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

  (熱烈鼓掌)(眾弟子:師父好!師父好!)

  好,大家坐下。謝謝大家,大家辛苦了。(熱烈鼓掌)

  轉眼又一年。在這場大法弟子救度眾生、證實法、反迫害的過程中,我們已經走過了六年,到了第七個年頭。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已經看到了正法形勢的變化,也看到了整個社會對大法弟子的認識和這方面的變化。整個形勢的變化與正法的整體形勢有關,也與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有著直接的關係。那麼也就是說,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沒有白做,而且做出了巨大的成績,你們所做的這一切都顯而易見、都是看的到的,大家自己也感受到了。那麼也就是說,雖然過去了六、七個年頭,但是目前絕對不能夠放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大家自己都明白,通過學法、修煉,完全清楚自己在幹甚麼。我們絕不是一個常人的甚麼政治團體,我們也絕不是一個常人的甚麼娛樂性的俱樂部。這堿O修煉,是生命從本質上向高級生命轉化的過程,也就是說在座的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那麼作為大家來講,特別是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大法弟子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中所做的這一切就是最重要的。

  其實講起來大家所經歷的這一切都是相當久遠年代就已經安排好了的。可是人類的任何事情,特別是大法弟子的修煉,都不會像神界一樣完全是神在展現。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就是神直接在做了,也沒有甚麼大法弟子修煉了,也沒有甚麼大法弟子救度眾生了,從上而下的誰行誰不行挑選挑選就完事了,也沒有目前這些事情了。所以我說人類的這一茬歷史經過了世人能知道的幾千年的過程,這從地球的歷史來看是很短的一段過程。在這以前的歷史與現代人也有著直接與間接的關係。而且在更遙遠的前一個地球上就已經為這次正法預演過一次了,這次是真實的。所有這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也是為今天大法弟子所做的這一切開創的,雖然表現起來和常人的狀態是一樣的。只有在這樣的狀態下才能救度眾生,只有在這迷的狀態下才能使生命昇華,才能夠看人心,才能夠分辨人行和不行。如果完全是神展現在常人社會中,那就確定不了誰行誰不行,因為人的心理活動還代替不了人的真正行為。如果這樣,人一看到神,思想中保證甚麼壞思想也不想了,甚麼執著心也比不上神好了,那也就看不到這個人的真正行為了。在活生生的神的面前,那真的都是正念。可這個生命到底怎麼樣?能行與不能行?經過這麼漫長的歲月了,這一切就得在這個迷的狀態中辨別。修煉也是這樣,只有在迷中才能使生命提高最快。也就是說,雖然迷的成度不同,但是只有在這個迷的過程中才有提高之說,如果沒有迷也就沒有提高之說了。我以前講過,我說神他很難提高層次,證悟到哪個境界那就是那個境界的神了。為甚麼呢?因為在他面前所展現的一切都是宇宙真相,沒有任何迷了,那也就不存在修煉了,也不存在你去悟和不悟的問題了。

  我剛才講這些就是告訴大家,不管經過風風雨雨的多長時間了,或者是還需要多長時間,都不能夠執著於時間。邪惡越猖獗就越能體現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威德,越在緊迫關頭也越顯出大法弟子的了不起。是,大家在迷中修煉,所以表現出來的狀態有的時候會比較懈怠,有的時候會被干擾,有的時候還表現的很常人化。當然了,這也都是在修煉過程中的狀態表現。如果不是這樣那也就不是修煉了,也不是人在修煉了,那是神在修煉。當然神修煉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說,不管怎麼樣,大家面對問題認識的好還是認識的不好,關過的好與不好,執著心去的多少,其實也都是修煉的實踐,也都是過程中的表現。關過的好與不好也都是正常的,也不會因為某個學員因為一時糊塗做錯了,也不能因為某些學員在一段時間中不精進或者是在一段時間走不過來了、甚至於做了錯事,就說他不是修煉了,或者說他不行了。其實這不都是在修煉中的表現嗎?是因為修煉本身的比較,才顯出你做的好和做的不好、你行和不行、你執著和不執著。那麼也就是說在這個過程中會有這樣的表現,但是整個正法形勢和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是主流,整體是正的、是非常健康的在往前走。

  大家知道正法是有形勢表現的,大法弟子基本上都是穩健的走在不同的正法形勢的需要中。當然修煉是成就生命的過程,但是反過來講,真的不是那塊料的,修煉過程也是一個淘汰的過程。所以每當出現一種狀態的時候,肯定會有一些人的想法出來,因為是人在修煉嘛。那比如說以前有一些比較明顯的形勢變化,九九年七月以前是大法弟子個人修煉階段,九九年七月之後大法弟子是在反迫害中修煉。自從《九評》出來之後,一些人思想中就在想:這與我們修煉有沒有關係呀?有些法學的好、正念比較強的知道這場迫害就是舊勢力利用人類的惡勢力中共惡黨在起著作用,在中共這個邪惡的政權下才能夠有這種迫害。如果沒有中共惡黨這個邪惡政權也就不存在這種迫害了,邪靈再兇它也得利用壞人來行惡。世上的一般壞人也造成不了這麼大的迫害形勢,是因為這個邪惡的流氓黨它掌握著邪惡的政權,邪靈因素也就能利用它製造出這種迫害。但是在這個問題上有的人就轉不過彎來,就糊塗了。其實怎麼會糊塗呢?最關鍵的我看還是怕心在起作用,說白了還是執著心,其它都是藉口。

  說到這,我就再說說大法弟子的修煉方式。其實我一直在對大家講,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煉是一種大道無形的修煉方式。每個人都在常人社會中,每個人都有社會中的不同工作,每個人都在不同的社會階層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職業,每個人都有自身的不同情況,也就是說完全在社會中,沒有任何形式的修煉。我記的有一次法會上學員提個條子說,師父,我們是不是無形的形?無形就是形。我覺的大家還能想到這一點。(笑)其實大家想一想,甚麼是「無」?我過去講過,講到「空」人就認為是不存在甚麼了,也有人講「無」就甚麼都沒有了,「無」真的甚麼都沒有了那「無」本身是啥呢?「空」是甚麼都沒有了那「空」本身是甚麼呢?真的甚麼都不存在了那連名字概念都不會有。也就是說,大道無形的修煉其實是一種無形的形式。

  大家知道,歷史上無論釋迦牟尼也好、老子也好、耶穌也好,還有許許多多史前的一些覺者、聖人傳法傳道,所採用的方式無非就是兩種。一個是出家修煉,一個就是採取基督教、天主教這個方式。所以從歷史的經驗中人們對神形成了一套狹窄的認識,形成了一種文化,所以一說到生命的昇華、提高、修煉等等這些事情,世人馬上就想到了歷史與現代的這些宗教形式。可是這些宗教形式它並不是宇宙的唯一形式,它們代表不了無量無計的神各種不同的各自見證的法,代表不了他們各自成就的方式。每一個小層次的神都多的無量無計,這兩種形式怎麼能代表得了呢?肯定是代表不了。那麼到底有多少修煉形式?

  大家看《轉法輪》中講過,佛家有八萬四千法門,道家有三千六百法門,其實這也不過是在一個很小的層次中講的、在一定層次中的認識,而且也只是說給人認識的。大家知道佛上有佛、天上有天、神上還有神。這宇宙到底有多大?簡直無窮無盡。我在正法中做到今天為止,雖然已經是在解決最後的事了,可是這些構成宇宙的最最根本因素也都是那種方式存在的巨大生命,對宇宙內的高層生命來講都是巨大無比的、遙不可及的,何況人哪?那麼也就是說,宇宙有這麼多的巨大的生命,其中那些神都有自己成就的方式,都有自己對宇宙認識所形成的法理。這是我用人的語言形容。而且宇宙內還存在著幾千萬不同的巨大體系。這些巨大的體系呀,當然也都在接受著整個宇宙最後的正法。

  大家想一想,如果這巨大的體系他們都是神,他們會不會說你們佛怎麼就比我們強啊?以佛法傳宇宙大法、以佛法正整個宇宙,我們的體系與你們沒有直接關係,你們佛怎麼正我這兒的法呢?你們那個體系的神怎麼能管得了我這個體系呀?你那些正法方式對我這個體系來講合不合適呀?對生命存在的認識方式上與我們有著完全不同的認識,相互的認識很多都不相容,你們的表現在我們這兒如何理解?對不上號怎麼能正了我們的法呢?宇宙是太複雜了、太龐大了,生命的存在方式、觀念、對生命的認識都是有著很大差異的。人覺的人挺好,有的神覺的人走在街上兩個胳膊甩來甩去多難看哪?(眾笑)看我那兩個大翅膀、像一個雄獅一樣的身體,多威武啊?(眾笑)那些遙遠巨大體系的神和我們這體系對生命的認識概念相差就更遠了。你們認識的好和壞在我們這是不同的,正法中怎麼能衡量我們這的好和壞呀?生命的差異也非常的大。我傳的大法是包容一切宇宙的根本大法,只是用佛像、佛理為形式表現,這些他們也不知道,所以才有此想法。

  那麼也就是說正法中是不是所有體系的生命都牽扯到了?如果都包括在內,那麼那些生命體系中的神他不知道你根本是誰,他能夠叫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了嗎?既然是全宇宙的事,他能不參與嗎?每一個體系都有巨大的他們體系的主,他能夠袖手旁觀嗎?(笑)其實都算上他們也只能知道他們境界的事,超越他們更高或者最後的事他們根本也不可能知道,所以他們認為這事既然包括我們,你們想對我怎麼樣就怎麼樣了?我也有無量眾生啊,我也要爭取被選擇。這巨大的天體這麼多體系都這麼想的話,是不是所有的體系對正法之事都有所為了?那這小小的地球就成了宇宙在正法中的焦點。

  我以前經常講,我說這個地球是宇宙正法的焦點,可是誰都沒能想到這宇宙天體它有多大,你們也沒有那種巨大的概念去認識它。非常的大,可是都在地球上形成了他們要表現的方式。具體講,人類不管經過幾千萬年了,我遠的不講就講近代吧,自從上一次人類文明敗壞走向毀滅後留下的人進入到這一茬人類時,開始從沒有任何生活資料的狀態下走到今天,用現代科學講就是從所謂的石器時代開始的。當然這種進化論是不存在的。無論怎樣,與這一茬生命有關的歷史大約有將近一萬年,與近代文明有關的大約是七千年左右,就是與形成這一茬文化有關的歷史大約是七千年左右。在這個過程中生命的表現,歷史所展現的這一切都與這次正法有著直接的關係。可是古代的歷史只是在人的思想中奠定人能認識法、認識神,與確定人生活的方式、人的理念是甚麼樣的,有認識好和壞、美與醜、善與惡等等巨大的文化內涵。整個這個時期的古代歷史就是給人奠定思想、奠定人的行為的過程。今天人的行為,人認識好和壞,穿甚麼衣服好,人怎麼樣思考問題,人怎麼樣對待父母,人怎麼樣對待親朋好友,人怎麼樣對待這社會上的一切,人怎樣認識天地物,其實是經過了一個漫長的歲月奠定的,不然人的思想就會是空白的或是獸性的,那我今天這法怎麼講啊?神怎麼用人體來世上投生啊?神怎麼對待人啊?所以得讓人有一個充份認識與健全的過程,走過來的才是今天的人類。

  可是在人類歷史中,不管經過了幾千年,可從來沒有出現過像今天這種社會形式。因為過去是為了奠定,現在是展現。過去人類生活是比較簡單的,無論是在東方或西方。中國一直作為神輔導與傳播文化的主要地方,近代叫「中國」也是暗示這一點。其它地方既是人類中心舞台的觀眾,又是配合的角色。這是歷史過程和目地。那麼為甚麼現代一下子來了許多各種各樣的文化、各種各樣的學說、各種各樣的社會表現形式呢?這就是各個宇宙巨大體系的東西在人類最低層表現造成的,目地是被選擇。大家知道在中國也好、在西方社會也好,古代社會除了幾大宗教之外任何一個方面都沒有獨立的文化體系與形式。你比如說文藝復興後的音樂、文藝復興後的美術、近代歷史上的各種學說、近代社會上的各行各業的表現形式,包括人類行為正的反的表現,一下子突然間就像爆發一樣全來了。特別是近一百年,一下子使幾千年的人類社會變成了現在這樣的社會。人世渾渾,有許多人還覺的沾沾自喜啊,認為科學給人類帶來了進步。現代的教育使人只能用進化論的假說認為人進化到這一步啦、社會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科學水平啦、人類創造了自己的文明、創造了現代的文明。其實根本不是。因此,很多人就在這種思想的作用下享受這種所謂科學帶來的文明。那些被現代科學教育出來的不信神的人好像是如魚得水,這麼好玩,盡情享樂,現代變異的文藝形式也多,使這個社會表現的真的是眼花繚亂。

