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講法答疑

李洪志

  弟子:對於那種特別好動和很不聽話的孩子,我總是整天嘮叨打罵,這事值得嗎?

  師:我們教育孩子的方法是應該改進一下。你發現罵他也不行,打他也不行,你是應該改進一下方法。我告訴大家他也是個人,你別看他是你兒女,百年之後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他的就得還!我說這個你可能不相信,有人就迷在這個常人中,他就執著這些!逼著孩子上大學,考大學。我告訴你,你欠他的可多了,將來反過來,他也當你的父親,也讓你來這麼一把。這是個方法問題,如果養子不教也是做壞事,也是欠他了。

  弟子:化身、報身是甚麼?

  師:我不給你講這個,是佛教中劃分的名詞。我這媯畢X著人體科學講的,是講的最明白不過了。現在甚麼三魂七魄,這個那個的,我告訴你,他講的太籠統,籠統到甚麼成度?你的心肝、肺腑、大腦、腦子,你的每個血管、細胞都是你的形像。我不知道他指的是甚麼,甚麼三魂七魄指的是甚麼東西。你的前半身有你的形像,後半身有你的形像,你的手腳都是你的形像,你說他指的是甚麼?所以我覺的他們是籠統的,我們這婸〞熙戽M楚了。

  弟子:我煉神通加持法時小腹部位有時一起一伏的動,像過去練別的氣功調息似的?

  師:對。會這樣的,就這樣煉功不要管它,是一種狀態。大法初期調息也是自動的。

  弟子:煉功後一隻手發熱,一隻手發涼是怎麼回事?

  師:這都是正常反應,在道家中講叫作甚麼陰陽分明,可能這邊熱了,那邊涼了;可能那邊熱了,這邊涼了,這都是正常狀態,各種狀態都會出現。

  弟子:煉法輪大法時,要求舌頂上顎,那麼滿口假牙,上顎被假牙隔住?

  師:沒有關係,別說你假牙,安上鐵牙也沒有關係,鉛板也隔不住,我們煉的是能量。我在北京他們找我做試驗的時候,用手拿那個幾層鉛板封住的X光片,再用幾層黑紙包住,然後去沖洗出來,上面就有我的手印,手拿過的印。也就是說鉛板也隔不住能量的。不是練氣,練氣有怕這個怕那個的。有人說怕不怕風啊,十級大風你能站的住,你煉吧,啥也不丟的。能量是不丟的,氣才丟的。

  弟子:打坐時腿不疼不起作用嗎?

  師:也不見得,我們這一門不是專門從這上消業。我們走的是在常人社會中魔煉你的心性。當然了,身體上也要承受一部份,這個問題我已經講過了,不是完全靠禪定修煉。

  弟子:六歲以下小孩無意中看到法輪章中的景象後,天目是否會開?

  師:無意中看到,可他開了也不知道。小孩往往開天目之後,他自己不注意的,看到東西的時候,他認為好像大家都是這樣的,他很天真,他也不當回事。

  弟子:我的孩子學老師的法輪大法,接受老師的思想,沒有好好煉功,法輪還存在嗎?

  師:沒有好好煉功,不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去做,那還算甚麼接受我的思想,我們不是把法輪隨隨便便給一個常人的。不管大人小孩都得按照法輪大法的標準去做的。不過小孩天真,他一旦學了之後,你別看他表面上他沒有好好去煉,可是他的心性在變,法在他心堶惜w經紮下了根了。

  弟子:老師以後不辦班了,我們能見到師父嗎?

  師:不辦班了,我也不是甚麼深山老林出來的,我也不鑽進山。修的好天天能見到,你見不到我也在。

  弟子:我們煉到走出奶白體時會有體感功能嗎?

