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 講

失與得

  在修煉界經常談到失與得的關係,常人中也在談失與得的關係。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

  我們一般所指的失,也不是很小範圍之內的失。有人談到失,就想,是不是施捨點錢財,看誰困難幫著點兒,看街上要飯的給點。這也是一種捨,也是一種失,但這只是在這一個問題上對金錢或者是在物質上看的淡一些。對於財的捨棄,當然它也是一方面,也是比較主要的一方面。但是我們講的失不是這麼小範圍的,我們人在修煉過程當中,作為一個煉功的人要捨棄的心太多了,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歡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種執著心都得把它去掉。我們所講的失是一個廣義的,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應該失去常人所有的那種執著,各種慾望。

  可能有人想了,我們是在常人中修煉的,都失去了這不和和尚一樣了嗎?和尼姑一樣了嗎?都失去了,好像做不到。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保持著和常人一樣,不是在物質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甚麼東西。不怕你當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財,關鍵是你能不能把那顆心放下。

  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廟媄鉽袚狻M在深山老林堶袚牷A是讓你完全與常人社會隔絕,強制的讓你失去常人中的這顆心,從物質利益上不讓你得到,從而讓你失。在常人中修煉的人不這樣走,要求就在常人的這種生活狀態當中怎樣把它看淡,當然這很難,這也是我們這一法門最關鍵的東西。所以我們講的失就是一個廣義的,不是一個很狹隘的。咱們講做件好事,施捨點錢財,你看現在街上要飯的,有些是職業要飯的,他比你都有錢。我們要著眼於大處,不是著眼於小處。修煉嘛,應該堂堂正正的著眼於大處去修煉。我們在失的過程當中,我們真正失去的就是那種不好的東西。

  人往往認為自己追求的東西都是好的,其實在高層次上看,都是為了滿足在常人中那點既得利益。宗教中講:你錢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幾十年,生帶不來,死帶不去。這個功為甚麼這麼珍貴呢?就是因為它直接長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帶的來,死帶的去,而且它直接決定你的果位,所以就不好修。也就是說,你捨棄的是不好的東西,這樣才能夠使你返本歸真。得到的那是甚麼呢?就是層次的提高,最後得正果,功成圓滿,解決的是根本的問題。當然,我們要想失去常人的各種慾望,能夠達到一個真正修煉人的標準,一下子要做到這一點還不容易,得慢慢去做。我說慢慢去做你聽到了,你說老師告訴慢慢去做,那就慢慢去做吧。那可不行!你對自己要有個嚴格要求,但是我們允許你慢慢的提高。你今天一下子做到了,你今天就是佛了,所以也不現實,你慢慢的會做到這一點的。

  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比如說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

業力的轉化

  白色物質和黑色物質之間有一種轉化過程。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之後,它有一個轉化過程。做了好事得到白色物質——德;做了壞事得到黑色物質——業力。還有一個承傳過程,有的人講是不是前半生做了不好的事情?還不一定都是這樣,因為人積的這些業力不是一生一世的。修煉界講元神不滅。如果元神不滅,那他可能就有他的生前社會活動,那麼他在生前活動中可能欠下過誰、欺負過誰,或者是做過其它不好的事,殺過生等等,那麼就會造成這種業力。這些東西在另外的空間它會往下積,總是帶著,白色物質也是這樣,不止這一種來源。還有一種情況,家族中、祖輩上也可以往下積。過去老人講這樣一句話:積德呀積德,祖上積德;這個人在失德呀,在損德。那話講的都非常的對。現在常人已經聽不進去這句話,你跟那些年輕人講,說缺德少德的,他根本不往心堨h。其實它的意義確實是很深的,它不只是近代人的思想和精神標準,而是真正的物質存在,我們人的身體這兩種物質都有。

  有人講:是不是黑色物質多了之後,就不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了?可以這麼說,黑色物質多的人,它影響悟性。因為它在你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場,正好把你包在媄銦A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就隔絕開了,所以這種人悟性可能要差。人家講修煉啊,氣功啊,他一概視為迷信,根本就不相信,他覺的可笑。往往是這樣,但不絕對。是不是這個人想修煉就很難了,就不能夠長高功了?還不是的,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

  黑色物質多的人,往往比白色物質多的人要多付出。因為白色物質直接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所以只要他的心性提高上來,能夠在矛盾中提高自己,那他就長功,就這麼痛快。德多的人悟性高,也能吃苦,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哪怕是在身體這方面承受多一些,在精神上承受少一些,都能長功的。黑色物質多的人就不行,必須得先經過這樣一個過程:首先得把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就是這樣一個過程,也是極其痛苦的。所以往往悟性不好的人要多吃苦,業力大悟性差,他就更不容易修煉。

