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精進

李洪志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
華盛頓DC講法

  (全場起立長時間熱烈鼓掌)

  大家辛苦了!(眾弟子熱烈鼓掌:師父辛苦!)在各個項目中兌現著自己使命的,在各個環境中、在各個階層中兌現著自己的承諾的大法弟子,大家辛苦了!(眾弟子熱烈鼓掌)

  現在看來你們所講的、所承諾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在實際講真相中發揮了作用、看到了成績,也看到了你們所做的那一切在兌現著你們的使命,真的是了不起。這不只是一時的衝動,也不是一句口號。當初你們發誓要做的,現在正在完成和兌現的最後過程中,所以說大法弟子了不起。無論如何,你們從最邪惡的迫害中走過來了。大家看到了,不管邪惡還存在多久,還是這個邪惡變換著不同的手法,都沒有用。有一點大家都非常清楚,這個世界的歷史能夠走到今天,就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留下來的,這段歷史就是為了成就大法弟子和兌現你們的誓約而存在。當然了,這不只是你們的誓約和你們要兌現自己的承諾,這關係到正法、關係到宇宙無量眾生,這麼大一件事情。你們對自己該做的做好了,三界內那一切也就做好了,師父在正法中的干擾就少了。

  實踐中無論你們經過多少魔難、大家磕磕碰碰,還是互相之間的在配合上時有人心的干擾,不管怎麼樣,你們走過來了。希望在最後過程中,大法弟子儘量的多救人、做的更好,使自己的威德更加偉大。這方面大家不要放鬆,要做的更好。整個這段歷史時期都是給大法弟子留下來的、為了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那麼也就是說人類的舞台是給大法弟子的。別看這個世界上它各行各業按部就班的該做甚麼還在做著甚麼,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都在自己互相之間社會狀態中運作,但是呢,這一切都為了大法而存在。不管歷史的久遠留下了多少人類最後的傳說,不管大法從開創三界以來,人類或明或暗的、或多或少的知道多少人類的最後結果,無論有多少人在現實中形成了甚麼樣的世界觀,其實所有的生命都在等著今天人類的最後展現。我看這一切也都走在最後的尾聲中了,只是很多人不敢承認這現實的一步步的展現,在最後的時刻到來之前要救度的眾生還沒有達到數量,大法弟子還有一部份沒跟上來,這就是還不能夠使最後這件事完成的關鍵所在。

  那麼也就是說,在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上不能放鬆,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為那實在是太關鍵、實在是太重要。人類現在不相信這些事情,不久慢慢的人類就會明白了,一切都會逐漸的明朗化。在不久的將來,世人都會知道大法弟子在救人。在這件事情上,一定要做的更好,更加有力度,那麼也就是牽扯到你們互相之間要配合好。如果你們不配合好的話,真的是會被邪惡鑽空子,會受很大損失。在個人修煉上,或者是我們集體的救人項目上都會有損失。

  大家知道,做的不好你們辛辛苦苦搞起來的項目被邪惡給破壞掉,那麼等於前功盡棄。如果你們互相配合不好,那麼你們就不能夠有效的去實施大法弟子應該去做的事。很多時候都是這樣,在有些項目需要大家去做的時候,那麼大家首先就是爭論來爭論去,各執己見,最後不了了之,使大法弟子很多事情就不能夠去做,甚至於做不好。那麼這媄銧N有一些個原因啦。我說大法弟子都了不起,都是不同世界來的王,你們當然都有主見、當然都有能力,但是不能夠每個人在需要配合時都各自做一樣,需要大家去配合共同完成一件事,得大家都來做一件事情。那麼到底怎麼做呢?其實任何一個人的主見都不可能是圓滿的,任何一個人的想法都不可能是最高明的。關鍵事情上只要我們覺的提出問題的人、解決問題的人,或者是我們提出合理化建議的人,他的出發點是好的,做的事情大體上是不錯的,我們就應該去積極的配合。