  師:我都講了,那不是功能。我們絕大多數人在這個學習班上,還沒等來的及體會那奶白體狀態就過去了。我實際上是把你拔起來,又推了你一程。這一段你自己煉,你得煉一生。我們在八天的時間給你做完了,那個層次突破的你還沒體察它已經過去了。

  弟子:我煉靜功時,我眼睛一閉想看到自身經絡運行景象,這與法輪大法有不妥?

  師:你看到了就是你天目開了,這是正常的。

  弟子:我和新生嬰兒在同一室,咱們的大法打出的法輪的能量和我身上的氣機對新生嬰兒天目有影響嗎?

  師:你不要執著於這些,小孩、新生嬰兒你隨其自然去吧。該得的就得,不該得的就不該得。小孩的天目一般都是開的。

  弟子:我馬上去香港,您的法身能保護弟子嗎?

  師:你去香港、你去美國,你跑到月球、太陽上去都沒關係,我的法身都能保護。但不要執著,我的法身是為了你修煉才管你的。

  弟子:自古修仙修佛只有金丹大道一條路,與你說的主元神?

  師:這是你知道的。甚麼金丹大道一條路,自古以來說的,那是常人說的。天上都知道我法輪大法是最好的法,當然還有其它修法,太奧妙了,人怎能了解呢?

  弟子:不論煉哪套功,腦子媮`像有許多氣血在交流,是法輪轉嗎,還是法輪調整大腦?

  師:煉功人他的身體出現各種狀態,數不勝數,成千上萬,不能一樣一樣說這些事情,說不過來,你想煉功你就把它視為好現象,不要管它了。你今天這個狀態明天那個狀態,只管當作好事,其實都是調整身體,但是你那個不穩的心理是甚麼?是不是執著?害怕心理那麼強,你能煉功嗎?你能過的去嗎?這不已經就是給自己設難嗎?出現的執著心怎麼往下消?可能說不定真正的讓你就在這個狀態中去這個心。

  弟子:打坐中的五個手印有沒有名稱?

  師:運動中的手印沒有固定名稱。

  弟子:大蓮花手印是手印之一還是五個手印的全稱?

  師:大蓮花手印只是一個固定的手印。

  弟子:您的功力現在多高?你的講課內容親身經歷過嗎?

  師:我經歷的太多了。我有一丈、十丈、百丈,我連一寸都沒有跟你說出來,不允許你們知道太多。真正的師父都沒有標榜自己的,我們這媔ヰ煽N是這個法,你就照這個法去做。可是,我還告訴你,凡是真正修煉這法的人沒有出現問題的,你只管去修。過去我在貴州班上我講了一句話,人家問我說,老師您有多高?我說你只管去煉吧,我出山以後,我不出山以前也是一樣,沒有能動得了我的。就因為這一句話,當地有個三百多歲的人跟我鬥法,因為他那個妒嫉心嘛,後來他還是完了。你別看他修三百多歲,這個大法傳出來可不是鬧著玩的,誰敢隨便動也不行。他最後知道我是度人的了,但是已經晚了,法不容他。

  弟子:煉功打坐中有時感覺自己變大,有時變小?

  師:這都是好事。人一旦煉功的時候,他的元神就有能量充實他,他就可以變化,擴張起來他就會感覺自己很大。可是你這個肉身並沒有發生變化,變化的是另外的身體,覺的自己很大。但是他又能縮小,變的很小,其實他都是正常的,我不願解釋這些現象。各種狀態多了,成千上萬還不止哪。

  弟子:加持神通時全身發抖或部份發抖能否去煉功?

  師:如果抖的哆哆嗦嗦像害怕的時候,那可能是有甚麼附體的東西,它害怕。如果是正常的身體慢慢悠悠的抖動,可能是能量流衝脈衝的,但是不要隨著它去抖動。

  弟子:有倆人過去跟老學員學法輪大法兩個月,現在煉神通加持法中有氣感,隨著出現各種動作?