  舉個具體例子,你看他怎麼修煉。禪定中修煉要長期盤腿,腿一盤又疼又麻,時間一長,開始鬧心,鬧的很厲害。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一盤腿疼了,趕快活動活動完了再盤,我們看這就不起作用。因為在他腿疼的時候,我們看到黑色物質在往他腿上攻。黑色物質就是業力,吃苦就能消業,從而轉化成德。一疼那業力就開始往下消,業力越往下壓,他腿疼的越厲害,所以他腿疼不是無緣無故的。往往打坐的人腿疼是陣痛,痛一陣,特別難受,過去之後又緩過來,不一會又開始痛,往往是這樣的。

  因為業力是一塊一塊的消,消下去一塊腿好過一點,一會又上來一塊,就又開始痛。黑色物質消下去之後,不是散掉了,這物質也是不滅的,消下去之後直接轉化成白色物質,這白色物質就是德。為甚麼它能這樣轉化呢?因為他吃苦了,他自己付出了,他承受了痛苦。我們講,德就是自己承受了痛苦,吃了苦,做了好事得來的,所以在打禪中會出現這個問題。有的人腿稍微一疼,蹦下來了,活動活動再盤,根本不起作用。有人站樁,胳膊舉累了,受不了,放下來了,根本不起作用。這點苦算甚麼?我說人煉功這樣舉著胳膊就能修成了,那簡直太容易了。這是人們在禪定中修煉出現的情況。

  我們這一法門主要還不是這樣走,但也有一部份在這方面起作用。我們大多數是在人與人之間心性的摩擦當中去轉化業力,往往在這其中體現。人在矛盾當中,在人與人之間那種摩擦當中甚至超過那種痛苦。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的時候,那個心是最難把握的。

  舉個例子,有這麼個人,一上班聽到倆個人說他壞話,說的很難聽,氣就不打一處來。可是我們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他就想:老師告訴了,我們煉功人不和人家一樣,得高姿態。他沒有和那倆人發生口角。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堜韙ㄓU,會煩心,可能會出現勾著人的心,老想回頭看看那倆個說他壞話的形像。回頭一瞅,那倆個人面目表情惡狠狠的,正說在火頭上,他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火就上來了,可能馬上跟人家幹起來了。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的時候,那個心很難守的住。我說都在打坐中過去,那還容易了,可是不會總這樣。

  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有人說:我們煉功怎麼老遇到麻煩事兒?和常人中的麻煩事差不多少。因為你就在常人中修煉,他不會突然間給你來個大頭朝下,飄起來掛在那兒,把你弄到天上吃點苦,他不會來這個的。都是常人中的狀態,誰今天惹你了,誰惹你生氣了,誰對你不好了,突然間對你出言不遜了,就看你怎麼對待這些問題。

  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

  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在整個修煉過程當中,在業力轉化上就會出現這個問題,它比我們一般人想像的勞其筋骨要難的多。你煉煉功,多煉一會兒,手舉的酸了,或者是腿站的累了,這就長功了,你多煉多少小時就能長功了?那只起轉化本體的作用,但還需要能量來加持,它不起提高層次的作用。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層次的關鍵。說勞其筋骨就能夠提高上來,我說中國農民最苦,都應該是大氣功師了?你再勞其筋骨也不如他,天天頂著烈日在地媟F活,又苦又累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所以我們講了,真正要想提高,就得真正的使這顆心得到提高,那才真正能提高。

  業力在轉化過程當中,為了使自己能夠把握的住,不出現像常人一樣的把事情做壞,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心埵挶Q和別人爭,鬥來鬥去的,我說一遇到問題你就得跟人家幹起來,保證是這樣的。所以你遇到甚麼矛盾,我說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轉化成德。

  我們人類發展到今天這樣一個成度,幾乎人人都是業滾業滾來的,人身上都有相當大的業力。所以往往在業力轉化問題上會出現這個情況,你在長功的同時,心性提高的同時,你的業力也在同時消,同時轉化。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過去的人德大,他的心性本來就是高的,只要吃一點點苦就能長功。現在的人不是這樣,一吃苦就不想修了,而且越來越不悟,也就更難修。

  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媕Y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在單位堙A在其它工作環境中也是一樣,搞個體也是一樣,也有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不可能不和社會接觸,至少還有鄰里之間的關係。

  在社會交往當中,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矛盾。我們常人修煉的這一部份,不管你有多少錢,當多大官,你搞個體經營、開公司,做甚麼生意都沒關係,公平交易,把心擺正。人類社會各行業都是應該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於幹甚麼職業。過去有個說法,甚麼「十商九奸」,這是常人講的,我說那是人心的問題。要人心都擺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應該多掙錢,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勞動所得。在各種階層都可以做個好人,不同階層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階層有高階層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確對待矛盾,在哪個階層如何做個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種慾望、執著心。在不同階層都可體現出好人來,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階層中修煉。

