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創作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一日於美國華盛頓特區

  多數大法弟子都在利用著各自的特長與所學在證實著大法,在修煉中走著自己的路。常人社會的各個階層與不同的職業都能成為修煉的環境,在被迫害中也都能講清真相、救度被中共邪黨領上邪路的眾生。在邪惡的壓力下能正念正行,這就是證實法、證實自己。有文藝特長的也可以走出一條證實法的路來。今天有一些一直沒走出來的學員來參加法會,這很好。當然在形勢的壓力下會有掉隊的,能認識到、從新做好,才是對自己負責。

  好些學員沒有經過「文化大革命」那場浩劫,因為那個時期年齡還小,所以在目前這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面對嚴酷與邪惡形勢的壓力,在心堻y成了很大的影響。沒經過這樣的事嘛,突然間壓下來這樣的迫害形勢,對人的心理衝擊是很大。這種利用一切政府功能的造假、誹謗、誣陷,動用一切中共邪黨的專政工具與宣傳工具鎮壓迫害,沒有經過這種事的新學員與學法不精進的學員,當時是有不知如何是好的,甚至有的乾脆就消極起來了,也有完全沉迷於常人之中了的。因為學大法的人數眾多,所以這樣的學員當時也是不少。但是對於多數大法弟子來講,學法中都已經在生命中紮下大法的根了,真的要叫其離開大法,我想對一個得了法的生命來講,那種感受是生命的絕望與前途的無望,真是離不開大法的。對於消極的學員來講,實際上也是一時糊塗,當然也有特別糊塗的,(笑)但不管怎麼樣吧,大家能夠認識到、走回來就好。不管怎麼樣,這場迫害還沒有結束,還有機會能夠繼續回到修煉中來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這也就算是修煉中沒過好的關吧,那你們就走好以後的路。以前沒做好心堣]別有壓力,其實都是以前不重視學法,又由於是在常人中修煉,在這種形勢下,怕心就會使你跟不上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勢,時間一長一定會在法的認識上有差距。但不要緊的,學法中慢慢都可以跟上來。作為其他學員來講,這樣的學員要幫助,要給予理解,只要在大法弟子中,大家都要配合好。

  大法弟子的修煉中就是有救度眾生與證實法的要求,從被迫害以來大家總體上做的都很好,每個人都利用著自己的特長、不同的技能及所學來證實著大法,這其中包括用文化方式。當然文藝方面要有一個好的效果就必須搞好音樂、舞台藝術的創作。是啊,說到音樂、舞台藝術,就必須有這方面特長的學員,挖掘挖掘,其實人才還是有的。下面我就談一談創作問題。

  音樂與舞台藝術創作要搞好,真的需要大家想想辦法。把舞台演出這種形式,包括電視中的文藝節目水平提高上來,這得大家共同努力了。從目前的情況看,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學員中這方面的人才是很有限的。在中國大陸學員中甚麼人才都有,組織多少個演出團都沒有問題,但是在中國大陸以外就比較困難。這就要大家想想辦法。我還有一個想法,就是大家看到了,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越來越走上正軌,很多方面都還需要提高,在音樂、文藝節目這方面還是不豐富,不要叫觀眾覺的電視節目單調。那麼大家就得想些辦法,怎麼能使電視節目更吸引觀眾。為了更好的講清真相,得有很多人來看,得符合眾多的民眾口味,才能夠達到更有效的講清真相的效果,所以大家得想辦法協調好。就是你們這些人,怎麼樣能夠更好的發揮最大的作用,使你們每次的演出也好啊,使你們電視的節目也好啊,都能夠更充實、水平更高,咱們就坐在這兒討論討論,研究研究。誰有甚麼好想法提出來,咱們共同琢磨琢磨,看看怎麼解決。

  現在存在的困難比較多。一個是資金問題,一個是人才少的問題,特別是專業人才少。這些都是最根本的困難,也是最大的難度。但是我想畢竟大家是大法弟子嘛,為了證實法救度眾生,只要大家努力的做了,能做到甚麼成度就做到甚麼成度,既然條件有限,我想那就使現有的條件怎麼樣發揮的更好。

