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 講

氣功與體育

  在一般的層次當中,人們容易認為氣功與體育鍛練有直接的關係。當然在低層次上講,從得到一個健康身體這一方面來看,氣功和體育鍛練是一致的。但是具體它的鍛練方法,採用的手段和體育鍛練差異就很大。體育鍛練想達到人的身體健康,要加強人的運動量,強化人的身體訓練;而氣功修煉則恰恰相反,不叫人動,動也是緩、慢、圓,甚至於不動、靜止。這就和體育鍛練的形式差異很大。那麼要是往高層次上說,氣功不只是祛病健身,它有更高層次的東西,更深的內涵。氣功不只是常人這個層次中的那點東西,它是超常的,而且在不同層次上都有它不同的顯現,它是這樣一個遠遠超出常人的東西。

  從鍛練的本質上來看,它們的差異也很大。運動員要求加大運動量,特別是現在的運動員,為了使自己的身體適應於現代這種競技水平,達到那樣一種標準,所以他要使身體一直處於最佳狀態。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就要加大運動量,促使人的身體能夠充份的血液循環,從而增強他的代謝能力,使身體一直保持著向上的狀態。為甚麼要增強代謝能力呢?因為運動員的身體得永遠呈現著向上的最佳競技狀態。人的身體是由無數細胞組成的,這些細胞都有這麼一個過程:新分裂出的細胞生命力很強,呈現著往上發展。到了極限的時候,它就不能再發展了,只能夠往下降,一直降到極點時,就又有新的細胞代替它。比如說,用一天十二小時來比喻,從早上六點細胞分裂出來,一直呈現著向上、向上,到了八、九點鐘,十來點鐘都是非常好的時期。到了十二點,它就再也上不去了,就只能向下滑了。這段時間細胞還有一半的生命力,這一半的生命力就不適合於運動員的競技狀態了。

  那麼怎麼辦呢?他就強化訓練,加強他的血液循環,然後產生新的細胞把這舊細胞代替掉,他走了這條路。也就是說,細胞的全過程還沒有走完,剛走了一半的生命進程就把它排泄掉了,所以身體老是保持強壯、往上。可是人類細胞不能夠無限制的這樣分裂下去,細胞的分裂次數是有限的。假如人一生中細胞能分裂一百次,實際上,一百萬次也不止的。假如說正常人的細胞分裂一百次能活一百年,但現在細胞只活了生命的一半,那麼他只能活五十年了。但我們沒看見哪個運動員出現太大的問題,因為現在的運動員三十歲不到就要淘汰的,尤其現在競技水平也高,運動員淘汰量也大,所以他又恢復正常的生活,看上去沒有多大的影響。從理論上看實質是這樣,能夠使他身體保持一個健康的機體,但卻縮短了他的生命。從外觀上看,十幾歲的運動員看上去就像二十幾歲;二十幾歲的就像三十幾歲的人。往往運動員給人的感覺顯的早熟和衰老,有利有弊,辯證的看嘛,其實就是走的這條路。

  氣功修煉和體育鍛練恰恰相反,在動作上不要求猛烈運動,有動作也是緩、慢、圓的,非常緩慢,甚至不動,靜止下來。大家知道禪定這種修煉方法,靜止在那堙A心跳的速度都要減緩,血液循環等一切都會減緩。印度有許多瑜伽師,可以坐在水埵h少天,埋在土埵h少天,完全使自己靜止下來,甚至心跳都能控制住。假如說人的細胞一天分裂一次,那麼修煉者使人體細胞兩天分裂一次,一個星期分裂一次,半個月分裂一次,甚至更長時間分裂一次,那麼他已經延長了他的生命。這還是那種只修性而不修命的功法,它也能夠達到這一點,也能夠使自己生命延長。有人想了:人的生命,人的一生不是定好了嗎?不修命的怎麼能多活呢?對,因為修煉的人層次突破三界就可以延長,但表面看卻非常老像。

  真正修命的功法,要把採集來的高能量物質在人體的細胞中不斷的儲存,不斷的加大它的密度時,逐漸的就能抑制住常人的細胞,慢慢的就把常人的細胞代替了。那個時候將發生質的變化,這個人就青春長駐了。當然修煉過程中是個很緩慢的過程,付出得相當的大。勞其筋骨,苦其心志,是很不容易的。人與人之間在心性的摩擦當中能不動心嗎?在個人切身利益上能不動心嗎?這些事情做起來都很難,所以不是想要達到這個目地就能達到的。人的心性,人的德都修上來才能達到這樣的目地。

  歷來很多人都把氣功混同於一般的體育鍛練,其實差別太大了,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單單在最低層次練氣的時候,講究祛病健身,達到一個健康的身體,最低層次的目地和體育鍛練有了共性。但是到高層次上,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氣功的淨化身體也是有目地的,並且要用超常的理來要求煉功人,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要求的。而體育鍛練只是常人中的事。

意念

  談到意念,也就是我們人的思維活動。在修煉界怎麼看待人的意念在大腦的思維活動?怎麼看人的思維(意念)的不同形式?是怎麼體現出來的?現代醫學研究人的大腦有很多問題還是很難解開的,因為不像我們身體表面的東西這麼容易。在深層,不同的空間都有不同的形式。但是也不像有些氣功師講的那樣。有些氣功師他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他說不清楚。他認為自己的大腦一動,意念一產生就能做一些事情,他就說是他的思想做的,他的意念做的,其實根本不是他的意念做的。

  我們先講一講人的思維的來源,中國古代有一種說法:「心想」。為甚麼講心想?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非常發達的,因為它直接針對人體、生命、宇宙這些東西去研究的。有的人確確實實的感到是心在想問題,而有的人感到是大腦在想問題。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他講的心想也是有道理的,因為我們看常人的元神很小,人的大腦發出的真正信息不是人大腦本身起作用,不是大腦本身發出來的,而是人的元神發出來的。人的元神不是只停留在泥丸宮。道家所說的泥丸宮就是我們現代醫學上所認識到的松果體。如果元神在泥丸宮,那麼我們確實感到是大腦在思考問題,在發出信息;如果是在心,那麼確確實實感到是心在思考問題。

