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首都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七•二零」這個日子對我們來講是意義非凡啦,可能在未來的歷史中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從大法弟子被迫害到現在,轉眼已經八年了。在這過程中大法弟子走過了許多艱難的路,非常的不容易。從開始不知道怎麼做,不知道如何面對這場迫害,到大家漸漸明白了應該怎麼樣去做;不但知道了怎麼去做,迫害的嚴酷使大家也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

  對於這場迫害,不同層次、不同生命有他們的不同認識。有的認為是必須經過的一條考驗的路,有的認為是觸動了整個宇宙舊的因素造成的。有的認為是給大法弟子鋪路,在低層次的生命認為,正的出來了,邪的必然就要起破壞作用。無論不同層次的生命怎麼認識,我就是要做好我的事,大法弟子就是要走自己的路。面對所謂不同的考驗、各種魔難干擾,大家變的越來越成熟了。

  最近一個時期我不用操心太多的事了,因為大家成熟了,知道怎麼去做了,在各個救度眾生的項目中大家都在理智的、主動的承擔著多項工作,而且做的很好,所以我也就不像當年在一開始反迫害時候那麼擔心的甚麼心都操了,不斷修正反迫害中大法弟子怎樣走好走正修煉與救度眾生的這條路,在迫害中怎麼更能講清真相,所以那個時候大家經常看到我會有不同的短文發表,目地是不斷的校正你們走的路。最近一個時期就比較少,是因為你們真的成熟了,大家真的知道怎麼去做了,也就不用那麼操心了。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

  除了你們個人在走向最後圓滿的路上所要經歷的、所要開創的,你們最主要的、也是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如果沒有這件事情啊,我跟大家說,你們的修煉早就結束了。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在修煉中你們做了你們應該做的,但是正法中發生了一些變化,比如說,人類社會的人已經不再是過去神造就人的時候那個生命了,人的生命已經被神代替了。表面上看上去還是人,實質上已經是不同空間不同層次來的生命了,所以現在人類社會上的人,無論從智慧上、能力上,都大於歷史上任何時期的人類。面對這樣的變化,這是過去沒有的。以前安排中除了大法弟子修煉外,然後再留下一部份人作為未來的人種,在這過程中會發生大淘汰。許多預言所講的那些事情在過去的歷史上都發生了,唯有從我正法開始的這段歷史發生了變化,其中也有這方面的原因。這些事情都變了。

  那麼大家面對這些生命怎麼辦?從師父這講,我知道這些人應該得度,這些生命值得度。宇宙除了三界之外,龐大的天體都是神。當然,在更高層次的天體往下看下面不同層次上的神在他們眼中其實也像神看人一樣。在過去舊穹體中成住壞滅是絕對的,那麼宇宙的規律可不是人類想的那樣,是無情的,這種規律也超過了神在度人時所講的慈悲,那就是規律。下到三界來的雖然有不同層次的神,他們都是抱著對大法對正法堅定的信念才來到人類。他們都想來這得法,同時助大法在洪傳時期一臂之力。所以對於這些生命來講,無論層次如何,他們堅定的正念就極其的珍貴。因為在神的境界堿搕H、看人類社會可怕至極呀,特別是他們還可以看到人類最不好時期是甚麼樣,他們敢於這樣下來,那就是抱著對大法的堅定的信念,他們認為正法必成。法一定能度了他們,大法一定會成功,(熱烈鼓掌)正法一定會成功,所以他們才敢冒著天膽來到人類。我這媮羲漱ㄛO大法弟子,不是先後不同時期得法的學員,我講的是目前人類的總體狀態。人類社會很多生命、很多事情都發生了變化。面對這樣的生命,我們就得去做,就得去救。