  我還有一個想法,能不能今年電視台搞一台新年晚會?因為新年時在北美及世界各地的華人電視節目沒有新年的氣氛,特別是大陸電視台新年時的晚會,很多人都叫「遭殃電視台」,生硬的中共邪黨文化,千篇一律的套路,可笑的歌頌中共邪黨的所謂「偉光正」,幾十年一貫制的編造「大好形勢」,都是在生硬的欺騙中國人。這次你們搞一台沒有中共邪黨文化、沒有低級下流的搞笑、真正人的文化節目好不好?最起碼叫新唐人電視台的基本觀眾能夠看的更滿意一些,這對電視台的節目效果會更好。現有的人才雖然少,但是不是沒有能力,其實大家搞的文藝活動我看有些搞的很不錯。目前最缺乏的就是音樂創作與配器人員,一些文藝活動中音樂伴奏都是很單調的。實際上這方面還是有人的,就是怎麼樣能夠使有這方面特長的大法弟子加入進來發揮他們的作用。

  主要就是這些問題,大家在一起琢磨琢磨、研究研究。其實這些具體事情都應該是你們自己做的。這些真的太具體了,具體事我平時是不說的。大法弟子一開會總想叫師父來說兩句,而且這一次是關係到在文藝方面走出一條修煉與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路來,為了叫大家更清楚你們在證實法中所做的事情的重要,那我就說兩句。其實最近一段時間你們已經搞的很不錯了,但是還是要更廣泛一些。大家能協調的更好,使的力量更充實一些,創作出的作品方方面面的內容都能夠再提高一些。就是這麼個想法。我來之前這會你們已經開了一會兒了,那就接著開。(笑)

  弟子:師父,能不能請示一個事?

  師:你說。

  弟子:我有個老朋友拉二胡、彈鋼琴、作曲。我非常了解他,他不喜歡國內那種環境。我想把他邀請出來,脫離那個環境後我先給他講清真相。

  師:你說的想法其實我早就想過。中國大陸學員組織多少個演出團都有條件,組織很大型的都沒有問題,甚至龐大的交響樂隊都沒有問題的,但是海外的條件還不具備。想法總是想法,邀請是不是切實還要考慮好。而且來後能夠起到甚麼作用也得切實一些。對法輪功是甚麼態度,在真相面前當然不是問題。只能說試試看。

  弟子:我想我們缺乏作曲的力量?

  師:作曲啊,其實在座的也有不少,可能還有沒來的。現在作曲我看倒不是大問題,配器才是問題。

  弟子:常人中有很多優秀的配器人才,可以邀請他們幫著作嗎?

  師:這是個想法,可以試試看。

  弟子:我今天面對師父非常慚愧。昨天在法會上淚如雨下,因為自己以前是專業搞作曲和配器的,被迫害後一直沒走出來,一直修的不堅定,一直放不掉自己原來的東西。請師父原諒,我從現在開始參與進來,從今天開始我會真的走出來。(鼓掌)大唐音樂會我有個想法,在英國專門有研究古唐樂的,打出來一些唐樂的譜。我想古代的部份可以根據古唐樂製成譜子。

  師:我為甚麼老是談唐代文化啊?這個唐代文化是真正的人類文化,而且是頂峰,無論從工藝水平到人的文化都是最高的頂峰。從唐代以後啊就開始回落了。當然大家看到明清時代有些東西也是不錯,其實已經走入了一種迂腐的狀態中去了,文人、工匠都在細小中下功夫,心眼兒已經變的很小了,過於細了,沒有了唐時的那種工藝精細而又大氣的表現了。但是無論甚麼時代,在文藝創作中都可以借鑑,但是要結合大法自己給人類帶來的文化特點,走出一條大法弟子開創的正路來給予人類,不是完全照搬大唐的。借鑑唐代及各朝古人的文化,音樂上可以以古代的意境、韻味為基調,以中原民族特點發揮創作。

  弟子:師父好!我在配樂中常常有一個疑惑,比如說小孩子的音樂,常有一點喜感。我曾經作過兩首比較有爵士味道的,是不是這樣不太好?

