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講法答疑

李洪志

  弟子:老師講現在是末法時期,佛、道、神對常人中的事情都不管了,那您為甚麼還要管哪?

  師:因為我是常人中的人,別人都不管了,我要管,這是我自己要做的事情。但是哪,也不是腦袋一熱就能夠做的來的。

  弟子:我丈夫練某某氣功與我修煉法輪大法有無衝突?

  師:你煉你的,他練他的。他想煉大法你就教他,他不想煉,你就煉你的,怕也是執著,不動心就沒有問題。

  弟子:沒有往高層次修煉的思想就是停在祛病健身的層次,請問老師我能不能圓滿?我憑著自己的良心在社會常人中做一個好人,死後元神去何方?

  師:你連想要向高層次上修煉的想法都沒有,你還圓滿甚麼呀?你看,問題是「我沒有往高層次上修煉的思想」,首先就是這樣說的,那你還得甚麼圓滿?下一輩子轉成甚麼可不一定,但是可能積了德了,做了好事。那麼做了好事、積了德、吃了苦了,可能你的德就大,因為你不想煉功也不轉化成功,下一輩子可能就得福報了。

  弟子:學員研究周易對煉功有無影響?

  師:它那個東西只是我們這個銀河系之中的理,不是更大的理。而我們煉的法更大,這個大法夠你研究一輩子的。

  弟子:整容後鼻樑媔騅諵F矽膠這種東西?

  師:沒有關係。我們有的人問了,我做了節育手術了或者我摘除甚麼了,都沒有關係。我告訴你,你那個真體沒有摘除,照樣煉,甚麼都可以修出來的。

  弟子:我每當心堣@想到法輪就打冷戰,這是甚麼原因?

  師:要是有附體可能會出現這個情況。但是在學習班上我們大多數都處理了,只有極少數的思想還沒變過來的不堅定想修的沒清理。處理時沒有深查。

  弟子:說提幹是命中註定的,那人就不用努力表現了,一切等待命運安排?

  師:法是講給修煉人的,作為一個常人今天就是我告訴你是這麼回事,你都得去爭去鬥,因為你是個常人,你會不相信的,這就是常人。常人他是不相信這回事的。甚至於你的爭、你的鬥都是必然的了。

  弟子:煉功期間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擺動?

  師:不要擺動,不要不由自主的擺動。你實在要擺動你睜開眼睛,它就不擺動了,直到你將來不擺動為止。

  弟子:煉法輪大法時,尤其是煉第二套法輪樁法時,雙手感到抱一團氣,若不是有意識控制會被這團氣把手往堜唌A有時往外推?

  師:這就是法輪在轉,你的感覺就是那個法輪在旋轉的感覺。

  弟子:帶楞嚴咒煉功有沒有影響?

  師:我講了念咒那就是求得那一法門的加持。你們有我的法輪,有我的法身管你,你還念那個幹甚麼?你想腳踩兩隻船?你想摻進別的東西往堶蛂H不就是這個意思嗎?這樣你甚麼也得不到。

  弟子:我經常搬家,您的法身會幫我清理房屋嗎?

  師:真正煉功人走到哪兒都是會幫的。為了搬家清理房屋你甚麼也得不到,我不是來給你清理房子的。

  弟子:在出現景象時收勢會對修煉功法和長功有甚麼影響?

  師:說眼前看到了景象了,煉功停下來對你煉功有啥影響?沒有啥影響。但是我們一般的眼前出現景象時,你最好靜靜的觀察它,一直到這種景象過去還是比較好。一出現你就不看它,好像你就不想要了,那麼可能這個狀態就等於是放棄它,所以我們還是叫你看,但是不要產生任何執著心。

  弟子:找對像算不算執著?

  師:我們很多年輕人都是要找對像成家的,在常人中修的不是叫你當尼姑的,這沒有問題。我們這個法門主要叫你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去修煉。

  弟子:小孩聽課後不能堅持煉功,法輪能否永遠保護他?

  師:不能堅持煉功那就不行了吧,是不是?得堅持煉功。我是來度修煉人的,不是專來保護常人的。

  弟子:我感覺到我身體上的法輪旋轉時,有時不到一圈就改變方向了?有的人還感覺到這個法輪轉了一百多圈才倒過來轉,為甚麼呢?

  師:因為在初期給你調整身體的時候他是不規則的。他是靈體,他知道怎麼給你調,直到給你調好為止。等到身體調整完了,以後完全適應過來了,他就很自然正轉九次反轉九次,但那個時候你就沒有感覺了,不是說永遠有感覺。大家知道你的胃是在蠕動,你知道你的胃在動嗎?它是你的身體一部份的時候、它順應過來的時候,你就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形式了。

  弟子:老師給我們講的法和天機,我們是否可以講給不煉功的人聽?

  師:對普通人,不要輕易給他講的很高,講了他不相信。他如果相信倒是可以講,不然不信的人會破壞大法。

  弟子:煉功人是否能夠在去掉執著心的情況下,保持努力爭取盡力而為的行動狀態?

