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對全國部份輔導站站長的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我們的輔導站先後在各個地區自發的組織起來了。好多人是在外地參加了學習班,覺的這個功法很好,想把這個功法傳給當地的人們,在公園堨D動的教功或以其它方式傳功,使法輪大法的影響越來越大。大家做了很多事情,作了很多貢獻。總而言之,一句話,想要使更多的人得法,使更多的人得到提高,使更多的人受益,大家都是在做好事。輔導站先後建立很多,將來還會更多,這就面臨著如何管理的問題,將來也是個突出的問題,所以,我們及時的讓大家坐下來談一談、講一講。

  我們輔導站的管理,過去一直是有明文規定的。大家知道,來學習法輪大法,採取甚麼行政手段,非要人家學呀,給誰封官許願、掙多少錢呀,我們都沒有。大家完全是出自志願的,也都是想要學這個法,想要使更多的人受益,大家才熱心的做這件工作。也就是說,沒有甚麼附加條件的,而且做了這件工作也都很辛苦,只為大家做好事,為大家付出,沒有報酬。當然,說沒有報酬,那是站在常人角度上講的,我講洪揚大法是功德無量的事。我們以前已多次規定了,書中也有建立輔導站的條件。我們組建的輔導站,不像社會上的哪個單位,也不像一個公司或者一個行政單位,我們不搞這個,這是我們最突出的特點。為甚麼不搞這個呢?因為這容易助長人想搞點甚麼事業,容易起這個心。另外,還牽扯一些問題,如果我們輔導站真搞的像一個單位,那媄銧N牽扯很多問題。比如住房需要錢,安電話需要錢,水、電費都需要錢,那麼這個資金從哪兒來呢?大家都在義務教功,我們也不收甚麼會費,也不收大家的錢,完全是出於自願的,所以我們就不搞這個,真正修煉就不能搞這些。釋迦牟尼當年傳法的時候,為了不讓人起這個心,他領著弟子出家,到寺院中去修煉,他是這樣搞的。而有些其它宗教,如西方一些宗教就沒有這樣搞。沒有這樣搞,實質上也談到了把名啊,利啊,看的很淡這樣的問題。也就是說,我們想要真的修煉,想要提高,想要做這件好事情,我們就不能把它搞成經濟實體,也不能搞成像單位一樣,大家千萬注意這個事兒。

  另外,這媄靾晹酗@個問題,你要是搞錢,用它來掙錢,那麼就完全破壞了這個法,因為法是度人的,不能夠利用來經營、經商。再有,以前有許多氣功師搞治病呀,搞諮詢呀,也掙一些錢,其它功派中有這樣做的。還有的公開說沒有錢不能養道,實際上都是謬論。好像中國古代修煉人都是很有錢的,其實他們一貧如洗。當然,我們也不反對你有錢,這個問題我已講過了。你在工作上,可以做好本職工作,多賺一些錢,這是常人中的事情。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如何維護這個法,如何使這個法不走樣,不走偏。還不只是今天大家這樣學,將來會在歷史上留下很長時間。大家都在學這個法,遵循這個法,如果我們一開始就不把他搞的很好,一開始就走偏了,那麼將來就面目皆非了。大家知道,在我這兒,在我個人這方面,儘量把它做的好些,不產生任何不好的事情,不好的現象,將來各地輔導站也是一樣,你做的這些事情也代表著法輪功,從某一點上也是法輪功的形像的體現。大家千萬注意自身的形像,注意工作方法,不要給法輪功抹黑。如果搞起單位來,要搞起掙錢來,我說這就不是甚麼法了。這媄鉹@牽扯到錢呀,物呀,利上的問題呀,就會出現你掙的多了,我掙的少了,我幹活兒多了應該有點補償呀,怎麼報銷呀,社會上還要找你攤派呀,等等。我想,要真的搞起這個形式來,那就不是修煉了,那就完全是一個公司了,這是絕對不行的。

  我們今天傳出這個法,之所以能傳出來,是因為我們能夠把他把握好,能夠使他不走樣,不走偏。如果我們一開始就做的不好,就不知道後人會搞到甚麼成度上去了。以前,李洪志在的情況下做的怎麼樣,今天也這樣做。我在,有些事情可以給大家糾正過來;不在,說不定就搞成啥樣了。所以一開始我們就嚴格要求這樣做,不搞實體。我們的功派管理,是輔導站不存錢,完全是義務輔導。我們也不搞一個團體、幫派,就是大家義務為群眾、為更多的人做一些好事。

