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一、二十二日於洛杉磯

  大家好!(鼓掌)

  本來這次會是想開一個西部地區的局部心得交流會,目地是使西部地區的學員能夠更好的修煉,有那麼一個更好的修煉環境,也就是這個目地。因為它是屬於地區性的,主要是解決他們這兒的問題,所以就沒有跟更多的人去講,也沒有把消息傳到世界各地。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想叫大家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安安心心的修煉,不受任何干擾。現在各地區的學會和輔導站很多,活動就多。如果我每到一個地方去,大家都追著去,那麼你就沒有時間修煉,你就沒有這個安定的修煉環境,對你的修煉是沒有好處的,所以我就不希望更多的人到處跑。當然大家也都知道這個意思,可是就是想見師父,這心情我是理解的,其實你要修好了之後見我就更容易。

  既然大家來了,我們都安安心心的聽一聽、看一看西海岸的學員在這一段的修煉當中有哪些提高和收穫。從他們的發言和心得體會當中能夠看到自己的差距,能使我們在修煉當中更好的提高自己。大家也都總結總結自己,找找差距,互相促進一下。這就是我們法會的根本目地。如果我們的法會不能起到這樣一個作用,那麼就不能開,就等於零,就失去了它的意義。大法的一切修煉形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大家能夠儘快的提高上來。如果不是這樣,達不到這個目地,那我就不去做這些事。當然在你們現在的修煉形式當中,除了煉功之外,還有洪法的形式。這是當年從我傳法一直到今天我留下來的東西,也非常重要,確實能夠起到很好的作用,所以你們的法會各地區還是要開。但是我想各地區最好還是開地區性的、小的法會比較好一點。如果大的法會我想一年搞那麼一次兩次也就行了,不要搞的太頻,不要流於形式,真正的紮紮實實的為大家提高,能夠起到作用這才行。

  大家知道這個法,我已經講的很高,從《轉法輪》這本書中大家理解法比較容易。我在以後所講的那些法,你要是沒有看《轉法輪》,直接去看這些各地區講法,也能理解,但是他不能連貫的指導修煉。因為法是圓容的嘛,他整個是貫穿在一起的,你怎麼看他都能夠解釋。正過來看,反過來看,從中間看,無論採取甚麼辦法,怎麼看這部大法,他都是能夠貫通在一起,都能夠互相解釋,都能夠互相起到一種連帶的作用,這就是大法圓容不破的因素。那麼我在其它各地區講的法呢,實際上都是屬於針對不同地區、不同情況講的。特別是我在美國或者是在歐洲一些國家,對宇宙的結構講的比較多一些,當然這些也離不開你們修煉。大家修煉的目地是甚麼呢?那你們圓滿之後當然不在這個空間當中,它必然涉及到另外的空間,涉及到宇宙的結構,所以我就講了這些東西。但是針對不同地區的學員,不同的情況,我都有一個不同角度不同方式的講法,這就是我講法的特點。

  因為每個人都有他執著的東西,每個人都覺的他在常人社會中有一個自己認識到了的真理,他就固守著這個東西維持著他的人生。其實我告訴大家,你在常人中無論悟到了甚麼理,在高出人類所有層次的生命來看都是錯的,因為整個人類社會都是反過來的。所以為了破除你們這個障礙,就是你們所形成的這個觀念嚴重的障礙著你得法,那麼我就採取了在不同地區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講法,來破除你頭腦中的障礙,得法的障礙。有很多從中國到美國來的人都是很有造就的,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很多人都是有學位的,他們對現代科學的認識,都覺的比較清楚。但是實質上你所認為的清楚,這本身就已經是一個障礙了。因為這個科學我已經多次談過,它本身並不科學。它只是一個外星人強加給人的,已經貫穿到整個社會,方方面面都貫穿著這個東西。那麼你在其中,你必然分不出來它是怎麼回事。那麼我為甚麼結合著現代的科學講法呢?是因為科學改變了人的觀念與行為。人類的生存條件的改變,使人的行為也發生了改變,人類所有的文化都發生了改變。除了科學以外的文化,包括各民族的文化,今天的人都不懂了。用現代科學方式講這個宇宙的情況,才能叫現代人理解,知道宇宙真正物質的根本原因,生命的根本原因,宇宙的根本原因是甚麼。這樣就破除你們認為你在常人中得到的所謂真理,破除這個東西就有助於你們得法——真正的真理。你們發現它並不是甚麼真理,這樣你們就容易得法。所以這也是我針對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況、不同的地區在講這個法的特點之一,結合著現代人變異了的觀念講法。當然我們很多人,特別是知識層比較高的人,長期養成了一種對科學對知識喜歡探討那麼一個習慣觀念。一旦接觸這些東西他就想去探討,就想去了解。他已經養成的對知識的尋求,再加上人不滿足的那個心理作用,他就老想探索。其實這宇宙用人的思想、用人的觀念、用人現有的水平、或者是將來的水平,你都永遠探測不到宇宙到底是甚麼,根本就不可能探測到的。因為人的思維、人的語言只能形容一定範圍之內的事情。超過這個範圍之外,人類就沒有那個語言能形容它。還不只是沒有語言能形容它,就說你沒有那樣的詞彙,現有的詞彙和它已經完全不對號了,你怎麼形容都形容不了,這就是有的時候我給大家講法都不好講的原因。

  再一個就是人的思維有那麼一個程序,而這套程序都不適用了,你對宇宙就完全說不清。很多時候包括學員在看法的時候,都是能夠心領卻不能言表。所有學員都有這個感覺,能夠領會他,但是表達不清楚。就是他不是常人那種思維也不是常人語言能夠說的清楚的。但是我還是儘量的用人的語言去講他,儘量的使大家能夠明白。上一次我在日內瓦跟大家講法的時候,我就已經覺的相當困難了,我覺的我這邊也沒有說清。

  最近我出了六本書,就是去年在新加坡、日內瓦、法蘭克福、北美第一次法會和長春輔導員那次法會上講的法,還有一本我給學員題過的那些四句四句的叫作詩也行吧,就是這麼一本。一共是六本,都出來了。目地是甚麼呢?就是我在各地講的東西只適合於在它那個情況下去聽。拿到其它環境中來聽,因為法嘛也能起到作用,但是沒有針對性,還容易叫那些沒有系統聽法的人理解偏了。這樣一來,為了彌補這個不足,我就把他整理出來了,現在都出版了。那麼一旦你拿到書之後,大家在各地傳的錄像帶就要把它銷毀掉。大家知道這個錄像帶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你們在聽我給大家解答問題的時候,往往是所答非所問的。為甚麼這樣呢?就是因為我們時間很有限,有些人提出的問題我一念那個條子,大家都明白了,所以,我就借題去講了其它的問題。如果這個所答非所問的那個錄音帶,拿到外面去聽,人家就不理解了。這些問題我們都要解決它,所以出了這幾本書。剛才我講的意思,就是說我針對不同地區的情況講了不同地區的事情。

  上一次我在中國,就是前一段時間要來美國之前,我告訴他們,我說把北京科技界的大學教授和搞科研的這些學員,還有一部份大法負責人召集起來,我在科學方面給他們仔細的講一講。結果想要做的事情不能夠做的那麼圓滿,那就來了許多其他的學員,提的問題和我要講的內容沒有針對性,所以就不好講了。我不反對大家想要聽法或者見一見我,但是不同地區是有不同地區的情況。我今天並不想多講,因為畢竟是法會嘛,所以大家要發言。我明天給大家解答問題。

  因為大家坐在這堙A我也順便給大家說幾個問題。

  首先講一下關於洪法的問題。你們確實做了很多努力,可是有一個問題,大家發現最近一個時期,新學員來的比較少。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因為當初整個這件事情是被非常系統的安排下來的。但是這個安排是沒得到我承認的,因為這是宇宙中過去舊的勢力在我不知道和不同意的情況下安排的,只能這樣概括的講。因為正法嘛,正的是甚麼呢?正的就是那偏離了法的舊的一切。過去不正的東西它已形成一個勢力,形成了一個系統,這個東西自上而下的起著負面的作用。那麼我在傳法過程當中想使更多的人得法,因為舊的勢力已經把這件事情分成步驟了,它們認為這件事情的人數夠了,所以就給抑制住了。因為當時我定的是兩億人聽法,結果這些舊的惡勢力給限制在一億人,所以大家在洪法上往前推進就有些困難。但是,不是說以後人就不能得法了,以後人也在陸陸續續認識,在得法。你們該做的你們去做,即使這樣你們也不用非得硬拉誰得法。修煉是自願的,不修就自便,不要因為舊的勢力的干涉而改變我們甚麼。你們能夠使這個法叫不認識的人認識到,不知道的人知道,這就算盡心了,就這樣。我剛才講的意思就是告訴大家它有一個因素存在,造成了這個情況。但是你們不要把我的話聽偏了,噢,好像又明白甚麼了,你們又斷章取義的去抱著自己的觀念和執著心去講,這都不行,正常些。我只是告訴你它是這麼一個情況。

  然而我今天做這件事情是把你們和法連繫起來的,你們的修煉為甚麼會這麼快?這堶惘陶\許多多因素,這是一個重要原因。我在傳這個法,在整個正法的時候,不同層次中都有生命在聽法,最低層次上聽法的世上修煉的人就是你們,所以你們是和這個大法連繫起來的。雖然最低層次上聽法的是你們,你們可不是將來永遠呆在最低層次中。你們要圓滿,要去不同境界、不同層次,整個是貫穿下來的。將來這件事情結束了,那麼再來修煉的人,就和今天的正法這件事情沒有關係了,他就進入正常修煉。

  我今天傳的這個宇宙大法也是給人一次最大的機會,因為用這麼大的法來修煉,在過去那當然就是不可想像的。所以你們能夠在現在得法,能夠聽到我親自給你們講法,而且和正法這件事情連繫起來,此時你們還想不到這件事情的意義有多麼偉大!有的時候學員不能夠精進,是對自己不負責呀!反正是人嘛,有人的思想在,也意識不到這些,也就只能是這樣。實際上,是不可言表的,將來你們會知道你們有多麼幸運!(鼓掌)

  再有,大家在修煉當中都知道我們這個環境非常好,在煉功點上大家可以敞開心扉的暢所欲言,這在人類社會任何一個場所都不可能。所以每個學員都會感受到,只要到大法的煉功點就覺的走進了一塊淨土,走進了一塊最神聖的地方。人們都互相的你關心著我,我關心著你,這在人類的任何一個環境中都是找不到的。為甚麼能這樣呢?就是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修煉自己。出現問題,出現矛盾大家都在查自己的原因,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好造成的。大家都知道這樣做,但也有個別不能堅持學法的人還做不到。那麼談到這個個別問題也得講一講,當然我在各個環境中多次跟大家講過,碰到矛盾的時候都要向內找。可是有些人碰到矛盾的時候他還是不能夠向內找。有的能認識到,有的連想都不願意去想,甚至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我說這就做的很不夠。無論你和學員之間,你在工作環境當中,你在常人社會的任何一種情況下,學員和學員之間,或者是學員和這個輔導員之間有甚麼矛盾,你都沒有想到找自己的原因。

  我經常跟大家說這樣的情況,就是倆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各自找找原因:我這兒有甚麼問題?自己都找找自己有甚麼問題。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這才行。可是你們一旦碰到矛盾的時候都是往外推,找別人的弱點、缺點,你這就做的不對。你會使大法的工作受到損失,你會使大法受到損失。你沒有想到你們都是在用大法、用大法的工作搪塞你們自己的不足,掩蓋你們自己的執著。當你覺的別人做的不好的時候,你心媕Y過不去的時候,你就要想一想了,為甚麼我心媢L不去?他真的有問題嗎?還是我自己心埵陸暋D?要仔細想一想。說真的自己沒有甚麼問題,確實他做的有問題,那你就善意的跟他去講,這就沒有矛盾,保證是這樣的。如果對方理解不了,那是他個人問題,你說過就說過了。

  沒有矛盾就沒有提高。有的人覺的這個環境很平和,大家修的覺的挺好。其實我告訴你,那並不好。我就是要給你製造一些矛盾出來,你沒有也不行,因為在矛盾當中你才能把那個心顯露出來叫你自己看到,也叫別人看到它,然後去掉。那麼要沒有這個矛盾就去不掉你那個常人的心。所以千萬注意,你們無論在任何環境下,特別是你們在常人中修煉,必然是在矛盾中,必然是在心性的干擾下才能提高心性。我在每一次講法當中都談到這個問題。當時你們坐這兒聽法時都挺明白,但一走出去就不行了,就忘了。

  通過最近一個階段,特別是這一兩年來,學員的提高幅度非常大,對法的理解越來越成熟,這就非常好。大法傳出來後,因為我帶你們修煉的路走的最正,無論是從傳法的方式,或者是在社會上流傳的形式,以及我教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走的最正的一條路。因為我們正,那麼一切不正的對我們都可能有想法,一切不正的在大法面前都能顯露出來,所以他們必然會對大法起一些負面作用,反過來說大法如何如何,這是肯定的。

  但是反過來講,如果沒有負面的因素,這個大法平平穩穩的傳下來了,我告訴大家那就是和現在人類的道德水平是一樣的東西,現在的人類對其甚麼非議也沒有了。正因為我們走的非常正,所有不正的東西就能顯露出來,就能去掉你們不正的東西和糾正常人社會中不正的一切。社會上的事情當然不是你們去做的,不好的東西顯露出來常人他自己就看到了。人還有善心在的,還有善良本性在,人看到了不足和錯誤,人類自己也會知道怎樣去做的,必然會在常人社會中起到正人心的作用。你們在修煉當中,主要是針對自己如何精進這方面多下功夫,不要著眼於常人社會怎麼樣,不要著眼於你們想要為社會做點甚麼,你們沒有這個任務,我也沒有叫大家這樣做。你們是修煉的人,如何提高自己的心性才是修煉之本。

  大家知道現在有一億人在學、在修大法。這個人數在它自身所起到的作用就已經使社會發生了一種正人心的變化,它必然會是這樣的。不過這可不是我要做的,特別是大法在流傳過程當中有他的魔難,有常人對大法的非議,大家怎麼樣去針對這些問題?學員們沒有像常人所採取的那種暴力的行動,或者是採取人的甚麼你這樣對我,我要同樣對你,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大家沒有這樣去做,大家都是用善心對待這一切,這樣也是使大法健康發展的一個因素。當然大家所碰到的一切魔難也是給你們與大法建立威德。

  大家看到了,這麼多的人在將來要圓滿,要修煉圓滿。天上的神要問,說你怎麼圓滿的?你怎麼修上來的?你用甚麼法修上來的?當然大家知道那小道度不了人,一般的方法也是度不了出三界的神。有多大、多高的法才能度成多大的神,才能度了多高層次的人。將來人家看你是怎麼上來的時候,一看不愧為按照大法修上來的。這個大法本身建立的威德也是極其重要的。你們一個人做的好,那是你個人修煉的問題;一個地區的人做的好,那是你這個地區學員做的好;如果我們在全世界或者在整個所有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大家都做的非常好,那麼就不是一個地區一個個人的問題了,是整個大法做的好,是大法走的正。

  下面我再講一個問題。當然在美國也有這樣的學員,但是很少,在中國大陸比較多。有一些過去是佛教中的居士,對佛教很感興趣,或者是對其它宗教很感興趣。他通過功能或者是通過別人講,有人看的到或者在社會上流傳中都知道大法能度人,現在唯一只有這個大法能挽救人。他們也知道了、也明白了宗教中所出現的情況,他們也知道宗教根本就度不了人了。因為神也不管了,任何一本經書沒有它背後的內涵,也就失去了它度人的真正作用。那麼這些人明白了這些之後也來學大法了,可是他們根本上卻不放棄他們原來的那些東西和對宗教的那個執著。他們是抱著原來的東西想借用大法利用大法達到他的目地,這個心是非常不好的。當然有些有意這樣做的,非常清楚這樣做的,我一概都把他們排斥出去,絕對不會讓他們得任何東西。因為他們在利用大法,這本身對人來講是非常不好的,非常不好的一顆心。如果是無意識的,人的表面不太明白的,恍恍惚惚的,這樣的我儘量把他們糾正過來,叫他們明瞭這個問題。我今天講出來是讓他們知道:那是絕對不允許的。

  大家知道,我傳的是宇宙的法,任何一法門、任何一家都包含在這個宇宙中,也都是這個法所涵蓋下的。每一層生命都是宇宙大法給開創的,宇宙中的每一個世界、每一個神的世界、佛的世界、每一層宇宙、每一層天體都是這大法給開創的。他不涵蓋了一切嗎?在大法中有許多人過去是佛門眾生,有許多人的生命是道,有許多人是西方人種的神,是他們世界的生命,還有你們不知道的、人類不知道的許許多多不同神的世界中的生命來得大法。大法為甚麼能使他回去呢?我真正的能夠使他回去的原因是因為我講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而任何一個世界的法都是從宇宙不同層次中悟到的他自己證悟到的理,都不能和大法相比。

  我為甚麼不叫你們煉其它的東西只能修大法呢?因為大法結合了不同層次的情況和不同生命的情況,是你們真正能返回去的唯一辦法。既不改變你們先天所有的東西,同時又能把你們度回去。大家知道,學員中有許多人自己已經看見了他自己是個道,也有的人看到了自己是一個西方神的形像,還有佛家的形像,都在大法中修煉,而我卻不會使他們的任何東西丟失和混亂。他們過去無論修的是哪一門,我都能把他們度回去,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只有宇宙的法才能做的到,這是大法與過去不管哪一門修法及宗教的最大區別。

  實際上人都不知道,很多人都在講信佛呀、信神呀,其實你不是那個神的世界的人,他根本就不度你。我過去講過一句話,我說基督教也好,天主教也好,他們世界堥S有東方人,這是絕對的真理,是人不懂的。而西方的宗教是隨著遠征軍過去的,本身來的就不好。因為耶穌和耶和華過去都講過不准他的弟子向東傳,就是不要打亂人種,他們不懂得那些。過去我講了,我說耶穌有許多偉大的形像你們不用,卻用他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形像來作為標誌。這不就好像是人恨不得要耶穌永遠釘在十字架上嗎?!人還覺的自己在做好事呢,其實人想做的事情,人所做的事情並不一定是好事。為甚麼神還管人呢?是因為人還有一顆信神的心,人在迷中人知道甚麼?!

