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

  在座的都是輔導員和骨幹,在法輪大法建設上,特別是在長春法輪大法的建設上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許多煉功點的學員提出了許多問題。我們的輔導員或骨幹對一些問題不好解答或解答不了,這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對法理解的不透。其實我們在傳授班上甚麼都講出來了,只要把法理解透,甚麼都能解答,這是一個原因,並且這是最主要的原因。再一個是學員提出一些具體問題不好解答。因為輔導員直接與學員接觸,有很多具體問題,不太好解答。

  我一直抱著這樣一種態度,法我已經普遍的概括的講出來了,在你自己修煉的問題上就得遵照這個法去做了。要是甚麼都講出來也就沒有你自己修的了,所以我就不能再多講了。再講就等於我把你拿上來了一樣。剩下的就是一些具體問題了。但是有些學員還是要問,就是放心不下。他問不著我,還是要問我們的輔導員或煉功時間較長的老弟子,而輔導員或老弟子沒有親身碰到過的問題也不好解答。

  我為甚麼讓大家在一起集體煉功呢?碰到問題能夠互相切磋,共同探討這些問題也能夠解決。自己一個人煉功遇到問題弄不清,很困惑,而在煉功點上,大家共同探討探討,許多問題都能解決。其實把握住一個問題,就從心性上找,甚麼問題都能解決。但是還有一些具體問題輔導員確實很棘手,針對這些問題我給大家開一次會。這也是長春輔導員們的偏得,其它各地還沒有這樣的機會。這次回來有許多問題要處理,學員們都知道,所以,儘量不打擾我。可能一聲電話鈴就把我干擾的很厲害,所以許多學員連電話都不打,這點我知道。把大家召集來就是給大家解答一些問題。總站送來一些學員的心得體會,還有一些歸納的問題,我都未來的及看,因為我在修改第三本書——《轉法輪》,還有許多事也要處理。

  今天給大家解答問題,主要是為了大家今後工作起來方便。講到這塈睋棜n說一個問題:在座的輔導員們要負起責任來,光負責輔導動作還不行,應當把法理解透,真正掌握。要多看書,多聽錄音,最起碼要比一般學員明白才能真正當好輔導員,對法的理解一定要清楚。學員有甚麼問題,起碼也能作一般性解答,雖然不能說是起指導作用,大體上能說明白。真正往高層次上傳功,那就是度人,就是真正修煉。如果這樣來看,那就和在寺院中或深山老林中專門修煉沒有甚麼區別。

  我們這個法主要開在常人社會中,大部份在常人中修煉。那麼我們要求修煉人,在常人中修煉的表現應該和常人基本一致。說白了,我們一個煉功點的負責人就和寺院中修煉的住持、方丈一樣。我只是作個比喻,沒有人給我們封官許願。我們就是這樣一種修煉形式,你想那還不是一樣嗎?帶好一幫修煉人是功德無量的事;帶不好,我說就是沒有盡到責任。就出於這樣一個目地把大家召集起來。總站的負責人都跟我談過這個問題:是不是再辦一個班?我感覺這個法講的過份明瞭也不利於大家修煉,那就成了常人中的道理,我們不用講常人中如何如何修煉的問題。一會兒我把這些條子上的問題給大家解答一下,剩下的時間大家有甚麼問題再提一提。想探討甚麼知識你別提,涉及到國家政策問題也別提。我們在修煉過程中遇到的比較典型的問題,主要解答這些問題,大家可以提一提。

  我們通知的只是輔導員和工作人員來開會,今後沒有接到通知的人千萬不要帶來。人來多了,有些事情不好辦。因為都是輔導員,本來想講的高一些,具體一些,便於今後輔導員工作。但有的人是新學員才跟了一個班,甚至有的人還沒有進過班,一下子聽這麼高深的東西,很難接受,對他起不到好作用,還容易使他的思想產生抵觸的情緒,就會毀掉這個人。

  輔導員要負起責任來,新學員動作不準確要給他們糾正。有些老學員動作已經不錯了,稍微差那麼一點,就在煉功後告訴他,以免干擾入靜,煉功時就不要打擾他了。新學員一定要輔導,有人問問題還要耐心解釋,我們煉功點的所有學員都有這個責任,要普度眾生。甚麼叫普度眾生?叫眾生得法才是真正普度眾生。人家來問,你還不解釋那能行嗎?

  輔導員煉功一定要專一。對那些不能專一煉功的學員要告訴他、幫助他,實在是不專一,他放不下他那些東西,就勸他離去練別的功,以免干擾我們學員。他若實在不走那也沒有別的辦法,他練也不會得,這是悟性不好。咱們佛家從慈悲出發,說要治他一下那可不行,不嚴重破壞正法不可隨便出手。

  有的人給人看病,或叫別人到我們煉功點上看病,都是破壞大法的。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誰也不准這樣做。如果這樣幹了就不是我的弟子了;如果輔導員這樣做了馬上換人,堅決杜絕這兩種現象。

  輔導員對工作要儘量負起責任來,麻煩的工作也要主動去做。有的輔導員可能年歲大了,對法的理解上差一些,自己感覺好,但說不清,就可以找一些助手協助輔導員工作。本著對法負責,不是你個人的得失,你個人的得失也緊緊和法相連繫。做輔導工作,不要摻進個人的各種念頭,否則都會影響個人和集體修煉。輔導員的動作要儘量準確,儘量要和錄像帶一樣,大體上得一樣。至於說小小不言的差異也難免,要絕對一致都是一個模子套出來的,那可辦不到。基本一致是可以的,但差的太多就不行,特別是輔導員,你教別人就走偏了。

  下面開始解答問題。

  弟子:形神俱滅是一種甚麼狀態?

  師:形神俱滅是一個古老的名詞,我們叫它形神全滅。俱字的發音不好,滅就是散掉了,俱和聚同音,聚就給他合上了,所以我們以後叫形神全滅。當然書上還是寫的形神俱滅,這本書還是屬於過渡時期的讀物。當我們第一本書《法輪功》寫出來時和低層次的氣功有些方面很雷同。第二本書就是《法輪功(修訂本)》,比氣功就高出很多了。我現在正在整理我講過的整個的法,將來寫出來就作為指導我們真修的大法。在新的書堻\多名詞都要糾正過來。

  形,就是指有形的身體,還不只是指我們用肉眼能看到的這個物質空間的身體。各個空間都存在你的身體,都是有形的,都是物質存在,一直到極微觀下都是有身體存在。也就是說有多少空間,人就有多少身體。形神全滅就是指這些身體都不存在了。

  神,就是指人的元神。主元神也好,副元神也好,各種生命體也好,到了形神全滅時,那是非常可怕的!在整個宇宙中沒有比這更可怕的事了,就是全滅了,啥也沒有了。當然,還是有無限微觀物質存在,我講過真空也有物質存在。我們現在的物理學研究只達到中微子這個層次,最小的物質是中微子。離物質的本源物質,離生命最微小的本源物質還差的相當遠、相當遠。在極微觀下的物質,被銷毀到最原始的狀態時,我們就叫形神全滅。因為又回到最原始的狀態了,它就不存在了,就是在很高層次上的大覺者都看不見了。同時沒有思維,完全是散亂的最微觀下的形式,過去在高層次上觸犯了大法才這樣處理。人類的銷毀也是這樣的,因為他已掉到最低層次了,他做壞事就面臨這樣的問題。也就是從宇宙中徹底消除他了,沒有思維,幾乎沒有物質,銷毀到最原始最原始的狀態。

  弟子:男佛女佛的性別是修煉人肉身的性別,還是主元神的性別?

  師:人修煉到出世間法修煉時,已進入到羅漢果位的修煉,就是初果羅漢。那個時候就已經可以說是佛了,其實你已經是佛體修煉了。羅漢分初果羅漢、正果羅漢和大羅漢。每個層次的距離都拉的很大,而大菩薩就可以說是佛陀。達到羅漢果位修煉時開悟,不管男女都顯男身像。你在常人中修煉,但你的肉身性別不變。你的肉身一會兒是男的,一會兒是女的,那成甚麼樣了!在過去有人修煉達到羅漢果位圓滿,圓滿和達到境界還不是一回事。人若只能修到羅漢果位圓滿,再往高他也修不上去了,開始就定了。他一旦開功之後,不管原來是男的還是女的,全都顯男身像。因為他的身體是他修煉出來的佛體,在羅漢果位都顯男體。

  真正的元神,可能是男的或女的。他那個身體,不管是高能量物質轉化的也好,或者是他修成的那個金剛不壞之體也好,還是在涅槃時佛給他的那個佛體也好,都是在羅漢果位顯男身像。到菩薩境界都顯女身像,但是元神的性別不變。到了佛的境界時,他還是帶有身體,只不過這種身體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再高也是帶有身體的,就是不同空間的身體(佛體),到了佛的境界時性別就恢復到主元神的性別,男佛就是男佛,女佛就是女佛了。

  弟子:修本體和佛體的意義?

  師:我們這婸〞漸酷擛O低層次修煉中的一個概括的名詞,是指你各個空間的身體,你的肉體也包括在內。

  弟子:得正法、成正果、視為圓滿,那麼我們修到甚麼成度才是圓滿?

  師:圓滿和我們果位的高低是兩回事情,就是你修到羅漢果位了,你已經是佛體修煉了。過去只有如來才叫佛,現在,佛就比較多了。劃分起來就是如來也管一些佛,那些佛沒有達到如來層次,超過菩薩就叫佛,大菩薩也叫佛,甚至把羅漢、菩薩也稱作佛,因為都是佛家的。所以我告訴大家,你修到羅漢果位就是在佛體修煉中了,就是這個意思。但是,雖然你在佛體上修煉,你可不一定圓滿。人的根基不一樣,承受力也不一樣。有的人可以修到菩薩果位上去,有的人可以修到佛果位上去,有的人可以修到更高,超過如來的果位上去,有的人只能達到羅漢果位。但不管達到哪一層次,都已跳出三界,都算已得到果位了,也就是說你已得到正果了,但不一定圓滿。比如給你安排在菩薩果位上開悟,修成圓滿,若你達到羅漢果位了,可是還未達到你最終修煉的目地,就沒圓滿。就是這樣一層關係。你付出多少,修煉多少,就得到多少。你雖未修煉圓滿,但你已得到果位了。可是你畢竟還是沒有修煉圓滿,還存在一個層次問題,還未達到你修煉的最終目地。

  弟子:返本歸真與得正果的關係?本與真的涵義?

  師:返本歸真和常人中說的返樸歸真是兩回事情。我們講返本歸真就是返回到你先天的本性上去,返回你的本性、你的本質、你的本來面目。你是掉到常人社會中來的,已掩蓋了你的本來面目。在常人社會中顛倒了黑白,顛倒了是非,你需要返回去。歸真是道家的名詞,因為我們修煉的這個東西很大,已超出了佛家本身的範圍,有些是道家的講法。道家修成了,就是真人,也就是修成了佛,他們叫真人,真正的人。

  弟子:我發願永遠修下去,和老師給我們安排的道路是甚麼關係?

