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修煉心性

  法輪功修煉者都必須把心性修煉放在首位,認定心性是長功的關鍵,這是煉功到高層次的理。嚴格的說,決定層次的功力不是煉出來的,而是靠心性修出來的。提高心性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很難的。修煉者要有極大的付出,要提高悟性,要能吃苦中之苦,要能忍難忍之事,等等。為甚麼有些人煉功多年而不長功?其根本原因:一是不講心性;二是不得高層次正法。這個問題必須點破。很多師父教功都講心性,這是真教功;那些只教動作、手法而不講心性的,實際上等於教邪法。因此,煉功人必須在提高心性上下一番大功夫,才能進入更高層次的修煉。

一、心性的內涵

  法輪功所講的心性,不是「德」所能容貫得了的,它比「德」包括的範圍要寬廣的多,它包括「德」在內的方方面面的內容。一個人的心性在「德」上僅僅是一種體現,單純的用「德」來理解心性的內涵是不夠的。心性包括如何對待「得」與「棄」兩個方面的問題。「得」就是要得到同宇宙特性的同化。構成宇宙所特有的性質是「真、善、忍」,一個煉功人與宇宙特性的同化就體現在個人的「德」上。「棄」就是要放棄那些貪、利、色、慾、殺、打、盜、搶、奸詐、妒嫉等等不良的思想和行為。如果往高層次上修煉,還要放棄人所有固有的對慾望的追求,也就是要放棄一切執著之心,就是要把個人的一切名、利看的很輕、很淡。

  人由肉體和秉性構成了完整的人。宇宙也一樣,除了物質性以外,還同時存在著「真、善、忍」的特性。每個空氣微粒中都有這種特性存在。體現在常人社會中,做好事得到洪揚,做壞事得到懲罰。在高層次就體現出功能態來。適應這種特性的就是好人,背離他的就是壞人,符合於他、同化於他的就是得道者。這樣就要求煉功人必須有極高的心性來同化於這個特性,這才能往高層次上修煉。

  做一個好人容易些,然而要修煉心性就不那麼容易了。修煉者要有精神準備,欲正其心,先誠其意。人們生活在世界上,社會是複雜的,你要行善,可也有人不叫你行善;你不侵害別人,可別人會由種種原因來傷害你。在這埵釣ヲO出於非自然原因的,你能不能悟到為甚麼?你應該怎麼辦?世間的一切是是非非,無時不在檢測著你的心性。在面對無名的屈辱中,在你的切身利益受到損害時,在金錢面前,在女色面前,在權力的角鬥中,在勾心鬥角的嫉恨中,在種種的社會糾紛、家庭矛盾和有形無形的痛苦堙A你都能時時的用嚴格的心性要求來把握自己嗎?當然,如果你甚麼都能做到,你已經就是覺者了。煉功人大都畢竟是從常人開始的,心性的修煉也是一點一點提高的。有志於修煉者要有吃大苦和應付大困難的決心,最終會得正果的。望廣大修煉者,嚴守心性,早日提高功力!

二、失與得

  在氣功界、宗教界都講失與得。有些人認為失就是施捨,做點好事,誰困難了幫一把;得就是得功了。廟堛漫M尚也這麼說,要施捨。這就把失看的太狹隘了。而我們所說的失是廣義的,是個很大的東西。我們要求失去的是常人的那顆心,是那顆執著不放的心,要能夠失去你認為重要的東西,能夠失去你認為不能拋棄的東西,這是真失。幫助人做點好事,表示些慈悲之心,這僅僅是失的一部份。

  作為常人想出點名,得點利,想生活過的好一點,舒服一點,錢多一點,這是常人的目標。而我們煉功人就不一樣了,我們得的是功,就不是這些東西。我們要把個人利益失一失,看的淡一點,但又不是讓你真的失去甚麼東西。我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還得保持和常人一樣,關鍵是你要把那顆心放下,不是要你真的失去甚麼東西。是你的東西不會丟,不是你的東西也弄不來,弄來了也得還給人家,有所得必有所失。當然,一下子都做的很高也不可能,一夜之間就成為覺者也是做不到的。但是,一點點的修,一步步的提高是可以辦的到的,你能失去多少就會得到多少。在利益關係上你總是看的淡淡的,寧可少得而安逸。在物質上你可能吃虧,而在德上你會多得,在功上你會多得,這是道理所在,而不是要你有意去以名譽利祿做交換,這要用悟性去進一步體會。

