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巡迴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二年三月

  大家好!(鼓掌)

  好長時間沒和大家見面了,有幾件事情跟大家講一講。等我講完之後如果大家有甚麼問題,可以跟我提出來,順便給大家解答。

  主要講三件事情。第一個是大家要重視學法。這個問題我經常對你們講,但是今天講的不一樣,我要把更大的原因講給你們。學好法對每個大法弟子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你們和過去的任何一種修煉方式,與過去的修煉人,差異很大,是因為你們的使命很大。宇宙的法在這媔ョA誰來聽法?聽法的生命將做哪些事情?這一切都有更重大的意義。過去我說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實際上你們承擔的責任是相當大的。你們只知道有學員和我過去有約,其實還有很多學員是從非常遙遠非常龐大的其它天體大穹來的,目地是來這媯祭t。還有一部份是在這次傳大法時進來的,因為門都敞開了,有很多根基不錯的人也進來了。所以我們大法弟子主要是這麼三部份人。

  大家想一想,遙遠天體來的生命,來這堥虓F甚麼呢?是宇宙要正法,他們是遙遠的天體大穹堳D常龐大的生命群的代表,到這堥蚖P師父結緣,在正法中,在整個宇宙的從組中不至於落下,目地是為了那堛熔野肵鈺o救度。那埵傢e大的不可計量的生命群。那麼能夠和我簽約而來的這些人也不是簡簡單單的,也來自很大的天體,如果層次很高的話,大家想一想,那不是也代表著相當龐大的天體嗎?還有一些是這次傳法進來的學員,多數層次也是很高的。

  我剛才講的是誰來聽法,如果是這樣的人來聽法,大家想一想,每個大法弟子是不是代表著不同的龐大天體來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大法弟子自己修的好與不好是不是決定了那些龐大天體生命能不能得度的問題呀?我告訴大家,那是肯定的。

  因為那龐大的天體在你以下,幾乎就像你的身體一樣,因為你就那麼龐大。那堶惘陬L數的眾生,數不盡的宇宙穹體。你們的修煉,決定著那些龐大的生命群的好與壞、留與不留啊!你們自己在人世間表現的人身,其實在微觀上看也是一個巨大的系統。這部份身體隨著你們的修煉,開始是去病健身,慢慢的身體會向高能量物質轉化。表面上變化不一定很大。宇宙在正法中是從微觀往表面上突破,大法弟子在修煉中你們也是從微觀往表面變化著。微觀上的身體隨著你們修煉,層次突破的非常快,而且絕大多數學員在修煉中表面身體已經所剩不多了。層次越高你的責任越大,越高就代表著更龐大的天體更加眾多的生命,你將對那堶t責。也就是說你們人的身體,隨著你們不斷的修煉就會不斷的改善,變的越來越好,同時向神的身體轉化。如果你們修的不好,大家也看到了,表面身體的變化相對來講也小。也就是說你所代表的那個龐大的天體和你的身體是一樣的,是對映的。那麼可能就會有眾多的生命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得度;就是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夠變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擾著他們,反過來他們也干擾著你。

  我經常講學好法,我每次在法會上或者在其它環境見到學員的時候都在講,我說啊,大家一定要重視學法,再忙也要學法。當時我不能給你們講這麼高深,也不能夠把這件事情說漏。經過這場魔難你們更能深刻的認識法了,在修煉與證實法中更成熟了。今天可以告訴你們了,你們的修煉絕不是為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對你們寄託無限希望的與你們對映的天體無數眾生,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每一個龐大的天體大穹中的眾生。

  我為甚麼說大法弟子和過去修煉不一樣?我說大法弟子偉大,如果你們修的非常好,那才是一個真正偉大的圓滿。大法弟子的圓滿,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生命跳出三界就完了。大家想想,因為你修好了,那龐大宇宙的生命變壞的就少,淘汰的就少。當你回去的時候,他們真的把你當作是他們的主、他們的王,無限的敬仰你,因為你救度了他們,你為他們付出了,你給予了他們一切。如果你們修的不好,那麼就有許多生命將被淘汰,因為無可救要的生命不淘汰也不行。為甚麼呢?在這場迫害當中不同空間的生命,好與壞都起著作用。不好的生命在干擾著正法這件事情,迫害著學員,同時也干擾著你,所以一定要嚴肅的清除。修的不好就會淘汰很多生命,那麼等你圓滿的時候,等你歸位的時候,你會發現當初對你寄予無限希望的那些生命被淘汰的非常的多。那麼在這個宇宙大穹中,你代表的天體很可能就是殘缺不全的,無數的眾生被淘汰掉了。

  大家知道這場迫害當中,有許多學員認識不清,把它當作是一種常人對人的一種迫害。實際上這場迫害完全是舊勢力安排的對大法弟子前所未有的邪惡考驗,而被其利用的邪惡生命不叫其知道真相,它們真的在破壞。我雖然不承認這一切安排,可是它們畢竟幹了。它們在歷史上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認,正法中也是在徹底否定它們。那麼在這場對眾生的迫害中,我們就要向人們講清真相,同時修好自己,正念中清除邪惡。我們雖然不承認它們這一切,可是它們在這場迫害中的惡毒誹謗毒害了無數的眾生。

  如果當今世上的人,真的絕大多數都是高層次上來得法的,大家想想,他們可就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生命了。一個如來佛就代表著一個龐大的生命群。何止是如來呢,來到人世間的都很有本事啊,有許多天體的王、主都來了,他們代表著龐大的天體。可是進入常人社會中他們都迷在這堙A甚至於在這場迫害當中也參與了對大法的迫害。那麼這樣的人如果被銷毀了,大家想想,那就不只是他自己被銷毀了,銷毀的就將是一個龐大的天體。

  我說大法弟子了不起,在這場如此嚴重的迫害中,你們還在向世人講著真相,救度著眾生。你們救度的那些生命,大家想想,那是簡簡單單的普普通通的一個人嗎?如果他真的對映著龐大的天體,你對他講清真相的時候你救的就是一個龐大的天體,龐大的生命群,救的是一個主,一個王。我說大法弟子不偉大嗎?大法弟子碰到的事情都是非常大的。過去講普度眾生啊,救的只是一個小小的人,普普通通的常人哪。那不配大法弟子去做,用不著我的大法弟子來做,你們做的都是相當大的事情。在今天的這場迫害中,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要是能夠對另外一個人說:你不要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好的。此人因此而沒迫害大法弟子,甚至於將來有機會留下來得法。如果他先前是高層次下來得法的,修煉就會快。那麼大家想想,他的圓滿是一個巨大生命群的圓滿,一個王一個主的圓滿。然而他的圓滿卻是一個常人使他有機會圓滿的,這個常人,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都會成為一個大的神。更何況我們大法弟子做這麼大的一件偉大的事情,救度的不止是一個人幾個人,而且還在繼續主動的在向世人講清著真相,不斷的在做著這樣的事情,救度著更多的生命,不偉大嗎?

  我以前講,個人修煉圓滿對大法弟子來講不算甚麼。那只是一個修煉過程中大法弟子在奠定你們自己的基礎,準備著做更大的事情。如果只把個人的圓滿當作是最高的事,我說那不配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甚麼叫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啊?全世界我知道實質上有七十億人。我們大法學員全算上,當初也只不過就是一億人。這是甚麼比例呀?那些人就不能得法嗎?下一步人還要修,還有人圓滿,但那只是個人修煉而已。是因為第一步得法的叫「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你們和正法時期同在,大法賦予了你們偉大的責任、使命;而將來人得法的,他們只是個人修煉而已,他們就沒有這個榮耀,他們就攤不上這樣偉大的事情。所以我們救度眾生的這件事情不是很了不起嗎?很偉大嗎?其實也很緊迫。

  我剛才講了,如果我們修不好啊,將來的圓滿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那就不只是一個痛心的問題。人家修好的,回去了真是一個大圓滿,對其寄託無限希望的眾生全都被他救了。而有的修的不好的回去後,其宇宙是殘缺不全的。在這場迫害當中走向反面的,甚至於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訴大家,師父也不想丟下他們。(鼓掌)他們表面的一切,是帶不回去了,由於他沒修好、沒做好,那些巨大而又眾多的生命都不行了。因為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這場迫害。表面與大法弟子的本質是被舊勢力隔開的,所以大法弟子有很多事情是無能為力的。而表面是被邪惡生命操縱帶動著幹了一些壞事,是因為有執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會把大法弟子的本質提出去。而安排操縱大法弟子表面幹壞事的舊勢力與那些被舊勢力利用直接迫害大法的邪惡生命都將被削去果位,削去一切能力,打入被其迫害的大法弟子由業力與各種後天形成的觀念構成的那部份人身中,這部份人身都是將要在新陳代謝中去掉的,也就是被它們利用的那部份,打入後一起下地獄,因為真正的壞事是舊勢力利用邪惡的生命操縱人的業力和觀念幹的,使我的弟子當初怎麼來的怎麼回去,但是甚麼都沒有帶回去,同時哪,回去以後,他所代表的龐大的天體全是空的,沒有了先前的一切生命,因為他沒修好,一切都變壞了,都淘汰掉了,只有再造了。所以說,個人在修煉中你們不斷的堅持學法是非常主要的。你們學不好法,在做大法的事情時,有很多事情也難以擺正、難以做好。如果你們學法學的好,很多事情做起來就會容易一些,同時,不容易出問題。所以說,再忙也要學法。

