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

  在座的有很多是從其它地區來的,還有不少從澳洲來的。這次主要是和大家見見面,不想多講。從現在整個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情況來看,我覺的是很好的,有些方面非常好,也有差一些的,但是整個主體做的非常好。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有許多事情還做不好,我告訴大家,其實就是忽視了學法。因為你們還在同化法的表面是需要不斷的提高的,你在不斷的提高的時候,就要給你安排那些所要修去的東西,每一個境界有每一個境界中的狀態,如果你停在那堙A那肯定就會跟不上正法的形勢了。在正法中,我看大家做的很好的時候,都是因為大家能夠在法上認識法;做的稍微差一點的時候,我看那就是因為不重視學法,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大法弟子,無論你在任何一種形勢下,任何一種情況,你都得學法,都不能忽視自己的同化與提高,都不能忘了學法。如果你不學好法,你就做不好大法的事情。碰到任何矛盾哪,任何需要解決的問題啊,你就擺不正這些關係,就會出現爭執。當然啦,矛盾出現時,有一些爭論,我覺的也不一定是壞事,因為你在修煉中,就是要去掉你執著的心,在修煉中你就是要提高,那麼就得表現出你那些個沒去掉的常人之心來,把它去掉。可是大家有的時候,由於我們自己學法跟不上,就在某些洪法與救度眾生的事情上像常人一樣對待,就使我們許多本來是很神聖的事情,達不到那麼神聖,做不到那麼好,同時呢,也使社會上的人對我們產生一些不理解。這樣一來,自己提高不了,還給大法造成一些個損失。

  大家知道,我們從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開始的時候,除了大法弟子之外,世界上許多地區沒有人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在全世界很多地區都是這樣。一開始對我們迫害的時候,全世界所有的媒體都想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可是誰也拿不到正面材料,都是轉載了中國的那些個造謠媒體所發表的東西。當然世界上的很多媒體它們不是有意的這樣做,它們要報導嘛。大家想想,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在這樣一個鋪天蓋地的壓力當中,我們能夠把法在世間正到這樣一個成度,叫世人能夠認清我們,能叫全世界的人真正的認識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很不容易的。這就是說明大家在證實法中確實做的非常好,才能夠達到這種成度。如果我們不注意,很可能由於自己不符合法的表現而帶來損失,所以我們得千萬注意這些事情。

  由於大家現在確實很忙,很多人都主動分擔了好多工作在做,就使學法很難投入進去。思想中老想著正法的事,在學法中靜不下來,實際上等於白學。你不能理智的、清醒的學法,那就是白學,還耽誤時間,所以這方面大家一定要認識到。我知道大家很忙、很辛苦,有的弟子每天晚上睡很少的覺。做那麼多的事情,還得學法,當然還有其它的事情,所以有的時候我不能夠說你必須得怎麼樣、你必須得怎麼樣,在具體這些問題上都得靠大家自己去安排,自己去琢磨著怎麼去做,把它安排的更好一些。

  再有呢,我看到,在前些年比較突出的一些問題,在最近一個時期也有表現。甚麼問題呢?中國大陸以外的一些學員,很多人都是有一定技能的,有很高的知識,在常人中很多都是有學位的。也就是說,你們的思想是很清醒的,能力也是很大的,所以很多事情確實做的不錯。特別是大家主動的去想做好一件事情的時候,確實做的很好。但是呢,由於你們的能力強,每個人都有一個好主意,那麼就出現問題了。你也有一個好主意,他也有一個好主意,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主意好,往往都是因為在這些問題上出現爭執。而在爭執時,由於平時忽視學法,或者是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就使你們的爭論陷入了一種常人式的那種爭論狀態。