  有位修大道的人曾說,別人想要的東西我不想要,別人有的東西我沒有;但我有的東西別人沒有,別人不要的東西我要。作為一個常人很難有滿足的時候,甚麼都想要,唯獨地下的石頭他不揀。而這位修道的人說那我就揀這石頭。俗話說物以稀為貴,以少為奇,石頭在這邊不值錢,到了那邊就最值錢。這婸‘X了一個常人說不出的哲理。不少修成的大德高人,他們都是一無所有,對於他們,沒有個人不能放棄的東西。

  煉功這條道路是最對的,煉功人才是最聰明的。常人要爭的那東西,要得的那一點好處是一時的,即使爭來了,揀來了,或者得到了一點好處又能怎樣?常人有句話:生帶不來,死帶不去;來時一身光,走時一身光,連骨頭都要燒成灰。不管你腰纏萬貫、高官顯赫,你甚麼也帶不去,但功可以帶走,因為它就長在你主意識身上。我告訴你說,功是來之不易的,它太珍貴太難得了,是千金不換的。當你的功很高的時候,如果有一天你說不願意煉功了,只要你不做壞事,那時你的功會轉化為你所要的一切物質東西,都可以得到。但是,除世間你所得到的以外,修煉人得到的東西你不會再有了。

  有些人為了某種個人利益,把本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通過不正當手段得來,他以為佔了便宜,事實上他所得來的利益是用德和人家交換來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對於煉功人要從功上減;對於不煉功的人要從壽命上減,或從其它方面減。總之,這筆賬總是要算的,這是天理所在。還有人總欺負人、惡語傷人,等等,隨著這些行為的發生,他就把相應的一份德拋給了對方,以德交換了對人家的欺辱。

  有些人認為,做好人吃虧。在常人看來他是吃虧了,而他卻得到了常人無法得到的東西,那就是「德」——白色物質,它是極其珍貴的東西。沒有德就沒有功,那是絕對的真理。好多人為甚麼煉功不長功?就是沒有把德修上去。好些人都在講德,都在要求德,而沒有把德真正轉化為功的道理給講出來,靠個人去悟。大藏經寫了上萬卷,釋迦牟尼在世時講了四十多年的法,都是講一個德;中國古代修道的書都是談的一個德;老子寫那五千言《道德經》也講的是一個德,可是有人就是不悟。

  我們講失,有得就有失,你真正想修煉了,就會遇到一些魔難。體現在生活中,一是身體上遭點罪,這不舒服那不舒服,但不是病。再則就是表現在社會、家庭、單位都可能出現,突然為利益發生矛盾,感情之間出現摩擦,目地是讓你提高心性。這些事往往來的很突然,看上去非常猛烈。如果你遇到了一件很麻煩的事,搞的你很狼狽,很丟臉,面子上很過不去,那時你怎樣對待?你很坦然,能做到這一點,你那心性在這一難中就提高,你那功也相應的長了那麼高。你能做到一點點,你就能得到一點點;你付出多少,你就能得到多少。人在難中往往不一定悟的出來,但我們要悟,不能混同於常人,產生矛盾時要高姿態。我們在常人中修煉,魔煉心性也得在常人中魔煉,得摔幾個跟頭,從中得到教訓。要想甚麼麻煩也別遇到,就能舒舒服服的長功,那是不可能的。

三、「真、善、忍」同修

  我們這個法門是「真、善、忍」同修。「真」,就是說真話,做真事,返本歸真,最後做真人。「善」,就是生出慈悲心,行善度人。尤其強調能忍,只有忍,才能修出大德之士來。忍,它是個很強的東西,是超過了真和善的。整個修煉過程都得叫你去忍,守住心性,不可妄為。

