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人講法不做表演

  跟常人修行的和尚講,特別是沒有開悟的和尚談真法是沒有用的,他甚麼都不知道。而那種開悟的和尚世間又沒有,他都自己跑到深山老林堨h了。他們都知道我,只有常人不知道。很多高人都知道我。他們有時候偷偷的來,看看就走。也有的過來說幾句話。你別看他在深山老林堶袚珒X百年,上千年,他修煉的並不很高。因為他走的那條路是很艱苦的,他不是在大道中修煉,是在小道中修煉,所以,他修了很長時間也不得正果。但他不入世間,功能就不鎖,他會神通大顯。在世間修煉,往往很多大功能都得鎖。不鎖,一動念,把大樓給換個地方,那就不行了。破壞常人狀態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人們就認為他煉的高。常人就是看誰能使出本事來誰就高。那些氣功師表演的都是小能小術,小的可憐,啥都不是。常人就覺的很高了。

  我傳法不做任何表演的意思就是:我出來的目地交代的清清楚楚的。要是一邊表演,一邊傳法,那就是傳邪法。那樣,人來學的不是法,而是學你的技術來的。釋迦牟尼佛當年也不這樣做。治病可以,反正你看不見,他就覺的好了。怎麼治的,信不信由你。病人好了,相信不相信,痛不痛哪,第三者不知道。這媄銧N還有悟性存在,治病是可以的。當年耶穌、釋迦牟尼佛也是這樣做的。就老子沒有做,老子知道人間太險惡了。匆匆忙忙寫了《五千言》,出了關,往西而去了。

  人類社會是非常複雜的,看地上的人哪,說不定是從哪個空間來的。那個空間的神還想管他。就看他悟不悟,他悟就能返回去。可是,他也知道那個人不行了,他已經無能為力管了,但是他又不願放棄他。當年耶穌一出來度人的時候,他就認為干擾他們的事了。這人是我的,這人應該往我那堳蚾琚A你怎麼管到我們這兒來了?他就不幹了。就是因為這個心,實際上講起來是不對的。可耶穌不管你的他的,度人是來的目地,他看眾生苦,他就要度,要讓人們上去。那麼,耶穌就影響了許許多多各個空間的神。最後矛盾激化的很大了,都反映到常人社會上來,像常人社會中的矛盾一樣,都激化到耶穌那去了。耶穌自己解脫不了,只有一死,釘在十字架上,解了他們之間的怨。去掉常人的肉體了,就再也不能找他結怨了,那些無數的麻煩就解了。所以說耶穌為眾生受難了,就是這個意思。

  釋迦牟尼佛傳法傳的也很辛苦,他一直在和印度的七種宗教作鬥爭。當時,原始婆羅門教很厲害。最後,釋迦牟尼佛也是沒有達到他真正要達到的目地就走了。

  老子寫了《五千言》就走了,讓後人去做了。但這也應該這樣做,這也是天意。因為道家不允許成立宗教,道家成立宗教是個錯誤。因為道士講獨修,修真、清修,所以,他的徒弟都是單傳的。因為他要選徒弟選好人傳的。他不能普度眾生,他沒有這個願望,他是修真。你看道觀堥獄穧h人,只有一個人他選定了,他才傳,剩下的都是擺樣子的。所以,道家不應該有宗教。過去一直是在山堶捫W修的。

  孔子講的是做人的道理,而不是講的修煉。但是他的東西也使中國人受益了。中庸思想能使人處於不敗之地。因為物極必反,達到頂峰的時候可能就要回落。所以求「中」,永遠處於中間狀態。我不上,比下邊還有餘,永遠處於不敗。甚麼事情做的太絕對了,就會走向反面。這是指常人。

  深山老林有許多修煉的人,都看到了歷史上出現的和將要出現的一件一件事情,但是誰也不管,他們誰也不願意管。不管的原因他們知道這是天象變化造成的。就應該這樣。

  誰逆天意而行誰都要遭報的,誰也不敢去做。人家都說岳飛好,可岳飛為甚麼就不能把南宋保下來呢?岳家那麼厲害?就是因為這是天意。岳飛一個勁兒要把宋朝保下來,可是他就做不了,實質上是逆天意而行。就是應該宋朝滅亡,他就不讓它亡,所以他就是逆天意而行。就是說這個意思。人算不如天算。這堣ㄛO說岳飛不好,是說這個道理。

  人在常人角度認為是對的事,不一定是對的。秦始皇、漢武帝,反正不管哪個皇帝做了甚麼事情,後人都對這個皇帝作一個評價。常人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自己固有的觀念上認識,認為的好壞並不一定是真正的好和壞。再說,人們衡量好壞的標準以自己為中心,他對我好,我就說他好,對我有利,我就說好。所以他也不一定是真正好。衡量好壞的標準只有按照宇宙的特性,按照法去衡量。那是永遠不動的,是宇宙的理,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秦始皇殺了許多人統一了中國,把許多列國的皇帝都殺掉了,誰都罵他。各國的皇帝,各國人都被他統治了,所以誰都恨他,誰都罵他。那麼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衡量好壞。他統一中國是必然的。那都是天象變化造成的。如果不是順天意而做,他也做不成,統一不成。所以,常人中的事只不過是那麼回事。我們修煉人從來不評論。一個修煉的人不會對政治感興趣,否則是政客而非修煉。

  人類到了一定時期了,業力很大,就十惡不赦了。業力很大就是自己已經還不清了,生生世世積了很多業都不可能還了,所以這些人就要銷毀了。銷毀怎麼銷毀?人類出現小劫難銷毀人。戰爭是最方便的,歷史就是這麼回事。

  每一世的開國皇帝都有一些武靈出世來保他們打仗。而這些武靈自身是專門幹這個的,所以,他是勞而無功,但也不帶業力,就是做這回事。悠悠萬世,幾人不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