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頓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六日,美國紐約

  都知道師父經常在紐約這邊,所以一開紐約的法會啊,來的人就比較多。大法弟子在證實法的這條路上,每個人都在力所能及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因為你們現在做的事和你們的修煉是息息相關的,這就是在修煉。你們修煉的形式就是在常人社會中修,不同階層、不同職業都能夠修煉,而且身在不同的社會、利用不同的職業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中證實著法、救度著眾生,都在利用著現在的這種社會形式修煉著。

  其實這種修煉形式,它不只是一個鬆散的、簡簡單單的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師父也告訴了你們大道無形,從形式上已經與過去的修煉不同了,其實這一點大家已經都明白了。地球已經成為宇宙正法的焦點,如果是這樣的話呢,這堛漸糽R,甚至於這個世界上存在的許許多多事物,都不可能是簡簡單單的了。實際上救度眾生也好、證實法也好,包括你個人修煉,那涵義就非常的大了。生命確實已不是簡單的原來的地上人,多數是高層來的,那麼在常人社會中的許多事情,就包括常人社會的許多事物的表現形式,其實也都不是簡單的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想想,你們在每一個行業中,每一個社會角落中,每一個社會的階層中修煉,就都會包含著更大的涵義在堶情C那麼個人的修煉就只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必備基礎了,助師與救度眾生、證實法才是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才能兌現史前的誓約。上一次洛杉磯講法我也講了關於這方面的事情,大家可以上網看一看。

  不管怎麼樣吧,作為修煉的人,你們既然知道自己現在在社會中所做的這一切,甚至於包括你的個人生活,都在修煉範圍之內,那大家就更應該嚴肅的對待你們身邊所發生的一切,更嚴肅的對待你們這種沒有形式的這種形式的修煉。過去我告訴大家,我說要做好三件事,發正念、學好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講真相大家積極的、努力的在做,當然也有一部份學員表現的比較鬆懈一些、比較不太精進,總覺的好像是在做事。其實不是,這是修煉的形式不同。既然修煉的路要這樣走了,這又是創世後真正人能修煉回天的路,過去無論甚麼修法都是修副元神,主元神百年後還在人世中輪迴轉生,而且各種修法與信仰只是神在人中補充人類認識神與修行的文化。這是第一次人的機會,也是創世的目地,特別是芸芸眾生無量無計,你能成為這大法的一名弟子,為甚麼不走好?按照大法的要求,完成自己史前的誓約。證實法、救眾生中呢,這麼看上去和在常人社會中的事很相似,可是你卻是真正的在修煉。這與常人做事情的目地不同,常人要獲取的東西和你是決對不同的。修煉人要達到自己境界的提高、兌現誓約、最終達到圓滿,這個目地是決對不同的。

  我也講過,任何一種社會形式其實都能拿來修煉。我當初如果不是把這種修煉形式鋪到整個社會的各個行業、各種社會形態當中去,只利用一種形式或者以過去的宗教形式來修煉,那就是單一的走了一條路,只能出家了,修煉上也有了形式,這容不了宇宙大法與宇宙正法的洪大要求。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大家想想,世界各個角落的眾生怎麼救?大法也不會很快就傳遍世界,正法是有時間限制的。大法弟子怎麼樣能夠利用好這個形式,這就是走好修煉路的問題。大道無形,各種環境都是給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煉場地,都能夠修煉。你們今天的修煉不是過去哪個覺者給人留下的文化中那種小道的修煉,是把全人類社會整個鋪開了叫你們每個人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修。雖然方便了,但是除了精進之外,每個人互相之間甚至於都很難參照。這是大法為你們開創的,也是前所未有的,這條路就得你自己走出來。承擔的責任是巨大的,表現形式卻是最平常的。過去修煉人總是有一個修煉形式,進山修行,出家,剃了頭當和尚,到了基督教、天主教中做修道士與修女、做道士,全民宗教也有嚴格的管制形式。這些都不能作為大法弟子的修煉方式。大法弟子的修煉方式是無形的,常人社會中的一切都成為了你的修煉形式。每個人的路還都不同。你們的工作不同、你們的生活環境不同,你們各自的家庭不同,你們各自所處在的社會階層和碰到的事情都不同。其實還不只這些,如果這背後引申的內涵要是非常的大,那麼承擔的責任也非常的大。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承擔著一個巨大的宇宙體系的責任,要救度這麼大一個體系中的無量眾生,不止是責任重大,路要走正就非常關鍵,能被救度的生命在正法中就會被善解、被純淨、歸正,能夠留下的各種形態的物體淨化中去其糟粕、留下純正,這是整個宇宙正法中的要求。實際上你們在修煉中也是在主動的這樣做。這不同尋常的修煉方式與責任,這巨大的法與宇宙正法,對大法弟子來說這意味著甚麼?這是多麼偉大的責任,這也是你史前結下的聖緣,這是在成就一個偉大生命的未來聖德,不做好能行嗎?其實你們將來修煉圓滿了,那果位的層次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對修煉的要求也就高。而這種高要求,沒有任何外在形式的約束,而且管理是鬆散在常人社會中的,只有法。