  現在國內無論國營企業或其它企業中,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極其特殊。在其它國家,在歷史上從來沒有的一種現象,所以在利益上矛盾顯的特別尖銳,勾心鬥角,為一點小利爭鬥,發出的思想、使出的招術都很壞,做好人都難。比如這個人到單位堥茪W班,感覺到單位堮薵^不對勁兒。後來有人告訴了:誰誰把你張揚的夠嗆,上領導那兒告你的狀,把你搞的很臭。別人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你。一般人這還受的了?哪能受這種氣呀?他搞我,我搞他。他有人,我也有人,咱們幹吧。在常人中,這樣做了,常人會說你是強者。可是作為一個煉功人,那就差勁透了。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的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

  我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媕Y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樣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氣,別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頭來。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氣,你心媕Y還得謝謝他,真得謝謝他。在常人可能就這麼想:那不是阿Q了嗎?我告訴你,不是這麼回事。

  大家想一想,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你是個修煉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層次上的東西嗎?那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要求你。你跟他一樣去做,你不就跟他一樣了?那為甚麼還要謝謝他呢?你想一想你得到的是甚麼?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他在常人中把你搞的很臭,他算得到的一方,他佔了便宜。他把你搞的越臭,轟動的越厲害,你自己承受的越大,他損的德越多,這些德都給了你了。同時你自己在承受的時候,你可能心放的很淡,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在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業力也要得到轉化。因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轉化多大,都變成德。煉功人不就要這個德嗎?你不就兩得了,業力還消下去了。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三得。你是個煉功人,你心性上來你功不就上來了嗎?一舉四得。你怎麼不應該感謝人家?你心堹u得好好謝謝人家的,確實是這樣的。

  當然,他發出的心是不好的,否則就不會給你德了,可他確實給你製造了一個提高你心性的機會。就是說我們一定要重心性的修煉,在修煉心性的同時會消去業力,轉化為德,你才能提高層次,這是相輔相成的。到高層次上看,這個理都發生變化了。常人他可看不明白這個事兒,你到高層次上看這個理,整個都發生變化了。在常人中你看這個理以為是對的,可它不是真的對。到高層次上看才真正是對的,往往是這樣。

  理我給大家講透了,希望在今後修煉中,大家能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真正的去修煉,因為這個理擺在這兒了。可能有些人,因為他在常人中,他覺的常人這個切切實實的物質利益擺在那兒,還是這個來的實惠。在常人洪流中,他還是不能夠高標準要求自己。其實,做一個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範人物做榜樣,那是常人中的榜樣。你要想當一個修煉者,全憑你自己那顆心去修,全憑你自己去悟,沒有榜樣。好在大法我們今天講出來了,過去你想修,還沒人講呢。這樣你遵照大法去做可能做的好一些,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個層次,全看你自己了。

  當然,業力的轉化形式也不完全像我剛才講的那樣,在其它方面也會表現出來。在社會上,在家庭中都會出現。走在街上,或者是在其它社會環境當中,也可能遇到麻煩事。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

  比較典型的還有這樣一種情況:我們有許多人在修煉過程中,往往你煉功的時候,你愛人就特別不高興,你一煉功,就跟你打仗。你做別的事情,他還不管。你說你打打麻將怎麼耽誤時間,他也不高興,可是不像煉功那樣。你煉功也惹不著他,鍛練身體,又不影響他,多好。可是,只要你一煉功,他就跟你連摔帶打。有人因為煉功,倆口子幹的都要離婚了。很多人都沒有想一想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過後你問問他:我煉功你咋生那麼大氣呀?他說不出來啥,真說不出來啥:是呀,我也不應該生那麼大氣啊,那時就是發那麼大的火。其實是怎麼回事?在煉功的同時,業力要轉化,不失者不得,失的還是壞東西,你得付出。

  可能剛一進家門,你愛人就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你要承受過去了,你今天的功沒白煉。有人也知道煉功要重德,所以跟他愛人平時挺好的。一想:我平時說一不二的,今天他騎到我頭上來了。火憋不住,跟他幹起來了,這一下今天又白煉了。因為那個業力在那兒,他幫你往下消你不幹,和人家幹起來了,沒消成。這些事情很多,我們好多人都遇到過這個情況,沒有想一想為甚麼。你幹別的事情他都不怎麼管你,本來是件好事,他卻老是跟你過不去。其實就是幫助你消業,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幹,心媢鴽A還挺好,不是這樣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生氣。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

提高心性

  過去許多人因為心性守不住,出現的問題很多,煉到一定層次之後上不去了。有人自來心性比較高,煉功中一下子天目開了,達到某一境界當中了。因為這個人根基比較好,心性很高,所以他的功也上的很快。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時候,他的功也長到這兒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麼這個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繼續提高他的心性。特別是自來根基好的,他就覺的他這功長的不錯的,煉的也挺好的,突然間怎麼這麼多麻煩事來了呢?怎麼甚麼都不好了,人家對他也不好了,領導也看不上他了,家媕Y環境搞的很緊張。怎麼會突然出來這麼多矛盾呢?他自己還不悟。因為他根基好,達到了一定的層次,出現了這樣一個狀態。可是那哪是修煉人最後圓滿的標準哪?往上修還早去了!你得繼續提高自己。那是自己帶的那麼一點根基起的作用,你才能達到那種狀態的,再提高,那標準也得提高上來。