  那麼有的人說我們也是想能配合的更好才提出不同的看法,他不接受我們就覺的這個事情不好辦。不是這樣的。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正念來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麼好、你人的辦法怎麼高明,修的是你在對待問題時是否用正念。如果一個人出的主意、辦法不夠完善,在負責人的組織下大家可以合理的去討論。如果這件事情不能被接納或者不被接受、你又覺的明明應該那樣去做才會更完善,心奡N開始消極了。其實作為大法弟子,這時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煉、是責任、是應該做好的,你就應該把你覺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夠這樣做,任何事情都一定會做的非常好。

  那麼有人想了,是不是這樣做了,功勞都是他的了?威德都是他的了?不是的。大家知道,我們做事情不是給人看,也不是給項目負責人看,也不是給佛學會的負責人看,對不對?你說你給師父看,師父主體也沒在你跟前。給誰看?給眾神看,師父的法身也在看,無量宇宙的眾生在目不轉睛的在盯著你們的一思一念和你們的思想動態。給誰看?證實法中你們所做的很多了不起的事情都在宇宙的這段歷史中記載著,每個大法弟子一點都不落下。可是如果你要注重常人表面的東西,那你就是執著、你就是人心。不要注重這些,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應該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眾神佩服的了不得,說這個人太了不得!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這是一個方面。作為大法弟子啊,在各個需要配合的事情爭論不下的時候或者是討論無結果的時候,都應該這樣去做,邪惡就再也沒有辦法干擾了。

  再一個想跟大家明確一下除中國大陸外國際上大法弟子的協調問題。以前我沒有明確這件事情是要鍛煉大家走出自己的路來,因為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上界來的王,都得證悟自己對法的所得。那麼從現在的情況看,這段時間已經夠長,經過了十年的歲月,我想應該劃一個句號、告一個段落了。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告訴大家,各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第一負責人,他就是那個項目的代表。包括各地佛學會的第一負責人,他就是這件事情的代表。對他所做的、對他所要求的事情、對他所做的決定,無條件的執行,(熱烈鼓掌)從現在開始。

  無條件的執行,聽懂我說的了?很多時候哪,在問題爭論不下來的時候,只要他一表態,就那麼做了。甚至於有很多事情可以不需要與大家去商量,直接布置,大家去做。為甚麼呢?很多事情以前爭來爭去,我不在這上表態,是因為我有意的鍛煉你們要有自己的思考、成就自己的路。那麼現在這段時間已經夠長了,該有的都有了,狀態也應該過去了。那麼作為總負責人來講,他對師父負責、對佛學會總會負責,有事師父找他、佛學會找他,他只對上一層負責。學員自己修煉狀態也要調整,從現在開始,不要再看負責人而修了。他修的怎麼樣、他領導的怎麼樣,從現在開始,這種話不要再說了,也不要再往他那看了,在這方面開始回來修自己了。現在都這樣做,開始修自己。

  項目第一負責人,不管是哪個項目,各地大法弟子佛學會的負責人,他做甚麼,大家就只管去跟著做。真的有原則性問題嗎?不會的,絕對不會的,這一點我也非常清楚。經過這麼多年的對大法弟子的鍛煉哪,我也看的很清楚,不會有這些方面問題。真的有這些方面問題,那佛學會就會毫不客氣的撤換。但是你們不要想到撤換,很可能不太可能撤換。(弟子笑)鍛煉一個大法弟子的各方面的負責人哪,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經過這麼多年,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自己的獨特的工作方式和大法弟子做事的方式,你們是修煉人,這一點和常人還不完全相同,不完全一樣。十年的時間,已經把他們鍛煉的,我覺的已經很成熟了。我現在把這個狀態一扭轉過來,他們也會做的很好,因為外來的干擾對他們的衝擊很小了,他們會全盤去考慮大法的事,不是把大部份精力放在怎麼樣平衡你們的關係上,而是放在完成好大法的項目上、完成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上。這樣他也放鬆了,會有更多時間做正事。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不把眼睛盯在他們那,都放在自己這,怎麼樣配合好、做好、完成好自己該做的。這個狀態從現在就開始,我在這個會上正式講給你們了,我今天來,就是要講這問題。