  師:那就是魔的干擾,趕快把自發動作放下!人在靜中出現的只要不是法輪大法的動作,當然,我說的是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你要出的不是法輪大法的動作,你趕快把它放掉!大家看見我打大手印,想學,有的人覺的一做也出手印。我告訴你,說不定就是魔干擾你的,我的法身是絕不會教你這些的。特別摻煉別的功的,出現此情況一定是干擾。

  弟子:從跟班以後,有隻耳朵轟的一聲,另一隻耳朵有氣往外衝,後來在睡覺時聽見音樂聲?

  師:那就是天耳開了,就是天耳通,炸開了。

  弟子:主元神和副元神都是身體的一部份,主元神總是要死的,就讓副元神修成不也可以嗎?

  師:行啊,人家歷代就是這麼修的。但是你別煉我法輪大法,煉別的吧。你煉法輪大法你也得不到啊。因為我們這東西就是給主元神的,誰說主元神能死?主元神死不了。不過我說你也真夠大度的,自己死了,讓副元神修。我看這是有附體的寫的問題。

  弟子:聽老學員講全身到處都有法輪轉,我只感到小腹有一個,我也能有那麼多嗎?

  師:夠執著的。法輪多是我在調整他們的身體,給你們的只有一個。但是你們已經相當相當超常了。我告訴大家,你看到你們在聽法,還有許許多多你們看不見的人在這媗左k。告訴你,他們開始都不相信大法的威力,我們這個功怎麼煉的這麼快。我的學員跟我坐火車一起走,一些山堥茠滬袡D人他們看到之後簡直不可思議。他問我這些學員學了多少時間了,我說有的學半年,有的學一年。我說比你們如何?他們說,我們沒有幾個能趕上他們。可是他卻修了幾百年、上千年。你想我給了你甚麼,有人說坐那塊兒就想哭,你能不哭嗎?

  弟子:在煉神通加持法盤坐時一開始腿很疼,修到甚麼時候腿不疼?

  師:修到你的業都沒了。

  弟子:師父給我們下的法輪在小腹部沒有感覺,是不是要多參加幾次學習班才能下好?

  師:有的人就是沒有感覺,有的人特別敏感,就是不一樣。有感覺也好,沒有感覺也好,只要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是人人落不下。你的認識是不對的,自學的真正去修煉都能得到,也不存在下的好不好這種認識。

  弟子:只參加您一個班的學員與多次參加班的學員得的東西是不是一樣?

  師:一樣,一點都不會多給甚麼的。我們很多學員多次跟班不是來得東西的,左一次跟班右一次跟班的。是因為我每次講的他們都有新的認識,人家是來學法、聽法的,他們知道這個法珍貴,不是來得東西的。跟一次得一點、跟一次得一點,說句笑話,這心可夠貪的啊。

  弟子:孩子開天目了怎麼保護?

  師:我們法輪大法的學員,或者是我們學員中的小學員,或者是你帶的孩子也得了法輪了,或者開了天目了,出外面不要跟不修煉的人隨便講,也不要跟學校的同學、老師隨便講,不然你那孩子就不得安寧。

  弟子:在這樣一個世界中待過的人,心靈能一點痕跡不留下,恢復到最初的純潔無瑕嗎?

  師:能,而且能夠超過你原來。當然你要想在常人中一下修的那麼純潔,靠你自己的力量還是不行的。在最後那一瞬間的時候,把你殘留的任何東西、不好的物質全部去掉。那個情是物質存在,因為你自己得去修它,從你思想上改變你自己,讓它不再產生。但最後存留下的一點東西都給你去掉,那個時候你就純淨的非常純淨了。修就是修人的思想,從思想上變過來,你的思想純淨到甚麼成度,那就是果位。在圓滿後,你的思想完全是圓滿那一層思維方法了,不再有人的思維方法了。

  弟子:主元神最後進入哪個身體?另一個身體處於甚麼狀態?