  有的人講:我多掙點錢,把家埵w頓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另外,你沒有後顧之憂了,你甚麼麻煩都沒有了,你還修煉甚麼?舒舒服服的在那煉功?哪有那種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

  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當然一下子斷了這個東西還不容易,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但是你得自己嚴格要求自己。

  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往往有些人不悟。有的人天目開了,看到佛了,回家拜佛,心堜壎o:你怎麼不管我呀?幫我解決解決這個問題吧!佛當然不管,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來。他能給你解決嗎?根本不會給你解決的,解決了你還怎麼長功,怎麼提高心性與層次?讓你長功才是關鍵。在大覺者們看來,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認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緊還債,他就是這個想法。有的人不悟,求佛不行,就開始怨佛了:你怎麼就不幫我?天天給你燒香磕頭的。有的人因為這個事,把佛像也摔了,從此罵佛。因為他一罵,心性也掉下來了,功也沒了。他知道啥也沒有了,就更恨佛了,他以為佛在害他。他用常人的理去衡量佛的心性,那哪能衡量的了?他用常人的標準去看待高層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所以往往就出現這樣的問題,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有許多人垮垮往下掉。

  前些年有許多大氣功師,赫赫有名的也垮下來了。當然真正的氣功師都回去了,完成他們的歷史使命回去了。就剩下一些誤在常人中,心性掉下來的那些人還在活動,他已經沒有功了。有一些氣功師過去比較有名望的還在社會上活動,他的師父看見他掉在常人中了,掉在名利堶惜w經不能自拔了,已經不行了,人家把他的副元神帶走了,功都在副元神身上。這種典型例子相當的多。

  在我們這一法門中,這一類例子比較少,有也不是那麼突出的。在心性的提高方面,突出的例子特別多。有個學員是山東某某市針織廠的,學法輪大法之後還教其他職工煉,結果把一個廠的精神面貌全帶動起來了。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經常往家揣一塊,職工都拿。學功以後他不但不拿了,已經拿家的又拿回來了。別人一看他這樣做,誰也不拿了,有的職工還把自己以前拿的都送回廠,整個廠出現了這個情況。

  某市一個輔導站站長到一個工廠去看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煉的怎麼樣,那個廠的廠長親自接見他們: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他們這樣一做,把整個廠的精神面貌全部帶起來了,廠子經濟效益也好了。你們這功這麼厲害,你們老師甚麼時候來,我也去參加。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主要目地是往高層次上帶人,並沒有想做這樣的事情,可是他卻能夠對社會精神文明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麼做好,我說那社會就穩定了,人類的道德標準就會回升。

  我在太原講法傳功時,有個學員五十多歲,老倆口來參加學習班。他們走在馬路中間的時候,一輛轎車開的非常快,轎車的後視鏡一下子就掛住老太太的衣服了。掛住之後把她拖出十多米遠,「啪」一下摔在地上,車子開出去二十多米停住了。司機跳下車來之後還不高興:啊,你走路不看。現在這個人就是這樣,遇到問題首先推責任,怨不怨他都往外推。車媄銣云漱H說:看看摔的怎麼樣,送醫院去吧。司機明白過來了,趕快說:大娘怎麼樣?是不是摔壞了?咱們上醫院看一看吧。那個學員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之後說:沒事兒,你們走吧。撲了撲土,拉著老伴就走了。

  到學習班上來跟我講這件事情,我也挺高興。我們學員的心性確實提高了。她跟我講:老師,我今天是學了法輪大法,我要不是學了法輪大法,我今天不會這樣對待的。大家想一想,退了休了,現在物價這麼高,甚麼福利待遇也沒有了。五十多歲的人被汽車拖走那麼遠,摔在地上。哪兒壞了?哪都壞了,趴在地上都不起來。上醫院,走吧,到醫院住著都不出來了。那擱常人可能就那樣。可她是個煉功人,沒有那樣做。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那麼大歲數,擱個常人,能摔不壞嗎?可她連皮都沒破。好壞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兒說:哎呀,我不行了,這不行,那不行。那麼可能就筋斷骨折了,癱瘓了。給你多少錢,你住在醫院堳嵽b輩子起不來,你能舒服嗎?看熱鬧的人都覺的奇怪,這老太太怎麼不訛他點錢呢,管他要錢。現在的人道德水準都發生扭曲了。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可我們現在的人就是這樣的,要不訛他點錢,這看熱鬧的人心堻ㄓㄔ迭C現在我說好壞都分不清了,有的人告訴他你是在做壞事呢,他不相信。因為人的道德水準都發生了變化,有的人唯利是圖,只要能弄到錢,甚麼事都幹。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都成了座右銘了!