  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大家記的,我經常跟你們講一句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每當發生一件事情的時候、出現一種情況的時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別人,因為已經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別人。如果你們都能做到,那麼證實法中就不會出現爭執不下的事;你們要真有這樣的堅實基礎,出現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能冷靜下來想想別人看看自己,我想很多事情都會做好的。有的時候真的是像常人那種爭執,個別的還有爭的臉紅脖子粗的,甚至於不顧周圍和社會上的影響,完全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你們是一個修煉的人哪,一個大法弟子呀,還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修煉人。大家都知道,不管這個邪惡有多麼瘋狂,它不會長久。越到最後,在正法之勢的觸動中邪惡表現的越邪惡,這說明一定是到了最後的瘋狂表現。假如說哪天真的結束了這件事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圓滿歸位。那個時候回過頭來看看自己走過的路一切都明白了。當然了,做的好不好,一個完全圓滿在所在位置上的佛道神是不會再去想這些問題,就像一場夢過去了,連想都不想再想了。但是,大家在這段過程當中的表現,你們就是在造就著自己,奠定著自己的一切。誰錯過了這個機會,或者哪一件事沒做好,到時候你們會看到過失的原因所在。

  在這次正法中給大穹一切眾生開創了最好的機緣。對一切眾生來講,都存在為自己奠定未來最好的機會。那麼對大法弟子也是一樣。你的修煉成果、你的位置、你的威德,你未來的一切,也都是在這場正法機緣當中建立起來的。那要不做好一切,也真的是對不起自己呀。所以在你們用常人之心爭論的時候,我就想,如果他們看到真相的時候,叫你爭論你也不會爭論了。正因為他看不到真相,有常人之心在能在這堶袚牷A有常人之心在能夠證實法,沒有這些心在了,你也證實不了法,你也不能在這呆了,那也就是修煉不了了。但是怎麼樣利用好現有的這些個條件,做的更好一點,我是要叫你們引起重視。

  再忙,也得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對待啊;再忙,也得考慮周圍的影響。從一九九九年「四.二五」開始到「七.二零」以後,邪惡用造謠的流氓手段把我們搞的很被動,使眾多生命受毒害。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眾生中使人們從新認識我們。那麼做不好的時候呢,很可能你費的那些個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無意中起到損害作用。你們修煉人的表現是純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們的表現就覺的你們就是好。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們得考慮這些問題。

  師父就是能看到缺點,就是能看到問題。就說你們的一言一行,我都知道包含著甚麼。通常呢,師父不對你們個別講法,因為我一旦對個別人講了他的問題的時候,他的思想就會受到很大的衝擊,反倒影響了他,所以我很少對某個人這樣去講。但是,我在大的場合講出這些問題時,你們不要覺的不是針對你或你們講的。

  天上的王很多。大家知道,釋迦牟尼講如來佛像恆河的沙數,那印度的恆河得有多少沙子?何止這些呢,這是釋迦牟尼講出來的一句形容的話。每個如來佛都是一個法王,那還不止是佛家呢,佛家只是一個普遍的、非常多的神的一種,有多少神哪?有多少這樣的王哪?如果每個王在發生一件事情的時候都像你們這樣對待,那可壞了。他們沒有這種不符合他們所在層次狀態的爭論。當然了,他們能夠看到真理,能夠看到最好怎麼樣,但是往往也有一些認識上有一定差異的時候,可是呢,他們不會去爭論。那是一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用人的話說都能夠理解別人。所以有的時候啊,我們不能夠帶著很強的常人心,鑽在一個牛角尖媄銦A老是出不來,越想越執著,越想你這個心越沸騰,越想那個魔就越利用。當你們不冷靜的時候,我告訴你們,那個時候就是魔在利用你們,我不管你修了多長時間了,也別看你在大法弟子中的名望如何,你們不注意時保證是那樣。我告訴大家,不管你們修多好,今天,你們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東西,自己不注意隨時都可以被利用。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那就是儘量的去抑制這些常人的心,儘量的使它不發揮作用,儘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儘量的在一切環境中,在一切發生的事情中,能夠做的堂堂正正的,寬容大度,能夠理解別人,能夠儘量的全面思考問題,那麼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會做的很好。這種表現不是妥協!每個人都可以談自己的看法,善意的去衡量。