  師:你發願永遠修下去,這個永遠也不是絕對的吧,不得正果不圓滿老是修?修得有個目標,修到高層次上去,是根據你自己發的願,再結合著你到底能修多高,師父才給你安排的,都是很科學的。你本來是塊鋼,給你安排是塊鐵,那不行。你能修到菩薩果位上去,給你安排在羅漢果位,這也不行。看的很準的,在那兒一點都沒有看錯。

  弟子:宇宙中有沒有完全一樣的東西?

  師:修煉方法是一個大佛主持一個法門,哪都一樣。但修煉的方法可不一樣,和我們今天這法輪一樣的東西,沒有。但也有一些旋轉的東西,地球還在轉呢,密宗用意念推著一種輪子在轉。這類東西還有,長春有個某某氣功師也煉太極旋轉,但不像我們這個,他那是內收不外放的,和我們的不一樣。行星圍著恆星在轉,電子圍著原子核在轉,都存在旋機,但內涵差之千里。兩種一樣的東西可能存在,但是極少極少,我還沒見過。

  我給大家講,大覺者們安排了今天這件事情,那麼在宇宙演化過程中一切事情都要為這件事情開路。在宇宙形成的初期就在為最後的大事做安排了,那麼很多事情都可能是為今天末劫時,最後一次傳正法安排的。我說為甚麼在本世紀這個年代出現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氣功熱,那不是偶然的。為甚麼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功法,這也不是偶然的。這媄鉹ㄨ陰`人想的那麼簡單。

  弟子:法輪和法輪世界是甚麼關係?

  師:法輪世界是由法輪世界的如來主持的非常龐大的美妙的世界。法輪只是法在功的一面體現,他還有在法的一面的體現。在法的一面的體現,除我講的法外,更高的法和形態我們沒有公開,也不允許公開。功的這面,圖形我都給畫出來了,但他還有法的一面,功的一面就是這種形式。我們學員將來得了正果,修得果位後,就能自己修煉出法輪來了,只能修出一個來。你到了很高層次也只是一個法輪,那是你自己的體現,他將代替我給你的那個法輪,在小腹部位,那是你真正的果實。但法輪又是法的體現,他可以分體,你使點神通時,他可以分體。你也可以放出一些法輪來,但不會有我今天修的那種形式的那麼多的獨立體。

  大家知道這個東西是那麼大,那麼珍貴,是多少代人創造出來的。你想在一個修煉過程中也修出像我修的這麼大的東西是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大家能修出一個法輪來,這是肯定的。這個法輪威力是很大的,要能真正拿到這個空間來,他一動,那簡直就不得了,那是很厲害的東西。就是你將來修煉出來的那個法輪,在這個空間堣@旋,我看會刮起一陣巨大的龍捲風,他是威力非常大的東西。為甚麼不讓他在常人社會顯現出來?為甚麼不讓他透過這個空間來起作用?就是因為他的威力實在太大了。即使他在另外空間起作用也足以保護你,起很大的作用。

  弟子:法輪是宇宙的縮影,法輪世界是否和宇宙一樣大?

  師:不是。法輪世界是我們這個宇宙在很高層次上的一個單元世界。宇宙是相當龐大的。因有些是新學員,有一些話我不好講,他們接受不了。在我們這個龐大的宇宙當中,有無數的小宇宙。人類存在於一個小宇宙之中,而在這些小宇宙中有無數銀河系。在如來層次的佛看一個小宇宙看不到邊;大宇宙有多大,過去是不讓人類知道的,它簡直太龐大了。人在修煉過程中,身體會向外擴展,也就是身體的容量要增大,身體容量會逐漸變大,心也在變大,思想在昇華,層次在提高。而在常人這邊的身體是看不到變化的,和常人一樣,除非到圓滿的時候,他才會合起來。那麼在合起來的一瞬間,甚至你沒能體會在常人中的法力的時候,就領你走了。因為他對常人的干擾會太大,都是這樣。我經常講,有的老道在深山中修煉多年,人們以為他們的本事很大,其實他們的本事很小,才允許他們在世間開放神通,可是現在也很少有顯示於人的了,他們也知道不能破壞常人社會,不然他自己也完了。

  弟子:沒有參加班能否修出法輪來?

  師:這個問題我講過多次了,看書都是一樣的,只要你真正按照大法去修,你就是一個人住在最僻靜的地方,那都沒有問題。我的書中有我的法身,每個字在淺層次上看都是法輪這麼大的東西,你一動念他甚麼都知道,一樣的,真正能修就能得。自己看書煉,到煉功點和老學員一起煉都行,只要你真修都能得。大家知道,釋迦牟尼不在已經兩千多年了,在末法時期之前有很多僧人修煉出來了,有人修的層次很高。並不是說你非得在老師面前,親自傳授你才能修。

  弟子:在這個空間的我修到法輪世界去了,在另外空間許多的我,也能修到法輪世界嗎?

  師:那不一定。如果他們修好了和你形成整個的一體,可以作為你的護法存在,但你說了算,他算護法和副元神差不多。若是他沒有修好,他也是獨立的生命體,他就不行了。你修了也只有你得,誰修誰得。

  弟子:法輪大法是漸悟的,我們甚麼時候進入漸悟狀態?

  師:我們好多學員已經進入漸悟狀態中了。好多學員修的不錯,不出聲不說話,那是他們不說就是了。我在哈爾濱辦班時講:我說四千多人坐在這堙A有多少人能修出來,將來有多少人得道,我說我還不樂觀,就看大家怎麼修了。哪能說這四千多人一下子都成佛了,四千多人都進入到漸悟狀態了,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在煉功點上煉法輪大法的有多少人進入漸悟狀態了?真正去實修了?進入不同的漸悟狀態,不是說你一進入漸悟狀態就神通大顯。

  在這塈痗陲K說一個問題,我們好多人已進入漸悟狀態當中,但他老是害怕。害怕甚麼呢?因為現在人類社會的執著心太大。這方面我強調的很重,我說出了功能不要去管它,天目開了也不要去追求。但我告訴大家:你天目真正開了,你沒有甚麼追求之心,你去看沒有關係。你的神通出來在沒有人的地方運用運用沒有問題。這點給大家說清楚,不要把它當作執著心。是你自己的法,你運用運用你自己的法,這和執著心是兩回事情。現在已經有人進入漸悟狀態了,他自己害怕,他老板著,不用也不行。好多人的天目開了,他老是覺的是幻覺,這可不行,開了,能看就看,沒有關係。執著和體驗是兩回事。

  弟子:現在有沒有人達到三花聚頂?有沒有得正果的人?

  師:現在有好多人已超過三花聚頂。達到圓滿的現在還沒有,都是在果位中修,在不同層次的果位中修。

  弟子:我們從現在開始刻苦煉功和修心性,在一年半的時間堹鉆F到出世間法修煉嗎?

  師:沒有時間限制,修不修是你個人的問題。修多高,忍耐力多大,承受力多大,也是你個人的問題。你說老師給你規定個時間修出去,你的心能達到那一點嗎?心性能昇華上去嗎?對法的認識能達到那麼高嗎?在常人中的執著心你能放下嗎?在個人利益面前、在和人爭鬥的事情上你能放的下嗎?都是個人修的問題,沒有人給你規定,沒有時間限制。人家修到羅漢果位,可能很快就修上去了。而有的人可能要修一生,就在於你自己的承受能力,要求自己嚴不嚴格,這都是個人問題。

  弟子:我們修到能保護自己了,但我們還想往上修,怎麼辦?

  師:剛才我已講了,釋迦牟尼已不在世了,他的弟子還能往上修。假使老師真的不在世了,我的法身還在嘛,我也不是真的消失了,也不是形神全滅了。

  弟子:有部份人為了避難而煉功,他們的結局會怎麼樣?

  師:任何抱著有求之心來煉功都不會得正果的。但是,人在對法的認識上,你得允許人家有個認識過程。有很多人煉功是為了治病進來的,是通過逐漸認識才知道有高層次上的東西。我們今天在高層次上傳法,人家剛進學習班時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突然聽說往高層次上傳功,逐漸通過我們講法,他認識到了。你允許他有這樣一個過程存在,這是肯定的。他抱著治病的心,避難的心,不管他抱著啥心進來的,他得放下那顆心,才能夠達到修煉的目地。即使為達到治病健身的目地,他抱著避難的想法來的也不行。

  難是人自己造成的,生生世世自己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欠下的,就得還。你看你在修煉過程中吃的苦,那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業力對你的阻擋。但那又是一件好事,我們利用一下,用來提高你的心性,那不是好事嗎?可以修成佛又可以成魔,就是這個道理。有業力存在,在迷中才能使你修煉。

  弟子:另外空間許許多多的我是在肉身的層次空間嗎?

  師:不是的,在另外的我們看不見的層次空間。在同等層次空間,除了我們人類有這個身體之外,還有一個空間有人的身體,它那個空間的人比我們這堛漱H強的多。他們沒有名和利,但有情,所以他也帶有色身。長像和我們人差不多,比我們還要好看點。但是他們那個身體可以飄,他們不走路,所以腿基本上是看不見的,飄來飄去,有這麼個空間。這是同等層次空間。

  我再給大家解釋一下關於空間問題。我們現在的科學家研究發現,電子圍繞著原子核旋轉,它的運轉和我們地球圍繞太陽旋轉相不相似呀?那不是一回事嗎?我們現在沒有這樣的顯微鏡能夠看到那個電子上有甚麼,如果你能看,說不定你就能發現那上面有生命體。我講了,這些都符合我們今天物理學的認識,但是我們現在的科學手段還是極其有限的。

  弟子:很多學員對周圍環境、病氣、黑氣都極其敏感,是怎麼回事?

  師:這一類學員都是在接近於出功,還沒有走出煉氣的低層。在煉氣的最高形式上,已經進入了奶白體狀態時會有這樣的體現。但那是一個很暫短的過程,你不要管它,不要害怕,隨它的便。你過份的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不要管它,一切都看作必然,隨其自然好了。走過這個層次,你就再也體察不出來了,出功後你的身體將是被功籠罩著。這些黑氣病氣就進入不了你的身體了,所以就沒有感覺了。

  弟子:有些學員心性不斷提高,但打坐不能雙盤,強硬用重物壓,用繩子捆行不行?

