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法會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九年五月八日

  (鼓掌)大家好!

  我們在座的,有的是剛剛在悉尼法會上見過面的,但是你們大多數是屬於新西蘭的學員,還有其它地區來的。大家在修煉過程當中,會有許多修煉中的問題要提出來,所以我來這堛漸埵a主要是想和大家見一見面,同時在法會期間,給大家解答一些問題。通過這個會能夠使大家真正得到提高,使你們能夠圓滿成功;同時,能夠使大家互相之間找到差距,看看別人怎麼修的,自己還存在哪些不足。我想這也就是我們這個法會要達到的目地。

  那麼在修煉當中,大家肯定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其實我跟大家講,我們有許多人,通過長期學法大家都可能有一個親身體會:發現自己並沒有那麼多問題了。為甚麼沒有那麼多的問題了呢?好像見到我也提不出甚麼問題來了。其實主要原因就是大家在學法中,逐漸的提高了對法的認識,真正能夠在法上提高了。當你能夠在法上認識法的時候,你發現你甚麼都會明白的。但是因為大法還在常人社會中傳,還有許多新人來學,這樣,就會有許多人不斷的提出問題。而我們大家可能都感覺到了,往往在我們法會期間,有許多人提出的問題都是帶有重複性的。就是說,每次提出的很多問題在其它法會期間也都提過這些問題。為甚麼呢?因為我們一直都有新的學員來學,那麼就有新的學員提問題,所以提出的問題往往都是重複初期時學法所遇到的問題,當然這媄鉹]包括一些老學員提的問題,或者想對某一方面了解更多一些。但是我想只要你去看書學法,你甚麼都會知道。你只要看書學法,你就會知道你不同層次中應該知道的。

  當然了,大家在修煉當中明白了一句話的內涵的時候,其實你已經在那個層次中了,只是你們常人這邊還有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思想是甚麼意思呢?就是說你還有常人的七情六慾,有對常人方方面面的執著,還有帶著常人的情在思考問題等等,這些就是常人的思想。還有後天形成的觀點,其中還包括業力,思想業力。因為你在修煉過程當中,肯定還有這些東西的存在,只不過是多少不同。在修煉當中它可能會越來越少,有的人他可能修煉時間沒有那麼長,或者是沒有那麼精進,那麼常人的這些思想就比較多。也就是說,大家帶著這麼多常人的思想,你要是不能夠用高標準的思想去看問題,你會有許許多多的問題提出來,其實往往都是因為常人的觀念還很多造成的。不能一下子叫你在哪一個境界中明白很多法理,像開了功開了悟一樣的明白。因為你有這麼多人的思想,是不能叫人的思想知道佛的事情的,神境界中真正的法理和他真實的情況不能給人展現。在法的表面修煉中明白那一行字,《轉法輪》中的一段法理,其實你就已經在那個層次中了。不能知道那麼多,是因為你有常人的思想,不能叫像常人一樣沒有修好的這部份思想知道佛的事情,就是這個道理。但是你明白那一行字的真正內涵的時候,或者是在不同層次上,對他有不同理解的時候,其實你已經就在那個層次中了。

  你們還要在常人中不斷的修煉,不斷的去常人的執著心,所以常人的思想還不能夠在修煉中把它一下子都去掉。如果都把它去掉了,那麼大家就沒有辦法修了。我經常講這樣一句話: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常人的思想,人所想的一切,他全都知道,甚至人的一個舉動,一個眼神,要幹甚麼,最後這件事情能達到甚麼成度,他都能夠知道。為甚麼大家現在還不能知道?就是你們現在還有人的思想存在,還混同於常人之中。如果你不在常人這個境界當中的時候,你發現常人中的事情一目了然。可是大家都在常人中修煉。如果你要是不在常人中修煉,那麼你就提高不上來,說你今天把常人中的所有的思想,不好的因素都去掉,包括常人的各種觀念,完全變成一個純純淨淨的自我的時候,你發現你就修煉不了了。為甚麼呢?大家知道,神圓滿以後不能再修了,因為迷已經破了。如果你沒有常人這些思想的話,你也不是常人狀態了,迷也就都破了,你會知道你自己的過去和將來,也會知道別人,所以那就很難修了。但是也不是說大家能夠知道過去和將來就不能修了,因為你現在知道的是有侷限性的。而我說的這種知道是完全開了悟的狀態,甚麼都知道,無所不知,所以他就有這樣一個差異。就是說你在常人中修大法,圓滿前沒有一點常人的思想還不行。但是,有了常人的思想,又不能讓你知道不同層次的真相,它就是這麼一個關係。

  那麼你們既然有常人的思想,那大家在修煉中不注意時肯定會抱著常人的思想、觀念來衡量大法,一定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那麼也就是說大家在修煉當中,就會有矛盾,就會有過關,就會有你放不下常人思想這樣的事情出現,這就是修煉。在大法中修煉是一層一層的去人的思想。大家知道就像那個洋蔥一樣,一層一層的剝掉它,最後都剝沒了,就是本質。在大法中修煉不能把它一下子甚麼都去掉,那樣你就沒有辦法在常人中修了,因為你表面上也已經不屬於常人中的一員了。

  在大法中修還有一個問題反映出來,就是大家覺的在修煉中,有的時候修的還行,碰到一些問題的時候,執著心確實在那一瞬間,或是在那個期間放下了,坦然的走過來了。可是後來發現再過一段時間執著心又出來了,還是同樣的事情,同樣的問題,卻發現它沒有根本的去掉,又有了,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告訴大家,大法的修煉方式像階梯一樣的是分層次的。就像我剛才舉的例子,講那個洋蔥,剝掉的那一層已經不存在了,而沒有剝掉的它還有。就是說,它是一層一層的去,都去掉了才能全部沒有了。

  大家在修煉中往往還會出現對法認識不足,過關的時候很困難,明知道是應該按照法理去做,可是有的時候也做不好。那麼有的人就想了,我這麼修煉,怎麼執著心還有,是不是我這個人圓滿不了啊?有很多人有這樣的想法。其實我告訴大家,你不要這樣想。你這個關,過的好,過的不好;你的執著心放下了,或者是只放下一點,其實你都在修煉當中了,這就是修煉。因為你沒過好關之後你會後悔,我怎麼沒過好呢?下一次我得爭取怎樣把關過好,這就是修煉。如果大家每一關、每一難、每一個考驗都能夠過的很好,我說你就不用修煉了,你就應該圓滿了。因為甚麼都擋不住你了,那只有是覺者、開了悟的人才能達到這個狀態。

  但是,要注意啦,有些人好像聽明白了,是帶著執著反面理解的:原來過的好,過不好,都在修煉,好了,以後不著急了,過不好我也不著急了。不行。如果你不去修自己,你不能夠精進,你又等於是不修了,它就是這樣一種辯證關係。我們的法理,從低到高,不同層次中都貫穿著一個這樣看問題的方式,認識法理的方式。你在這一層中認識的時候可能是對的,你換了一個層次,換了一個角度去認識,你發現又不是那回事了。這就是大家在不斷提高當中,不斷修煉當中,對法的不斷理解。

  剛才我講的就是說,大家在修煉中會有許多問題提出來,這是必然的。但是我想,大家如果能夠真正的在法上提高,在法上去認識法,可能就提高的非常快。而且你所有想不明白的問題、提出的問題可能都會在法中得到解決,那唯一的辦法就是要多看書,不要只煉動作。這一點在白人或者是其他民族的學員中,這樣認識的人比較多,認為煉氣功就是煉動作,哪兒還有其它的?看書幹甚麼?往往大家都有這樣一個想法。其實,這就是你們認識的一個最大不足。你們想沒想過,你們煉氣功的動作,和練體操有甚麼差異呢?表面上看差異很小,那為甚麼煉氣功就能使人得到提高,使人祛病健身,而做體操卻達不到呢?就是因為它是修煉。而修煉的內涵,並不完全在於動作上,而動作只是修煉的一個輔助手段。真正能夠提高,使你達到不同境界中去的根本原因是你對法的理解,就是必須得有法對你的指導才能昇華到那個位置。所以我講了一個人的心性多高,他的功就多高,這是絕對的真理。

  過去往往有人覺的修道、練氣功,是不是找一個甚麼絕招、竅門或者是採取一個甚麼特殊的動作,就能修煉上去?這些是能夠被人知道的,而真正能夠修煉上去的原因是不叫人知道的,不然的話每個人都成神仙了。也就是說,它有指導的方法,指導你的理論,讓你能修上去的辦法。我們今天把它說明白點,就是有法理在指導。但是過去所有傳出來的修道的方法,往往是世間小道比較多。

  在人的思想中認為真正的大道,那也就是老子、耶穌、釋迦牟尼傳的,其它大多數都是世間小道。那個東西就更簡單了,動作上也複雜,法理上它並不知道多少,所以修煉起來很困難。它就抓住了一個苦修,長期的吃苦去修。吃苦可以使人提高,可以使人消業,但是在法理的認識上非常的慢,所以修起來就非常的緩慢。而我們今天傳的是大法,是整個宇宙的法理。這麼大的一部法把他講出來叫人提高,那當然提高起來就快。而這個法理又能破除人的一切愚見、謬誤,能正一切人心,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的狀態。所以這個法理只要你去學,只要你去看,你就在提高當中。所以看書學法是極其重要的。

  有人說看書看的再好,只是思想中認識了,它與煉的功是兩回事啊?這就是講到了煉功,我們知道它會煉出氣,然後煉出功,這是物質的。而你思想上的認識,這好像是精神上的,和物質上沒有關係。其實我告訴大家精神和物質它是一性的!在修煉中你想它不是一回事嗎?當你思想明白了那一層法理的時候,你不就在那一層了嗎?在《轉法輪》中都講過了,詳細的我就不講了,大家去看書。所以看書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我在每一次講法中首先要談到的問題。因為大家都是學員,每個人都想得到提高,都想真正的能夠得到圓滿,所以大家才走到這堥蚞Ёo個法。那麼能夠使大家圓滿提高的關鍵,就是這本書——《轉法輪》,大家千萬要去多看。

  前幾天有一個學員跟我講,說我已經看了兩百多遍了,我實在放不下了,我還在看。就是因為他越看堶悸漯F西越多。你在不同層次上看這部書的時候,你發現同一行字,在不同的情況下,或者是你看的遍數不同的情況下,你對那一行字的認識,完全不是一回事了。你以前看這一行是這個意思,等你提高了以後你發現這行字並不是那麼回事了,還有更高的涵義。所以自始至終,都會有這樣的反映。

  大家知道這部法我傳出來了,我不是只教你去病健身,我要給你把身體淨化了,達到無病狀態,然後不斷提高你的層次,直至圓滿。要沒有那麼高層次的法來指導你,你根本就不知道上面怎麼修,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一層次法理的內涵,也就上不去。那麼你們就必須看這本書,看書的同時,還要使大家的境界得到提高,使大家的思想、使大家的認識得到昇華。用常人的話講我們要做一個更好的人,其實不止於這些,因為你在修煉中要得到的不只是一個好身體,不只是得到那麼一點點的功能,你要達到圓滿,達到更高境界的。

  大家要想達到這個境界,那麼你們要不知道那個境界中的法理,你怎麼能夠提高上去?你們要達到那麼高境界的同時,還要在真正修煉當中能夠放棄人的各種執著。它就像一把一把的鎖,一道一道的門,攔住你的路。所以你明白了這個法理的同時,平時在任何一個常人的社會環境當中,大家都要做的更好一些。最起碼大家要做出一個修煉人的樣子來,達到那麼一個高的境界、高的標準。也就是說無論在哪兒,人家都會說你是個好人。這樣大家的層次得到昇華,思想境界得到昇華,那麼你們的功不越煉越高嗎?這就是長期以來,為甚麼有些人練氣功就是練不上去,他練了很多方法也修煉不上去,甚至於他自己還有病,那你不是白修了嗎?

  真正修煉不上來的原因,就是他沒有法理來指導。所以我傳給大家的這套法,是一個完整的、系統的,真正能夠使你圓滿的,是最好的一部法,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珍惜他。現在報紙上登我們有一億人,為甚麼會有這麼多人呢?大家知道在中國那樣一個社會堶情A特別是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人,他們經過很多次運動,特別是經過了文化大革命,他們有過信仰,也有過盲目崇拜,摔過跟頭,有過經驗,經過了這樣的運動、那樣的運動,這樣的人你讓他盲目的信一個東西可能嗎?絕對不可能的!那麼為甚麼有那麼多高級知識份子,有那麼多有思想的人來學這個法呢?就是說這個法,是真正能夠為人負責的,講出的是道理,是法理,是以理服人。

  新西蘭這個地方,有那麼多學員都在學,我李洪志以前沒有到這兒來過一次,要求你必須得怎麼樣,你必須得那樣,我看著你學,沒有吧?為甚麼大家都能夠在這堸磼w的修呢?是因為你們知道法理好。人活著的目地是甚麼?人在一生當中是不是得真正的為自己負責?這才是人生最大的問題。

  剛才我講的這些,主要是希望大家重視學法,千萬重視學法。過去有些人到處尋道想修煉,修煉不上去。得不著道,並不是得不著那個動作,而是得不著法,沒有人講真正修煉的法理。既然他是宇宙的這麼一部大法,大家想一想,宇宙的法,給不同層次的生命開創了不同層次的存在的環境和生命存在的方式。也就是說他是宇宙建立的根本,一切生命、一切物質都是他造就的。過去大家所知道的那些小法、小道、小理、小的修煉方式,是不是也都是這部宇宙大法中的鳳毛麟角?也只不過就是他最低層次上能夠展現給人的那麼一點點東西而已。而今天你們得到的是宇宙的大法,是你們從來不知道的真理,這是歷史上從來沒有人講過的真理!