  鬆散在常人社會中,大家想想,這看上去是放鬆的,實際上對實修中正念正行的標準要求是很嚴的,就看你對法實修真修的意志。在這個世俗中全靠你自己走正,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怎麼樣能從常人中走出來。常人所追求的,常人想得到的,常人所做的、所說的、所行的,對你來講,那都是要修下去的。因為還要在常人中修到圓滿,所以就得做到有而無心、做而不執著。反過來講,常人做的這一切也都是給你提供的修煉環境。你們走的就是這樣一條路。在這條路上最容易出現的問題就是放鬆自己,混到常人中去,特別是在證實法期間,而在壓力面前、在各種困難面前就更容易灰心喪氣。當然你們畢竟是有誓約在先的大法弟子,你們的生命畢竟是與大法同在的。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目前大家總體上做的都非常好。當然修煉也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不行的肯定是在這過程中要淘去了,這也是正常的。大法弟子整體上是非常好的,大家都在往前走,多數都走過來了。當然也有掉隊的,再從新跟上來的也有,這也是正常的。這就是這個修煉過程中表現出來的。只要這件事沒有做到最後一步,對修煉的人、對眾生,那都是機會。

  所以我說呢,別看這種鬆散的修煉方式看上去沒有條令、沒有戒律、沒有規章制度、沒有人約束你,可是要求卻非常高,因為你得自己約束你自己,你得自己達到標準。正因為責任大、修的高,人類社會又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魔來直接給你製造甚麼麻煩,所以舊勢力才造了一個中共邪黨來,迫害中看你還修不修,闖過去就承認你,闖不過去那是你不行。我當然不承認這些,但是它們是這樣幹的,也真的使一些人沒了正念、上了圈套。

  再就是在你們現實生活中表現出來的困難,在現實社會中的人心在利益的誘惑和觸動下,給你製造和提供修煉機會。這個實際上是最難的。過去沒有人敢這麼修,就是因為這個問題。想修煉了就出家,避開世俗,沒有世俗的干擾他就清淨了。碰不到那些麻煩的事情,也碰不到在現實社會利益中觸及人心的事情。那麼對修煉者來講,不管他修的是誰,總體上來講,在層次上他就有了侷限性、修不高,因為他是有條件的,避開了惡劣的環境,避開了矛盾。而你們是直接面對這些矛盾,直接面對觸及人心的社會現實,直接面對個人的利益和人心執著的各種問題。在人世間修煉,可以說這是最大的難度了,沒有比這更難的修煉方式了。

  大家聽好了,過去人說這麼難修、那麼難修,修了幾十年、一輩子,修幾世。其實他時間的拖長是因為他沒有直接的誘惑,沒有那麼大的苦。你們現在這種修煉,看不到修煉形式上的要求約束,但是在現實的社會中修煉,對人來講那真的是方方面面都存在著誘惑,時時事事都存在著你行和不行,所以我說能夠走下來才是真的了不起。歷史上還從來沒有這樣修過的,也沒有人敢走這條路,也沒有神敢叫人走這條路,而且是在亂世中,又加上邪惡的迫害、恐怖形勢的壓力。