  大法能夠使所有的生命返回到產生他的地方,這是我絕對能夠做的到的。在正法的實踐中無論多高層次的生命都被做到了。我這麼多的弟子幾年來修煉出來的人已經相當的多,圓滿和接近圓滿的相當的多。因為整體這件事情沒有完,所以都抑制著他們。他們可以知道一切、看到一切,但是他們的神通、法力卻不讓他們施展出來,因為這個地球是受不了的。當然學員也都陸陸續續的明白了這些事情,通過互相之間的切磋呀、交流呀,有很多事情也都越來越清楚。所以我跟大家講這些問題,就是說,你不是屬於那種人種,你不是他世界的人他都不會接收你。

  釋迦牟尼佛講如來佛如恆河的沙數。不同世界的生命變的不好的時候,都往下掉。往哪堭摯琚H都往宇宙的中心掉,它就是最低的地方。那個最中心就是我們這個地球,它就是特殊的一個環境。都往這堭慼A那麼就掉下來了。因為佛慈悲嘛,想挽救自己世界堭慾U去的生命,所以他就不放。那麼眾神實質上要救的都是他們自己世界的人,他根本就不能去觸及其它世界的生命。為甚麼?因為這個生命構成的一切因素都是他世界堛漲]素,你這些因素去掉之後這個生命就散了。誰也不能隨便動的。過去人們都是信佛呀、拜佛啊、拜那個神啊,其實他只不過是信神的一種正念而已,那個佛根本就沒法管他,想管他也管不了。當然像釋迦牟尼、耶穌這樣的神下來度人,他是屬於一種特殊情況,那當然要牽扯很多問題,就不講了。就是說大法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那些在心靈深處還沒有放下他原有東西的那些人,我今天講出來就是給他個機會,再不放下那就沒有這個機會了。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

  下面我再給大家講一個問題,就是學員在修煉當中一直說不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天」。現在科學說,宇宙飛船飛到外太空,飛到很多星球上去了,沒看見有人,沒看見有神的世界,也沒有看見人所說的三界的不同天的那個狀態。所以現代人就用這個理論推翻著宗教,推翻著過去古老的傳說,否定著人最本質的東西。其實神所指的「天」跟人所看到的「天」根本就不是一個概念。我經常講,就是分子構成了人的這個物質空間的一切,而微觀的物質是構成分子的原因,而更微觀的層層物質也是構成層層不同層次粒子的根本原因。神是在極其微觀的世界,但卻是極其廣闊的世界、廣闊的空間。我每次跟大家講微觀世界,微觀上構成的那個空間是神呆的。大家想一想,神,我那天講了,人的這個空間一切空氣啊、物質啊、土啊、石頭啊、鋼鐵啊,你這個空間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身體都是由分子組成的。而分子是這個宇宙中最粗糙、最表面、最骯髒的物質。就是這個分子,在神的眼堜狾釭漱壑l都被認為是土,認為是宇宙中的泥,這還是如來這個層次的認識。所以過去說耶和華或者是女媧用泥土造了人是真的。因為你的肉都是分子,在神的眼堿摀ㄛO泥,都是土,最粗糙的一種東西。那麼大家想一想,你這個宇宙飛船飛的再高,你飛出分子這個境界了嗎?說飛機在天空中飛,你從亞洲到美洲,你覺的飛的挺高挺遠,其實你只不過都是在這個分子堆中走,都在地上走,這根本就不是天,在神的眼堿搳A只不過是在同等的物質中這個距離的遠近而已。而微觀世界組成的空間那才是真正的神所說的天。物質越細膩、越微觀,它構成的表面也就越精華精細。

  一切物質都是有能量存在的,包括分子也是有能量的。只是人的身體和周圍的一切都是分子組成的,你測定有能量的那個機器都是分子組成的,所以你就測不到分子的能量。那麼物質越往微觀上去它的能量越大,放射性越大,越微觀上就越大,這就是神為甚麼他的能量、他的存在形式是那樣的。那麼我就跟大家再說清楚一點,地球人看月球、太陽、金星、火星,包括你看它是銀河系、外太空及遙遠的天體等等是天。可是你在火星上看看地球,你說它是不是在天上?也在天上嘛。這是打開常人的思維方式的認識。

  可是要更深層的認識呢,大家想一想甚麼是天?你只要進入微觀的那個空間就是天。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說個故事。過去有一個修道的人在街上一邊走一邊喝酒,忽然看到一個人,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可以修道的人,他就想要度這個人,想收他為徒弟。他問這個人:「想不想跟我去修道啊?」此人悟性和根基很好,就說:「我想去啊。」「你敢不敢跟我來呀?」他說:「我敢!」「我去哪塈A都敢跟著嗎?」「敢。」「好,那你跟我來吧!」他說著把那一掌大小的酒壺往地上一擺,打開蓋,一下跳進酒壺堨h了。他一看師父跳進去了,也學著師父的樣子一跳,也進了酒壺。看熱鬧的人們都來趴在那個壺口往堣@看,哎喲,一看堶惇O一個廣闊的世界呀,非常大。那麼個小酒壺,用人的思維想那麼大個人怎麼能跳進去哪?因為你要進入那個空間的時候,你身體的一切狀態都得符合那個空間的狀態你才能進去。在穿越空間間隔的時候,身體必然就進入那個狀態。因為物質的粒子越微觀它的層次的面越廣闊越大。在微觀粒子那些層次中,酒壺的表現形式就不是人看到的形態了,所有的粒子是連通的。人看到的大小只是在同一粒子組成的時空中的一種表現形式。那麼也就是說這個壺的表面是由分子構成的,你看它就這麼個形狀,可是微觀上那個壺就不是這個樣子了,它和那個境界的宇宙就溝通在一起了。我說的意思明白嗎?(鼓掌)我就說那個意思。這是人理解不了的,人的概念中理解不了的。

  那麼說到有人上天了,我告訴大家,你突然間鑽到一個石頭堶悼h了,是不是上天了?你鑽到這個石頭物質形成的表面的這個堶情A那不行。你鑽入到組成它分子粒子的微觀的粒子境界中去了,是不是上天?你自己縮進了你身體的微觀那一層,你是不是上天?你們鑽到任何一層空間的表面粒子的微觀粒子中去,就是小於它的那一層粒子中去,你就是在天上了。只不過天的層次不同,微觀的成度不同。到了微觀之後,你看是進入石頭了,你看是進入身體了,進入到某一個東西中去了,實際上你是進入了那個空間連帶在一起的廣闊的宇宙中去了。也就是說,這不是人的思維方式。我經常講,人認識的東南西北上下堨~在宇宙中是不存在的,不是人的那個思維概念。我這樣講大家明白了:噢,用人的思維去想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了。現在科學極其膚淺,它看不到也認識不到真正的天,是因為它只是在現有的物質空間堛戌獢A在侷限著它。而外星人強加給人的科學也就侷限在這兒,外星人也是這個空間的生命,它也認識不了宇宙的真相。

  人不相信神,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是人在毀滅著人的道德。人相信業力輪報,相信做好事有好報,做壞事有壞報、惡報,人幹甚麼事情都有神瞅著,人不敢去幹壞事;人知道做好事會積德,將來會有福報,而且這是千真萬確的。人不相信了這些,科學現在就不相信這些,它認為是搞迷信,這就是掄起科學的棒子打人的正念,是不是打人最本質的東西?人的道德、正信、正念都被打沒了的時候,人就會無所顧忌的幹他一切要幹的,為了達到他的目地可以不惜一切手段。這就是人類社會敗壞的根本原因之一。西方社會好像是他們在相信神,可是他們並不是真的相信神,他們真正相信的是科學。神也不是像他們所想像的那樣,好像帶著人的感情的生命。我剛才給大家糾正了一個關鍵的概念:就是對天的認識,神和人所認為的這個天它不是一回事。

  許多人在修煉當中有時看到自己好像進入自己的身體了,身體媢頃s闊的天空一樣,自己在天空媢B轉、在天體堥哄C那個門一道一道的被打開,自己往前衝,再仔細看,思想再擴大一步看,噢,原來是自己身體的脈穴在打開。大家想一想,我們修煉的時候,從最微觀上改變你的身體。最微觀上是甚麼?你那另外身體不就是在天上、在那個境界中嗎?只不過是人掉在常人中來了,你隨著那一切都掉進常人中來了,甚至最微觀那部份也掉進常人中來了。但是要是你修回去,這一切都給你歸正,就出現了那樣一個狀態。歷史上有許多修煉的人,看到了這種景象,但是他說不出來。有的時候佛教堶悸漱H講佛在心中;道家講人體就是小宇宙,如何如何,就是他們也看到了這種景象。

  我在講科學的時候,我說科學也起著不好的作用,它不但污染著人類環境,破壞著人體組織,外星人它最終還要代替人的。它的東西已經貫穿在人類社會的一切領域當中,人類也擺脫不了科學了,一切都是它造出來的。那麼我們大法弟子無論做甚麼工作的,你只管去做,做好你的工作,這就行了。至於說這一切呢,不要去管。我不是說去反對這個科學,也不是教大家怎麼樣去排除它,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告訴你們科學它是個甚麼。科學對許多東西的認識太膚淺,就是對現有空間事物的認識也是不足的,因為它認識不到神的存在,所以它就侷限了自己的發展。你比如說現在科學家都在講人類的工業污染很嚴重,比如它是說製冷劑堶悸漕滬茯t里昂等等一些東西,它可以使大氣臭氧層遭到破壞,說南極出現臭氧層的破壞,出現了一個空洞。其實呢,它認識不到神的作用,所以他就說是臭氧層遭到破壞出現了一個漏洞。確實是現在工業帶來的污染使人類的空氣已經污染的不行了。

  但是微觀上龐大的宇宙無數有形、無形的都是神,在人類看不見的微觀當中。空氣是由分子粒子組成的,而分子粒子又是由更微觀的粒子組成的,就這空氣中,層層層層無數往微觀下去,不知道有多少層,都是神。他們看到了人的環境已經變成這樣了,就打開一個窗戶,開一道門,把地球媄銂獐o氣放出去,是神在這樣做的,有意放開的,然後再合上。神要不保護著人,人就無法生存。人不但不信神而且還敢對神不敬。那麼我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大家知道工業污染造成最嚴重的地方是人最多的地方——大城市。為甚麼在它的空中不來個臭氧層空洞呢?是神覺的在南極地區打開對人類安全。應該哪個地方產生的廢氣多,就應該在它的天空上面來個洞,那麼為甚麼不是這樣?它根本就不是人所想像的那麼回事。中國的那個青藏高原上也有,都是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出現一個大窟窿。還不止是我們看到的臭氧層,因為物質中含有的那種微觀的物質因素非常多,都得讓開一條路才能把它放出去。當然這是神為人做的。

  還有人類污染更嚴重的問題。大家知道現在世界上的淡水,幾乎是沒有純淨的了。無論是地下水還是地上水,人無論怎麼樣使這個水過濾、淨化,都達不到水的真正的純淨度了。而且人類在反復利用水越來越污染,因為人類的水它是循環的,淡水是循環的物質。淡水不會和海水混在一起,因為它不是同一物質。任何物質、任何東西都是有生命存在的。你看它表面是水,可是在那邊它是有生命的。土地、水、空氣等等遭到污染越來越嚴重的時候,對人類的傷害也就越來越大。今天人類社會的發展是上一次人類社會發展的重複,上一次是為了這一次而做的試驗。再按這樣發展下去,人都是畸形的。由於工業的廢氣廢水造成的人都是畸形的,長的非常醜惡,人不人鬼不鬼的,再發展下去就這樣,還有道德上的敗壞因素所帶來的人的罪惡行為。

  講到這兒我順便再說一個問題。大家知道了現在這個科學就是外星人帶給人類的。西方工業革命開始的時候它就進來了。它是從數學、化學開始,從最早期的粗淺知識開始,貫穿到現代的機器,最後發展到今天的電腦。再發展下去,它最終目地是要代替人。怎麼代替呢?我說了,現在人類的身體堙A幾乎是人人都有了一層外星人造就的身體。為甚麼呢?是因為它所有灌輸給你的那個科學在你思想媞c成了一個變異人類的思想。人類的哪一期文明都沒有這樣的人。有了這個思想就有了這個身體。大家知道,你身體堛漕C一個細胞都是你,你的大腦連繫著每個細胞媄銂漱j腦。那麼你的身體無數的細胞堶悸澈鈭全是變異人的思想,整個身體全這樣了。神不把人當人看了還有這樣一個原因在堶情A人已經不是人了,神還度它幹甚麼?

  大家知道人死了他不會真死。最大一層分子粒子的外殼脫掉了,而分子以下那個微觀粒子組成的身體那一部份並沒有死掉,它就離開了,就像人脫掉一件衣服一樣,它並沒有真正的死。但是在這個空間的這個人卻消失掉了,因為身體要火化呀,或者用土埋起來,身體總要腐爛要解體的。這個空間堨成S有了,就是這一層粒子消失了。那麼剛才我所說的那個外星文化,它就是用人自己的思想不知不覺的在造這一層它們所要的身體。那麼它最終怎麼代替人呢?大家知道,這個人的最表面的外殼它還得有辦法去代替,就是今天人類所要採用的「克隆」的辦法。神管著人,神要不管人了,就不會給人注入生命的因素。

  就說你這個人活在世上不是因為你有了這個肉身,不是你娘給你這個肉身你就能活的,是因為你有你的元神、你所有的其他的神的存在才能使你活起來。那為甚麼人死了擺在這塊兒,也是這個身體它就不活了呢?就是因為所有的元神都離開了。就是說這個人生出來如果要不給他神、不讓他投胎,他照樣生出來是死的。怎麼辦?外星人就要進去,這就是它要代替人的最終的辦法,這就是克隆人。人自己在被外星人利用著毀滅著自己,自己卻不知道,還維護著這個科學毀滅著人類。將來出來克隆人,大批出來之後,都是外星人投胎人體,人往後也就沒有了。當然了,我今天能講出來了,這些問題也都是在解決當中了,甚至很多事已經解決了,我今天講出來是告訴人類發展到目前的一些真相。

  這個地球的構成也不像我們人類想像的那樣,甚麼大爆炸的理論形成了這個星球,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怎麼形成的啊?現在這個科學對物質基礎的認識、對生命基礎的認識、對宇宙的認識全是錯的。神造就了這個地球。怎麼造就呢?大家知道,這個地球已經重複了很多次了。在各個宗教中都談到過劫難的問題,如果在這個地球上本身發生劫難,這個人類不好了就毀掉了,在這個地球上毀掉了,這是大劫。還有比這更大的劫,就是整個這個地球不要了。因為人在六道輪迴的轉生當中人是帶著業力走,壞事做的越來越多業力越來越大,他轉生成植物,那個植物都是覆蓋著業力。人眼睛看不見,業力是在低於最大一層分子的空間存在。那麼人轉生成植物、物質、動物,在輪迴當中甚至都可以轉生土、石頭,到處都帶著業力。那麼那個地球是甚麼?看上去就是一個業力球。我講的那個爛蘋果的意思就是這個道理。說這麼一個爛的東西了,在聖潔的宇宙當中要它幹甚麼呢?不要了!就可能真的不要了。

  佛慈悲於人是指離地球近的佛,他講慈悲。極高層次上的神:慈悲是甚麼?他發現慈悲都是執著。說他慈不慈悲?他也慈悲。但是他的慈悲的境界、概念不一樣了,就像我講的,思維都不一樣了。他慈悲的是離他最近的眾生,他把那很低的神也一樣看成是常人。至於說人算甚麼呢?比微生物、細菌都不如的。人走道踩死了細菌,誰認為那是殺生啊?是吧?不好了的,像那個大便一樣,像個糞球一樣,扔掉了。那有甚麼慈悲和不慈悲的概念在呢?根本就沒有。人自己覺的自己了不起,在更高的神眼堿し繷ㄓㄛO。這龐大的宇宙,境界的不同生命存在的方式認識差異太大了。我給你們講了那麼大那麼高境界的時候,你們回想一下,偌大的宇宙層次還只是龐大的天體中的一粒塵埃,那地球算甚麼呢,人算甚麼呢,是不是?就是人把自己看的了不起,覺的很偉大。這個地球是經過多次換新的,就是這種情況。

