚,也有一些是居士,他覺的他對佛教中的事知道的多一些,他就在我們的學員中大肆宣傳佛教中的事情。我告訴你,你不要這樣搞,因為這是不同法門中的東西。宗教有宗教的形式,而我們這堿O傳我們這一法門修煉的一部份,除法輪大法專修弟子外不講宗教形式,所以不是末法時期的佛教。

  佛教中的法只是佛法中的一小部份,還有許多高深大法,各個層次中還有不同的法。釋迦牟尼講,修煉有八萬四千法門。佛教中才有幾個法門,它只有天台宗、華嚴宗、禪宗、淨土、密宗等等這麼幾個法門,連個零頭還不夠呢!所以它概括不了整個佛法,它只是佛法的一小部份。我們法輪大法也是八萬四千法門中的一法門,和原始佛教以至末法時期佛教沒有關係,和現在的宗教也沒有關係。

  佛教是二千五百年前在古印度由釋迦牟尼創立的。當時釋迦牟尼在開功開悟之後,他記憶中想起了他自己以前修煉的東西,把它傳出來度人。他那一法門不管出了多少萬卷經書,其實就三個字,他那一法門的特點就叫作「戒、定、慧」。戒,就是戒去常人中的一切慾望,強制的讓你失去對利益的追求,斷絕世俗間的一切東西等等。這樣他的心就變的空了,甚麼也不想了,也就能夠定的下來,它是相輔相成的。定下來之後,要打坐實修,靠定力往上修,這就是那一法門真正修煉的部份了。他也不講手法上的東西,不改變自身的本體。他只是修他層次高低的這個功,所以一味的修煉他的心性,不修命也就不講功的演化。同時他在定中增強他的定力,在打坐中吃苦,消他的業。慧,那就是指人開悟了,大智大慧了。看到宇宙的真理了,看到宇宙各個空間的真相了,神通大顯。開慧、開悟,也叫開功。

  當時釋迦牟尼創立這一法門的時候,在印度有八種宗教同時流傳。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宗教叫婆羅門教。釋迦牟尼在有生之年,一直和其它宗教發生著意識形態上的鬥爭。因為釋迦牟尼傳的是正法,所以在整個傳法過程當中,他傳的佛法越來越強盛。而其它宗教就越來越衰弱,就是那個根深蒂固的婆羅門教也處於瀕臨滅亡的狀態。但是到釋迦牟尼涅槃以後,其它宗教又開始興盛起來,特別是婆羅門教,又從新開始興盛。而佛教中卻出現了一種甚麼情況呢?有些僧人在不同層次中開了功了,開了悟了,可是開的層次比較低。釋迦牟尼達到了如來那個層次,而許多僧人沒有達到這個層次。

  在不同層次中佛法有不同的顯現,但是越高越接近真理,越低離真理越遠。所以那些僧人在低層次上開功開悟了,他們就用自己在那個層次中看到宇宙中的顯像,了解到的情況和悟到的理,去解釋釋迦牟尼講過的話。也就是說,有的僧人對釋迦牟尼所講過的法進行這麼解釋,那麼解釋。還有一些僧人用自己所參悟的東西當作釋迦牟尼的話在講,不去講釋迦牟尼原來的話了。這樣致使佛法面目皆非,根本就不是釋迦牟尼所傳的法了,最後就使佛教中的佛法在印度消失了。這是一次重大的歷史教訓,所以後來印度反倒沒有佛教了。在消失之前佛教經過多次的改良,最後結合了婆羅門教的東西,在印度形成了一種現在的宗教,叫印度教。也不供奉甚麼佛了,供奉另外一些東西了,也不信釋迦牟尼了,它是這樣一種情況。

  佛教在發展過程中,出現了幾次比較大的改良。一個是在釋迦牟尼不在世之後不長的時間,有人根據釋迦牟尼講過的高層次的理,創立了大乘佛教。認為釋迦牟尼公開講的法是講給一般人聽的,用於自身解脫,達到羅漢果位,不講普度眾生,就把它叫作小乘佛教。東南亞國家的和尚保持了原始的釋迦牟尼時代的修煉方法,我們漢地把它叫作小乘佛教。當然他自己是不承認的,他們認為他們是繼承了釋迦牟尼原有的東西。確實是這樣的,他們基本上繼承了釋迦牟尼時代的修煉方法。

  經過改良的這種大乘佛教傳入我們中國後,在我們中國就固定下來了,就是當今在我們國家所流傳的這種佛教。它實際上和釋迦牟尼時代的佛教已經面目皆非了,從裝束上一直到整個參悟狀態、修煉過程都發生變化了。原始佛教只把釋迦牟尼作為祖尊來供奉的,可現在的佛教出現了眾多的佛和大菩薩等,而且是多佛的信仰。出現了對很多的如來佛的信仰,成了一種多佛的佛教。如阿彌陀佛、藥師佛、大日如來等等,也出現了許多大菩薩。這樣一來整個的佛教就和當初釋迦牟尼創立的時候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在這期間還發生過一種改良過程,由龍樹菩薩傳出了一種密修方法,從印度經過阿富汗,然後進入我們新疆傳入漢地,正好是唐代,所以把它叫作唐密。因為我們中國受儒家影響比較大,道德觀念和一般的民族不一樣。這個密宗修煉法中有男女雙修的東西,不能夠被當時的社會所接受,所以在唐代會昌年間滅佛的時候就把它給鏟除了,唐密在我們漢地就消失了。現在日本有叫作東密的,當時就是從我們中國學去的,可是他沒有經過灌頂。按密宗講,沒有灌頂的學了密宗的東西,就屬於盜法,不承認是親授的。另一支由印度、尼泊爾傳入西藏,叫藏密,一直流傳到現在。佛教基本上就是這麼個情況,我極簡單的、概括的說了一下它的發展演變過程。整個佛教在發展過程中,還出現了像達摩創立的禪宗,還有淨土宗、華嚴宗等等,都是按著釋迦牟尼當時所講過的東西參悟出來的,這些也屬於改良的佛教。佛教中有這麼十幾個法門,它都走入了一種宗教形式,所以它都屬於佛教。

  本世紀所產生的宗教,何止是本世紀,前幾個世紀在世界各地有許多新教產生,這些大多都屬於假的。大覺者們度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天國,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大日如來等等,這些個如來佛他們度人,都有一個自己主持的世界。在我們這個銀河系,這樣的世界有一百多個,我們法輪大法也有法輪世界。

