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四日

  (熱烈鼓掌)

  大家好!(熱烈鼓掌)(眾弟子:師父好!)

  大家辛苦了啊。(鼓掌)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啊,大家在風風雨雨中已經鍛煉的越來越成熟了。無論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還是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大法弟子,都是一樣,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越來越知道自己的路應該怎麼走。面對迫害,面對各種非議,大家都能夠理性的去對待了。尤其在講清真相的時候啊,大家都是本著救度眾生的願望在做,所以起到的效果都非常的好。

  從現在的情況看,特別是《九評》以後啊,使很多世人都覺醒了。特別是中國人,被邪惡共產思想造出的中共邪黨文化假相蒙蓋的太久了。人們逐漸的在清醒,自我本性在復甦。《九評》發表以後到最近一個時期,大家遇到了許許多多的從《九評》發表以後所出現的各種各樣正反兩方面的事情。特別是每天成千上萬人的退黨,使惡黨邪靈與壞人非常恐懼,邪惡在解體前又在煽動中、蠱惑中、造謠中,在說我們搞政治。其實你本來不是搞政治它就要說你搞政治。它們一貫是一邊迫害人、打擊人,一邊給人造謠、煽動世人,也為迫害找理由。它們一貫是打擊誰時隨意願意說誰是甚麼它就說甚麼。大法弟子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非常清醒的、理智的知道自己在幹甚麼,任何邪惡謊言、中共邪黨文化中的所謂罪名都干擾不了、都衝擊不了。

  作為修煉的人,本來用任何常人的辦法呀、手段哪、迫害啊,煽動、蠱惑都帶動不了修煉人,特別是對大法弟子更不起作用。迫害這麼長時間了,可笑的是,那些個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流氓份子、流氓特務、流氓集團的頭子們還是不能夠認識大法弟子,還是不能知道這些修煉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還用常人那一套對待。這不是很可笑嗎?是,常人從表面上看,用常人的思想看,特別是用中共邪黨文化的變態理念看,是理解不了修煉人的境界、思想狀態。用常人心對待都對不上號,迫害中壞人所使用的任何辦法都沒有用,所以人世間這一層想動搖高於人世間的層次與境界,是永遠都做不到的。

  《九評》發表以後呢,有很多常人被中共邪黨邪靈造謠帶動著說我們搞政治。可是大家都知道,我們沒有搞政治。被迫害中的人即使搞政治也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們沒有搞政治。我們也不搞政治,真正修煉的人參與世人的政治怎麼可能呢?宇宙在正法,此時修煉大法的人是在證實法,是以救度眾生為目地的。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為了證實法,可以利用常人社會的任何形式為正法提供方便,就是這樣也只是根據救眾生的需要而選擇的用,因為三界內的一切都是為正法而成的。面對著要救度的眾生,怎麼樣能夠使生命得救才是關鍵。在運用這些世間上的東西時,也都是在酌量著在考慮到怎麼樣能夠使眾生理解、又能使其得救才運用的。三界的構成是為了今天的正法,三界內的萬物與眾生也都是為正法而來的、為正法而造就的、為正法而成的。也就是說,這堛熔野芼P萬事萬物都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的,這媄銂漸籉顙き﹞]都是為了正法這件事情而建立的、而造就的、而成的。那麼大法弟子在這正法期間,只要世人能理解、從而得救,我們可以如意的運用任何方便救度眾生的辦法,但是我們也是在選擇的用、善用、正用。