  在龐大宇宙的歷史上,這個地球是多次換過的。可是怎麼換呢?因為地球的最表面是由這層物質構成的,是由這個空間的分子組成的物質構成的,那麼就得用這個空間的物質去造。宇宙中這個空間的不同天體都有更新,都有新陳代謝的狀態。一定的天體解體後的塵埃或者是殘渣,宇宙中龐大的神把這些東西收集起來分成類,然後造出新的地球來。所以現在的科學家研究歷史、研究地理,說某種物質在地球上產生多長時間了,地球有多長時間的歷史了,這種方式根本查不到。因為有的物質造成地球之前它就是很大一塊石頭,就是很大一塊天體,拿到這來了,沒造地球之前,它就存在,所以你根本就研究不出來這個地球有多長時間的歷史。很多事情講起來、聽起來像神話故事一樣。我在給我的修煉的人講法,大家能夠接受。因為法不是給常人講的,不是給常人社會講的。

  剛才講水時談到海,其實那個海是甚麼?海和水的概念根本不是一回事。只有淡水它才是水,而海水是人叫其水,它其實是另一種物質。水是創造生命的因素。大家知道,地球在宇宙中,在一個很小層次中看上去它就像一粒塵埃。那麼龐大的神,他的體積是相當大的。如果他掉一滴眼淚就會把地球淹滅。其實那海水就是神的一滴眼淚。我這樣講,聽起來覺的好像是神話故事。你們去化驗化驗那個海水和人的眼淚成份是不是一樣?而且是一模一樣的。如果你的眼淚能夠放大到海水那麼大的體積的時候,你看看堶惘閉し禰耵哄H說不上堶惜]有條鯨魚呢。聽起來好像是笑話一樣,其實是真實的。地上所有的物質和人類的起源我都能說清楚,因為不涉及到你們的修煉,我就不想去講。其實地球上的一切東西都有它的來源。

  大家知道覆蓋在地球表面上的那個黃土是甚麼呀?其實就是高於常人空間那一層生命的糞便。所以過去神不是講了嘛,人在骯髒的世界堙A就是這個意思。因為高層次上的生命,他的物質是純淨的,所以他的糞便對人來說就是乾淨的。低於人類的東西人才覺的骯髒,所以它高於人類的東西人會覺的它是乾淨的。但是高於人類空間也就沒有養份,因為不骯髒的就沒養份,所以用黃土種東西是不容易生長出來的。黑土是因為有腐爛的植物摻雜在堶情A能夠長出東西來了。腐爛的植物使黃土變成黑色,有了養份,有了有機的東西在堶情A人類利用它來種地。高於人的東西,對植物來說它就沒有營養。

  其實有很多種石頭和土是一回事。就是一般的講,造地球壓的很實它就是石頭,鬆散的它就是土。但不完全是這樣。那個紅土和紅石頭它其實就是龐大生命的血。我們在座的有不少搞物理的、搞化學的,你不相信你就去化驗,你就去研究,它媄銣t有的成份和血保證一樣,只是凝固時間長了的血。紅土堶惕t有鐵的成份很多,人的這個血液也是一樣。那麼告訴大家,在宇宙中紅色的血一般的都是正的生命的血。魔的血是白色的,所以石灰岩它其實是魔的血。當然它是死亡物質,在這個空間中已經不起作用了,被炸毀、銷毀掉了做成石頭、沙子、土這些東西,所以它就沒有魔性。那麼人類用來刷牆啊、作染料啊,這都沒有關係。

  現在科學家知道了煤是龐大的植物造成的,這是現在科學能知道的。哪有那麼多植物變成這麼多煤哎?這是他們不知道的。現在科學家知道石油是生物身體的殘骸構成的,這他知道。哪有這麼多的殘骸變成這麼多石油哎?這他不知道,百思不得其解。所以現在有人想推翻這個理論,說動物的殘骸為甚麼有這麼多啊?哪有那麼多的生物啊?這個石油簡直就是太多了。其實呢,龐大的宇宙在漫長的歲月中生命是一茬一茬的。而且在造就這個地球的時候,就特意把宇宙中這一類東西也給弄到新的地球堶悼h,將來作為能源。所以它就有那麼多,它不是這一茬生命的。就是地球上的生命也是一茬一茬的,不是一個時期的。現在的科學研究它離不開現有的歷史,而科學對現有歷史的認識很多也是錯誤的。它認為從石器時代到現在的人類把所有動物都弄死了也沒有那麼多石油啊?!還有那麼多煤啊、植物啊,它不是一茬的,它不是一期生命的。當然了還有許許多多,講起來太多了。

  還有鑽石,還有金啦,銀啦,等等這些東西。當然還有一些金屬元素是構成宇宙不同層次中的必備因素,那些和我所講的地球構成成份還有區別。但是那個金和銀它不是宇宙中的金屬元素。金,大家知道那個佛體是金的,是凡達到如來這個境界的神身體都是金的。也就是說,那個金就是龐大的正的生命的身體的殘骸。在一個廣大的宇宙的解體中,一切都會瞬間粉碎。我還講過金有不同層次的、粒子大小不一樣的,我過去講過這個問題。銀呢,就是低於佛層次、是菩薩這個層次生命的身體殘骸。

  很多人知道鑽石有一種能力,邪的東西它很害怕鑽石,就是能量很小的負的東西怕鑽石,因為鑽石會吸收它的能量。所以有人講:說鑽石能避邪。避邪倒不一定,但是鑽石是炸碎的能量,就像功的東西。當然它已經死亡了,不起作用了。可是它畢竟是那樣的東西,所以它是有力量的。

  我講的這些東西你們不要起任何執著心,回家買鑽石去。我說的是法,這個空間甚麼東西都帶不走,同時對修煉的人都沒有用。為甚麼炸掉了?就像我講的,它雖然是金,它不是純金了,所以才炸掉。這功為甚麼炸掉了?它已經不純了。你表面上看著它還很純,在微觀、極微觀下觀察它已經不純了。我今天不多講了,下面聽學員發言。

  明天大家可以遞條子,然後我給大家解答問題。但是,新入門的學員最好你不要遞條子,因為時間很寶貴,那麼多人每個人都提問題就解答不了了。我們在座的很多都是在修煉中已經進入到一定層次的人,所以他們提的問題對他們修煉提高很重要,是我們這次法會的目地。而新入門的學員提出的問題你不用問我,你問老學員、旁邊的人就給你解答了,所以你不用佔用這個時間,這是一個問題。再有,與修煉無關的事情大家儘量少提,對知識的探討等等這些問題。你別看剛才我給你講的,這可不是豐富你甚麼知識,是因為它與你們修煉有關係。好了,我就講這麼多。(鼓掌)下面大家坐下安心的聽學員們發言。我也不走,我也在聽,但你不要找我,你找不到我。(鼓掌)

  大家好!昨天那個會開始的時候我和大家見面談了一些問題。我講了因為這次會主要是美國西部地區的心得交流會,並沒有想開全美的或者更多人的大型會議,因為他們自身還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本著這麼一個目地我來了。根據昨天的情況看,還有從其它國家趕來的學員,可能其它地區的學員和本地的一些新學員,或者是對我們有一些興趣的但還不是學員的一些人今天也都來了,大家可能想要了解大法。既然大家來了,那麼我就給大家解答一些大法的問題,也是法會中的講法。下面就給大家解答問題。(鼓掌)

  弟子:師父說,修煉的人如果在內心深處還固守著自己最本質的利益那是假修。

  師:我告訴大家,修煉就是要修人的心,這是真修。比如說,現在有法律,還有一些對人的要求和制約,都改變不了人。比如表面上能改變、能制約你,你表面上可以不去犯錯誤,可以做的好一些,可是實質上呢,在看不見的情況下,在你的利益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你就照樣還去做不好的事情,因為你的心並沒有改變。那麼也就是說,修煉必須是真正的改變人心。你要達到高境界中去,達到那個神的境界中去,你就必須得達到神的那個思想境界。如果只改變了你的表面而你的本質不動,那就是假的。到了一定時候,到了關鍵時刻,它還會反應出來,所以不改變人心,只是一種假相的掩蓋。必須從本質上發生變化才能是真正的改變自己。也就是說,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的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靈的深處你還保守著、固守著自己不放的東西,那是絕對不行的。大家知道,佛、神他可以為眾生、為宇宙的利益放棄他的生命,甚麼都可以放棄的,而且坦然不動的。那麼要把你拿到那個位子上去,你能達到那一點嗎?達不到。當然,我說那個佛、道不會真的遇到這樣的事情,但是有這樣的境界。必須得是真正的改變自己,才能達到這個境界。

  過去在宗教中有許多人講,只要你信宗教,你就能上天,去天國;只要你信宗教你就能夠成佛。我說那叫騙人。甚麼叫成佛?甚麼叫去天國?每一個層次對生命都有不同的要求。就像你們上學一樣,你一年級,你得有一年級的水平,你二年級得有二年級的水平,到了中學就有中學的水平。你老是拿著小學課本,在一年級那個水平上你去上大學,你還是個小學生,所以你也上不了大學,就是說這個意思。這是從表面上講的。我們講的是從心靈的深處真正達到這個標準你才能夠去天國,你才能夠圓滿。有人信宗教,在做祈禱的時候很虔誠:我做錯了事情啊……。可是呢,一出了門他還照樣犯同樣的錯誤,他的祈禱沒有用,他的心並沒有真正的改變。他認為我信了、我祈禱了就能上天國,你永遠祈禱,永遠是這個水平,你也永遠去不了天國。耶穌講的「你信我就能去天國」,並不是說你上我這兒祈禱了,你心媕Y相信我,流於這麼一種形式就能上天國,不是。你經過每次祈禱你不再犯同樣的錯誤,你做的越來越好,你越來越接近於耶穌天國的要求,你才能達到天國的標準,那才叫真正的信。不然,耶穌講那麼多話幹甚麼?目地還不是叫你們照著他說的做,做的更好嗎?我說的就是這個意思。現在宗教,包括這個佛教也是,人們都不在內心去修,都流於形式,這都是假的。這個問題就講這麼多。

  弟子:人的元神離體後多長時間不回來才會造成肉身死亡?

  師:人的元神離體多長時間不回來,這個沒有準確的。就是這麼說吧,在你的意念當中說:我就是不想回來。你這個意念一出,那個肉身可能就死掉了,因為你不想回來了嘛。但是這種事情在大法中沒有,除非那種一邊修大法一邊又練其它的東西,不能夠達到專一,不能真正達到不二法門的,那麼他就會有這樣的危險。對於這種不真修的、腳踩兩隻船的人,他在這樣的情況下難說會出現甚麼問題。

  弟子:我第一次讀紐約講法關於釋迦牟尼佛時,禁不住失聲痛哭,心中叫著師父,自己也不明白為甚麼。

  師:是緣的原因。我另外要說一個問題,我們有許多人通過學大法,已經深刻的知道了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不能再度人了,一是標準不行了,二是因為神不管人了。神不管人的原因有多種。一個是現在人的思想是外星人造就的變異人思想,在歷史上從來沒有過像今天這樣的人。歷史是重複的,多次出現過不同時期的人類。可是每一次人類都沒有像今天的人類這樣過。耶穌、佛、神是講過,到了人有難的時候會來接人,回來救度眾生。可是呢,這些人在他們眼堻ㄓw經不是人了,他也就不接你了,他接的是還能夠是人的人。當然,這是概括的講,還有許許多多方面造成的變異的人,神就不把他當人看,這就是最危險的。

  在宗教中當政客的撈錢的咱們都別說他是甚麼了。我就說在宗教中還有心要修的人,那麼有一部份人對修煉的事情就很注重。他們知道了我們這個大法,或者是有其他的神在他一定狀態下指點他,說只有那個法輪大法才能夠把你度回去,有很多人接到了這樣的信息,明白了這樣的事情,那麼他也來學大法。可是他卻死死的不放棄他原來固有的東西。他的目地是要固守著他原來的東西,借用我的大法再使他回去。我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是自欺欺人的。你不放棄你原有的東西,你根本就不能夠得度,你只能欺騙自己。

  大家知道,在另外的空間堙A在那個時間堿搕H的這個空間的時間那是非常慢的。你思想中想任何問題,在那個空間中看你都是一個很緩慢的過程,你要想甚麼,你還沒有想出來的時候就知道你要想甚麼,你要做甚麼,看的是清清楚楚。人覺的自己思想中想甚麼別人不知道,也只能是騙常人,卻騙不了神。那麼也就是說,你沒有對自己負責任的純淨思想對待這麼嚴肅的問題,你就不能夠得度,你就回不去。我大法中有許多過去是釋迦牟尼的弟子,也有其他佛門的弟子,也有其它宗教中的弟子。而且你們在座的這些學員當中,看你是白人,或者是你是黃種人,或者你是其他種族的,你並不一定是真正的這種人,也就是說,你不一定是哪個天國來的。你轉生到哪一個民族,那個民族不是你的本來面目,不能夠從表面上看的,而且人在轉生中哪個民族都可能轉生過。但是呢,我都能夠使你圓滿的回到你原來真正所在的位置。

  我並不是把你們都度到法輪世界堨h,是因為我站在佛法的基點上講宇宙的法,講了這麼大的法。任何宇宙中的一個法門或者是一種修煉,在地上留下來的修煉形式都是不同層次上的那個天上的神留下來的(這是指真正的神留給人的修煉方法)。那麼不同層次上度人的這些神也是宇宙中不同層次的生命,在我來看都是宇宙不同層次的眾生。那麼,這個宇宙的大法他給不同層次的眾生開創了他們生存的環境和在他們那個境界中生存的標準。就這麼大的法,一切生命都被涵蓋在堶情A所以我就能夠解決你們的問題,用這個大法把你們度回去,你是哪一門的都可以做的到。在歷史上任何一個宗教、任何一個法門修煉形式都做不到,是因為他們只是修煉他們自己一門的東西,不能涉及其它法門的東西,因為是他從宇宙這個大法中自己證悟出來的那一層東西。而我今天傳的是宇宙的大法,這是和以前人所知道的修法不同的。但是,如果你對大法不尊重,你還固守著甚麼東西,那麼這可是嚴肅問題。

  弟子:宇宙層次與修煉層次是一回事嗎?

  師:我剛才講了大法給宇宙不同層次的生命開創了不同的生存環境,也就是說不同的生存環境中有大法對他們的不同的要求、標準。所以說在修煉中,你要去不同的層次也就必須得符合不同層次上大法的要求。那麼這個修煉的提高,境界的提高,不斷的昇華,就是層次的突破,也就是宇宙層次的突破。你今天修煉中達到了第一層天的標準,過幾天你修煉達到了第二層天的標準,這就是宇宙層次也是修煉層次的突破。你再修下去,突破了三界走出三界之外,那就不入六道。再往上修就進入了更大天體的範圍。越往上修,修煉層次的標準越高,或者它表現出來的狀態更多一些。

  弟子:過去的一切已不復存在,那這一切是否還在眾生記憶中存在或者已留下深刻教訓?

  師:你的這個問題提的已經很大了。有的可以知道,有的不會知道了。我為甚麼傳宇宙的大法?是因為宇宙所有不同層次的生命他們都偏離了大法,才正法。那麼宇宙將歸回到它最好的狀態中去。大家都知道有許多預言家講某某年將要有大劫難。人們光知道有劫難,為甚麼會出現呢?是因為人類敗壞到這種成度了。大家知道現在社會上這個甚麼黑社會呀、同性戀呀、吸毒呀、性解放呀、亂性呀,簡直是烏七八糟。做這種事的人不像人樣,不做這樣事情的人也被污染的麻木的不像人樣,都在這個大染缸中被泡著,無形中你的觀念都在符合著、隨和著,離人越來越遠。那麼人的這種敗壞的出現,它就不是偶然的。神為甚麼不管呢?他為甚麼會讓它敗壞到這種成度呢?是因為不同層次上的生命對宇宙根本的法都偏離了。一個層次中偏離了,不同的層次可以看到它的偏離。一個生命不好了可以把他打下來,掉下來。整個宇宙如果都在漫長的歲月中發生著偏移的話,那麼其中的生命就看不到它的敗壞,就像人類不知道今天人類已經敗壞到這種成度一樣。只有我們修煉大法的人在一定的層次當中回過頭來看看,很可怕,人類已經到了今天這個樣子。

  要把這一切都歸回到原始的最好的狀態中去,不讓宇宙中的劫難出現,也就是說不讓人類的劫難出現。目前已經變化中了。人類有許多人都變好了,現在有一億人在修大法,每個人都在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那麼這個世界上的人有更多的人這樣做,人心在向上,道德在回升,那個劫難會出現嗎?它絕對不會出現!沒有自然現象,一切都是有安排的,所謂的「偶然」是不存在的。只是人不相信神,把不了解的東西說成是自然的,解釋不了的東西說成是自然。根本就沒有自然,層層有神管。可是層層的生命的標準都偏移的時候,就像那個人打槍一樣,你在瞄準的時候稍微偏一點,那個子彈出去就不知道飛到哪去了。也就是說,上面偏移一點,這個法到了下面就偏移的不知道偏移多大了。表現在人類,就是今天的人類這個敗壞成度。那麼就需要把它恢復到原始狀態中去。

  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有的人可能從不同層次中來的,當他返回去的時候會發現他原來所生存的空間環境已經不是那樣了。你會知道它大體上還是原來那個形式,還是那個世界,但是它已經完全變的比你在那堬ㄔ耵漁伬埡棜n更美好。因為有許多眾生是由於漫長的歲月眾生偏離了法之後才產生出來的,所以他也不知道宇宙的開始是甚麼樣。

  至於說留下的深刻的教訓,對於圓滿的覺者沒有甚麼教訓可言,你一旦修到那個高境界中去都是美好的。但是,會知道宇宙中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僅此而已。人類在未來怎麼辦,有很多人都是在修煉,修煉的目地是為了圓滿。假如說你們很多弟子都圓滿了,那麼剩下不好的人,還有沒有得法的,那麼這些人還在繼續敗壞下去怎麼辦?絕不能讓他再這樣爛下去!宇宙中絕不允許有一泡屎擺著叫眾生、高級生命去聞,所以就得處理掉的。當然,我倒不是講劫難,像那個甚麼過去人所說的那種劫難是不存在的。我告訴你們:某某年人們所說的那種劫難已經不存在了。許多預言家也知道了在某某年如果有一件甚麼事情出現的時候,他們的預言就不準了。就是因為今天有大法在傳,有那麼多的人心在向上。如果它真的出現那個問題的時候,那麼這些好人怎麼辦?就是這個問題。但是能留下來,進入到下一個紀元的人,會記住最後時刻那深刻的教訓。

  弟子:我們有許多人是搞科學的,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師:有許多學大法的人是高級知識份子,也就是說,有很多人是科學造就出來的。其實現在所有的人只要你上過學,你就是科學造就出來的。因為這個科學已經貫穿到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你使用的一切、接觸的一切、你眼睛看到的一切,全都是這個科學造就出來的。所以你擺脫不了,那麼也就不存在剛才你所提的這個問題了。因為人類社會都是這樣的,你只去幹好你的工作就行了。至於說修煉,那和工作是兩回事。但是你們修煉中的境界、你的修煉狀態,會體現在工作當中,會做的很好,把你放在哪堻ㄛO一個好人。有很多人是從事科學工作的,他來學了大法之後發現這才是真正的真理,而且是人類現在科學根本就無法和大法相比擬的。在座的大法弟子,你們所知道的宇宙的情況和真理遠遠超出現在人類科學,最尖端的也比不了你們。常人永遠都不准知道高於人類的東西,他們永遠都探測不到我所給你們講出來的這個宇宙的情況。無論你是從事甚麼工作的,你都可以修大法。慢慢的你對法的理解越來越深刻的時候,你自己的思想自然就會發生轉變,因為在真理面前那人都會信的。但有一個問題要說清楚,任何人都不能帶著常人的執著圓滿,對科學也是一樣,你們可以帶著不同的常人心入門,但是在修煉當中都得去掉。

  弟子:常人的個性是否只是這一世的表現?有多少成份與法在造就生命時的境界有關?