  師:過去有些和尚打坐時,我知道是用碾子、磨盤壓,但用碾子也好磨盤也好,都是出於自願,他叫人家那麼幹的。但道士不行,道家帶徒弟只帶一個倆個,其中只有一個是真傳。對徒弟管的很嚴,他動不動就要打徒弟的,他不管你承不承受的了,就得讓你過去。所以他一般都採取強硬的辦法,把弟子腿捆上,把手綁到背後去,你自己解不開,躺下你都解不開,所以有的疼暈了過去。過去是有這樣做的,那時修煉是很苦的。

  我們今天不要求這樣,因為我們這一門是直指人心去修,所以,我們把人的心性的提高看成是至關重要的。而在形體上的修煉看成是第二位的,你要儘量去忍受,去加長你的盤腿時間。但不能硬性規定,為甚麼呢?大家知道釋迦牟尼時代有戒律,因為釋迦牟尼在世時沒有經書,沒有留下任何文字。釋迦牟尼去世之後,後人回憶釋迦牟尼講的話把它整理出來成為經書。釋迦牟尼在世時制定了許多修煉的規定,作為戒規,這是有文字留下來的。而我們今天有法在,所以就沒有戒律。修不修,能不能修,夠不夠格都是由法來衡量的,所以我們修煉起來不能千篇一律的下規定。大家想一想,到了末劫時期,有的人根本就不行了,不在度化之內,而是在銷毀之內的。在辦學習班的時候,可能就有這樣的人進了班了,可能是被拉來的。當你讓他那樣做的時候,說不定就會骨折,所以我們就不作硬性規定。採取自願的方法,你能夠忍,儘量去忍受。但我告訴大家,真想修,真感到法的威力的人都能修,你就下一下功夫,不妨就試一試,不會出問題的。

  弟子:宇宙有邊嗎?

  師:宇宙是有邊的,但不要探討這些東西。這個邊太大了,在如來這個層次指的宇宙的邊都是小宇宙的邊。而這個小宇宙,別說人類,就是如來佛看也是無邊無際,不可探測的,它是非常非常龐大的。

  弟子:《文藝之窗》中寫到有一條大蟒給李洪志老師帶路,是真的嗎?

  師:這是《文藝之窗》站在文藝作品的角度編寫的。那個學員聽了兩次課,理解不深。聽了第一次課的時候,他就開始寫了,他很激動,他認為這法太好了,就著筆寫了。第二次聽課他是抱著寫東西的想法在聽。大家知道,只有靜靜的聽才能領會的,所以他還是沒領會好,就寫成我們大家看到的這個文藝作品形式了。有些事情是藝術加工的,那大蟒的事不存在。說觀音菩薩是我師父,那也是不存在的藝術加工。但是他的目地是好的,就是想宣揚這個法,動機是好的,這一點必須肯定。因為他理解的有限,所以就寫出這樣的作品來。文藝作品嘛,他本來就是站在文藝這個角度上去寫的。因為小說是可以誇張的,伸縮性可以很大。不要把它當作我們學習的指導的東西就可以了。至於其中說五戒、十惡十善都是原始佛教中的。我們不講戒,修與不修的標準我們在法中都給大家講了。

  弟子:「玄法至極」與「旋法至虛」的區別是甚麼?

  師:玄法至極,我們講的是一個概括的名詞。這是傳法初期的理解問題。不是這個「玄」,應該是旋轉的旋。我們的法本來是個圓容的法,所以他是旋轉的,法輪就是輪子一樣的表現形式。旋法至極,不錯的,可以達到很高境界了,達到極點,是這個意思。旋法至虛,這是我們修煉過程中的一個名詞,也是我們在這個功中的咒訣。

  大家知道那個咒訣,它能起到招引覺者,或這一法門中修煉的覺者,或這一法門中有成就的覺者來給你做護法、加持你,它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在宗教中咒語也是起這個作用。至於說念訣就長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它只能起這個作用。至虛,也是指到很高層次。人們看不見的境界叫虛界,就是這個意思吧。在道教中經常有這個名詞出現,在太極還未形成之前叫作太虛,就是它很高很原始。

  弟子:打坐時為了延長時間,反覆默念口訣,上千遍的念,會不會使法輪變形?

  師:念口訣是有好處的,上千遍的念不會使法輪變形。當然隨著你開功開悟後你就明白了,到很高層次你還不能念口訣,你念的震動力太大,你老念震的人家難受,嗡嗡的。

  弟子:有的學員煉功後,為甚麼腦袋像裂開一樣?

  師:「裂開」了就對了。我們講開頂,「裂開」是對的,有的人裂開時啪的一下子,沒有太大的感覺。有的人裂開時是慢慢的,很難受。但事情得從兩方面去看,有的人執著心不放,招來不好的東西不願丟掉,煉功時法就要清理掉它,它就叫你腦袋疼,不讓你修正法,也會出現這種情況。關鍵是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用法來衡量,放棄那些東西。

  弟子:有人煉功頭出虛汗,接近於休克的狀態了,該怎麼辦?

  師:這種現象是可能的,在我們學習班上就有這樣的人,哪一個班上都有。為甚麼呢?因為要清理身體去病的時候,都反應很強烈。但是在煉功點上一般不會這麼猛烈,因為它是慢慢去的。如果這個人很不錯,我想還是正常的。要是這個人不嚴格要求自己,他胡來,表現為一會兒練這個功,一會兒練那個功,也不穩定,心性不高,就可能是問題。可以勸他暫時休息休息,問問他還練過甚麼功了,或做錯甚麼事了,過了那個勁再煉煉看,因為現在來煉功的人不能保證都是真正修煉的人。

  弟子:穴位按摩可以嗎?

  師:咱們不搞甚麼穴位按摩,世間法修煉不叫給別人治病,沒有這個東西。真修的人沒有病,我法身都給去掉了,該做的都給做,沒有甚麼穴位按摩的事。修煉者的業力按摩能去掉嗎?你給別人按摩會帶功的,我們也不主張。要是大夫那沒問題,因為那是你常人中的職業。

  弟子:人的副意識伴隨人的一生,他起甚麼作用?

  師:人的副意識主要是使人在無意狀態下不叫人做壞事。在人的主意識很強時他還看不住呢。

  弟子:我打坐有時能盤很長時間,有時只能盤十分鐘,甚麼原因?

  師:那是正常的,盤腿也是消業,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我們怎麼勞其筋骨呀?那就是煉功時間增長一些,盤腿難受一些,主要是體現在這兩方面。勞其筋骨本身就是消業和提高的過程。盤腿不是消業嗎?而這個業不是說一下子都給推到腿上去。它是一團一團的,上來一塊,疼的不行了,消過去了,鬆快了。盤腿往往是難受一陣子,輕鬆一陣子,再難受,都是這樣的。你把這塊業消下去了,這次盤的時間就長。可是業上來時,你剛往上拿腿可能就很難受。但是你能夠忍的住的時候,盤腿的時間是一樣的,原來能盤多長,還能盤多長,只是疼的難受。

  弟子:喝酒能導致煉功人煉出的生命體離體嗎?

  師:是的。抽煙也會導致這樣。你那東西一薰,他就不在你身上呆,那會啥也不是了,別人看你身上沒有功。我們講了,要想真正修煉,這點執著心都放不下?不能把修煉當作兒戲,這是一個相當嚴肅的問題。我們不說人類遇到甚麼大麻煩了,為了保命而修,我們不講這個東西,也不用這個作為一種動力來推動你修煉。我們就講,真正的修煉不是解決你個人永遠的問題嗎?

  人家佛教中講六道輪迴,說人在常人社會中,你覺的時間很長,可是在時間更長的空間當中看,人類的時間過去的非常快。倆個人在那兒說話,一回頭你生出來了;再嘮兩句回頭看你已百年入土了。人為甚麼不在有人體這個階段抓緊修煉保住人體呢?佛教中講,一入六道輪迴,說不上你轉生個啥玩意兒呢。轉生個動物,要幾百年幾千年才能再得一次人身。若是轉生個石頭,那石頭不爛,你還出不來呢,萬年不出。動物不讓它修,但是它自己具備先天條件能夠修,這是自然環境造成的,可是不允許它出高功,出了高功,它就是魔。因為它不具備人的本性,所以就要殺它,動物修高了就要殺它,雷也擊它。它為甚麼要附體呀?它要得到個人體,得了人體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去修了。過去是這樣的,它有了人體就允許它修,現在有人體也不行。你要想修,想得法,你就得洗腦到常人中來得,現在這已是死規定了。明明白白的到常人中來都不行,洗了腦在悟中去修。甚麼都知道,誰不去修呢?那佛還想提高層次,到常人中來吃苦,也得洗腦。那明明白白的甚麼都看見了甚麼都知道了那誰不修呀?就不存在提高的問題了。這意思是告訴大家修煉是很嚴肅的事情,任何執著都會影響修煉。

  弟子:過了更年期的老年婦女,沒有來例假,能不能修?

  師:過了更年期的老年婦女,沒有來例假的,可能在修煉上要來的慢。有些老年婦女確實需要抓緊,她們有些人不抓緊也是不行的。一說抓緊就使勁煉動作,應該明白修心性是最重要的。極個別的這方面來的慢一些,但是按正常走的都應該有。

  弟子:為甚麼學員某些部位疼痛,頭疼、肚子疼……

  師:煉功中的各種反應都是正常的。消業沒有不難受的,去病還得難受難受呢。有些學員要出功,這個功在你身上,上萬種功能還不止呢。每一個功都是一個能量很大的、密集度很高的、威力很強的高能量物質團,在你的身體堸吨@動你都會難受。而且不同形態的功,不同形態的功能,不同形態的術類的東西,在你身體堶捧|體現出來,它動一動你都難受。你就說它是病,你說你這還怎麼修?你真正按法去修,你會發現一切都是正常的。

  過去有個人身上有附體。有個氣功師告訴他:你身上有大蟒附體。他就總覺的有大蟒附體。我告訴他說你現在沒有了,他還不相信,他還認為還在他身體內動來動去。好,你認為是附體吧,那大蟒在時的狀態就在他身體上反應出來。他甚麼時候這顆心不去,它不會停下來,就是為了去你那顆心嘛。要是把它形成一種執著的東西,那就不好去,很長時間那個人才去掉。

  弟子:如何對待功能,如天目看到了點東西和光,是看還是不看?

  師:能看到可以看,煉功時靜靜的觀察,這不屬於執著。

  弟子:有些學員開了天目看到一些景象,輔導員沒有功能看不見。

  師:看的見看不見是根據不同人修煉在不同層次的漸悟狀態。就是達到漸悟也不一定就是你的功很高,就給你開的很高,他功很低就開的很低,是不一樣的。因為天目的層次高低不能決定人的功的層次高低。根據自身的因素、條件、多方面的原因決定你看的清看不清,或者看的見看不見,這是多方面原因決定的。它不能說明一個人修煉的好與壞,千萬注意這一點。說我開了天目了,我比別人的功都高這是錯誤認識。

  我們長春不就出了這麼一個人嗎?他天目開了,覺的比誰都強。說這個人身上有附體,那個人又有甚麼,都是他自己想出來的。在我們煉功點上亂弄一氣,最後他誰也不服了,他說比我還高。所以我們不要以開了天目來衡量誰修到多高層次。正常情況下是相輔相成的跟上。我們有特殊好的,還不讓他看,待修煉到相當高了才讓他看,所以不要以這個來衡量好壞。

  在今後大家能看到我也好,看不到我也好,就像剛才有人提到的,說老師不在了我們怎麼辦?釋迦牟尼當時在世時也有人問:師尊,你不在了,以誰為師?釋迦牟尼說:以戒為師。我們以法為師。要以心性高低作為衡量修煉好壞的標準,不能以功能大小為標準。否則那不都追求功能去了嗎?功能是你修煉過程中附帶出來的東西。在世間法修煉出來的功能都是人的本能,隨著人的思想的複雜,逐漸的退化了。

  隨著你修煉的時候,它自然就出來了。你返本歸真,往回返的時候,才能返出人的本性來。他看的再清也看不到我看到的層次。他看的再清與宇宙的最高真理還相差的很遠。他看的只是那一層次的體現,不要把它當作是真理。人在修煉過程中,用某一層次作為衡量的標準是不對的。講「法無定法」,就是這個道理,不要把某一層次的體現當作真理。法無定法,在某一層次的法只在某一層次起作用。所以他看到某一層次的東西,那個層次的狀態,若看的很清楚了就沾沾自喜,那是很淺層次上的東西,千萬記住這點。

  弟子:小孩修煉是否五套功法必須做到?

