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

  (鼓掌)

  大家辛苦啊,真的很辛苦。從大紀元報紙建立以來走過了許許多多坎坷的路,從不會到會這個過程中真的是魔難重重。從個人修煉的心性考驗和外界造成的干擾,一步一步的走過來是不容易。大紀元有今天的這種成就,我想是在座的各位,還有包括參與大紀元這次沒來的那些學員共同努力做到的。大紀元在證實法中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這一點大家都看到了。人的思維其實比較簡單,很多人他就相信媒體講的,多數人平時信息來源也都是從媒體上得到的,那麼這種信息工具對於你們救度世人和證實法是很有利的,實際上在講清真相中真的是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這一點哪,我也替世人謝謝大家。(鼓掌)

  大紀元報紙從開始一直做到現在,已經有很大的影響力了。這說明做報紙的過程中,不管怎麼樣,雖然有很多修煉狀態不如意的地方,但是主流是好的,成績是不可磨滅的,這是非常好的。從前景上看也應該是越做越好,而且常人對於大紀元報紙也越來越重視。有很多中文媒體在當前經濟衰退的情況下都很難經營了,有些已經倒閉了。如果大家做的再好一點會發展的更快,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大家做的好,在救度眾生中可能給你們讓出的路會更寬、市場可能會更大,這樣對你們做好這份報紙那就開創了更好的條件。但是你們自己得知道去利用這個時機,想辦法使它更能夠像正常的社會媒體公司一樣穩固下來。當初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是把它當作一個講真相的工具,沒想太多,甚至有人把它當作像一份傳單一樣去做。現在當然不同了,大家也逐漸的認識到了不能夠抱著臨時的思想了,要把這份報紙做好,而且還得走上正規的路。

  無論在管理上、經營上,那我想還是多借鑑一些常人公司的經驗比較好。但是做起來往往就比較難,難在哪堜O?就是相互的配合上。(笑)大法弟子啊,都了不起,歷史上你們都曾經當過王,(笑)可是中國有一句話叫「一山不藏二虎」,(眾笑)一個王說了算就容易,哇,這麼多王在一起,主意就多了,想法就多了,而且都有很強的獨斷性。這就是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上碰到的最大的難度,這種阻礙來自於你們自身。這堥C個人都有能力,甚至能力很大,做起事來一個頂常人很多人,但是相對來講這在配合上就是麻煩。長期以來都存在這個問題,你們怎麼樣能夠配合好,能夠意見統一起來大家共同擰著一股勁去做,再加上你們的能力,那真是勢不可擋。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等到你們修的越好的時候你們越往這方面靠攏、力量越大?(笑)如果大家在最艱難的時候能做到這樣,那才能很快的改變局面,才能做好你們應該做的。

  可是時間不等人、形勢不等人,不管怎麼樣,當前大法弟子都得相互配合好。面對的形勢需要你們配合好,只有配合好才能夠把你們要完成的誓願完成好,才能把這份報紙做的更有力。在常人社會中那些個大媒體,無論從管理上、經營上,那真的是值得你們借鑑。他們就是憑著一份報紙養了幾千人,他們怎麼做的呢?而且常人社會的媒體媄銂漱u人哪,不管是編輯啊、記者啊、還是包括印刷啊等等,他們的薪水都是和社會打平的,工資都是不低的。我就在想,雖然大家辛辛苦苦的,從不會到會走過了這樣一個過程,那麼在做的過程中也應該能夠想到怎麼樣把它經營的更好、更堅實的紮根在社會上,使它不再被印刷費用和人員配合等這些問題困擾。大法弟子每個人在正規管理上就會有一個分工。分工不等於修煉層次高低,不是說誰當了編輯了、誰當了記者了、或者是誰做一般性工作了,誰就修的高了、誰就修的差了,沒有這種對比。大家知道,過去在修煉界,往往都是最辛苦、最低下的那個才修的最好,工作分工它是工作的不同,它與修煉不成正比,不是一樣的。修煉是修人心的,在各個環境中、各個階層都能修煉,但是,不是說哪個社會階層能修的高、哪個階層修的不高,沒有這個說法。修是指心性境界與大法弟子對救度眾生的責任與態度。