  人體是一個小宇宙,煉功人的許許多多生命體都可能產生一種換位作用。如果元神發生換位的時候,他跑到肚子上去,那麼會感到確實是肚子在想問題;如果元神跑到腿肚子、腳後跟上去,那麼就會感到是腿肚子、腳後跟在思考問題,保證是這樣,聽起來很玄。在你修煉層次不太高時,你就會感到這種現象的存在。人的身體如果沒有他的元神,沒有他的脾氣、秉性、特性,沒有這些東西,就是一塊肉,他就不能是一個完整的、帶有獨立自我個性的人。那麼人的大腦起甚麼作用呢?要叫我講,人的大腦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形式當中,它只是一個加工廠。真正的信息是元神發出的,但是他發出的不是語言,他發出的是一種宇宙的信息,代表著某種意思。我們大腦接受到這種指令之後,把它加工成我們現在的語言,這種表達形式。我們通過手勢、眼神、整個動作把它表達出來,大腦就起了這樣的作用。真正的指令、真正的思維是人的元神發出的。往往人們就認為是大腦直接的獨立作用,其實有的時候元神在心,有的人確實感覺到是心想。

  現在搞人體研究的人認為,人的大腦發出的是一種像電波這種形式的東西,實質發出的是甚麼我們先不講,但他們承認它是一種物質存在,那麼也就不是迷信。發出的這種東西起甚麼作用呢?有的氣功師講:我用意念搬運,用意念給你開天目,用意念給你治病等等。其實有些氣功師,他自己有甚麼功能他全不知道,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他想要做甚麼事情一想就好使。其實就是他的意念在活動著,功能接受大腦意念控制,在意念指揮下具體做事,而他的意念本身並不能夠做任何事。一個煉功人具體做甚麼事情的時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

  功能是人體的潛能,隨著我們人類社會的發展,人的大腦思維越來越變的複雜,越來越看重現實,越來越依賴於所謂的現代化的工具,這樣,人的本能就越來越退化。道家講返本歸真,在修煉過程當中,你要求真,最後返本歸真,返回到你原始的本性上去,你才能夠顯露出你這些本能的。我們現在叫特異功能,其實都是人的本能。人類社會好像是進步了,其實是在向後退,離我們宇宙的特性越來越遠。那天我講張果老倒騎驢,可能不理解是啥意思。他發現向前走就是往後退,人離宇宙特性越來越遠。在宇宙的演化過程當中,特別是現在走入商品經濟大潮以後,許多人的道德相當敗壞,離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越來越遠,在常人中隨著潮流走下來的人們是感覺不到人類道德敗壞的成度的,所以有些人還覺的是好事,只有心性修煉上來的人回頭一看,才能認識到人類的道德敗壞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

  有的氣功師講:我給你開發功能。開發甚麼功能啊?他的功能沒有能量不好使,沒出來你能開發出來嗎?他的功能沒被他的能量加持成形的時候,你能把它開發出來嗎?根本就不行的。他所說的開發功能,只不過是把你已經形成的功能和你的大腦連繫起來,受你的大腦意念指揮而起作用,這就算他開發功能了,其實他沒給你開發甚麼功能,只做了這麼一點事。

  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就像一個工廠的生產辦公室、廠長辦公室發出指令,具體各個職能部門各行其事。就像部隊的指揮部門一樣,司令部發出命令,指揮整個部隊去完成任務。我在外地辦班的時候和當地氣功研究會的領導經常談這個問題。他們覺的很吃驚:我們一直在研究人的思維有多大潛在能量、潛在意識。其實不是這樣的,他一上來就走偏了。我說搞人體科學,人的思維就得發生一種變革,不能用常人那種推理方法、認識問題的方法去認識那種超常的東西。

  談到意念,還有幾種意念形式。比如說有人講潛意識、下意識、靈感、做夢等等。談到做夢,哪個氣功師也不願意去解釋它。因為當你降生的時候,在宇宙許多空間中都同時降生了一個你,和你是一個完整的一體,都發生著相互連繫,在思維上都有連帶關係。而你自己又有主元神、副元神,還有其他各種生命體那種形像在體內存在,每個細胞、五臟六腑都是你的形像信息在另外空間堥犖埵s在形式,所以是非常複雜的。你做夢時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到底是從哪來的呢?在醫學上,說是我們的大腦皮層發生了變化。這是表現在這個物質形式上的反應,其實它是受了另外空間那種信息的作用。所以你做夢的時候你感到稀婼k塗的,這都與你毫無關係,你也不用管它。有一種夢和你有直接關係,這種夢我們不能把它說成是夢。你的主意識,也就是主元神,在夢中夢到親人到了跟前;或者確確實實感受到一件事情;看到甚麼東西或者做了甚麼事情。那麼就是你的主元神真正的在另外空間堸竣F甚麼事情,看到了甚麼事情,也做了,意識清楚、真切,而這種事情確確實實是存在的,只不過是在另外的物質空間中,另外的時空當中去做的。你能把它說成是夢嗎?不是。你這邊的物質身體確實在睡覺,也只好說它是夢了,只有這種夢對你是有直接關係的。

  談到人的靈感、下意識、潛意識之類的,我說這種名詞不是科學家起出來的,是文人根據常人中習慣的一種狀態起出來的名詞,它沒有科學性。人們指的潛意識到底是甚麼?很難說清,很籠統,因為人的各種信息太複雜,好像一種隱隱約約的一點記憶。至於他所說的下意識,我們還好解釋。根據給下意識這種狀態下的定義,通常是指人稀婼k塗時做了一件事情,往往人們就說他是下意識幹的,不是有意幹的。這種下意識恰恰和我們所說的副意識是一樣的。因為人的主意識放鬆之後,沒有控制大腦的時候,稀婼k塗像睡著了,或者在睡夢中,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就容易被副意識,也就是副元神主宰。那個時候副意識就能夠做出一些事情,也就是說在你自己稀婼k塗狀態下做出來的。但是,往往做這些事情都不容易做壞,因為副意識在另外空間堹酮搢鴩う囿漸遢銵A不受我們常人社會所迷。所以他做的事情,等明白過來一看:這個事情怎麼做的這麼壞,我明明白白時是不會這樣做的。可是,你現在說它不好,等十天半個月後回頭再一看:哎呀,這件事情做的這麼好!當時我怎麼做的這件事啊?往往會出現這個問題。因為副意識不管當時這件事起甚麼作用,但是將來會起一個好作用。也有的事情沒有甚麼後果,就是當時起作用,那麼副意識去做了,可能當時就把這件事情做的非常好。