  師:如果一個人的生命是從高層次中來的,那麼他就會帶有很強的他高層次中的那個特性,這一點常人很難察覺出來。那絕大多數你所作所為所行的一切那都是常人、都是這一世的表現,在這一世中你對生命、對物質、對客觀世界的認識所造成的你的行為方式、態度及思想方法。但是隱隱約約的你原來先天的東西只有在很善的情況下能表現出來。你很執著於常人的事情的時候、生氣的時候、思考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一點也顯露不出來。

  至於說在修煉中達到標準的那一部份在你圓滿之前很難更多的表現在常人中。

  弟子:佛除了有洪大慈悲,還要具備度人的能力,這種能力在修煉過程中也有所體現?

  師:我們大家學法,可真得放下這些執著心。一個神,只要超出人類社會的生命,哪怕是三界之內的低層生命,都有能力左右人。三界以外的所有的佛、菩薩都可以度人,因為他是神嘛,他就具備著這樣的能力,就像人有些行為是與生俱來的,他是神他就有這個能力。這不是甚麼像你們想像的那樣在修煉過程中有甚麼體現。你們心媕Y不能想著那些,我修成了要度誰呀,度我們家堣H啊,度我的親朋好友呀,度眾生啊,我說那是想入非非,那是執著,強大的障礙,會使你修不成。放下一切觀念,放下一切執著,你才能夠在你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阻擋的前進。

  有人在宗教中發誓,說我修成了之後我要來度人,其實這是他的顯示心,在常人中各種複雜心理的一種常人表現,根本就不知道佛是甚麼狀態。你有這顆心你都修不成的,因為你執著於度人。佛度人與不度人它是一種自然狀態。大家知道千百年來有多少佛來度人啊?西方出了個耶穌,東方出了個釋迦牟尼,為甚麼這麼長時間才有這麼倆個人下來呀?是因為哪一個佛要下世度人就必須得經過普天眾神的同意才能下來的。因為他面臨、接觸的問題,將是帶有普遍性的,會涉及到其他的佛呀、神啊、甚至於道的事情,相當複雜的,不是人所想像的那樣。腦袋一熱,執著心一來,你說我也要度人,它是人心、顯示心、不放的執著在起作用。

  弟子:我覺的從《轉法輪》中悟到的法理沒有從老師講法中悟到的多。

  師:《轉法輪》是一部系統的能使人圓滿的一部大法、天機。而我講法,除了和《轉法輪》相似的我公開發行的濟南講法、大連講法和廣州講法錄像帶之外,其它各地的講法那只是講的單一的、不同境界的或針對不同地區學員的情況講的,並不帶有普遍性。很多人抱著執著心,想得這個,想求那個,好像只有這樣才能修的過癮。都是執著。你們不踏踏實實的修,你們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如果不是歷史上安排的這一次傳大法,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發展它還有另外的安排嗎?你們不要拿自己當兒戲,機緣一失呀……,如果我今天這個大法度不了你,誰都不能再度你,也度不了你。

  你們還不知道,我當年傳出這個大法的時候,我最擔心的是甚麼?因為人類的學說太多,人都不能相信包括宗教中講的了。有多少人真正信耶穌、信佛?很多宗教中的人他們維護的是教,不是真正的想要修煉。對耶穌(包括佛)的神聖的那種心還有嗎?有多少人能修呀?要看書啊!因為我當年就考慮到這個問題了。我面對的是眾多的人,將來不可能每個人我都當面指導你如何修,面面俱到的。

  那麼為了使你能夠修煉,能夠圓滿,對你負責任,我就給大家留下了《轉法輪》。通過《轉法輪》就能使你圓滿。我把你應該得到的都壓進了這部法堙C所以你看這部法會使你感到身體的變化,你會感覺到、悟到不同層次的法理,你會在大法中提高。這部法簡直太珍貴了,無論我親自講法或你們認為講的再具體,我都是在講《轉法輪》堛漯F西。《轉法輪》所有東西又都被《論語》涵蓋著。

  弟子:可否讓佛學會組織一些弟子翻譯老師在海外講法的書?

  師:這非常好,可以。至於說組織學員,只能說大家得有這樣的熱情去做。我們有這樣能力的人都可以去做。但是要和你們當地的負責人講清楚,溝通好,這樣也便於研究會跟你們聯繫、審核。

  弟子:大法簡介中有老師的話,這些簡介會被丟掉,這樣做是否好?

  師:在中國以外做這樣的事情,我現在只能說允許你做,可以這樣做。在中國國內就不允許,因為大法已經幾乎是人人皆知了,不需要你再做這樣的事情,修不修是他個人問題。那麼在國外許多地區,人對大法還不了解,還不知道,所以我就允許你們這樣做了。至於說上面我的話,如果要是沒有他背後的因素、背後的內涵,那只是白紙黑字,就不起作用,這一點大家也放心。但是你們自己要知道對大法珍惜,對每一個字要珍惜。你自己要知道嚴肅對待這些。

  弟子:有的學員想利用自己的婚姻讓人學法,老師法身會怎麼安排?

  師:這個事情我要告訴大家,不要把你的生活和修煉搞在一起,也不要把你的工作和修煉搞在一起。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大法是非常嚴肅的,不是非得求誰得,他們不得就算了。當然,學員的心倒是好的:我付出我的婚姻大事叫你得法。我看到這個心是非常好的。但是我想,你也不一定非得這樣去做。因為法是嚴肅的,你給他的代價對他來講是有求於得法,他得到這個他才學法的,對他來說這是不行的,首先他就不合格了。不是說大法非得叫他得。有人講,老師你這個法應該這麼講,佛度人為甚麼不那麼度哪?你以為佛吃飽了撐的非要度你嗎?佛是慈悲於人,但是他是偉大的神!而慈悲也絕不是像人想像的人化了的那種慈悲。而人說的、觀念中所想像的慈悲只是一種善。佛是善的,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那種慈悲是一種偉大的佛法的力量的體現。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見就害怕,它真的膽怯,它會化掉、會消失掉,絕不像人想像的。

  弟子:真、善境界的美好容易先體察到,但忍中只有痛苦嗎?

  師:這是你常人思想的理解。就像我講的那個道理,你為了執著於一件事情達不到目地的時候,氣的夠嗆,但是你礙於面子,礙於體面你又不敢發作。我說那是常人的忍,根本就不是修煉者的忍,你完全理解錯了。我們的忍根本就沒有執著,根本不產生氣,大家要的是這種忍,這才是夠標準的忍。在這些東西面前你根本就不動心,別人看來你是能忍,其實根本心都沒動,這才是修煉的忍。

  有人說一開始得法的時候,剛一看《轉法輪》,哎喲,這個真、善我可以做的到。其實真、善你也沒有做的到,你只是用人已經敗壞了的標準衡量你自己。你真正進入修煉當中,你發現你差的太遠了。而且就是在修煉當中不斷提高你的層次的時候,你會發現你以前在不同層次對真、善、忍的認識都不夠高。在你修煉的層次越來越高的時候,真、善、忍在不同層次中都會有不同的體現,不同的要求和不同的狀態,那就是境界,那就是果位。忍可以帶來美好的境界,只能是這樣理解。你們在做一件事情達不到目地的時候,你鑽牛角尖,你吃不好,睡不好,你簡直就是被人控制著情緒,被別人帶動著活著,你活的很累不覺醒,你為別人在活著。說你真能退一步的時候,你放棄它,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雖然是常人講的話,但你能退一步你會發現海闊天空,你豁出來了放棄它,馬上境界就變了。在這個狀態下你一身輕鬆,這是忍。而我要求你多學法,達到比這更高的境界。

  弟子:修煉的人與常人的境界線有時分不清。

  師:這個不用我跟你多說,你只要修煉不斷精進的時候,你甚麼都明白。你在修煉,你不可能一下子把所有的心都去掉了。就是我講的那句話,修煉中的境界會體現在一切環境中。你在工作中、生活中、家庭中、社會上,人家都會說你是個好人。為甚麼?是你修煉的狀態會體現在你的一切生活當中,不是有意的去做甚麼,有意做那都是強為。但是我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應該約束自己,保持一種祥和的心態。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善心去對待,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這不能說是執著。這是我們在抑制魔性,達到善的標準,達到不斷提高境界中的要求標準所採用的辦法,這不是執著。

  弟子:從理性上認識法,可以直接去掉常人的觀念,這樣修來的快。

  師:就是你們認識法的時候,都有一個初期的那麼一個認識階段。很多人看了《轉法輪》都說好,真好。怎麼好?你要真問問他,還說不清,那麼這就是一種感性上的認識,感覺好。說到底好在哪堙H你進去實修,你才能發現他真正的好,這就上升到理性去認識。那麼如果我們在生活當中你的一切行為都能夠達到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對法的理解也不用人的思想、觀念去認識,你就是在很理智的用理性去認識大法,對自己負責。

  弟子:可不可以用修煉的東西去還常人中的東西?

  師:不可以,我沒有叫你這樣做。因為修煉的東西是無價的,師父為你圓滿而做的你卻這麼不珍惜。那不只你修的,其中有師父為你承受的、為你做的。想也不能這樣想,沒有這個道理。

  弟子:半開悟的弟子是否能見到另外空間的法理?

  師:這個就別去探討。我們有大批的學員,特別是得法快的、早期的大批學員已經進入到那個狀態,他甚麼都知道,甚麼都看的見,甚麼都能夠理解的了。但是在他的層次上不可以言表,所以他也不講話,不說甚麼,可他甚麼都知道。唯有一點就是他的神通、他的能力不能運用,是因為你們都在修煉,他們都運用起神通來地球也受不了。這樣的人很多。

  弟子:有人對佛法修煉信心極大,以至不願意用常人那種方式去解決一些日常問題。

  師:我告訴大家,我們修煉中有這麼一個狀態,有人說:我一旦得法了我不想幹這個了,不想幹那個了,工作也不想幹了,生意也不做了。我告訴你,表現起來是你好像把法擺到頭等重要位置上了,修煉唯此為大。但是從另外一方面看,你沒有真正理解法。我告訴大家,你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煉,人們都往往重視不起來我說的這句話。大家想一想,我們有一億人在修煉,將來再多呢?人人甚麼都不幹了,社會怎麼辦?那麼社會上人們怎麼看大法?這不在給大法抹黑嗎?當然了,達到那個高境界中的狀態,那個我不用去說了,講的是現在帶有普遍性的。我們沒有達到那個狀態的,你人為想要怎麼樣,這就不對了。至於說你在平時碰到甚麼問題,你怎麼去對待,那是你修煉中的事情,具體問題我也不給你解答。你怎麼去對待,你怎麼提高那是自己的問題。

  弟子:老師說:得到法輪就等於修成一半了,有些學員把修成一半理解成已成功一半。

  師:修煉的事情,為甚麼今天的中國人會有這樣的思維呢?就是從古到今一直造就著你們的思維方式讓你們能夠用這樣的思想思維才能理解法。修,給你們《轉法輪》了,給你們下法輪,師父用大法輪純潔你的一切,真的你在修煉中解決了一半問題,這是千真萬確的。可是還不止這些,因為這個大法的本身他的威力太大,所以使這個人修煉起來更快。至於說師父也給我下了法輪了,我就成功一半了,今天不修了,我也成功了一半,不是這個概念。

  弟子:您說有一次和四、五個高層大覺者、大道在一起,我悟不好為甚麼講這些?

  師:是你人的思想中有障礙,法不能根據你的心堜狾n來講啊!悟不好說明你心堜珧黤菄獄棆炊j,你不用有意去摳字,對每一句話、每一行字你都要有意去摳它是甚麼意思,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從來告訴大家看《轉法輪》的時候要一看到底,但是你必須知道你在看甚麼。該你悟到那一層的時候,佛道神就一下子點給你,你馬上就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不該你悟到的,就不點給你,你自己怎麼摳都摳不出來的。你說我就是想要從那個字堶惟白那麼高境界的那個理,你就是強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自己想甚麼辦法你都上不了天,就是這個意思。《轉法輪》中有幾篇,有人覺的不想看,只想看講心性那一部份。我告訴你,我講的雖然你看有些地方是講功能,或者是講其它的東西,都是貫穿著不同的理在堶情A貫穿著不同的修煉所達到的要求的狀態在堶情A你都得連貫著看。你每一次看都不能落下一篇一個字,你必須得這樣看。他的排列的順序對人修煉都是有著極其嚴密的作用。

  我講這段法,並不是說隨便講的,或給你們談一個故事。表面上我是告訴大家在那個境界中靜下來的狀態是甚麼樣,我和他們接起來的感覺,因為我還有常人中的事情要做,有常人身體在,要度你們,不然他們的靜在我的境界不一定是靜。要是你們,普普通通的一個人和他們接起來,馬上你的思想一下子甚麼都沒了,所有常人的思想都被滅盡。他的思想就這麼大的威力。你可能一瞬間就達到了很高境界的要求了,可是那不是你修的。在那堶惘釩亄`的內涵,不要用人的想法衡量法。

  弟子:宇宙中兩種很微觀的物質與真、善、忍的特性有何區別?為甚麼越往下兩種物質越對立?

  師:其實用你們人的思想問這些真的是不敬,如果你們能像神一樣,就絕對不敢這樣問問題。這是宇宙大法給生命所開創的,這兩種物質也是大法造就的,我就只能這樣告訴你。一個生命在一個環境當中的生活應該是多彩的。就講人吧,人要是沒有人的樂趣,人會活的無聊,沒有意思,就這個感覺吧。那總得讓生命活的有意思,大法可以給不同層次的生命開創繁榮的社會,這個不是人想當然的。我只是很簡單的講了兩種物質它的存在造成了相生相剋和陰陽,講了陰陽和相生相剋的來源才談到這兩種物質。可是宇宙中複雜的因素多了去了,與你們現在修煉沒有直接關係的我就不講。我是挑著概括的能夠使你悟到法理、能夠提高上來的東西在講。知道太多了你老是在這個思想上打圈圈,就影響你們修煉。

  弟子:很多學員週末都到一個公園修煉,是否不如分散到各個公園煉功更有助於洪法?

  師:這個都是你們自己具體怎麼做的事情。你們覺的大家在一起煉功人多就場大,可能影響就大。人家一看,噢,煉法輪功這麼多人!能量這麼強!咱們也去跟著煉。那麼有的人又想了:這個地方的人知道,其它地方的人不知道,大家分開來到別的地方去,也帶動帶動其它那地方的人叫他們來得法。這都是你們自己具體的事,想怎麼做你們自己做,這些事情不能夠叫我來給你們規定。不同地區、不同情況、又有你們對法不同層次的認識狀態,這也都是你們自己修煉的一部份。你們研究怎麼做,覺的怎麼做好就怎麼做。

  弟子:有人認為洪法就是煉功和有大法的書,大型集體煉功或放講法錄像沒有必要。

  師:具體怎麼做這些事是你們的事,這和你們的修煉是一樣的事。告訴大家,看錄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和我們今天所開的這樣的法會,這是我給你們留下來的大法修煉的唯一形式。其它的都是鬆散的,就包括你們來不來也沒有人點你的名叫你來,都是大家自願來的。修煉就得靠自己那顆心,你不想來,你不想修,隨你自己的便。

  弟子:白人學員很熱心於社區服務,認為是慈悲的表現,做好人的表現。

  師:這只能是常人的那種愛心,但是我不反對。因為我也要求人在每一個狀態中都是一個好人。不過要是把這些事情擺到比學法、修煉還要重要的位置上來,我說那就錯了。執著任何事情可能都是一個執著。但是反過來你在任何環境下你都做不好,那你又不夠一個修煉人的標準。也就是說,你在法中不斷精進的時候,會解決這些問題,你就知道怎麼辦。

  弟子:冬天一直堅持在外面煉功,那種消業方法可以代替雙盤消業嗎?

