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

  (熱烈鼓掌)大家好!(鼓掌)(眾弟子:師父好!)

  我還記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們多倫多那次法會就是在這塊兒開的。(熱烈鼓掌)當時邪惡中共鎮壓迫害要開始的時候,我跟大家講過一句話,我說一個不動能制萬動!(熱烈鼓掌)當然有的學員能理解,有的人就理解成甚麼都不做、甚麼都不幹了。(笑)(眾笑)不動啊,是指堅定的正念和正信不動,不是說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責任和自己在魔難中提高修煉的路都不走了,那怎麼能行啊?不管怎麼做吧,因為修煉嘛,每個人都帶著不同的認識、還有在常人中不同成度的執著走進大法的;在修煉過程中有許多人心也是很難去,因此造成對法理解上、認識上的不同,所以在這場魔難當中也充份的表現出了不同學員對大法的認識啊、執著心的多少啊,各種各樣的表現狀態迫害中大家也都看見了。這場迫害是強加給我們的,是不能承認的,但是從迫害中也確實看到了修煉中的不足,也看到了大法弟子了不起的一面。能夠跟著師父走到今天,能夠從迫害中走過來,就是了不起!(熱烈鼓掌)

  我過去講大法弟子的修煉如果沒有這場迫害,大法弟子的修煉會有另外一種方式出現。當然這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再談它也就沒啥太大的意義了。但是既然是這樣,在這種狀態中,真正的大法弟子能夠在法中堅定自己、提高自己、在反迫害中救度眾生,能夠走到今天真的是了不起。大家看到了這場迫害多麼邪惡、多麼嚴酷、多麼下流,它和歷史上以往對神佛弟子的迫害還有一個不同的特點:就是歷史上任何一場迫害都是公開的,而當今中共邪黨已經具備了歷史上的各種迫害人民的邪惡經驗和流氓手段,所以這場迫害、邪惡的鎮壓,很多手段都是在背地堙B不可告人的狀態下進行的。所以要叫世人知道這件事情、引起社會震驚,引起世人對這次迫害的憤慨,或者是對大法弟子的聲援,好像都很難做到,因為邪惡在掩蓋著真相,而在迫害手段上卻是非常的邪惡。這是從來都沒有的。這就是中共邪黨在一百多年來已經具備了的最邪惡的經驗了,在極其隱諱的掩蓋它們迫害的罪行。

  也就是說強加給大法弟子的這場魔難哪,是在歷史上沒有過。當初開始迫害的時候呢,它們採用的方式是公開化的,而且給人好像天塌下來一樣的邪惡氣勢妄想壓倒大法弟子。邪惡勢力、爛鬼、惡黨沒做到。後來它們發現時間長了就會引起國際社會的重視和中國民眾的反感,社會上廣大的民眾就要聲援大法弟子、就要聲援反迫害。這樣它們就開始將這場迫害漸漸的轉成了不公開的迫害。一方面表面上看中共邪黨又勝利了,另一方面又給人一種表面平靜,粉飾太平景象,背地堳o依然在陰毒的迫害大法弟子,甚至於後期中共一言堂的廣播、電視、報紙都不報導了。可是鎮壓迫害的手段卻從來都沒有放鬆過,這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流氓政府對民眾的迫害手段。大家看到了,全世界各個國家的主流媒體在這種情況下大多都沒有報導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在罪惡中沉默著。

  當然了這還有一個因素,就是中國現在成了全世界經濟市場,很多國家都看好這個投資環境。並不是說中共有甚麼了不起的資源,或者是中共變好了改變了中國的環境,或者是中共邪黨有了甚麼好的招法,吸引了全世界的投資者。其實呢,很簡單,就是因為中國人被中共搞窮搞怕了,要多攢錢,加上中國人的勤勞,從而做工作比較長久、穩定,就這麼一點吸引了投資者。因為世界上許多民族的人他一旦賺了一點錢他就不幹了,等錢花沒了他再去找工作。而中國人這種被中共搞窮搞怕了要多攢錢的特點,只要有錢攢幹甚麼工作自始至終都要幹下去,就這一點吸引了大批需要工人穩定、特別是需要技術工人穩定的投資者。所以中共邪黨也抓住中國人這一心理,又在利用著中國人,而且利用投資者的資金、大量的財力物力人力鎮壓人民、迫害法輪功。因此全世界很多國家為了經濟的利益,對這場迫害不表態。