  從現在開始就要轉變狀態了,就要這樣做了。這樣做,可能會帶來一個甚麼狀態呢?很多事會很快就做出決定,做起事來會很有力,會很快的完成一件事情。這樣對整個救度眾生也好,證實法中所有要做的各種事情,各個救人項目的運作質量、進程,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所以在這些方面,今後咱們就這麼做。

  因為大法弟子人數太多,像每次法會一樣提條子,我看今天兩小時也提不完,我想哪,在以後你們各個項目有會議的時候我去單獨再講,有針對的解決一些具體問題。我剛才講的事情,如果大家有異議,我想你也可以通過不同方式轉達你的意見。但是我想,大家都是為了「助師正法」來的——這是你們的話,你真的要助師正法嗎?「師父說甚麼我們就做甚麼」、「師父要甚麼我們就做甚麼」,那麼我告訴你:這就是我要的!(熱烈鼓掌)

  講到這我就順便再說幾句,就說「師父要甚麼我們就做甚麼」。其實有時你們嘴媮羲漁v父要甚麼你們就做甚麼,可是一到具體情況不自覺的還是打折扣。你們總是有你們自己的想法,你們覺的你們的想法切合了你們的實際、切合你們的情況,其實不是。你們別忘了,今天的歷史是為了正法留下來的,也是給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成就自己用的,不是人的想法那麼簡單。再有哪,也有一些人總是想:師父要,我們就做,但是我要做的更好一點——把師父要的還是又給變了。總是有一些人心在起作用,也會起到一些干擾的作用。

  還有神韻賣票的事情,我說我們現在要做主流社會,打開主流社會才能把全社會打開,才能把影響搞大,才能有更多的觀眾,才有更多被救度的眾生來。那有人就提這個意見、那個意見,還有的人說票價太貴,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你比如說,神韻的一個團現在美國西部正在演出,基本上是按照主流社會的票價在做。開始賣票時人很少,它有幾方面原因,一個是七、八月份人都在度假,學生在放假,很多主流社會的人一家子都去了海邊的,有的在遊船上,也有的在不同環境中聚會、會朋友,反正是都在忙這些事情,很少人留在當地,來看秀的人就少,這是問題的實質。你現在去做低檔秀,照樣也沒太多人來,這才是問題的實質。

  有一點你們要明白,我要做的這件事情可不是你們討論行不行的;我說這麼做了,你們只管去做,因為我一旦決定了甚麼,不是簡單一句話,決不是簡單的做法,我是要變動許多東西,神都在隨著這麼做。正法中很多東西變化,你的心媢L不去,你老想把它改了,一改就糟糕,動一點就糟糕。你不是說師父要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嗎?(弟子笑)怎麼對師父要怎麼做也有想法?真的不行師父負責!行不行做起來試試看。很多人身在西方社會,實質並沒有真正了解這個社會。就是要轉變黨文化中形成的觀念,多了解國際上人類的正常生活狀態,不要老是用人心擋著。真的是按照師父要的那樣去做的時候不對路也不行,你說師父要你去做主流社會,你還是去那些個不是主流社會的地方去做,當然做不成,你當然也不是真正配合了。師父讓做主流社會,那你們就用正念在主流社會做,就一定會成。

  當然了我剛才只是舉個例子說明問題。很多事情大家是有不太明白的,從不會到會的過程不要太長。師父怎麼做你們怎麼做,這可不是說說那麼簡單。你們在其它項目中要怎麼做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去爭論也好、提出不同的意見也好,但是師父要做的事情你們可不能討論行不行,你只能討論你們怎麼樣去把它做好,這一定要明白。