  其實神從來都沒有想叫人這樣生活。作為人來講,看不到人類社會的輪報過程,也看不到因緣互相起的作用,做任何事情由於看不到迷底也就不計後果,那麼也就沒有滿足感。其實社會再花花,甚至超越現代的發達成度,人也不會滿足。神是為了叫人無休止的追求而存在嗎?過去人有一匹好馬,哎呀,就會覺的這簡直高人一等,騎著好馬走在街上人都羨慕:哎,這馬真好啊!你看人家有這麼好的馬。與現代人有了一輛好車的感受是一樣的。可是今天誰騎一匹馬走在街上人會覺的怪怪的,人也沒有這個認識概念了。現在人看著誰開一台好車,哇,這個車真漂亮,寶馬,(眾笑)(師父笑)這車真漂亮。人可以在不同的狀態中生活,生活中的感受是一樣的。不給人現代生活狀態,人也不會知道有這種狀態,幾千年來人在正常的人的狀態中的生活情趣同樣會有滿足感,在宇宙中人就是這一層生命。人現在有轎車,當人知道還有飛碟,這個東西不用現在這種能源,一下子就起來了,說上哪去一秒鐘到了,這個玩意兒更方便。那時轎車誰要啊?那車是甚麼東西啊?太落後啦。(眾笑)其實現代人真要在那樣一個狀態中生存也同樣不會滿足,他還會不斷的追求更好的。當然人能創造出甚麼來也是神的作用,也不是人為而成的。當今神給人這些不是叫人這樣生活,目地是展現他們體系的造化,從而有機會被選擇上。也就是說,雖然人在所謂的研究中追求,可並不是人追求得來的。人看不到這個迷、看不到這個真相,所以人才在現代化的社會中盡情的享樂。

  可是這些東西不是給人享樂的。神從來都沒想把人搞成這樣,目地是展現他們自己。有人覺的活的簡直像神仙一樣,當然真比起神來是比不了的了,人在這樣的環境中更不計後果、更不相信神了、更容易造業、更快的在毀滅自己。而且現代的工業已經造成了嚴重的生態環境的污染,使物質發生變異,人類社會永遠都解決不了了。不止這些,它已經嚴重的影響到宇宙其它空間了,因為宇宙是一個循環體系,這個空間生物提取的物質更高層空間還在再提取。人類空間生命一開始提取的東西不純,那麼上邊再提取的東西一層一層都會不純,所以人類現代社會的變異,包括觀念的變異,對神都造成了影響,高層生物都造成了變異。為甚麼宇宙要正法?當然這種變異不止是發生在人類空間,巨大的宇宙天體都出現了各種不同情況,我這只是說在人類這的表現。

  其實人類社會近代出現的這些個所謂豐富的文化表現,其實是不同宇宙、不同遙遠的巨大天體中那些神弄過來的。用人的話講是他們體系生命的維繫方式,弄過來的是他們體系中生命層次的昇華與下降的法則在最低的人類社會的表現形式,都是這些東西。當然這些東西對生命來講,如果有大法指導,這種形式就能使生命昇華,也能使不好的生命下降。我講「大道無形」引出這番話來。大家想過沒有?如果這個社會中許許多多行業、許許多多的領域都是他們遙遠的生命體系弄來的東西,大法弟子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各種不同的行業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煉,是不是等於是在用法正他們?是不是承認他們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們?

  當然我不可能把他們在人類社會中這種表現形式都留給人類,救度的是那些體系中的眾生。因為任何東西到了人這一步由於層次的關係都變的很不好、也都變的很低下了,當然大法與大法弟子不能對這樣低下的形式本身給予證實。就拿宗教來講,真正明白的人是利用著宗教的形式在修自己,不明白的是在維護著那個宗教的形式。也就是說,人類的這些形式並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讓你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你能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了,你就是在證實法、證實神與救度眾生,是不是這個樣?(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中修煉就是承認那些體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著一切眾生。我過去對你們講,我傳的是宇宙大法,甚麼都包括在其中了,你們想一想這法大不大?我說大的無形,無形卻包容一切,(鼓掌)正法在正著整個宇宙生命與儘量挽救神所留下的一切原始的東西。

  一開始啊,沒有生命知道我在做甚麼,連那個外星人都以為我是它們一夥的。(眾笑)沒有人知道,因此各個境界不同的神在我這次正法中才表現出對舊勢力的干擾視而不見。所以我過去講,我說整個宇宙眾生對這件事情都在犯罪,我說他們都欠了我,因為我是在救他們,這部法就是一切生命的根本。

  其實人類社會的任何一個東西,我只要選定它,都能用其來使大法弟子修煉。你比如我過去談過的音樂,如果人在音樂的學習與創作中有大法來指導,就能夠進步、在思想中能夠有靈感,能夠意識到、想到需要的,那是神的點化。那麼也就是說呢,不論你在哪一個領域堙A你的技能方面能夠提高那是你不斷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後的表現,表現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從人的角度上來講你在變成好人,由於學法內修你做的越來越好,神就會給你應有的智慧、給你靈感,讓你在學習中明白很多、讓你創造出更好的東西、讓你技術更高、讓你超越。大家想想,在人類社會中,任何一個正當的行業是不是都能夠這樣?你既在做好工作中的那一切同時你又在修你自己,你是不是就能夠提高?在當今社會,我選擇任何一個形式作為你們修煉的形式都能使你們修成,(鼓掌)只是我沒有選擇那些而已,我沒有為大家選擇那些,我選擇了佛的形式,用佛的形式講宇宙的法,同時用我開創的五套功法與修煉方式,教你們按照這種方式修煉,救一切眾生,包括一切佛、道、神、人。那麼多形式當然我不能所有的都選用,我選了佛的形式,可是實質上我講的是宇宙大法,雖然形式上是佛的理法,站在佛的理法上去講,實質上講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我叫你們在修煉中走的路卻是宇宙不同體系那些大神們的一切路。甚麼都在被正著,甚麼東西不也都包括在這部法中嗎?這就是大法。

  我剛才講到,《九評》一出來有的人就不理解,說我們這不是參與政治了嗎?甚麼叫政治?假如我李洪志真的領著大家在政治中修煉能不能修成?(鼓掌)一定能。只要修煉者在做工作的過程中不斷的用大法指導你修煉做好人、更好的人,用大法來熔煉你,你就會不斷的提高、不斷的昇華,就能夠達到圓滿。假如我今天領著大家以君臣的方式領著你們一幫臣民修煉,能不能修煉?(鼓掌)也一定能,而且也一定能圓滿,只是怎麼樣走這條路、怎麼樣對眾生負責任、怎麼樣能夠使生命提高,只要按照這部大法的指導去做就能做到。在具體形式上我沒有選擇那些,我們今天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也不可能再從新選擇。我們就是這樣一種修煉形式了,就是這樣的修煉方式。

  在無明中、在迷中,人們看不到這部法有多大。真的看到了,修煉狀態中的執著表現都等於對神在犯罪,正因為看不到也就不算。你可以精進一些,你可以認識的差一些,(笑)相對來講,迷的形式對修煉的本身就放寬了。有的人就想:我要甚麼都知道、甚麼都看到多好啊。那樣修煉的路就窄的不容你出一點問題,都開悟了你就不算修煉了、就不允許你修了。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迫害之前,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處於高度漸悟狀態的,在這次反迫害中是不能參與的。誰也不敢迫害他,他們也沒參與。他們合起來就可以把這場迫害制止住,但是他們甚麼都明白了。剛才講的是修煉的形式,我在這樣的角度講,我想大家的思想又擴寬了,一下子明白了許多,更加知道這部大法有多大、你們的責任有多重。(鼓掌)

  講到這呢,我想回過頭來說一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有了不起的過去,也應該有了不起的現在。有的時候大家在證實法中也好,在整體上做大法的事情和包括個人修煉上也好,確實存在著許多不盡人意的地方。最突出的、最大的,也是一直長期沒解決的,也是那些神在我耳邊一直在說的、他們最不滿意的,但是我從來對這方面沒有重點去講,我也沒有去重說。為甚麼呢?因為大法弟子在今天證實法中還得需要一點人的勇氣,所以我就沒說。我要留著最後去講,到差不多的時候我再講。哪方面呢?就是大法弟子有錯誤不願意讓人說,誰也不能說,一說就炸。對時不高興別人提意見,錯了也不高興別人說,一說就不高興。這個問題已經是相當的厲害了。(鼓掌)

  我為甚麼現在才說呢?是因為前一段證實法中,在揭露邪惡中,我不想叫大家在行為上變的太軟,那樣講真相時容易講不到位。如果你們在講真相中別人一說甚麼你們就不解釋了那不行。現在成熟了、理智了,知道怎麼做了,不會影響講真相了,所以我就留到今天才講。大家在這方面已經相當突出了。作為修煉的人大家想一想,我在《轉法輪》中與早期的講法中都談到過,我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別人對你不好你要一笑了之;別人發生矛盾的時候,作為第三者你都應該想一想:我應該怎麼樣做的好,這件事情換成我能不能守住自己、像修煉人一樣面對批評與意見?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總是不接受指責與批評,總是向外指責,總是反駁別人的意見與批評,那是修煉嗎?那是怎麼修的?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嗎?你為甚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一說到自己的時候你為甚麼不高興?你們在座的有幾個在突然間有人指著鼻子罵你時能夠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幾個面對別人的批評與指責心不動而找自己原因的?

  不怪大家,不是我的大法弟子做的不好,(笑)講起來是師父給你們留下了這麼一點。但是我今天講了,大家就得從現在開始重視這問題了。(鼓掌)有的學員在這個期間經常給我寫條子、寫信哪、傳話呀,說某某某、某某某怎麼樣怎麼樣不對,(眾笑)某某某某怎麼樣怎麼樣有問題。我都知道,我都非常清楚。修你們自己,我不想把大法弟子的環境變成相互指責的環境,我要叫這個環境成為都能接受批評同時向內找的環境。都在修自己,人人都向內找,人人都修好自己,不就少了衝突嗎?這個道理我從傳法開始一直講到今天,不是這樣嗎?修煉人絕不是指責好的,也不是我這個當師父的把誰批評好的,也不是你們互相之間批評指責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師父今天法講到這兒,你們從現在開始就得注重這方面。(熱烈鼓掌)

  你們要有思想準備啊,(眾笑)說不定你回去就會碰到。可是你碰到的時候,絕不會事先有預感。(眾笑)矛盾來的時候也絕不會像神一樣的對待你,也不會像神一樣的表現。都是常人的表現,都是常人和常人之間的那種矛盾的表現方式,絕不會照顧面子的,除了我李洪志都不會有特殊的。絕不會超越人這層理和超越人這層的表現,所以都是在人的這層表現形式中。這一點哪,我想作為大法弟子,學法修煉這麼長時間了,更具體的道理我不用去講大家也都知道、也都明白。

  這個問題非常的突出。你們知道嗎?這幾年高層生命就在我耳邊一再說這個問題,我就是不動。因為我需要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有揭露真相的勇氣,所以我就沒有去講。我要選定一個時間、一個時機去做、去講這問題。今天是時候了,我就特別要說說這個問題,也順便告訴大家,這個東西在我們整體形勢中已經相當的突出了,有的人已經到了根本就碰不了的成度了,我看再不講也不行了。有的就像那火柴一樣了,一劃就著。就像那個地雷,一踩就響。你不能說我,一說我就不行。甚麼意見也聽不了了,善意的惡意的、有意的無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內找,相當的嚴重了。這個不怪大家,你們從現在開始都得注意這個問題,必須做到誰說都行,有就改無就注意,你能夠面對批評、指責不動心你就是在提高。(鼓掌)

  經常有學員說,有的學員知道自己有毛病、有問題,也不讓人說。當然啦我不主張都去指責別人,可是別人要看到有問題或者會影響講真相、影響到大家的配合是要說,我的法身也會通過哪個學員的嘴去點化你。你們走過了這麼長時間的一個修煉的過程,大家付出了那麼多,真的很辛苦啊。你們所做的那一切我都看在眼堣F,也真的了不起,可是這從最根本的、最本質上證明一個人是不是修煉的人,不叫別人說這個東西一定得把它拿掉了。你哪方面做的都好、這方面不好,那都不能是修煉人。過去那修煉人一上來先在這方面做,這也是選弟子的條件。我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弟子被迫害之前我是在這樣做,到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呢我就不再重點說這個問題。今天我再提出這問題,同時幫大家把形成的物質往下拿,(鼓掌)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得改,必須改。千萬要注意了啊,從現在開始,誰再不讓人說,誰就是不精進;誰再不讓人家說,誰就表現的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最起碼在這一點上。(鼓掌)誰在這一關上要再過不去,我告訴大家,那可就太危險了!因為那是修煉人最根本的、也是最應該去掉的東西,也是必須去掉的東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圓滿。不要變為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要圓滿,不是為了福報。

  常人想做大法的事能不能做啊?人家就做啦,我就喊大法好、我也去發傳單了。大法弟子做的事情常人做了,可是他又不修煉,他能和大法弟子一樣圓滿嗎?不能。但是做了這麼大的事情,又是在這個歷史關頭,這個生命怎麼看?那真的是要福報、大福報。我希望大家在座的修煉那麼長時間了,不要最後落個福報吧?(眾笑)有更偉大、更輝煌的、生命真正了不起的那一切等待著你們,所以大法弟子的修煉可不是為了福報。從現在開始,大家不只是在與常人的接觸中,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之間,在這方面也得徹底的來個改觀,這個話說到這,大家就得這麼做。(熱烈鼓掌)

  順便說一件事啊。最近一個時期大法弟子,特別是北美,其它地區也存在這個問題,很多大法弟子都在參與著新唐人電視台新年晚會的推票與晚會的籌備。因為天氣比較冷,大家很辛苦,也費了很多心。我看到大法弟子在冰天雪地穿著很薄的衣服為了推票在街上表演。可能你們互相之間大家都在這樣做,沒太多的感受,在神的眼堿O不同的,作為我這師父來看也都是別有一番感慨。大家了不起。說到這我講一下全球華人晚會為甚麼這麼重要。你們知道這個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承擔的事有多大嗎?