  剛才我講的是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們要重視講清真相。大家要清楚講清真相對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個人修煉問題。你個人的修煉是在救度著你自己所代表的龐大天體中的生命。你在講清真相中,你在救度著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龐大天體與那天體中的生命,因為這是大法和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我剛才已經講了,如果世上很多生命都是有來頭的,他們是甚麼王、主、很大的天體的神,那麼他們所代表的就是很大的天體與眾多的生命群。你救度了他,大家想一想,你是不是救度了一個神?很可能是一個非常高的神,而他對映著更龐大的天體與無數的眾生。那是甚麼威德?這是個簡單的問題嗎?只有大法弟子才會被賦予這麼重大的使命。

  所以,個人圓滿對於你們來講不算甚麼。在歷史上,你們有過多次修煉,很多時期都走過這樣的路,目前對你們個人圓滿標準的考驗根本就不算甚麼,那是對大法弟子掌握法的衡量標準。你們個人修煉的圓滿過程實際上就是給將來維護法、證實法奠定基礎,因為你們得有一定的素質,對法有深刻的認識與掌握,同時在你們個人修煉的過程中,得圓滿完成你們個人所能夠達到的標準,在關鍵時刻才能真正的去證實法,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哪,不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偉大之所在。

  我告訴大家,其實世上的人啊,在當初神造人的時候,人皮媄銂漕滬茪H的主元神,在近代漸漸的都留在另外空間了,不讓他們轉生過來。這張人皮絕大多數都被高層生命給佔了。也就是說,他們要來得法,要用這張人皮,這其中包括大法弟子。那麼,你們的講清真相這件事情就非常重要。

  當然了,很多學員在默默的做著大量的講真相的工作,發傳單哪,打電話,利用電腦網,上領館哪,還有的通過各種媒體形式在向世人講述著大法的真相,揭露邪惡的迫害。中國國內的學員更了不起,在極大的邪惡壓力中證實著法,救度著眾生,都是了不起的、偉大的。而且大家做的都非常主動。不管是嚴寒酷暑,冰天雪地與大雨傾盆,無論世人態度如何,困難再大,大家都在堅持著。這些師父都知道。我看到了,我高興,我知道你們在自覺的做著你們應該做的。整體大法弟子都在這樣做著。當然有個別不精進的,有個別認識不足的,代表不了這個主流,主體都是非常好的,而且沒走出來的也在陸續的走出來。我已經多次的在肯定了你們所做的一切。也就是說大法弟子基本上都是按照正法的要求在做。這一切是沒有問題的,而且非常好。

  我剛才講了兩件事。第三件事,就是你們發正念的問題。這是大法弟子當前要做的三件事情。發正念這件事情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也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以後啊,這種鋪天蓋地的對大法的迫害,對大法學員的迫害,對世人的迫害是史無前例的。歷史上在對基督教、佛教和其它宗教的迫害,都沒有達到這麼邪惡。那個時候,還沒有這麼龐大的輿論工具,交通工具也不發達,迫害只是侷限在很小的局部地區。今天中國的面積很大,受害的眾生眾多,在中國一地就有十幾億人直接受害。但是這場迫害不只是侷限在中國大陸,實質上這場迫害是全世界性的,謠言毒害了全世界的人。同時鋪天蓋地的造謠輿論對大法弟子形成了巨大的壓力。更為嚴重的是這些造謠、中傷把全世界的人都毒害了。這是宇宙的法,是造就一切生命的法,哪個生命的頭腦中要是裝了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大家想一想,現在在正法中,一切生命都在按著其生命對正法的態度決定著生命的留下與清除,這個生命當法正人間時還能要嗎?法正人間一開始時就要被淘汰。所以這不是對全世界全人類的迫害嗎?

  大法弟子了不起。迫害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事情,沒有心理準備,有點不知所措。後來逐漸的冷靜下來,漸漸的大家都走出來證實法。現在大家更加理智的在揭露這場邪惡,挽救著眾生。目前我們基本上能叫全世界所有的政府、全世界絕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了我們法輪大法的好,都知道了我們是無辜被迫害的,都知道了中國邪惡的流氓頭子的醜陋與惡霸的變態嘴臉,看清了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我們面對的是一個被極其邪惡的政治流氓統治者操縱的龐大的國家宣傳機器,我們能使全世界的人們都了解了迫害的真相,把被誣陷與造謠毒害了的世人救出來,了不起,真的了不起。中國大陸內的弟子在嚴重壓力的情況下,更是在這樣做著,使中國人覺醒了。使全世界的人都覺醒了,都知道了這場迫害的邪惡,誰也不去隨從它,都在抵制它,那邪惡還能支撐下去嗎?其實操縱迫害的邪惡因素現在已經非常的少了,舊的勢力認為考驗大法已經不夠用。邪惡也看到了,大勢已去,大法永遠也不會被鏟除。

  大家還記的吧,在你們剛剛開始發正念時,那些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馬上排著隊,擺著陣勢,打著鼓就來了。由於大家經過一段時間的發正念,大量的清理掉了這些邪惡的因素,現在你們在正念中發出的功都得到處去找那些邪惡的東西了。大法弟子一立掌它就逃了。大法弟子能用正眼去正視惡人,惡人馬上避開目光。因為正念使操縱惡人的邪惡生命被嚇跑了,因為它們知道逃的慢一點將瞬間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掉。所以邪惡現在不斷的向中國的邪惡的中心收縮,在全世界其它地區控制人思想的邪惡因素已經在最後的清除中。

  記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剛剛開始的時候,全世界很多地區沒人知道大法是怎麼回事,中國忽然間出現這麼大的一個鎮壓,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全世界的媒體都在轉載中國造謠媒體的宣傳,當時的壓力很大。當然了,這只是個形式上的壓力,還有本質上的壓力。就這形式上的壓力也是史無前例的。大家頂著這樣的壓力,把這一切正到現在這種成度,真的了不起。

  當時呢,宇宙中註定要淘汰的邪惡因素從上邊壓下來的時候非常的大,把整個三界呀,層層粒子構成的空間都擠滿了,全宇宙的邪惡都壓下來了。這麼大的東西,壓向了人類,壓向了三界。你們看到了,當時媒體報導的地球的照片像個魔鬼的臉,那只是地球表面一層空間的表現。如果不是正法的話,三界內的生命一個也活不了,因為那個東西足以銷毀相當龐大的天體。當正法之勢把所有壓下來的東西銷毀掉的時候,整體抑制人們思想的因素就清除掉了,這時形勢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過去講真相的時候,很多人根本就不聽,而且表現很惡。當這些東西被銷毀掉了的時候,你們再去講真相時,人就願意接受了,也能聽了。但是還不夠理智,因為鑽進三界堛漕漕ヮ葩c的生命還在操縱人,還在操縱著有對大法不好思想意識的人。由於受造謠媒體宣傳的影響,這種人相當的多,所以當時對我們造成的壓力還是很大,而且很多邪惡的生命是非常低下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告訴大家發正念,在發正念中清除了操縱人的邪惡因素後才從根本上使世人清醒了。

  在整個正法過程當中,我的功是從微觀向表面上來的。實際上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一會就講這個正法的速度問題。在正法之勢沒做到人的表面之前,也就是正法不斷往這個表面上來,而表面上這點沒有被正過法之前的空檔,就在這個空檔的時間堙A邪惡的舊勢力表現著它的一切,利用著最邪惡、最底層的那些烏七八糟的奇形生命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也是在正法未到之前的這段時間中在證實著法,救度著眾生。一切表現都在這段時間堙C

  沒有徹底正完法之前,剩下的這部份空間正法之勢還在繼續穿越著。但是在正法之勢還沒走到表面空間之前,表面空間媄靾晹釵t宙舊的法、敗壞了的法在,所以這個舊的法在制約著正法未到之前舊空間中的一切生命。如果把這個舊的法過早的毀掉,也就是說在正法到來之前就把舊的法毀掉,大家想一想,那會出現嚴重問題:宇宙上下,橫向空間,縱向空間,一切空間都將被打亂,宇宙媄銂漫狾釭漁伅○ㄠN不存在,變成一個最大的空間,變成一個最快的時間,所有舊空間堶悸漱@切生命會在一個最快的時間中以最快的速度全部爛掉,一切物質馬上就會壞掉,整個剩下的還沒有被正過法的舊宇宙的表面一切就完蛋了,馬上就解體。舊宇宙沒有正過法的這點表面也是由無數龐大空間、無數眾生、無數神所組成的,所以在沒正完法之前還不能夠毀掉它,否則那堛熔野芫N會在正法沒到來之前解體了,就得不到救度。師父不只是在救度你們與世人哪,也在救度那些高層生命啊。舊的生命看不到新宇宙甚麼樣,也不允許它看,那麼它們就遵循著這個舊的法理在維護著這個舊的宇宙的一切。所以我按照新宇宙的要求它們,它們不幹,它們看不到。那麼在正法中舊的法實際上就在起著干擾我與大法弟子的作用。我是能毀掉它的。剛才我講了,為了救度眾生不能毀,一旦毀了,這些生命都將不能得度,這部份天體中的眾生就全完了。而且我們大法弟子的主體還在這堙A救度的難度會更大。

  所以有許多事情是不能簡單看的。不破除這個舊的法,就會給正法帶來難度;破除這個法,就給救度眾生帶來嚴重後果。大法弟子發正念清理邪惡對你們的迫害,正念純正的做是可以的,舊的法理也是這樣的理。這與正念對待修煉、正念救度眾生是一個道理。所以你們能做這件事情。如果師父替你們做,那麼這個舊的法理與舊的神就不幹,由於很多事情我都給你們做了,再超格的多做,或者是全包下來做,那麼這個舊的法理和舊的宇宙的生命看到,它們是絕對不幹的。它們認為你們的一切我都包了,大法弟子自己沒有修,所以它們就會起來阻擋。

