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大家辛苦了。(鼓掌)

  作為一個修煉的人,特別是在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大家身負的責任太重,承擔了重大的歷史賦予你們的使命。但是大家做的很好,這一點在宇宙眾生面前師父都可以這麼說,也就是說他們都很佩服了。別看大家在世間中所做的這些事情好像和常人平時做的事情很相似,實際上大法弟子的基點、做事的目地和常人是完全不同的。因為人世間就是迷,常人迷在現實中很難分清真假,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大法弟子是為了救度眾生利用常人的形式而已。對修煉人而言,正因為人類社會的迷,所以這個環境才能修煉,修煉出來的人才了不起。

  大多數學員在整個證實法過程中表現的基本上都是很好的。當然有一些不好的,可是不好的他就是為了幹不好的事來的,舊勢力本來就是安排他幹那些事的,所以在大法弟子中不管他平時表現的怎麼樣,到關鍵時刻那才是他真實的一面。平時說的再好、在眾人面前表現的再好,到關鍵的時候那才是他真實的體現。

  大家從風風雨雨的艱苦歲月中走過來了。從現在的情況看,已經今非昔比了。九九年「七.二零」剛剛開始的時候啊,那些邪惡的氣燄多麼囂張,擺出了真有要置大法弟子們於死地的邪惡陣勢。現在大家看到了是吧,歷史不是為這些邪惡而開創的,歷史是為成就大法弟子們、是為眾生在最後時刻能夠得救所開創的。(鼓掌)在歷史的久遠年代中,人類經過了許許多多不同時期的文明,在人類的生命中注入了許許多多從古到今各種歷史文化的因素。人在近代歷史文化中所表現出的一切,和久遠年代在這個地球上生命所表現出的一切,在常人看來這是人類的歷史、生命的繁衍過程,在科學家的眼婸{為這是生命的進化過程。其實都不是。整個三界,包括人類社會所有的生命,都是為了宇宙在最後時刻的正法中使眾生得救、得度而造就、而成、而來、而生、而開創的。也就是說,三界是為這個目地,是為了拯救宇宙眾生而造就出來的。

  在歷史的更久遠時期,在人類這層空間,在人類這個環境堙A在分子構成的物質層面上,根本就不存在人類。現代人在探索中發現了有外星生命,對,過去就是那樣的生命遍布在分子構成的這個層面上,從來沒有過人。後來為甚麼神造了人?因為宇宙要從組,眾生要得救,三界需要這樣一個環境作為宇宙從整的中心點,在這個特殊的環境媔リj法各界眾生都能夠聽到法。就是為了救度全宇宙眾生的巨大目地,造就了三界,特別是三界內的人類。那麼在歷史的各個時期,包括近代人類歷史所有出現的一切,都是為了給人、給今天的人類造就能夠認識法的文化,絕對不是為了人本身如何的生存為目地的,更不是為了人如何的發展、如何的在人類社會中創造甚麼美好的生活。人可以嚮往美好,也可以這樣去做,但是三界和人類的出現絕對不是為了這個目地。

  如果是這樣的情況,大家想一想,那麼歷史過程中所發生的事情,再重大的事情,是不是都是有目地的?是不是都是在給今天的人類奠定甚麼?比如說,如果歷史上沒有釋迦牟尼、沒有耶穌、沒有聖瑪麗亞、沒有老子等等,人們知道甚麼叫正信、甚麼叫神、甚麼叫佛、甚麼叫道、如何修煉、修煉的內涵是甚麼?天國世界的內涵又是甚麼?如果這些在人的頭腦中都是空白,那麼我今天傳大法的難度就非同一般了。我連這些概念都得從頭給人講起那就不叫傳大法了。歷史上各個時期、各個民族所表現出來的生命不同的狀態,辨別正邪、好壞、善惡這種普世的認識,這一切都是在漫長歲月中神有目地的給人造就的,使人能夠最基本的認識到甚麼是好、壞、善、惡。那麼在大法的洪傳中,在救度眾生開始的時候,人就會認識到這一切,就會明白這個法是好是不好、正和不正。

  歷史過程中人們也認識了神。甚麼是神?雖然是很粗淺的,但是人們都知道神是偉大的、是神聖的。雖然不同的生命對神有不同的認識概念,但是都認為他們是與人為善的、是會拯救人的。中國歷史上各朝各代所出現的英雄人物、創造歷史的文明中所表現出的那些個突出的人物,其實都是在給人奠定各種人類思想的方式,奠定今天的這種人思維的結構和思維的方法。這是一個造就人這種生命物種思維結構的偉大工程。這是一個漫長歲月人類在親身體驗到了才能認識到各種事物與文化內涵的工程。對人來講,一件事情發生了,人們知道了這件事情是甚麼意思了,通過這件事情還要知道這件事情的內在表現。比如說甚麼是善,善是甚麼狀態,它包括的內涵是甚麼,它的範圍有多少種;惡是甚麼樣;好是甚麼樣;壞是甚麼樣。人們在生活的實踐當中都能夠切實的認識到這一切,真正的領悟了這些的內涵,才能對這一切有深刻的認識。這不是簡簡單單的一下子就能使人明白的。

  神造人生命的初期,在人的思想中甚麼都沒有,完全是空白,好壞不分的,善惡同在,對比反差極大,高興是善,不高興是惡。現代人又不同了。為甚麼現在的人到了近代就變的突然的更加理智起來了?這與我講的歷史過程中造就人又有了新的變化,是因為又有高層生命轉生到人類造成的。就人類本身而言,其實人類的歷史過程就是一個奠定人的行為和思想的過程,也就是造就真正的今天這種人的過程。這一切的目地是為了甚麼?就是為了大法在洪傳中使人能夠認識法。那麼也就是說,這件事在歷史的很久遠時期就已經安排了,就已經開始奠定了。

  我還要告訴大家誰才是修煉、誰才是正信。過去啊,有許多人講有這樣的修煉方式、有那樣的修煉方法、這樣的修煉、那樣的信神。我告訴大家,歷史上不管來了多少神、來了多少覺者,他們真正的使命是給大法奠定必需的修煉和正信的文化;(鼓掌)誰也沒有度了人,哪一個人也沒上了天國,是因為過去的修煉方式是在給今天真正能夠度的了人的大法在奠定基礎。過去下來的神他們所做的那些事情當中,確實有的生命被度上去了,可是那不是這個人真正的自己,而是他們的副元神;就連那些下來度人的神當時所承載他們的身體——人,還在人世間輪迴轉生著,連承載他們自己的身體都沒有得度。也就是說,歷史上都喊度人、度人,可是誰也沒有度了人。釋迦牟尼在當年傳法的時候,他的弟子問他說,師尊,能不能不脫離世緣修成如來?也就是說,能不能在世間不脫離常人的生活環境、社會環境而修成神、修成佛?釋迦牟尼想了想說,那得等轉輪聖王下世的時候才行。(鼓掌)兩千多年過去了,所有的各種正教徒們都在等待。等甚麼呢?等神在天上大顯嗎?等神來了,不用修與不用管修的好和壞,也不管好壞人,一塊上天國嗎?

  當然了,不管我是誰,人們知道我在傳法救度世人。師父只是一個常人的肉身在這婺礞j家講法。對於師父的認識,有許多常人有不同的看法。沒有關係,信和不信都沒有關係。我沒有說我是神,我沒有說我是佛,世人盡可以把我當成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我所有做的一切也都是以人的方式在做,在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我是用普普通通的人的方式在做。在這個社會環境中,在這樣一個迷的空間中,不會有任何一個高層生命在度人時以天神大顯的表現方式在世間完全以神跡度人。(鼓掌)小面積的,牽扯個別人,或在歷史上造就文化中,那就另論了。人類就是這樣。當然也沒有任何絕對的事情。也許法正人間時我就會以神的方式做,因為那時必須這樣做。宇宙正法開始的前後大面積在社會上以神的方式行事,會對修煉人造成執著。

  有人在想,神的本事大,為甚麼不拯救這些窮人哪、懲罰惡人哪?為甚麼不來行神跡哪?人類社會、三界的構成就奠定了它的存在方式和目地。這就是一個迷的社會,就是不讓眾生完全看到真相的社會。誰在這堶袚珜ㄠo在這個迷中以常人的方式做好人、行善事,放棄執著才能夠脫離這堙A那才叫修煉。如果完全以神的方式在這堸筋し礡A都不能屬於修煉。歷史上有許多修道人在世間行神跡,那是在創造歷史的文化。為甚麼到近代就很少了呢?因為越離傳大法近的時候就越不允許這樣的事情過多的出現了。到了近代正法開始以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修煉的時候,要求上高了;特別是這種宇宙特殊的生命開始證實法、開始圓滿自己的時候,這堛瑰藿珒N更加的重要,要求上更加的嚴,很少能讓人看到真相。因為這批生命修的高,對他們來講要求就高;這批生命承擔的歷史責任大,那麼他們就要在一個很苦的環境中走出來,(鼓掌)所以說大法弟子了不起。

  今天大法弟子所面臨的這個修煉狀態,也就是說,與歷史上任何的修煉方式和狀態都是不同的。我一直在講,舊勢力的參與是一種迫害,是一種干擾。如果歷史上的那些神度的都是人的副元神而不是人的主體本身,那麼大家想一想,這種度人的方式針對今天的大法弟子修煉能管用嗎?大法弟子、包括世人的主體都在表面,那麼它們幹的是對的嗎?能行嗎?完全對不上號,所以才說它們是在干擾。我今天叫大家修煉的這種方式、修煉的這種形式,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方式修煉,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常人的方式在證實大法,(鼓掌)這在歷史上沒有過。對於那些神來講,怎麼樣針對這樣的修煉方式它們一無所知,做起來根本就對不上號,所以它們對大法弟子的修煉絕對的是一種干擾。不是說它們沒有本事,是過去的宇宙就是這樣造就了生命,是過去的宇宙只有那樣的智慧。這次正法中,宇宙健全了過去不健全的,改變了宇宙中過去在能力上所不能為的,所以大法弟子才能得度、才能修煉圓滿。如果按照過去的修煉方式,大法弟子今天一個也修煉圓滿不了。

  只有按照今天大法的成就方式、修煉的方式、真正度人的方式才能圓滿,(鼓掌)不但圓滿,而且是真正的度了這個人,度人的主元神。(鼓掌)對於那些左右正法的所謂神來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過去不知現在與將來,只知形式不知內涵,做起來它們是力所不能及,給正法本身與大法弟子的修煉構成了嚴重的干擾。所以我講,我今天所做的這一切和歷史上是不同的。大法弟子與歷史上基督徒的被迫害,形式上看上去都是在被迫害,但是作為修煉的人,作為走向神的生命,所表現的卻是不同的。一味的承受是因為宇宙過去沒有能力去解決那些個歷史的淵源問題,使高層生命也來害神,同時迫害這些走向神的人;這對歷史來講,對宇宙的歷史、對神來講,都是不光彩的。我今天不只是和他們過去走的路不同,是將來與過去的不同,是大法賦予人的修煉方式就是這樣的,我與大法弟子們也在給未來奠定基礎,未來的修煉方式將永遠是這樣!(鼓掌)這才叫真正的度人,這才能真正的度了人。

  這不是誰想改變甚麼就能改變得了的。大家知道,現在是在正法時期,宇宙在更新、從組、再造。在這個條件下才能彌補不足,糾正不足也只能在大穹從組中才能做的到,所以這是個機緣。這種機緣是不允許任何生命來干擾和破壞的,誰干擾了誰就有罪,誰干擾了誰就得承擔。

  我剛才這番話,基本上是概括了大法弟子今天的修煉方式和過去人修煉的不同。因為一個人想得度,人就必須親身在這個艱苦的環境中、在困難中、在利益中、在情慾中走出來。任何事情都會牽扯到修煉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觸動著你這個人、你的思想情緒、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執著的東西。你怎麼去走、選擇甚麼,那就是不同。相反的,那就是常人。你能夠從常人的理中走出來、從常人的執著中走出來,你就是神。(鼓掌)這與過去的修煉方式是絕對不一樣的。

  過去的人進到廟堙B進到修道院、進到山堙A避開世人去修,這個人的身體本身並沒有承受太多對他心性的考驗和執著的直接觸動、最直接的利益上的檢測,所以人本身就等於沒修。儘管人生中放棄了人的正常生活,對這個人來講也只不過是選定了另一種生活方式而已。如果那個副元神真的能夠修成,那從他的身體堨X去一個副元神成了神,對他來講那就是有福份了,來生其人可以得福報。福報啊,在世間上得福報,僅此而已。作為一個生命修煉的目地來講,誰修煉是來求這些的呢?從根本上來講三界都不是為了這個而造就的,眾生也都不是為了這個而來的。那麼也就是說,大法弟子今天的修煉才是最偉大的,是歷史的開創,你們走正你們的路就極其的關鍵。(鼓掌)

  我一直在講,我說大法弟子們不能夠走極端,一定走正你的路。你想入非非,你今天邪悟了,明天你心血來潮又幹出甚麼事來,在顯示心的驅使下不斷幹蠢事,都直接是你的主元神、你這個生命的直接表現。這樣的人能圓滿嗎?因為你的行為都是你這個修煉的主體所表現出來的,要得度的卻是這個主體,這樣的生命擺到神那兒去行嗎?不行啊,所以你們就得做好,理智的、清醒的用正念修煉。你們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去修煉。只要師父說它是可以的,你們就儘管去按照常人的生活方式去做,因為你們的路就是這樣走的,人就得用這樣的方式得度。未來的神他要想來度人他也得這樣去做,因為未來的宇宙在度人這方面針對的對像就是人的主體了。所以不要看過去的那種修煉形式、這種信神的方式如何如何,也不要看他們的勢力有多大,你們才是真正的在修煉。(鼓掌)宇宙在正法,他們所信的神都在從新擺放他們的位置,他們還上哪去得度呢?怎麼上天國呢?天國世界都在從組,他們去哪個天國呢?你們才是堂堂正正的、了不起的、真正在救度眾生中走向天國世界的最偉大的生命。

  我剛才這番話呀,是針對我們大法弟子講的。作為不修煉的人或者新學員,你可能還聽不太懂我在講甚麼,也覺的玄之又玄。不要緊的,我這堣ㄦ|對人有害的,沒有對人不好的因素。不理解你可以慢慢理解,在認識上你可以慢慢的來認識這些修煉人。

  最後在這個問題上我還要強調一下。有的個別學員很不冷靜,執著心很強!聽到一點、看到一點、甚至感覺到一點自己有甚麼本事,或者自己感覺自己好像是誰,就開始顛三倒四、神魂顛倒、神神叨叨。你還能修嗎?不管你是誰,今天我度不了你你就是地獄的鬼!為甚麼那麼不理智?為甚麼在學員中散布那些個干擾學員修煉與證實法的事情呢?你只是自己自心生魔的問題嗎?你在干擾大法。這個罪還小嗎?如果我李洪志今天不承認你是大法弟子、不承認你是我的學員,你想想還有你了嗎?三界都是為這個而造就的,宇宙這個穹體不管它有多大,一切生命都在注視這堙A一切生命都必須在這堻Q承認。所以我勸那些個還不理智的學員:你得理智起來,你得為你的生命負責;由於你的執著心才造成了你被那些個外來的邪惡生命主宰、干擾、控制,使你那麼不理智。

  剛才的話,師父說的比較重。大家可能看到了,近一個時期啊,我有的時候針對這樣的學員講話是比較重了,因為我看到了他們的可怕後果。不管你們怎麼認識,不管對我與大法弟子不理解的人怎麼認識,我李洪志是為眾生來的,我是在救度眾生,我不想看到任何一個生命毀掉自己,因為我就是為你來的!(鼓掌)我著急,我為你著急,時間越來越緊迫。大家看到了,形勢的變化也很大。如果這場迫害突然間結束了,就甚麼機會都沒有了,一切都定下來了。

  我好長時間沒參加大家的法會了,所以跟大家多待一會兒。(熱烈鼓掌)

  我聽說有的學員是從俄羅斯、還有東歐一些國家來的,很難來一次,在經濟上、在各方面都很困難。還有其他的一些是新學員,都沒見過我,一直想見師父。很多老學員好長時間也沒見到師父了。好像你們都有很多話要說,我今天要離開了你們會很失望。(師父笑)(鼓掌)那麼,就這樣,咱們還是按照老辦法,大家有甚麼要說的,你們還是寫條子遞上來,然後我給大家解答。(鼓掌)

  大家真的辛苦了。天氣已經轉冷。夏天大家在領館、在街上及各個環境中講真相、證實大法時,天氣雖熱但還算過的去。一到了天比較涼的時候,自然環境就會給大家造成一定的困難。在這方面大家並沒有因為自然環境的不好就不做甚麼了,相反的,大家還在努力,沒有鬆懈。真的了不起,未來的生命、未來的世人都得感謝你們,因為未來能留下的人是因為你們他們才留下的。(鼓掌)世人現在在迷中,是大法弟子在被所謂的考驗之中,眾生都處在迷的狀態下。將來人們都會知道大法弟子是誰,都會知道大法弟子的了不起,而且留下的人都會感激大法弟子。

  弟子:條件允許的,可不可以回大陸工作?