  人家想修煉我們就輔導他,我們自身也是個修煉人,就是這麼個原則。所以,建立輔導站大家也不該想要甚麼房子呀,電話呀,這個那個的,不這樣搞。我們有些輔導站利用現有條件,或者在家堙A或者利用自己的辦公室,都可以搞的很好。有甚麼條件,我們做的怎麼樣這沒有關係,關鍵是對法的理解和對法的認識,能不能堅持修煉下去,這是關鍵。如何提高自己這才是主要的,其它一切事情都是次要的。當然,為便於開展工作,有的人給我們提供一些便利條件,我說這沒有問題。比如說,在我們學員當中,有的人是在哪個機關,或在企業,或在其它的單位是一個領導幹部,或是企業的經理,有便利條件,為我們提供個場地,大家坐在一起開會,我說這沒有問題,它也不牽扯錢的問題。因為各行各業都有我們的學員,能解決這些事情,而且人家還主動願意這樣做,為法輪功盡點義務,作點貢獻,覺的很高興。各地都出現了這類事情,為法輪功提供場地,提供便利條件,大家做這樣的事很積極。

  再有,各地輔導站為了學員煉功,先後搞了一些小報之類的,如「法輪大法在長春」,「法輪大法在北京」,「法輪大法在武漢」,等等。我覺的這個形式也很好,它也無所謂甚麼報紙,無所謂甚麼傳單,都是我們學員內部的體會。需要大家做的一些事情,及時傳達給大家。但往往他們做這件事都很簡單,一兩張紙,或印的更好一點,這都無所謂的。那麼這筆經費如何解決?這媄銧N牽扯到錢的問題。據我所知,凡辦了這些東西的地區都是採取這樣的辦法:一是學員中有一些是做生意的,現在有不少人搞公司的;或在單位就是搞這個工作的;或是行政管理人員,有這個便利條件,單位有印刷廠,就利用這樣的便利條件做;或是企業家提供的便利條件,為你做這個事。我們輔導站也不接觸錢,他幫我們做。我們只提供稿件,做完了我們發下去,都是這樣搞的,我覺的這樣也好。有的人把這件事情看的必須去做,定期做,不行了就想辦法。我們可以搞不定期的,有條件可以搞定期的。沒有條件的不要勉強,就是這麼個原則。

  在輔導站的管理上,已經有明文規定,大家就是按這個規定去做的。成立輔導站也是有條件的,也對大家說了,把新的輔導站報北京或幾個大的輔導站,特別是省或大城市的輔導站,在它行政範圍之內的,比如貴陽市輔導站,就要把貴州省負責起來,各個縣的輔導站就要及時與他們取得聯繫。如果一個一個的與北京取得聯繫,不一定有這樣的便利條件。對大城市附近的各縣也要管一管,便於他們開展工作,大家本著對法輪功負責,你不管,他隨便去做,也不領會精神,實際搞偏了,這對法輪功是一個損失。再有像武漢這樣大的輔導站,把附近幾個省都管起來了,我想也挺好,他們的經驗比較多,時間長了我也放心,他們對法的理解比較好,工作開展的也比較好,基本上是這樣一種情況。我們輔導站千萬不要走偏。

  有的人遞條子提到輔導站的人員怎麼配備?人員都是志願的。但有一個規定:輔導站的站長必須是參加過我辦的學習班。聽的越多領會越深,聽的少的往往領會不深,甚至還有些東西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就容易帶偏。當然在下面多聽、多看、多學也能夠豐富,更進一步認識。在選擇人的時候,要選熱心的,正派的,不搞邪門歪道的。

  再有,法輪功的修煉不是一般的氣功修煉,他是高層次上的修煉。做這件事很難,給一個人淨化身體,把真正心性水準都提高上來非常難,我要打出很多的功給他們淨化身體,清理身體,要給他們下很多的東西,還要把法講透,這件事情很難。我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把這些事都做下來。他們要是自己修煉,說不定得幾十年才能達到這一步,即使其他一般師父也很難在一、兩年之內使其達到。真正帶一個人是不容易的,如果一旦毀一個人那只是一瞬間,非常容易,所以我們一貫這麼要求的。