  北京有個學員,晚上吃完飯領著孩子到前門去遛彎兒,看見有廣播車在宣傳摸獎券,小孩湊熱鬧,要去摸獎。摸就摸吧,給小孩一塊錢去摸,一下摸了一個二等獎,給一輛高級小孩自行車,小孩樂壞了。他當時腦子「嗡」一下:我是個煉功人,怎麼能求這個東西?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對小孩說:咱不要,咱若要自己去買。小孩不高興了:讓你買你還不給買,我自己摸一個你不讓我要。哭著喊著不行,沒辦法,只好推回家去了。回去後,越想越不是滋味,乾脆去給他們送錢吧。轉念又一想,獎券也沒了,我把錢送給他們,他們不得分了嗎?乾脆我拿錢送單位去贊助。

  好在單位有不少法輪大法學員,領導也理解他。若在一般的環境下,一般的單位,你說你是煉功人,摸個自行車,你說你不要,要把錢給單位贊助,領導都得想這人精神有毛病。別人也得議論紛紛:這個人是不是煉功出偏了,走火入魔了?我講了,道德水準發生了扭曲了。在五、六十年代的時候,這算個甚麼事兒,平平常常,誰都不會感到驚奇的。

  我們講,不管人類道德水準發生多大變化,這個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他可是永遠不變的。有人說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說你壞,你不一定真壞,因為衡量好壞的標準都發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這個特性的他才是個好人,這是唯一衡量好壞人的標準,這是得到宇宙中承認的。你別看人類社會發生了多大變化,人類道德水準大滑坡,世風日下,唯利是圖,而宇宙的變化可不是隨著人類的變化而變化的。作為一個修煉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標準去要求了。常人說這件事情對,你就按照這個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說好並不一定是好;常人說壞也不一定是壞。在道德標準扭曲了的時代,一個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呢,他都不相信!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別出甚麼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壞。

灌頂

  在修煉界有這麼一種情況,叫作灌頂。灌頂是佛家密宗修煉方法的一種宗教形式。目地是經過灌頂之後這個人就不能夠再入其它門了,就承認是這一門的真正的弟子。現在奇怪在哪堜O?練功也出現了這樣一種宗教形式,道家功法也搞灌頂,還不只是密宗。我講了,凡是打著密宗旗號在社會上傳密宗功法的全是假的。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唐密在我們國家已經消失了一千多年了,根本就不存在;藏密因為受語言的限制,一直沒有完整傳入我們漢地來。特別它是密教,必須在寺院中秘密修煉,而且還必須得經過師父密授,師父帶他密修。做不到這一點,是絕對不會傳出來的。

  有許多人抱著這樣一個目地上西藏去學功,要跟人家拜師學藏密,將來當氣功師,出名、發財。大家想一想,真正得到真傳的活佛喇嘛都是有很強的功能的,就能看出學功人的心媟Q的是甚麼。他來幹甚麼,一看那心就明白了:想上這兒來學這東西,出去當氣功師發財出名,來破壞這一門的修佛方法。這麼嚴肅的修佛法門能叫你當甚麼氣功師為求名利隨便破壞嗎?你是甚麼動機?所以根本就不會傳他,不會得到真傳。當然,寺院也多,可能得到一點皮毛的東西。如果心不正,要當氣功師幹壞事的時候,那就會招來附體。附體動物也有功,但不是藏密。真正去西藏求法的人,一去可能紮在那兒不出來了,這是真修的人。

  奇怪,現在有許多道家功法也講灌頂。道家是走脈的,搞甚麼灌頂啊?據我知道,我在南方傳功,特別廣東那地方比較多,有那麼十幾家亂七八糟的功法講灌頂。意思是甚麼呢?他給你灌頂,你就是他的弟子了,不能再學別的功,學別的功他就懲罰你,他幹這個。這不是搞邪門歪道嗎?他傳的是祛病健身的東西,群眾學了之後也就是想得到一個好的身體。搞這個幹甚麼?有人講,練他的功就不能練別的功了。他能把人家度成圓滿嗎?誤人子弟嘛!很多人都這樣幹。

  道家是不講這個的,也出了甚麼灌頂。我發現搞的最厲害的那個灌頂的氣功師,他那個功柱有多高?也就是兩三截樓那麼高,挺有名的大氣功師,我看功掉的也挺可憐的。成百上千的人排著隊,他給人家灌頂。他的功是有數的,就那麼高,那功一會兒就下去了,就沒有了,還用甚麼給人灌,那不騙人嗎?真正灌頂,在另外空間堿搳A人的骨頭從頭到腳都變成像白玉似的。就是用功、高能量物質淨化身體,整個從頭灌到腳。這個氣功師能做到這一點嗎?他做不到。他幹啥?當然不一定都是搞宗教,目地是學了他的功,就是他的人了,你得參加他的班,學習他的東西。目地是弄你那點錢,誰也不學他的就掙不到錢了。