  做大紀元這件事情也是一樣,無論你在這堜蚞嶈し礞u作,都不代表你修煉的高低,只看你是否精進。修煉嘛,神佛只見人心,只見你對自己的修煉精不精進。在常人中不管你甚麼工作、甚麼環境,它只是給你們提供了一個修煉的環境,提供了一個能夠修煉的不同方式。在這一點上大家一定要清楚,把握好自己,去掉不平衡的人心。分工就會有管人和被人管,說你管我了我就不高興了,你指揮我了我就不高興。(笑)其實哪,如果大家都是發自內心要辦好這個報紙,說輕說重、誰指揮誰、誰服從誰那都不是大問題。

  大法弟子在一起哪,你們往往就最不願誰指揮誰了,可是你要在常人社會工作,公司堥滬茼捘颿蝏羃“A都怎麼聽,那個常人怎麼指揮你都聽。咱們自己的事為甚麼就不行呢?(笑)我一講開了可能大家也都明白,但是真正碰到具體情況,特別是矛盾來時心奡N又容易過不去。當然我想這和常人公司還有一個不同的情況。常人公司一開始就有報酬,生活得依靠它,所以得聽人家的,得領人家的薪水,不聽當然不行。咱們先不說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歷史責任、修煉的無價,如果一些新學員、不是很精進的學員在這方面真的是存在問題那也很客觀,畢竟是人在修,社會現實生活的因素對他們也不可忽視,那你們就把報紙經營好,讓它在經濟效益上能夠上來,你們都成為正式員工,有正常的報酬。

  其實你們現在已經有很好的基礎了。這麼大影響的報紙,大法弟子的能力都很大,全身心的投入在做這件事情上,市場大就會解決,在這方面用用心、真的把它辦好。都這麼想這麼做,少數人這麼想不行,得大家都能配合。真的辦成一個像樣的公司啊,真能這樣了,也就不存在願不願意叫別人管的問題了,也不存在生活問題了。報紙辦好了,救眾生、證實法也更有力了。

  目前有的地區在經營上已經能夠打平,有的稍有贏利,這都是很可喜的了,但是你們不能停滯在這。很多負責人認為咱們打平了就行了,這就是標準了。不行啊,大家想一想,如果你們這麼多人不用去常人公司解決生活問題,自己的報紙就能解決了,全力投入在這兒,如果這份報紙能夠變成常人社會的一個正常工作,有正常的薪水拿,那你們不是既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了、生活又有了保障了嗎?這多好啊?

  其實你們做這件事的當初我就在這樣想了。真的能做到這一步那是我最高興的。我不怕大法弟子發大財。你們事做的越大、你們越有錢我才高興,就怕你們做不到。你們都有很大的經濟能力,那你會有多大的實力去做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啊?那不是太好了?我從來沒有叫你們像那些個山堶袡D的,一分錢也不要,因為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也不可能這樣。我沒有叫你們這樣,我一直說大法修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修煉。但是我這麼一說你們可不要走極端,不是叫你們從現在開始就一個心眼抓錢去了,(眾笑)大法弟子的事不做了,那不行的,大法弟子的事情得做。關鍵是你們現在有這個條件了,要抓緊辦好報紙。

  其實一直有人在想,我做點甚麼生意來養大紀元,我做點甚麼投資幫大紀元解決點經濟負擔。想法沒錯,我是說那你們為甚麼就不用點心把大紀元本身做好呢?真的要是能夠做到那種成度啊,不是甚麼都有了嗎?其實是能夠做到的。從大紀元的前景看和現在的社會經濟情況看,真的是在給你們開創條件。如果你們能夠把它在管理上配合好,投入一些大的精力用在這個市場上,把經濟效益抓上來,那就能夠保證一部份人有工資拿。然後哪,經營的越來越好的時候,那就可以成為一個完全是正常運作的企業,可以養的了報紙、養的了參與的人,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前幾年我說,那是個目標,現在說,這是可行的。

  目前有些地區還差一些,我想那就是你們重視成度問題了。有些地區學員做的好一些,但是容易滿足。大紀元打平是不夠了,沒有往更好去想,沒有想到辦成一個正式的企業從而在救度眾生講清真相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我是在這樣想了,包括新唐人電視台,前一段時間我告訴他們,我說你們要把做廣告做市場這部份人固定下來開工資,稍微低一點也沒有關係,要把這部份學員生活固定下來,能專心的做。他們現在是在這樣做了,聽說效果還是很好。如果你們要想真的把它做的更好、更有力,你們有條件的也可以這樣做做看。