  我想在座的都知道,我們剛剛入門,或者是還沒有入門的,還沒有學的,聽起來可能覺的我講的是不是太大了?其實你系統的去看一看書,我想你就會明白我講的是甚麼了。沒有任何形式上的管理,你想學你就學,你不想學你就不學,沒有人管。但是你要想學,我就得對你負責任,而對你負責任的方式,又不在常人中體現出來,就是這麼一種情況。

  剛才講的是大家要重視學法。下面我再談一談近期在社會上出現的一些情況。特別是在中國,有些學員去中南海向國家領導人反映問題,我順便跟大家說一說這個問題。目前香港報紙登的是烏七八糟,其它國家的華人報紙,都是摘抄了香港報紙。而全世界可能都知道香港,它只有六百萬人,有那麼多的報紙,那麼多的刊物,都在搶新聞,都想要賣錢,所以長期以來養成了一個對新聞報導非常不負責任的一種現象。它可以隨意去造謠,可以隨意去編造,可以根據一個問題隨意的發揮想像,然後把它報導出來,就是這樣。所以全世界最不嚴肅的報紙就是香港的中文報紙,甚至道聽途說它都敢把它當作正式新聞報導出來。

  這堣]跟大家說一說我的觀點。我們學員去中南海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那不是示威,也不是靜坐。大家並沒有靜坐,有些人在那坐著他是在那兒煉功。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激烈的行動、沒有過激的語言,都是本著善念,想要跟國家領導人講一講我們真實的想法,不像公安部門所道聽塗說來的那種情況。某些人總是強調去了中南海如何如何。中南海不是人民政府所在地嗎?人民不能去嗎?學員去幹甚麼去了?是去反政府嗎?不是去向國家領導人反映問題求得國家領導人的為民做主嗎?為甚麼說有組織的如何如何呢?有組織的支持政府,政府不高興嗎?

  當然,大家想一想,為甚麼去了那麼多人?其實我覺的去的人太少!(鼓掌)我這堥瓣ㄛO鼓動大家去,我是說甚麼意思呢?學這個大法有一億人,大家想想,相對來講那不是去的很少嗎?因為學的人多嘛,是不是這個道理呀?那麼為甚麼大家會去呢?大家知道,天津警察抓了我們的學員,打了我們的學員,說我們是邪教。大家都是在學做好人。如果我們真的做壞人,你說我邪,你說我甚麼我也不在意,對不對?可是大家確確實實在真正的做好人,你說我是邪的,你不在傷了大家的心嗎?你這個地方不講理,講不清楚,那麼我們就向中央領導去講,做法上沒有錯!(鼓掌)因為我們不是在搞運動,也不是攻擊政府,我們只是在講公安部門的做法是不對的,所以這媄鋮S有問題。

  有些新聞報導的記者,相當不負責任,所以他聞到點腥味,他可能就會造謠,那麼我們也就不給他可乘之機。所以我的態度很明確,我們這堥S有反政府,也沒有甚麼示威、遊行,沒有過激的去做這事,只是去反映情況。你也想去,我也想去,那就多了。那一億多人才去一萬多,連零頭還不夠呢,那不太少了嗎?如果要是那個事情搞的更大的話,更過激的話,我想那不只是一萬人了,很可能去的更多。那不能說去反映情況的人多了就說它不對吧?向國家領導人反映問題,這是每個公民的義務、職責,他的權利,這還有錯嗎?沒有錯。我們不反政府,不干涉政治,同時我們也自覺的維護了國家的這個法,是不是這樣?我們在哪堻ㄛO好人。關於這個問題我想就是這個情況了。

  大家知道我們是修煉。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我經常講這樣的話,反對的和支持的同時存在,信的和不信的同時存在,好人與壞人同時存在,正的與邪的同時存在,這就是人類,這也就是相生相剋的道理。有人反對,不能說它不是件好事。大家知道,沒有魔,大家是修煉不了的。它反對你,那麼是不是我們就在它的反對中看你的人心,看你堅不堅定,看你能不能修。因為修煉是嚴肅的,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要達到一個圓滿的境界,那麼大家想一想,對你沒有真正的那種考驗,那能算數嗎?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考驗,才會有這樣的事情。

  人在幹壞事,並不能說他在幫助我們,他確實在幹壞事。可是我們卻利用了他這種幹壞事的本身,給修煉者提供機會。有人反對你還煉不煉?有人說不好,那麼你自己認為他好不好?這不就在看人心嗎?所以修煉是很嚴肅的,這一點我們大家要清楚,絕不會有任何一件事是偶然的。

  通過這件事,大家想到沒有?全世界都知道大法出現了!(鼓掌)這比你們做多少洪法的事情可能做的範圍、面積都大。(鼓掌)同時對國內的學員也確實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考驗,當然了我這話是給修煉人講的,在常人社會就是常人社會那種表現形式。我的態度剛才已經講了,就是這樣一個態度。我們對國家任何一個領導人、政府、法律等等一切,我們都沒有干涉,也沒有破壞,因為大家就是在做好人,只是去反映情況。

  關於這個問題我就談這些。因為現在是法會,大家還有心得交流,從中大家都會看一看自己,找一找差距,使大家真正能提高上來。今天全天我們都是在心得交流,明天上午我給大家解答問題,我們這個會整個要開一天半。希望大家都能坐下來,聽別人講的時候,安靜一些,珍惜別人就是珍惜你自己。因為法會是神聖的,你們修的是宇宙大法!好,我就講這麼多。(鼓掌)

  昨天這個法會,我一直在旁邊的屋子堙A邊看邊聽大家的發言。我覺的這個法會開的很好,能夠起到法會真正的作用,使大家通過法會受益,真正得到提高,非常好。今天上午時間,我就給大家專門解答問題,這已經成了我們法會例行的事情了。那麼大家有甚麼問題,可以提,根據法會的時間儘量給大家解答。

  至於說常人中的事,我想大家就別提了。或者是你在過關中有些事情還悟不到,你想提出來問問我,那一關實際上是給你過的,如果給你解答了,就好像是沒有你悟的了,是不是?多提與我們修煉有關的事情,與修煉無關的事情少提,最好還是不提。好,下面開始。

  弟子:新西蘭首次法會,我們都是新學員,希望師父多講一點大法,指導我們修煉。

  師:我解答問題,實際上就是給大家講法,因為多數提出的問題是與我們修煉有關係的,這方面,我就儘量給大家說清楚。

  弟子:我租別人的房子住,不同房間的人有許多氣功和宗教的書,他本人可能還有附體。請問對我是否有影響?

  師:這麼說吧,你們修煉的是大法,是真正的修煉。至於說其它的氣功,它只能被你們正法修煉的能量所抑制,你們卻不能被它干擾。但是有一點,如果自己把握不住自己,也混同於他們,甚麼書都看,甚麼都練,可能你就會招惹麻煩。如果你守住你的心性,你在任何環境中都不會受影響。其實你能知道有許多人練不好的東西,可是你們想過沒有,今天人類所有的環境,都是不純淨的。所以不管我們修煉的人在哪堙A只要守住自己的心,堂堂正正的修煉,不要擔心這些,甚麼問題都沒有。因為你的擔心本身就是執著,所以你一執著就得去你的執著,從而造成好像是被人干擾,其實可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

  弟子:您寫的:「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這兩句詩,指的是弟子們還是佛道神助老師?

  師:都有。因為大家想一想,我當年傳法的時候,我在辦學習班,其實就是在培養大法的精英。今天這件事情都是你們在做,在常人中證實大法,甚至我們新學員也變成了老學員,也都在做洪法的事情,叫更多的人得法。你們的修煉,對大法堅定的那個心,堅如磐石,有力的穩定了大法。同時在常人社會中能夠使更多的人得法,這實質上就已經在幫助師父了。當然這都是無意中做的,也是你們修煉中所必然有的,就是這麼回事。當然上面有上面的狀態,就是這樣。

  弟子:您寫的:「誰言智慧大,情中舞乾坤」這兩句怎麼理解?

  師:歷史上,有許多有名的人,有許多人說的聖者,有許多常人覺的了不起的人物,包括現在有許多有名望的人,他們也都是常人,都沒有跳出情。他自己覺的有一點成績,人家就說他了不起、聰明、有智慧。其實,我看都是在情中舞乾坤,就這個意思。都沒有跳出情,都在常人的環境中,所以他們還是常人。

  弟子:我的小孩兩歲,他很喜歡看老師教功錄像,但小孩的父親非常反感。

  師:修大法、返本歸真,是今天人來在世間真正的目地,我告訴你們的是千真萬確的。今天世界上所有的人,其實都不是來當人的,但也不一定都是來得法的。那麼既然我們在人中生存並不是目地,剛才我講了,並不一定都是來得法的,但可都是為法來的。既然我們在人中生存不是生命的唯一目地,要如何返回去,這是人生命的根本目地、生存的根本目地,那麼我們這樣做不就是最好嗎?那麼小孩的父親不讓修煉也許是他幫助你們過關,也許存在著其它的因素,那麼也許是真的不讓你們修煉。當然怎麼看這些問題呢?你覺的怎麼對就怎麼做,你自己來把握。

  弟子:人的個性不同,是不是修的越高越沒有了?

  師:人的個性不同,可不等於就是你本質的個性。人的個性很多是不放的執著的表現。這些本質上的性格對我們修煉不會產生障礙,因為很多人都有一個很淵源的、很本質的一個特點,這就是生命不同的特點。有的喜歡做事快,有的喜歡做事慢,當然這些東西也不包括他後天養成的習慣。無論你生活的節奏快和慢,這些東西對修煉來講它不造成障礙。

  但是在學法上大家一定要精進,因為人生的時間實在是有限。人在常人社會中,要想能夠得到使自己生命永遠得到的東西,在人世間,除了修煉,其它甚麼都得不到。大家不論有多少錢,有多大的職位,生活的多安逸,你甚麼都帶不走。來的時候一身光,走的時候也甚麼都帶不走,唯一能帶走的就是人們修煉中所得到的,因為它直接在人的真體上。所以它就是最珍貴的,最得之不易的,所以它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因為它決定了人將永遠的得到,決定了不同層次中給自己創立的生存方式、生存環境。人這個地方很不好,但是人這個地方卻能修煉;天上很好,但是天上不容易修煉。正因為人這個地方苦,人才能修煉。

  弟子:如果人本來脾氣就很好,是不是就修的容易?好生氣的就難修?

  師:我剛才講了,人有人的生命的特點。但至於說生氣這個問題,這可不是人先天的東西。人在生氣的時候,我告訴你,千真萬確是魔性。為甚麼呢?有人想了:我是為了好事,我是為了教人家學好才發脾氣的,我是為了叫人家做好工作才發脾氣的。那也是魔性,也叫以惡治惡,因為你是利用魔性叫別人做好事。如果你用善心去對待他,你跟他善心的去講,你告訴他應該做好,我想他會被感動的,他真的會出自於自願去做好,而不是被你強迫去做好,那麼他做的就會更好。所以大家修煉中要逐漸的把自己的發脾氣的毛病給修掉。大家總覺的不發火好像是很難做到,其實不難做到。有很多事情大家能夠理智的去處理,會處理的更好,所以不能夠發火。

  你對別人發火的同時,你也在給別人德。你的發火真的能使對方削減業力,這一點也是肯定的。因為你給他當了一次魔,無論在生活上還是在修煉中,能夠使他削減業力。但是你得到的可能是他轉來的業力,所以作為修煉人,我想不要做這種事情。他自己去修,自己去轉化他的業力。

  弟子:我在修煉中有很多難和麻煩,只顧上自我解脫,談不上洪法,是否只能修成羅漢?

  師:也不是這樣的,那是佛教中的理論。大法學員每個人有不同的修煉狀態,不是說人人都必須去做洪法的事,沒有規定怎麼怎麼樣。其實能夠想到洪法,平時見到的人去做了,或者是組織起來的做,這都是學員自己修煉中的一種修煉表現,是大好事。那麼就像我們今天開的法會一樣,有的人就能談出他的體會;有的人也在修,但是就談不出體會來,就是每個人的修煉狀態不一樣,也有關係,這個不是甚麼問題。

  弟子:怎樣理解人為的增加難?如果這種難度過了,算不算修煉中的過關?