  迫害中我們也看到了,人類社會所宣揚的甚麼東西都是不可靠的。全世界很多人在講人權,國家吹捧信仰自由,甚至於全世界的人好像都把這些當作了人類最基本的生存條件和人最重要的權利。而中共極其邪惡、極其嚴重的踐踏迫害中國人與人權和信仰自由的時候,全世界很多政府、媒體卻默默無聲。也就是說在利益面前哪,甚麼信仰自由啊、人權啊,都變的一錢不值了。甚麼人的良心哪,我們看到了這時人所謂的良心也是一錢不值了。這些只不過是在維護著一些人現實的既得利益而宣揚的東西。而大法,這是你們在修煉中所認識到的宇宙的真正的真理,是永恆不變的、不動的,在任何情況下、任何環境下都要維護的正理,在任何情況下人都要遵照的。在任何環境中,只要修煉者正念足,都會從中得到提高、得到啟示和幫助,從而加強正念,不被任何常人的手段、邪惡的誘惑所干擾。這就是宇宙的法則與人對神的正信,這就是修煉人走向昇華中真理表現出來的,是常人所鼓吹的任何維護常人利益的東西所比不了的,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超越常人的,所以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才能走過來。

  其實全世界很多政府和幾乎所有的大的媒體不表態,除了這兩個原因之外呢,那還有一個最根本的因素,就是舊宇宙中舊的勢力的因素在間隔著全世界其他的沒有得法的人,叫他們不要參與到這件事情中來,目地是要使大法弟子在這些局部地方「考驗」。世人摻進來哪,對大法弟子的「考驗」就達不到那麼邪惡的成度,達不到它們對大法弟子安排的這個嚴酷的所謂魔難中看他們行不行的目地,這就是它們最根本的原因。

  不管怎麼樣啊,在這場迫害中,我與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這場迫害的,以致在我們全盤否定這場迫害中按照師父我的要求保持著你們特有的修煉人的狀態,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能夠在自己的責任中做好這一切,那就是在精進。過去我跟大家講過,我說修煉哪,過去任何一個修煉人都會有一個同樣很難的修煉狀態,就是艱苦的、長期的考驗。尤其在常人現實的利益中修煉,這實在是太難了,方方面面的利益都在誘惑著修煉人,稍不注意,你的思想、你的認識、甚至於人心都會使人隨波逐流,所以這種修煉方式就非常的難。因為難哪,也從另一方面體現出了今天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他也就能夠修的高。環境不難哪,那對修煉者人的表面、這個人的生命主體直接考驗就沒有那麼尖銳。

  大家知道,宗教也好、過去歷史上的各種修煉方式也好,它們都不針對人的最表面、真正的這個人在修煉中負責。也就是說呢,不考慮人的主元神能不能修成,所以哪他們多數是在長期的入定中修煉。定中所演化出來的去執著心時表現的各種狀態,只能對修煉人的副元神起作用。而大法弟子這種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形式,使修煉者帶有的沒去掉的常人的各種執著心、各種表面對人的利益的誘惑,就表現的非常直接。這樣促成了對修煉人的表面修煉的重視,從而也使表面人一面的改變成了關鍵,也就成了修煉中最難的重點。加上先決條件救度與提高的目標就是人的主體,這樣人的真正修煉也就成了第一位,修煉的方式也就構成了對人的表面直接的考驗;而對於副元神和整個人體的其他生命體的考驗就不是那麼直接了,因為他們都在不同的破迷的狀態下,而這個人卻是在直接的現實利益的考驗中。這就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特點。為甚麼我一直在講「人真的能夠修成神了」,就是這個意思;「形式上真的是人在修煉了」,因為人體在修煉中成了主體。