  師:現代音樂也好,古代音樂也好,就是以大法弟子的認識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為甚麼我這樣說呢?因為世上的任何人,再有能力、再有天份,你讓他走出一條純淨的路來他是做不到的。只有高超的技巧、技能是不行的。大法弟子已經是在個人修煉中、在證實法中淨化的很純淨了,思想境界、看問題的方式都不一樣了,所以你們能夠做到這一點,能夠真正的把所謂的現代人規範到真正人的路上來,所以你們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也能夠給人類打下這樣的基礎。我講了,你們辦的電視台,你們辦的報紙、電台也好啊,很多方面看上去確有很多困難,困難慢慢都會解決。關鍵給予人類一種好的文化才是最主要的。你們將會看到方方面面大法弟子所做的事未來的人都要效仿的,都將成為未來人類的主體文化。所以你們今天能不能拿出好東西來才是關鍵,這些基本的東西能定下來,未來人就會照著學,所以你們做的是甚麼、你們拿出甚麼東西來至關重要。常人的、古代的、現代的,需要的話都可以借鑑,但是你們一定要創作正的東西,為人負責。(笑)輕鬆點,不是非要你們極難的作甚麼,其實你們正常時作出來的東西就與常人不一樣,再加上你們的技能就會不一般。

  我剛才講了,你說唐樂也好,你說現在音樂也好,結合這些東西的優點你們作出自己的東西來,保證與常人那些東西不一樣,因為你們的境界、內涵,會使創作出來的音樂內涵不一樣。可是有一點,你們怎麼樣能夠使音樂的基調本身也更好,能做好那就是完全在走一條很好的路。

  弟子:師父,我是受西洋音樂教育的,現在常常接觸中國音樂。中西合併,您對這方面有甚麼看法?

  師:這本身沒有問題,都可以借鑑,關鍵是要走出一條路來。比如說配器這個問題,音樂配器在中國古代是不太講究的,那個時候基本上就是屬於合奏的一種形式,也頂多是分段的不同的樂器領奏、獨奏的那麼一種形式,是不講配器合成的。現在講的這個音樂配器,實際上就是從西洋音樂文化傳入的,根本上也是神傳給人的,這也是這次人類文明中最好的東西之一,這些東西對於人類來講是有好處的。

  弟子:師父,中國的古典音樂跟西方的古典音樂差別非常大。它在天上的差別是怎樣的?

  師:文藝復興之前西方的樂器種類與音樂本身是很簡單的。文藝復興之後西方音樂也漸漸走上了頂峰,人類的文化藝術一下來了個巨大的飛躍。這時與原來人類的文化藝術差別就非常大了。說到天上的音樂,當然種類很多,都是不同生命狀態特點形成的。目前西方音樂無論是配器與樂器的使用和樂器性能的本身掌握,使其整個音樂理論形成了一個綜合音樂系統,比起人類原有的音樂已經是一個複雜而又難度大的學科。在人這看西方音樂已經是很完整的一套系統,這是近代神有目地傳給人的。東方音樂是神在整個人類歷史文化奠定中不斷的傳給人的一種正常文化,它不只是東西方兩種文化上的差異,它也是不同的宇宙體系中傳下來的東西,而在其它的非常繁多的宇宙體系當中,它們都有自己獨特的東西,而且是非常系統的,非常神聖的、神奇的。這只是神傳給人、用人的方式表現的東西。就包括舞台藝術與繪畫,人只知道有油畫,有中國畫,其實這只是不同體系的神傳給不同體系最低層生命的文化特點。就是說,黃種人對映著天體體系中不同層次的神直至最高的神,這體系中有其自己特點的狀態。白人也是一樣,他們有他們對映的宇宙體系。這些體系中都帶有某宇宙中不同生命的特點、生存方式,到了世上就是不同種族的文化特點,因此樂器、音樂的特點、風格都不同。但是目前西方近代音樂體系,包括樂器,也不是白人神天國世界原有的,是遙遠生命體系中的東西,只是傳給了西方社會,也是為法而來的。長久以來為了正法而造就的人類文化對於人這層生命來講已經極其的豐富了。

  弟子:師父好!我是主修爵士樂的學生,(眾笑)所以有的時候我在想我能不能做這個了?