  有這麼一條規定:在各地氣功協會任職的人,不讓他擔任我們輔導站的工作。但有個特殊情況,比如有個輔導站站長,這人非常好,他想要退出氣功協會來做輔導站的工作。因為他這個氣功協會處於半癱瘓的狀態,他本人又非常好,又能把握的住,這是唯一的一個極特殊的例子。其它地區氣功協會的人對我們這個法理解的不深,在他們頭腦中,主要是如何掙錢呀,各功派管理呀,原來的框框在他頭腦中很深。這樣一來,他把我們當作一般的氣功來管理可能就把我們的學員毀掉了,所以我們歷來提出氣功科研會的人不能擔任我們輔導站的工作。我們輔導站的站長都是由我們研究會批准的,大多數都是我親自任命的、指定的,這對我們大法不偏離有直接好處。否則的話,按照一般的氣功管理,大家想一想,那媔瓣C八糟的資料很多,弄點資料來賣,他可高興了,這是掙錢的好機會,可掙很多錢,弄點這個,弄點那個。他是出於掙錢的目地,倒不是有意破壞我們功法,可是它起了破壞的作用。那堶惇し繲瓣C八糟的東西都會干擾我們的學員。有些對法理解不深的人就很容易走偏。還把亂七八糟的氣功書弄來賣,其它功派就是這樣搞的。

  現在有氣功師來辦班了,人們都在冷靜的考慮。不像以前那樣盲目,來個氣功師辦班就參加。現在大家都很冷靜,要觀察觀察,是真的還是假的,不像過去了,所以氣功師辦班很困難。他一旦招不了生,就會拉我們的學員去參加,他把班辦起來了,錢也掙到了,可把我們學員給毀了。我們做這麼大的一件事情,我們費了這麼大的勁,就在一瞬間把我們的學員給毀掉了。當然有些學員你不能要求他過高,他畢竟剛剛學法,對法的理解不一定那麼深,可能就在無形中把自己給毀掉了。我們過去有這麼個規定:凡是各地省市有這麼做的輔導站站長都得換人,絕對不能留。

  各地輔導站的人,煉功點上的輔導員有拉著我們學員去聽其他氣功師報告的,在我們學員中賣其它氣功資料,或者拉我們學員搞歪門邪道的,這樣的輔導員見一個換一個,絕不能留下,留下就後患無窮。這已經是嚴重的破壞法了,在內部來破壞法,這是絕對不允許的,這絕不能留情,有一個換一個。

  咱們的原則是鬆散管理,但在煉功這個問題上是一絲不苟的,誰也不能破壞的。我們在組織形式上是非常鬆散的,你想參加煉功就參加,你不想參加煉功你就走。你來了我們就對你負責任,告訴你怎麼做。你不想學,你的這顆心誰能留的住?把你留在這塈A不好好做,你甚麼都說,甚麼都胡來,你是從內部來瓦解、破壞我們的法,我們不允許做這樣的事。誰想學誰自己學,對法認識到了他就修,人心向善都是自覺的,沒有誰強迫的,說你這個人就得做個好樣的,不這樣就不行。可他就不想做,你對他有甚麼辦法?人家講這個人不想修,佛都沒有辦法,必須是他自願,強迫的不行。

  再有個事兒,我們有很多學員,為數相當可觀,在默默的讀書,天天在看,以至每當遇到問題都在看。從這一點看來,甚至比我們輔導員做的好,所以各輔導站應組織大家多學法,特別是各煉功點上的輔導員應該起個帶頭作用。我們對輔導員是有要求的(對學員你想學就學),必須是專一修煉法輪功的,不然這一批學員都被他領壞了。既然做一個輔導員就應該做好,我們就要使輔導員對法的理解再加深一步,使他們平時多看書。當然,有許多輔導員很認真,也很願意做這個工作,可是往往他的文化水平有限,甚至於看書很困難,年歲又很大,這不要緊,他可以去組織大家學。在組織大家學的時候,念書的時候,他不也就聽到了嗎?大家談體會時他也跟著大家一起提高。只要大家學,都能得到提高。應該把學法和煉動作結合起來,同時開展。

