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於曼哈頓

  (全場起立,熱烈鼓掌)

  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熱烈鼓掌)大家辛苦啦!(鼓掌)

  大家真的辛苦了。你們來自不同的地區,來自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角落,幾乎都有大法弟子。你們都承擔著大法弟子最偉大的責任,你們是眾生得救的希望。由於你們的講真相,由於你們在世間上所做、所行,使很多人得救了。為此,我替這些眾生,謝謝大家!(眾弟子鼓掌致敬)

  億萬年的安排,現在是最後的時刻。歷史走到了今天,不容易,風風雨雨。從古至今,眾神都在看著這件事情,都在關注著這件事情,尤其到了最後這一步。大法弟子的所行、所念,他們都在仔細的觀察著。初期的時候,這部法在世間上傳能夠得到一個甚麼樣的效果,能不能夠完成這史前的大願,大法弟子能不能在最後的時刻完成自己的使命、能不能做好,那個時候都是未知數。還存在著一個行與不行與三界留與不留,大法弟子雖然有證實法的使命,但行與不行也都在其中。可喜的是你們走過來了,一路上無論大家碰到了甚麼樣的風風雨雨,其實回過頭來想一想,只不過是對大法弟子的一種魔煉,過程中使你們成熟起來,去掉人心,最後走向圓滿,這就是你們走過的路。回過頭來看看也就是這樣。

  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無論你是出自於為救度眾生,出自於為證實法,或者是出自於為個人的修煉提高,魔難是一樣的,不會因為你覺的我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我是在為救度眾生做甚麼,這個魔難就應該讓路。大家知道,師父會這樣想,這舊的宇宙的勢力和舊宇宙的生命它們不會這樣想,這也是你們的難度。正因為這樣,才能夠產生那些魔難,這也是大法弟子碰到的最艱難的事情。人理解和不理解,眾生對這件事情的不同的想法、看法,都構成了你們在世間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困難。但是哪,無論他們甚麼樣的表現,我們還得去救,因為他們不理解是因為他們在迷中,他們給大法弟子們造成的一些困難是因為他們看不到真相。千百年,億萬年,不管是為了甚麼他來到了這堙A其實都是在等著最後這一天,不能因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們就不救度他。師父看一個生命啊,是看一個生命的全過程,歷史上他做了很多的大好事,甚至於為證實法都奠定了很多的業績,今生沒做好就不救度他了?

  是,有些做的非常不好,他失去了機緣,失去了機會,那就不能救度了。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也是在迷中修,在迷中救人,無法分辨這些事情。所以你們會碰到魔難,所以你們會碰到不可理喻的人,其實有些人是不能救度的、不配救度的,你們也會碰到。但是不要因為這些影響了講真相,影響了講真相的方式,或者改變了你們正確的做事方式。師父在這個世上啊,碰到的魔難,這個壓力,每天有多少萬件不止,誰也沒有動搖了我,動搖不了。我要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無論碰到甚麼樣的魔難方式,也改變不了。你們證實法也是一樣。但是,作為你們來講,證實法與救人的同時又是個修煉的人,修煉的人有人心在,否則的話就是一個神,神怎麼修煉?神修煉不了,只有帶有人身才能修煉,那才叫修煉。正因為有了這個人身,有了修煉的機會,有了提高的機會,這是非常難得的,特別是大法弟子又帶著那麼大的使命。所以,在修煉中,無論產生甚麼樣的魔難,碰到甚麼樣的困難,都不能改變。

  特別是在迫害大法弟子這幾年中,表現中看上去是邪黨在迫害中國人、迫害修煉人,實際上,世間上的任何事情沒有宇宙背後的因素、沒有微觀的因素它都成立不了、不可能存在。邪黨背後的因素就是那邪惡的生命,表現上是以紅色惡龍為形象,但它有許多分子、粒子,還有一些低層的爛鬼生命吧,污七八糟的攪在一起,舊勢力就是在利用這些東西在干擾著大法弟子。

  最近,紐約法拉盛發生的邪黨黨徒攻擊退黨中心的大法弟子事件,在其它地區也有發生,但是沒有這麼嚴重,可能大家看到了。表面上壞人的想法是要衝擊你,把你衝散了,不讓你再搞退惡黨活動,它害怕,那是它眼中釘、肉中刺。在社會上有個「退黨中心」,「退出中共邪黨中心」,如芒在背,難受。實質上,這是個銷毀邪惡的一個有力的地方,所以它害怕。其實從正面角度大家看看,「退黨中心」是甚麼哪?那不是救度眾生的那一個地方嗎?邪惡沒甚麼可怕的,我要說的是,當這次衝擊、干擾出現以後,總是有一些修煉不精進的,或者是人心多的,都是在用人心在看問題。善、惡的兩種表現不正是在給世人看嗎?不是在找、在分能救度的人嗎?我剛才講了,有的生命是不配救度的,你們可以對每一個人去講真相,但不是街上的每一個人都全度,有的都是不配再救了,關鍵時候就要看人心的擺放,看世人怎麼去針對這件事情。你出自於善念還是出自於惡念,神都在看每一個人的思想念頭,決定著那個生命的留與不留。反過來講,這件事的本身不是就在救度那些能救度的眾生哪嗎?大法修煉、正法與你們證實法中,哪有偶然的事情啊。這件事情本身不是在救度眾生嗎?在社會上影響那麼大,人人都在思考。我過去也講過,中共邪黨它不幹甚麼它自己還少點事,特別是它一對大法弟子幹甚麼壞事就成為它自己的醜事、敗事,同時成為幫助大法弟子成事結局。人心多的學員你們記住我說的話,也許現在你們明白了,但一旦再發生甚麼事的時候,你們不要又忘了,又用人心看問題了。