  就拿《九評》這個問題來講,當初發表《九評》的最主要目地,就是要揭露中共的本質,使一批被中共矇蔽的世人看清中共、認清中共的邪惡,從而得救。因為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的時候啊,有許多世人受中共邪黨邪靈與世間中共壞人利用惡黨文化的宣傳作用下,根本就不聽。有許多人張嘴就說中共邪黨說你不好你就不好;也有許多被惡黨文化變異的人說中共鎮壓,要是我也鎮壓;也有許多人還在被矇蔽中,非常的相信中共操縱的這些宣傳機器,甚至於還在相信中共的流氓政權,還在把其邪說當作真理。面對這樣的情況怎麼辦?我們就不慈悲了嗎?就不救這些人了嗎?當然要救。我過去一直跟大家在講,當今的中國人哪,都不簡單。別看那張人皮還是那樣,其實主宰那個人的已經不是過去的人了,多數都是高層下來的生命在主宰;還有許許多多在歷史上各個民族的王轉生到中國去了,所以中國當今的這個人群非同一般。只是人一轉生、神一下世,都得入迷中,迷中的人就容易被利用。但是他們都是應該得法的,都是應該被救度的,而且是有大緣份的。

  很多生命啊,要想到三界中來,那根本就無法再回去。歷史上無論來了多少生命當人,都沒有一個能回去的。歷史上無論在修煉中有多少人修成神佛,也不是那個人真正的修成,都是人的副元神藉著人的主體在修,而真正這個人的主元神、根本這個人從來就沒有修成過。修行百年之後,修的好的是有一個這個人的形像修成的,可是那是副元神,而作為主元神、作為這個人來講,又重回六道轉生。那麼也就是說,那麼多的高層生命敢於冒著這麼大的險惡到三界中來,為了甚麼?他們是神哪,我們能不救他們嗎?他們不是為來得法的嗎?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他們敢於來,不就是在證實正法和把希望寄託於這次正法嗎?所以我說,我們不能落下他們,我們就是要救度他們,想辦法去救他們!儘管他們一時糊塗,或者是長期被這種中共邪黨文化造成的觀念的變異不能認識真理、不能夠認識真相,我們也要想辦法救他們。

  目前最大的一個障礙就是在這種中共邪黨文化的造就與作用下使眾生看不到真相,甚至不想聽。在這樣的情況下,《九評》起了這個作用,叫人看清了中共的本質。看清了這個邪惡的本質,知道了中共邪黨變異了文化,有很多人就不再說他相信中共邪黨了,有很多人就不再相信這個流氓政府了。我們不是以搞政治為目地、為出發點的,我們也不想要常人的那個政權,我們是在救人!如果中共還在垂死掙扎中變換著招數干擾眾生得度,那我們還有別的辦法,佛法無邊!(熱烈鼓掌)

  本來這次正法是救度一切生命的。無論這個生命好壞,在歷史上犯了多大的過錯,這些都不看了。整個宇宙都不行了,知道有錯的、不知道也有錯,還看誰好誰不好、看誰行誰不行幹甚麼呢?不看這些了,全都救度。但是有一點最關鍵,就是在宇宙正法時不能被干擾。那麼整個宇宙的生命,包括三界內的生命和世人,今天對待大法的態度就是至關重要的了。就這麼一個標準,就看今天生命對大法持甚麼態度。那麼也就是說呢,對當初的這個中共邪黨來講,並沒有想清除它,儘管它幹盡了壞事、造就了甚麼邪惡的中共邪黨文化、殺了無數的人與其它生靈。因為在正法中一切不正的都可以糾正,甚至於不需要修煉人直接面對這個問題,也不需要修煉人去修它,正法中這些從本質上就歸正了。也就是說,從表面上根本就不觸動你。包括中共邪黨的那些邪靈,都可以歸正,使它變為好的生命。可是這次在正法中,從常人這一層講本來對社會是有益的。法輪功在中國社會傳播的幾年當中啊,使中國社會的很多人精神面貌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道德提高、身體健康。中共知道自己的政權不合法,一再吵吵「穩定」和保它的政權。當然這都是常人的事情,我們也不管你。可是大法在中國傳,是不是對那個社會的人有好處?是不是有力的穩定了這個社會?人心向善,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每個人在任何環境中都在做好人,這種精神力量轉化成的物質力量,會給這個國家、民族帶來多大的經濟利益?帶來多大的好處?使民眾道德回升,這社會多穩定啊?這個社會是誰在執政、是誰在受益呢?這不是明擺著的嗎?可是這個驕橫行惡慣了的邪靈惡黨與其一幫子壞人它們還是選擇了迫害。那好,你選擇了迫害,從你選擇迫害那天開始,眾神就定下了淘汰你。迫害中對大法徒幹的這一切、對世人的毒害都得償還,其實更大的罪惡是干擾正法。