  師:如果說迫害結束了,法正人間沒到之前,你想回大陸工作你就回大陸工作。說現在行不行?現在最好別回去,因為那堶╳`還在繼續。我知道,有個別學員你可能接到了一些個中國大陸某某官員或者甚麼身份的人給你打過電話、給你捎過信,讓你回去,給你保證甚麼,保證不迫害,保證如何如何。大家想一想,這個迫害政策是他定的嗎?他能保證的本身不就是問題嗎?他受誰指使?(鼓掌)他有甚麼保證?誰保證的他?這本身不就是問題嗎?甚麼叫搞統戰?當遇到流氓耍不靈了的時候就要搞統戰。又來這一手,你們要注意。我們沒有威脅到任何政權,我們只是叫它停止迫害。(鼓掌)一邊迫害一邊拉攏人心,流氓都叫它耍了。(眾笑)

  弟子:重慶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我們向師父保證,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做好應該做好的事。

  師:了不起。(鼓掌)

  弟子:北京清華大學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被非法關押在北京監獄的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無論在甚麼環境下都要堅定正念哪,因為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特殊的生命。

  弟子:明年歐洲法會在倫敦召開,衷心企盼師父光臨。(眾笑,鼓掌)請問師父「七佛」改「六佛」的原因?

  師:從幾個方面講,一個是歷史上來在世間的佛不少,不止是六個,也不止是七個,當然也還有其他的神。單指佛來講啊,來度人的佛也不少,但是帶有使命的、像釋迦牟尼這樣的佛,歷史上在釋迦牟尼之前有六個。我要講就得算上釋迦牟尼佛了,那就是七個。但是佛教它總是講六個,因為釋教徒認為他是釋迦牟尼弟子,所以他不算釋迦牟尼佛,他們講六個。我講要算上釋迦牟尼佛就是七個。當然啦,傳法嘛,也要符合現在的人類的接受能力,所以就儘量的為了這些佛教徒能夠得度吧,咱們就按照他們說的,改成六個好了。(鼓掌)

  弟子:師尊您好。我代表羅馬尼亞學員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羅馬尼亞多數是新學員,也經歷了各種困難,但是他們都很精進。敬請師父講一講羅馬尼亞學員如何更好的參與到證實法中來,以及羅馬尼亞怎樣在證實法中能起到一個甚麼樣更好的角色?

  師:我剛才講世間上的人和大法弟子來相比啊,目前大法弟子的人數是很少的,你們卻承擔了那樣大的歷史使命。任何一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們就是那個地區眾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那堛熔野肭琚A要聽到你們的福音,要聽到你們在講清真相中使他們認識到大法是甚麼,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就很重大。那麼怎麼樣做的更好呢?我想啊,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們每個人憑著一張嘴對所有那個地區的人講真相是講不過來的,大法弟子在修煉正念正行中的能量、修煉的威德也在起著作用。

  另一方面呢,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一切,講清真相中所說的那一切,會使真相在常人社會中流傳,使人和人之間形成交流的環境。那麼在這個環境中,人和人之間的談論也會使那些生命得救,這是間接的。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許多生命受了邪惡生命毒害的影響,在他們的頭腦中裝了很多不好的中共造謠媒體的宣傳。那麼大家在講清真相中能夠肅清它更好,因為人對大法不好的思想會被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控制。那麼大法弟子在發正念中、正念正行中就會清除它們。其實,如果你們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堙A周圍一切的環境都會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但是,作為你個人修煉還會碰到魔難,儘管你有那麼大的本事,是因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修煉中要走的路;同時在證實法中舊勢力也給你們設了許許多多的干擾,這種干擾一般情況下正念不足是很難清理掉的。

  要說怎麼樣做好,那就是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就是做的最好了。(鼓掌)但是在用心上是不同的。有的人不太用心,有的學員就比較精進、比較用心。當然師父看到了,每個人哪,在社會中有家庭、有工作,還有你的方方面面與社會發生關係的那種社會活動,所以剩下的時間很少。師父都知道,都體諒了。其實大法的修煉形式也考慮了這一點,在這方面是不影響的。

  弟子:台灣弟子向師父問好。(鼓掌)請問師父亞太正悟網目前的方向?

  師:大法弟子的網站應該辦好,因為那也是講清真相的窗口,那也在救度眾生中起著作用,所以應該辦好。至於說具體怎麼辦,那是你們的事。(師父笑)為甚麼太具體的師父不說?師父只把著整體的情況不出問題,學員與學員之間出現一些問題、爭論、認識不同,那都是你們修煉的狀態表現出來的。這個路怎麼走,每件事情怎麼做,都是你們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樹立你們威德所要必須面對的。如果每件事情我都告訴你怎麼做,那件事情就是我做的,所有的神都不會承認那是你做的,(師父笑)(鼓掌)所以我還是要把這些事情留給你們,我不能剝奪你們修煉的機會。

  弟子:廣州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請問師尊,有大陸弟子把節省下來的錢捎給紐約講真相的項目,可以嗎?

  師:可以是可以,如果生活很富裕,那是沒問題的。如果說省下來的錢,那就是說明生活上並不那麼寬裕,那就最好還是留在大陸講真相吧,因為大陸以外的環境總是比大陸要強的多。(鼓掌)

  弟子:請問師父,目前曼哈頓講清真相是否一直到正法結束為止?(眾笑)

  師:不是的,上一次在曼哈頓講真相的學員開會的時候我就談過了,大家只是做一段時間。曼哈頓這個地方比較特殊,在金融方面它幾乎是世界的中心,而且全世界有許多大公司都在這堻]有辦公室、分公司,也就是說它是一個經濟的交匯處,與世界有著密切的往來。同時呢,因為它的環境特殊,曼哈頓上集中的人也特殊,集中了許多高知識的人、在社會上有一定權力、財力的人,也就是說他們在社會上起的作用都是不一般的。

  儘管紐約地區,包括新澤西這一帶,和其它地區相比之下學員人數還是不少,但是呢,這些年走過來,發現曼哈頓上許許多多人還是無動於衷。做了那麼長時間講清真相的事情,有許多人還是接觸不到大法弟子。中共迫害法輪功在這塈諵J了許多邪惡,所以就造成這個環境中的一些人一直在認識大法上有障礙。

  同時我還發現一個問題,曼哈頓上各個大公司媄銦B甚至一些小公司媄銦A都有中國人職員。而這些中國人哪,多數都也是受了當時中共媒體造謠宣傳假相的迷惑,在他們頭腦中一直沒有肅清,所以他們就成了在美國社會散發毒素的人。不是說這些人本質惡,但確實是大法弟子在這邊講清真相,他在那奡眶o著中共造謠的東西。不妨大家就寫出來,寫在傳單上、看板上或在媒體上報導出來:在你們公司堛漱什磥H也是被迷惑的,他在幫中共散毒,(鼓掌)要自己去看真相。(鼓掌)

  弟子:在我沒有甚麼常人技能的情況下,怎樣更好的做好證實大法的工作?

  師:沒有常人技能沒有關係。許多學員在街上發傳單、發報紙、和常人面對面講真相,這些都可以做。領館前還集中了很多常年在那堛瑣ン,也很了不起。很多事都可以做。

  弟子:師尊您好。《轉法輪》以及其他大法書近期有很多字要改,這有甚麼深層內涵?

  師:內涵咱們不講了,我就講表面吧。你比如說「修煉」的「煉」,如果迫害大法弟子的這件事情不發生,我會給你們走應該走的路。可是呢,在這場迫害開始以後,那些個假的氣功、烏七八糟的東西都參與了迫害,甚至於上電視台攻擊大法。當然他出自的目地是因為學大法的人多了,他們的人也來學大法了,他賺不到錢了,因此而妒恨。所以有些學員就提出,說師父我們能不能把「煉」其它氣功的「煉」字從火字旁改為「糸」?本來他們就不是真正修煉嘛。

  我只是舉這麼一個例子,其它方方面面還有很多變異文化變異造成的因素。由於漢字是特殊的文字,它和天上的字很近似。漢語和天上的語言也很近似,因為它是神直接給人創造的文化,而且在中國奠定的是半神文化,那麼字的形和音都與宇宙有著連帶關係。這和西方的文字,和其他民族的文字,有很大的區別。因為其他民族的文字從某種意義上講啊,其實是神給人創造的一種符號,目地是接了緣之後在那個地區等法,為了能夠使在那堛熊左k的人正常的生活而臨時給人交流的一種符號。而漢字的音和它的字形如果它與宇宙是有連帶關係的,那大家想想,它對於人類、對在這一層得法修煉的大法弟子證實法、甚至對正法會起到甚麼樣的干擾作用?也就是說,舊勢力是用這些因素在鑽正法的空子。比如說「目的」,過去在古代寫「目地」和到了甚麼地點的「地」,一定是「土地」的「地」。現代表面上說是為了規範語法、便於人掌握語法,就把那個「地」寫為「的」,所以你到了「目的」也「目地」不了。(眾笑,鼓掌)

  有許多因素都有問題,舊勢力在近代破壞中國文化,給我傳法留下一個爛攤子。方方面面破壞的因素太多了,所以很多事情都要糾正,但是已經沒有那個時間,要改呀也只是簡單的做了一做而已。好在法的內涵是不受影響的。《轉法輪》這本書在每個空間表現出來的都不一樣,到天上,和地上的《轉法輪》看上去好像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所以不受影響。

  弟子:弟子沒有做到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以後會不會留下很多遺憾?

  師:沒有做到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煉,「最大限度」那就是說完全符合標準。那麼如果今天結束了,那你屬於哪個層次的,那是要定下來。今天還沒有結束,沒有結束呢,也就是說你沒做到的和做到的,你修好的和沒修好的,它還是在這過程中的表現,還不能定下來你就是這樣。但是如果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我相信你提條子嘛,那肯定是認識到了,那就改過來嘛,做好嘛。(鼓掌)

  弟子:請問師尊,在以前出的《轉法輪》中「程度」已改成了「成度」,但同修說明慧網還沒有公布,那應該改回成「程度」嗎?

  師:改字改了幾次了,要改的實在是太多。一旦涉及到一個問題的時候就會有許多事情出現,所以到現在為止啊,這個改字的事就此結束,不再改動。要改的呢,大家看最近一個時期新版《轉法輪》要出來,就按照新版《轉法輪》去做。因為改字時有時通知明慧網,有時沒有通知明慧網,是這個情況。

  弟子:你給我們講過的關於宇宙的結構是否就是新宇宙的結構?

  師:我給你們講的結構啊,都是在講舊宇宙結構。在正法中所表現出來的狀態,也是舊宇宙生命中所表現出來的狀態。新宇宙那就不能講,不但不能講,天機不可洩。(笑)(眾笑,鼓掌)舊宇宙中有許多天機已經不能稱為天機了,因為它將要改變、要發生變化,可是這個舊的宇宙啊,也有許許多多還是好的生命啊、好的因素啊、包括好的結構,還是要保留的。所以呢,舊宇宙中許許多多生命、絕大多數的結構是被保留了。

  弟子:在如此緊迫的救度眾生時,為何我還有如此頑固的私心?我替自己著急。

  師:我想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啊,那就是修煉。這其實都是很正常的,只要能夠認識到就是進步的開始。平時能夠注意,逐漸的做好,那你就是在進步。別著急,著急會產生執著。看到問題就去改,看到不足呢就去克服。有許多事情可能是你們做不來的,這一點哪,在我傳法的時候已經全面考慮到、已經估計到這個問題了。就是說,我要度的主要的是主元神,也就是說在度這個人。人有多大的能力啊?人只是認識自己的錯誤從而去克服就是在修,可是如果構成人的生命因素也變異了那怎麼辦?特別是人的思想方式都被變異了怎麼辦?比如說,中共在中國有目地強化其那一套教育人那麼多年,很多人看到其惡黨不好也是在其惡黨教育出的文化中去說其惡黨不好,他並沒有真正的認識了它,不能夠在其灌輸的惡黨文化之外看清它。這就是變異的思想。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辦?所以我說有的你能做,能做的你要不做你就不是修煉的人;你不能做的大法一定會給你做,師父一定會有辦法。(鼓掌)

  也就是說,是你修的那部份你一定要修,你修不了的、你也感覺不到的、意識不到的,甚至你意識到了也沒有能力做的,師父會做。當然啦,可不是說你們看到的那些執著放不下,藉口說「沒有能力啊」,自己想推責任,(眾笑)那個可不行。我說的是,對於你的生命結構與思想結構、你根本就意識不到也做不到的那些,那師父肯定是要做的。

  弟子:師父,迫害結束時是否就是法正人間的時刻?

  師:很可能哎。(鼓掌)我還是不講那些事吧,一講大家心浮動起來了。美好和壯觀留給你們自己看。

  弟子:師尊,能否講一下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共邪黨的由來?(眾笑)

  師:這東西根本上怎麼來的,我看還是別在法會上講了;在世間上怎麼成的,這個不用我講大家也都有所了解了。其實啊,你邪黨也好你是惡黨也好,或者是其它甚麼政黨也好,作為修煉的人我們根本就不干涉你。你再惡你是人世間的事,你再好你也是人世間的事。而作為修煉的人是脫離世間的,在世間上修煉也不入世間的這些個紛爭之中。它惡有它惡存在的目地,它善也有它善存在的目地,這是人類社會的社會狀態所決定的,大法弟子根本就不管它。但是大家都看清楚了,人中的大魔頭當年迫害我們的時候就在喊其惡黨「一定要戰勝法輪功」、「我就不信(中共邪黨)戰勝不了法輪功」。我知道這是出自於它的妒嫉,可是它話的背後我知道是有其惡黨的因素的。也就是說,你迫害了我們我們才揭露你的。對這個迫害我們是不承認的,在講清真相中我們是要告訴世人的,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其惡黨又是甚麼。不管是誰迫害了大法弟子,都要把它揭露出來,肅清散布在世人頭腦中的流毒。

  有人聽學員講了真相後,還說法輪功挺好、我覺的中共邪黨也有它的理由。也有很多人認為中共說的不會錯,從而不聽真相。這些人是沒看到它的邪惡本質。有人講了,法輪功挺好,其惡黨沒有錯,是大魔頭的錯。那我們就要告訴世人它為甚麼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出自於甚麼目地,叫人看一看到底誰是邪教、其惡黨是咋回事。被迫害中大法弟子把其老底揭出來。

  大法弟子雖然是修煉人不管世間的事情,但是我李洪志甚麼都知道。(鼓掌)在被迫害的這幾年中我也一直在講這話,但是迫害還在繼續。到目前,新的中共班子已經上來兩年了,迫害還在繼續,這只是個別人在行惡嗎?那為甚麼不把其惡黨的邪惡本質告知天下呢?你不迫害我,我也不理你,我也不想說你。那麼多大法弟子的生命被奪走,而且迫害還在發生著,多邪惡啊;而且其惡黨利用一言堂的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比「文化大革命」還兇,針對那麼一群善良的人,我忍,我容,神都不容!(鼓掌)

  弟子:對於情的執著,做錯了事。為自己走的路而懊悔,我應該如何彌補?

  師:唉,其實師父最痛心的就是這些事。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哪,它太可恥了。作為一個常人它都是可恥的,可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怎麼能夠拿到桌面上談呢?太可恥了。你們知道嗎?在過去的修煉中啊,如果這個修煉人一旦在這方面犯戒了,永世不能再修煉了,就這麼嚴重。

  怎麼辦呢?大法慈悲,師父全盤看你們的生命,法正人間還沒到來之前你們還有機會。但是,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不能啊,特別是在這個期間,邪惡會利用你的情來加劇迫害你,使你的慾望執著特別的重,以至於你把握不好走入邪路。師父看到了這一點。如果你還能夠走好、修好,這個罪就都是那邪惡的;如果你還走不好,罪就是你自己的。當然干擾的邪惡要清除,所有的行為那就是你的行為。

  在正法期間,整個宇宙在正法,你們知道師父怎麼做的嗎?整個宇宙的生命,包括世上的人,比世上還低的、更低更低的生命,包括陰間、地獄的生命,我都本著這麼一個原則在做:就是這個生命在歷史上犯了多大的罪與錯我都不計,都可以給你消去,善解一切。歷史上從來沒有誰這樣的對待眾生過,宇宙中哪兒不行了炸毀掉從造,哪個部份不行了,就像人身體的新陳代謝一樣,不行了細胞代謝掉了再產生新的。這麼慈悲的對待眾生,宇宙的開天闢地也沒有過,(鼓掌)我一直在這樣做,我也做到了。但是有一點,如果在正法期間對大法犯了罪、干擾了正法,這個罪就不能饒。就這麼一個標準。如果這個標準都沒有了,宇宙的法將無存。未來的生命沒有法可遵照,沒有法來遵循,宇宙等於沒有法存在,將是亂七八糟的一個混沌世界。那不行!那就等於破壞宇宙,所以對正法起了負作用的就是這樣的罪。對於一個生命來講,也許就是一念之差促成的,可是它後果是嚴重的。

  弟子:尊敬的師父好,我是從黑龍江來的韓國弟子。請讓我代表全體黑龍江大法弟子及韓國講真相各小組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韓國大法弟子做的挺好。中國大陸也有許多朝鮮族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也是很嚴重,我都知道。

  弟子:我們的真相組在向北京地區重點講真相的比重佔百分之八十,其它、營救學員佔百分之二十。向北京地區加重講真相的力度大了,會減輕聚集到曼哈頓的邪惡嗎?

