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法會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二、二十三日

  學員們,大家好!(鼓掌,眾弟子:師父好!)

  我知道我們在座的有我們新加坡的學員,還有許多不遠千里從中國和其它國家及很多地區來的。這次法會的目地是想通過互相之間的交流能找一下差距,使大家能夠儘快提高層次,總的是這樣一個目地。但是呢,我們有許多學員由於長期在修煉中對法的理解越來越深,有很多自己的體會,各方面親身的感受也越來越多,那麼很多學員就想要見我。你們很多人是屬於沒有參加過當初我在中國辦的學習班,很多人是屬於自學的。那麼這樣一來,想要見我的心就非常的迫切。我也知道大家的心情,所以大家來了。還有很多人也有這樣的想法,也想來。你們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是我想啊,當年我親自傳法的時候,那就是以傳法為最重要。

  那麼現在法已經傳出來了,書在社會上已經在廣泛的流傳,我們學員都有書。也就是說你們都可以學法、修煉,效果和我當年傳法、親自辦班是一樣的,甚麼都落不下。那麼當前就是你們修煉如何有一個安定的環境,使你們如何儘快的提高,這就變成了最重要的。大家通過學法,通過修煉,也明白了。知道師父真正的在管著你們,為你們負責。那麼你們的提高也都是有系統有安排的,每個人都有一個系統的修煉道路。因為大家想要見我,這個心浮動起來,不能安心修煉,或者是到處去找我,那麼也會影響到你們的修煉程序。法是傳出來了,可是大家想到過沒有,你們的提高、你們的修煉,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們不能提高,不能修煉,我傳的這個法就等於零。

  既然你們修煉這件事情是第一位的,那麼任何事情都不能夠干擾它。我只是想告訴大家,在修煉中,要穩下心來修煉,不要用任何一種常人心來影響自己。如果你們真的是為修煉,為自己的境界提高,找差距,或者是看看新加坡學員的修煉情況,聽聽他們的體會,促使自己怎麼樣提高,你們都是這樣想的,那我就非常高興。當然,大家想見見師父也沒有錯,只是你們這個人的情不要太重。反正是常人的這個心也得放,不然的話你們就會用常人的情,常人的心來對待我,用常人的想法來對待法,這就造成了你們提高的一個嚴重的障礙,我們大家要注意這個問題。

  我們很多人來到這堣]不容易,有的人可能工作也很忙,抽出時間特意趕到新加坡,甚麼樣的都有。既然來了呢,我想就安下心來,聽一聽新加坡學員怎麼樣修煉,怎麼樣提高,就算外地來的學員把它當作一次取經吧。

  我本來是來參加這次法會的,來聽大家講的。但是呢,我們畢竟有很多學員還是有很多問題搞不懂。因為大法在世間上傳,就必然不斷的有新學員、新弟子入門,那麼他必然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其實甚麼問題都可以在書中找到答案。可是我們有些學員還是不放心,也總想問一問,那麼我就給大家這樣一次機會。兩天開會的時間,我現在不會多講,主要是聽大家講。等到明天的下午,整個一個下午的時間我給大家解答問題。大家可以多提修煉中的問題,我給大家解答。我想有半天的時間也就夠了,因為一共才兩天的時間。我們的學員還要組織發言,還有其它活動,我們爭取圓滿的把這個法會開下來。這麼大型的會在新加坡也是頭一次,而且還來了那麼多外地學員,方方面面的組織工作也是不容易的。不用我給你們講的過多,大家都知道怎麼去做,會做的很好。

  下面我再給大家講一講當前我們大法的總體形勢。過去我在中國傳法的時候,中國正好處於改革開放時期。我有一個感覺:人的思想在向經濟發展這種狀態轉化,那麼就在這個時候我把這個東西講出來。很多人由於長期形成的思想觀念,就造成了他在理解上要有一個過程。通過了一段時間學法之後,他才明白我在講甚麼。那麼後來我發現,尤其近一個時期,新學員在得法中有點後來者居上的那麼個感覺,就是他在感性認識上沒有障礙,一下子就接受了,馬上就投入進來,沒有一個認識過程:我能不能學啊?想不想學呀?他沒有這個東西;或者你這個道理堶掄羲犒鴾ㄨ鴽r?也就是說,我們這些學員雖然後得法,但是我發現也沒有落下,通過他自己的努力很快就會追上來了。

  我覺的整個的大法形勢,在法的認識上,是越來越深入,對法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刻,真正的知道法是甚麼。這和當初用人的這種感情、人的思維來對待這個法有很大的改變,確實有很大的改變,和當初已經完全不一樣。那麼也就是說,你們真正的都在法中修煉了,不是用常人的那個情呀,常人的那種感恩戴德呀,常人的那種各種各樣的觀念來想這個法,衡量法,這個東西越來越少。那麼就是說我們的法在常人社會這一塊越來越純淨。

  甚麼叫圓容法呢?可能我們許多修煉人還不知道。這麼大的法,能度我們,能使我們修煉到不同層次、不同境界中去,能使我們圓滿。怎麼還要人去圓容他呀?其實呢,我們大家可能想到了:常人社會也是這宇宙無邊大法在常人這最低一個層次中的體現,常人社會中的一切表現形式,也是這法給予的、開創的。那麼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在利用著這樣一個環境修煉。那麼常人社會它雖然在不同層次上來看都認為它不好,可是它也畢竟是法開創的一個層次、一個境界。那麼我們在修煉當中如何跳出這個層次,如何擺脫常人社會中的各種行為觀念,明確了你們就能夠突破這些障礙,也就能昇華上去。這是你們在修煉中必須要做到的。

  常人的東西如果你放不下,可能就嚴重的阻礙著你修煉。可是現在道德的敗壞,人類道德觀念的下滑,已經使這層法給這層眾生開創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那麼就很難有人知道常人社會還有一個甚麼真理標準。沒有這個標準了人甚麼都敢幹,甚麼都敢做,甚麼都不怕。那麼就促使社會道德的敗壞,觀念的敗壞。在常人社會中表現出各種不良的現象和各種犯罪。

  你們圓容法首先就是要做一個好人。大家在做好人的同時就已經是在圓容法了。可是你們畢竟是在常人中修煉,你們還要高於這一切。那麼你們自身如何能真正的去理解法,在法中修煉,做一個堂堂正正的真正的修煉人。這樣大家就是在圓容著法,換句話說,你也是在維護著法。因為每一個學員在常人社會中的表現,都是代表著法輪大法的形像,是不是這樣?如果我們都做的不好,那麼肯定會給大法抹黑,同時我們也不能說在圓容法。有人講,我們要維護法,要護法呀;別人說我們不好了我們怎麼去對待。特別是有人對我們大法進行誹謗,或者是對我們不公的時候,我們很多人心堜鼎僧O憤憤不平,要採取甚麼手段針對他。他對我們不好,我們也要同樣這樣對待他,那我們就等於混同於常人,也就和他一樣了。

  其實我告訴大家,維護法不等於是暴力。善惡兩面在人的本身同時存在。我們排除惡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來維護法。別人說我們不好,我們可以叫他明白我們怎麼好,跟他講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往往常人遇到甚麼事的時候,他就想要採取甚麼負的一面的辦法,那麼就採取甚麼過激的行動啊,或者是採取甚麼暴力啊,對於我們來說這都不行。我經常講一句話,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甚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的流淚。

  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只是常人社會的人往往告訴別人好事的時候也帶著自己的觀念,甚至於有怕自己受損失,維護自己的那個心理。有許許多多方面的東西摻在堶情A所以講出的話,聽起來就不是味了,就不純了,往往還帶有情緒。如果你真的發自善心,沒有任何個人的觀念摻在堶情A你講出的話真的會感動人。

  我這堶掄羲煽N是我們在常人社會中如何圓容法,怎麼樣使這個法不受損失,我們有許多人給一些社會中不同的政府職能部門講我們的道理,我說這是個好事。如果他聽進去了,他很可能就成為好人的一員了,就怕他不聽。如果他們真的想了解我們的法,只要他去看書,只要他看了法,他真正的去了解了,那麼他就知道我們是怎麼回事了。往往說我們不好的人都是沒有了解我們,不了解我們的人。我們一切都是公開的,沒有任何怕見人的東西,我們這條路走的太正。我經常講,正因為我們的路走的太正,常人社會中一切不正的,不夠正的,甚至於不夠完善的,都會認為我們是他的一個障礙。因為我們太好了嘛,可能有的東西就顯露出它的不足了,那麼它就會對我們起一些不好的作用,這是必然的。如果正的東西傳出來要是沒有人反對,那我說它很可能是邪的。(鼓掌)

  從另外一方面講,我們的法在常人社會中傳,所遭受那些不了解我們的人和部門隨便的攻擊,或者是對我們隨便下一些個定義,或者是對我們採取一些個很不像樣的手段,我想這些問題我們自己也要從自己的一方面來看一看。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是不是我們自己或者是我們的輔導站,煉功點,或者是我們某些學員做的不夠呢?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媕Y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堸答漱ㄨ鵅A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因為我們都有思想的,在道理面前,儘管我們心埵釭漁伬啀白還是過不去,可是畢竟我們心堜白,知道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一次做不好,兩次做不好,我們以後會做好,關鍵是你如何知道自己,如何能夠正確的針對自己,找自己的原因。

  我們過去有許多學員和外界的人發生一些矛盾,或者是社會上的人,或者社會上哪個職能部門對我們不公,我們往往都不在自己這方面找原因,都強調另外一方面。有些東西是很不好,它在肆意破壞,可是你們想到沒有,它雖然不好,它雖然是魔的表現,可是它怎麼會偶然的出現呢?是不是在利用著它的不好的那一面讓我們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呢?我經常講,倆個人在遇到矛盾的時候你們都要互相看一看自己。不但你們倆個雙方發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觀者能看到這個問題你都應該想一想自己,我說那在提高當中才是突飛猛進的。

  大家知道我們生命是由不同層次的微觀物質構成的,有的是相當微觀的。我們修煉是在極微觀的狀態下,也就是說,在你生命的本源中在改變著你,不斷的改變著你,然後向表面上突破,不斷的向表面突破,不斷的向表面上改變你。如果一直到表面全都改變完了,你就圓滿了,我們走的是這樣一條路。那麼我們還沒有達到表面上能夠被法同化之前,你都會有不同狀態的常人的行為,常人的思想,常人的做法,這是肯定的。

  我們有些學員還來跟我講,說老師我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了,自己也覺的對法的認識有的時候也不是像一般的新學員那個狀態,那麼為甚麼思想中還會反應出來不好的觀念呢?這是我們在座的人人都想到的一個問題。我告訴大家,你們在修煉過程當中是從生命的最本源開始改變你們。沒有到最表面改變你們之前,常人的思想就是一直存在的。它有甚麼好處和不好處呢?好處是你能夠在常人中維持著這個修煉環境,才能使你不斷的提高,更快的提高。那個不好處呢?就是你總也感覺不到自己到底在哪個境界?在某一段時間,你修煉的非常好的時候,對法也理解非常好的時候,書也都背下來的時候,也就是到了在這一個境界中達到標準的時候,馬上就給你隔絕開,就和你沒有修好的那一部份隔絕開。你突然間感覺我怎麼對法理解的又不行了?我的思想怎麼又變的不好了?你會有這樣的感覺。

  人在常人中修煉,你修好的那一部份,已經是堂堂正正的神的一部份了。那麼神就不能和常人有同樣的常人社會中的行為,這是絕對不允許有的,一旦有了那就掉下來了。我們為了保證你能夠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又使你不掉下來,你只要那一層達到標準了就馬上隔絕開,修好的那一部份永遠是在那塈今菑ㄟ坁滿A任何念都不起的,任何人的行為也不參與,這就保證了你不往下掉。隨著你不斷的修煉,只能不斷的提高。我這堶掄縞X另外一個道理來,就是我們在修煉中你不斷的從微觀上改變著自己,一直往表面上突破。到你表面上完全被同化之後,你就是圓滿了。