  師:我是這樣想的,就目前而言只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修煉的階段,不是法正人間,那麼大家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必須得吃飯,也就必須得工作。有些工作不是太適合,那怎麼辦哪?就是說,你可以在常人社會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社會狀態去做你的工作。人類社會的很多東西其實都不好了,但是人類社會已經是這樣了,世人也接受了這一切,就是那樣的社會了。沒有法正人間之前,人類就是這樣的狀態,現在不管。工作可以照樣做,但是你們修煉中必須明白哪些是正的、哪些是不正的。你說我是學這些東西的,最起碼你在樂理知識上、你在音樂本身的造詣上是有所得的,知識你是掌握了。那麼在掌握音樂基礎的同時,為了生活可以從事所學的工作,但是要儘量做好就可以了,同時也可以創作正統的傳統的東西啊,有條件也可以去接觸其它正統音樂啊,可以選學一些自己認為正的東西呀,這是可以做到的。其實你學甚麼,音符的表現上它只是一個風格問題,樂理知識的掌握上那是一樣的。

  弟子:音樂組成立以來,從配器到創作,我一直有個非常大的障礙,自己作出的東西或者是幫別人配器,水準有一段差距。可是大家好像都已經盡了力了,自己所學好像也都拿出來了,實在不曉得怎麼樣突破、再改進。(眾笑)

  師:我倒是覺的不一定是那麼回事。其實啊,你彈的曲子我也聽過。談水平的問題,我現在還覺的不是水平低問題,關鍵是創作出來的東西能夠是傳統的、大家喜歡的,走出一條正路來。常人不是講唱歌很上口嗎?你一唱,旁邊人就想學、就能夠跟著哼起來了,就是說你怎麼樣能既正又對民眾的口味。實際上說白了,就是大法弟子創作出來的如何,水平不是問題,怎麼樣走出自己的路來才是關鍵。

  弟子:四九年以後中國基本沒音樂,普通人張嘴一唱保證是中共邪黨文化的歌,連詞帶曲子,現在我們有這機會,藉著大法的力量與時機,真的能夠給人類創出一片天了。我覺的學員創作的音樂目前整體上偏向於柔美,非常平和,可能缺少輝煌的、壯麗的感覺。

  師:你剛才形容的這些詞,有一句說的非常好,就是「平和」。(眾笑)人類過份的激情、強烈的戰鬥性啊,這都不是正常人類狀態,其實是在魔性之下搞出來的。人是善惡同在的嘛,所以特別激動時,甚至於超出理智之外的行為,那多數都是現代音樂那些東西。無理性的激情,失去理智的瘋狂,其實那已經是在激發負面的東西了。而平和狀態才是善的,實際那才是真正人的狀態。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輝煌的展現啊,可是是以平和為基礎的。(鼓掌)

  我看大家還是有能力的。不用與現代那些所謂的高水平比,其實現在說起來很多都是現代派那一套的東西,真正正統的、像樣的大樂章現在有幾個人能行?都走了所謂的現代音樂的路了。近代的中國的歌曲都是中共邪黨文化的東西,真正能拿出來的卻沒有,像上個世紀之前西方的音樂家創作的東西,中國現在沒人能拿的出來。當然現代的西方也不會有,是因為它的頂峰已經過去了,被混亂的現代派的東西打下最低谷去了。但是西方畢竟有過,中國還沒有過。中國從古代至近代的音樂實際上有些東西也是相當好的,它的基點和基本曲調都是真正人類狀態的東西,真要創作也能夠展現出非常大的、廣闊的空間來,只是沒有人在這方面下功夫,更難成為體系。當然朝代的改變,文化也會改變,上一朝的東西由於新一朝文化的衝擊會流失掉,這也是一個原因,所以就沒有可能將五千年文化中的音樂精華繼承下來,任何一個朝代都沒有人來做這事。西方的繪畫與音樂也是上兩個世紀才有了學校,有了教程,有了規範,學習的人知道怎麼去做了,培養出來的都是系統的、正規的,這就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而在中國各朝一直沒有這樣。當然啦,從民國開始以後啊,中國開始有人重視這些東西了,漸漸的出現了一些從西方留學回來的人,掌握了一些西方音樂,漸漸的從清末開始有了這方面的人才。但是真正能把中國人的文化、意境、韻味音樂系統化,搞出真正像樣的主流文化的東西,沒人做過。中共邪黨喊了那麼多年,甚麼「百花齊放」,都是為了這邪惡的政權統治,其實甚麼也沒搞出來,因為這種為中共邪黨專政服務的中共邪黨文化是暴力的、強烈的激情,又是以破除民族文化為目地的,與真正人類的平和特點是不相容的,沒有人情味,當然更談不上甚麼五千年正統文明的意境、韻味了。中共邪黨搞的最基礎的東西就是從蘇聯搬來的。

