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關於正法的意見

李洪志

一九九五年一月二日

  大家過年好!

  大過年的還把大家召集來開個會,這個會不開還不行,因為我們好多學員都知道我馬上要去國外傳功。所以,在時間很緊的情況下,我就把大家召集來,是因為有些情況必須跟大家說一說。不然的話,現在已經露出一些苗頭來,影響我們大法的健康發展。

  首先說一說法輪大法的傳授情況。大家知道我們現在這個法輪大法在全國各地影響是比較大的。現在氣功界領導,還有各地的許多氣功組織,各省市氣功科研會都有這樣的感覺:所有的氣功都在走下坡路,唯獨法輪大法呈現著上升的勢頭,而且發展非常迅速。這個情況是各地氣功科研會和氣功方面的領導講的話,不是我自己講的。這也說明一個問題,甚麼問題呢?我們大法的發展越來越快,人數越來越多。之所以能夠發展的這麼快,當然這要從兩方面來看:一個原因是有很多氣功是假的、騙人的,是不講道德的,人家上一次當兩次當,時間長了人家也就明白了,這是一個方面;再有一個原因呢,我們法輪大法從傳出以後,我們本著對學員負責、對社會負責,使很多人真正的能夠受益,也使很多人真正的在大法的修煉當中對社會的風氣能夠起到一種促進作用,所以,他會收到這樣好的效果。那麼也就是說法輪大法的傳播速度很快,現在更廣泛的被人們所認識,傳的越來越廣。但是這媄銣睋縣F,從大好的形勢中我們也看到了我們自身的不足,這是肯定的。我們下面的輔導員,還有我們的許多煉功人,還有一些老學員,有很多做法與大法的要求相差的很遠。從某種成度上敗壞了法輪大法,起一種敗壞作用。因為我們作為一個學員也好,作為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也好,特別是做輔導員的工作,人家不把你看成是一個單個的人,一個隨隨便便的煉功人。你無論做出甚麼事情,人家都會把你看作是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代表著法輪大法的形像,這件事情很重要。因為全國各地有不少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好就好在他講心性修煉,點到了實處。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都是重心性的,所以人家的目光就要注意你們這些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注意你們的一舉一動。你做不好,人家就認為你們只是停留在嘴上而沒有落實在行動上。如果你們說的好聽,實際上不是那樣,就會給人這樣一個感覺,我說這就不好。

  剛才我講的是傳功情況。我們也看到了這樣一種情況,要召開這個會,同時我在出國前夕也必須跟大家講一講這個問題。因為北京煉法輪大法的人數是比較多的,有一定的影響。我出國傳功實質上和國內傳功是一樣的。大家知道我今天去東北,明天去西南,後天去南方,然後又去這兒又去那兒,不都是這樣走嗎?這也是一樣,你圍著地球轉一圈也不過兩天時間。不是說我去了甚麼地方永遠都不回來了,很多人有這樣一種想法。還有一個人說:這回李洪志走了,我就可以稱大王了。甚麼想法的人都有。

  我們法輪大法修煉就是注重人的心性修煉,你一舉一動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我們學員都能衡量出來。但是也有一部份人,他不能夠使自己明確的認識到這些錯誤傾向、錯誤表現,是因為有許多學員的執著心、顯示心、各種心沒有去掉造成的。大家都知道這個法好,大家也都知道這個法能起到度人的作用。那麼你想一想:這個法他能度人,為甚麼能度人?為甚麼能夠使人變好?這個先決條件是你不想變好誰也度不了你。可是你的變好呢,只能你自己想要變好。一舉一動都得符合那個真正修煉人的標準,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