  那麼我們在修煉過程當中如果沒有達到圓滿之前我們一直都會有常人中的思想,常人中的表現。而且還會發現一個問題,就是有時思想好像是變的越來越不好。為甚麼呢?很多不好的東西都是有根的,不是只在最大一層粒子中存在,不同的粒子中都有。那麼大家想一想,我們在修煉中不斷的向表面突破,你微觀的粒子中不好的東西,不斷的清除、清除、清除,那麼剩下的就是最表面的。最表面的就是最不好的。可是也有一點,最不好的它卻是最弱的,也就是你在修煉中只要自己能夠約束自己,你就能輕而易舉的抑制那些不好的東西,然後修煉中消掉它,包括你思想中的各種觀念。

  我講的這個道理大家可能聽懂了。噢,原來是這樣,人在修煉當中可能自始至終都有不好的思想存在,從今以後我不管它,不怕了,它願意怎麼想怎麼想。不行!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自己在表面上要不約束自己,你又等於不是在修煉,就是這樣一個關係。我這是講了一下我們學員在整體修煉中的這個狀態,順便講了一些問題。

  再有一個呢,我們這個大法在常人社會中流傳,為甚麼採取這樣一種形式呢?大家知道,我們是鬆散管理,沒有任何記名冊,張老三啊,李老四啊都沒有;你是誰啊,多大年齡啊,在哪住啊都沒有,甚麼都沒有。你只要修煉,我就能管你。因為修煉的東西不反映在常人社會這層空間,所以表面的形式只是個形式卻甚麼用都沒有。如果你不修煉,記你的名字那只能是湊數,不是修煉。所以我們完全放棄了常人中的任何表現形式。

  我們只看人心,你只要修煉,我就管你;你只要修煉,你就是我們的學員。你在煉功中,我們的輔導員就會組織大家學法,那就是這樣。我們沒有任何常人社會那種行政的組織機構,不存錢,不存物。大家來到這堻ㄛO自費來的,我李洪志也不會要你一分錢。我們大家做任何工作都是義務的,都是義務的為大家做好事,我們一切都是屬於鬆散管理。

  我為甚麼這樣做呢?其實我告訴大家,我今天傳的法非常的大,他能使你修煉到不同境界、不同層次中去,這可不是一件小事。這麼大的法傳出來,他要不能夠改變人,不能夠使人心回升,那麼這個法傳不傳都沒有用。我知道這是宇宙的真理,宇宙的法,他必然在修煉人當中會起到相當強烈的作用。那麼我們每個人也都知道怎麼樣去做,也就不需要我告訴你們如何如何去做。

  釋迦牟尼佛當年傳法的時候,有一百多條戒律,據說現在大乘佛教有兩百多條戒律。他的目地是限制你要必須得符合這個標準,這樣去做才行。我們今天就沒有戒律,完全是放開的,甚麼形式都不看,只看人心,就是因為我們的法有這樣的威力。而且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常人社會的任何一種表現形式也不配這個大法,所以我們就真正的採取了一種適合大法流傳的形式。甚麼形式呢?就是「大道無形」。(鼓掌)我們真正的走了一條「大道無形」的路,這才真正的配我們這個大法。所以從當年我傳法一直到今天都是這樣過來的。

  我們唯一能夠看到的就是大家在看書,大家湊在一起煉功。但也是完全自願的、鬆散的,你來你就來,不想來就隨其自便。我說這樣非常好,任何有形的東西不能改變人心。他不想學你非得把他拉來,他不但學不了,他不理解,還要說三道四,在內部起到破壞作用。我們今天因為走的太正,所以一切不正的東西,都可能看我們不順眼,是因為他們的缺點、弱點全都暴露出來了。

  過去那個氣功在常人社會中,特別是在中國那個地方,五花八門相當的多。我想從我們大法傳出來,特別是這幾年當中,很多假氣功就銷聲匿跡了。為甚麼呢?我們正法一傳出來,這些邪的、惡的、假的,也就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鼓掌)那麼它自然也就銷聲匿跡了。很多練其它功法的人紛紛的來學大法。我們沒有拉人家來,都是他們這些人能夠認識法,知道好,知道他是一條正路才來學的。

  從另外一方面大家想過沒有,一個正法傳出來能夠使人修煉到不同層次中去,那麼就有一個問題,就是你是用甚麼法修上來的,這可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如果這個法他不正,你自然修不上來;如果這個法沒有那麼大的威德,也就說他沒有那麼大的法,你也修不到那麼高的層次上去;如果這個法沒有那麼大,不那麼好,真的要你上那個層次上去,那就等於是亂了整個宇宙一樣。你上去了,你也覺的自己不配在那塈b。你看到偉大的覺者在那堙A那個威德真是無法形容,你發現你自己怎麼上來的?自己就下去了,不配在這堙C那麼我們在常人社會中,給我們這個大法帶來了魔難,那麼我們也在利用它在圓容著我們的法,給我們法樹立一個威德。常人社會中的任何反對大法的表現形式,我們都沒有用同樣的表現形式來反過來對待它。我們都是用善的一面,圓滿的處理好了一切。我們承受了許許多多不同的對法的考驗,那麼我們這個法不就是建立了自己的威德嗎?他走的越正,這個法就越偉大,你們在這個法中修煉,就越了不起,是不是這樣一層關係呢?是。所以我們碰到任何問題都從正反兩個方面去看,從自己、自身、從我們內部找原因,碰到任何事情都從我們自己內部找原因,找出不足。

  我經常講一個道理,有的人碰到麻煩了,他在那個麻煩當中,他說,別人怎麼就對我這樣了呢?怎麼就不行了呢?其實我告訴大家,不是別人對你不行了,宇宙的法都是非常理順的。你自己要是擰了勁了,你發現,周圍的一切對你都不對勁了。你把你自己的原因找出來,順應過來,發現他一切又對勁兒了,往往是這樣的。

  再有一方面由於我們克服了很多困難和不足。我們的法越走越正,所以形勢只會越來越好。那麼當前學法的人已經相當的多,國內國外學員已經有上億了,這麼多人。而且我們大法弟子有個突出的特點:一旦修煉了,明白了這個真理,他就一修到底,就這一點在修煉中是非常可貴的。這和歷史上任何一種學說、任何一種修煉都不同。有這麼多的人在學,這麼多人在修,那麼他已經是一個社會的現實,不承認他也不行。有這麼多人要做好人,我們沒有任何不好的東西,那麼我想形勢只能是越來越好。

  在中國,法輪功過去是屬於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一個分會。但是,我們發現氣功科研會它既不搞科學研究,也不搞功法的研究或者是對它的本身也不去認識,只是在賺錢。利用各種功派在賺錢,所以我們在一九九六年三月份就退出了。(鼓掌)退出以後,他們也對我們進行過攻擊,我們不去管它,也不去理它,這個先不說。就是說,我們要走自己的路,要走一條真正的修煉的人所走的一條路。對社會負責,同時也要對修煉弟子負責。

  我想,這麼多的群眾,這麼多的人,而且大家都是對社會有好處的好人,沒有任何我們自己想要得到甚麼的想法,包括我李洪志。我為了不給政府找麻煩,我到國外去居住。(鼓掌)我想有這麼多人在修煉,都在做好人,誰也不能把這上億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這一點我可以告訴大家。但是有一點我們自己無論怎麼做,我們自己都應該走正我們自己的路。原打算沒有講太多,只是跟大家講一講大法的形勢,我們如何修煉,在修煉中對法的認識這些個事。同時再給大家順便談一談修煉中的事情。

  那麼我順便再說一個問題,很多人不分場合的照像,我現在就說照像的問題。過去大家很少能見到我,總想給我照一張像,或者能跟老師照一張像。如果你真的是一顆修煉的心,我不反對;如果你是抱著常人的心,我就非常的難過!再有一點,大家照像的時候不分場合地點,照出了許許多多不好的形像,這樣對我們都不好。因為你也是我的弟子,你怎麼能把師父照成那樣呢?大家在這個會下去之後,可以去跟不同地區學員講,把你們照的不好的那種照片統統燒掉,連底片一塊燒掉。如果你們實在想照像,我給你們機會照。(鼓掌)我就講這麼多,明天下午給大家解答問題。

  解答問題大家遞的那個條子不要把字寫的過多,看起來非常的麻煩,耽誤時間。你前面不用戴帽,你說老師啊我怎麼想你啊,或者老師啊你講的太好了,我還有甚麼問題。不要戴帽,你就說師父我有甚麼甚麼問題,甚麼甚麼怎麼回事,然後我就給你解答。簡練點,我看起來方便,不耽誤時間,解答的也快。好,下面我就跟大家一起聽學員發言。(鼓掌)

  我們今天下午給大家解法。有問題的可以遞條子。好,下面開始解答問題。

  弟子:我們在法會上錄的像和講法錄音能不能傳到國內去?

  師:原則上沒有問題。但是你們總想要傳甚麼東西,這個心得放下,得堂堂正正的去修煉。為甚麼那麼多歡喜心,那麼多執著心哪?這一切能使你圓滿嗎?自己看可以,但不能複製。

  弟子:您在「挖根」經文中講,「我要叫你們決裂人,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如果失去了機會,是否影響達到的層次?

  師:面對嚴重的考驗的時候,這堶悼]括方方面面,不只是這樣一種形式,對我們學員從根本上都是一次最大的考驗。能不能夠從人中走出來,這是能不能圓滿的至關重要的一步,必須得走這一步。我們的學員會碰到這樣或者那樣的各種各樣的考驗。會不會因為失去了機會就不能圓滿了呢?可能機會還會有,但是我想,再有一次機會是很難的。因為各種機緣湊在一起才能有這樣一次機會。實際上不管你怎麼修,到了關鍵時刻,你還是不行,換句話就是這意思。不是我說你不行,是你自己不行。有的人想,老師啊我甚麼難都能過去,你就來吧,我就早點修上去。到關鍵時刻你還是不行。話不是嘴上講的,得真正在實修當中看你怎麼做。

  弟子:師父能否再談談真、善、忍在不同層次派生出其他法理?

  師:不能。為甚麼不能?因為天理是絕不能講給人的。你們還是人在修煉,你們修好的那一部份不需要講已經明白了,所以你人這塊兒總是抱著一種好奇心在想問題。就是悟到更高的東西,那都是不能夠講給人的。你悟到的高層次中的理,再從你嘴媮艙鳩O人的時候,你發現又變了味了,又變成了很平常很平淡的理了。就是說高層的理在修煉中只能夠意領卻不能言表。

  弟子:如何區別是老師設的魔難還是邪魔的干擾?

  師:任何事情都沒有孤立的。對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從你修煉這一天開始,你的道路就已經改變了,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摻進來。但是,任何魔難出現的時候,都會以偶然的一種狀態表現出來,才能夠考驗你,才能夠促使你提高,才能夠叫你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找到差距。那麼是不是有真正的魔呢?有。可是也不是孤立的,也是因為它不好,它要蹦出來。那麼蹦出來就蹦出來,我們就利用它不好的那一面,來考驗我們學員。大家知道我們有個別學員去世了。有的是圓滿的,有的是破壞的,所以我對這方面也不表態也不去說。可是它的出現,我覺的對我們學員就是一個生死的考驗。不是攤在你身上,也幾乎像攤在你身上,你的感覺保證是這樣的。那麼這就是一個生死關頭的考驗。一個人放不下生死,他絕對不會圓滿。

  但是我們也不是每個人都得經歷一次生死關頭的考驗,不是這樣的。因為你在漫長的修煉歲月中打下了基礎,就已經漸漸的達到這一點了。執著心越少,放下的東西越多,你發現一切都是無所謂的,其實你已經具備這條件了。那麼在關鍵時刻會出現一些考驗,就像我們前段時間北京發生的事情,你能不能走出這一步來,或者是有學員當場死掉了,看看你還能不能修。方方面面各種考驗,都在考驗著你,看你能不能走出來。死亡的人不一定是魔,那麼他也不一定都是佛。有的可能是他也該圓滿了,就利用他考驗一下你們;也可能他就是魔。那麼通過這件事情,我們也利用它來看看你還修不修,你能不能放下,走出來,都是至關重要的。所以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是對你直接的考驗。

  弟子:如何利用人已得法的一面戰勝邪魔的一面?