  好長時間沒有開法會了,沒有大型法會,所以各地學員湊在一起的機會也不多。我聽說今天稿件質量比較高、大家也覺的法會開的挺好,也不是那麼簡單,其實是大法弟子鍛煉的越來越成熟了,很多事情在法理上越來越明確了,所以你們在修煉狀態上肯定會有不同的表現。在今後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上,會越來表現的越好,整體狀態也會越來越好,這也是肯定的。如果我剛才講的這些大家都能跟上來,各地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也會發生轉變;各地主要負責人和項目主要負責人今後對他們所要做的事情也不需不必要的討論了,不需要質疑,只有去做,因為師父的法身與眾神在管。

  對主要負責人質疑其實也是對項目本身質疑。為甚麼呢?比如說,我拿新唐人來說,大家知道新唐人總負責人是誰,如果說新唐人總負責人有問題、你們對他有質疑呀,如何如何不行呀,把他換掉,我告訴大家,新唐人電視台從開始到現在所有做的一切就全都抹掉了,在其項目中參與證實法救眾生所做的一切都等於白做,沒有了。這項目不存在,你們在堶惟狾鳥藆萿澈翹w也好、做的那些事情都不算了,就這麼大一件事情。那是不是總負責人他怎麼主持這麼大的事情?他是不是修的特別好?不一定。是因為他是這個項目的牽頭人,這個項目就是他,而大家只是在這個開拓的項目中在證實法、在做自己事情、把自己事情做好。就像你在常人社會的公司堶袚珙O一樣的,那公司老闆不會因為你而有甚麼威德,但是你會在那堳堨艀菑v的威德。

  作為這個項目總負責人,他自己修的好不好也很關鍵。他修不好了,那麼就會影響到整個項目停滯不前、困難很多,所以這也很關鍵。但是哪,佛學會對他負責,師父有甚麼問題要找他,這點你們不用管。但是作為主要負責人來講,各個項目其實都是那麼回事。你們不能夠把自己參與其中這十多年的修煉一筆抹煞了、重換人、從新再來,沒有那個時間、沒有那個機會,大家的威德、創建的威德、證實法中的成就、所有在救度眾生中開拓的那一切不能夠抹煞,所以你們不要再想著這些事情,甚麼換掉誰啊、如果負責人不行了怎麼樣。真的一動,那就牽扯的東西太大了,從頭到尾所有的這一切都等於白做了。但是哪,他如果作為主要負責人來講,他真的沒做好,真的不行,那師父會有另外的辦法去做的,真換掉誰,也會使眾神配合,從新把它平衡好,不失去大家的威德。但是那個東西不能隨便動,主要負責人是絕對不能隨便動的。如果他沒有那麼大的錯誤,他沒有走向反面,那絕對是不能動的。

  我今天把它講出來,我剛才舉個新唐人的例子,只是舉個例子,其它所有項目都是一樣。你們不要老是修負責人,從現在開始不要老是看負責人順不順眼。在常人社會你要看老闆不順眼,他就趕你走了。我為甚麼這麼多年就不動這些負責人?第一我在鍛煉他們,第二他在這個項目上是非常關鍵的,這個人一動這個項目就沒了,你不管你再建甚麼都是新的、從新來,大法弟子在這上做的也都是空白,沒有了,就這麼關鍵。珍惜你們做的那一切也是珍惜你們自己!記住師父說的話!(鼓掌)

  我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熱烈鼓掌)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作為我們各個項目的其他不是主要負責人、互相之間的配合上來講,從現在開始大家一定要配合好,按照現在正法進程的需要。希望大家做的更好。你們了不起,從最嚴酷、最邪惡的環境中走過來,而且一路在證實著法、講著真相,一路在救人,走到今天。你們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威德有多大,但是這宇宙的眾生已經不敢輕看你們了。

  謝謝大家!(全場再起立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