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 講

走火入魔

  在修煉界有這麼一種說法,叫作走火入魔,在群眾中影響也很大。特別是有些人把這個事情宣揚的很厲害,致使有些人不敢煉功了。人家一聽說煉功還會走火入魔,就嚇的不敢煉了。其實我告訴大家,走火入魔根本就不存在。

  有不少人因為自己心不正,招來一些附體。自己主意識不能控制自己,還以為這就是功了。身體被附體控制著,顛三倒四,連喊帶叫的。人家一看煉功還是這個式的,嚇的不敢煉了。我們有好多人以為這就是功,這哪是煉功?這只是最低最低的那種祛病健身的狀態,可是它卻很危險。你自己習慣於這樣的話,你的主意識總不能控制你自己,那麼你的身體可能就會被副意識或者外來信息、附體之類的所控制,就可能做出一些危險的舉動來,而且對修煉界的破壞力極大。這是人心不正造成的,執著的顯示自己,這不是走火入魔。有些人也不知道是怎麼當的那個所謂氣功師,他也講走火入魔。其實煉功是不會走火入魔的,多數人主要是從藝術作品中聽來的,甚麼武俠小說等等當中聽到這一名詞的。不信你翻一翻古書、修煉的書中,沒有這樣的事。哪有甚麼走火入魔呀?根本就不會出現這種事情。

  一般人認為的走火入魔有幾種形式,我剛才講的也是一種形式。由於自己心不正,招來附體了,追求甚麼氣功態顯示自己等各種心態。有的直接追求功能或練了假氣功,一練自己老習慣於放鬆自己的主意識,甚麼也不知道了,身體交給別人了,顛三倒四的被副意識或者外來信息主宰著身體,做出一些特殊的舉動來。告訴他跳樓他就跳樓,告訴他跳水他就跳水。他自己都不想活了,把身體都交給別人了。這不屬於走火入魔,但是這屬於練功誤入歧途,開始是有意這樣做而形成的。有很多人以為晃晃悠悠的就是煉功了,其實這種狀態要是真正去煉功的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這不是煉功,是常人的執著和追求造成的。

  另一種情況是煉功時氣淤塞到某處不通了,氣到頭頂下不來,他就害怕了。人身體就是一個小宇宙,特別是道家功法在闖關的時候,會遇到這些麻煩事,闖不過去,氣就盤旋在這個地方。不只是頭頂,其它部位也是一樣的,但是人最敏感的就是頭頂。氣上頭頂往下衝、過不去關的時候,他就會感覺到頭沉、頭脹,戴很厚的氣帽等等這些現象。但是氣它沒有任何制約作用,它也不能導致人出現甚麼麻煩,也根本就不可能產生甚麼病。有些人不了解氣功的真實情況,玄而又玄的亂發表意見,結果造成一種很混亂的現象。人們就認為氣上頭頂下不來就要走火入魔、出偏等等,結果很多人他自己就害怕了。

  氣上頭頂下不來,它只是一個時期的狀態,有的人很長時間,半年了也下不來。下不來找個真正的氣功師引導一下也能下來。那麼我們凡是煉功時衝不過去關、氣下不來時,我們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誤在哪個層次中時間太長了,應該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時候,你看它就能下來。你一味的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人真正氣不通不會造成甚麼問題,往往都是我們自己精神作用,又聽些假氣功師說氣上頭頂,要出現甚麼偏差,他就害怕了。他這一害怕說不定就真正的帶來麻煩。因為你一害怕,就是恐懼心,那不是執著心嗎?你的執著心一出來,不得去你的執著心嗎?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

  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堸囧荌吤h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其實在身體媕Y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只要你的身體沒被高能量物質轉變之前,都有這種感覺的,本來是好事。作為一個修煉人,你老認為自己是個常人,老認為是有病,那怎麼煉?我們煉功中來了劫難的時候,你還把自己當作常人,我說你的心性那個時候就掉到常人那兒去了。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最起碼你掉到常人那個層次上去了。

  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因為你一認為它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煉功和真正修煉的,特別是這種狀態,它不會導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負擔很重,就使病情急劇的變化,往往都是這樣的。舉個例子,過去有個人,把他綁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說是要給他放血。然後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你老認為你有病的時候,說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導致成病。因為你的心性已經降到常人那個基礎上去了,那麼常人當然是要得病的了。

  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我給大家講一個佛教中的故事:過去有一個人費了好大勁修成羅漢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羅漢了他能不高興嗎?跳出三界了!這一高興那就是執著心,歡喜心。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從新往上修,費了好大勁兒又修上來了。這回他害怕了,他心婸﹛G我可別高興了,再高興又掉下來了。他一害怕又掉下來了。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

  再有一種情況就是有的人得了精神病,就說他走火入魔了。也有的人還等著我給他治精神病呢!我說精神病不是病,我也沒有時間去管這些事。為甚麼呢?因為精神病人他沒有病毒,身體堥S有病變,沒有潰瘍,要叫我看就不是病。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識太弱了。弱到甚麼成度啊?就像那個人老是當不了自己的家,這個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這樣的。他不想管這個身體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來。那個時候副意識、外來信息就要干擾他。各個空間層次那麼多,各種信息都要干擾他。何況人的主元神在生前可能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還有債主可能要害他,各種事情都會出現。我們說精神病就是這麼回事。叫我怎麼給你治?我說真正的精神病就是這麼得的。那怎麼辦呢?教育他,讓他精神起來,但是很難做到。你看精神病院那個大夫手塈漡q棍一掂,他馬上嚇的一句胡話都不說了。為甚麼呢?那個時候他的主元神精神起來了,他怕電他。

  往往人入了修煉的門就喜歡煉下去,佛性人人有,修道之心人人都有,所以一旦學了功,有許多人要伴隨他煉一輩子的。不管他能不能修上去,得不得法,反正他有求道之心,他老是要煉。人家都知道這個人練功,辦公室的人知道,街道也知道,鄰居之間都知道他練功。可是大家想一想,真正修煉,在前些年誰做這樣的事情?沒有人做,真正修煉才能改變他的人生道路的。而他是一個常人,只是練功祛病健身,誰給他改變人生道路?常人嘛,到哪一天要得病,到哪一天要遇到甚麼麻煩事,到哪一天說不定就得精神病,或者是一命嗚呼了,常人的一生就是這樣的。你看他在公園婼m功,其實他不是真正修煉的,他想往高層次上修但又不得正法,他也修不上去。他只是有想往高層次上修煉的願望,他還是個在低層次中祛病健身的練功者。他的人生道路沒有人去給他改變,那麼他就要得病。不重德病都不會好的,不是說練了功就甚麼病都不得了。

  他得真正去修煉,重視心性,真正去修煉才能祛病的。因為煉功不是體操,而是超出了常人的東西,那麼就得有更高的理和標準來要求煉功者,必須做到才能達到目地。可是許多人都沒有這樣去做,他還是個常人,所以他到時候還要得病。有一天他突然間得腦血栓了,突然間得這個病了,得那個病了,或者有一天得了精神病了。他練功可誰都知道,一旦這個人得了精神病,人們就說他練功走火入魔,大帽子就扣上了。大家想一想這麼做合理嗎?外行人不知道,我們內行人、很多煉功人也很難知道其中真正的道理。如果這個人是在家堭o了精神病還好說點兒,人家也會說他練功練的;如果正在練功場上他得了精神病了,那麼就壞了,這大帽子就扣上了,摘都摘不掉了。練功走火入魔,報紙都會登出來的。有的人就是閉著眼睛反對氣功:你看剛才在那兒練的挺好的,現在這樣式的了。作為一個常人,他該出現甚麼事情就要出的,他可能又出現其它的病了,出現其它麻煩了,都說是練功練的,合理嗎?就像我們醫院的大夫,他當了大夫,他這輩子就永遠不該得病了,能這樣去認識嗎?