  師:一正壓百邪嘛。邪魔的干擾是因為我們自己有不足,自己能做好就是戰勝它,師父就會管。你直接和魔鬥,現在不行。我前段時間給大家寫的那個《精進要旨》有一篇,目地並不是寫給你們這一邊的,是寫給你們修好的那一面的。在關鍵時刻也要那邊管點事。當然他不能夠和你們一樣,任何事情都和你們一樣去做這是絕對不行的,神絕對不能夠和人做同樣的事情。在那種魔破壞的情況下,允許他這樣做。

  弟子:老師說:我不在真、善、忍之內,應如何解釋?

  師:我不想講的過高,我也不想談自己。但是我講出這句話是因為有些學員他心埵悇O沒有底,我就是給你交個底。怎麼理解?也簡單,但是也不能夠給你講白了。宇宙是給眾生創造的,那麼這個宇宙就得有一個特性,他就是真、善、忍。但是,不同層次中真、善、忍派生出不同層次的法,能夠開創不同層次生命的環境及各種各樣的要求,也就是法越往下來越複雜,就是這樣一種關係。

  弟子:科學的基點已錯誤,我們是教科學的教師,要如何採取適當的態度?

  師:現在的科學是外星人強加給人類的。在任何一個歷史時期的人,在任何一茬文明時期的人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科學。全社會都被帶動著,每個人都在往媃p,家長都盼望著孩子上大學,這在歷史上還從來沒有這種事情。神安排著人的社會的發展。你比如說像中國古代,派下一個神來讓他來造紙;派下一個神來做指南針。他是完成了這件事情給大家用了,也不需要全部社會動起來,也不需要有這麼一個甚麼科學。大家都在往媕Y鑽,造就著這樣變異的生命,這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但現在它已經成為現在社會中的一個現實,你要生存,你就得符合這個現實。為了生存,現在只能是這樣。作為學員不管是各行各業幹甚麼的,你們還做著你們自己的事。你是教師教科學的你就教科學,問題不在你們怎麼樣,我講的是一個道理,告訴你們真實的一切。

  我舉個例子說,我說這個外星人,在清理他們的時候我在講:你們變異了人類,你們搞的這一套嚴重的破壞了人類社會,變異了人的思想。它們沒有理了,它就反過來說我一句:那你還在利用著我們呢。我也坐汽車,我也用現代化的工具。可是我說我現在要騎著馬走路,沒有這個環境啊,都叫你們破壞掉了,是不是這樣啊?!我們也只能夠將就它,是吧。大家現在只管這樣去做,未來的科學可能不是這樣。我發現過去給科學下的定義現在都逐漸在推翻,許多事情根本就解釋不了。不斷的發現新的天體的變化,生命存在的秘密不斷的被揭示出來。我說過去的科學就是在動搖之中。

  弟子:人是複雜的散亂的,只有修掉所有的派生物質才會回歸到自己本源境界。

  師:人剛出生的時候是非常純潔的,沒有任何後天形成的觀念。因為你還沒有接觸社會,所以我非常喜歡看小孩,非常單純,他淘一點也不要緊,甚麼都沒有,沒有甚麼想法。人後天為了生存,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就逐漸的形成了許多觀念。有為的做了許多不好的壞事,目地是為了自己。這樣,在後天形成的各種想法,都是和先天本性相對立的。也就是說,人變的複雜了,你那顆純潔的心、思想越來越被後天的各種各樣的雜質污染。回到本源境界得消去你後天所有形成的不好的東西。還不止是人的,哪一個境界的不符合你回到那個境界的,都得把它清理掉,你才能純淨到那一個成度。從思想上,心性上,從你身體構成的物質上,包括生命,都得達到這麼純淨。

  弟子:如來佛釋迦牟尼佛有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又在大梵世界,怎麼理解?

  師:是這樣。在佛教中講釋迦牟尼在娑婆世界,這也是一個真實的情況。釋迦牟尼從第六層宇宙來到世間度人,他最後一個自己的世界就是大梵世界。從大梵世界下來度人的時候,他就沒有再回去,就一直在三界中看著他的徒弟,兩千多年來一直在看著他的徒弟。他的徒弟在往復轉生當中不斷的提高層次和境界,積累他們的威德,就等待著最後法正時同化法,就圓滿了。娑婆世界就是三界。所以佛弟子們發現他就一直在娑婆世界,就說釋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至於說大梵世界那是他來的最後一個佛的世界。其實他還不止是這一個世界,在不同的更高層次中還有他的世界。你們不要用人的思想去想天上的事,想佛的事,永遠都想不清。你們現在也只有人的思想,所以我不叫你們去探討知識,是永遠都探討不明白的。因為人的這部份思想非常的低能。

  弟子:六道輪迴中為何六道?

  師:在佛教中過去就有甚麼修羅道啊,甚麼畜牲道啊,人道啊,天道啊。我告訴大家,不管它是甚麼道,都是三界之內,人、動物、物質、植物和三界內另外空間的生命互相之間的輪迴。是根據人在世間上的善惡所造成的這個因果關係產生的報應,或者福報,或者惡報。就是你做惡多了,可能轉生到畜牲道,或者說不定下地獄。做好事多了你就轉生到天道。這堳的天是三界之內不同層次的天,也是屬於三界範圍之內的,也入輪迴的。或者是在人中享福、當官發財,這都是做好事得來的。這叫福報,也叫善報吧。

  弟子:有些站長,擔任時間很長,可是常人的觀念不放,有意無意已經影響了煉功點的新學員。

  師:這倒是個事實。我們有些煉功點的個別輔導員做的不好,這些問題應該引以為戒了。我寫的《精進要旨》很多篇中都是寫給他們的,他們卻不看。但是作為一個輔導員來講也是很辛苦的,要幫助大家去做工作。可是往往差在哪堜O?就是他的工作不能和他的修煉結合起來,他碰到任何矛盾,他碰到任何阻力他不能夠用法去衡量,不能夠看看自己哪堸翕糷F?是不是我做的哪地方不對?造成了學員的不配合,或者是方方面面造成了阻力。這一點多數輔導員都不能夠這樣去想一想自己。給我們的法帶來了很大的損失,給許多新學員得法也造成了障礙,是應該驚醒了。

  我們有的輔導員對學員的態度非常蠻橫,這在我們大法中是絕對不能夠允許的。大家想一想,只要學這一部法,就是我的弟子。你也是我的弟子,他也是我的弟子,你為甚麼對他態度那麼蠻橫啊?我們講善心,用善心去對待別人。我經常講這樣一句話,我說一個人不抱著自己任何觀念去對別人講,跟別人指出他的缺點,或告訴他甚麼,他會被感動的落淚。沒有你自己的任何因素,你不想得到甚麼,甚至於你不想為自己保護甚麼,你真的善意為別人好,他真的能夠看到你這顆心,不管是甚麼樣的人。可是往往我們很多人做工作不靠這個,靠命令靠強制,這不行!這不是我們法中的東西。

  弟子:對於一個修煉大法的人不同化法,說假話有所不理解。

  師:說假話是不對的。一個修煉的人他就有常人之心,只要他不圓滿,他就是有常人心的。可是有一點我要告訴大家,我們作為一個學員也好,作為一個工作人員也好,最能表現出來的恰恰就是他沒有去掉的那個執著心,常人中放不下的那顆心,就尤其能表現出來。為甚麼?因為他修的好的、去掉的心已經沒有了,也就再也表現不出來了。那麼剩下的心就尤為突出,我們人人都可以看的見。但是我告訴大家,不能說這個人不好,其實他已經是相當的好,只是他還沒有去掉的心在起作用會影響工作,會影響學員,其表現很多人也會看到。所以看問題衡量人不要像常人這樣去看。但是也不能覺的我們自己修的不錯了,還有沒去掉的心就放鬆了自己,這是不行的。一旦發現矛盾,就一定要找自己的原因。

  我想我所有的弟子,你們在今後的矛盾當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當中,或者是在學法,在我們弟子中間,發生的任何矛盾,你們都應該去找自己。是不是我自己哪堸答漱ㄨ鵅H人人都應該這樣去做,修你這顆心。你自己不在你的心上下功夫,你上外面去下功夫,去找別人的缺點,你怎麼能提高呢?別人都好了,你指出別人的缺點了,他修上去了,那你還是在這兒。所以我告訴大家,發生任何矛盾,心媕Y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證原因就出在你這堙C過去佛教中講佛在心中。人們其實把它說成一種形式了,好像心埵陪茼礞F,人們不理解。其實說的就是這個意思:要在你心中修,要在你心中下功夫,找你自己的弱點、缺點,把它連根拔出來。你的心性達不到標準就永遠不能圓滿。那麼為甚麼不在心上下功夫啊?為甚麼不在自己這堣U功夫呢?我給你們提高最快的辦法就是叫你們互相之間在矛盾當中表現出你們的弱點。你們卻一遇到矛盾就推開它,指出別人的缺點,不看自己,那怎麼修啊?這恰恰是我要給你們提高的一個最好的辦法,所以你們的觀念一定要扭轉過來。至於說我們學員說假話,真的也有些人心性表現的差。這樣的人我們能夠幫助他就指出來。但是我想真正的提高還得靠他自己,他自己不學法,甚麼問題也解決不了。但是反過來講,提高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落下了,他不想提高,修不上去的還是他自己。

  弟子:請問神的一面、人的一面與主元神、副元神之間的關係是怎麼樣的?

  師:常人沒有神的一面。只有我們真正修煉的人才有,還得是從我們大法的這種修煉形式中講的。因為我們是從生命的最本源上開始改變你,我們倒過來修。這種方式比較快,既能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同時又能直接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提高人的心性,這是最快的。那麼我們在大法中微觀上已經得法了,已經夠標準的那一部份粒子、微觀粒子物質構成的身體,就已經是屬於神的一面了,佛的一面,道的一面。至於說人的一面,就是你現在看到的你自己。如果你表面上的身體這一面,在最後圓滿,最後修煉當中都發生了改變的時候,你的人的一面也就不存在了。那麼人的一面不存在了,都同化了神的一面了,你也就圓滿了。隨之你身體的變化形式會帶來徹悟這種狀態,你會發生一個根本的變化。那是你根本都無法想像的,用你的思想根本都想像不了的。他有多麼偉大、殊勝、壯觀的一種景象。至於說這個元神、副元神之間的關係,這個我在講人體結構的時候已經談到了。這我就不佔用時間了,多去看書吧。

  弟子:是否當惡念一出時就已造了惡業?當善念一出時就積了善業?