  有的人那種顯示心理表現的非常突出,發展下去那就會破壞法,還給一些沒有參加學習班的人和在各點煉功的人造成一些錯誤認識,甚至也跟著稀婼k塗的亂搞一氣。這媄銧N談到一個輔導員的責任問題。輔導員的責任是非常重要的,我記的我去廣州傳功之前,講過一句話:我說輔導員,你的責任不次於寺院中的那個住持。為甚麼這麼說呢?真正往高層次傳功就是個度人的問題。真正專修的人,他也是個真正修煉的人,只不過他是在宗教中修煉的,而我們大多數是在社會這個形式中修煉的。那麼,既然大家都是修煉的人,大家在一起煉功、一起切磋、一起提高,那麼這個主持人,也就是說這個輔導員和廟堥滬茼礅蠾閉し糪t異呢?我說在末法時期,我們法輪大法的學員心性比和尚還要高。我說我的學員的心性比和尚高,那我們輔導員就比寺院中的那個住持、方丈要高,那麼我們有些輔導員達沒達到這個要求呢?

  當然,我們在座的現在還有沒參加過學習班的人當輔導員,這是一個問題。但是,這一點我們是不反對的,我們將來也不可能使全國各地煉功人都參加了學習班之後才能當輔導員。但是,就是從作為一個輔導員的標準來看你符不符合?對法理解到甚麼成度?甚至言談舉止根本就不像一個修煉者,不像一個大法修煉之人,這種人就不能當輔導員。我們修煉的目地是很明確的了,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在學習班上我們講的很清楚了。你想一想,得道的那個真人,或者佛家講的那個佛、菩薩,他會像你那樣說話嗎?他會像你的思想那麼不純淨嗎?做些事情會像你那樣去做嗎?當然,我們也不是對大家非得要求這麼高,我們畢竟還是一個修煉中的人,可是你應不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呢?

  大多數學員,大多數輔導員都做的非常好,作出了很大的貢獻,組織大家學習很辛苦。我們都是自願來修煉的,也不是誰封你個官、許個願、掙多少錢。我們沒有甚麼權力,也沒有非得做的義務,也沒有說掙多少工資。大家都是義務在做事,憑著大家的熱心、大家對法的愛護,在做這樣的事情。那麼,我們為甚麼不把這件事情做好呢?當然,我剛才講到沒有參加學習班的人,將來我看我們可以組織起來,專門組織定期的對新學員或者輔導員培訓,一定要這樣搞的,不然的話是跟不上的。有的地方一個老學員也沒有,也得組織輔導站,那麼就得對他們進行一些必要的培訓。當然培訓這是以後的事情,我們不管你參加過班或沒參加過班,從現在開始我們要求所有的輔導員都要把這個法理解好。我們有能力的、年富力強的,除了年歲大的、記憶力不好的,都要把這書背一背,也許我提的很高了,要求太高了。可是有許多地區,很多學員都背的非常熟,人家學習的時候根本都不用書,都背著念。那麼相比之下……我雖然家鄉在東北,可是我老是在北京啊,我們北京是研究會所在地,我在這媬鴘滲Z也是很多的。我們現在的基礎還是在這兒嘛,所以我想呢,我們北京就應起帶頭作用。本來這個頭應該是北京帶的,但現在全國各地人家都在學了。

  學法有甚麼好處呢?就是我們學員有甚麼問題他自己就解決了。再有一個問題,就是誰要想胡來,那學員他自己就鑑別了,使搞歪門邪道的、興風作浪的興不起來,沒有市場。今後我們可以形成制度,你只要修煉法輪大法,你只要想在我們這個大法中修煉,你就必須得學法,光煉動作我們是不承認的。這個不是對大家要求高了,因為他已經嚴重的破壞我們這個法的聲譽了。說我光煉動作不修心性,出門為所欲為,想幹甚麼就幹甚麼,在常人中比常人幹的那個事還不好,我說這就不行,所以提出這樣一個要求。