  這部大法傳出的初期,有許多神哪,他們都不理解,因而說你就太重視人了。言外之意你不重視我們、你重視人,過去誰拿人當回事啊?人那麼執著、行為那麼低劣、理性不清,你為甚麼要度人呀?當然了有許多原因他們是不知道的。我過去對你們講法已經提到過了,低層的神是不知道人類表面的真實情況的。人類的歷史在這麼漫長的歲月中經歷的太多了,人的表面在輪迴轉生中又經受了那麼多、那麼多,正法是在救度眾生,這樣的生命能不度嗎?大法在宇宙中正法不是過去的那一種修煉只對某一種或一定範圍生命負責的這麼一種表現,正法是要救度所有能救度的眾生的,包括人主體上的所有神造的生命存在方式。而且很多人經過那麼漫長的歲月的苦難,能不救度嗎?三界的主體不是人嗎?三界內眾生不都是要救度的嗎?那麼這種修煉的方式和人在歷史這麼漫長的歲月中奠定的那個基礎、承受的那些苦難,不正是使人具備了從古到今最大的威德了嗎?這些生命不也就是應該說是最了不起的、首先要考慮救度的了嗎?在人這兒作為正法的基點,那首先考慮的,不就是解脫人這部份生命嗎?

  當然了,還不只是這麼簡單的。在歷史上就看到了今天的這一切,三界形成的初期就在人的最表面人的形體中開始和陸續的安排了將來正法時期需要的生命與條件,同時使這些生命在走過漫長的歲月中具備巨大的威德。也就是說,人的表面也不是簡簡單單的人。低能的行為與低能的智慧是人的境界與三界的環境加上造人時的標準而限制的。只從現象上是看不透的,因為越層次高的因素在人體表面上越不容易被察覺;越不被察覺,人的真實情況對不同層次的生命來講哪,這個真相就一直在被掩蓋著。不是所有的一切神對三界與宇宙的關係都知道的。你們知道歷史上在人類社會留下許多文化和預言,而很多事情甚至於貼近三界的神都不知道。這不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嗎?為甚麼呢?他們怎麼不知道呢?人類也能從歷史的一些哲理中認識到一些正的理,特別是那些人類歷史上留下的很準確的預言,那神怎麼能不知道呢?

  其實人類社會、三界中有很多迷,有很多迷是神不知道的,而且人類的時間和許許多多神的時間是有很大很多差異的。就說以人為一個粒子的話,那麼超越人更大的粒子的神,就是從體積上比喻,他能夠體察、知道、了解人類社會的漫長歷史,也是很有限的。如果這個體積小於人類的這個粒子,或者小於分子粒子的神,他的時間就非常的快,所以有許多生命他根本就不知道三界的根本歷史、三界存在的目地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神不會真正的死亡,但是他也會在他那個境界中再生。就是用這個詞形容吧,叫「再生」。他也會因為宇宙中過去存在著的成住壞滅而復始,就像人有生老病死、從新轉生一樣。因為造就宇宙時的法理中定下了周而復始的原則,在神的境界中也有這個狀態,只是神在他那個時間中顯的是極其的漫長。而且是神的再生過程他自己都知道,不像人,說死了很可怕,再生,有沒有來生啊,這個都是在迷中,不叫人看到。可是在神的狀態下神是知道的,只不過是再生中以前的記憶洗掉了,再生的時候以前的記憶不存在了,只不過是這樣一種狀態。但是這一切對他們來講,就像漫長的沒有生命的終結。但是呢,他在再生過程中,以前的事情他都不知道了。漫長的歲月中,三界內的歷史不是說宇宙所有的神都知道。就包括今天的正法,也不是所有的神都能夠知道是怎麼回事,甚至於不是都能夠理解、都能夠看到正法的每一步。各界眾生也只不過是在正法快到他眼前的時候他才會看到,在正法沒到的時候他都不會看到,所以就使宇宙的眾生在這場正法中有不同的表現。正的認識,反的認識,消極的認識,就是這樣一種狀態。我們看到今天人類社會的人所有表現出來的狀態,我告訴大家,和上界的情況基本上相似。