  當然阻擋我也能清理掉它們,這麼做行不行哪?有許多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你比如說我舉個例子。中國國內有些學員有時做的不是太好,當他們被抓去迫害的時候,那些惡警在打他們時,打的很厲害。可是,那個時候有的學員,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嚴重。邪惡在打他的時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沒有想到,我求救師父幫助。有的求救師父的時候也帶著強烈的怕心。很多當被打的很痛的時候嘴堳o在喊:「媽呀!媽呀!」完全把這迫害視為常人對人的迫害了。那麼這個時候我去保護他,這些舊勢力它就不幹了,因為它在維護著舊的宇宙的理。它認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說:「這是你弟子嗎?你看他把你當師父了嗎?他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了嗎?他有正念嗎?他放下生死了嗎?他做到金剛不動了嗎?」這個時候師父真的被它們指責的無話可說呀。當然了,一時一世的表現不能說他就不是我弟子了,它們也懂,它們就會說:「我們打他的目地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來。你看他連你都不認嘛。他也不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

  所以有些時候真的叫師父沒話可說。可是因為宇宙在正法,我是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迫害的,我是可以徹底把操縱與利用邪惡生命的神與邪惡生命一起清理掉的。不管多高層次,不管誰打的、誰操縱的、誰利用的、誰安排的,我都可以一把抓在手媟敢慼C師父坐在這兒就是一個常人,你就把我當作常人。可是師父在另外所有空間的身體,巨大無比,一個比一個大,宇宙再大,也沒有我大。(鼓掌)可是大家想一想啊,我要把這些生命毀掉了,而舊的理,那個沒被正過法的龐大的表面宇宙空間中的生命都看的見,就會說:「你幹甚麼呢?」那麼它們就會全都群起而攻之,和我形成一種對立。即使這樣我還能消滅它們,它們不管來多少,我都能給它們清理掉,削去果位打入地獄。大家想一想啊,我是來救度眾生來了,那些神就不是生命了嗎?是更高級的生命啊,更值得度的生命啊。而這個大法弟子表現的不像個大法弟子的樣,我卻為了他,消滅無數無數的神,大家想想這麼做對不對?不對哎。所以我告訴大家,有些事情師父是很難辦的。並不是師父能力不行,是為了所有的眾生得度啊。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邪惡還要迫害,那師父可就不客氣了,師父有無數的法身,而且還有無數的幫助我做事的正神也會直接清除邪惡。我以前不是告訴你們了嘛,你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天龍八部護法,都是因為你們做的不夠,眾神都被舊的宇宙法理限制的乾著急沒辦法。

  那麼舊的勢力到底和我是甚麼關係?我就講講這個問題。其實呢,這些舊的勢力啊,嚴格的說,它們不是為了毀掉正法這件事情,它們也不敢毀。它們的目地,雖然不純,它們也想要使正法這件事情能夠成功,只不過是它們要這一切按照它們要求的做,按照它們的要求正法,那是絕對不允許的。因為宇宙媄銂漸糽R全都敗壞了,它們生命構成的本源因素都不純了,因素的因素都不純了,這些是它們自己都發現不了的,用甚麼辦法也無法使自己真正的純正了。它們自己都無法符合正法與新宇宙標準的要求,它們如何正的了法?正法怎麼能按照它們的要求做呢?正法後新宇宙的產生,是按照舊宇宙的生命標準與要求建造的,那不還是舊的宇宙嗎?成了換湯不換藥嗎?舊宇宙的一切眾生它們根本就不知道宇宙先天最純正的時候是甚麼樣,怎麼能按照它們的要求做呢?所以是不能夠承認它們的。但是它們出於不想在成、住、壞、滅的舊法理中解體,本能的要解救自己。它們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從宇宙最高生命到最低的生命都參與了,整個一套系統下來,每一層次都有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參與,每一層次又都在安排著具體如何的幫助我來正法。可是層層生命都不純了,連最後那個生命,都不純了。在幫我的同時它們都隱藏了保護它們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誰都不想動自己,甚至於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執著不放的東西。整個過程中有很多事它們幹的都非常不好,有些它們是有意幹的,而有些它們自己都意識不到是很壞的事情。所以它們所幹的一切都是達不到新宇宙標準的,連這個舊宇宙的初期標準都達不到,那距離新宇宙要求的標準就更不是一回事了。新宇宙到底是怎麼回事,它們無從知道。在這關鍵的時刻眾生對正法的表現都決定著眾生的未來,也就是在正法中考驗著一切生命,從新擺放它們的位置,其中包括被淘汰。所以新宇宙甚麼樣根本就不允許它們知道,正過法的一切與它們所安排的一切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說到這我先講一下時間。其實正法的時間是很快的。在天體之外造就這新宇宙的一切,那就是揮手之間的事,就這麼快。這雖然是一種形容,但是確確實實就像揮手之間就完成了一樣,就這麼快。那麼為甚麼我做這件事做了十幾年了呢?其實宇宙媄銊琚A有不同的空間,而每一個空間中又有不同的時間。宇宙中從大到小,從無限微觀到無限洪觀有無數的粒子,而每一個粒子上都有一個獨立的時間,每個時間都有長短的差異。而粒子和粒子構成的不同的大小世界它媄鉿陵伅﹛A而粒子和無數粒子構成更龐大的天體媄靾晹陵伅﹛A同一層次的粒子整個存在的龐大粒子群它還有更龐大的時間。宇宙中的時間多的像宇宙的生命一樣無法計量,而且宇宙總體上還有一個總的時間,媄鉿陬L數無數的具體在各個空間中起作用的時間,這一切都是為不同空間中的眾生存在的方式而造就的。那麼有的空間時間很快,有的空間時間就很慢。就包括我剛才講到的這個空間快慢這句話,從我開始講到現在,有的空間的時間和我這是同步的,有的空間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有的空間已經過去了多少萬年了,有的空間已經過去多少億年、多少兆年了,就這麼快。因為宇宙太龐大了,媄銂熔氻l無限的微觀,無限的洪觀,它們都有自己的時間存在。大家想想,整個宇宙,不管它多大,不在宇宙任何時間概念堸窗A在一切之外正這個法。在宇宙時間的外圍做,不限制在任何一個時間當中。宇宙再大,時間再多,在天體之外,揮手之間就完成,這個速度快的比宇宙中再快的時間都快。可是呢,大家想過沒有,就這一揮手的時候有的地方已經過去多少億年了。

  人類的這個空間還算可以了,從正法開始才十幾年,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現在才過去兩年多時間,四個年頭,我正法也不過就是十幾年的時間。大家想一想,那不很快嗎?實際上是很快的,就這麼揮手之間就完成這一切,在人的空間當中時間表現出來的差異是十幾年。而且從正法以後宇宙的整體時間都是被推快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一天是過去的一秒鐘。現在還在不斷的加快,目前的一年大約是過去的一秒鐘,這還是平均數,而且還在加快。

  大家想一想,這麼快的速度,在你整個生命的歷史當中,在你生命的永遠中,甚麼也算不上。將來你回過頭來看看這一段時間,就是一瞬間,甚麼都不是。你們當初在這場迫害中都覺的度日如年,就包括現在一段時間也有很多學員在想:甚麼時候結束啊?這迫害甚麼時候是個頭啊?因此有人就想師父在詩中寫過說春天要到了,(眾笑)就想:哦,是不是春天就要結束了。我以前在詩中還寫過秋天,(眾笑)那有的學員說:一定是秋天要結束了。那秋天過去了,沒結束,好像有種失望的感覺。大家想一想,這不是在用一顆常人之心對待這一切了嗎?

  一個人想,倆個人想,三個人想,那也不是回事。如果整體大法弟子更多的人大家都在這麼想,那是不是一個強大的心、強大的障礙呀?你沒有真正的利用好這段時間,你希望它趕快結束。大家想想,今天咱們就結束,那麼中國得死去多少人?很多人對映著更大的天體眾多的生命,馬上結束,得有多少生命將被淘汰?我們不能清除他們頭腦中敵視宇宙大法的邪惡念頭,而他們有很多又是代表著龐大的天體,因為他們的淘汰,與他們對映的宇宙得死掉多少生命?淘汰多少生命?大家想過這樣的問題嗎?你們是大法弟子,歷史賦予你們偉大的責任。我們應該好好利用這時間嘛,沒結束這就是救度眾生的機會。時間很短了,一旦法正人間開始,擺放在不同位置的人就定下來了。雖然我們不承認這個舊勢力的安排,你們在這段時間中錘煉了自己,樹立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時候,大家首先應該想到的是救度眾生,想到的是怎樣能夠證實大法。這不偉大嗎?這場邪惡的安排我們根本就不承認它,但迫害畢竟出現了,邪惡畢竟迫害了那麼多眾生,我們不應首先想到去抓緊時間救度他們嗎?把它當作是一種常人對人的迫害,抱著一顆常人之心想問題:甚麼時候給我們平反啊?甚麼時候結束啊?大家想想,這思想是大法弟子應該想的嗎?