  師:主元神進入哪個身體?你修的那個身體都是你的。另外空間的身體本來就是一體,都是你的一體。當你的肉身被高能量物質轉化以後,就不存在另外空間身體之說了。

  弟子:剛走進少林寺大雄寶殿,小腹部位法輪急速倒轉?

  師:正轉、倒轉都是正常的。不錯的一個地方,很好的一個寺院。當然現在那個修煉的和尚如何我們不講,我們講的是寺院是個很好的寺院。

  弟子:做兩側抱輪時總出現耳鳴?

  師:對。兩側抱輪能夠打開人的耳朵。有人想,那好哇,我就天天煉這個吧。這是執著心!我就不願意給新學員講這些事情,最容易產生對那東西的執著,一執著就會被阻住。

  弟子:我在未煉法輪大法以前在夢中看到自己上天、在天上飛;入地,我看到了,是否我的副元神?

  師:不是。你如果你的意識在天上飛,那就是你主元神離體。你的意識在哪兒,你自己就在哪兒。說我看見了我在天上飛,我在這兒坐著,那就是副意識在飛。

  弟子:我煉靜功半小時後,當時全身發緊,想使勁,然後又抱成一團拼命的煉功,咋回事?

  師:你不用管它,與你以前的那個生命體有關係。你不要管了,只管煉。

  弟子:電焊工在工作時與煙塵、電弧光打交道,它們對身體有沒有影響?

  師:對煉功人沒有關係。

  弟子:第一天煉功,感到一圓形物由外入腹然後慢慢放到臍部,問是不是老師下的法輪?

  師:煉功人不要管這些事情了。各種狀態我不能解釋,不要增加執著心。

  弟子:我買了一本某氣功師的掛曆和一本書,能不能和老師像在一個屋堭儔M看?

  師:不能,修就得專一。就是真正的氣功師,很不錯的氣功師,我告訴你,他也沒能力排除那些邪魔歪道的東西,他就得遷就它們,所以有些功中就帶有這個東西。雖然他本人是修正道的,可是他沒有辦法,管理不了他傳出去的東西。

  弟子:長期在船上工作的人修煉法輪大法能否達到同樣的效果?

  師:一樣。在海上煉功是一樣的,在江上煉功也是一樣的。

  弟子:煉功人吃飯是不是可以湊合著吃飽了,有勁就可以了?

  師:湊合吃?湊合著還是吃飽了。吃飯就吃飽了?還留點幹甚麼?要是困難時期少吃點那沒有關係。你的身體還在世間法中煉,還需要用世間法中的東西供給營養,不然的話,這個身體不就完了嗎?你沒有被高能量物質代替之前,你不吃飯能行嗎?吃好的心堣ㄟ黤菑]沒問題。

  弟子:學法輪大法的可以養小動物嗎?

  師:佛家講不殺不養,可能道家也是這樣講的。但是道家也有一部份有靈物,甚麼養龜呀,但是,極高層次上也收一個、兩個護法,那得挑極其好的。因為這些東西隨著你煉功,層次提高的時候,它容易得靈氣,一得靈氣,它可不講心性,做壞事,就會成魔。

  弟子:我一到晚上一個人閉著眼睛煉功時,知道四周很靜就會覺的很害怕?

  師:跟大家說,我們法輪大法現在是各個空間哪兒都知道。法輪大法在常人社會中傳,有許多各種亂七八糟、各種空間的東西也想看一看,所以它長的奇形怪狀的、甚麼樣的都有。你在那煉功它來看你,你就覺的害怕,毛骨悚然的,可是你記住了有我的法身在,誰也傷不了你,它只是想看一看。為甚麼會毛骨悚然啦?就是因為你的副元神看見了覺的挺害怕,其實甚麼關係也沒有。

  弟子:法輪世界是怎樣的?

  師:你聽說過有極樂世界嗎?法輪世界更美。

  弟子:如果知道自己親人中有業報關係,如何相處?如何還報?如何報恩?

