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

  (熱烈鼓掌。眾弟子:師父好!)

  大家好!(鼓掌。眾弟子:師父請坐。)我站著大家看的清楚。大家辛苦了啊。(鼓掌)好長時間沒到西部來了,也一直想跟大家見見面。現在是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這段時間,做的很辛苦。但是不管怎麼樣,現在大法弟子是越來越成熟了。隨著整個正法進程的不斷往前推進,整體形勢變化也很大。

  大家看到了,從世人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態度,和認清中共造謠媒體的無恥,現在都不同了。這樣一來啊,對大法弟子來說等於是又在一個新的環境下、新的條件下進行考驗了。因此環境一寬鬆啊,往往就容易產生一種懈怠的情緒,壓力小了就使心理上放鬆了,就不那麼太抓緊了,這樣不行啊。實際上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大家不管遇到甚麼樣的環境都不能不精進。越寬鬆,實際上對你們的考驗也就越嚴肅。不管情況怎麼變,修煉的條件、修煉境界的要求,這永遠都不會變的,所以大家不能夠放鬆。而且大家也看到了,雖然形勢在變化,可是邪靈它還沒有最後被全部清理掉。在這個時候呢,它還會起很不好的作用的。

  拿舊金山來說吧,我發現舊金山市中心與整個灣區環境看哪,還是不行,那堥葩c的因素還很多。實際上對於那些地方,你們應該作為重點去做,到華人多的地方去講真相,救度被毒害嚴重的華人社區。大家看到了,中國大陸的旅遊團人來人往的,那堿O一個很集中的地方。整個灣區其它環境中華人也很多,可是他們很分散。大家講真相的目地就是要救度更多的眾生,而被毒害最嚴重的那就是中國人。從表面上看,大法弟子是在反迫害,實質上大法弟子最大的責任就是救度眾生,這也是證實法的真實體現。對大法弟子、對中國民眾的迫害是惡黨在中國大陸發起的,所以大家要針對的就是中國大陸,也就是針對中國大陸的人。唐人街那地方恰恰是中國大陸人集中光顧的地方,所以你們不能夠放鬆那堙A不能夠失去這塊能夠使大法弟子發揮更大作用的地方。所以大家應該想一想、重視重視,是不是你們以前覺的那地方很邪惡,有點懼?誰懼誰呢?

  在最嚴酷的迫害下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都沒有被嚇倒,走過來了,反而煉就的成熟了。實際上你們回過頭來看一看,這場迫害好像是無序的,形勢的變化、不同情況的出現,不全是有目地的嗎?無論是師父的願望還是舊勢力的左右,不就是以最後大法弟子的煉成、邪惡解體為目地的嗎?這一切能是無序的嗎?只是不叫壞人看出是有序。在中共惡黨政權下,它要打倒誰,過去誰能夠挺過三日呢?你們走過了六、七個年頭,這對這個邪惡的黨自己來講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常人能夠做的到嗎?能夠挺的住嗎?那麼這些事情是常人的事情嗎?是常人能做的來的事情嗎?只有修煉的人,只有神看護的人,才能走過來。不是這樣嗎?所以大法弟子沒有甚麼可怕的。特別是在中國大陸以外,相比之下這環境不是更寬鬆嗎?那你們怕甚麼?而且你們是堂堂正正的、針對人的生命真正的去救度他,人是會感受的到的。而且在講清真相中,你們發出的善心,你們發出的正念,都在解體邪惡,都在使被救度的生命清醒、找回他自己,能夠使人理智的真正自己去認識這些問題。當然世人一旦清醒過來的時候,馬上就不一樣了。

  還有一些學員對證實法帶來的形勢變化認識不清,這是各地區普遍有的個別現象,就是每當大法的進程走入到一個新的階段的時候呢,就有一些學員用人心衡量大法修煉。大法弟子修煉的這條路就是不脫離世俗的修煉,就是這樣的路。那麼在常人社會中修,不是被常人社會所薰染,就是常人被你改變,肯定是這樣。所以大法在整個正法的進程中急速的在改變著一切,大法弟子也在證實著法、在救度著眾生、清除著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整個情況的改變就會不斷的在世間出現不同時期的不同狀態,這就是學員所講的正法進程。但是一旦出現明顯狀態變化的時候啊,有些個別學員就跟不上了。一跟不上哪,就會找一個最大的藉口,說是不是我們參與政治啦?我們怎麼這樣修煉哪?其實說這些話的人,根本就是在用常人心去看待修煉,用常人心來對待自己,最根源處還是怕心在起作用。

  我講過了,大法弟子今天修煉的形式就是這樣的,就是在常人中修煉,不脫離世俗的修煉。過去我在講法中已經談過了,正因為大法弟子這樣修煉,才能使歷史上從來沒有的——人能夠修成神。(鼓掌)因為在這個社會的現實中,是這個修煉的人本身真正的在世俗利益的誘惑下擺正了自己,在世俗強烈的誘惑下能放下人的執著,能放下各種各樣的感情上的糾葛。這種修煉的方式,都直接針對著人心,也就是直接針對著最表面的修煉者的感官與思想反映和人的直接行為。那麼作為這個人來講,修煉中能放下這一切,這個人是不是在修煉?那麼這個人是不是在真正的現實利益中擺放自己?常人做的到嗎?做不到。過去的修煉人做的到嗎?也是做不到。所以過去那些修煉方式,在人類社會歷史中留下的各種各樣的修煉方式都是脫離世俗的修煉,他們不敢在這個世俗中修,他們認為在世俗中沒辦法修。那是因為沒有大法,沒有大法來指導修煉者。今天有大法指導,你們能夠做到了,實踐中你們也真的做到了。也就是說,這條修煉的路不但開創了,而且是在實踐中已經充份證明了這條路的正確和大法弟子在修煉過程中的成熟,現在正在走向圓滿最後的階段,一直到現在,都是非常穩健的。儘管也出現過這樣那樣的不足,其實任何一種修煉也都會這樣,中途修不下去的,都有,這都是正常的。在人心的考驗當中,對於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在人和神兩種概念的認識中、互相的碰撞中,就會出現這個狀態。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

  其實大家想一想,甚麼是政治?一些人對於反迫害的行為一不理解就說甚麼搞政治啦,我看對於大法弟子內部個別人來講,都是怕心,根本就是怕在作怪,就是人的擔心。至於說常人怎麼認識,大法弟子不管他。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會改變周圍的環境,你就會改變人。你用不著去講太多,我的大法是給今天大法弟子講的,不是給常人講的,不要注重太多人怎麼想的。只要你們在人世間能夠走正自己修煉的路,誰都會正視你。

  甚麼是政治?從不同世人的理念上講也不同。其實我告訴大家呀,中國人對政治的概念是把對政體形式及人們涉及到的政權政策問題的活動叫作搞政治。而在西方社會中還不一樣,在他們的概念中認為,人在社會上的社會活動,不屬於經濟範疇的,不屬於宗教範疇的,就是搞政治。但是不管它的定義是甚麼,不管怎麼樣去認識它,我要跟大家講的問題是,修煉的形式是沒有固定框框的。你們在歷史上認識到的修煉,有佛教、原始佛教,有道教、有原始的道的修煉方式,有天主教、基督教等一些宗教活動,還有過去一些古老的宗教及對神的信仰。宗教信仰也是人修煉的行為,在信仰的過程中人可以提高自己思想境界,這樣的一種修行方式。不管在西方文化的概念下有沒有「修煉」這個名詞,但是他們都是屬於修煉,都是在要求自己提高。生命走向神,這不是一個修煉過程嗎?不管你採取甚麼方式,但是所有歷史上留下的這些方式,我告訴大家,它不是宇宙中唯一的修煉方式,更不是宇宙中所有的生命、特別是人類都必須遵循的這幾種方式,所以不是走向神的唯一的路。那只是無量無計的數不清的神給人留下的幾種修煉文化,僅此而已,而且還不能真正的使人本身或主元神修成神。過去修煉的都是副元神嘛,真正的這個人,不管怎麼修,副元神走了,人還在世間輪迴轉生著。釋迦牟尼佛講過修煉有八萬四千法門,這還是在他的境界中、在一定的範圍中講出的認識。道家講三千六百法門,這也是在他們那個境界中認識到的。其實他們給人講的法理是有限的,宇宙中到底有多少能使生命昇華的路、回升的方式哪?無計其數,有多少眾生就有多少的路,就這麼多。這麼多的修煉形式,當然不能夠都拿到人類社會中來。宇宙中有無量無計的佛,數不清的神,而且在一個眾神都認為宇宙已經高到頂頭了、上面再沒有生命了、往上甚麼都沒有了的情況下,其實在更大的境界中還有更加無比大的無比高的境界、更加無計其數的佛和其他的神,他們看下面的神都認為是常人一樣。到底有多少道路?無可計量。大家知道釋迦牟尼佛,他證悟了自己的這一法門,概括的名詞叫「戒、定、慧」,這就是釋迦牟尼證悟的自己的路。天體中那麼多的佛呀,無量無計,宇宙中卻沒有第二個佛證悟的是戒定慧。也就是說,每個神都有自己的一條路,每個神的體系中都有眾生不同境界的標準、提升或下降的法理要求,那麼其中修煉的方式多不多呢?非常的多。

  講到這兒我告訴大家,既然這宇宙中有那麼多的修煉方式,從人這來看,在這正法中要求大法弟子採取哪一種修煉方式不能修煉呢?說具體點,如果師父我不叫大家走今天這樣的路,換一種方式,那也是能修煉圓滿的。大家知道宇宙在正法,一切都在從新來,也就是說等於乾坤再造、宇宙再造。未來的宇宙、未來的生命是甚麼形式,以甚麼樣的方式存在,以甚麼樣的法和度人的方式留給未來,這不是過去的生命能夠決定得了的,也不是哪個生命能決定得了的,再高的也不行,因為那是未來的需要。既然是以未來需不需要而定,大家想一想,假如說師父就叫你們以這種在社會政治形式中修煉,行不行?(鼓掌)行!一定行,一定能行。只要有法的標準要求,生命能夠提升,只要生命能夠達到高的境界,就一定行,因為那是未來的選擇,那是未來宇宙的選擇,那是大法弟子修煉方式的選擇。(鼓掌)只是師父沒有給你們選擇這條路,沒有叫大家這樣去走修煉的路,我教給了大家一條更廣闊的、最好的修煉方式,大道無形!(鼓掌)每個人都是社會中的一員,每個人都在不同社會階層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的社會工作職業和所學技能。在各自的環境中、在無形中,在大法的指導下都能修煉,沒有條條框框,沒有宗教形式,沒有戒律。這是歷史上任何一個神都不敢做的事情,我與大法弟子今天做了。(鼓掌)為甚麼哪?因為法大,因為是宇宙的大法直接在度大法徒,所以才能做的到。