  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大法洪傳中,各界眾生與眾神都是甚麼樣的狀態呢?他們都說,哎呀,大法真好,這麼好的法傳給人太可惜了,而且是在人最不好的時候傳。那麼也有的想,在這樣的時候傳也許才能體現出大法更了不起。那麼也有的生命就認為,李洪志慈悲,那就把一切不好的東西都推給他,叫他給消罪業。藉機幹壞事。可是壓下來的罪業大如天,很多神看到這種情況都在想: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能不能行啊?都抱著不同的想法和認識,但是當時總的來講起正面作用的還是主導。可是九九年「七.二零」一開始迫害的時候,他們的想法就又變了,眾多的各界生命都抱著消極觀望的態度,看到爛鬼行惡迫害也不管,似乎在看你行還是不行。你要行了呢,哇,那可太了不起,我也贊同你;但是舊勢力、舊生命的被觸動後造成的阻力,和看到世間充滿的邪惡氣勢,眾生各懷私念。多數認為這事可能很難成功,要不行了,那我也會受牽連,因而不表態。幾乎各界眾生都是這樣的狀態。宇宙的法為的就是救度各界眾生,是不能對眾生要求的太高;都那麼正,宇宙也就不需要正法了。正因為是這樣了、不行了,才會表現出這種狀態來。這就是神對這次正法的表現,對大法弟子的表現。

  當然了,隨著整個正法的形勢不斷的向前推進,世上與整個三界內的形勢也在不斷變化。大家看到了今天的世人那個表現與天上也是很相似的。從另一方面講,如果很多世人的生命是對映天體的、有他的來源,那麼大家想一想,那是不是就直接牽扯到上界此時的狀態?當然,人表面是不清楚的。目前很多人現在都願意站出來了,是因為很多各界眾生、各界的王都看到了大法正法必成不可阻擋的趨勢了,所以在紛紛的表態,在紛紛的要有所表現。舊宇宙最後的因素早就看到了這一步了。宇宙中還有許多更高最後的生命,雖然與舊勢力的因素沒有任何關係,但是它也是舊的生命,它也抱著它變異後了的觀念。對於大法弟子們,它也抱著過去宇宙先天不足與變異了的特性維護著那一切。對於大法弟子,它認為這種迫害能使他們修煉,它們的觀念起著阻力的作用,而且它們造成了表面世間與各界的間隔,也阻礙著世人對法的認識。它們覺的在這樣的狀態下走過來才行,下界的眾生與世人在這種情況下表態了才可留。在這樣的狀態下選擇是表現出了這個生命了不起,可是它們都認識不到正法的狀態需不需要和最關鍵是未來的宇宙是不要這樣的,正法中也不承認這種負的、反的因素的。而且一個生命此時對正法的態度才是至關重要的,其中就包括這些所謂最後最高左右正法的生命在內。

  正法這關係到一切生命的將來,而不是只針對大法弟子、世人或各界眾生。正法的洪大,誰能除外呢?同時因為對正法的態度它至關重要,所以誰也沒有權力封閉、造成眾生在無知情況下對正法本身與大法犯罪。從開始就不應該出現舊勢力這種因素的干擾。在沒有任何因素的干擾、眾生在完全沒有被控制的狀態下看這件事情、對這件事情表態,那才是真實的。否則的話這種安排不就表現出了它們願意安排誰做好的生命就安排其做好、它們願意安排誰幹壞事就安排誰幹壞事,這是眾生自己的真實表現嗎?不是!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宇宙中舊的最後的因素還在干擾著未來所要所成的。