  還有一種形式,就是我們往往根基很好的人,容易受高級生命的控制所做的一些事情。當然那是另外一回事,這堣講,主要講我們人來源於自身的一種意識。

  至於說靈感,它也是文人起出的名詞。一般的人認為:靈感就是人在一生中知識的積累,在那一瞬間像火花一樣迸發出來。我說要按照唯物主義觀點看,人類一生中的知識積累,積累知識越多,人的大腦越用就越靈活。到用的時候,就應該源源不斷的出來,也就談不上甚麼靈感問題了。凡是所稱的起靈感,或者是靈感來的時候,它不是這個狀態。往往是人在用腦的時候,用啊用啊,到最後覺的知識枯竭了,好像用不出來了;寫一篇文章到那兒下不去筆了;創作一首歌曲沒有思路了;搞一個科研項目搞不下去了。往往在這個時候累的青筋暴跳,煙頭扔了一地,憋的腦子生疼,也沒有想起來。最後都是甚麼狀態下來的靈感呢?如累了的時候想:「算了,休息休息吧」。因為主意識控制大腦越厲害,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他這一休息,他的思想一放鬆,不想它了,在這無意當中一下想起來了,從腦子媯o出來。靈感大都是這麼來的。

  那麼為甚麼這時來了靈感?因為人的大腦在主意識的控制下,越用腦的時候,他控制的越緊,副意識就越插不進來。他想的腦袋疼時,想不起來很難受的時候,那個副意識也是他身體的一部份,也是從娘胎埵P時降生出來的,他也主宰身體的一部份,他也跟著難受,他也跟著腦袋痛,痛的夠嗆。而當主意識放鬆的時候,副意識就把他所知道的反映到大腦中,因為他在另外空間時可以看到事物的本質,這樣就搞出來了,寫出來了,創作出來了。

  有人講了:那我們就運用副意識。就像剛才有人寫條子說:怎麼跟副意識取得聯繫?你聯繫不了,因為你是個煉功剛剛起步,甚麼本事都沒有的人,你還是別聯繫,目地一定是執著。有的人可能想了:我們就運用副意識為我們多創造些價值,推動人類社會發展不行嗎?不行!為甚麼呢?因為你的副意識知道的事情也是很有限的。空間之複雜,層次之多,這個宇宙的結構相當的複雜,他也只能知道他所在空間的東西,超出他所在空間的東西,他就不知道了。而且還有許多許多縱向層次不同的空間,人類的發展是高級生命在很高的層次中才能夠控制的,按照發展規律在進行著。

  我們常人社會是按照歷史規律在發展,你想怎麼發展,達到甚麼目標,可是那個高級生命可不是這樣考慮的。古代的人,他們沒有想到今天的飛機、火車、自行車?我說也不一定想不到。因為歷史沒有發展到那一過程中去,他也創造不出來。表面上從我們這個常人習慣的理論認識,從現有的人類知識這一角度上去看,是因為人類的科學沒有達到那一成度,創造不出來。其實人類科學怎麼發展的,也是隨著歷史的安排在發展的,你人為的想達到某一目地,也是達到不了的。當然也有的人容易副意識起作用,有個作家講:我寫書一天可寫多少萬字,一點兒不累,要想寫很快就寫出來了,別人看了還很好。為甚麼會這樣呢?這是他的主意識、副意識摻半作用的結果,他的副意識也能發揮一半作用。但不都是這樣,絕大多數的副意識根本不管,你想讓他做事,反倒不好,適得其反。

清淨心

  有許多人練功入不了靜,到處找氣功師問:老師啊,我怎麼練功入不了靜,一入靜甚麼都想,胡思亂想。那真是翻江倒海,甚麼都上來,你根本都靜不了。為甚麼靜不下來呢?有的人不理解,認為有甚麼訣竅,他就找名師:教我點甚麼高招,就能靜下來。要我看,還是向外去求了。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內去找,在你這顆心上下功夫。你才能夠真正的提高上來,打坐中你才能靜的下來,能靜的下來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層次的體現。

  常人隨便能靜的下來嗎?根本就靜不下來,除非根基很好的人。也就是說,人靜不下來的根本原因,不是甚麼手法上的問題,不是因為有甚麼絕招兒,而是你的思想、你的心不淨。你在常人社會當中,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為了個人利益、七情六慾、各種慾望的執著,你跟別人去爭去鬥,這些東西你都放不下,不能夠把它看淡,你就想靜的下來,談何容易?有人在那練功說:我就不信,我得靜下來,不能亂想。剛說完,又翻出來了,是你那顆心不淨,所以你就靜不下來。

  有的人可能不同意我的觀點:有的氣功師不是教人家採取甚麼手法嗎?可以守一、觀想、意守丹田、內視丹田或者是念佛號等等。這是一種方法,但它不只是一種方法,它是一種功夫的體現。那麼功夫就和我們修煉的心性,和我們提高的層次就有直接關係了,他也不是專一的採用這個方法就能靜下來的。不信你試試,你各種慾望、執著心太強盛了,甚麼都放不下,你看你能不能靜下來。有人講念佛號好使,念佛號你能夠達到入靜嗎?有人講:阿彌陀佛的法門容易煉,念佛號就行。你念念試試?我說那是功夫,你說容易,我說不容易,哪一法門也不容易。