  其實我再進一步講,甚麼叫搞政治,甚麼叫修煉形式?很多人誤在這堙C假如說李洪志我今生就選擇了當帝王,帶領著一幫臣民在修煉,行不行?(鼓掌)行!一定行!只要法正能保證生命提升,只要走正這條路,就一定能夠行!真這樣那也是未來的選擇,那也是未來宇宙要求的。師父沒有叫大家走這樣的路,僅此而已。選擇甚麼、走甚麼樣的路,那是未來所需要的,是師父給大法弟子留下的,我挑了一個最好的修煉方式給大家。(鼓掌)剛才我講的這些,作為常人來講他很難明白這些高層的理,根本也認識不到這些。我是給大法弟子在講法,大家心媕Y很清楚大法弟子在幹甚麼。其實,師父在傳法的當年講過一件事,過去有許多學員聽說過,佛道兩家為了我選擇佛還是道的外形相爭過,為了叫我採用哪一種神的外形形式來傳法,曾經爭執的很厲害,因為哪一種神的外形被選中了,都是那些神的榮耀,都是那些生命的榮耀。大家想一想,那個時候道想讓我以道的方式傳法,近代道教在中國的出現就是這個目地。過去道是沒有教的,因為單傳、獨傳就不可能去廣度眾生、普度眾生,帶那麼多弟子,也不可能使那麼多人圓滿,所以他們就搞起了道教。這些都是歷史了,這都是以前講過的話,我就不再重複。也就是說呀,在大法弟子的修煉中啊採取哪一種修煉的理論、方式、外形,都很主要,特別是師父採用甚麼方式。因為在歷史上他們早就知道大法要在人類社會這兒傳,舊勢力做了很久很久的安排。其實不止是舊勢力做了這樣的安排,這個龐大的宇宙,我不管給大家怎麼講,我都是在你們能夠理解的範圍講。這個物質不管怎麼昇華、達到甚麼境界,這只是一個巨大的體系而已,一般情況下我都是在給大家講這個體系。其實像這樣的宇宙體系,這麼巨大的體系,對於堶悸熔野籵蚆艘N是無邊無際的,作為一個巨大的神來看都是這樣認為的,可是它在更遙遠、更龐大的天體中,其實也只是一粒塵埃。更遙遠處還有無數這樣的天體,在遙不可及神都去不了的地方還有更龐大的天體,它們的生命是甚麼樣?是以甚麼樣的方式劃分層次、生命如何提高?其它體系的神都無從知道,甚至理解不了。我講的這些,對於不同的宇宙的神來講都是不可思議的事。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人類社會很多東西也不簡單。大家知道現在人類社會的行業真是五花八門、眼花繚亂,這個現代社會好像非常的繁榮,甚麼都有。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在古代的社會就沒有這種情況出現呢?是因為就像我剛講過的在宇宙遙遠天體的生命很多也都把他們的東西拿到人這來了。為甚麼?我剛才講了說師父要選擇佛還是道,那個外形都很主要。其實何止這些?修煉的路,給人類這個歷史造就出來的各種修煉的方式,其實很多民族存在的方式啊、各種文化特點,都是遙遠天體那些神插進來的一隻腳,都是在給大法展現他們的路,意思是,李洪志要選擇甚麼,都在這兒了,大家公平。比如說我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繪畫,也都知道音樂、雕塑,包括現代科技,這都是不同的人類生活的各種技能,好像是為了繁榮人類社會而由人自己創造出來的,其實根本就不是。是甚麼?我告訴大家,那就是修煉,那就是遙遠體系中生命境界的特點。因為那種境界的提高也是把生命對這種技能的認識與法溶在一起的,在認識中提高,也是無止境的向上攀登。高層空間的組成粒子更小,聲音的場也是由微觀物質粒子構成的,音樂更加悅耳,顏色更加美麗;一切物質都是高層微觀粒子構成的物質,是低層空間生命找不到的;作品與技能更加高超、更加神奇,生命的提高是境界與技能共同的提高,是自己在不同境界中認識的提高。也就是說,用地球人的概念講,你能夠創作出好東西來,是因為你人好,或者做甚麼好事。反過來講,神看你人好才給你智慧,才讓你創作出東西來,(鼓掌)人類社會不是神在控制嗎?其實這些東西中都有法的因素,如果我叫大家採用那樣的方式能不能修煉?一樣能修煉,只是我沒有叫大家走這樣的路,那是不同的天體、不同的生命採取的方式。

  我在正法中還發現一種情況,甚麼情況呢?在相當遙遠的一個巨大天體中那些生命的提升啊,和你們所在天體體系中生命認識的相差甚遠,他們是以技能、以技能不斷的向上攀登這種方式維繫著。當然更高一層的神也把低層能不能發明出東西來、能不能有所創造溶在了他們境界的提高中,他的境界能提高就讓他開智開慧,就讓他有所造就、有所創造、有所提升,提升之後他能夠不斷的認識到自己是因為自己的道德提高才得到的、是因為自己的境界高了才能夠有這樣的提高。整個一個無比巨大的體系都是在這樣的追求著一種技能在提升。這和這個宇宙體系特別是現代眾生能認識到的修煉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所以這洪大的穹體它其實非常的龐雜有序,展現在人類面前的、人類所能知道的,甚至於給予人類的那些個技能、各方面的文化、人類生存的不同方式,人認為好像是以人類社會的繁榮為目地的,一些個學問、不同的技能,人只是把它當作人類自己在社會的實踐中豐富了自己的生活、創造了自己的文化。甚麼都不是,人甚麼都沒有創造、甚麼都創造不出來;如果宇宙中沒有的,人根本就創造不了。就包括現在社會上最爛的東西,也都是不同的神弄來的,因為人類的社會就是相生相剋,有好的就讓它也有壞的,而那個壞的拿來也不是以讓它壞為目地的,那是因為與人類理念差異太大,生命生存的方式差異太大,有些甚至是與正的方式是對立的。當然有一些東西到人這就更爛了,因為人類社會是有情的,在情的作用下人把這些東西搞的更低下、甚至非常骯髒,比它們原來那堶n壞的多,是人類自己造成的。

  剛才因為講到政治問題、甚麼是搞政治,引出了師父這麼一段話。就是幫大家打開一個思路,看看這個宇宙,怎麼樣去認識人類的各種東西。不是人類所想像的那樣,不是那麼簡單的。修煉的方式有很多,我對大家傳的這部大法這麼大,可是很少有人真正能認識到他到底有多大,有多了不起,有多偉大。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境界中才能體悟到那個境界中的神聖,也只是這一點而已。當修煉者走向圓滿的時候,特別是圓滿以後,展現在修煉者面前的那簡直就是無法形容的壯麗美好,正法中能走過來的神看到這一切都無比的驚嘆,這新的宇宙無比的壯麗、神聖。

  剛才給大家講的這些,作為修煉的人大家都能認識,也都能明白。對於常人就不用去講了,你講真相中不要去講這些,講這些你會把他嚇著,你會把人的思想都搞亂了,他也很難認識。你講真相中稍微講高一點,我告訴大家,你就不是在救度眾生,你就是在往下邊推眾生。你不能講高,講高和講低這絕不只是簡簡單單一個把握的好不好的問題,是你救眾生還是毀眾生的問題,所以講真相的時候絕不能講高。當前你們講真相中只要講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啊,惡黨對中國民眾人權的踐踏、對信仰自由的踐踏啊,講到惡黨歷史上對中國人的迫害、對世界各共產邪惡主義陣營民眾的迫害,現在同樣對大法弟子也是採取的同樣迫害,這就足矣了。至於說高層修煉、神呀,你就別講了,常人很難能認識到的。你能認識到的這些,我告訴大家,你是從一個常人起步、一步一步修煉到今天才能認識到的,才能接受高層的法理的。師父講法也是由淺入深的給你們講的,我一開始上來給你們講這些,在六、七年前,七、八年前的時候,我一下講這些,你們也接受不了,你就是能接受,你也不清楚我在講甚麼。所以,不但要講真相,而且要智慧,要智慧的去做,不要講的過高。

  長時間沒來了啊,大家可能想叫我多講一點。(鼓掌)(眾弟子:請師尊坐下。)這樣吧,大家還像往常一樣寫條子遞上來,然後我給大家解答,字寫大點啊。與修煉無關的事情啊儘量別提,很多事情能夠在自己修煉中解決的也儘量別提,你們必須得走你們自己的路。每個學員都一樣,如果是我把你領過來的,你根本就不算修煉,你也沒修。所有的關都是你自己闖過來的,那才了不起。釋迦牟尼佛不是證悟了自己的戒、定、慧嗎?那他可是自己闖過來的,你們也是,都得自己走出自己的路。就這樣,下面大家可以提條子。(鼓掌)

  修煉不分先後,不管在座的是新學員還是老學員,作為修煉來講都是一視同仁的。師父不會因為你是新學員就另眼看待,也不會因為他們是老學員就另眼看待。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就是修煉人。修煉人,那就一定要像修煉人的樣去修。當然,作為新學員總是有一個認識過程,沒關係。只要大家能真正在法上去修、經常學法,很快就會趕上來。

  下面可以把條子遞上來了。

  不管師父在正法中能力有多大,表面上這個舊的勢力在起著間隔作用,它把師父的巨大能力和表面間隔開了。一般情況下它是間隔不住的,但是它們用眾多接力的方式及巨大的體積和體積內的漫長的時間空間作為間隔。在天體外看很快就衝破,但是在人類空間內的時間中感覺就是幾年的時間。但是一旦衝破了,就是整個宇宙正法做完了,所以在衝擊的這個過程中,它們對師父也會做一些個手腳,對師父這個表面身體也會有些影響。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邪惡幹了很多的壞事,這些我不太多講了,那麼大的邪惡師父要清理,很多學員的業力師父要承擔,所以對表面身體也有一定的傷害。

  弟子:成都大法弟子問師尊好!

  師:謝謝大家!成都的情況師父都知道。

  弟子:向常人講「三退」,講到預言、瘟疫,是否說的太高?

  師:有些預言、瘟疫,只能作為講真相的輔助,點到為止。不要把它作為講真相必講的或者是主要的東西,這樣呢會偏離你們要做的事情與目地,那樣也太依賴於那些預言了。它只能給你們做輔助的作用,不要講太多,點到為止。就是智慧的去講真相你才能把人救了。

  我說大魔頭大家都知道誰了,迫害死那麼多大法弟子,神佛不是不懲治它,其實神佛沒有一個不痛恨它的。當然我說「痛恨」,是用人的語言比方,就是沒有一個不討厭它的。那麼為甚麼不處理它呢?大家知道,舊勢力的體系雖然已經清理掉了,可是世間表面還沒有突破到這,在沒有突破的這個世間上,在歷史很久遠的千萬年前舊勢力就已經定下了很多東西。它定下的這個東西就像個盤一樣在轉,一轉換位置,天下就出一個天象,而且它和人體都有著連繫。舊勢力早期它們定下的東西,要不把它毀掉它還在動、還在運作,就是這麼一個關係造成的它還不嚥氣、它還沒下地獄。

  為甚麼會這樣呢?大家知道,舊勢力的目地不就是讓這些小丑們搞起這場迫害來考驗大法弟子嗎?它們認為大法弟子還沒考驗完,還不斷的有沒走出來的學員要走出來,沒做好的你還要讓他們做好。要說拖了世間正法的形勢進程,這些學員真的是拖了形勢的進程。這些人你要不管他他就毀了、就真的徹底完了,可是在歷史上他們又是發過願的,而且不能只從一世看一個生命啊,要從歷史上全盤的看一個生命啊,怎麼能不管哪?

  弟子:大陸青島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那堛漕葩c猖獗不了多長時間了。

  弟子:將來的音樂發展是以唐朝的音樂為基礎嗎?

  師:人類社會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你想完全採取歷史上哪一種方式都不行了。人類畢竟走到這兒來了。人類走回到人的生活方式中去,或者走回到古代人類的生活中去,現在已經很難適應了。法正人間那段時間也只是把一切社會的真實展現出來而已,將來只有下一期人類開始的時候才能從新去做、從新走回人的路。

  弟子:河北承德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師:謝謝大家。)全體大法弟子想念師尊,堅定走好最後證實法的路,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師:我知道大陸大法弟子會做好,而且實踐中大家看到了,確實越來越成熟了,越來做的越好。修煉嘛,我過去講過,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就是金子,金子就是金子。

  弟子:發正念時清除業力,主要是指思想業力,還是包括身體上的一切業力?

  師:發正念對自己時不是為了清除業力為目地的,是清除干擾思想正念的因素。其實發正念,嚴格的說對業力本身並沒有看的太重,修煉人直接對業力發正念甚至是不必要。修煉人的業力很少,而且有些業力是擺在不同的關卡中讓你去闖關、提高自己用的。發正念主要是清除自己頭腦中的干擾,使頭腦清醒、正念更強的針對邪惡的迫害,對另外空間堥漕ヮ裟F的清除。比如說,邪黨的邪靈惡龍被銷毀、打散之後變成一些支離破碎、怪模怪樣的邪惡生命,又被大量的銷毀之後還有很少一部份加上從不同空間壓下來沒完全清除的爛鬼,就是那些個邪惡因素帶過來的這些不好的東西,我叫它「爛鬼」,它確實是奇形怪狀的、很低級、甚至很髒的生命,都是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干擾正法的。當然了,我通常講的這些邪惡的生命,還包括鑽進三界堛漕漕ン茪ㄙk神,干擾正法的壞了的神,其中也包括舊勢力,還包括舊勢力安排的一些個干擾因素。這個現實空間中原來也有一些個干擾正法與大法弟子的邪靈,雖然所剩無幾,都在起干擾作用。不管它表現的是維護舊宇宙理而干擾正法的、還是表現就是邪惡的,是凡對正法與大法弟子起了負面作用的都是我所講的「邪惡」。因為宇宙在改變,這麼大的宇宙天體在改變過程中要救度無量眾生,任何生命來干擾都是罪大惡極的。

  弟子:請談談有些弟子的惰性、嚮往美好的生活。

  師:作為常人來講,在世間上想追求一個富裕的、有權有勢、光宗耀祖的生活,能夠在眾人面前出人頭地、趾高氣揚,這就是人所追求的。百年之後,造下的業下地獄去還,這就是人的業力輪報。作為修煉的人哪,大家是不追求這些的。不追求這些,不只是簡簡單單的說一說我不追求這些就是修煉了,是在修煉的實踐中你得能夠做到。你雖然一時不能夠完全做到,但是你要努力去做,爭取越做越好。有些學員哪一遇到麻煩事就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就不高興了。有些學員一遇到矛盾的衝突、感情的撞擊,就不高興了。那你還修不修啊?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煉人就是往出推:你別來,來了就認為對自己有看法,就是不能叫別人說。你就是要好過一點,那是修煉嗎?那能修煉嗎?到今天這個觀念還不能轉過來,我這個當師父的都不知道你怎麼樣能夠走向圓滿。求安逸,求安逸那就求安逸吧,作為一個常人求安逸,師父甚麼話都不說,因為常人想求安逸也不能說人錯,因為人他就是在這樣的追求中生活,目前人類的社會就是這樣的。現在常人的事師父不想說甚麼。但是作為修煉的人,你們就不能這樣認識問題。

  弟子:《九評》公布於世已經一年,現在退黨人數才五百三十萬,我們怎樣才能讓更多的世人退黨?