  今天我們看到的世間上生命的表現呢,雖然在舊勢力的左右下吧,各界眾生眾神也都在漸漸的開始認同大法。而這種認同啊,還不是真的對大法、正法、大法弟子無條件的接受,是正法成功洪灌全天體的氣勢使其無可奈何;當然也有相當多的一部份是真的明白的,因為他們看到了這種正法的趨勢,未來的一切是必成的。這一切世間上人當然不清楚,他們只是看到沒有被流氓執政的中共政府的迫害嚇倒,表現出一種人的認識:哇,法輪功厲害,法輪功這麼長時間沒被這麼邪惡的中共邪黨給鎮壓下去,反而越來越興旺,而中共卻在迫害法輪功中把自己搞垮了,還是法輪功了不起!而且大法弟子所表現出來的正念的素質,對中國人來講好像是看到了一種中華民族道德回升的希望。貪官污吏、社會犯罪在中共統治下的社會已經是亂的不行了。再加上正法初期為了讓中國人認識法、得法,當時把中國人的思想打開了,使中國人變的非常聰明;而這個聰明在這場迫害中他不能夠用在認識法上、卻用在了犯罪上,所以這些年迫害大法弟子中,打擊真、善、忍,宣揚邪惡的東西,使眾生的犯罪方式也變的極其的隱諱、複雜。針對中國的現實情況,中共流氓集團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面對它們自己造下的罪惡、社會的複雜,它們根本就回天無力了。

  我剛才講的這番話就是因為我今天又坐在這個地方對大家講法。(熱烈鼓掌)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六年了,我今天在這媮羲k,大家可能心情也是不同,當初坐在這媗左k的學員可能感覺更是不同。我們從這場邪惡殘酷的迫害中啊,基本上要走過來了。因為正法中邪惡中共邪黨的因素被大量的、急劇的、快速的銷毀著。它們就像我講的,它就是邪、就是惡、就是壞。只要它存在,它還會幹壞事。所以中國那個地方呢,中共邪黨的邪惡因素雖然對民眾、對世間上的許多世人的抑制都在消除、減緩、減輕,不起大的作用了,可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還在維持著,除非把它徹底的都清除掉,那這場迫害也就結束了。中共邪黨這些邪惡的因素是一定被神在正法中清理掉的!(熱烈鼓掌)

  中共邪黨也看到了自己的搖搖欲墜,也看到了大勢已去,很多人哪都在留後路,很多人也都在掩蓋自己在這場迫害中的罪行,當然了更多的人哪想退出那個邪惡的中共邪黨組織。這一切就使邪黨的那些個死黨感覺絕望可怕,特別是這個退黨,退的它們心驚肉跳。大勢已去啊,它們已經看到了這一切的不行了。不管常人持甚麼態度、擔心中國社會民族會怎麼樣啊,那都是操沒用的心。神自古以來都沒有放鬆對人類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人的控制,神叫這個社會亂這個社會就亂,神叫人狂人就得狂,神叫哪個社會穩定這個社會就得穩定。那麼大的一個中共邪黨陣營,說讓它解體,幾天就都解體了。(鼓掌)看神需不需要,不就是這樣嗎?

  人類社會這一切呢都是為正法開創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為我大法弟子證實法而存在的。你們記住了,你們才是今天人類社會的風流人物,你們才是眾生最矚目的生命,你們也是決定著人世間每一個人未來的生命!(鼓掌)所以救度眾生和修好你們自己,這件事情對於大家來講,對於大法弟子來講是至關重要的。不只是為了你自己這個生命的圓滿,也是為了眾生,更多生命對你們的期望!我就講這麼多。(長時間熱烈鼓掌)

  因為當前就是大家現在做的事情,所以我不能夠因為講太多其他內容沖淡了你們現在做的。現在做的事很主要,所以不多講了,謝謝大家!(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