  大家知道釋迦牟尼講「定」,在「定」之前他講甚麼?他講「戒」,把一切慾望、癮好全部戒掉,甚麼都沒有了,才能定的下來。是不是這個道理?而「定」也是功夫,你一下子也達不到完全戒的成度,慢慢隨著戒掉一切不好的東西的時候,定力也會由淺入深。人念佛號要一心不亂的念,心堿し繷ㄓㄦQ,把大腦其它部份都念木了,甚麼都不知道,一念代萬念,「阿彌陀佛」的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這不是功夫嗎?一上來就能達到這一點嗎?達不到,達不到就肯定不能入靜,不信就試一試。嘴埵b那堣@遍接一遍的念,心堿し繷ㄦQ:我們單位領導怎麼這麼看不上我,這月獎金給我這麼少。越想越氣,氣的夠嗆,嘴還在念佛號呢,你說能煉功嗎?這不是個功夫問題嗎?這不是你自己心不淨的問題嗎?有的人天目開了,可以內視丹田。因為人的小腹部位聚集的丹,那個能量物質越純就越亮,越不純越發烏、發黑。內視丹田看那個丹能入靜嗎?入不了靜,不在方法的本身,關鍵是人的思想、意念不清淨。你內視丹田,看那丹亮晶晶的挺好,一會兒這個丹就變了,就變成了房子。「這間我兒子結婚用,這間我姑娘住,我們老倆口住這間,中間是客廳,太好了!這房子能不能給我呀?我得想辦法把它要下來,怎麼辦呢?」人就執著於這些東西,你說你能靜的下來嗎?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堙A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

  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有的法門講,說佛在心中,也有道理。有人把這句話理解偏了,說佛在心中,好像他自己就是佛了,好像心埵陪茼穧的。他這樣理解,那不是錯了嗎?哪能那樣理解。意思就是你要向心去修,你才能夠修成,就是這個道理。你身上哪來佛?你得去修才能修成的。

  你靜不下來的原因,是因為你的思想沒有空,你沒有那麼高的層次,那是由淺入深的,與層次提高是相輔相成的。你放下了執著心,你的層次也上來了,你定力也加深了。你想通過甚麼手法、方法去靜,我說那都是向外去求了。而煉功恰恰走偏,走了邪道了,就是指人向外去求。特別在佛教中,你要向外去求,他就說你走魔道。而真正修煉要修煉那顆心,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你的心才能夠達到清淨、無為;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才能同化我們宇宙的特性,去掉人的各種慾望、執著心、不好的東西,你才能夠把自身不好的東西倒出去,你才能夠浮上來。不受宇宙特性的制約,你的德這種物質才能轉化成功,那不是相輔相成的嗎?就是這麼個道理!

  這是主觀上不能夠使自己達到煉功人標準的要求,所造成的靜不下來的原因。現在客觀上也存在著這樣一種情況,嚴重干擾你不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嚴重的影響著煉功人。大家知道,隨著改革開放,經濟搞活,政策也放寬了。有許多新的科技引進了,人的生活水平也在提高,常人中誰都認為是好事。可是一分為二的看,辯證的看,不好的東西也隨著改革開放進來了,五花八門。文藝作品媄鉽n不寫點兒黃色的東西,好像這本書都賣不出去,因為講銷售量的問題;電影電視堶n沒有點兒床上鏡頭,好像電影電視也沒人看了,講上座率收視率的問題;美術作品媄銦A誰知道是真的藝術還是搞甚麼東西,我們中國古老民族藝術當中沒有這些東西。而我們中華民族這個傳統不是誰發明、誰創造出來的。我講史前文化時談到了,一切東西都有它的根源。人類道德標準都扭曲了,發生變化了,衡量好壞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那是常人中的事情。這個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是唯一衡量好壞人的標準,他可不變。作為一個煉功人,你要想跳出來,你就得用這個標準來衡量,你不能用常人標準來衡量,所以客觀上也存在這樣一種干擾。還不止這些,甚麼同性戀、性解放、吸毒亂七八糟等等都出來了。

  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上來,大家想一想,再發展下去是甚麼樣子呀?能讓它永遠這樣存在下去嗎?人不治天治。人類發生劫難的時候,都處在這樣一種狀態下。這麼多節課中,我也沒有談到人類大劫難的問題。宗教也在講,很多人都在講這個熱門話題。我給大家說這樣一個問題,大家想一想,在我們常人社會當中,人的道德水準發生了這樣的變化!人與人之間這個緊張成度到了這種成度了!你想它還不是到了一個極其危險的境地上來了?所以現在這個客觀存在的環境,也在嚴重干擾著我們煉功人往高層次上修煉。裸體畫就擱那放著,大馬路中間掛著,一抬頭就看見。

  老子講過這樣一句話: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上士聞道,好不容易得正法了,今天不修更待何時?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堬瞈o而出,那才修的最紮實。

  作為一個真正能夠下決心修煉的人,我說反倒是好事。沒有矛盾的產生,沒有給你製造提高心性的機會,你還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麼去修煉?作為一般修煉的人,屬於「中士聞道」,煉也行,不煉也行,這樣的人可能就夠嗆。有的人在這媗它悎v講的有道理,回到常人社會中,還是這些現實利益實實在在。是實實在在,別說你,西方有許多大富翁、大富豪到百年之後,他發現甚麼都沒有,物質財富生帶不來,死帶不去,很空虛。可是為甚麼功這麼珍貴呢?因為直接在你元神身上帶著,生帶的來,死帶的去。我們講元神不滅,這也不是甚麼迷信。我們這個物質身體細胞蛻去之後,而在另外物質空間埵s在的更小的分子成份卻沒有滅掉,他只不過蛻了一個殼。

  我剛才講的都是屬於人的心性上的問題。釋迦牟尼講過這樣的話,達摩也講過:中國東土這地方是出大德之士的地方。我們中國歷代有許多僧人,有許多中國人很自豪。那意思以為可以修高功的,所以有許多人高興,沾沾自喜:還是我們中國人哪,中國這地方出大根器的人,出大德之士。其實很多人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中國這地方為甚麼能出大德之士,為甚麼能出高功呢?很多人不知道高層次中的人講出話的真正涵義,也不知道高層次、高境界中的人所在的境界、他的思想狀態。當然我們講了,別說它是甚麼意思了,大家想想,只有最複雜的人群,最複雜的環境才能修出高功來,是這個意思。