  師:無論如何你也不會知道的。常人這些事情也不允許別人知道的。修煉人圓滿才會知道。但你已經不再執著這些了,人各有命,隨緣吧。

  弟子:如何關心照顧殘疾人?

  師:常人中的事你還來問我幹甚麼呀?你如何照顧你父母也要問我嗎?如何看孩子也要問我嗎?都是常人中的事情。我這是在講法,往高層次中修煉的事情。但是殘疾人太舒服了,就還不了業。下一世可能還會殘疾。

  弟子:上級指令不對時如何對待?

  師:這都是常人中的事情。作為煉功人怎麼做,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任何事情都可能存在著因緣關係。你覺的不對了,可能說不定就是對的。他是領導,人家告訴你怎麼做你就做好。當然叫你殺人放火,叫你幹壞事,你當然不幹。原則問題是不行,但是我們講的原則問題的標準可不一樣。

  弟子:煉功人無意做了錯事,老師的法身知不知道?會不會懲罰他?

  師:當然會知道。如果你修的很好,當時就會點化你,也可能現事現報,把做錯事而產生的業還掉。如果你修的不好可能不懲罰你,一看你也不行呀,你老是這個式的,也不能讓它總是出現現事現報,出現一次報你一次,出現一次報你一次,這麼提高你悟性那還了得嘛,也不允許這麼幹的。

  弟子:如何為我們顯現一下您的法輪和法身?

  師:你還要看甚麼?!那是叫常人看的嗎?!你的心發出這麼不好的執著心,能看見佛的人已經是有果位的人啦。像煉功人提的問題嗎?都看見了悟就不存在了,也不允許修了,你修不了還要毀掉這麼多人嗎?

  弟子:煉神通加持法時有時頭動?

  師:不能動,就是不能動,要自然放鬆。

  弟子:我們煉功場常常有燒樹葉毒煙裊繞是否停止煉功?

  師:公園堭蝨薷郁漭江N掉,這個不影響你煉功,實在太嗆了你就停一停或換個地方,其它的我說沒有問題。

  弟子:日常物品被破壞是造業同時損德,還是只造業不損德?

  師:釋迦牟尼講過萬物皆有靈,其實我們看在另外空間堨籉顗F西都是活的。如果你這個天目達到法眼通的時候,你出門、一開門你就會看到連石頭、牆都會跟你說話、跟你打招呼。但是我告訴你要著眼於大處,堂堂正正的修煉不要執著於這些小事,人有人的生存方式。一個真正修大法的人一天可以消去很多的業。所以業力對修大法的人來說就不那麼可怕了。

  弟子:單手沖灌時有的人肩和手一起上下沖動,整個身體隨著沖動起來?

  師:這是不對的。肩和身體放鬆不動。

  弟子:家中有人練附體的功,勸他,他不聽怎麼辦?

  師:隨其自然,你想主宰誰的思想也主宰不了的,只能勸善。只能勸善,不聽就算。師父會給真修弟子清理環境的。不叫其亂七八糟的東西帶進門。

  弟子:友誼贈送?

  師:友誼贈送那個沒有關係,倆個人好給你點東西是自願的,那有甚麼關係呀。

  弟子:在心塈啎ㄕ簀|人、罵自己也失德嗎?

  師:你罵自己給誰失德,給你自己失德啊?但是作為煉功人你不能罵人,罵你自己也是你動了氣了,那麼就是你沒有忍住,是不是?我們講忍,對小孩子、對自己的孩子也不應該隨意打罵。你管孩子是正當的,小孩子不教育也不行,得教育。教育是個方法的問題,但是你為了管孩子把自己氣的夠嗆,那哪行?管孩子也不能動氣的,你不要真動氣。

  弟子:五六歲的小孩跟我煉功,但他不知法也能往上修嗎?

  師:那就給小孩講一講怎麼當好人,像講故事一樣,說老師怎麼怎麼講的就可以呀。我告訴你說,我們有的小孩在這場媗左漸i明白了,你別以為他聽的不如你。

  弟子:我們修煉人還能從佛教道教書中吸取東西嗎?