  師:小孩能多煉就多煉,能少煉就少煉。修煉的主要目地是提高人的心性,所以對小孩多講一些有關心性方面的東西對他有好處。我在年齡很小時根本煉不了外形的東西,主要是在心性上修。今天有些小孩,你別把他當作一般孩子。有些孩子很了不起,因為當初定下我們做這件事情時,就有很高層次上的人跟下來。我來的時候,在各層次中都有人跟下來,他們能預測到我將要做的事情。特別到了近來這個時期,在我們這個小宇宙和銀河系當中來的特別多。因為再早一點,他們預測不出來,只有在我出山前的那段時間,他們知道了,看到要出現甚麼事了,就跟下來不少。來幹甚麼呢?來得法。他知道以前的法已經被敗壞了,從新來錘煉。你別把他們看成一般的人,他們都是很不錯的,但也不是人人的孩子都是這樣的,有一部份孩子很不錯。

  弟子:怎麼知道自己煉到甚麼層次?

  師:我們有的學員已經達到漸悟狀態了,有的學員會逐漸的達到漸悟狀態。達到的或沒達到的,或者是看的清的也好,看不清的也好,在煉功點煉完功後,在切磋時可以給大家說一說,沒有關係。你不抱著顯示心理去說,對我們整個修煉是有好處的。有人說天目看到的東西不能說,一說天目就關了,這在過去煉功已經成了一個普遍被人認識的事了,不是因為他說了天目就沒有了。大家想一想,普及氣功那個時候煉功的哪有很重德的?很少有真正修煉的,他不知道重德,看到甚麼事情他就講了,帶有他自己個人的執著,帶有他自己的顯示心理,天目當然就關上了。

  還有人該說的不該說的他都說,所以他的天目就得關掉,就是這個原因。若是為了提高對法的認識,互相探討,我說甚麼問題都沒有,這點要分清。如果他的天目被關掉,傷掉了,是因為他說了不該對常人說的話或者是帶有顯示心理。煉功人的顯示心那不是執著心的體現嗎?所以就要關掉。當初有些人的天目被關掉的時候也是給他一個機會,在他看的清或看不清的時候,有時候看的見,有時候看不見,就是在提醒他,可是那些人就是不悟,最後徹底關掉了。有的人乾脆就傷掉了,傷的很厲害。

  弟子:得正果與圓滿,是甚麼層次?

  師:這個問題我已經講了。得正果,到羅漢果位就是得正果了。圓滿那是修煉結束,通常指得正果又開了功,就是二者同時修煉結束了為圓滿。

  弟子:以後怎麼修煉?與常人有甚麼不同?

  師:還得在常人中和常人一樣去吃苦。你已經得了羅漢果位了,常人中不怎麼樣的小孩都罵你,因為你還在常人中修煉,還得繼續去你的心。有些人,那高根基的人,他的心已經去的不錯了,可是還得再給你一個來回呢。一般的修煉,正常修煉,一個過程就圓滿了,有些人給你出現反復,給你來兩個來回。你要往高修嘛,三個來回,都修過去,再返過來給你修。往更高上修嘛,就會出現這個問題,所以你還得在常人中去修。假如說你修成羅漢果位了,沒有人給你造成麻煩了,常人中誰也不給你造成麻煩了,你脫離這個環境怎麼修呀!要是給你造成麻煩的不是常人,在常人中出現了一些甚麼佛呀、菩薩、羅漢,給你製造麻煩去你的執著心,那哪可能呢。就是師父給你製造這些事情,安排這些事情,安排一切難,也都是利用常人來做,常人來干擾你,在常人環境中提高。

  弟子:有些學員參加班後,又去參加了其它功法,但還想繼續修煉法輪大法怎麼辦?

  師:這種人他往往是悟性比較差的,但我們講修煉得隨緣。人家想得了,他學了法輪大法了,沒人讓他來學;他覺的法輪大法不好了,他就不學。他後來又覺的法輪大法好了,他又想來學,那麼你能學你就來學好了嘛。能不能修好是他個人的問題。至於說能不能進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圈子成為真修弟子,那麼我們就得鄭重的跟他講:你在我們這兒修,就得是單一的修煉,專心修煉法輪大法,不然你甚麼也得不到,你在這兒不專一的亂煉也沒有用。我們可以善意跟他講,不要說:你不能在我們這兒煉功。咱們也沒有甚麼權力,沒有命令人的資本,只能是勸人家,勸善、勸善嘛。

  弟子:各地辦班情況,全國法輪大法形勢怎樣?

  師:現在法輪大法辦班暫時都推掉了。推掉的原因就是我現在有很多的事需要處理,各方面的事情都得處理。至於說以後怎麼辦,現在還沒打算。等處理完之後,根據處理的情況來決定。說法輪大法發展情況,我可以告訴大家:現在我們法輪大法人傳人,學法輪大法的學員人數已經是相當可觀了,我說幾十萬是有了。因為我到每一個城市去辦班的時候,都有當地各市、縣來的人,幾乎每個縣都不落空。這樣,一回去他們就傳來傳去,這樣往下傳,所以發展已經是很快的了,人數是很多的了。湖北有個縣城,早先就倆個人學,現在發展到上千人,這樣的事例很多。有的到煉功點上去煉,有的不到煉功點上去煉,具體數字很難統計。

  弟子:曾患過精神病的人和癲癇病的人能否煉功?

  師:我勸大家,不要把這樣的人拉到我們煉功點上來或者我們學習班上來,你弄不好就是來破壞我們的法了。他如果在班上或在我們煉功點上犯了病,人家都會說是煉法輪大法煉的,你不是破壞我們的法嗎?因為我們有一個前提:不能夠給人治病。但我們有一個條件,真正修煉的人,他的小病,當時就能給他解決。得了大病的人,身體帶有太多不好東西的人,只有他改變了想法,才可以給動的,他想修煉才可以給他去業的。當然,有些人還沒有修煉的想法,就給他動了,一看書就給他動了。為甚麼呢?因為他根基很好,他就是應該得的,這個不能千篇一律去看。家埵陶o樣病人,覺的大法好,就讓他學,你可以叫他在家學。我們有言在先,我也不能隨便解決這些常人的問題。他能不能修,得看他自己;他不能修,你也別叫他修。一旦出問題了就會破壞大法,我哪能解決這些常人的問題呢?我不給他治,他到處去煽動,說煉法輪大法得精神病了,老師不給治,他還敗壞我。反正是我們有言在先,學習班上不收,煉功點上也不讓他來。癲癇病人一般沒有問題。在學習班上我們沒有明確提出癲癇病人不能參加學習班。但一般的我們工作人員都不喜歡讓他進來,因為他沒有改變思想之前,容易犯病。犯病的時候容易給我們造成影響。癲癇病人不像精神病人,因為他是單一的,只是在他的腦子媄鉿酗@個東西,那種不好的東西取出來就好了,一般是這樣的。

  弟子:整體提高怎麼理解?

  師:整體提高就是完整的提高。我們在修煉過程中,你身體所有的生命體和你修煉的生命體都跟你一起提高。我們講整體調整,整體給大家、給學員調整身體。整體提高主要是指你的心性上去了,你的功也要跟上去,就像我剛才講的。有人提出,為甚麼沒有來例假呀?你的心性上去了,功也就跟上去了。業力太大的人調整身體,一部份跟不上去,他可能也要落後,就是整體提高上來,那先決條件必須首先是心性提高。說我就想改變身體,我就是想求避難的,那還不行,因為修煉要想改變你,必須是從修心性開始。沒有決定層次高低的功,也就是你心性高低這個東西,那啥都是紙上談兵。

  弟子:有些學員提出,魔對大法的干擾怎麼對待?

  師:跟大家說,我們傳正法要是沒有人來反對,那才是怪事呢!大家想一想,我今天要是不做這件事情,我最舒服。正因為我給大家做這件事情,從我這兒遇到的麻煩和你們遇到的麻煩,都是阻礙這個法,不讓人得法。人到了這一步了,要得法,那魔才不幹呢,它要阻礙著你。它想:你欠我的呢,我還找你還呢,你得了法,欠我的債怎麼辦?它還恨你呢!各方面因素都起著一種阻礙的作用。說白了,也都是人們自己造成的,人都有業力。過去耶穌說:人啊!你是有罪的。他講人是有罪的,把業說成了罪,實際上是這樣的。就是因為人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所造成的業力,那不是罪嗎?它會起到方方面面的阻礙作用。你得正法了,當然要干擾你,就是這個原因,所以我們遇到這些事情都是考驗我們心性。有的人會說,學法輪大法如何如何不好,或者怎麼怎麼地,就是看你能不能夠意志堅定,能不能從本質上認識這個法。你從本質上對這個法還不認識呢,你還怎麼修?在你沒開悟之前,都一直存在著對法能不能堅定的這樣一種觀念,在哪一門都是這樣的。在本質上的東西你還不能堅定,那你還修甚麼?所以他有這方面的考驗和干擾。

  你看我一辦學習班的時候,保證就會有許多的氣功學習班同時開班。我要不在那兒辦班就沒有這麼多的事,我要一辦班呼啦一下來了很多邪功都來辦班。為甚麼呢?就是你要做這件事情,相輔相成的就要有一些魔要跟上,也是這樣安排的。就看這個人進哪個門,得正法還是得邪法;你是想進哪個門,就看你。不是講嘛,人修很難,就是應該這樣的,很難也是應該的,因為我們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可是這個難,從中又體現出人的心性、悟,能不能提高等等方面的原因,它也是相輔相成的,辯證的看待這些事情,所以他會有這些干擾。

  就像我們長春有個人,他說:我就是佛了,你不要跟別人學了,我是如何如何了,方方面面的干擾,甚至對我個人的名譽的破壞都會有的,所以看你聽不聽,你信不信,你會怎麼樣。它會採取方方面面的手段來破壞的,就是動搖你那顆心,看你能不能穩。

  有人說我就橫下一條心修正法,我就不信你那一套。其實我們好多學員已經體驗到了法的威力,而且自身的變化也很大,也明白我講出的這個道理。他還不穩,那不就是悟性問題嘛,悟性就是很低了嘛,就是這個道理。所以這些干擾,我說也是正常的。修煉就是大浪淘沙一樣,沙子都篩出去,剩下來的那才是金子。能剩下多少金子,那就看大家自己怎麼修。

  弟子:關於法輪大法宣傳材料應該多出一點,好在煉功點上宣傳?