  甚麼樣的生命在正法時期、在這個歷史關鍵時刻是比較珍貴呢?能夠對大法充滿信心、又在實踐中這樣做的,這樣的生命就珍貴,所以呢,我覺的無論從我這也好,從大法弟子的責任來講也好,我們都有這個責任,應該去做這件事情。所以大法弟子就要救世人救眾生,你們在常人社會中開闢了很多救人的項目,做了很多類似於常人社會的活動、看上去類似常人的事,但是出發點與目地不同。媒體也好,網絡也好,也利用了常人社會很多不同的辦法展現出來的這一切,其實都是在救人。無論大家做甚麼,目地都為了世人。看上去是在求得幫助,實質是在救他們。無論是針對財力、人力、物力,方方面面幫助,包括向各國政府講真相也好,和社會的民間團體接觸也好,或者與社會其它方方面面的溝通,都不是為了法輪功本身,也不是為了你們個人的修煉,你們修煉中與這些都沒有關係。這一切都是為了救人。你們在接觸人的時候就是在救人,通過講真相叫給予支持者明白真相是救人,明白真相後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也是為救人。也就是說,在達成常人理解後能夠給予一定支持,這個支持的影響還是在救人。甚至做事中不管那些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都在救人,都在講真相。這就是大法弟子做的。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大法弟子的修煉已經結束了,所以大家現在做的都是針對眾生的。

  我在上次講法中還談到,我說大法弟子個人圓滿已經不是問題,當時很多人可能還不太理解。其實就是這個意思。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好像延續了最後大法弟子要走的路。這樣就顯的在個人提高方面好像有一些緩慢,但是不會影響大家甚麼。本身做這件事情就是在樹立更大的威德,就是了不起,因為他完全是為了眾生的,不是為了個人所得,不只是為了個人修煉。

  那麼大家在做這些事情的過程中也會有許許多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也有不理解的人,甚至不理解的學員。因為總是有精進的、不精進的,總是有新走進來的學員和在不同環境中的學員,所以對問題認識、看法都是不同的。特別是在中國大陸出來的一些學員,長期在高壓下、在黨文化中,在被黨文化變異了的人際關係中,完全是一種畸形的思想。大陸學員,不只是學員,常人也是一樣,當來到國際社會以後,發現正常社會堛漱H所思所想、人的行為完全和中國大陸人不一樣;甚至於習慣了黨文化中的生活方式、緊張的人際關係,來到國際社會以後反而覺的外國人很傻,外國人不理解他們的生活習慣、習性、人際關係。其實國際社會狀態才是正常的人際關係。你不用費太多的腦子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上,不用在這方面變的那麼狡猾。這是正常的人類。

  其實無論你這個人怎麼聰明、怎麼狡猾,結局是一樣的。說這個人很笨,你覺的他很笨、他很單純,那個人很狡猾,無論你在人生路上怎麼走,結局是一樣的,決不會因為人的狡猾發生甚麼變化,也決不會因為他單純有甚麼變化。狡猾只能是把自己變壞,造業中又會使人向下滑,周圍環境與自己變的緊張後會使人心更複雜,複雜的思想只能把自己變的更不好。

  說到這我就多說幾句。最近一個時期陸陸續續從中國大陸出來一些學員,要儘量的和大陸以外的學員多溝通,多交心,說清自己。國際社會上人的生活方式才是正常人的生活方式,最起碼是現時期人的生活方式。當然比起沒有現代科技的古人,那是完全不同的,那時更好。就單指現在,按照現在這個社會形態來講,應該說是比較正常的。所以在這方面要多多和國外的學員交流溝通,自己不要老是抱著在中國大陸黨文化式的思維對待這個社會。過去很多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人也是在國外待時間長了才慢慢的扭轉過來。作為大法弟子你要證實法、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你不能夠在漫長的時間中改變自己,沒那個時間。特別是有些學員在國內做的不好、犯了錯誤,正法沒有結束,你趕快追上來。當然作為新學員來講我想就不是太大的問題,多學學法,儘量跟上,跟上正法形勢。