  所以說,有許多人他不了解氣功的真實情況,他也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就胡亂說。一旦有甚麼問題了,甚麼帽子都往氣功這兒扣。氣功在社會上普及的時間很短,有許多人抱著一種固執的觀念,老是不承認它、誹謗它、排斥它,也不知道他是一種甚麼心理狀態,他就這麼討厭氣功,好像與他有甚麼相干似的,一提氣功就說是唯心的。氣功是科學,是更高的科學。只是那種人的觀念太固執,知識太狹窄造成的。

  還有一種情況,在修煉界有一種叫氣功態的,這種人精神是恍惚的,可是他也不是走火入魔,他是非常理智的。我先說氣功態是怎麼回事。大家知道,我們煉功講究個根基問題。在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有人信仰宗教,而在中國幾千年來都有人信仰佛教、道教的,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有些人不相信。尤其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是被批判的,說是迷信。有些人他認為不能夠理解的,從書上沒學到的,現代科學沒發展到那一步的,或者是沒有認識到的事物,他一概的說成是迷信。這種人前些年很多,現在比較少了。因為有些現象你不承認它,它已經實實在在的反映到我們這個空間中來了。你不敢正視它,但是現在人們都敢把它說出來了,人們耳聞目睹的也知道一些關於煉功的情況。

  有些人就固執到這種成度:你一說氣功,他從內心笑話你,他認為你是搞迷信,太可笑了。你一說氣功中的現象,他就覺的你這個人太愚昧。這種人雖然固執,可是根基並不一定不好。如果這個人根基要好的話,他要煉功,天目可能就會開到很高層次,還會出功能的。他不相信氣功,他可不能保證自己不得病。他要得了病到醫院去看,西醫看不好了到中醫去看,中醫也看不好了,甚麼偏方也看不好了,這回他想起氣功來了。他尋思:我去碰碰大運,看看氣功到底能不能治我這個病。他很不情願的來了。他一煉功,因為根基很好,一下子就能夠煉的很不錯。可能就有哪個師父相中了,在另外空間堥滬荌狗聽糽R就幫了他一下子。他這一下就開了天目了,或者處於半開悟狀態。天目開到了很高層次,一下子看到了宇宙中的一些真實情況,而且還有功能。你說這種人看到這種情況,他的大腦能受的了嗎?你想他那個心態是甚麼樣兒呢?歷來認為是迷信、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別人一提都笑話的事情,切切實實展現在他的眼前了,又實實在在接觸到了。那麼他的大腦就承受不住了,他的精神壓力太大了,說出的話別人接受不了,可是思維邏輯不亂,他就是擺不正兩邊的關係。他發現,人類做的事情是錯的,而在那邊往往是對的。按照那邊去做,人就說他是錯的。人們不理解,所以就說這個人練功走火入魔了。

  其實他不是走火入魔,我們大多數人煉功根本就不會出現這個現象的,只有那些特別固執的人才會出現這種氣功態的。我們在座的人有許多開了天目的,相當的多。他實實在在的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東西,他不覺的驚奇,覺的很好,大腦不會受甚麼刺激的,也不會出現這種氣功態。人出現氣功態以後,是非常理智的,說的話非常有哲理性的,而且邏輯性很好。只是他講出的話,常人不相信。他一會兒告訴你,說他看到已故的某某人,那人告訴他幹啥。常人他能相信的了嗎?後來他明白了,這些應該擱在自己心堙A不能說,擺正兩邊關係以後就好了。往往這些人都伴有功能存在的,這也不是走火入魔。

  還有一種情況叫作「真瘋」,這種情況就極少見了。我們說的「真瘋」不是真的瘋了,不是這個意思,是修真的意思。怎麼真瘋呢?我說修煉的人中,十萬個人中能有這麼一個人,極少見。所以它不帶有普遍性,也沒有造成社會影響。

  「真瘋」往往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這個人根基非常的好,還得年齡已經很大了。年齡一大,要修煉已來不及了。根基非常好往往是帶有使命來的,是從高層次上來的。常人這個社會誰來誰害怕,腦袋一洗誰都不認識。來到常人這個社會環境中,人們對他的干擾,就使他重名、重利,最後就掉下去了,永無出頭之日,所以誰都不敢來,誰都害怕。有這樣的人來了,來了之後,他在常人中真的就不行了,真的就要往下掉了,一生做了不少壞事。人活著為了個人利益去爭的時候就會做很多壞事,就會欠下很多東西。他的師父一看,這個人要掉下去了。可是他又是一個有果位的,不能這樣隨便讓他掉下去呀!怎麼辦呢?也很著急,沒有別的辦法叫他修煉,那個時候上哪兒去找師父?他得從新往回返,往回修。可是談何容易?年齡又大,修也來不及了,上哪去找性命雙修的功法呀?

  根基必須是非常好的人,在這個極其特殊的情況下,才能採取讓他瘋的辦法。也就是絕對沒有希望了,在自己不能往回返的情況下,可能採取這樣一個辦法,就是叫他瘋,把他腦袋的某一部位給他閉塞掉。比方說我們人怕冷、怕髒,把怕冷這部份大腦給他閉塞掉,怕髒這部份給他閉塞掉。給他閉塞掉一些部份之後,這個人的精神就出現了問題,真是瘋瘋癲癲的了。可是往往這樣的人不做壞事,不罵人也不打人,往往還做好事。可是他對自己卻是很殘酷的。因為他不知道冷,所以冬天他會光著腳在雪地媔],穿著單衣服,凍的腳上大口子往出淌血;因為他不知道髒,大便他也敢吃,尿他也敢喝。過去我知道有這樣一個人,那個馬糞蛋凍的邦邦硬,他啃起來還很香,他可以吃常人在明白狀態下吃不了的苦。你想他這一瘋得遭多大罪吧,當然他往往伴有功能存在的,一般老太太多。過去老太太是裹小腳的,兩米多高的牆,跑過去一翻就過去了。家堣H一看她瘋了,老往外跑,就給鎖在屋堙C等家人走以後,一指那個鎖頭就開了,出去了。那就用鐵鏈子鎖上吧,等家人走了以後,一抖摟鐵鏈子就開了。管也管不住她,就這樣她會吃很多苦。因為她吃苦吃的太厲害,來的也太猛,她會把欠下的不好的東西很快的還掉了。最多超不過三年,一般一、兩年就過去了,那苦吃的是相當大的。過去之後馬上明白過來了,因為她這就算已經修煉完了,所以馬上就開了功了,各種神通都會出來。這是極其少見極其少見的,歷史上有這樣的,也不是一般根基的人能夠讓你這樣做的。大家知道有瘋僧、瘋道的,在歷史上確實有,有記載。甚麼瘋僧掃秦,瘋道士呀,這個典故很多的。

  走火入魔,我們說肯定是不存在的。說哪個人能走火,要真能這樣,我說這個人還了不起了。張嘴能吐出火來,一伸手能發出火來,吸煙點火一伸手指就來火了,我說那是功能!