  現在有許多地區煉動作組織的很好,往往忽視了對法的學習。在學員提出問題時,輔導員解決不了,也說不清,就等著問老師,看老師上哪兒去了。其實有的問題在書中都講了,實在不行可以組織大家聽錄音,多聽,這些問題在書中都有解答,在《法輪功(修訂本)》中都概括的講了,只要認真去學都能夠解決。長春自從開展學法熱潮以後,學員見到我沒啥問的,見到我不問了。要不然我一出門誰都認識我,家鄉嘛,一走到大街上學法的人多,認識我的就很多,許多人就會問這問那的。現在碰上面就問聲老師好,沒有甚麼可說的,因為沒有甚麼可問的。自從開展背書後,學員不是做了事情以後去對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了該不該做,這樣非常好。大家把學法當作煉功必需的東西去學,而且認為是更重要的事。我想各地也應該像長春那樣學法,開展一個學法的熱潮,有許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自己就解決了這些問題。另外,在選擇輔導員時,千萬不要顧及與你的關係不錯啊,交情啊,從感情出發;或是一旦定了輔導員之後再換不好換了。那不行,對法要負責,千萬要注意這些事情。符合標準的能行就做;不行的,寧可找個臨時的來做,也不湊合。我過去講過這樣的問題,那寺廟堶蛈瑼犒洶H,那一廟之長,稱為住持、方丈,他是專修的了。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我們這個法也好,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你煉功站的輔導員和廟堛漱銴V、住持有甚麼區別?不是對大家要求高,確確實實是功德無量的事情。煉功點上能夠修出來多少,哪怕修出一個來,這個輔導員都功德無量。這是個很嚴肅的事兒,應該把這事兒做好。雖然我們採用了最方便的條件去修煉,叫大家提高,但方便的條件不能對法隨隨便便的不負責。將來還可能出現些專業修煉的人,這都可能,要提供一些條件。

  各個地區通過這段時間的煉功,可能反映出來不少問題,大家可以提一提。在煉功上,在工作上,有些事情不知該怎麼做,大家可以提一提,我給大家解答一下。

  弟子:法輪功學員參加特異功能表演問題。

  師:這我還沒有看到,是絕對禁止這樣做的,絕對不行的。他是專一修煉法輪功的?以前呢?(插話:這人學了其它功法,但他功上不去。煉法輪功後功才上去,他說「三花聚頂」了)我們要對這些人進行教育,要想煉法輪功,就按法輪功的要求去做。他根本就沒有按照法輪功要求去做,根本就不符合法輪功煉功人的標準,而且這個人很可能有附體。他自己認為這樣做好,自己求時,我的法身根本就不管他,可能是這種情況。像這種情況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破壞我們的法,這是絕對不行的。這個人真正能夠堅持修煉,就按照我們的標準去做,否則,我們不要為他提供任何條件。不算法輪功修煉者。練其它功法的人想來學法就來學,憑緣份。叫人家來學,帶過來一些人來學;或人家不想學,因為大家都來學也就跟著來學,我說這也沒啥好處。有的人是可度可不度的,我們憑緣份。不要看他帶了多少人,這些人能不能煉法輪功,能不能夠專一去煉,都是問題。大家回去要掀起一個學法的熱潮,這個要求普遍都能辦到,都能認識,不然這個問題將會越來越突出。

  弟子:我們能不能增加煉功負責人?

  師:可以,增加人,你們自己選一選,再配一倆個都可以,一定要選擇對法理解的比較好的,熱心做這個工作的人。

  弟子:有一個學員說:我已三花聚頂,八月十五李洪志老師把我「法身」帶走了。

  師:大家注意了!凡是這樣的人都是各種執著心造成的幻覺。這樣的人,先後在幾個地區都出現了。正如你剛才講的,他很危險。他所說:我已三花聚頂了,我有多大本事了,最後我就是佛了,你們也別跟李洪志學了,跟我學吧!可能發展下去,最後就出現這樣的問題。對這種人要立刻給他指出來,要他一定放棄這些執著心,很容易出問題的。開始這些人對我都很尊重,有些人還給我寫過血書,把指頭弄破了寫了血書表示,修煉法輪功要一修到底。最後他是「佛」了,他說:你別跟李洪志學了,你跟我學吧。因為他滑下去了,他自己追求名利心、歡喜心,再加上魔的干擾,自己不能自拔了。他表面上還說法輪功好,可實際上,他的行動是在破壞法輪功。正如我講過的,有人說:法輪功就是好,學了法輪功沒有事兒,你看我拿著這本書走在大馬路上,汽車不敢撞我。他這不是在破壞法輪功嗎?表面上好像是在維護法輪功,實質上就是破壞法輪功。