  我想,大家好像是都有點雄心壯志,想要做你們就做做看。我看中國從古到今哪,流傳下來許多小調、民歌,有很多東西是不同朝代的味道,現在中國人創作的東西不同朝代的因素也都有一些,外加蘇聯調料。老上海當時有很多流行歌曲,那些東西雖然有些詞不是很好,但是那些東西媄靾椄O包含了很豐富的中國古代韻味與古人的意識在媄銦A所以曲調基點是中國古人傳統的韻味。如果你們能夠按照古老中國音樂的曲調韻味為基礎,用西方音樂的技法把它展現開,把這個路走開,是會很輝煌的。我說的意思你們明白吧,因為這方面你們是內行。

  弟子:西洋樂器有它的泛音,我覺的可以感覺到那個泛音背後的內涵。西洋樂器和中國樂器的泛音都有它的特性、特點。

  師:那是你具體的感受。說到內涵,人的文化有了一定的歷史過程了,演奏出的每個音符都有了民族特性與個人人生情懷的內涵。每一段曲子都有演奏人要表達的意境,那音符的運用當然會有內涵的表現,包括泛音的運用。這是你個人在這方面的感受。

  弟子:我是奧地利學員。我們在奧地利辦了一個樂隊,有四個人,我是學古典鋼琴的,他們三個是搞爵士樂的。我們現在存在一個問題,他們說他們作出來的音樂很純,其實還是比較爵士。

  師:也許已經養成的觀念在認為純,如果完全沒有現代音樂觀念的影響,創作出來的東西一定不一樣。還是我說的目前為了生活你去表演那些沒有問題,但是真正創作大法弟子的音樂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這個過程中一定會有認識上的問題。

  弟子:他們在學校是搞爵士樂的,我們如果在街上表演好不好?

  師:你們要真正能夠走出一條很好的路來,你們的演奏會吸引很多人來聽,一定的。你們記住我說的話,人類是圍繞大法轉的,大法弟子今天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人類。那天我給他們專門畫畫的開了個會,講了一些為甚麼要走正統美術的路。以前他們去找場地,要搞美展,很難找到。我講完人類要走回正統藝術路上去以後,感覺世人態度就不一樣了,神要為法開路。但是你們要做的不好也會有阻礙,因為大法弟子幹甚麼都與修煉分不開。其實人類是圍繞著大法在轉的。你真的拿出自己的東西你們看看,誰都要聽,誰都要看,甚至很多人要學的。

  弟子:有些牽扯到創作原則的問題,想請師父明示一下。一個是我在寫一首協奏曲,是否可以把大法音樂《普度》作為一章放進去?第二個問題,因為樂隊人手比較缺,有的時候幾個人在台上彈,沒有樂隊的效果。我是否可以做一張背景音樂,然後在前面有人同時演奏?第三個問題,以前聽到過另外空間的東西,這些東西是不是可以用?

  師:我剛才講的協調好就有這個問題,大家互相之間沒有版權衝突問題。就是怎麼樣大家協調好,走出一條大法給未來人留下的路。修煉人不求在世間的得失,常人把得失甚至於名利看的很重。大法弟子求的是修煉的正果,所以大法弟子根本就不注重這些。誰為大法做了甚麼,神都在一筆一筆的記著,那是留著給未來的。對於人這兒求得甚麼,甚麼也不求,所以你們只能是,一是修自己,二是為了眾生。你們在救度眾生,也在為眾生鋪墊未來的人類之路。不過要把《普度》用到創作中去不是不可以,關鍵是你們沒有真正領會《普度》的內涵是甚麼。那是師父從史前到正法的全部過程,甚麼協奏曲能容的下呢?