  為甚麼我說大法弟子圓滿的要求高啊?承擔的責任大呀?實際上就是這樣。再加上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很多學員還完全處在迷的狀態中。有的學員處在一定成度上、在不同狀態中或視覺上能接觸到一些另外空間的情況。每個學員的路不同,情況也不同。其實你知道多少都太少,宇宙在正法中的壯觀景象和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修煉時身體變化的那種壯觀,這些還很難看到。這迷的本身對學員構成了很大的難度。你在宗教中修煉,你在任何避開世俗的那種修煉中,它都不像今天大法弟子這種修煉方式,他們都能夠在不同成度上給他們打開一些能力,都會用神通的本身促使人精進。可是由於邪惡的舊勢力干擾使大法弟子在這方面處在最嚴格的狀態下,很多學員看不到自己的變化,看不到自己所做的這一切的成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對自己還要嚴格的要求,還要走好這條路。特別是在這場中共邪惡的迫害下,你們能夠走出來證實法;在面對壓力、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在許多世人不了解真相、受矇蔽,面對世人各種說法的壓力下,還能夠精進,這個人了得嗎?真的了不得。誰能在這樣環境下修煉他就應該圓滿,就是應該有大果位,因為這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巨難,從來都沒有人敢走這條路。(鼓掌)

  在人類社會中出現的任何重要事情都不會是偶然的。人想幹甚麼,看上去表面這個人幹了甚麼,其實都不是他幹的。如果沒有神在背後的因素,人是甚麼都幹不來的。就包括當今在社會上存在的任何事物,比如世界上的各大公司能夠做大,人類在科學研究領域能夠造出甚麼東西來,社會的存在方式,人的生活狀態,這都不是簡簡單單的。特別是能夠左右一個社會形式的事件,背後都有神的因素在。當然我過去也跟大家講過了,我說人類社會很多事情它的出現都是與正法有著直接關係。大家冷靜的想想,每個民族的出現,整個世界上每件事情的出現,甚至於當今的人類的政治力量的平衡、各種事物的糾纏,都與今天正法有著直接關係,都與大法弟子證實法有直接關係。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揭露中共邪黨的邪惡迫害卻有人不願意聽,甚至於抱著中共邪黨灌輸給他的東西當說辭。其實這都不是偶然的。大家想想,那些邪惡的東西,它不也是因為有宇宙中那些舊的勢力操控嗎?那些舊的勢力不是想用它們的理念、它們的認識在操控正法與大法弟子的修煉嗎?因為正法中涉及到宇宙的每一個生命,也包括舊勢力,那些不純的、不夠純的能理解嗎?高層生命的一個想法就會對下界起作用。一個常人有一個想法對別人沒有關係,但是對自己卻起作用,只是大小而已。高層生命的一念在其所在宇宙範圍的眾生就會起作用。更大的高層生命它的一念就會使巨大的一個宇宙範圍起作用。當然它們不會直接對下界眾生幹壞事,但是它的一念正符合了下界中爛鬼的意願,爛鬼們有了後盾才敢如此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那麼在正法中,它們想要維持這場迫害的形勢、想要麻痺世人、不叫人去關心法輪功被迫害,那很容易。想叫人不去接觸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它們維持這場迫害的目地是所謂的考驗大法弟子,必須持續維持這個邪惡的恐怖氣氛,因為大法弟子中還有一部份不爭氣、修的不夠好的,還有一部份陸續的在走出來,還有一部份眾生還沒有得救。就是因為學員的這些不足被它們抓到了把柄,才使得它們敢於妄為。用它們的話講,它們為正法不惜犧牲它們的命,實質是為了達到它們的目地不惜一切,所以就給正法造成了很大的困難,甚至於左右了正法。

  那麼也就是說呢,你們在救度眾生、證實法中所碰到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哪怕是一件小事、一個人的一個想法,你在講清真相的時候碰到的各種各樣不同的人、事,都不是簡簡單單的,可是你們只有抱著慈悲的心去做才行。對常人的態度誤解不要計較,只為救人、救眾生,我想那個效果就能改變一切。講真相中你的心要是被常人心帶動了,就甚麼也做不了了。講真相中常人聽信了中共邪黨早期在媒體上的造謠宣傳,對大法弟子有誤解,對你兇,或者不願意聽你講,這個時候你的情緒要被他帶動了、憤憤不平、不高興,甚至不太理性,那你這個真相就講不了了,人也救不了了。實際上邪惡也在利用著常人對大法弟子的誤解不斷的在思想上加大抵觸。如果你正念很強,邪惡就會被解體。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講的時候就是能量在往外發放,就會解體那些邪惡的東西,另外空間堛漕葩c就不敢再靠近與控制人。那麼這個時候對人講道理他就會聽了,你就會破除他被中共邪黨灌輸的那些個謊言,就會把他的心結打開。