  因為你們有很多事情要做,常人的工作要做好,家堛漕き#n管,大法弟子還得有時間去學法煉功,還要講真相,還要參與大法的項目,包括大紀元的事。如果把講真相和做大法弟子媒體的事合在一起,那不就減少時間的分擔了嗎?而且又解決了生活問題,解決了常人社會的工作問題,何樂而不為呢?我覺的勢在必行了。(笑)你們也不是首創了,因為新唐人已經在這樣做了。再有呢,飛天藝術學院那些老師長期的專職教課,也都牽扯生活問題。現在他們也都在拿工資了,只是比較低。漸漸的隨著條件好一點,隨著神韻演出逐漸影響的擴大,收入好一點,他們漸漸的月薪也會增加。

  說到這兒哪,再說點額外的。各地學員推票也很辛苦,所以在這方面我也在想是不是虧了各地推票的學員。但是好在大家也都清楚是為了救人的事情,賣出一張票就等於救一個人,所以這些事大家都能夠擺好這個關係。也不會長期叫大家這樣做,真的神韻藝術團在世界的影響大了,神韻一來只要打個廣告人們就都來看了,到那個時候大法弟子統統撤出來,就不用為推票操心了。現在是在這方面努力,我要想做甚麼事情我就一定要把他做好。大紀元報紙也應該這樣做,一定要奔著那個目標去。

  中共邪黨的特務在海外搗亂大家都知道。你們拉廣告時它就打電話搞破壞。這些流氓幹一次會被報應一次,罪大了就會有惡報。世人是為法而來的。你們真的認認真真的做起來,它們就是瞎折騰。關鍵是得下功夫去做,不能敷衍。特別是你們碰到問題時要講真相,叫人看清中共流氓的嘴臉。只要中共流氓還在搗亂,你們就得把這個事情做的更紮實才行。其實中共特務沒那麼大的本事。它們的背後是舊勢力安排的附體爛鬼,目地是考驗世人能不能被救度的。當人真的心擺正了,就那麼一句話、一念,人就不歸現在管了,屬於將來的人了,流氓特務就再沒招了。

  只要你們接觸人就是在救人,包括拉廣告。人站哪一邊、行和不行,都在大法弟子接觸常人的事情中擺,別把事情看重。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甚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婼髀磥@點,碰到聽到甚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堨h,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

  半神文化是有內涵的,相由心生也有這一層意思。因為人在社會環境中有自己的一個範圍,自己的情緒會影響自己的事。大法弟子更是這樣,因為承擔了救度眾生的使命,範圍更大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個世間,每個人有一個範圍。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全世界就都變了,因為你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承包了一個很大的範圍,代表了一方眾生。我經常告訴你們向內修,有問題找自己。你們發正念時對內清理自己,那是你使自己思想純正的同時也清理了你份內的、自己承擔的那個環境。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正確的對待發正念的話,平時正念很足,很快就能把整個世間的邪靈全部解體。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明白了、都能認真做到正念十足,一天就解決問題。每個人都把自己所承擔的範圍之內不好的因素都解體了,那全世界不都變了嗎?其實世人也有一個自己的範圍,只是很小的一個場而已,不包括別人,人自己的情緒也會導致一些事情的結果。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這個情況。

  包括在做大紀元廣告、經營管理、找贊助等等,方方面面也都存在能否用正念對待這個問題。當然啦,整體形勢還存在一個舊勢力因素在左右這件事情的情況。它不也是在鑽空子嗎?你們都做的正它也就鑽不了空子了。有的時候覺的邪惡清理不乾淨,怎麼又有了呢?是,如果你們修煉一天就能圓滿、立地成佛了,也就不叫修煉了。人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的觀念和那些不好的東西一下子很難去乾淨,習慣性的東西還得把習慣改掉哪。思維的方式已經是這樣了,那從思維的方式上還得去找正它,才能不再出問題。你說我不是已經清理乾淨了嗎?是,發正念,這場都亮了,可是哪,一站起來腦子就是常人的思維,想的問題做的事又回到原點,它又產生了。甚至發正念時你的思想念頭還不能夠穩定,一邊發正念清理消滅不好的東西還一邊產生著。修,就是修自己,其實就是這麼回事。