  師:我告訴大家,可能人為增加的難,你能走過去,但是我告訴你,那就是常人生活中的難。為甚麼呢?因為它不是給你修煉這條道路上安排的。因為每一步怎麼安排的,它是非常系統的,該去你哪個心,這一難提高上來的同時,應該豐富你身體的哪一部份,解決哪一部份的問題,應該修煉出甚麼東西,境界在哪一個地方,那都是有安排的,是非常系統的。所以你自己節外生枝的去安排了甚麼,就等於是打亂了給你系統的安排的這套東西。

  所以大家不要人為的找苦吃,也不要人為的想怎麼樣,隨其自然的修煉。你碰到了甚麼只要你能夠過的好,那就非常好。碰到甚麼麻煩,你都能夠找自己,找自己這顆心,那就是修煉。大家知道山媄鉿酗H修煉,其實這地方的這個高山上也有,只是人不知道,在全世界有許多高山上也都有修煉的人。他們有的修了幾千年了,層次提高的很慢。他們只是苦修,苦是能夠使人修煉、消業,但是不在法理中修那就是慢。因為他不知道那麼高境界層次的法理,他昇華不到那個境界中去。

  你們今天為甚麼修的這麼快呢?就目前的情況你們還想像不到你們提高的有多快。我傳法才短短的幾年時間,有很多人已經能夠達到圓滿的標準,這是不可思議的事。因為他在學大法,宇宙的大法熔煉人那是非常容易的。我記的我舉過一個例子:一爐鋼水要是掉進去一個木頭渣兒、木屑,瞬間你就看不到它的影兒了。人就像那個木屑,這宇宙大法就像那爐鋼水。熔人,要是熔一個人那是太容易了。但是我不能這樣做,我要讓你自己去修煉。如果這樣做了就等於是在從新再造你這個人,可能有你原來的形像和特點,但是可能又不是你了。所以我要叫你們自己真正能夠修煉,能夠把自己昇華上來,解脫出來。

  弟子:可否隔三差五的念功理配合煉功?

  師:不要這樣做,煉功就是煉功。因為煉功是要求入靜的,儘量甚麼也不想。學法就是學法,所以一定要把它分開。就包括我們煉功前面的四句口訣,都是在煉功前念,煉功當中不念,這樣就容易入靜。

  弟子:新學員需要理解功的道理,老學員煉功也有動作不準確的情況。

  師:不準確就叫他準確。至於說對法不理解,就讓他學法,和煉功要分開。一定要叫不學法的人學法,不然他就白煉了。我告訴大家,最可惜的是甚麼呢?已經走進了這個法,擦邊而過,甚至給他,他也沒要,這才是生命永遠永遠痛悔的!永遠都不知道怎麼痛悔了!因為有許多生命他本來就是要來得法的。在漫長的歲月中,也有這樣的生命,他失去了自己的正念,變的越來越不知道自己來幹甚麼,所以就容易迷失。一旦迷失之後,真是……,當然好在法理能解決這些問題,就怕你不去看,就怕你不去學,我能啟悟你的一切,能清理掉使你本性被埋沒的一切。

  弟子:打坐時能否在心堸蛪狴\音樂?

  師:不要唱。大家煉功的時候為甚麼要聽音樂呢?因為我考慮了今天的人修煉和以往任何狀態下修煉的人都不一樣。因為大家都有工作,繁忙的社會工作和學習,這樣就使人的大腦很難靜下來。讓你聽這個音樂的目地,就是使你能夠靜下來。用聽音樂的這一念,不讓你想其它的,就是用一念代萬念。但是聽音樂的本身它也容易使人產生執著。可是好在我們的音樂是加了能量的,有我們大法內涵存在的。所以它也就轉化成一種在修煉中能夠使你受益、得到提高的一種方式了,大法音樂是起這個作用的。不要流於音樂表面的旋律,就是別執著吧。

  弟子:見到了旋轉的卍字符,是不是師父授記的?

  師:一般授記都是在腦門上,在其它狀態中看到的那就只是卍字符這個佛家符號。

  弟子:釋迦牟尼佛下來度人吃了很多苦,還在如來層次嗎?

  師:釋迦牟尼佛他是如來,這是千真萬確的,但是他在哪個層次沒有人講。不同層次的佛、法王都叫如來,沒有人講,也不叫人知道。

  弟子:為甚麼道家也唱阿彌陀佛和觀音菩薩?

  師:到明代才出現了真正系統的道教。以前的道它沒有教,它只是師父帶一幫徒弟在那堶蛂C雖然有一幫人,但沒有形成像完整的宗教這樣一種形式。明代以後,這個形式就基本上和寺院、和宗教的形式完全一致了。因為道它要清修、要獨修、要靜修的,所以它沒有普度眾生的因素。那麼形成了宗教之後,宗教的目地是甚麼呢?一個是使人能夠修煉圓滿;一個是宗教能夠在社會上起到使人心向善的作用。那麼這個道教也就做起這些事情來了,給人做法事,或者是它也要度人,因為有大批的信眾出現了,它就要度人了。那麼度人就不能夠說一個、兩個的度,那不叫度人,那叫帶徒弟了。那麼它也就搞起了佛、菩薩,甚至羅漢這樣的名稱,這就是我講的一般的道,這不屬於大道,這是近代出現的。

  弟子:我因練其它功而進入身體堛漯體,又進入了我兒子的身體,教他煉功,他身上的附體是否由我來消?

  師:如果一個人他只是走近了,並沒有真正的進了這個門,擦邊而過,或者是一直在門外觀望著,那才是最可悲的!我在這媮羲漱@切都是告訴你,如何做一個修煉的人。你要放不下你執著的這些東西,你就永遠都不能成為一個修煉的人。你也只能在你的痛苦中去執著你那些痛苦的東西。真修弟子我都得給人擺平這些事情,但是你必須得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從今以後,就像我剛才講的給你擺平這些事情這句話你都得忘掉,你根本都不能想師父給你做甚麼,我甚麼都不給你做。你就去學法,在大法中熔煉你。至於說你的孩子如何,你根本也不要再想,你執著一輩子也解決不了。你不想了,我都會妥善的處理這些事情。

  哪有一個人修煉圓滿了,他身邊還有這麼多的麻煩呀?怎麼能行呢?不但你結下的生生世世的怨,你結下的緣,我都得給你解決。一個人修煉圓滿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生生世世欠下的債,你生生世世想要報的怨,那多的是了,都得給你解決。你得是一個真正的、從堥鴠~乾乾淨淨的那麼一個覺者才能圓滿。你拖帶著許許多多的事情、欠下的許許多多的帳、許許多多的怨,你都不還,你怎麼能夠圓滿呢?但是你又不知道這些事情,你又解決不了這些事情,你只能在痛苦中執著一輩子也解決不了。既然已經碰到大法了,還管它幹啥?放下心來,現在不是有一口氣、有一個正念在嗎?就在大法中修。比如說你真的保不住了其它部份,最起碼正念的這一部份你能保的住吧!何況你將來要圓滿,能不管那些事情嗎?但是你執著於這些事情的這麼強的執著心,我怎麼對待你呢?任何一念都是執著,執著心不是一天兩天養成的,那麼長時間,那麼執著,那麼害怕,怎麼是修煉者呢?講重點對你有好處。

  弟子:思想業力所造成的一些思想,我知道這是一個機會,需要轉化業力,請老師講講應該怎麼辦。

  師:放下這顆心,堂堂正正的去修煉,就這麼辦!在座的學員如果你們哪個人現在心媕Y有放不下的東西,此時你們是能夠放的下的,我保證你今天走出這個會場去在那件事上是另外一個思想。人的修煉,就是最大放棄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為甚麼這件事情看這麼重?是因為你在頭腦中所想的、所執著的、所看重的這件事情就是一堵牆,是離不開人的一堵牆。我叫你每一念,都逐漸的脫離人成為神的狀態。而你的每一念都牽掛、拴在人這兒離不開它。就像那個船一樣,它要起航,它的纜線都拴在碼頭上,拴了許許多多根,你要不解下來你就走不了。

  弟子:有的學員長時間處於消病業的狀態,始終停留在那一層次中上不去?

  師:是停留在那一層時間太長了,也就是說執著的時間太長了。在學員中普遍有兩種情況,有的人說對自己的病執著的時間太長了。因為大家知道,你們修煉,不是單一的為了達到一個目地的,得在你提高的同時,又消去你的業力。執著於業力,提高不上來,心性提高不了,同樣也過不了那一關,會拉的很長。就是說你在修煉當中不能夠進步,老是停留在那一個狀態中。你真的在精進中,在提高自己,這一關早就過去了。誤了那麼長時間,還不悟,相反的又形成了一種對這個病本身的執著,動搖了你修煉大法的堅定的信念。這就是一難不行再加上一難、又一難,關就變的這麼大了。當然也不排除業力大的,修煉就是複雜的。但是我想多數原因都是自己層次提高太慢造成的,使這一狀態拖的太長。

  弟子:您和個別學員見面的錄像,眾學員圍著您彙報情況、提問等,放這種您在個別場合的講法是否好?

  師:不好!非常不好!在個別場合我不允許任何人錄音錄像,有人他就非得揣一個錄音機在兜媄銦C他瞞著我,他其實是瞞著他自己。因為你的一切修煉,一切提高都是在修你自己。一切隱藏的東西都只是像小孩玩意兒一樣。我針對個別情況講的問題就沒有普遍性,沒有普遍性你拿出來是不是會干擾別人哪?我告訴你,這法理是相當大的。我都是在洪觀上、整體上在講,我沒有去給你講具體的,講了之後你就很難修煉了。你就是大法中修煉的一員,你為大法負責就是為你負責。這個大法走偏一步,你都回不去。如果法不正,不能使你修煉圓滿。

  弟子:我雖學會了向內找,就在平時注意將這顆不好的心去掉。有時我向別人提出來,他對我不高興,這是造業嗎?

  師:不是造業。我們自己有執著心,能夠察覺出來這非常好,但是不要變成謹小慎微的人。

  至於說給別人提出來了,善意的提出來,應該提。大家修煉不也要為別人好嗎?首先想到的是別人,看別人有缺點,因為他也在修煉,為甚麼不告訴他?不管他怎麼對待,你們該告訴他就告訴他。你們的心是善的,師父看到了,你不用給別人看。至於說他不接受,不管他接受和不接受,你都觸動了他應該去的那顆心,我想對他都是個促進。他當時沒悟到,過後他可能能悟到。如果他再悟不到我會再利用別人的嘴再敲擊他,再悟不到就讓他頭上撞個大包。(笑)講的是笑話啊!其實修煉就是去人的執著心。但是你要明白如何去修煉就必須得看《轉法輪》這本書,反覆的看。發現了自己的執著心還不想去,那就是個人問題了。自己發現不了,別人給你提出來了,你覺的心堣ㄤh快,你拿起《轉法輪》來看一看。你不用抱著任何目地去看,你隨便的拿起《轉法輪》來,不管是中文的、英文的,還是其它文種的,你隨意的把它翻開,保證那一篇就是指你說的,你去看保證是這樣的。但你不要去試驗,你想去試驗這顆心非常的不好了,是對法的不嚴肅,所以你想去試驗的時候就不好使,也不管用了。

  弟子:我學法近兩年,心性也在提高中,但卻未在身體方面消甚麼大難,師父還管不管我?

  師:你都修了兩年了,大家想想,我要不管你,你早就離開這個門了。其實,我們不要跟別人比。別人碰到一大難,撞到汽車了,把汽車給撞壞了,也沒怎麼樣,我也應該來那麼一把。每個人的修煉情況都不一樣,我可能沒有給你那樣的安排,採取另外的辦法幫你去消業。其實要是都一樣的話你們都不用修了,一看就知道了。你碰到甚麼都跟他一樣:我也照這樣做了。那就不是修煉了。所以每個人的情況都是千差萬別的。

  弟子:小孩兒習慣了常聽老師的講法錄音,在他睡前也放給他聽,這樣做會造成他長大後,一聽法就想睡覺嗎?

  師:不會的!做的很好。小孩愛聽那是他先天的本性那一面是明白的。小孩在三歲以後先天的東西逐漸的會少,會被掩蓋。三歲以後到六歲以前,小孩兒還是很天真的。到六歲以後就容易形成觀念了。

  弟子:修煉的機緣是怎麼種下的。

  師:也有在不同層次上結下的,也有在人這兒結下的。

  弟子:現在我們地區的大法資料始終未在社會上大量公開發行,有其它原因嗎?

  師:你們大家修煉的很好,形式上基本上是大法的形式在修,這個沒有問題。至於說資料的問題有的地區可能是有,有的地區就沒有。在中國大陸有的地區幾十個人在看一本書,是極其缺的。特別是在鄉村那是更缺了,書是非常缺的。這些問題都會解決。

  弟子:在法上認識法,怎樣才能更好的做到這一點?