  當然了,你們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大法弟子在人類社會確實救了很多人,確實扭轉了當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時中共媒體在全世界散布毒素的影響。那個時候全世界所有的媒體都轉載著中國大陸那些邪黨喉舌機器的宣傳,等於都是在替它做迫害宣傳。這一點在西方社會堨L們沒有那麼清醒,想不到這個邪黨有這麼惡,對於邪黨也沒有那麼明確的認識。但是面對這麼大的、全世界性的反面宣傳機器對我們的抹黑,壓力確實很大。可是大法弟子,特別是老學員,沒有被嚇倒。而且國際社會的大法弟子同樣了不起。開始大家只是不知道怎麼做,後來漸漸清醒了、理智了,知道怎麼去面對。在這期間有很多人在思考:法輪功到底是不是邪黨宣傳的那樣?我學的這功到底正不正?當然面對這樣的邪惡的抹黑,很多生命是經過了一段思考。不管怎麼樣,大法弟子最後做的都很好,絕大部份都走過來了,而且配合正法洪勢扭轉了整個形勢,致使最後完全被邪黨控制的喉舌不敢在國際社會再抹黑我們,它不敢再造謠,因為它知道面對的大法弟子是有能力揭穿它的,邪黨一旦再造甚麼謠言、做了甚麼壞事情的時候,大法弟子馬上就會在全世界揭露和澄清,使全世界都認清邪惡,同時會叫更多人知道。所以它的抹黑也好,它幹的壞事也好,就等於叫全世界看到其邪惡,同時又替我們在宣傳法輪功,擴大法輪功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影響。它做的甚麼事情都是在替我們宣傳。

  其實無論舊勢力怎麼做,在宇宙中的相生相剋的關係中就是這樣,它無論怎麼做都是在替大法弟子做廣告。比如說大法弟子搞的很多項目,邪惡一干擾,正的善的力量也隨之而來。壞人做的甚麼事情都一樣,只要它一抹黑我們,要幹點壞事、搗亂的事的時候,本身就是替我們擴大影響。

  這些年來很多事情是邪黨替我們宣傳出去的。大法弟子辦的網絡也好,電視台也好,大紀元報紙也好,很多都經過了這樣的事情。特別是去年的GALA(新唐人電視台全球華人新年晚會與巡迴演出)的演出,本來沒多少人知道,它到處去宣傳,到處不叫人來看,比大法弟子做的還細,(眾笑)比我們找的人還多。(眾笑,鼓掌)比較典型的,比如在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的演出,它給所有的議員都打了電話、寫了信,不叫人來看,自己以為全世界都不知道中共是甚麼東西、都會聽它們的。宣傳之廣、影響之大,當時大法弟子還做不到。結果所有的議員都來參加了。(眾笑,熱烈鼓掌)最後那些議員風趣的講,我們可以在看這個晚會前開議會了。(眾笑,鼓掌)在加拿大渥太華也出現了同樣的戲劇化場面。

  當然我所講的這些事情,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上看,也是告訴大家,舊宇宙歷史能夠延續到今天、走到這一步,眾生與人類能夠存留到現在,是為了等著得救。那麼換句話講,也就是等著大法弟子樹立威德、同時展現大法弟子來救眾生的能力。那麼這個舞台是不是就是給大法弟子留下的呢?(熱烈鼓掌)一定是。所以任何壞人他可以幹他的壞事,他可以從中去搗亂,但是他所起到的作用一定是在幫助救人的大法弟子。(鼓掌)那不是他們的本意,那不是壞人情願的,但是他只要動就會起這個作用,這是避免不了的。

  也就是說,別看現在人類的現實狀況怎麼樣,也別看邪惡怎麼猖獗,來在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是等著你們救的!(鼓掌)所有出現的不好的事情,都是對大法弟子增加威德的考驗。(鼓掌)我這麼講大家的思想也就更清晰了。無論大家碰到甚麼具體困難,看上去雖然和常人的形式一樣,與常人的那些困難差不多,其實當大家冷靜的看看,回顧回顧自己走過的路,不都是這樣嗎?是。因為我做的這件事情是有我的安排的,也不是叫全人類都來學法輪功,我做這件事是分兩步走的。有正法時期,那麼在正法時期有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正法時期過去了之後那就是法正人間時期,是分兩步的。將來哪,法正人間的時候也有法正人間時期的大法弟子,和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威德是不同的,但是這是兩個階段。

  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面臨著為將來的眾生得救的責任。如果不出現高層次上來的生命下世得法的問題,大法弟子就不必做這些事了。但是高層次上來的生命一替換,就凸顯了這件事情的重要、救人的重要。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還是正常人類社會的話,也是分兩步走。為甚麼呢?因為人類大淘汰中會留下一些好人為未來做人種,同時在法正人間時期還要給大法開創一個人類回報給大法的榮耀,也就是出現一個大法在人類社會的全盛時期,這是歷史中必然要出現的。人類必須得感恩。正法最後能夠在這塈髡芋A作為人類講,也算人類的福份。