  弟子:關於前段時間廣州地區的氣功科研會搞氣功觀摩表演問題。

  師:有的地區氣功科研會是掛靠在體委的,體委就把氣功當作一種體育活動。群眾性的體育活動,有時就搞各個門派的各種功法集體活動,就像做體操一樣。在某種場合開展氣功活動,因為他們畢竟把它當作一種體育活動,沒當作不好的事。這類事情雖然我們不想去做,如果他們真要搞,出於尊重,我們也可以組織大家去,像做體操一樣做一做動作。但要注意,前提是我們不把它當作甚麼事情去這樣搞,而是在被動的情況下,氣功科研會要我們這樣做。我們可以向大家說清楚,我們集體煉一兩套動作,也算支持他們的體育活動嘛,特殊情況下可以這樣做。但必須肯定一點,如果媄鉿釣銗L的氣功師組場表演的這一類活動,我們都不參加。單純的,像體育活動似的行動是可以的,這個大家要把握準。

  再有一個問題,現在我們各地輔導站有一種情況,大家都在洪揚法輪功,有的地方採用了辦班的形式。我們最好不叫「辦班」,可以叫其它名詞。因為搞的時候誰也不能去講這個法,當然不可以這麼做。如果誰站在這媮羲k輪功呀,應該怎麼怎麼做,去講這個法,那他是在傳邪法,破壞大法。法輪大法只有一個。如果他拿著書念是可以的,我們站長指派誰拿著書念這是可以的。

  另外,組織大家看錄像,指整個的講課錄像,看第一課,停下來學功;明天看第二課,停下來再學功。

  再有,就是聽錄音,也是一課一課的聽,然後有專人教動作,這是沒有問題的,動作可以大家一起學。咱們今後都可以採用這樣的形式,這是最好的一種形式。我們可以組織大家集體學功,可以這樣學。

  還有,零散的人可以在煉功點上直接跟著大家煉,然後看書、聽錄音,就這樣做。但要保證一點:我們一定不要把整個傳功活動搞成任何經營性質,我們有甚麼條件就做到甚麼成度,不能收費。我們借個教室也好,借個會議室也好,或是因為人多借個禮堂,可以這樣做,但不能收費。我們已經說的很死了,不能搞經營實體,千萬注意這一點。如果有極其特殊情況,我們學員很多,學法的人很多,必需用一個大地方,我們又借不到,非得用人家的禮堂不可,而禮堂需要收費,那麼這種極其特殊的情況,都要和北京直接聯繫。如果真是這種情況,可以把租禮堂費用收上來,其餘的一分錢都不要剩。總而言之,我們手堣ㄞ鄏s錢,輔導站不能存錢,不搞任何經營活動。這個問題我對大家說的很明確了,因為是很嚴肅的事情。我們這個功派能走正路,就在這一點上與其它功派有根本的區別。

  弟子:上海反映有一個未參加班的法輪功煉功人,在組織大家煉功前說:「拜尊師李洪志,學大法法輪功,修心性真、善、忍。」念完後煉功;結束後說:「收定,謝謝老師。」他說是對老師的崇拜。

  師:他沒參加過班?(答:沒有)你說的這事情很重要。因為好多地區的學員,他一看到書或個別聽到錄音,他覺的很好,但是他又不知道怎麼去做,可能會出現這個問題,其它地區將來也會出現。大家千萬注意,凡是聽到這樣的反映,不管你是哪個地區的輔導站,都有這個責任去告訴他,不應該這樣做。這種事情往往會把沒有學過法輪功的人稀婼k塗的帶到那堨h了。實質上這個人沒有參加過學習班,他不太明白,他可能借助這個勁兒來表現一下自己是可能的。但對這個人不要給他下結論,將來他參加學習之後,他會知道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這的確是個事兒,大家千萬注意這一點,無論在哪個地區出現這個事兒,輔導站聽說了,離他很近的地區,大家可以通過電話或者其它形式制止他,要糾正這類事情。