  師: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用常人的觀念去衡量法,用常人的這個說法講大法,像一個局外人一樣。真正在法理上認識法,講出的是法,行為也是大法弟子的行為,那才是在精進中修煉。所講出的話就不一樣,談的是怎樣在精進過程中更加精進。而不能在法上談法的人,只是抱著感性認識,或者是常人對法只是覺的好的心態,用常人的語言去講法,往往都是這樣的,差異很大。

  弟子:我最近無精打采,做事提不起精神,是不是惰性?

  師:精進哪!精神起來呀!我告訴大家,這也是魔性的一種表現。這是思想業力造成的,它就讓你處於這樣一個狀態前進不了。在法理上認識法,真正的精進就能過的去。

  弟子:三歲的外孫很喜歡看師父的像片和法輪圖,還說「法輪天地旋,圓滿就是回家」的話,但孩子的父親經常干擾他學法,有些事我又不能夠直接管。

  師:先找一找自己的原因。當父親的不理解就先不在其面前表現,因為父親他不讓修煉。大家想一想,修煉是最對的事情了。他父親不理解,你又說不清楚,那就過後告訴孩子。你想這小孩兒就不一般了,三歲嘛,不是常人能講出的話。

  弟子:常人中的上進心與您所提的執著心有相似之處嗎?

  師:宇宙的大法開創了不同層次的生命所存在的環境,造就了不同層次的生命。人也是最低的一層宇宙大法給造就的環境和造就的生命,在這一層媯馱H開創了人知道的道理。至於說和大法有相似之處,我不能夠同意你的說法。人的上進心,可能對人是好事,但那是常人,我這媮羲漪O修煉人。修煉人能完成好他們應該做的工作和學習,但卻不執著於此。

  弟子:在校刻苦用功爭取第一是執著心嗎?

  師:這個問題我已經講的很清楚了。有許多小孩兒不但學法好,而且在學校的學習都是前一、二名,很多都是這樣,非常的多。但是他們不是執著成績的本身,而是在大法修煉中明白了應該怎樣做,能夠擺正學習與法的關係,因為學習是學生應該做好的。是對法的理解,在哪都應該做好人。知道自己是個學生就應該學習好,他自然學習也就好了。只要去好好學習,完成本職應該做的,他必然就能夠考上好的學校,考上大學,而不是執著於好的學校,執著於好的成績,執著於大學而得到的。我經常講到那樣一句話:人抱著想要幹甚麼的心,想要去得到的時候,往往是相反的。當只想去做好那件事情的時候,自然也就得到了。

  弟子:在工作中對所做的費時費力,精益求精是不是執著心?

  師:如果在工作中,你吊兒郎當的,你不能夠做好工作,當你拿到這份工資的時候,我想你心堣]不踏實。因為修煉的人在哪堻應該是好人,不是為了做好人而做好人,你是一個修煉的人,你應該做好這一切。就是這麼一個關係。

  弟子:我擔心自己修不成。也下決心今世不成下世修。

  師:看上去很有決心,其實你一點兒都沒有決心。你下世如果再出現這個狀態呢?那就我下世再接著修,是吧?要有不錯過這一機緣的堅定,這一世就一定能成。

  弟子:現在我已經知道了,以後的人類不會有法輪大法洪傳。那麼我就沒有必要下世接著修了,這想法對嗎?

  師:就是這世修不成,下世接著修,下世也沒有法輪大法了,那也不用修了。但是你的問題提上來了,說明你還是有心修。精進,把心放下來真正去修。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大家知道這個宇宙中出現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麼大的一件事情在人類社會出現,它是偶然的嗎?我不能講出人類未來的事情,你會執著於它來學,那麼就是抱著執著心來學。我想,你不能精進的原因也就是你對法的理解還不夠。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你就是多看書。看書也就是費你一點時間唄,還勞不了你的筋骨,苦不了你的心志。多看看書,解決解決問題,然後你再看看能不能精進,能不能修下去。

  弟子:香港學員向師父問好!

  現在香港傳媒記者對師父及法輪大法之誤傳報導深感痛心,已向傳媒業發出公開信糾正其錯誤、歪曲事實的報導。各同門弟子在悉尼及新西蘭聽師父講法後更堅定的跟隨師父的法輪大法道路前進,實修洪法。

  師:謝謝大家!(鼓掌)法輪大法不可能給全世界每個人一本書,也不可能給中國十幾億人每個人一本書,然後再判定你應該擺在哪個位置上。那麼人有明白的那一面,也有不明白的那一面。表面上不明白,其實他都有明白的那一面。當法輪大法真、善、忍這幾個字能叫人知道的時候他就會起念,就看他那時的一念怎麼擺,可能就定了人的前程,定了人的位置。所以不管它怎麼報導也好,不管它怎麼做也好,昨天我講了幾乎全世界每一個角落都知道了,每一個人可能對這件事情都有一念,不是簡單的事情。這麼嚴肅的大法,大家想一想,記者寫了甚麼,他都得去承擔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只是這些,常人社會中的每一個人,每一個生命都得在未來承擔他所做的一切。這是絕對的真理,而且是千真萬確的事情。對大法本身的攻擊,這就不是一件小事,因為人的生命都是這法給開創的。他連這個都反對,他應該去哪呢?

  弟子:《洪吟》一書弟子看後,淚流滿面,受益良多。是修煉道路上又一珍貴無比的寶書。

  師:我在這本書中主要都是寫的修煉中的事和與法有關係的事情,所以我覺的給大家看一看對於大家的提高也許會有好處,就把他出版了。

  弟子:對於北京發生的事情我們都應該忍,堅定大法。

  師:能夠修自己,這一點當然是正確的。如果人家說你是邪法,你都無動於衷,我說就不對勁了。因為學員每個人都在大法中修煉,知道大法的可貴,珍惜大法的本身也是珍惜你自己。你們學大法的過程中,經常會有一些考驗。包括你們在睡夢中的考驗也好,在實際工作中的過關也好,在實際生活中的過關也好,就像一個小考試一樣,學一段時間考考試,看你紮實不紮實,學沒學好。但是我告訴大家,到你最後在大法中圓滿的時候會有考試。

  弟子:如果把代代相傳的疾病基因取出後,那麼對所有與此事有關的如操作者以及產生出的孩子,包括這層空間和存在其它空間的情況,存在得和失嗎?

  師:怎麼說呢?其它空間的你動不了。人在生命的領域中是在不斷的探索,但是所能知道的只是人類由分子組成的最表面身體的情況。而構成人生命最本質的原因,人是永遠也不會知道的。所以要查清人的生命和生命到底是甚麼,那將永遠、永遠是人類的迷。這是不可能叫人知道的。至於說能不能夠取出遺傳中這個疾病的基因,人就不得病了,還不是這樣。人體自有導致得病的因素存在。同時人有許多病因科學家也發現並不是由這些疾病因子造成的,所以你想讓人不得病是不可能的。

  我站在修煉的角度上講,如果一個人要不得病,他百年後一定下地獄。為甚麼呢?因為人光造業不還業,他的業就太大了。所以人會有病,會有痛苦,生活中會有麻煩,會有難關,會有苦日子,這都是在消人的業,都是在消減業力。特別是在有病的時候,這個消業就比較大。那麼是不是有病就是好事了?當然不是好事,人不去做那些壞事就少有病。那麼是不是人就不用把甚麼基因取出來呀?其實人想做甚麼你就去做吧,這是人的事情,我只是給大家講了那麼一個道理。那麼人總是要探索,總是要所謂的發展,總有這顆變異了的人心在,那麼你儘管去做好了。因為現在的科學貫穿在生活中的每一領域,每一細微的領域。一切好像都為了它而生活,為了它而存在的。你只管去做好了,今天的人就是這樣的生存狀態,那就是你的工作。既然做了我想你就儘量把它做好,這個沒有問題。

  至於說這些得與失,這個與修煉沒有關係,那是你的工作。工作和修煉是分開的,不是一回事兒。你的工作代替不了修煉,但是你修煉中的心性和狀態會反映到你的工作中和你對一切事物的態度中。

  弟子:如果宇宙是一個有序的系統,能量是無窮的,那麼現在混亂學說是怎麼與這種宇宙安排系統相適應的呢?

  師:其實不管人這兒怎麼混亂,這些學說怎麼多,過去古代中國有諸子百家,近代有各種哲學學說,還有各種宗教學說。不管它怎麼說、怎麼弄,都是這一層的東西,它對宇宙不起任何干擾。我舉例子好像罵人一樣,其實不是,我只是舉例子:那個垃圾堆媮`要放出各種味來的,你不讓放也不行。所以它與宇宙沒有直接關係,只是人這個地方混亂的一種表現。亂中看人心,亂中看誰還有正念。

  弟子:有一次我盤腿竟達八小時二十分鐘,以後走起路來總是一瘸一瘸的,但現在已經好多了,難道我真的是錯了嗎?

  師:那八個多小時可不是試一試啊。我們煉功要力所能及的多煉一些,是好事。超出你的極限,非要盤那麼長時間,非要怎麼樣,當然修煉的這顆心是非常好的,會不會是又是另外一種執著呢?如果你真的對盤腿的本身要是有一種執著,那麼可能會造成一種讓你悟的因素,讓你明白的因素。所以我想,大家修是修,不要抱任何執著心。非要達到一個甚麼第一,我非得要來一個別人都沒有我盤的時間長,或者起了甚麼別的心,那保證就適得其反。絕不能夠在大法修煉中生出執著心來,只能讓你去執著心。

  至於說在長期的修煉當中,你已經自然而然就能盤那麼長時間了,又有時間,在家堥S有甚麼太大的事,一盤就盤那麼長時間,我想那你就盤好了。但是這媄靾晹酗@個問題,我講了,我說我們大法不主張長期在定中修,多看書學法,你要明明白白的修你這顆心,在法中提高。而修煉的動作本身是一種圓滿的輔助手段,所以你要把這八個小時用來學法,我看提高會很大。其實我跟大家以前就講過,傳這個法當初就已經考慮了,在常人社會狀態中的人怎麼修?因為時間很緊,有許多工作忙的人肯定沒有那麼長時間盤腿。

  我其實已經講過這個問題了。哪怕你有半個小時盤腿時間,我都不能讓你落下,在煉功的動作中應該解決的問題都不讓你落下,就是為了適應於這種形式的修煉。大家如果每個人每天要都來它八個小時,常人社會的工作都沒人做了,人家都理解不了我們了,這就不對勁了。我講的是一個道理,也不是說不讓你這樣,不讓你那樣。如果你非常有時間,你又能夠很自然的盤很長時間,那你盤腿我是不反對的。就是說你不要抱著執著心去做任何事情。

  我的這個思維方式,大部份都是東方人的思維方式。我剛才這樣講,老是那麼辯證的去講,我不知道白人學員聽的明白聽不明白?你們聽的明白嗎?(鼓掌)好。因為我講法時候的思維方式,經常是東方人的思維方式,所以問問大家。

  弟子:如果生命產生於三界之內,要想修出三界是否很難?

  師:也不一定。以前在修煉中是很難,可以說是不可能的。說普度眾生,其實是度他們自己世界下來的,而像釋迦牟尼佛、耶穌下來度人,在他們人種範圍內他們是誰都度。但是,也都是有一定的侷限性的。現在是宇宙的一切眾生都在從新安排他們的位置,那麼可能在這一方面也都有機會,就看這個生命怎樣去對待這一切了。

  弟子:我們大法包括了佛家、道家和奇門的理,其他如來所證悟的一些法理,對我們有指導作用嗎?

  師:沒有。大法涵蓋一切,但是卻不能夠把哪一個小道、小門或者哪一個如來的理也加進來,那只能使你悟偏,因為它不能夠和宇宙大法相提並論。不同層次的認識與果位都是法造就的。你們在這大法中所修煉的一切,也有你們自己對法證悟的因素,那就是你們自己得到的果位。

  我們順便跟大家說一下,我們在座的有的還是第一次來,還沒有看過我的書,我們的學員,或者是親屬帶來的,大家坐在這堨i能都是緣份。但是,我告訴大家,你們提的問題我沒有時間給解答。為甚麼呢?我來這堣@次很不容易,他們幾年才開了這一次法會,他們在修煉中有許多問題需要我給解答,所以這時間對修煉人來講是極其珍貴的。所以我不能夠把時間給你們,請你們原諒。為甚麼呢?因為你們所提的問題往往都是常人的問題,而人類社會的事情我不管。還有的人剛才提出來,說你們師父那麼有本事為甚麼不把國家的經濟搞好啊?誰都知道人類社會的發展是按照規律在發展,到了哪一步應該怎麼樣,那是神給定的。佛、道、神都維護著這一切,是絕不能夠隨便亂來的。那麼多的神想怎麼幹怎麼幹,別說把你經濟搞好,天下早大亂了。

  但是從提的這個問題看:第一他不是我們修煉的人;第二帶有一種挑釁性;第三,他是站在人的這個基點上在想問題。人想幹甚麼神就得給你幹甚麼嗎?人要想幹甚麼那麼天就得給你做甚麼嗎?神都聽你人的指揮嗎?你覺的國家經濟搞好了重要,你知道神把其它的事情看的更重要!你知道人沒有福份是因為他的道德不行,人心太壞,如果人心都好了,他就會有福份,他就會昌盛。你懂得這道理嗎?!人變的那麼壞了,還想要這要那,誰給你呀?!我這堣ㄛO說哪一個民族,哪一個國家,我就是說一個普遍的法理,就是這麼個理。要想有福份,人要想有福份,那就得減少業力,有大德,才會富強。首先也必須得是人心向善、業力小,不然的話,還不只是經濟不好,天災人禍甚麼都有,連綿不斷。可是人他不悟啊,他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有安排的,他就認為人想怎麼辦,就能怎麼辦。

  弟子:世上一切專做壞事的壞人,也是命中註定的,可以原諒嗎?

