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大家好。

  好長時間沒見面了。因為這個法會上大家在談心得體會,現在整個大法的進程比較好,而且是在穩步的在正法中做著一切,所以,沒有想給大家特殊的再講甚麼,更不想講與我們當前做的這些事情差的太遠的法。因為我要有必須講的事情跟大家去講的時候,就是告訴大家應該怎麼樣去做了。這一次,因為長時間沒和大家見面了,一個是來看一看大家,再一個就是順便跟大家強調一下當前我們所做的這些事情和整個情況,其它方面不想多講,容易干擾我們現在整個正法進程。

  從當前的情況來看,由於學員都能夠在法上認識法,而且通過這兩年多,大家鍛煉的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越來越能認識到法。那麼作為大法弟子,每個人對自己對大法對眾生負責的意識越來越清楚。這樣一來就使整個大法弟子把講清真相的工作做的更好。實踐中我們大家也看到了,從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以後啊,那個時候可能每個學員都感受到了,這個邪惡好像是無孔不入,無所不在。一切好像真的像那些預言家所講的,鋪天蓋地的邪惡來了,真像天塌了一樣,到處都是邪惡。再好的人或者其他的生命,可能都受到了那個邪惡的影響。那時就連大法學員的每個人都切身的想過自己:我該不該修這個大法?大法到底對不對?李洪志到底怎麼樣?有很多學員都是經過了思考之後,堅定的走了過來,非常的了不起。由於你們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下,在那麼大的壓力面前能夠走出來,向世人講清我們是怎麼回事,告訴人們我們是被迫害的,一切的打壓手段都是造謠、中傷,完全都是迫害性的,而且是最邪惡的迫害,當世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後,他們都感到很震驚。

  由於當初邪惡是鋪天蓋地而來,就使我們講清真相的工作難度很大,好像人都聽不進去,實際是那場邪惡抑制了人。人們偏聽偏信了那些邪惡的一言堂的謊言之後,帶著那種聽信了謊言的思想、疑問,加上邪惡利用人這種不正確的思想,使人更不能正確的認識我們,也看不到這場迫害的真相。但是呢,隨著整個正法進程速度的加快,不斷的向更廣空間的衝擊,也就是在向更微觀上衝擊,在宇宙中存在的更微觀的龐大生命,他們的變異是宇宙正法的最根本原因。當然,他們很多不一定是有意的阻擋,他們的存在就是必須解決的一層問題,他們的存在就是舊的因素,就是要歸正的龐大天體,就是要救度的龐大生命。通過正法解決他們,或者是在正法中清除掉,或者是從新擺放位置,或者是原地同化,那麼這些都需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就是時間。談到時間,大家知道,從「七.二零」開始,已經兩年時間了。當初大家都覺的度日如年,甚至於每一時都像過一年一樣長,壓力很大。可是,你們都頂著這麼大的壓力,堅定不斷的在各方面做工作,揭露邪惡的迫害。同時由於在正法中邪惡被清除的越來越多,也使世人的思想被抑制的沒有那麼嚴重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都發現現在跟世人再講迫害真相的時候,世人就不那麼麻木了,也喜歡接受了,好像是他從來沒聽說過大法弟子被迫害一事,世人越來越想知道真相了。由於正法也在不斷的向前推進,再加上弟子們不斷的發正念,就使這個邪惡越來越少。其實邪惡就是在正法還沒到來之前,新的一切還沒有產生之時,在這個中間過程當中幹壞事,一切的邪惡都在這媯o生著、表演著,就在這段時間當中,邪惡在堶捷獺C它亂法是亂不了的,亂新的宇宙是不可能的,它就是在正法之前這段時間中,在這堛穛{著舊的生命敗壞後的一切,看上去很邪惡。世間的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當中會感到壓力很大的,真的感覺壓力很大。可是呢,大家知道,不同空間的時間是不同的,那麼站在很大的一個時間場上看,發現這兩年也不過就是一瞬間,非常短。我們在身臨其境感受著迫害,都覺的度日如年,可是現在,大家都走過來了,回過頭來看一看,這兩年在宇宙中也不過就是一瞬間。可是呢,這兩年時間卻造就了多少真正偉大的覺者;通過這兩年我們有多少學員鍛煉成熟了;通過這兩年哪,有多少放不下的常人之心哪,認識不到的執著呀,你們都能夠清醒的看到了、放下了,在正常的環境下這還真是很難做的到的。當然了它們所有安排的一切我是否定的,是不承認的。但是也確確實實在這場邪惡當中使大法弟子鍛煉的越來越了不起。我們自己回過頭來看看這兩年還不就是一瞬間嗎?兩年多過去了,可是那一段時間卻給我們大法和大法弟子建立了不可磨滅的最偉大的一切、最偉大的威德。