  由於我們有些學員這個顯示心理不去,出現了種種這樣的情況,比如有的人總是想顯示自己。我這奡N說咱們輔導員,這是輔導員會;我說咱們學員,咱們學員也聽不見,我就說咱們輔導員。顯示心不去,這埵s在的一個主要的原因是我們很多輔導員對法理解的非常差,根本還不如一般的學員。但是有一個問題,學員碰到疑難,過去老是不看書,不學習,看書也不是經常的,就出現了這樣的事:他有許許多多的問題解不開,就想問輔導員。一問輔導員,由於我們輔導員自己的心性問題……輔導員也不學法,也不看書,對法也是領會的一知半解。有的輔導員就想:我要說不出來,就會降低了我的威信,要組織大家在一起煉功好像就不太好組織了。當然,目地可能想維護這個法——不太好組織大家煉了。所以有些輔導員對一些自己還搞不懂的問題就敢下結論的隨便說、想當然的說、或者憑著自己的感覺感受去說,實質上就是破壞法,很嚴重的破壞法。我過去都講過這個問題,不能夠用自己的感受,用自己所在的層次悟到的東西去解釋這個法,這個問題不是說的很明確了嗎?就是這樣一個問題啊!所以我們大家千萬注意這個事。

  大家的目地都是好的,是要維護這個法。我不是為了提高我個人的威望,我組織不了大家煉功,我工作就做不好,可能出自這樣一個目地。但是我勸大家,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辦法、唯一途徑,是你要領會這個法、吃透這個法。到那時候人家問你,你都在這個法上講,就是在講這個法。至於說功能狀態的各種表現,你可以不給他講。你說各種功能有上萬種功能表現形式,你說我怎麼給你講啊?你各種狀態,這個狀態,那個狀態,你把你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的時候,你就不用去管它。有的狀態你有感受,有的狀態你還沒有感受它就過去了。那功能上萬種不止,在身體堨早n動一動都會有感受。那功能塈t有強大的電、強大的磁,還有其它的一些東西,它動一動你都有感受,都很敏感。說你各種狀態,還有你演煉出的各種生命體,那你怎麼給他解釋這些事啊,這些事你可以不給他解釋,你說這些都是正常反應,而且都是好事。如果對法理解透,我們可以按照法去講。我們以前一味想維護這個法,想給大家多解釋一些,而且怕大家領會不好,主要原因就是我們對法領會的不深,所以跟人家說不出來,說不出來自己又怕丟面子,就自己想當然的去說,那不是嚴重的破壞這個法嗎?

  這個顯示心要發展下去呢,它會助長個人對名利的追求,因為它本來就發源於這媢嚏X—對名利的追求。再發展下去就要拉山頭,他成了山大王啦,你們都得聽我的!李洪志幹啥事都得聽我的。反正學員也不知道,他就這樣說。弄不好還會說李洪志都是魔啦!只有他說了算啦。我們現在不就有了一個這樣的人嗎!這些問題表現出來都非常嚴重,在我們這個法中,在我們今天在座的輔導員中,在我們北京這兒像這類事件都不應該再出現了,可是它還是出現了。就說明我們對法理解的成度是相當差的,所以現在有幾個人做的很過火、很不像話,有些人還盲目的對他崇拜。這些事我們是對事不對人,就是講這些事情,大家千萬注意這些問題。

  還有一種情況在我們輔導員中反映出來,就是一種幹事心。這是在歷史上沒有的,就是在我們今天這個特殊情況下出現的,在特殊的歷史時期出現的。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在歷史上,我們中國人或世界其它地區也是一樣,都是以家庭為中心;而現代人,特別是我們中國人,自己都有工作,幹一輩子工作,要是沒有工作幹時精神就要垮了。出現這樣一種情況,所以就把我們這個法輪大法當作一種事業來幹,有許多輔導員抱著這樣一種心態。他也感到法好,不然他不會這樣做的,這個前提是肯定的,他知道好。但是不是說我怎麼學好法,認識好法,怎樣在法中提高自己,他是抱著一種幹事的心。我到了晚年啦,現在也退休啦,或者我將要退休啦,沒有事幹,這回找點事幹這多好,這個功又好,他抱著這種心。大家想一想這種想法與我們法的要求相差十萬八千里。我們得對這個法負責,不是對你個人的感情負責。你覺的你沒事幹了,無依無靠了,想找點事幹,還不是這樣,這是一個很突出的問題,持何種的思想對待法,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嘛!