  師:大家想想退黨的人數多了會怎麼樣?一下子上來千萬人退黨,邪黨一下子就沒了。可是舊勢力安排的那些邪惡的因素在干擾,它要維持考驗法輪大法弟子的所謂環境,它不甘心讓你一下子上來那麼多人退黨。人在選擇存亡的大事,邪惡不敢干擾,但是這些邪惡的因素在干擾信息傳遞與接收能力。就是每天打電話也好、是電子郵件也好、出國人員的傳遞,使通過各種信息渠道接收的退黨申請,只能接收這麼多。而且還不只是這個渠道的問題,還有很多中國大陸民眾要退黨找不著辦法去退、找不到人去退,就是這樣使每天「三退」的人數維持在這個數字上。不然的話人數會非常多,而且人數一多對邪惡的威脅非常大。

  大家知道這個《九評》發表後,出現的退黨潮是人在選擇未來,所以人都要表態。再退下去會出現甚麼狀態呢?因為這個《九評》在社會上傳的越來越大,影響也越來越大。邪黨自從它干擾正法、迫害大法弟子開始,天就定下了淘汰這個邪黨。無論是正面起作用的神、起負面作用的舊勢力,一致都同意的。只是有些壞因素堅持利用它考驗大法弟子,不想讓它馬上一下淘汰而已,淘汰是一定的。充其量是想在淘汰的過程中還讓它發揮所謂的作用考驗大法弟子,意思是使那些個做的不好的學員有機會再錘煉、再提高,在認識上能夠走過去。一下子邪靈都沒了,這個惡黨馬上一下解體了,誰還敢迫害法輪功?誰有那麼大膽量?(笑)所以那些個沒做好的大法弟子不就沒機會了嗎?師父是不承認這場迫害,但是已經到了今天這個成度,迫害畢竟它發生了,而且有那麼多大法弟子做的很好、走過來了,而那些個走向了反面的、向邪惡寫了甚麼甚麼東西的,那這個污點怎麼辦哪?那些當初在大法中受益而在迫害中卻不證實法的怎麼辦?不得給他個機會嗎?

  退黨人數持續的增加就是邪黨的解體過程。不久在中國這個社會就會出現一個狀態,比如互相之間坐在辦公室堙B在工廠堙B在商店堜峓丹b酒桌上、甚至是在家堛B友聚會時,大家就會說:「你退了沒有?」(眾笑)「我早就退了。」「哎呀,你們退黨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啊?」(眾笑,鼓掌)大家想一想,中國社會到了這一步的時候,邪黨還存在嗎?壞人以為有了所謂的強大的專政工具就行了。在這無形中就解體了這個邪惡,面對民眾的選擇,惡黨甚麼辦法也沒有。其實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給他們的公開信中就說過迫害會失民心。其實退惡黨到五百萬的時候就是把邪黨的根拔起來了,所以退黨達到五百萬的時候,中共從上到下所有的人對邪黨就再也沒有信心了,(鼓掌)因為他們都知道,叫這個邪黨起死回生已經是回天無力了,誰都沒有辦法了。(鼓掌)

  弟子:常人說奧運能讓中國在世界露臉,之後邪黨就垮了。怎麼講?

  師:常人說甚麼哪就說甚麼。奧運好像還得幾年,邪黨能不能挺到那個時候還難說,給不給它露臉的機會不是人說了算的。人類社會不是給它開創的,露甚麼臉?大家知道,過去有人在說邪黨倒了那中國怎麼辦,這種惡黨文化灌輸的可笑想法。中共惡黨解體了,中國不還是中國嗎?當然現在抱著這種想法的人都很少了,人現在很積極的想問題了,人們也都知道邪黨不行了。中國人現在在說邪黨倒了怎麼樣能使中國社會穩定哪?人現在這麼說了,人的思想、思維都在變。大家想想,中國就是中國,五千年文明都是這樣過來的,舊的一朝去了還怕新的一朝不來嗎?神叫它亂就一定亂,不亂也得亂;神不叫它亂它就一定亂不了,想亂也亂不了。(鼓掌)

  邪黨是附著在中華民族思想體系中的,是附在人體上的,附在中華民族文化上的,同時破壞著中華民族文化,迫害著中國人。如果邪黨解體了,邪黨邪靈都銷毀了,就像在人世間突然間蒸發掉了,那中國不還是中國嗎?(鼓掌)甚至於中國的民眾與那些個當權者真的能夠認識到邪黨的邪惡、能夠為民族著想,那社會一定會很穩定的就過來了。當然話是這麼說了,究竟是甚麼樣,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神有另外的安排。(鼓掌)

  弟子:師尊談到美術、音樂,那麼真善忍美展和新年晚會是否有更深的意義?

  師:大法弟子不管你具備甚麼特長,不管它是甚麼文化形式在人類的展現,都已經是人所具備的特長了,眼下就這麼認識。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利用自己的特長去證實法,這都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也可以說是利用自己的特長力所能及的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所以是大好事。其實每個人不都是這樣嗎?你們會電腦,突破網絡封鎖的,在網上講真相的,當然還有其它技能的,都是一樣。實在甚麼都不會的,在街頭發資料,威德是一樣的,誰都不會因為你做的那件事情在人類社會不是高科技而達不到那麼高的修煉境界,這是不可能的。(鼓掌)

  弟子:我們的媒體強調古代預言,講中共雞年死亡等。但是正法中一切都在改變,如果實際與預言不符,會不會影響我們的媒體聲譽?

  師:媒體的聲譽沒甚麼可影響的,媒體就是媒體,它不是甚麼真理,倒是大法弟子對這些事情別太執著。有的人老是執著預言說了甚麼,實際上怎麼沒那樣啊?就當成法了。別忘了正法開始之後一切都看未來的需要而定,包括正法過程本身。預言只能為救度眾生方便而用。也有人說師父有句話說的好像是那麼回事,到時怎麼沒那樣啊?其實你都是在猜測。對時間的執著是不是執著啊?修的沒有任何遺漏,才是修的最好的。大法弟子就是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甚麼依賴的想法都沒有,邪惡也不敢鑽你的空子,壞東西見著你就逃,因為你沒有任何遺漏能被它抓住鑽空子。它能迫害學員,它不就是能夠鑽學員執著的空子才造成它對學員的迫害嗎?包括有些學員身體不舒服,甚至於搞的好像病挺重,有的甚至於先過世了。這其中有舊勢力安排的因素,也有自己真的不能夠做的那麼正。真要做的那麼正,甚麼都不敢動。(鼓掌)說起來容易,作為修煉人來講,修煉起來是很難的,師父也看到了。可是有一點啊,不管怎麼樣,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就是真的很危險而又不知問題出在哪堮氻]不能沒有正念哪,無論甚麼情況下你也不能動搖對大法的根本信念,因為這時你即使想不通或者哪件事情沒做好、沒過去大關,甚至會失去人體離世,也會照樣圓滿,(鼓掌)因為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是這場迫害給你造成的,所以千萬要注意。你那個時候要突然間轉向、一下變不好了,那你所有的一切可能就完了。大家正念一定要足,雖然沒過好一關,但是最根本的問題不能動搖。大法弟子,我給你們講一個道理,一個常人在這種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今天能夠做了大法弟子做的事,這個人一定成神,即使他是常人都沒修煉。(鼓掌)何況你們做了那麼多,只是一關、兩關,或者是舊勢力安排的一個大難沒過去,僅此而已,只不過是一個圓滿層次問題,不牽扯到能不能圓滿的問題。(鼓掌)

  弟子:雷鋒是不是邪黨文化的產物?還能留在《轉法輪》中嗎?

  師:邪黨是附著在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身體和文化中,它利用著中國人、利用著中國文化去破壞中國人和中國文化。其實那個雷鋒有一個副元神是個辟支佛,當然這是舊宇宙中神的情況。至於說將來怎麼擺放,那是將來的事情。他與邪黨到底有甚麼樣的淵源關係、有甚麼直接關係,這些將來看。

  弟子:是否可以在電台廣播讀《轉法輪》?每星期十五分鐘?

  師:用電台不是不能廣播,好像還不太是時候。廣播對當前聽眾來說要看他們愛看甚麼、喜聞樂見甚麼,對大法的認識到了普及的時候才行,目前的節目符合聽眾口味才能有更多的聽眾來收聽,然後你才能起到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作用。如果被大法的東西佔用時間太多,不修煉的常人會覺的沒興趣。因為法的內涵也是不能這樣隨便給常人展現的,廣播就不會起作用。救人不是智慧的救嗎?當人們都對法有一定認識的時候,這樣做也可能會行,所以在現階段好像時機還不是太合適。

  弟子:正法是不是從久遠年代已經開始了?

  師:就是從我傳法的前兩年開始的。但是有的學員看到了,在歷史的相當久遠,幾萬年幾千萬年甚至於更久遠年代就開始了。會不會這樣?會,是因為我們這的時間和那的時間是不同的。我這媔}始了一秒鐘,那堣w經過去很長時間了,也許開始了一萬年了。到今天我們過去十六年了,有的空間已經過去幾百萬年了。就是這個概念,會有這樣一個時間上的差異。

  弟子:目前很多學員對顏色都很敏感,請師父講講紅色與黑色。

  師:在宇宙中,黑暗通常都表現負面生命與空間的,特別是低層空間黑暗表現上一般都是負的生命。當然不都這樣,一些道也穿黑衣服。其實那些負的生命也確實喜歡黑暗和不規範。但是呢,如果負的生命,不管它是哪個空間的、甚至是魔,或者是甚麼樣的生命,它沒有參與破壞大法,也沒有左右正法這件事情,就不是正法中要淘汰的生命。

  宇宙中負的生命存在是必要的。如果宇宙中都是正的,每一個境界都是正的那正也就不存在了。當然在佛那兒絕對不會有地上這樣骯髒的不好的生命,在他那個境界會有正負兩方面的生命的表現,但是負的生命境界也是那個層次的。到了低層次,不好的生命更顯的不好,好的生命也達不到高層次那麼好了,這是境界造成的。宇宙中要是沒有負的生命,大家想想,整個宇宙都是正的,那甚麼是正?誰都不明白甚麼叫正了,因為沒有對比了,都是好,哪有壞呀?是因為有了那個不好的對襯人們才知道甚麼是好甚麼是不好。是因為有魔的惡,人們才知道了甚麼是佛的善。就像我講的,魔難會給生命帶來一種狀態,人做甚麼事情經過一番艱苦的努力,才知道它得之不易,從而人得到才會高興,在這個過程中,才會表現出眾生與世界的繁榮。其實就是那樣。