  遇事能忍不容易。有人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甚至在親朋好友之中很丟面子的情況下都忍下去,這不成「阿Q」了嗎?!我說你方方面面表現都很正常,智力一點不比別人低下,唯獨在個人利益方面看的很淡,誰也不會說你傻。能忍不是懦弱,不是「阿Q」,是意志堅強的表現,是有涵養的表現。中國歷史上的韓信,曾經胯下受辱,就是大忍。古代有句話叫:「匹夫見辱,拔劍而起」。一個常人當他受到污辱時,他會拔劍而起,他會張口罵人,出拳打人。人來一世不容易,有的人就為一口氣活著,太不值得,也太累。中國有句話叫作:「後退一步,海闊天空。」當你遇到麻煩事後退一步的時候,你會發現是另一番景象。

  作為煉功人,對於和你發生矛盾的人,對於當面羞辱你的人,你不但要忍,要高姿態,而且要感謝他。如果沒有他和你發生矛盾,你怎麼能夠提高心性,怎麼會在遭受痛苦時把黑色物質轉化為白色物質,怎麼長功?人在劫難之中是很難過的,但這時一定要克制住,因為隨著功力增長的時候,那劫難是不斷增加的,就看你心性能不能提高上去。開始時也許惹你生氣,氣的你夠嗆,憋的你很難受,氣的你肝痛、胃痛的,可是你沒有發作,你忍了,這就好,你開始忍了,一種有意的去忍了。你會慢慢不斷的提高心性,你會真正把那事情看淡,那時就是更大的提高。常人把一些摩擦、一點事情看的很大,活著就為一口氣,不能忍,逼急了甚麼事都敢幹。但是作為煉功人,別人看的很大的東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為你那目標太長遠了,太遠大了,你將要和宇宙同齡。你再想想那東西,可有可無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東西都能過的去。

四、去掉嫉妒心

  嫉妒心是煉功的極大障礙,對煉功人的影響非常大,會直接影響煉功人的功力,會傷害同道人,嚴重的干擾我們往上修煉。作為煉功人是百分之百的要去掉的。有人煉功到了一定的層次,可是嫉妒心就是去不掉,而且越是去不掉就越容易增強。這種反作用使的他已經提高的其它心性也變的非常脆弱。嫉妒心為甚麼單拿出來講?因為嫉妒心在中國人中體現最強烈,最突出,在人們心目中比重最大,但好多人意識不到。嫉妒心是東方特有的,叫東方嫉妒或叫亞洲嫉妒。中國人很內向,很含蓄,不輕易表露出來,這就容易產生嫉妒心。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內向性格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西方人比較外向,你比如說,小孩要是在學校得了一百分,他會高高興興的一邊往家媔]一邊喊:「我得了一百分啦,……」鄰居們都會打開門、打開窗戶向他祝賀:「湯姆,祝賀你!」替他高興。要是在中國你想一想,一聽就反感:得一百分有甚麼可「脦瑟」的呀,有甚麼可顯的!反應就截然不同,有一種嫉妒心理。

  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別人,不允許別人超過自己,看到別人比他強他心奡N失去平衡,受不了,不服氣。長工資一起長,拿獎金要一樣多,天塌大家一起頂。看別人多掙了錢他就得紅眼病,反正超過他簡直就不行。有人搞出科研成果不敢去領獎金,怕別人嫉妒;有人評上甚麼榮譽稱號也不敢吱聲,怕嫉妒諷刺。看到其他氣功師講課就不服氣,去攪場,這就是心性問題。大家同在一塊兒煉功,有的人煉功時間短,但出了功能。於是,有人就說:他有甚麼了不起的,我煉了多少年了,結業證就一大摞,我還沒出功能他怎麼能出呢?嫉妒心就上來了。煉功是向內找,自己多修煉自己,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自己哪方面做的不足,自己得爭取提高,向內使勁。人都向外使勁,別人都修好了,都上去了,就你沒上去,你不是白搭嗎?修煉得自己修嘛!