  法輪大法弟子和其它佛家法門的弟子是一樣的,是上師多次給灌頂的,但不叫你知道。有功能的人可能知道,敏感的人也可能感受到,睡覺或在甚麼時候都可能突然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灌頂的目地不是給你加高功,功是你自己修煉出來的。灌頂是一種加持方法,就是給你淨化身體,把你的身體進一步清理。要多次灌,每個層次都要幫你清理身體。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所以我們也不講灌頂這種形式。

  有些人還搞甚麼拜師。講到這兒,我順便提一下,有許多人要拜我為師。我們現在這個歷史時期和中國封建社會不一樣,跪那兒磕頭就算拜師?我們不搞這個形式。我們有許多人就這樣想的:我磕頭燒香拜佛,心堸@誠點就長功。我說那都可笑,真正煉功全靠自己去修的,求甚麼都沒有用。不用拜佛,不用燒香,真正的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修煉,他看著你都特別高興。你在外面盡做壞事,你給他燒香磕頭,他瞅著你都難受,不就是這個道理嗎?真正修得靠自己。今天你磕了頭,拜了師,一出門就我行我素的,那有甚麼用?我們根本不講這種形式的,你可能還敗壞我的名譽!

  我們給大家這麼多東西,所有的人只要實修,並嚴格用大法要求自己,我都把你當作弟子帶,只要你修煉法輪大法,我們就把你當作弟子帶。你要不修,我們就沒有辦法。你不修了,你掛那個名有甚麼用?甚麼一期學員、二期學員,你光煉這個動作就是我們弟子了?你得真正按我們這個心性標準去修煉,才能達到健康的身體,才能達到真正的往高層次上走的。所以我們不講這些形式,只要你修煉,就是我們這一門中的人。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你修煉一幫到底。

  有的功法中練功人還沒見過師父,說對著哪個方向磕頭,交幾百塊錢就行。這不是自欺欺人嗎?而且這個人還挺甘心,從此以後對其功、其人維護起來了,也告訴別人,不能學別的功了。我看著是挺可笑。還有人搞甚麼摸頂,也不知道他摸一下起甚麼作用。

  不只是打著密宗旗號傳功的是假的,所有打著佛教那一門傳功的都是假的。大家想一想,佛教幾千年來的修煉方法就是那種形式,誰一改動那還是佛教了嗎?修煉方法是嚴肅的修佛,而且是極其玄妙的,改動一點就亂套了。因為功的演化過程是極其複雜的,人的感覺甚麼也不是,不能憑著感覺修煉。和尚的宗教形式就是修煉的方法,一動就不是那一門的東西了。每一門都有大覺者主持,每一門也修出很多大覺者,誰都不敢隨意改動那一門的修煉方法,而一個小氣功師,有甚麼威德敢欺主改動修佛的法門?假如真能改動,那還是那一法門嗎?假氣功是可以辨別的。

玄關設位

  玄關設位也叫玄關一竅。在《丹經》、《道藏》、《性命圭旨》中可能查到這樣的名詞。那麼它是怎麼回事呢?有很多氣功師說不清楚。因為一般的氣功師所在的層次根本就看不見,也不允許他看。修煉人要想能看到它,在慧眼通的上層以上才能看到,一般的氣功師達不到這個層次,所以看不見。歷來的修煉界都在探討甚麼是玄關呀?哪是一竅呀?怎麼樣設位呀?你從《丹經》、《道藏》、《性命圭旨》中看,它都是圍繞理論在講,根本都不跟你說實質的。講來講去,還給你講糊塗了,講不明白,因為實質的東西是不叫常人知道的。

  另外我告訴大家,因為你是我們法輪大法弟子,我才告訴你這樣的話:千萬不要去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氣功書,不是以上的幾本古書,是說現在人寫的假氣功書,你連翻都別翻。你腦子中稍微有一個念頭一出:哎喲,這句話有道理。這念頭一閃,那堶悸漯體就會上來。很多是由附體指揮、控制人的名利心寫的。假氣功書多的是,相當的多,很多人他是不負責任的,有些附體、亂七八糟的他都寫。就是以上的幾本古書或其它有關的古書一般都別看為好,這埵陪荓M一不亂的問題。

  中國氣功協會的一個領導人給我講一件事情,把我也樂的夠嗆。說北京有這麼個人,他老去聽氣功講座,聽來聽去,聽的時間長了,他覺的氣功就是這些玩藝兒。因為都在一個層次中,都講這些東西。他和那些假氣功師一樣,以為氣功的內涵就這些了!那麼好吧,他也要寫氣功書。大家想一想,不煉功的人寫氣功書,現在氣功書就是你抄他,他抄你。他寫來寫去,寫到玄關這兒就寫不下去了。玄關誰明白呀?真正的氣功師也沒有幾個明白的。他就問了一個假氣功師。他不知道是假的,本來他也不懂氣功。可是這個假氣功師要叫人家問住了,人家不就知道他是假的了嗎?所以他敢胡說,說玄關一竅在小便頭上。聽起來挺可笑。你還別笑,這本書在社會上都出來了。就是說,我們現在的氣功書都可笑到這種成度了,你說你看那個東西有啥用,沒有用,只能害人。