  師:不可以。一切都是註定的是指人的生命是有序的安排。我在法中已經講了,有兩種情況可以改變人的命運,可以改變人的安排。一種就是一個人走上了修煉的路,你在一生中是沒有修煉的,那麼你整個的生命都將要從新改變;再有一種情況就是這個人幹壞事,可以改變他的命運,他無休止的幹壞事,甚至可以改變他一生的命運。如果人要沒有幹壞事,就不會造業了。所以人在幹壞事的時候可以改變他的命運,可以改變他先天的安排,但等待他的是在償還他所幹的一切中被層層銷毀。修煉是可以改變人生的,其它任何辦法都沒有。

  弟子:我看《轉法輪》時,有許多高深的理,經常看了就忘,我在聽講法錄音時,過後甚麼都忘了。

  師:這也是正常的。一個是剛剛開始起步時思想中不好的東西太多造成的。一個是因為你在得了法的這一方面你記住了,也就是修好的那一部份,隨著你不斷的修煉,提高速度越快,那麼你學好的那部份隔開的越快。你一學好了之後就馬上隔開,一隔開就和你沒修好的表面這一部份不溝通了,所以感覺怎麼都忘了呢。就是說你那一部份已經過去了,它合格了,夠標準了,達到法的要求的時候隨之就昇華了。昇華了之後的那一部份就是神,絕不能夠和人混同在一起。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因為過去在深山老林堶袚猁煽N不是這樣,是因為他不接觸常人社會。而大法弟子恰恰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神的那一部份要和人幹著同樣的事情,那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就得隔開。你這邊做好做不好的,修好的一面是不動不參與人的事。這就保證了你修好的那一部份不往下掉,只能夠往上不斷的提高,這是一個最好的辦法。

  所以有時會表現出又忘了的感覺,或者是這一關過去了,過了一段時間感覺怎麼現在這個執著心好像又有了?就是修好的那一部份,達到標準的那一部份,它已經隔開了,是這樣造成的。但是也不完全是這樣,在你不斷實修的時候,你人最表面的這部份改變的也就越來越大,對法能夠記住的也就越來越多。所以那是在一段時間之內會出現的問題,會出現的情況,是正常的。

  弟子:現在越來越不願意說話,對做任何事也比較淡,而且還總忘事,這種狀態對嗎?

  師:忘事還有一種情況。你們在常人生活中,特別是在中國那個地方,有許多人腦筋都用到了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人與人之間的摩擦上去了。那麼這樣一來,就造成了思想與思維方式非常不好,與修煉人的思想是絕對不相符合的。人已經成為習慣了,一想問題你那個腦筋就轉到那兒去,就動壞的念頭,那怎麼辦?我就把你們那部份思想先閉塞掉,讓它變的不那麼發達,讓你的好思想那部份變的發達起來。那麼在這個期間你會出現容易忘事,是為了你好。你那個思想一出來就是動壞念頭,這是絕對不行的。當然不是說怎麼壞,那個思維方式就是不對勁兒,一弄就是那種思維方式,所以要給他改變。一段時間容易忘事這是為了大家修煉才這樣做的,但是不會影響工作和學習。至於說發現自己做的事情不大對勁兒,那可能與你的提高有關係。因為法理是不斷昇華的。你現在悟的是對的,你再提高你又發現你悟的又不是絕對的了。你再提高,你發現剛悟到的又不怎麼太對了。可能是這個狀態。所以越往上修應該是越對。

  弟子:修煉是從生命本源開始,直到圓滿;功柱是從頭頂開始往上長,直到圓滿,這兩種過程之間有何關係?

  師:高能物質轉變身體是本體的變化。大覺者具備非常大的能量,修煉中這個能量的表現就是功柱,那是修煉者的法表現在外觀的一部份。它是兩種存在形式。修煉中所需要的一切,包括自身分子的改變,也得靠這個能量,它能改變一切。大法修煉是以生命的最微觀開始,但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其表面也在變化著,只是變化比例小,大約是百分之一的比例。

  弟子:修煉是人這邊身體起作用,法理也越來越明白,無求而自得,這種認識感受對嗎?

  師:對!這個狀態是非常好的。達到這個狀態時會感覺到輕鬆,生活的踏實。隨著自己不斷的精進,對法理越來越明白,所以修煉起來越來越簡單。有很多事情看起來也就不像人看問題那麼複雜,一目了然。常人在發生甚麼矛盾的時候,互相之間爭論的誰也不服誰。可是你不在他們的爭論之中,你在旁邊冷眼去看他們的時候,你能判斷出來他們誰說的在理。如果你根本不在常人之中你再看他爭辯,他沒說上幾句,你甚麼都明白,有一種這有甚麼可爭的感覺,一目了然。

  弟子:由於我的年紀大,骨頭太硬,盤腿打坐很難做到,連單盤也無法做到,只好散盤煉功。

  師:修煉對任何年齡人來講都不是問題。年歲大的人,本身並不存在難修的問題,是不分年齡的。因為對法的理解不管你年歲大、年歲小都能夠理解。那麼至於說盤腿,當然年歲大的人我也會區別對待這個問題。這一生中都沒盤過腿,好像骨頭、筋都沒有那麼長過,怎麼辦?慢慢去煉,不要著急,我想終究還是能盤上。因為八十多歲、快九十歲的人,從沒盤過腿也都盤上去了。煉煉看,對自己要充滿信心。過去修煉的人八九十歲、一百多歲的時候才得道那是很常見的。

  弟子:以後的人不會知道這個法,但在經文「法定」中說「千秋萬代都要按著我親自給大家留下的這條路修才能圓滿。」

  師:我給你們講,只能是用人的語言去講,這個法在宇宙中各界、各層將永遠都不會改變,永遠都不能再改變。所以,我們這個宇宙的大法,將永遠立於不敗。而且他還有自身修補能力,不斷的圓容他,讓他永遠不壞。大家知道,人是不配聽這麼大的法的。不是釋迦牟尼佛不講真法,不是耶穌不想給人講那麼透,是人只能聽那麼多。不然的話,人知道了佛神的理那是不行的。我今天給你們講了這麼多天機,你們圓滿了,我並沒講給人,都講給神了。

  不圓滿的人,將來都會給他抹掉記憶,都不會讓他知道。而這個大法媄鋮鉹切晹野h法輪世界的人,還有這一門的涵義在堶情C所以那些將來給不給人,那是以後的事情。但是這個大法的本身和我,以後的人類不會知道。人們會傳說很長時間,就像神話故事一樣,人們會講很長時間,也會深深的記住在最後擺這一層生命位置時給人留下的深刻的教訓。

  弟子:法輪功講真、善、忍,那麼天津發生了對法輪功弟子不公的事,是否也應該忍?

  師:這個問題已經跟大家講過了,不想多講。忍是修煉者在一切行為中的表現,而不是沒有行為。這麼大的法被人隨意破壞就不應該去表達一下意見嗎?我再一次告訴大家,去北京的學員不是去示威、不是去遊行、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惡意,都是本著善念向國家領導人反映真實情況。我想這樣的事情還是應該做的。因為他們覺的對大法弟子的不公,好像是就等於對他的不公。你說他是邪的,就等於說我是邪的。每個人都這樣想,每個人都想為大法正一正名,跟國家領導人反映反映情況,就是這個心,沒有錯!去的人多嗎?我說去的人並不多。因為有一億人煉功,每個人都去的話,那可了不得,北京也裝不下。全國有一億人才去了一萬多人,怎麼還多呢?如果你真的要定他為邪教,我看去的就不止是一萬人了。那向中央反映真實情況還錯嗎?沒有錯!(鼓掌)

  我們講了我們不反對政府,不參與政治,大家都在做好人,這還有錯嗎?你還非得說他是邪的嗎?如果大家都在幹和常人一樣的事情,你說他甚麼,他可能無所謂,他真正的做好人,你再說他邪,那他能夠不痛心嗎?

  弟子:一個人善心的大小是不是由先天生命所在層次的高低所決定的?

  師:善心實際上是先天的本性,在世間只能說是人善良的先天表現,和完全是動物或其它生物轉生成人的有區別。作為人來講,善心每個人都有,因為每個生命在所在的境界中構成生命時都是符合那一層標準的。只是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在常人中為了立足於常人社會,不斷的保護自己,維護著自己那點利益,不斷的傷害著別人,善心變的越來越小。

  弟子:佛是最高層次,人類是最低層次。從佛到人其中有多少層次?

  師:看來你是沒有學法。宇宙的結構我跟我的學員都已經多次講過了,你找書看看。因為講起來非常大,也非常長,一時也講不完。佛也不是最高的,不像你想像的那樣。過去最高的神是無形的,他沒有形體的。而有形體的神,在整個宇宙來看,都是在中下層。從上層往上,龐大無比的神都是無形的,就像瀰漫的物質一樣。但是他有思想,有生命,層次越高,能量越大,力量越大,層次越高,智慧越大。

  弟子:煉功僅半年,還沒有任何煉功反應或狀態,是不是師父沒管我?有時想我可能是個大根器之人,這種想法可以嗎?

  師:你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那樣的想法,都沒有關係。但是不要把這些想法作為一個執著,想過就想過了。每個人的修煉道路都有一定安排,只管去修。大法是開給眾生的。作為弟子,我要不管你就是我的問題。其實你能看到法理,能夠在其中修,而變化的部份你又沒感受到,這不等於你不是在修煉。因為有的人確實很敏感,有的人確實不敏感。那麼人的修煉狀態就不一樣。也可能是大根器之人,也可能不是,所以哪種情況都有。

  弟子:只修到天人層次的人是否得等到肉身死亡後才能去他該去的位置?

  師:三界內的這個天人,他是沒有最大一層分子粒子構成的身體的,是比人的這層粒子微觀的粒子構成的身體。所以,他不能帶有這層身體。但是我講了三界之內沒有圓滿之說,不走出三界都不算圓滿。其實有些人,做的比較好一點,就是說他是常人中的好人,業力比較小,或者是他一輩子做了很多好事,這個人不修煉也會升到三界之內不同層次的天上去做天人。這個不用修煉的。但是,過了多少年他還要下來輪迴。至於說小道修煉,他出不了三界還有別的原因,這是小道的事,不管他們的事。

  弟子:處事上沒有主見,容易被別人帶動,這種狀態是自己不精進嗎?

  師:是理性問題,作為修煉的人做事要有正念的主見。

  弟子:做好工作與修煉有關係嗎?

  師:你在常人中做事的時候,應該怎麼樣把事情做好,又不牽扯你們心性上的問題,只是技術上的問題,我想那與你們修煉沒有關係。如果你面對的問題,是帶有心性上的問題,就說你做的事情可能有好事有壞事,我想,你就儘量的要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就對了。

  弟子:已被高能量物質轉化或部份轉化的身體,還受不受物質空間的客觀規律所制約?