  師:不是。我剛才還在談這個問題。業只表現在我們常人社會也就是世間上。任何物質都存在著正反兩個方面,有佛有魔,有人有鬼,有好人有壞人,有信的有不信的,有支持的有反對的;人還有男人女人呢。一切都是相對立存在的,都存在著陰陽這樣一種關係,也就是相生相剋的關係。那麼人幹壞事的時候他肯定會造惡業。他發的念也是一種惡念。在佛教中講,有善業和惡業之分。我發現人講的善業中也同樣存在正反兩個方面。所以嚴格的講,我覺的還不恰當。

  現在的佛教我們不去講了,因為這是末法時期的佛教我們不去講。講在歷史上比較好的時候那個佛教,那就是一個修煉的團體。大家都用善心去維護著這個修煉的團體。誰要來破壞它,攻擊它,它也會採取一些個相應的辦法來維護自己。那麼它也存在著負的一面,也就是惡的一面。你要破壞我的廟,我可能會跟你拼命;你要傷害了我的僧人、弟子,那麼我就要跟你動惡的,就是自始至終好事也存在著負的一面,也就是它惡的一面。所以嚴格的講,它講的善業和惡業是不全面的,籠統的講這樣可以。

  我們為了能夠說清正反兩個物質的確切的表現和它真實的反映,我們把最好的那一部份,看到了對人最有意義的,對修煉者最有好處的能直接轉化成功的,我們把它叫作德。實際上它真正的也就是那個德,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德。至於說業,惡業和所謂那個善業堶悸煽c,惡的一面的東西,負的一面的東西,我們統統都叫業。這樣叫起來比較準確。至於說人的思想動甚麼念,如果一個常人的思想動一個壞念頭出來,想幹甚麼壞事,沒有行動,或者壞的後果沒出現就造不出業來,幹不成就不會造業,幹成了就會造業。而這種業力反映在身體上和身體周圍的場中。可是呢,人動了壞念頭的時候卻在自己的思想中產生了一個思想業,這就是我們修煉的人為甚麼思想中會出現罵人啊,會出現反對啊,不相信啊,或者是動搖自己修煉啊等等等等,干擾你。

  打坐的時候想入非非,亂七八糟的,干擾你思想,這就是這些東西在起作用。這是我非常確切的給你講出它這個道理。過去的僧人,我看那個古代的僧人,他基本上是呆在廟堙A不接觸複雜的社會,那麼他的思想就比較單一。再加上他經常在禪定中不出定,那麼就造成了他的思想非常的單一,能夠使維護自己利益的任何念頭都不動,就減少了思想業力的產生和干擾。所以過去他們經常禪定、閉關,它實際的目地是靜修。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有那一法門或者那一個天國世界的師父來管他,在他靜修當中會消除他的思想業力。這一點你們也是由我給做的。你自己是做不到的。

  弟子:思想業也排斥了,可持續時間有時長,怎樣才能更好的消除它?

  師:怎樣更好的消除它?這個說法就是想要走捷徑,找個簡單的方法。任何狀態都不是孤立的,業是你自己造的,那在修去它時就要吃苦。同時在吃苦中提高,而且要考驗你能否堅定。要是一下子拿掉,你也就沒甚麼修的了。你要不踏踏實實的真正的改變著你自己,那是絕對不行的。你們如果達不到那個標準,你到天國世界的時候,你發現那威嚴偉大的覺者坐在那堙A你自己就心媕Y膽膽突突的。哎呀,我修的不夠,我不能在這呆呀。你自己就知道你不能在這堙A所以我們每一步修煉都必須得是紮紮實實的修,達不到標準是絕對不行的,不能過關的。

  那麼思想業排除不掉怎麼辦?我告訴你,人的思想觀念不是一生所造成的,是生生世世積累下來的。它在你身體很縱深的部位都有,就不止是表面。怎麼辦呢?在你不斷的修煉當中就在削弱它,去掉它,就已經在這樣做了。那麼在你沒有圓滿之前,你的思想還會產生業力,還會有這個東西存在。那麼你自己就想辦法抑制它克服它,這就是修煉!你要放鬆了自己那就不是修煉了。可是這個思想業力對人的干擾就尤為重要。思想業力大的,甚至於攪的人煉不了功。多看書,書中有法,法中有我能幫助你們的一切,就可以消除業力。

  弟子:當魔難來時心性守不住,那下一個魔難又來的時候是否要超越上一次?

  師:這個問題在《轉法輪》中已經講過了。就是說我們自己在修煉當中不能夠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師父為了給你提高而給你設的那些個關卡你過不去,長期在那婸~著。可是修煉是不等人的,你這一難不過去,下一難它會上來,總得讓你提高啊。那麼這一難你沒過去,下一難又來了,兩難合在一起你怎麼過呀?他更不悟了,就更不過了。那麼下一難又來了,就造成了這樣一個無法逾越的死關。不發生一個根本的轉變真的很難過去。這個難還能積累,你這個東西要積累多了你怎麼過呀?所以我們告訴大家,你得把你當作一個煉功人對待。

  有的人開始是為了治病走進我們大法的。我們不反對,認識大法總得有個過程。後來他知道,噢,大法不治病,但是我要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帶著有病的身體是不能夠修煉的,不能夠出功的。怎麼辦哪?他知道了,噢,那我就不想啦,也不找老師治病啦,我也不想治病啦。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修煉,老師一定會把我的病給我治好。他心媕Y還有那麼一點在想。那麼是不是從根本上改變?不是。表面上那個華麗那是假的。人要不能從本質上改變自己,那就達不到標準。作為覺者,高級生命看的是非常清楚,一點都隱藏不住。他沒有達到標準,沒有發生根本的變化,最終還抱著那樣一顆心,只不過它變的更加隱晦了。可是負責他修煉的卻看的清楚,那麼他在騙誰呢?還是騙自己。所以必須得放下那顆心,真正的達到一個修煉人的標準。他放不下,那麼這個問題就要長久的拖下去,老是在這一難當中。這個問題很嚴重,一直有這樣的學員。

  弟子:修煉人不執著財富,只守德不積德,老師的經文「富而有德」是否對不精進弟子的最低要求標準?

  師: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不執著它。不執著任何東西不等於你沒有任何東西。去掉了你求財、發財、執著於錢財的心,不等於你就沒有財。守德不積德是因為我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今生今世的時間已經很有限了,你到處去做好事,你這些有為的事情怎麼能夠使你心性得到提高真正的修煉呢?不能。所以你只有趕快的修煉,讓自己發生根本的轉變,你才能夠圓滿。而且常人社會中有許多事情是有因緣關係的,那恩恩怨怨都是在歷史上積存下來的,你去管了,很可能你看到的是表面,你卻看不到它的因緣關係,你會管錯了。那麼常人管錯了沒有關係,因為常人只要符合常人社會這層道理就可以了。你是個修煉的人,你是用更高的標準來要求的。你管錯了可不是小事,你要負責的,那麼你就會掉功,降層次。那麼你老是這樣做,你怎麼圓滿呢?所以我們講,不要老想積德積德的事情。你只管去修煉,你在修煉中所需要的一切物質都可以在你吃苦修煉付出當中得到轉化。不夠的物質都可以補上,不需要你這樣去做了,只看人心。

  真正修煉就是看人的心,只要你的心在佛這兒,只要你的心是達到修煉標準的心,一切事情都可以給你做。滿身業力的人,你要我看連骨頭都是黑黑的,你是一個常人怎麼使自己發生本質的變化,達到佛的境界,你積多少德,你做多少好事你能改變了你生生世世做的那些事情嗎?你根本就改變不了。積德可不是修煉啊,做不到,所以你就只能是抓緊時間趕快修煉。只看你這一顆心,你只要去修,一切問題我們都可以給你轉化成好事,壞事變成好事。你欠下的任何業力,你都得去負責,但是這些事情我們都會給你辦。比如說你生生世世你殺了很多生,傷害了很多生命你要還,你就一生又一生的被償命。你這老是轉生後償命你都還不起,談甚麼修煉呢?!如果你傷害的生命,在你圓滿之後,在圓滿你的世界的時候,把它們都度到你的世界塈@為眾生,那這是不是一件好事呢?也就了了業債,但是誰給你做這樣的事情啊?只有度你的人才能給你做這樣的事情。度你的人還得有這個能力,你欠的業你得還,這就算還了。但是如果你修不成佛,這一切都是你的業力永遠償還不清。就是這樣一層關係。就說你有許多事情你不要去管,你只管去修,師父都會給你做。

  弟子:有些學員聽了信了一些破壞法的東西,但現在悔悟了,這些人還能圓滿嗎?

  師: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每個人都不一定會每一關都過的很好,都會犯錯誤。你要每一關都能過好,我說你不用修煉了,可以圓滿了。有的關你過的好,有的關你過的不好,但是你知道後悔下一次爭取把它做好。就這樣過的好,過的不好,摔摔打打,這就是修煉。(鼓掌)但是我告訴大家,你別高興。你想,噢,那我過的好,過的不好,反正是我這樣慢慢來就是修煉了,不行!你必須得精進。如果你怠慢了,你不精進,那這顆心我也看的到,你等於對自己不負責任。所以你必須得自己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修煉的人嚴肅對待這問題,你才能夠儘快的提高層次。

  弟子:請問專修弟子上早晚課影響修煉嗎?

  師:我想辦法儘量使你不受影響。我們有許多寺院的僧人、道士,或者是其它宗教的人士在學大法。我講這麼一個道理,我們不針對任何宗教,不針對任何常人社會的形式,我們只把它當作是常人的工作。既然佛都不管了,佛都不度了,它還不是一個常人社會的形式嗎?我也就把它當作一個工作來看。所以我們不針對它,我們非得要到寺院中去改變和尚,我可沒有這樣說。我們只針對人心,不管你是哪個境界哪個層次哪個社會階層的人,只針對人心。有的人想,我們叫那個大官學了之後他會叫很多人來學,我說我不是這個意思。他命令人家來學的不是真心得法來的。我不要。所以我不管你是哪個階層的,我只針對人心。不管你是宗教的也好,我就針對人心。都是眾生,誰能修,我就對他負責任。不修,也就算了。

  過去在宗教中也是這樣,佛是不承認宗教的,宗教是常人起出的名字。釋迦牟尼早期建立他的僧團修煉形式也沒有說他是宗教。那麼佛也是只看人心的,不看人所維護的這個形式。維護的本身也都是執著,都是常人放不下的東西,而不是真正修佛。那麼修佛只要他修,不管是甚麼人,我都會對他負責。我都把他當作眾生那顆最純淨的心,真正要修煉向善的心,我看到這一點我就會對他負責任。至於說要上早課呀,晚課呀,念過去的經呀或者朗讀誦經呀,念聖經呀,我想作為一個居士或者是一般的人,你就免了,專心修大法,這是嚴肅的。但是作為一個出家人或者是一個神職人員,那麼他暫時就去做。我只把它當作是你的工作,本來就沒有神佛管,到了一定層次時你們自己就會明白怎樣去做了,我開最方便之門,只看人心。(鼓掌)

  弟子:弟子們圓滿上去之後,還能聽到師尊講法嗎?

  師:你還是用人的思想在想神的狀態。那個時候我告訴你,你將有你的弟子聽你講法了。你修煉的歷史將是樹立你未來威德的一部偉大莊嚴的法。你表面上很平淡的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情,都是有記載的。你感受到也好,感受不到也好,都是有記載的。那麼那都將成為你自己所建立的威德。其實佛在佛世界堣]是講法的。除了在他那一個境界中眾生應該遵從的道理之外,他主要的就是講不同天國世界的佛修煉的故事。激動人心哪。天國世界的眾生聽了也會落淚的。所以說我們每個人修煉一定要達到標準。

  弟子:家中常人買了一本攻擊大法的書,很想把它毀掉,但是其中卻印有大量師父的照片。

  師:毀掉就毀掉了。我們這本書也是白紙黑字是一本書,如果我的法身不在上面,那也就是油墨印出來的,沒有它的背後內涵。燒掉就燒掉,就這個意思。當然了,那邊的東西是燒不掉的。常人之火怎麼能燒到那邊呢,所以沒有問題。

  弟子:老師講這麼多法理,使人感覺不知要從何修起。

  師:可能是新學員吧,有點茫然不知所措。其實很簡單,沒有任何清規戒律,你只要去看書你就知道怎麼做,你就逐漸的越來越明白。由感性認識逐漸昇華到真正對大法的理性認識,你就更加知道怎麼做了。不是說你非得從那個具體的東西去修:我是先修忍還是先修善?不是那麼回事。但是,你不一定會事事都做的好。可是修煉也不能一下子就吃成一個胖子,一天成佛,這也是不可能的。只要看書你就知道怎麼做。

  弟子:我一直為自己修不出語氣、善心加上道理,會令人感動的落淚而苦惱、傷心,我應如何下去?