根基

  根基是由人在另外空間堥倩撽珣a的這種德的物質多與少所決定的。德少,黑色物質多,業力場就大,那麼這就屬於根基不好;德多,白色物質多,業力場就小,那麼這就屬於根基好。人的白色物質與黑色物質兩種物質可以相互轉化,怎麼轉化呢?做好事產生白色物質,白色物質就是吃了苦了,遭受了痛苦了,做了好事得來的。而黑色物質就是做壞事,做不好的事情所產生的,它是業力。它有這樣一個轉化過程,同時,它還有一個攜帶關係。因為它直接跟著元神走,不是一生一世的東西,是一個久遠年代積累下的。所以講積業、積德,而且祖輩也可以往下積。我有的時候想起中國古人或者老人說:祖上積德,或者是積德、缺德,那話說的怎麼那麼對,真是非常對的。

  根基好壞能決定一個人的悟性好和壞。根基不好的人能夠使人的悟性也變的很差。為甚麼呢?因為根基好的人白色物質多,這種白色物質和我們宇宙是溶洽的,和真、善、忍的特性是能溶洽在一起的,沒有間隔。宇宙的特性直接就在你身體上反映出來,直接和你身體溝通起來。而這種黑色物質恰恰相反,是做了不好的事情得到的,和我們宇宙特性是相背離的,所以這種黑色物質和我們宇宙特性就產生一種隔離。如果這種黑色物質要多的時候,它在人體周圍就形成一個場,把人包圍起來。而這個場越大它的密度越大、越厚,就使這個人悟性越不好。因為他不能夠接收到宇宙真、善、忍這種特性,也是因為他做了不好的事情才產生的黑色物質。往往這樣的人就越不相信修煉,悟性越不好,越受業力阻礙;吃苦越大,就越不相信,修煉起來也就困難。

  白色物質多的人修煉起來容易,因為在他修煉過程當中,只要他同化宇宙的特性,他的心性能夠提高上來,他這種德就直接轉化成功。而黑色物質多的人,就像工廠生產產品一樣,多一道手續,人家來的都是現成的料,他來的是坯料,得從新加工一遍,得經過這麼一個過程。所以他要先吃苦,把他的業力往下消,轉化成白色物質,形成德這種物質之後,他才能夠長高功。但是往往這種人本身就悟性不好,你再叫他多吃苦,他就更不相信,更受不了,所以黑色物質多的人不好修煉。過去道家或單傳的法門講師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師父,也是看他身體所攜帶的這些東西多少所決定的。

  根基決定人的悟性,但也不是絕對的。有的人根基很不好,可是家庭環境很好,很多人都煉功,也有一些人是宗教居士的,很相信修煉的事。在這種環境中,也能促使他變的相信,悟性變好,所以也不是絕對的。也有的人根基很好,但是往往受我們現實社會現有那點知識的教育,特別是前些年絕對化的思想教育方法,使人的思想變的非常狹隘,超出他知識面的一切東西他全都不相信,也能使他悟性受到嚴重干擾。

  舉個例子,我在辦班時,第二天講開天目。有一個人根基好,一下子就給他的天目開到很高層次上去了,他看到了許許多多別人看不到的景象。他跟人家講:哎呀,我看到整個傳法場上像雪花一樣的法輪落在人身上;我看到李老師真體是甚麼樣的;我看到李老師的光圈,看到法輪是甚麼樣的,法身有多少。看到不同層次都有李老師在講法,法輪怎麼給學員調理身體。還看到老師講課的時候,一層一層、不同層次都是老師的功身在講,而且還看到天女散花等等。這麼美妙的東西他都看到了,說明這個人的根基相當不錯的。他講來講去,最後說了一句:我不相信這些東西。有些東西已經被現有科學證實了,有許多東西也能從現有科學中得到解釋了,有些東西我們也都論述了。因為氣功所認識到的東西確實超出現代科學的認識,這是肯定的。這樣看來根基也不完全制約於悟性。

  甚麼是「悟」?「悟」來源於宗教中的名詞。佛教中是指修煉的人對佛法的理解,認識上的悟和最終的悟,是指慧悟的意思。可是現在已經應用到常人中來了,說這個人很聰明,知道領導心媟Q的是甚麼,馬上就能夠領會,在領導面前很會來事兒。人們講這是悟性好,往往都這樣去理解了。可是你跳出常人的層次,在稍微高一點的層次中,你就會發現,常人所認識的這層理,往往都是錯的。我們所說的悟根本就不是這個悟。一個尖滑人的悟性反而不好,因為過份聰明的人他會幹表面的活兒,得到領導、上級的賞識。那真正的活兒不得別人去幹嗎?那麼他就欠了別人的東西;因為他尖,他會來事兒,他可以多得到好處,別人就要多得到壞處;因為他尖,他也不能吃虧,他也不容易吃到虧,那別人就得去吃虧。他越來越重視現實這點利益,那麼他的心胸也就越來越狹窄,他越覺的常人的物質利益才是撒不開手的東西,他也就認為他自己是重現實的,他不吃虧。

  有人還羨慕呢!我告訴你,別羨慕他。你都不知道他活的有多累,他吃不好,睡不好,做夢都恐怕他的利益受到損失。在個人利益上,他往牛角尖媃p,你說他活的累不累,他一生就為這個活著。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而他這種人是不退讓的,他活的最累了,你可別跟他學。在修煉界講:這個人迷的最深,為了物質利益完全迷失在常人中了。叫他守德,談何容易!你叫他去煉功,他可不相信:煉功?你們煉功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人家把你弄的夠嗆,你心媕Y還不能跟人家一樣去對待,反過來還得謝謝人家。你們都是阿Q了!一個個的精神病了!這樣的人,他對修煉是無法理解的。他說你才是不可思議的,他說你傻。你說他不是難度化嗎?