  嫉妒心還會傷害同道人,比如說些不好聽的話使人的心無法入靜;當他有了一定功能,出於嫉妒可能用功能傷害同道人。例如有一個修煉很不錯的人在打坐煉功,因為他身上有功,坐在那媢酗@座山一樣。這時飄過來兩個東西,有一個過去是個和尚,因為有嫉妒心沒有修上去,雖有一定功力,但未修成。當他們來到打坐人這堮氶A一個說:這是某某在這兒修煉,我們繞道而行吧!另一個則說:想當年我一掌劈掉泰山一個角。接著就向煉功人劈一掌。但是,舉起手來就放不下了。因為煉功人是正法修煉,有防護罩,他劈不動。他想傷害正法修煉的人,問題就嚴重了,遭到了懲罰。有嫉妒心的人既害己又害人。

五、去掉執著心

  執著心是指煉功人對某事物、某一目標堅持不放,有過份的追求,不能超脫,甚至非常固執,不聽勸告。有的人追求在世間得到一些功能,這必然會影響往高層次上修煉,這個心理越強烈,越不容易放棄,心理就越不平衡不穩定,到後來就會以為自己甚麼都沒有得到,甚至對所學的東西持懷疑態度了。執著心產生於人的慾望,其特點是目標或者目地帶有明顯的侷限性,比較明確、具體,其本人還往往認識不到。常人的執著心是很多的,他為了追求一個東西並達到目地,他可以不擇手段的弄到手。作為煉功人的執著心則是另一番表現。比如追求某種功能,沉迷於某種景象,熱衷於某種表現等等。作為煉功人,不管你求啥都是不對的,這個東西要去掉。道家講無,佛家講空,入空門,我們最終要達到空無,要去掉一切執著心,把你所放不下的東西都得放下。比如,對功能的追求,你求就是要用,實際上它和我們宇宙特性相反了,實際上還是個心性問題。想得嘛,就想在人前賣弄一下,或顯示顯示。那東西不是顯示給別人看的。若你用的目地很純,就是要幹好事,那好事你做起來也不一定是好事,常人的事你用超常的辦法去管就不一定是好事。有的人聽我在傳授班上講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天目都開了,於是就琢磨:我怎麼沒感覺呢?回去煉功時注意力就集中在天目上,想的頭痛,結果還是甚麼也看不見,這就是執著心。每個人身體素質不同,根基也不一樣,天目不可能同時看到,也不可能都有同樣的層次。有人能看到了,有人沒看到,都是正常的。

  執著心能夠使煉功人的功力出現停滯、徘徊的狀況,嚴重的還可以導致煉功人走向邪路。特別是有些功能,心性不好是可以用來幹壞事的。由於心性不牢靠用功能幹壞事的例子也是有的。某地一個男大學生出了一種思維控制功能,這個功能可以用他的思維去支配別人的思想行為,他就用它幹壞事。有的人在煉功時出現了一些景象,總想看個明白,弄個究竟,這也是執著心。有的人有某種嗜好成了癮,難以放棄,也是執著心。由於根基不一樣,目地不一樣,有的人煉功是為達到最高境界;有的人就是為了得到一些東西。後一種思想必然會使煉功的目地出現侷限性。這樣的執著心不消除,就是煉功也不會長功。所以,煉功人要把一切物質利益都看的很淡很淡,沒有任何追求,一切順其自然,這樣就會避免執著心出現,這就要看煉功人的心性如何了。心性不從根本上提高,帶有任何執著心都是修不成的。

六、業力

(一)業力的產生

  業力是一種與德相反的黑色物質。佛教中管它叫惡業;我們這堨s業力。所以做壞事就稱造業。業或者業力是由於本人今世或前世的過錯而產生的,比如殺過生,欺負過誰,爭奪過誰的利益,背後議論過誰,對誰不友好等等,都會產生業力。還有的業力是祖輩或者親朋好友轉移過來的。當一個人出拳打人時,同時把白色物質甩給了對方,自己身上的那塊地方就被黑色物質代替。殺生是最大的做惡,做壞事,會增加很重的業力。業力是導致人得病的重要原因,當然它不一定反映出來是一種病,也可能遇到點麻煩事等等,都是業力在起作用。所以煉功人決不能做不好的事情,一切不好的行為都要產生不好的信息,會嚴重的影響到你的煉功問題。