  上海這個地方,將來我有機會會去的,因為我一直在想著。

  弟子:對於哈爾濱總站組織一批輔導員去長春學習的問題。

  師:哈爾濱的情況是很好的。自從組織一批輔導員到長春去參加總站組織的一次心得體會交流會以後,他們的認識也很高,開展了各種活動,這方面很好。長春總站已向我反映了哈爾濱的情況,我知道。我看哈爾濱的夏天很好,尤其在江邊大夥兒坐在一起念念書,這是很好的。

  弟子:關於大慶邀請老師辦班的事。

  師:辦班的事兒不要說了,將來我統籌安排,現在邀請信很多,大慶的邀請信我看過兩封,去年在齊齊哈爾,大慶就去人學了。

  弟子:對於老師沒有辦過班的地方的傳法問題。

  師:可以這樣,這次在廣州聽了法,大夥回去統一找未參加過班的學員談一談。你們錄了音可以組織大家聽,濟南帶子也有,很好,可以組織大家集體聽錄音。不要一聽到底,聽一段之後停下來,按照自己的理解能力給大夥說一說,講一講,大家再談一談自己的感受,搞的生動一些。

  弟子:關於贊助的問題。

  師:不管別人多有錢,多想為法輪功贊助我們也不要。為甚麼?因為你存了錢,那麼別的輔導站是不是也能存錢?所有的輔導站都存錢了,將來搞起來一牽扯到錢的問題,人心就要變,所以咱們就是不搞。如果這個人真想為法輪功作貢獻,比如說買些資料呀,或者我們開展學法這方面的活動呀,可以叫他做有益於活動的事,他做成現成的,這樣就可以。

  弟子:開了天目的輔導員應怎麼把握。

  師:開了天目的輔導員怎麼把握?平時大家煉的都很好的,不要對他們說。就個別的還有欠缺的學員你過去告訴他,哪點兒還需要提高,哪個地方有問題,這樣告訴他就可以了。你要公開去說:你的法輪多大,他的法輪是甚麼樣,你這樣一講,大夥兒天天圍著你,淨這個事兒。也有的人要問自己修多高了,千萬不要隨便說,一說那人就起執著心。這點要把握住。

  弟子:有人提到煉功得到單位的積極支持。

  師:在好多地區,在寒冷的地區,冬天煉功很苦啊!但有些單位很支持,單位提供場地,這樣的例子也很多。因為我們影響很好嘛,學員煉完功後把場地掃乾淨,甚至下雪後把院子都打掃了。我們處處都表現這麼好,人家自然就提供方便條件。

  弟子:關於談到法輪功學員集會談心得體會。

  師:長春搞了個錄像,學員談的非常生動,聽課的學員也很激動,有的流了眼淚。因為會開的很生動,氣氛也很好,大家也很高興。就像你剛才說的在這個場上,就差我本人不在,甚麼都不缺,就像我辦班一樣,那個場非常強的。可以說那是法輪功集結,同法會一樣,所以效果非常好。將來學員發展多了,學員可以這樣搞,談心得體會。通過學法,這非常教育人,學員自己談學功以後有哪些收穫,從某些方面看這比我們講還要生動。

  弟子:大家談交流心得體會。

  師:到了高層次上看到這些東西都是隨緣而得,隨層次提高,這個東西不能交流。交流只是我們大夥兒在修煉心性方面如何提高。我們是正法修煉,不怕複雜環境影響。

  弟子:如何擺正法輪功輔導站與當地氣功協會的關係?

  師:這個問題很重要。我剛才講了,原則上當地氣功科研會、人體科學研究會或者是氣功協會,都不能參加我們的領導工作,不能作為我們法輪功的站長、輔導員。但我們與他們的關係要協調好,因為現在中國氣功科研會有明文規定:凡是直屬功派在修煉上由本派老師自管;而在地方行政上歸他們管。可我們沒有行政管理,功派管理完全是鬆散管理。我們可以把輔導站長報到他們那兒去,有正式性會議可以找我們站長參加,這沒有關係。但是他們要拉我們學員去幹其它的,不符合我們規定的,我們不幹,這些事可以明確對他說。如果他們組織些有益的活動,不牽扯別的問題,像做體操一樣,幾百人,群眾性活動嘛,各功派組織起來,做幾套動作,看誰的好來個比賽,然後再評評獎,我想無非是推動體育事業的發展。體育活動,這倒可以參加,這沒有問題。他要是拿我們的功派幹其它的,這就不行,這可明確的跟他說。