  有些假的法門度人往哪度啊?它度不了人,它講出來的不是法。當然有一些人創立了宗教,初期的目地他不想當一個破壞正教的魔。他在不同層次開功開悟了,看到一點理,可是他離度人的覺者差遠去了,他很低。他發現一些理,發現常人中的一些事是錯的,他也告訴人家怎麼去做好事,開始時也不反對其它宗教。人家最後信奉他了,認為他講的有道理,然後越來越相信他了,結果這些人崇拜他,不崇拜宗教了。他自己名利心一起來,叫大眾把他封為甚麼東西,從今以後他立起來一個新的宗教。我告訴大家,這些都是屬於邪教,即使它不害人,它也是邪教。因為它干擾了人們信正教,正教是度人的,它卻不能。久而久之發展下去,背地媟F壞事。最近有許多這類的也流傳到我們中國來了,如所謂的觀音法門就是其中的一個。所以大家千萬注意,據說在東亞某國有二千多種,在東南亞和其它西方國家,信甚麼的都有,有一個國家就直接了當的有巫教。這些東西都是末法時期出現的魔。末法時期不只是指佛教,是指一個很高層次往下很多空間都敗壞了。末法不只是指佛教末法,而是人類社會沒有維持道德的心法約束了。

修煉要專一

  我們講修煉要專一,你不管怎麼去修,都不能夠摻雜進去其它的東西亂修。有的居士,他又修佛教中的東西,又修我們法輪大法的東西。我告訴你,最後你啥也得不著,誰也不會給你的。因為我們都是佛家的,可這埵陪茪蓱夆暋D,同時又有專一的問題。你只有一個身體,你的身體產生哪一門的功?怎麼給你演化?你要去哪堙H你按哪一法門修你就是去哪堙C你按照淨土修,那你就是去了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你按照藥師佛的修,那麼你就去了琉璃世界,在宗教中就是這樣講的,叫作不二法門。

  我們這媮羲熒狴\,也確實是整個功的演化過程,都是按它自己那個修煉法門走的。你說你往哪走吧?你腳踩兩隻船,甚麼也得不到。不但煉功和廟堶蛈礞孜﹞ㄞ鈰鰷V,修煉方法之間、氣功與氣功之間、宗教與宗教之間也不能夠混。就是同一宗教,其間的幾個法門也不能混同的修,只能選定一法門。你修淨土,那就是淨土;你修密宗,那就是密宗;你修禪宗,那就是禪宗。你如果腳踩兩隻船,又修這個,又修那個,甚麼也得不到。也就是說在佛教中都要講不二法門,也不允許你摻著修的。它也是煉功,它也是修煉,它的功的生成過程都是按它自己那一法門中所修煉的、所演化的過程在走。在另外空間堣]有一個功的演化過程,也是一個極其繁雜極其玄妙的過程,也不能夠隨便的摻進其它東西去修的。

  有些居士,一聽到是煉佛家功,就拉著我們的學員到廟堿唻怴C我告訴你,我們在座的學員,誰也不要去做這樣的事。你破壞我們的大法,也破壞佛教中的戒律,同時你也在干擾學員,你使人家甚麼也得不到,這就不行。修煉是個嚴肅的問題,一定要專一。我們在常人中傳的這部份,雖然不是宗教,可是修煉的目標是一致的,都是要達到開功、開悟,功成圓滿這樣一個目地。

  釋迦牟尼講,到末法時期,寺院中的僧人都很難自度,何況居士,更沒有人管了。別看你拜了師了,那個所謂的師也是個修煉的人,他不實修也白搭,不修這顆心,誰都上不去。皈依是常人中的形式,你皈依了就是佛家的人了?佛就管你了?沒有那個事。你天天磕頭把頭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燒香,也沒有用,你得真正實修你那顆心才行。到了末法時期,宇宙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甚至連宗教信仰的地方也不行了,有功能的人(包括和尚)也發現了這個情況。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在公開傳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時期開了這麼一個大門。其實是千年不遇的,萬年不遇的,但能不能度也就是能不能修還得靠自己,我講的是一個龐大的宇宙的理。

  我也不是叫你非得去學我這個法輪大法不可,我講的是一個理。你要修煉,你就必須專一,不然的話,你根本就修煉不了。當然你要不想修煉的話,我們也不管你了,法是講給真正修煉的人聽的,所以一定要專一,連其它功法的意念都不能夠摻雜進去的。我這堣講意念活動,我們法輪大法沒有任何意念活動,所以大家也不要往媄銗[甚麼意念的東西。一定要注意這一點,基本沒有意念活動,佛家講空,道家講無。

  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個層次極高的大覺者、大道連在一起。要說高呢,在常人看來簡直高的聳人聽聞。他們想知道我心媟Q的是甚麼。我修煉這麼多年,別人想知道我的思想根本不可能,別人的功能根本就打不進來。誰也知道不了我,他也知道不了我想甚麼,他們想了解我的思想活動,所以他們經過我同意,有一個階段把我的思想和他們連上。連上之後,我有點受不了,不管我層次多高,也不管我層次多低,因為我在常人中,我還做著一種有為的事情,度人的事情,心在度人。可是他們那顆心靜到甚麼成度啊?靜到一種可怕的成度。你要一個人靜到這種成度還行,四、五個人坐在那媄銦A都靜到那種成度,像一潭死水甚麼都沒有,我想感受他們感受不了。那幾天我真的心媕Y很難受,就感到那麼一種滋味。我們一般人想像不到,感覺不到的,完全是無為的,是空的。

  在很高層次上修煉根本就沒有意念活動,因為你在常人打基礎這個層次上,那套基礎已經打完了。到了高層次上修煉,特別是我們的功法是自動的,完全都是自動的修煉。你只要提高你的心性,你的功就在長,你甚至於不需要做任何手法了。我們的動作是加強自動的機制,為甚麼在禪定中他老是打禪不動呢?根本就是無為的了。你看道家講這個手法、那個手法,甚麼意念活動、意念引導。我告訴你,道家稍微跳出那個氣的層次之後,就甚麼都沒有了,根本就不講這個意念、那個意念。所以有些練過其它氣功的人他老放不下甚麼呼吸呀、意念呀等等。我教給他大學的東西,他老是問我小學生的事,怎麼引導啊,怎麼意念活動啊,他已經習慣於這樣了,他認為氣功就是這樣,其實不是這樣的。

功能與功力

  我們有許多人對氣功中的名詞認識不清楚,也有些人老是混淆不清。他把功能說成功力,功力說成功能。我們靠自己的心性所修出來的這種功,是同化了宇宙特性,自己的德在演化成功。這就決定了一個人層次高低、功力大小,他的果位高低的問題,這就是最關鍵的功。在修煉的過程當中,人會出現一種甚麼狀態?就是可以出現一些特異功能,我們簡稱叫作功能。剛才我所說的提高層次的功,叫作功力。層次越高功力越大,功能越強。

  功能只是修煉過程的副產品,它不代表層次,不代表一個人的層次高低、功力大小,有的人可能出的多一些,有的人出的少一些。而且功能也不是作為一種主修的東西來追求所能得到的。這個人必須確定了他真正要修煉的同時,他才能夠出功能的,不能當作主要的目地去修。你要煉這些東西幹甚麼?就想在常人中用?那是絕對不能讓你隨便在常人中用的,所以你越求越沒有。因為你是在求,求本身就是執著心,修煉要去的就是執著心。