  師:沒有這樣一說。自己想給自己找一個解決困難的辦法,想走一條能夠不吃苦、簡單一點吃苦的修煉的路,這不行。但是我想,修煉就是提高,總不會停留在一個狀態上。怕盤腿不也是一顆心嗎?

  弟子:副意識即使修成覺者,主意識可能仍入六道,好像他們是不同的個體?

  師:這個問題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在世間上對你來說你的主意識和副意識都是你,你不承認任何一個都不行,他都叫你的名字,都跟你做著同樣的事情,都支配著你的大腦,都是你。但是人真正的主宰,你真正最清醒的時候,所有你的意識是你的主元神在支配。為甚麼呢?因為副元神修煉圓滿的時候你不知道。他和你一樣,長的也一樣,修成了走了,可是你同樣還得入六道。你主意識要修成了你自己知道,哎呀,我修成了我要圓滿了。但是副意識他又是你的一部份,所以你修他也跟著修,你圓滿了他也跟著你圓滿。就是這麼一個關係。

  弟子:我以前是個藥劑師,懂得一些按摩手法,我現在還能義務幫他們按摩嗎?

  師:你這堭j調了義務按摩沒賺錢,是不是就是做好事了?我告訴大家,修煉是很嚴肅的事情,我給你不斷淨化你的身體,你不能再污染,就是這個意思。因為人的皮膚、肉體的接觸就會互相把場溝通。為甚麼我們大家在集體煉功場能量就很大?因為你們所有的場、這麼好的場溝通在一起,就進步很快,大家覺的很舒服。那麼常人他不修煉,他身體帶的場都是業力。那我這樣一講,好多人會:哎呀,是不是我家堣H我都不跟他在一起?!你是修煉人,我都給你解決這個問題了,所以你根本不用想,也不用有意去怕甚麼。就是說,你想有意的去做甚麼,那等於是你有意的要接受甚麼。你給他按摩的時候你有想法:我得讓他病好。因為你不是用現代的醫療手段,不是用藥去給他看病,你是用你的身體給他看病,那麼就很可能給你帶來污染,就是這個意思。至於說我們有的學員為了生活,就是一個按摩醫生,在實在不能找到其它職業的情況下,我也會把你身體封閉起來給你解決生活上的問題。但是你不是幹這個職業的,你就最好別做。就說這個意思。至於說針灸,我是醫生給人家吃藥打針,這個不影響,這是技術。

  弟子:家族中有人得過精神病,但他本人沒得過精神病,他能不能煉功?

  師:我講啦,不一定你家族中有人得精神病你就得精神病,是不是得這樣看呢?兩方面去看。就是說,很理智的人、主意識很強的人煉功是沒有問題。如果家埵竟諯垢f史的,那麼你們就得注意了。你要是有精神病就不能煉功,因為精神病人往往他主意識是不清的,這不能怪我不度你。我這個法是要給主意識,度這個人的,可是你這個人卻不清楚,我們把法給誰啊?你在犯精神病的時候是你的業力、不好的思想、外來的生命,我們能給它嗎?不能,就是這個原因。所以家埵竟諯垢f史的人煉功一定要注意!覺的自己把握不住自己,你就不要參加。自己有精神病的我不歡迎你到煉功點來,也不要到法會上來聽法。

  弟子:小孩十二歲,他每週修煉一次,晚上睡前聽講法,他煉功學法是否正常?

  師:小孩嘛有小孩的狀態。如果他接觸法了,也在學、也在煉功,他其實也在修,這是肯定的。我們對小孩和大人是有嚴格區別的,因為小孩沒有大人的那些個觀念、複雜的思想構成的東西,他很簡單,所以得起法來就快。

  弟子:我大腦中想不好的事時,在另外空間會產生不好的物質,那可怎麼辦?

  師:你儘量別想不好的東西,你在慢慢的修煉。想了你也不要去管它,也不要害怕。你害怕了,「這可怎麼辦?」這就是執著。所以我們要儘量的多學法多看書,保持自己一個純淨的心態比較好。但是完全不想壞事根本做不到,只要你沒圓滿之前你都做不到。至於說它產生甚麼東西,你是修煉的人了,我告訴你,一個修煉的人天上是不把你們當人看的,他們認為你們是神,你們圓滿了將是未來不同層次中的神。所以一旦你們超越常人,你們身上帶有超越常人的東西的時候,尤其在正法中修煉的時候,不只是我在管你,你身體周圍真的有天龍八部在護法呀,只是你們自己不知道。很多人一煉功膽子大起來了,為甚麼?不光是你們自己的因素,因為你們有知道那一面的,所以膽也壯起來了。

  弟子:從小就非常害羞,是很強的執著心嗎?

  師:作為一個人沒有廉恥那我說他就是個很壞的人。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要執著於這些,那你就是個人。但是過去很多人一煉功了之後,也不修邊幅了,邋邋遢遢的,髒兮兮的,大法弟子要這樣,我說你給大法抹黑。大家知道我在任何場合給你們講法的時候,我穿的相對來講我覺的還比較整齊一點,實際上我在給你們看。甚至有人在學我的講話、學我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很注意這些,不能給你們留下不好的作派。因為你們在常人中生活,要注意一些。

  我看到一個情況,中國人很不注重表面的東西,比較隨便,就像我上回講的一個笑話,中國人很注重內涵,腦袋埵麻袨I的東西,有一身絕活兒,做的菜也好吃,可是他表面邋媄撱褐慾慾憚滿C而白人呢,就算我給你們講笑話吧,白人做的東西沒有中國人做的好吃,可是那刀啊、叉啊擺的很整齊,吃甚麼東西,用甚麼餐具,喝甚麼,用甚麼杯子,很講究外表,很禮貌。這是白人和中國人的差異。但我想要能夠把它容合一下,中國人講究點文明,白人再有點內涵,那就更好了。(鼓掌)

  白人很注重他們的文明舉動,這是他們的文化。有的時候為甚麼白人跟你們生氣?有人還覺的是無名的跟你們生氣。你要破壞了他的文明,哪怕是一點小事,他們真的很生氣。很多人不注意小節,如進商店時我們後面有人進來,你開開門之後也不管,「 哐」關上了,你走了。如果他是一個白人,他會非常生氣,你在破壞他的文明,他不認為這是一件小事。你對他的不禮貌的舉止言行,他會非常生氣。你們生活在人家的社會堙A所以這些方面要注意點。

  弟子:我是中國來的學員,這次見到師父流淚不止,無以言表。

  師:你們看我在美國,在這最近半年來好像是重複的在見大家,很容易。可是在中國大陸有那麼多學員卻見不到我,他們很想師父,我也掛念他們,就是這樣的。

  弟子:各個空間都有一個我存在,這各個空間是在三界之內嗎?

  師:是這樣的,在三界之內。三界之內的空間也是最複雜的。將來有機會我給你們再講一講物質的結構,那複雜的成度是驚人的。但是又沒有語言形容它,畫又畫不出來,所以有的時候我給你們講法,真是用盡人的語言也很難表達宇宙的偉大。

  弟子:聽說中國科研部門複製熊貓。

  師:就是克隆,是吧?你們對這些事也不要管它,人類在毀滅自己。那天我講了人類複製這個複製那個,人類一旦複製人的時候就是接納外星人來代替人的開始。正因為人看不到神的一面的存在,人還覺的他這個無度的追求,這個所謂的探索,名詞聽起來好聽,實際上在毀滅人類、人在毀滅自己。

  弟子:佛教界有些人攻擊大法不是正道。

  師:那就不用管它,他們到了末法的最後期了。這些問題我們若要採取他們的做法,他們攻擊大法,你們也散發材料攻擊他們,那大法不就和他們一樣了嗎?我們大法是宇宙大法,你別看他們在破壞,其實他們甚麼也不是。當年釋迦牟尼的出現,婆羅門教也是這樣幹的。

  弟子:從微觀部份向洪觀部份演化,此過程是否就是本體轉化過程?

  師:你可以這樣理解,修的越快轉化的越快。

  弟子:為甚麼在宇宙一定範圍內的其它許許多多的空間同時有一個他?

  師:這個宇宙就是這樣一個複雜的結構。當你降生的時候,從許許多多空間中也都有一個你的降生。長像大同小異,做事大同小異,和你叫一個名字,同時出生同時死亡,但是在生活的質量上不一樣。和你有甚麼關係呢?剛才我講了,同時生同時死,除此之外沒有其它太大的連繫。我剛才講,雖然是同時生,就是他們都不生,你想生還生不了;他們都不死,你想死,也很難。所以講的那個孤魂野鬼,沒有辦法轉生就是因為所有的他都沒有死,就唯獨其中一個自己自殺了,非要死,所以死的就沒地方去,要等所有活著的都走完生命的過程才能一起去找那個歸宿。至於說元神,剛才我已經講過了,元神那就是你,主元神就是你自己,你的思想的來源就是你。至於說元嬰那是你修煉中你的智慧和法生成的佛體。我們這部法還能夠使人的身體發生本質的改變,這個身體的本身也可以轉化成佛體。

  弟子:師父提到:可能你得道的時候,將來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

  師:是這樣的。大家想一想,一個人要是修成了佛,他的父母、兄弟,就說他父母吧,生出了這麼一個好兒女,沒有他們的福份?肯定會有的。至於說這個福份有多大?把他擺放在哪兒?肯定是會按照他的福份大小去做的。他圓滿成佛了,父母不修也成佛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他們沒修煉。要看福份、心性而定,業力的大小也很主要。那麼這堶探N不只是父母、兄弟,還包括甚麼他在人世間接觸的許許多多的人與生命及怨緣,你殺過的生,你成佛了,你殺的那些生怎麼辦呢?你得度它。當然這些事情在你修成圓滿的時候師父就都給你做了,也算你度的。因為得往你的世界堳蛂A就是這樣給你們解決了這些問題。還有許許多多曾經使你受益的人,那麼這些也不能不管,方方面面這些因素。就是修煉也不是個簡單的事情,很多事情你自己化解不了那各種各樣的因緣關係,這些也都是師父做。

  弟子:師父接見各地部份學員,每個人都不想落下,是否是執著?

  師:可能今天有這樣的現象。我在中國傳法的時候學員都知道,你們可能也聽說過,第一天班人人都在找前排座,離老師近,接受能量大。等到第三天班結束的時候,再也沒有人往前靠。大家都把好座位讓給年紀大的或者是讓給別人,沒有人佔座。整個會場形成了一派祥和的狀態。人都有一個變化的過程。當然我們今天好多人是從外地趕來的,或者好久沒見過我,大家想上前面看清楚老師,這個心我倒是可以理解的。至於佔好座位,這種事情白人就不會做。總體上,這也都是表面的東西。

  弟子:老學員心性高,功力越來越大,他們的言行對新學員影響很大,新、老學員應各自怎樣把握?

  師:老學員,大部份是修的很好的,可是也不能說老學員個個都是那麼好。我又不能說你不夠標準不讓你來煉功,能這樣嗎?不能。所以有許多言行可能會影響到別人,但是有法在,不要怕。就是一個新學員經過多次學法之後也會用法對照一切,你雖然是老學員他也知道有哪些地方做錯了。人是有思想的,還有法在,這些問題不是問題,大家也就都這樣過來了。作為輔導員、作為老學員可能擔心這個問題,出發點、想法都是好的,你們要看到了就想辦法解決,儘量叫大家注意。所以作為老學員,也確實在新學員面前你們應該注意一下自己,不考慮自己影響如何,你還得考慮大法的影響。這堿O一塊淨土,我就不想讓你們在遇到矛盾的時候不向自己內心去找,形成像社會上的工作單位一樣就不行。

  弟子:在修煉前,有一天晚上我感到很冷,不能動。

  師:個人的狀態我說最好就別提。千萬種、億萬種的狀態你一個人就這麼多,我怎麼給你解答呀?我告訴你都是好事。我昨天說了一個問題,不管你自己感覺好還是感覺不好,其實你分不清。我就告訴你一點,你把它都當作好事就行了。(鼓掌)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大家想一想,人類社會的土那是高層生命的糞便,人在這樣髒的環境當中,就像人都跳到糞坑堙A都在糞坑媮棖o舒服一點好,那不舒服不好,你還講究這幹啥?你趕快修,碰到甚麼你都覺的是好事,也真是好事。你不修煉你絕對沒有這些感覺的,包括不舒服的感覺,再好的變化在你身體上反應出來你都不會舒服,因為任何功和能量的存在都是帶有電的,在你身體上會有反應的。功那麼強,你還有人的身體,在身體堸吨@動,當然人體就覺的不舒服。等你都修好了就沒那感覺了。有的人升空時,在空中有些狀態,都別管它,都是好事。越害怕越給你折幾個個兒,因為你有怕心也不對嘛。

  弟子:為自己而存在又要無私無我,怎麼理解?

  師:大家想一想,人是一個個體生命,你無私無我到連自己修煉都不想修了,返本歸真都沒有了,你可真是無我,你能這樣去理解嗎?所以你的修不是給你自己嗎?可是你們在修煉過程中修的自己越來越善,善到想問題都在為別人著想,修成一個無私的生命。修也是你自己給你自己修,你修煉圓滿了,同時你又修成了一個為別人著想、能為別人付出的這麼一個偉大的生命。個體生命永遠是要存在的,大家最後修修都沒有自己的個體了,這怎麼能行啊?!所以我要告訴大家,你要回升,你要圓滿,相對的來講你的付出會給你帶來無限的幸福,那是你自己付出得到的。返回到更高、更美好那個境界中去,那是向善、向上。有人把這個無為理解成沒自己了,沒自我存在了,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宇宙是有層次的,生命嚴格的說是有等級的,那是你修煉所證得的果位與威德所構成的。

  弟子:腿硬是不是業力大造成的?

  師:這個我都講過了。有的人是因為有業力造成腿疼,有的人是因為他這腿從來也沒這麼彎過覺的腿硬,這是身體表面上的生理狀態。但是不管是業力大也好,生理方面的因素也好,都能盤。至於說不痛,這個很少。

  弟子:現在全球得法者人數已是一億有餘,洪法是否還像過去一樣重要?

  師:洪法對你來說就那麼不想做嗎?大家知道,大家在修煉中修善,看見人在難中就想幫其得法,這是你們修煉中逐漸要具備的東西。給別人甚麼東西都不如給人法好。給他再好的東西,給他錢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時的幸福。而你給他法將是生命永遠的幸福,能有甚麼比法更好呢!(鼓掌)所以我覺的把法介紹給別人那本身就是洪法,就是好事。但是你們不要強做,他不學,你們非得讓他學,這樣就不行。你們做到了,叫他知道有法就行了,他修不修那是他自己的問題。很多人做了許多洪法的事,用了大量時間,絕不能說沒有意義。你所耽誤的時間都會在修煉中給你補回來,你畢竟是在為大法做事、做好事。當然有一點你們今後也要注意,你們不要去強拉人,你們通過便利的方式叫他知道就行了。知道不想學就算了。

  弟子:「明智」經文中講一定要分清思想業和正常的不好念頭。

  師:對啊。思想業的干擾常人不好分清。修煉人不精進,不去找自己思想的根本動機,也很難做到。有些人為甚麼他那個思想業力長期就消不掉呢?就是不去分清哪個是自己。為甚麼叫你修呢?首先你得把不好的思想修掉它,你能夠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是因為你不承認它是你,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你不承認它是你,所以才能把它消掉。其實,它真的不是你,它是你後天做事形成的各種觀念,甚至構成的業力,就這些東西。可是人往往把它認為是他自己:我這思想聰明,在社會上誰也惹不了我,我方方面面都比別人強。他就把這些後天形成的東西視為他,還甚至認為是最好的。人想要甚麼,那是他自己說了算,只有你不想要這東西才能給你去掉。

  為甚麼精神病人就很難度呢?就是因為他根本都分不清了。能夠分清思想業力,能夠分清哪些思想不是我,作為一個新學員是很難做到,做到了也真是了不起。用大法衡量嘛,所有不好的思想其實都不是你。你能夠做到這一點也就分清了:噢,這個思想不好,應該消下去,去掉它,我不應該這樣去想。這本身就是在消嘛。你們以為幹壞事的那些人,殺人放火甚至搞同性戀的人,你以為他願意這樣做呀,生來就這樣做呀?是因為他後天形成的不正確觀念越來越強,越來越強,反過來他那個觀念來主宰這個人了,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弟子:度人的覺者通常是如來,怎麼從物質的本源上開始給修煉者演化功呢?