  最後這件事情它像雞蛋碰石頭一樣敗了,在中國大陸那樣的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堅定的走過來了,何況在國際社會哪?怎麼可能怕你呢?大法弟子的堅強意志是不可動搖的。打人、罵人,無能的表現。在這個社會打人犯法。不要被這些邪惡嚇倒,也不要被它們迷惑了的常人的那些謊言把你迷惑了。說甚麼常人有甚麼想法啊,常人有甚麼想法?常人想法多了。是你們在救他們,你們在做甚麼,你們在幹甚麼,自己得知道。

  眾神在我正法的早期就定下了這樣一條,叫這個邪黨無論甚麼目地它幹的甚麼事結果都是在幫我與大法弟子。所以中共邪黨想要幹甚麼壞事,它只要一幹就是個敗事、醜事。九年來發生的所有事情冷靜的看一看都是這樣。中共邪黨自己知道這個流氓政權在世人眼堿O個異類,總是要給世人看,裝裝門面。現在連這個門面都砸了,畫皮都撕下來了,它也知道裝不住了,就赤裸裸的幹了。現在這個流氓政權,整個國家政府,一直到國外的領館,為了法輪功而存在。這麼一部大機器陪著你們、烘托你們,破天荒哪有這種了不起的事。不裝了,幹壞事的流氓手段、下三濫手段都使出來了,看上去很邪乎,我說那是迴光返照。(鼓掌)看著吧,往下看,這部戲就是這麼演的。這段歷史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安排的,你們為甚麼不去唱這個主角?為甚麼把被邪黨文化灌輸了的常人說甚麼放在第一位?為甚麼把邪惡的迫害看的那麼重?值得深思啊。這些話,如果在九九年迫害以前,師父是不會講的,你們是走過來的大法弟子,你們是即將圓滿的大法弟子。(鼓掌)

  目前,隨著整個正法形勢不斷往前推進,表面空間看上去就像一捅即破的感覺了,已經所剩很少了。邪惡的生命也大量的在消減著,目前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很足的情況下,邪惡的生命已經沒有招架能力了。它們每一次行惡要集中很多爛鬼,幾乎是傾巢出動,因為是正法、淨化宇宙,所以它被消滅掉,邪惡的力量就是這麼被消減掉的,消滅完了它也就消停了一段時間,每次都是這樣。那麼從這個情況看哪,大法弟子更應該冷靜。修煉中已經從最困難中走過來了,走好最後的路,要珍惜自己走過的路呀!不容易,你們走過來,這是在歷史上前所未有過的這種魔難當中走過來。你們一定要珍惜。未來的輝煌,是你們在證實法中建立的威德,等待你們的一切是最好的。(鼓掌)

  不要因為有些地區學員少,或者有些地區學員之間一直存在著爭論,就使你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甚至於你個人修煉的問題上都變的很消極。你在毀自己。你要知道,我一直在講,大法弟子看問題一定要反過來看,因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們要走正。常人認為不好的,作為修煉人——想離開這堛漸糽R,就是好的。你要認為是和常人一樣的想法,你就永遠是個常人,你就永遠離不開這堙C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為甚麼不這樣看呢?碰到魔難就往外推。我講了,哪怕是因為你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問題上出現了爭論,或者聽到逆耳的話,都是為了你提高,因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沒有你的提高甚麼都談不上,也談不上救度眾生。沒有你的提高,沒有你的圓滿,你救的眾生往哪去呀?誰要呀?為甚麼不這樣看問題哪?當然了,在常人中,很難做到十全十美,真的時時刻刻都那樣,最起碼在關鍵問題上、在救度眾生的問題上、在修煉這些問題上應該這樣看吧?你們所有沒跟上的、所有消極的、所有牢騷滿腹的、所有對別人意見非常大的、所有把眼光都看到佛學會那些人身上的,你們都是不願意修你們自己,都在向外修。「佛學會」修好了,他們別人修好了,或者是常人都變好了,對你有甚麼好處哪?你自己有甚麼收穫哪?噢,你為社會盡了點義務、做點好事,僅此而已。那不是修煉人要做的,那只是常人中的一個好人而已,不能圓滿。所以修煉一定要修自己的那顆心,一定要去人心,一定要正念看問題。