  有些人主張採植物氣,教功時也教怎麼採植物氣。甚麼樹的氣好,甚麼樹的氣是甚麼顏色,講的津津樂道。在我們東北一個公園堙A有些人不知道練的甚麼功,滿地打滾,爬起來就繞松樹轉,採松樹的氣,半年時間就把一片松樹採的枯黃了,這是造業行為,這也是殺生!無論是從綠化祖國維護生態平衡方面講還是從高層次上講,採植物氣都是不好的。浩瀚宇宙無邊無際,處處有氣任你去採,你儘管去採好了,為甚麼偏偏欺負植物呢?作為煉功人你的慈悲心哪堨h了呢?

  萬物皆有靈。現代科學已認識到植物不僅有生命,而且有靈性、有思維和感情,甚至有超感功能。當你的天目達到法眼通的時候,你會發現世界是另一番景象,你一出門,那個石頭、牆、樹等都會和你說話。任何物體都有生命體存在,當它在形成的時候,已經有一個生命體注入了。有機物質和無機物質是我們地球上人類劃分的。廟堛漱H把碗打了他心堻ㄨL不去,因為一旦它被破壞掉的時候,那個生命體要釋放出來,它沒有完成它的生命里程,就無處可去。所以就非常恨殺它的人,越恨那人的業力越大。有的「氣功師」還打獵,他的慈悲心哪兒去了?佛道兩家都不違背天理行事。他這樣做就是殺生行為。

  有人講他過去造了很多的業,殺雞、殺魚、釣魚等等,是不是不能煉功了?不是的。你那時是在無知時做的,它不會造成更大的業力,今後再不要做這事就是了。再做就是明知故犯,就不行了。有的學員就存在著這種業力。你來參加傳授班就有緣份,你就能往上修煉。蒼蠅蚊子進屋堨握ㄔ插H大家現在這層次上做這事,打死了也不算錯。轟不出去打死也就打死了。一個東西該死的時候,它自然的就該死了。釋迦牟尼在世時,有一次他要洗澡,叫弟子去打掃浴缸。弟子發現浴缸埵麻峇l,回去問他怎麼辦?他又說一遍:我要你打掃的是浴缸。弟子領悟了,把浴缸打掃乾淨了。有些問題你不要把它看的太重,我們不是讓你做一個謹小慎微的人。在複雜環境中,時時刻刻精神弦繃的很緊,生怕做錯一點事,我說這不行,這就是一種執著了,怕的本身就是執著。

  我們要有一顆慈悲心,對待任何事情抱著一顆慈善的心,就不容易出問題了。對個人利益淡化一點,心地善良一點,你做甚麼事都會受到它的制約,所以你就不能做出壞事情來。不信你看看,你總是抱著氣呼呼的態度,總想爭一爭,鬥一鬥,那好事在你面前也會做壞了。我經常看到有些人得理不讓人,當他抓住理的時候,他可抓住治人的東西了。同時我們也不能因為一件事情看不慣,就撥弄是非,有時你看不慣的事情不一定是錯的。作為煉功人不斷提高層次的時候,你說出一句話是帶有能量的,你要制約常人的,可不能亂說。特別是當你看不到問題真相的時候,看不到因緣關係的時候,就容易幹壞事,就容易造業。

(二)消業

  世間的理和天上的理一樣,欠人家的東西是要還的,就是常人欠人家的也得還。人生一世,你所遇到的難、劫都是業力產生的後果,你要還那些東西。我們真正修煉的人,你那人生的道路將會改變,要給你從新安排一種適合你修煉的道路,你那業力由師父給你往下減一部份,剩下的就都是為給你提高心性用的,你自己通過煉功和修煉心性把它抵換掉,償還掉。今後你們遇到的問題都不是偶然的,請你們要有這個思想準備。讓你過些難呀,常人放不下的東西全讓你放下。你會遇到許多麻煩事,問題會從家庭、社會方方面面產生出來;或者突然遇到甚麼災難了;甚至本來是對方不好,可偏偏責怪、冤枉到你身上了,等等。煉功人是不該得病的,可往往也突然得了一場大病,病的來勢又很重,折磨的很難受,到醫院檢查又查不出病來,但不知何故病又不治而好了,實際上就是你所欠的某種債通過這種形式還了。也許有一天,你愛人無緣無故的跟你鬧事,發脾氣,微不足道的事情也可能引起大的爭執,過後也覺的莫名其妙。作為煉功人你應該清楚為甚麼會產生那事情,就是那東西來了,要你還那個業。這時你要把握住自己,守住心性把事情化開,珍惜和感謝他幫你消業。