  師:應該這麼說,各地大法弟子都做的很好時,那些邪惡就分不開身了,各地都在清除它。來在曼哈頓的邪惡在被徹底的清除中。目前三界內的邪惡已經大量的被清除了。你們看目前的形勢都在變化,連天氣都在變。過去坐在紐約領館的大法弟子都知道,那個地方是最冷的,我們大法弟子這些年遭的罪真是不小。從目前情況看,各地大法弟子都在充份利用自己的能力在做證實大法的事,就使這個邪惡越來越少,它想集中、想幹甚麼都很難。

  弟子:怎樣與大家共同從整體大局的角度考慮問題、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師:這是大法弟子都應該考慮的問題。至於說怎樣做,只有學好法,按照師父告訴你們的去做,才能走正這條路。

  弟子:我們大陸來的弟子很難去美國參加法會,很難見到師父,懇請師父對大陸來韓國助師正法的弟子講一講如何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

  師:大法弟子都是一樣的,在哪堻應該做好。無論你們身在異鄉還是在直接被邪惡迫害的環境下,都應該表現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來,使邪惡膽寒。邪惡表面上咋呼,它內心埵b害怕。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內心不能害怕。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但是這不是能有意表現出來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這一步,使你成為了這樣的生命。如果在中國大陸這場迫害開始的時候,大法弟子都能夠像現在這樣做的比較正,這場迫害它發動不起來,那些邪惡瞬間就會銷毀掉,人間不是它們逞惡的地方。

  現在大家漸漸的都清醒了、冷靜了、理智多了,知道怎麼做了,很多人心應該說是修去了。其實還有一些學員他的人心不是修去了,是被嚇住了,嚇的他不敢亂來了,環境稍有寬鬆他還要亂來。這不行啊,一個人不能夠在法中修就不能夠真正認識法。只有真正掌握了法,路才會走正,這個生命才有保證。相反,這樣的生命還處在最危險的狀態下,因為邪惡隨時就會鑽他的空子。作為常人,怎麼不好,邪惡不會理他。因為你要修,邪惡就不叫你修,可是你又不好好修,就是邪惡迫害的對像。

  弟子:個別學員在講真相中表現很積極,可是一直走不出執著自我的小圈子,在整體配合協調方面做的不好,更嚴重的是還影響一部份學員。如果在同修的幫助下仍然做不好,請問師父,這樣的學員將來面臨甚麼後果?

  師:這個我想啊,現在還不能夠說學員怎麼樣,也不能下結論,因為修煉的過程中都有不同的表現,常人心都會表現出來。他只要不去掉它,一定會表現出來;而修的好的那一部份看不見了,因為他修好了的部份也表現不出來了。修的不好的那一部份一表現出來就會被別人看見。關鍵是別人指出來的時候,或者是他的執著碰到衝突的時候怎麼去對待、能不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這才是關鍵。認識到了就要克服它,那才是修煉。說來說去,我說就是能不能精進的問題。

  如果自己沒修好,也使別的大法弟子或很多的大法弟子被影響而修不成,那是下十八層地獄也還不了的干擾大法弟子修煉的重罪。有些學員長期執著心不去,造成被邪惡干擾。大家覺的這個人完了、不行了。目前還不能這樣看。其實有的學員其它方面很多心都去了,很多執著心都沒了、也表現不出來了,可是他沒修好的那些心還會表現出來,師父也一定讓它表現出來,也一定要讓它碰到衝突,也一定要大家看見,目地就是讓他去掉。看到了大家就要給他指出來。你不指出來也是你有怕得罪別人的心,就叫其跟你發生矛盾、衝突,讓你和他都認識到,目地還是為了修去這些人心。但是對表現出執著心來的學員可不能認為其不行了。所以大法弟子互相之間有問題、有錯誤是難免的,關鍵是互相之間不能夠真的發生衝突、矛盾、互相之間不信任。

  我最近經常強調要互相協調好。不管你那些不好的心去掉沒去掉,你都要跟大家協調好。為甚麼有的時候在各個地區經常發生爭論、有時爭論不下呢?為甚麼在證實法中意見老是統一不起來呢?這在中國大陸最近一個時期就比較突出。其實是甚麼問題啊?很簡單,就是你是在證實法還是你在證實自己。如果你在證實法,別人說你甚麼你都不會動心。如果別人衝擊了你的意見,衝了你的氣管,你覺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別人針對你哪個問題對你提了反對的意見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見、你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要起來反對、辯解,因此造成跑題與不顧,哪怕是最善意的辯解,你都是在證實自己,(鼓掌)因為你沒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時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

  但是人的思想是複雜的,有時又不容易分辨。有的人確實是在為法考慮,就是覺的這樣做對,沒有執著自己,他就堅持著。也有人說,你這麼堅持,你是不是在證實你自己?所以這時大家一定要冷靜。其實都為法去考慮的時候,不協調的問題就不存在了。我們在哪堻ㄛO好人,做事不是先考慮別人嗎?為甚麼大法弟子互相之間就不先考慮別人了哪?覺的我們都是修煉人,大家都在修,不用考慮弟子之間的態度了。是不是這個想法?不對。你們別忘了這一點:你們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煉,所以必須考慮別人。

  弟子:韓國學員正在利用各種方式加大力度向各界講清真相,也逐漸贏得各界人士的關注和支持,講真相的效果越來越好,同時全國各地開始大量湧入新學員。可是最近連續出現了幾位學員發生意外、不幸身亡的事情。一位是乘坐的汽車翻了,一位是溺水而身亡,一位是工作發生事故。其中一位講真相非常積極。幾起事件發生後,在新學員中產生了一定的波動。

  師:我剛才談到舊勢力對正法與大法弟子的干擾,那舊勢力為甚麼這樣幹呢?它出自於甚麼目地呢?它們覺的呢,你們這些人都來修了,都覺的大法好,你們是真正的從法理上認識大法好嗎?還是別人說好都跟著說好?還是你覺的受益你就說法好?修煉與大法是嚴肅的,他可以使人成為神,舊勢力受不了就要考驗你們,看有人到壽就叫其先走了的時候你還說不說大法好、你還留不留在這堶袚牷C這就是舊勢力幹的,所以出現生命危險的學員呢,不能說他不好,也不能說他有甚麼嚴重問題。其實都是舊勢力在抓住人心在搗亂。一個是有些學員的心容易波動,如果這批學員都修的很好、很紮實,就不會出這問題;如果有的學員在心埵釭矕薊滌黤菑ㄔh也會被迫害干擾:我煉了功了,病好了,多舒服,生活上也方便了,認識一直停留在這堙A不能在法上認識法,也容易出現問題。當然不一定都是這種問題啦。舊勢力長期以來就在這樣幹,當年在中國大陸學員在修煉中也有這樣的情況,所以修煉中一定要用正念認識,要清醒的認識到修煉是最最嚴肅的。

  當然啦,還有一些事情發生。因為各地學員現在基本上都很冷靜了,都能在法上認識了,正確對待這些事了。以前經常有學員說,在我們煉功點,這個人表現的太好了,他怎麼做咱們就怎麼做。我告訴大家,千萬不能夠這樣幹,也千萬不能這樣想,修煉的人不能學人,要以法為師啊!(鼓掌)你們一旦要這樣做、這樣去想的時候,就會出現兩種問題:一個是很可能你會把那個學員弄上絕路上去,舊勢力很可能讓他出問題甚至早走,從而考驗其他學員:你們都看他,在這種情況下你們還學不學了、修不修了?在這種情況下還真的就有人這樣想了:他都不行了我還能行嗎?動搖了。那這是不是舊勢力鑽空子了呢?連我這個當師父的都沒話說!那舊勢力會說,你看看,這考驗結果怎麼樣?我們做對了吧。所以正念不強時人心就會浮動,千萬要注意!要以法為師,你不能看哪個人修的怎麼樣就因此而學人不學法。

  那當年在中國大陸剛開始迫害的時候不是有這樣的學員嗎?很多學員都看那個輔導員的,輔導員怎麼做他就怎麼做,輔導員妥協了他也都跟著妥協。當然了,學員畢竟是學員,回過頭來冷靜下來發現不對,從新學法,發現這個認識不對,做錯了。但是,就說這個事情,它不給自己抹了黑了嗎?自己曾經幹過這樣的事嘛,作為修煉人這不是污點嗎?所以人心的浮動就會給修煉的環境帶來麻煩。千萬注意這些。

  修煉中甚麼樣的情況都可能有。有人看誰煉功把病都煉好了,哎呀,那麼重的病都煉好了,哎呀,那人癌症煉好了,我也去煉。他是為啥來的?為癌症來的,為了治病來的,他不是真正來修煉的。可是我知道每個人認識法總得有一個開端,或者是這樣開始認識的,或者是那樣開始認識的,但是走進來就要把學法擺在第一位,這樣才是修煉。那麼修煉中當你真正認識到法的時候你甚麼心都能放下了:哎呀我都得了法了,我甚麼都不怕了,死就死了,死了我也得了法了,死了我還能怎麼樣?也下不了地獄呀,對不對?我都得了法了嘛。那這個人的生命危險就沒有了,病也沒有了,(鼓掌)因為他是真正的修煉人所表現出來的思想狀態,他真正的認識到、提高上來了,甚麼心都放下了,最起碼在這一點上超越了人,人的境界走過去了。病是常人得的,治病的心放下了,他的病也就好了。

  有人長期治病的心不去。本來得了絕症的人其實就是到壽了,得了絕症了嘛,那就是生命要完結了,可是他學大法了。儘管他是為治病目地而來的,讓他不斷的學法、認識法,也給他看到許多實例,可是還是不能從法上認識法。他不看書,也就不能在法上理解,只是跟著煉功。他還在想:哎呀,我都成了法輪功學員了,我還在煉功,我的病怎麼還不好啊?那修煉可是嚴肅的,那對人心的考驗可是不含糊的。你越執著就讓你感覺越難受,你上醫院檢查就讓你看到是加重了。還不悟,那還不悟就越來越嚴重,最後就真的不行了。因為你真的不是學員,不學法,也不去執著病的心,你就是為了治病的常人。我傳大法目地是從生命的根本上救度人,而不是為了叫常人祛病為目地的。如果你真的能夠修煉,你真的放下那個生死之心的時候,而不是做給人看心堳o時時放不下,你甚麼病都會好。修煉哪,人和神之間就那一念之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說起來簡單,那是經過深厚的修煉基礎才能夠做的到的。自己真能夠下功夫學法,你就能做到。

  當然了,是凡這樣的,一般的都在大法中會持續很長時間給機會、給機會,因為你畢竟得法了。一直給機會不會死,就一直給機會。可是一直給機會這個人要是一直不悟,修了多少年了,大法的事也跟著幹,可是他根本上治病的心都沒有去,從根本上他還不是個學員,到壽時就會走。常人也能做大法的事啊,他得的是福份。修煉人做大法的事是不求常人的福份、生活的如何幸福,只有提高層次最為重要。修煉人是不求世間得失的,執著病不也是求世間得失嗎?有人說,那病好了我可以為大法做多少好事啊,我的病為甚麼不好呢?你的好、你的修煉、你成為大法弟子都是有條件的,是因為你好了你才修、你才承認。修煉是無條件的,無求而自得。

  當然啦,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法理是這樣講了。有許多人的情況也不同,我只是舉這麼個例子。大家都能夠認識到事情就好辦,執著不放那是真難辦。

  弟子:愛爾蘭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好長時間沒做好洪法和個人修煉的事,還有時間補回來嗎?

  師:那你就做吧,現在沒結束哪,這都是時間哪。(眾笑,鼓掌)不管自己呀怎麼沒做好,怎麼說師父還是不想落下你們。(鼓掌)

  我以前講過,我說宇宙正法是一個階段,法正人間是一個階段,也就是說師父是要分兩步做這件事情,所以我沒有給你們講三界的法,我只給你們講了宇宙的法。三界各種各樣的生命構成、生命的來源啊、生命的結構啊、世間的歷史啊、人世間的各種學說、宗教、一直到科學,怎麼來的,目地是甚麼,人世間出現的各種各樣的紛爭是為甚麼,歷史上所有的一切一切,我都沒有講。三界的結構、三界不同天體的狀態啊,我都沒有給你們講,因為呢,在宇宙中它太小了。三界不配講在大法媄銦A它太低。我給你們講大法,媄銗]含了三界。你們以後甚麼都知道,三界的事情不用我給你們講。我將來還要做人的事情,那時就要講三界的法了。將來做三界內的事情時也是法正人間時。

  因為事情分兩步做嘛,所以在宇宙中就出現一種現象。甚麼現象?就是三界內一直是被包圍起來的,三界內的生命出不去,三界外的生命進不來。本來是我在封閉著,舊勢力它早期造成的因素還在,還沒有清理完,還沒有做到世間表面上來之前那部份舊勢力的因素還在起著不好的作用。因為正法和法正人間是分兩步做,所以三界要和宇宙脫離,自從我正法開始,在這十幾年之中,一直在向宇宙外運動。天文學家們看到宇宙的天體都不是早期的天體了,銀河系所存在的位置也不是早期的位置了,早期銀河系存在的位置周圍的其它星系和現在不一樣了,是因為三界在從宇宙中脫離。在移動的過程中科學家發現了,說宇宙在膨脹。實際上是天體在脫離三界,而且三界離開原來的位置也越來越遠了。三界這十幾年來一直在不斷的從宇宙中走出來。在這個過程中,科學家發現天體的變化很大,原來沒有的星體出現了,原來沒有的天體出現了,原來沒有的星系出現了,原來的那些星體星系哪去了?宇宙怎麼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其實是三界在脫離宇宙的移動過程中的表現。

  正見網不是報導了嗎?宇宙正在以超過光速的速度向遠處消失,銀河系在和宇宙脫離。現在人都能看到這一步的時候啊,就是到了最表面的脫離了。我在做這件事情的早期一些神就跟我講,你做的事情將來人都會看的到,人最後會發現是你做的,因為一些表現漸漸的會集中到我這來。

  脫離開以後,銀河系以外的空間就甚麼都不存在了,空空的這對人而言很可怕啊。過去銀河系以外的星體、遍布銀河系之外的一切天體都沒了。正見網上報導說我們的銀河系將成為宇宙的「孤魂野鬼」。為甚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呢?人好像很麻木,就包括科學家,只是不理解而已。過去在宇宙中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銀河系就不會存在了,脫離宇宙它生存不了的,就會解體了。宇宙正法與法正人間分兩步做,三界就必須與宇宙分離。如果宇宙正法完了,一切都是新的、純淨的,可是這個三界還是那麼骯髒,它會污染宇宙。那麼美好的宇宙堶惘酗@個這麼骯髒的地方也不行啊,所以要移出來單做,所以會分離。(鼓掌)科學家現在也發現這個問題了。

  弟子:掛在牆上的《論語》的改字……?

  師:掛在牆上的《論語》也能改,那你就把他用顏色改了。其實甚麼辦法都行。

  弟子:如何幫助國內的新學員走出來?

  師:新學員哪,大家還不能操之過急,因為他還總有一個認識過程。如果他主動的想要做哪那他就做;如果他不想主動做啊,我想咱們不能夠勉強新學員來做,因為他畢竟是新學員。

  弟子:如何看待國外的大公司準備到國內去投資及家人要回國?

  師:家人回國,不修煉,回國就回國了。修煉人最好你別回去,回去等迫害呀?作為大法弟子你不做大法弟子的事,你自己也於心不忍,做你又會遭到迫害。這堣]有你該做的事。

  至於說有許多公司它去中國投資,這事大家先不管它。你們就是講清真相,告訴人大法是怎麼回事,為甚麼遭到迫害,把迫害中的這些個卑劣的鬧劇、以政府行為耍流氓編造謠言、誹謗的事都講出來,把邪惡的鎮壓講出來,告訴世人,叫世人認清這一切,就達到目地了。在講真相中只講到這一層,不往高講。至於說哪個公司上哪去投資,如果有機會,你只能是講一講:因為你們去投資,中國的邪惡集團才有錢用來迫害,它現在邪惡起來你們也知道可怕了吧?你們的公司也受它脅迫了吧?他去不去投資咱們不干涉,只能從很淺的道理上跟他們講。

  但是我想,在利益面前,有的人能聽、有的人不能聽,所以這個不放為重點。重點就是告訴人法輪功遭到迫害的原因和迫害者的邪惡,就夠了。人認清這些邪惡了,他的思想中就會排除中共造謠媒體宣傳中的毒素,你就把他救了,就這一步就能夠使他走到下一步。不然的話法正人間一到的時候,那個強大的功一過來,正法是有標準的,那時是不可能再有任何再認識的機會了,從宇宙最高到最低都是一樣的標準。那時這個生命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在最快的時間奡N處理完了。該淘汰的就淘汰,該留下的就留下,該提高的提高,該降低的降低,一下就過去了。這個生命腦子裝的甚麼他就是甚麼,所以那個時候就沒有機會了。如果他肅清邪惡的流氓集團的毒害,他就能走過那一步,最起碼他可以看到未來的變化。

  弟子:我是台灣小弟子。我代表台灣小弟子向師父獻上一朵蓮花。(笑)(眾笑,鼓掌)謝謝偉大的師父。

  師:謝謝啊。這個小蓮花真是做的很漂亮啊。(鼓掌)這是大法弟子講真相中的良苦用心,真是辛苦大家了,想了很多辦法救人哪。現在的人是很難救了,你得符合他的觀念他才願意聽,你得順著他的心講他才願意聽。也就是說你救他還得有個救的條件。(笑)

  弟子:請問師父,我的親人也煉功,說他很特殊,不做發正念、講真相的事,也很少學《轉法輪》以外的法。目前正法時期各項工作很忙,如果用很多的時間幫助他,覺的很難平衡時間問題。

  師:是。如果是新學員你就諒解他,如果是老學員他肯定是錯了。至於說如何幫助他,沒有甚麼特殊的方法,看看他誤在哪堣F,你就針對他的病症下藥吧。解開他的心結,找到他的執著。

  弟子:如何才能真正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出私,成為真正的正法弟子?