  有很多人在修煉到很高深境界當中,他沒有功能。師父給他鎖著,怕他把握不好自己做了壞事,所以一直不讓他施展他的神通,這樣的人是相當多的。功能是受人的意識所支配的。當人睡覺的時候,可能把握不住自己,做個夢說不定第二天早上就天翻地覆了,那就不允許。因為是在常人中修煉,所以凡是有大功能的一般都不允許用,大多數是鎖上的,但也不是絕對的。有很多修煉的不錯的人,能把握好自己的,是允許有一部份功能的。這樣的人,你叫他把功能拿出來隨意顯示,他絕不會拿出來的,他能夠把握的住自己。

返修與借功

  有的人沒有煉過功,或者只是在哪個氣功學習班上學了那麼兩下子,可那都是屬於祛病健身的,也不是甚麼修煉。也就是說,這些人他沒有得過真傳,可是他突然在一夜之間來了功了。我們就講一講這種功是怎麼來的,有幾種形式。

  有一種是屬於返修的。甚麼是返修?就是我們有些人年歲比較大了要修煉,從頭修已經來不及了。在氣功高潮中他也想修煉,他知道氣功可以為別人做好事,同時自己也可以得到提高,他有這樣一種願望,想要提高,想要修煉。可是前些年在氣功高潮中,那些氣功師都是普及氣功,而沒有人真正的去傳高層次上的東西。就是到今天為止,真正公開在高層次上傳功,也只有我一個人在做,沒有第二個人。凡是返修的,都是五十歲往上的,年齡比較大的人,根基非常好,身上帶的東西很好,幾乎都是人家要教的徒弟,承傳的對像。可是這些人歲數大了,想要修了,談何容易!上哪去找師父?但是他一想修煉,這顆心就這麼一想,就像金子一樣發亮,震動十方世界。人們說佛性佛性的,就是指這個佛性出來了。

  在高層次上看,人的生命不是為了當人。因為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是和宇宙的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是性本善的、善良的。可是由於生命體多了之後,他也產生了一種社會的關係,所以從中有些人就變的自私或不好了,就不能在很高的層次上呆了,就往下掉,掉到一個層次中。在這個層次中他又變的不好了,再往下掉,往下掉,最後就掉到常人這個層次中來了。掉到這層次上,是要把人徹底銷毀的,可是那些大覺者們出於慈悲,決定在最苦的環境中再給人一次機會,就創造了這麼一個空間。

  在其它空間的人都不存在這樣的身體,他可以飄起來,他還可以變大、縮小。而這個空間讓人有這樣一個身體,我們這個肉身。有了這個身體之後,冷了不行,熱了不行,累了不行,餓了不行,反正是苦。有病了你要難受,生老病死的,就是讓你在這個苦中還業,看你還能不能返回去,再給你一個機會,所以人就掉在迷中來了。掉到這媄鋮茪妨寣A給你創造了這雙眼睛,不讓你看到其它的空間,看不到物質的真相。你要能夠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貴,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你要再壞下去,生命就要銷毀了,所以在他們看來,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常人悟不到這一點,常人在常人社會中,他就是常人,想怎麼發展,怎樣過的好。他越過的好,他越自私,就越想佔有,他越和宇宙的特性相背離,他就走向滅亡。

  在高層次上就是這樣看的,你覺的往前進,實際上是往後退。人類覺的在發展科學在進步,其實也只不過是按著宇宙規律在走。八仙中張果老倒騎驢,很少人知道他為甚麼倒騎驢。他發現往前走就是後退,他就掉過來騎。所以有些人一想修煉的時候,覺者們就把這個心看的極其珍貴,就可以無條件的幫助。就像我們今天坐在這堛瑣ン,你要修煉我可以無條件的幫你。但是作為一個常人,你想看病,想求這個,求那個,就不行,就不能幫你。為甚麼呢?因為你想做常人,常人就是應該生老病死,就是應該那樣,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能夠打亂的。一個人在你的生命中本沒有修煉,現在你想修煉了,那麼就要從新給你安排以後的路,就可以給你調整身體。

  那麼人要想修煉,這個願望一出,覺者們看見了,簡直太珍貴了。可是怎麼去幫呢?世間哪有師父教?又是五十多歲的人了,大覺者們不能教,因為他要給你顯現出來教你,給你講法、教功,那是洩露天機,他也得掉下來的,人自己幹壞事掉到迷中來了,就得在迷中悟著修,所以覺者不能教。看著活生生的佛給你講法,又教你功,十惡不赦的人都會來學,誰都會相信了,那還悟甚麼呢,就不存在悟的問題了。因為人是自己掉到迷中來的,應該毀滅的,給你一次在這迷中讓你往回返的機會。能返回去就返回去,返不回去,那就是繼續輪迴和毀滅。

  路是自己走,你要想修煉怎麼辦?他想個辦法,因為當時氣功出現高潮,這也是一種天象的變化。所以為了配合這種天象,人家就在他心性所在的位置上給他加功,給他往身上加上一種軟管道,像自來水龍頭一樣,打開之後它就來。他要想發功功就來,他不發功,他自身還沒有功,就這樣一個狀態,這叫作返修,從上往下修圓滿。

  我們一般的修煉,是從下往上修,直到開功修圓滿。所說的返修,年齡大了從下往上修來不及了,所以他從上往下修來的就快了,也是當時造成的一種現象。這種人他的心性必須很高,在他心性的位置上給他加了那麼大的能量。目地是幹啥呢?一個是配合當時的天象,這人做好事的同時,他可以吃苦。因為面對常人,各種常人的心都在干擾你。有的人你給他看好病了,他都不理解你,你給他看病時打下去多少壞東西,給他治到甚麼成度,當時不一定有明顯的變化。可他心奡N不高興,都不感謝你,說不定還罵你騙他!就針對這些問題,讓你的心在這個環境中去魔煉。給他功的目地是叫他修煉,往上提高的。在做好事的同時開發自己的功能,長自己的功,可是有些人不知道這個道理。我不是講了嗎?不能給他講法,悟的到就悟的到,是個悟的問題,悟不到那就沒有辦法了。

  有些人來功時,突然有一天晚上睡覺熱的不行,被子也蓋不住了,早上起來摸哪兒哪兒就有電。他知道來了功了,誰身體哪塊痛了,一胡嚕還滿不錯的,挺好。他知道從今以後來了功了,當起氣功師了,掛上牌子,他自己給自己封個氣功師幹上了。開始的時候,因為這個人不錯,他給人家看好了病,人家就給他錢,送他甚麼東西,他可能都不要,拒絕。可是架不住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被污染,因為這一類返修的沒有經過真正的修煉心性,把握自己的心性很困難。慢慢的由給小紀念品接受了,逐漸給大東西也要了,最後給少了也不幹了。最後他說:給我那麼多東西幹甚麼,給錢吧!給錢少了還不幹呢。正傳氣功師他也不服了,滿耳朵灌的都是人家誇他怎樣有本事。誰要說他不好,他也不高興了,名利心全起來了,他以為他比別人高明,他了不起。他以為給他這個功,是讓他當氣功師,發大財的,其實是讓他修煉的。名利心一起來,他的心性實際上就掉下來了。