  我們說的悟不是這個悟。正好是他說我們在個人利益上傻一些,我們講的是這個悟。當然也不是真的傻,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的淡,而在其它方面,我們都很精明。我們搞個科研項目,領導交給甚麼任務,完成甚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而恰恰在我們自己那點個人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的衝突當中,我們看的淡。誰會說你傻?誰都不會說你傻,保證是這樣。

  咱們說這個真傻的傻子吧,這個理在高層次上整個都反過來了。傻子在常人中不可能幹大壞事,不可能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鬥,不求名,他不會損德。可別人卻會給他德,打他,罵他,都給他德,而這種物質是極其珍貴的。我們這個宇宙中就有這個理:不失者不得,得就要失。人家看那個大傻子,都會罵他:你這個大傻子。隨著張嘴一罵的時候,一塊德扔過去了。你佔了便宜就屬於得的一方,那麼你就得失。過去踢他一腳:你這大傻子。好,一塊德又重重的扔過去了。誰欺負他,誰踢他一腳,他呵呵一樂:你來吧,反正德給我了,我一點都不往外推呀!那麼按照高層次這個理,大家想一想,誰尖?不就他尖嗎?他最尖。他一點德都不丟,你把德給他扔過來,他一點都不往回推,全都要,樂呵呵的都拿過來。這世傻下世不傻,元神不傻。在宗教中講,說人的德要多了下輩子當大官、發大財,都是用人的德交換的。

  我們講,德可以直接演化成功。你修的多高,不就是你這個德演化的?它直接可以演化成功。決定人層次高低、功力大小的功,不就是這種物質演化成的嗎?你說它珍貴不珍貴?它可是生帶的來,死帶的去。佛教中講,你修煉多高,那是你的果位。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就是這個道理。宗教中講,有德來世當大官、發大財。德少要飯都要不著,因為沒德交換,不失不得嘛!一點德沒有,那就得形神全滅,真的死了。

  過去有一個氣功師,剛剛出山的時候層次相當高,這個氣功師後來掉到名利當中了。他的師父就把他的副元神帶走了,因為他都是屬於副元神修煉的。那人副元神在的時候,是受副元神所控制著的。舉個例子,有一天單位分房子,領導講:缺房住的人都過來,擺擺條件吧,講一講個人如何需要房子。各說各的,那人不吱聲。最後領導一看就他比人家都困難,房子應該給他。別人說:不行,房子不能給他,得給我,我如何缺房子。他說:那你就拿去吧。要叫常人看,這個人傻了。有人知道他是煉功人,就問他:你煉功人甚麼也不要,你要甚麼呢?他說:別人不要甚麼,我要甚麼。其實他一點都不傻,相當精明。恰恰在個人切身利益上,就這樣對待,他講隨其自然。別人又問:現在的人甚麼不要?他說:地上的石頭踢來踢去沒人要,那我就撿那石頭。常人覺的不可思議,常人不能理解煉功人,無法理解,思想境界差的太遠,拉開的層次太大了。當然他不會去撿那個石頭,他說出了一個常人悟不到的理:我不求常人中的東西。就說這個石頭吧,大家知道佛經中寫道:極樂世界樹是金的,地是金的,鳥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連佛體都是金光閃閃的。到了那塈鉹ㄗ鴗@塊石頭,花的錢據說就是石頭,他倒不會搬塊石頭上那兒去,但他說出這麼一個理來,常人理解不了。確確實實煉功人講: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們不追求;常人有的,我們也不稀罕;而我們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

  其實,我們剛才講的悟,這還是屬於在修煉過程中的這種悟,這和常人中的悟恰恰相反。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有的人乾脆怎麼講他也不相信,還是常人中的實惠。他抱著固有的觀念不放,而造成他不能夠相信。有的人就想治病,我這堣@講氣功根本不是用來治病的,他思想就反感了,從而再講的東西就不相信了。

  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來,有的人拿我的這本書隨便勾勾畫畫。我們開天目的人都看的到,這本書看起來五光十色,金光閃閃,每個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說假話就是在騙大家,你那一筆畫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隨便往上畫?我們在這媟F甚麼?不是帶你往上修嗎?有些事情你也應該想一想,這本書能夠指導你修煉,你想他珍貴不珍貴呀?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煉?你很虔誠,不敢碰那佛像一點,天天給它燒香,而真正能指導你修煉的大法你卻敢去糟蹋。

  講人的悟性問題,這是指在修煉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層次或者是師父講的某一種東西,某一種法,你對它的理解成度。但是還不是我們所說的根本的悟,我們所說的根本的悟就是在他有生之年,從修煉一開始,不斷的向上昇華,不斷的去掉人的執著心、各種慾望,功也在不斷的向上長,最後一直走到他修煉的最後一步。德這種物質全部演化成功了,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走到頭了,在這一瞬間,鎖「啪」一下全部炸開。天目達到了他所在層次中的最高點,看到了他所在層次中的各個空間的真相,各個時空的各種生命體的存在形式,各個時空中的物質存在形式,看到了我們宇宙中的真理。神通大顯,和各種生命體都能夠溝通上。到這一步的時候那還不是一個大覺者嗎?修煉覺悟了的人嗎?翻成古印度話就是佛。

  我們講的這個悟,這種根本的悟還是屬於頓悟形式。頓悟是在他有生之年鎖著修的,不知道自己有多高的功,不知道自己煉出的功是甚麼形態,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連自己身體的細胞都是鎖著的,功煉出來都是鎖著的,一直修煉到最後一步才打開。這得是大根器之人才能做的到的,修煉起來是相當苦的。從做好人做起,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的吃苦,一味的往上修,一味的要求心性的提高,卻看不到自己的功。這種人是最難修的,這得必須是大根器之人,修多少年,甚麼也不知道。

  還有一種悟叫漸悟。一上來很多人都感受到法輪的旋轉,同時我還給大家開天目。有的人因為各種原因,由看不見到將來也會看的見,由看不清會看的清,由不會用到會用,層次在不斷的提高。隨著你心性的提高和各種執著心的放棄,各種功能都在往外出。整個修煉過程的演變,身體的轉化過程,都在你自己能夠看的到或感受的到的情況下,發生著變化。這樣走到最後一步,完全認識到宇宙的真理,層次達到了你應該修煉到的頂點。本體的變化、功能的加持都到了一定成度,逐步的達到了這個目地。這是屬於漸悟。漸悟這種修煉方法也不容易,有了功能,有些人的執著心就放不下,就容易顯示,就容易去做不好的事情。這樣你就得掉功,你就白修,最後就毀了。有些人看的見,可以看到不同層次的各種生命體的顯現,他可能拉你去幹這幹那,他可能拉你去修煉他的東西,收你當徒弟,可是他卻不能讓你得正果,因為他也是不得正果的。