  打坐時間長了就要腿痛,有的痛的死去活來。天目層次高的人看到,在很痛的時候,從煉功人身體內外有很大一塊黑東西在往下消。打坐的痛是陣痛而且很鑽心,有的人有悟性,就是不把腿拿下來,黑的消去就向白的轉化,轉化為功。煉功人的業力不可能通過打坐和煉功完全消除,還要提高心性與悟性,經受些魔難。重要的是我們做人要善良,我們法輪功善心出的很早,好多人煉功往那兒一坐,無名的流淚,想甚麼都心酸,看誰都苦,就是生出慈悲心來了,你的天性、真正的自我和宇宙特性「真、善、忍」開始溝通了。當你善心出來的時候,你做事就很善了。從你內心到外在表現,一看就很善良,那時誰也不會欺負你了。那時候有人真的欺負你,你那大慈悲心起作用,你不會還手,它是一種力量,它也促使你不會和常人一樣。

  當你遇到劫難的時候,那慈悲心會幫助你度過難關,同時我的法身看護著你,保護你的生命,但難必須讓你過。例如我在太原辦班時有一對老倆口來參加我的班急於過馬路,走在馬路中間時,來了一輛小汽車,開的飛快,一下子就把老太太掛倒了,掛出去十多米遠,摔在馬路上。小車跑出去二十多米才停下來。司機跳下車來說一些不好聽的話;車塈今菄漱H也說些不大好聽的話。老太太甚麼也沒說,這時想起我講的話了,站起來之後,老太太說:沒事,沒事,哪也沒壞,她就拉著老頭一塊兒的進了禮堂。那時她要說一句,哎呀!我這兒壞了,那兒壞了,你帶我上醫院吧。那可真就壞了,她沒有這麼做。老太太跟我說:老師呀,我知道是怎麼回事,這是幫我消業呢!消了一個大難,消了一塊大業。可想她心性、悟性很好,那麼大歲數,車速那麼快,掛出去那麼遠,狠狠的摔在地上,起來了,心很正。

  有時候劫難來時,看起來非常大,簡直是怎麼想怎麼沒路。也許轉了好幾天,突然來路了,突然間事情發生了大轉變,實際上是我們心性提高了,那東西自然就消了。

  要提高思想境界就必須要通過世間各種魔難的考驗,在這個過程中你心性真的上去了,穩定了,業也消了,你的魔難也就過去了,功也長了。如果在心性考驗機會中,沒有守住心性,做了錯事,這時你不要灰心,要積極的總結教訓,找差距,在「真、善、忍」上下功夫。下一個檢驗心性的難題可能又要接踵而來。隨著功力的提高,考驗心性的魔難可能來的更猛烈、更突然。你每過一關功力將上長一點;關過不去功就停滯。小考驗小增長;大考驗大增長。望每個煉功人要準備吃大苦,要有迎接大困難的決心和毅力。沒有付出就得不到真功。想舒舒服服的不付出,不吃苦就得功,是沒有這個道理的。心性不根本改好,帶著任何個人執著之心是修不成大覺者的。