煉功招魔

  甚麼是煉功招魔?就是我們煉功的時候,往往容易受到一些干擾。煉功怎麼能把魔招來呢?因為一個人想修煉實在太難,真修沒有我的法身保護,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門就可能牽扯到生命問題。人的元神是不滅的,那麼你在生前的社會活動當中,可能就欠過誰,欺負過誰,或者做過甚麼不好的事情,那個債主就要找你。在佛教中講:人活著就是業力輪報。你欠他的,他來找你要債,要多了下回他再還你。兒子不孝順父母,下回倒過來,就是這樣輪來輪去的。但是我們確實看到有魔在干擾,不讓你煉功,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無緣無故的也不允許它這樣。

  最普遍的一種煉功招魔的形式,就是你沒煉功的時候,周圍的環境還比較靜。因為學了功,總喜歡煉,可是往那兒一打坐的時候,突然間就感到外邊不靜了。汽車喇叭也響了,樓道埵釣姜蘅n、說話聲、摔門聲,外邊的收音機也打開了,馬上就不靜了。你不煉功環境還挺好的,你一煉功就是這樣的。我們好多人沒有往縱深想一想,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覺的奇怪,挺懊喪的煉不了功。一個「奇怪」就擋住了,這就是魔在干擾你,它指使著人在干擾你。這是一種最簡單的干擾形式,達到了不讓你煉的目地。你煉功,你得道,而你欠下那麼多東西你不還?它可不幹,它不會讓你煉的。但是這也是一個層次中的反映,過一段時間以後就不允許再有這個現象存在了,也就是說把這筆債魔過去之後,不允許它再來干擾了。因為修煉我們法輪大法修的比較快,層次突破也是比較快的。

  還有一種魔的干擾形式。大家知道我們煉功可以開天目,有的人開了天目之後在家煉功,會看到一些害怕的景象、害怕的面孔。有的披頭散髮,有的要和你拼殺,甚至做出各種舉動來,很嚇人。有的時候一煉功看見窗戶外邊趴的都是這個,很嚇人的。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呀?這都是魔的干擾形式。但是在我們法輪大法這一門中,這種情況極其少見,百分之一吧,多數都不會遇到這個情況。因為它對我們煉功沒有甚麼好處,所以就不允許它採取這種形式來干擾你。在一般功法的修煉中,這個事兒就是一個最普遍的現象,還得持續很長的時間。有的人就是因為這個煉不了功,嚇壞了。晚上煉功都是選很靜的環境,一看跟前站一個人,人不人鬼不鬼的,嚇的就不敢煉了。在我們法輪大法中一般沒有這個現象,但是極個別的還是有,有的人情況是極其特殊的。

  還有一種就是煉內外兼修功法的,他既練武又內修,這樣的功法在道家中比較多見。人一旦學了這種功法,往往會遇到這樣一種魔。一般功法遇不到,只有內外兼修的功法、練武的功法才會有,就是有人找他比武。因為世界上有許多修道之人,有很多是練武的,內外兼修的。練武的人,他也可以長功。為甚麼呢?他把其它的心、名、利這些心去掉之後,他也長功。可是他的爭鬥之心遲遲不去,去的比較晚,所以他容易做出這種事情來,在一定層次中還會出現。打坐中惚兮恍兮中他知道誰誰在煉功呢,就元神離體去找人家比試,看誰功夫高,出現這個爭鬥。在另外空間也出現這種情況,也有的來找他爭鬥、廝打,不打的話,真要殺他,就互相打,打來打去。一睡覺就有人找他比武爭鬥,搞的一夜都休息不了。其實這個時候就是去他的爭鬥之心,他這個爭鬥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這樣的,長此下去,幾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這個層次。搞的這個人也就煉不了功了,這個物質身體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廢了。所以在內外兼修的功法中會遇到這種情況的,而且還非常普遍。我們內修功法中這種情況沒有,不允許它出現。我剛才講的這幾種形式都是比較普遍存在的。

  還有一種魔的干擾形式,也是人人都能夠遇的到的,我們這一法門也是人人都能夠遇的到的,遇到一種色魔。這個東西非常嚴重。在常人社會中有這種夫妻生活,才能使人類社會繁衍後代。人類就是這樣發展的,人類社會媄銧N是有一個情在,所以這種事情對常人來說就是天經地義的。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所以有很多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我們就得把它看淡,最後完全放的下。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

  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可不是叫你當和尚、當尼姑,我們年輕人還要組織家庭的。那麼怎麼對待這個問題呢?我講了,我們這一法門是直指人心,不是從物質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甚麼。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這種物質利益當中去魔煉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你這顆心能夠放的下,你就甚麼都能放的下,在物質利益上叫你放,你當然就能放的下。你的心放不下,你甚麼都放不下,所以真正修煉的目地是修那顆心。廟媄鉽袚狴曲j制你失去這些東西,也是為了使你去掉這顆心,它強制你,讓你完全杜絕它,不讓你想它,它是這個辦法。而我們不要求這樣走,我們要求就在物質利益面前,你去把它怎麼看淡,所以我們這一門修出來是最紮實的。不是叫你都當和尚、當尼姑。我們在常人中修煉的,將來我們功法傳的越來越廣,說人人都成了不是和尚的和尚,一個個煉法輪大法的都成這個式的了,這不行。我們煉功中要求大家:你煉功,你愛人可能不煉功,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就是說我們把這件事情看淡,你不能像常人一樣把它看的那麼重。尤其現在社會上甚麼性解放啊,這些黃色的東西在干擾著人。有些人把它看的很重,我們作為煉功人,就得把它看的很淡。

  在高層次上看,說常人在社會中簡直就是和泥,不嫌髒,在地上和泥玩呢。我們講,你不能夠因為這件事情搞的家庭不和,所以在你現有的這個階段當中,你把它看淡,保持一個正常的和諧的夫妻生活就可以了,將來到一定層次會有在那個層次的狀態,現在是這樣的,我們要求你這樣做就可以了。當然不能像現在社會上的那種狀態,那還得了!