  師:咱們法輪大法的宣傳,整個傳功方法,都是和當今氣功的宣傳方法不一樣的。大家可能都看到了,我們沒有把某些事情去誇大其詞,也沒有把甚麼事情拿出去炫耀,沒有任何這樣的事情。別的氣功師要治好一個病人,他就宣傳的了不得,直到他宣揚到沒有人再聽了為止。我們沒有這樣的事情,我們學員成千上萬人,他們都沒有病了,我們也沒有說過甚麼,不提這些事情。當然,在初期的時候,大家從報導上看到了一些消息。為甚麼呢?因為初期時候,我們就是以通常的氣功形式出來的,一上來就講那麼高,人們接受不了。所以我們也走了這樣一個初步的逐漸叫人認識的這樣一個過程。大家知道,我們在長春初期辦班的時候,我講的也是很高的,但是,總是把氣功掛在嘴上。我們今天呢,因為往高層次上傳功了,就不講這些了,這也是一個逐漸叫人認識的過程。

  弟子:汽車城是有十多萬職工的單位,開展不好怎麼辦?

  師:我們這個法輪大法,在汽車廠本來開展的比較好的。大家可能知道那些魔吧,它們干擾的很厲害,那也就是魔了。但是咱們講了,這些事情都是相輔相成的,有多少人能夠修,有多少人不能修,那就看個人了。說沒有干擾那怎麼可能呢,說沒有人干擾,那你不修的太容易了?!大道這麼平坦,往上修,啥難也沒有,這哪堿O修煉呢,是不是這樣?有魔難才能看人能不能修,才能去人的各種執著心。但是這個魔確實很大,它起到了一種相當大的破壞作用,毀了一大批人,起到的作用已經超出了一般魔的作用了。這些事情很高層次也都知道,高級生命也都知道。怎麼處理呢?因為有些事情得我點頭,我喜歡給人家留一次機會。但是看來這個機會是不能留了,將來汽車廠學大法的人也一定會多起來。

  弟子:有些學員準備參加學習班,但始終不能參加,早晚煉功點的學員怎麼辦?

  師:有些學員準備參加學習班,我這個班就是一直辦下去,再辦十年還會有人準備參加的。我們有那麼多老學員,還有我的書、錄音帶和錄像帶,都能夠起到對法的傳播和度化人的作用。其實大家已經起到了主力軍的作用,特別是在這段時間,你保證是個主力了。不用我直接傳也能得,是不是這樣啊?既然是這樣,我想我們大家就多做一點這方面的工作,幫助幫助別人,尤其是人家到煉功點上來學,我說輔導員更應該負起責任來。你的責任是不小的,不要把它看成是簡單的召集人,要儘量多領會法,多學法,多掌握一些東西。

  還有一點我要特別提出來,在我們煉功點上,凡是出現麻煩事的,出偏的,神魂顛倒的這種人,都是練了其它功,沒有放棄其它追求,這是肯定的、絕對一點都不會錯。凡是這樣的人百分之百是練了其它東西,或者是他家供了其它東西,沒有放棄,這是一個。再有一個是法輪變形了,也是摻了其它功法練了,或者意識中摻了。這兩種情況我可以跟大家講,保證是這種情況造成的,只有這兩種情況我的法身一般不管。因為他練別的功,他摻著練,他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我的法身不管他,法也不給他。那些亂七八糟的魔看他煉起法輪大法來了,當然要調理他,害他,他神魂顛倒,還會破壞法輪大法,會出現這個問題。有的人就是一心煉法輪大法,可是他意念中或者動作中老是想要自己感受感受,加點別的東西。過去練別的功有點感覺,這回煉法輪大法了,沒那種感覺了。他還要感覺,那不是追求執著嘛,他一加進他原來的東西,法輪就要變形,法就會出現問題,保證會是這樣的。

  弟子:人生的真正意義是否為了活的更好?

  師:有的人還有這樣的想法,說我修成佛幹啥呀?說明對佛的認識很差,說修他有啥用呢?你別笑,他確實不知道。為甚麼修佛呢?一是可以永保人身;二是可以永不吃苦,永遠美好。人的一生很暫短,保住人身這是一方面;另外他是不吃苦的,產生你生命的地方是在很高的宇宙空間。從宇宙空間來的,性本是善良的。正因為自己變的不好了,一步一步掉到這兒來了,就等待著毀滅了,他是這樣一個過程。要說回去幹啥呢?你真正產生的地方是在高層空間當中,那才是最美好的地方,你應該待的地方。

  用大覺者的話說就像人都掉到泥潭堣F,都在這兒和弄泥水呢。可是人來的時候都是這樣,還覺的挺好哪。人都覺的很好,在泥湯媄銎M來和去的,他還覺的挺舒服,挺好的。我們舉個例子,但不是罵人,就說那個豬,睡在豬圈媄銦A連屎帶尿的在泥堙A在它的境界來感覺,它覺的挺好。人在那個境界當中,他一旦昇華上來,他回頭一看簡直沒法看了,就是那個道理吧。人家說人在常人中就是和泥,到處都是很髒的,就是這個意思。在這個不乾淨的環境中他還覺的自己比別人乾淨一點就好一點了,實際上也不過是沾滿泥巴的身體用泥水去洗而已,我說也乾淨不了多少。

  弟子:人生的真正意義是否是修煉好,變成佛?

  師:不是變成佛了,是返本歸真嘛。修煉好,返回去,這是真正的意義,在高級生命來看是這樣的。可是你到常人中間問你在常人中學校的老師,他可不會這樣告訴你。因為常人把常人中的事情看的太重,因為他看不到那些宇宙的真相。人類現在是被從西方傳來的這些知識充實的太絕對了,反而把人弄的越來越物質化了。用現有的理論衡量一切,人類陷到這個常人中越來越厲害。

  弟子:夢境中四處尋找廁所,好容易找到一個地方,醒來已泄掉了?

  師:給大家舉一個例子。武當山是真武也就是玄武、道家講的玄武大帝修煉的地方。在武當山看到一個玄武修煉故事,講他修煉的過程,那媄鉿釣獄礞@段描寫他的事情。他修煉了很多年,也是四十多年吧,他已經修煉到很高層次了。有一天在夢中,在幻境中魔來干擾他,也是化成美女,也是一絲不掛的。結果在他昏昏然時沒有守住,他就動了情了。事後他一氣之下,他很後悔,他想我這修煉還能有望了嗎?修了這麼多年一事無成,還守不住自己的心,心想不行了,一氣之下就下山了。下山走到半路上,看到一個老太太在那媬i針,用鐵棒磨針。可能當時古代人都用這個方法磨針。

  哎,他就問這個老太太:你怎麼用這麼粗的鐵棒磨針啊?老太太告訴他說:時間長了必然會磨成針。真武心一動。這個老太太磨針的時候又往碗堶豸禲A這個水都倒滿了,她還往堶芊C他就對老太太說:水都流出來了。她說:滿了自然就會流出來了。她實際上是點化他,她的意思告訴他:一個人在修煉過程中,你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一次沒做好,下次會做好的。就是因為人體都有的本能,滿了它就要泄。她是點化給他這個意思。但這媄銢O講了這麼一個故事,也不太完全,好像是還不太確切。但我告訴大家,這件事情也可能是這麼回事。就像剛才寫條子的可能是這麼回事。

  弟子:每當站樁或盤坐,一進入煉功狀態中,立刻就不想煉了,停下來後又後悔?

  師:那就是人自心生魔的干擾,常人心就能夠生魔(思想業力的干擾)。為甚麼呢?因為你在心媕Y、思想中產生的過去那些不好思想物質都起到抵觸的作用。你修好了這種壞物質就消滅了,所以它不幹,它就不讓你煉。為甚麼你煉功老動搖啊?思想中想:不煉了,這麼苦。我告訴你呀,那思想是有原因的,沒有外面的魔干擾也有自身的魔干擾。因為那些不好的物質起的作用,任何物質在另外空間都是靈體。

  我不是講過這話嘛,你要修好了就得把它消滅,把它消滅你才能修好,你才能去掉那個壞思想。有的人打坐入不了靜,念頭總往出翻,就是因為你有那些物質存在。它也是活的,它就是你思想中過去產生出來的,所以它在起干擾作用。你修好了,它就被消滅,越消越少,最後全部消滅,那它能幹嗎?你修煉,它就在干擾。

  有的思想中還會罵師父,罵我們的大法。但一定要分清,那不是你自己的主意識要罵,而是思想業這種壞物質在往你的思想中反應造成的。一旦出現這個問題要馬上抵制它!主意識一定要強,不叫修我就修,就排除它。這樣一來,我的法身看到你的思想很堅定,就會幫你消去大部份,所以你會有這樣的體驗。

  弟子:煉功的層次已經定了,但大法無邊,還可以修成高深的大佛是否指本人修到的層次,如達到羅漢後再發願從新修?

  師:一個人修到羅漢果位了,原來定羅漢果位圓滿,說不行,我還想往高修。你如果真有那個能力,你再發願,還能往高修。過去有這樣的,但不多見。為甚麼不多見呢?因為往往安排人修煉的時候,安排的那個層次就已經是根據他自身的情況安排的,各種物質的多少是自己的承受能力所定的,所以一般出入不那麼太大的。但也有個別極特殊好的,他有些東西是隱起來的,在一定層次上看不見。有人發現,當修煉到一定層次之後,那個師父一看管不了了,他自動就退了,又有別的人接過來管,也有這個情況。往更高層次帶,也不用自己說,他就把你往高層次帶了。

  弟子:有一天夢中夢見李老師,老師說呀,你的情況有些特殊,意思好像說,我在哪方面可能不行,後來李老師為我調整身體,我就感到小腹、腳心刷的一下……

  師:這是很簡單的,這不是說你不能修,是在你修的過程中還有另外的原因,一般法身可以解決。這種狀態不是夢,真真切切的,都是接觸到的,因為你白天定力不夠,你在定中不能看到,所以在做夢中看到的不要緊。夢中碰到我是正常的。

  弟子:為了更好的修煉,在日常生活中默念真、善、忍可以嗎?

  師:日常生活中默念真、善、忍,這沒啥不好的,這沒有關係的,在煉功時就不要動念了。

  弟子:《長春晚報》報導說,今年夏天西藏某某某講經,有大小二百多活佛參加,怎麼看這事?