  大家知道了,在正法中許多另外空間的生命都是在正法的洪勢中一走過就清除了,非常的快。在整個正法中往前推進,不管這個速度多快,總還是有一個過程的,因為宇宙的空間是由不同的時間組成的,每一個星球有自己的時間,每一個粒子有自己的時間,粒子和粒子之間構成的範圍有自己的時間,星球和星球之間構成的範圍有自己的時間,比如九大行星範圍、銀河系、其它的星系、所有星系的整體,這個宇宙、宇宙以外的宇宙、更大範圍的宇宙,一切都有自己的時間。每一個這樣的宇宙、天體,它們的時間都是不同的,差異非常的大。在整個宇宙中看上去,這個宇宙的正法就像揮手之間就成了。可是呢,在這個揮手之間的時候,在有的空間中,由於那個空間時間就非常的快,它快到了這一揮手它幾萬年過去了;有的空間中,就這一揮手,時間幾乎和它是同步的;有的要幾百年、幾千年。人類這兒還算不錯了,從正法開始一直到今天,也不過就是十幾年的時間。當然了,師父沒傳法之前就已經在做這件事情了。實際上是非常快的。對大法弟子行惡的邪靈與壞人,它只不過是在正法沒到之前這個時間差中作惡。其實時間是非常短暫的,假如把人類的時間安排到與正法同步這樣一種狀態,揮手之間就完了。人類這兒顯的時間很漫長,實際上已經很快了。因為正法速度必須很快,所以推進的速度超越宇宙的一切時間。宇宙舊的勢力為了干擾正法也在快速運轉,三界也跟著快。

  我過去跟你們講,我說人類的時間哪,現在已經非常快了。我過去跟你們講過幾次,它有幾次變化。我講過,我說一天是過去的一秒鐘,後來我也跟你們講過,我說現在的一年是過去的一分鐘。就這麼快的速度,在這媄銂漸糽R卻感覺不到,因為它堶悸漯宣憿B它的一切因素都跟著快。時間和空間造就了不同的宇宙環境、不同的空間形式。在這堛漸糽R,一切都跟著在時間中加快,所以你感覺不到它在加快。正法形勢不只是推進的速度快,舊的形勢運轉也在加快,就是這樣現在這個時間已經非常短暫了。因為構成人的物質是有限的,太快的時間三界內的眾生是承受不住的,現在已經幾乎到了人類對時間適應的極限了。人類唯一的能夠感覺到時間的加快的對比,就是在人們的印象中啊覺的,特別是年歲大一點的人知道,過去一天好像能做很多事情,好像一天很漫長,老也不黑天,可是發現現在從早到晚沒幹甚麼天就黑了,而且人的體能也跟不上。每一層物質是有那一層的極限的,這個物質因素跟不上。其實正法速度實際上是非常快的。別看那個邪惡它們怎麼逞兇,面對的未來可怕的下場就在眼前!(熱烈鼓掌)