  三界當初造的時候就是反著造的,這堥S有正理。有了正理,釋迦牟尼也不用來了,耶穌也不用來了,就沒有傳法這件事情了,更不存在正這堛漯k了。它是反理,行為、形式都是反的。世人認為的香的那邊是臭的,人認為的好事可能在那邊都是壞事。人認為的勝利者,在神來看那都是在人的感情衝動與慾望促使下爭來的。戰爭得來的政權在神的眼堥漪O強盜。人類過去就是這樣存在的,兵征天下、王者治國,就這麼一路過來的,沒有正理。所有的一切都是反的,就是因為它是反的,才能使人修煉,讓你在這個反中正面看問題,讓你把壞當成好。當然不能干擾這層空間的狀態,不能有意幹違反世人常理的壞事,修自己把你認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衝擊、心性干擾等這些事當成好事。你把自己的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難啊都當作是壞事,那就是常人。痛苦是償還業債,不順心的事會使心性提高,作為常人來講其實也是這個理。都是在消業,消去業了有一個好下一生,只是人不明白。作為修煉人,消去業力,修煉中心性提高上來了,最後圓滿。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這是最基本法理,最基本的。有的人幾年過去了,還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觀念。修煉了多少年啦?還不能這樣看問題,還不能正面看問題。你們所有給我寫的信、反映的情況,我看了是真難受,為甚麼這麼執著於世上的東西哪?就包括對各地的「佛學會」的執著,佛學會也只是為了方便大法弟子證實法而做的。那堣ㄛO榜樣,那堣]不是師父,但是要珍惜這種形式,它能夠協調地區更好的證實法,協調好地區更好的去救度眾生。

  現在存在的最大的問題,也就是剛才我講的這個問題,就是不能夠修自己,不向內找。師父不怕亂,師父比你們看的清楚,哪有問題不用你跟我匯報。你寫的東西恰恰是滿紙暴露了你的執著和人心。師父來幹啥的?在師父心目中,正與不正這是看的最準的。你們都知道,神韻我們為甚麼能演的純善、純美,一幫訓練了一年多的孩子們就能拿個世界第一、一流的國際性演出,是因為師父把握住了這一點。常人做不到。師父就是來正法的,我這都是混亂的我怎麼正法?我這甚麼都不會變的,好、壞的衡量標準在我這堙A你的一言、一行、一念、你的一個眼神,我都給你說的非常準確它是甚麼,只是師父不這樣做,給你們更大的機會,知道人修煉中會這樣。就包括我剛才給你們講的,也是在給你們敲警鐘,也是叫你們珍惜修煉中走過來的路。不容易呀,大法弟子們,你們從最艱難的迫害中走過來,這榮耀你們已經有了,只是怎麼樣做的更好。

  其實我剛才講了這麼多,也只是針對不足啦。要說好,大法弟子真的了不起,做了那麼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圓滿著自己,樹立了自己的威德,同時哪,又在救度著這世間上的眾生。不只是世間的眾生,表現是在這兒,如果那個生命的背後有一個龐大的引申到宇宙中的生命群,這件事情可就太大了。是啊,想一想,如果整個三界是為這件事情造的,在正法中誰能夠在這當人?誰能在這當一個生命?是不簡單的事情。可是人世間畢竟是人世間,神來多了也不會變成神的社會狀態,不可能,早就考慮這一步了,來了就得是人的狀態,才能修,在迷中才有機會。所以有的人就不行了,有的人就行,這就是世間的狀態。

  剛才,我來的時候,我看你們在看神韻、飛天藝術學院大法小弟子們的錄像片,其實何止這些?各地區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事情可歌可泣,只是沒有拍成世間的片子,但是在宇宙中有你們的片子。(鼓掌)你們每一件好事都沒落下,都做了錄像記載。真的是錄像。都記載著,因為那是你們走過的路,那是你們的輝煌。

  我就這麼概括的說這麼點。很多事情師父不想說的太明確、太多、太面面俱到,因為有一點你們有些人還不是太清楚,我也多次講過,是你們在證實法,不是師父。證實法中走你們自己的路才能圓滿你們自己、樹立你們自己的威德,所以那是必須你們自己來做的。所以有些時候啊,各個項目、甚至於個人想做點甚麼事情都來問師父,啊,我怎麼做?你一下子就把這威德給了師父。我當然知道怎麼做,可是我要說出來了,你甚麼都沒有了,你做你只不過是幫我做而已,不是在建立你自己的威德。你所做的那一切,威德只能屬於師父。為甚麼你們一來問我甚麼我就不想回答,我甚至於有的時候我給你們的表情都不好看,我是讓你們悟啊。走自己的路啊,別失去那個機會,為甚麼就不明白這一點哪?(師父笑)所以你們老是問我、老是問我。師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鼓掌)往往你們不能這樣看問題,碰到困難了就要找師父。那個困難正好是你們提高的、樹立威德、創造輝煌的時候。不多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