  師:和尚、喇嘛也是人,他們愛幹甚麼幹甚麼。他們幹的事不是佛幹的,也不是佛叫幹的,常人把這些看的很重。修煉的人就應該清楚,講經也是一樣,是修行人的一種宗教活動而已。再說了,末法時期沒有甚麼可講的了。另外講一個問題,大家知道,和尚也好,喇嘛也好,是不能夠干涉國家政治、法令的,不干涉常人中事情的。那個搞甚麼遊行呀,要鬧甚麼獨立呀,大家想一想,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是幹這個的嗎?這不是常人中的執著心嗎?把常人的事看的太重了嗎?就說這些事情,它不是修煉人要去的執著心嗎?我說我們法輪大法這塊是淨土,我敢這樣說,我們學員要求心性很高嘛。我們要求學員重心性修煉,我說英雄模範人物也好,他還畢竟是常人中的英雄模範人物。我們要求你完全是一個超常人,完全是放棄個人利益,完全是為著別人的。那個大覺者他為啥呀?他完全是為著別人的。所以說,我對學員要求也很高,學員提高的也很快。

  咱們就舉個例子說,我剛才說這話不過火。在全國各地你不管各行業召開甚麼樣的大型會議,丟了東西你很難找到,當然個別的好人還是有的,可是他是個別的。我們法輪大法學習班上丟的東西全能找到,各個班上都這樣。幾千人的學習班,每個班上撿到的手錶啊,金項鏈啊,戒指啊,錢哪,從多到少,多少錢都有,上千元的也有,拾到就交上來。我在那堳聽活A失主就來領。人家學員也講,這種情況,在學習雷鋒那個年代看到過,現在多少年沒見到過了。學習班結束後學員都能自覺的要求心性,為別人為社會負責,嚴格要求自己,我說我們這塊是淨土還不對嗎?

  弟子:有的學員翻了一下甚麼自然甚麼功的書,書中正反駁別人自誇該功,貶低法輪大法,該學員看了兩頁後,功中有該功的動物影子在晃動,影響入靜?

  師:我們都講了,這些不能看,你看它幹甚麼呢!真修的弟子把這些假的、邪的東西都燒了,而你還看,這差距不大嗎?你看它不是抱著有求之心嗎?別看甚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真正的功法,人家不出來傳,也不管你那些事了,普及氣功的氣功師,人家做完這件事了。現在,今天跳出來一個甚麼功,明天跳出來一個甚麼功,那些氣功,基本上都是假的。在外邊,就是禍亂和破壞傳正法。

  明白的氣功師都不傳了,你再傳,你不就干擾法了嗎?該做的事情出來做了,立了一大功,你再幹就是干擾。所以基本上為錢、為名、為利的假氣功師都是魔,他本人不知道自己是魔。但是我們在學習班上沒有說絕對了,主要是怕有的人接受不了,其實基本都是魔在干擾。

  弟子:學員在入靜煉功時,總有邪的念頭出現?

  師:對,這也是我剛才講的,因為過去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產生的各種想法的物質都存在著,那些東西都起作用。你坐在那煉功時可能那些不好的想法,想要罵人的,還想壞事的,逼著你往出想,就是那個過去思想中產生的壞物質還在起著作用,甚至還會罵老師。你不要擔心,你儘量去壓制它、排斥它,它就會消掉的,一定排斥這種不好的想法。一旦出現也不要擔心,那不是你要罵老師,而是思想業力在往你大腦上反應。

  弟子:學員在入靜煉功時,總有學員與別人談某某功是黃鼠狼附體功,該學員晚上做夢,有人教他燒香?

  師:這些話以後不該太直接的對那些練別的亂七八糟功的人講。我們有些學員有很要好的朋友,他練的是那種附體的功,你可以跟他講,沒有關係,最好從側面講。你到很多不認識的,而且修煉附體功的人那塊兒去講那種功如何不好,當然他要攻擊你、圍攻你,甚至於說些不好聽的話,咱們要避免這些麻煩事。我們講勸善,他能夠認識到就認識到了,但咱們儘量迴避這些事情。真正進了那種功那個門,在媄鉹S不願意出來的那些人,他已經進歪門邪道了,他本性已經迷失了,最起碼是悟性不行。那些人改過來當然好,不改過來,你硬去勸是不行的。反正注意一下策略方法,注意一下這些事情就行了,邪的東西不會傷著你。

  弟子:有些人翻拍掛曆,按成本費給學員,一分錢不掙可以嗎?

  師:這些事情我是這樣想的,說我們這個學員很好,給大家做一做這個事情,原則上又不違背甚麼。但媄鉿酗@個金錢交換的問題,就是成本也是沾了錢了。我認為儘量避免這些事情,不要動錢。因為你碰到錢了,弄不好時間長了心媟|失去平衡。老做這些事情就會有想法:我這也不上算啦,我的路費是不是從這媄銗X啊,說我這埵麻I損失是不是該加進去呀,它會助長人各種心。漸漸的對這個東西把握不住,所以千萬要注意這些事情。

  大家知道我們為甚麼不叫大家動錢?釋迦牟尼在二千五百年前為了不叫人家動錢和物,領著大家進深山老林去修煉。只有一個要飯碗,還針對著這個要飯碗講了一次法,要飯碗都不能執著。這些東西搞不好也會嚴重的干擾人的,影響人修煉的,所以千萬要注意這件事情。你說耶穌那些年不也是領著人家到哪兒吃哪兒,不動錢嗎?我就是說這個事兒,舉這個例子。你們可能理解不了這麼深。我必須走的正。我也不能教你這樣做。過多少年之後人家說,李洪志時期就有人這樣做了,那麼這個法還能傳了嗎?早就完了,過不了多長時間就完了。有人想要照片,要,你自己拿去拍,你自己拿去洗好了,但我們儘量保持在學員內部。將來這些東西,我們可能要在社會上公開發行,因為就連我的掛曆都有了書號了。將來我們要統一管理這些事情,千萬不要自作主張,搞不好還會敗壞大法。

  怎麼賣呀,收成本也不行。千萬不要起任何這種心,沒啥用。自己修煉提高,幫助別人,不一定用這種形式。叫大家知道法,跟大家講一點法比啥都強。人心性上提高比外形上的東西要強的多。這些東西統一由法輪功研究會管理。總站、分站、輔導站都不准動錢的。咱們法輪功研究會做任何事情都經我同意了他們才做的。以各種名目私自去搞的,那都不行的,是侵權的,社會的法律也是不允許的。

  弟子:有人想好好修煉心性,但日常生活中沒有觸及他心靈的,也沒有做過夢,擔心老師不管他了?

  師:這可不是。因為每個人,他自己所攜帶的東西和他本人狀態都不一樣,他攜帶的東西可能是複雜的,當然我還可以給大家舉個例子。倒不是說某一個人,個別人來的層次較高,他不需要吃苦,他是來同化這個法的,同化完他就算完事了。也有一部份,是極少一部份這樣的人,但不一定是你說的這樣一種情況,我是講這個意思。有很多人可能是因各種因素存在的,但是,不管你吃不吃苦,同化這個法,學這個法是至關重要的。

  弟子:不少學員夢見師父教功不是五套功法中的怎麼辦?

  師:不是五套功法中的動作,那就是魔來教你,那都是假的,肯定不是我來教你的。我今天傳給大家的就是這五套功法,這些足以改變你的身體和煉出所有術類及有形的東西了。真正決定你層次高低的那個功,因為不是煉出來的,它已經夠用了。夢中煉功,頭腦中反應過來了就別煉了。煉這是心性還不太紮實,如果紮實一動念就反應過來了。

  弟子:一旦有人未修圓滿就走了怎麼辦?

  師:沒修圓滿,沒有達到圓滿,他在那個果位,得到果位了,他也就是修成了。可是連世間法都沒出,那可就夠嗆。但世間法沒出,他可以在三界之內的不同層次的空間中有他的去處,他修到哪一層次就在哪一層次,也有好處。他如果說:那不行,我沒修好,我發一心願下輩子接著修。那麼就能促成他下輩子真的還走入修煉的那個狀態中去,還會接著修煉。但有一點,把握不住是很危險的,再修不好,還照樣往下掉,還不如原來呢。要修好了,那比原來強,他都有這樣的一個關係存在。

  弟子:在心性修煉過程當中時刻怕自己做錯,總用法衡量,還有事,不知是否對?

  師:每做一件事都很擔心,我想也不要那麼執著。這個關係很難擺的,想多了是執著;想少了呢,好像是我們怕做錯甚麼事情。我想也不至於把思想搞成那麼緊張,所以我們每當做一件事的時候,一般的事一做就知道好壞。而且你也不應有那麼多的事,放下這個事又那個事。我想在常人中的事不用想就知道它是好事壞事。有些突然間出現的事情,我們要考慮考慮,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時時都那麼想,每做一件事都那麼想,細小的事情也想,我說那就是心太執著了。堂堂正正的修煉,著眼於大事。當然這媄鉿b修煉過程中,我沒有認識到的事情,做錯了把握不好,我想那就是你還沒修煉到那兒。有些事你還沒有反映過來,你別太執著了,到該去這個心的時候,它自然會反映出來。

  弟子:性命雙修與元嬰重合對嗎?

  師:就是你性命雙修,本體改變和修煉的元嬰到時候都合到你元神上,合為一體。

  弟子:吃肉有無業力?

  師:吃肉本身它沒有業力,也不存在殺生的概念。吃肉本身不是執著心,吃肉能助長人對肉香的執著心。

  弟子:每個人身上德有限,修高功是定的,開功開悟後還可以積德提高嗎?

  師:德是有限的,開功開悟以後絕對不能再提高了。因為開功以後這個人甚麼都看到了,甚麼都接觸到了,甚麼都明白了,就不存在悟性了。明明白白去吃苦能修的高,那誰不幹呢,那佛還接著往上修,他為甚麼就修的很慢了,就是他已經幾乎沒法吃苦了。他只有作出特殊的貢獻,他才提高那麼一點點,這堶惘陶o樣一層關係。說德不夠了,德不夠還有業力呢,吃苦之後,業力還可以轉化呢,轉化成德嘛。如果真的還可以接著修,說我還可以修,還想修,把親朋好友的業力拿過來,你給消了,還變成德。反正是很難的,因為它和人的心性、心的容量是相輔相成的,所以到了那一步就裝滿了,裝不進去了,它有這樣的體現。再吃苦的人就可能由於容量不夠而變壞,掉下去,白修。

  弟子:釋迦牟尼已經開功了,為甚麼傳法四十九年才達到如來?

  師:一個很高很高層次來的人,超過如來很多倍,他要修啊,可能開功後,用不了四十九年,走他一半的過程或者更短的過程就能夠達到很高的境界。這與他根基有關係,也與他所在層次有直接關係,與他前世所在的層次有很大的關係,每個人都不能千篇一律。

  弟子:釋迦牟尼四十九年達到如來層次,誰給他演化功?他屬於頓悟還是漸悟?