  所以在《九評》發表以後,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救度眾生中,真的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特別是有很多人提出退黨,脫離這個邪惡。就針對這個問題呀,大家想一想,有的人說我不用退黨了、我也知道它不好、早就不交黨費了。那不是你心媟Q一想就算的。你當初舉著拳頭、精神十足的對著那個血旗發毒誓的時候你說把你的生命要獻給它、你把你的一生要獻給它,你今天你不公開去發表、不退出,那能算數嗎?你心媕Y一想就算數了?人的思想是不穩定的,人的大腦只是一個加工場,各種信息都會通過人的大腦表現、反應,干擾這個人,人的思想來源是極其複雜的。要想判斷這個人甚麼態度、做甚麼、是甚麼人,就必須以他的行為為準,想的不算。為甚麼在任何事情中都是以人的行為為準呢?有的人想要幹壞事,沒幹之前你就不能治他的罪,他幹了你才能治他罪,就是因為人的思想來源和思想本身是極其不穩定的。人有主元神、副元神,還有人的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善惡兩性、還有外來因素都在起作用。人的行為表現那才是這個人的真實體現。所以作為神來看啊,對邪靈惡黨迫害大法弟子、干擾正法,已經把它定罪了,已經是最邪惡的了,要清除它。那麼怎麼清除?清除中包括誰?只是清除了中共邪黨的邪靈就行了嗎?協同這個中共邪黨邪靈幹壞事的黨、團員,就是其世間的行惡者;就是你說你沒幹甚麼壞事,你是它的成員,就是壯大它的一份子、邪惡的一個粒子,就是被清除的對像。不只是這樣,因為它在三界各個空間都在發揮著作用,特別是在人世間。有許多人並不是被動的,而是主動的在被它利用,甚至於是協同它。那麼如果是這樣的一個情況的話,那面對中共邪黨的這些個黨員來講,不可怕嗎?

  這個邪靈惡黨長期以來呀,有目地的把社會中有成就的、有能力的、突出的人物拉入惡黨內,用以壯大它,表現惡黨了不起,好像真的是優秀份子組成的。其實邪惡也知道這些人並不一定是真心的,所以一搞運動就拿來開刀。但是要清算惡黨的時候、真的要法正人間的時候可不看這些,你只要是它的成員,一走一過統統清理掉。因為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中,而且是在被迫害的很嚴重的情況下,已經充份利用著一切機會、不惜個人的安危在救度著眾生中給人們講了真相了,把這些事情告訴給了世人了,在救度你們。有的人不聽,不聽就是表了態了。有的人看了,卻不退出,不退出也是表了態了。

  大法弟子只是本著慈悲救度的願望在做,在儘量的做,在儘量的救,所以無論從開始一直到今天,我們都是在救度眾生,我們都沒有專門為常人的政治做甚麼,我們也不稀罕那個政權。修煉的人是以脫離世間、成就生命圓滿為目地的,執著任何世間的得失、利益都圓滿不了,因為修煉人在世間修煉中就是要去掉常人所執著的各種各樣的心才能成神。不然的話,世間上的任何一顆心、任何一個牽掛的因素,都是一把鎖住人離不開的鎖。所以在證實大法中,大家在救度眾生的同時也都是在修煉自己。這一點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也就是說,我們根本就不求常人的那些東西。 

  作為常人,沒得法的人、不了解大法弟子的人、修煉之外的人,他是理解不了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在當今常人心目中就是利益為大。有許多民主人士、各種民間政治團體的人也在反對中共邪黨,可是我就看著他們很難成事,有些行為真的很差勁,令人擔憂。真的把那個政權交給你能行嗎?個人利益的執著那麼強烈,現在還沒幹甚麼,互相之間牽扯到利益的時候,一碰,自己相互先幹起來了,神怎麼能把一個民族的大任交給你們哪?(鼓掌)所以作為人來講啊,今天到了這一步,我不是說個別人這樣,其實是整個社會的狀態、人類社會的道德都在大滑坡。在不知不覺中大滑坡,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變的心胸狹窄。對個人利益的執著已經超過了你政治上的抱負,超過了在政治上的訴求,超過了為抱負而奮鬥的志向。就是說作為常人來講,道德觀念一樣是很主要的。一個人如果道德觀念不行的話,那真的是神也看不上的。無論任何人、任何生命,有志有德才可成器,這是一定的。將來在法正人間的時候,或者這之前,中共邪黨倒了,誰去執政?我們大法弟子不去執政,我們是修煉人,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我們也不稀罕它那個政權。(鼓掌)那麼誰行?神就要找那些個有大志、有能力、道德高尚的人,一定是這樣的!所以我希望啊,在今天能夠證實大法的常人、能夠擺脫中共邪黨的人,我這堳的不是大法弟子,都是了不起的。如果你們真的有願望在常人社會中做些甚麼事情,你們對自己的修為也要重視起來,才能夠不負擔當的那麼大的責任。