  再有大家都知道邪黨在人世間的表現是崇拜紅色的,也把紅色作為邪黨標誌。在天上它的本像是紅色惡龍,所以它在地上一開始就搞甚麼紅色政權、紅色造反、紅軍,「文化大革命」的紅色造反派、紅衛兵,紅袖章、紅領章、紅旗、紅五星、大紅燈籠、大紅柱子、紅牆,反正甚麼都是紅,邪黨叫作「紅彤彤的新世界」。對人來講真夠可怕的,紅彤彤的世界。特別是到了邪黨要覆滅的今天,你看看邪黨在文藝舞台上的表演中,紅天幕、紅燈光、紅衣服、紅布景,哇,滿台紅,大紅燈籠,要不就是紅旗滿台。通常我叫它「邪黨紅」。大紅無論在藝術角度上來看,還是在社會環境角度上來看,它只能作為點綴,卻不能夠作為基礎色。不能以大塊的紅色為底色,因為這樣會使別的甚麼顏色都顯不出來了,所以呢紅色只能作點綴。那為甚麼惡黨如此的崇拜紅色呢?其實是對血的崇拜、對血腥的滿足感,邪黨文化中也公開承認說紅旗是鮮血染成的嘛。邪黨它是恨不得地上淌的都是人的血,其實有很多人對紅色這麼使用感到厭惡。當然在座的學員有穿紅衣的,當然不存在邪黨因素了,大法弟子嘛。就說「邪黨紅」現在更加瘋狂的使用是有目地的,目前在它的電影和舞台上已經用到了歇斯底里的成度了,不然大家注意看看它那個節目。是因為邪惡的邪靈生命少了,邪惡要垮台了,它要用紅色來充數、壯膽。

  弟子:弟子發現自己有一些執著很頑固,影響了自己提高和救度眾生,心中請求師父把自己生命中那些頑固的部份去掉、再造。

  師:其實師父都在管。如果你不去排斥和正念對待,經常隨其執著而行,那就不是修了。都叫師父來做那怎麼行啊!我要再造你就是再造你了,就不完全是你了,所以修煉得自己修。法理都在那擺著了,別人為甚麼做的到,你就做不到?多學法,看看明慧網上學員互相之間登出的一些文章,真的是很好,真的很成熟,有些文章寫的真好,對照對照你們到底差在哪堙C路得自己走啊,不然的話,你真的上天了,人家說你咋上來的?哪個是你悟到的?那麼大的問題你都沒過去,師父給你去掉你才過來的,你這不是修啊,你沒修上來呀,是不是?咱們在上邊也不舒服啊,下去吧。(笑)下去還能再來修啊?別失去這個機緣哪。有甚麼難的?想一想,還是對自己修煉的機緣不夠重視,對法不夠重視,對自己的生命重視不夠。真正明白這些就能夠做好。

  弟子:國外的弟子之所以在國外得法也是有他們特殊使命。現在大法弟子都在做媒體工作,是不是我們弟子應該更多的出來做媒體?按照理解,國外的弟子都應該做媒體。

  師:誰說的?(眾笑)我剛才講的是大法弟子都在按照自己的所長在證實法。做媒體,我能寫文章,懂得媒體怎麼做,或者是能拉廣告,或者是能做媒體的其它輔助工作,那就是你具備了做媒體的條件,你就去做吧。每個人不都是在利用著自己的能力找適合自己證實法的位置嗎?不是都做一樣事情。我不是剛才還在講嗎?大道無形,每個人都在主動的在自己不同的社會階層、不同的工作中與自己具備不同的特長中在證實法嗎?

  弟子:在跟小弟子學法的時候,有些字不會讀就跳過去,還是可以的嗎?

  師:不認識的字可以問,相互告訴一下。孩子們都不認識,那就跳過去也沒有問題,回頭問問大人,這也是一個過程。說學學法字不認識了,咱們停下來今天先不學了,明天問好了明天再來學,這也不行。

  弟子:上一個地球是否有惡黨邪靈?

  師:沒有,只是這個地球近代的產物。這個惡黨造出來後能夠維持一百多年,它們舊勢力覺的很不容易了。因為它是反宇宙的,整個宇宙的生命和它都是敵對的、都要消滅它。有的人覺的美國與西方社會要打敗邪黨,那不是人要打敗邪黨,那是宇宙的力量在人這的反映,人本身也是反對邪黨宣揚的暴力革命、階級鬥爭那一套的。

  弟子:不修煉的常人他們的另外空間是甚麼狀態?

  師:不修煉的常人管他是甚麼狀態?有沒有另外空間都很難說,很多人都在幹壞事中毀掉了。有的有,有的已經沒有了。

  弟子:我是在北美的台灣大法弟子,台灣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在舊金山領館前請願學員能向前往領館的中國人和外國人發《九評》嗎?

  師:當然可以。談到《九評》的問題我再跟大家說說。《九評》一出來,又有些人說你們搞政治啦,有些學員中也有一些怕心作怪的也有此種想法。你有甚麼怕的呢?如果《九評》不是師父叫做的事情,在大法弟子中能做的了嗎?

  大家知道為甚麼發《九評》?從迫害那天開始,全世界包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就不斷的給邪共中央寫信。每個人,那七個政治局常委,包括大魔頭,每天要燒這麼一大堆的信。大魔頭每天要燒一筐。對它講真相勸它不要搞迫害,它還是要堅持迫害。最後它還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搞了這場迫害。那好,我還給你機會。再向其講真相,被迫害中又給了它一年的時間。信中談到了迫害對其與這個國家的利害關係,甚至於對這惡黨的利害關係,都講的很清楚了,它還是要一味的迫害。那麼也就是說,這場迫害經過一年的時間勸止不了,還要繼續迫害。那大法弟子就向全世界表明,就是這個大魔頭在一意孤行的利用邪黨的權力迫害法輪功學員,這小丑真的把自己當成皇上了,它的妒忌、心理變態、失去理智的瘋狂造成了這場迫害。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把它揪出來,叫全世界來認識認識這個失去理智的小丑,迫害還不停止就在全世界起訴它。你別看它那麼壞,可是它膽子卻很小,一看禍到它頭上的時候又怕的要死了。但是這個騎虎難下的小丑也是被邪黨的邪靈和那些個不好的亂鬼生命操控的,利用它那個壞思想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還不停止,那大法弟子就在全世界更大面積的、更深入的揭露你、起訴你。這下子它已經沒臉見人了。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國家的領導人這麼醜陋,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一個君王在位時就被民眾把醜惡揭露的老底朝天,特別是那種心理變態的行為更是叫世人噁心。秦始皇不管他好不好,也是他不在世以後人在評說他,沒有一個在那位子上就叫民眾給翻騰個底破的,臭不可聞。全世界很多國家高層都在議論它,認為它是精神病,理智不清,是個理智不健全的人丑。

  修煉的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不以人為敵,儘量救度一切眾生,你壞到沒救了也不能夠叫你這樣迫害下去。大家看到了它是換屆把它換下去的,實際上是瘋狂過頭了舊勢力把它弄下去的。舊勢力知道它幹的壞事怕清算,因此會在惡黨高層安插它的人,舊勢力覺的這樣正好能平衡力量。而且這種形勢會使邪黨的因素浮到表面來,它們本來就是互相利用嘛。那好,大法弟子就把你這個邪黨揭露出來,叫大家看看邪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邪黨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大法弟子一直在講,那麼你們也講一講邪黨是甚麼。

  大法弟子做這個事情的目地並不是為打倒邪黨而做的,更不是謀取甚麼權力。大法弟子揭露它是叫人看清它的本質,不要再配合它迫害法輪功。(鼓掌)這就是我們的目地。但是呢,佛法也是嚴肅的,一旦決定了的事情,做了的事情,那就做到底。所以我也知道,《九評》出來之後,一旦把真相展現在世人面前、展現在中國人面前的時候,這個中共邪黨一定會解體。畢竟是佛法的威力。當然了,過去我講過,不是笑話,《九評》不行我們還有別的辦法,(鼓掌)我們不會採取任何暴力,我們會用一切和平的方式制止這場迫害。有句話叫「佛法無邊」,不信咱就看。(鼓掌)

  當然《九評》已經足矣了,(笑)因為這個邪黨自從迫害法輪功開始神就定了滅它,所以對於信邪黨和不信邪黨的問題就成了中國每個人未來淘汰與不淘汰的關鍵。在講真相中這個《九評》就起到了這樣的作用。眾神也看到了這一點,所以在中國那個地方,所有的高層生命,正神、負神,不管他是甚麼來頭和目地,都利用常人在推《九評》。往中國大陸輸送《九評》不光是大法弟子,常人也在大量往塈邞滿A用集裝箱弄的都有。而且常人也有許多印刷廠大量的在製作、在印刷《九評》。神都在做這些事情,不是說只是你們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中在起這個作用。常人都在做,很多常人都在做。邪黨迫害中國人哪,迫害了那麼多年,邪黨這些年在中國社會從起家到後來的各次運動,傷害了三分之二以上的中國人,有很多人對邪黨都有仇恨。在中國,對有些人來講那真的是刻骨仇恨。那些人都在做,那些神也在找一切機會在推《九評》。大家看吧,邪黨馬上就玩兒完了,(鼓掌)因為人的留去牽扯到了上界生命的能留和不留的問題,那是巨大的生命群,甚至與所有的天體生命幾乎都有著直接、間接的關係。

  那有人說,外國人用不用去聲明退黨啊?外國人不是大問題。東歐邪黨解體就是因為人們反對那個邪黨才解體了,那堛漱H們已經做了該做的。中國人沒有,中國人必須得去聲明,不論使用甚麼辦法你得公開的表示你要退出邪黨。因為中國人從小學少先隊開始,一直到團員、黨員,你都在血旗面前宣過誓。宣過的誓可不是個簡單的事,神認為那是發過的毒誓,所以中國人就必須得明確表示退出,否則不算數的。你說我思想中早退了,我也不交黨費了。不行,那都不算數。人在無數天上眾神的直視中在那個血旗面前向天發毒誓的時候,你是說把你的一生、把你的生命都獻給邪黨了。那話說出來了,發這麼大的毒誓,你想敷衍了事?那是不行的。所以中國人要想走入下一步,那必須得採取公開的方式退黨,得有行為的表示,沒有行為的表示是不行的。

  弟子:我們越南學員在翻譯《轉法輪》,總是感到翻譯不準,有兩年多時間。請師父明示。

  師:翻譯《轉法輪》,問問其它文種的學員可能你就會明白,你要想完全翻譯準確是不可能的。當然如果用原來的越南文幾乎不用翻,因為那時候亞洲幾乎都使用漢字,但後來法國人給越南人創造了這種文字以後就把越南人的古代文化與近代人的思維方式隔斷了。現代越南人在思維方式上是受到了影響,近代文字內涵幾乎沒有,所以在翻譯他的時候就很難翻準確。那麼就採取英文的和其它文種的翻譯方式,表面意思儘量表達清楚就可以了,高層的法理不用去翻。高層的內涵是法反映出來的,是法在不同境界中的內涵反映。

  弟子:如何把握投資和投機?弟子工作中遇到這個問題。

  師:作為常人社會的工作來講,你不能夠說它是修煉。雖然你是大法弟子,你的社會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你的社會工作中去。就是這麼一個關係。在常人社會工作你無論做甚麼,你都要按照常人社會的規定和方式去做,就是這樣。至於說投機與投資是甚麼界限?這是社會狀態,學員儘量做好吧。你覺的有商機、有機會你就去做。有投資機會還不一定就是投機,還不一定是投機的概念,因為人類社會這個商業的發展,特別到了近代,好像各行各業都滿了,後來者好像很難插足,找到一個機會就是商機了。所以這些問題大家認識清楚就行了,工作它本身不是修煉。

  弟子:我跟不上正法進程,三件事中講真相做不好,很著急。我努力學法、背法,能很快突破嗎?我代表北京豐台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做不好慢慢做,知道抓緊就好。著急是沒有用的,著急也是執著。不用著急,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看別人怎麼做你就怎麼做,漸漸的就走出了你的路,漸漸的你就會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做了。

  弟子:秘魯和西班牙語學員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現在南美的學員也逐漸的多起來了,老一些的也逐漸開始成熟起來,這都是好事。大法弟子幾乎已經成了人類在各個地區唯一的希望了。你別看表面上這個社會還在運作,各行各業對大法弟子的存在好像感覺微不足道,不是的。宇宙的神、眾生可都看著呢,大法弟子在的位置、起到的作用,那都是關係到人類存亡的。

  弟子:我們的媒體在揭露中共邪惡時,如何有效的把握讓常人能夠繼續接受、支持我們?

  師:你要記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變常人的,不是常人帶動你的。常人說了甚麼,或者是干擾你了,你不要往心堨h,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人的思想來源很複雜,而且有許多人是觀念在講話,不是自己的真念、不是自己真正的人在講話,所以說出的話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他講過了啥他自己馬上就忘了。他自己都不重視他講的話,你為甚麼重視呢?別管他講啥,你講的話對他來講每一句話都是噹噹響的炸雷。

  弟子:極少的老學員長期做大法的工作而又長期不學法、不煉功,長此下去是修煉嗎?