  我講了,心性多高,功多高。掉下來可這個功也就不能給他那麼大了,也得隨著心性給,心性多高,功多高。這個名利心越重,在常人中掉的越狠,他的功也跟著往下掉。最後他完全掉下來的時候,功也不給了,甚麼功都沒有了。前些年出現不少這樣的人,五十多歲的婦女比較多見。那個老太太你看她練功,也沒得甚麼真傳,也許在哪個氣功班上學了那麼幾個祛病健身的動作,有一天突然來了功了。心性壞了,名利心一起來就掉下去,結果現在啥也不是了,功也沒了。現在這種返修掉下來的非常多,所剩的也是寥寥無幾。為甚麼呢?她不知道這是叫她修煉的,她以為是讓她在常人中發財、出名,當氣功師呢,其實是讓她修煉的。

  甚麼是借功?這個沒有年齡限制,但是有一個要求,就是必須得心性特別好的人。他知道氣功可以修煉,他也想修煉。這個心一想要修煉,可是去哪找師父?前些年確實是有真正的氣功師在傳功,可是他們傳的都是祛病健身的東西,沒有人往高層次上傳,人家也不教。

  講到借功,我還講一個問題,人除了他的主元神(主意識)之外,還有副元神(副意識)。有的人副元神有一個、兩個、三個、四個,還有五個的。這個副元神和他的性別不一定一樣,有的是男的,有的是女的,都不一樣。其實主元神也不一定同肉身一樣,因為我們發現現在男的女元神特別多,女的男元神特別多,正好符合現在道家所說這種陰陽反背、陰盛陽衰的天象。

  人的副元神層次往往比主元神來的高,特別是有一些人,他的副元神來的層次特別高。副元神可不是附體,他和你同時從娘胎堨穸X來的,和你叫一個名字,都是你身體的一部份。平時人們想甚麼問題,做甚麼事情,由主元神說了算。副元神主要起到控制人的主元神儘量不做壞事,但主元神很執著的時候副元神也無能為力。副元神不受常人社會所迷,而主元神容易受常人社會所迷。

  有些副元神來的層次很高,可能就差那麼一點得正果。副元神想修煉,可是主元神不想修煉也沒有辦法。有一天主元神在氣功高潮中,也想學功,往高層次上修煉,當然思想是很樸素的,並沒有想追求名利這些東西。副元神可高興了:我想修煉,我說了不算;你想修煉,正合我意。可是上哪去找師父?副元神挺有本事,他就離體找他生前認識的大覺者。因為有的副元神層次很高,就可以離體,去了之後一說想修煉,要借功。人家一看這個人也是不錯,修煉那當然幫啊,這樣副元神給借來了功。往往這個功有散射能量,是由管道輸送的;也有是借來成形的東西,成形的東西往往伴有功能存在的。

  這樣一來,他可能同時伴有功能,這個人也是像我剛才講的,晚上睡覺熱的不行,第二天早上睡醒覺,來功了。摸哪哪有電,能夠給人家治病了,他也知道是來功了。哪來的?他不清楚。他大概的知道是從宇宙空間中來的,可是具體怎麼來的,他不知道,副元神不告訴他,因是副元神修煉,他只知道來了功了。

  往往借功的人不受年齡限制,年輕人較多,所以前些年也出來一些二十多歲、三十多歲、四十多歲的都有,年歲大的也有。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他覺的在有生之年還有很長的路,還想要奔奔,奮鬥一番,達到一個常人的甚麼目標。所以一旦出了功能,有了本事的時候,在常人社會中往往他就把它作為一種追求個人目標的手段了。那麼就不行了,也就不允許這樣用了,越用這個功越少,最後也是啥都沒有了。這樣的人掉下來的就更多,我看現在一個都沒有了。

  剛才我所講的這兩種情況都是屬於心性比較好的人得的功,這功不是自己煉出來的,是從覺者那兒來的,所以功本身是好的。

附體

  我們可能有許多人在修煉界聽說過有關動物、狐黃白柳等等這些東西附體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有人講練功開發特異功能,其實不是開發特異功能,那個特異功能就是人的本能。只不過是隨著人類社會的向前發展,人越來越著眼於我們這個物質空間有形的東西,越來越依賴於我們現代化的工具,所以我們人的本能就越來越退化,最後使這種本能完全消失了。

  要想有功能,還得經過修煉,返本歸真,把它修出來。而動物沒有這麼複雜的思想,所以它和宇宙特性是溝通的,它是有先天本能的。有的人講動物會修煉,說狐狸會練丹,那個蛇等等會修煉。不是它會修煉,初期它也根本不懂得甚麼練不練的,就是它有先天的那種本能。那麼在特定的條件下,特定的環境下,時間長了可能就發揮了效應,它就能夠得功,還能夠出現功能。

  這樣一來,那麼它就有本事了,我們過去講得了靈氣了,有了本事了。在常人看來,動物如何如何厲害,可以輕易的左右於人。其實我說不厲害,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它甚麼也不是,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我們講動物有這種先天的本能,它能夠有本事。可是我們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就是不許動物修成。所以大家看到古書中寫著,幾百年要殺它一次,一大劫一小劫的。動物到一定時間要長功,就要消滅它,打雷劈它等等,不准許它修煉。因為它不具備人的本性,它是不能夠像人這樣去修煉的,沒有具備人的特點,它修成保證就是魔,也就不允許它修成,所以要招天殺的,它也知道這一點。可是我講了,人類社會現在大滑坡,有些人無惡不做,到這種狀態的時候,人類社會不危險嗎?

  物極必反!我們發現人類社會在史前時期每次不同周期毀滅時,都是人類處於道德極其敗壞的情況下發生的。現在我們人類生存的空間和許多其它空間,都處在一個極其危險的境地上了,在這個層次當中的其它空間也一樣,它也要趕緊逃離,它也想往高層次上上,提高層次它就以為可以逃離。可是談何容易?要想修煉,就必須得有人體,所以就出現了練功人被附體,是其中一個原因。

  有人想了,為甚麼這麼多大覺者,這麼多高功夫師父不管呢?我們這個宇宙中還有一個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別人不願干涉。我們這堭苳j家走正路,同時把法給你講透,叫你自己去悟的,學不學還是你自己的問題。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沒有人強迫你、逼著你修的,修不修是你個人的問題,也就是說,你要走哪條路,你想要甚麼,你想得甚麼,誰也不會干涉你,只能勸善。