  師:我從來沒有這樣告訴過你。我沒有說釋迦牟尼這樣做呀?如來法與宇宙大法無法相比,一般的神將來也做不到這一點,過去那也是任何一個神都做不了的。過去度人的法小,度人是他借助其他如來或更高的神幫助在做,他也要拜天、敬更高的神的,不像人想像的如來佛是天老大,不是那樣的。法小度人一生還度不了這人,還得度幾生那個人才能度出來的。可是大法能。(鼓掌)因為他是宇宙大法,超越一切法。一切法都是修煉的大覺者從宇宙大法中證悟出來的。這個關係我不知道你們聽清楚沒有?一切度人的覺者或者是天上所有的如來也好、佛也好、神也好,他們自己世界的特性或者是他得到的果位,都是他們從宇宙的大法中證悟出來的,(鼓掌)不是他們從宇宙大法中照搬來的,因為過去宇宙的大法根本就不允許他們知道。他們只知道在不同層次中生命要達到那個不同境界的標準,只知道這個。所以他們就能證悟到自己的理解,怎麼樣達到這個標準,這就是他們證悟的東西。釋迦牟尼佛證悟的叫「戒、定、慧」。我說清楚了這個問題了吧?(鼓掌)他們是靠宇宙的法,靠更高的神來幫助他們,他們自己是做不了的。

  另外,如來佛有的也不一樣,像釋迦牟尼佛也不是像你們想像的就是一個普通的如來。他在這個境界中是如來,其實他還有更微觀、別的佛不知道的情況。他來的層次很高。他證悟到了四大:「地水火風」。你們有人過去在經書中可能都看到過這一名詞,那個層次已經是相當高了,遠遠超出一般生命存在的天體了。就是他已經證悟的很高了,這就說明他的來源很高。可是他只是帶了如來這個境界中的法力來度人而已。

  弟子:人類社會變異的原因之一是否因為大部份常人的分子細胞已被外星人改變了?

  師:人所說的生命和人體物質,就是這個身體的構成,思想的變異可以改變人的行為與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又可以改變人身體粒子成份。這種變異如果是被動的,是被一種甚麼生物操縱的,那對人來說就太可怕了。就像為甚麼人能夠在後天形成觀念呢?而這觀念反過來又能主宰人呢?如果你要不去掉它,這一生中它就成為你的一部份,甚至成了主宰你的一部份。就是說,外星人強加給地球人的這一套文化在你的思想中完全形成了一套生活與認識物質世界的方式,已經就是這樣。那麼它有了這個東西就可以發展成這樣一個身體。這個汽車怎麼開呀?你得用它的方式。那個機器怎麼造呀?它造出來的東西你怎麼去擺弄它呀?這一系列的東西貫穿人的一切生活方式,形成這樣的身體,形成這樣的思想,形成這些東西。上回我講過,所有操縱電腦的人,外星人都給他編了號了,那是千真萬確的。但是我們弟子不存在這個問題,我都給它清除了。而且這外星人是在最後的清除之中。但還有隱藏的,已經很少看見了,過去它們藏在那個超物質的空間當中來操縱人。上回我講過超物質,藏在那堶情A很難察覺到的。人只認為現有分子是最物質的東西,其實還有比分子更物質的東西,它藏在那媥瓾a人。那個空間我們已經做過去了,那堻ㄡM除乾淨了。

 

  弟子:出世間法不就是羅漢果位嗎?那為甚麼還當眾生?

  師:你對法還是沒有仔細的去看,沒有仔細去理解。有的人他在修煉,他沒修成,只能夠在三界中達到了哪一個層次就在三界中的哪一個層次中生存。天上的人,天人,對人來講那也是神。如果這個人出三界了,達到了第一個果位就是羅漢。還有一種特殊情況,就是這個人他也沒有修煉,他也達到了很好的標準。但是他沒有果位,他很可能與這個佛有緣,或者是與你們在座的哪一位將來修成的佛有緣,可能成為你世界堛熔野矷A就是你世界堛漲悁囥m。佛的世界堣ㄢㄛO佛和菩薩,是一個繁榮的世界。佛是法王,是善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你要想用人的思想搞懂天上的事情,你永遠也搞不懂,你滿腦子都是這個,你就沒法修。我給你們講了那麼大的天體它只是一粒塵埃,那宇宙複雜的無法形容它,無法說。你在地上看到的白人、黃種人、黑人,人種有一定差異。那天體中的各種人種多的是,各種各樣的,還有花的呢,就是這宇宙非常的龐雜。

  弟子:人類的業力越積越多,為甚麼平均壽命還在延長?

  師:大家可能觀察到了現在的人壽命是比原來的人壽命要長。大法洪傳哪,人趕到了這一世本身就是他的造化。(鼓掌)我要度的人,那我肯定要給所有人一個機會,來到大法洪傳的同一世,遇到這個大法也不容易,給人們一個機會。但是,修不修可是人自己的問題。大法有很多地區還沒有洪傳到,還叫其挺著他的生命將來聽到法,那時看他們的心怎麼動,所以叫人知道法是主要的,很主要的。我說的意思就是你們洪法時叫人知道法,他修不修是他個人的問題。說你來到這一世了,你碰到、你聞到佛法了你沒管、沒修、沒學,那是你的遺憾!剛才你問的問題就是為甚麼業力這麼大,生命還沒消減,還延長了呢?就這原因。

  弟子:老學員家中仍放著用師父像開光的觀音等像對嗎?

  師:因為他們都是偉大的神,這個都沒有關係,開過光了你擺就擺了。修了哪一門你自己心堨i要知道。你要敬誰,你自己心媕雩茠器D。

  弟子:可以理解為我們都是生活在老師的身體堙C

  師:這個你也可以這樣理解。(鼓掌)其實我告訴大家,人在修煉當中,你的身體都在不斷的加大體積。人掉到這個空間來了,要返回去,要修回去,身體就要改變了。從最微觀開始改變,他就得符合宇宙微觀那個層次的標準,回到最微觀中去。那麼他的身體的體積就要和原來在那個空間的狀態相符合,所以就變大了。越微觀體積就大了。每個修煉的人都會有這樣的一個變化,常人看不見你,不讓看。有很多的學員看見說老師身後的身體層層數不清,老師的身體怎麼層層層層、一層比一層大,有的大的看不到邊,涵蓋了一切。那涵蓋地球那你說你不就在地球這地方嗎?就是這個意思。(鼓掌)

  弟子:我們是修主元神的,為甚麼每隔一段時間對周圍的一切都變的怕生、奇怪?

  師:這個感覺也有這樣的情況。如果你的思想某一部份經過清洗,或者是把你思維方式給改變了,也會帶來這樣的情況。不管怎麼樣你都知道你還在,是你,就沒有問題。

  弟子:我覺的《轉法輪》已經講的很清楚了,沒有必要和別人討論交換心得。

  師:那也是你自己修煉的狀態。這個東西也不能強加給別人。也不能說你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狀態。新學員也在不斷的走進來,你們得有一塊淨土。

  弟子:能否說在常人中掉的越深而能返回來,其修成後的威德越大?

  師:不是這麼回事。是掉的越深越沒希望,要不是大法洪傳那就完啦。

  弟子:師父給弟子消業這個事,為甚麼在宗教修煉中都不很明確?

  師:不為甚麼。為甚麼耶穌講的東西和釋迦牟尼講的不一樣呢?為甚麼每個人都得一樣呢?釋迦牟尼是講過消業的問題的,不是沒講過;現代佛教中也是講消業的。釋迦牟尼四十九年講法中講了很多東西,人不理解的就沒有繼承下來。後人挑順自己心的看,就像學員有人挑法看,覺的這一篇好,我就看這一篇。他就理解這個,他就繼承下來;他理解不了的、不符合他的觀念的他就沒有繼承下來。釋迦牟尼當年傳法的時候是沒有文字的,五百年以後才開始整理釋迦牟尼講過的話。在那五百年的口傳當中有多少誤啊?!佛教中是講消業的,你不了解。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基督教不是說耶穌在替人贖罪嗎?

  弟子:「同修」一詞被部份學員常用於稱呼其他學員,老師也沒提過此詞,我覺不妥。佛教中有這樣的叫法。

  師:這是世人叫出來的一個名詞,也不是佛教中獨有的,不是它的專詞。其實它們的專詞根本就不叫同修,也是後來這幾年人們起出來這麼一個名詞。至於說我們用甚麼詞也無所謂。大法在表面形式上不講這個,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過去有人問我說叫甚麼好啊?我說叫張老三、李老四都行。我們都規定出一些個獨特的名詞出來,人家真的把我們認為是宗教了。我們和常人在這方面的形式上隨和一些比較好。

  弟子:怎樣看人自己封閉自己這個問題?

  師:這個問題很廣,人類方方面面的都存在這個問題。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你比如說現在這個法律。大家知道在古代是沒有法律的,因為人心都比較善良,你不用那麼多的法律規範他,他自己就知道怎麼做,做的很好。現在是人心都不行了,都變不好了,才制定出那麼多法律來管人,像管動物一樣把人管起來。它是無形的籠子。可是呢,人還在變的不好。這個法律還在不斷的制定,最後制定到甚麼成度?法律多的人犯了罪自己也不知道,太多了記不住。那麼甚至到最後人動一動,你一走出家門就犯法,會不會到這種成度啊?人類就在不斷的封閉自己,不只是法律而且是方方面面所有方面都在封閉著自己,最後封閉的人啥辦法也沒有了,人制定的法律它會反過來開始治人。制定法律的人都想要治別人,因為他帶著一顆常人的心看不慣別人,妒嫉心想要治別人。他沒想到他也是人中的一份子,這個法律也要管他。最後把人就封閉的一點喘氣的地方都沒有了,也就甚麼招兒都沒有了,那個時候人還怎麼活?所以解決人的根本問題不是法律而是人心。(鼓掌)

  哪個國家對社會的動盪因素、對不穩定的因素都頭疼,如社會治安等問題,沒辦法可治。他們都想針對著這種不好的現象制定個法律來治它。這法律越來越多,可是在法律看不見時幹壞事的還會幹,其實他們誰也沒有找到根本原因:就是治人心,叫人心向善。人心變好了,也不需要那麼多法律,沒有警察人照樣都不犯法,人約束人自己我不幹壞事,要警察都沒有用了,你看那個社會是甚麼社會,是不是這樣?你警察多的將來一個人看一個人,他人心照樣不好還是要幹壞事。警察也是人哪,那警察本身他也有幹壞事的,大家怎麼辦?那法官也是常人啊,那法官也有幹壞事的看誰管?

  我就是說,解決人的根本問題不是在制定多少法律,不是怎麼樣限制人、制約人、管人,是怎麼樣啟迪人的善心,使人類的社會真正的高尚起來。任何外在的對人的制約都制約不了人心,也就是它治不了本。

  我知道人類的一切事情。當然這些事情雖然我講出來了,但是我目前不想對人類去做甚麼,不管。政治上的事我也不干涉,對於人的所謂政治我根本就不喜歡,不聞不問。但是人類的事情我都能說的清楚,眼下我只是為修煉的學員們負責。但是,更多的人修煉好了之後,這股強大的正的力量,會使社會發生一些改變,人心向善社會安定這是肯定的。但不是我有意要做的,這是傳大法附帶的作用。

  弟子:老師說,法輪功在這世上只有您一個人在傳,另一個人他都不敢下來傳。

  師:對。我就是法輪世界的……,法輪世界是我造就的。(鼓掌)傳大法只有我在傳,其實也沒有另外一個人,你想像的這個概念都沒有。

  弟子:我們時常感覺到剛有的想法馬上就發現是不對的。

  師:那好啊。你自己雖然主意識沒有像覺者那麼強,但是每當一出現不對的念頭馬上就抓住它,知道它不對了,是因為你修好的那一部份思想已經很強了,它就在發揮作用了。那不好的思想一出來馬上就意識到就抓住它了。

  弟子:「蓮」代表甚麼?代表修煉人出污泥而不染嗎?

  師:這個蓮花它不產生於人的空間。人們認為那個荷花像蓮花,但不是蓮花。蓮花是在佛世界中產生的,蓮花在佛世界中並不是作為一種花,而是作為果位與佛的威德。蓮花不是人概念中的花,但可以比作花。現在佛教中用荷花來比喻聖潔,出淤泥而不染,在淤泥堶悸囓X來的,卻不被污染,那麼乾淨、聖潔。作為一種比喻,但它絕不是佛的蓮花。

  弟子:在修煉過程中怎樣感受層次的進展和突破?我身體經常覺的有反復。

  師:這都是自然的。你說你自己能感覺到修到甚麼層次上了?這個不行了,這怎麼說哎,那麼多人,而且把詳細情況講給每個人,一是不可能,二是會因此而執著形式上的東西,不能在這上面用心哪。你們作為大法弟子,遵照大法去修,只有這樣是最快的。

  弟子:人的個性與根基有關係嗎?

  師:如果你是後天養成的怪癖,那不是個性,那是你的執著,是後天形成的。說有的人他確實有自己的特點,這個人他行動快,有的人就是慢慢騰騰,或者是本性上互相之間有差異,這是他本來的東西。後天形成的呢,如做甚麼事時表現出我就喜歡這樣,我就這樣,我就好這樣做,我就那麼做。把這些執著、痼癖當作是自己的個性與性格,這是不對的,這些東西都得去掉。

  弟子:宇宙、天體、時空的概念如何理解?

  師:宇宙、天體、時空的概念,要從這三個詞上講。因為人類的語言極其有限。大家通常認為這個宇宙,就是眼睛看到的和人能想像的到的就是宇宙。我給你們講了多少層宇宙多少層宇宙的概念,再往上講還有超越宇宙那樣概念的層次,我就把它叫作天體。這是我給你們講出的名詞與認識概念,而人說的天體跟我說的天體還不是一回事。那麼這個天體中不同的宇宙堶惜S存在不同的空間,那不同的空間當然它堶惘釵菑v的時間,那就是它的時空。不同時間存在的這個空間,就叫不同的時空。這是表面認識概念。

  弟子:大法在社會的洪揚就是宇宙的法理在人間的再現,這樣理解對嗎?

  師:對,但是不完全準確。因為這麼大的法理在人間不是再現,是開天闢地沒有過的,是宇宙的開天闢地頭一回。(鼓掌)

  弟子:美國人剛開始學功時很希望音樂帶中口令能配有英文的同聲翻譯。

  師:這個翻譯的事都在做。煉功帶中加翻譯的口令詞,我覺的不好。就像「佛」這個詞,西方人過去根本就不知道佛這個名詞是甚麼意思,但現在大家都知道。就是有些東西是不能夠翻的,但煉功帶堶悸爾挭應ㄔi以翻。那個「結印」、「合十」等等這些你一翻過來它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它就失去了它的原義了,所以這些名詞不能翻。

  弟子:如何能幫助自心生魔的走在修煉的大道上?

  師:首先我說他不能是好的學員,因為修煉好的學員絕不會有這種事。他對大法堅定如磐石的那種心,別說這個能干擾他,那些魔瞧見都害怕。(鼓掌)它動他就等於是雞蛋往石頭上碰,根本就不敢碰他。所以還是這些人思想中存在問題,特別是有外來東西利用其思想中的執著,用假相干擾,百分之百是他有過去的東西沒有放棄,你就查他的原因。他不求那個東西,那東西絕對不敢來。不管是宇宙過去的生命和我們現在所正過來的一切生命都在看著,你只是心不正才能招來這些邪的。心正誰都不敢來,真的能來,那眾神都不允許。至於說怎麼樣糾正他?叫他明白,只有放下心來多學法。一旦自心生魔就很難自悟了,別人越說他越來勁,他也不想明白,那也沒辦法,隨他去了。誰也不再管他,不給他市場,就像沒有這個人一樣。等他覺的沒意思了,也許會冷靜下來。但是對法已經造成大的破壞的,永遠不會有機會再得法,而且將來一定要償還其罪惡。是因為他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不是不慈悲他。這方面的法我一再講過。

  弟子:我很明白自己在不斷的過關,但是從來沒有感覺到身體有甚麼特別的變化。

  師:我們有很多學員吃了很多苦,確實付出、吃的苦比別人大。這堶惘釣潃茩鴞]造成的。一個是以前造的業力實在太大,或者是做了更大的壞事。你說你這一世你不知道,你不還這些事,怎麼能行。你們修大法了,我就管你。我還得讓你修煉提高,我還得讓你圓滿,我又不能告訴你你幹過這樣的事,你卻問我怎麼這樣怎麼那樣(當然我不是說提問的學員。我就舉一個例子說這樣的事)。那你說怎麼辦呢?我看到你吃苦啊,難受啊,我也真的為你擔心。可是相對的來講,消下去的東西已經相當的多了。師父那邊給你消下去的替你承擔的已經相當多了,再拿下去都不行了,就不允許了。那怎麼辦呢?剩下的就得多吃點苦。

  還有的是因為有些人就是執著自己的東西不放,你就是不放,隱藏的很深,甚至你意識到了也不想放,一觸及到這馬上就躲過去了,不願再想。因為你不想放棄,不想放棄你又要修煉,我看你也是塊料,能修煉,那麼我也就得叫你明白。你老是泡在那個狀態當中,難也就大。那怎麼辦?沒有別的辦法。這是一種情況,就是人為的自己給自己找的。

  再有,就是大家在修煉中身體的變化不是每一個人都像別人一樣那麼明顯,也有的人就是感覺不明顯,怎麼樣你也感覺不到,有這樣的。這麼說吧,不管你微觀上天翻地覆的發生了多大的變化,你表面的身體,被後天搞的完全不敏感了、麻木了,完全感受不到,這種情況也有。但表面身體不管怎麼變的不好,感覺不到,都不影響你修,進度比別人也不會落下來,到最後圓滿的時候,表面上的阻力甚麼也不算,功一過來一瞬間就完事,但是它可能使你就是不敏感。

  弟子:師父講到變異社會和變異人類,能否進一步給弟子講一講?