  師:完全被轉化之後不受。只要沒得到轉化的部份會受到人類空間的影響,他就可能受這個空間的制約。

  弟子:吃了熱氣的食物會上火,會受涼咳嗽,吃多了會胖。

  師:這像是常人提出的問題,這和修煉人不是一回事了。因為你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自身所發放出來的能量,有意無意都能夠改變身體的狀態,所以和常人還是有區別的。修煉者怕吃熱食物上火,那可是一個執著,再說也不是那麼回事。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得在法上認識法,得用超常的理來衡量自己。所以你還老是用常人的理來衡量自己,我說那就不對勁了,是不是?那就是心性問題了。怕受涼、咳嗽這是一個常人,我知道你還沒修煉。我們修煉的人,這個身體最後走到淨白體,然後走出三界,成為一個高能量物質構成的身體,那麼修煉過程中我們不得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嗎?說我沒達到之前,我是用人的觀念來衡量要求我自己,那就永遠是人。因為你達到和沒達到,你自己是不知道的,你都要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要修煉你就試一試。有的學員過去不敢喝涼水,現在喝沒事。不敢這個、那個,現在都沒有問題。而人所認為的,那只是人的觀念。昨天我舉個例子,學員跟我講:他被汽車撞了,兩個肩胛、身體的骨頭、盆骨都撞碎了。他昏迷中被送到醫院堙C醫院說這個人很難恢復了,這個人都這樣了,夠嗆了,那就準備後事了。可是,第二天他自己下床走了,醫院理解不了,醫生說這個人怎麼能活呢?他回家了。後來醫院就為了了解了解這個人現在怎麼樣了,問他還走嗎?那意思是說還能走嗎?人家告訴他現在不走了,「你看」,那醫生說,「我說不行吧」。可是人家緊接著告訴他,「現在能跑了」。(鼓掌)當然人的觀念是理解不了的。就是說,修煉的人,你自己在幹甚麼你要知道,你不要老是把自己混同於常人。

  弟子:師父度人開了那麼大的門,為甚麼影響了許許多多各個空間的神呢?

  師:因為我在正法!他們都是被正的對像。一切生命都在從新擺放自己未來生命的位置。

  弟子:文稿中往往摘有師父書中的原話,應該怎麼處理?

  師:燒掉就可以了。因為你是個修煉的弟子,你沒有不敬的意思,又沒地方保存。特別是我們抄書的時候,有人問抄壞的怎麼處理?都可以把它燒掉,沒有問題。法是在字的另外空間堙A人間的火是燒不著他的。毀掉的只是最大一層粒子構成的紙與表面的墨水。

  弟子:煉靜功時不宜動,如果體形不自覺的改變的不合要求,可否調到符合要求的位置?

  師:可以,一點都不受影響。發現不對勁了,一定要正過來。不然的話形成習慣了,那個機也會走形的,一定要正過來。但是又不是說我們每個人做的動作不能夠有一點差異,都像一個模型堶迉X來的一樣,那不可能的,肯定是不可能的。大家做的基本上能夠符合要求就行了。儘量的集體做,煉功的時候要齊。

  弟子:如果打坐兩小時,時間安排是:球狀加持、柱狀兩個手輪換加持各半小時,入定半小時,這樣安排好嗎?

  師:如果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或者是你很有時間,你又能坐這麼長時間,我是不反對的。但是,不要影響了正常生活,不要影響了工作、學習。同時,還要把學法擺到第一位上去。這些事你就自己去掌握,不能說你的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時間安排,但是,千萬要把學法擺在第一位上。

  弟子:我五十七歲,修煉大法兩年有餘,但還沒來例假。

  師: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不一定都是這樣,但是普遍上是這樣。個別的我就不能去講,我今天講了又帶有普遍性。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情況,作為修煉的人,別把它看重。如果你要是老想著這件事情,那麼就又形成了一種執著。可能應該有,但也可能不來。即使有也不讓你看見了,在身體堶探N轉化了,所以別把它當回事。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反正是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不是說有了你就能修,沒有你就不能修,不是這個概念。

  弟子:身居新西蘭,不吃政府糧又無法生活下去,這樣會失德嗎?是否應回大陸修煉為好?

  師:在哪堶袚珜ㄓ@樣,這我不管。至於說生活上的問題,自己能解決就最好。不能解決,也不能說你錯,因為這個國家,它就是有這樣的福利。但是我想,不管是能解決不能解決,或是在哪兒修煉,如果是你這種情況,就別把它看太重。在哪堶袚珜ㄞ銃篝﹛C我講了最大符合常人狀態去修,包含的涵義很廣。但是你說,眼下覺的這堶袚珧_來比較好,那你就在這修。但是我想,如果你身強力壯就儘量解決這個問題,如果年歲大了,那也就別把它看重。有很多事情也不像表面這樣,特殊情況會有特殊的對待。因為這不帶有普遍性,所以我不想多講。

  弟子:您在「圓容」經文中,「捨盡」具體是指哪些?

  師:就是捨盡你所有的執著。有一樣執著,它都像一把鎖,像一道關,像一個不能讓你起航的纜繩一樣,都得把它斷開。當然了,在修煉當中,大家怎麼修,怎麼放棄這個執著,我已經講過了。不是說放棄執著心就是把甚麼物質上的東西都放棄了,咱們都要飯去,不是這意思。這個問題我不再重複了,新學員,還不太明白的,你們去看書。

  弟子:在正法時期,一些高層次眾生本想配合大法做點好事,但反倒成了障礙,也在清理之中。

  師:我告訴大家,是因為眾生都背離了大法才正法。那麼大家想一想,他要幫著做好事的時候,他是不是還是原來的觀念呀?那麼他的標準是不是原來的標準呀?所以他做還不如不做,可能還添麻煩。硬要堅持就是破壞,就是這個道理,誰也幫不了。但是要是絕對按著我叫他們做的幹就沒問題,那才是最偉大的。

  弟子:老師在《洪吟》中的「洪微十方看蒼穹」是否理解老師在極微觀下觀察天體。

  師:是這個意思。「洪微」那個洪是指最大粒子,要遠遠超過你們所能認識的粒子。其實要說白了那很大範圍的宇宙它不也是個大球嗎?也是粒子。看宇宙眾生、宇宙狀態的方式和人看物體這種方式不是一回事,不是一種看法。微,就是極其微觀了,那「洪微」也有一層意思就是最微觀了。洪,本身也代表著洪大,「洪微十方」,要看到最大還要看到最小,同時還得看到最廣。佛家對十方世界的這個概念,就是上下、四面八方包括在內,就是十方,就這個意思。一眼哪兒都得看到。「洪微十方看蒼穹」,你要想看明白天體,你就得這麼去看。當然能理解甚麼樣就甚麼樣,不多解釋了。

  弟子:有一人向單位同事洪法,對方提出如你病好了,他們就學大法,該負責人就去醫院檢查,但結果不好,很困惑。

  師:這個可得從你的心性上去找,看這問題就知道目前學法還不夠。你提問題的表面很簡單,煉這麼長時間了,本來是做件好事,為甚麼不能給人證實呢?不是這麼簡單的。修煉,你的提高、去你的執著心是第一性的。至於說你叫別人得法那都是別人的事,那都是第二性的,你的提高才是第一性的。無論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夠脫離開你本人的提高,那麼你遇到這些事情就要從心性上找一找。你沒有病的狀態,也不吃藥那麼多年了,一直覺的很好。那有病是甚麼狀態呢?有病就是影響你工作、生活、學習。平時覺的不舒服,這不就是有病嗎?是不是還一直抱著一顆不安的心,或者是以很強的一個甚麼心去做的時候,就可能給你診斷個假相出來,很可能會這樣。修煉真的很嚴肅,因為它是最嚴肅的事情。從另外一點看,那些人是看你好病才來學,這是帶著甚麼心走進來的呀?我們要的是來學大法修煉的。

  弟子:我想教跟我學中文的孩子們學法輪大法,但我又擔心可能出現某些危險。

  師:絕不會出危險,只能對人好。小孩兒不存在大人那種業力的問題和出現那些過關的事情。小孩有小孩的狀態,絕不會有這些事情。

  弟子:修煉者可否補牙?鑲牙?

  師:這個沒有問題。在你表面身體這些部份還沒有發生變化的時候,你覺的壞的牙不好看,就把它補上,沒問題。就像我們人穿衣服,穿的整潔一點,是一個道理。

  弟子:請問師尊關於有為和無為的把握?

  師:這個問題我已經講過了。在我們大法中修煉,有為、無為和過去修煉不一樣。過去一切行為都是有為,他認為吃飯走路都是有為,所以他就長期入定不動了,就在那兒打坐,他就認為是無為了。而我講的無為是今天大法的修煉方式。每個人都在常人社會中生活,你不做事是不行的。所以我們講最大的提高方式就是人心上的提高,這是最根本的。其實他講無為也好,苦修也好,他的最終目地是提高人心。可是我今天直指人心,直接在人心上提高,所以大法就是修的最快的。

  大法講的無為是說,你不要有為的自己給自己安排找苦吃,安排修煉方式,或者是你自己非得去做一些你認為是好的事情,自己找點難,或者非得如何如何,這都是有為。而在這些問題上,大家儘量保持無為,隨其自然的修煉。你該工作就工作,該看書看書,該煉功煉功。出現的問題你要知道這是在修煉中反映出來的為自己提高而出現的。不斷的提高著自己,不斷的看書這就是精進。其它一切給自己找的你認為好事,認為有益的或者是其它甚麼事情,說不定就是障礙。所以在這些問題上我認為,作為一個修煉大法的人,不講不該講的,不做不該做的,就是無為的了。

  弟子:在學法時有時能悟到師父為甚麼要用這種方式講,這種自然反映是否正常?

  師:這些都是修煉中的正常狀態,一般都會出現。我講法時有個特點,在回答問題時覺的對多數人沒有針對性,只是對個別人或者無關緊要的問題時,回答的問題往往是所答非所問的。其實,我是在講法,是不能講廢話的,講出來是要給人留下來,眾生都要聽的。所以不能夠根據已經明白了的問題,一定要回答這個問題。我會借用你這個問題又講了其它的問題,需要更多人知道、更多生命知道的問題。而且,我講法的時候,我發現在解答問題的當中,你已經明白了,而你這個條子還沒念完。既然你已經明白了,那我也就不念了,我就要借用這個問題又講其它的問題,往往是這樣的。所以我講法的方式是不像常人解答甚麼的方式。

  弟子:有時體悟到物質生命在天體宇宙中存在的道理和運動規律,這種理解與未來的果位有甚麼本質上的區別?

  師:這是一種現象在思想中的展現,也是經常有的。有許多學員在學法中領會了法在不同層次展現出來的法理。但是,說不出來。一旦說出來的時候就不那麼偉大了,就成了似乎是常人的道理。因為高層的法,人的語言是講不了的。我給你們講只是概括的講,而真正法理的展現就不是這樣了。所以有的時候你們能夠真正悟到那一層法理的時候,你們豁然間明白了,那才是真正的提高了,明白了,昇華了。

  你們往往在法理中悟到的很多問題都是對的。不抱著執著心去悟,都是對的。但也有的情況下,是你抱著執著心不放,硬要找你自己要執著的道理,那麼很可能你的執著使思想業力造成假的東西來展現,卻不是法理中展現出來的,所以那是假的。不抱任何執著心,不抱任何觀念,才能看到真正的法理。比如你抱著任何一顆執著的心想衡量衡量大法,這塊兒講的對,那塊兒講的不對,這塊兒我同意,那塊兒還有想法,你甚麼都看不到。因為法是嚴肅的,法理、佛理是不允許人來衡量的,所以你就看不到了。至於說你具體的或是你悟到的東西,很可能都與你不同層次中所感受到的狀態,與你最終的果位還是有差距的。不然的話,你今天不提問題,你甚麼都明白。所以,它只是不同的境界不同層次中知道的法理具體的體現。

  弟子:請問師父為甚麼錄製新煉功音樂?白人學員感覺不太適應?

  師:這是由於我們原來製作音樂的母帶,已經磨損的不行了,所以就從新做了。因為所有的母帶都不行了,錄製的太多了,那麼質量就不行了。所以大家拿到之後可能越來越不行,就存在這問題,就從新製作了。

  如果不太適應,我想原來的錄音帶你去聽也行,沒有問題,用新的也行。但是大家都覺的用新的好像清楚一些,因為它是新錄製的,母帶清晰,所以肯定聽起來就比較清楚,就是這樣的。但是煉起功來除了自己感覺上的差異之外,在實質上修煉中沒有差異。

  弟子:請師父講一下超物質。

  師:這不能講。我要把它講出來,將來人就可能打開這個空間。這是不允許人打開這個空間的,是不允許人知道的。

  弟子:因我不懂中文,不知道翻譯的是否正確?

  師:不懂中文你們就問一問懂中文的學員,它是甚麼意思。但是很難的,因為九講下來就很難都叫別人給你翻譯過來。但是好在這個錄音美國已經做出來了,是和我講課同步翻譯的,就解決了這個問題。

  弟子:我在醫院工作,天天與那些病人打交道,他們的業力是否對我有影響?