  我剛才這話是額外的了。其實作為修煉人來講根本不需要講這些,因為我知道今天在座的有一些新學員,也有一些還不是大法弟子的人。不管怎麼樣吧,我總是希望人好。我李洪志今生今世轉生在中國,對這個民族有深刻的了解,我也希望它好。(鼓掌)因為時間關係,你們還要發言,我也不多講了。(鼓掌挽留)我現在講的太多會干擾當前你們證實法的形勢,因為有許多學員會提出許多與當前證實法形勢無關的問題來。如果我今天講多了,會沖淡你們今天要做的事情。所以要以當前的情況為重,不能夠沖淡目前要做的事。現在呢基本上就是這樣。如果有新的事情要做呢,那自然大法弟子也就知道。

  我想再利用這個機會告訴大家,你們在救度眾生的時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鼓掌)三件事都要做。大家平時保持著正念,經常面對邪惡、面對一些情況的時候要發正念,要講清真相、要救度眾生,更要修好自己。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沒有威德,講出的話不在法上,救度眾生那都談不上,講出的話沒有威德、沒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惡也會鑽空子。甚至於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處理一些事情時就會流於一種常人的那種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了。有許多常人,他們其實也在幫著大法弟子在做事,可是他們是常人在做大法弟子的事。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做是你們應該做的,也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是在神的這條路上走向圓滿,所以大家不修自己是不行的。在這方面我也不多講,不多佔用時間了。大家多學法,多看書。

  無論大法弟子多麼艱難,路多麼難走,你們的前途都是光明的。大家也越來越看到了前途的光明,也越來越清楚了自己要走的這是甚麼樣的路。師父給你們準備好了最好的一切,但是你們得走到那兒!(熱烈鼓掌)

  大法弟子走到今天這一步,從上到下無不佩服了,連邪惡都膽寒、都害怕。目前那些邪惡基本上是沒有理智的在按照先天舊勢力安排的因素被利用著做干擾正法的事。有些邪惡生命一到大法弟子附近,撒腿就跑,有的是在嚇的發抖又信心不足的幹著壞事。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是邪惡在害怕。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之初好像是很孤立,是因為那時的邪惡因素太多。其實那個時候也不孤立,有神在,有師父的法身,有功在,也有你們修好的一面在。今天這個形勢就更不一樣了。很多邪惡因素沒了,惡黨邪靈少了,大法在世間形成的場已經非常的大,密度也已經非常大了。這個場目前主要是幫助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抑制邪惡、抑制那些主要的邪惡,所以對一般的世人的常人之事基本不去觸動它們。如果這個場要普遍的發揮作用,那已經是相當的可觀了,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中共邪黨的邪惡的場了,而且邪靈惡黨的場在急速的解體、減少,所以邪惡是膽寒的。

  這個場其實不只是幫助大法弟子起作用,也在鼓舞世人,也在為中國大陸以至大陸之外的中國人壯膽氣,也在幫助他們擺脫那個邪惡因素的控制,也在全面起著正面的作用。所以我希望大家以後的路要走的更好,堂堂正正的,正念強一些,做的更好一些。無論遇到甚麼情況、在甚麼樣的情況下,都得像大法弟子一樣,不能夠衝動,正念要足。(鼓掌)

  大法弟子今天這種修煉形式和修煉狀態,和以前的修煉修行形式是不同的。你們才是真正的廣泛的在救度眾生,你們才真正的有了這麼大的使命,所以表現出來的狀態和過去的修煉是完全不一樣的。正因為這樣,更不能因此忽略了自己的修煉,也不能因此搪塞自己的不足。所以我希望大家走好以後的路。不多講了,就講這麼多。(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