  當然了,能夠做好這一切,和我們每個人、與每個大法弟子的自身的修煉、自身的提高那是分不開的,所以無論怎麼遭受迫害,在困難的情況下,大家都能夠堅持修煉、堅持學法,能夠清醒自己。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用人眼睛看,人與人世的一切是立體的,其實呢,整個人類空間的一切物質、花草樹木,包括人、空氣,一切都是那麼大的粒子(分子)構成的。而在這一層粒子當中,一切是貫通的,包括人的身體。人自己沒有正念,那麼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東西在人的身體堣t流不息,甚至於在這堸扈d人也都意識不到。人就是被這樣操縱,就是在這些粒子能夠溝通的情況下操縱人。那麼大家經過這兩年的被迫害當中都能夠堅持修煉,使自己越來越清醒,越來越看清了這場迫害的邪惡,那麼也就是說學法對大法弟子來講、對修煉的人來講,確確實實是非常重要。再艱苦的環境、再忙的情況下,都不能忘了學法,一定要學法,因為那是你們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證。我不能和每個學員見面,特別是在中國大陸這種情況下,在學員見不到我的情況下,不能夠說有事情都要來找師父,所以就只能是以法為師。而為了使大家能夠修煉、能夠提高上來,那麼在這部法堙A我已經把使人能夠修煉提高上來的一切因素都貫穿在堶惜F。只要你去學,甚麼問題都可以解決,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夠在法上去認識法,那就無所不能。

  當然,談到學法,我們大家實際上也都在堅持著。可是呢,由於大家現在講清真相的工作很忙,有寫文章的,有做媒體這種形式的,也有在街上發傳單的,還有做其它方方面面的與講清真相有關的工作的,救度著被謊言毒害的世人,那麼有時使大家學法的時候思想不能靜下來,這是非常非常嚴重的問題。

  大家知道,抱著一顆甚麼心態看法的時候才能看到法理呢?這個不用我多說大家都知道。你眼睛在看法的時候思想沒在法上,大家想想,那你不等於白看嗎?那給誰看呢?自己並沒有學呀。我不是告訴大家一定要真正的叫你自己得功嗎?那麼如果在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你給誰學法啊?不是批評啊,是在告訴大家,這個情況非常重要。所以不管怎麼忙,你們學法的時候,甚麼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慮其它的,就是學法。也許你在學法當中,你所思考的問題都能給你解決了,因為每個字的背後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決甚麼、你眼前正在著急要做的是甚麼,他們能不清楚嗎?那麼能不告訴你嗎?但是有一點,你必須做到不抱著所求之心學法,大家早已經明白這個問題了,不能抱著執著解決問題的心去看法,你就靜靜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所以學法的時候,大家不要拘於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學,不要思想溜號,一走神兒啊,那就等於白學。從另外一方面講,如果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個形式問題,實際上是等於學法者對法也不太尊敬,那麼法能顯露出來嗎?從這一點上講,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學法,注意在忙的情況下學法要穩住思想。

  再談一個問題,就是,大家知道我們都在定點清除邪惡,也就是說發正念。發正念這個詞兒在過去是不這樣叫的,過去就是神通,使用神通,佛法神通,常人叫功能。那麼,我為甚麼把它叫作發正念呢?因為你們是大法修煉,一切都應該是最偉大的、最純淨的,我們所做的一切事不只是你個人修煉,還要考慮到法,還要考慮到將來新的生命,同時呢,還要考慮到未來的生命形式。因為你們在給他們奠定基礎,所以我們的路一定要走正。今天你們做了甚麼,將來人會去說,大法弟子當年就這麼幹的,那麼很多事情看來就是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發正念一定是純淨的。當前哪,人類社會微觀也好,各層空間也好,正法是在整個宇宙甚麼都不落的在做,在人類社會表面以下也在做。