  中共邪黨向來把文藝演出當作其宣傳惡黨文化與給中國人洗腦、灌輸的工具。從大陸出來的人也都知道,它年年要搞那個「春節聯歡」晚會,節目都是歌功惡黨、政治性很強的東西。新唐人的新年晚會卻更大,叫「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全球那當然也包括中國大陸啊,所以大家想想這個事是不是很大?這個全球可就是國際呀,那國際就得是國際水平對不對?學員也是真了不起,能夠把幾年的晚會演的這麼好、水平這麼高。不管總體個人水平怎麼樣吧,但是最起碼人家沒看漏,(笑)(眾笑,鼓掌)一致都反應很好。所以這個演員、編導、作曲、樂隊等等的個人水平要求就高,所以有些就得從基礎做起。而且大家知道我過去講過,無論是整體晚會效果還是每一支唱出的歌、演奏出的音符,大法弟子所有這一切的表現,在另外空間堿O起著證實法的作用的,放出的能量是相當大的,是在解體邪惡。而且大法弟子幹甚麼,未來人也要學啊。在給未來人留甚麼文化,大法弟子在起頭,而且也是在清洗惡黨文化,是不是啊?所以中共惡黨才那麼邪惡的要搗亂嘛。演出中也在起著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直接作用,所以影響也是比較大的,起到的作用也是比較好的。如果我們能夠連續的、不斷的這樣,不像現在演幾場就完了,演更多場,那會有多少眾生被救度啊?你們知道嗎?當看完這場晚會的人走出這個劇場的時候,他所有不好的思想都解體了,不好的念頭都不存在了,(鼓掌)所以人才會覺的有那麼大的觸動。

  我就說這麼多。當然我知道大家還想聽,(笑)(鼓掌)我知道一段時間以來修煉中確實存在著許多問題,學員互相之間也有很多想法。下面我利用一點時間解答問題,大家可以提條子。(鼓掌)為了能夠解決實際問題,咱們提條子的學員掂量掂量你那個問題該不該提,(笑)不然的話那麼一摞子紙條提上來,咱們今天念不完、也解答不完。下面大家把條子遞上來吧。

  弟子:我們定期用電子郵件向各國主流社會、政府、團體從人權角度講真相揭露邪惡,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並建立了幾百萬的地址數據庫。一部份意見認為我們這樣一個寶貴的資源應該集中用在講真相、揭露邪惡這個主要任務上,另一部份則認為儘量多利用這個資源,包括各種活動通知、聲明、晚會廣告、中國的維權活動的通報等等。這個問題很具體,但又很重要,因為把握不好會起不好的作用。

  師:你們今天做的事情大家首先得清楚。你們在救度眾生,與救度眾生沒有關係的事情都不是你們必須做的。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把大法告訴他了,那其它的就變的不主要了。

  當然這些具體問題得具體去看。如果你想要帶動他們加入到常人的維權運動中去,這不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你們辦的媒體可以給予關注,給社會提供信息、揭露中共惡黨。有一點你們必須得清楚,不是你們為維權而存在,是維權這種形式的出現在協助大法弟子證實法,(鼓掌)這個主次你們一定要分清!如果是推晚會票,那當然也是叫他們了解大法與大法弟子。(笑)

  弟子:我們有一個想法,想拍一部中國現代史與一部中國近代史通俗記錄片,以糾正人們頭腦中一些有關歷史的錯誤認識。

  師:我知道這些事情啊,可以去做。

  弟子:我們怎樣才能辨別、選取正確的史料,並從中得出正確的結論?

  師:這些歷史上的東西,如果有記錄片最好,那不會是假的。如果從多方面取證了解這件事情,那我想都會得到最正確的結論。有一點要注意,就是中共惡黨發出來的東西都是假的,你就不用信。惡黨這些年都是在欺騙中國人民、都是在欺騙老百姓。

  弟子:我們在向西方主流社會民眾團體講真相、揭露邪惡的過程中收到了很多正面的反饋,有些人還詢問他們具體能做甚麼。為此我們成立了良知基金會,以便於那些不是學員但又想支持我們的正義人士參與進來。我們有個問題:有人捐款給受難的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怎樣轉送、協調?將來捐款、集資應該怎麼把握?

  師:對這個問題我在早期傳法的時候對大家說過,我說作為大法修煉來講是不能夠集財積物的,那樣只能助長執著,對修煉一點好處沒有。而且你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也不需要常人的供養。當然啦有些出家的大法弟子,那是屬於特殊情況,我就講普遍的情況。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呢,那我對集資是完全杜絕的,不准向學員去徵收資金,也不允許像其它宗教那樣去向社會去徵集資金,這些事情咱們都不做的。

  可是從九九年「七.二零」被迫害以後呢,這個情況就出現了一個變化。大法弟子講真相救度眾生都需要資金,個人的收入是有限的,這場迫害持續的時間又長。要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很多資金揭露迫害,最起碼大家印傳單就得需要資金去印。大法弟子辦的電視台、電台、報紙都需要資金。還有許多事情、許多項目都得需要。在這種情況下,我和一些項目負責的大法弟子講過,我說我們只能從各個國家的政府,或者是各種基金會,或者是大的企業,去請求贊助來做這件事情。但是實際上舊勢力在這方面擋的很厲害。中國社會這幾年的投資熱,各國都去投資,不敢資助法輪功,怕中共對他的企業不利,看來在利益面前也都在出賣良心。在這個情況下就很難向他申請到資金。

  那麼有許多學員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看到確實有一些很好的民眾,當他們知道了這場迫害的邪惡後,很多人主動要贊助一些錢給學員。這種情況怎麼辦?我還是這樣說,儘量不去向民眾徵集資金,不要這麼做。真有主動給的,那要了也就要了,用在最需要又缺資金的地方吧,只能說是這樣。我不主張做,但是真的非要給的,有的時候你不收他還覺的你怪怪的,那就收了吧。有時你們做的事情得叫他們理解才能救度了他,所以真有這種情況那就收了吧。

  但是,資金的管理不要出現問題。我知道有些項目、有些地方資金是出了問題的,我也不想說。在這方面出問題的我看你是不想修了,眾神都在看著你呢,對修煉人來講也太嚴重了。

  弟子:我們如何擺正當前民眾維權反迫害與促進「三退」的關係?

  師:「三退」是你們在救人,是在救眾生,是在救中國大陸的民眾,在中國大陸以外還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已經講過了,在東歐共產邪惡主義整個陣營解體的時候,那堛漸螻酗w經做出了他們該做的了,他們把它解體了。作為中國大陸人來講還沒有這個實際行動,所以他們要想洗清自己就必須得脫離開中共邪黨那些個邪惡組織。

  我剛才講了,維權運動是常人的,法輪功絕對不是政治團體。你們要記清一點:無論是在中國大陸出來反正的,還有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的,都是神安排他們配合大法弟子的,而絕不是大法弟子配合他們。媒體中多報導、關心關心他們,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你們不要混淆了哪頭輕、哪頭重,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這些一定要清楚!我們不是常人的政治團體,你們不能夠完全投入到那堨h,但是你們可以利用你們辦的媒體去報導、去揭露迫害。當然有些人站出來直接就是為法輪功說話而被迫害的,對這個情況你們可以多關心、多報導,特別是對他們的安全問題要追蹤,這麼做都沒有問題。關鍵大家一定要清楚,聽好啊:你們幫助做一些事情是行的,但是你們要清楚:這事的出現是協助你們來的,而修煉與救度眾生才是你們最重要的。(鼓掌)

  弟子:五套功法口訣可不可以翻譯成另外的語言?

  師:初期在翻譯英文的時候我就講過,正法口訣是不能翻的。為甚麼不能翻呢?正法口訣是和宇宙的音、和宇宙的許多因素、和宇宙的信息是溝通的。你念動他,才能起到和宇宙協同的巨大作用。如果這個音變了就不起這個作用。神懂,你念的是甚麼你不用發出音來你思想中想他都知道,但是你直接用他起作用就做不到了,所以我就一直沒讓大家翻譯。

  其實我一直跟大家講,我說中國文化是神在人類傳的文化,是半神文化,所以媄鉿陶\多文化的因素是帶有很深內涵的,而其他民族的語言文字在天上是沒有的。而中國的這種文字與天上的文字是很近似,與天上的文字寫法是一樣的寫法,筆畫不同。那其他民族的文字在天上是沒有的。也有人看到天上天神用某個民族的文字給其寫了甚麼東西展示給人,其實那是神給人演化出來的你看的懂的文字而已。因為中國的文化是半神文化,不全是、也不全不是,就是這麼一個狀態。

  弟子:大法弟子沒有在的行業就將不存在了,是嗎?(眾笑)如特務等。(眾笑)

  師:對。我已經說了將來不存在特務,撤銷它的前程。(鼓掌)要說其它行業存不存在,其實據我知道,各行業好像都有大法弟子,我知道有的總統一級的也有,很高社會層次的也都有修的,只是他們的表現不同。大陸大法弟子是各行各業都有了,甚麼行業中都有人在修煉大法。

  弟子:既然共產邪靈最早出現在巴黎公社,那麼它是否在那媮晹陵琱l?是否在巴黎和法國還特別存在?在目前有何影響?

  師:它的根子不在那堙A它的根子在中國,而且也已經拔起來了。整個惡黨邪靈、那個紅色惡龍整體已經打碎了,還有它長期以來在民眾思想和各個文化領域媄鉹w經建立起來的因素,這些東西也都在被清理,也都在清理之中。至於說對其它國家,只要不是惡黨國家就沒有直接的影響。

  弟子:您能夠多告訴我們明慧網的作用,特別是多語種明慧網……

  師:明慧網的特點就是以報導中國大陸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為主,那是揭露邪惡的第一手材料,報導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全是真實的,甚至於百分之百。它不同於一般其它的媒體。你們可以把這些真實情況用多語種翻譯上網。如果有這個能力、有這個資源的話可以去做,做多語種的明慧,就是把每天明慧網的東西叫全世界的人看到。

  弟子:舊勢力有可能在大法弟子的副元神中安插負的生命嗎?

  師:別想那麼多。(眾笑)舊勢力是無孔不入的,就連真正歷史上我帶的大法弟子它們都做了手腳了。沒有關係,只要大法弟子能按照證實法的要求、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沒有問題。

  弟子:如果可能,身邊的大法弟子一起發正念徹底否定、清除可以嗎?

  師:你們在發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的時候就已經帶著這個因素了,早就在做了。

  弟子:請師父講一下舊勢力的盤所下的機制對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影響。

  師:每個空間堻ㄕ酗@個盤,這個盤它其實就是過去宇宙法的表現,它也是整個宇宙從微觀到洪觀,就是從微觀顆粒構成的空間到表面最大粒子構成的空間貫穿下來的盤,有一個軸。那就是過去宇宙的法的表現形式,將來不是這樣的,(笑)所以我才能講給眾生聽。但是在正法這事上它們又做了特殊的盤,每個空間它們也都做了手腳,而且牽扯到世人,甚至於它把人身體中都下了這種盤,所以它一動地上的人就出現形勢的變化,就是因為這些東西在起作用。正法中這些個東西都在清理中,它已經不起絕對作用了。

  弟子:大法弟子整體煉就成熟和正法的結束有甚麼關係?