  師:宇宙的過去是為私的,就說人吧,那真的是在關鍵時刻不管別人的。我在正法開始時候,一些神跟我說「就你管別人的事」。你們聽了也覺的不可思議,因為你們是大法造就的為他的正法正覺的生命。如果我不做,所有的生命也就隨著歷史結束了。所以作為一個生命來講,能夠在做事中考慮別人和所表現出來寬容,是因為基點就是為他的。

  大法的修煉者發現自己有私,那就漸漸的克服它。認識到了你就是在修煉中又邁出一步了,因為不修煉的人是認識不到這一點的,也不會去考慮自己自私不自私的問題,只有修煉的人才會經常的反過來看自己、向內找。

  弟子:撫順的大法弟子向您問好。(師:謝謝大家。)我是個慢性格,平時在工作時候也是慢一些,經常受指責,是不是要改變我自己的工作狀態?

  師:人是有慢性格。我知道我的性格是很快,我做甚麼事都很快很快的。你說做甚麼,別人還沒準備好呢我已經出去了。(笑)(鼓掌)也就是說我養成了這個快啊,我一切都是在抓緊時間、抓緊時間。當然啦,慢性格也不是說他不好,他就養成了這樣一種習慣。但是我想啊,在救人的問題上咱們緊張點,就行了,(笑)(眾笑,鼓掌)也不是說非得改變性格。

  宇宙的生命就是這樣,每個人都不會一樣的,有的人慢,有的人快,有的人急躁,有的人穩重,有的人就是做甚麼事情非常緩,這個不算是執著。但是呢,對救人的事,在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這些事情上,應該抓緊,這個我覺的與你性格上還沒甚麼關係,你就是再慢也知道「抓緊」是甚麼。

  弟子:我是新得法弟子,非常心急,想走好證實大法的路。但不知是否也是一種執著?如何區別?

  師:新得法的學員哪,別著急。很多事情也不能像老學員那樣去要求你們。但是有些新學員哪,真的表現很好,也在投入到大法事情中來,在做著大法弟子要做的事,還真的了不起。我有的時候真是覺的後來者悟性很高啊。修煉是一步一步走上來的,你一下子就飛躍上來了、和老學員一樣,那也不客觀,因為他們也是一步步修上來的。大法都得了,你就甚麼也不用擔心,你就按部就班的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或者你能夠認識到甚麼成度就做到甚麼成度,這都沒有問題。

  弟子:請問師父,是否可以解釋一下,如果大法弟子協調配合的好的話對工作的影響是怎麼樣的?如果我們協調配合不好的話其效果又是甚麼?

  師:如果你們協調不好的時候邪惡就會鑽空子、製造麻煩。很多證實法的事不是沒有辦法,再難都有你們走的路,儘管那個路比較窄一些,必須得走正,稍微差一點、不正一點都不行,但是呢,你們還是有路。也就是說大家走正它。如果走不正,就會被現在這些邪惡利用來鑽空子、搞破壞。其實我剛才講的就是,大家在協調配合做甚麼事情的時候,你是在證實你自己呢還是在證實法,就是這個問題。

  本來大家都在討論這一件事情,如果有人說你的意見不好就不愛聽,要是沒人提反對意見,甚至說這個意見也挺好、那個意見也不錯,誰也不想得罪,我說這個學員對大法與自己的修煉不太負責,不敢面對衝突,不敢面對問題,看到問題也不敢說,太執著自己了,這就是私。如果面對問題沒有自己的執著,很坦然的提出問題應該怎麼做好,我想別人聽了不會不舒服,因為你是為了法。這是一點。

  再有一點,如果真的誰提出的辦法被推翻了,誰要心堣ㄔ迭A那他真有問題。往往商量證實大法的事時都是因為衝擊了個人才跑題。你們就仔細觀察,不信你們就回去觀察,你們在討論甚麼問題的時候看誰跑的題,那個跑題的人一定有問題。(眾笑,鼓掌)是那個跑題的人執著於自己,或者衝擊了他的觀念,在人心帶動下心中不平,大法的事也不顧了,那時就會被邪惡利用,越爭辯離題目越遠,叫邪惡鑽空子了嘛。那個時候他還會越來越憤憤不平,越憤憤不平,他那個人心實際就在被邪惡加重,他就越不符合修煉狀態,邪惡就更加鑽空子。其實你說邪悟咋來的?不就這麼來的嗎?它就利用他那個心,然後給他造成假的思想反應,他就當作是真的,他覺的很有理,你們都不理解我,最後你們都沒有我修的高,你們都沒有我法認識的好。(笑)最後就是這樣。

  弟子:大法弟子在紐約市的努力已將環境改變許多,許多常人看我們的酷刑展展板非常感動。但是越來越多的西方人向我們表示,那些較恐怖的畫面他們見的太多,使他們喪失對我們的同情。請師父開示。

  師:要說大家講真相中這個酷刑展對人有甚麼刺激,我告訴大家,你們表現的是正面的,能量也是正的、慈悲的,絕不會使人有甚麼不好的刺激。相反的,感覺不舒服的一定是那個人有不好的思想造成的。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那血淋淋的樣子,手腳被釘著釘子,淌著血,不是掛的到處都是嗎?幾百年來、上千年來不都是人在看嗎?並不是畫面本身的問題。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也是遭受同樣的魔難嗎?大家並不是在美術作品中反映一些邪惡的東西,你們是在救人。有人反應不好的一定是有原因的,他的思想一定有問題。也許是他的思想被邪惡操控,不然就是他的觀念有問題。就是同情大法弟子的人也有在常人社會中養成的觀念,認識上也可能會在這一點上有不舒服的想法。不要緊,多解釋一下就解決了。

  人在世間上會形成不同的觀念。有的人喜歡吃辣的,有的人喜歡吃酸的,有的人喜歡吃甜的,有的人喜歡吃清淡的。那是自己養成的習慣。如果在曼哈頓上演一台喜劇,也會有許許多多人不愛看,提反對意見。人類就是這樣,正反兩方面的人都有,人就是這樣相生相剋存在的,不能千篇一律。也許覺的酷刑展好的人更多,只是他沒說甚麼。不能夠這樣再遷就那些頭腦中障礙大的人而不救好人。我們在救世人。有人看不了,可是更多的人看的了,更多的人被震撼了、醒悟了、得度了。(鼓掌)

  如果他覺的他受不了,大家想想,這麼正的場,揭露邪惡寫的這麼清楚,而且這一切都在現實生活中正在發生著,他還提出這些問題,這個人是不是有問題?一定有問題嘛。不管在講清真相中大家多麼努力、你付出多大,我告訴大家,世上總有你救不了的人,總有一部份人是不能被救的了。我們不能因為這些人而灰心,也不能因為這些人而動搖了。一些人說如何、如何,我們就動了心隨他去怎麼行?我們是來改變人的,卻不能被人改變。(鼓掌)

  我們給人的都是美好,我們在救度人,不能遷就那些個不好了的、障礙救人的從而使那些好人不能得救。當然了,說不好的,也不一定都是不好,也許是他的觀念促成的,但是呢,這方面大家一定要冷靜、理智,別受個別人的影響,別受人的影響。你要清清楚楚的知道你在幹甚麼,你在救度眾生,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最偉大的事!(鼓掌)我們學員做這樣的事情,這個酷刑展,花費了多大的苦心,要克服多大的困難,不容易啊。

  其實更關鍵的就是我們自己要清醒啊。我們要理直氣壯的,我們不要膽膽突突的。你看不見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哎,(鼓掌)所以和常人是有區別的,不能受常人的影響。你們在曼哈頓上所做的這些事情啊,神都是佩服的,真的都佩服。無論那些神是起正面作用或者是負面作用的,他都佩服。世人也是一樣。普世的善惡價值它是沒有變的。

  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工作是否有輕重緩急?如果有的學員因為自己的民族語言而想做某個民族或語種的大法工作,是不是應該先放一放、以當前大法工作為重點?

  師:想做自己民族語種的大法的事也沒錯。師父不能夠給你們具體回答這些問題,因為每個學員都在做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也許他有他必須要做的事情,但是需要大家整體協調做甚麼事情的時候,大法弟子一定要配合好。

  弟子:我的問題是,您剛才講到,一旦迫害結束就一切都定下來了。請問那仍然被矇蔽的常人還有機會嗎?

  師:一個生命腦子裝了甚麼那就是甚麼了,清除的、善解的,一走一過就完事了。有人說我就相信中共邪黨,我就為中共邪黨幹。如果這個宇宙的法認為中共邪黨是好的,那一走一過你就留下來了;如果宇宙的法認為中共邪黨是邪惡的,一走一過你就被消除了。那個時候可不再講真相、再給機會如何如何認識了。那個時候沒這事了,你裝了甚麼你就是它的一員,就是把你視為它的一個份子。頭腦中裝了甚麼此人就是它的一員,一走一過就完事。

  弟子:我們經常參加美國的社區遊行,獲得各界歡迎。請問如何讓眾生知道大法而又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遇到不同意見時應該把問題交給學員共同討論,還是應該向師父彙報?(眾笑)

  師:遇到問題的時候啊,你們應該共同討論,因為你在修煉。不是說你們遇到了一個問題,叫師父去修煉,(眾笑,鼓掌)是吧?所以你們遇到了問題,你們研究怎麼樣去做,克服困難也好啊,統一了意見之後能夠做到也好啊,這就是你們樹立威德的機會。這個過程就是你們成熟的過程,你們走向未來的過程,你們走在神的路上的其中一步。(鼓掌)千萬不要把具體問題給師父。(眾笑)

  如何讓眾生知道大法?你們在講清真相後,真的使人明白了這場迫害,同時使人了解了大法是正的,就可以了。如果這個人感覺法輪功好,他表現出想進一步知道法輪功的情況,你可以跟他最低限度的講一講法輪功如何叫人做好人,最後你可以告訴他,我們要走向更好的人、達到圓滿。就僅此而已,再多了你就不能講。你要再往高講,你就把他嚇住了。

  人的思想境界也是不同的。比如說,如果一個一年級的小孩,你給他講大學的課題,他就不會上學了,他就要逃學。(鼓掌)你們也是從開始一步一步修煉到這個境界、這個層次的,你想一股腦的都講給他,你就等於是你想一下子把他從常人拔到你這麼高,(笑)我這個當師父的都沒這樣做。(眾笑)我可以讓一個生命去掉一切低層的因素後在多高都行,而且在多高都可以造就生命,但是要想叫一個低層的生命一下子思想認識那麼高,一般情況下這個生命是受不了的,所以人得一步步才能認識。為甚麼不叫大家講高了?為甚麼叫大家理智的去講真相?就是這個原因。所以有些學員不太理智,講真相的時候一下子講很高,甚至於對政府官員也神哎神的講、我師父是誰啊,(眾笑)人家就覺的你在胡言亂語。(眾笑)不能那樣講真相。修煉人的認識是一步步修上來的,一下子想叫常人認識那麼高,一般人很難理解。理解不了就會起反效果,實質上就在起破壞作用。

  弟子:加州聖地亞哥近兩年有一些新學員入道得法,而且每星期都有有緣人來學功。有的新學員很有能力和條件參與證實法項目。是讓新學員一開始就做三件事,還是讓他們只是學法煉功,一段時間以後再參加證實法項目?

  師:你們人手很緊張,想急於找一些個有能力的新學員來參與進來。我覺的還是別著急,為甚麼呢?因為老學員和老學員之間討論問題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那種不太在意狀態,會把新學員嚇住。你們的能量,你們講出的話本來不重,在他聽來都很重;你們嗓門不高,他聽起來都好像打雷。(眾笑)在他的思想感覺上是這樣的。所以呢,等新學員有一定認識了、明白了,漸漸的提高上來了,最起碼他對大法有了一些深刻的認識了的時候再參與,那樣不至於使他不理解而不修了。

  弟子:迫害開始以來,我陷入研究所課程,沒有時間做別的。沒有太多的時間做大法的事和百分之百拿時間做大法的事,能達到同樣高層次嗎?

  師:如果你的這個工作真的是很脫不開身,也沒有關係。你做好你的工作的同時,你擠時間學法,利用你能利用的機會做一些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或者是講真相。因為忙和不忙一定都會存在的,也不會大家一下子都忙了,也不是大家一下子都不忙了,有的就忙,有的就不忙。但是,任何事情,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都不是一成不變的。你暫時忙也好,你不忙也好,你該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一切可能都會隨機而變。所以我想呢,別因為忙了自己開脫自己,說我就甚麼都不做了,法也不學了;也有的說因為忙了我就很著急,都不行,根據自己的情況來做。

  包括曼哈頓講真相,有能力有條件的可以來,在各方面條件不允許的那就不要來。不是說大家必須得怎麼做,都是憑著大家的心在做,那才是真實的。師父從來不命令你們必須做甚麼,我只是說應該怎麼做,那麼有的學員就去做了。根據條件、能力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沒有條件、能力的,硬做也不行,因為你硬做會給你生活、修煉狀態都帶來麻煩,這不行。

  弟子:土耳其大法弟子向您問好。您何時願意去訪問土耳其?您對土耳其怎麼看?

  師:世界上的任何一個民族的主體都是為大法而來的,所以任何一個民族在大法洪傳的時候我都不想落下他們,所以我才叫你們去講真相啊。各地大法弟子是要做好該做的事情,眾生等著你們呢。

  至於說我甚麼時候訪問土耳其,有機會肯定去。(鼓掌)將來我會走遍世界每一個角落,(熱烈鼓掌)因為你們講真相中救下來的人我都得管。(鼓掌)

  弟子:弟子看到有的同修經常在反酷刑點上當惡警後魔性比過去大,有關係嗎?(眾笑)

  師:沒有,這個是因為自己心理作用。(笑)回來學學法,調整調整,就沒問題了。

  弟子:部份大法弟子最近開辦了一所面向常人社會的藝術中心、藝術學校。請師父指導,在大法項目頻繁、資金緊張的情況下,如何把握我們在法正人間前扮演的角色?

  師:大法弟子開公司啊、辦學校啊,我想都是正常的社會活動。一方面可以解決自己生活的問題,同時也可能給同修帶來工作機會。再一個方面,通過這些社會活動也能夠接觸到一些常人,那對他們來講可能都會受益。

  如何把握法正人間前的角色?這個根據大家自己能力做了。藝術學校和其它行業還不一樣,在藝術學校育人中教人真、善、忍做好人,也可以參加大法弟子辦的文藝演出啊,叫世人看到大法弟子另一面的精神面貌啊,看看是那個中共邪黨與大魔頭邪還是大法弟子好,應該說是一件大好事。「新唐人」新年華人的聯歡晚會,目地是和更多的華人有接觸、溝通、講真相,便於救度他們。文藝演出的節目你要搞不好呢那就沒有人看,也就達不到救度眾生的目地。演的好呢就能起到這個作用,最起碼是個橋樑作用。真的辦出成效來那就參加參加文藝晚會嘛,都是好事。

  弟子:有學員修了很長一段時間,似乎也認識到證實法的重要,但一直不太精進,如何幫助他們?

  師:沒有特效藥,人人都得紮紮實實的修才能修上來。不精進的,看看他的思想結在哪堙C對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事認識不足了一定有原因——他現在把甚麼事情看的最重?因為是學員嘛,就要對他負責,就要跟他去講;要是常人也就不用操這心了,常人看重甚麼都可以,人不想修煉,咱們也就不去干涉別人。一旦修煉了,這個人要跟不上,在邪惡的迫害中危險,所以大家要對他負責。

  弟子:大法弟子辦的報紙報導《九評》很好,但我擔心不理解的常人會不會說我們搞政治呢?

  師:不會的,誰都知道中共邪黨在迫害法輪功,我們只是告訴他們中共邪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同時我們要告訴他們它迫害的目地是甚麼、那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法輪功與中共有甚麼矛盾,那我們就要講講中共邪黨是甚麼、為甚麼反對真、善、忍。但是作為修煉來講,個人修煉講真相中原則是不摻進這些事情。在媒體上揭露中共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與救度眾生有著重要關係。迫害法輪功是以中共邪黨的名義搞鎮壓的,迫害中也毒害了許多人。為了救度那些人,是應該叫人看清它。

  明慧網沒有報導這些,因為更接近大法修煉這方面不把其作為重點。媒體報導也是在救度眾生。

  至於說中國將來誰當政,他願意誰當政誰當政,與我們沒有關係。他好他壞,那都是人的事,我們是修煉人。你不迫害我們,我們也用不著揭露你。有膽幹壞事,怎麼沒膽承擔了?