七、招魔

  招魔是指煉功人在煉功過程中出現的影響煉功的現象或景象,目地是阻止煉功人往高層次上修煉,也可以說是魔來討債。

  功法修煉到高層次,必然會遇到招魔問題。一個人的一生和祖輩不可避免的會做過一些不好的事,這些不好的事就叫作業力。一個人的根基好不好,就決定他帶的業力多少,就是一個很好的人,也不可能沒有業力。因為你不修煉,所以你體會不到。如果你只為祛病健身,就沒有魔去管你,一旦你往高層次上修煉,它就要管你了。它可以用各種方法來打擾你,目地是不讓你往高層次上修煉,讓你修煉不成。魔的出現方式有多種,有的是以我們日常生活中的現象出現;有的是以另外空間來的信息形式進行干擾,使的你一坐下來就有某種事來打擾,讓你無法入靜,沒法往高層次上修;有時你一打坐就昏昏欲睡或浮想聯翩,無法進入煉功態;有時你一煉功,本來很安靜的環境,突然來了腳步聲、摔門聲、汽車鳴響、電話干擾、各種吵鬧,使你靜不下來。

  還有一種是色魔,煉功人在打坐或夢中,他的面前會出現美男子或美女子,吸引你勾引你,做一些對你刺激性的動作,引誘你的貪戀美色之心。只要你一次過不去,它會逐步升級,引誘你,直到你放棄往高層次上修的想法為止。這一關是很難過的,不少煉功人由此而夭折。希望你們要有精神準備,如果有的人心性守的不夠,一次過不去就要認真總結教訓,它會多次來騷擾你,直到你真正守住了心性,完全去掉了那種執著心為止。這是一大關,必須得過去,否則就不能得道,不能修成。

  另一種魔的形式是在煉功或睡夢中,突然看到一些可怕的面孔,惡的很,很真切,或拿著刀要殺人,但它只是嚇唬人,它真的砍也砍不上,因為師父已在煉功人體外給他下了防護罩,砍不到。它嚇唬人的目地是不讓你煉功。這些東西都是一個層次、一個階段的表現,很快就會跳過去,幾天、一個星期或幾個星期。就看心性有多高,看你對這個事情怎麼看待。

八、根基與悟性

  根基是指一個人先天所帶來的白色物質,就是德這種有形物質,帶的多了根基必然就好。根基好的人容易歸真,容易悟道,因為他的思想沒有障礙,一聽到要學氣功,一聽到修煉的東西,他就產生了興趣,他就願意去學,能和宇宙溝通。正如老子所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容易歸真悟道的人就屬於「上士」者。相反,黑色物質多的人,根基差的人在他的體外形成一種屏障,使他不能接受好的東西。如果接觸到好的東西的時候,它會促使他不相信,實際上這就是業的作用。

  談到根基必然涉及悟性問題。一說到悟,有人就以為悟就是聰明。常人講的聰明、猴精的人離我們講的修煉實在相差太遠了,這種聰明人往往不容易開悟,他只看重現實物質世界,甚麼也不吃虧,甚麼好處都不撒手。特別是有個別人,自以為學問大,有知識,很聰明,把修煉看作是天方夜譚。煉功修心性,對他來說不可思議,認為煉功人都是傻子,是迷信。我們講的悟,不是指聰明,而是指人性的歸真,做一個好人,符合宇宙特性。根基決定一個人的悟性,根基好,悟性也會好。根基決定悟性,悟性也不完全受根基制約。根基再好,理解差,沒悟到也不行。有的人根基不太好,但他悟性好,就能往上修。我們是普度眾生,看悟性不看根基。儘管你帶的不好的東西挺多,只要你有決心往上修,你這一念之出實際就是正念。有這想法,你也就只不過比別人多付出一點,最終還是可以修成的。

  煉功人的身體已經是純淨的了,出功以後身體是不能有病的,因為體內的高能量物質已不允許黑色物質存在了。但有的人就是不相信,老是認為自己有病,說我怎麼這麼難受啊!咱們說你得的是功,你得那麼好的東西,還能不難受嗎?修煉嘛,就是要相對付出的。實際上那都是表面的東西,對你身體毫無影響,看上去好像是病,根本就不是病,就靠你自己去悟了。煉功人不但要能吃苦中苦,還得悟性好。有的人遇到麻煩事也不去悟,我在這媮膩盲h次,怎麼高標準要求自己,但他還是混同於常人,他甚至不能使自己處在真正煉功人狀態去煉功,也不相信自己會處在高層次。