  人修煉,人真正往高層次上修煉,那就是個度人度己的問題。你跟不上這個思想要求,你就做不好這個工作,是不是這樣的?我一再強調,我在全國各地都在講這個問題,我們不能把它當作一個單位、一個經濟實體,或者是一個企業事業單位來搞。我經常舉這個例子:釋迦牟尼當年傳法的時候,為了怕人家走入到這種形式當中去,那時候還不牽扯這些問題,只涉及對名和利的追求。釋迦牟尼叫你全部杜絕它,他領你到深山老林堨h,到山洞堨h修煉,啥都不讓你有,從物質上來杜絕,來滅盡人的各種執著心,對名利的執著。但我們又是在常人社會中,大家在常人社會中修煉,都自覺的修煉。其實我這堥S有一點批評大家的涵義,就是為大家修煉負責任,給你指出這些嚴重影響往高層次上修煉的障礙。但我們作為一個輔導員,我們有個責任問題,就是你要做不好,可能這一批人都被你帶壞了。如果這一批人都被你帶壞了,那自己如何不說,你可能毀了一批人哪!我經常講這個問題,幹事這個心。當然它有它的好處,我們要擺正這個關係。大家都沒有想做事這個心,誰也不想做這個輔導員,我說那我們的工作也開展不好。大家都得有熱情想要做這件事,但出發點必須是為這個法。為了學法得法,洪揚法,度人,出發點不能專門為了我幹點甚麼事。這一點我想我們做的不足,我們琢磨琢磨這些事情。

  以後我們輔導員一定要把這個法吃透,我想這些問題就能解決,包括那些沒參加過班的學員也一定要把法吃透,所以,我們對輔導員標準也是高的。還有人憑著個人感情,咱倆不錯,我倆過去就不錯,拉他來當輔導員,都不能這樣來對待這個問題。一定要我們誰學的好,誰修煉的好,誰來做這項工作,我這堨i能對大家要求高。我知道下面的狀態,但是我想我們畢竟是北京嘛,咱們法輪大法研究會又在這兒,中心在這兒,我說這塊兒要不做好了就影響其它地區。

  不想說的太多了,因為那些畢竟是不足。儘管我不是批評大家,說的也是不足之處。這個會不要求別人參加,也是怕影響大家今後工作,所以不叫別人參加,只讓我們輔導員參加。我覺的我們輔導員能夠以身作則,把那些事情做好,我們的功派建設,以後正常發展,我想就不成問題。

  還有這樣一種傳說,說李洪志出國了,可能不回來了。說這話的人就把我當作和一般的常人一樣。我出國了,到那兒去打工掙倆錢兒回來,或者就定居在那兒了。我可不是那樣的人。大家知道我在國外是有親戚的,我出國是隨時隨地都能出的,生活條件是比這兒要好的。可是我又不追求這些東西,名呀、利呀、享受之類這些事情我都不追求,那些對我根本就沒有用。但是也防止一些人他不知道,防止一些人有這樣想法吧,在我不在的情況下,可能有些地區會出現這樣問題。為指導修煉,我不在的情況下,一切事宜均由我們法輪功研究會統一作出決定,統一帶領大家修煉。以前研究會作出的一切決定都是經過我同意的,我就是在任何地方,他們作出甚麼決定也是通過電話、傳真和我取得聯繫之後他們才作出的。還有一點,我也跟他們講了,這也是對研究會本身的考驗。看一看我不在的情況下,帶領大家做的好與壞,這也是對他們的考驗。但是我想是沒有問題的,因為在我身邊時間長的人對我的做法、對我想要做的事情、對法的普及整體想要做的事情,他們還是比較了解的。所以這堜確指出:我不在的情況下,研究會作出的決定,我們全國各地輔導站都要聽從、執行。作為一個輔導員那就更責無旁貸了。