  師:絕對不允許,絕對的不允許!那不就亂了套嗎?竄了門了嗎?要不二法門嘛。當然你說你不煉法輪大法,用法輪大法這個法指導我練其它功,當然我講出的這個法對所有的功都有指導作用,都得這樣去重心性修煉的。

  弟子:學習法輪大法的理後應該以甚麼樣的心態生活?

  師:各種文體活動,常人中的事情你願意參加你就參加,不影響功。隨著你煉功不斷深入的時候,這些事情你都會自己看淡,因為修到更高層次時這些也是執著。可是現在我們不能叫你一下都放下,都放下你今天就是佛了,現在你也放不下。人哪,就是因為有情,才有常人的愛好。

  弟子:我煉功時在法輪大法音樂中同時聽到一種有節奏的金鈴聲,這是甚麼?是否是副意識在起作用?

  師:不是。就是另外空間的聲音,多的是,不用管它。

  弟子:在煉功時加入了觀想可以嗎?或以一脈帶百脈協助入靜?

  師:沒有意念,我們是直接在高層次修煉,儘量放下一切有為的意念。你還想加進甚麼東西?亂來嘛,可不允許你把我們這套東西弄亂的。你要加,法輪會變形的。我們講百脈同時通,不搞甚麼一脈帶百脈。

  弟子:世人修煉的目地只是為自己當覺者而不顧別人,是甚麼樣的人?

  師:佛能度人,但是佛不是為了度人而產生的,你以為佛就應該度你嗎?達到自身解脫,羅漢就是這樣修成的。假如你要想有這個普度眾生的願望,那麼你還得接著往上修,你得到了那個層次,你才能夠證悟度化世人的事。說到度化,怎麼度化?你也只能像我這樣去講,這樣去做。說把誰的難都消下去就把你給拿上去,到那個時候你就知道了,你沒等把他拿上去,你就掉下去了,是絕對不允許的。另外也談不上修煉就得顧別人,都是執著。

  弟子:老師出國講課給外國人下不下法輪?

  師:真修誰都下。大法是宇宙的,全世界各國有緣人都能學都能得。

  弟子:中醫醫生是否可以用針灸治病?

  師:當然可以,那是常人中的這個工作。

  弟子:凡是參加學習班的您都給下法輪嗎?

  師:不是。我知道在這媥Е萿漱H,個別的他是不相信的,還有人抱著懷疑態度的。還有聽著挺好,可是最後他還是不能煉的。

  弟子:法輪被老師法身收回後又從新按老師的要求做,還給法輪嗎?

  師:那可真得下決心去做,就像沒學過功的人從頭開始學一樣。

  弟子:法輪大法學員說能借您的法輪給學員調病?說能給您查病?

  師:那是魔心大起,誰可千萬別相信他!凡是這樣講的就不是我法輪大法的弟子,嚴重的破壞大法。我長這麼大不知道甚麼是病?給我查病的人你也得進的了我的場。

  弟子:對無為應該怎麼理解?

  師:就是守住心性不能亂做有為之事,但是看到殺人放火還得管,那是心性問題。

  弟子:我在煉功場上好像有人跟我講話,我也從心婺禰L說話?

  師:我就是講開了一些功修煉也不好修,就是這個原因。他一旦聽到人跟他說話了,看到甚麼東西了,他就把握不住自己了,他就高興起來了,他就跟它溝通起來了,可是他不知道那是不是魔。他不是魔也不是個正法修煉的覺者。他即使是天上來的不是邪的,他也不是得正果的,不然就不會干擾修正法的人。你想一想,你接受了他的東西的時候,你還能不能修煉了?你的東西亂沒亂?你的執著心出沒出來?人出了功能也是不好把握,開了功也不好修,就是這個原因,很難哪!說有多少人能夠修煉出來,我在看、天上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