  弟子:由於最近曼哈頓講真相和新年晚會的事,很多做「放光明」節目的學員忙於以上兩件事,所以他們都不做「放光明」的節目了。

  師:這個師父不好說呀,因為這是你們自己協調的事。都重要。「放光明」拍出的片子我全都看,一個也不落。(鼓掌)所以哪方面都重要,大家不要忽視了這些,也不要忽視了那些。其實我看到大家真的很忙,一人忙好幾樣。還是你們自己協調吧,具體的師父也不好說。

  弟子:(譯文)為甚麼大法造大穹還會有今天不正的情況,才需要師父來正大穹?紐西蘭哈密爾頓的弟子問師父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宇宙過去的特性決定了宇宙的周期性的變化。甚麼特性呢,就是「成、住、壞、滅、空」,這是過去的宇宙。宇宙很大,在小面積或局部出現了壞滅的時候就炸掉,炸掉就是空。空了之後物質它還存在嘛,神會利用這些死亡物質再從新造就出新的那一層宇宙來。這個狀態和人體的新陳代謝幾乎是非常相似。那麼更大範圍出問題了,更大範圍也要炸掉,然後再造就出新的生命來。沒有一個人會覺的自己的新陳代謝與慈悲和不慈悲有關係。對宇宙更高的神來講,宇宙中這種成住壞滅就像人的認識新陳代謝一樣,沒有慈悲和不慈悲的概念。宇宙是個活的,這個機體中的哪部份細胞不行了,那就要淘汰舊的換新的,所以呢,表現在人這塊兒也會這樣,生、老、病、死。

  將來的宇宙在這方面會改變,一旦到壞了的時候就要圓容它,更新它,使它變好。這就與舊宇宙不同。(鼓掌)

  將來的生命都是為他的,過去的生命是為私的。(鼓掌)有的生命為了自己的利益不管其它生命,這在世間上表現的也是淋漓盡致。有的世人為了自己的一口氣,不管如何傷害別人,從來不考慮別人。這個私有些人表現非常惡,有的人專門找人欺負,總是看不上別人。沒有誰給他這樣的權力。你們不能這樣,修煉大法的人都不能這樣。

  弟子:感謝師尊慈悲救度。請幫助我們了解如何利用我們在常人社會所獲得的技能來幫助講清真相。

  師:我想呢,每個大法弟子都在利用自己的能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大法弟子辦媒體啊、辦網絡啊、辦電台、電視台呀,目地是一個,都是為了講清真相。現在社會上的媒體都被中共收買了,被那個大魔頭邪惡的流氓集團收買了。沒有人報導我們被迫害的情況,那就得大法弟子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大家互相協調起來做這些事。那麼也就是說都是大家自己主動的在做,沒有一件事情是師父領著具體做的。是師父肯定了大家做的事情,或者覺的大家應該做甚麼事情,我可以說。但是至於說每個人做甚麼做甚麼,師父不能說的太具體,因為師父一旦說了,別人也會有這個想法:師父叫他幹這個了;你也會想:師父叫我幹這個了,其它的你甚麼都不幹了,甚麼都不管了,其它事需要你時你會有藉口,師父叫我幹這個。(笑)我給你執著心了,這不行,所以呢,很多事情還是自己去做。自己樹立威德,這才是了不起。

  弟子:在講清真相中,如果有些人承認迫害不對,但不認同大法,又一時沒有時間去講清,怎麼處理?是否應該大面積的去做,讓世人了解迫害為第一位?

  師:認同不認同沒有關係,如果對大法有不好的認識那就是中了邪惡的毒了,要對其說清楚。一般情況講真相就講迫害,你不用講大法修煉的事,人不想修沒有關係。你告訴他,我們都是一幫好人,我們的大法也是叫人做好人,你認同不認同沒有關係,我不是讓你來學大法,我只告訴你這場迫害是邪惡的,你所知道的是被毒害的,就足矣了。那些想學法的人是他自己要學的,不是拉進來的。大家千萬注意這一點,我們不勉強任何人。

  弟子:我們向中國大量發電子郵件。郵件組碰到很大困難,技術上的、人員上的。這是不是我們剩下的人有甚麼心性問題,還是舊勢力的封鎖造成的?

  師:你們有你們走的路。原因我想無非兩方面,要做的事太多了,造成人手不足;再就是,是不是我們忽略了自己的個人修煉這方面,因此被邪惡鑽了空子,因為大法弟子三件事都得做。有人說,師父,我最近這幾年,特別是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就發現看書提高的慢了,沒有像以前那樣一天一個飛躍、認識提高非常快的那種非常好的感覺了。為甚麼現在看書就不如以前了呢?不是法不顯了,是要求高了,是大法弟子必須三件事都做好才提高。(鼓掌)

  有一些早期學法的人說我在家堿摁恁A就是不出去做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事。我就在想,這人離邪悟不遠啦,沒邪悟的還算好的,這幾年大法弟子都在被迫害中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講真相,他無論怎麼在家堿摁悀]不會有任何提高的。你要不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你不但不提高,只能是往下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啊,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這是第一稱號,第一偉大的生命。你只管你自己得度,那能行嗎?那怎麼能是「大法弟子」啊?甚麼叫「正法時期弟子」啊?你證實法了嗎?大法給你好處你來了,大法蒙難你卻躲起來不敢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你連一個普通的人都不如,還談甚麼在家學法?迫害中眾生都被毒害著,你還躲的住?大法弟子為甚麼要去講清真相、為甚麼要救度眾生?因為這就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我李洪志要的就是這樣的生命,大法弟子就是這樣的修煉人。

  弟子:好像同修的整體上不太重視破除邪惡的經濟迫害,所以許多同修長期從事低收入工作,參與證實法工作又受到時間和經濟條件的限制。

  師:有這個問題。但是有的時候也有人為的,或者自己考慮不周到吧,會造成這些事情。大法弟子證實法走的是正路,救度眾生,經濟條件、方方面面都應該配合上來的。如果在一些方面做不好,就會叫邪惡鑽空子。任何事情只要你做好,一切都會有變化。

  弟子:你能為音樂創作的弟子講幾句話嗎?我們不如畫家弟子們做的好。

  師:沒有說畫家弟子和音樂家弟子比哪一部份做的好不好,(眾笑)只有個人的提高、層次之分。音樂創作的大法弟子除了講清真相之外,還擔負了一個特殊的音樂創作的責任。為了救度眾生,大法弟子們創作了一些歌曲,包括文藝晚會上唱的那些歌曲,都是大法弟子們自己創作的,挺了不起的。其實我在給搞美術的那些個大法弟子講法的當天啊,我也參加了音樂與舞台藝術創作大法弟子的會,我也講了法。當時沒有錄下來。將來有機會再說。(鼓掌)

  弟子:很多同修不注意自己的外表、言行的表面文明。

  師:說點額外的啊。作為人哪,在歷史上,不同的神對不同的人是有不同的表面形式的看法。大家知道以前有一些修道人他是不太講究儀表的。最起碼在世間上修煉的那些個道吧,特別是小道,更不講究外表,比較邋遢,不修飾自己,個別的還有意的在髒的環境中修。他為甚麼這樣呢?他們覺的修煉人講究服飾是執著,隨便點好。另外他還看到一種甚麼現象呢?過去修煉都是修副元神嘛,修煉中發現了一個情況,就是這個人身上所有的東西隨著修煉時間長了都有了能量。這邊看著不好,可是在修好的那邊副元神看都成了好東西,因為這個空間的物質隨著這個人修煉它在改變,它在增加能量。那麼隨著能量的增加,在那邊表現出來的就是能量構成的法寶,滿身的泥土在那邊看都是滿身的寶物,琳瑯滿目。可是世間這邊呢,看到的卻是滿頭滿身的污垢,從腳到頭都是髒兮兮的,身上很多泥土。煉功中煉來煉去這些泥土、髒的東西被能量加持後會這樣,被副元神帶走的都是好東西。他們看到了這些,就有意的不去修飾。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大家知道西方社會啊,在人的表面文明上很注重。因為他沒有修煉文化,所以對這些也就沒有概念。佛教修煉是講修煉人的一切都是佛在給演化,佛給甚麼果位就是甚麼果位,該有的就有,不該有的就沒有,這一點與西方神的情況是一樣的。當然大法與過去修煉都不同。

  在六十年代之前,特別白人學員你們都記的,當時男人都很紳士,彬彬有禮,講究教養;女人也是很講究有風度,也很注重知識和修養。對人來講也許是好事,其實對神來講也不是甚麼太壞事,但是呢人類因此而容易成癖,甚至衡量一個人的好壞都看他的言談舉止,覺的這個人高尚、那個人不高尚,不是看人的實質了。後來呢,因為人都是來得法的嘛,一切有礙於修煉的行為都得去掉,這方面也有舊勢力的參與,舊勢力是以惡治惡的方式幹的。你們知道為甚麼從六十年代以後出現嬉皮士、街頭藝術、人開始不修邊幅、反傳統、穿的衣服越隨便越好啊?外邊衣服小媄鉿蝒A大,穿的袖子蓋住手只露個手指尖,褲子往下繫,然後褲腿都堆在腳面上,反正是越邋邋遢遢越好。我告訴大家,這絕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人類社會的時髦的潮流,那是舊勢力幹的,用以惡治惡的方式破除人的那種過於講究的癖好。其實人穿的整齊一點沒甚麼不好,但是任何事情不能成癖,一成癖了就是人心的變異,從而就會使人類走到這方面的極端上去了。

  中國文化大革命以前中國人也是非常乾淨的,很文明,有五千年文明歷史。大家知道日本人一直很乾淨是不是?在不發達的前幾個世紀,日本人用大鍋燒水之後用大木桶每天要洗,在很不發達的時候就這樣。你知道嗎?那是唐代文化,跟唐代人一模一樣。不是說古人不乾淨,是現代人不知道古人甚麼樣。每個朝代的人、每個時期的人都一樣,人沒變過,只是裝束不同而已。現代人形容古人落後,其實那是用進化論那一套推理的結果。「文化大革命」「破四舊」,認為乾淨整潔這是「資產階級思想」,用中共邪黨那套鬼話,說「資產階級思想」。給女人的辮子剪掉了,在街上看見有穿高跟鞋的就給脫下來把跟砍掉,你穿件好衣服拿剪子一下子就給你剪開。中共邪黨提出要「磨一手老繭,滾一身泥巴,生一身革命蟲」,(眾笑)幾年的時間一下子把中國人的文明全給破壞掉了。

  其實我知道有些白人學員對一些華人學員在外表的狀態是不太看的慣。是因為在那個社會堣H被造成這樣的,時間長了就習以為常的成了習慣,意識不到自己的行為、姿態不適。當然甚麼也不能過,最大限度保持人的狀態,堂堂正正像個正經人嘛。不能太邋邋遢遢、隨隨便便的,不講究,很隨便。

  其實從修煉角度講啊,雖然都不影響,不管你是注意自己的儀表還是不注意自己的儀表,在修煉上都不受影響,關鍵是你都不能執著。中國人說我就願隨便,越隨便越好,邋邋遢遢,這多方便啊。我就覺的這不好。大法弟子應該給別人一個好的表率,堂堂正正的像個人的樣。我在中國大陸講課講法的時候,我從來都是穿的很正式,我實際上就是給你們看的。(鼓掌)因為有的人覺的言教不如身教,這話對不對且不說,有的人就是要學師父,說師父穿甚麼我穿甚麼,(眾笑)那我就注意一點外表,那麼大家都注意點。「文化大革命」確實把中國文化破壞的太慘了,五千年文明幾年之間就被毀了。所以中國人在儀表上、姿態上注意點,西方學員也別用儀表看人。東方學員行為上要講究點。(鼓掌)甚麼都不要過。

  弟子:在正法時期,我們如何看待有的給常人造成的不好的影響?

  師:是啊,你講真相的時候你講的很好,人家一看你這個人這麼不順眼,說話有的時候還能帶出不禮貌的話來,別人會覺的你不可信,所以說講真相講不好,會起不好的作用。都得注意。

  弟子:對於阿根廷事件我們弟子應該怎麼看?

  師:這個問題呢,我想,如果誰迫害大法弟子了,那就要找找他。如果需要講真相就講真相;如果受到傷害了,需要訴訟到法律就訴訟到法律。這些事情都有先例,大家看看應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弟子:在煉功時如果思想不清靜,是否能用發正念前五分鐘那樣的方式清理一下自己?

  師:自己思想不清靜或者思想受到干擾,那隨時都可以發正念。調整或發正念這沒有時間限制,隨時都可以做,覺的自己思想清晰起來正念強了就行了。

  弟子: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對小弟子的要求與成年大法弟子一樣嗎?

  師:這個不一樣。小弟子他們在技能上、在表達能力上、在社會被重視成度上,都不同,還是不能一樣要求的。孩子與大人不一樣的,小孩就是小孩的狀態。這個過去我已經多次講過了。

  弟子:您已經講了將近三個小時了,師父辛苦了,很多弟子盼望師父喝口水。(鼓掌)

  師:沒有關係。我想呢,這個條子還有很多哎,重複的我就不再說了。

  弟子:有的學員說領館可以放一放,曼哈頓重要。

  師:哪堻ㄜ垠n,哪堻ㄓㄔi輕看。(鼓掌)

  弟子:我們夫妻二人都是弟子,有一個十歲的小男孩,他已經上了三年的明慧學校了,可是還是時常打架、說謊,禮貌不好。

  師:小孩有的時候他還是小孩特點,接觸的人對他也是有關係的。人類是個大染缸,在這個染缸中說誰的身上沒有著色,那他就是神。儘管是大法弟子在修煉,時不時的也是要經常的洗刷自己,小孩更是一樣。

  再有呢,如果家長哪方面做的有問題,小孩也會有表現,也會有意表現給大法弟子看、給家長看。這個不多說了吧,畢竟是孩子。

  弟子:韓國文曾經是很愛用漢字,但進入現代,趨向只使用韓文,這對洪傳法輪功還是有一定干擾。請明示。

  師:我記的過去在亞洲地區,除了阿拉伯和印度之外,其它地區都是使用漢字或者半使用漢字的,因為那堛熊堣H非常的多。華人經商,甚至於是做政府官員,所以華人學校也非常的多。過去在亞洲地區普遍使用華文,無論是經商啊、文化交流啊,各個方面都比較方便。但是舊勢力它就是要阻礙世人得法,同時也給我正法製造難度,所以它就叫中共邪黨幹了一件很壞的事。

  舊勢力覺的,使用漢文,人得的也太容易,你法輪功傳遍世界太容易,舊勢力要幹的事就會把握不住。為了幹它們要幹的事,所以它們利用人的民族觀念搞本土文化,造出一些符號來,神都不認為那是字。有一次中共在當時的蘇聯開共黨國家大會,中共在會上公開講,我們中國華人在東南亞地區有多少多少人,數量非常大,只要我們一號召那奡N會變成中共邪黨國家。大家知道,當時那個會議上有許多記者,把這個消息一下子就傳遍全世界,會議還沒開完全東南亞地區就開始了大排華。大家知道那個「排華」怎麼來的?就是這麼來的。特別是南亞地區的國家,所有中國人辦的學校統統取消,所有的中國人必須改成當地人的姓氏、名字,禁止使用漢語,而且有的許多國家立法,在國家憲法上規定不得使用中文,所以現在對有些地區人學法、得法造成了很大的難度。

  當然了,舊勢力想不到大法的威力。不但亞洲地區,全世界人都可以用不同的文字翻譯大法,而且不管甚麼樣的文字,大法的內涵都不受影響。但是對進入第一批成為正法時期當大法弟子阻礙非常之大,對早期得法的人,還是干擾很大。

  弟子:香港派發出的資料中有數則「默念大法好,疾病就痊癒」的故事,導致曾有大陸遊客誤會我們宣傳生病之人不需吃藥,默念大法好病就會好、痊癒。

  師:念「大法好」不但對常人有效,對於大法弟子清理思想也都是有效的。你叫自己的全身細胞都念大法好,你會發現整個身體內都在震動。(鼓掌)因為念動的是法,所以才有那麼大的威力。但是我想智慧的講真相最好,在大陸以外的地區,大家不需要這樣做,也不需要這樣去講真相。這個環境很寬鬆,大家可以從道理上跟人講明白。是因為中國大陸的那個環境不同,在造謠宣傳中人們被毒害的成度不同從而對法輪功的認識不同,還有大陸人對氣功也有一定的文化認識背景,在大陸的普通民眾可以這樣做。對城市或大陸以外不用這樣做,在香港也不需要這樣做,大家就堂堂正正講真相就可以了。

  弟子:在洪法講清真相時,有西方常人受感動,送學員們餅乾、水果等。請問,收下妥當嗎?討論多次,學員們各持不同的看法。

  師:這要看情況。如果世人真的誠心誠意的給你送甚麼東西,你拒人千里之外,真還是有點不禮貌。因為不是貴重的東西,謝過他,收下也是可以的,但是要根據情況做。有人送很多很多吃的東西,還真的是不好收。根據情況做,或者給他錢也可以。有的人真的是出自善心,看你很冷,給你們買一些咖啡或吃的東西,那你就謝謝他吧。如果你想給他錢也行,他不收,你就多多謝謝他吧。這些根據情況處理。

  弟子:目前有一些常人媒體和電視製作人要做關於大法的節目,希望得到我們的一些歷史鏡頭。請問師父,我們如何把握?