  師:是有這個問題,很多大法弟子身兼好幾份大法的事情要做,證實法的事情是要做,所以沒有時間學法,學法、煉功時間也少,長此下去是不行。因為咱們大家都知道,特別是在中國大陸的學員,哪個學員能走正、走好,在那樣的環境下,全憑學法。你不學法,你的正念就不足;不學法,你的表面上的改變就慢,你在社會中所起到的制邪的作用就弱。

  弟子:現在舊勢力的狀況如何?是否只是為修煉弟子、眾生擺正位置而存在?

  師:說白了就是為它們自己存在而存在。它做的一切也是為了它自己的存在,如果它左右大法弟子的這件事情做成了,這個宇宙就等於沒改變,還跟原來一樣,就是這麼個情況。但是不行,未來是不承認舊勢力的那一切的,必須得改變。舊勢力總的體系已經被銷毀了,因為正法在最高處已經銷毀它了,只是在表面上在世間上過去舊勢力留下的東西還在發揮作用,沒銷毀的東西還在運轉。眾生怎麼樣,特別是人怎麼樣,它們才不管呢。

  弟子:那些沒有清醒的生命與人就要被淘汰,他們還會在今後有機會得度嗎?

  師:沒清醒的生命現在不是還有時間在清醒嗎?至於說將來,咱們也沒下結論。大法弟子就做大法弟子的事,真的救不了的淘汰了那也沒有甚麼執著的,那是正法的需要。正法洪勢過來也沒有甚麼這個講究那個講究的,就像掃除一樣,一下子就完事了。

  弟子:《九評》傳出快一年,退黨的人數總是每天兩萬人左右。如果共產邪黨垮了,是否就法正人間了?

  師:你問的是兩個問題。退的人數老是兩萬,能不能夠十萬八萬的?百萬千萬的?剛才這個問題我已經講過了。

  如果邪黨垮了,是否就是法正人間了?現在這還是未知數。如果在法正人間之前邪黨垮了,那真的會出現一段不存在邪黨的現在社會,特別是中國,會帶來一些不存在邪黨的人類社會問題。如果法正人間也到了,那就是人類的下一步生命狀態了,都不是大家現在想的,也都不是人擔心的事情了,完全是另外一個人類社會狀態。我換個角度說,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慈悲,你們最大限度去救度眾生,你們要能把人救下一半,師父就真的會為你們高興!

  弟子:請問師父,灣區有幾個主動破壞、敵視大法的常人,在常人中造成的影響很壞,這是我們本地大法弟子沒有做好的因素。我們怎麼能處理的更好?

  師:大法弟子呢,正念足一點,甚麼都會被大法弟子改變,邪惡也會被清理掉,那壞人算甚麼?那幾個壞人不是邪惡在操控幹的嗎?邪惡被清理掉的時候,你站在那人面前,他敢對你說一個「不好」的「不」字嗎?對神他不敢。(鼓掌)

  弟子:請師父講一下層次與空間的連繫。

  師:我講的層次的突破就是空間的突破,每一個層次就是每一層空間,就這概念。

  弟子:我們小組一直對採用不同的方法爭執不下。有同修認為,現在採用的方法沒有前途,有很多缺點,而他的方法好,有前途,也會省人力物力。能不能請師父以法理開示?

  師:大法弟子做的那麼具體的事都要師父來說,那這件事不就是我做的了嗎?你們只不過是我的一隻手而已了,是不是?我要你們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身體、健全的一個神,你要去做你自己要做的,那些事情自己去擺、去衡量、去協調,我相信你們會做好。

  弟子:北京豐台、廣東江門、重慶、大連、瀋陽、河南鄭州、山西、雲南、貴州、北京、江西、西安、廣西南寧、深圳、湖南、蘭州大學、廣州、上海、湖北十堰、唐山、亞利桑那、溫哥華、越南、聖地亞哥,黑龍江哈爾濱、齊齊哈爾、大慶、牡丹江、新疆、天津、石家莊、山東青島、遼寧鞍山各地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最近有些大陸大法弟子陸續的到海外來,師父都知道。希望大家在新的環境中,也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無論在哪塈A都是一個大法弟子。(鼓掌)

  弟子:認識到自己的執著,像驕傲、妒嫉等,為甚麼總也去不掉?

  師:如果你們真的把這些東西看的那麼重,就能夠克制它,那你就能夠消弱它,漸漸的徹底的去除掉。如果你覺的我知道了,也挺著急,但是實踐中你並沒有真正去克制它、抑制它,其實你只是停留在只是看到、感到這種思想的活動,你沒有抑制它的行為。也就是說,你只是想到了並沒有實踐去修。再有一點,你說我也用心修了,我實踐中也這樣做了,還有,會有這種情況。因為呀,長時間養成的東西也被舊的宇宙生命壓下來的因素層層分割,所以呢,每突破一層,去掉一層,突破一層,去掉一層,突破一層,去掉一層,所以它越來會越弱,越來越少。它不會一下全都去掉,有這種表現。包括許多其它的常人心,也是這樣的表現。

  弟子:請師父開示,有時候弟子表現出的狀態中不動心和麻木的區別?

  師:修煉是有不同的狀態反映出來,有的時候你還真是很難區別。但是通常心很靜的表現是面對很多干擾都很靜,沒有常人那個激動、不平等,非常平靜,又不影響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與人的那種無可奈何、不想動、甚麼事看多了麻木了,這是絕對有區別的。

  弟子:我們這堻怐韘酗@些學員在投資房地產,想法也是好的,但是弟子心媮`有些不踏實,覺的買房地產等待漲價再脫手是不是在牽扯賭的問題?

  師:沒那麼嚴重。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大法弟子做好就是了。說到賭我想跟大家說一說炒股票的問題。這個股票其實它也有多種。說我買了這個公司的多少股,或者投資多少股份,這種股份只是一種正常的投資。我每個月可以分到一定的利潤,我並沒有隨著它的浮動去炒作它,這個不屬於我說的那種炒股票。我說的是「炒」股票,你們一定要記住啊,是「炒」股票,每天看看價目表的浮動啊,心簡直被它提上來扯下去,(眾笑)你怎麼修煉?修煉不了,你的心都在股票上怎麼修煉?簡直執著的不得了,比常人還常人,這哪是修煉人哪?根本就修煉不了,我是指這個。如果你們都在哪個公司有一定的股份,你甚麼都不用幹,你就每個月拿錢,大量的時間都幹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我可太高興了。(鼓掌)這個不是我所講的炒股票,剛才我談的包括做房地產也是這樣,那你有機會你就去做,沒有問題,當然你是要等著漲價了再賣啊。但是有的時候你不一定把握那麼準,要失敗怎麼辦?這些都是常人的事。就是你怎麼樣擺好這個關係。這些事都是常人社會的工作,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工作中去。

  弟子:請師父談談當前世界上出現的各種自然災害與正法進程之間的關係。

  師:談這些問題對常人社會比較敏感,我最好還是不談,也沒啥好處。大家看看現在社會這麼複雜,人心變的這麼不好,人類的道德行為這麼不好,它能沒有難嗎?肯定會有難的。這還不完全是針對迫害大法弟子的罪來的,人的業本身也越來越大。當然其中也有針對大法的態度的因素在堶情C再有就是發生災難的地區都是沒有大法弟子的地區,在中國大陸都是迫害大法弟子嚴重的地區。

  弟子:請問我們美西學員辦的媒體如何證實法,起更大的作用?

  師:太籠統了。大法弟子做好你該做的,每個參與的學員都能主動做好自己該做的,同時一定要協調好,讓其發揮更大的作用啊,產生更大的效益,在救度眾生中能夠真正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就是成功。

  弟子:台灣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台灣南部弟子在籌辦二零零六年新唐人晚會,引起了台灣社會對新唐人電視極大的關注。在台灣辦新唐人電視,請問師父這是神的安排嗎?另外請師父談談中共在歐衛事件中損失的天理。

  師:這都是新唐人電視本身的事,不帶有普遍性。這些事都是大好事啦。正法進程到了這一步,我告訴大家,師父身邊,大法弟子身邊,有許多的正神,還有不斷的反正的神,就是改變了,他要正面對待正法與大法弟子了,他要痛改前非幫著起正面作用了,也會不斷的產生正面的效益。

  歐洲衛星電視這個事件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我不講它了。對於中共惡黨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了,中共惡黨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無論它幹甚麼,只要它幹出一件事來馬上就變成一件醜事、敗事。這一點神已經給它定死了,(鼓掌)因為歷史不是給它展現的,舊勢力只是讓它起著考驗學員的作用而已,特別是今天的歷史是為正法而造就的、為大法弟子而展現的。

  弟子:是否可以給大紀元拉廣告為職業?

  師:如果拉廣告你完全可以生活的話,那你就去做,這也是職業,沒有問題的。因為大紀元學員辦的媒體它本身不是修煉,它是立足於社會的也屬於正常的工作。就包括你們辦的公司也都是一樣。說我給別人辦公司,在別人的公司上班和自己開公司上班,不是一回事嗎?就這個道理。但是哪,你的修煉會反映到工作中去。你們辦的媒體又是大法弟子為了證實法辦的,那當然這件事情就特別的好。你說我給它做廣告,讓它維持著生存,你不是為大法弟子證實法做了你該做的了嗎?有人說我講真相可以直接去救人,我今天講真相講明白一個,這個人有救了我心堮摯矽部C其實這個媒體在救度眾生中所起的作用也有你一份。說這個媒體有一百個人參與這工作了,那麼這個媒體一天救度一百個人一定有你救度的一個。報紙天天發,何止一百個人哪?是不是每天都有你度的一個人哪?一定是這個理,因為是大家共同維持了這個報紙,也就是大家在共同講真相。

  弟子:海外的一些民運人士特意叮囑向師尊問好。

  師:那我就謝謝他們啦。(鼓掌)

  弟子:他們表達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敬佩。

  師:是啊,眾生嘛,不管你當今做甚麼,其實還不都是為法來的嗎?

  弟子:我覺的舊勢力在某大學安排過很多很不好的因素,有時感覺很難。是因為我個人沒修好,還是感覺呢?

  師:不一定都是這樣的。咱們拋開舊勢力先不說,你們面對的這個人類社會是經過了一個複雜的歷史過程走到了今天這一步的,思想是複雜的,社會狀態是複雜的,而且是正邪、好壞很多事情都是混淆的。面對這樣的社會與世人,大法弟子要修自己、要救眾生,擺在你面前的所展現出來的都是困難,這就是你今天看到的。

  弟子:美國的工業界和商界是否還被舊勢力的因素抑制著?

  師:我知道你說的是甚麼問題,就是他們去中國、不斷的給中共惡黨投資、輸血這個問題。我跟大家講,師父不反對中華民族的富強,我希望那堛漱H富裕、希望那堛漱H文明起來。我反對的是舊勢力在迫害法輪功期間大量的往那堸e錢,邪惡用這些錢來迫害大法弟子,我反對的是幹這件事情的時機。傳法的當初我定下來的叫中國富起來呀,我傳法的幾年舊勢力阻礙著不讓動,等迫害大法的時候它們開始往那塈佪,大量的往媕Y輸送。我不承認它們這麼幹時,它們就說不是你讓富起來的嗎?它們是在鑽正法的空子,實質上在幹它們要幹的。就是這樣大法弟子也走過來了,正的因素都在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了,邪惡這一套也不行了。大家想一想,邪黨馬上要倒了,中國的經濟再垮下來,它是不是又在幹壞事?它又在鑽空子?它們就是這樣幹的。這個事大家先別再管它,邪黨蒸發了,中國人還得生存。

  弟子:中英文媒體怎樣能配合好?

  師:中文媒體辦了這麼長時間了,英文和其它文種都可以借鑑。其實英文媒體現在正在發揮著作用,辦報到今天情況都比較好。困難肯定是有,漸漸的會越來越好。配合好很重要,送報紙的學員可以兩份報紙同時送。再就是所有大法弟子的新聞資源共享。這些都是很好的配合。其它方面也要進一步配合的更好,協調的更好。

  弟子:常人中有人認識到廣傳《九評》能解體中共,但是目前每天還只有兩萬人退黨的速度,大法弟子應該怎麼做才能提高?像滾雪球一樣的退黨?