  第二個問題,是樂隊的問題。現在馬上搞一個大型的交響樂隊去演奏是不可能的。但是現在有幾種辦法,舞台節目如舞蹈等的音樂可以利用樂器電腦合成,一把提琴可以合成多把,幾件樂器用錄音合成的方式可以變成好像是很多樂器的大樂隊。這些在很多電影配樂中,他們為了減少費用也都這樣做,這是一個辦法。再一個可以用電腦直接模擬樂隊演奏,這個也行,不過有些東西質量不好,一聽就是電子樂器。既然是模仿,就一定模仿的要像。這個你們搞音樂的都懂,因為對樂器性能你們都應該有些了解。當然儘管模仿的再像,專業人員都可以聽出來,但是一般的聽眾還是聽不出來。(眾笑)這都是辦法。第三個是另外空間聽到的,你真的能拿的出來,你就拿,但是我想一般的很難做到。因為不在高層空間也就沒有那種更微觀物質構成的樂器,因而出不來那種聲音。而且聲音本身也是物質場的傳動,沒有了高層空間構成的物質場,也不會有那種神聖的感覺。

  弟子:《普度》、《濟世》能不能作為一章放到創作中?

  師:《普度》、《濟世》,我剛才講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問題,沒有版權問題。除了大家煉功的兩個音樂是不能動的外,其它的都可以用,就是給大家在需要的時候用的,那是沒有問題的。煉功音樂是絕對不能動的,因為那已經與修煉關係相當大了,不能夠拿到音樂中來使用。其它音樂雖然是大法弟子創作的,畢竟是給常人留下來的。關於《普度》、《濟世》,你得知道其表現的內涵是甚麼,把宇宙放入雞蛋是不行的。

  弟子:煉功音樂如果效果不好了,將來我們可以從新錄嗎?

  師:那倒沒有問題,質量提高這都是沒有問題的。

  弟子:合成音樂最好音色要逼真一點,那就牽扯我們要買比較好的器材、需要很多資金。

  師:不一定,有些很簡單的電腦軟件也很便宜,從大陸也能買來。(眾笑)有的質量還可以,但是很便宜。

  弟子:從長遠來看,可以貸款買好一點的電腦。

  師:你們可以想辦法去做,但是有一點,師父從來沒有說叫你沒條件而強做。一定要根據自己的能力去做,不然的話你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也是在走極端。給生活造成困難,給方方面面造成困難,你反而更難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了,不要給自己造成困難。

  弟子:這次音樂會,我們買了一把中阮和大阮。買的時候看到樂器店有一把清朝的琵琶,聽介紹才知道古時候樂器那個弦跟現在的不一樣,現在是鋼絲弦,古時候的構造和現在也不一樣,現在的比較響。

  師:古時是用絲弦與牛筋弦,古代的人類環境不嘈雜,人心也靜,用絲弦在當時環境不會覺的音量小。因為古時沒有現代西方樂器,現在創作中要結合這些現在的情況。古時候都是用絲弦或用牛筋,不只是沒有現代工藝製品問題,與古代環境也有很大關係的。現在是說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不是樂器也要返古,現在人的環境已經是現在這樣了,只能是利用現在現有的樂器。

  弟子:我們新年晚會如果直播的話,目前可能設備條件還不具備。但是如果我們現在要按照新年直播準備……

  師:我想是這樣,沒有條件,直播還不行。而且把大家全都調到美國來,集中人才搞一台晚會是有難度,因為有的人要工作、要上班,家庭脫離不了,還有經濟上負擔不了的,方方面面都有困難。如果能夠穿插著把各地的文藝節目創作製成光碟拿過來穿插著放也可以,所以現在這個電腦真的可以做的看上去很真實。

  弟子:我們的音樂自己能夠互相用,但對外有版權問題嗎?舉個例子,我在四年前做法輪功節目的時候用了《普度》、《濟世》,一個電台台長特別喜歡這音樂,他說這音樂怎麼這麼好?能不能貢獻出來?我當時就貢獻出去了。

  師:不太合適,人也不會珍重,如果亂用怎麼辦?我們給常人創作甚麼東西現在還沒時間管,《普度》、《濟世》給常人隨便用不合適,別的可以。除了這兩首外,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一般都沒問題。