  師:從現在來看啊,好像基本上是同步在進行。

  弟子:如果邪惡的特務闖進我們家中,我們是否可以自衛?(眾笑)

  師:自衛是可以的。其實如果你們有很強的正念,都可以把他定住。(鼓掌)那說回來了,作為修煉人,如果自己心境不純、正念不足、心堮`怕,都起不到這個作用的。

  弟子:「天國樂團」如何救度眾生?能請您明示嗎?(眾笑)

  師:你想聽我就給你說說。(鼓掌)大家知道樂團上次在紐約的唐人街、法拉盛遊行時,我都看到了這個景象:當樂團演奏的時候,放出的能量相當大。無論從能量的放出,還有你聲音的放出,還有音樂、音符的本身,都在起著證實法、起著放射能量的作用。

  那天在唐人街遊行,天上各個空間數不清的神哪,滿天都是神,擂著戰鼓。那些天兵天將許許多多都在往前衝。大法弟子吹號放出來的能量非常大。大家在電影中看到原子彈一炸的時候產生的衝擊波很大是吧?比那個力量還大。(鼓掌)因為大法弟子放出的能量成份比原子還大呢,而且每一層粒子都很強大。就是說,當時呢只要聲音一出來就是一片光亮。那原子彈它還有一個衝擊的過程,然後衝擊波衝起很大的塵暴是不是?等塵暴落下去它才乾淨。這是一下就乾淨了,然後在光亮遠處才是衝擊的巨大煙塵隨著演奏光亮快速變大,很快又乾淨了,遠處又不斷的衝起煙塵,光亮所到之處,又全都乾淨了。

  所以在街上遊行的時候,不管有多少人看著,當時我就看著常人的那個思想,他們基本上是麻木了,(眾笑)特別是中國人,就愣愣的瞅著,他沒有思想了。怎麼回事?不好的思想都被清理了,過後他才想起來,(鼓掌)說:哎呀,法輪功真了不起!(眾笑)也有的人說,哎呀,這法輪功在美國社會堳蝏簻藒M出現這麼多人的大樂隊呀!(眾笑)在美國社會堣]是很大的樂團啦,這一下出來這麼多人吹奏!特別是,樂團主要成員是中國人面孔,西方大法弟子面孔比較少,普遍都是中國人面孔。所以唐人街的中國人看完之後在想,反而都帶著一種為中國人爭了光了的感覺。(眾笑)就是他思想中反的東西都沒有了,起反面作用的那些思想沒有了。真的是在起這個作用,這是指中國人。作為西方人來講,那也是很新奇啊,從沒有見過,一下出來這麼大一個中國人面孔的樂隊,很多人都在鼓掌,喊著「再演奏一個」!所以效果是很好的。

  當然樂團中也有其他族裔的大法弟子,也是很了不起,因為大法弟子是一體嘛。其實參與這個樂隊的學員在演奏的時候自己本身也都很感動,覺的很神聖。

  弟子:明年的新年晚會可以全球巡迴嗎?

  師:明年的事情還得根據情況看,如果沒有那麼大資金還做不到。大家知道,這百十號人一走,費用是很大的。

  弟子:有些西方社會的官員受中共影響,行為很不好。向他們講真相的時候是否可以告訴他們,他們的行為更像中共官員而不像民主國家的官員?

  師:這個沒有問題。中共惡黨的邪靈說不定操縱誰,不管你是西方官員還是中國官員。思想符合它了,它就操縱你。

  弟子:我們是不是應該相信法會給我們智慧?是否值得去上常人的課?我最近在寫作項目上出現一些困難,我想知道我的水平要提高呢?還是別的原因?

  師:如果你創作的東西路子對了難度就小,路子要不對難度就大;或者是在一個問題上認識的有問題難度就大,認識的沒有問題難度就小,保證是這樣。很多奇蹟是大法弟子創造出來的。有些東西你們可以去學,這當然是沒有問題。說耗費很多的時間去學,花上它幾個月、幾年去學,回來你再證實法,我想那就結束了,(眾笑)學也白學了。所以我想呢,有些事情呢自己琢磨著看。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就用修煉人的思想去看這些問題。

  弟子:《九評》於越南人重要嗎?越南人需要退黨嗎?

  師:作為越南也好、古巴也好、北韓也好,中共一倒它們都倒。本來就是安排它們存在是給中共打氣的。要真的是孤零零剩下一個中共,那些人在全世界面前都抬不起頭。實際上是舊勢力安排的。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就是修煉,是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才針對中共惡黨的迫害揭露它、解體它的迫害。根子在中國,中共的因素解體了其它的都解體,不用特別去做。雖然它們幾個都是惡黨社會,那媮晲S有發生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不把它作為重點去做,將來隨著中共這一倒,都倒、都完,現在不去觸及它們。

  弟子:許多大法弟子創作了很多優秀的文藝作品,如音樂、詩歌、歌曲等,我們能否經過藝術加工後推向社會?

  師:那當然好啊。我們創作的作品如果叫民眾都來唱,那不太好了嗎?如果全世界很多人包括中國大陸民眾都穿上「法輪大法好」的T恤,我說那中共惡黨真沒辦法。(眾笑)有人說人民幣上寫上「法輪大法好」、「退黨」,(眾笑)我說這辦法真好。(鼓掌)這錢扔又扔不了、銷毀又銷毀不了。

  弟子:北京海澱區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師父,我們非常想念您!(師:謝謝大家!)(鼓掌)請師父放心,我們一定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對我們的期望!(師:我相信。)(鼓掌)

  師:如果前幾年說,我覺的學員在鼓勵我。(笑)現在我覺的是真實的,我相信。

  弟子:我們怎麼更有效的救度同性戀者?

  師:眾生嘛,都作為普通眾生來救度,能救就救,不把他看成是個特殊的,你越把他當作特殊的也就越救不了他。就像一般民眾一樣去救度,能救就救,不能救那就是不能救。

  弟子:在原來錄製的教功錄像中,有一段是師父在公安大學講法,錄像的背景有公安禮堂懸掛的邪黨旗子。我們要不要處理把它去掉?還是保留當時的歷史記錄?

  師:去掉就去掉吧。因為當時確實沒有想把中共作為最邪惡的東西銷毀,一切眾生都是給機會的。是因為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它已經成了宇宙眾生的惡魔,所以要消滅它、清除它,這是它們自己的選擇。

  弟子:舊金山唐人街是否像紐約那樣其它地區弟子去支援?

  師:我想呢,如果有能力的、有條件的就去幫著做一做。我對舊金山負責人已經談過這個問題了。

  弟子:得到法、退了黨,卻因怕心對大法不敬,現已去世,這種人還有未來嗎?

  師:這些具體情況得看了。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退黨不是第一位的,救度眾生、叫眾生退黨那是第一位的。說還能不能有未來?這得把他得了法不證實法看作是第一重要的。

  弟子:今年的晚會誰看了都說好,是否可讓大陸弟子向人民廣泛散發?以這種形式觸動廣大眾生的心靈?

  師:可以這樣做啊。

  弟子:師父說過百分之八十史前定下的東西都被舊勢力強行破壞掉了,這是否會影響當初所要的未來宇宙的無限美好與圓容不滅?

  師:它們破壞掉的只是安排的東西,新宇宙甚麼樣它們想看都看不見。再說大法弟子如果修成圓滿,成為神、佛,他想造一個自己的世界,一念即成,因為他的法是現成的,所以這都不是問題,都是非常小的事情。毀了多少啊、失去多少啊,那就看想不想要,想要甚麼都可以成,甚至於完全一點不差的恢復都做的到。

  弟子:大約半年前弟子們開展了一個項目,可是由於負責人的妒嫉心不去所造成的干擾使弟子們想走出自己的路困難重重。這期間所用的方式手段都是很不好的,並帶有惡黨文化。再加上他們大部份人本來就挺依賴負責人和佛學會,就對我們誤會更深。弟子沒有在這一段時間澄清很多事情,當時悟的是這一方面是給自己修的、另一方面是給同修修的,卻沒有悟到邪惡也在跟我們搶時間,結果弄成現在這個局面,不知如何是好。

  師:要多看自己是不是思想對頭。矛盾的對方表現的越對自己不利就更容易認為他不對、肯定是他錯了。修煉是很複雜的,去人心是最難的。多向內找自己,就找自己的心。大家都找自己、共同協調好最重要。

  有些具體事情提一些合理意見是可以的,但是也要看自己提的意見與整體協不協調。作為負責人來講,他也有難度,沒做那些事情也就不站在那角度看問題。很多學員都是從學校門堥咱X來,沒有做過甚麼負責的工作,沒有經驗,負責項目也是對他們的考驗哪。另外有些學員給我來的信我也都看了,雖然是反映別人的問題,字埵瘨”銋窸ㄢz著自己修煉中的不足,也有的還是很執著,甚至也有的很偏激,也有的帶著人心向我說、訴說心堛獐姨咫ㄔ迭C作為負責人一定要聽取合理的建議,不做負責人的也一定把自己做的事配合好。你們是在修煉,不是為了工作而工作。

  當然,該提的意見還是要提,一切都要像個大法弟子那樣去做。做項目負責人的聽到了也得找自己,也得修好自己,這樣做出的事才神聖。

  弟子:四川資陽、成都,新疆伊犁,哈爾濱,南京,廣西南寧,湖北宜昌、湖北黃岡,甘肅省嘉峪關,遼寧劉家地區,吉林開安地區,杭州,山西,韶關,福州,吉安市,美國阿拉巴馬、休斯頓、西雅圖、飛天舞蹈學校,加拿大多倫多,新加坡,新西蘭,日本、日本千葉大法弟子,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中國大陸與國外大法弟子基本上是同步的了。過去有一定的差異,特別是前幾年那個差異很大。最近一個時期,我覺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越來越成熟、冷靜,在這一點上,中國大陸之外的大法弟子,也就是世界其它地區的、其他民族大法弟子,咱們可別被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給落下,(鼓掌)得努力!

  弟子:請問師父,國內外民主人士都在聲援大陸發起的維權絕食,身在大陸的大法弟子是否應該參與、以維護大法弟子信仰的權利?

  師:還是我剛才講的那樣,大法弟子修煉和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這是必須做的。至於說那些事情的出現,其實是配合大法弟子的。當然,為大法弟子申訴的律師被惡黨迫害,是要給予他們幫助,協助他們做一些事情啊是可以的,但是要把握好分寸。我們不是政治團體。你是修煉者。

  弟子:一些西方大法弟子全力投入西文大紀元的工作,甚至已經根本沒有時間參與大法弟子辦的其它活動或法會。一些中國同修認為西人弟子是陷入做事的執著中。請問師父,當有相對重要大法活動時,我們是否可以不必太重視報紙質量、快速的完成、(眾笑)參與其它活動?

  師:大家都笑了,不注意質量它還能救度好眾生嗎?(眾笑)這還是不行。不行怎麼辦?咱們現在確實有困難。困難也可能是暫時的,因為人手不足、資金不足,那肯定的就是很少的大法弟子在忙這個事。這個師父完全知道。其實中文大紀元的初期也是處於這個狀態,但不會長久。也可能一時耽誤了一些事情、一段時間,或者採取甚麼辦法大家協助解決一下,這些具體事我想還得你們自己去協商怎麼把它解決好。

  弟子:河北廊坊地區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弟子們非常想念師父!

  師:謝謝!謝謝廊坊地區大法弟子!(鼓掌)

  弟子:在中國大陸,有些弟子已經屢次遭到非法關押和酷刑迫害,依然堅定精進。而有些弟子或出於對迫害無可奈何或為求安逸,至今無法走出來。請問師父,是否屢遭迫害的弟子是在替那些走不出來的弟子付出和承受?

  師:這倒不是,個人修煉是個人的事情。不出來的要多去了解一下,幫助幫助他們。

  弟子:毅力、意志力是先天帶來的、天定的。弟子意志力不強,咬咬牙下決心努力能好幾天,但不能長久。很苦惱,不知誤在哪堙C努力學法背法還是沒提高,是因為想通過學法提高意志力本身就是求?還是學法仍不夠?如果根本原因是不珍惜自己,還有救嗎?

  師:如果一個修的很好的大法弟子,能理性的認識大法是甚麼,那一定會下力去做的,一定不會在這方面懈怠的。反過來講,不精進的也在學法,也知道法是很好,但是不在法上,正念也不足,認識自然不高,就是不能真正理解法的珍貴,所以鼓不起勁來。

  弟子:吃生魚肉是否殺生?