  這其中還有一個問題,大家知道,我們煉功人身體是有能量的。我們現在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從這個班下去後,不但病好了,還要出功的,所以你身體帶了很強大的能量的。你帶的功和你現在的心性是不成正比的。你現在暫時是功高了,給你一下子提上去了,現在在提高你的心性。慢慢你會跟上的,保證這一段時間內你會跟上,所以我們超前做了這樣的事情,也就是說你有一定的能量。因為正法修煉出來的能量是純正慈悲的,所以大家坐在這都感覺到一種祥和慈悲的場。我煉功是這樣修煉過來的,我帶有這個東西。大家坐在這堻ㄦP到很和諧,人的思想中沒有邪念,連吸煙都想不起來。將來你也按照我們大法的要求去做,你將來修煉出來的功也是這樣的。隨著你的功力不斷增長的時候,你身體所帶的那個功的散射能量也會相當強大的。即使沒有那麼強大,一般的人,在你這個場範圍之內,或你呆在家堙A你也能制約著別人。你家堛瑪豸H可能都受你的制約。為甚麼?你也不用動念,因為這個場是個純正祥和的、慈悲的,是個正念之場,所以人不容易想壞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會起到這樣一種作用。

  那天我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說我們身體散射出來的能量能夠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那麼在這個場作用下,你不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無形之中也把你愛人給制約住了。你沒有動念,你也不會動這種念,他也想不起來。但不是絕對的,現在這個環境,打開電視一看,甚麼都有,容易勾起人的慾望。但是一般情況下,你能夠起到這樣一種制約作用。將來到高層次上修煉,不用我告訴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時有另外的狀態了,保持和諧的生活。所以,這些事你也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你過份擔心的話也是屬於執著了。夫妻之間沒有色的問題,但有慾望,你把它看淡了,心理平衡就行了。

  那麼會遇到甚麼樣的色魔?如果你定力要是不夠的話,你會在睡夢中出現,你正睡覺或者正打坐呢,突然間就會出現:你是男的就會出現美女;你是女的那麼就會出現一個你心目中愛慕的那種男子,可是他卻是一絲不掛的。你的念頭一動,可能就泄掉,就成為事實。大家想一想,我們煉功,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你不能老這樣泄呀。同時你的色慾這一關沒有過去,那哪行啊?所以這個問題我跟大家講,人人都會遇到,保證會遇到。我講法的時候,我是帶著很強的能量在往你腦子堨插C你可能出門想不起我講的具體是甚麼,可是你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你會想起我講過的話。你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麼這一關你就能過去。如果第一關過不去,第二關就很難守的住。但也有這樣的,第一次沒過去,醒來後懊喪的了不得,可能你這種心理、這種狀態,也會加深你思想中的印象,再遇到問題,你就能把握住了,就能夠過的去了。如果有的人沒過去,也不在乎,以後就更難守了,保證是這樣。

  這種形式有魔的干擾,也有師父指物化物演化來考驗你,兩種形式都存在,因為人人都要過這一關的。我們從常人開始修煉,走的第一步就是這麼一關,人人都會遇的到。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在武漢辦班的時候有這麼一個學員,三十歲的小伙子。我剛剛講過這一課之後,他回家打坐,馬上就定下來了。定住之後,忽然看見這邊出現阿彌陀佛,那邊出現老子。這是他在心得體會中講的。出現了之後,瞅瞅他沒有吱聲,然後就隱去了。又出現了觀音菩薩,手堮陬菑@個花瓶,從這個花瓶堶艇X來一股白煙兒。他在那打坐,看的很真切,他挺高興。一下子化出了幾個美女,美女就是那個飛天,那多漂亮呀。給他跳舞,舞姿這個好看哪!他尋思:我在這兒煉功,觀音菩薩獎賞我,化幾個美女來給我看,飛天給我跳舞。他正想的高興的時候,一下子這些美女就一絲不掛了,做著各種動作,扳脖子摟腰就上來了。我們學員心性提高的很快,當時這個小伙子就警覺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這個念頭一出,「唰」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本來就是幻化出來的。然後阿彌陀佛和老子又從新顯現出來。老子手指著小伙子,對著阿彌陀佛笑了笑說:孺子可教也。那就是說這小子行,可以教。 

  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但是我們在常人中修煉,又不是要你完全杜絕它,最起碼在現階段,你要把它看淡,不能再像過去那樣。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應該這樣的。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

自心生魔

  甚麼叫自心生魔?人的身體在各層空間中都有一個物質場存在,在特殊的場當中,宇宙中的一切東西都像影子一樣照射到你這個空間場上來,雖然是影子,可也是物質存在的。你空間場上的一切,都聽你的大腦意識去支配,也就是說,你用天目去看,不動念靜靜的看是真實的,只要稍一動念,看到的都是假的,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隨心而化。就是因為有的煉功人自己不能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不能夠自己把握自己,他有求於功能,執著於小能小術,甚至執著於另外空間媗巨鴘漱@些東西,執著於追求這些東西,這一類人最容易自心生魔,最容易掉下來。不管修煉了多高,一出現這個問題就會一落到底,一毀到底。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不像其它方面,心性考驗這次沒過去,摔個跟頭爬起來,還可以接著修。而出現自心生魔這個問題就不行,他這一輩子就毀了。特別是煉功在一定層次中開了天目的人,容易出現這個問題。還有一些人自己意識上老受外來信息干擾,外來信息告訴他甚麼,他就相信甚麼,也會出現這個問題。所以我們有的人開了天目之後,會受到方方面面的信息干擾。

  我們舉個例子。低層次修煉心不動,很難做到。老師甚麼樣你可能看的不清楚。突然間有那麼一天,你看到來了一個又高又大的大神仙。這個大神仙誇你兩句,然後教你點甚麼東西,你也要了,那你的功就亂了套了。你心堣@高興,認他當師父了,跟他學去了,可他也是不得正果的,在那個空間就可變大縮小。這展現在你的面前,你看見這個大神仙,真激動!歡喜心一起,你還不去跟他學嗎?修煉的人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難度化,就容易毀了自己。天人都是神,可是他也是沒得正果的,照樣入六道。你隨便認師父,你要跟他去了,他把你帶到哪一步上去?他都不得正果,你不是白修了嗎?結果你自己的功已經搞亂了。人是很難不動心的。我告訴大家,這個問題很嚴肅,將來我們很多人會出現這個問題。法我給你講出來了,你能不能把握住全靠你自己,我講的這是一種情況。看到甚麼別的門派中的覺者也不動心,就在一門中修。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

  自心生魔還有其它情況:看見過世親人干擾,哭哭啼啼,叫你做這個事、那個事,甚麼事都出現。你能不動這個心?你就溺愛你這孩子,你愛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已經去世了,它告訴你幹甚麼……都是那種不能幹的事情,你幹了就壞了,煉功人就這樣難。人家講佛教亂了,儒教的東西都跑到佛教中去了,甚麼孝敬父母、兒女情都跑進去了,佛教中沒有這個內涵。甚麼意思呢?因為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

  常人可能理解不了,你要執著這個東西,你根本修煉不了,所以佛教中沒有這個內涵。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東西,常人就是為情而活著。

  很多人把握不住自己,造成修煉的困難。有的說,佛跟他說甚麼了。凡是告訴你,今天有一難,要出甚麼事,你怎麼躲開它。或者誰告訴你,今天的一等獎券是多少號,叫你去摸。除非有生命危險時叫你如何排除之外,凡是在常人社會中叫你去得到好處的都是魔。你在常人中得好的,過不了這一難,你就提高不上來。你在常人中舒舒服服的過好日子,你怎麼修?你的業力怎麼轉化?哪有提高你的心性和轉化你的業力的環境?大家千萬記住這點。那魔還會誇獎你,說你有多高呀,說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認為你了不起,這全是假的。真正往高層次上修煉的人,你的各種心都得放下,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大家一定要警惕!