  師:我想不會總這樣的。隨著咱們自己問題的解決和《九評》效應增大就會有變化,實際上邪惡與壞人已經失去信心了。中共就像一個壞東西被踢出中國前,那一腳已經把它踢起來了,根已經拔起來了,正在甩出去了。一切都在隨著形勢變化。

  弟子:怎麼樣能讓學員都重視「希望之聲」對華廣播的重要性?

  師:中共邪黨已經把希望之聲、新唐人和大紀元作為最大的事了,所以它們說法輪功有「三大媒體」,就是指希望之聲、新唐人和大紀元,可見邪惡對法輪功害怕的要命。是,它不怕美國,更不怕歐洲,它怕法輪功,因為法輪功知道它是怎麼回事,更清楚它那一套,也知道怎麼樣解體它。(鼓掌)不停止迫害就一直做到它解體。其實中國人都知道中共惡黨是怎麼存在的、那些被邪惡利用的黨魁是怎麼思維的,這一點在西方社會堨膨`思維的人他們不知道,甚至於邪黨文化是怎麼回事他們都不知道。所以我說哪一天邪黨突然間在中國消失了、倒台了,其它國家政府還不知道咋倒的哪。你要想知道中共邪黨是怎麼回事,你首先得知道中共邪黨是怎麼想問題的、怎麼思維的、怎麼說假話的。這些最起碼的東西都不知道,你得到的情報都是假的。

  弟子:請師父向英文大紀元學員講一下如何進一步做的更好。

  師:你們做甚麼事情開始都會有人力、物力、財力這三方面的壓力和不足。雖然這樣,畢竟是大法弟子,你們做出的事情是常人做不來的。你們既然已經做了,我也相信大家一定會把它做好,肯定會。至於說怎樣做的更好,大家要共同研究,走出一條你們開創的路來。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弟子:大紀元在作為《九評》的平台和推手後,我更深深覺的媒體的營運非常重要。有了更強壯的營運基礎,大紀元才能夠更大力度的發聲。今天聽師父說到不同的修煉形式,覺的我們的職業技能的提升與修煉的提升有關,也包括新聞寫作、排版、會計事務等,可否請求師父多指點我們如何營運,做的更好?

  師:就是我剛才講的,要做的更好就要協調好,每項工作大家都認真負責,共同烘托媒體。大家都做的好這個媒體一定辦的好,它救度眾生起的作用就大。它救度眾生救了多少人都有你一份,因為那是你們大家的嘴,是你們所有辦報紙人的喉舌。

  弟子:代大陸雲南的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弟子參與媒體工作,但經常看到資源缺乏,如規章不健全、資金不足,無法與更多學員溝通而讓更多人參與,停留在一種作坊狀態,不知如何突破?

  師:你們面臨的情況當前就是這樣,大家正念強、協調的好,路走的正,一切都會好。其實中國大陸的學員更艱苦,資料點基本上都是屬於家庭式的,遍地開花,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個人、或者在小範圍協調起來,都在做這些事情。我剛才不是講了修煉的方式大道無形嗎?就包括他們講真相做的這些事情也是這樣。不是在一個站長的揮動下大家都去做一件甚麼事情,不是這樣的。除了大家共同配合做甚麼事的特殊情況下站長統一協調外,每個人都在主動的走自己的路。如果甚麼都統一去做、由站長統一說了算,大家都跟他一樣去做,這個站長修成了甚麼,你們只不過是他世界的眾生而已。我不要你們這樣,我要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王,每個人都走出自己的路來,每個人都證到自己獨立的果位。(鼓掌)

  但是講到這兒我要提醒大家,不是師父說了讓你們大家都走自己的路誰的話也不聽了,總體上需要協調時也要協調好。所以各地的負責人要清醒、理智的發揮作用,需要時大家也要協同協調人共同配合好。

  弟子:我做餐館,平時很少參與講真相,只是週末去煉功和幫助大紀元,我算不算真修弟子?

  師:如果你平時也能利用工作條件或者是在接觸世人時不忘講真相救眾生、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學法照學,你三件事都做了,你就是大法弟子。

  弟子:灣區有幾位老同修最近相繼去世,沒能堅持到最後,他們的歸位如何?

  師:其實我在《轉法輪》中早就講了,雖然不精進,學大法也不會白學,做了大法的事情也不會白做,做多少會得多少,除非那些脫離大法的,特別是在大法被迫害期間脫離到去世的,那就不行,這就沒有希望了。

  弟子:弟子感覺講《九評》及退黨的真相比以前講大法真相困難許多,常常不敢同時講,不知誤在哪堙H

  師:誤在你的自己的認識上,你自己都沒搞明白為甚麼做《九評》,最起碼沒有認識清楚。(笑)大法弟子為甚麼要發《九評》?你心埵b覺的我講《九評》好像參與政治,我講大法其它迫害真相那才是講大法的事,其實當年講反迫害時講大法真相的時候不也是有很多人在說你搞政治嗎?你們發《九評》的目地是揭露和制止邪黨的迫害,不是為了打倒邪黨為目地的。迫害不結束大法弟子就發《九評》,到最後中共邪黨解體、迫害停止為止,這不理直氣壯嗎?

  弟子:上海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上海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蹲在上海老巢堛漱j魔頭害怕呀。

  弟子:大法弟子對廣告消費意識很薄弱,是不是邪惡就有理由阻擋財源?

  師:沒有。我告訴大家,大紀元在美國已經是影響很大的媒體了,無論是誰啊,特別是華人,都想了解大紀元,都想知道大紀元上的消息。當然過程中會有人抵觸,隨著講真相不斷的深入的時候,很多人也在改變。大紀元的媒體呀,已經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家覆蓋全球的跨國大報,已經是這樣了。

  弟子:現在感覺時間是越來越不夠用,請問師尊如何用正念對待?可以用正念延長時間嗎?(眾笑)

  師:這個很難做到啊,你們還做不到。因為正法越快時間越快,就是正法推進的越快天體運轉速度也跟著越快,整個宇宙的運轉速度都在加快,所以它是那麼巨大範圍的。但是不管怎麼樣吧,因為正法已經考慮到這一步了,大法弟子就儘量去做。時間是會感覺到很短,有時候早上起來,忙來忙去的做一點事,好像天就黑了,時間怎麼這麼短哪?是,人的能力是跟不上的,因為正法的速度很快。我們很多人都記的以前總覺的這一天很長,我小的時候經常聽到人說,這天怎麼老也不黑呀?人幹活幹累了,覺的一天很長老是幹活。現在不是,現在人都在說沒幹甚麼天就黑了,這是人能知道的最大的差異。

  弟子:我是九八年得法的,這是我第一次在法會上向師父提問。請問您,我感覺幾年來做事不少,但和大家交流卻好像說不出來甚麼,是不是因為學法不深、正念不夠?

  師:也許是性格上的問題吧。說不出來就多聽聽,看看自己跟別人有甚麼差距,對照對照。互相交流就是大法弟子在一起互相往前進步的一個環境,這是你們在世間修煉唯一的那麼一點時間,是大法弟子在一起的這個環境,是修煉的環境。你更多的時間是在常人社會中,在人世間不脫離世俗中修煉,所以那點時間對大法弟子來講是很珍貴、很少的。

  弟子:網上投稿被邪惡阻止,網站被它們控制,能否另在美國設立一個網站?請師父指示,尤其是《九評》的文章翻譯成外文?

  師:這當然可以,想辦法去解決這個問題。現在網站也很多,大法弟子辦的網站也不少,都在起作用。

  弟子:《九評》發表後,弟子就全力做。那前後太太也給我加了很多難,我掉下去了,出現了比較重的病業。現在偶爾表現很重,對太太帶給的魔難很難承受,弟子希望儘快過了這一關。

  師:像修煉人一樣對待你眼前的那一切,就甚麼都能走過來了。(鼓掌)你就想如果一個神面對這樣的問題他怎麼對待?當你過不去的時候你就這樣想,你就那樣去過、那樣去對待看看。

  弟子:在美國的西方學員要退黨嗎?

  師:這個不重要,當然有許多學員在退,前東歐國家的那些學員在退。因為他們是大法弟子了,他自己退不退這本身並不重要,但是他們的退黨給中共邪黨的心理造成的影響很大。

  弟子:您剛才提到講真相中不要講高,那麼是不是我們的媒體報導中避免使用「共產邪靈」、「神要滅中共」?

  師:這個沒有問題,這不高。「共產邪靈」不高,我已經在揭示這個問題,已經在逐漸的說清楚這個問題,《九評》中也提到這個問題。「神要滅中共」這也是真實的、現實的,你講出來,人是能感受到的,人有明白的那面。我是講修煉中的東西你講高了人接受不了,因為修煉的理和人的理是反的。人覺的過舒服好,修煉人覺的不舒服對於提高是好事,這不是在反理中的正理嗎?

  弟子:如何知道我們的歷史洪願?我讀《轉法輪》學法時可以記的住,但一做常人就忘記了。

  師:做了常人當然就不應該知道法啦,應該說一與常人社會接觸就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了,是正念不足的原因吧。歷史上發了甚麼洪願,這不需要知道那麼清楚,也不用管。你今天就是一個得了法的人,修煉人就是要按照修煉人的要求去做。說學法記不住不要緊的,你說一遍記不住,兩遍記不住,你就多用心去學,一定會衝破。如果真的是你用心了而記不住,那就是擺在你面前的一關。如果不是這樣,是你不用心而記不住,那就是你自己要刻苦的問題了。

  弟子:瀋陽大法弟子祝師父好!(師:謝謝大家。)您在《轉法輪》中講,保護每一個弟子到自己能夠保護自己為止,可是很多弟子還是沒走完師父安排的路,被邪惡迫害死了,死者不白修了嗎?

  師: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這是不是具備了保護自己的能力了?其實迫害之前的老學員我都給你們推到位了,包括後來的新學員,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護自己了。只是有的學員就是沒有正念,甚麼都具備了迫害中還用人的思想看問題,還執著一大堆,叫師父怎麼辦?完全把你自己應該在證實法中做的都包了嗎?那是你在修煉還是師父在修?我再說一次,「師父是在迫害中保護大法弟子,而不是一個常人。」

  這些問題我已經在多次講法中談的很清楚了。如果從大陸出來的學員哪,找找我在這幾年講的法去看一看,細講起來都要很長時間,很多事情都是很複雜的,個人以前的因素,與舊勢力安排的因素,都有關係。

  我以前跟大家講笑話,說歷史的名人都是大法弟子。這大法弟子高興啊,歷史的名人都是我們。可是歷史上很多名人殺的生也很多呀,大法弟子也有的在歷史上當過強盜,甚至殺人放火的事情。當然作為大法弟子,你修煉了,師父都能把它圓容善解,都能解決掉。可是修煉是嚴肅的,師父會善解這些事,也幫你們還了很多業債,可是這麼大的大事在生死的考驗中能對修煉者要求不高嗎?不精進的學員就很難過的去。那麼大的債,在生死關頭沒有正念你就要過去,能行嗎?大陸有些學員在迫害很嚴重的時候,你甚至於不能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對待,你滿腦子常人思想,被迫害中執著著常人的安逸生活,你說怎麼能把你當作一個神對待?歷史上那些賬都怎麼算?就這樣就過關了?所以種種原因哪,方方面面這些因素啊,都不是用人心能夠衡量的:修這麼長時間不是白修了嗎?就那麼被迫害死了?師父不是保護大法弟子嗎?怎麼保護的?是,我保護大法弟子,可是你在臨死的時候你都沒有想你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沒有想到還有我這個師父,想的是:我要死了,這不白活了嗎?我孩子誰管哪?我老婆要改嫁了?被迫害的很嚴重的時候,他不是喊「師父」,他喊「媽呀媽呀」甚至喊天喊地;我阻擋迫害時,那舊勢力與宇宙的眾神都說,你正法得有原則呀,你正甚麼法?你把不正的東西拿去當正法嗎?那是你弟子嗎?你看看,他認你是師父嗎?越迫害他反而人心越多。不是在被迫害中越迫害越堅強,正念越來越足,抵制迫害。那你說這怎麼辦?一直到迫害死,他都沒把自己當作是大法弟子。

  好在呀,大法弟子做了甚麼師父承認。被迫害死了,我承認是因為他修大法被迫害死的,儘管他那一關沒過好,我也不會讓他白白的修一場,(鼓掌)所以我說等待大法弟子的,不管怎麼樣,前途都是最光明、最好的,(鼓掌)用你在被迫害中承受的那一切都無法和將來得到的相比。真的有非常好的學員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去世的是有,灣區就有這樣的,師父也是非常的痛心。

  當然這個話講起來方方面面的原因都非常多。一個人能像神一樣的,它誰也不敢迫害死。

  弟子:為了減少因煉功入獄的親人的痛苦,給獄頭送禮,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師:不能說是甚麼大錯誤,就是你儘量做的正一點、做的好一點吧。如果你們能夠通過正念很強的講真相把那個獄頭講好了,那比你送禮還要強的多。話是這樣說,在那樣的環境中你這樣去做,你有沒有很強的正念呢?你能不能在邪惡的壓力中有那麼強大的正念?這就是大問題。是很難,可是你們反過來想想,人類的歷史不就是為了今天開創的嗎?大法弟子要成就的那一切不就是從這當中走出來嗎?那麼要從一個人變成神,不就得這樣走過來嗎?(鼓掌)

  弟子:我代表遼寧省女子監獄八大隊全體大法弟子問師父好!