  師:別人殺的魚的魚肉、包括吃生魚肉不算是殺生。但是過去人們都知道有這麼一句話,叫作「吃甚麼還甚麼」。作為常人來講一定是這樣的,人做了甚麼都得還,那殺生的就要來生被人殺或者是下地獄。作為大法弟子就不存在這問題。特別是今天大法在常人中開傳,一定要解決這些問題的。那就是說,以大法弟子走向圓滿的修煉為第一性,而大法弟子在歷史上結下的冤和怨,作為修煉圓滿過程中提高的因素和福報了怨為補償。

  也就是說欠下的債與怨恨在修圓滿的過程中要給予福報與救度,這一點是肯定的,因為師父在給每個大法弟子安排修煉的路的時候就已經做了,安排了怨這些東西。你將來能修圓滿成為神,有的已經是你世界的眾生了。那當然去神的世界當眾生也是神哪,這對一個下界生命來講,那就是一步登天了。一個生命在人世間輪迴再好也是在苦中輪迴呀,再有福份境界沒有提高。一下子成了高境界中的生命,那誰都願意幹哪。我過去不是講過一個修煉故事嗎?我說過去有一個廟堛漫M尚在講經,看見兩隻鳥蹲在窗戶上不走,他就說:你們兩個要想聽佛經,就轉生成人來聽吧。那兩隻鳥一下子飛起來撞在屋外的樹上死了。(笑)二十年後,來了倆個小伙子,要出家。(笑)就說這意思。當生命知道能去天國世界時,那是甚麼也比不了的事,死不足惜。怨換成這麼大的福報,當然高興啊。

  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所有過去欠下的東西都會在給眾生的福報中償還了結。那有人在想了:那行了,我今後啥也不在乎了,殺人我都敢了。不行!你們修的是慈悲,大法弟子修的是為眾生好。你要真的殺人放火幹壞事你就不是修煉人,更不可能圓滿,也談不上甚麼福報於眾生了。而且修煉中的魔難也是在還精神上欠下的,加大的難也會使你修不了,你也就不能修煉了。我講的只是修煉之前欠下的,或在修煉過程中為了正常維持生存而產生的。

  說到吃生肉,吃生肉是最不好的。我記的耶和華也告訴過他造的人說:你們要吃熟的東西。對人來講,肉一定要做熟了吃,為甚麼這樣呢?過去修煉人也都看到了一個情況,當一個人死了或者一個動物死了,但是它身體的細胞還沒死。那些細胞沒有死掉之前,每個細胞的靈都是它的形象。現在科學不是也知道了嗎?在用小白鼠做切片之後用光導纖維傳導在螢光屏上時顯現出來的圖象,就是那個小白鼠的形象,就是說你吃的生肉都是一大堆活的動物。

  那這些熟的肉就沒有那些靈了,可是要是生的,你吃到肚子堭N是甚麼樣呢?就是你把那些活生生的動物都放到肚子堨h了。因為它們很小,一時你沒甚麼感覺,久而久之就會釀成大病,它就會有反應。因為人體很特殊,人體本身就是個宇宙的結構,所以叫小宇宙。你吃進的東西它轉生不出去,它就在你胃媕Y,久而久之形成的怨恨與業力就在形成病灶,形成很大業力,就會胃出毛病啊,嚴重的就是甚麼胃病、胃潰瘍、胃癌,反正甚麼都可能。我在中國大陸看到有人生喝蛇的血,可是那血的每個細胞粒子都是蛇,你喝一肚子蛇那能好嗎?(眾笑)物質本身它可以通過人體的能力吸收轉化,可是那個靈不留在肚子堣F嗎?所以千萬不能吃生的肉類。現在一些人興吃生魚啊,這也非常不好,那絕對不是飲食文化,非常的不好。所以不能吃生的,千萬不能吃,特別作為修煉人,絕對不能吃生的肉類。

  但是反過來我講了,說那些東西煮熟了不死了嗎?靈體走了表面只是物質,修煉人能維持生命才能修煉,才能在這堿﹛C人有人活著的方式,正常生活中產生的業力很少,修煉人更少,作為修煉人消這種業不是問題,也不需要來生去還。你要這一生圓滿成神,師父會幫你解決,自己也會在修煉過程中消去,所以在修煉的苦中遇到的那些麻煩哪、苦惱是包括這方面因素的,所以不要推。剛才我還在講,一說到自己不好就不行,一遇到批評就不行,你知道這些事情堻ㄕ釦A自己的業力呀。

  弟子:台灣有必要台北、台中、高雄都辦新年晚會嗎?是否影響對大陸講真相?

  師:不能因此而影響了對大陸講真相。這個問題我是這樣看,大法弟子好像都在效仿北美的做法,特別是效仿紐約的做法,因為大家都知道師父在紐約,說那堸筋し簬平抴N做甚麼。不是這樣的,因為情況不同,每個地區都得根據自己的情況做。

  台灣沒有人迫害法輪功,台灣的民眾對法輪功絕大多數也都是理解的,所以在那媢鴷x灣人怎麼樣去講真相、對台灣人怎麼樣去把他們頭腦堣丹@惡黨因素破除,這個事做的對不上號,台灣不存在這個問題。當然現在有些年輕人對中國的歷史不太清楚了,中共惡黨一搞「統戰」就會被騙,那就把惡黨的邪惡叫台灣人知道。總之,根據你們的情況自己商量。

  但是台灣學員對中國大陸與香港的講真相和其它地區華人社會講真相的幫助,這是很主要的,師父絕對肯定你們做的這些事。特別是對中國大陸講真相,這個事情做的力度很大,效果非常的好!這個我已經多次對台灣學員講過了,這件事情做的是非常的好。(鼓掌)

  弟子:為甚麼有些大法弟子家中幾人都修煉卻無法解決矛盾?相互之間甚至打的不可開交,(眾笑)家中不修煉的親人對大法也變的不支持。

  師:你別忘了是人在修,不是神在修。常人會犯錯誤,修煉的人也會犯錯誤,只是犯的少、犯了會改。當出了這種事一定是學員沒做好,就是為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也不應該大打出手哎。(眾笑)

  說到這我想說一下,有一些人對家堛漱H講真相總是做不好,是因為你做的不對頭。一個是你不知道他誤在哪堙A是因為甚麼你不清楚。再一個呢就是大家跟家堣H講真相的時候,總是把自己家堣H當作自己的親人對待而不是當作要救度的眾生。你是個修煉的人,你是超越於常人的,你知道這一世你們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們不是一家人嗎?你知道她這輩子是你妻子,下輩子說不定給誰當妻子?這一輩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輩子他是誰的孩子?

  作為修煉人都應該非常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了,不能陷在常人親戚的這個觀念中。要把他作為一個眾生、和大家一樣的眾生去救度,你去做工作的時候效果就不一樣,保證是這樣。你先別把他當作你的親人,你把他當作你要救度的一個對像跟他去講那就不一樣。其實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也知道,我這輩子和你是一家人,下輩子我會和別人成為一家人,他生命的本質是知道的。可是你真的用正念、救度他的時候,他的真念是分的清楚的,也不會陷在常人的情中了。

  弟子:上了邪黨黑名單的海外弟子多年回不成中國了,現在回國探親、證實法時機成熟了嗎?

  師:(笑)現在先別回去。你在它的黑名單上,它要迫害你。它即使不迫害你,它也會用各種拉攏的手段對付你,儘量少找那個麻煩。既然你們在這媄珗磢k,那這就是你修煉的地方。其實叫你回去的因素也可能是對人心的檢驗,因為修煉才是你的路。中國大陸有中國大陸學員在做呢,你放心,他們一定會做好的,我是有信心。(鼓掌)

  弟子:知道發正念的重要性,但有時像是例行公事,或容易走神。其他同修也有類似的情況。如何發正念真正提高?

  師:我這麼說吧,大法弟子走向圓滿要做好三件事,是不是?發正念是其中一件事,這麼重要為甚麼做不好?!為甚麼把它看的那麼簡單、不重視起來哪?已經知道這麼重要了,而且三件事其中一件你做不好怎麼辦?

  我看到很多學員反正是一發正念就這式兒的了。(做學員發正念時的打瞌睡狀)(笑)(眾笑)惡黨那些個邪靈因素啊就是讓你迷糊,你越迷糊它越加強你迷糊。它就是不讓你發正念,因為你發正念清除它,你發正念銷毀它它就要干擾。

  大法弟子修煉中另外空間的身體巨大無比。三界內的空間被大法弟子分割了多少份,這麼說吧,說的更大一點,未來的宇宙有多少份大法弟子就要包容多少。在你包容的範圍之內,你承擔的責任,那堛漱ㄕn的與邪惡的因素你不清除怎麼行?你要清除哎。有些大法弟子不重視發正念,不但自己被干擾,那些邪惡的因素也干擾其他大法弟子。自己應該做的都做不好?自己不但要把自己那份做好,還要幫助別人做。

  弟子:大陸有的大法弟子長期被公安監控,本人不注意安全,其他學員勸說也不聽。請問師父,應該怎麼辦?

  師:是有些學員太不注意安全。好像剛被邪惡放出來、被迫害的夠嗆,過兩天就忘了。你的安全也影響到其他大法弟子的安全,所以這方面一定要注意,要重視,不要被舊勢力的因素鑽空子。國外的很多學員看到國內大法弟子不注意安全,說不上話,乾著急。不注意自己被迫害也要給其他人帶來損失啊。

  弟子: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老學員,但是今天是第一次見到您,感覺幸福極了。國內還有那麼多老學員沒見過師尊,他們很羨慕海外學員,希望海外學員珍惜師尊。是不是能有機會出國的弟子都要儘量留在海外?

  師:這個問題自己來把握。如果你在國外更能夠做好,想參與國外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我不反對,回去就會繼續被迫害、被通緝,那你就一定要留下來。如果不是這種情況,條件還是比較寬鬆一些,國內又有許多你要救度的眾生你還沒有去救度,或者還有很多遺憾、想從新把它做好,那我想就去做好。師父也就只是給你提個建議,具體怎麼做還是你自己決定。

  弟子:河南鄭州大法弟子、英國大法弟子、遼寧鞍山地區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我煉功一年了,但我不明白為甚麼最近老是做噩夢。難道我沒有做好嗎?(師:西方學員。)

  師:我在很多講法中談到過新學員的狀態。有些新學員當從一個常人一下走向一個修煉人,他就會馬上面臨著被要債的問題。這個問題作為老學員都知道,有時做噩夢,碰到一些個稀奇古怪的事情啊,其實都是因為要走出常人了、要了結恩恩怨怨的表現。一般常人他會輪報,前一世欠下一世還,你欠我的我不著急要,下輩子你得還給我。可是你修煉了、要離開三界,它會想:你欠我的債還沒還,你要走了以後找不著你了,那你欠我的債你得還哪。所以它就要提前來找你,所以會碰到稀奇古怪的事。可是師父都會保護你,有驚無險。無論怎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應該正念足一點,像一個修煉人對待這些事情。

  弟子:有的學員從山上回來,把山上的碑文寫出來傳給某個學法小組,讓學員們在學法小組中反覆通讀,但卻不通讀《轉法輪》。請問師父,這樣做可以嗎?

  師:當然不可以。我已經很多次說過這些話了,我講過在山上小範圍講的法不能隨便傳,會干擾整體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形勢的。總是有人去傳,索性我就不講了,所以最近大家沒聽到吧?

  總有人去傳小道消息。當然這些事我想他也是偷偷摸摸做的,我就不說了吧,以後別這樣做了。大法弟子總得正念強點,像個修煉的人。常人心那麼多,總想標新立異,總想顯示顯示,總想告訴別人我在師父跟前偏得了多少。沒有那事,每個人都得修煉自己,我講的法再多,你不好好修,同樣修不成。

  弟子:我們在準備開九評研討會時,接觸了不少從共產國家逃出來的人,包括中國大陸以外的共產小兄弟,但他們已在國外安居樂業,又想貪圖他們國內的投資機會,不願出來揭露惡黨的邪惡,請問師父怎麼辦?

  師:其它的國家先不把它當重點去做。但是作為講真相這方面來講是眾生平等的、一樣的,我們對所有的人講真相。因為惡黨因素是全世界性的,並不只是共產國家才有。無論甚麼人,他抱甚麼態度,那就是他自己的問題了。

  弟子:音樂、美術是龐大天體來的,那麼體育呢?(眾笑)

  師:體育是籠統的把很多東西稱為體育。那媄銕雃h的東西也是不同體系中的,不是絕對的,有很多東西也是不同體系中來的。為甚麼不同的體系都來了?因為與正法有關係。傳大法的你要轉生到地球上來、你要在這媔ヰk、你用甚麼表面形式來傳法,對誰都是未知的。我那個時候也沒有做具體選擇。等到了要傳法之前了,這一切從新展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選擇了用佛法、佛像來傳宇宙的法。

  弟子:國外安全部門告訴我們的中共特務的名字,我們是否要向學員公布?