  因為洛杉磯剛剛講完法,今天又剛剛上網發表,所以我今天不多講。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要跟大家說。很多神在我耳邊講:你們大法弟子不能被說,一說就炸,說也不能說怎麼行,不能被人說怎麼修,這叫甚麼修煉人,等等等等。以前我知道各種干擾很多,面對迫害中要做的事還不成熟。為了叫你們做好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我一直不講這方面的法,我也沒有對你們重點說這方面的情況。目前這方面的表現很突出了,這方面是得注意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啊,大家知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正受到損失的時候修煉人都付之一笑,這是你們應有的狀態和必須做到的,因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標準來要求你,所以你們必須得做到這樣。

  在這幾年中,大家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功德無量,可是也確實有許多學員養成了這樣一個習慣,每天雖然也在看法、也在讀法,可在這方面很多人不但沒有太多的改進,我發現有許多人那個東西還在擴大,個別人已經到了根本就不能碰的成度了,稍微聽到一點不中聽的馬上就受不了,一碰到個人執著就炸了,那個東西已經很頑固、很大了。不能被人說,不能被人批評,哪怕做錯了都不能被人說,這怎麼能行啊?這哪是修煉人哪?你就是在做大法的事、救人的事也得是修煉人做,不能是常人做。甚至於有些人一做錯了,別人哪怕是善意的提出來,他都要開脫。一有錯就解釋,瞪著眼睛撒謊,甚至錯就解釋、找客觀原因。這種常人都不如的狀態,還是大法弟子的行為嗎?修煉人得接受別人批評,在書堶惜]講過,還有的學員繞著彎的推責任,一有問題了,不是這個方面的原因,就是那方面的原因,實在沒原因了那就編一個,(眾笑)「你們不知道啊,那當時是甚麼情況啊」,怎麼怎麼樣。(眾笑)這還算是比較好一點的,那個嚴重的就是一點也不能碰了。一有這事時你們知道神怎麼看你們的?舊勢力馬上就記住你了,你這次的表現被它們抓住了把柄,那你就等著麻煩吧。由於在這方面心性不到位,會造成大麻煩,注意吧。

  我上次講法時說,既然師父講了這件事情了,你們回去就會碰的到,有人一出這個會場的門就碰到了。矛盾來的時候可不會給你一個準備時間,都是在你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情況下來了。不會有人告訴你我是來考驗你的,我是為提高你心性來給你提出批評的。其實矛盾的對方自己也不清楚,是相互在過心性關。師父現在講完法,看你們能不能做的到。沒有思想準備,沒有前奏,沒有預先的警告,都是突然間出現的矛盾,跟常人出現的矛盾是一模一樣的。當然啦,今天我提出這個問題,我說這件事情希望大家回去在這方面修一修吧。任何事情養成的習慣就是物質的生成。在另外空間有那種物質,在這個空間堣~會出現這個狀態。那個東西就像埋個地雷,你碰它它就炸,所以那個地雷不拿走就不行。從現在開始,無論哪個地區的,無論是誰,只要是你修大法的,這個實質的東西我都給摘掉。(鼓掌)

  實質的東西摘掉,但是養成的習性你們得自己去。久而久之養成的習慣,這種習慣來源於不同的執著。有對愛面子心的執著,叫人說了覺的不好意思,就會在這方面觸動不能被說的心。也有的人覺的自己是項目負責人不能叫人說。也有人在哪方面有特長不叫人說。也有人對別人有不好的看法因此不能叫人說,等等方方面面啦。不能被人說來源於不同的執著。不管是甚麼樣,大家都是大法弟子,不管你承擔的是甚麼責任,你都是個修煉者,師父對你的修煉負責。你和所有的修煉者都一樣,在修自己,要最後走向圓滿,對你的修煉也得負責任。也許今天一出門就有人會碰到語言的衝撞,那個時候看看誰一碰就炸。(笑)(眾笑)