  輔導員,我反過來再講,我們很多人把它作為一種頭銜。我們沒有讓大家叫作常人中的那種職位、職務,就是避免這種東西,輔導員本來不是甚麼官。再說,你要是在煉功場上跟人家耍起態度來,人家一扭臉不理你了,你還乾沒招兒。你再弄不好,我不來煉了行不行。所以我們沒有甚麼權力,大家都憑著熱心在義務做這件事情,也是為大家做好事。所以我們在工作方法上也要注意一些,既然不是甚麼權力,不是甚麼職位,我想輔導員的更換那是隨時隨地都能做的。不要執著於這些,叫我幹輔導員就幹,不叫我幹輔導員我就做一個一般的煉功者和大家一起煉。其實,輔導員是盡義務,又不是給你個輔導員你就修成了!不是這樣,只不過都是為大家多作一些貢獻,多受一些魔難,多承擔一些工作。所以很多地區也出現這個情況,說輔導員換掉之後就消極不幹了,甚至於有的人拉幫結派,我想這些事情都不應該在法輪大法中出現。修煉的人能幹這些事情嗎?我就說我們輔導員,我們就在這一層上講這些事情,這些事情不要看的很重,千萬不要看的很重。

  但是,對那些真正破壞了我們這個法的人,不管他是誰,出現一個,我們就得換掉一個,因為我們對學員沒有甚麼要求,你想學你就學,你不想學也沒甚麼辦法。但是你學了我們要對你負責任,我們要跟你講。作為一個輔導員就不行,你做的不好就會影響到整個一片,會干擾別人。所以我們看到有搞歪門邪道的,看到一個就拿掉一個。這媥G重的向大家提出來:在四季青公園煉功站的某學員,一段時期內搞的很不像樣子,到現在也沒承認他的錯誤,但我們也不需要人家承認錯誤。就這些事情他應該自己糾正,但他甚麼表現都沒有,而且據說搞的影響很不好。他不管對我如何,表面上對我如何,或他背地媢鴽琣p何,他影響了這個法,那就不能再做輔導員了。比如有人說:我就是佛了,我是誰來的,我的法輪像房子那麼大,或者我比李洪志都強。他怎麼說都行,我也不會管他,但是不符合法輪大法輔導員的標準就不行,我們就得把他撤下來。以後變好了,說不定叫他再當站長。我們也別把人一碗涼水看到底,就是這個問題。這堥S有批評誰、指責誰的意思。我們對事不對人,就舉這個例子。其他沒有點到的,有沒有做這種事的?也有,只不過沒有這麼突出。

  再有,我上次已經講過了,就是我們一定要掀起一個學法的高潮來,一定要掀起一個學法熱。把法領會好,只有領會好這個法,誰想胡來都沒有市場,他一動念、一句話,你就知道他說的對不對,你說他能搞起來嗎?搞邪門歪道搞不起來,保證是這樣。

  大家都知道這個法好,其實,我每次班上都是站在不同角度去講。有的人說:我今天聽老師講的這課是這樣的,那個課聽老師講的又一樣。其實都是一樣的問題,我站在不同角度去講,可是我每次講出的法,你如果在以後的修煉當中,或者是在你以後的提高當中,或者不同時期看這本書的時候,你會發現指導你的東西都包括了,都在這書堙C這個法包含許許多多不同角度、不同成份、不同狀態下講的東西,我都在一個狀態下把他講出來了。所以,你去領會都會有收穫。只要大家把他學好,我說就沒問題。我的第三本書——《轉法輪》就要出版了,包括我講課的整個內容,是比較全面的,馬上就出來了。首先見到這本書的、首先受益的就是北京的學員。我們大家要多學法,領會好法。

  我講來講去,是為了大家能夠真正的得到提高,跟大家說這些話。這樣緊急的把大家召集來,也是怕大家將來在修煉過程中掌握不好,或者由於理解不好,或者我沒有把你帶上正路,半途而廢,我覺的也對不起大家。所以把大家召集來,再給大家講一講這個事情。修煉的事情是大家自己的事,將來誰落下了,誰不行了,我在這兒是不能夠開後門的,說我看他不錯,或給我講一講情況,咱們開個後門吧,乾脆就讓你上來吧,這是不行的。大家知道我今天傳的是個法,這個法是宇宙中的法,我要是不按法去做,我不是帶頭去破壞法嗎?全靠大家自己去修。好是好,能度人,還能救人,就看大家怎麼去領會法,怎麼去認識法。把大家找來呢,就想說這麼多,可千萬別把這次會當作一次我看大家做的不足了,想批評大家,不是這樣。我想有些問題及時指出來要比以後指出來好。我們各地輔導站的站長,還有輔導員,我們指出不行的,馬上把他換掉之後,這個人急剎車,他慢慢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又從新修煉。這個站長或輔導員,他幹不幹是一樣的,他一樣能修煉到底,就剎住了,而且對他是非常有好處的,他自己也認識到了,還在修煉。有一些,我們一再給他機會,可他一再不悟,最後已經來不及了,他已經完全下去了,變成魔的那種狀態了。這是教訓嘛!