  說到版權,你們知道我當年傳法時怎麼做的嗎?《轉法輪》為了合法出版,費了很大周折。出版社是出了,出了一段時間呢,出版社感覺有壓力就不出了。但是他們知道這書太賺錢了,又不想給回我合同。後來,需要書的學員很多很著急啊,這個事怎麼辦?那麼多學員學功,煉功點上學員在大批的往上上,沒有書。可是這書一緊缺,這個時候盜版書就全國四起了,到處都在做。只要不給我改動任何一個字,保證質量我就不管了。人就是為了賺錢嘛,功過抵消,反正你賺錢就好了。大法弟子很多的東西就是留給人的。只要人能珍惜,不亂用,不改動。改動就找他,因為咱們還是有版權的。

  弟子:好的歌曲能影響幾代人,直到現在都傳唱。

  師:一個有天份的音樂家啊,他為甚麼能寫出那樣的曲子?他為甚麼能夠流芳百世?不只是因為旋律優美,音樂內涵來源於一個人的好品質與豐富的社會閱歷和天生的才能,這是從常人方面講。修煉人的人生是改變的,而且是超越常人層次的。大法弟子,你們真的能夠走出自己的路時,你們的東西要比常人有名的音樂家還被人尊崇,會流芳百世、千世,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路正,你們做出的東西人類將永遠都要學用。(鼓掌)

  弟子:師父我想問一下,那個通俗唱法是不是有魔性?

  師:通俗唱法實際上就是老百姓小調,它不需要甚麼演唱方式。各國古代民間歌曲一直是這樣流傳的,各民族都是這樣。但是現在人們把它規範到現在音樂體系中去了,加上現代派的渲染,演變成一些低級、魔性發洩、甚至下流的爛調,很多年輕人也在追求這個東西。你們不管甚麼唱法,好的方面都可以借鑑,但是要走自己的路。

  弟子:師父,我覺的現在創作的歌曲當中有這麼兩種傾向,一種都是在唱我們自己修煉的事情,另一種是為了讓常人聽的懂,甚至「法輪大法好」都不能說。我覺的不對。

  師:大法弟子證實法這是天經地義的,所以你們創作中要以救度眾生、講清真相、歌唱大法弟子為目地。當然你說我們在拍電視劇中,電視劇的情節中或者舞台表演中要加進一些情節中的音樂,這沒關係。電視劇本身是文藝節目,是給不同的觀眾看的,特別是常人觀眾。當然樂曲內容有些因為劇情需要甚至很多常人生活情節與大法弟子沒有關係,那你說你寫不寫?也要寫呀,也要去作。其實無論怎樣,畢竟是大法弟子作出的東西,是不一樣的。真正正面反映大法與大法弟子的時候,那還是大法的東西為主。作為大法弟子完全不考慮大法,我就喜歡創作常人的東西,那你又是常人了。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救度眾生、證實大法。這個很好擺放的。

  弟子:老師,我想請問一下,不曉得恰不恰當。從中共佔據大陸以後,好像那個腰鼓中共邪黨經常用?

  師:我告訴你呀,腰鼓在中國有快一千年的歷史啦,這是中國西部、關中地區流傳的民間文藝形式。說到腰鼓,我還知道有一種鼓,大家看到陝西還有這麼大的鼓,直徑有一尺半左右,全是男的打,打起來很氣勢。在座的搞舞蹈的誰知道?也可以把那個東西拿出來用,那也是很好的。你知道嗎?你們在紐約遊行中第一次打腰鼓的時候,很多人說,中國人來了,他們覺的這是真正的中國人來了。那個中共邪黨是利用著中國文化的東西歌頌它自己。那可不是中共邪黨的東西,它是西來幽靈、邪靈。(笑)

  弟子:假如說要出版一些好聽的音樂,像二胡專輯,那配器適合中國和西方的東西混合嗎?

  師:我說的意思是可以借鑑一切好的東西。當然西方的配器方法及樂理方面的東西可以用,說你完全把哪些拿過來,中國一半西方一半,不是這樣,就是怎麼樣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我想,西方音樂與東方音樂在這次人類文化中都是比較好的東西。無論甚麼人種,下到人類進入世間都是先出生在中國,一朝過後又從中國走向世界各地。中國的東西是誰留下來的?是神,是各朝的文化,是全世界人留下來的,這些我以前講過了。你們是在選擇,是在歷史留下來的遺產中選好的東西。

  弟子:山西和陝西當地的民歌實際上佔中國民歌的百分之八十。那邊音樂的基調是非常美的,有些詞是四九年後被篡改了,但實際上原聲的音樂和曲調非常好。我不知道對不對,是不是得師父說一句心堣~踏實?