  我們在煉功的時候天目開了。天目開了有天目開的難修之處,天目不開有天目不開的難修之處,都不好修煉。天目開了之後,各種信息干擾你的時候,你真是很難把握住自己的。在另外空間堙A哪都是琳瑯滿目,非常漂亮的,非常好的,甚麼都可能動了心的。一動心你可能就受到干擾,你那個功就亂套了,往往就是這樣的。所以自心生魔的人,把握不住自己的時候,還會出現這麼一種情況。比如說,這個人一產生不正的念頭,就很危險。有一天,他開了天目了,他看的還很清楚。他想:在這個煉功點上,就我天目開的好,我可能不是一般人吧?我能學了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我能學的這麼好,我比別人都強,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這個思想已經就不對頭了。他想:說不定我也是個佛呢,啊,我看看我自己。他一看自己真是佛。為甚麼呢?因為在他自己身體周圍的空間場範圍之內的一切物質,都隨著他的念頭演化,也叫隨心而化。

  從宇宙中對映過來的東西,都隨著他的念頭變化。因為是他空間場範圍之內的都歸他管,影子也是物質存在,也是一樣。他想:我是佛吧,我可能穿的也是佛的衣服。那麼他看到他穿的衣服就是佛的衣服了。哎喲,我真是佛呀,這可高興壞了。我可能還不是個小佛呢,一看,自己還是個大佛。說不定我比李洪志還高呢!看看,哎呀,我真比李洪志高。也有的人是從耳朵聽到的,那個魔干擾他,說:你比李洪志還高,你比李洪志高多少多少。他也相信了。你沒想想你今後咋修啊,你修過嗎,誰教你修的?真佛下來做事都得從新修,原來的功都不給了,只不過現在修的快一些。這樣一來,這個人一旦出現這個問題之後,那麼他就很難自拔,馬上這個心就起來了。起來之後,他就甚麼都敢說了:我就是佛了,你們不用跟別人學了,我就是佛了,我告訴你們怎麼做怎麼做。他來這個了。

  我們長春不也有這樣的人嗎?開始挺不錯的一個人,後來弄弄就來這個事兒了。他是佛了,最後他比誰都高了,就是人把握不住自己,起執著心造成的。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現象呢?在佛教中講:你看到甚麼東西,你不要管它,都是魔幻,你只管自己入定往上修。他為甚麼不讓你看,不讓你執著於那個東西呢?他就怕出現這個問題。佛教中修煉他沒有甚麼強化的修煉方法,在經書中也沒有指導你如何擺脫這個東西。釋迦牟尼當時沒有講這個法,為了避開自心生魔、隨心而化的問題,他把一切修煉中看到的景象全都說成是魔幻。所以一旦有了執著心,就會產生這個魔幻,人很難去擺脫它。那麼可能弄不好這個人就完了,入了魔了。因為他把自己說成佛了,他已經入了魔了,最後還可能招來附體或其它甚麼事,他就徹底完了。他的心也變壞了,徹底掉下去了,這樣的人挺多。在這個班上現在就有人感覺自己不錯呢,那個說話態度都不一樣。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諱這個東西。我剛才講的這又是一種情況,這叫自心生魔,也叫隨心而化。在北京有這樣的學員,還有些地區也出現了,而且對煉功人干擾很大。

  有人問我:老師,你怎麼不把這個清理了呢?大家想一想,如果我們在修煉這條路上把障礙全部都給你清理了,你怎麼修?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你沒有這種形式干擾,我說人修起來太容易了,我看著你修的都太容易。那些高層次上的大覺者看著心塈韝ㄔ迨F:你這是幹甚麼呢?你這是度人嗎?這路上甚麼障礙都沒有,一修到底,這是修嗎?越煉越舒服,甚麼干擾都沒有,那能行嗎?就是這個問題,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在初期的時候,我處理了很多這樣的魔。老是這樣下去,我想也不對勁。人家也跟我說:你叫他們修的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點難,人與人之間就那點事呀,還有很多心還不能去呢!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有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就會有干擾,有考驗。剛才講了這是魔的一種形式。真正度一個人很難,可是毀一個人就極其容易。你自己心一不正,馬上就完。

主意識要強

  由於人生生世世所做的一些不好的事,給人造成災難,給修煉者造成業力的阻力,所以會有生老病死的存在。這是一般的業力。還有一種強大的業力,對修煉者影響非常大,叫作思想業。人活著就得思考。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因為在另外的空間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業也是一樣。當人要修煉正法時,就要消業。消業就是把業消滅、轉化。當然業力就不幹,人就會有難,有阻力。然而,思想業力會直接干擾人的大腦,從而在思想中有罵老師、罵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這樣一來,有的修煉人就不知是怎麼回事,還以為是自己這樣想的。也有人以為這是附體,但這不是附體,而是思想業往人的大腦上反映而造成的。有的人主意識不強,就隨著思想業幹壞事,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這樣,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會幫助消去大部份這種思想業。這種情況比較多見。一旦出現,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戰勝這壞思想。能堅定者,業可消。

心一定要正

  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煉功人在修煉當中會遇到難,這個難來的時候可能表現在人與人之間的摩擦當中,會出現勾心鬥角等等這些事情,直接影響到你心性上的東西,這方面比較多。還會遇到甚麼呢?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而現在你就那麼不穩,要是現在給你出現這個魔難,你根本就不悟了,根本就不能修了。方方面面都可能出現魔難的。

  在修煉過程當中,人就得這樣往上修煉。所以我們有的人一旦他身體哪兒不舒服了,他就認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遇到這個事,他也自當是病,怎麼出那麼多麻煩哪?告訴你,已經給你消下去很多了,你那個麻煩小的多了。要不給你消,你遇到這麻煩可能就一命嗚呼了,也可能躺那兒起不來了。所以你遇到點麻煩,你就難受了,哪有那麼舒服的事?舉個例子,我在長春辦班的時候,有一個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塊料,我也看中這個人。就把他的難加大一點,讓他快點償還掉,讓他開功,我準備這麼做。可有一天,他一下子好像得了腦血栓的症狀,一跟頭栽在那堙A覺的不會動了,好像四肢不靈了,送去醫院搶救。然後他能下地了。大家想一想,得了腦血栓哪能這麼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會動了?回過頭來他說學法輪大法學的,使他出偏了。他沒有想一想,腦血栓這麼快就好了?今天他要不學法輪大法,一個跟頭栽下去,說不定就死在那堣F,也許永遠癱瘓下去,真的得腦血栓了。

  就說人那麼難度,為他做了那麼多,他還不悟反而這麼說。有的老學員說:老師,我怎麼哪兒都不舒服,總上醫院去打針也不好使,吃藥也不好使。他還好意思跟我說!那當然不好使。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嗎?你檢查去吧,沒有毛病,你就是難受。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所以我們在遇到魔難的時候,千萬要注意這個問題。有的人以為我就是不讓他到醫院去看,就想了:你不讓我到醫院去看,我找氣功師去看。他還是把它認為是病,他找氣功師看。哪能找到真氣功師?要是假的,當時就把你毀了。