  在地方上可以掛靠,可以掛靠他們那堙C其實掛靠在他們那兒也沒有甚麼活動,沒有甚麼事兒。他們無非是到時候把你張羅來,哪個氣功師來辦班,你們去呀!信也好,不信也好,學員他自己就掌握了,他們叫去,學員自己不去,就這麼個問題。人體科學研究會一般不太管這個事兒。廣州的法輪功總站已掛靠廣州市人體科學研究會,不是現在而是早就掛靠了。有甚麼活動我們站長可以參加,那沒有問題,就是這麼個關係。像大連啊,有許多地區的氣功科研會與我們的關係非常好,而且他們許多人都在煉法輪功。這樣對我們法輪功開展活動、群眾煉功提供了很便利的條件,沒有阻力,這非常好。就是如何同他們協調好關係,我們自己掌握好原則,就是法輪功規定的原則我們是要堅持的。至於其它的事情,小小不言的沒有甚麼問題。

  弟子:如何對僧人和居士做工作?

  師: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恐怕要落到最後去認識。現在來看基本也就是這麼個形勢,因為先得法的已經都得了。看將來吧!當時我出來的時候,這事兒已經明確的對我說,這些人等到他們確實知道那些事情已經不存在的時候,會感到沒有歸宿了。有一部份人可能要還俗;有一部份人要修法輪功,會出現這樣的問題,那是以後的事了。居士就好辦了,居士在社會上往往還願意學一學氣功,這個那個的,到外邊去尋找,找到法輪功也想學,反正他要真正的吃進去,我說對法的理解,真正能夠認識,已經接觸了,那他要能夠學下去就能認識,關鍵是學法,組織他學法。

  弟子:對精神不正常的人如何辦?

  師:這個問題就這麼把握:如果他在言談舉止上不正常,這就肯定是不符合學煉法輪功的要求。凡是出現這個問題的那保證就是這樣的人:一是自身的根基可能不好;或者是這人根基好,由執著心造成他放不下甚麼而招引來不好的東西,無非是這兩方面原因造成的。我們同他談,能放棄,能明白過來就明白過來,明白不過來,我們也沒有辦法。當然,有個最好的強迫的辦法,如果這個人很不錯,影響面又很大,我們可以集體針對他的狀態,去對著他念書,問他想不想學?他想學,我們同他一起念書,大家圍著他念書,對著他念。在念書的過程中可以有選擇的念。他精神糊塗那不就是招魔、生魔這些事兒,對他念,給他聽,他自己也念也領會。他的主元神上來了,明白過來了,知道了,那麼,可能他也就明白過來了。如果他明白不過來,也牽扯我們的力量,我想就不要讓這個人影響了我們的學員。凡是頭腦不清醒、不正常的說一些顛三倒四的話,或者是說自己如何如何高,或者說一些根本就是玄天玄地的稀婼k塗的不太明白的話,他就是精神不正常,這人肯定就是有問題。針對這些人,如果是輔導員,馬上拿掉;如果是其他學員,我們對他講,要是改不過來,我們就勸他不要煉。他要煉,大夥誰也不要聽他講,誰也不要圍著他。任何人也不要提供搞這東西的場所,沒有市場,那個魔就沒有意思了。他的話沒人聽,他破壞不了我們,他也就沒有意思了。

  弟子:關於《文藝之窗》的問題。

  師:《文藝之窗》的事我已對他們談了這個問題了。從編輯到提供稿件的人,他們的目地倒不是想破壞法輪功,也想宣傳法輪功,可是他們往往站在文藝角度上去寫。文藝作品加以編輯、誇張,隨意發揮,可以任意這樣做。我已對他們講了,要儘量理解我們這個法之後再寫。這位提供稿件的人已經聽過幾次課了,可在他聽了一次課時就覺的非常好,很激動,就著手寫了。可他理解不深,再加上後幾次聽課呢,是為了寫那個東西而聽,忙著記筆記,結果搞的沒有聽好。理解的就不那麼深,開始提供的稿件還沒有那麼大的問題。這個編輯就聽了幾堂課,然後就隨便去編輯,隨便去改動,這樣一改,就面目皆非了,出來的東西就成了那樣。但是咱們說,他們的出發點不想破壞法輪功,這一點是肯定的。但確實給我們造成了一定影響。我是這樣認為的,人家的出發點是好的,人家沒有想破壞,只是文字水平上,發揮想像力上可能有些是不符合法輪功要求的。當然,這個東西我沒看,我一本也沒看。我們給學員講清楚這件事,它不能作為我們修煉的依據。我們修煉的依據是現在出的法輪功書,正式發行的書或我的講話錄音。至於說我自己修煉的那些東西,在適當的時期我會把他寫出來,現在不想這麼寫。因為現在是傳法時期,寫出來人家信也好,不信也好,學員沒有那麼高認識的時候,就可能形成一種追求神奇啊,功能啊這種東西。再有呢,不理解的認為你這是……