  有些人你看他練功,其實都叫附體得了。為甚麼招來附體了?全國各地練功的人,有多少人身後有附體的?要講出來很多人會不敢練功,為數相當嚇人的!那麼為甚麼會出現這麼一種狀態?這些東西在禍亂常人社會,怎麼會出現這麼厲害的現象?這也是人類自己招來的,因為人類在敗壞,到處都是魔。尤其那些假氣功師身上都帶有附體,他傳功就是傳這個東西。在人類歷史上都不允許動物上人體的,上來就要殺它,誰看見都不允許的。可是在我們當今社會埵酗H就求它、要它、供它。有人想了:我沒有明確求它呀!你沒求它,可你求功能,正法修煉的覺者能給你嗎?求就是常人中的執著,這種心是要去的。那誰能給呢?只有其它空間的魔和各種動物能給,那不等於是求它了嗎?它就來了。

  有多少人是抱著正確的想法去練功的?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在公園婼m也好,在家婼m也好,有幾個人這樣想的?有的人也不知道他練的甚麼功,一邊練著,悠盪著,嘴媮椑縑G啊!我那個兒媳婦就是對我沒孝心;我那個老婆婆,她怎麼那麼壞!有的人還從單位叨到國家大事,沒有他叨不到的,不符合他個人觀念的還氣的不行。你說這是煉功嗎?還有人練功在那練站樁,累的腿直哆嗦,可是他腦子沒有閒著:現在的東西都這麼貴,物價也漲了,我們單位也開不出工資來,我怎麼就不能練出功能呢?我練出功能來,我也當個氣功師,我也發財了,我也給別人看病賺錢了。他一看別人出了功能,他就更著急,他一味的追求功能,追求天目,追求能治病。大家想一想,這和我們宇宙中的特性,真、善、忍相差多遠哪!整個都是背離的。說嚴重一點,他在練邪法!可是他是不自覺的。他越這樣想,發出的意念越壞。這個人他不得法,他不知道重德,就以為練功通過手法就可以練出功來的,他想要甚麼就能夠追求出來,他以為是這樣。

  就是因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招來了不好的東西。那個動物可看見了:這人想練功發財;那人想出名,想得功能。好傢伙,他這個身體還不錯,帶的東西也挺好,可是他的思想可真壞,他追求功能呢!可能他有師父,不過他有師父我也不怕。它知道正法修煉的師父看到他這麼追求功能,越追求越不會給,正好是執著心要給去的。他越有這個想法,就越不給他功能,他就越不悟,越追求想法越不好。最後那師父唉聲嘆氣,一看這個人完了,就不再理他了。有的人沒有師父,可能有個過路的管一管。因為覺者在各個空間多了,那個覺者一看這個人,瞅瞅他,跟他一天一看不行,走了;明天又來一個,瞅瞅這個人不行,又走了。

  動物知道,他有師父也好,有過路師父也好,他所追求的東西,他的師父不能給。因為動物看不見大覺者所在的空間,所以它也不害怕,它鑽了一個空子。我們宇宙中有個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別人一般情況不能干涉,它鑽了這樣一個空子:他想要,我給他,我幫他這不是錯吧?它給。它一開始不敢上,它先給他點功試試。他有一天突然的真追求來功了,還能治病了。它一看挺好,就像演奏的樂曲來個前奏:他願意要,那麼我就上去吧,上去給的多,給的痛快。你不是要天目嗎?這回甚麼都給你,它就上來了。

  他那追求的思想,正追求這些東西,天目開了,還能發出功來了,還來點小功能。他可高興壞了,他以為自己終於把這個東西追求來了,練出來了,其實,他啥都沒練出來。他覺的他能夠透視人體了,能看到人身體哪有病了。其實他天目根本就沒開,是那個動物控制了他的大腦,那個動物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往他的大腦上反映,他就以為自己天目開了。發功,你發吧,他一伸手發功的時候,那動物的小爪子從他身後邊也伸出來;他一發功的時候,那個小蛇腦袋吐著芯子,就往那病處、那個長包的地方用舌頭一舔一舔的。就這一類的相當的多,這些人的附體都是他自己求來的。

  因為他追求,他想發財,想出名。好,這功能也有了,也能治病了,天目還能看見了,這他就高興了。動物一看,你不要發財嗎?好,我讓你發財。一個常人的大腦被控制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它能控制很多人來找他看病,多多的來。好傢伙,他這邊給看著病,而那邊,它指使報社的記者上報紙宣傳。它控制著常人在做這些事情,哪個來看病的人要給錢少了都不行,讓你腦袋疼,反正你得多給錢。名利雙收,財也發了,名也出來了,這氣功師也當上了。往往這些人不講心性,甚麼都敢說,天老大,他老二。他敢說他是王母娘娘、玉皇大帝下凡,他都敢說他是佛。因為他沒有真正經過心性的修煉,所以他練功就追求功能,結果就招來了動物附體。

  有人可能想了:這有甚麼不好,反正能掙錢能發財就行,還能出名,有不少人這樣想。我告訴大家,其實它是有目地的,它不是無緣無故的給你。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它得啥?我剛才不是談到這個問題了嗎?它要得你身體的那點精華修成人形,它就從人體上採集人的精華。而人體的精華就這一份,要想修煉,就這一份東西。你要叫它得去,你就不用想修煉了,那你還修煉甚麼呢?你啥都沒了,你根本就修煉不了。有的人可能說了:我也不想修煉,我就想發財,有錢就行,管它呢!我告訴大家,你要發財,我給你講出這個道理來,你就不這樣想了。為甚麼呢?如果它從你身上離開的早,你就會四肢無力。從此以後,一輩子都這樣,因為人的精華被它提的太多了;它要從你身上離去的晚,你就是個植物人,下半輩子你只一口氣兒躺在床上。你有錢你能花嗎?有名你能享受的了嗎?可不可怕?

  這種事情在當今練功的人中就特別的突出,特別多。它不但附體,還把人的元神弄死,它鑽到人的泥丸宮堨h,蹲在那堙C看上去它是個人,可是它不是人,現在都出現這種情況了。因為人類的道德水準都發生變化了,有的人幹壞事,你告訴他在幹壞事,他都不相信。他認為掙錢、追求錢、發財,這就是天經地義的了,這就是對的,所以傷害別人,損害別人,為了掙錢無惡不做,甚麼他都敢幹。它不失,它是不得的,它能平白無故給你東西嗎?它想得你身上的東西。當然我們講了,人都是因為自己這個觀念不對,心不正招來的麻煩。

  我們講法輪大法。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你心性要把握不住,你追求這個,追求那個,肯定會招來麻煩的。有的人就是放不下原來練的那些東西,我們講煉功要專一,真正修煉要專一。你別看有些氣功師都寫出書來了,我告訴你那書中啥都有,和他練的東西一樣,它是蛇,它是狐狸,它是黃鼠狼。你看那些書,這些東西就從字堜馴~跳。我講了,這個假氣功師比真氣功師多出許多倍來,你也分不清的,所以大家一定要把握住。我這堣]不是非得要你一定修法輪大法不可,你修哪一門都行。但過去有句話: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所以,一定要把握住,真正的修煉正法,不要摻進任何東西去修,連意念都不能加進去。有些人的法輪都變形了,為甚麼變形?他說我沒練那個功啊?可是他一練功,他意念就往堨[他原來的東西,那不就帶進去了嗎?附體這個問題,我們就講這麼多。