  師:有的病人,他業力反應在某部位比較強的時候,表現出他那個部位有病。其實有很多人業力也是很大的,他不反應在病上,而反應在他的平時生活不幸福、不舒服,反應在這上面也很多,也就是說其實到處都是業力。這個不影響你們修煉,在醫院工作環境中也不影響。因為你修煉的是功,而這些業力,對你們是沒有甚麼干擾的。

  我記的在美國有個學員,他好像是搞病理化驗的,培養細菌,他發現用他手拿過的玻璃片,細菌都死掉了。就是說他手放射出來的能量,把那個細菌給殺死了,會出現這個情況。因為我們的能量就是功,功是你自己修煉的,帶有你本人的形像和思維。只要你自己思想媟Q一想,我在做實驗,不要殺死它,那麼這個功就不去殺。有的學員心動了,你可不要天天想:這個病毒啊,來了我就殺死它。千萬不要想,這形成一個執著。你不要管它,自然而然它就知道保護你,因為它是你修煉出來的。

  弟子:平時基本能按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但夢婺g常做一些心性不好的事,與人吵架。

  師:平時我們明明白白的時候,能約束自己,能做的好。可是往往這種約束,不完全是心性過了關。也有愛面子,也有覺的理上應該這樣做,實際上思想還做不到。但是,表面的理能夠理智的約束自己。但是沒有真正達到紮紮實實的就是這種行為,所以在這個時候會出現夢堶措鴾j家進行考驗。其實也是明示給你,說這方面還得努力,就是這個意思。夢不是修煉,但是是對大家的一種檢驗,修煉的一種檢驗。

  弟子:人總是把佛、道、神、鬼說是迷信,我們洪法中如何解釋?

  師:你根本就不需要跟他去講這些。因為,你洪法是想叫人得法,你並不想要把人推出去。你知道你講那麼高的時候,等於是把人家推出去。你剛開始起步的時候也是從法的最低層次的理來理解的。因為大法肯定是從如何做一個好人講起的,你也就從這講起。這法能使人去病健身,能夠使人變成高尚的人,就從這些道理上去講。剩下的問題,他在提高中自然就會明白。你一下子講的很高,他就不煉了,他覺的接受不了。

  弟子:悟到做不到,是不是明知故犯?

  師:那就是沒有把自己當成修煉人。但是有許多人在過關的時候是沒有悟到,但是後來冷靜下來的時候明白了,這也算你明白了,只是那個時候你沒做到。不過明白了以後,如果你再做不到,那就說明你修的不紮實。如果問題再出現你能做到了,那就算過去了。如果你明白了還過不去,那就應該紮紮實實的真正的努力了。

  弟子:修了四、五年了,如何知道自己修到哪一步了?

  師:完全沒有感覺,也有這樣的。關鍵是得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不要覺的自己有生之年還很多,可以慢慢去修。自己也在修,也捨不下大法,確實在修。但是,並沒有那麼用心,也就是說不精進,這不行呀!因為大法是嚴肅的,不能夠用那種心去對待。就是小法、小道,你也不能用那種心去對待它。因為這是大法,大家要知道珍惜他。他給予你的是小道所無法給予你的,所以你就應該相應的用同等心去對待他。

  弟子:魔性很強,周圍環境又不好,如何處理?

  師:我想這都與你修煉有關係,不是幫你消業就是幫你提高心性,所以你得正確對待。有的人處在很困難的情況中時,因為你們是修煉的人,所以保證對你們都有好處。你們所以認為對你沒有好處是你還放不下人造成的,你覺的對你不公,你覺的他不應該這樣對待你,應該更好的對待你。可是站在煉功人的角度上,大家都那麼對你好,你怎麼修啊?你的心怎麼暴露出來呀?你怎麼提高啊?你怎麼消業啊?不是這個問題嗎?所以你碰到的所有這些魔難,你不要抱著抵觸的心,你一定要正確對待。因為你們是修煉的人,跟我不一樣。如果誰這樣對待我,對待大法,那就是阻擋正法的邪惡破壞。

  弟子:我丈夫九七年六月過關、消業,有點像腦血栓狀態,他堅持看講法錄像。二十一天後可以下地堅持聽法。九八年初,能克服身體上的不便,到煉功點上去學法煉功。

  師:以前學法中沒有達到那麼精進,所以會出現這個事。但是,既然修了,我就得把他當成修煉人對待。自己不能夠精進,但是作為師父會把他當成修煉人對待,他畢竟在學、在修。腦血栓後遺症往往都是非常嚴重的,很多是半身癱瘓的。但是,他表現的很輕,如果能用正念對待自己,不應該像病人一樣對待自己,我想就不應該是這樣的狀態了,能做到就會更好。另外一種情況,很可能在這方面的業力大一些,需要這樣的方式去把它消掉,同時看你在這種情況下是否堅定,也可能存在這樣的問題。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修煉狀態,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是我最擔心的就是能不能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去對待。通過這個情況來看,他也是在學在修,但是還有他自己應該去的心。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如果他的親人也是弟子要把這些事情看重,也是一個執著,也會使其拖延。因為修煉是考慮你們圓滿的,為你們提高負責。不但為他負責,要消他的業,也要去你們的心。你得真正是個修煉的人,真正的去精進,甚麼事情都能放的下,那你看會甚麼樣。你過份的放不下它就形成了一個大的執著,反而影響了別人。這些事情也要注意。當然我講的這些事情都可能不存在,那麼也可能是另外的狀態。也就是說你不要執著,我講的是法理。

  弟子:在修煉中如何才能使自己符合大法在不同層次對自己的不同要求?

  師:很多學員都有這樣的想法。你完全能達到你在那個狀態中對自己的要求,能夠符合那一境界的標準,很難做的到。因為我給你留下了做人的那一部份讓你繼續在常人中修煉。我們從最不好的心開始去,然後一樣一樣的去。有些東西是逐漸的一層一層的去,那麼去了這一層還有那一層,反正越來越向表面中來。都去掉了也就圓滿了。沒有去掉之前,還有人的行為、人的狀態。這是我給你們能夠在常人中生活,又能在常人中修煉的唯一的一個最好的辦法。有常人的東西,是不是從今以後我們可以放鬆自己了?不行!我給你講的是道理,作為你就應該不斷的精進,嚴格的要求自己,這才是修煉。說你放鬆了,你又不是修煉了,最起碼是不精進,就是這樣一層關係。因為每一層要去的常人的東西,都必須你自己去修,自己去努力。

  弟子:在做洪法工作時,怎樣做才不會往大法媞U人的東西?

  師:因為有人心在可能就會反應出來。關鍵是你們發現了有執著心,有常人心,怎樣把它去掉,這是最主要的。如果你們發現了有問題,能夠去掉它,那麼你做出來的事情才是最好的,最神聖的。

  弟子:宇宙誕生生命以後,不會掉下來的屬甚麼層次?又歸屬哪個天國?

  師:這宇宙茫茫,遍及一切都是法,都是法所創造的世界,比你看到的塵埃、沙子還多的,而且比那還多的無計其數,無法計量,那沙子媮晱]含著無數無數。每一層天體都能造就生命,生命的產生不分層次與天國。我講的生命掉下來,那是多少個兆分之一也不到的一個情況,而且是漫長歲月的事情。天上生命無法計算的那麼多,而地球上有幾人?不是人的想法能夠想的。

  弟子:有佛就有魔,有魔才能修佛,魔投胎的人即使是不作惡也會被銷毀嗎?

  師:這個宇宙中有魔王,有法王,法王就是如來佛。所以在一定層次中,它是這樣存在的,是一種相生相剋的存在方式。但是魔可沒有那麼多,遍及一切都是正神。因為負不壓正,但是有它的存在。那麼也就是說,魔也是宇宙中的產物,沒有魔你真的修不了。大家知道你在常人中修煉,人可以用人的魔性給你製造不少麻煩,你不斷的提高、精進。而到更高層次,人就給你製造不了麻煩了。因為人一看到你,人的那點東西就不起作用了。因為它很弱,你已經在一定層次中修煉了。那麼對你干擾的好像是人,其實他是被魔所控制帶動的,那麼就有不同層次的魔來控制帶動人,給你修煉造成障礙不讓你修。但是不讓你修的本身,它卻是一個消業和提高你最好的時機。就是這樣看待這個問題。

  至於說在宇宙中它投胎了,還是無惡不做。大家知道,在密宗喇嘛教堶袚猁漁伬唌A他就有修魔的。魔為甚麼還要修呢?因為修成魔王,也得把常人的七情六慾、各種執著,對人的執著都修下去,你才能達到那個境界。那為甚麼成魔了呢?他不修善,所以他就是魔王,也達到那個標準,達到那個境界了,但他卻是魔王。如果在常人中無惡不做,那不管你是個神來的,還是魔來的,都面臨著銷毀。就是這個問題。如果魔轉生成人,沒有做破壞人類的事,就不能銷毀他。如果能得法,同樣可以修煉,以至圓滿。

  弟子:「開功後再不可修」,是不是不用煉功了,也不用提高心性了?

  師:因為你已經證悟了你的果位。開悟了之後就不是人的思想了,完全是另外一種思維,另外一種存在方式了。你所在境界以下的一切,你都看的見,各個層次你都看的見,和你現在人所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了。你已經證悟了你的果位,修煉已經結束了。修煉不是生命永遠存在的方式,是在人這兒要回升到原來的位置上的過程,不是生命永遠的過程。

  弟子:在低層次上開功怎樣才能保持在這個層次當中,這一世還能往上修嗎?

  師:為甚麼在低層次上開功?三界之內根本就沒有果位。但是我為了大家能夠真正的圓滿,現在達到開悟狀態的不在少數,但是沒有一個給你打開的,沒有一個開悟的,因為這件事情我是有統一安排的。大家修煉的安排基本上是按照你所能承受的和你所帶的一切給你系統安排的,非常準確的,不是用人的思想所能認識的。你是一塊鋼絕不讓你當一塊鐵的。

  弟子:禪宗六祖是菩薩嗎?他和神秀的爭執是不是執著?

  師:是初果羅漢,這個與我們修煉也沒有關係。我教你大法大道,你非得去問那些小道上的事情。因為達摩自己都不是佛,是個正果羅漢,他的弟子那當然最高也就是羅漢了。那麼既然不是佛,那他講出的道理能是佛理嗎?當然也不是。其實不管達摩也好,還有他的以後的五祖也好,其實都是有佛在管。要不然的話,他連羅漢都修不成。達摩講的不是佛法,只是他自己悟到了自己那一境界中羅漢果位的道理。

  至於說和神秀之間的爭執是修行中的人心表現。我想,不管是漸悟或頓悟修法本身都是對的。在他們那個狀態我想也就是那麼回事。講白了不就是我一下子明白了和我漸漸明白的嗎?就是一下子圓滿了和漸漸圓滿了,只要你能修圓滿,正法修怎麼修都可以,不是一個道理嗎?它是修法上的爭執。就像人維護宗教似的,在人這兒講就是對的,可是在神佛那兒講,一看這都是執著心。維護宗教本身能夠修成圓滿嗎?能去你的甚麼心哪?甚麼也去不掉,反而增加了維護那個東西本身的執著。所以釋迦牟尼佛講一切有為法如幻泡影,都是有為。不是說你維護了宗教了你就維護了佛了,根本就不是那個概念,那是人用人的思想想出來的。

  弟子:我們有半開功的嗎?

  師:漸悟狀態中的有,其實它就是屬於半開功,只不過是成度不同。大有人在。

  弟子:我是一名對法輪大法了解極微的人,我抱著將來成佛的心願去修煉,是否算執著?

  師:當然是執著。一個學生的本職就是學習,你就要學習好,你自然就有好成績,自然就能上大學。你在工作中你做的好,你自然就會有成績。想修煉本身不能說是錯的,想成佛的本身那是返本歸真,是宇宙中生命的最終歸宿。這能是錯的嗎?就像人想回家那能是錯的嗎?這不是錯的。但是你腦子婺g常想:我要修成佛,我甚麼時候修成佛呀?我就要成佛。有著這樣強烈的想法,這就是執著。

  在佛教中,許多東西人們已經不知道了。佛教中的老和尚已經死了,新和尚文化大革命還俗了那麼長時間,文革後又回去當和尚、當住持,中間是有鴻溝的了,過去真正修煉的一切都不知道了。特別是佛教經過了幾次法難之後,最原始的東西根本都不知道了,他也不理解了。其實歷代禪宗都被視為鑽牛角尖,達摩也承認只有六代,就再也沒有法了,他的法再也不能夠傳了,也不能在人中起作用了。可是現在的人還死死的抱著不放。六祖慧能已經圓寂一千來年了,再傳也不承認了。現在六十代也過去了,人還不放。達摩講的這是羅漢法。羅漢法最接近於三界,它也就是最低的。最低的法理就接近於人的這個哲學理論,人也容易接受。所以很多人好像是得到了哲學的最高至理,把它當成常人中的道理來理解,目前就是這麼回事。

  弟子:為甚麼能讓眾生知道宇宙根本的大法?

  師:因為他們圓滿後都是神,不能圓滿的在新的歷史之前都得從新擺放位置或更新或被歷史淘汰。我告訴你們,你們別看我講了那麼多天機,給你們講了這麼大的法,其實我是在用人的語言概括性的講,而真正的法理的本質你們現在不知道。而你們明白的、所知道的,是修好的那一部份,也是在你們那個層次應該讓你們知道的法理的一部份,也不是絕對那一層次中所有的都展現給你。因為真相是不允許世人知道的,歷來宇宙都是這樣,所以他們也只能知道他們應該知道的。

  弟子:生命往下掉是否沒修到那一層的標準?