  師:大家知道,不論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在古代,那個時候的人,他們的思想、人的行為及社會存在的方式和現在完全不是一回事,神都認為那是人的生活。但是它也有一個發展過程。大家知道中國經過了好多朝代,服飾雖然有所改變,每一朝都不一樣,但是他們人的觀念、做人的思想,他們在社會上所從事的一切事情,那是真正人的生活。那麼現在呢,這個社會好像是很發達,都是現在科學帶來的。

  那麼為甚麼神允許人類社會的變異呢?一講到這個問題牽扯的特別大,我就不願意講。可是也可以簡單的概括幾句。就是說,這個宇宙中有一個舊的勢力。這個舊的勢力它也不是魔,它就是在漫長的歲月中偏離了法以後所產生的生命,它根本就不知道宇宙不好了。就是這一類生命,為了維護它們自己的這一切,阻礙生命得法,阻礙正法,形成了一個極惡的勢力。但它們不是魔,卻幹著魔都望塵莫及的事,它們假意為人好,可是它們的破壞卻是真的。

  表面上是神的形像,其實它不是善的生命,這股勢力在我今天傳這個大法中,起著嚴重的阻礙作用。當我的功一旦觸及到它們的時候,其實它們啥也不是了。當它們明白的時候,它們發現自己正在被徹底的銷毀中,它們都逃不出被正法清除的下場。這件事情就是這樣的一個過程。這個問題反正一講就講的很大,涉及的問題太大。就是說,這個舊的勢力,存在的時間已經是相當長了,所以它們不相信生命偏離了法,也不相信宇宙有甚麼變化。

  那麼我做的這件事情從上到下都知道,最高的那些神它們就想要配合,它們就做了一系列的系統的安排,它們認為這麼做對我才是最好的。不同層次貫穿下來都有了這樣的一個安排,可是它們沒想到它們的標準、它們的安排卻成了我做這件事情的障礙。甚至從古到今人類社會它們都一直在安排著今天人類怎麼得法,它們想借用人的身體和人的思想來把外星人的智慧留下來。就是這件事情也是在最低層次上給我正法度人製造的一個麻煩、一個難度。所以它們做的一切想要為這件事情好,實際上都在起阻礙作用。但是,它對人類最大的破壞是對人得法起到的阻礙。特別是這個科學表現出來的不相信神,和否定傳統的真正人的思想與行為。這些事情對人得法都是阻礙。那麼作為外星人來說它不是神,它也不知道那些神這麼安排的。只是神操縱著把這個門打開了,把它放進來了。這些外星人可得著了,人體它們早就想要了。怎麼做都沒誰管了,想盡辦法要得人體,佔有人類的這些個地方,所以講起來是非常複雜的一些事情。剛才就這一講,就牽涉很大的問題。這就是為甚麼會出現變異社會,出現今天這樣一個人類狀態。

  有的學員說:不管現在有多少弟子,老師將來只能帶幾個弟子圓滿。我在不同地區都聽過有人說這樣的話,這是嚴重的破壞大法。那我今天還在這兒講甚麼法呢?我就把那幾個人單獨叫來教就完了唄,普度甚麼眾生呢?可是我們有的人卻能相信,那你說你怎麼學的法?這是一個問題。還有人說:老師會附到哪個學員的身上講話,點化別人,告訴別人甚麼。這是絕對不會有的事情。我會經常借用別人的口,你家堛瑪豸H的口,甚至不管是誰的口,我都可以借用他的口來說你幾句,點化點化你,這是有的。附在誰身上,誰那麼了不起?這根本就沒有這種事情。講這話的人就是有問題了,保證是他自己有問題了,那就是附體幹的。

  弟子:我向常人洪法時,先要求看三遍《轉法輪》,想學了,再教動作。

  師:不要搞這麼絕對。因為入門的人總是有這樣或者那樣的一個因素,所以也可以教他煉功,慢慢認識也可以;或者給他一本書,看好了他想學都可以,沒有絕對的,不要把它規範化。有的人看一遍書就覺的好,迫不及待的要想煉功。你說:不行,你還得看。這樣做就不行。

  弟子:有的學員說:新來的人不能先看書,要去思考、去悟、去想。

  師:悟也好、思考也好、想也好,在沒有得法的情況下,你叫他想甚麼、悟甚麼都悟不出來呀,是吧?都要多看書、多看書,在修煉過程當中你反應出來的一些狀態,你能夠正確對待,這就是正悟。甚麼是悟啊?就悟這個,這就是正悟。那麼去思考去想,你想甚麼呀?所有反應出來的思想你們還真都得過過濾,哪些是自己,哪些是不好的思想。壞的思想還不能讓它想。至於說思考也用不著有意的去思考甚麼。大家認識這個法都有這麼一個過程:拿起書來一看覺的好。為甚麼覺的好呢?你有理智、有思想,在常人社會中有實踐,你才知道法好。一看就知道,但是畢竟這是感性的。通過你不斷的看書的時候,你越來越明白他的價值,這就上升到理性。那你其餘還思考甚麼?假如你要是這麼想:今天學的這篇法對不對勁,這一篇講的有沒有道理,那你就悟偏了。這樣做是絕對的錯了。

  弟子:由於洪法不夠,至今科技界的高層人員真正修煉者不多,我們應該如何做?

  師:這個不要管它是甚麼部門、甚麼社會階層,大法傳出來針對人心,針對個人,不針對集體。比如說我有權力,我叫大家都來學,不學不行。可是哪一個是真心的呢?他是你強迫來的、命令來的、或者是礙於面子來的,不是為得大法來的。得他自己真要來學才行。所以不論多高的職位、多大的權勢,我們都看他的人心,誰也代表不了別人。那麼我們說有些部門的人得法之後,可能對我們大法在洪揚上、在證實大法的科學性上,可能更有利,我不反對大家有這樣的想法。想要維護大法,做大法工作這很好。但是,往往也不像你們自己想像的那樣。得他自己想不想得,他想得才行,他不想得那也不行,但是缺了誰大法也不怕。有的學員很著急,說我們煉功點上,不敢叫學員怎麼做,一說怎麼做,學員就不煉了,就走了。我說可能在對大法理解不深的情況下可以,如果這個學員學一段時間了還這樣,那走就走吧。我們要的是修煉的人,不要那些混水摸魚的,不要那些來湊數的。一百個人中有九十九個都不是真心的他都走,剩下一個真心的,這就是你的成績。有一個人得度都是了不起的,但是不會這樣,今天畢竟有這麼多的人數在修大法。

  弟子:在過關時,有時感到自己悟到了,心一下輕鬆了,可是過後發現同樣的關又來了。

  師:剛才有學員問我,說通周天,這個狀態以前有過,怎麼現在又重複了呢?我告訴你們,大家在修煉中為了最大限度適應常人社會的狀態,你修好的那一部份是從微觀上給你隔開了。沒做好的這一部份它可能也同樣存在著同樣的問題,還得這樣修,修好了再隔開。舉個例子說吧,你每一層身體上都有機制,你很多層次身體堶悼i能也有不好的思想。就是說一個不好的思想,它可能是最表面的很淺的那個東西構成的,也可能是由更微觀一些的物質構成的,那麼有的壞思想可能它從微觀到表面都有它的存在。所以你這一面合格了,清理掉了一層,隔開了,那麼下一層還有,還得重複著你修煉中要去掉的東西。

  有的人說我也覺的我修的不錯,在一段時間很好,可是為甚麼現在又冒出不好的思想來呢?是你修的好的那一部份已經隔開了,沒修好的那一部份還得繼續修,但是,它會越來越弱。有的時候冒出的思想非常壞,我知道。你們不要擔心,物質越微觀的時候它的能量越大,也就是說,它的力量越大它起的壞作用也就越大,它能主宰人。而最表面上,物質越表面能量也就越小,越小也就越沒有能力,但是越小越表面也就越壞。那麼越壞越低的時候,它也就越沒有能量,這是這麼一個關係。所以你雖然消減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它是變的很弱了,但是它很可能表現的更壞。你不要擔心這些東西,你已經修煉到這一步了,這使你的思想中一有不好的念頭出現你馬上就會意識到。這在初期是很難做的到的。壞思想在逐漸的一層一層的去掉。但是你們要聽明白了。你想:噢,原來是這麼回事,那壞思想再出現我就不再管它了。那你要不約束自己排斥它,又成了你不修煉了。就是這麼一個關係。你分清它,你制約它,你自己能夠知道修自己,抑制不好的思想,你就是在修煉,就是在不斷的消減,不斷的消減,夠標準的就是越來越多,全夠標準了就是圓滿,就是這麼一個過程。

  弟子:北美弟子利用許多機會向美國人洪法,可真正得法的美國人仍然很少。

  師:宇宙中舊的勢力,它有一套安排,它的安排嚴重的阻礙著我今天要做的事情。

  它們誰也不知道我從哪兒來的。過去我給你們講過一個道理,比如說神吧,不論這個神在哪個位置上,他都不知道高於他還有沒有神。而且神的存在和人的存在不一樣。我今天告訴你們,我說天上有天,從道理上你們都相信,可是你們和神的思維不一樣。你們都是在法中認識的,神覺的甚麼都看見了,甚麼都明瞭了,你再說上面還有,他就不相信,真的不相信,那是他果位決定的,層次決定的,也是他的智慧證悟到的。在他以下或者與他同等層次,那是一目了然,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對在他以下所有的生命來說他都是絕對偉大的。對於我,它們都能夠看到我在它們那一層次中顯現的形像、顯現方式,但是它們都看不到我高於它們的存在形式,所以它們就敢於起著它們的作用。

  它們認為我也是它們這兒的:我就這麼安排的,對你有好處。其實它們不知道我有更高的事要做。層層它們都這樣幹著,這一層這麼想,那一層也這麼想,它們也都這麼想,所以它們就安排了一個層層的阻力。洪法的問題當初我自己想在我正法的過程中使兩億人得法,因為全世界有七十多億人,兩億人這個數目也是很小吧?但它們就給限制在一億人,固守它們變異的東西不放。每當我破掉了一層,它們那還有上一層的安排,我得層層層層……把它們衝開,我才能不受它們這一套安排限制,所以它們的安排就形成了我正法的一個非常大的阻力。

  弟子:有許多人在尋找一種修煉的動力,比如建立回家的觀念,不知是否無為去修更好?

  師:建立一種信心哪、動力啊、或者是想要去哪堙A作為一種修煉的推動力,原則上沒有錯誤。但是我覺的還是有漏,因為你還是為了甚麼東西在修。當然,想修煉返回去或者是達到甚麼狀態,我想你只要確定了目標或者確定一個正念就不要再想了,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就只管去修,其它的不用管。你老是這樣想作為一種動力推動你,當到了一定的層次後,對你們的要求更高了,到那時,我想它並不一定是動力,好像是一種執著。但是初期是沒問題。我講了如來佛講慈悲,但是在相當高的層次上那個神一看,甚麼慈悲啊,慈悲是甚麼,他又不懂。他不是不懂,他甚麼都懂,他認為你的慈悲這是執著。這個理是昇華的,法也是不斷的昇華的,在不同層次上生命都有對他的不同層次的境界的要求。

  弟子:每次參加法會都會感到促進很大,可是回到家以後時間一長發現又不精進了。

  師:我昨天還在跟學員們講這個問題,大家也都有這個感受,你們在大法的環境中聽老師一講都知道確實應該精進的。可是你們畢竟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所接觸的一切都是常人中的利益,事事都關係到你個人的利益問題,那麼整個社會所散發出來的氣氛都是為這個而活著。在這個環境當中不自覺的你們又覺的這一切都是這樣的,會使你不能精進,這是一個不能精進的重要原因。可是反過來講,正因為這個環境能使人鬆懈,這個環境能使人變壞,這個環境複雜不容易修煉,你要從堶悼X來,你才是偉大的,你才能去那麼高,你才能返回去,你才能叫人家說你真了不起,是不是這樣啊?所以我們在任何環境下,在今天這個環境下,要想自己能夠使自己不斷的精進,我想就多看書,多看書。

  弟子:越微觀層次越高,昨天老師講不同層次的天是向微觀下走。

  師:沒有你想像中的上和下,地球是圓的,下面也是上。地球本來是圓的,人一會倒過來了一會又正過來了,沒有人的那個上下的觀念,周圍四面八方都是上。我講向上走,其實也可以理解為是向微觀中走,準確的說上天就是向微觀中去。

  弟子:老師在《轉法輪》中用光年來形容時間,而物理學中光年是指距離?

  師:我講天體時用了時空概念的距離來講了所需用的時間。在同等層次中可以講距離。從洪觀到微觀那個距離的概念是隨著空間和時間的差異發生著變化。就是人類它沒有一個恆定空間距離與時間統一的概念與名詞。做這件事情我是打破一切時間在做,這是我的辦法。但是,任何生命只要在那個環境當中就被那個環境的時間所制約,所以講天體結構時距離的概念是與時間和速度分不開的。在同一境界中存在的不同的世界,或同一層次中的不同粒子,它們之間可以用距離來衡量是因為它們在同一層次中有一個統一的時間和距離。而從微觀到洪觀這樣一個穿越的過程沒有統一的時間和統一的距離。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大法給眾生開創的,包括不同層次眾生的文化,正法中不只是糾正不正的,同時也是在開創過去不足的新的人類文化。我想我說清楚了。(鼓掌)

  弟子:每當過情關時心媮`有一種萬般難捨的感覺,我是否是那種不願意改變最本質的人?

  師:你們把情當作是自己的理性或者是你身體的一部份甚麼東西就錯了。但是如果你們有意的非要放棄還沒能夠達到的那一步,你們就又是強為。通過不斷的修煉、看書、煉功過程中逐漸達到真正能在法中認識法。你對自己有了高的要求,儘量抑制那些不好的思想,你所執著的東西,你儘量放淡它、排斥它。你所能夠在那哪怕一秒鐘之內你能達到標準的那一部份,就給它定住了。就是這樣的不斷的、不斷的向表面突破著。最後全都突破完了,最後一層破開的時候你會發現你完全不是當初的那個思想、想法,你的思維方式都和原來不一樣了,那就是真正的你、真正的本性。而你現在所放不下的所想的這一切一切,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在糾纏著你。

  除了這個觀念之外,人在這個空間中還有一個特定的環境就是情,三界之內都被情泡著。你都離不開這個情,你就在這其中。實際上你們要做到的就是怎麼樣脫離這個情。我雖然講的很明確,修煉時間短的是做不到的,老學員沒有圓滿之前也很難完全做到。在修煉中對自己嚴格的要求,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大法修煉中可以改變一切。你不斷的看書,那麼平時你又對自己儘量的像一個煉功人的樣子要求自己,就能使你發生一切改變,因為大法在熔煉你。

  弟子:有個地區想一個月開一次大型交流會,現在已經開三次了,我覺的太多了。

  師:是太多了,不要開的那麼勤。像咱們這種大型的法會,我想一年一次或者是兩次也就夠用,搞多了容易影響大家修煉。因為修煉是第一重要的,你們的洪法也是為了叫人得法,為了叫大家真正能夠提高、增強修煉的信心才搞這個洪法,但也不能流於形式。

  弟子:師父昨天說:「我原定的是兩億人」,是否我們洪法的前景將是兩億人?

  師:一切阻礙正法的東西都在最後的清理之中了。但是給人準備修煉的時間已經失去太多了,不可能再挽回了。再有一億人來,保證和你們不會一樣,不會趕上、跟上你們。但是,是不是我們就不做洪法的事了呢?還要做,因為人類還有下一步事要做,還有很多人沒有修、沒有學,要讓不知道法的人知道法。

  弟子:到路途遠的地區洪法,我擔心因此會干擾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修煉程序?

  師:這個不會。如果是很偏遠地區沒人知道法,你們去洪法沒有錯,也不會因此而耽誤了修煉。一邊做洪法的事一邊自己不斷看書煉功,這本身就是在修煉。

  弟子:「私」所能貫穿的層次有多高?我們怎麼能突破這個層次呢?