  師:在現有的這個階段上,叫人完全放棄無為,不現實。在你現有的這個階段,儘管我要求你很嚴,你也會在常人中儘量為了個人利益去努一點力,這個原則上沒有問題。但是慢慢的隨著你提高,這些心都得逐漸的放淡。一下子做到我說那個也不現實。再有去掉執著心,保持努力爭取,你要保持的本身不就是執著嗎?你提的問題很矛盾。

  弟子:用您的照片我已把佛像、經書以及佛龕都開光了,但佛像的法身是否是您的法身?現在是否上香?

  師:原則上我不做這些事情,常人我們也不管。修煉的人你不太相信將來就更難啦。

  弟子:一煉功就渾身出汗,這種現象好嗎?

  師:那當然好哇。出汗本身也是在排泄不好的東西,說明你身體熱了。人有病身體是涼的。說明你煉的不錯。

  弟子:一個大德之士是否必須有許多人的墮落、損德,才能積大德?

  師:一個大德之士他自己能夠有大忍之心,他自己能吃苦中之苦,這與別人有甚麼關係呀?!至於說他能夠修多高層次,必須得有別人損德,不是這麼回事。在修煉過程當中,人就是這樣的找你還業,你除非脫離這個環境去修,那也要換一種方式還業,雖然這樣,可是那修的也不是你,你在這個環境當中去修它是必然的。人哪,他必然會招惹你的,就像你在常人中一定會造業一樣。

  弟子:一天煉功幾次為好?

  師:有時間多煉,沒時間少煉,幾次都可以。初期儘量多煉比較好。你煉是加強這個機,而你真正的長功和身體變化、功能加強都是我們給你下的那種機制在起作用,你煉是加強機能。

  弟子:在常人社會中總要產生各種思想,思考各種問題會使法輪變形嗎?

  師:這不會變形,正常工作和一般思考在修煉過程中是正常的。你老是思考個人利益,別人怎麼招惹不了你這些問題,心和常人一樣那怎麼提高?就會影響你的提高。

  弟子:靜坐時耳朵響,頭腦中變成一片空白?

  師:這是個好事,就是你的雜念都沒有了,這很好。但是必須得知道自己是在煉功。

  弟子:出功時是否修到以主意識為主?

  師:不是這麼認識的。副意識也跟著煉功,也得功。但是將來他一直就是作為副意識存在,你永遠是主體。

  弟子:我煉功時有點昏迷?

  師:有點昏迷就睜開眼睛煉,不要再迷迷糊糊的煉了。

  弟子:仰臥時做四個抱輪動作可否?

  師:不要這樣,我也沒有教你這樣。有的人好像是覺的這樣煉功舒服、不累,那哪行啊?煉功那點苦還吃不了嗎?

  弟子:我以前煉坐功時常出現景物,由於下意識封閉再不出了?

  師:不要管它,不要執著它。那是以前的事情了,將來煉功出現甚麼情況都隨其自然。只要不執著,看到本來是好事。

  弟子:這次沒參加班,自己經常看書學習能不能有甚麼效果?

  師:沒參加班自己學習,真正能夠按照書中要求煉功人的心性去修煉,同樣能得到明顯效果。

  弟子:佛家最低果位是甚麼?

  師:佛家最低的果位就是羅漢。因為再低就沒有果位了,不得正果了,就跳不出三界。

  弟子:凡是煉法輪大法者只要功夫達到即可達到佛體修煉嗎?

  師:大法無邊,佛法無邊,全憑你那顆心去修。修到出世間法時就開始佛體修煉了。

  弟子:副意識和主意識是否不是倆個人?

  師:都是你一個人,叫一個名字,和你同時從娘胎堨X來的,但是卻是兩個意識。

  弟子:我們怎麼傳功傳法?

  師:關於我們法輪大法的學員如何去教功的問題,我們都談到了,你可以去教、去傳。傳正法你是積德、做好事、度人,你可以去傳去講,但是不要用你的話去講,要用老師怎麼講的,我的書中怎麼寫的,按這套方法去做。摻雜進去任何你自己的想法、你自己看到的景象去說,傳的都不是我們法輪大法!你在自己那個層次中,你所認識到的那個理不是個完整的法,我們是結合著很高層次中的理在講,所以你那個東西沒有指導作用。你別看你看到了甚麼,知道了甚麼,它有這樣個問題。再有我們傳功過程中都是屬於義務,做好事,積功德。作為煉功人你求甚麼?不求名利,是不是?我們求的是功德,所以不准任何人收費。不准任何人採用我這種形式傳功。開個座談會,大家在煉功點上互相切磋,這是可以的。因為這個法你是講不了的。有的人說我是當教師的,你那是兩回事情。這個法可有很深很深的內涵的,不同層次中都有不同的指導作用,你是根本無法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