  師:不要強為之所為。你不能夠非得要達到一個甚麼狀態,其實一切都是自然的。我叫你跟別人指出弱點的時候,你儘量的這樣去做,只是講這樣一個道理,你這樣去做效果好。你真的要能夠放下一切,甚麼念頭都沒有,達到真正那麼純的善,還是很難達到的。因為你的思想是在不斷的淨化當中,你沒淨化完的思想在你講話當中都會帶出來,各種信息全都會帶出來,一點都不差。那麼你講出的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保證是這樣。但是我們隨著自己不斷的修煉,也這樣的要求自己,我說可能會使事情辦的越來越好。你的善心多了,相對的來講你就超越了常人。超越了常人之後你講出的話雖然沒有那麼純淨,但是也會起作用的,也會感化人的。

  弟子:一位虔誠的基督教信徒,聽說基督的天國只有白種人,如果她去世時,那她的元神在哪一層次或天國安息?

  師:她修的宗教等於白修,她和常人一樣。她的善心只能得到福報,還是在常人這個境界中輪迴,就是這樣。

  弟子:「玄法至虛」中的虛界在真、善、忍之中嗎?

  師:一切都在宇宙的法理之中。過去在道家中虛講的比較多,第一它其實是一個境界狀態的體現。開天闢地時叫太虛,這個開天闢地在不同的神眼中可不是同一個層次的表現,天體堣ㄕP的世界、不同的宇宙更新的過程,都叫開天闢地。道家認為的是最高境界。第二在修煉狀態中,這個虛就是你人的一面要放棄。人把人看的是最實在的,主元神放棄一切,就是你把人虛了。修副元神叫作識神死,元神生。過去把副元神叫作元神。

  弟子:我們修好的部份會被分開,那麼,在甚麼情況下會失去這部份?

  師:你們修的好的那一部份,只要一達到標準馬上就過去了。過去的速度是非常的快,微觀上構成你們生命的那一部份簡直比火箭還快,突飛猛進。但是往往一到了人,三界之內物質構成的身體這一部份的時候,一下子就剎了車了,慢下來了,前進一步都是非常困難的,就是因為人實在太難放棄執著了。那麼我們通常在分開的時候也有一個感覺。甚麼感覺呢?比如說有的人法背的很好,突然間怎麼忘了?也有的人覺的修的挺好的,狀態也挺好,看的東西也清楚,突然間又不行了。有的人說是不是我掉下來了?不是的。就是那一瞬間把那達到標準的就隔斷開了。那麼剩下的這一部份又是沒修好,也就又覺的不行。修大法就是這麼修。

  弟子:要想得到老師在國外講法的錄音帶或錄像帶,怎麼這樣的難?

  師:怎麼這麼執著?非常的執著。《轉法輪》的書堶惇し繷ㄕ部A其實我講的這些東西都在《轉法輪》堶情A只不過是我又具體的針對不同地區的學員狀態講的。不要執著於這些,把心放下來,踏踏實實的修煉,主要就是《轉法輪》。輔助的看其他的東西。至於說《精進要旨》,那是我們的輔導員、站長時時刻刻都應該記住的,要經常看的。

  弟子:我們修煉的功貯存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當中,一直到極微觀狀態下物質本源微粒成份中,那麼這個功的物質是否比物質本源粒子還要小?

  師:你們的功微觀到甚麼成度和你們所修煉的層次是相輔相成的。你修煉到哪個境界,那就是你的果位。你的果位中得到的是甚麼,那就是甚麼。但是修的要比你高的,那他的功,他的果位肯定是高,他的功那要比你的功微觀、強大,這也是肯定的了。一切都從你的果位中來,一切都是你的威德,一切都是你一生所修煉的見證。

  弟子:先有宇宙還是先有佛法?

  師:佛法是佛從宇宙大法中正悟的法叫佛法,沒有宇宙哪來的佛和佛法?最終的宇宙的構成你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無論你們修多高,你們都無法知道,所以你們那個渴求知識那顆心就打住。

  弟子:當人要修圓滿前,會將功與心性標準的十分之八都撅斷下來,充實他自己的小宇宙,這時他的心性如何衡量,是不是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二?

  師:所圓滿的一切都是心性的見證,沒圓滿之前的功柱不算真正果位,主要代表心性標準。圓滿後他有多高的心性標準,就是他所在果位的標準,是菩薩就是菩薩,是羅漢就是羅漢,是佛就是佛,就這個標準。自己圓滿的一切衡量他的威德,果位見證他的一切。幾乎任何一種修煉方法都是這樣修。只要是這宇宙中的生命,就別再擔心這件事,誰不這樣修都不行的。上天上去甚麼也沒有,那算怎麼回事?

  弟子:有人說您說的一天半看完一遍《轉法輪》太慢了。

  師:我沒這樣說!我覺的太快了。(鼓掌)我叫大家抓緊時間看書看書,那麼他一下就跑到那個極端上去。看、看、看、看,拼命看,每個字是念甚麼他都不知道了,那你看甚麼呢?你不在學法嗎?學法、學法那個學你放哪去了?你看的是甚麼你都不知道了,怎麼修啊!你必須得知道在眼下你看到的東西是甚麼啊!你念的是甚麼字、在表面上是甚麼意思你都得知道啊!那怎麼叫學法呀?那還念他幹甚麼呀?拿本書這麼一翻,那就完了唄。是不是這個道理啊?

  弟子:煉前四套功法時,每套功法完成後要保持結印或是鬆開結印,然後再結印?

  師:功法與功法之間的銜接結一次印,不要鬆開,接著煉第二套功法就可以了。

  弟子:「道法」這篇經文不太好理解。

  師:那就對了。因為我是叫你們漸進的去認識他,而且也不是直接寫給你沒有修好的這一面的。但是不管你認識多高,你都認識不錯,只不過是認識的高低不一樣。認識多少就是多少。我要能夠徹底的明白的告訴你,我就不這樣去寫了,所以你儘管慢慢去學、慢慢去認識。不是你們覺的不好理解,所有的,全世界,都覺的不好理解。

  弟子:開悟前與開悟後所明白的法理有何區別?

  師:真、善、忍沒有區別。但是概括的,開悟了以後會豁然間明白許多法理的細節和你所在層次,包括你所在層次以下各個層次中的理。我給你們看的這個法是概括寫的,真正的那個法理你們要想看到得等你們圓滿。

  弟子:被保護下來的神是否都知道宇宙中有法?過去為甚麼他們不知道?

  師:宇宙法的真實體現是不能叫宇宙的眾生知道的。過去的宇宙中有法,過去宇宙中的任何層次中的眾生都不知道。我給你們講出這個法是用人的語言講出來的,和法的真實體現的那一面的具體表現還是不一樣。將來你們圓滿了之後也看不到法的存在形式。這個宇宙有許多奧秘不是叫宇宙生命能夠知道的,但是龐大的宇宙中的一切景象就足以使你活的津津有味的。當你睜開眼睛看到常人社會的形象的時候,你都會驚嘆不已,何況在那麼高層次看到那眾生、萬物,宇宙的結構那個壯觀景象,那簡直就是沒法形容。但是有些東西,宇宙的根本東西是不能叫眾生知道的,沒有那麼高的威德,那是你們修煉的層次所限定的。

  弟子:不應有意失,也不應有意得,凡事順其自然才是更高法理的標準,這樣理解對嗎?

  師:原則上是對的。但你們能做到是因為心性達到那種狀態造成的,但是修煉人要的是高於常人的那種克制自己的做法。在修煉當中,說我非得要採取甚麼辦法,我今天叫你這樣修,有的人非得要獨出心裁,他不吃不喝,他來個辟穀。或者是呢,他也邋媄撱蔽漱@天,男的不像男的,女的不像女的,也不修邊幅了,隨隨便便的。一想到修煉,他就想到過去的修煉形式;一想到修煉他就想起張三豐來了,邋媄撱蔽滿C不是這樣,我告訴你們的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修煉。你們在常人社會中一個個的都邋媄撱蔽滿A也是破壞常人社會的那一層的法理。我在你們面前從來沒有這樣的。我每次講法大家知道,我都是穿的整齊一點。我給你們看,大家也應該注意這些方面。

  弟子:宇宙成、住、壞規律,以師父的無量智慧在宇宙中能否更加完善?

  師:這個問題講的也很高了。我們法輪的特性,能夠自動的修補一切不夠標準的東西。也就是說,他不斷的圓容著一切,這正法的目地就是使其更加美好。

  弟子:靜坐完以後馬上可以睡覺嗎?

  師:不影響,睡就睡。半夜起來打坐,煉完功了,躺下就睡,睡的會非常香。

  弟子:如果一個表面上看起來真修法輪大法的人突然死於車禍,是不是可以視為其人為魔?

  師:我不指這件事情,我不直接回答你這個問題。生老病死在人類社會就是這樣存在的。是不是修煉的人?能不能夠達到圓滿?這件事情在現在這個時期不是表面能夠看的出來的。那麼我剛才講一句話,在重大的問題面前就不斷的看人心,有的人在煉功中死亡了,看你怎麼辦?他也可能圓滿,也可能他是魔,那麼都不是孤立的。都是利用來看學員的心,在關鍵時刻看你還能不能行。有這樣的人為這件事情付出的,達到圓滿境界了,給學員們創造一個這樣的條件。這樣的事情會有,但原則上我是不同意的。那麼也有就是這樣來破壞的,就是這樣干擾,到關鍵時刻給你來一下。可是我們會利用它來看人心,關鍵時候利用它來看人心。看你們還能不能修,修煉是非常嚴肅的。

  弟子:佛、道、神中的神的概念是甚麼?

  師:大家知道,在佛的天龍八部護法當中有許多神,這是神,這是佛教中能夠認識到的。那麼這宇宙中的神不僅僅於此,在不同的境界中都有不同的天神存在。他們是直接掌管宇宙眾生的,不同層次都有。而佛是一個特殊的神,他修的是慈悲,修的是善而形成的神,這就是佛。而道呢,他修的是真,他以真、善、忍的真為基點。所以修出來他不講究普度眾生。但是他講一切唯真,這就是道,真理大道。那麼實際上講來他們也都是神。那麼這個神堶惜S有剛才我講的那種管這個宇宙眾生一切事務這種神,還有像佛和道這樣的神。那麼還有其他有許多不同差異的各種各樣的高級生命。我大體上概括講的是佛、道、神。

  弟子:如果修煉的時間結束了,而有一部份人還沒有開功開悟,那麼他們修成的那部份功是否也要撅下十分之八?

  師:沒有修煉圓滿的就談不上這個問題。沒有修煉圓滿的就談不上圓滿他的甚麼世界的問題,沒有這個問題了。沒有圓滿的就這麼幾個辦法:一個是你真正的主要的心都去掉了,可以去在你先天以下的那個層次。再有呢,說還想接著修,那麼可能帶著封存他先天的一切,轉生來世接著修。再有呢,不想再修了。不想再修了就把他所修煉的東西轉化成福德,變成下一世他所享受得福報的錢財啊,名利啊、官職啊,很可能是這些東西。

  弟子:分子是由原子構成的,原子在分子堶情A那怎樣理解原子的整體結構要比分子大?