  師:生命之所以能夠偏離法,生命能夠從高層次上掉下來,就是他們有了這個私心。人類有私心的原因在人的思想中有了許多後天形成的不好的觀念造成的,實際上是思想的污染。那麼更高層次上的神他是更純潔、更聖潔的。他如果有了不應該有的東西,那就是他不純淨。沒有你認為的那個層次的概念與形式。

  弟子:老師說我們不僅可能返回到我們原來生命產生的地方,而且還可能會更高。

  師:也許會有,但是實在太難了。有一點,只要你修下去,包括得法的,我是一個人都不想落下。(鼓掌)我一定要想辦法讓你回到你原來產生的地方去。(鼓掌)至於說要去更高的地方,這個事那可得看你自己。這個也有特殊的、極特殊的。其實你們在用人的思想在想。在你的生命當中,最主要的就是回到你原來的地方,那是你最大心願、最美好的願望。生命並不在於他在多高的位置,是他能夠得到他自己應該得到的,就已經滿足了,就是幸福,但是用人的語言講聽起來很粗俗。人都有一個無休止的慾望探索著一切,這個心並不好。神沒有這個心。宇宙對眾生來說是無邊無際的,無法看到底的,所以一切想要知道更高那是無休止的一種可怕的東西,那是不行的。

  在過去修煉當中也確實有修的很高的,但是這個苦吃的很大啊!我給你們舉個例子。我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全力不斷的向微觀上突破著正著法,我是自下而上的做。這樣我做到了一個甚麼地方呢?就是做到一個遠遠超出有人體的地方了。那個地方全都是物質、瀰漫著物質形存在的生命。

  在宇宙大變動的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有那麼幾個神,被捲到了那個層次中去了,下不來,也就在那兒呆著。他們覺的太沒有意思了,就一心想下去回到原來的地方。那可不像你們想像的,不是說高就是好。後來我做到這一步的時候,我把他們又送回去了,他們覺的很高興。(鼓掌)有些話聽起來好像是很玄。我現在坐在這兒就是一個人像俱全的李洪志。我告訴你們的是法理,我講給你們的都是真事。但是呢,所有的能力的體現不在常人這一邊。因為我不需要使用那樣的能力來給你們同化、昇華,你們用大法的法理就可以圓滿一切。

  弟子:我聽說每讀一遍《轉法輪》能擺脫一層殼?(學員笑了)

  師:大家可別樂,我看確實有這個威力。你第一遍看完《轉法輪》的體會,你在第二遍看時不帶有重複的。所以我告訴大家要多看多看。能悟到更高的理是因為你又進到那一個境界了,不達到那個境界就不讓你知道那一層的理。

  弟子:讀法的遍數與圓滿所達到的層次有關嗎?

  師:讀法的遍數會增加你的圓滿的進程。能不能圓滿那還得加上你的修煉和其它的方面。其實你能夠這樣看書,我知道就甚麼都能做好。

  弟子:根基相同的倆個人所處的社會階層不同,他們圓滿後能達到一樣的層次嗎?

  師:修煉不看人類社會的甚麼階層,不分人劃分的貧、富、貴、賤,一視同仁。如果同一層次來的,那是一點差錯也沒有,保證是一樣的。如果他們不是一門的,這也沒有問題。如果有人做出甚麼特殊的貢獻,能使你修煉的進程前進一大步。(鼓掌)但是呢,我想我們可別往這上下功夫:找個捷徑,回去多做點甚麼好事。弄不好適得其反,不是大家想怎麼做就能做得了的。

  弟子:有個別輔導人員不符合大法要求,有的學員要求更換,該如何對待?

  師:如果這個人破壞法,那是一定要更換的。就是不更換他,我想學員誰也不會再和他在一起了,那自然他也就不是了。如果他不是破壞大法,只是工作方法有問題,那麼我們就善意告訴他哪媬糷F。他也可能認識到,也可能認識不到,但是他也是個修煉人,最後總得認識到,可能會有一個過程。那麼是不是在這過程當中我們也變的非常執著於他的錯誤,自己心媕Y就是過不去?那麼你就變成了執著,你就變成了向外找了。你就不能夠想一想他的不對為甚麼叫你看見了?他的不對,為甚麼你的心媕Y就那麼難受?是不是其中也有你自己的不對,為甚麼把這件事情看的很大了?在方方面面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都要修自己、看自己。

  如果這個輔導員是真正的修的不錯,他有問題你給他指出來他真的會看自己。如果別人給輔導員指出問題他不看自己,那我說這個輔導員那法學的很差,應該做大的改進。(鼓掌)不是遷就誰,因為你們都在修煉當中,都有自己的執著、放不下的東西。也可能你對,也可能你不對。你的不對也會把別人的對看成是不對,你的對也可能把別人的不對看成對。

  大家都在修煉,你們剛才聽過我說一句話都鼓掌,我說我儘量不落下一個得法的弟子。我都能這樣做,你們為甚麼不能夠善意的對待所有的人呢?(鼓掌)如果你們碰到矛盾都能向自己內心找一找,是不是我有問題?我說甚麼事都好辦,那個修煉的速度就飛快飛快。可是我也只能是這樣告訴你們。在你們實際的修煉過程當中,你們明知道是錯,你們也很難過的去,所以只能說讓你們儘量的做好、精進。矛盾是很難免的,沒有矛盾就沒有提高。如果輔導員做好了,學員做好了,這個環境大家誰都沒有矛盾了,那誰高興了?魔高興,我不高興。因為你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了,你們提高不了了,達到不了回去的目地。所以你們不要把矛盾看作不好。

  我經常講人吃一點苦不是害處。你們就沒有想到那個矛盾也是苦嗎?(鼓掌)所以前一段時間,在我們美國大法弟子中這一類事情比較多一些。當然了,你們畢竟不像中國大陸學員得法那麼早,大家認識那麼快,這個過程已經過去了。我想從現在開始,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已經相當好了,老學員對法認識也很高了,做事已經不像原來那麼偏激了,這非常好。我想從現在開始會越來越好,因為大家在成熟嘛,對法認識越來越高。

  有的人說:老師啊,我盤腿不疼我真著急啊,是不是我沒有難了修煉的不快啊?別人能認識到這一步,那你為甚麼不能夠在矛盾來了的時候感到高興啊?哎呀,這可給我來了提高的機會。人在碰到矛盾的時候都往外推,互相推,所以你們在沒有矛盾的情況下你變的不著急,覺的挺好,來了矛盾你們相反的卻不幹了。矛盾本身就是苦修的一部份。有的人說我沒有接觸社會啊,我年歲大了。你年歲大了,為了讓你提高圓滿,讓你坐在床頭上也得讓你想起八年穀子十年糠那些難受的事。讓你坐在那兒生氣,氣的不行,氣了半天明白了:哎呀,我是修煉的人不應該這樣生氣啊。這個心就在給你去。反正你想舒服,那就沒有辦法提高,我就不能讓你舒服。(鼓掌)

  在矛盾中才能去掉人心,在矛盾中才能知道自己哪堣ㄨ鵅C和別人發生矛盾的時候保證就是你的心起來了,非常明顯。你要不抓住它那一瞬間,還在跟別人犟,還在爭你的理,你那個執著爭理的過程就是那個執著心強烈的表現的過程。如果能夠再往深挖下去,看看它是甚麼動機,那就找到這個心的根。(鼓掌)所以大家修煉要自覺的去修,你不能夠總考慮叫我的法身給你點出來,法身絕不會直接告訴你怎麼做。

  大家知道,我剛才給你們講的我在正法時不斷的向微觀上突破,為甚麼能做呢?是因為我把所有的不同層次上的主要那一部份都抓在我這堙A(鼓掌)所以它跑不掉。當然有一個問題,在銷毀過程中,把它銷毀成像塵埃一樣的往下散落的時候(因為它不好才銷毀它,都比魔還壞,銷毀掉的時候,因為它就是壞的東西,它臨死它還想壞),就專門往北京這兒落。

  大家知道,北京那個天氣,人們很著急。這個北京怎麼了?這兩年那個天氣像雲不是雲,像霧不是霧,空氣中的懸浮物質那顆粒還都很大,眼睛都看見了。說那個是汽車的廢氣,馬上治理汽車尾氣。我想這與汽車沒有關係。汽車排出的那是一氧化碳、二氧化碳,而空氣中的懸浮物主要是氮化物。美國的汽車多的簡直了不得,那公路上像水一樣在流,幾十年了也沒有污染到這種成度,所以它不是汽車的問題。說工業污染,發展中國家工業污染雖然相當嚴重,並沒有達到那種成度。特別是北京也沒有那麼多造成污染的工業。他說燒煤燒的,但現在都是暖氣啊,大煙囪也很少。可是過去燒爐子的時候家家一個爐筒子,那個時候也沒有污染到那種成度。說它不是這種污染,當然了他不相信,我也沒必要告訴他們,人喜歡說是啥就說是啥了。

  其實就是微觀銷毀的空間中存在的那個非常不好的物質不斷的下落。坐飛機,從機場一起來穿過五百米後,藍藍的天非常好,往下面一看,哎喲,像一個蓋子蓋住了一樣。它從哪來的老也不散?它是從微觀上來的,所以就查不清它從哪兒來的。它從小於表面分子的粒子中來的,所以查不清它從哪來的,最後發現是氮化物。氮化物這個東西(你們學化學的可能都知道)那是有機物質浮塵,和那個燒死人爐堨X來的煙是一樣的,它其實就是銷毀微觀不好的生命造成的。

  弟子:老師寫的「再造人類」、「變異」、「和時間的對話」是一九九六、一九九七年寫的,為甚麼在一九九八年才給我們看?

  師:我給你們看,拿出來的時間也都是有原因的。因為我看到的事情出現時,我就寫出來了。等到普遍出現的時候我就把他拿出來了。(鼓掌)

  弟子:隨著老師講宇宙結構越來越大,我的眼界和心胸似乎也在擴大著。老師這樣講目地是……?

  師:你不都講出來了嘛。其實我在擴大你的容量,你們的一切也都要跟著擴大、增長。我說天體在宇宙中也是一粒塵埃,就是我給你們講出來的你們能夠理解的,比那還高多少億倍、兆倍也是宇宙的一粒塵埃。除了我誰也不知道宇宙最終是怎麼回事。(鼓掌)而且這個宇宙堶惜]是相當的龐雜,人的思想容納不了,沒有這樣的語言,我也就沒辦法給你們形容。我其實給你們講來講去,都沒有脫離一個體系。就像我們地球是一個粒子,可是我告訴大家,像地球這樣的粒子是遍布宇宙天體一切的,就像空氣中的這麼大的分子組成空氣的分子一樣,是遍布一切的,你說它天體有多大?!我給你們講的是從一個體系中講的,那個複雜成度簡直是無語言形容,可是畫也畫不出來,因為結構的複雜像無數兆的立體交叉面一起也表現不了,所以就很難跟你們講的清楚。(鼓掌)但是你們在《轉法輪》中,在修煉到一定層次的時候,你們自己在思想中會領會,能夠領會它的龐大,但是你卻說不出來。(鼓掌)

  弟子:情為甚麼這麼難捨?

  師:我告訴你呀,人,你這個外殼,生在這個情中,生來就在這個情中。組成你外殼的這個身體細胞就是在這個情的環境中生的。你要脫離了它,你就不是人了,那是神,人執著於情,其實是被動的,但是人卻認為是主動的。

  弟子:同性戀是罪惡的,可是我陷入痛苦和絕望,我相信真、善、忍,可我配修煉嗎?

  師:受到現在思想不正確引導,受到現在不正確的宣傳導向和這個環境的侵蝕,人可能會犯很多錯誤,那麼就不是說你沒有救了。你可以學大法,改正你那些不正確的思想與行為,就像我講的為甚麼會同性戀?其實人被動的執著於情。如果你執著於它的時候,它會在你思想中產生各種執著,從而造成各種觀念甚至變異觀念。你突然間喜歡那個人的一個動作或形像,長期你就會執著的喜歡這些;或許是你就喜歡這個人的態度、表現,那麼長期就會形成觀念,就喜歡他這個表現。那麼逐漸這個東西越來越強,它就會主宰你思想。那麼你要喜歡一種甚麼東西形成觀念的時候,它就會越來越強烈,心態要是變異的,慢慢這個變異思想就會擴大的發展成更加變異。所以這個同性戀就是在那個情中的一種變異的東西,其實也是一種觀念形成了,只是變異的。

  而人這時都把這些東西認為是自己,其實是自己後天不正確的認識形成的東西反過來它主宰了你,你卻認為這是你自己的思想。人可從來沒有認為自己的觀念不是自己,自己形成的那些思想業力當然你也不知道。思想業所反應出來的任何一個念頭你從來都沒有思考思考這是不是自己,其實在思想上反應出來的念頭它並不一定是你。但是這些不正確的思想不是不可以糾正,因為學大法嘛,就是叫人走正路,做的更好。在大法中我想甚麼都可以糾正過來。沒有問題,可以學法。但是對自己要真正的負起責任來,特別要排斥那個思想。它在害你,它在叫你做不是人的事情,它在往地獄堜鴔A,心媗亄坐F的人們卻還認為這是自己。那個觀念一冒出來叫你喜歡同性的時候,你要記住了它不是你,又來害你了。可是你因為長期的被動順應,一隨和還覺的挺好,就成了同性戀。這個思想一定要糾正過來。

  弟子:我今年五十歲,但有學員看我十六、七歲,是另外空間的我,還是修煉的我?

  師:這個問題我講過。你們坐在這堣ㄩ犌h大年齡,這可不是你們本質的年齡,不是你們真實的年齡,這是在人這個時間、環境中體現出來的。也許你今年六、七十歲了,可是你的元神卻七、八歲;也許你四、五十歲了,你的元神才十七、八歲。但是你通過修煉之後,包括你人的表面都要向最好、最年輕的狀態中轉化,這是肯定的。

  弟子:我是西方人,是專業魔術師,我認為不用超常能力,魔術師的魔術也能變出來,我相信您講的是真實的,可我心媮椄O很矛盾。

  師:魔術是技巧,是靠著手快,或者是加上道具的掩蓋,它絕不能和功能混為一體。但是人的個別技巧熟練的時候,也可以生出一種功能似的狀態。你比如說吧,有的人把帽子摘下來了來回扔,這邊扔起來了那邊接住,扔的很快,但是他的手的動作看上去並不迅速,可是他卻能接的住。就是時間長了他也能夠產生一種像功能一樣的平衡時間差,所以就起到那樣一種作用。

  大家知道那個太極拳慢慢悠悠的那怎麼能用於實戰啊?你看它慢慢悠悠的,它的功能可以平衡時間。它不用這個空間的時間,你人眼睛看上去很慢,可是它實際上走的非常快。你發拳再快的時候也沒他快,他慢慢悠悠移動就已經打到你。由於太極拳沒有心法留下來,現在的人都不知道太極拳的真正原因所在。大家知道,這是時間的差異、空間的差異,這個差別相當大。我們東方人聽過這個神話故事,叫作神足通。你看到一個老頭走路,他走的很慢,慢慢悠悠的走,可是你騎馬也追不上他。就說他不在一個空間媢B動。那魔術達到很技巧的時候,我發現他們有的時候也帶有很弱的這個東西,但他們自己卻察覺不出來。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他認為是技術,熟能生巧,可能也就是這個意思。但是功能魔術是做不到的。

  弟子:我們在翻譯和核對大法書的時候,怎樣才能避免摻進自己人的觀念、人的東西?

  師:在中國大陸,他們在過去剛開始翻譯英文本時,就經常的爭論。為甚麼爭論呢?他總覺的別人翻的不好,別人又覺的他翻的不好,是因為倆個人不在一個境界,不在一個層次,悟到的嘴婸﹞ㄔX來,就覺的他不對。那麼他一旦說出來了,他自己也覺的不對,別人也覺的不對。為甚麼呢?高層次上的理只能心領不能言表。我早講過這句話,就是說你要想在《轉法輪》這本書上把高層次的理寫出來,那是絕對不允許,你也寫不出來。因為高層次的理是不能示人的,不能在人間展現,只能在你修煉過程中你能夠看到,修煉者能夠知道,別人卻不能知道,就是這個道理。所以要想翻譯書,就只能夠把文字最表面這個詞的意思翻出來就行了。你表面詞義翻準確了,那麼背後的內涵我把他加上去就自然是法,就起作用。翻譯的事就是這樣的。

  你們往往都想你的不對,我的對,爭論起來,實際上自己講出來的發現自己講的都不對,就是你只能心領不能言表。高層次上悟到的理,不能用人的語言寫出來。所以要想寫就是表面文字的那個詞彙翻譯準確就行了,儘量找準確的詞彙把他翻出來,就不容易加進個人的觀念。

  弟子:我多次看見又亮又白的法輪,中間是紅色卍字符,這是我出偏了嗎?

  師:不是的。你看到的顏色是你天目原因造成的,沒有出偏。這個法輪是宇宙的縮影,在宇宙中他有幾種顏色是變化的,赤橙黃綠青藍紫有色無色的,好多種顏色,不是這一種顏色。我們覺的這種顏色鮮豔一些就作為我們大法的標誌。除了卍字符的金色不變,太極的顏色不變,其它的顏色都可以改變。而且,在另外空間埵s在的物質那個顏色的構成不像人類這個空間的顏色它是分子構成的。那個空間的顏色是由更細膩的物質粒子構成的,所以看上去它的光彩細膩的非常漂亮。

  通過這兩天的法會,特別是昨天下午學員的發言,很多學員深有感觸。法會對你們的修煉提供了一個找差距的機會,提供了一個增強你們修煉信心的機會。所以大家在這次法會上能夠得到的、認識到的,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都要把它貫穿進去,真正使自己儘快提高上來,快點精進,這才是最關鍵的。

  法會本身不是目地,目地是叫大家怎麼樣能更好的提高上來。我也知道大家對法認識越來越高,很多事情不需要我去講,就包括我今天回答的這些問題,有很多事情大家都是明白的。

  本來這次法會是美國西部地區地區性的交流會,現在變成擴大性的。不管哪堥茠滿A把我們這次法會的心得帶回去,最起碼你們自己通過這次法會應該有所提高,才不枉你千里迢迢的走一趟。(鼓掌)

  弟子:從各國各地區來的弟子都代表本國本地區的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我都謝謝大家。(鼓掌)

  我也不想多講了,希望大家不斷的精進,認識的更高,層次突破的更快,趕快圓滿,開功開悟。

  (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