宇宙語

  甚麼是宇宙語?就是這個人突然間能說一種莫名其妙的話,嘀哩嘟嚕、嘀哩嘟嚕的,說的是甚麼,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他心通功能的人,能夠知道一個大概意思,卻不能知道他具體說的是甚麼。而且有的人可以說出多種不同的語言來。有的人還覺的很了不起,認為是本事,是功能。它也不是功能,也不是修煉者的本事,也代表不了你的層次。那是怎麼回事呢?就是你的思想被外來的一種靈體給控制住了,你還覺的挺好,你喜歡要,你高興,你越高興,它控制你就越牢固。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你能被它控制嗎?而且它來的層次非常的低,所以我們作為真正修煉的人,不要招惹這些麻煩。

  人是最珍貴的,是萬物之靈,你怎麼能夠被這些東西控制著?你的身體都不要了,多可悲呀!這些東西有的附在人身上;也有不附在人身上,離開人一段距離,可是它操縱了你,控制著你。你想說它就讓你說,嘀哩嘟嚕的說。還能傳,哪個人想學,一膽大,一張口,他也說出來了。其實那東西也是一窩一窩的,你想說它就上來一個叫你說。

  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也是像我所說的,它要提高自己的層次,可是那邊沒有苦吃,就不能修煉,不能提高。它就想了一個辦法,幫人做好事,可是又不懂得怎麼去做,但它知道它發出的能量,可以使有病的人產生一點制約作用,可以解除病人當時的痛苦,但不能給治好,所以它知道用人的嘴把它發出去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就是這麼回事。也有人把它說成是天話,也有人把它說成是佛話,這是謗佛。我說那簡直就是胡鬧嘛!

  大家知道,佛不輕易開口的。要在我們這個空間張口說話,他可以使人類發生地震,那還了得!那轟轟的動靜。有的人說:我的天目看見了,他跟我講話了。他不是跟你講話了。有的人看到我的法身也是,不是跟你講話,他打出的意念是帶有立體聲音的,你聽到了就像他講話一樣。他通常可以在他的那個空間中講話,可是傳導過來之後,你聽不清他說的是甚麼。因為兩個空間的時空概念不一樣,我們這邊空間的一個時辰,就是現在的兩個小時。而在那個大的空間當中,我們這一個時辰就是他的一年,比他的時間反倒慢。

  過去有句話說「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是指那個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概念的單元世界,就是大覺者所呆的世界,比如極樂世界、琉璃世界、法輪世界、蓮花世界等等,是那些地方。而那個大的空間的時間反倒快,你要是能夠接收到、聽到他說話,有的人天耳通,這耳朵開了,可以聽到他說話的時候,你聽不清。你聽甚麼都那樣,就像鳥叫,就像電唱機放的快轉一樣,聽不出個來。當然有的人可以聽到音樂,也可以聽到說話。但是他必須得通過一種功能作為載體,消去這個時間差,傳到你耳朵堥荂A你才能夠聽的清的,就是這樣一種情況。有人說是佛的語言,它根本就不是。

  那個覺者互相之間一見面,倆個人一笑,甚麼都明白了。因為這是無聲的思維傳感,接收到的是帶有立體聲音的。他倆一笑的時候,已經交換完了意見。也不光是採用這種形式,有時也採用另外一種方法。大家知道,在密宗,西藏的喇嘛講究打手印,可是,你問問那個喇嘛手印是啥?他告訴你說是無上瑜伽。具體是啥?他也不知道。其實就是大覺者的語言。人多的時候,他打那個大手印,非常漂亮的,各種大手印;人少的時候,他打小手印,也很好看,各種姿式的小手印,非常複雜,非常豐富,因為它是語言嘛。過去這都是天機,我們都講出來了。西藏所用的只是為了單一煉功的那麼幾個動作,它把它歸納出來了,系統化了。它只是煉功的那種單一的語言,而且是那幾種煉功的形式,真正的手印,是相當複雜的。

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

  有些人看到我之後拽著我的手,握起來就不撒開。其他人一看別人握手,他也與我握手。我知道他心媟Q甚麼。有的人想跟老師握握手,覺的很高興;有的人想得點信息,拽起來就不撒手。我們告訴大家,真正修煉是你個人的事,這堨i不是祛病健身,給你點信息,給你祛祛病,我們也不講這個的。你的病由我來直接給你祛的,在煉功點上由我的法身給祛,看書自學也由我的法身給祛。你以為摸摸我的手就可以長功?那不是笑話嗎?

  功是靠自己的心性去修的。你不去實修,那功是長不上去的,因為它是有心性標準在那堙C你長功的時候,層次高的可以看到你那個執著心、那個物質去掉了,在頭頂上就會生出一個尺度來。而且這種尺度是功柱式的存在,尺度多高,功柱多高,它代表你自己修出來的功,也代表著你的心性高低。別人誰給你加上多少都不行,加上一丁點兒都擱不住,都得掉下來。我馬上可以叫你達到「三花聚頂」,可是你一出門功就掉下去。那不是你的,不是你修出來的,擱不上,因為你的心性標準沒在那堙A誰給加都加不上,那完全是靠自己修出來的,修煉自己那顆心。紮紮實實的往上長功,不斷的提高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你才能上來。有人找我簽名,我就不願意簽。有人說老師給簽過名了,他要顯示,要老師信息保護。這不又是執著心嗎?修煉得靠自己,你講甚麼信息呢?在高層次上修煉你能講這個東西嗎?那算甚麼?那只是祛病健身講的。

  你自己煉出的那個功,在極微觀下,那個功的微粒上和你的形像一模一樣。到走出世間法的時候,你就是佛體修煉了。那功都是佛體形狀的,非常漂亮,坐在蓮花上,每個小微粒上都是。而動物那個功,都是小狐狸、小蛇那東西,極微觀下的小微粒上都是這些東西。還有甚麼信息,茶葉水把它攪和攪和你喝去吧,反正它也是功。常人就是為了暫時解除痛苦,把病往後推一推,抑制抑制,反正常人就是常人,他把身體搞的怎麼壞,咱們也不管。我們是煉功人,我才給你講出來這些事情。今後大家可不要做這些事情,甚麼信息呀,這個那個的,可千萬別要那些東西。有的氣功師說:我給你們發信息,你們在全國各地接著。接甚麼接?我跟你講,這些事情不能夠起甚麼大作用的,假如說它是有好處的,那只不過是求得祛病健身。而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功是自己修出來的,別人發的甚麼信息功不能提高層次,只是給常人祛病。一定要把心擺正,修煉誰也代替不了,只有你自己真正的去修煉,自己才能提高層次。