  目前人類社會有很多不好的現象,不好的人,不好的行為,完全背離了人,甚至於有的人不只是變態心理,魔性都很大。那麼針對這種情況下,怎麼辦呢?我告訴大家,不管。為甚麼不管呢?大法弟子的偉大是和宇宙正法連繫起來的,你們最大的使命就是維護法。不破壞大法的你就不要去管,破壞大法的你就要跟他去講清真相、抑制邪惡、清除邪惡、救度世人。那麼也就是說呢,當前人類社會存在的許多不好的現象,我們現在都不去管,因為那是法正人間的時候要做的事情。但是法正人間的時候要做的事情與大法弟子也沒有關係,因為你們要圓滿的。大法弟子的偉大是和正法連繫在一起的,與人類過去那種個人修煉形式不是一回事,跟他們絕不是一回事。那麼也就是說,我們發正念是清除那些針對大法進行迫害與干擾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清除一切對法迫害的因素。那麼經過我們大法弟子不斷發正念,確確實實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在法正人間這個洪大的、鋪天蓋地的正法洪流沒有到人間之前這段過程當中,也就是法沒正到這兒之前,那麼大法弟子在發正念的時候確實清除了許許多多壞東西,而這些壞東西都是破壞法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清除的這個數量是非常大的。你們記的過去剛開始的時候學員發正念和現在是不一樣的,那時你們只要一立掌,邪惡就排著隊像打仗一樣拉著陣勢就過來了,鋪天蓋地的。後來經過我們學員不斷的發正念,清除這些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清除操縱人的這些邪惡生命,結果清除的比例非常大,所剩非常少了,這不是不慈悲,宇宙的法與大法弟子怎麼能被這些邪惡迫害呢?這就是我為甚麼要講「忍無可忍」的法。現在你們發正念時,一立掌,邪惡的生命馬上就逃走了,發出的功都得到處去找那些邪惡,天上地下到處去找它,哪兒有,就清除它,邪惡已經不敢輕易露面、已經沒有能力再組織大面積邪惡生命向大法弟子進攻了,是大法弟子已經佔據主動了,發正念時在到處清除它們,直至全部除盡。

  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堶悸漕葩c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的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夠嚴重的,所以每個學員都必須真正的清醒的認識自己的責任,真正的能夠在發正念的時候,靜下心來,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這是極其關鍵的事情,極其重要的事情。那麼如果每個學員都能做到這一點的時候,我告訴大家,同時發正念,那五分鐘邪惡就在三界之內永遠不再存在了。就這麼重要。可是你們從打發正念到現在已經很長時間了,清除的邪惡確實相當多了,從另外一方面講,因為每個人在修煉中、在提高中、在認識中,對正法中的事情做的好與壞與自己的修煉有著直接關係,與自己提高的層次也有著直接關係,所以師父也不能夠過多的要求大家,我只是告訴大家它的重要性。人想修到甚麼成度,人想達到甚麼境界,那是個人的事,師父只能告訴你們發正念的重要性。

  再有一個問題,我們從九九年「七.二零」遭受迫害一直到今天為止,已經能夠使全世界的人們都認清了法輪功是甚麼,都知道我們好,無論是各國政府啊,人民啊,包括跟中國政府關係非常好的那些個國家,它們都清清楚楚知道了我們是怎麼回事、迫害大法的邪惡是怎麼回事了。那麼也就是說,能夠做到這一點,那是與你們每個弟子大家共同的努力分不開的。也就是說,在講清真相中,大家都能夠切實的對大法負責,能夠在壓力面前堅定正念。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工作與家庭,所以在方方面面時間都很緊的情況下,一直把大法擺在很重要的地位去做,這是了不起的。由於大法弟子共同的努力,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邪惡是孤立的,就是在中國國內現在也逐漸的在形成了這樣一個趨勢,人們開始清醒。大家知道,九九年「七.二零」中國國內當初的迫害那是很嚴重的,沒有人敢說一句公正的話,可是現在法輪功學員敢找到迫害的直接責任人,敢直接找各級人物,你迫害我,我找到你告訴你真相,甚至大法弟子在很大的地區,在很多的地區,把這個法正的確實是很可觀。就是說整個的形勢都在變化,人們都在知道這場邪惡迫害的真相。那麼也就是說啊,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每個學員都要重視這個問題。我告訴大家,除了你個人的修煉之外,當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講清真相,因為它在直接的普度著眾生,它直接的在挽救著未來的人,同時它體現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偉大——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你們還在救度著眾生。