  咱們說,那個氣功師是真的是假的你到哪兒分的清?很多氣功師都是自己封的。我是經過測定了,我手埵閉鴐蒬〞齈鴽痟定的資料。有許多氣功師是假的,自封的,招搖撞騙的有的是。這個假氣功師也能看病。為甚麼能看病?他有附體,沒附體他還騙不了人呢!那個附體它也能發出功來,也能治病,它也是一種能量存在,制約於常人非常容易。可是我講了,那個附體要治病,給你身上發甚麼東西?極微觀下都是那個附體形象,發你身上,你說你怎麼辦吧?請神容易送神難。常人咱不說了,他就想當常人,他就想暫時舒服。可是你是個煉功人,你不是要不斷的淨化身體嗎?這東西給你弄身上,甚麼時候你才能把它排出去?而且它也有一定能量的。有的人想了,那法輪怎麼能讓它發進來?老師不有法身保護我們嗎?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會點化你,一看你老是這樣的,也就不管你了,哪有強迫叫人家修煉的?不能夠強迫你修、逼著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誰也沒有辦法。理也給你講了,法也給你講了,你自己還不想提高,那你怨誰呀?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還有的人跑到別的氣功師場上去聽報告,回家很難受,那當然了。那法身為啥不給你防著?你去幹啥去了,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媊憿A它能進來嗎?有的人把自己的法輪都弄變形了。我告訴你,那法輪比你生命都值錢,他是一種高級生命,不能隨隨便便就毀壞他。現在假氣功師很多,有的名望很大。我和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領導講,我說古代出現過妲己禍亂朝廷,那個狐狸搞的很兇,它也沒有現在那個假氣功搞的那麼厲害,簡直禍亂全國,多少人遭難!你看著表面上好像是挺好的,有多少人身體上帶著那個東西?他發上就給你帶上,簡直太猖獗了,所以常人在外觀上很難看出來。

  有的人可能想:今天參加氣功報告會,聽完李洪志這一講,原來氣功這麼博大精深哪!下回再有別的氣功報告我還去聽。我說你千萬別去,聽了不好的東西就從耳朵往媊憿C度一個人很難,改變你的思想很難,調整你的身體也是很難的。假氣功師多的是,就是真正的正傳氣功師,那氣功師真乾淨嗎?有些動物是很兇的,那些東西上不到他身上,可是他也排不走。他沒有能力大面積去惹這些東西,尤其是他的學員,他在那發功,混雜的甚麼東西都有。他自己倒是挺正的,可是他的學員不正,帶著各種附體的,甚麼都有。

  你要真正修煉法輪大法,你就別去聽。當然你不想修煉法輪大法,就是啥都想練,那你就去。我也不管你,你也不是法輪大法的弟子,出了問題你也別說是煉法輪大法煉的。你按照心性標準去做,按照大法去修煉,那才是真正法輪大法的人。有人問了:能不能接觸練別的氣功的人?我告訴你,他就是練氣功的,你是大法修煉的,從這個班上下去,拉開的層次不知道有多遠了,這法輪是多少代人修煉才形成這東西,是有強大威力的。當然你要接觸的話,能保持住他的甚麼東西不接受,也不要,只做一般朋友,那問題不大。但那人身上要真有東西就很壞,最好不接觸。說倆口子,有練其它功的,我想問題也不大。但有一點,因為你是煉正法的,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他練歪門邪道的,可能身上有歪門邪道的東西,為了你的安全,也要給他清理的。在另外空間甚麼都給你清理,你家堛瑰藿狺]要清理的。環境不清理,各種東西干擾你,你怎麼煉功?

  但是有一種情況我的法身不能給清理。我有一個學員,有一天看到我的法身來了,給他樂的夠嗆:老師法身來了,請老師到屋堥荂C我的法身說:你這屋堣荈瓣F,東西太多了。他就走了。一般說來,另外空間的靈體太多,我的法身會給清理的。但他滿屋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氣功書。他明白了,收拾收拾,燒的燒,賣的賣,然後我的法身又來了。這是學員給我講的。

  還有的人去求人家算卦。有的人問我說:老師,我煉法輪大法了,我對《周易》或者算命這些東西挺感興趣的,我還能不能用呀?這麼說吧,你如果要是帶了一定能量,你講出的話要起作用的。不是那麼回事,也給人家說成那麼回事了,那麼你可能就做了壞事了。一個常人是非常弱的,他所存在的信息都是不穩定的,很可能發生一些改變。你張嘴給人家說出來了,可能那一難就存在了。假如說他業力很大,他要償還的,你老說他有好事,還不了業力那行嗎?你不是害人嗎?有的人就是放不下,就執著這些東西,好像他有本事似的,這不是執著嗎?而且你要是真的知道,作為一個煉功人守心性,也不能隨便去洩露天機給一個常人,就是這個道理。拿《周易》怎麼去推,反正有些東西已經不真實了,推來推去,真的假的,常人社會是允許算卦這種東西存在的。那麼你是真正有功的人,我說真正的煉功人就應該高標準要求自己了。但是有些人他找別人給他算卦,說:你給我算算卦,看看我怎麼樣,這個功煉的如何?或者是我有沒有甚麼難。他找人算這個。那個難要給你算出來了,你怎麼提高啊?煉功人他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體所帶的信息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了,是經過改變的。你找他算卦的時候,你就相信他了,不然你算甚麼?他說的是表面上的東西,說的是你過去的東西,可是實質上卻發生了變化。那麼大家想一想,你找他算了,你是不是就聽了、信了?那麼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負擔了?造成了負擔,你心媟Q它,是不是執著心?那麼這種執著心怎麼去?這不是人為的增了一難?產生的這執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嗎?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本來就難,還人為的增加這難,怎麼過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麻煩。你改變後的這條道路是不允許別人看的。別人要看了之後,都能給你說出來你哪一步有難的話,你還咋修啊?所以根本就不讓看的。其它法門誰也不讓看,同門中的弟子都不讓看的,誰也說不對的。因為那一生是改變的,是修煉的一生。

  有的人問我:其它宗教中的書,還有氣功書能不能看?咱們講,宗教中的書,尤其佛教的書,都是叫人家如何修煉心性。我們也是佛家的,應該說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有一點,許多經書中有些東西在翻譯過程中已經有誤了,再加上很多經書的解釋,也是站在不同層次上解釋的,隨便下定義,這就是亂法。一些亂解釋經書的人距離佛的境界太遠了,根本不知道其真正的涵義,所以認識問題也是不一樣的。你要完全看懂它,也不太容易,你自己悟不懂。但是你說:我們就是對經書感興趣。你老是圍繞著經書去學,那就是在那一法門中修煉了,因為經書也是把那一門的功和法合在一起了,一學就學了那一門了,有這樣的問題。如果你鑽進去了,按照它的修,那可能就走了那一法門了,就不是我們這一法門了。修煉歷來講不二法門,你要真修這一門,就看這一門的經。