  高層次講悟是指開悟。悟,有頓悟和漸悟之分。頓悟是指整個修煉過程都是鎖著煉的。當你走完修煉全過程後,心性得到提高之後,到了最後一瞬間,功能全部炸出來,天目一瞬間開到最高層次,思維可以接觸到另外空間高級生命,一下子看到整個宇宙各個空間各個單元世界的真相,並和他們有了溝通,能夠施展大神通。頓悟這條路最難走,歷代都是挑選根基相當高的人當徒弟,歷代都是單傳功法。一般人受不了啊!我是走了頓悟這條路的。

  我現在傳給大家的屬於漸悟的東西。它在修煉過程中,該出甚麼功能就出甚麼功能,但也不是絕對出了功能就給你用。當你心性還沒達到一定層次,把握不住自己,容易幹壞事時,功能暫時不給你用,但終究會給你的。通過修煉,層次會逐漸提高,逐漸認識宇宙的真理,也像頓悟一樣,最後達到圓滿。漸悟這一條路較好走,沒有危險性。難的是修煉過程你都看見了,你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

九、清靜心

  有些人煉功靜不下來,在探尋入靜的方法。有人問我:老師啊,我煉功為甚麼靜不下來呢。你教我甚麼辦法啊,採用甚麼手法啊,使我打坐能靜下來。我說你怎麼能靜的下來呢!神仙來教你方法你都靜不下來。為甚麼呢?因為你自身的心不清靜。人生活在這個社會中,七情六慾,方方面面的個人利益,自身的甚至親朋好友的你都掛在心上,腦子埵的比重太大,擺的位置相當高,打坐煉功時能靜的下來嗎?人為的去壓制它,而它自個兒就往出翻。

  佛教修法中講「戒、定、慧」。戒,就是要放棄那些執著的東西。有採用念佛號的,要一心不亂的去念,使自己的思想達到一念代萬念的狀態。但它可是一種功夫,而不是一種方法。不信你去念,保證嘴堜懇萓繨飽A腦子堣S翻騰起別的東西來了。最早西藏喇嘛教念佛號一天要念幾十萬遍,念一個星期。念的昏頭脹腦,最後腦子堿し繷ㄗS有了,一念代萬念了。那是一種功夫,你不一定做的了。也有些功法教你意守丹田、數數或者眼睛視物等方法,實際上這些都不能使你絕對的靜下來。煉功人得有一顆清靜的心,得把個人利益捨一捨,把那顆貪慾之心放下來。

  實際上能不能靜下來、定下來,反映了一個人功夫的高低,層次的高低。一坐下就能靜下來,這是層次的體現。暫時靜不下來、做不到不要緊,你可以在修煉過程中慢慢去做到。心性是慢慢提高的,功是慢慢長的。不把個人的切身利益和慾望放淡,功是無法往上長的。

  煉功人每時每刻都要高標準要求自己。社會上各種複雜的現象,許許多多低級、不健康的東西,七情六慾的東西,無時無刻不在干擾著煉功人。電視、電影、文藝作品中宣傳的東西,它是引導你去做常人中的強者,做更為現實的常人。你超脫不了這些東西,你與煉功人的心性、心境差距就越大,你所得到的功就越少。煉功人要少或不接觸那些低級的不健康的東西,應做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不為別人所動,不動心。我常說,常人的心是打動不了我的,誰說我一句好,我不會為之高興;誰罵我一句不好,我也不會為之生氣。人們之間和常人之間再嚴重的心性干擾對我不起作用。煉功人要把一切所得的利益看的淡淡的,甚麼都不放在心上,那時你的悟道之心才算是成熟的。沒有對名利的強求之心,把名利地位看作是無所謂的東西,你就不會煩惱,不生氣,永遠處在心理平衡狀態。甚麼都放的下,自然就會清靜。

  我把大法講給你們了,五套功法都教給你們了,給你們調理好了身體,給你們身上下了「法輪」、「氣機」,還有我的法身保護你們。該給你們的全給你們了。在辦班期間是看我的,今後就看你們的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只要你們參透大法,精心體悟,時時守住心性,勤於實修,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難忍之事,我想你一定會修煉成功的。

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