  師:那就要看他要拍甚麼。要拍我們遊行、拍我們酷刑展,那你隨便拍,因為這本來就是公開的。如果他想拍你們特殊的生活、你們怎麼樣學法修煉,這些事我想就免了。為甚麼免呢?因為你不知道他的目地是甚麼、他們的尺度是甚麼。而且學法、修煉是個很嚴肅的事情,搬到常人的一些評論中去也不嚴肅,所以就免了,人也很難理解。

  剛才我講到修煉人邋邋遢遢這個事,我還要強調一下,你們不要產生執著心啊。有人想,噢,那個邋邋遢遢,髒東西可以變成好東西,那我也髒。(眾笑)我要說清楚,那是副元神得!所以大家不要學那些,即使真的能變成好東西、主元神也能得,大法也不這樣修。大法弟子啊,我告訴你們,你們的未來甚麼都有。(鼓掌)

  弟子:(譯文)我沒有做好對家人講清真相的工作,也因此沒有講明我做的證實法的事。我想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好」,我沒有走極端。向師父請示,我們如何對家人講清我們所做的事?我也想代表西班牙語國家學員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其實在西方社會媢鴾什磥H的這種修煉是很陌生。一開始傳的時候我也在想:他們在理解成度上能夠達到甚麼狀態?在社會上人們會怎麼看?其實雖然文化不同造成的觀念表現方式、走向神的認識方式陌生,可是作為修煉人表現出來的善和大法所表現出來的正的能量,能使任何人都會感覺到好。修大法的事情就像講真相一樣,漸漸的和家堣H講,先講一講大法是怎麼回事,慢慢的再講自己也在學。其實我想也沒有甚麼,很多時候是自己人心的想法。

  堂堂正正的講一講,千萬不要講高,雖然是你的親人,你說我不想瞞他,我要全盤托出。(眾笑)師父不是告訴你去撒謊,我是說你不要講高,不然你會把他嚇住。因為認識法都是從一步一步認識的,你一下講的很高,他會嚇住。你可以講,說這個法很好,對人的身體健康效果很好,對人的身心都有好處,使人道德回升。這個書很好,你看一看?或者是你了解了解?就從最淺的講。他自己去了解,自己去看。因為《轉法輪》是從最低層生命人的理上講起的,所以從《轉法輪》中人都會認識到法。你要從低的地方講,不了解的家人就不會反對。如果你講的很高,一開始就講到佛、講到更大的宇宙,他們會說你是不是生病了,(眾笑)因為他們真的可能接受不了。而且在西方宗教中有「一個神」的說法,認識宇宙只有一個神,所以對他們來講很難接受。認識得一點一點開始才行。

  弟子:師父您好!請問,以後中國文字會不會統一繁體字?謝謝。

  師:這個問題我倒沒考慮。其實現在用的繁體字啊,也是在過去最古老的文字中演變來的,也是一步一步變化到這種成度。人類這期文化開始,最早是甲骨文,然後是大篆、小篆,然後是隸書,之後楷書,從楷書以後就沒有太大的變化。當然到近代出現許多美術體,黑體字啊、宋體字啊等。至於說繁體還是簡體,作為大法修煉人眼下能夠理解法就行了,別管它,那都是人以後的事。即使是師父將來要做的事,也與大法弟子沒關係,圓滿了還管人這兒幹啥?根本就沒有啥意義。別管這些了,想多了又是執著。將來的事將來說。

  弟子:凡事走正與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如何把握?如貸款發展媒體?像海內外同修爭議很大的傳銷?

  師:大法弟子不能幹壞事。傳銷西方社會堬{在都沒有了。那個東西就是騙人,層層扒皮,越往後的人受害越重。

  大法弟子幹傳銷?你一天腦子鑽到那堨h整別人錢,對嗎?不對呀。你不是正當的經營啊。有失有得,商品交換,你那幹啥呢?那是絞盡腦汁套別人錢。不能幹哪!這個事我早就說過,傳銷不能幹,誰幹誰是錯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中,誰在搞傳銷誰就是在破壞大法弟子修煉的形式,他將來要承擔這一切後果的。(鼓掌)

  向銀行貸款發展媒體,這個我不主張。因為大法弟子,你叫他做媒體、寫文章,就是在第一線上都能做。叫你去經營點甚麼、找點廣告都很難,因為你們和常人社會接觸已經不是那麼太習慣了。所以你說你一旦貸了款之後拿甚麼還呢?廣告都拉不來,媒體的廣告拉不來你還要貸款?說你要還的話,你就得從廣告的收入中還、從報紙的盈利中還。我不主張你們貸款,千萬不要欠債。大家不要欠債。

  弟子:自從師父說要多幫助大陸學員,我就經常給國內等在家修煉的同修打電話,可他們依然還不能走出來。弟子很替他們著急,尤其是正法已進入尾聲。請問師父我該怎麼幫助他們?

  師:幫助同修是應該的,不想落下誰,這是沒有錯。可是他們實在走不出來,你也盡心了。其實看看他們的心結在哪堙A看他的障礙在哪堣F。找到他的心結,找到他的障礙之處,可能就能夠解開。但是很多人呢,我想就是怕。作為一個神、修煉人來講,怕那可是個大執著,不去還真不行。所以,根據他們的情況看吧,但是實在不行了也沒有辦法。有的人就是恨鐵不成鋼,就是不爭氣。在過去的修煉人中啊,沒有這樣的,誰管你呀,不行了、不爭氣就完了,回家吧,就是那樣的,沒有說我非得度你。這是大法弟子才能這樣做的。(鼓掌)

  弟子:兩個月來,我們發現紐約中、下層人接傳單很多,而百分之七十的主流社會人士還沒有接資料。怎麼突破?如果我們的服裝都像今天這樣正式,是否會改變狀態?

  師:不是這個問題。就是我剛才講的問題:各個公司堛漱什磥H,也是被迫害大法的邪惡流氓集團的造謠宣傳毒害了的,就是不明真相的他們在幫邪惡在那奡痊r,主要是他們造成的。要想解決問題就得從這上解決。因為美國人覺的他們是同事、可信度高、聽聽他講,結果他不知道他也是受毒害的。

  弟子:許多靠近大陸的亞洲國家經歷許多干擾。請問師尊,西方弟子能去幫助改善狀態嗎?

  師:那些國家的學員基本上也都在做,但是個別的國家政府很怕中共,所以有些國家政府表現的很不好。如果你們還有其它的事忙就放一放,如果你說我有時間去做,那你可以試著去做做看。我只能說去做做看。對那些國家的表現就像一個人不爭氣一樣。

  弟子:澳洲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請問師父如何處理好在各個國家、本地講真相,與向紐約市民和北京市眾生講真相的關係?

  師:哪堻ㄜ垠n,你的條件適合於在哪媮縉A就在哪堸窗C

  弟子:新加坡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印尼大法弟子交代,見到師父,向您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請問師父,人與人的矛盾和修煉人與修煉人的矛盾是一樣的嗎?為甚麼我看到好像修煉人與修煉人的矛盾總是難以化解?表面上和睦共處,背地堣洵菑ㄔ倍禳A長期下去如何是好?(眾笑)

  師:如何是好?(眾笑)是啊,如何是好啊?修煉人哪,怎麼能這樣啊?但是我知道,還是我那句話:別看有些問題他表現的很突出,實際上沒表現出來的地方他已經修的很好了。不能夠把他和常人相比,更不能覺的他們這種矛盾是單純的矛盾,那是提高他們的機會。

  如果你們都是一團和氣,互相之間都非常平和,誰也惹不到誰,誰都使別人高興,壞了,(眾笑)真的壞了,修煉不了了。誰的矛盾也暴露不出來,互相之間不能夠促進提高,這可不是修煉團體啊。我們與常人最大的不同是,有矛盾反映出來,但是我們都能找自己。(鼓掌)絕不是沒有矛盾反映出來。哪方面修的不好表現出來了,互相的就會發生摩擦,意見不和、不同,那就看一看問題在哪堙C每個人都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沒做好啊?別人不認同我啊?那個也想,我是不是提問題的方法有問題啊?人家接受不了?每個人都能找自己,這就是修煉,你不找自己你就是沒修煉,最起碼在這一個問題上你是沒修。

  是有矛盾時間長一些的表現,但是他們早晚得看到自己的問題在哪堙C早去掉比晚去掉好,誰也別想帶著矛盾與執著圓滿。(鼓掌)

  弟子:佛教在印度產生,但後來在印度消失。現在在印度有許多不同的文化與語言,也使大法難以在當地洪傳。請問是舊勢力安排的嗎?請師尊指示。

  師:這個和中國一樣。中國那麼大地方,有很多方言別人都聽不懂,但是呢大家都講普通話、都講國語就聽懂了。印度其實也是一樣,印度也有官方語言,很多印度人還懂英語。過去英國人在那堮伅﹞騆長,老年人會講英語的很多。由於印度人口比較多,土地面積也算比較大,所以語言上肯定是有差異的。我想得法這不是問題。舊勢力肯定是阻礙人得法的。中國大法弟子能解決這問題,印度也能解決這問題。

  印度人學了其它的教以後啊,或者是其它的一些甚麼信仰啊,使近代的印度人變化很大。印度人過去也是很古樸,而且印度這個人種是佛造的。

  地上的人都是不同的神造的。就像宇宙中有一些神的腳站到了三界這堙A有佛的腳、道的腳、各種各樣神的腳;而他們的腳底,最低處那些個粒子就是三界與地球,上面有不同的世人,不同的人對映著不同的神的體系。釋迦牟尼經常說腳是髒的,其實他的含義就是說,人這兒層次低。也就是說神造了人之後,他就是那個神的體系的一部份了,所以神要管人。但是在後期因為正法了,這些造人的神都放棄了三界與人類,造人的神和三界都要脫離,所以人就孤立起來了。但是人表面的這個形體,也就是人皮,還是不同種族的形像,可是與上面的神已經沒有關係了,也就是說,跟那些以前造人的神已經沒有關係了。宇宙中高層次上的神不是紛紛下來得法轉生成人嗎?也就是說,現在多數的人體都是被上界下來當人的生命在利用,這件衣服上界來的生命在穿。到了人這來了就不能說他是神了,因為過去到了人這的生命就永遠不能再回去了,到了這個境界了就是這個境界的生命了。那麼也就說他就是人了,不同的是他們是高層來的。那麼說到這兒,也就是說,如果我的大法洪傳中不能度了的人,但又沒壞到必須淘汰,那這些神來的生命就永遠在這媟矰H了;還得說他沒有對大法犯罪、不是很壞的人才行,他就會在下一個時期未來人類真正開始的時候當人。

  現在的人類不是宇宙永久的固有層次。三界是為正法造就的,不管經歷了多長時間的歷史,這的生命是為正法與和正法同在的生命,神主導人類創造文化、創造人類的行為、創造人類的思想、創造人類的生命結構。這個過程是為成就正法而走過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存在,為正法而不斷的改換人的朝代。也就是說,人其實不是真正的這一層宇宙生命。人的這一層生命與社會,它是有目地造就的。如果這次正法人表現的好,人類就有福了。因為大法曾經在這傳,這一層生命——人的真正歷史就要在將來真的開始了,大法將給未來這一層開創人的生命,也就是說,未來真的有人了,這一層將永遠是宇宙結構的一部份了,這一層永遠屬於宇宙的一個層面了。(鼓掌)所以將來對大法沒有罪又沒修大法的人就要在這永遠當人了。

  現在的人間真的是很可怕,過去沒有誰敢來。來了之後就入迷中,腦子一洗,再高的神到這堿し礞]不知道了。進入世間的反理中後,在世間人的利益和情的帶動下,人甚麼都能幹的出來。一個生命只能是越來越毀在這堙A很難自拔。那個情在人這個層面中表現上就像水一樣,比人看到的這個水的粒子還小,密度很大。它是一個神,但是它是無形的,它就叫「情」,它是造就三界的時候造就的一個神,它就起這樣的作用。在這堨u要是三界內粒子構成的任何生命都泡在這堙C人身體的這個分子在微觀上看,它是很大的顆粒,顆粒之間它是有間隙的。所以人泡在這堙A人身體的分子間隙,甚至於分子媄銂熄◆堻ㄕb情中,像水一樣的在那堛w著。誰說不被情帶動?誰能走出情,他就是神。(鼓掌)你高興,你不高興,你喜歡甚麼,你不喜歡甚麼,你生氣,你的情緒的任何反應,你喜愛甚麼物體,你喜愛甚麼工作,你想吃甚麼,所有的這一切,全是來源於那個情。

  人表面的身體,雖然是高層生命來的,可是人的表面身體還是這個空間五穀雜糧生成的,你們看到的這個表面也很複雜。人有個真體。當然這法應該是將來講的,是屬於三界內的法。構成人的身體很複雜。人出生的時候,管人轉生的那些下界的神要給人一張人皮。而這張人皮當時很小,在那個空間中表現很小。在胚胎的時候呢,它會隨著父母給它的這個空間的物質,人叫營養吧,使它會不斷的撐大,撐大的過程中就是長大的過程。它撐大的原因是因為它不斷的充實這個空間的物質,使這個真皮就不斷的撐大。出生後人的成長過程也是一樣,無論你吃人類的甚麼食物,身體都會長大,你的長大實際上就是真皮被後天的食物形成的細胞在撐大。那麼人通常死的時候那個真皮就被抽走了,因為它比這個最表面物質微觀,神一拿就拿走了。真皮一拿走,這個表面的身體就開始腐爛,就解體,因為它就是這個空間地上的物質構成的嘛,它要回到地上,所以它要爛在這堙C

  我在講三界內的法了。(笑)(眾笑,鼓掌)作為人表面來講願意聽,但是呢對於高層修煉沒甚麼用處。也就是說呢,我剛才講的,實際上就是現在上界來的生命在穿這身衣服——人皮,也就是表面的這個人的身體。因為人的表面形像是過去神造的,過去一直和那個神是有連帶的,所以基本都是那個神的形像,大同小異吧。每個人你可以有不同的形像,但是整體上就是那個神的基本形像。所以不同的神造不同的人,因為正法時期開始,他們全都放棄了人。有人說我是哪個民族的人,其實在神的眼塈A哪個民族都不是。你只不過是這張表面的身體還是那個民族的形像而已,而真正的你不是。你也很可能是其他民族轉生來的,很多生命都是天上來的。

  因為神造人的時候不是在天上造的,是在地上造的,也就是說是利用地上的物質造的。在《舊約》堶惘n像是有這樣的講法,耶和華用泥土造了人。其實分子是宇宙中最低的一層表面粒子之一,也就是說,在神的眼堿摀o一層粒子就是地,那就是泥土。因為他們那個物質都是宇宙物質的精華,宇宙越往下來越低,物質顆粒越大越粗糙,也就是越不好,在他們來看也就越骯髒,所以,在他們的眼堙A天和地,與人認為的不一回事。人說上天了,其實你只不過是在分子中上高了、走遠了,你還沒有離開分子這一層空間,所以沒在真的天上。神說的天是微觀粒子組成的,那才是真的天。

  科學家說哪有神啊?這天空我們這個望遠鏡都看到了,哪有神啊?那不是真天,那是人的概念中的天,那不是宇宙中眾生說的真正的天。這地球也不是真的地的完整概念。人看地球,噢,這個地球,這是我們的地,我們踩在地球上,這地是圓的。神說不是圓的。這怎麼不是圓的呢?我們比神看的還清楚呀。可是大家想想,而神認為分子就是地上的土,這層空間它不是分子構成的物質嗎?我們這個人眼看不到的這空氣是不是分子構成的?空氣中還有成億的同空氣一樣的物質遍布在三界內,只是眼睛看不到分子以至更小的粒子,可是它密密麻麻充實著這空間的一切,人類只不過在分子和更小的粒子堆堶戛I著。人世間表面這個形式上都是用分子組成的表面物質造的不同形式,有的是神造的,有的是人造的。人造的,就像這個樓;有的是神造的,水、石、土、空氣、金屬、植物、動物、人,還有天上的星星和地球。人只不過在這層粒子構成的空間中認識世界,在這個非常狹窄的空間中認識宇宙,人認為的天、地,那不是真的天地。地球與空氣同樣是分子構成的,在神的眼堿搳A那都是地。微觀中這層粒子構成的空間本身就是地,而更微觀粒子構成的境界那才是真的天。

  剛才講印度人是佛造的,他們的言談舉止很像佛的姿態,過去更像。近代社會,因為人種的問題,也發生了一些混亂。阿拉伯人、中國人都離印度很近,近代印度人也是有一大部份是混血的。過去的印度人很純,你看印度人跳他們民族的舞蹈時,那個手勢、姿勢,很像佛的手印、很像佛的姿態。我覺的很像很像的。(鼓掌)

  弟子:最近在俄羅斯,有幾起對觀光客的恐怖攻擊,許多人不願意聽在大陸發生的恐怖迫害。

  師:這也是一種干擾。沒關係,大家該講真相講真相。它其實就是要干擾。不受它的干擾,大家還照常該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一時難,難不了多長時間。

  弟子:關於改字,是否只侷限於大法書籍?因為做媒體……

  師:至於說你寫的常人的文章,這些都不要改,常人看不懂了不行啊。現在不涉及常人的事。

  弟子:我有一個不好的思想業力,我一直是不承認它,我也一直在排除它。但是,很長一段時間了就是排除不了。我也能認清它不是我自己。

  師:如果是很不好的,你就清除它。有時候採取另外一種做法,效果也很好,不一定是極端的處理方式。你可以發出這麼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擾我證實法的,我也都可以給你們一個合理的安排,成為未來的生命;想善解的就離開我,到我的周圍的環境中去等著;如果你真的無能力離開我的,也不要發揮任何作用干擾我,將來我能夠圓滿,我會善解你們;那些個完全不好的,還在干擾我的,按照標準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如果你發出這樣的一念,對一些極低生命來講是太慈悲了。對那些還在干擾的清除起來也會容易。