  那麼我給大家一些甚麼呢?大家知道我們有許多人沒煉過功,身體是有病的;有許多人雖然練功多年,可還是在氣中徘徊著,也沒有功。當然有些人給人治病,你不知道是咋治的?我講附體的問題時,我已經把能真修大法人的身體所帶的附體,不管是甚麼東西,身體上從堥鴠~帶的所有不好的這種東西,全部都拿下來了。真正自修的人看此大法時,也會給你清理身體,而且你家堛瑰藿牷A也得清理出來。過去你供過的那個狐、黃的牌位,你趕快扔了它,都給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因為你要修煉,我們就可以給你開最方便之門,給你做這些事情,但只限於真正修煉的人。當然有些人沒有想修煉,到現在他也沒有明白過來,那我們也管不了,我們管的是真正修煉的人。

  還有一種人,過去人家說他身上有附體,他自己也感覺有。可是一旦給他拿掉之後,他那個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覺的那個狀態還存在,他認為還有,這已經是一種執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還會招來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有些人我們在以前辦班就給他處理過了,我已經做了這些事情,把所有的附體給拿掉了。

  道家在低層次上煉功要打一些基礎,要形成周天,丹田那塊田得形成,還有其它一些方面的東西也要形成。我們這堶n下法輪、氣機,一切修煉的機制等許許多多,上萬而不止,這些都得給你,像種子一樣給你種上。把你的病去掉之後,把該做的都做了,該給的東西全部下給你,你才能在我們這一法門中真正的修煉出來。不然的話,甚麼都不給你,那就是祛病健身。說白了,有些人不講心性,還不如做體操呢。

  真正修煉就得對你負責任,這些人自修也同樣可得,但必須是真修的,我們把這些東西都給真修者。我講了,得真正把你當弟子帶的。除此之外,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知道怎麼樣去修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學會。將來你可以達到一個相當高的層次,你都意想不到的那麼高層次,得正果是沒有問題的。只要你修煉,這個法我是結合著不同層次在講,今後你在不同層次修煉當中,你會發現他都會對你有指導作用。

  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怎麼安排?有些人生命進程還有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些人過一年、半年可能要得大病,一病可能要好幾年;有的人可能要得腦血栓或者其它病,根本動不了。在今後的人生道路中,你怎麼修煉呢?我們都得要給你清理,不能讓這些事情發生。可是咱們有言在先,只能給真正修煉的人做這個事情,隨便給常人做那可不行,那等於幹壞事。常人生老病死這些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能隨便給破壞的。

  我們把修煉的人看的是最珍貴的,所以只能給修煉的人動。怎麼動呢?如果師父的威德很高,也就是師父的功力很高,他可以給你消業。師父功高可以給你消去很多,師父功低只能消去一點。我們舉例說,把你今後人生道路中各種業力都要集中起來,把它消下去一部份,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過不去,比山還高。怎麼辦呢?可能你得道的時候,將來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這樣一來,有很多人替你承擔一份。當然對他們來說不算甚麼。你自己還有許多演煉出來的生命體,而且你自己除了主元神、副元神,還有許多的你,都要替你承擔一份。到你過劫難的時候,就所剩無幾了。說是所剩無幾,那還是相當的大,你還是過不去,那怎麼辦呢?就把它分成無數的若干份,擺在你修煉的各個層次之中,利用它來提高你的心性,轉化你的業力,長你的功。

  還有,一個人要想修煉,可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講了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難一些。那不是超常的嗎?所以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對你的要求都要高的。我們人是有元神的,元神是不滅的。如果元神是不滅的,大家想一想,你的元神在你的生前社會活動當中是不是做過壞事?很可能的。殺過生,欠過誰甚麼東西,欺負過誰,傷害過誰,就可能做了這些事情。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在這邊修煉,它在那邊看的可很清楚。你祛病健身它不管你,它知道你往後推,你現在不還將來還,將來還起來更重。所以你暫時不還,那它不管。

  你說你要修煉了,它可不幹了:你要修煉,你要走了,你長出功來,我都搆不著你了,我碰不著你了,它可不幹了。它千方百計的阻撓你,不讓你修煉,所以採取各種方法干擾你,甚至於真會來殺你。當然你倒不會因為在這兒正打坐腦袋就搬家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得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可能一出門撞汽車上了,從樓上掉下來了,或者出現其它危險,就可能出現這些事情,是相當危險的。真正修煉可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容易,你想修煉,就修煉上去啦?你要真正的修煉,馬上就遇到生命危險,馬上就牽扯這個問題。有許許多多氣功師不敢往高層次上傳功帶人。為甚麼?他就是做不了這件事情,他保護不了你。

  過去有許多傳道的人,他只能教一個徒弟,他維護起一個徒弟來還差不多。可是這麼大面積的,一般人就不太敢做了。但是我們這婺礞j家講了,我可以做這件事情,因為我有無數的法身,具備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現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而且我們今天做這件事情也不像我們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我也不是頭腦一熱才出來做的。我可以告訴你,有許多大覺者都在注視著這件事情,這是我們在末法時期最後一次傳正法。我們做這件事情也不允許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

  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我可以給大家舉些例子。我在北京辦班的時候,有一個學員,騎自行車過馬路,走在馬路一拐彎的時候,有一輛高級轎車在急轉彎處把我們這位學員給撞了,這位學員是個女的,五十多歲。那轎車一下子就撞上她了,撞的夠狠的,就聽那動靜「噹」的一聲撞在頭上了,她的頭正好撞在車棚上。這時這個學員的腳還跨在車子上,頭撞上了,卻不覺的疼。不但不覺的疼,也不出血,連包都沒有。那司機可嚇壞了,跳下車來趕快問她,說撞壞沒有,咱們上醫院吧?她說沒事。當然,我們這個學員心性很高,不會給人家找麻煩。說沒有事兒,可那轎車被撞進一個大坑去。

  像這類事情,都是來取命的,可是不會遇到危險。我們上次在吉林大學辦班時,有個學員從吉林大學正門出去,推個車子,剛走到中間,兩輛轎車一下子就把他夾在中間,眼看就要撞上了,可是他一點都沒有害怕。我們往往遇到這種事情都不害怕,在那一瞬間,車就停住了,沒有出現問題。

  在北京還有這麼一件事。冬天黑的比較早,人們也睡的比較早。馬路上沒有人,很靜。有個學員騎著自行車往家趕,前面只有一輛吉普車在跑,跑著跑著,那輛車突然剎車了。他沒有注意,還低頭在往前騎。可是那個吉普車突然間又向後倒車,急速的倒車,車倒的還挺快,這兩股力合在一起,那也是來取命的。眼看就撞到一起的那一瞬間,一股力量一下子就把他的自行車拖後半米多遠,而且吉普車馬上頂著他的車轂轤急剎住了,可能車堨q機發現後邊有人。這個學員當時也沒有害怕,凡是遇到這種情況都不害怕,可能以後會後怕。他首先想到的是:哎呀,是誰把我拽回來了,我得謝謝他。回頭剛要說謝謝,一看馬路上一個人也沒有,靜靜的。他立刻明白了:是老師在保護我呢!