  另外,高層空間的人都是神,變的很大,神通大顯,心一不正,你會不會跟他走啊?你一跟他走,一下子白修了。他就是真佛、真道,你也得從頭再修煉。多少層天的人,那不都是神仙嗎?只有修煉到極高層次,達到目地的時候,才能夠完全跳的出去。但是,在正常人眼前那神仙確確實實顯示出又高又大,本事也很大,可是他並不一定是得正果的。在各種信息的干擾下,在各種景象的誘惑下,你能不能不動心?所以說開著天目修也難,心性更難把握。但是我們好在有些人是屬於中途再給你功能打開,進入漸悟狀態的。天目人人給開,很多人功能不讓你出,當你的心性逐漸逐漸提高到一個層次之後,心態穩定,能把握自己的時候,然後一下子給你炸開。到一個層次中讓你出現漸悟狀態,那個時候比較容易把握,各種功能都出現了,自己往上修,到最後完全開了。在修煉的中途讓你出現的,我們好多人是屬於這一類的,所以不要急於看。

  大家可能聽說禪宗也有講關於頓、漸之分的。禪宗六祖慧能講頓悟,北派神秀講漸悟。在歷史上他們二者在佛學上發生了很長時間的爭論,爭來爭去的。我說沒有意義,為甚麼呢?因為他們指的只不過是修煉過程中對一個理的認識。這一個理,有人一下子就認識了,而有人是慢慢悟到、認識的。怎麼悟還不行啊?一下子認識到更好,慢慢悟到了那也行,不都是悟了嗎?都是悟了,所以哪個也不錯。

大根器之人

  甚麼是大根器之人?大根器之人和根基好壞還是有區別的。這種大根器之人太難找了,都是經過相當長的歷史時期,才能出生一個人。當然大根器之人首先必須得具備著很大的德,這種白色物質場得相當大,這一點是肯定的。同時他還得能夠吃苦中之苦,還得有大忍之心,還得能夠捨,還得能夠守德,還得悟性好等等。

  甚麼是苦中之苦?佛教中認為當人就是苦,只要你當了人,就得受苦。它認為在所有空間的生命體都沒有我們常人的這個身體,所以不會得病,也就不存在生老病死的問題,也就不存在這種痛苦了。另外空間的人可以飄起來,沒有輕重,非常美妙。常人正因為有了這個身體,出現一個問題:冷了不行,熱了不行,渴了不行,餓了不行,累了也不行,還有生老病死,反正你沒有舒服的。

  我看過一家報紙登的是在唐山地震的時候,有許多人在地震中死了,但是有些人被搶救過來了。對這部份人搞了一次特殊的社會調查:問他們在死亡狀態下都有甚麼感覺?可是出乎意外的是這些人都談到了一個特殊情況,而且是一致的,就是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間沒有害怕的感覺,恰恰相反卻突然感覺到有一種解脫感,有一種潛在的興奮感;有的人覺的自己一下子沒有身體的束縛了,輕飄飄的非常美妙的飄了起來,還看到了自己的身體;有的人還看到另外空間的生命體了;有的人還去了甚麼甚麼地方。所有人都談到了那一瞬間感覺到一種解脫的潛在的一種興奮的感覺,沒有痛苦的感覺。就是說我們有人的肉身就是苦,可是大家都是這樣從娘胎堥茠滿A也就不知是苦了。

  我說人得吃苦中之苦。我那天談了,人類這個時空和另外更大的時空空間的概念還不一樣,我們這邊一個時辰是兩個小時,就是他那個空間的一年。說這個人在這麼苦的環境下煉功,真了不得;說這個人有了求道之心,想要修煉,這個人簡直太了不起。這麼苦他還沒有滅掉他的本性,他還要修煉返回去。為甚麼可以無條件的幫助修煉的人?就是這樣。說這個人在常人的空間堨揮中F一宿,人家一看,說這個人真了不起,他在這堣w經坐了六年了。因為我們一個時辰是那邊的一年。我們人類是個極特殊的空間。

  怎麼吃苦中之苦?舉個例子說,這個人有一天上班去了。單位不太景氣,人浮於事這個狀況不行,單位要改革,要承包,多餘人員得下來。他也是其中一個,一下飯碗丟了。這是啥心情?沒有地方開支了,怎麼生活呀?幹點兒別的還不會,無精打采的回家了。剛到家,家埵悀H病了,病的很厲害,著急上火,趕快送醫院去吧,好不容易借了錢住上醫院了。回家給老人準備點東西,剛到家,學校老師找上門來說:你兒子把別人打壞了,你趕快去看看吧。剛處理好這個事回家了,往那一坐,來了電話說:你愛人有了外遇了。當然大家不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一般人吃不了這苦,一想:這還活著幹啥,找根繩掛上吧,不活了!一了百了!我就說人得能夠吃苦中之苦,當然倒不一定是這種形式。那麼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心性上的摩擦,個人利益的爭奪當中不亞於這東西。有多少人為了一口氣活著,受不了就吊死了。所以我們要在這樣一種複雜的環境中去修煉,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時還得有大忍之心。

  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堜韙ㄓU,這也不行。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

  有人講了,這個忍要做到這個成度,常人也得說我們太懦弱了,太好欺負了。我說,那不是懦弱。大家想一想,常人中年歲大的人,文化層次高的人還要講個涵養,不和人家一般見識。何況我們煉功人呢?那怎麼是懦弱?我說那是大忍之心的體現,那是意志堅強的體現,只有煉功人才能有這樣大忍之心。有這麼一句話:匹夫見辱,拔劍相鬥。常人那當然啦,你罵我,我罵你;你打我,我就打你。那就是個常人,能說他是個煉功人嗎?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要沒有堅強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這一點。