  人的肉身沒有元神雖然甚麼也不是,可是他會帶有很多很多信息,再造的決不會是這樣的。新造的人就像白紙一張,面對這個世界,頭腦中一片空白,對自然界的認識,沒有完整的人的思想理念、人對物質世界的不同的行為方式認識的概念,以及這次人類形成的不同的理論、不同的人的規範,這一期的中國人有「仁、義、禮、智、信」,西方也有做人的準則,等等,許許多多東西,新造的人這些都不懂的。人類經過了漫長的社會、漫長的歷史才豐富了自己。我剛才講了,這不是元神,這是人的肉身所帶有的信息。特別是現在的人,遇到事情不會非常極端,碰到不好的事情不會馬上就大驚,碰到好的事情也不會馬上大喜過望。沒有思想內涵的人他會這樣。漫長的歲月,人已經越來越沉穩。這不只是人的思想問題,與人的肉身也有著直接的關係。所以對人的肉身來講,走到歷史的今天這一步,如果把不好的東西都洗淨、去掉,精美的人體真的是一件傑作,真是值得珍貴的、宇宙歷史造就的傑作。(鼓掌)

  也就是說,在宇宙中,在漫長的天體的發展過程中,確實造就了許多很好的生命、珍貴的各種因素,再造也不會這樣了。這是所以要正法的一個重要因素。如果這個宇宙甚麼都沒了,一切都從新開始,在發展過程中無論怎麼樣去做,就是用同樣的歷史也絕對和現在的這個生命不會一樣的。不可能一樣,所以整個宇宙眾神都覺的走過的歷史太珍貴了。

  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最後結果怎麼樣我沒看重,在正法中完成那都是必然的。正法中無論怎麼驚險,結果是必然的,所以我對這個不太注重,因為它是必然成的。我最珍惜的是過程。生命的一切過程才是這個生命的整體。正法的整個過程是最珍貴的,這就是宇宙的一切,是最了不起的事情。正法這個過程就很主要,所以不能任由舊勢力參與。特別是作為正法來講,我要走的路我為甚麼這麼堅持,因為那是在開創未來。我在宇宙中所做的那一切,那是最值得珍惜的,那是我將來要肯定、我承認的。不是我要的,那是不能夠承認的、不能被肯定的,那是恥辱。所以在正法中,無論碰到甚麼樣的魔難,碰到甚麼樣的衝擊,都改變不了我的意志,都改變不了我要做的。(熱烈鼓掌)

  從上次法會到現在為止,又快半年過去了。在這半年過程中,大家做的很好。形勢發展很快。邪惡的生命越來越少的時候,世人的思想在變,社會在變,眾生在變。我講的眾生其實不只是人類。一切物體,無論現代科學認為的是有機的、無機的,其實都是有生命的。一切都是生命。我們講的「眾生」其實是指所有的生命。眾生的變化反映出了在正法進程中大法弟子的成就,大法弟子在整個正法時期的表現也充份證明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榮耀,了不起。下一步要做的事情要做的更好,走好最後的路,把該做的做的更好。不要覺的我們做了甚麼了就滿足了,我們還有那麼多眾生沒有救度,你們還要在有限的時間堥浀菑v樹立更大的威德,最後大家不至於為這件事情後悔。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做的更好、更了不起。

  當然,修煉中自身還存在著很多不足,我也看到了有許多特別突出的不足。我一直都沒有講,現在也不想講,因為我知道,雖然那個缺點很大,但是在正法中,有些也起到了防干擾的作用。說到這兒,大家不要去猜想,你不要覺的你的缺點應該保留,(師父笑)我只是看到了一些問題,但最後我要給你們解決這些事情。

  不管怎麼樣吧,大家應該把最後的事情做的更好,樹立更大的威德。不是為了我,也不是為了正法,是為了你們自己。(熱烈鼓掌)未來的眾生會感激你們。(鼓掌)讓你們的生命在未來的宇宙中更加閃光。(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