  弟子:關於如何組織學員談心得體會。

  師:我們可以有選擇的,在事先聽一聽他要講甚麼,尤其我們搞一些大型的會,一定要審稿。注意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個學員要說錯一句話,我們這個事情弄不好就出問題。

  弟子:關於捐款之事。

  師:就像我剛才說的,確實他的生意非常好,企業搞的很大,他要想贊助。如果他是從國外來的確實很有力量,他給我們贊助,我們當地輔導站也不要接受。他想盡一份力量,出現這種情況怎麼辦呢?你們可以讓他與研究會聯繫,我們統籌安排,統一搞修煉基地建設。將來學員用不著到處跑了,在幾個地區,在北方、南方我們搞幾個修煉基地。到現在我們一份捐款都沒有收。

  弟子:關於煉功中的動作問題。

  師:往更高層次上突破的時候,沒有任何動作,完全是打坐,不管你是佛家、道家,全是打坐。因為它完全形成自動的功的形成,它就是自動往上走,只要你提高心性它就這樣走。千萬注意,一旦出現其它動作的時候,一定要排斥它。給學員講清楚:有的看到老師教的,那就是假的,我絕對不會這樣教大家。

  弟子:學打手印。

  師:別學那個打手印。為甚麼?那打手印是我給學員講的話,就像我今天講的話,你不能站在我這個角度去講我的話是一個道理。

  弟子:廣東反映,有人稱「我是法輪功的第幾代傳人」,「和李洪志是同門」。

  師:這個人弄不好就是亂七八糟的附體甚麼的。想要掙錢啊,想要破壞法輪功,都是這一類的。對大家明確的說這一點,法輪功在這世上只有我一個人在傳,就是法輪世界的另外一個人他都不敢下來傳。這個事情給大家說明白了,也就是說沒有第二個人來做這個事,也不可能有甚麼我的師兄弟。你們都是輔導站站長,我可以對大家說高一點。我們這個法輪功,不像其它功派那樣,沒有甚麼我今生今世跟誰學的。大家可能看到書中寫了,我有師父——全覺法師等等,還有甚麼法師。我對大家講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全覺法師,還有八極真人等等,這些人呀,大家知道,當天象發展到這一步的時候,或者是這件事情在歷史的一個階段要做這件大事的時候,那麼一切歷史發展到這一步,或發展進程中出現的現象,可能都是為了這個法。那麼在這個過程中所有的魔可能也都是為了破壞這個法。也就是說,我們今天走到這一步了,我在一出生的時候,不可能開悟,也不可能要我開悟出來,這是度不了人的,我也沒法去做。我在這個階段須有人把我以前的東西提醒給我,想辦法用他的方式使我開悟,這就是我說的全覺法師。開悟之後知道了我的東西,以後處於半關閉狀態又學了別的東西,我自己的東西沒有動。很多人都知道我來了,人家這個也想給我一點好東西,那個也想給我一點好東西,無非是想讓我承認他這一門的東西之後,將來他能被保護下來。就說這些事情,我們這堨i以講高一點。當然好的、壞的自有一個衡量辦法,好的也就肯定是保護的,壞的可能就是鏟除的。但是真正傳這個法輪功的,做這件事情,也就是代表法輪功真正的這門東西的就是我,所以不會有第二個人。

  弟子:廣西想成立輔導站。

  師:可以,你們現在有多少人學呀?一百多人。由廣州幫助你們,同你們談一談,幫助你們把總站建立起來。你們時間短,可以暫時叫廣州代管一下,將來你們自己獨立了,可以活動時你們再分開。

 

法輪大法北京輔導總站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