  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鼓掌)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笑)(眾笑,鼓掌)咱們今天就說到這兒。東西我可以給你們統統都拿下去,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鼓掌)

  早期我就發覺這個問題了,但一直沒講。為甚麼沒講呢?因為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面對中共邪黨的各種干擾、利用整個一部國家的宣傳機器,幾千種類報紙、幾百個中共邪黨控制的電台電視台同時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利用特務從中搗鬼,各種陰謀都施展了,報導的全是造謠和謊言。而且在全世界的民眾都被毒害了的情況下,大法弟子要面對七十億人去講真相,沒有正念中堅忍不拔的意志,挽救眾生與證實法是做不了的,所以這幾年不管那些神怎麼說,我就是不講這個法。大法弟子都很善良,人一說甚麼自己就不說話了,邪惡造謠自己也不說話了,這樣對講清真相救人不利、對揭露邪惡就更不利,所以我就不講這個法。就是因為這個問題我一直沒在這方面重說。我現在說是因為不會影響你們做事了,面對邪惡,目前大法弟子都成熟了,講真相也不會再受到影響了,大家都理智了、清醒了,經過這幾年大家也知道怎麼做了,我現在講就不會給大家講真相造成不利的因素了。那麼從現在開始,大家在這方面就得注意修了。

  上次洛杉磯法會之後我也告訴大家,我說你們回去就會碰到。我親自看到的就好幾起。(眾笑)那是來的還很兇猛。可是看上去很兇猛,實際上也沒說甚麼,有幾個學員馬上就炸了,就不幹了,馬上就跟人吵吵起來了,完全不是一個修煉人的狀態了。當然不是說大家修的不好,我剛才已經講了,不是你們的責任,是師父為了叫你們講真相,在這方面沒有動它。那個時候如果動的話,要是在講真相中表現的很弱,力度就會小。但是現在看來養成的習慣還是真難去哪。實質的東西雖然沒有了,可是一碰還是不行。我碰到幾起,我就對他們講,我說洛杉磯法會你去了沒有?我沒說第二句他就明白了:哎,錯了,師父,我錯了。(眾笑)那是,畢竟是修煉人,認識到了他就會改,誰都想做好,只是那個矛盾來的時候它是突然間出現。哪有說來了矛盾了,你準備好了沒有?也沒有這種事,就是突然間出現。當然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雖然沒有實質的東西了,養成的習慣、有些東西使人張口就出來,已經成習慣了,要去也不是容易的,但是一定得去。

  我知道,在這個過程中,也許有的人一出門就做不好,但是不要灰心。師父知道你修煉過程中,終究最後會做好,這是修煉過程中的事情,但是你自己不能夠放鬆。你說我慢慢來,那不行!作為修煉人來講你是要精進的,你要第一次做好最好,越做越好才行。從現在開始,特別是在大法弟子互相協調做甚麼事情的時候,你們必須得特別注意了。修煉中我甚麼不該有的東西都沒給你們留下,就唯獨留下了這點東西,當時因為不能影響講真相,沒給你們動。其實早期講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呢,這些話我也在反覆講,因為那個時候我就在想,萬一舊的因素幹出甚麼事來,它們真的要對大法弟子來老一套的話,如果不打好這個基礎,那很多學員就可能走不過來,可能就不修了,可能也就不行了、掉下去了,所以那個時候我是強調的比較多,講的比較多,在心性的修煉這方面我說的是非常多了。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就不再提,特別是這個問題我一直不講了,原因我也跟大家說了,所以從現在開始,大家都得做好。我也看到真的是有人做的挺好,也有的表面上過的去,可是心媢L不去的,心媕Y還在作梗。(笑)(眾笑)嘴上也不說了,表現的也很坦然,可是心媕Y憋著哪,(笑)但是,還算能冷靜啦。那已經是第一步了,因為面對的大法弟子層次不同,針對不同的煉功人要求也不同,那做的好的給你要求的就更高一點、提高快一點。修煉嘛,就是這樣,那一關設的小,你就只能走一小步,那一關設的大,你就是一個跳躍。