  師:他屬於頓悟的,他是來度人的,不是來修煉的。誰給他演化功啊,誰也沒給他演化功。凡是下來做這樣事情的,下來之前,要和很多大覺者共同討論這件事情,他自己看著定自己以後要做的這件事情。定好了,就按著計劃走,到哪個時候開功,到哪個時候圓滿,到哪個時候完事,這都是定好的。他也不是我們所說的開功、開悟。你可能還不太了解,就是一下子他的記憶打開了,人就想起了他以前自己修煉的東西,他就把它拿出來傳人。我講釋迦牟尼當時傳的法,宗教中的法、佛教中的法不高,這堣ㄛO說釋迦牟尼不高。因為釋迦牟尼也沒有完全把自己的東西全部傳出來,他是針對著二千五百年前從原始社會中剛剛脫胎出來的這種人傳的,那不是他的法的全部。

  弟子:只有在打坐中才演化功嗎?還是心性提高的同時?

  師:打坐中,煉功中,吃苦中,受難中,都在演化功,心性提高過程也在長層次高低的這個功。

  弟子:有人講觀世音又成佛了?

  師:不要聽人家亂講就相信。我跟大家講,到了末法時期的人類社會,覺者們都撒手不管了,也不允許他們管了。不但人類社會都撒手不管了,而且末劫中他們的處境也很困難了,都顧不過自己來了。因為這些,他們所在那種層次中也出現了問題。我跟大家從前講過這話,我說現在沒有人管了,我不是說聳人聽聞的事。我告訴大家,這些事是千真萬確的。你拜佛也好,你拜各種宗教的像也好,上面甚麼也沒有。個別的可能存在一個影像在那堙A可是他除了能說話以外,他甚麼也幹不了了。這是末劫了,到了這個時候就是這樣。

  現在人們認識到的觀音菩薩就是前些年人們拜的觀音菩薩。她的功實際上比如來佛、比阿彌陀佛還高出一點,因為大菩薩本身就是佛了。但是,她還沒有達到如來境界,可是她有個別的功也能超出如來。因為她修的就是菩薩,她做她的事情,這媄鉿釩雃h高深的道理,不能講了,因為這些不應該叫人類知道的。不像我們想的,這也不像常人那種上下級關係,這是兩回事。

  弟子:有人講法輪世界中的羅漢、菩薩甚至有些比其它世界的佛高,是這樣嗎?

  師:這個可以這麼講。有些世界的佛比有些世界的佛高,是對的,因為層次也決定了佛世界所在位置。在如來層次中的佛,如果也領導許多達到佛果位中的人,這些人也是有高低的。整個法輪世界也都存在這種現象。說法輪世界的羅漢、菩薩比別的世界的佛高,法輪世界層次非常高。我們今天傳的法很大,沒有侷限在法輪世界媔ョC我讓人家應該知道的是法輪世界,但是超出法輪世界中的東西就不能叫人知道,因為不允許人知道。我說好多人已經感受到了,這個法是這麼大個東西,那麼多大覺者都來同化這個法,他不是一般的法,他帶人修的很高,這一點是肯定的。不是說每個人修煉都侷限在法輪世界中,這也是肯定的。釋迦牟尼、阿彌陀佛也沒說誰在他一門中修煉就都上他那兒去,或者上別的哪兒去。超出了他的範圍了,就可能上別的地方去了。

  弟子:達到羅漢時功的高度是有標準的嗎?初果羅漢是由心性與功的高度決定的嗎?

  師:羅漢的層次是不同佛的世界確定的不變的標準。

  學員的心性高低和他的整個功的演化形式是一樣的,都得達到這一步上來,全部由高能量物質代替,它是相輔相成的。這些我都強調很重了,這些問題輔導員都應該能解釋了。走出世間法修煉不就是佛體修煉嗎?出世間法修煉,你有了佛體,佛體是被高能量物質完全代替的身體。走出世間法進入淨白體不就是全身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透明體了嗎?再往前修那不就是佛體了嘛,不也就是進入初果羅漢了嘛,就是這樣的。

  弟子:身體中出的生命體,如龍等在六道輪迴中嗎?

  師:六道輪迴中也有些生物,在六道輪迴以外也有動物存在。在更高層次中也有,它一般不是修上去的,它是在那個自然環境中產生的。在高層次修煉的人身體產生的龍等生命體當然是你的,也就隨你的圓滿而去高層了。

  弟子:身體中出的生命體有無註定修哪一道的,修道人如果專一,修佛可以嗎?

  師:這個沒有硬性規定,說你是修佛的你又那樣修道了,這也沒有關係,只是那一門的師父開始是不會放你的。實在不行了,他也就不管你了。說你就堅定了非要修不可,他也就不管了。要是腳踩兩隻船去修,那就不行了,哪邊的師父也不會管你,這是心性問題,這是破壞兩法門問題。

  弟子:有無註定修邪道的?

  師:有。有專門在末法時期出來破壞法的,採用各種形式的都有。表面上可以公開來攻擊法輪大法,公開攻擊我,我們學員都可以辨別。這種魔它不可怕,假氣功也不可怕,我們學員可以去鑑別了。現在大家最起碼都可以冷靜下來,考慮它是真的還是假的,明白過來後,就不會像過去那樣盲目的去學了。

  最不好辨別的就是這種魔,它的破壞力是很大的。它也來學法輪大法,也說法輪大法好,說的比別人還激動,感受也比別人強,還看到了一些甚麼形象。然後他一下子死了,或者他一下子走向相反的路了,來破壞法輪大法。就是這種人是最不好辨別的,不好辨別破壞力就最大。它的破壞形式就是這樣安排好的,就註定他是這麼幹的,怎麼麻煩大他就給你怎麼找。我剛才講破壞力大的魔就是屬於這一類的。

  弟子:地藏菩薩能修成佛嗎?

  師:大菩薩已經就可以稱為佛了。大菩薩,你是說地藏王?地藏菩薩人家也把他叫作佛,就是這個意思,但他做他的那種事。

  弟子:人的元神怎麼來的?

  師:這我都講了,原始生命就是在宇宙中各種龐大的物質運動的作用下產生的。

  弟子:有人講小道消息?

  師:別聽人家這些小道消息,特別是對我的法有影響的,破壞我們法形像的,大家都不要傳。到你那兒就閉住了,人人都這樣做,它也就沒處傳了。

  弟子:評論他人功過是不是造業?

  師:常人中的好與壞、功與過,我想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應該放淡點。常人中的事情你別那麼津津樂道的談論。你是對它感興趣執著於這些,還是你想修煉呢?常人中也就是這點事情。我不是講嘛,常人中的事情不過就那麼回事,說來說去的,那不都是常人在說常人嗎?

  弟子:人開悟後無法往上修了,可是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開悟為甚麼還能往上修呢?

  師:人圓滿了是沒法往上修的,開悟即圓滿了。釋迦牟尼當時他是處於一個半開悟狀態,可是他記憶的部份已經打開了,但是還有很多很多沒有打開,還有許多他不知道的,他才可以往上修。他甚麼都知道了,他就不好往上修了。他用四十九年傳法是修煉達到如來那個層次上的了,也因為他半開悟狀態達到很高才造成的。我們的半開悟不會達到那麼高,因為釋迦牟尼是度人來的,但個別人,我還是強調個別人可能會很高,因為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

  弟子:人死後親屬關係已經不存在了,元神各走各的,為甚麼祖輩的德和業力可以往下積給子孫?

  師:對,這個宇宙就是這樣一個理,它也是約束人的一個理。你造業,你死了,你後輩要還業。所以要給後輩人造福,他想掙多少多少錢,自己知道用不了多少,留給後輩人享福。他把世間的事情看的很重,把他的後輩子看的很重,甚至他身後的名都看的很重,不在的名他都看的很重,他有這個因素,所以他會積業,往後代積業。

  弟子:據說一人成佛,九祖升天?

  師:我們有的人,做了大善事,或者是修的不錯,父母可能都借光被超度上去了。但是超度到哪一個層次,那得根據他父母自身原來的情況,還有我們修煉的情況對他們都有影響。祖輩積德自有福報。人說一人煉功,祖輩積德;說你修成佛了,你父母可是積大德了。但是出三界的很少,他只是積了德了,做了好事了。有你這麼一個兒子,有你這麼一個女兒,他也算積了德了,因為有這樣一個因素存在。但是說父母因此也要成佛,那可不行。那得修,他只是作為一個不同層次的天人享福。沒有甚麼九祖升天,這是瞎扯。

  弟子:一天夜媞恅措琩ㄓ鬙嶺袚牷A並扯裂了家堥悛漕漕ヵ自己燒著了,由於家人不聽勸,我想找師父。於是,看見師父走上來說了情況,父母隨手燒了一張紙,那紙也燒著了,後來見那人又不是師父了,穿著屠夫的衣服,站在市場賣肉,拿著話筒,我就跟著哭了起來?

  師:這肯定是魔了,這在暗示罵人。這個魔的牌位給燒了、殺了,那意思就是屠夫殺人,就是這個意思。因為它也有點本事,所以它能夠演化這些東西,迷惑人吧。為甚麼今天這些魔要清理的這麼乾淨?大家想一想,就像我舉蘋果的例子,人類社會到了這一步了,還不止人類,物質和那些動物,都帶業輪迴,它都有業而且很大。你別看它知道修煉等,人類的事情是絕對不能讓這些動物干擾、主宰的,它們已經起到了這樣一個作用,這已經就是違背天理的了。大逆之魔就是該殺的了,這也是末法末劫時期的必然。它修煉出高一點功就是該殺了。現在簡直亂了套了。

  我講過,人們認為的是理,到了高層次上看都是錯的。那在高層次大覺者一看,人類社會這些妖魔鬼怪都跑出來了,誰想拿人身上的東西就拿,想要管人就管。它還覺的做了好事呢,給人家看病,看甚麼病呀?它看病不就是把它那些東西都放到人身上去了嗎?可以說那已經是幹壞事了。

  弟子:關於過去我們發現的那些遠古時期動物?

  師:說今天的動物是進化來的,我說根本就不是。由於大陸板塊的變化,不同時期周期的演化,是換了物種。如果我們今天大陸板塊沉下去,從新從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中升上來的大陸板塊,會有新的物種存在,產生新的物種。那麼它再沉下去,還會產生新的物種,這個地板塊如果把那個地板塊再從新換了,再過多少年,再把這個地板塊再換上來,那麼它也不是原來的物種,它還會產生更新的物種。所以它這樣一來,人們就說是進化來的,根本就不是那個問題。那麼為甚麼你沒有發現進化過程中的那個階段之間的東西呢?都是看到兩個物種不同存在形式,而中間過渡形式沒有存在。

  弟子:修煉的人成佛後,哪個身體成佛?是真體嗎?還是師父給的?

  師:過去,在淨土宗修煉的人,他不講究修煉身體,只講修行心性,特別是不打坐實修的那些法門。那麼他的佛體是由接引的佛給演化的。來接引他的時候直接就給他一個佛體。而那些真正打坐實修的,他可以自己修出元嬰來。而且在道家和佛家一些特殊的修煉方法當中,可以改變自身達到性命雙修又可以修出其它一些東西,由自己主元神主宰一切。

  弟子:元神是高能量物質嗎?