  師:謝謝大家。好像大法弟子是那個監獄的「八大隊」?應該說是「被監獄八大隊迫害的大法弟子」。不是我們的「八大隊」,大法弟子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那一切,更不承認惡黨的迫害。

  弟子:今年六月五日看到她們數十位弟子集體發表聲明,堅修大法,跟隨師父到底。請師父放心。

  師:如果是前三、四年說這話,我還真的不放心,現在我放心。(鼓掌)當時在這場迫害中大法弟子能不能走過來、有多少人能走過來,都是未知數。雖然有神保護、有師父在看護,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像神一樣正念正行能不能做到?要從中走出來得靠自己堅定的正念、對大法的堅信。師父可以替你承受痛苦,甚至你的疼痛我都可以替你承擔,但是在這個嚴酷的壓力下你的心能不能擺正?你是把自己當作神、你還是當作人?你的正念足不足?這都得靠大家、靠自己。

  弟子:請問師父,學員之間的層次差別有加大的趨勢,有的學員在病業干擾中反復,長期突破不了。我們如何更好的整體提高?

  師:這個問題呢過去我已經講過多次了,很多學員其實也都明白。學員出現病業嚴重,它無非是為了兩個目地。一個是讓他出現這個狀態,看周圍的人怎麼看。看你的心怎麼動,看你動不動心,不就這問題嗎?大家都在動心,哎呀,他修那麼好,他怎麼就這樣啦?執著都起來了,人心都上來了。有人在想:他都這樣,我能不能行啊?各種各樣的人心都返出來了。那舊勢力就說:我這件事幹對了吧?我讓他病業這麼嚴重的目地就是為了檢驗他們是正念還是人心,我們幹對了吧?你看你的弟子這些人心都返出來了吧?有這麼多的人心返出來,得針對這些人心去弄。從而加大那個學員的病業,看你們還修不修了。

  出現甚麼問題大家都心不動,每個學員除了作為大法弟子我能幫你我就幫,沒有甚麼可浮動的;我幫不了你也要正念對待這個問題,該做甚麼做甚麼,不用人心去執著,不在思想中加深這些問題,關係都擺的很正,沒把它看的很重,非常平靜。舊勢力覺的太沒意思了,這些人不動心啊。這些人都不動心,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他病業一下又好了。這是一種情況。

  再有一個目地就是他本人。出現病業的本人修的怎麼樣?他能不能夠在這樣狀態下正念那麼強的走過來?真正把自己當神一樣,根本就甚麼都不在意?我今天看明慧網報導,有個學員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這學員想都沒想自己會殘廢,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學法,正念很足,能夠坐起來一點的時候就煉功。醫生告訴她粉碎性骨折都沒對就給打上石膏了,這都是那些個監獄的醫院幹的,她不管那個,我要盤腿煉功,疼的不行還堅持,後來盤腿也不疼了,結果好了,現在又蹦又跳的甚麼事兒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鼓掌)你們誰能夠這樣,舊勢力就絕對不敢動他。誰能夠這樣,誰就能在過關中走過來。甚麼叫正念哪?這就是正念。

  弟子:有功友講《九評》有法的力量,是真的嗎?

  師:是真的。《九評》呢,大家知道講真相啊、救眾生啊,解體惡黨邪靈啊,這不都是大法弟子證實法中要做的和大法正法要做的?當然有法的力量啊。但是呢你們不要把它當作法學,(眾笑)要當作了解邪黨的資料看就可以了。可是有些人在這方面糊塗的學員多看一看,還是有好處的。就是這樣。

  弟子:有些國內來的人也很同情支持法輪功,卻不積極的想退黨。如何更有效的幫助他們,除了給他們《九評》?

  師:有些人是不行了。我剛才講了這樣一句話,你們要能救了一半人就是大功告成了。也就是說,有很多人你們是救不了的,有很多人就是不能被救了,這也是事實;但是不要因為那些不能被救的,你就不去再做救人的事情,還要繼續做。而且這件事情還沒有到最後,不能下結論,對每一個生命來講他還有沒有機會,這還是未知數。隨著整體形勢的變化,他可能也會跟著變。目前這還只是過程中的表現。

  弟子:弟子因有執著,被舊勢力、被邪黨邪靈鑽了空子,掉隊長達一兩年,舊勢力讓我煉功不起作用,我一直在挺著。我想通過學法輪功,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緊跟師父正法,我一定能挺過來。

  師:對,這就對了,正念不要只停留在嘴上,正念正行精進才對。掉隊一、兩年是不短啦,不管怎麼樣吧,迫害沒結束,沒走出來的或者是沒跟上正法進程的,那現在都是機會,儘量去做好,就是這樣,要抓緊哪。

  弟子:大法小弟子讀《九評》重要嗎?

  師:美國的大法小弟子還是學法重要,因為他們沒有受過邪黨的毒害。在中國的還是不同,在中國大陸的還是不同。在美國的多學法就可以了。

  弟子:有些大法弟子很執著於常人的技術,請問師父如何放下對技術的執著?

  師:說要做好工作,那也應該說是沒有問題的。如果因為這件事情影響了大法弟子證實法,那還是得不償失。就是你怎麼樣擺好這個關係,既能做好工作,又不影響大法弟子的事情。

  弟子:功法口訣中有「金猴分身」,意義深遠嗎?是提示弟子要分辨隱藏的邪惡之能力嗎?廣州大法弟子託付問師父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大法中的甚麼都不是簡簡單單的,甚麼都有他的內涵,甚麼也可能作為提示和叫大法弟子更深層認識法的一個辦法。

  弟子:很多學員近來開始搞生意,請問師父這樣做急需嗎?如何平衡這些?

  師:如果正常生活有了問題,大家把生活問題解決了,這應該是沒問題的。但是不管怎麼樣做,都不能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其實這問題都是很簡單的問題。

  弟子:我想把您所講的新經文錄音後自己聽可以嗎?是否可以做成光碟給同修聽?

  師:不行,錄下來自己聽也不行。我已經就這個問題講過多次了,任何人都不能隨便錄,更不能拿去散發。所以我每次講完了我都要整理成書,就是這個目地。因為這兒講的就是針對這地方的學員講的,對其它地區就沒有直接作用。整理成書就不一樣了,就帶有普遍性了,所以我書要修改。書一出來,修改的地方與錄音錄像不同的地方,就會造成亂法。誰在亂法,眾神都在看著你們的一切行為。就包括錄像,一會兒你們統統都要交給大會。大家不要做這些事啊,應該要重視啊!常人亂不了法,我說就是大法弟子自己做不好才造成危害。有人說我這有誰也沒有的師父在哪的講法錄音,就我自己有一份,他沾沾自喜。那是非常不好的心,完全是在用常人心在對待修煉的問題,其實就是在亂法,就在預示著準備亂法,那個東西一旦拿出來就是亂法,儘管是師父講的。大家知道,現在的這個技術啊,甚麼東西都可以造假、偷天換日,錄音甚麼東西都可以從新銜接,邪黨迫害法輪功不就這麼幹的嗎?你以為那玩意兒保險哪?只有正式在明慧網上發表出來的、正式印成書的,這個是有據可查,誰也亂不了。舊勢力現在沒動你,等你走向圓滿最後階段時一定會因此事而阻擋你,那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弟子:中共邪黨在底層空間所表現出的赤龍,是東方的龍形象還是西方形象?

  師:是東方這個龍的形象,但是有的時候用西方那個龍的形象表現,對西方人來講能理解。這是文化問題,對實質沒有甚麼影響。

  弟子:有些學員全身心的為大法做事,有些遇到了生命危險,這可能是他們忽略了個人修煉,有些關沒過好。但正因為他們還是修煉的人,不可能關關都過好,為甚麼大法不能保護他們?

  師:你好像在指問大法為甚麼不保護他們。每個人的情況都是很複雜的,不是說每個關你都要同樣的有那麼一點點正念就能過去。有的就得用相當大的正念過去,有的得用放下生命的執著才能過的去。甚麼是修煉?是要走向神的!師父甚麼都替你承擔了,遇到甚麼危險大法都保護著,你頭上有個保護傘哪?甚麼難都沒有,這修煉多舒服啊,那誰不會修啊?其實情況很複雜。有的學員史前與舊勢力有過協定,他就是要在這時候走怎麼辦?有的學員根本執著一直沒去,這就是根本上是不是大法弟子的問題。常人也能做大法弟子做的事,但卻不能當作大法弟子帶。有的學員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對執著又不願放棄,可是在過關中又很可能是生死大關怎麼辦?有的學員年壽到了而又不精進,還有極少數必須先走一步才行的,等等。千萬別用人心看待修煉哪!

  我剛才還在講呢,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碰到點魔難、碰點甚麼你都過不了,最後積攢到很大的時候就是一大關,那一大關你不放下生命你都過不去,那怎麼辦?甚至於關大的你放下生命都平衡不了,舊勢力不放你過去,而你正念又不足,你說怎麼辦?你叫師父怎麼辦?師父無條件的保護你,你卻不精進,甚至像是個常人一樣!你說我是大法弟子,可是你的思想與行為就是個常人。我今天度的是大法弟子,不能夠無故的去保護一個常人。常人的生老病死是天理,不能無故干預。你們知道今天師父在幹甚麼嗎?我在正宇宙的法,我怎麼正的?我用甚麼正的?我能用不對的做法來正宇宙的法嗎?無條件的保護一個不合格的修煉人就是對你負責?那是正宇宙的法嗎?大法弟子為甚麼要修煉、為甚麼要過關、為甚麼要正念強、為甚麼要吃苦?只有這樣才能算是修煉。其實修煉就是來吃苦來了,不是為了得到在人世間的保護來的。學大法有保護,修大法也要吃苦啊。有的學員說了碰到危險師父會保護,是!正念正行時一定會保護。

  弟子:今天見到師尊前一分鐘突然腦子堸{出一個念頭,「師父來了,就在台上」,我就看見了,我好激動。九十五歲不識字的老母,天天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非常想念師父。

  師:眾生對大法的態度不要求像修煉人那樣那麼嚴肅的。剛才我講的呢,很嚴肅,因為你們是修煉人,對這些最根本的問題還認識不清我得嚴肅的告訴大家了。作為常人來講不需要這樣,他們只是可憐的眾生,是應該被救度的。你是要救度別人的,你自己做不好不行,不然就救不了別人,甚至救不了自己。

  弟子:西部大法弟子非常感謝師尊親臨法會講法。

  師:謝謝大家啊!(鼓掌)

  弟子:去過紐約的學員覺的加州弟子開展證實法活動節奏不夠快,但加州弟子能力強、經濟條件好,如何使西部的大法弟子能在證實法中發揮他們的特長、起更大作用?

  師:就是剛才學員提到甚麼偷報啊,還有邪惡勢力很強啊,有些人破壞法啊;我還看到了唐人街那個地方是你們講真相、證實法的空白點,而它卻是最主要的,是你們西部最主要的地方,你們基本上沒重視那個地方。我在那兒轉來轉去的沒有發現一份大紀元報紙。所以這些事情啊,大家得明白大法弟子在幹甚麼啊!

  弟子:每次中國高級領導人訪問其它國家時,是不是我們講真相的好機會?

  師:是啊,大法弟子都是根據條件去做啦,根據當時的情況做吧。

  弟子:當中國官員訪問美國時,我們怎麼把握控告他們的尺度?