  師:北方山西、陝西的一些民歌啊,曲調很多都是古老中國的東西。

  剛才多是講音樂問題,舞台藝術其它方面的創作也要跟上。一般晚會節目多數是集體舞蹈,少了就很單一、單調。一台文藝晚會中沒有舞蹈的話,那是不能成為晚會的。怎麼樣在這方面再開發開發,走出一條路來?過去我看中國西部的歌舞團表現古代文化的晚會,歷史文化的節目很多。都可以參考,但是不全盤效仿甚麼,走一條你們自己的路吧。

  弟子:我們如何才能和電視台更好的配合呢?因為我們大家都是散居在世界各地。

  師:大家湊到一起不容易,要協調起來也難。但是可以用電腦、傳真呀、電話呀,很多事情也都能夠溝通。儘量利用這些條件吧。大家天南地北的,全世界的範圍,都到一起也是很不容易的。好在今天會後大家知道怎麼去做了,就這樣找條路來走走看。其實也都有潛力呀。

  弟子:我們樂隊想到奧地利整個去表演。如果我們的曲目不夠,那我們大法弟子可不可以演奏常人的古典曲子?比如莫扎特或者是肖邦的作品?

  師:這沒問題。我早就講過古典樂曲沒有問題。「文化大革命」以前的東西可以慎用,必須是沒有中共邪黨文化的。中共邪黨來了之前的東西基本上都可以用。魔頭這個時候的東西都不用,媄銙ㄔR滿了邪的東西,那段時間人類是被魔控制的。

  弟子:魔頭在的那十幾年的音樂創作不能用,那麼那個時候的電視、電影是不是我們也不能用?

  師:這個時期的東西我覺的都不好,背後都有各種爛鬼操控人的因素。

  弟子:歌我們現在已經有了,用哪個歌作基調來發展成一個交響樂,或者一個小合奏呢?

  師:具體問題你們商量著辦,應該是沒有問題。

  弟子:最近我們電視台西人學員做了兩個MTV,但他採用的是現代的吉他、電吉他那種現代的音樂形式。

  師:可以,電視台是立足於常人社會的,面對的是普通大眾,電子樂器也可以。大法弟子要走好、走正修煉的路,但是在常人的工作中就是儘量做的好一點吧。電視節目是給常人看的,現在不是法正人間,是大法弟子修煉階段,講真相揭露迫害。目前是沒有問題。

  這樣,你們誰能配器?舉一下手,大夥都瞅瞅啊。特別是電視台的,你們哪個片子需要音樂的時候,你就找他們。能配器的人也都能夠寫曲子。

  你看,還不少。我知道在下面的還有許多是高水平的,發揮發揮作用。當然一下子做不好,大家也別吹毛求疵。可以善意的互相切磋,漸漸走成熟了自己的這條路,一開始不一定能走好的。那不但要拿出自己的東西,以後還要在產量上加大(笑)。比如說我搞了一個東西就行了,滿足了,我做過了。不行,大法弟子說救一個人就行了?不行,要救很多。

  弟子:師父,我想問一個法上的問題。釋迦牟尼佛是在多少億劫之前就修煉得道,可是我們地球只有兩次地球,每次都是一億年,那是不是意味著……

  師:釋迦牟尼佛以前不是在地球上修煉的。(眾笑)釋迦牟尼佛是來世上度人的,他在天上就是神,早就得道了,這一次是為了證如來果位與給人類留下佛的文化。釋迦牟尼佛講了很多故事都是天上的事,不是地上的事。我不是講過嘛,人看佛是坐在那兒,很神聖的,可是佛看佛就不是那樣了。他們是一個神的社會群體。

  因為時間的關係,會就開到這兒。你們是大法弟子,所以我相信你們能夠做好,我等著你們的好消息。(鼓掌)

 

註:因為錄音的關係,只能整理出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