  不要怕時間長,我告訴大家,基督教被迫害三百年以後才起來的。帶有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還不如一個普通修煉者嗎?關鍵是我們怎麼樣去認識問題。我問問大家,救度眾生再有十年,你們還幹不幹?(學員齊聲答:「幹!」)(鼓掌)這才是大法弟子啊。(鼓掌)當然不會再有十年了,也不允許有那麼長時間,它們壽命也沒那麼多時間。

  但是關鍵是大法弟子怎樣看問題。一個人這樣想,倆個人這樣想,不是問題。如果大法弟子都這樣想就是問題。你們記不記的在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以前,中國那個總理不是曾經肯定過大法嗎?「四.二五」學員上訪的時候,他也接見了大法弟子,而且說的很好。這場破壞開始以後我們有一些學員因此就產生了許多常人心,就想:中國大陸的那個邪惡之首趕快讓它死吧,讓它倒了,好換上那個總理,換上總理我們不就平反了嗎?你們想過沒有,這是宇宙的法,人說打就打?人說平反就平反?人不配!怎麼能把希望寄託於一個常人身上呢?你們是大法弟子啊!你們一個大法弟子就代表了很大的龐大的空間。人類算甚麼,只不過是舊勢力在利用它,把你們更大的能力給封閉住而已。怎麼能夠這樣想問題啊?如果你們都這樣想,那麼,舊勢力看見了:怎麼都有這樣的心呢?這心得去呀,那我們就讓那個總理變壞。寧可讓他變壞,也得去你們的常人之心。是不是這樣啊?舊的勢力是不拿人當回事的,說殺就殺,正法中它們只執著它們的安排。

  正法這件事情要是真的被破壞了,宇宙真的就沒有了,那舊的勢力也沒啦。甚麼生命都沒有了,一切都解體掉了。舊的勢力雖然想更新宇宙,實質上是做不到的,那麼它們執著它們要幹的,妄圖左右正法這件事情所起的作用百分之百的是壞的。因為在正法中這一切干擾都是它們安排出來的,不按照它們安排要求去做的時候,它們就要幹壞事。正法中對這些生命來講就是淘汰。你們在講清真相中看到有的人真的很難度了,其實我告訴大家,世上很多人已經根本就不能救度了。你們記的我寫那句「慈悲救度知多少」嗎?大法弟子啊,講清真相中你們付出的再大,我告訴大家,最後還是有很多生命不能得救的,他們註定是要被淘汰的。我知道中國大陸將要有多少人被淘汰,非常的可怕,數量非常的巨大。

  我把話題再返回來講,我剛才在講,我和舊勢力的關係。這個舊的勢力呀,它們看到了宇宙會在成、住、壞、滅的法理中走向最後一步,為挽救自己,在相當久遠年代以前就開始安排這件事情了。沒人知道我是誰,我也不知道我是誰。沒有生命看到過我,沒有生命叫過我甚麼。我也沒有形也沒有名,與宇宙中一切生命所構成的東西都不相同,對宇宙內眾生來說我甚麼都沒有,也許宇宙都沒有了,那個時候就只是我了。我就是甚麼都沒有。沒有生命知道我是誰。但是沒有我就沒有宇宙的存在。我來到這堙A就是為了在宇宙大穹解體時從新正法中救度眾生。

  其實舊勢力的一切所為是宇宙中生命本能的自救,但無濟於事。每一次大穹結束前,那時的眾生也都是這樣做的,結果反而加速了解體。也就是說正法中眾生的表現只能是他們對正法的態度,而決定留與不留,對正法態度的表現成度衡量著從新擺放他們的位置。換句話說,這也是眾生在成、住、壞、滅最後階段的表現而已。

  當我直接在大穹的中下層次中出現的時候,大穹中高層生命它們就看到了。我是從甚麼都沒有中堆積成有,不是粒子的組合,因為我沒有粒子。大家知道我不能夠一步到人這兒來呀。如果身體是很微觀構成的,會影響宇宙的一切。也就是無論哪一層生命,當他進入到下一層宇宙時,那麼那一層宇宙就將被毀掉,因為物質越微觀,能量越大,其放射性也越強。儘管神的能量是有意識的,是慈悲的,但是也將改變一切。所以得一層一層的轉生,當有了那一層粒子的表面時,才能在那一層次存留。可是大家想一想,這樣一來,歲月可就太漫長了,我就這樣的一步一步的走進來了。

  不只是我呀,人世間下來了很多大穹內的神,也是這麼一步一步的才下來的。天體中來的很多不同層次的神,目地是要來挽救大穹。他們對人來講啊,都是絕高層次的生命,發願想挽救這一切,當時確實來了很多。本願是好的,可是他們做不了。不但做不了,也回不去了。其實無論誰,一入三界就永遠不可能再回去了。可是無論來多少,這個大穹最高處的那些生命它們看到了,它們知道誰也做不了這件事情,它們也一直在看著我。它們在上面看的很清楚:哦,這個能做。它們覺的構成我生命的東西與宇宙中其他生命都不一樣,甚麼東西都動不了本質。那麼它們就決定選擇了我。其實地上來了很多神。

  它們雖然選擇了我,可是它們可不知道我到底是誰呀。那麼我為甚麼還同意它們在歷史中的一些安排呢?因為這堶捲o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大家知道,我剛才講了大法弟子有三部份人,其中有一部份是來結緣的,這一部份大法弟子數量相當的大。從遙遠的天體來這媯祭t,代表著相當遙遠龐大天體的眾多生命,那是眾生派出的代表到地球這兒來結緣,因為正法的這件事情要在這兒做。我要不參與,大家想一想,那麼宇宙最高處的那些個生命它們就會另其選擇與別人結緣,那些遙遠天體來的眾神會選跟別人結緣,這可不是小事,如果舊勢力把所有更新大穹的層層事情很細膩的都安排給了另外一個生命,那就太糟了,這不結錯了緣了嗎?當然就是這樣它們也擋不住我正法。可是哪,就會出現一個嚴重的問題,一旦到了開始救度時,它們選擇的人開始做了,雖然他做不了,可是我也要開始真正的正法了,那麼它們一定會認為我在干擾它們,那它們會傾盡整個這個舊宇宙所有的生命都來消滅我。它們一定會把我當成破壞它們的事來消滅,可是誰也消滅不了我,誰也阻擋不了我正法。那麼大家想會出現甚麼情況呀?正法的速度是絕對不能夠受影響的,它們要阻擋,那麼我就會清除掉它們,瞬間就銷毀,不管多少參與都會被銷毀。大家想想我不是來救度眾生來了嗎,那麼都銷毀了,還救度誰呀?所以在歷史上,它們選擇了我時,我考慮為了救度它們,沒有反對,但又不能叫它們知道我是誰。就這樣它們安排了大穹中的一切,包括人類歷史上的一切事情。我覺的正法開始時這對它們也是個考驗。因為它們所幹的一切都是達不到新宇宙標準的,我就把它們幹的這一切當作是遊戲吧。你們願意玩兒我就陪著你們,只不過是這樣。真正正法甚麼樣,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那是絕不許它們知道新宇宙是甚麼樣的。在正法中,一切生命都不能漏掉,它們覺的它們安排了我,等於在度我,它們有功。正法後的宇宙甚麼樣,它們自己甚麼樣,它們得要它們所要的,保留它們所要保留的。大家想一想,比如說新宇宙是純金的,進去一個不純的生命它不就是不純的了嗎?怎麼能允許呢?任何一個生命都跑不出去正法這件事情,誰都跑不掉,天體大穹中的一切都在其中。那麼也就是說呢,舊的勢力不管它們怎麼安排,隨它們安排好了,但是最後做這件事情時絕不能按照它們的要求做。那麼就出現了今天這個舊的勢力非要我按照它們安排的做而造成的這一切阻力。不管這個阻力多大其實都沒有影響我正法的實質,而且速度一樣的快,照樣按照我要求的一切在做,新宇宙完全按照大法標準在建立著一切。實際上舊的勢力就是在正法還沒有到之前這個空檔的時間差中表演著,大法弟子也是在這段時間媞護著法,救度著眾生,被舊勢力所利用的邪惡低下的生命也是在這媟F著迫害大法弟子與眾生的事,被低下而又邪惡的生命操縱的惡人,也是在這段時間中行惡。

  這個舊的勢力安排這些事情在人這兒有多長的時間了呢?兩個地球的時間。我過去講過,我說大法呀,在人世上傳過。許多學員就問我甚麼時候傳過,就是在上一個地球傳過。為甚麼呢?上一個地球是為這個地球做實驗,舊勢力為了使最後它們安排的更新不出問題,上一個地球為此已經做過一次試驗了,為了不讓它出現問題,不讓它走偏。為甚麼要做這麼長時間的實驗呢?因為過去在地球這個地方是沒有人這種生命的。我為甚麼老講外星人?就是因為地球這塊的生命,過去不管更新過了多少個地球,這兒的主要生命都是外星人那種生物。每一個時期不一樣,但是都沒有人的形像。

  歷史上神為甚麼仿造自己的樣子造了人呢?這在修煉界也是個迷。我告訴大家,就是因為要在這媔ヰk,聽法的眾生必須得是配聽法的形像。弄一幫動物來這媗左k對大法是污辱,是不允許的。如果不是為了傳大法,哪個神把這的生物造成人的形像,那所有的神都會消除他,這等於是污辱神。是為了正法,所以神就仿造自己的樣子造了地上的人。東方的人是東方人這種形像的神造就的,西方的人是西方人形像的神造就的,還有黑人形像的神造就了黑人,其他人種也是由其他神造就的。當時人們都把造就自己的那些神叫作主。但是現在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高層來的生命,而且多數層次很高,只是利用神當初造的人皮,他們本身與造就人生命的神沒有了直接的關係。那時我在第一個地球上傳法的時候並沒有講那麼大的法,因為那只是為了實驗。講的法只是往法輪世界堳袉野矷A所以那一期得度的眾生都在法輪世界堙C那個地球就一直讓它存在到最後一步,科技是相當發達的,月亮就是那個時候送上去的。但是由於工業的發達,使當時的空氣、水、土壤、植物與人的食品,一切都變異了,最後人都畸形了,地球上的能源也消耗完了,這一期人也就結束了。