  至於說氣功書,你要修就別看,尤其是現在出的這些書,別看。至於說甚麼《黃帝內經》、《性命圭旨》或者是《道藏》之類的也一樣,雖然沒有那麼些不好的東西,但是媄鉹]帶有各種層次的信息存在。它本身就是修煉方法,一看也給你加進去,干擾你。你覺的這句話對,好,這一下就來了。給你的功堨[進去,雖然不是不好的東西,突然給你加進去一點別的東西,你說你怎麼煉?不也出問題嗎?咱們電視機媄銙o個電子元件,要是給你多加一個其它元件,你說這個電視機會甚麼樣?馬上就壞了,就是這個道理。而且現在有些氣功書很多都是假的,帶有各種信息。我們有個學員一翻氣功書媄鞃菪X一條大蛇來。當然詳細的我不願意說。我剛才講的就是我們煉功人自己由於不能夠正確對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煩,也就是心不正招來的麻煩。我們給大家講出來有好處,叫大家知道怎麼去做,怎麼去鑑別它們,以便將來不出問題。你別看我剛才講這段話講的不重,大家千萬注意,往往出問題就在這點上,往往問題就出在這兒。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

武術氣功

  除了內修功法之外,還有武術氣功。我在談到武術氣功的時候,我還要強調一個問題,現在在修煉界有許多氣功之說。

  現在又出來甚麼美術氣功、音樂氣功、書法氣功、舞蹈氣功,甚麼都來了,都是氣功?我就覺的奇怪。我說這是禍亂氣功,不只是禍亂氣功,簡直是糟蹋氣功。理論根據是甚麼呢?說做畫、唱歌、舞蹈、寫字呀,進入那種惚兮恍兮的狀態,所謂的氣功態,就是氣功了?不能這樣去認識問題。我說那不是糟蹋氣功嗎?氣功是人體修煉的一種博大精深的學問。噢,惚兮恍兮就是氣功了?那麼我們惚兮恍兮上廁所算甚麼?那不是糟蹋氣功嗎?我說就是糟蹋氣功。在前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有一個甚麼書法氣功。甚麼叫書法氣功啊?我到書法氣功那兒一瞅,這個人拿筆在那寫字,寫完字之後,用手往一個一個字上發氣,發出的都是黑氣。滿腦子是錢、名氣,你說能有功嗎?氣也不會是好氣的。往那一掛還賣的挺貴,但都是洋人去買他的。我說誰買家去誰就倒楣。那黑氣能好嗎?看那個人的臉都是黑的,他鑽到錢眼堣F,就是想錢呢,能有功嗎?這個人名片上邊寫了好大一堆名頭,甚麼國際書法氣功等等。我說這玩藝兒就算氣功?

  大家想一想,從我這個班上下去的人,咱們今天百分之八、九十的人下去你不但病好了,你還得出功,真正的功。你身體帶的東西已經相當超常了,就你自己煉,一輩子你都煉不出來。年輕人從現在開始煉,一輩子都煉不出來我給下的這些東西,還得真正的明師去教你。我們多少代人才形成這法輪和這些機制,這些東西一下子給你下上了。所以我告訴大家,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這可是極其珍貴的,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我們從這個班上下去,你帶的是真正的功,是高能量物質。你回家也寫兩筆字兒,字不在好壞,可有功啊!所以從咱們班上下去,一個個的都加上「師」字兒了,都是書法氣功師了?我說不能這麼認識呀。因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發,你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

  我還看到一本雜誌,登了這麼一條消息,說要辦書法氣功學習班。我翻了一下,看看他怎麼教。媄銙o麼寫的:先調息、呼吸,然後打坐意想丹田氣,打坐十五分鐘到半個小時,意想提丹田氣上走入小臂,拿起筆來蘸上墨汁,再運氣到筆尖。意念到了,開始寫字。那不是騙人嗎?噢,把氣提到哪兒就是甚麼氣功啦?那麼咱們吃飯的時候,打一會坐,拿起筷子,運氣到筷子尖上吃飯,那就叫吃飯氣功,是不是?吃的還都是能量,就說這個事兒。我說就是糟蹋氣功,他把氣功看的這麼膚淺了,所以不能這樣去認識。

  但是武術氣功已經能夠算成一門獨立的氣功了。為甚麼呢?它有幾千年的承傳過程,它有完整的一套修煉理論和整個一套修煉方法,所以它能夠算作完整的一套東西。雖然這樣,武術氣功也是我們內修功法中最低層次中的東西。硬氣功就是一種物質能量團,單一的為了擊打用的。給大家舉個例子,北京有個學員,從我們法輪大法班上下去以後,手不能按東西。到商店買兒童車,用手試試這個車結不結實,就這麼一按,「啪」,散架子了,他覺的很奇怪。回家坐椅子,他不能用手去按,用手一按那椅子「啪」就碎了。他問我是怎麼回事。我沒有給他講,我怕他產生執著心。我說這都是自然狀態吧,隨其自然,不要管它,都是好事兒。那功能運用好了,那石頭用手一捏都得粉碎的。這不就是硬氣功嗎?但他也沒有練過硬氣功。在內修功法中這些功能一般都出,可是因為人的心性把握不住,所以往往出了功能也不給你用。尤其在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人的心性還沒有提高上來,低層次上出的這個功能,根本就不給拿出來的。久而久之隨著你層次高了的時候,這些東西也沒啥用了,也就不拿出來了。

  武術氣功具體是怎麼練的?練武術氣功它講運氣。可是開始這個氣也不好運,說你想運氣就運上來了,它還運不上來呢。那怎麼辦?他得去練他的手,他身體兩肋或者是腳、腿、大小臂、頭都要練的。怎麼練?有的人用手去擊打樹,用掌去打樹。有的人用手往石板上摔,啪啪這麼摔。你說這骨頭硌上該多痛啊,這稍微一用勁就出血了。這個氣還是運不出來。怎麼辦?他開始掄胳膊,把血都倒控過來了,胳膊、手就脹起來了。實際就是腫起來了,然後他往石頭上一打,骨頭就被墊起來了,不能夠直接碰到石頭,也就不那麼痛了。隨著他練功,師父會教他,久而久之他會運氣了。可是光運氣還不行,真正擊打的時候,他可不等你。當然人能運氣的時候就已經能抗擊打了,拿著很粗的棒子打上可能也不痛,他運氣後能脹起來。可是氣是初期最原始的東西,隨著他不斷的練的時候,這個氣會向高能量物質轉化。當它轉化成高能量物質的時候,漸漸的形成了一種密集度很大的能量團。而這種能量團就帶有靈性了,所以它又是一個功能團,就是一種功能了。可這種功能是專門用於擊打、抗擊打的,用它來治病可不好使。因為那個高能量物質它在另外的空間,它不是走我們這個空間,所以它的時間比我們來的快。你要去擊打別人的時候,不用再運氣、再想了,那個功已經到那兒了。別人打你,你去搪的時候,那功也已經到那兒了。不管你出手多快,它比你還要快,兩邊的時間概念是不一樣的。練武術氣功可以練出甚麼鐵砂掌、朱砂掌、金剛腿、羅漢腳的,這是常人中的本事。常人經過鍛練之後就可以達到這一步。

  武術氣功和內修功法的最大的區別是:武術氣功要求運動中練,所以氣走皮下。因為是在運動中練,不能入靜,氣不入丹田,氣走皮下,氣竄肌肉,所以不能夠修命,也不能夠修煉出高深功夫。我們內修功法是要求在靜中煉。一般功法講氣入丹田,氣入小腹,講究靜中修煉,講究本體轉化,可以修命,可以修煉到更高層次。