  現在的人也很難度,我有的時候在跟你們開玩笑也在講,你跟他講了大法好,講了半天,他說,「是,大法好,我知道,但是中共邪黨給我錢,我也不反對。」他言外之意呢,你好,我也不反對中共。這是邪惡迫害大法時的宣傳造成的,是慣用的欺騙世人的手段。我們也沒說反對中共,是邪惡在人間的總敗類造謠說的「中共邪黨要戰勝法輪功」,它在迷惑人,我們根本就不參與政治。那麼也就是說,我們在講清真相中還得去符合現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因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個底線很低,他的道德水準的底線也很低,他明知道是壞的他都去幹。當然啦,不管怎麼樣,能度多少度多少,我們儘量的去講清真相。因為未來在人類這一層中還得有法,還得有這一層的生命,不能夠到這兒就完事了,而且大法在世間洪傳過,對未來人類來講應該是有福份的。中國受毒害的人對大法的罪是這場邪惡勢力的迫害造成的,把人,特別是中國人,把他們變的罪很大,直接反對的宇宙造就生命的法,所以這樣的人他們面臨的就將是淘汰,是最危險的,所以現在只要清除他頭腦中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就行。你不反對中共也好,你不反對誰也好,但是我告訴你,你別反對大法,為甚麼?我告訴你真相。所以說呢,有些人,他不反對大法,他也不是個好人,他很可能在這場對大法迫害的最後清除中最起碼不被馬上淘汰,那麼不淘汰他可能就會有希望,將來怎樣就看他自己了,在法正人間的時候就看他如何了。那麼通過在大法弟子的全力講清真相中,有很多人真的認識到這一切,正念很足,那麼我想這些人就不只是一個一般的認識大法的問題了,反過來他還可能去為大法去說公道話,那麼他實際上已經為自己奠定了很好的未來生命的基礎。

  過去講普度眾生,大家知道釋迦牟尼佛時代也好啊,耶穌時代也好啊,甚至於是老子或者是其他一些來度人的神,他們講的普度眾生與你們所做的差異很大,那時世上最高的生命就是人,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世人。真正的人就是在三界內的產物,用三界內的物質造成的。這樣的生命與神差別很大,不容易理解更高層生命,所以他們甚至對神是害怕的,度他那確實很難。所以為甚麼釋迦牟尼講羅漢法,只能度人到羅漢果位?人他確實修不高。而今天,大法弟子面對的眾生是甚麼?我為甚麼說大法弟子偉大,你們攤上這偉大的時代,賦於你們的也是偉大的,因為人類百分之九十的生命已經是從高層次上來的了,也就是說,人的這張皮堶惜w經不是過去的那個人了,人的這張皮已經被很高層次上來的生命得了、佔據了。何止是人哪,正法這件事情,在上一個地球就已經安排好了,都已經試驗過一次了。那麼也就是說,這件事情經過這麼久遠的年代,都在系統的安排。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其實它們也不敢、也不想毀了這一切,因為它們毀了這一切,它們也就完了,正法這件事情真的被毀了,一切也就統統完。它們只不過是想要按照它們所要的去做,那是不行的,達不到要求。淘汰的生命怎麼能左右未來呢?還能想要叫未來甚麼樣?它們只不過在正法還沒到之前這段時間媔獺A僅此而已。它們覺的它們是神,它們不直接迫害人,是操縱著那些低靈迫害人,就是這麼個關係。