  宇宙正法是有標準的,你這麼做誰也沒啥說的了。道理很清楚,那該清除就清除了。很多低的東西是可以完全清除它,在原則上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這麼做了之後,任何生命都沒有話說了,還幹壞事的就再也沒有甚麼道理可講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鼓掌)

  弟子:在翻譯您的講法進程中,有的學員覺的應該照原文逐字翻,有的認為應該符合外語語言的習慣翻。

  師:我想,逐字翻,除了有一些亞洲的語言還可以,特別是西方語言,好像就不太好翻。用近似的詞把最表面的意思翻出來就可以了,最大限度符合原意就行吧。翻譯中經常是出現這些問題。翻譯中越貼近表面的意思,就可以了。

  還有個問題,有的覺的口語化好,比如說英文,有一本完全是口語翻的,有人說這樣翻容易看懂。當然這沒甚麼不好,其實我覺的呢,按正式語法,最大限度的符合原意去翻,最好。學英語的,或者是學語言的,對很地方話的口語可能他就接受不了。如果你是規範的語法,誰都能學,誰都能看。不要擔心人看不懂,我們不是有那麼多講英語的學員了嘛,大家不都是看懂了嗎?沒有問題的。

  因為大家在開法會,這個時間都叫我佔用了,還是不行吧。(鼓掌)(表示行)問好的很多。

  弟子:西班牙、奧地利、匈牙利、葡萄牙、越南、印度尼西亞、新西蘭、法國、日本、荷蘭、比利時、德國、意大利、英國、澳大利亞、拉脫維亞、愛爾蘭、新加坡、大紐約地區、蘇格蘭、老撾、伊朗、俄羅斯、印度、捷克、南非,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這兒還有中國大陸的。

  弟子:廣東、江門、河南、鄭州、徐州、平頂山、西安、海南、文昌、唐山、佳木斯、山東菏澤、哈爾濱、湖南、懷化、山東、高唐、河北平鄉、新鄉、三河燕郊、天津、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科學院、山東濟南、石家莊、湖南耒陽、南昌、洪都、浙江、富陽、寧波、齊齊哈爾、湖北、香港、上海、廣州、遼寧、山海關、山東、廣西、瀋陽、合肥、丹東、延吉、大連、湛江、貴州、重慶、成都、武漢、錦州、雲南、澳門、珠海、蘭州、河北、吉林,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因為條子很多,我要全念完今天的法會就都是我講了。(鼓掌)(表示歡迎講下去)儘量念吧。(鼓掌)

  弟子:我們想為大法弟子遺孤成立基金會,請師父給予建議。

  師:這些都是好事,可以做。一直我就在想這事,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之後,那些孩子流離失所的,寄養在別人家堛滿A我不能不管,所以我就想,把他們名單統計上來,然後我們想辦法把他們營救出來。(鼓掌)我們來撫養,我們也可以給他們建立學校。(鼓掌)

  弟子:我遇到的問題是,怎樣知道哪個項目更重要、更應該安排好?

  師:這可是你的事,(眾笑)這個太具體了,別問師父啊。

  弟子:有學員幾年前犯過精神病,住過院,但近幾年來沒犯病,現在他參加證實法的工作,是否我們建議他儘量少拋頭露面,低調在幕後做工作?

  師:這是好建議。如果有的學員把握不好自己、開始學法之前是有精神病史的,在家修可以。當年傳法時我一直講,有精神病的是不讓進場的;你學,我可以管,在家學,我誰都度;但是,不能夠進場。得使大法弟子的這個修煉環境能夠得到保障,不能受到干擾,所以危重病人、精神病人我不讓進場。有精神病史的學員在背後做點甚麼,講真相的事情可以少做或不做。

  弟子:在大法中要求學員對殺人放火不能坐視不管。在大陸學員正在喪失生命,我實在不能待在家媯扔菕A去天安門告訴人「法輪大法好」,大法救了我的命。

  師:現在那媮椄O很邪惡的,你們坐視不了大陸學員的被迫害,可是我也不想你們被迫害呀。為了制止迫害,在講清真相中多下點功夫。作為我這當師父的來講,我要首先考慮的就是你的安全。(鼓掌)

  弟子:我們在搞藝術創作時,怎樣平衡把握好現在人們能接受的藝術和未來應有的藝術?我們是在開創新的藝術嗎?

  師:大法弟子自己辦的文藝晚會,應該儘量使它能夠辦的更正、更好一些。藝術創作表達甚麼只是個題材問題,創作水平往往是觀眾能否接受的關鍵。

  弟子:我很容易陷入情緒消沉的狀態,自己覺的生命中最大的痛苦是孤獨,沒有家的溫暖。我覺的要去掉這種孤獨感給我的陰影很難。我應該怎麼認識這個問題?是不是我歷史上的業力造成的?還是我修煉中要去的一些因素?

  師:是業力或者干擾就清除它。作為一個生命來講啊,就包括你初期得到大法時那種興奮、得到了這個大法那種自豪、那種別人得不到你得到了那種感覺,為甚麼現在沒有了?不精進了?是不是?即使在講清真相中忙不過來感受自己了,那也是在做大法的事中造成的,救度眾生的事情中造成的。為甚麼會感到孤獨?去救度眾生、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絕對不會有這種感覺的。在學法中、在精進中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不精進才能有閒情去感受這些常人的那種感受,是這樣吧?(鼓掌)

  弟子:最近有位同修一直在經濟上支援我,所以我能留在紐約多做些事,大法的工作。我覺的接受他人的幫助不是很對。請問師父,我的認識是否正確?

  師:我也覺的每個大法弟子都在付出,自己在付出也在講真相。如果依靠別人付出,那不是有條件的做了嗎?如果人家不給你,你就不做了嗎?我們拿別人東西的時候就不覺的欠別人?安心嗎?是也有特殊的情況,這個也不能說絕對了。開公司的學員多做了一些付出,支持學員搞的甚麼項目,可以理解,但是從一般的情況來講我覺的不對勁。儘管是做講清真相這些事情,我也覺的不太對勁。如果能夠長期在這堳搳A那就找一份工作,然後業餘時間做,也行。反正是總得自己來解決經濟問題呀。不能夠依靠別人贍養,這可不行。

  我在法理上這樣說,其實那些神瞅你們是瞪眼睛的,所以還是不應該這樣做。如果實在沒有條件就在家做其它的大法弟子的事。我是講有條件的在這媮膳u相,如果沒有條件的那就回到自己的家鄉去做講真相的事,也是一樣。

  弟子:可否請您講一下江鬼在海外的嫡系網某某對海外華人的毒害?

  師:這些在我們的法會上不值得講。一個生命走甚麼路後果自己負責,他們這些人走甚麼路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你即使叫他們明白了,他們欠下的也得還。人做了甚麼都得還,不還是絕對不行的。可是他們放毒中毒害了多少人?這罪業如山如天,他們還不了,他們毒害的眾生太多了。所以媒體要幹了壞事,那罪就大,我是指對破壞大法這件事情上。

  弟子:波蘭的弟子應該怎麼幫助中國大陸的弟子?波蘭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波蘭大法弟子,我想講清真相在哪堻ㄔi以做,如果有時間也可以在其它地區做,這都沒有問題,這也是在幫助中國大陸的學員。現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學員開創了一些條件,有力的抑制了那堛漕葩c,同時也在幫助那堛瑣ン認識到應該走出來的重要。這些事都可以做。你們如果有其它辦法也可以。

  至於說給他們郵錢,這個不要做。那個錢不一定到他們手堙A他們也在修煉。如果錢多了,他們人心起來了,也會反而造成執著。他們在邪惡的環境中,有的地區是艱苦,但是只要他們做好,師父都在管。他們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師父都會去斟酌,這些事情應該不是根本問題。

  弟子:有些學員在得法時沒有真正在法上認識,對自己要求不嚴,而使他們周圍的新學員被他們的負面行為影響了而不願意繼續修煉。請問他們能得救嗎?那些影響了他們的學員能修補他們所造成的傷害嗎?

  師:是凡因為學員使別人不能得度的,這個問題就非常嚴重。對於修煉人來講,你只能救度眾生,你不能毀眾生。你在人世間能夠修成神,你在人世間也能毀了人,那都是同樣大的事情,所以這個問題就不能小看。至於說修煉以前你欠下的甚麼,都已經化分開了,那是兩回事了。修煉中你又幹了甚麼,那可是了不得的事。說你真的使哪個人毀掉了,不能得度,甚至於將來他的生命都保不住,這件事情就會使你永遠也不能成為神,就這麼嚴重,所以千萬不能夠做這樣的事情。

  當然了有意無意的還可以區分,但是我們不是為了眾生來的嗎?由於負面影響造成的損失是很嚴重,那個時候你救度眾生的正念哪堨h了?你怎麼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呢?你們修的不是先他後我、做事先考慮別人的正法正覺嗎?和別人發生矛盾時是會影響新學員,為甚麼在新學員面前這樣做呢?還是以自己為大不顧及別人嗎?你的表現上是無意而實質上不就是往出趕新學員嗎?

  很多事情都應該注意。沒做好的就應該彌補。不要簡簡單單的認為那是新學員,是我們洪法進來的,不願意學就走。你不要這樣看。你知道,你洪法只是一個條件,要不要他,是師父說了算;是師父真正帶進來的,你給攆走了,那可不是件小事。而且一個人一旦學了大法,他就已經是屬於大法學員,要給他做很多事情的。很多事情都給他做了,那麼這個人不學了,將來後果是甚麼你們知道嗎?

  弟子:如果沒有舊勢力的迫害,你原來為我們安排的修煉的路是甚麼樣的?

  師:這個已經事過境遷,那還問它幹甚麼?

  弟子:通過正念正行,我們能在法正人間之前結束這場迫害嗎?

  師:實際上大法弟子,你們的正念正行在配合正法中已經使這個迫害在走向結束了。(鼓掌)大家想想,現在這些邪惡都很收斂了。如果你不強、你做的不好,它為啥對你收斂?有的學員被抓去惡人也不敢太迫害了,為啥?它不是因為害怕大法弟子將來把它繩之以法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將來逃到天涯海角最後也要找到它嗎?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都被打的不吱聲了、蔫蔫的都沒了,那邪惡它怕啥?它沒有顧忌了嘛。你們做的這些事情能夠使今天邪惡受到震懾,能夠使邪惡大量的減少、抑制住它們,使邪惡害怕、迫害不起來,最後使這場邪惡的迫害不得不結束。這就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間之前做出來的,了不起。

  弟子:一些學員不參加集體學法、煉功,這樣的學員會有危險嗎?我們如何能幫助他們消除怕心?

  師:我想啊,作為新學員呢,大家別操之過急,慢慢來可以。但是要儘量勸他們集體學法,因為集體學法這個環境對大家幫助提高是不可缺少的,是必不可少的。當時我為甚麼叫大家這樣做呢,因為這個法的修煉形式也決定了必須得這樣做。過去人為甚麼非得要出家修煉呢?他們看到一個問題,這些人回到世間和常人接觸之後,就會跟常人一樣,就不能精進了,而且他們又是修副元神的,所以叫他們出家集中在一起。修煉人和修煉人之間有促進、有對比,總是有修煉人自己的話要說,會形成一個修煉人的環境。

  如果沒有這個環境啊,大家想一想,就今天大法弟子也是一樣,你們回到常人社會中,就是在常人社會環境中。自己要不知道抓緊,今天想看書了就看點兒,明天懶了就少看點兒,沒有這個環境很難精進。畢竟是人在修煉,人的惰性,人被這個世間、被方方面面的干擾,靠你自己很難找到差距。尤其再不精進,再不多看書、多認識法,你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執著,所以一定要集體學法、煉功。

  現在在迫害時期,有種種原因不能或不能經常的集體煉功,將來一定要集體煉功。在中國大陸以外,很多老學員都忙於很多證實法的事情。但是作為新學員來講,老學員要給他們開創環境,讓他們在一起集體學法、煉功。

  弟子:(譯文)我是一名西人學員,請師尊講幾句,鼓勵更多西人學員走出來。現在有許多大法項目需要講英文的學員。

  師:是應該精進才對。我一直在想啊,大法弟子辦的大紀元報紙在華人社會中已經有了相當大的影響,其實大紀元報紙已經是世界最大的媒體了,它覆蓋了很多國家,覆蓋全美國。我在美國小城市都看的到,覆蓋面非常的大了,再加上網絡,可是畢竟是華人的那一部份。真正的在中國大陸以外的主流社會、社會的主體,比如美國是講英文的社會,它是主體,我們沒有一份給他們講清真相的刊物,那能行嗎?光靠人講還是有限度的。即使能行我們也要儘量的增加一些個更能使人認識到真相的方式,不更好嗎?所以我就一直在想你們辦的英文的大紀元甚麼時候要能上來呀,那就是一件最大的好事。其實其它國家也是一樣。(鼓掌)

  很多主流社會的媒體都與中國有經濟關係,有些經理、編輯還被中國邪惡的流氓集團收買了。在當今的社會,迫害這麼嚴重,這麼大的一件事情,在國際社會上他們卻視而不見,這不反常嗎?這像話嗎?這是犯罪呀!可是這流氓集團就那麼邪惡。大法弟子要有一個當地的媒體,那可能就會解決這些問題。如果使這些媒體能夠達到好的效果,那就要解決人力物力的問題,就要增加人手。所以從這一點上看,西人學員目前參與的人手真是不夠用。在這方面,參與的學員他們也很著急。

  當然一切漸漸會好,會有新的學員參與進來,會有新學員漸漸的對法認識了走進來,一切都會變好。中文報紙當時的情況也是這樣,從人手少到更多人參與,從不會到會,從不熟悉到熟悉,從不成熟最後走向成熟。那麼我想作為新學員能在法上修的,就可以讓他們多參與一些事情。如果他還不能在法上認識,你還真的不能讓他參與,因為他們很多事情會不理解,還認識不到證實法的事情就得自己來做。這也是救度眾生,我們不做誰做?

  作為新學員,要是不理解,說不定還會對他造成負面影響、毀了他,所以要考慮他們這一點。讓他知道我們做的這些事是在救度眾生、在講清真相、揭露迫害。我想每個老學員也都是從新學員走過來的,漸漸他們也會成熟。

  弟子:在過關當中,弟子每次都會發現那些骯髒的私心。修煉了這麼久都還沒有去乾淨,可現在已接近正法的尾聲。

  師:這個不用著急,去這些東西是一層層去的,所以有表現。有些事情你們真的做不了師父會做。

  常人社會就是個大染缸,一放鬆自己就會被侵蝕,所以必須不斷的修,抵禦著被污染。一放鬆了它就要來。你們是修煉人,師父給你們留下了能夠在常人中修煉的那部份東西,這也是個原因,為的是能夠使你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修煉。不精進,人的這些東西就會被鑽空子。可是作為修煉的人又能夠在修煉中不斷的修正自己、不斷的去掉不好的東西。但是它可能還會有,也不要覺的自己沒修好,更不要形成負擔,那就成了執著。有了你就去它,堂堂正正的修,自己的行為不要被它干擾。思想反應出來,那就及時的清除。

  弟子:由於正法時間的快速的推進,給家媬豸H講真相難度大,如何給他們講真相,覺的無法下手。

  師:給家堣H講真相,有些學員確實感到難度很大。其實我看,多數還是自己總覺的是家堣H,和外邊人不同的對待。你要想到他也是世間的一個眾生,你先不要考慮他是你的親人。你也要看看他的心結在哪堙A打開他的心結就甚麼都能解決。一般情況講清真相中先別考慮叫其學法,效果會更好。

  弟子:雖然我明白我們都很幸運,但有時我會感覺不高興。請問這是我沒修好的那一面?還是消業的一部份?就是業力那一部份。

  師:不高興實際上也是正常的,作為新學員,人在世間上生成了許多觀念,你的觀念對不同的事物會有不同的認識。你覺的這個好、那個不好,人會有這樣的感受。這是人的觀念上在反應。你開始修煉了,一下子甚麼觀念都去掉了,這不可能,所以觀念上的反應會影響到情緒上,就會使你心情不好或者心情高興。

  這是修煉過程中的情況,慢慢的你會對法認識的越來越清楚,你的正念越來越強,你看眾生也越來越慈悲,那就不一樣了。

  弟子:新的《轉法輪》出來了,沒改字的,就是舊的《轉法輪》怎麼處理?用不用?

  師:書嘛,法嘛,就因為幾個字,你把它改過來不就行了嗎?是不是?不能做不該做的吧?

  弟子:中國五千年文化都是宇宙各天體文化,那麼西方文化是否也是久遠天體文化?與大法洪傳有關係嗎?

  師:西方的神造就了西方的人。東方也好,其他的民族也好,都是不同的神造的。那肯定帶有他們那個體系的特點。說到文化,應該說神給人造就了人的文化,而不是天上的文化。現在說曼哈頓這些大樓和天上一樣,不一樣,因為這是現代科學帶來的,現代科學是外星人帶來的。中國各朝的文化是帶有接緣來的各方天國的特點,但是在人這留下甚麼,那還是神有目地的控制,因為人的歷史是為正法在打基礎嘛。西方的文化是為了人生存中等待正法而造的表面文化。

  弟子:我感到回歸「真、善、忍」非常難,請師父指教怎樣才是真正的從根本上去掉執著?