  說來說去呢,實際上還是個修煉中的問題,在正法中還是得多看書學法。其實呢,不是批評大家,因為師父就能看到缺點。你叫我師父,我就要告訴你缺點在哪兒,那就要去認識。當然啦,讚揚的話我也經常說,大法弟子了不起,偉大,你們做的真好。這些話呢,說多了對你們沒有太大好處。師父很多時候,看到你們做的那麼好,只能是暗暗為你們高興。

  每個大法弟子,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中做事情都很主動。這一點師父都看到了。這是現在常人做不到的。我們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學員都在全力的投入,每個人在正法時期都做著自己應該做的。那麼作為國內的學員呢,他們有他們的做法;作為中國大陸以外的學員哪,你們有你們的做法。都是了不起的。不是大家都得做一樣的事情,每個人都是在自己所在的環境做大法弟子此時應該做的。你們是自己發自自己內心的在做,每個弟子真的像大法的一個粒子一樣,在維護著法,在救度著眾生。在這一點來看,世人是比不了的。

  大家知道,中國邪惡的一夥所掌握的整人的東西,那是無以倫比的,可以說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再加上現在中國人的思想在政治鬥爭中變異的越來越尖滑,幹出的壞事邪惡至極。可是儘管這樣,很多人是被動的被利用著幹壞事,所以他們不是發自內心的真正的在破壞法。這一點我們也看到了。無論邪惡用甚麼樣的辦法,拿多少錢財,想破壞大法,都達不到他們想要達到的目地。我們是用心在做,他們是用錢在做,這一點他們永遠也比不了。那麼強大的一部國家宣傳機器,在全世界到處都有領館,有那麼大的軍隊,我們面對的是這麼一個要鎮壓我們的邪惡的流氓政治集團。我們能在很短的時間就讓全世界的人真正認識到這場邪惡的迫害,這不是了不起嗎?這不是大法弟子發自內心才能做的到的嗎?這不是大法弟子自己主動去做才能做的到嗎?當然邪惡想破壞宇宙的法,永遠也不可能。

  當然啦,很多事情啊,也不像常人想的那麼簡單。真的想為所欲為,對邪惡來講也不行。我講了,整個正法時期,正法中所表現的一切,在歷史上都是舊勢力做了很周密的系統的安排。就這麼亂,就亂到這種成度,就這麼邪惡,邪惡到這種成度,全世界,包括中國,都算上,還有許多常人社會中和各個空間的很不好的生命還都沒有參與,都被抑制著。就是說,沒有它的份兒,還不讓它參與,不管是好的壞的,兩個方面的都有。看上去是無序的,實際上很有序。參與的這些邪惡的表現看起來很惡毒,舊勢力也只不過是在利用它們,利用的目地就是叫我們在正法中清除這些宇宙中的垃圾。邪惡的生命是看不到真相的,表現起來很猖狂。等到真相一顯的時候啊,一切生命,包括常人,都會驚嘆的。——噢!原來是這樣!

  當然了,在現在這個環境婸P中國大陸那種環境下的情況是不一樣的。在那種邪惡的壓力下,在那種空間中充斥著很多邪惡的那種情況下談正法的事情、談救度眾生的事情,和這婼肮O不一樣的。但是即使這樣,其實也都是舊勢力執意要針對大法弟子心性考驗來的。一定是這樣,如果不是這樣,絕不會出現。那麼針對這種情況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儘量不叫邪惡與舊勢力鑽空子,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

  順便啊,再說點小事兒。大家知道,我們現在人力很有限,證實法中大家不要光顧了這個就不管那個。就是說我們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點,儘量要顧全整體。把我們當前所做的這些事兒啊,都做好。