  我這個人講話就好直來直去,不好繞著彎講。我們最近一個時期,輔導站也好,分站也好,我們還有各點上的輔導員也好,確實做了大量的工作,使我們這個法今天能有這麼大的影響。當然,法好是一方面,大家作了很多貢獻,維護這個法,宣傳這個法。其實這個法,我說本來就是宇宙中的法,也包括大家在內,你們都在這個法中,那麼,這個法也是你們的。維護不維護這個法,宣傳不宣傳這個法,洪揚不洪揚這個法,將來同化不同化這個法,都是你們大家自己的事。我只能把他講出來,往這條正路上帶,這是我做的。真正將來圓滿,我說那是你自己修的。

  不想佔用大家太多的時間,本來好多人想來聽一聽老師在輔導員會上往高層次上講些甚麼,都是抱著有求、執著、探索知識來的,我說這很不好。我不想多講了,就想講這麼多。大家如果有甚麼問題呢,有特殊的問題,我們給一點時間,大家可以提一提。北京總站安排照像,一會兒輔導站、各個分站可以組織起來照,沒有問題,可以跟大家照。下面大家有甚麼特殊的問題可以跟我提一提,就講這麼多了。

  我還聽說有一部份學員喜歡各點走一走。各點走一走也是個好事,增強聯繫,互相取經嘛,也挺好。但是有一些人到一些點上,好像抱著一種顯示心:我知道甚麼消息,傳小道消息;或者是這些事情你們不了解,我了解。總是想要……潛在的有那麼一小點點苗頭。一小點,利用這個法抬高自己,也是顯示心。倒不是很明確的要把自己抬高,不是這樣的,就是有那麼一點顯示心。這個顯示心在修煉者當中是很害人的。

  弟子:有人提出沒有開悟的人怎麼會有法身?

  師:沒有開悟的人注意啦!沒有開悟的人如果修煉達到佛的境界也會有法身,但是我們現在的學員還沒有一個,包括現在其它功派的氣功師也還沒有一個。據我知道有法身的就我一個人。有的人為甚麼做夢看到我們的輔導員、還看到我們的站長、還看到其它甚麼,那是你自己的思想加上你這個空間場,是你的空間場這種對映關係反映出來的,是一種利用這個東西反映到你的這個空間場範圍內的這樣一種狀態。另外,修煉到一定成度,如果沒有鎖還可以分身,就是他的主元神、身體可以分身。可是,那都是很小的、很低層次上的做法。

  弟子:某人自稱是韋馱菩薩,而且能把老師給學員下的法輪取出來?

  師:那是他自心生魔,自心演化,他自己想的。他拿沒拿出來?拿的是他自己想的。在他空間場範圍內自己想的影子。他甚麼都做不了,甚麼自稱是韋馱菩薩啊?我告訴大家,我早就給大家講過這事兒了:末法時期高層次的,他都在劫難之中。該保護的都保護起來了,沒有保護起來的都隨著爆炸銷毀了,現在誰都沒有了。有許多人看到觀音菩薩,有的學員拿像來開光。我告訴大家,人在拜佛的那一瞬間發出的心是最慈悲、最善良、最好的一顆心。就為了保護你這顆心,所以就讓你看到觀音菩薩形像。其實都是我的法身顯現。過去我都在班上講過這個問題了。

 

法輪大法北京輔導總站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