  我剛才說的大法弟子偉大是說,那麼如果人是很高層次上來的,大家想一想,你是在做一個普通的度人的事嗎?不是啊。有許多宇宙的王啊、主啊,甚至於相當龐大的,更高級的生命都來了,轉生成人了。可是轉生到了人這兒,那就啥也不知道了,跟人一樣。當然,現在的生命最大的特點就是比過去的人硬實,過去的人一傷到就死,今天的人很硬實,就是他的生命不一樣了。儘管這樣,可是一入這個迷中,甚麼也不知道,在鋪天蓋地的這個邪惡的宣傳中,也都使他們一樣的受到了迫害,甚至於有的還當了骨幹,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但是不管他是誰,不管他是甚麼,那犯了甚麼罪就是甚麼罪,迫害了大法你是哪兒來的都沒用了。但是反過來講,大法弟子的慈悲,能夠使這些生命儘量的得救,那你是在度普普通通的一個人嗎?如果你度的是一個主、一個王,那是甚麼威德呀?如果真的救度了很多人,那是甚麼威德呀?如果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是大法弟子,告訴另外一個常人,你不要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怎麼好怎麼好,從此以後這個人真的不迫害法輪功了,挽回了影響後就很可能進入到未來,那麼在法正世間中,他還可能得法,因為他的生命來的高,他修的也會快,他的圓滿是與當初告訴他真相的那個人有直接關係的。就是那個普普通通的常人,我想都得圓滿,是不是這個道理?那麼何況我們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這樣大面積的在救人呢?所以這件事情就是相當的偉大,常人誰也不知道那張人皮的背後是誰。所以一定要重視起來這些事,一定要把這些事情做好。講清真相是當前我們要做的事情。大面積的做,用你們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無論你是去揭露邪惡也好啊,採取各種多方面的形式啊,直接的、間接的,或者是從側面的,只要能夠讓人能認識這場迫害,就是在度他,就是了不起。

  我想呢,就講這麼三件事。一個是大家學法的問題,一個是發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極其重要的。實際上這偉大的一切都是你們已經走過來的,你們已經建立了這樣的威德,但是,要做的更好,而且要繼續下去,直到把邪惡徹底除盡。使全世界的人、全中國的人都認識這場邪惡的時候,那邪惡還能起作用嗎?它就垮了。我們沒有對甚麼政權感興趣,我們也沒想去打倒你中共,是邪惡在世上的總敗類利用中共在這場迫害中把中共自己打倒了,回頭看一看不是嗎?不是我們在打,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的。它利用著中共、利用著國家、利用著政府在迫害法輪功。這一點,神是不允許的。你說「中共邪黨要戰勝法輪功」,那神怎麼能幹呢?這中共怎麼能戰勝宇宙的法呢?你要跟他鬥,那你就必垮,是不是這個道理?只是現在舊的邪惡勢力認為大法弟子還沒有完全鍛煉成熟,還要繼續鍛煉,還得維持邪惡。當然啦,舊勢力要這樣做我根本就不承認這些。它這樣做也恰恰在我正法還沒有到之前它能夠表現,不然的話,法正人間時是平靜的,沒有這場邪惡,人們都在學法,人類道德在回升,正法之勢過來了也是平靜的。

  我就講這麼多。你們肯定有很多問題,我想,通過學法呀,你們也都能夠解決。很多具體問題,你們只要去學法,也都能解決;同時你們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是大法弟子,碰到事情都找自己,保證很多是你自己的問題,無論你想不想去考慮自己,無論你想到和沒想到。將來你們看到真相的時候你們會發現,那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為了洪法、正法的事情經常有一些爭論,我想這都是正常的,但是呢,爭論不休、僵持不下,那就是有問題。為甚麼?保證就是你沒有去想自己。爭論是正常的,爭論不休,僵持不下,影響了大法工作,那就不正常。你不信你們就去想一想,去看一看。我們每個負責人,特別是要注重學法。負責人無論肩負的工作有多大、多了不起,也不能忘了修自己。你做的工作再多,你應該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而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所以一定要學法。負責人實際上也是普通弟子。每個人,無論做甚麼,都要把自己擺在弟子當中,一定要把自己擺在弟子當中。這部大法只有我這一個師父,大法本身沒有負責人。你們只是在正法中,在反迫害中,這種形式的負責人。大法沒有負責人,每個人都是修煉弟子。千萬注意這些事。

  我就講這麼多。佔用大家時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