  還有一件長春的事。有個學員家旁邊在蓋樓,現在這個樓蓋的可夠高的,那個手腳架都是兩寸粗的鐵管子,四米長。這學員從家堥咱X來不遠,一根鐵管子就從那高樓上垂直下來了,直奔他頭頂穿下來了,馬路上的人都驚呆了。他說:誰拍我?他還以為誰照他腦袋拍一下呢。就在這一瞬間回頭的時候,看到頭頂上一個大法輪在那兒旋呢,這根鐵管子順著頭就滑下來了。滑下之後插到地上不倒。那要真插到人身上,大家想一想,那麼重,那真是串糖葫蘆一樣,一穿到底的,是很危險的!

  這類事情很多,數不勝數,可是沒有出現危險的。這類事情不一定都遇的到,我們個別人會遇到這種事情。遇到也好,不遇到也好,保證你不會出現任何危險,這一點我可以保證的了。有些學員,他不按照心性要求去做,只煉動作不修心性,他不能算煉功人。

  講到老師給些甚麼,我就給大家這些東西。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那時候你將走出世間法的修煉了,你已經得道了。但是你必須把你自己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才能做到這一點。有個人手堮陬菃琲漁恁A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這是破壞大法,不會保護這種人的,其實真修弟子不會這麼做的。

能量場

  我們煉功時周圍會出現一個場,這個場是甚麼場?有人說是氣場、磁場、電場。其實你叫它甚麼場都不對,因為這種場包含的物質是極其豐富的。構成我們宇宙所有空間的物質,幾乎這個功媄銙ㄕ部A我們把它叫作能量場還比較合適,所以我們通常就叫它能量場。

  那麼這場起甚麼作用呢?大家知道,我們正法修煉的人會有這麼一種感覺:因為是正法修煉過來的,它是講慈悲的,它是和宇宙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所以我們學員坐在這個場堻ㄕ雪P受,思想堥S有壞念頭,而且我們許多學員坐在這堻s抽煙也想不起來,感覺到一種非常祥和的氣氛,非常舒服,這就是正法修煉者所攜帶的這種能量,在這個場的範圍之內所起的作用。將來你從這個班上下去之後,我們絕大部份人都是有功的了,真正出了功的,因為我傳給你的是正法修煉的東西,你自己也按這個心性標準去要求自己。隨著你不斷的煉功,按照我們心性的要求去修煉,逐漸的你的能量會越來越大。

  我們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所以法輪他會內旋度己,外旋度人。外旋時他發放能量,使別人受益,這樣一來,在你能量場的覆蓋面之內的人都會受益,他可能覺的很舒服。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單位、在家堻ㄔi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在你的場範圍之內的人可能無意中你就給他調了身體,因為這種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人的身體是不應該有病的,有病就屬於不正確狀態,它就可以糾正這種不正確狀態。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

法輪大法學員怎麼樣傳功

  我們有許多學員回去之後,覺的功法很好,想傳給親朋好友。可以,你都可以去傳,傳誰都可以。但是有一點,我們要跟大家聲明,我們給大家這麼多東西,是不能夠用價值來衡量的。為甚麼給大家呢?是叫你修煉的,只有修煉,才能夠給你這些東西。那麼也就是說,你們將來傳功的時候,不能夠用這些東西來求名求利,所以你不能夠像我這樣辦班來收費的。因為我們要印書、印資料,到處去傳功,需要費用。我們收費,在全國已經是最低的了,而我們給的東西是最多的,我們是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的,這點大家自己有體會。作為一個法輪大法學員,你將來出去傳功,我們對你有兩點要求:

  第一個要求是不能夠收費。我們給你這麼多東西,不是叫你來發財、求名的,是為了度你,是為了叫你修煉。如果你收費了,我的法身會把你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收回來,那麼你也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了,你傳的也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了。你們傳功的時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義務為大家服務。我們全國各地的學員都是這樣做的,各地輔導員也都是這樣以身作則的。來學我們的功,只要你想學,那麼你就來學,我們可以對你負責任,分文不取的。

  第二個要求是不要往大法媄鈭U雜個人的東西。就是在傳功過程當中,不管你天目開了也好,你看到甚麼也好,出了甚麼功能也好,你不能用你看到的那個情況來講我們法輪大法。你在那個層次上看到的那點事可差遠去了,和我們講的法的真正涵義相差甚遠。所以今後你在傳功時,千萬注意這個事情,這樣才能保證我們法輪大法原有的東西不變。

  也不允許像我這種形式傳功,不准採取我這樣的大報告的形式來講法,你講不了法。因為我講的東西,意義是很深遠的,結合了高層次的東西在講。你在不同層次修煉,將來你提高以後,你回去聽這個錄音,你會不斷的提高,你不斷的聽,你一直會有新的領會、新的收穫的,讀書更是這樣。我這些話是在結合著很高深的東西在講,所以這個法你是講不了的。不允許你用我的原話當成你的話講,否則,就是盜法行為。你只能用我的原話講,加上老師是怎麼講的,書上是怎麼寫的,只能這樣去談。為甚麼呢,因為你這樣一說,就帶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你不能用你知道的事情當成法輪大法來傳,否則你傳的就不是法輪大法,你等於破壞我們法輪大法。你按照你的想法,按照你的思想去講,那不是法,不能夠度人,也不能夠起到任何作用,所以誰也講不了這個法。

  你們傳功的方法,就是在煉功點上,或者是在傳功場上可以給學員放錄音、錄像,然後由輔導員教他們煉功。可以按照座談會這種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談,互相講,我們要求這樣做。同時,不得管傳播法輪大法的學員(弟子)叫作老師、大師等,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

  你們傳功時,可能有人想了:老師能下法輪,能給人調整身體,我們也做不了啊。不要緊的,我已經跟大家講了,每個學員身後都有我的法身,還不只一個,所以我的法身會做這些事情。你教他的時候,如果他有緣份,當時就可以得到法輪。如果緣份差一點,經過調整身體,煉功之後逐漸的也可得到,我的法身就會幫助他去調整身體。不止這些,我告訴你,讀我的書,看我的錄像,或聽我的錄音去學法學功,真正把自己視為煉功人,也同樣會得到該得到的這些東西。

  我們也不讓學員去給別人治病,法輪大法學員是絕對禁止去給別人治病。我們是教你往上修的,不讓你起任何執著心,也不讓你自己把自己身體搞壞的。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

  我的法身也可以直接下法輪,但是我們不助長執著心。你教他動作的時候,他說:哎呀,我有法輪了。你以為是你下的,這可不是。我跟大家說這個事,就是別助長這個執著心,都是我的法身在做。我們法輪大法弟子就這麼傳功。

  誰要篡改法輪大法中的功法,他就是破壞大法,破壞這一法門。有人把功法變成順口溜,這是絕對不允許的。真正的修煉方法都是從史前時期留下來的,是相當久遠年代留下來的,修煉出無數大覺者。誰都沒有敢動一動這個東西,這也是我們這個末法時期才出現這樣的事情。在歷史上都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的,大家千萬注意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