  師:先晚一點吧,我想接觸大法了,再給點機會吧。(鼓掌)不到了絕對挽救不了的時候我是不想把他揭露出來的,我很有自信。這部法這麼大,我就不信度不了你。(鼓掌)有多少學員過去做了不該做的事,有多少學員過去本身就是幹那個的,都修了大法,這不是大法的威德嗎?(鼓掌)

  弟子:我發正念時大多數不能入靜,是因為我受到干擾了還是我的修煉層次低?我感覺很多時候我發正念的作用很小。

  師:這麼說吧,作為新學員來講啊,如果你發正念時感覺小,主要的原因是你修煉的過程短,所以整個身體變化的情況也沒有到了很靈敏的成度。其實很多修煉很長時間的也不一定很靈敏。為甚麼一發正念有些人就睡覺哪?就是因為他感覺不到。

  我剛才講一句話,我說因為在迷中修煉,在這麼大的迷中修煉,才能把你修那麼高。在這樣的狀態下對你要求又那麼高,你能夠一直正念很強的走下來,那才是了不起,一定能圓滿。通常發正念時是有很多學員感覺不靈敏的、感覺不是很清楚的。因為真正發揮作用的那一面和沒修好這一部份又是隔開的,可是沒完全修煉好的這邊又是主體,作為最主要的部份正念強不強才是最關鍵的!修煉中正念強你就在提高,不斷的發生著變化。你正念強,你發出的正念就大,你修好的那面也在發出巨大的能力來。修好的一面被間隔著,人也被抑制著,所以同樣不很敏感。要沒有這個間隔,你再不敏感,那麼強大的力量出來,你這邊我想也得震動的不得了,那麼強大的力量人身體沒修好的這部份也承受不了。

  有很多學員不重視發正念,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他不敏感。不管敏感不敏感,師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絕不是一個形式!師父絕對不會叫你幹沒用的事。(鼓掌)要是那樣,這對你、對我、對正法與你們證實法、對眾生來講都沒有意義,而且發正念已經擺到這麼重要的位置上了。大家一定要重視,不管感覺到、感覺不到,都要正念強一些去做,時間長了我想都會有感覺。

  發正念的時候不要求甚麼都不想了那種靜的狀態。發正念是有想的,而且念很強的。目前主要想的就是針對中共惡黨的邪靈和那些黑手爛鬼,解體、消滅、清除它們。這個和完全靜止下來還是不同的。

  弟子:我是十歲的女孩,我想知道甚麼時候辦小孩的舞蹈班。(眾笑)

  師:(笑)不是師父辦,(眾笑)有時師父幫著協調協調啊,做起來就快,都是大法弟子做的。目前師資力量有限哪,等條件允許了會辦。

  弟子:師尊您好。弟子想請問一下,目前還有很多大陸同修被邪惡非法關押,他們中的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三退」的消息。如果到了清算中共的那一天,一些被非法關押的弟子還沒有發表「三退」聲明,對他們會有影響嗎?

  師: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啊,你已經是大法弟子了,其它都不主要。但是修煉嘛,總有常人心強的,總有正念不足的,總有新學員,所以你作為這樣的學員你不表示還真的不行。作為精進的老學員,已經修了多少年了,這都不重要。就是這麼回事。最主要是救度眾生,叫常人退,別陪著中共惡黨去殉葬。

  弟子:師父,弟子在您的照片前面發過誓不犯色關,但事後又犯了。弟子很痛心,怕失去一切。

  師:這個事作為修煉人、大法弟子來講真的是不光彩的事。佛教中講戒嘛,犯色戒,這個事真的是很大的一件事!你們知道嗎?大法弟子是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的、從舊的法理中走出來的,可是舊的宇宙、舊的法理、舊的生命、一切都在牽著你!

  我說舊勢力的干擾,你們想沒想過?這也是這種牽制的因素啊!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那過去一犯了這方面的戒律,就會被廟婸陞X去了,根本就不能再修了。那目前神怎麼看?你們知道他們留下的預言中怎麼說的嗎?他們預言:最後剩下的大法弟子都是在這方面保住了純潔的。就說他們把這些事情看的非常的重,所以誰要在這方面犯了戒,誰要在這方面做的不好,那舊勢力、那個宇宙所有的神都不會保你,而且都會把你往下推。它們知道你李洪志不會放棄你的弟子,那我們讓你放棄,所以它們就會讓犯錯的學員一錯再錯,最後幹壞事、走向反面,讓他滿腦子灌上邪悟的理、破壞大法,看你還要不要他。你知道它們就是這樣幹的。有些邪悟的,你們以為他真心的走向邪惡的嗎?那都是有原因的。

  所以在這方面千萬要注意,特別是年輕的大法弟子,沒結婚一定不能有兩性行為,結婚的更不能出這種事。大法弟子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當然可以結婚,這個沒有問題,絕不能在這方面犯錯誤!一定不要叫舊勢力因素、叫邪惡生命鑽空子把你迫害的最後不能修煉,那樣你就失去機緣了。

  師父講的是千真萬確的。不管你知道精進也好、不精進也好,不管你怎麼走進了這個大法的,地球上幾千年的安排都是為了今天這件事情。一定要把握好時機,別失去這個機會。其實地球上的眾多生命不管其對大法持甚麼態度,都是無知的在幹壞事。他們真的知道自己等待的就是這個,你打死他也不會幹對不起大法的壞事。

  當然我講的這些,作為新學員來講可能不那麼太容易理解,慢慢修煉吧,將來就會知道。因為大法弟子已經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煉了,對很多問題認識的都很清楚了,所以對新學員來講可能就不太容易理解。人類社會所推崇的並不一定都是好的,人推崇的並不一定神贊成。

  弟子:北美的大法弟子不少都在想辦法往紐約市和新澤西挪動,有些在外地工作的也想在美東另找工作,離師父越近越好。(眾笑)這事可以理解,但是其它地區需要學員在那媄珗磥j法,特別是有些地區中共邪靈還非常猖獗。

  師:這是個問題,有些學員挪動是因為有特長、正好需要他,就沒問題。那其他學員咱們不要輕易的、盲目的挪動。別給自己生活、方方面面造成困難。你造成困難之後,你每天都在想著我今天吃飯問題怎麼解決、明天住房問題怎麼解決,那你證實法的事不就證實不了嗎?就是別自己人為的給自己製造難度、破壞了修煉環境、破壞了自己證實法的條件。看來我,將來我也得上西部這邊住住了啊。(笑)(眾笑,鼓掌)忙過一陣子我也換換地方住。(眾笑,鼓掌)

  弟子:周圍一些修煉多年的老年大法弟子精神狀態和健康都非常的好,比同齡不修煉的人顯的年輕許多,但是他們仍然出現了不同的老化現象。

  師:表面上沒有完全在修煉中改變狀態的這一部份是沒有離開這個空間的時間限制。這邊也修煉的不受這個時間限制了,完全脫離開這個空間的時間了,那這個時間對你就不起作用,有一部份學員是有這個情況,但也不都是這樣。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安排的狀態也不同。多數修煉好的一面由於被間隔造成的不能被神的一面所帶動。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舊勢力干擾的因素還在起作用。我以前講過一句話,我說,宇宙中的神並不把人當回事。人們都說神是慈悲的,對,他們是慈悲的,他們修的就是慈悲,可是他們的慈悲並不等於是對人慈悲,他跟人是不相干的。雖然他和人接觸的時候人會感覺到他有強大的慈悲,可是他就是那樣的神,他並不是專門為你慈悲,慈悲就是他的狀態。其實很多舊宇宙的神覺的,大法弟子你們修那麼高,你們將來決定著宇宙的未來,那你們差一點我都不會讓你上來的。在這方面雖然不能說這些生命狠,那是絕對不會網開一面的,不會因為你做了好事就放寬你的。

  我當年剛剛開始傳法的時候,就是因為這些事我與它們僵持,耽誤了一年的時間。後來我知道再不傳哪,很多學員甚至於來不及得法,很多眾生要救都來不及。所以有很多事我一直在與它們摽著勁。當時我要表面的身體轉化和修好的部份協調起來,讓身體在修煉中脫離人的狀態,讓修煉弟子用自己的正念保持和人一樣的狀態。就因為這些問題呀,跟它們僵持了一年。那時我就是為了這事沒出來傳,僵持了一年的時間。直到現在我也不能承認它們堅持的,將來我也絕不會承認,與干擾破壞一切有關的生命都將為此在償還中解體。我要的即使將歷史倒回去從新來也得成了我的事。這是正法中必須的內容與過程,這不是指法正人間的事。

  弟子:北京的大法弟子和張家口的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師尊曾在講法中說在中國能救度百分之五十的人就不錯了(不是原話),這個數字與經文「佛性與魔性」中提到的兩種物質對人類這層空間的制約有關係嗎?

  師:佛性和魔性指的不是這個問題,那是指宇宙構成的因素中就存在著正負兩種物質。兩種物質越往下差異越大,正物質越善,負物質越惡。造人的時候物質中已經都存在著善惡兩種因素,所以造出的人本身就帶有善惡兩面因素。人在無理智的大喊大叫發洩的時候就是魔性的發作,就是魔性那面在起作用。人很慈善、很和善、很祥和、很溫和的時候,那就是善的一面在起作用。

  正法正覺的修煉就是讓大家抑制魔性、去掉魔性。過去在佛教中修煉就是抑制,抑制魔性、充份發揮佛性。最後抑制力很強了,那魔性根本就不起作用了,像鎖住了一樣。這次正法是要整個宇宙發生根本變化,所以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就從微觀上從新調整了,把不需要的東西直接去掉了,這是從根本上改變了這個生命的狀態,這是和以前修煉不同的。

  弟子:政治是西方社會人權和主權在民的形式,「搞政治」是中共歪曲後的政治文化的體現,這樣的認識對嗎?

  師:是中共在對它有利的時候鼓動民眾要「關心政治」。特別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那個人被說成是「政治上落後」,這就是說這個人「思想落後了」、「不關心政治」。可是到惡黨感到威脅的時候哪,你參與政治你就是犯法。它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另外在西方國家,政治的概念是:不屬於宗教範疇之內的、不屬於個人行為的社會活動就是政治。所以西方社會對「法輪功是不是宗教」的認識,他們也是這麼下的結論:不屬於社會上的政治活動的這種社會活動,你們就是宗教。你們有信仰,所以他們認為是宗教。

  為此我在這媔陲K跟大家說一聲,以後誰再說我們是不是宗教這個問題,大家對於一般常人不予解答,不再解答。人認為是與不是隨他,聽清楚了啊?在中國那個社會堙A你是不是宗教它有非常明確的概念,宗教有廟、有朝拜、有宗教形式要加入,受戒、洗禮,這個非常清楚,你就是宗教徒,你就是宗教活動,沒有這些你就不屬於宗教。這和西方社會的概念完全不同,所以在西方社會堙A一般人再說你是不是宗教,大家可以不用回答,也不用那麼認真的對待。如果政府、社會團體、行政部門、議員等說你們是宗教,不用再說我們不是宗教。如果在牽扯到法律問題的時候,大家可以用宗教的名義與條款處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你可以說是宗教。特別牽扯到法律問題的時候,大家聽清楚了?這是東西方觀念上的不同,這個不違反我講的法。我早已經在《精進要旨》講過了。我說:「我們不是宗教,但是常人會把我們當作宗教。」這點大家一定要清楚。

  弟子:請問師父在觀光景點煉功、講真相掛的橫幅卻是「中共暴政」和《九評》。這樣對救度眾生起到的作用如何,請師父開示。

  師:一開始出《九評》的時候哪,當時社會上的常人,包括中國大陸的人,都處於高度的被各種邪惡因素、被中共惡黨邪靈控制之下。那時《九評》和講真相在一起同時做,那麼它就很難救度要救度的人。那麼再經過一年,特別是到了現在,這個情況不同了:中共惡黨的邪靈被銷毀的已經沒有操控一般常人的能力了,現在的人都能自己思考問題了,不是惡黨邪靈在控制了。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這樣做是沒有問題的。

  而且我們發《九評》和叫人退黨的目地也非常清楚,你們和常人可以這樣去解釋:中共惡黨迫害大法弟子這麼多年了,這期間也給了中共惡黨機會,大家也都清清楚楚的知道中共惡黨在迫害法輪功。我們給了它這麼多年的機會還不停止迫害,還在不斷的迫害死大法弟子,那我們只有揭露惡黨的迫害,(鼓掌)只有把中共惡黨的邪惡和它在歷史上迫害中國人和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揭示出來,叫人民認識它,惡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解體這惡黨不是在制止迫害中國人和法輪功的最好的辦法嗎?我們對惡黨政權不感興趣,我們對政治也沒有訴求,我們就是要制止迫害。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我們就揭露它的迫害一天不停止、解體它一天不停止。(熱烈鼓掌)其實這問題都很明確,誰都知道中共惡黨在迫害法輪功,為甚麼我們不能發《九評》揭露它?!

  弟子:我們是否可以在各地區組織青少年管弦樂隊?多倫多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大家都知道剛才講的樂隊的作用了。各地區也知道紐約地區辦了一個大的管樂隊。這種管樂隊的形式也叫軍樂隊,因為是發源於軍隊,後來在民間也有了,也都這樣叫。特別到近代,在學生中比較流行,他們還是叫軍樂隊,也有叫管樂隊的。組織這個樂隊實際上很不容易。如果其它地區都這樣做啊,如果能力不具備的話、條件不具備的話哪,真的還是耽誤大法弟子做其它的事。大法弟子做證實法的事千萬不能被衝擊。

  弟子:如何對待國內來的演出團?如果他們不用「同一首歌」的名稱,但也是中共的文化輸出,是否同樣對待?如何把握?