  那麼這一期地球的開始是在一億年前,我們在座的有人覺的我在課本上學的是三十五億到四十五億年哪。我告訴大家,每一期地球都是一億年,上一個地球也是一億年。但是我在《轉法輪》堣]跟你們講過,我說那個地球上的文物有幾億年呢,甚至有二十億年前的。我只是告訴人存在著史前文明,人就只能知道這麼多,就是在這一億年的歷史中,人類也創造了許多次史前的文化。地球這個位置以前的那些星球也是經過很多次解體與再造了,那麼在宇宙中有許多星球解體後,飄浮在空中形成了塵埃與小的星體。龐大的天體中星球不斷的解體,不斷的從新組合。它的解體就是爆炸。地球也是由以前的地球不斷的爆炸再從新組合下一個地球的,爆炸一個組合一個。太空中有許多塵埃,有的個兒很大,有的像一塊大石頭,有的有幾平方公里,有的甚至於上百平方公里。每個星球上都有過文明,以前的地球上也有文明,那麼有許多大塊的沒有完全炸毀的那個物體上面就會留有過去生物的文明。從新造就地球的時候,把這些宇宙的塵埃弄在一起,從新再造的地球,就會遺留下以前的地球或者是外星球上面的文物、文明遺蹟。所以這對現在地質學家與歷史學家來說,我今天不講,他們無論通過甚麼辦法也研究不出來到底這個地球上的物質是甚麼年代的。這個地球,我剛才講了有一億年的歷史,到目前為止也正好是一億年了,也到了同它以前在這的地球同年齡了。當然人類在這一億年中也是幾經文明,由於道德敗壞而被神多次銷毀,目前人類的所謂文明是舊勢力有意安排出來的,不是真正的人類文化。

  那麼為甚麼不在傳法時直接造人皮,神到下邊來聽法,要在那麼長的歷史以前造人哪?大家要知道,神造人的時候,是不能夠把自己的思想意識造在堶悸滿A因為那是完整的一個神,就不是人了,是不行的。雖然人有了神的形像,神也不能把人當作是同類的,因為人的行為和神的行為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那麼當初的人是甚麼樣呢?人的這個身體結構是神造的,所以在這個空間中是最完美的人體系統,那些外星生命看著都讚嘆!當然也包括人的三魂七魄,構成一個完整的人體。不包括三魂七魄,只是人體的表面了,也叫人皮。人皮的概念與人所認為的皮膚可不是一回事。神認為由分子粒子組合成的最表面人體的一切,包括骨頭、血、內臟一切表面人體結構,也就是從微觀上看,由表面分子細胞組成的人,在解剖中人眼睛能看到的一切,神把這一整套表面結構叫人皮,而非指人的皮膚。

  可是沒有對宇宙、人世的一切以及生命表現的一切認識能力的人,沒有對大千世界變化的任何承負力,也沒有任何成形的思想,對宇宙地球自然界沒有認識與應付能力。他會是甚麼表現呢?我告訴大家,他遇到高興事的時候,他會竄到樹上去,大笑不止。笑起來也非常可怕,沒有節制。他若遇到痛苦的事他會鑽到地下去,多少天他也不能自拔。他遇到生氣的事,不計後果的發洩。他會為喜、怒、哀、樂而死掉。大家想想這樣的人能聽法嗎?可是當初造出來的人就是這樣的,沒有任何內涵,沒有任何承負能力,沒有任何對這個空間一切事物認識的一個完整的思維概念。那麼人就要經過漫長的歲月,把人的思想漸漸的豐富起來,有了他的內涵和承負能力,這不是短的時間能做到的,所以這一億年中就是在幹這件事情。今天人的表現,遇事不驚,沉著冷靜,理智的思考,甚至於有了創造能力。人能具備這樣的思想、正常的思維狀態,這是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神有意給人造就成的。這個過程,我告訴大家,一直延續到五千年以前。

  到了近五千年中國的半神文化這段時間,就開始系統的規範人能夠接受法的思想了。人的空間理雖然是反的,但宇宙的大法是正的。我在講法時,三界以上不同層次上聽到的法理內涵、文字、表達形式不一樣,可是法理是貫穿的。昇華的境界造成的不一樣,但不是錯位的。我如果在人這講一樣,在天上又是另外一樣,大家想想,這個法就不是圓容的,那不行,因為正法中在人這講的法必須對映著整個宇宙,當我講法時層層中的我也都在講法,層層的眾生也都在聽法。

  那麼怎麼樣造就、規範人在聽法時能夠聽懂法的思想呢?因為法要怎麼講,就要怎麼造就人類的文化與人的這個思想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甚麼叫德、甚麼叫信、甚麼叫善、甚麼叫惡、好與壞,這是最基本的。在中國那兒表現的更具體一些,內涵更深,因為法要在那兒傳、事要在那兒做,所以那個地方要創造一個真正能認識與理解法的、豐富的文化。我過去跟你們講過,我在歷史上一直在和很多大法弟子結緣。結緣只是一個表面的目地,結緣後大法弟子與我一起還得承負創造人類文明與大法所需要的文化。因為在歷史上,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想在為傳大法而造就的人類歷史中留下甚麼文明、遺蹟、學說,那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歷史上留下來的一切文化都是我們大法弟子幹的,當然還有師父帶著你們。人類的歷史就像一台戲,你們從國王到庶民,從英雄人物到強盜,(笑)從文人、名人到英雄,都是你們幹的。大家別笑!要沒有人扮演強盜,我今天講法時人就不知道甚麼是強盜、強盜的行為是甚麼、思想感情怎麼樣、強盜甚麼形像。法中有空白可不行。

  大家知道《三國演義》吧。《三國演義》講了一個「義」。經過一個朝代,三個勢力互相之間的較量中充份表現出「義」的內涵。而且是經過一個朝代這麼長的時間表現出了這個「義」的深層文化,今天傳法時人類對「義」才有深刻的認識,知道義是甚麼,它的表面與內涵所引申著甚麼關係與深層反映。人不能光知道這個字的表面,內涵中得甚麼都得明白。當然《三國演義》中也表現了人的智謀等內涵。

  那個南宋的岳飛表現了一個「忠」。甚麼是「忠」,你光說出來解釋解釋是不行的。經過一個朝代的過程,才使人真正的理解它的真正內涵與深層關係以至行為的表現。

  歷史上還有諸子百家,還有孔子的中庸思想中提出的仁、義、禮、智、信,等等等等。釋迦牟尼與老子和耶穌的出現,才使人們今天能真正的認識甚麼是正信與修煉,甚麼是佛、道、神這一切。歷史上豐富著今天人類的思想,使人能夠認識理解法,能夠得法。人類的一切歷史過程都是在奠定這樣的基礎,也就是說為了傳大法才造就了人與人的文化,不是法在符合著人類的文化講,更不是人類文化的產物。這就是在這五千年中我們所做的。

  講到這兒呢,最形象的說人類社會就像一台戲。一朝一代的,那就像幕拉開了,一朝開始演。一朝結束了,大幕拉上了。再拉開,改朝換代。一朝一代、一朝一代就這樣走著過場,接緣,留下歷史,造就人類所需的文化,一幕幕的表演著。為甚麼在中國這個地方叫作朝,而在中國以外其它地區都叫國家呢?為甚麼他們的首領叫王,中國叫皇帝?我告訴大家呀,這不是一個名詞與文化上的差別。因為人類是為大法而造就的,大法是這台戲的主線,眾生的存在一切都圍繞著這條主線。只是人們都被戲中枝節的矛盾衝突表演所迷住了,忘記了戲的主題、人生的目地是甚麼了。這台戲的戲台就是中國。

  一朝一代的,每一朝人都是一朝天人,是從遙遠天體來的代表,代表那堛熊L數眾生來這媯祭t,正法中不至於丟下那些眾生。在那一朝結緣中留下了他們帶來的文化。結緣後下一世轉生到其它地區等待著大法開傳的一天。每一朝都是這樣,全世界所有的民族都在中國轉生過。包括各個國家的人,除了近期傳法開始後又來了大量上界生命外,歷史上各國人都在中國轉生過。不管你是哪一個國家的人,你首先是在地球上先當了中國人,因為你們第一次轉生就在那堙C那麼講到這,我要告訴大家,實際上中國的國家形式與內涵都是不存在的。你們覺的語出驚人嗎?其實中國文化是全世界的人在各朝各代中留下來的,結了緣就轉生到其它地區去了。例如,現在的美國人是大明朝人。現在美國人很喜歡道,還留有那時的觀念表現。明朝人向道最頂峰的時候,在一些城奡X乎是家家設爐啊。英國是大唐,法國是大清,意大利是元,澳大利亞是夏,俄羅斯是周,瑞典呢是北宋,台灣是南宋,日本是隋。當時各朝人離開中國轉生時去的地方還沒有現在的國家,還是屬於荒蠻地區。那麼多數都是散轉在全世界各地了,等到近代才歸位。你這一朝的去這兒了,你那一朝的去那兒,就這樣啊。所以嚴格的說,哪是中國呀?誰是中國人哪?中國的真實意義是不存在的。

  那麼,現在存在了吧?因為它也叫國了,現在也沒有朝代了?其實現在也不存在,因為到最後一台戲要唱的時候,要傳法的時候,全世界和我結過緣的眾生,或者是最有可能得法的那些人和當大法洪傳時出來起負面作用的人,統統轉回到中國了。不管是得法的、搞破壞的,都是為這法而來、為法而生、為法而成的,都到齊了。所以現在中國人是最雜的,那是集中了全世界的為正法時期而來的正負生命。但是無論是起正面作用的或者是起負面作用的,因為正法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的,只要眾生能正確對待正法,就有免於被淘汰的希望。如果能得法我就會救度。過去我跟你們講過,我說,為甚麼世上會出現民主了呢?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在那一個民族、那一個天體中來的王都轉生到中國去了,誰能在那埵A稱王啊?最後舊勢力中的那些高層生命決定:咱們叫他們人自己選吧。選上了,也不能叫王,就叫他總統吧。反正是當了之後也不能像王那樣對待,不好了還可以罵他,再不行了還可以彈劾,再重選。這是上邊安排民主的真正起因。還有其它因素。在人這兒的表現也有人的一層理的表現,人是不知道咋回事的。所以中國那地方的人啊,你別看他長的不起眼,由於近代業力大而造成的,這張皮雖然不那麼太漂亮了,可媄銂漱熔[很大。大家想想那堛熔野肣n被毀了,多可怕呀。無論他們代表的與他們自身對映的空間與眾生都是重大的生命群。