  師:不能這樣理解。你的元神由最微觀、最微小的物質,由最本原的物質構成。你的性格,你的特性在物質的本原就已經註定了,所以,經過多少年,生生世世都很難改變,但是本性是善良的。

  弟子:基督是來度化從他那天國中來的人?

  師:這話也沒有說錯,因為歐洲人種,最原始的人種都是從他們那個特定空間中來的,他那兒有他那兒的特殊的情況。

  弟子:在我學法輪大法之前,夢堥ㄗ麇z怎麼回事?

  師:在學大法之前,看到我的人很多。有多少年,幾十年之前有的人就認識我了,也有夢堿搢鴔琲滿A這也很多。還有算卦的人多少年前告訴的,等等,這是不同時空的反映。

  弟子:我的孩子說見過你,也認識你?

  師:這個孩子的根基也是不錯的,孩子沒說錯。有些孩子是有來頭的,是為得法而來的。

  弟子:德、功和真、善、忍是不是同類物質?

  師:真、善、忍不能用一般物質來認識,不能是一個概念。但任何東西都是物質構成的,可是他不是這麼一個概念。他就像我們人的元神一樣,你說他和我們人的身體是甚麼物質構成的,就像我剛才提的那個問題,它不確切。但任何物質都是物體,真實存在是這種特性,也是法的體現。而德和功就是以物質形式體現的。但都不是同類物質,可又都是同化於宇宙特性真、善、忍的。

  弟子:蔥、薑、蒜能吃否?

  師:我們今天在常人中修煉沒有具體提出這個問題,可是在我們專業修煉中,將來的和尚是要戒這個東西的。真正要和大家、集體打坐實修的,也不能吃。過去就曾因為它干擾人修煉,所以才提出這個問題。蔥、薑、蒜能刺激人的神經,所以常吃多吃就上癮。不吃就想,能起執著心,這些東西把它放淡。至於說做熟的那沒問題,它沒有味,做蔥花可以。我們從實際意義上看,因為當年釋迦牟尼不讓吃,就是因為干擾人修煉,放出的味很嗆人,入不了靜。那時候十個、八個和尚圍成一圈,入靜打坐,這味放出來,大家誰也入不了靜。因為把打坐實修看成是很重要的,所以把戒此類東西看的很嚴肅。

  弟子:德、功和真、善、忍是同類物質嗎?

  師:德是一種白色物質,是一種特殊的物質。業力也是一種特殊的物質。至於功那是一種昇華了的德的物質,還攙和了宇宙其它的物質形成的。真、善、忍是法,是一種特性,不能用一般的物質概念來認識,是超物質的。

  弟子:不壞之體怎麼理解?

  師:走出了世間法就是不壞之體。佛體能壞嗎?他是宇宙中最豐富最好的物質構成的,宇宙不壞他不壞。

  弟子: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最終是否都到法輪世界去?

  師:我的法輪世界還裝不下了呢!只有真正得正果圓滿的才能去。說修煉法輪大法就到法輪世界去,現在人有多少億啊!將來學大法的更多,這生生世世的人還要繁衍下去修,都到法輪世界那可裝不下。修不圓滿的可去高層空間也是美好的。我們學員中有一大部份是不同高層次來的,得法之後就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中去了。

  弟子:我外孫女五歲參加兩期學習班,在夢中經常起來煉功,大人和她說話她也不搭理,是否正常?她還經常見到老師教認字、教繪畫,見到老師在虛空和彩雲上?

  師:煉的是法輪大法就是正常的。根基不錯的孩子嘛,千萬不要叫孩子學亂七八糟的功,不要毀了孩子。這種孩子都是來得法的,千萬不要叫孩子幹不好的事。全國有一大批這樣的孩子。

  弟子:接收新學員的標準是甚麼?

  師:沒有。能煉就可以煉,當然應該指出有兩種病不可以修,這是我提出來的:危重病人業力太大,也不可能修煉;精神病人思想業力太大,主元神不清不能修煉。

  弟子:在常人中修煉不改變體內分子結構,那麼我們出世間法是不是就改變了體內分子結構?

  師:在修煉中你不改變,在出世間法後,那你還怎麼改變?在世間法中就開始一步一步的改變、提高著,走出世間法時,基本上已全部改變完了。

  弟子:電視演「達摩故事」,不叫學員看不知對否?

  師:這個不要緊,學員會把它當成個故事看的,不會照著學的。現在人你不教他法他肯定都不會學的,就是佛教的哪個和尚今天坐這兒,怎麼樣說他也不會學的。這個不要緊的,因為我們在辦班時已經強調過了,禪宗法門已經不存在了,還不只是現在不存在了,到六祖慧能那兒就沒了。幾百年之內它早就沒有了,留下的是歷史。你看那禪宗的和尚現在看啥呀?甚麼阿彌陀佛經他都搬出來看,他沒有禪宗的東西了。禪宗的法在世間已經沒了,其實末法時期甚麼法都沒有了,不只是禪宗的法。

  弟子:有的人沒參加過學習班但參加煉功了,買了書和法輪章,但後來又不煉了,書、章應不應收回?

  師:他買去就買去了,沒法改了,因為他花錢了。我們也沒有甚麼行政管理方法。當初我是不主張拿出這些東西的,由於學員、弟子的要求現在拿出來了,只能這樣了。

  弟子:做「頭頂抱輪」時頭總覺的很沉,抬不起來是怎麼回事?

  師:這個不要管它,頭沉不一定是壞事。修出了功柱也有重量,也有感覺。如果上面出了個大光球它也壓你,上面要坐個佛更壓你。別管上面有甚麼東西,那煉功就是這樣的,都是好事。人的頭頂會出現許許多多的東西,煉氣還會出現一個大氣柱子呢。

  弟子:在夢中經受考驗時,做出的反應比清醒時還好,是否副元神?

  師:那當然很不錯了,不是副元神。副元神做事不叫你看,你還不知道呢,那就是你自己。

  弟子:修煉到淨白體以上層次時,身上是否沒有涼、熱、麻、脹等反應了呢?

  師:也會有的。因為那個是不同層次的不同東西在你身上的體現,像有病的那種難受的狀態會越來越少,但也不是說甚麼都沒有。我給你們講,太上老君有這麼一句話,道家書中也有這麼一句話:不管修多高,為甚麼這麼難受?只因為在常人中。

  弟子:法輪大法和宗教是否矛盾?

  師:歷史上我們沒有走入宗教。現在我們大部份是在常人中修煉,他就不是宗教。宗教的目地:一個是修煉;一個是度化人,叫人做好事,讓人世間道德長在。這是他做的兩件事情。我們在常人中修煉也能起到這樣的作用,可是我們沒有這種宗教形式。將來要有專業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但現在我們還沒有進行到這一步。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現在和尚已經有修煉大法的了,不管怎麼樣,我們這個法對社會有益、對人有益。我們不干涉社會政治,不違反政府政策,我們不做這些事情。對國家對常人社會對任何事情都沒有害處,只能有好處。

  弟子:我打坐時經常像坐電梯似的往下滑,自己變的很小,不知為甚麼?

  師:這也正常。因為元神就是很小,也可能變的很大。所以人煉功的時候身體會向外擴展。所以有的人覺的頂天立地;有的人覺的變的很小,都是正常的。但有一點,修煉的人一旦做了不太好的事也會有往下掉的感覺,那是層次掉下來了,身體的容量也縮小了。

  弟子:近幾個月,我在夢中總是和一些周圍的親屬一起在泥濘很滑的地方忙碌著。

  師:這就是人在常人中,人家看著人類就是和泥呢。

  弟子:法輪大法修煉得到正果是否一定要帶本體?

  師:我們這個法門要求的圓滿是帶本體。帶不了本體,這個身體沒有達到這種形式那可能就不行。為甚麼呢?因為我們都能夠達到,真正修煉差不多都能達到,只要你進入果位走出世間法修煉,你的身體就已經成了,好多人已經達到這個地步自己不知道。因為身體有一部份被鎖住受到一些束縛,所以感覺不出來。隨著你修煉會越來越明顯。但要說明一個問題,有的人可能有多方面原因限定達不到圓滿,只能在不同的層次中做天人(神仙),所以身體的變化很小。其實這在一般人看來也是高不可及、美不可求的大福份了。在一般氣功中和附體功、邪法中也是根本達不到的。

  條子遞完了。我今天解答的這些問題我想主要針對我們輔導員和骨幹所提的來講的。當然,我們有些學員甚至沒參加過班或者只參加過一次班,不該來的也來了。不是說你不該聽這個法,也不是說你不能修,就是說你還接受不了這些東西,它牽扯很大的問題。不叫你進來吧你可能會有想法,心性還不高,可能會說三道四;來了又怕你接受不了,產生懷疑毀了你的前程。不管怎麼樣吧,聽到了以後不相信就把他當成故事聽,千萬不要起甚麼抵觸情緒。

  講的這些法主要是對我們這些輔導員、骨幹講的,將來在你們開展工作中有好處。有些問題是有共性的,學員提出來解答不了,起碼我們能知道一些事情。其實我講了,不開這個輔導員會也可以做的到的。比如說,我在濟南學習班講完課要走的時候,很多覺者都跟我講:這個班上已經全講了。意思是該叫常人知道的都講出來了。我說就遵照這個法去學,只要把他吃透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我講的這個法,還不只是我這一門當中的事情,所以說他是一個很大的東西。當然我們今天做的事情和過去傳的功,做的事情不一樣。人家講普度眾生,釋迦牟尼把動物都包括在內。釋迦牟尼講普度眾生他可以度眾生,對一切生命他都要慈悲。為甚麼我們今天就不這樣做呢?我們度人還要選擇呢?進我們班還要選擇條件呢?因為這一切事情和當初都不一樣了,有的人壞的不行了,就是要清理。有的人是要留下來,有的人可能要修煉上去,就出現這麼個問題。

  好了,我想我們怎樣對待這個會呀?該講的和不該講的以後下去該怎麼辦?咱們大家都知道該怎麼辦,我也不多強調這個問題了。就是一句話:本著對我們的這個法負責任,對你個人負責任,你就知道該怎麼辦了,就講這麼多。

  ……我們經過討論之後,可能進一步加深對大法的認識,又統一了我們的認識,將來給學員解答起來有些事情我想就好的多,這是其一。再有我還沒有和咱們幾個負責人說這事兒,就是我們能不能在我家鄉帶個頭,組織一下,我們不能只是集體煉功,我們能不能找個特定的時間集體來學一學法。逐章逐節的,大家念一念、討論討論。學習時間的安排像集體煉功一樣固定下來。我想這樣更有好處,有針對性,這樣對我們將來,遇到實際問題就有法可依。我們開個頭,在全國各地輔導站能起到一個很好的帶頭作用。然後全國各地可以效仿,這樣對我們提高認識是非常有好處的,提這麼個建議。

 

法輪大法長春總站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