  再有就是你們這些負責人一直在跟我說大紀元總部這邊很困難,各地不重視總部的情況,因為大量的編輯都是從總部出來,用的人力比較多,投入的精力比較大。各地只是把報紙加上當地的新聞,做起來比較輕鬆,只想自己這兒不賠了就行了,不管你總部咋樣。既然是一個整體,大紀元是一個集團公司,那你就得考慮總部的問題了。這些問題是要協調,是要聽從總部這邊的總體管理,我覺的這樣才好。特別是在各方面對總部依賴性比較大的,也會給他們造成更大的壓力。怎麼樣管理好,真的使它能夠立足於常人社會、良性循環,我想在這方面你們就藉著這個會好好研究研究。真的把它辦成一個堅固的實體、能夠經營的很好,而且參與的大法弟子能夠在這婺悃M生活問題,又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在這堙A使它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中更有力,這才是我想要的。參與的人能夠解決工資問題,這是你們下一步要做的了,不能只滿足於打平。當然那些還在賠錢的,我想你們真得下下功夫努力了,總不能老是落在後面。大法弟子啊,你們都說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真的能夠在正法中起到作用、助師正法。你們得用心才能做到,不用心就會成為拖累,做不到還會干擾和兌現不了大法弟子的承諾,真得重視起來才行。

  順便再說說英文和其它語種大紀元。我知道現在困難比較多,主要是人手不夠,這是最大的難題了。我想哪,如果你們能夠把中文大紀元做好的同時,也是在幫著英文在打開市場、打開影響。因為中文大紀元在社會上影響那麼大了,人都知道了,看又看不懂,那怎麼辦?哎,有英文的,有法文的,有德文的,有其它文種的。做好就會開創條件。現在眼下是困難,因為英文報紙現在遇到的情況和當初中文報紙遇到的情況是一樣的,人手不足最突出。如果你們能夠堅持不懈做好該做的,各方面都會逐漸的解決。因為新的學員,不管怎麼樣,也在不斷的在走進來,他們漸漸的也會成熟起來,一旦成熟了,那就可以參與進來。你們一路就是這麼走過來的,你們在哪方面走對了、走正了,關著的門就得開,路就會擴寬。無論哪個項目,一路都是這樣過來的。打不開的局面是配合不好、重視不夠造成的。人心擋住了你們自己的路,所以一路走來老是磕磕絆絆的走不好、麻煩不斷。就是因為人心太多,出現問題時維護自己而不是法。我想大家在不斷的努力吧,反正早晚都得做好。

  那其它語種的大紀元也很關鍵,因為大法弟子就是世界各個地區無論哪個角落的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說我李洪志這個當大法弟子師父的再去做這件事情那是不行的,這是你們必須做的。我再做那是法正人間以後的事了。在法正人間之前你們得多救人,把世人多留下一些。就是你們在講真相、證實法、救度眾生這些事的過程中把人能夠在大劫中留下來了,這部份人將來才配在法正人間時看到宇宙與創世以來的一切事情的真相,之後我才來做法正人間的事。因為人的事還不那麼簡單的,這一層空間要留下來,那還有很多事要做哪。救眾生的事得你們做,這期間是給你們樹立威德、正念正行中走向圓滿的路,我要去再做就會干擾你們。有些學員多大的小事也要找我解決,這等於是不向圓滿走。因為你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事已經定了,事情是分兩步做的,法正人間和正法時期修煉。正法時期修煉這事已經走到後期了,最邪惡的生命沒有了,最恐怖的環境時期已經過去了。這批大法弟子有這批大法弟子的任務、承擔的責任,就是你們要救度世人、從中圓滿自己,而且這件事情已經做到這種成度了,就是這樣了。要想救全世界更多的人就得大法弟子做,就得你們做。

  當然這堶掄晹野t外一個因素。中國大陸雖然世人變的很不好,被中共邪黨把人的觀念搞壞了,道德很低下,那個社會雖然很不像樣了,但是那婼T確實實是各個民族、各個時期的王很多都轉生到那堨h了。不管是哪個民族的,甚至於天上的很多王也轉生到那堨h了。那個環境被搞的那麼亂,宇宙的舊勢力就是想在這麼亂的情況下看誰能走出來。從險惡中、從壓力中能得法它們才認可,它們知道一個人一旦得救還牽扯到他們背後的無量眾生的得救,也會牽扯到世上他當過王時的其他民族的眾生與世人得救,中國人的得救會使這個世界上各個民族的很多眾生得救。大法弟子在國際社會上做的會在中國大陸產生影響。中國國內的大法弟子做的非常好,遍地是真相。國際社會上的大法弟子和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做的都是一樣的事,所以你們對中國大陸講真相的力度要大,包括西方其它文種大紀元講真相在國際社會上造成的影響,都會對中國人、對中國社會產生影響,都是在幫助那堙C別管現在是甚麼時期、迫害甚麼時候結束,就只管去做。真結束了大家都後悔。沒做完之前,沒到法正人間之前,大家只管去做,救人中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儘量的把事情做的越好越好,成就的是你們——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