  師:分子它不是一個獨立的一個粒子,它是群體的,用現在科學的語言講是群體存在的。那麼也就是說,它是在它那個境界中布滿虛空一切的。這個一切其實也是有界限的,它有個範圍,也就是說原子存在的範圍它的體積要遠遠大於分子所存在的分布的體積,原子在分子堶情A這是現有的科技手段所認識的,實際上不是這個概念。

  弟子:真、善、忍的佛法是這個大宇宙的法,那麼也是其它大宇宙中的法嗎?

  師:是的,其實這個宇宙有多大,你的概念有多大,你所說的那個宇宙有多大的範圍,你的思想永遠都不會知道。你也沒有那麼大的容量,所以你也就是說說而已。一切都是由真、善、忍構成的。

  弟子:真、善、忍是怎樣派生出其它的宇宙的理?

  師:其它宇宙也是這個理。在同一個境界中不管它是多麼遙遠的宇宙和所有的宇宙都一樣符合這一層天體真、善、忍法理的,都是符合同一層標準的理。不管你想像的這個宇宙多大,它都是在它那個境界中的一個粒子,所以這一個粒子在這一個境界中存在就得符合這一境界中的標準。而那個標準又體現出法在這一層的具體的法。

  弟子:無邊的威德都是吃苦換來的還是先天就具有的?

  師:有先天就在這個境界中產生的,他就是這麼高的境界,他就是這麼高的生命,就像人一樣。你就在人中產生的,那生出來的孩子長大了也是人,絕不會是其它動物。宇宙中有許多修煉的大覺者是很了不起的。也有修上來的。

  弟子:曾無償的送給很多人書和音像帶,可是有的人不煉了,這些書和音像帶是否要回來?

  師:他要實在不煉了,拿回來就拿回來了唄。不好要的,也許將來哪個有緣的人到他家看見了,拿走了。那麼好要的,那你就要回來。就你自己把握吧,隨便吧。

  弟子:「和時間的對話」中說的「更微觀的破壞人類的物質」怎麼理解?

  師:你怎麼理解的都行,但是你都理解不偏。我這樣告訴大家,這個龐大的天體到了一定時候就沒有有形的生命存在了,都是無形的生命存在。他瀰漫在整個天體中,我就管他叫物質,可是他卻是神,他可以聚之成任何形。但是他卻不喜歡成形,他就是這樣存在。那麼宇宙要不行了,任何物質都存在著正反兩個方面,都不行了,正的也不行了,負的就更不行。

  弟子:「修心斷慾,明慧不惑乃自負。」這堛漲菢t是指自己負責的意思嗎?

  師:對呀,修煉不得靠你自己嗎?就是這個意思。得你自己去修。「修心斷慾」修你的心性,斷絕你在世間上所求之心,求這個,求那個,想得到一切的慾望。這個你不修誰給你修啊?我修那就不算你修,是不是這個意思呀?「明慧不惑」,當你修去這些東西的時候,你能夠在法中看到更高的理,你能夠得到更高的層次,最後達到圓滿的狀態。不再被低的東西所帶動,不再被常人之心所帶動,那這些事情不都是你做嗎?就是這個意思。

  弟子:三界內的神是否由原子物質組成的?

  師:哪一個境界的得符合哪一個境界的標準。但是三界之內的神有的是超越他們所在境界的層次。我所指他是由原子構成的身體,絕對的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原子外殼的原子。這個宇宙非常奧妙。

  弟子:在辦案中調查取證時,對方不說實話,如果態度嚴厲了,和我們修煉真、善、忍是否有矛盾?

  師:對方不說實話你得讓他說實話,這是你的工作職責。說話要嚴厲但是你不能動氣,也不能罵人,更不能動手打人。我們辦案和國外是有些差距的。國外講重證據,我們有的時候沒有證據也得讓他說出來。反正是把握好吧,就是用一個煉功人標準把握好。

  弟子:為甚麼容易得法的人都是一些人生不太成功的人士?

  師:你怎麼知道?我們得法的弟子中,有許多是大老闆,有許多是社會階層非常高的人。我們大法弟子中年輕的、有文化的人數還是佔絕大多數。社會高階層的高級幹部啊,高級大官啊,非常的多。我們在座有許多就是大老闆,而且修的非常好。醫生可很多,律師也有。在我們這堛鷟蘇氻H士、政府高級人士、工商人士,得法的也不在少數。但是有一點,我可以告訴大家,修煉我們是一視同仁的,絕不能因為甚麼有名望啊,我們大法就等他,這是絕對不會的。

  弟子:老師穿的袈裟有甚麼意義、作用和典故?

  師:我告訴大家,釋迦牟尼在世的時候他帶領的弟子都是穿這種衣服的。漢地和尚是由於氣候的影響穿了中國的民裝衣服,老百姓的衣服。其實現在的和尚穿的是唐代和宋代時期老百姓的衣服,只是在顏色上有差異。過去人喜歡穿鮮豔的顏色。後來覺的那是一種執著,那麼和尚就穿了那種灰不灰、土不土的那種顏色的衣服。而真正的天上的佛門弟子和佛也穿我穿的這樣的衣服,只是它的質料和這個不一樣,而且是光著腳,敞著一個肩。我們修的是佛嘛,當然就喜歡穿佛家的衣服,就是這個意思。那修道的你給他穿這個衣服他絕對不幹。是不是?

  弟子:我母親八十四歲,獨立生活基本不出門,每天除吃飯時間外,有時間就煉功學法,沒有啥提高心性的機會。

  師:老人有老人的修煉狀態。她沒有難,坐在那塊也讓她想起十年八年過去那些生氣的事,非得讓她想起來,看她動不動心,生不生氣。有的人坐在那兒氣的都不行了。就是甚麼都不能給她落下。我總得讓她修,包括我們現在有些學員,年輕的、年歲大的,也遇到過這樣的事,就讓她想起那些生氣事兒來,看她生不生氣。十年穀子八年糠,都讓她想起來,反正是看她怎麼去對待。

  弟子:六天以前夢見師父和我們一起學法、解答問題,師父穿著和昨天上午的小範圍一樣。

  師:也就是你超前的看見了。這些事情其實我都給你們掩蓋著,不讓你們在這上面用功夫,不讓你們在這上用心,讓你們少感受,讓你們快點修。不然的話就這樣的問題你們會天天提,你們提的不知多少。這是怎麼回事,那是怎麼回事,這宇宙的奧秘簡直多的不得了,太多了。

  弟子:請問人的堅強意志和忍耐力是與生俱來的嗎?

  師:這不是與生俱來的。就作為人而言,作為我們表面人的身體而言,如果在常人社會中,摔摔打打的事情多了,可能他也就不在意了;或者是經的事情多了,也就堅強起來,他也就不在意了;修煉中也會使人堅強起來。境界提高了忍耐力也會增強。

  弟子:我們在修煉過程中能把各種不好的東西都修的失盡嗎?

  師:必須得這樣。我們有的學員在想啊:老師,我們在常人社會中這麼不好,我們修到佛那個境界中我們就真的忘了當人時的這一切了嗎?是因為你在常人中在想佛是甚麼狀態。人的思想,包括你思想的結構、思維的方式都要改變。沒有了常人這個層次的情的制約,和其它各種常人這個境界中的物質對人的制約,你就脫離了這個環境,你就沒有這個狀態。那麼修上去之後,你人表面形式的這一點東西只能夠作為一種記憶,而你那時的思想是已經昇華到佛的思想、神的思想、道的思想境界了,是你最好的那一部份。人最表面的東西甚至於這個記憶你都不願意去動,都不願意去回憶它。

  弟子:新宇宙構成後不同層次的魔還存在嗎?

  師:有一點我可以告訴大家,如果只有正的,沒有負的,任何生命都會活的沒有意思。你做甚麼事情一做就成,想要甚麼有甚麼,幹甚麼事情都沒有困難,那麼你會對一切都不珍惜,你沒有經過困難得到的那種幸福的感覺,沒有勝利後的喜悅,那麼對甚麼也就無所謂、不珍惜,人活的也就沒有意思了。人在常人社會中爭爭鬥鬥,他覺的活的有意思,他認為百年之後回味回味還挺有意思,這就是人。可是不同層次也有負的因素存在,這一點是肯定的,但不是修出來的,是由法安排的。

  弟子:在入靜時出現一些不想看到的事物該怎麼辦?

  師:看到就看到了,你不想看到它也看到了。別去管它,它也傷不了你,也動不了你,隨其自然,就別去管。尤其從常人這一步起步的時候,你天目要能看到東西,那看到的保證都是低層次的,非常不好的東西,覺的害怕。但是我們只要多看書多學法,快點修,很快就突破這個層次,再看到的就不是這些了。再看就是好東西了。

  弟子:當家人在做其它功時,自己在集體煉功場特別難受。有時看到的景物是否有預測作用?

  師:看到就看到了,別把它當回事兒。即使能夠看到一些將要發生的事,我想你也別去管它。守住你的心性去修。至於說別人干擾你修煉,或者你的家人練其它功法,這個一般對我們沒有干擾。那麼你覺的干擾,也可能在考驗你,看你的心怎麼動。因為我們是修正法大法的,甚麼東西也干擾不了你。我們自己心堣穩,就是心性問題,那麼就會表現出來異常的現象。

  弟子:我煉法輪功幾個月了,覺的非常好。我皈依了某某某教,我現在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請老師指示。

  師:修煉是自己的事情,你想怎麼修你就怎麼修。你說我就想在宗教中修,你就在那堶蛂F你說我想修大法,那你就修大法,這一步必須得自己邁出來。因為我也看到你進退兩難了,所以我得看你這一步怎麼邁。你想學甚麼自己說了算。但是,我也講清了很多道理,三界之內現在沒有正神在管,沒有正神在度人,這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們大家。

  弟子:我覺的時間不夠用,經常從睡眠中擠時間,這算不算執著?

  師:不算執著。時間非常緊,白天很忙,晚上想要抽出一點時間來煉功,我說非常好。絕不會因為你煉功而你的身體遭受損失,或者是缺覺,絕不會的。相反的,你煉完功後你睡覺會睡的更踏實,會覺的精神更好,保證是這樣的。

  弟子:信基督教、天主教的人認為上面只有一個神就是耶穌,怎樣叫他們相信神是不止一個呢?

  師:那可就看他自己了,道理我們也講了。其實在舊約全書中和新約全書中也都講了,神不止是耶穌一個,最起碼在耶穌之前還有耶和華呢。在這個新舊約全書當中都講了其他的天神,古希臘時也有許多神在人類中傳法,這是他們自己怎麼去認識的。其實佛教也在說,佛不止釋迦牟尼。當然釋迦牟尼還講過有阿彌陀佛,還有原始六佛,還有如來像恆河的沙數等等。還有無數的大菩薩。可是有些和尚就說佛只有釋迦牟尼佛一人,他們現在的思想怎麼狹隘到那種成度啊?認為只有釋迦牟尼是佛了。法呢,可以給他們看,叫他們知道,想不想學全看他們自己了。如果他們一意非要固守著他自己的認識,那也隨他們去了。我們只講勸善,絕不拉人。這一點大家要記住。

  弟子:人的功都是有自身形像的,為甚麼人拜出來的假佛可以拿人的功?

  師:它拿不了人的功,它能拿走常人的氣。就這個意思。它拿不了甚麼能量。那麼它為甚麼會拿呢?它是常人拜出來的,思想境界就和常人一樣。人為甚麼要偷東西呢?就是他有這個思想。

  弟子:修煉圓滿後去其它世界的弟子,肚子堛漯k輪還能帶走嗎?

  師:你只管修煉,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也不會知道,你只管去精進。你想的是你如何圓滿的問題,這是頭等大事。儘快的修回去,這是你第一重要的。其它你都別想,我這個師父絕對會給你最好的。(鼓掌)新宇宙也好,未來的一切也好,給誰開創的?不是給眾生嗎?是不是啊?那個父母總想把最好的東西給孩子,特別是將來會讓他更好,都是這個心。(鼓掌)

  弟子:到圓滿時只是剎那間就完成了,那麼怎麼能知道師父有指令呢?