  甚麼叫玄關設位呢?人在世間法修煉當中,修煉到中層以上的時候,就是在世間法的高層次上修煉的時候,人就開始出元嬰。元嬰和我們所說的嬰孩是兩回事。嬰孩很小,歡蹦亂跳的,很淘氣。元嬰不會動,元神不去主宰他,他坐在那兒不動,手結著印,盤著腿坐在蓮花上。元嬰在丹田上生出來,在極微觀下比針尖還小的時候就能看到他。

  另外說明一個問題,真正的丹田就一塊,在小腹部位。會陰穴以上,人身體的媄銦A小腹以下,就是這塊田。很多的功,很多的功能,很多術類的東西,法身、元嬰、嬰孩,許許多多的生命體,都是從這塊田上生的。

  過去有個別修道的人講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之說,我說那是錯的。也有的說他的師父傳了多少代了,書上就這麼寫的。我告訴大家,糟糠糟粕這東西古代都有,你別看承傳多少年了,它並不一定是對的。世間小道也一直在常人中流傳著,可是它修不了,甚麼也不是。他把它叫作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他的意思就是能生丹的地方就是丹田。這不是笑話嗎?人的意念集中到一點,時間長了,就可以產生能量團,結丹。不信,你的意念老是在胳膊上,老是這麼守著,時間長了,它就結丹。所以有的人看到這個情況,說無處不丹田,聽起來更可笑了,他的認識是結丹了就是丹田。其實它是個丹可不是田,你說無處不「丹」或者上丹、中丹、下丹,這麼說倒是可以的。而真正能夠生出無數的法的那個田只有一塊,就是小腹部位那塊田。所以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的說法是錯誤的。人的意念守在哪堙A時間長了,就會結丹的。

  元嬰就從小腹部位這塊丹田生出來,慢慢的越長越大。長到乒乓球那麼大的時候,整個身體輪廓都看清楚了,鼻子、眼睛都生成了。像乒乓球那麼大的同時,他的身邊又生出了一個圓圓的小泡。生成之後隨著元嬰長,它也跟著長。當元嬰長到四寸這麼高的時候,就出現一片蓮花瓣。等長到五至六寸這麼高時,蓮花瓣基本長成了,一層蓮花出現了,金燦燦的元嬰坐在金色蓮花盤堙A很漂亮。那就是金剛不壞之體,佛家叫作佛體;道家叫元嬰。

  我們這一法門兩種身體都修煉,都要,本體也要轉化。大家知道,那個佛體是不能在常人中顯現的,鉚大勁可以顯現出形態來,用常人眼睛可以看到他的光影。而這個身體,經過轉化之後,在常人中和常人一樣,常人看不出來,他又可以穿越空間。當元嬰長到四至五寸高的時候,氣泡也長到這麼高了,它就像一個氣球皮兒一樣,是透明的。元嬰打著坐不動。到這麼大的時候,這個氣泡就要離開丹田了,它已經生成了,瓜熟蒂落,所以就要提升。提升過程是個非常緩慢的過程,但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它在移動。漸漸的往上移動,往上升。我們仔細體察會感覺到它的存在。

  當上升到人的膻中穴位置上的時候,它要在這地方呆一段時間。因為人體的精華,有許多東西(心臟也在這兒)都要在這氣泡塈峖角@套。精華的東西要充實到它那個氣泡堨h。過一段時間之後,它又開始提升。當經過人的脖子的時候,感覺到很憋氣,好像血管都卡住了,脹的很難受,也就那麼一兩天就過去了。它就到了頭頂了,我們叫作上泥丸。說是到泥丸,其實它和你整個大腦一般大,你會覺的腦袋發脹。因為泥丸是人生命很關鍵的地方,它也要在堶惕峖那賮堛漯F西。然後它就從天目這條通道往外擠,那個滋味是很難受的。脹的天目很疼,太陽穴也發脹,眼睛也往瞘,一直到它擠出來,一下子就懸在前額這個地方,這就叫玄關設位,懸在這堣F。

  開了天目的人,到這個時候就看不見了。因為佛道兩家的修煉,為了讓玄關堶悸漯F西儘快的生成,那個門不開。前面有兩扇大門,後面有兩扇門,都關了,像北京天安門門洞,兩邊各有兩扇大門。為了讓它儘快的形成和充實,所以門不在極特殊情況下不開,天目能看的,到了這一步也看不見了,不讓看了。它懸在這堛漸埵a是幹甚麼呢?因為我們身體的百脈從這堨瘨蛂A那麼這時百脈都得經過玄關繞一圈出去,都要走玄關,目地是在玄關媄鉿A打上一些基礎,形成這一套東西。因為人體就是個小宇宙,它將形成一個小世界,全部人體精華的東西都在媄銣峖芋C可是它只是形成一套設備,還不能夠完全運用。