  師:中國派出的文藝團體多了,不需要理會,與我們沒有關係。只要它不是對法輪功來的不用理它,其中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就一定不放過它。

  弟子:德國、天津、大連、北京、懷柔、湖北英山、浠水、羅田、武漢、朝陽、海澱、寧波、唐山、安徽、重慶、甘肅、長春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我知道在座的也有長春來的大法弟子啊。

  弟子:得法不久的新弟子是否能稱正法時期的弟子?能不能和老弟子同時修得圓滿?

  師:新學員中確實是有一批是屬於下一批的法正人間時期大法弟子。不管是哪一個時期的,能得到法走進來就不容易了。將來真相大顯的時候,人們都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那個時候誰想進來可不容易了,不是說誰想進來就進來了,(笑)那和今天大法弟子修煉都不一樣了,所以現在能走進來就是最好了。

  弟子:學員認為協調人的安排不好,導致目標不能很好達成,所以他努力按照其自己認識到的證實法的理去另外獨立處理。我認為他的做法有利於證實法,決定幫助他共同努力。

  師:這樣的事情是有,負責人想的不周,或者是負責人真的沒有在這方面做好。有的學員想到了自己主動做好,這方面的事情也很多。但是有的學員在集體要做甚麼事情時他不同意,他想另來一套,拉出一些人來。我告訴大家,不管負責人這件事情做的夠不夠好,都要協調協同把它做的更好,不能夠拉出去單獨幹,誰做了誰就錯了,我這個師父可不會認同。

  弟子:有西方大公司問我們:是不是應該停止對中國的支援投資?我們怎麼回答?

  師:放著利益不要了、不去中國投資了,我想現在還沒有幾個能做到的,當然他要能做到那最好。師父是這樣看這個問題的,上次講法中我也談到了,對中國大陸的投資啊、使中國人富裕起來啊、人們有好的生活,這個沒有問題的。我反對的是在迫害法輪功期間不斷的、大量的往那堸e錢,使中共惡黨有能力迫害法輪功。它最兇惡的時候,一年要拿出它國民經濟總產值的四分之一投入到迫害法輪功中去。多大的金額!它沒有錢它迫害得了法輪功嗎?絕對迫害不了!現在的中國人都不信惡黨,它不給錢絕對不給它幹的,而且他們也都知道大法弟子全都是好人。不給錢那麼壞人能幹嗎?

  弟子:您是否說我們不應該指出別人的問題?我有時搞不清楚是他們的問題還是我自己的問題。

  師:我不是說不能指出別人的問題,我是說整個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必須得是人人向內找的環境!(鼓掌)整個大法弟子的環境絕不能是在互相人人指責中提高!(鼓掌)所以作為師父來講,我只能鼓勵你們向內找,出現問題找自己的問題。人人都能這樣做那最好,認識不到的別人給指出來當然不是錯,可是指出時一定是善意的。你修的也是慈悲嘛,要善意的。所以這兩點都要注意、都要做到,我想很多問題都會容易解決。

  弟子:一些西人知識份子說大法的壞話並固執己見,這個問題重要嗎?如何更好的幫助他們破除他們的不好觀念?

  師:作為西方人說大法不好、說大法弟子不好,我想一定是聽了中共的宣傳。因為他也不知道大法弟子甚麼樣,他怎麼說不好呢?那肯定是聽了邪惡的造謠宣傳。那就跟他去解釋。其實大家這些年不就是在講真相嗎?

  從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那年開始,所有中共的媒體報紙、廣播,從國家到省,從省到縣,那麼大的一個中國,所有的電視台、媒體、報紙,上千個電視台,幾百種報紙,鋪天蓋地的全都在打壓迫害法輪功。全世界所有國家的媒體都從中國大陸拿消息報導法輪功,都在幫助它迫害法輪功,整個這個地球都黑了。很多地區的人不知道法輪功到底咋回事,都在聽中共惡黨的宣傳。這些年不是因為講真相中破除了這一切嗎?大法弟子今天能夠使世人刮目相看,你們不就是這樣做出來的嗎?

  就是把真相講出來嘛,破除中共惡黨流氓造謠宣傳,這個你們做到了。但是還有一些人不明真相,就像條子中學員提到的這個問題還有,大家就再做,直到人人都知道流氓惡黨是個甚麼東西。當然有的人他已經不行了,你怎麼做他也不行了,這個我也知道,所以我才說,你們能夠救下中國一半人哪,就算不錯了。其它地區也是一樣,你說把所有的人都救下來可能嗎?我可以告訴大家,那是不可能的。大家可以有這個願望,可以慈悲眾生的去做,但是不能因為有不可能被救的就不做了或者放鬆了,這是絕對不行的。

  弟子:我的工作場合有人與中領館來往密切,受共產邪黨毒害甚深,這樣的人還有救嗎?

  師:就是跟他去講真相,給他看這些個事實。真的救不了了,那也是沒救了。

  弟子:大陸學員懷了第二胎,是要生下來嗎?被迫流產和順產在造業上有不同嗎?

  師:大陸有大陸的情況,所以師父在法理上基本上都講了。這些具體情況師父不想在這堻o麼說,因為影響也大。可是中共惡黨強制人墮胎,也是被全世界人所唾棄的。作為學員來講呢,那保護生命當然應該說是沒有錯的。只能這麼說了,那些具體情況還得具體看。

  弟子:花崗岩內為甚麼沒有生命?

  師:怎麼還有問這些事情的呢?(笑)沒有生命也只是指人類看到的這個表面的花崗岩形式,形成花崗岩的更更微觀物質是甚麼那又不同了。理,在這一層是理,在那另外一層可能不是理。低層的法對高層的法來講甚至是反的、是錯的。理是不斷的昇華的,這一點你們要清楚。

  弟子:有一個人積極幫助大法做事,但對人圓滿後去哪堣ㄞ鉦z解。他承認師父,但不經常學法。沒解開他的心結,是我哪堥S做好?他今天也坐在這堙C(笑)(眾笑)

  師:對於許多常人你們不能夠要求過高。你是大法弟子,當然你是想叫他得法心切。當然誰要能當成大法弟子對一個生命來講是最好,這是你們的願望,可是從現實情況來講,人能認識多少那都不能夠說人錯。而且作為生命來講,在這個時候能幫助大法弟子做事情,這個生命已經是了不起了,他一定會有好的未來,肯定的,因為這和任何一個時期都不同,是因為大法弟子在受難時期。

  弟子:師父說甚麼就信甚麼、不再更深的多想,這種狀態對嗎?

  師:神看一定會認為這人太好了,但我還是要他多看書多學法。平時我在講法的時候,大家可能都會感到那個慈悲場很大,力量也很大,能解決很多問題。可是我在平時的生活中我就不能這樣,我就不用這個力量。而且我還有一個、準備了一個常人式的思想功能,我會用其來生活。那個時候我可能會開玩笑啊、會說生活中的話,你會覺的師父怎麼沒在法上呢?(笑)(眾笑,鼓掌)在人這兒那就是麻煩。

  弟子:大紀元的某一個版可以找商家贊助嗎?但是內容由我們控制,主要指副刊。

  師:商家贊助整個一版,那他登甚麼這點要在協議媦g清楚。

  弟子:在常人的工作中想多賺點錢或想升職,可以把工作做好一點來得到想得到的。在大法弟子辦的媒體或公司中也可以通過努力來獲取想要的職位或金錢嗎?

  師:在社會上你做的好自然就會升遷,老闆高興了會多給你一些個報酬。可是大法弟子辦的媒體盈利情況有限,還達不到那些社會大媒體的狀態。做不到,這些想法不是空談嗎?說到怎麼樣獲取想要的職位,在這些方面想多了可能就有點不對勁了,好像還不是一般執著。大法弟子都是義務在做,好像我還沒聽說誰要甚麼職位的問題了。(笑)(眾笑)要職位不是大法弟子所想吧?獲取就更不對勁了吧?大法弟子辦媒體是為了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而且是無條件的、無代價的在做,沒人把職位看重的吧?當然媒體真能夠運作的很好,都能開出工資來,甚至於多發一些獎金哪,多發一些個福利哪,那我都替你們高興,前提是得有這個條件。

  弟子:在更多的接觸西方學員與台灣學員後,深感到邪黨文化中成長的大陸學員中中毒不少。從思維慣性到言行舉止,真夠我們深挖根的。

  師:其實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人到了西方社會後,表現上首先的是指責西方社會這不好、那不順眼。為甚麼?是因為都習慣了中共惡黨那一套,等到時間長了才發現惡黨那一套才是不好的、而且是很邪惡的。這是長期被惡黨文化灌輸造成的。而惡黨之外的生活方式才是人的自然生活方式,沒有人灌輸你甚麼,所以在國外生存時間長了的人回到中國大陸後,一聽中國大陸人說話都好笑,就覺的句句都是邪黨八股的話,因為邪黨文化已經深入到人的生活中的、甚至思維中的每一個細節,使人的行為、舉止、言談,甚至於表情、眼神都是惡黨文化。(眾笑)當然這些不是關鍵問題啦。只要大法弟子正念強一點,知道甚麼是對是錯,這些養成的習慣慢慢去,這些都不是主要的。

  弟子:在個人修煉階段弟子經歷病業關時知道是在消業,通過承受和對法的堅定過關,最終是師父把業拿掉了。但是在正法修煉階段如果是舊勢力及其黑手爛鬼和惡黨邪靈等對弟子的身體迫害,其表現形式也是病業,因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不能一味承受,弟子憑對法的堅定和發正念否定迫害,是否同樣能消去背後的邪惡因素?

  師:在強大的正念下做也擋不住。大法弟子從修煉那天開始,你的一生就已經從新安排了。也就是說你這一生已經是修煉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安排好後誰也不能動,動就犯天法,只有師父能動。可是舊勢力為了破壞這一切,與舊宇宙中被正法觸動的生命以協助正法為名都來參與,這樣就形成了巨大的間隔。我的法身雖然可以動,但是大法弟子修煉的路安排的已經相當細了,要給一個大法弟子改變一點東西,就要全盤的從頭來。這個巨大工程是在正法洪勢推進中與大法弟子個人改變同時進行的。而且整個宇宙百分之九十九的部份已經正完法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已經走向最後階段,不能因為一個生命的改動而把宇宙正完法的那一部份從新改一遍。所以有許多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做不好啊,或者是出現甚麼問題的時候啊,或者是過關時表現的很嚴重,這個時候你要叫師父直接給你動手給你解決,那麼師父就得把新宇宙、舊宇宙所有的一切與你有連帶關係的都從新做,正法中走過這些年的東西都得動,把時間都得倒回去,甚麼都得從新動,就牽扯這麼大的問題,所以我告訴大家真的不可以動。你能修到哪一層次就是哪一層次了,最後再上不去的表現也是舊勢力的因素干擾的表現狀態。其實出現的過不去關的表現是多方面因素的。真的有早走的,只要是三件事都在做的大法弟子,一定是圓滿的,只是層次不同。

  我親自給你動手,邪惡也會鑽空子。新宇宙都會被污染的。正法是絕對嚴肅的,開始修煉時應該做的師父都已經給你們做了,現在就得靠你正念闖關了。你正念足了師父就能幫你。你正念不足、達不到標準,師父一動就牽扯那麼大的事情。所以一旦大法弟子你修煉的路安排好了,基本上是誰也不能輕易動的,無論是好的壞的都對你無能為力。誰想給你點特殊好處都加不進來,誰想給你點特殊的不是屬於你修煉過程中原有的東西,誰想額外的迫害你,都做不到。除非你自己做不好帶來的。懂我說的了嗎?(鼓掌)

  有許多學員過去看見過我給常人治病,我根本就不需要動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瞅你的時候就打出東西去了,我從我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打出神通去。打出去之後你那兒馬上就好。人畢竟是人,有的時候思想中覺的:你沒給我動手怎麼能好?所以我很多的時候就得動動手。基本上是手到病除,不管是甚麼。常人甚麼病我都能治,也都能治得了。可是大法弟子就不同。當然說到這了,大家誰也別往這帶常人,我也不治病。大法弟子修煉到今天很不容易了,我不想有任何麻煩事再插進來干擾。因為治好一個常人的病也要牽扯他的一生和他與各個空間中因緣關係的平衡,才能好了他的病。那些欠的債都得善解,都得給要債的生命好處,才能解決了那個病。現在師父也不想做這些事,所以我基本上是誰都不動,為了保證大法弟子修煉這個過程別出現另外的麻煩。因為一旦哪方面處理不好馬上麻煩就上來,額外的麻煩上來會造成干擾,所以基本就是這樣一個情況。

  弟子:無論是惡人還是另外空間的邪靈迫害弟子很嚴重時,有些弟子去醫院採用了一些常人的處理方式,打針吃藥進行緩解。這是否對修煉人的身體破壞很大?還能修嗎?在沒有擺脫邪惡對身體迫害的時候,常人的手段是否可以採用?