  另外提一點,就是大法弟子在生活方面要注意了。大家看到了,非夫妻之間不正當的兩性關係是人類的罪惡,破壞著家庭,敗壞著人倫。我過去早期就看到了這個問題,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的問題就是亂世時面對常人社會性的誘惑。這個問題對修煉人來講,過去是要求非常嚴格的,無論是哪一種修行看的都很重。過去如果是一個出家人在這方面犯了戒,你就別再修了。如果是哪一個神仙帶弟子在山堶蛂A誰要犯了這個錯,那你就永遠都完了。就這麼嚴肅的一件事情。作為大法弟子,你在大法中修更神聖,可是有的學員卻那麼不注意。不管社會上人世間的理是甚麼樣的、人怎麼看待這個問題,作為修煉的人是高標準、超越人的理來看待這個問題的,是按照神的要求做的。不正當的兩性關係在人這也是犯罪,神不會幹這些骯髒的事,可是修煉的人不是走向神嗎?不是在神的這條路上走嗎?那為甚麼不能夠向神看齊?為甚麼不能夠按照神的要求去做?而且有人屢次在犯?這怎麼行?

  大家知道,我們都知道了,歷史上的預言的最後都是講給今天人聽的。有很多預言中提到過,「最後能剩下的人都是純淨的,身體都是乾淨的。」他們認為保持人的純淨這件事就是最重要的,甚麼都沒有它重要,所以留下的一定是這樣的人,修煉成的一定是這樣的,留在地上的人也一定是這樣的。大家想想,宇宙中的神看到大法弟子幹這種事的時候他們會怎樣對待你?用他們對一個將成為神的人標準要求,你一旦幹了這種事有多麼可怕?一旦誰在這方面做錯了,全天的神都會認為一定要把你打下去的,是決對不能認可、決對不能承認你的,所以你在今後碰到的難,有很多因素是那些神它根本就在往下弄你,你說這給修煉製造了多大的難度?所以它才叫你一犯再犯、屢犯不改,最後在心性的衝突下你會邪悟。開脫自己嘛,不斷的開脫就會邪悟,最後甚至於對大法的理不認同,最後走向反面。好多人邪悟你以為他真的願意邪悟啊?很多是因為哪方面沒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的。所以那些邪惡就專門抓住你這些弱點,就抓住你這些東西不放。一旦它認為這根本就不行了,用它們的標準那根本不能再修煉,它就一定要想辦法把你弄下去,想辦法把你毀掉。當然它也知道,李洪志不會放棄他的弟子、會繼續度他。可是你們知道嗎?它會把他弄到反面去,做對不起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事,成為被邪惡利用的工具。對大法犯下不可饒恕的罪時那怎麼度?它就是想把犯這樣錯誤的弄到那一步上去。真到了那一步就真不能度了,因為你已經無法補償了,那怎麼度?正法是有標準的,大法弟子修煉也是有標準的,在這方面為甚麼不注意?給師父抹黑,給大法弟子抹黑,造成那麼壞的影響。

  還有一個問題,你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嘛,面對不修煉的家人這個問題,一直處理不好。當然還是那句話,冰凍三尺可能非一日之寒,開始沒處理好積怨太深,久而久之造成了一種間隔,好像根本處理不了。這些問題會給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造成困難。是凡出現這些問題的,還是錯在大法弟子,是開始沒做好才使其變成這樣。其實很多事情你能夠協調好、安排好的話,不會耽誤做大法的事情。就是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忽略了這一點。