  講到這兒呢說一下,我剛才談到了這個地球的歷史只有一億年。大體上在這個地球上的一億年中分兩個大的時期,五千萬年為一個時期。前五千萬年是大人、小人、中人同時存在的時期。大人平均五米高;中人就是現在我們今天的人類,平均不到兩米;小人呢只有幾寸高。當時神造人的時候為甚麼同時造出這三種人出來呢?因為要試驗這三種人哪一種人適合於在地球上生存到最後那一步,適合於得法。在這個五千萬年的過程當中啊,一邊不斷的造就著人對世界認識的能力,一邊確定著留下哪一種人。最後發現,大人還是不適合,由於他身體大,從而使距離對地球來講相對的變短了,時間相對來講也變短了,因為大人對物質資源的消耗和地球比例不協調。後來發現小人也不協調,整個地球上都是森林,他要開採起來很困難,當時沒有一塊土地,他們如果創造出今天這樣的文明對他們來講很困難,同時來講地上的時間對小人顯的過長,距離過長,小人要跨越大洋那實在是太難了,所以不適合。就這樣大人與小人就淘汰了。不是一下淘汰的,是五千萬年以後開始漸漸在歷史上淘汰的。大人最後在我們視線中消失是上兩個世紀,也就是兩百多年前,大人才最後的看不見了;而小人在七八十年前,還有人看見過,是到了近代以後才絕跡的,也不是都沒了,有的去了其它空間,有的去了地下。他們知道是屬於淘汰人,所以不和現代人接觸。

  那麼講到這兒呢我就揭示兩個歷史上的迷。人類解不開金字塔怎麼造的。那麼大的石頭人怎麼搬運哪?五米高的幾個人搬運,就像今天的人移動一塊大石是一樣的。造那個金字塔,五米高的人就像我們今天造大樓是一樣的。再一個迷是為甚麼有恐龍那麼大的動物啊?其實那是給大人準備的。五米高的人看恐龍等大型動物與我們現在的人看牛沒甚麼兩樣。不同的人要給他準備不同的物種,地球上的一切東西都是為人而造、為人而成的。我也順便告訴大家,動物絕不能跟人劃等號,絕不能同等看待。你可以慈悲它,你可以愛護它,但是絕不能跟人一樣對待。人是神造的,把動物與人相比等於是污辱人、褻瀆神。歷史的真實不久就會展現給人,那時會有人類真正對宇宙、生命、物質認識的正見。現在有人在考古中,他把那個人的骨頭安到恐龍上去,對於金字塔的建造也在用現有的狹窄認識推理思考。其實科學對這個現有的物質世界的認識,很多都是錯的,定位的基點都是錯的。連那個萬有引力學說都是錯的。這些有機會我會講給人。

  我剛才把人類歷史的蓋兒揭開了。(鼓掌)不是為了講歷史,因為人類是為大法而造就、而成的,所以我在講這個歷史中在給你們講法,這一切都是與法有關的問題,很多事情對大法弟子來講都是很重要的事。特別這些事情與當前你們所做的這一切都貫穿著你們對大法的責任在媄銦A有大法弟子自己深層的重大因素在媄銦C目地是希望大家在今後的正法中做的更好。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為你要的是圓滿一切,你是有責任的,你是帶著救度眾生的使命與責任來的。歷史上都喊救度眾生,誰知道救度眾生真正的涵義是甚麼呢?你們才是真正的在救度著眾生,你們才配做這麼偉大的事,切不可失去機會啊!

  我想我就不多講了。下面如果你們誰還有必須要提出的問題,你們覺的很重要,可以提出來,我利用下面的時間給大家解答。至於說你們工作中、生活中、修煉中個人的具體事兒那是你們個人修煉中要提高的因素與條件,那是你們自己要悟的、要過的關。我想自己悟明後的威德還是留給你們自己吧。我解答了,那就不是你的了。

  弟子:發正念時口訣與手印是不是固定對映的?

  師:不是,兩種口訣可隨意對映兩種手印。

  弟子:正法中聽天目能看到的學員講,不用法衡量一切。

  師:到任何時候,集體做事也好、個人證實法也好,一切都以大法為主,一切都以法來衡量,絕不能夠以誰天目能看到甚麼為準。因為弟子們所看到的,很多雖然是真實的,但是是局部,同時有層次限制,個別時還有執著所造成的假相。我告訴大家,這宇宙中多高的神,宇宙對他都是個迷,他都是宇宙正法中要救度的對像。他們所看到的、所能知道的只能是他們所在層次的那些事情,卻不是整個宇宙的真相,更不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要做的真正最後的真相。無論你們看到那些神在幹甚麼甚麼,聽到他們說甚麼,都不要去相信它,就按照大法與師父要求的去做。一切事情都要走正,無比的重大,無比的偉大啊!不是哪個人能看到甚麼為指導的。

  在我們大法弟子當中,每當做甚麼事情的時候,互相之間有爭論是必然的,有不同的意見這也是必然的。為甚麼呢?總要表現出你那個執著的心,來把它去掉。但是在爭論中長期的僵持不下,那就是有問題了。是因為你們都沒有向內去找,沒有看自己的問題。大家都想為大法負責,出發點都是好的,但是往往你們不注意自己,很可能有自己的甚麼常人心在。千萬注意這些事兒。

  今天在正法中走到這一步,大法弟子們,師父對你們正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肯定的。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們最高位置。以前我告訴過你們,你們的改變是從最微觀上最本質上開始的。有的學員覺的:我修煉的太快了。當時大家都有這樣的感覺。你們的圓滿過程,你們在最後的修煉提高,都是為了你們將要證實法。所以在個人修煉階段法學的好,在迫害中證實法與救度眾生就會做的好,表面的身體也在不斷的在正法中向高層同化著,人的表面所剩下來的越來越少。而那些個沒做好的,走向反面的,不出來的,就看著他們的神一面的身體一層一層的往下化掉。當然了事情還沒完,正法這件事情沒有結束,對大家來講都還有從新做好的機會。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沒結束,那一天就是機會。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從新返回來吧,不要再錯過了。不要背包袱,做錯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後怎麼樣做好,為你自己與眾生真正的負起責任來。

  再有,我順便提一句,我們有些學員喜歡在工作中意見不一時打電話找我的家人表態。我告訴你們,我的家人也是修煉的人,他們很多事情也是拿不準的,甚至於也會做錯的,也會說錯話,他們說的話不是法。大家今後不要再做這樣的事了。不要把你們自己樹威德、自己修煉提高的機會推出去。正法中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那就是每個大法弟子走過的歷史。

  就講這麼多了,下面大家有問題再提。

  弟子:師父為甚麼經常用小弟子在天上做事?

  師:因為他們沒有大人後天形成的觀念,天性比較純,發出能量不受常人思想影響。從另外一方面講,能力大小也不受常人的年齡限制。

  弟子:在香港人紙醉金迷的生活環境,怎麼幫助世人得法。

  師: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在救度著被邪惡的謊言毒害的眾生。只要不反對大法,就能走過法正人間時被淘汰的危險。而那些沒有破壞法,但也不是好的或者是不太好的生命,目前一概不管。因為下一步還有人修煉,下一步的眾生還要在法正人間中擺他們的位置。現在救度的重點是被邪惡謊言毒害的。救度眾生中消除的那些非常邪惡的生命,也只是針對破壞法的生命。還有許多跟它們同樣標準的生命,沒有破壞法,沒有參與這件事情的,一概都不管。為甚麼呢?沒有破壞法的,在下一步正法當中,對他們來講也是在給機會。同時下一步人還要修煉,那是屬於下一步的事情。

  今天大法弟子所做的就是針對大法負責,常人社會的事情不要去觸及它。講真相中不要講高了,主要不是叫人明白高深的法是甚麼,除非特別好的可以跟他去講。一般的人你在講清真相中,你就告訴他我們是被迫害的,我們只是在煉功做好人,人就能理解了。了解了真相後的人們看到所有的宣傳都是造謠,人們自然會看到其卑鄙與邪惡,人們知道後會氣憤的:一個政府怎麼能這樣耍流氓到如此成度呢?而且被迫害的這麼厲害,遭到迫害的原因卻是因為只為做好人。就從最淺顯的道理給常人講,他們不但能夠接受、能夠理解,也不容易使他們產生誤解。你們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你們對法的理解是相當深刻的。你們要講對法的高層次認識,常人就不容易理解,而且還容易誤解。你們是經過了一個很長的修煉過程才認識到今天這麼高的,你想叫人一下子理解這麼高,他們理解不了,所以不要跟人講高了。就是對所有宗教的人講真相時也不要談高了。就談我們遭到的迫害,甚至於他們不願意聽其它信仰問題,我們也不對他們談信仰,我們就是煉功。現在救人也很難,你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解釋,為了救他們別給他們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礙。

  弟子:我是剛剛得法才幾個月的弟子,那我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弟子有甚麼差別?