  不多講了,我知道大家做的事情都很辛苦。我今天沒講甚麼太多的表揚話,但是我知道每個人實際上都是全力的投入了證實法的事情。看到很多事情要做,大家心媕Y很著急,想要把它做好。這一切師父都看到了。不只是我看到了,我告訴大家,宇宙中一切生命都在注視著。物質表面是由分子排列成的,正法整體上已經到了表面這一步。但是這個表面用人眼看上去物體很粗糙,其實它也有龐大的微觀體系滲入的,也是很複雜的。在正法中已經在表面突破了,也就是說已經快接近人能看到的地方了。但是呢,微觀上它還對映著龐大的空間,那堶掄晹傢e大的生命群,所以正法將要救度的生命還是相當龐大的,而且情況也是複雜的。我們所做的一切眾生也都在關注著。這宇宙中到處都是眼睛,做完的和沒做完的都在看。新宇宙的眾生在急盼著等待最後的結束;舊宇宙的眾生哪也在盼得救;參與迫害正法這件事情的,只有舊勢力的那一部份,它在不同層次佔生命的百分之二十,其他的更多的生命是不參與的,不參與的他們倒都是在觀察、在看著這一切。他們都知道一點,就包括舊勢力都知道,這件事情不成功,一切就沒了。

  現在的科學家也發現宇宙的巨變情況。他們發現現在能看到的這個宇宙範圍在加速膨脹,而且膨脹的速度越來越快。以前我是不想講這個問題的,只講法理。大家知道那膨脹意味著甚麼呢?一個東西在爆炸之前才是膨脹的,膨脹膨脹到一定時候,一下崩開了。所以一切也都是在最後之中。很多生命都在焦慮的看著這一切。舊勢力呢,按照它們所要求的也在著急。當然了,新宇宙的生命也在急切的盼著這一切的結束。整個正法的洪大之勢以更迅猛的速度在超越一切時間的在最後做著。現在還差那麼一點就追上表面的膨脹速度。當然了,膨脹的速度用人的時間看好像很慢,實際上是很快的,我做的也很快。我告訴過你們,上邊做多大,下面才能做進來多大。宇宙雖然在膨脹,我做的速度非常快,追是肯定能追上了。追不上它,我告訴大家,最後的解體,使表面空間一切都不存在了。追上它,就解決掉了;不但追上它,還要超過它,那就是法正人間的時候。現在還差一點點,就追上那個膨脹速度了。無數的眾生、無數的生命都在看著。其實每個空氣的微粒中都是眼睛。甚麼是天啊,我給你們講過了,不是說人想像的這種天空。在月亮上,在土星上,或者在金星上看地球是不是在天上啊?同樣是在天上。天是在微觀,在宏觀,不是指同等粒子構成的平行空間,在神的眼中那只是個遠近的概念。宏觀上、微觀中,一切生命都在注視著地上的這一切。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他們都知道。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高層眾生全都歷歷在目。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叫他們佩服。

  偉大啊,真的偉大。沒有正法這件事情,也烘托不出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大法弟子,你們面對的事情偉大,你們面對的責任重大,當然啦,還有你們自己的來源,都算在內,我才說你們偉大。要配的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會有的,開天闢地也就這麼一次,宇宙的開天闢地就這麼一次。一切看上去都像在常人中,和常人區別沒有那麼太大。有了那個差異,你們說甚麼,人就聽甚麼,也就不存在正法的事兒了,也就不存在修煉的事兒了。人在迷中犯了罪,目前也只得在迷中還。別看我們還有一段兒艱難的路要走,時間都不會長,希望大家今後做的更好。

  我也不多說了,你們還繼續開會,今天就是跟大家見見面,因為還有歐洲來的、澳洲來的、亞洲來的,大家也想看看我。如果有必須講的,我一定要跟大家見面,告訴大家怎麼做,今天主要是想和大家見見面。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