  師:新學員別著急。很多事情你在修煉中慢慢都會明白,慢慢都會認識。最好的辦法就是多看書,一定要反覆的看書。師父告訴你的絕對是對你有好處的。

  你看,我在中國大陸傳法短短的幾年時間就有一億人來學。我離開中國之後沒有直接傳功講法,都是學員在傳、在辦九天班,互相之間在告訴有這樣的一部法。雖然舊勢力它在控制,可是還是擋不住,很多人還是要進來學。為甚麼會這樣呢?這部法他真的能夠指導人修煉,真的能夠使人提高,真的能夠改變生命的狀態。中國大陸的邪惡那麼迫害,在國際社會上大法弟子受到邪惡的壓力也是很大,他們為甚麼能夠頂住邪惡走過來?是因為他們知道了這部法,他們在這部法中、修煉中他們真正得到了提高。當然一下子認識很高那都是不現實的,慢慢的通過學法你甚麼都會知道。

  至於說執著,師父今天告訴你這個去掉、那個去掉,那是強制性的,不是發自你內心要去掉的。時間長了師父講多了受不了時你會產生怨氣,你會想我為甚麼要這樣做?你自己通過法理認識到了,你明白這樣做對你生命的好處和不好處是甚麼,那才是你真正提高,你才能真正做的到的。外在的任何約束都不是出自於你自願,不是你真正的提高。約束和強制永遠不會使人改變和提高,離開這個約束人又會和原來一樣,那都不行。

  弟子:九九年打壓以後,從勞教所出來有一部份學員去修佛教了。其實都是有怕心。

  師:我想,帶著怕心上哪去他也不是真修,他也圓滿不了。到佛教中他就會看到佛教是怎麼回事了。當然了,和那些做的好的學員比是很差了。大法給他帶來好處的時候他來了,大法受迫害的時候他跑了;益處他得了,反迫害中他不想為大法說話,也不想證實法,這個生命在神的眼堿搥N是最壞的。至於說怎麼叫他修,那就只能是勸善了,沒有甚麼特殊的辦法。要甚麼,人自己說了算。

  弟子:在中東地區戰禍不斷,世人沒有機會得法。請問,大法弟子如何在那個地區洪法?

  師:是很難。那些事情都是舊勢力幹的。

  對法輪功學員的這場迫害啊,對於美國政府來講,他們知道這是很嚴重的。美國的立國之本就是信仰自由,講人權。美國的第一批移民就是清教徒,為了信仰自由來到了這塊土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都直接觸動了美國最根本的利益,觸動了它的立國之本。那為甚麼美國政府不管哪?我是從體諒他們的角度講了,舊勢力在中東地區搞亂,然後叫美國騰不出手來,沒有精力集中到中國那兒,管不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

  美國政府目前如果沒有恐怖份子的牽扯,我相信美國政府也絕對不會容忍這種邪惡在當今的社會堻o麼瘋狂,因為美國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就是秩序的維護者,實際它就是國際警察。神為甚麼叫它這麼強大?叫它富裕?神就讓它在世界上幹這個事。中國那個地方是人類這台戲的主戲台,唱主戲的地方。可是這個劇場的秩序也得有維持的,亂了還不行啊,所以實際上美國真的是神在叫它幹這件事情。中共老罵它是「國際警察」,它就是國際警察,神叫當的。如果美國政府真的不負這個責任、不起這個作用,神就不會叫它這麼強大,神也不會讓它富裕。不是美國人就應該特殊,是因為神安排了它。(笑)

  弟子:我自己及身邊的一些大法弟子最近有小孩,感到沒有像以前那樣有更多的時間講真相,有些苦惱。

  師:這個我想沒有問題。大法弟子有小孩的也很多。如果孩子很小,多照顧照顧沒關係,有時間你就做,沒有時間少做點輔助性的事情也行。等到孩子能夠脫離開手的時候再多做,也沒有關係。

  弟子:(譯文)我們辦反酷刑展時,很多常人一天要路過很多次,而且都已經拿了真相資料了,但一些中國同修仍然迎著塞給他們真相材料。

  師:也許學員換了,不知道他們拿過資料了、就把同樣的資料又給他們吧。這方面應該注意。那時間長了,大家都熟悉了,他已經知道真相了,同樣的材料你給過他,你又塞給他,實際上是浪費資源哪。不要當作常人的派發,發完了算。你是在救度眾生啊,不然來這幹甚麼?

  弟子:亞特蘭大、喬治亞州政府參議院正大力推動建立中國領事館,是否我們講真相還不夠力度?還是舊勢力的干擾?

  師:他願意建甚麼建甚麼,沒有關係。建不建領事館與我們也沒有關係,說不定將來是誰的領事館。(眾笑)是啊,我們是不管常人的事,我們只是修煉人。大家看看中國現在甚麼樣子啦,中共這一次真的是坐在火山口上,搖搖欲墜啊,表面冠冕堂皇,已經病入膏肓,表面衣服挺華麗,媄銙˙G爛了。

  弟子:當今紐約正法形勢到了甚麼階段?

  師:這沒有階段,就是講真相,把人們講明白了,叫世人都知道真相。實際上你是想知道整體狀態甚麼樣了。其實,大家就這麼講真相啊,知道真相的、在紐約市住的比較多,佔一半以上,很快就都明白了;在紐約上班的、家不在紐約的這些人只佔少部份,目前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弟子:由於安全問題,要保守秘密,但保守過份又妨礙學員交流溝通,影響積極性,如何更好的把握?

  師:修煉人嘛,做甚麼事情都要考慮別人,更應該考慮大法。所以別人不告訴的事情,你不要心堣ㄟ矽部C有些項目是不能在大會上講出來的,不是叫每個人都知道的。人知道的多了大家就不注意了,你說我說的中國流氓集團的特務知道了。現在這個監視監聽搞的太不像話了,電話開不開機它都可以監聽。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你們很多救度眾生的事沒做之前還不能夠擴大。這一點大家一定要明白,要諒解學員。不是為了隱瞞你,是為了不擴大。比如說大家要去辦講真相的畫展,沒做之前領館就打電話去了,恐嚇展覽館:你們要是給他們使用展館,你們小心點,會有爆炸。甚麼流氓事都幹了。有些事情是不能擴大,作為學員,每個學員你們都應該諒解。

  弟子:有些學員為大法做了許多工作、出了很多力,但是工作中經常發火,這種人是否能修煉圓滿?

  師:我想還扯不上圓滿的事。為甚麼要發火?當然單純的一個發火的問題不能夠說這個人修的不好。但是,發火這個問題確實會造成很壞的影響,對新學員影響太大,幾乎能夠把人家嚇走。因為大家都是在修煉嘛,是人在修,不是神在修嘛,所以你對大家都會造成一些誤解、造成一些干擾。你儘管意見不同,你心媕Y不高興,那也要心平氣和的去說。我們大法弟子不是在邪惡面前都表現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嗎?都能忍嗎?都能耐心的去講真相嗎?那你這時候發火是為甚麼呢?修煉人發甚麼火?修煉人和修煉人之間,是不是更不應該發火?不管你是誰,你都是在修。你為甚麼總是對我的弟子發火?我同意你對我的弟子這樣了嗎?

  弟子:由於自己的執著太重,在法會期間匆忙之中拍了一點師父的照片,但效果又不好,自己悟到還是對師父不敬。

  師:所以我說你們別拍。有的學員一見到我「喀嚓喀嚓」老是拍照,我倒沒有甚麼,形像好壞沒有關係,但是拍完了你自己又覺的不好受。以後注意吧。凡是這樣情況的,不好辦你乾脆都統統給我吧,我來處理。

  弟子:(師:這個字很多啊。)中西方學員在派發真相材料時表現方式不同,如西方學員總是手舉著傳單靜靜的站在那等人拿,但主動過來拿的很少。而特別是台灣來的學員總是禮貌而又熱情的遞給對方,往往派發的多,但總遭到西方學員糾正,而在酷刑展現場講真相更是。我們多方希望他們能主動去講真相,不必等人。

  師:我想,西方學員他肯定是有這樣的想法,他覺的我們修真、善、忍的應該對人禮貌,應該表現大法弟子的善。他們肯定是這樣想的,所以他不去直接找人,等著他們自己來拿。我想你們的想法是沒有錯,但是救人也很急。大法弟子捨家、撇業,克服了種種困難,經濟條件也有限,來到這媮膳u相、救人,實際上是很不容易的。既然是救人,我們就主動一點還是好,但是要禮貌。

  禮貌一點,主動一點,別人也不會反感,我們把資料又遞給了他,我覺的這樣好。等人來拿的話,也許你在意念中在想救他、叫他來拿,可是人這一面要強起來明白的一面也不起作用。比如說在曼哈頓的人都很忙,他們腦子在想賺錢的事,要去見一個甚麼人,要做成一件甚麼生意,他匆匆忙忙的在走,他在思考東西的時候,你發出的那個念使他明白的那面想要過去接,他人的這面也很強,也會錯過。所以我想呢,還是禮貌的打聲招呼,主動一點比較好。

  我知道這樣做對於西方學員很為難,因為他們覺的打擾別人、主動打擾別人總是過意不去。不是的,你要想你是在救人哪,就沒有問題。(鼓掌)

  弟子:在曼哈頓向大樓中的工作人員講真相仍有許多障礙,我們如何能夠更好的突破舊勢力設的層層障礙、關卡,讓大樓堛熔野苀ㄠo救,請師尊……。

  師:其實,我們進到大樓媮膳u相,真的進去也是難,因為大家都在辦公。人家都在辦公,我們去講真相,他們老闆肯定會不高興的,所以會對我們有不好的想法。當然也不一定都是這樣,有條件的也可以做。對於公司職員來講,他們通常有三個時間大家可以接觸到,一個就是上班,一個是下班,再有就是中午吃飯,中午吃飯的時候多數人都要走下樓來。所以在這三個時間中,我們選擇去針對他們去做,可能效果會更好一點。

  弟子:我是北京來的大法弟子,臨行前同修們讓我一定要把對師父的問候帶到。(師:謝謝,謝謝北京的學員。)(鼓掌)儘管感受到師父時刻都在身邊,但他們還是非常想念師父,一提起師父總是熱淚盈眶。這兩天我親自參加了海外大法弟子的活動,深受觸動。我們雖然身在邪惡的另一個中心,但迫害時間長了,有些同修陷入了一種按部就班的模式,不像海外的大法弟子那樣精進和緊迫。在這堹u能感受到節奏非常快,每個大法弟子都非常努力。我感到了我們與海外大法弟子的差距。我一定會把曼哈頓的這個親身感受和紐約法會的盛況帶回給大陸同修。我們真要加快步伐、精進不停。請師父放心,我們會做到,我們一定會做到。

  師:我相信。(鼓掌)其實,中國大陸啊,由於國內國外大法弟子這樣的做、這樣的努力啊,對這個邪惡的震懾是相當大的。對於它們的迫害已經造成了很大的抑制,同時大量的邪惡被銷毀了。在這樣的環境下,有怕心的學員再不走出來、再不去做,就真的失去機會了。有人說我們知道師父好,知道大法好啊,我們在家媕Y學,偷著煉。其實大法傳給你們,就是讓你們救度眾生,就是要你們樹立更大的威德、為眾生負責。我不是講了嘛,將來的生命是為他的、不是為私的。在這過程中就在這樣造就著你們,所以你們不能夠光考慮自己。怕甚麼?怕這、怕那。是,嚴酷的迫害下我也不希望學員們去遭受迫害,但是現在環境漸漸的不同了,那就應該做的更好啊。其實,那些一直做的很好的何嘗不是從嚴酷的迫害中走過來的呢?

  所以我希望中國大陸的學員哪,真的應該向大陸以外的學員學習學習。為了減少邪惡對你們的迫害,看看他們是怎麼做的。他們很辛苦啊,有的每天睡覺很少,每個人要做很多事情,他都身擔很多項目。我講的不是少數啊,是多數啊,都很辛苦。在這一點上,相比之下,他們環境雖然寬鬆,可是對於大法弟子來講,精進應該是一樣的。在很嚴酷的情況下,你沒做、沒做好,或許是情況造成的,現在這種情況不同了,那就應該走出來做好了。

  當年有多少邪惡壓下來,三界充滿了,空氣中都是,喘氣都往肚子堻搳A就那麼多。到處都是邪惡,一草一木都被邪惡主宰著。那草都會把你絆倒,樹枝都會抽你的臉,你走在牆邊上那牆都會撞你的頭。你覺的好像是自然的,都不是自然的,就那麼邪。現在這個邪惡都被清理掉了,環境越來越寬鬆。有很多地區的邪惡看到大法弟子就逃,根本就不敢到那個地區去,因為那個地區大法弟子做的好。曼哈頓這麼多大法弟子在這,那邪惡怎麼敢來?是因為舊勢力的因素像掃垃圾的一樣把邪惡往這趕、往這掃、往這集中,好叫大法弟子與眾神清除它們,否則的話目前邪惡它絕對不敢來。

  看看中國大陸,在目前這樣的環境下,有的學員再不走出來,真就要失去機會了。當然了,很多學員還是做的很好,一直在做著,真的了不起。

  弟子:在領館發正念有不同的悟法。有人說,煉一套功發一次正念,這樣邪惡沒喘氣的機會。這是否有不善的念?

  師:對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那就是清理。具體情況你們自己決定。

  弟子:有人悟,這樣是用人的思想。發正念是嚴肅的,法理上是無求才自得,順其自然。煉完動功發一次、靜功發一次,這樣才不影響自己的修煉。一套功分幾個鐘頭煉有甚麼影響嗎?

  師:別起甚麼心,煉功就按照要求煉,發正念除了統一做之外甚麼時間發你們可以自己定。我想大家煉功就是煉功,你就正常的煉。至於說發正念,你隨時隨地都可以發。如果你不累你就發,都沒有問題的。你所有的消耗,一切都會很快的補回來。你們煉功不是真正的人為的在煉功,你的煉功是在加強你的機制,而真正提高你、使你補充能量的是自動的機制。你們是二十四小時都被功煉著、都在被法煉著,所以你在發正念的時候打出多少能量都不會損失,而且功能會自己回來。其它消耗很快也會補上,因為你的標準在那。我不是講了嘛,功有多高是因為心性的標準有多高,它是有尺度的。那個尺度在那,功上不來那不行,很快就會補上來。其實長功太容易了,是提高心性不容易,所以他的功就長的那麼難。(鼓掌)

  所有的條子都念完了。(鼓掌)我們大法弟子在這幾年的證實大法中、講清真相中、救度眾生中真的是辛苦了。很多大法弟子甚至於感到很疲勞,也有很多人克服了方方面面的難度在做這些事情。這不能不說大法弟子了不起。其實我說你們了不起,我也是在重複那些神說的話,是他們說你們了不起。我是說你們了不起,那我這個師父當然向著徒弟了。得叫眾生服氣,所以呢,不管怎麼樣,大家在證實法中雖然出現了很多困難、出現了很多波折,但是大法弟子整體的情況是越來越好。

  宇宙正法是必成的,就連舊勢力的安排也不敢叫其不成,只是它們的安排干擾了正法,造成正法中很多事被破壞,因此舊勢力的因素也要徹底的被清除。大法弟子也不會永遠在人間證實法,因為法正人間的時刻一定會到來。大法在宇宙中正法的事情也快要結束了。人都知道了宇宙遠離銀河系而去。也就是說,這一切一切,不只是我在講,也不只是大法弟子能夠知道,連人都會逐漸的知道了。

  人不相信的一切都將展現在人的面前。歷史上的一切不解的迷,都會在人間出現,到了這一步就是法正人間的時候了。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沒有辜負大法造就你們所付出的那一切。整體上大法弟子證實法應該說是達到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應盡的責任。(鼓掌)雖然後邊還有路要走,雖然還有一些事情要做,我想那都不是問題了,因為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了,最邪惡的時候已經過去了。(鼓掌)往後的路應該是越走越寬了,一切也越來越明朗,你們也越來越成熟。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應該越來越表現出大法弟子的風貌。在整個正法過程中,你們所付出的一切代價,未來都將給予大法弟子以補償。就是人類被迫害,遭受的損失,未來也要給人補償。(鼓掌)大法要給人類開創未來,人在大法洪傳、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嚴重形勢下,人還能夠有正的表現,那這樣的人就應該有福了。這樣的人完成了人應該做的,所以未來也要給他們開創真正的人類生存環境。

  不久的將來一切都會發生改變,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圓滿之前你們不能有任何波動,你們就按部就班的做著你們要做的事。你們有一思一念走向極端、不考慮後果、不再考慮大法如何,我告訴大家,你們都沒有走好自己的路。因為這條路是留給未來的,你們必須把這條路開創出來。你們修煉的目地不只是為了個人的圓滿,你們要救度眾生,你們也在幫助未來眾生開創未來。責任很大,在未來的回報中也是巨大的,你們付出的再多和你們將來所得到的都不能成正比。所以呢,我希望大家不要在任何環境下受到波動。人類對大法平反也好、不平反也好,新的情況出現也好、不出現也好,大法弟子該救度眾生還要救度眾生,做你們應該做的,直至你們圓滿!

  (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