  師:這倒不是。你修煉不到那個果位上去,你就根本到不了那兒。直接在那個境界中產生的生命,那他就是符合那一境界中的標準。動了不該他那一層次中動的念,做了不該他那一層次中應該做的事,可能就是因為這些而掉下來。其實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的思想是活躍的,甚麼思想可能都動。是因為你後天形成的雜亂的觀念和各種業力在起作用,沒有這些東西,你發現人的思想是清淨的。達到佛的境界根本就沒有這些低能的東西,完全是高尚的。甚麼都知道,連牛、馬的思想他都知道,但是他根本就不動心,想都不願想,不用去動念,但他甚麼都知道。

  弟子:怎樣才知道自己會在一階段中停留,怎樣才能突破它?

  師:其實你們修煉緩慢下來的原因,主要是自己在學法上不太用心,對自己要求不那麼太嚴格,往往都是這原因造成的。精進的心不能退,大家千萬記住!要一修到底!用這樣大的法使人修煉,絕不會拖很長時間,所以一定要精進。

  弟子:法輪功既然比佛法高,為甚麼還叫法輪佛法?

  師:我知道你是怎麼回事。其實你也沒弄懂,我已經講的很清楚了。比佛法高,誰是佛法呢?釋迦牟尼佛講的佛法是佛法,釋迦牟尼佛講過他前面還有原始六佛,那麼原始六佛講的法是不是佛法呢?未來佛,彌勒佛講的法是不是佛法呢?那麼還有像恆河的沙數一樣多的如來講的法是不是佛法呢?到底誰是佛法呢?釋迦牟尼佛能代表所有的如來嗎?代表不了。釋迦牟尼佛能代表整個佛法嗎?代表不了。本來他這個條子自己就沒搞懂啊。

  為甚麼叫法輪佛法?也叫法輪大法?法輪佛法,容易區分現在的那個佛教,就是這麼一個把它區分開來的叫法。其實這都是常人中的名字,包括法輪大法,都是常人社會展示給人的名字。他其實是宇宙的根本,造就宇宙眾生,以及萬事萬物的一切一切的根本。

  弟子:佛法修煉的法門非常多,針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修煉法門嗎?

  師:沒有這個說法。針對你不同的人,還得給你專門來個不同的法門,是不是這個意思呀?佛法那麼不嚴肅嗎?佛法並不是給人開創的,並不是為了度人的,是佛慈悲於人才這樣做的。釋迦牟尼佛都講如來佛多的像恆河的沙數,只有釋迦牟尼佛來了。你以為佛不度你難受、有癮哪?佛不是為人而產生的,不是這麼個道理呀。

  弟子:一本法輪功的書就能讓所有修煉的人修成嗎?

  師:我知道你是為甚麼來這堛滿A但我還是講給你聽。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給大家講法,當時也沒有經書。後來,釋迦牟尼佛不在世了,人們根據釋迦牟尼佛講過的話,回憶起來寫的經書。那個差別都相當大了,沒有了當時的時間、地點、環境的特殊性。即使這樣,根據這樣的經書,還有許多人能修出來,你不承認能行嗎?就那本佛經,人你想怎麼修啊?

  弟子:法輪大法是宇宙的大法,那麼大法為甚麼又是八萬四千法門中的一法門?

  師:人也就能認識這麼多。要給他講的更高,他也聽不懂。其實大家想過沒有,整個宇宙所有的佛法,不只是八萬四千法門吧。那些如來佛多的像恆河的沙數,每個如來佛都有自己證悟的法理,但都是屬於那一個境界的。那八萬四千,這個數字能擋的住嗎?八億四千萬也擋不住,非常的多!修煉的方法非常的多。那麼所有這些方法是不是都是我們大法、宇宙大法給那一層眾生開創的不同的法門呢?使他們在不同境界從大法中所證悟到的法的一部份呢?那麼這媄銗]含不包含著我們今天給人講的、只是人能理解的那一部份呢?那個層次的法呢?是不是哪?我也只能用人能知道的這個辦法,這個概念告訴人。其實八萬四千法門,八十億、八百億、八萬億它也擋不住,非常的多,可是都是從大法中證悟來的。我們大法也有最低給常人展現的。所以包容起來這一切不都是嗎?我就用八萬四千法門這個釋迦牟尼佛留給人的,這個世人應該知道的概念概括了人所能知道的那麼一個道理,從而啟悟人的正念而已。

  弟子:在這次正法之後,宇宙是否還會發生偏移?

  師:這些事情,不是你應該提出來的,也不是用人的思想能想像的。我只告訴你,大法這一次具備了可以圓容、修補一切的能力,所以是個不壞的法。

  弟子:我時時腦袋空空的,不知道別人說甚麼,究竟是怎麼回事?

  師:其實狀態非常好。我們有的時候在常人中,思想確實變的很精。人家稍微說你一點不好聽的或者稍微不對你的味兒,你馬上就警覺起來了,開始動另外的一種保護自己反擊別人的思想念頭。這完全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怎麼辦?那麼就得在修煉中把你這些思想進行調整。在調整期間不讓你再用你那些習慣了的、保護自己的、能夠傷害到別人的這些思想。所以那個思想,在往那兒用的時候發現就沒了,就空了,往往都是這樣,所以對修煉者是有好處的。讓你的正念都強大起來,那個時候你就能把握自己了。是修煉中的一個好現象。

  弟子:宇宙曾發生多次毀滅,那些被銷毀的高層生命及眾生和形神全滅是甚麼樣子?

  師:你所說的宇宙概念是甚麼?你的思想容納不了宇宙到底有多大,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指的宇宙是多大。就是說你能夠擴大你的思想,能想像到的再大,也是極其微小、微小的。但是,不管有多大,如果宇宙在一定範圍中發生這樣的事情,那麼在那一層中的一切生命都將被銷毀掉,甚麼都沒有,和被單獨銷毀的那些壞的生命有差異。單獨被銷毀的生命是在層層償還業力中被銷毀掉,所以他們死也得還業,也得還他欠的。而這種爆炸是一瞬間甚麼都解體掉了,都沒有了。當然是相當可怕、極其可怕的。

  弟子:怎樣才能把握好發出的每一念都是在法的基礎上,又要做到取中卻不走極端?

  師:其實我告訴大家,你們不要這樣理解問題。大家能夠在修煉當中,在你的平時生活當中碰到甚麼問題,或者麻煩的時候,你能夠找自己的差距你就是修煉。找自己的不足,然後做的更好,這就是修煉。至於說,我怎樣能夠使講出的話符合法,我怎麼樣能夠每一言行都能做到法的標準,這些是隨著提高自然而然的就帶出來的,你心性的高低自然也就是你的言行,不重視學法刻意做是做不到的。

  我只告訴你們無論做甚麼事情的時候,想甚麼、幹甚麼,當發生了矛盾,當看到了自己問題的所在的時候,你能夠去修自己,能夠做的更好,這就是我要叫你們做的,也是大法修煉人所修煉的最根本的方法。工作不是修煉,而在常人中反映出來的一切,都是修煉人的思想體現,修煉中的行為會反映在工作中。也就是說你的生活不是修煉,但是你在修煉中的狀態會反映在你的言行舉止、生活狀態中。至於說取中,那是我在講到法理時,特殊的情況下所要求大家做的。比如我們說這樣做不好,對大法有損害,那麼他一下又跑到另一個極端上去了。你告訴他這樣不行,那麼他又跑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了,是針對這種情況講的。

  弟子:有時提些建議給輔導員,他們以種種藉口不接納我的建議。

  師:可能有兩個原因:一個他認為自己的對;另一個,他可能有其它執著的東西障礙著。但是不能因此就說他不好。因為很可能他有很多心都去掉了,但是他還是在修煉中,還有常人心沒有去掉,那麼他就會執著,他就會有常人的觀念。所以做事的時候,甚至於做大法的事的時候,他可能也會帶出常人心來,這是肯定的。所以我講,他們做大法的工作也是修煉,做大法的工作要和修煉結合起來,他也在修煉中。另外你自己也別產生甚麼觀念,做甚麼事情都從大法的利益上出發就能辦好。再一個你也要首先看一下自己是不是存在甚麼心,不接納你建議時你首先想到的是對方有問題,還是首先過一遍自己。

  弟子:《洪吟》一書所寫的三教是哪三教?

  師:中國那個地方通常的就是指儒、釋、道三教。這主要是講中國的那個環境。

  弟子:如果每個弟子帶著法輪圓滿,怎麼理解整個宇宙不同佛的、神的世界都帶有法輪這種現象。

  師:這個問題我早就給你們講了,是這個學員還沒有看到,沒有聽到。有許多人不是去法輪世界的。而我給你們的法輪,只是把你們先天所有的一切同化成宇宙最好的。正過法後,哪堥茠漲^哪堨h,是甚麼還是甚麼,不管你是佛、是道、是神。至於說去法輪世界的,數量是很少的。我所做的一切是在給你們同化宇宙的法。

  問:宗教認為他們是對的,可是沒有證據。法輪功也沒有證據證明你們是對的,你要求相信你的學說,而不能相信其它。

  師:不是這樣。雖然你不是我的學員,我不反對你提出這樣的問題。因為每一個人對法不了解的時候,可能都會有這樣或那樣的想法。其實我不是叫人非要相信我。我講給人們的都是法理,都是道理。你今天出門想去幹甚麼,就去幹甚麼,沒有人管你。不是我非要誰學,我只是告訴了人們真正的修煉的真實情況。至於說誰想修甚麼那是自己的事。就怕你對這樣的法理,你連看都沒看,這可是千載、萬載難逢的事情。過去沒有人講,過去天機也不允許講給人聽的,所以我只是讓人了解。想修煉甚麼,那是自己的事。同時我也告訴了人們各個宗教中沒有神管。過去你們在懺悔的時候,真的能夠感到那個神在聽你講,甚至有的能夠在腦海中回答你,現在就沒有。所以我希望提問題的人看一看書,了解了解,是怎麼回事。我們人都是有思想的,大家都是有知識的。通過看書之後,你會知道他是對的還是不對的。

  弟子:我是該幫助教功呢,還是專注於自己學法煉功,或者兩者兼顧?

  師:你的提高你的修煉才是最重要的。當然你們有時間,可以幫助其他人得法,這也是一件最好的事。人不知道人類已經發展到甚麼可怕的境地上來了。你想叫人知道,叫人都變成好人,儘管不修煉也不要走到被淘汰的境地上去,我說這也不是一件壞事。當然能修煉就更好!因為那是當人最終的目地。

  弟子:是否思想越簡單,越單一就越容易破這層殼?離宇宙特性越遠,人的殼就越難破?

  師:是這樣的。我發現很多白人他們很單純,尤其有些鄉村的白人真的非常純樸。他沒有這個觀念那個觀念的,有也很少,阻礙他的得法的障礙就非常小。所以有許多白人一旦修煉之後,天目開的就特別多。

  弟子:有時真不知在人間呆著還有何意義?

  師:我們要珍惜世間的修煉,在法理中不斷的精進。常人中的一切對修煉人來說都沒有甚麼吸引力了,是因為修煉人的境界高於常人所造成的。不想在人這兒呆,覺的沒有意思,會出現這個狀態。如果你認識到此時是多麼珍貴的修煉時機、回升的機會,把大法修煉看的比重要大一些,就沒有這個感覺。

  問題就解答這麼多。本來是一天半的會,又增加了下午一些時間,給大家又多解答了些。我們這個會,總的來看,我覺的是非常成功。通過這個會,大家一定都有不同的提高,都能夠在這個會結束以後,把它作為一種動力,更加精進,會做的更好,這就是法會要達到的目地。能夠使大家得到提高,才是我們這個大會的真正目地。不然的話,我們絕不流於任何形式。任何形式都不能叫人修煉,任何形式都不能改變人心。

  通過大家互相之間的學法,大家都能夠找出自己的差距,在修煉中看看別人怎麼修,自己怎麼修。就藉著這個動力,希望大家要更加精進,早日圓滿。

  因為我在這媯馱j家解答的都是修煉中的問題,談的都是不同層次中的問題,對於常人來說聽起來就比較高一些。當然你們的接受能力也是有限的,有些東西不一定能夠完全接受。但不管怎麼樣,大家都走進了這個場,很可能就是一種緣份,大家不妨去看一看,拿起這本書來,不抱任何觀念的看,你可能會看到許許多多的東西。為甚麼有那麼多人修煉呢?從這一點上也應該去看一看到底為甚麼。人是有思想的,是理智的,甚至現在的人是有知識的,好與不好,真與假,你們自己去看,自己去分析。包括大家坐在這堶袚猁漫狾釭漱H,沒有人限制他們非得來學,都是他們自己要修,真正的能夠在大法中修,所以才能夠使我們今天這個法會得以召開。這次法會我覺的很圓滿,希望大家回去以後要更加精進。謝謝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