  師:在你將要圓滿的時候,就開始跟你接觸了,有很多事情要直接告訴你。那個可不是像有些人自稱圓滿了,是凡自稱圓滿的都沒圓滿。

  弟子:向西方人洪法時,問起宗教的問題怎麼辦?

  師:給他書看,就是給他書看。宗教問題我在書堶掉g的清清楚楚的。他要問起的時候那麼我們也是照書去講,這沒有問題。

  弟子:我打坐很痛,請問是很好的事還是我業力大,就應該報應、遭報?

  師:不是,沒有打坐不痛的。過去我們有許多人是練體操、練舞蹈的或者是自來他就能夠盤腿的,一盤就盤上了。可是我告訴你們,那個時候你們沒修煉。從修煉開始,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就開始疼。絕不能因為你能盤腿而不能煉功消業,所以,修煉就得幫助你們提高。

  弟子:我躺在床上,將手放在小腹處,就會感到自己像波浪一樣向外擴展,我擔心這樣會不會練邪法?

  師:是你感覺到你的身體從微觀上向表面上在變化。就是我剛才講的,我們從微觀上改變你,一直到表面,所以有的非常敏感的人感受到了。你感受到的也就是一點點,很多很多還感受不到,而且有些感覺是非常痛苦的。

  弟子:青少年時期魔難很多,得法後這些魔難對於修煉有幫助嗎?

  師:有的可能有幫助,因為每個人得法都不容易。如果註定了這個人要得法,那麼可能他的一生,甚至於生生世世都為了這件事情在吃苦。所以你別以為你今天得法得的容易,可是有些人生生世世都吃苦就為了得這個法。到了真正得法的時候他卻不得了,那才可惜呢!因為他就為了這個來的……那你說不可惜嗎?

  弟子:在剛學法時夢中遇到危險總記的叫師父的名字,可是近來總是忘,自己跟他們鬥來打去的,怎麼回事?

  師:這種現象比較少,很少見。但是極個別的也有,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你要不理它無所謂了,反正是過一段時間會好的。一有事就叫師父,那不是又一種執著嗎?而且夢中的事也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哪,這是一個狀態中的體現。在過去道家修煉方法中常見。特別是有內外兼修的,既修內又煉武的,就是那種功法比較多。

  弟子:有過憂鬱症和精神障礙的人,如果真修能圓滿嗎?

  師:如果真修能圓滿。但是像這樣的情況不要在公開場合煉功,為了你也為了法。如果你把握不好,給法造成了損失,你自己也是有過的,所以最好是在家媟牷C你只要去修,你在哪煉我都會管你。但是必須是能修的,也就是說必須是清醒的,能過去關的。

  弟子:回首前半生感到悔恨和自責,而作為法輪大法弟子應如何對此問題呢?

  師:甚麼都別想,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我只看你修煉這顆心。其它的問題由師父來給你做。過去了,你老是想它,也形成了一個障礙和執著。就不要再管了。你就從新改頭換面,脫胎換骨,你就是一個新人了,就這樣做。(鼓掌)

  弟子:我在看《轉法輪》書時,有時會感覺臉只是個殼,臉堶惘b看書,這是怎麼回事?

  師:就是你的元神和你身體微觀上的那一部份,那邊比較強。這也是個好事。

  弟子:如何理解心性和境界,兩者甚麼關係?

  師:你修到多高了,那就是你心性所在的標準,那麼也就是你的境界。在這個境界當中所發出的任何思想、念頭,都是符合這一層心性標準的。但是在常人中修煉,我們又不完全是這樣,我們是從微觀上到表面這樣改變著。那麼表面上人的這一塊還是人的形像的時候,那麼心還有常人的心,一直到最後圓滿的時候,這一切都發生改變。但是我們在修煉中一定嚴格要求自己,心性上是超越常人的。

  弟子:如果每天早晨抱輪兩個半小時,晚上打坐兩個半小時,每天煉功時間算過多嗎?

  師:如果你有時間多煉一煉我是不反對的,煉功是一件好事嘛。但是你要佔去了看書的時間,我說那就不對了。因為看書學法這是第一位的,這是從本質上真正能夠改變你的保證,能夠昇華的根本原因所在。煉功是圓滿的輔助手段。你不要把煉功變成第一位的看書變成第二位的,這不行,絕對的不行,你達不到那個境界。你怎麼煉功?雖然是自動的,可它自動的這樣往上衝也上不去。你心性的標準達到那兒了,你通過學法看書法理上明白了,那麼功瞬間就上去,所以我們沒有過多的強調增加時間煉功,就是這個意思。但是煉功是必要的。

  弟子:師父談到有些功法副元神出去煉功,但是副元神被殺後又轉生,那個身體是主元神修煉還是副元神修煉?

  師:我告訴大家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人類這一層你可以一眼望穿,但是你很難把它查出來有多少空間。它是在另外的又一個空間時間場中完成的這一切。另外的空間時間場中,還有另外的空間時間場,它是在那堶惕髡赤熙o一切。當然都是副元神呀!

  弟子:我們翻譯小組把您的經文翻譯成了英文,準備給一些西方學員看一看?

  師:翻譯的任何東西要想把它拿出來,公布於世或者印成書給學員傳看,都要經過研究會看後決定。因為有許多問題會影響到我們整個大法的事情,事關重大,所以一定要叫他們看。特別是講法錄音很多東西我講過之後,就不再有普遍的效果。要發表,就必須得我從新整理,把他改成能夠像書一樣的大家都來看,能夠使學員修煉,能夠得到提高這樣的東西。所以任何人這樣做都不行,這一點已經非常明確了。做甚麼事情我們想到的是為大法做好事,但是也要考慮到它事關整個大法,所以我們就要嚴肅的對待這問題。

  弟子:師父在「溶於法中」提到,不要再佔用大量時間討論了,有人理解為不參加讀書會?

  師:集體看書學法要和自己看書學法結合起來,都是必要的,不要從一個極端跑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

  弟子:背誦不同的經文會有不同難易成度的感覺,這是錯覺嗎?

  師:我寫的那些東西有的是不太容易理解,這一點是肯定的。為甚麼這麼寫也是有目地的,能夠理解到甚麼成度就理解到甚麼成度,但是你怎麼理解也理解不偏,只是認識成度不同。

  弟子:為背誦經文,我有默寫的習慣,對於默寫的經文怎麼處理?

  師:做這類事要有修煉人的心態,要有敬師敬法的心,這種情況燒掉了吧,常人這把火永遠都燒不到神,所以沒用了就燒掉就完了。因為這個歷史時期是一個特殊時期,就這樣做。但大法書絕不能燒。

  弟子:老弟子總想見師父,是否執著?見到師父時又控制不住流淚和說不出話來,是否又是執著?

  師:想見我的心媄銗i不要有執著,但是,我想多數是因為你修了大法,是師父傳的這個法度了你,從這個角度上想要見我。至於說見了我之後又說不出話來,是因為你自己的改變、在你自身所發生的變化造成的。你表面上沒看到,可是你修的好的那一部份,或者你的元神、你的不迷的那一部份都看的見。一見到我的時候他們也精神起來了。只要他精神一點,你人這邊就變的很弱了。那麼你這邊的哭表面上不知道為甚麼,你的那一面看到了我給你所做的一切,是用甚麼語言,用甚麼辦法,你都報答不了我的,(鼓掌)心媯L法感激的一種狀態。

  弟子:雙盤非常痛苦,還可以忍,可是身體任何一部位,都會隨時強力的抽動,靜功不能入定?

  師:雙盤總得有一個痛的過程。我們特別有些人從來沒雙盤過,加上身體表面的物質結構不適應之外,再加上業力在往下消,就使你非常的痛苦。你說我能夠盤半小時,那麼超過半個小時之後,你還會非常的痛,這是肯定的。痛伴隨著鬧心,所以過去修煉的和尚你別看他打坐,他也是在提高心性。但是只不過是他提高的心性沒有我們那麼直接,所以他來的慢,修的慢。鬧心時業力是讓你拿下腿來,那麼意志堅定的就不拿下來,你的心也在提高,你這也是在魔難中提高的一種。有的時候會出現劇痛,還會出現噁心、嘔吐,強烈的時候很厲害。

  弟子:有學員認為,已進入最後衝刺階段,要抓緊學法。

  師:我也沒有說最後衝刺階段啊。要抓緊學法,辭職在家,我說那就是破壞法。誰這樣宣傳,誰這樣做了,就是對法、對他自己都不負責任。甚麼辭職啊,甚麼工作都不幹了,誰教你這樣做的呢?你不在破壞法嗎?我講了,人也在圓容著法。當然有人想了,說人怎麼圓容法呀?大家想一想,法能度你,這是肯定的。那麼人怎麼去圓容法呢?人在常人社會這一層次中,人人都做的非常不好,在常人社會中做的像常人一樣,人家都說,你看這煉法輪功的還這樣。如果我們都做的非常的好,能夠用一個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的弟子,那麼大家想一想,人家看到,噢,這些人都煉法輪功的,真好。放到哪都叫人放心,在哪都是一個好人,那麼人家就會說法輪功真好,這個大法真好。那麼你是不是在常人這個形式中圓容著大法呢?是不是這個道理啊?所以我們自己的表現要是不符合大法,那不但不能圓容法,你還在給法抹黑,破壞法。法能度你,你還破壞法,怎麼擺正這個關係呀?怎麼衡量你啊?修煉可是嚴肅的,一個滿身業力的人,要想修成圓滿,你不嚴肅能行嗎?世界上任何事情能有比這件事情還偉大、嚴肅嗎?

  弟子:知識份子通讀《轉法輪》感到不適應,總覺的與大學教科書文章風格不同,與個人緣份和業力有關係嗎?

  師:這就是這一類知識份子的得法障礙,所以他得破除它。因為他形成了的觀念在障礙著他。現代文學他形成的觀念我要說它是新八股,可能有人不承認。但是它確確實實把下了定義的詞彙固定在那堙A沒有更深的內涵。這就是今天的白話,人淺白的語言。再加上下了定義之後,它只能表達最淺顯的東西。可是要表達起法來,就遠遠的不行了。有人說老師的書不符合現代語法。我完全承認,是不符合現代語法。可是你們想過一個問題沒有,法給不同層次的生命開創了生存的條件和環境,包括人的語言和文字,那麼也就是說人類今天的文化也是法給人開創的。那麼既然是這樣,這宇宙的大法能夠侷限在人的語法標準中嗎?我們只是利用了人的語言文字和語法來表現法。至於說怎麼利用,那就隨我們的便了,我怎麼能夠表達清楚更深的內涵,我就怎麼去利用它。所以,我就把現代的語法完全打開了,完全不按照它的規範這樣做的,包括我講法也不是按照它的規範語言在做,才能把這個法表達清楚,就是這麼一回事。法,這麼大的宇宙的法,不能侷限在人的語法當中,我只是利用了人的語言。至於說怎麼利用,怎麼排列都行,只要能把法表達出來,我怎麼能表達清楚怎麼去排列。法還要給未來的人類創造新的語言和新的文化,一切都要歸到最好的狀態中去,所以那現在肯定會不習慣的。

  弟子:腿原來受過傷,已經達到雙盤,但近來不知何故,怎麼也不能雙盤?

  師:其實你應該問自己甚麼原因。一個是不是學法不精進了,或者是有事做錯了不想改或者是悟不到?如果你今天事情做的非常好,符合法,原來你能盤十分鐘,保證就盤二十分鐘,我們有許多學員都有這樣的體會。事情也不是絕對的,但是最近一個時期,你要消大一點的業,也會出現這個問題。

  弟子:收到一些信息,如何分清是來自覺者而不是自己的思維?