  大家知道正法、修煉是嚴肅的,誰修誰得正果。親人會因為你的修成而得福報,決不會不修煉的親戚、朋友、父母子女都跟著圓滿。作為個體生命,不修煉他該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你代替不了他,你也承擔不了他。如果他不破壞法,他又不修煉,因為你的圓滿他們會有福報,有的甚至可能去你的世界作為你世界中的眾生,也可能在世上將來得福報,那就看是甚麼緣份了。因為你在這個環境中修煉出來的,親戚啊甚至於祖輩上都會受益的。相反,那些迫害大法弟子、干擾正法的人,因為他,祖宗都會有罪因此會下地獄。家堣H,你能夠叫他修煉那最好,他不能修煉你也得讓他做一個有救的生命,最起碼做一個好人,他才能夠得福報。一些學員開始沒有做好,忽略了這件事情,最大的原因就是認為:他是我的親戚,他是我的父母,他是我的兒女,修大法這是大好事,我說了算,我叫他們都得修,所以說話帶有強制性,或你們一定要聽我的。生命的關鍵時刻別人不能替代,你說了不算。在人世間生活中的事情你可以代替他們,他的事情你甚至於可以說了算,可是真正牽扯到這個生命的關鍵時刻,生命選擇甚麼,可不是那麼簡單了。人不是一生,今生和你是一家人,來生他和別人是一家人,再來生不知道轉生到哪堨h了,只不過是一生的緣份而已,你怎麼能代替了他的生命永遠的選擇呢?只有你真的是抱著救度他的願望,把他視作一個要救度的生命,你看看這件事情就不一樣。就說很多事情對待的方式不同,收到的效果也就不同。

  當然了,還有一些年輕的大法弟子啊,和常人結婚,有的真的是被情拖下去了,變成了常人,比常人還常人;還有的人受到的干擾很大,自己覺的心有餘力不足,又怕影響倆人的關係,大法的事情又怕做不好,也知道影響自己的修煉,弄的最後心力交瘁、不知如何是好。其實冷靜下來想想,這些事情都能解決。既然這部法在人世間這樣傳了,在常人社會中選定了這樣的修煉方式,肯定在常人社會上遇到的一切都能解決,就看你怎麼樣去對待家人,能不能用正念去對待它,能不能用一個修煉人的正念講清楚。如果處理的好,那就會好;處理不好,就相反。

  其實在常人中講真相也是這樣,不管他持甚麼態度,你們都是抱著一個慈悲的心對他,他心靈的深處、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都懂。如果你們敷衍了事,甚至於被常人心帶動了,那一定不會收到好效果的。那麼神聖的事情,決定一個生命未來的事情,怎麼能那麼隨便呢?那麼敷衍呢?怎麼能被常人心帶動呢?其實說是講真相,你不就是在救他嗎?你不是在度人嗎?你沒度了他,還被他拉下去了。那顆心被拽住了是因為有執著。沒有執著,你帶動不了我。我非常理智的、有正念的講真相,效果就不同。

  很多大法弟子不遠萬里來參加這個法會,來的很不容易,因為每個人都有工作,都是利用著週末休息的時間飛來飛去。來了之後也可能有很多話想要跟師父說,也可能有一些疑問想要提出來。因為洛杉磯法會剛剛開完,而且要整理成書,所以太多了真的消化不了,今天就不多講了。因為夏天法會比較多,下次我再講。(鼓掌)

  順便再講一下,講真相這件事情只能力度越來越大,不能夠放鬆,決不能放鬆。如果人類真的出現了預言所說的那樣的事情,將來後悔也來不及。不能對不起眾生,對不起自己在史前立下的誓願。而且這場邪惡的迫害還沒有結束,我們沒有任何理由鬆懈。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其實你不是給別人做,也不是給大法做,當然更不是給我這個師父做。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修煉,因為這個修煉就是這樣一種形式,無形的形。你在社會中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你修煉範圍之內的事,就看你怎麼去對待。面對這場迫害,當然也是你修煉範圍之內的了。所以大家今後怎麼樣走好自己的路,也就是怎麼樣修好自己。對個別出現的一些問題,我不想多講,因為大家也都冷靜了,知道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原因的,我就希望大家能夠正念足一些,修煉中精進一些,不叫邪惡鑽空子,這樣大法弟子就會少遭受損失。特別是在這個時候講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參與講真相救眾生,更多的人來參與各個項目破除邪惡的迫害,那麼少一個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個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丟掉任何一個人,也不想失去、再過早的叫他們走。大法弟子的圓滿是沒有問題的了,但是你早走,也給大法弟子要做的事造成損失,也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目前正需要人手,不要造成損失。我想大家就儘量的做好,正念足一些,避免損失。

  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全場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