  大家可能聽說有這樣的功夫,在小說中寫到甚麼金鐘罩、鐵布衫、百步穿楊。輕功啊,有的人可以高來高去的;有的人甚至可以遁入另外空間。這種功夫有沒有呢?有,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常人中沒有。真正練出這種高功夫的人,他也不能夠拿出來顯示。因為他不是單一練武術練的,完全是超出常人層次的了,那麼這個人就必須得按照內修功法去修。他就得講心性,提高他的心性,他把物質利益這些東西都得看淡。他雖然能修出這種功夫,可是他從此以後卻不能夠在常人中隨便再用了,沒人看見的時候自己做一做倒行。你看那小說中寫的,說這個人為了甚麼劍圖,為了奪寶,為了女人,去殺去鬥,一個個的本事很大的,神來神去的。大家想一想,真有這種功夫的人他不是內修修出來的嗎?他重心性才修出來的,對名利和各種慾望早看淡了,他能去殺人嗎?他能把那個錢財看的那麼重?根本就不可能的,那只是藝術中的誇張。人就追求精神刺激,怎麼解渴怎麼來。那個作者也抓住這個特點了,反正你怎麼解渴、怎麼高興,他給你使勁寫。寫的越玄你越願意看,那只是藝術中的誇張。真正有這種功夫的人就不會這樣幹了,特別是更不能拿出來表演的。

顯示心理

  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平時自己為了名,為了利得到一點好處,張揚張揚,顯示顯示:我有本事,強者。我們這種情況也有,煉的好一點,天目看的清楚一點,動作好看一點,也有顯示的。

  有人講:我聽見李老師說甚麼東西了,大家圍著聽,他在那兒講,用自己的理解添枝加葉傳小道消息。甚麼目地呢?還是顯示自己。還有的人傳些小道消息,他傳他,她傳她,津津樂道的在那兒講,好像他消息靈通。我們這麼多學員都沒有他明白,別人沒有他知道的多,他已經形成自然了,可能是不自覺的。他在潛意識中就是有這麼一種顯示心理,不然傳這些小道消息幹甚麼呀?還有人傳老師甚麼甚麼時候回山。我也不是從山堥茠滿A我回甚麼山呢?還有人說,老師哪天哪天給誰講了甚麼東西,給誰吃了小灶了。傳這些東西有甚麼好處呢?一點好處也沒有,但是我們看到了這是他的執著心,一種顯示心理。

  還有人找我簽名,甚麼目地呢?還是常人的那一套吧,簽個名,留個紀念。你不修哇,我給你簽名也沒有用。我的書字字都是我的形像和法輪,每句話都是我講的,你還要簽甚麼名呢?有人想:簽了名,老師的信息就保護我了。還講信息那一套,我們也不講信息。這本書已經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了。你還求甚麼東西呢?這都是那些心所反映出來的一些東西。還有的人看到我身邊帶著的這些學員,言談舉止看到之後,就跟著學,好的壞的他也不知道。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我身邊帶著的人沒有吃甚麼小灶,都和大家一樣,他們只是研究會的工作人員,不要起這些心。我們往往一旦起這種心的時候,你無意中就起到了破壞大法的作用。你製造這個聳人聽聞的,甚至於可能出現矛盾,往起勾學員的執著心,也搶著到老師跟前多聽點甚麼,等等這些事情,不都是這個問題嗎?

  這個顯示心理還容易引起甚麼東西呢?我傳功時間已有兩年了,我們法輪大法修煉的老學員當中,有一批人可能很快就要開功了;有一批人要進入漸悟狀態,突然間進入漸悟。為甚麼當時不出這些功能呢?因為我一下子給推的那麼高,你常人之心都沒有去不行。當然你的心性已經提的很高,但還是有許多執著心沒有去,所以不能讓你出這些功能。當你這一階段過去之後,穩定下來之後,一下子給你打到漸悟狀態上。在這個漸悟狀態當中,你的天目會開的很高,你會出很多功能。其實我告訴大家,真正修煉的時候,剛一進去就會出現很多功能,你已經進入那麼高的層次了,所以功能是相當多的。最近我們有許多人可能就會出現這種狀態。還有一些人,他修不高,他自身攜帶的東西和他自己的忍耐力結合在一起是固定的,所以有一些人在很低層次就開功開悟了,徹底開悟,會出現這樣的人。

  我跟大家講出這個問題,就是要告訴大家,一旦這樣的人出現,你千萬不要把他當作甚麼了不起的覺者。這在修煉上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才是對的。不要看到人家功能啊,神通啊,看到一些東西,你就跟他去了,就這樣聽去了。你也會害他的,他會生出來歡喜心,最後自己甚麼東西都失去了,關掉了,最後掉下去了。開了功也會掉下去的,把握不住開了悟也會掉下去。那佛把握不好還往下掉呢,何況你是個常人中修煉的人!所以不管出了多少功能,多大的功能,神通顯的多大,你一定要把握住。我們最近有人坐在這兒就沒了,一會兒他又顯現出來了,就是這樣的,更大的神通都會出現的。你將來怎麼辦?作為我們學員、弟子,將來這種事情你自己出現也好,別人出現也好,你不要去崇拜他,去求這個東西。你的心一變,馬上就完,你就掉下去了,也許你比他還高呢,只是沒出神通而已。最起碼你在這個問題上是掉下去了,所以大家千萬注意這個問題。我們這個事情已經擺在很重要的位置上了,因為很快就會出現這個事情,一旦出現,你把握不住就不行。

  修煉的人出了功、開了功,或者是真正開了悟,也不能夠把他自己視為如何如何,他所看到的東西,是在他這個層次中看到的。因為修煉到這一步,也就是他的悟性達到這一步,他的心性標準達到這一步,他的智慧也就到這一步。所以更高層次中的東西,他可能不會相信的。就是因為他不相信,才會造成他認為自己看到的是絕對的,認為就這些了。那還差遠去了,因為他的層次就是在這兒。

  有一部份人要在這個層次中開功,再往高修他也修不上去了,所以只能在這個層次上開功開悟了。我們今後修煉出來的人,有在世間小道上開悟的,有在不同層次上開悟的,有在得正果開悟的。得正果開悟才是最高的,在不同層次上都可以看到並可以顯現出來。就是在世間小道上最低層次開功開悟的,也可以看到一些空間、一些覺者,也可以溝通他們。那個時候你不要沾沾自喜,在世間小道上,在低層次上開功得不到正果,這是肯定的。那麼怎麼辦呢?他只能保持在這個層次當中,以後往更高層次上修煉,那是以後的事。但是就修這麼高不開功幹甚麼呢?你就這麼往上修,修也修不上去了,所以就開功了,已經修到頭了,會出現許多這樣的人。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那個時候你可就真是麻煩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

  我還告訴你:我這本書的內容是把幾個班講的法合在一起的。都是我講的,句句都是我講的,都是從錄音帶上一個字一個字扒下來的,一個字一個字抄寫下來的,都是我的弟子、學員幫助我從錄音中抄錄下來,然後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都是我的法,我講的就是這一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