  奇門功法修煉,玄關是開著的。玄關射出來的時候,是個直筒,但慢慢也會變成圓的,所以它兩邊的門是開的。因為奇門功法不修佛也不修道,自己保護自己。佛道兩家師父多的是,都能保護你,不需要你看,也不會出問題。而奇門功法就不行,他得自己保護自己,所以他得必須保持能看。但是那個時候天目看東西,就像通過望遠鏡直筒去看一樣。然後形成這套東西之後,個把月它就開始回去了。回到頭堣妨寣A那叫玄關換位。

  回去的時候也脹的難受,然後就從人的玉枕穴擠出來。擠出來的滋味也很難受,像頭裂開似的,一下就出來了,它一出來馬上就感覺輕鬆了。出來之後,它懸在很深的空間當中,在很深空間的那個身體形式上存在,所以睡覺硌不著它。但是有一點,在玄關第一次設位時眼前有感覺,它雖然在另一空間,總感覺眼前朦朦的,好像有甚麼東西遮擋似的,不太舒服。因為玉枕穴是很關鍵的一大關,在後邊也要形成一套東西,它又開始回去了。這玄關一竅其實不是一竅,它要多次換位的。它回到泥丸之後開始下降,從身體媄鉹U降,一直到命門穴。在命門穴它又射出來了。

  人的命門是極其關鍵的主要的大竅,道家叫竅,我們叫關。主要的一大關,那真是鐵門,無數層鐵門。大家知道身體一層層的,我們現在的肉體細胞是一層,媄銂漱壑l是一層,原子、質子、電子,無限小,無限小,無限小,到極小的微粒,每一面都設一層門。所以有許許多多的功能,許許多多的術類的東西,都被鎖在各層門堶情C其它功法煉丹,丹要爆炸的時候,首先得把命門震開,它要不震開,功能就釋放不出來。玄關在命門穴上形成這套東西之後,它又進去了。進去之後就開始返回到小腹部位,這叫玄關歸位。

  歸位之後,不是回到它原來的地方。那時候元嬰已經長的很大了,氣泡就罩在元嬰上,把元嬰包起來了。元嬰長,它也跟著長。道家元嬰一般長到六至七歲小孩模樣時,就讓他離體了,叫元嬰出世。由人的元神主宰著他,他就可以出來活動了。人的身體定在那堣ㄟ吽A元神出來。一般佛家元嬰修煉到和本人一般大的時候就沒危險了。通常這個時候允許他離體,脫開這個身體,可以出來。那個時候,元嬰長的和本人一樣大,罩也大,那個罩都已經擴大到體外來了,就是那個玄關。因為元嬰都這麼大了,它當然就擴到體外來了。

  大家可能看到廟堛漲罋部A看到佛像總是在一個圈媄銦A特別是畫的那個佛像,總是有個圈,堶惕今萓礡C許許多多佛像都是這樣的,特別是那個古廟畫的佛像,都是這樣。為甚麼坐在圈堜O,誰也說不清楚。我告訴大家,就是這個玄關。但是現在它已經不叫玄關了,叫作世界,還不能確確實實叫作世界。它只有這套設備,就像我們工廠有一套設備,卻沒有生產能力,必須有能源,有原料之後,它才能生產。前幾年有許多修煉的人講:我比菩薩功高,我比佛功高,別人聽了覺的很玄。其實他講的一點都不玄,功確實是都得在世間煉的很高。

  那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修成了比佛還高呢?不能這樣表面理解,他的功確實很高。因為他修到很高層次上之後,達到他開功開悟的時候,功確實是很高的。就在他開功開悟的前夕那一瞬間,把他自己功的十分之八給他撅下來,連他的心性標準都得折斷下來。用這個能量去充實他這個世界,他自己的世界。大家知道修煉人的這個功,特別加上心性標準這個東西,是人一生吃了無數的苦,在艱苦的環境下魔煉、修煉出來的,所以它是極其珍貴的,把這麼珍貴的東西拿出十分之八來充實他的世界。所以將來他修成的時候,想要甚麼伸手即來,要甚麼有甚麼,想幹甚麼就幹甚麼,在他的世界中甚麼都有。這是他的威德,自己經過吃苦修出來的。

  他這種能量可以任意的變化任何東西。所以佛想要甚麼,想吃甚麼,玩甚麼,甚麼都有,這是他自己修出來的,就是佛位,沒有這個東西他修不成。這個時候,可以稱其為是一個自己的世界,而他只剩下十分之二的功去圓滿、得道。雖然只剩了十分之二,可是他身體沒有鎖,或者是不帶身體了,或者帶著身體,但身體已經被高能量物質轉化,那時候他神通大顯,威力無比。而在常人中修煉的時候往往是帶著鎖的,沒有那麼大本事,功再高也要受限制,現在就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