  師:舊的勢力也安排了大法弟子在被迫害時走進大法中來。它們覺的在迫害這麼嚴重的情況下進來,那威德一下子就上來了。但是哪,也有些是屬於下一批圓滿的,不在這個範圍之內的,所以現在都不能講清楚誰甚麼情況。不管怎麼樣,得了大法就是萬幸中的萬幸,就一定要利用好這段時間,使自己真正能夠修煉得法,修上來。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法的,也不是每個人都能走進這堥茠滿A因為這是宇宙大法。當年傳大法的時候,為甚麼舊的勢力把第一次得法的人數死死的限制在一億?這一億人哪還是我一定要的。它們當時給限定的數字是七千萬,我當時要兩億人。它們知道第一次得法的如果是兩億人的話,那這場所謂的邪惡考驗也搞不成了,所以它們就死死的限制在一億上。其中有一大批人剛剛得法,它們就迫不及待的開始了所謂的魔難,對這些人來講是不公平的。近期得法的我沒有說你是哪種。你們也不要想這些,做你們應該做的。

  弟子:師父好。我想問一個問題,就是新經文當中您說到「新三才」,弟子不解,請師父明示。

  師:其實呢像你這個年齡的人應該知道啊。過去念過私塾的,或者是在一九五零年以前上過學的,在學校都學過三字經。三字經媄銧N有,在中國文化中始終都有三才之說,在道家文化中也經常提到。「三才」實際上指的是天、地、人。「新三才」,那就是新天、新地、新人。

  弟子:師父您好。我想問一個問題。儒家思想貫穿著中國的歷朝歷代,那麼我想問一下儒家思想和大法在中國洪傳是甚麼關係?

  師:儒家,我剛才已經講過了嘛,只不過是奠定人的一個思想而已,叫人明白甚麼是中庸與人應信守的仁、義、禮、智、信等具體東西,僅此而已。人類的各個時期的文化都是在奠定人在得法時應有的思想,最終能在得法時理解法,能聽懂法。

  弟子:現在我們做很多大法的工作,時間都非常的緊。每天兩小時的煉功我自己就很難保證,我不知道煉功少了行不行?

  師:大法弟子們啊,師父說你們辛苦了,真的辛苦了。我根本就不忍心再具體的叫你們去做甚麼。我知道很多人在主動分擔著很多事情在做,甚至於每天睡很少的覺,還要去工作,真的很難。但是呢,不管怎麼難,我想還是要擠時間學法和煉功。我想修煉的人不能不煉功。煉功雖是提高的輔助,但也是法的一部份哪,它還貫穿著你整個身體的變化。當然事情太多太忙了,煉功時間少,或者是幾天沒煉,過一段時間再補上也可以。如果是你真的很忙煉的時間確實很少,師父也有辦法給你做。但是我總覺的你們忙一點,苦一點,那是你們大法弟子的威德,將來回過頭來看看那是了不起的!

  弟子:最高的宇宙生命是怎麼創造出來的?

  師:我將來會給你們講最高的法。我會談宇宙是怎麼形成的,就談到這問題了。現在談還早了一點。

  弟子:學法中,讀到天上的人五百年一輪迴和地上的百年輪迴是怎麼回事?

  師:這個三界是在宇宙最低的一個境界。三界媄鉹壑T個大層次,所以叫三界。每個層次媄鉿酗T層大天,所以一共有九層天。而九層天媄鉹S分成很多小天,所以又有人叫三十三層天,其實還多。在這個範圍之內,所有的生命都在輪迴當中,而在這個三界以外的生命就不入輪迴。三界內的生命每一世活的時間卻比較短,在地上的世人只活幾十年,高一層能活一兩百年,再高一層活二三百年,再高一層活三四百年,最高一層能活上千年。可是,不管多少年,他最終還要掉下來從新輪迴,出了三界以外就不再輪迴了。

  弟子:大法的書,有改過的以哪個為準?

  師:當發現有錯字時,改是必要的。有師在,法亂不了。中文就以台灣近期發行的為準。

  弟子:我覺的現在的學校系統越來越偏離「真、善、忍」,好像他們把小孩子教成機器人,放縱不教做人的理念,不重德,沒有善,沒有忍。所以我不想送小孩子去學校,我想留在家埵菑v教。我這樣是不是太偏執了?我希望以後有大法的學校。

  師:現在我講法也在結合著現在的科學講,人類已經是這樣了。現在學校雖然在教育上不能使孩子向善,放縱孩子的思想,但是現有的知識對他們將來認識法還能夠起到作用。當然有大法弟子的學校更好,沒有之前,我想還是讓他得到一些知識比較好。回家來,自己再給他讀讀《轉法輪》,再教教他如何做人,現在只能是這樣,過渡階段也很短。

  弟子:關於最近的新經文多處字為甚麼都有改動?

  師:最近發表的六篇經文,我都是用電話通知,口述叫明慧網做記錄,所以有誤差。一般情況我叫明慧網發表後我就不再管了,當有人看到後,問到我我才去看,特別是忙時就沒時間看造成的。

  弟子:我是從朝鮮來的。我認識到大法之下應該是人人平等。但是有很多新學員他們還是有文化上的差異,請您在這方面講一講。

  師:其實啊,《轉法輪》翻譯成不同的語言的時候呢,在表面上對法的理解沒有影響。特別是在修煉中,法的內涵不體現在表面的文字上。你不斷的看書,你會發現你不斷的對法理有新的認識,會看到更多的法理。其實是法在開啟你的智慧,所以提高起來不受影響。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不識字的老年人,通過學法識了字,而且,提高起來沒有甚麼影響。

  弟子:新學員有文化障礙理解不了法。

  師:新學員一點點的理解,你也不要給他講的太高。只講表面如何提高心性,如何祛病健身。將來時間長了,他書看的多了,他自己就知道了。

  弟子:好多西方人向我們學功,包括各種年齡層次的。我們能不能制定一套煉功音樂像講法錄音帶那樣保留師父的口令同時配有英文翻譯?

  師:可以,但是口訣不要翻譯。口訣就是常人說的咒語,每個字的音與表現都在一定的天體中起著連繫的作用。一翻譯就失去了正音與內在因素。

  弟子:我想問一下,我覺的是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就是我覺的很多大法弟子出去洪法感覺都很好,也很容易跟人家交流。可是在家埵n像關比較大,比如說某些配偶不太理解。就像我父母吧,在國內也有一定的地位,他就覺的壓力也很大。我覺的很多大法弟子在國內的家屬都覺的法輪功是好的,但他們怕我們在外面有一些危險。但我覺的這些大法弟子家屬同時也承受了一些事情,我不知道在法正人間的時候他們的歸宿如何?

  師:這個心得放。法衡量著一切眾生在這個時間的表現。如果沒有破壞法,那沒有問題;如果對大法裝了不好的思想,那你們作為救度眾生來講,首先得跟自己的家人講清楚,要跟他們儘量談清楚,幫助他們去掉那些思想。

  弟子:這次法會結束後的文藝演出,有一些常人來,在人類社會中比較正的歌曲可不可以唱?

  師:我們的文藝演出常人是可以來聽的,救度眾生嘛。我們的法會都允許他來聽。法會上學員的發言對他們是有好處的,這是沒有問題的。至於說常人的歌曲能不能在我們大法的殿堂上唱?不行。(鼓掌)為甚麼呢?如果是一個常人社會的演出,你也參與了,大法弟子參與常人的演出,歌曲只要不是低下的,不帶有政治性的,那就無所謂了。如果純粹是我們自己的大法音樂會,我想那就讓它純正點吧。不是我們大法搞的那就無所謂了。一定要區別這個問題。你說很正的歌曲行不行?目前你們很難知道歌曲作者迫沒迫害過大法,你知道他在中國寫沒寫迫害大法的歌曲?現在你們都衡量不了。如果作者還是大法弟子,歌曲本身不帶政治性就可以。但是目前這些都很難把握。

  弟子:大陸學員出來洪法,那肯定就要被抓。如果不洪法呢,又怕在正法過程當中影響自己的層次。大陸弟子如何把握?

  師:這兩種思想都不對。不出來洪法呢怕影響層次,怕影響提高,怕影響圓滿,怕影響這個,怕影響那個,而不是真正的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看問題。大法弟子就應該證實法,就應該去救度眾生。就是有這些常人之心,所以容易出問題,所以才出了很多問題。

  國內的情況我完全都知道,非常清楚。不證實法,那作為大法弟子我想就是不應該了。我不能說的太具體了。很多事情都是舊勢力的安排,而且安排的很具體,表現出來是非常複雜的。中國大陸的情況看上去很亂,其實是非常有序的。

  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的正、做的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我身邊還有無數的正神呢!我還有無數的法身都會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堣穩,這樣的執著、那樣的怕心,舊勢力看見了就會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當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這個情況。而這部份學員絕大多數是屬於歷史上沒有和我直接結過緣的。這次傳法,門打開了,舊勢力沒擋住,他們進來了。但是這些學員絕大多數表現都很好。而歷史上結過緣的它們不敢過份的迫害,因為他們在歷史上遭過這樣的罪。作為大法弟子,不管哪一部份,如果都能夠做的那麼好,這場迫害早就結束了。要說能做的好,這也不是說一說就能行的,也不是我叫大家必須這樣做就能做到的。那是在修煉中打下了的堅實基礎,是長期學法奠定的。其實大多數做的都非常好。而做的不好的也是從第三部份學員中出現的,由於做的不好,迫害就更嚴重,所以使大法的形勢看上去迫害的非常險惡。其實不管是哪一部份,師父都會一視同仁的對待的。我們在大陸以外講放下生死,和學員們在那種環境下、在那個壓力面前、在那樣的形勢下談放下生死絕對不是一回事。我不想再過多的談這些,但是他們在那個環境中真的能放下生死,情況就會不一樣。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後,坦然不動,沒有任何怕心,你看它舊勢力就不敢迫害他。因為它們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也就不碰他了。有多少學員能做到啊?他們對法的堅定使邪惡膽寒。可是常人的執著太重、學法不深的,都使自己遭受了很多不應該遭受的痛苦。有的寫過甚麼「悔過書」啊,或者是簽過甚麼字啊,因為我不承認這場迫害,所以在這件事情沒有結束之前,我會再給他們機會。實踐中我也看見了,多數學員被迫害後,能夠更冷靜、更理智的認識大法與修煉的嚴肅性。同時也更看清了這場迫害的嚴重,不再像當時帶著那麼多常人心做事了,這些心逐漸的放下了,所以他們做的事也越來越純正,越來越好,越來越堅定,更加理智了。不要看那個迫害的表面,法到人間時一切真相都將展現。中國大陸內的大法弟子是了不起的。