  師:就是對於迫害法輪功很嚴重的人哪,又無悔改之意的,掌握了證據就可以做。其實告這些人不是目地,告這些人呢,是叫他們明白迫害不是壞事幹完了就完了,是要清算的,邪惡的迫害必須停止,叫其明白不要參與迫害,這點大家一定要清楚。

  弟子:請師父講一下營救孤兒的事情。

  師:營救孤兒的事情不要在學員中做,因為這件事情是要美國政府出面的,也不要牽扯更大的精力。營救孤兒是大法弟子所有講真相、制止迫害、救度眾生其中的一件事情,並不是最大的事情。現在有學員在跟美國政府在做。

  弟子:最近有人傳中國佛教協會批評、詆毀大法的文章。不知如何做較好些?

  師:針對這些人要用不同的方式去對待。先發正念清理它背後的邪惡,佛教中那些個對大法抵觸的人也是有邪惡因素操控幹的。佛教中確實有些魔轉生的參與迫害,起了很壞作用的,將來都是要清除的。正面去抵制它,首先要嚴肅的講,然後再去論證問題。

  弟子:作為一位醫師,如何面對墮胎要求?可以為常人做嗎?

  師:我在《轉法輪》堣w經講的清清楚楚,是殺生。

  弟子:如何發揮學員的主動性、積極性?在相當一段時間埵雩多學員還主要依賴輔導站、輔導員來組織和參與證實法,依賴性較強。

  師:是,我念出這個條子本身,學員就應該明白了,大法弟子都得走自己的路啊。每個人都得主動的去發揮自己的作用,去找事情做,找你要救的人去救,不能夠依賴負責人叫你怎麼做。負責人現在基本上沒有大的活動他是不組織的,那其餘的時間你就不證實法了嗎?所以更多的時間呢,那是大法弟子自己在做。

  弟子:請問邪黨垮台後,中國人還有機會發表聲明退黨嗎?

  師:邪黨都垮了才退,再退那算甚麼?其實現在就是擺放生命位置的時候,惡黨一垮那還有甚麼機會了?

  弟子:現在大紀元報似乎停止刊登《九評》了,是否中、英文大紀元應該重視並持續的刊登《九評》?洛杉磯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這個問題大紀元報應該重視。就像新唐人一樣,不斷的在播,不斷的在做。《九評》是在救人,你們就只管在做,不會有人煩的。

  弟子:《九評》發表至今,但仍有個別老學員不能脫掉邪靈的殼,甚至於認為邪黨在奪取政權前是好的、後來變壞了。

  師:奪取政權時也是壞的,《九評》都揭露其邪惡的歷史了,歷史上為了邪黨的自身利益對不了解真相的人好一點那也是裝出來的,目地是叫更多人參與它。它在「巴黎公社」起家的時候就是流氓造反。當年在「巴黎公社」造反的時候,毀掉了神要給人在這次文明中留下的輝煌的文明。你們看到巴黎滿街的雕塑和保留下的繪畫了吧?我告訴你們,那只是巴黎城的十分之一還不到,眾多的文化古蹟、藝術精華被「巴黎公社」毀掉了,破壞力相當大。當時的巴黎滿城藝術品,神都為之讚嘆,就那麼漂亮的一個城市被毀了。

  弟子:我們現在的修煉是為別人修煉、為救度眾生在修煉,這種說法對嗎?

  師:不對,是為你自己修煉。你救度的眾生是溶在你自己修煉中的,也是在圓滿自己的世界為目地的。我在以前就講過,很多人已達到圓滿的境界了。我不是在給大家隨便亂說,那個時候百分之九十的學員已經都推到位了,而且大法弟子的位置那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果位。這種果位是靠個人修煉得不來的,一個普通修煉人十世八世、一百世都修不了那麼高!(鼓掌)就是因為第一你是大法度的生命,第二你是宇宙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第三你帶有救度眾生的巨大使命,而被救度的生命本身也不一般,很多眾生也是高層次來的,大法弟子就帶有這麼大的使命,你才能修那麼高、證那麼大的果位,你才能有那麼輝煌的成就。(鼓掌)

  弟子:我的先生是西方人,沒修煉大法,在正法的這幾年他忍了很多,對我所做的事情不理解,現在要求與我離婚。弟子也很努力的勸說,但無用。弟子是否在某些方面修的太差造成的?

  師:這些事情哪,師父只能舉例子說。可是往往我一舉例子,你們就覺的在說你。不是。比如說對家庭啊、夫妻之情啊,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是不是用法衡量過?你們真的是像慈悲眾生那樣對待他了嗎?真這樣也許不會是現在這種狀態。如果你們在家堛穛{的完全是一個常人,也許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不簡單,如果真能夠放下自己的執著呀,執著牽動不了你,矛盾也就煙消雲散了。

  弟子:有個人很熱衷於大法活動,甚至到處講大法好,但很多常人因為認識他而對大法反感。多年來學員盡力幫他,根本無效。其人顯示心、爭鬥心、貪心、顯示功能、煉功發正念時古古怪怪,甚至於有常人問,為甚麼你們允許他做你們的一員?

  師:學員中是有這樣的。隨著時間的越來越走到快最後了,應該變的理智起來了。可是還是不行,他就熱衷於他那點小能小術,守著他那點東西就是不能夠提高。我剛才講了大法弟子的果位有多高,有很多學員都能領悟到,他卻死守著他看到的那點東西就是進步不了,還沾沾自喜。這個心正好是個最大最大的執著,被各種因素牽動的理智不清,他還覺的他挺理智。

  弟子:您曾經講過,大法弟子協調一致時法力會體現很大。但是有的學員,當與別的同修不同意見,會在公開場合大說對方、引來常人圍觀。有的學員說這樣影響不好。

  師:我要兩方面看這問題。學員就怕人家圍觀,有愛面子的執著心,就可能他在那個時候藉著他的嘴挑起事端叫人圍觀,叫你看自己的心。修煉嘛,會通過任何方式把你的執著反映出來。當然自己認識不到時會說影響不好,也許那些常人根本就沒有看見甚麼、沒聽見甚麼,甚至於稀婼k塗。這是一個方面。再一方面,有的學員根本不考慮大法的影響,在任何場合中都不顧及大法的形像,一味的強調自己,以自己的意見為大,這是不是一個強大的執著呢?誰在往牛角尖媃p還看不到自己在執著,就是被魔、被邪惡鑽了空子,執著被放大、放大、加大,所以頭腦中越覺的自己對,越覺的自己應該怎麼樣。任何人心都會被魔放大。那個時候真的理智不起來。可是為了避免這樣的事情出現,我告訴大家,千萬注意大法弟子的形像,這樣你怎麼能救了人呢?正念要強,不要被邪惡老是這麼鑽空子。

  弟子:師父可以為弟子們開示「同心來世間,得法已在先」嗎?

  師:是啊,有的學員修的好,真正先得到法了,從而能正念正行,時時在法中。有的人先進了大法的門,有的人後來才學了大法,這是在形式上已經走在前邊了。

  弟子:有些學員經常去基督教會,將它作為一個社交場所,這樣對嗎?

  師:學法不深的,一腳門堙B一腳門外的是有,那你想當常人就去吧,我也沒說不讓常人去哪堙C修大法你想來你就來,不想修你就不修,但真修大法就要不二法門。有的因為要去講真相,但是洪法就不要特意的針對宗教去做。我這個當師父的都沒做,因為那是下一步的事情,現在是針對普遍世人特別是中國人講真相。

  弟子:有一個老學員,她的兒子做了許多損害大法的事,請問這個母親可以和自己的兒子劃清界限嗎?我們如何對待這件事情?

  師:誰做的甚麼事情他都自己負責,誰也代替不了誰。你不用劃清界限那也是他做的,不是你做的。就是如果你們在講清真相中沒有起到制止他的作用,沒有對他講清楚利害關係,那也是自己有問題。如果真的講很多,他還是那樣幹,那就是他的問題,隨他去。誰也破壞不了大法,別擔心,天也塌不下來,毀的是他自己。

  弟子:我們地區有學員學法修煉好多年,但經常有過激行為,而且個人脾性很差,很多人受到影響。有同修覺的這樣的人不是學員,應該清除出去。

  師:學員中舊勢力是安排了一些人搗亂。它的目地是不叫大法弟子的環境中太清靜了,用其反映出學員的人心來,所以它要在媄靻芠V水,舊勢力搞混水摸魚。所以這些人,你已經走進來了,我這個當師父的把你當弟子看,你自己想不想把自己當弟子,你再從新考慮考慮。考慮好了你就按照大法弟子的要求去做,按照我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別按照舊勢力安排的稀婼k塗的去幹一些不理智的事、最後被打下去。

  弟子:舊金山唐人街華人很多。有一部份人不接受真相資料,給他講也不聽。對這部份人怎麼辦?

  師:現在和前幾年不一樣了,今年和去年又不一樣了。現在和上半年都不一樣了。做做看,會不會是老那樣?即使真是那樣,憑著你們的正念也要打出一片天來,是不是?(鼓掌)

  弟子:中國大陸也有這樣的情況,一提到法輪功和《九評》,不敢聽。

  師:甚麼樣的人都有,被惡黨嚇怕了的那是大有人在。惡黨邪惡那麼多年,關鍵是大法弟子要用正念清除那些控制人的邪靈,然後再給人講真相。智慧的去做吧,救人嘛。

  弟子:我頭上經常有一種無形的東西往下壓,特別是靜下來的時候。我不知道是好事還是邪靈干擾?

  師:如果大法弟子做的正,沒有很強的執著或者是根本上的執著的東西,就沒有問題。有的人說我學法了遇到這個情況了、遇到那個情況了。我經常講一句話就是,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鼓掌)因為是你學了大法了才出現的。有些學員學大法之後碰到很多魔難,如果你不修煉,那些魔難就會使你走向毀滅。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賬,都要買單。(眾笑)這不是大好事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

  今天就講這麼多了。(鼓掌)法會還要繼續開,師父有些話講的重一點,有些話可能還沒敲到點子上,有些話針對很嚴重的問題說的還軟了點。但是不管怎麼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啊,都應該站在法上做大法弟子該做的。有的人說老師我現在為甚麼提高這麼慢?我說你光看書了不行,因為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你只做一件事所以你就感覺不到提高。你如果三件事都做了、做的很好,你就會感覺到提高,和當初自己個人學法修煉那個階段完全不同了,就是因為這個關係。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和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這兩個階段狀態完全是不同的。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煉,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煉,就是這樣,也提高不了,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當然你們在座的有些新學員,可沒對你們有這樣的要求啊,你現在只要學好法、在法上去修,在現階段就可以。作為老弟子來講啊,時間長了,那麼不在法上做是不行的。因為新學員他畢竟有個認識過程,你說今天立地成佛,這只是這麼形容。沒有消去業力,認識上沒有提高,境界上沒有提高,就成佛了?成甚麼佛呢?那都只是一種形容。作為大法弟子啊,通過這次法會,或者是師父講的,你有所收穫,那麼你們就做的更好一些。

  時間真的很緊。大家看到了,這個世間的變化,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形勢的變化,都很快。隨著時間再變化下去你還有時間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嗎?為甚麼不抓緊哪?大法弟子既然把吃苦當作好事、當作提高,那麼越來這個環境越好的時候,苦也就越來越沒有了。當不需要你講真相人家主動來找你聽真相、主動找你學功的時候,你不也就沒機會樹立威德了?你可能覺的那好啊,都來學來了,不費事了,可是你也沒有條件提高了嘛,是不是?所以我想哪,大家無論怎麼樣都要珍惜這段時間,瞬間即逝。

  人在時間中不會對時間本身有太多的感覺。人在一秒鐘過完一生,在這一秒鐘堣H感覺過了一年,與人在一年的時間婺g歷了一年一樣,同樣沒甚麼異樣的感覺,生命在時間的作用中感覺不到時間的快慢的。宇宙是由不同的這樣的時間構成的,是人自己感覺到我們還有時間。在宇宙最高處看就是瞬間,只不過是把這個時間給你限定到人的狀態上。宇宙不管它有多漫長的歷史,不管正法有多漫長的歷史的安排,也不管這個三界造就了多長時間,這一切都將隨著時間過去,新的一切哪很快就會展現出來。很多學員都在盼,真的展現出來呀,那修煉也就完了。你是個甚麼層次就是個甚麼層次了,當然你是人也就是人了,甚麼都定了。

  就講這麼多吧。希望大家做的更好、更精進,讓我下一次看到你們的時候有一個更大的變化。謝謝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