  師:你收到甚麼信息你不要管它,你只要一重視起來,就是你執著於它。那麼就會變著法的給你搗亂,變著法的給你來信息,干擾你。你有這樣的能力沒有被鎖住,那麼也是件好事,但是你要把握好。不要管它甚麼信息,聽到了就聽到了,看到了就看到了,不要管它。你就是一個勁兒的把住大法去修,道理都寫在字面上了,你還管它甚麼信息。來個假信息,騙你一下,你就掉下來了,就這麼容易,所以千萬要注意這個問題。

  弟子:產生於高層空間的生命掉下來後又修回去,與原來有何區別?

  師:高層生命不會像人想的那樣,說掉下來就掉下來啦,哪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啊?只是有這種現象存在。至於說修回去,那更不容易了,更不是像你這幾個字寫的這麼簡單。你知道你們得法怎麼得的嗎?你們得轉生到地球上來,你還得在那個時候出生,還得趕上有度你的人出生,你還得能夠碰到度人的大覺者,能聽到這個法,很不容易的。真的得到法了,還得能修下去。當年釋迦牟尼的弟子中也有對釋迦牟尼講的法抱著懷疑態度的。白天在這媗左k出了家了,覺的沒意思了,晚上把袈裟脫了,扔了就跑了,也時有發生。佛不在世了,經過多少年之後,人們越發知道這是真理,才珍惜起來。真能修上去了就沒有區別。

  弟子:請講解「上士憑悟而圓滿」,「真相一顯」的具體內涵。

  師:「上士憑悟而圓滿」,我告訴你們,我們在座的基本上都是憑悟,我不給你們顯現真相,唯恐你們起任何一個心,就是這樣做。能夠堅持下去的,修下去的,在不斷精進的,我說你真了不起。將來修上去誰都得佩服你,這叫憑悟而圓滿。神通大顯甚麼都看的見,那修起來不但慢,真的全開了,那你修的也不算了。如果我破一點迷,那麼來自層次非常高的,對他破一點迷他都回不去,所以我們不管你來自哪個層次,我們都得這樣做。真相一顯就不好修了。對人要求的非常高了,而且修煉方式也嚴格,提高也就不會這麼快了。

  弟子:打破雞蛋算不算殺生?

  師:堂堂正正的修煉,其實我剛才把這個道理都講的很清楚。你過人的生活,你不吃肉,家堣H要吃肉;你修煉了,家堣H可能不修煉。我們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煉,著眼於大處,堂堂正正的修煉,這些事情都好辦。不是說你吃齋了你就能成佛,那是笑談。那只能去了一顆心,就是不執著於肉,不執著於葷,就這一顆心。可是人有多少心都得去呀,只去了一顆心怎麼能成佛呢?絕對不可能的。為了在常人中能夠正常的修煉,所以在這上我們開了最方便的一門。想吃雞蛋在你能吃的時候可以吃,但出家人不在此列。

  弟子:我們如何才能更快的去掉隱蔽的很深的執著心?

  師:我會點給你的,就怕到時候你自己不去。我一定會點給你的,所有的心都會給你暴露出來;我不點給你,也叫別人點給你。也可能是在發生矛盾的時候,撞擊你的這一部份,就怕到時候你又向外去找了,又不去想那些心了。一定會點給你的,這一點放心。

  弟子:弟子隨時想跟您走,圓滿壯舉的那一刻能知道嗎?

  師:應該圓滿的不會落下。就只管修,甚麼都別管,我給你們講過那個羅漢的故事,是吧?因為害怕的心理或者高興的心理都圓滿不了。那麼你要修成更高境界的圓滿,那要求就更高了。把心都放下。你要真的在那一刻中想到一些雜念出來,你真的就圓滿不了,就把你拖住了。

  弟子:老師講法越講越明,不用悟了,能算修嗎?

  師:我講的話,你別看大家都坐在這媗央A可每個人根據每個人不同層次在理解,絕不是一樣的。(鼓掌)我給你們講出來的還是那句話,雖然講出那麼高的理來,只是在概括的講他的表面,實質是不會叫你們知道的。就是知道了也很難修。我講的還是一個理,不是顯現給你們真相,所以還是迷,信和不信還同時存在的。

  弟子:每週組織三次通讀《轉法輪》,沒時間切磋,這樣好不好?

  師:可以,佔用那麼多時間切磋甚麼呀?通讀,時間都用在學法上。(鼓掌)當然你們自己找一找時間談一談體會,這個也是必要的。每天煉完功以後相互切磋切磋也可以。

  弟子:文化成度的高低與理解能力有何差別?

  師:有一些差別。你不認字的看不了書;你字認不全的給你看書造成困難。現代人都是現代這個科學造就出來的,我也只能是結合著現在科學、現在文化在講。那你不理解名詞的涵義,這就是有差異,所以學起來要吃力一些。但只要用心甚麼也落不下。

  弟子:愛情一直在困擾著我,在跟男朋友鬧意見時,我就馬上出現與他分手的情緒。但又覺的自己在逃避,如果跟他和好,這是不是對愛情的執著?

  師:這是兩回事。我告訴你,你在沒有脫離常人社會之前,你在沒有圓滿之前,你的情都一直存在著,這是保證你在常人社會中能夠修煉的一個辦法。那麼你有情也就會有這個心被情帶動著,你所能做到的就是儘量抑制它,儘量保持像煉功人一樣的狀態,不像常人那麼隨心所欲想幹甚麼幹甚麼。最起碼你要做一個好人,這就是和常人的不同。當然你要想找朋友、結婚,也就不會受到影響,就是這樣一個關係。我們講了,以最大的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狀態的修煉。那說我就不想找朋友,我這一輩子就不想結婚了,那就是個人問題了。你不想結就不結,我們也不強為你,就是一切都是這樣。但作為弟子必須潔身自好。

  弟子:當朋友向我打聽一些個人隱私事時,我是否可以說謊?

  師:不想說就閉口不說,儘量不說話。人說的反正是這些事情,你怎麼樣能夠最大限度的符合在常人中修煉,又符合一個煉功人的標準,你就這樣去做。

  弟子:是否可以在不傷害別人的情況下為減少不必要的麻煩而說謊?

  師:人間的事情很複雜,各種複雜的環境促成的那個問題,也是極其的複雜。但是我們可告訴大家,修煉的人不說謊。你真的能避免殺人放火的出現,你撒謊了,那也不能說你錯。你怎麼擺好這個關係。我想作為煉功人也不難。其實我們有很多事情不願意說就不說。

  弟子:修煉一年了還不能夠雙盤,越盤不上越急。

  師:不要緊的,真的盤不上,也不會因為盤不上腿不讓你圓滿。但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得盤上腿。我告訴你,不是笑話啊,一個修煉的人修的挺不錯的盤不上腿,上面那個菩薩都會捂著嘴笑你,真的。但是別急,慢慢的總會盤上。我從來沒有說時間來不及。

  弟子:為甚麼煉功或學法時腰部發熱?

  師:人在修煉中各種狀態那簡直是千萬種也擋不住的,各種狀態都會出現。你每個狀態都要問問我,你還修不修?你還是不是個修煉的人了?所以這些事都別管,隨其自然。修煉的人不怕冷也不怕熱,吹風也吹不病你。

  弟子:夫妻之間好與不好是否也是天定的?

  師:這可沒有甚麼天定的。但是有業力輪報,業力促成的。夫妻之間絕大多數都是因為前一世促成的下一世的夫妻之緣,多數都是這個。不是絕對的。

  弟子:修大法可不可以供觀音?

  師:你看書吧,這個問題不給你解答了。有許多學員問我,老師呀,你怎麼不來我們的國家呀;老師呀,你怎麼不來我們的地區啊?我不是不去,我等著你們對法有一定認識,成熟起來我再去,那樣對你們有好處。(鼓掌)如果我去了,你要問我甚麼是法輪功啊,我就白去了,是不是?就像剛才這個問題,我們時間很緊,你不看書,你想在這問我,說可不可以供觀音啊?我這個法就白給你講了。是不是這個道理?

  弟子:老師說過一句話:「我不在這個法中」,如何理解?

  師:那有甚麼不好理解呢?我就不能在宇宙之外嗎?(熱烈鼓掌)

  弟子:有一天我早上三點多鐘看天上的星星,從很遠的上空向我而來,離我幾十米,一緊張就沒了。

  師:這個宇宙在另外的空間堿搕@切物體都不是一成不變的,存在的方式也不像我們這個樣。它的時間場的構成和我們這個空間的時間也絕對不是一回事。所以用這個空間的一切概念你也解釋不通。你看到這是個好事。

  弟子:有學員自行複印和印製《轉法輪(卷二)》,在煉功點上流傳。

  師:《卷二》後來我們一直沒有出,因為《卷二》堶措鵀繸陔W到了它的痛處,所以我們就儘量的不去管它。反正是就沒再出。說我們自己弄了一本自己看行,說你印了幾本到處流傳,發給人,這就不行。

  弟子:以前彈古箏時燒香,現在還可以這樣做嗎?

  師:那就做吧,這也不是修煉。燒個香,彈那個古琴,那是中國古人琴棋書畫那個雅興,這個我也不反對。但是慢慢隨著你修煉層次提高,你會覺的一切常人心都比較淡了,越來越淡。但是現在不要勉強做任何事情。

  弟子:有人認為少討論多學法,就是連續朗讀《轉法輪》等,我覺的這是片面的理解。

  師:其實就應該多讀多看法。那麼我們讀累了,大家停下來休息休息也談談自己的收穫,這是沒有關係的。但是我告訴大家,你不能談論法好與不好。那麼更多的時間不要浪費在談你自己,要多看法,多看書,是不是這樣啊?一個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你裝進的法,就同化了法;你裝進了土,那就是土。

  弟子:第五套功法很長時間才做完,怎樣掌握時間?

  師:沒有絕對的限制,根據自己的能力去做,沒有具體限制。這五套功法均勻做下來,是時間要長一些。但是你還達不到這一點,中途得休息休息再接著做也可以。但你自己對自己要要求的高,儘量的堅持。

  弟子:修煉時間很緊,怎樣處理好煉功和學法時間比例?

  師:沒有甚麼比例,學法時間很緊我只是叫你精進。至於說以後怎麼回事我也沒有給你講過,只管去學、去修。煉功和學法時間比例,就是你要多學法,煉功早晚煉就可以了。那有的人半夜起來煉靜功也可以。

  弟子:在家煉功和集體煉功效果是一樣的,那麼我們還有必要開車往返一個半小時參加每週的集體煉功嗎?

  師:在家煉和在外面煉是一樣的。但是在家煉總不如在外面煉有一個外因的條件促使你煉功。比如說大家都盤腿,痛的很厲害,可是一看大家都沒有拿下腿來,你也就不好意思拿下來了,那麼就促使你延長了時間。每個人言談舉止啊,都在大法中像一個弟子。我們這個環境極其珍貴的,在任何世間上一個環境當中都沒有像在我們這堥獄繶簡b。這是在家堶控o不到的。有的時候在家堣騆隨便了,多煉一點少煉一點,精進不精進的,可能會隨便一些。如果你真能把握住自己修煉,那是一樣的。就是因為你還有常人之心,你不可能那麼好的把握自己,所以我就叫大家出來煉功。

  再有呢,我們總講洪法洪法,叫更多人得法。你們想過沒有,我們眾多人的煉功場面就是最好的洪法。你為甚麼不去支持它一下呢?圓容它一下呢?當然了我們那些家遠的,來這不方便,那麼你就在家煉。將來人多的時候可以在家附近建立一個煉功點,那就更方便了。

  所有的條子都給大家解答完了。有人要我打大手印。(鼓掌)看來這些熱烈的掌聲都想要我打,是吧?好,我就給大家打一套大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