  大家知道古代有個韓信,說這個韓信有本事,劉邦的大將軍,國家的棟樑。為甚麼能做那麼大的事呀?就說這個韓信從小就不是一般的人。有這麼個典故,說韓信受辱於胯下。韓信少年時代就練武,練武之人總是挎個寶劍。有一天走在街上,一個地痞無賴叉著腰擋住了他的去路:你挎著寶劍幹甚麼?你敢殺人嗎?你敢殺人你把我的腦袋砍下來。說著就把腦袋伸過去。韓信一想:我砍你腦袋幹甚麼呀?那個時候砍人腦袋也得報官償命,能夠隨便殺人嗎?他一看韓信不敢殺,就說:你不敢殺我,你從我的胯下鑽過去。韓信就真的從他的胯下鑽過去了。這說明韓信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他不同於一般常人,他才能做這麼大的事。人爭一口氣,那是常人的話。為這口氣活著,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韓信還畢竟是個常人,我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比他還要強的多。我們的目標是達到超出常人的層次,向更高層次邁進的。這個事我們是遇不到的,但是修煉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時候,也不一定比這差。人與人之間心性中的摩擦,我說不亞於這東西,有過之而無不及,也是相當難的。

  同時,修煉人還得能捨,捨棄常人中的各種執著、各種慾望。一下子做不到,我們可以慢慢的就做到了。今天你一下子就能做到了,那你今天就是佛了。修煉得慢慢的來,但你不要放鬆。你說:老師講了,修煉得慢慢來,那咱們就慢慢來。那可不行!你得對自己要嚴格要求,佛法修煉你要勇猛精進的。

  還得能守德,要守心性,不可妄為。你不能夠隨便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你要能守住你的心性。常人中大家經常聽到這樣一句話:積德做好事。煉功人不講積德,我們講守德。為甚麼講守德呢?因為我們看到這樣一種情況:積德是常人中講的,他要積了德,行了善,下輩子得好。而我們這堥S有這個問題了,你要修成就得道了,沒有那輩子事了。我們這媮縝u德,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說,我們身體所帶的兩種物質不是一生一世積累下來的,它是經過一個久遠年代遺留下來的。你騎車滿城市跑,也不一定碰到好事做。你天天這樣幹,也不一定碰的著。

  還有一層意思,讓你積德,你看著那件事情是好事,可是你做的話,說不定就是個壞事;你看到那件事情是壞事的時候,你如果管了,說不定又是個好事。為甚麼呢?因為你看不到它其中的因緣關係。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這是沒有問題的。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為一個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來衡量了。你不知道一件事情的因緣關係,你就容易把這件事情做錯。所以我們講無為,你不能夠想幹甚麼就幹甚麼。有人說:我就想管壞人。我說那你就當警察去算了。但是我們也不是叫你碰著殺人放火都不管。我跟大家講,人與人之間發生了矛盾,他踢人一腳,他打人一拳,可能弄不好是以前那人欠他的,他倆結帳了。你要管的話,他們之間沒結成,等到下回還得重來。這就是說你看不到因緣關係,容易做壞事,從而失德。

  常人管常人的事情是沒有關係的,他用常人的理來衡量。你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衡量,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但是有一點,這些東西與我們修煉的人沒啥關係。不一定給你安排,不一定讓你碰到。我們講守德就是避免你做壞事,說不定你稍微一做那件事情,可能就是幹壞事,那麼你就要失德。你一失德,你的層次怎麼往上提高?怎麼達到你最終的目標?這媄鉿陶o樣的問題。除此之外,還得悟性好,根基好可能悟性也會好,環境的影響也起作用。

  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著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塈銦A你說這多好。大家知道現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為甚麼還幹壞事?有法不依?就是因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見時,他還要做壞事。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著你打抱不平了。

  法只能講到這一層了,再高的得靠你自己去修才會得。有的人提問題越提越具體,生活中的問題如果都讓我來解答,你自己還修煉甚麼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講出來,就沒有你修的了。好在大法已經傳出,你可以照大法去做了。

  我想我傳法的時間基本快結束了,所以想要把真正的東西給大家留下來,以便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有法來指導大家。在整個傳法過程中,我也是本著對大家負責,同時也是對社會負責,實際我們也是本著這個原則去做的,至於做的好與壞我也不講了,自有公論。我的願望是把大法傳出來,叫我們更多的人能夠受益,使真正想修煉的人依法能夠往上修煉。同時在傳法過程中,我們也講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們從學習班下去之後,如不能夠按照大法修煉的人,最起碼也能做一個好人,這樣對我們社會是有益的。其實你已經會做一個好人了,下去以後,你也能做一個好人。

  在傳法的過程中也有不順利的地方,方方面面的干擾也是很大的。由於主辦單位和各界領導給予大力支持和工作人員的努力,我們的班辦的比較圓滿。

  在辦班當中,我講的這些東西全部都是指導大家往高層次上修煉的,在過去的講法中沒有人講這些東西。我們講的東西非常明瞭,是結合著現代科學和現代人體科學講的,而且講的層次很高。主要是為了大家,讓你將來能夠真正得法,修煉上去,這是我的出發點。我們在傳法傳功過程中很多人覺的法也挺好,可是做起來很難。其實我覺的難與不難,看對甚麼人講,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煉,他會覺的修煉簡直太難了,不可思議,修不成。他是個常人,他不想修煉,他會看的很難。老子講:「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真正修煉的人,我說是很容易的,不是甚麼高不可攀的東西。其實在座的有許多老學員和沒有來的老學員已經修煉到相當高的層次上去了。我沒有給你講這些是怕你產生執著心,沾沾自喜等等因素,影響你功力上長。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在各種利益面前能放下這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難。所謂說難的人,就是他放不下這些東西。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因為現實利益當中很難把它放下,這個利益就在這兒,你說這個心怎麼放的下?他認為難,實際也就難在這堙C我們在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時,忍不下這口氣,甚至於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去對待,我說這就不行。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因為我講的太多了,講的太多大家很難記的住。我主要提出點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真正修煉下去。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