  弟子:兩個問題要問。一個是國外有些大法弟子的親朋好友都曾經煉過功,但後來迫害來了以後就漸漸的放棄了。他們想知道現在應該怎麼樣去做?還有一個問題是,有些很精進的弟子好像有的時候還有比較重的病業表現,他們想知道這是自己個人的業力呢,還是邪惡的破壞?他們應該怎麼樣來針對這件事情。

  師:第一個問題,他們想怎樣做,那是他們自己決定的,這要看他們自己了。第二個問題,遇到任何事情先看自己,這是大法弟子和常人不同的最大特點。如果我們自己真的沒有問題,那就一定是那些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特別是在現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業力已經不是問題。要清醒的認識邪惡生命的迫害,它們是真正的在幹壞事。大法弟子最好是走正自己的路,別叫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

  弟子:我可不可以設想一下新的宇宙是個甚麼樣?

  師:人類也將發生變化。所以宇宙一直到人類都在發生著變化。新的宇宙健全了舊的宇宙不健全的各種因素,新宇宙更完備,這是過去沒有採取這種正法形式時根本就解決不了的。過去每一期宇宙不行了,就解體再造,從新發展,不行了就再造。正法這種事情是大穹開天闢地頭一次。所以利用這次正法我改變了很多東西,這些都不能講。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因為人類是宇宙的一部份。由於大法在這媔ЛL,過去這堿O沒有人類的,以前無論解體再造過了多少個地球,這堛漸D體生命都是外星人的形象。每一次外觀差異很大,但是都沒有人的外觀與內在系統,更沒有人的思想。而現在的人是為了傳大法而造就的。那麼去掉那些對大法有罪的人後剩下的人就有福了,所以將來地球人真的有了人的形像,也就是說下一步未來人類將真的開始了,這一次是為了傳大法而造就的生命形式。未來還會有佛、道、神下世度人,眾生還會聽到法,眾生還會被救度。但是,不會再有神來度人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事了。

  弟子:我是想問一下有的時候我們在講清真相中會談論到一些歷史的人物,因為我們不知道很多因緣關係,是不是需要注意一些方面的事情呢?

  師:在正法中,你們只是用人的語言用人類能夠普遍理解的論理去證實法,就按照人類現在能夠認識到的好與壞、是與非去做就行。無論涉及到歷史上的誰都沒有問題。

  弟子:我只是想就您剛才說的大陸學員的形勢不錯舉點例子。據我的接觸,我所接觸的親朋好友幾乎是人人都非常堅定。他們有的到天安門去,堂堂正正的去,早上去,晚上回,早上飛機飛去,晚上飛機飛回,既喊了「法輪大法好」,又把橫幅也掛了,甚麼事也沒有。還有,九十幾歲的老人,天天出去洪法,一點事都沒有。反正都是很堅定的。我知道只有一個人被抓了,但是表現的很不錯。和他們通話,我就感覺到形勢非常好。他們說:「好,我們好的很。」聽了心媕Y覺的非常舒服。

  師:現在的情況是這樣。因為那些舊的勢力所能利用的邪惡生命,已經沒有那麼多了,而一看大法弟子發正念它們就逃了。你們去領館請願,領館好像非常的害怕。害怕的不是真正的人,是操縱人的那些邪惡,表現在人這,他們表現的非常害怕,其實是邪惡因素害怕。邪惡都清除了,那時如果領館的人都出來和我們學法輪功,對中國的那個政治流氓頭子來講那就太可怕了。所以邪惡的生命它們使勁控制著領館的人,維護著邪惡所幹的一切。可是即使這樣,也維護不住了。在中國除了邪惡的頭子所在的城市之外,其它地區邪惡已控制不了所有的地區了,邪惡生命已經被清除的所剩不多了,大面積的區域形勢都在變好。如果你們對著那個邪惡之首近距離發正念的話,邪惡的維護補充不上,它就會氣絕。因為它人的東西甚麼都沒有了,這張皮完全被那邪惡生命支撐著。發正念就是在消除它們。如果那個補充跟不上,它就會身亡。上次在馬耳他學員近距離發正念,它差點兒就背過去。就是這麼回事。它沒有人的東西了,它現在是不理智的,沒有人的正常思想,它是為我們而活著的,人的理念越來越不理智。其實,有的地區領事館的工作人員已經開始出來和我們學員接觸。有的已經悄悄的拿材料,有的悄悄的告訴我們「幹的好!」(鼓掌)這在過去那是不可能的。為甚麼會這樣?在清除了那些控制人的邪惡之後人開始冷靜的思考了,人自己在思考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為甚麼這麼迫害法輪功?而且看到了被揭露出的這些邪惡迫害與所有的謊言,人們震驚了,人們現在都在主動了解真相了。

  弟子:我有兩個問題。我們是做「放光明」電視節目的。前一陣子,我們收到一些觀眾的反饋,就是說我們的新聞做的太硬了。

  師:其實你那個口氣我還覺的挺好。(鼓掌)沒有那種階級鬥爭的感覺,比較中性,語氣太軟了也不好。其實我跟好多地區電視台、電台我都講過,我說洛杉磯學員廣播時的語氣很適度,不是太硬,也不是太軟,很平和。當然不是表揚你,別驕傲啊。就是說,我們儘量的做的平和一點,比較好。常人說甚麼的都會有,很難做到五味俱全。有的人願意吃辣的,有人願意吃酸的,有人願意吃甜的。我們就以這種平和的面貌示人,就這樣。當然再自然一些,再放鬆一些。上鏡之後,就是演員,形像再稍微修飾一下。

  弟子: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現在除了做大法的節目,還做一些常人的節目,沒有大法的內容在堶情C這個比例怎麼把握?我們用多少時間來做大法的節目,放多少不是大法的節目?

  師:這個就靠你們的安排啦,具體的就得靠你們做了。你們覺的怎麼做合適,研究後就怎麼做。其實你們今天在證實法中,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你們所採取的形式、不同的辦法方方面面做的都很好。你們別小看了往國內發的一張傳單、一本資料、一個電話、一個傳真,各種信息,起的作用是相當大的,對邪惡的鎮懾和消除起的作用是巨大的,真的是巨大的。人頭腦中能有壞思想是因為那邪惡的造謠宣傳。當人明白了時,就是那些邪惡東西被清除解體之時。如果人真的代表著龐大的天體,人的轉變將是眾多生命的被救度,它起的作用多大呀!其實這些事情做的都非常好。別低估了這些事情。當然具體怎麼做呢,尺度你們自己掌握,怎麼樣使人能接受。媒體辦成常人社會媒體形式那就得叫常人能夠接受。都是揭露迫害的文章呢,反而達不到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最佳效果。因為對像畢竟不是修煉人嘛。那麼我們就把這個節目辦的豐富一些,更吸引人一些,叫他能夠願意看。同時呢,堶惇鼢△菑j法的內容。這樣呢,對常人起的作用會更大。常人的東西沒有不行,因為你要辦成常人的這種媒體形式。至於說多少,這個你們自己把握,要適度。

  弟子:長春家鄉的弟子問師父好!何時您能回去見他們?

  師:我想時間不會長了。中國一朝一代的都是在這樣過來的。哪個朝代的皇上都喊萬歲,誰也萬歲不了。哪一朝都想變成鐵打的江山,可是它畢竟不是鐵打的。我們沒有想推翻中國政權,我們也沒有這樣的政治訴求。我們是無辜的被迫害,我們只是針對迫害我們的那個邪惡的流氓集團在揭露。這場迫害實際上中國政府中很多人是反對的,只不過在這種高壓下,他們不敢說話而已。但是人的表現也決定著人的未來。大法衡量著一切人。我再說一遍,人類的社會是為大法而造就的,在人類的歷史上絕不會出現任何與大法無關的事情。是邪惡之首提出來「中共要戰勝法輪功」。中共為甚麼要戰勝法輪功啊?全世界的人都覺的奇怪,中共掌握著一切中國軍隊、警察和政府,要戰勝在其領導下的一幫子手無寸鐵只為做好人的民眾幹啥呀?沒有理智嘛!其實啊,大法洪傳的時候,人心都在向善,社會穩定,誰受益?誰在當政?這不是沒有理智嗎?我們對政權也不感興趣。其實迫害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個常委所有的家屬都在煉法輪功,七個常委都看了書。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他們完全清楚。在政治鬥爭中養成的妒嫉心,養成的人與人之間互相整人的這套東西,使其失去了理智,甚麼都容忍不了。心眼小的不行,慾望大的不行,膽子小的不行,妒嫉心大的不行。治國的事一竅不通,幹正事的能力不如一個地方單位的小科長。失去理智時與魔鬼沒甚麼兩樣,元神又是個蛤蟆。這人難找啊!人間一台戲,這個演員上哪找去啊?在歷史上選了好長時間才找到呢!(鼓掌)舊勢力不願意叫其馬上下地獄,它們說是因為再也找不到這樣的傢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