  師: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鼓掌)

  早期我就對你們講過,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堸ㄓF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堛漲W冊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堶惆S有你們的名。也就是說呢,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甚麼問題都能解決。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那你要用正念去對待,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可是表現出來又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你知道舊勢力怎麼想的嗎?它想,噢,你這個當師父的把這病業的法講的這麼清楚。是的,我當年面對學員很難過病業關時,我把這方面講的真的很清楚了,在座的學員也都知道。可是法理講的再清楚修煉的難度不會因此而變小,甚至可能嚴,比如表現上只是悟到了還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修煉中正念不強就關過不好、會持久,而且達不到正念強也會使信心受挫折,因此不是有的人失去信心甚至邪悟了嗎?所以有的時候你們就想叫師父把法再講透,對法理沒有堅定信念的學員,這並不能代替你修煉。當然從另一方面看,對正念強的、明法理後會更加堅信的大法弟子,甚麼關都能挺過來。

  但是反過來講,說我是新學員,或者是自己也不覺的太夠精進,有病還是去了醫院。那去就去,就算是修煉過程吧,以後修的更好時漸漸就明白怎麼做了。修煉總得有過程,總得給人機會。當然精進的就不用說了。覺的心堥S底的,你去了師父也不能說啥。修煉中每一步都走的很好,這個人那誰都佩服,神也佩服,師父也佩服。如果一個弟子大步流星的就圓滿了,(眾笑)一個跟頭沒摔,(眾笑)我告訴大家呀,這個人可能是神;(眾笑)再一個可能就是當師父的沒給安排好,關都太小,他都走過去了。所以安排那關往往都是只要提高就能過,你不提高就不能過,基本都是這樣。做錯了也只能說是修煉過程中的一個狀態,不能說這個人就不行了,也不能說這個人就是這個狀態了,這只是過程中的狀態。說有的時候我是真的正念不足,真的也挺不住了,這怎麼辦?那你就去吧,(眾笑)是的。(笑)那就去醫院好了。

  道理是這樣講。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現出來你真的是沒有那麼強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時候,那你就去好了。心堣穩本身就沒達到標準,拉長時間也不會發生變化。為面子堅持更是執著加執著。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

  弟子:曼哈頓講真相結束,各地學員回到各地去證實法。那我們從大陸來的大法弟子是否根據自己的情況回大陸去講真相?(眾笑)

  師:如果你是被迫害的走出來的,你千萬不要回去了。既然出來了就出來了,就在這講真相吧。如果說你回去後環境還是比較寬鬆,那是另外一回事。那就回去,沒有問題。如果說回去會有危險,那就不要回去。

  弟子:既然新年晚會是為了救眾生就應該送票,就不應該談賺錢的事,或者票價要低。這種說法是否正確?

  師:不正確。大法弟子是在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當初你們買大法書的時候啊,我恨不得白送給你們,可是這是對正法時期的修煉人做的。作為常人來講,無條件的想得到甚麼,這也是不符合這個空間的理的。作為大法弟子,你是可以無條件的給他,那是大法弟子的慈悲。

  但是大家想過大法弟子辦的媒體難不難嗎?你們不參與的不知道,維持這個電視台,維持這個報紙啊,維持媒體的費用很緊。大家一直想使媒體廣告有個突破,能夠達到良性循環。這也是我的願望,也是所有辦媒體學員的願望,也一直在這方面努力。辦新唐人電視晚會,能夠賺點錢這不是好事嗎?無線電城的聖誕節演出,他們自己也承認說我們沒有你們演的好、沒有你們的節目好,可是票價很高。他們一個月演了九十場,全年的所有費用甚麼都賺出來了,工資賺出來了,新唐人為甚麼不能?

  說到票價的問題呢,實際上從新年晚會演出的水平和大法弟子的付出來看,這個票價說起來其實不高。在美國無論哪兒都是一樣,美國的生活標準是沒有地區差異的。真正存在的問題是知名度的問題。也有學員想買點票送給人:票價不高便宜一點我想多買一點送人,貴了我也買不起呀,也送不起啊。可能有這個問題,所以有些學員在抱怨。當然這個票也不都是一樣的價錢,它也有便宜的,座位不同嘛。但是通過這兩次的經驗,那下一次這個票價錢調整一下也可以,或者搞個大法弟子專場演出也可以吧。

  弟子:計劃開拍一部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電視連續劇。劇情關係到國內的場景,怎麼辦?

  師:其實這個場景也很好解決的。大家知道電影合成也是很簡單的技術。你需要哪兒的景,叫人拍一些空鏡頭回來就是了。

  弟子:舊金山有許多同性戀者,那堛澈雃h常人也贊成這種行為。邪惡從師尊的經文中斷章取義拿出一些說到同性戀的字句來攻擊大法。請問師尊我們是大規模公開去回應呢?還是向個別中毒的人講真相?

  師:向個別人講講真相就完了,不需要理睬它。大家知道有一點我是把握的非常好的:法正人間時的事現在絕對不牽扯。無論它是舊勢力還是邪惡爛鬼,想挑起不屬於現在的事情,挑起不了。你別聽它咋呼咋呼,咱們也不用過多理它。我知道我在幹甚麼,誰說甚麼我可以去思考你的問題,但是我要做甚麼也絕對不會被干擾的。我今天證實法也是這樣,整個宇宙正法也是這樣,誰甚麼建議我都可以聽,但是我還是按照我要做的做,誰也動不了。(鼓掌)你們也一樣得知道你在幹甚麼,正確的選擇確定了,誰甚麼也不能被干擾。大法弟子的修煉、講真相救眾生、反迫害的過程中會出現種種事情,都不能被其衝了你們這第一位的事。這個一定要把握好!絕不能因為社會中出現一件甚麼事,甚至是對大法弟子反迫害有利的事,大法弟子都不修了,去幹那個事去了,那可不行!修煉就是修煉。

  弟子:古時有許多明君明人指責己過、拜謝無怨的高尚故事,深感自己在接納批評這方面修的不夠紮實。有時間不能進行良好的溝通,是因為把心放在辯解上。

  師:說到辯解啊,(笑)我倒想起來,有人跟我講啊,我也確實看到是這麼個情況,也有人對我講,說中國大陸的學員和台灣學員對待問題有個區別。台灣學員要是一件事沒做好啊,你說他他會聽,他不會去辯解。可中國大陸的學員要是一件事沒做好,當別人指出時他馬上就說:你不知道,當時這個情況,是怎麼怎麼樣的。(笑)(眾笑,鼓掌)他知道直接反駁作為修煉人不好,他拐著彎開脫,他轉彎抹角的辯解。錯了就是錯了,直來直去的,幹錯了就是錯了。誰敢於承認錯誤,才會被別人正視,才被別人佩服,神都佩服。(鼓掌)如果誰從這條路上走到最後,神問你,說你哪個時期人家批評你你都能夠正確對待了?給我們看看?沒有。(眾笑)你說我沒做錯呀,沒人批評我呀。可能嗎?

  作為人怎麼能沒錯呢?修煉的是人怎麼能沒錯呢?可是卻沒看見你承認過錯誤。(眾笑)你這不是漏項了嗎?你在修煉中不是有漏了嗎?我以後就看看誰能承認錯誤。(眾笑,鼓掌)誰能不犯錯誤?錯誤算甚麼?咱們做好就是了,是吧?但是關鍵是你那顆心。不是修去人心嗎?你老躲躲閃閃,老擋著,老不想去,那才是大問題呢。

  弟子:可否請師父講講舊金山唐人街講真相的重要性和特殊性?

  師:你們知道那條唐人街嗎?整個一條街的店鋪幾乎都是大陸的生意,店主都是大陸來的。灣區做的再怎麼好,華人都是散居的、中共邪黨沒市場。而且散居的人也經常去唐人街,所以那地方不能忽視。不給中共邪黨留下一塊站腳之地,(鼓掌)在哪都清除它。就是不能讓這惡魔在這堮`人。

  弟子:講真相中很多常人知道大法好並善待大法弟子,但不願退黨。這些人有未來嗎?怎麼辦?

  師:人想怎麼辦是他自己說了算。你們該做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到,要無愧自己。

  弟子:我們本地的媒體大紀元時報出現較大資金困難,這種情況下可否在參與媒體的弟子中以集資的方式解決資金問題?

  師:這個事我可從來沒做過。因為我知道,在初期傳法的時候我是絕對不允許徵集資金的。在後期很難的情況下,我都一直不同意從大法弟子中徵集資金。其實每個大法弟子都在用自己的收入證實著大法,了不起。這不是徵集,這是自己發自內心的,這是威德。如果採用那些宗教的做法,我總覺的有損於大法,所以我就一直不這樣做,也不叫大家這樣做。沒有徵集資金,可是大家都在自己主動的做,前則是被動的,後則是發自內心的,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威德是他們自己的。那我徵集資金做的事,那威德不是大法弟子的是我的。大家儘量不這樣做。實在有困難的,那就還是跟個別有能力的學員說一說吧。

  弟子:您所說的救度人數是一半,是指中國人的人數的一半,還是指全球人數的一半?

  師:沒有下結論。我是說能救下中國人的一半,我這個當師父的就為你們高興、就為眾生感到欣慰。你們看不到今天中國人已經啥樣了,看到了你們會嚇一跳!看不到中國那個環境啥樣了,真實的環境要展現在人的眼前,太可怕了。惡黨在把中國人變成鬼,人們的行為已經相當的低下,已經遠遠超出人的最低底線了,再加上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

  弟子:我代表泰國大法弟子向尊敬的師父問好。釜山區、德國、瀋陽市、遼寧省朝陽市、長沙大法弟子,湖南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大陸有個大法弟子問我好,我不念他名字了啊,大法弟子得保護。

  弟子:我們在和日本網絡開發的同修合作時,總是碰到過去走過彎路的學員。大家有不同爭議,會技術的學員又少。請師父明示,能不能和這樣的學員合作?

  師:走彎路做錯了,能走回來就好,就怕還在執迷中。如果走回來,在大法弟子中再沒做甚麼不好的事,具體的你們自己定吧,這些事別叫師父來決定。

  弟子:在電台評論節目中多請常人來參與,只要他們是不反對大法的、但是反對邪黨的,可以嗎?

  師:可以吧。我想這個沒有問題啊。做評論節目,可以吧。

  弟子:我太太參與一個技術項目,花了很多時間、精力,但她認為協調人對她不公,她不願意和大組學員配合,以至她的技術目前不能為正法項目所用。我擔心她走偏,請師父慈悲開示。

  師:其實就是心放不下,關大了受不了了。其實你看沒看見?你已經走出大法弟子修煉的狀態了,要走出你證實法的環境去了。

  有的時候被人觸動了自己那個不願意被別人觸動的心真難受,也有些人就是不願聽別人的意見,也還有些人是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就不高興。這都是人心,這都是很頑固的人心。你說了就必須得採用嗎?有的人說,我反覆的說啊、很耐心的說啊也不行。實際上客觀情況是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有很多事情需要總協調。再有也很可能與你合作的人真的沒你修的好,那麼不如你修的好的就不是大法弟子了嗎?就不去協調了嗎?而且一件事情誰都會有一個自己的想法,那再好的想法也可能不被接受,那就不做了嗎?負責項目的要考慮提出的意見與全盤事情的銜接、互相之間的關係,這就是主持人和其他人想法不同的根本問題。

  有些學員只考慮自己的技術是最好的,你說不行我自己來。實際上你已經在摽上勁了,不應該這樣做。主持人他肯定有他自己的一套想法。大法弟子嘛,互相之間怎麼樣能夠配合的更好。即使自己的意見再好,不被採納,那你們覺的哪個行我也配合,我也幫著做好,而且儘量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因為我是在修煉。不是說我的技術被採用才是修煉的提高。怎麼樣配合好、把這些事情共同做好,這才是修煉人的狀態,這才是第一位的。

  我就講這麼多吧,條子也講完了。(熱烈鼓掌)當然我知道有些條子可能被大會篩選出去了。因為時間的關係,確實也講不了那麼多,所以每次法會他們都要篩選一些重複的、或者是對整個法會不是起太大作用的。不管怎麼樣吧,作為修煉的人一定要用修煉人的方式、用修煉人的思想思考問題,絕對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問題。你碰到的任何問題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問題,一定與修煉有關係,與你提高有關係。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變過的,你的修煉之路是從新安排的,所以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現出來卻一定是偶然狀態,因為在這迷中、在和常人一樣的狀態下,才能夠表現出來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過這一關又一關。這就是修煉,這就是正悟!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暫時就是這樣。未來不一樣,將來的大法弟子修煉不是這個狀態。因為這個時期的大法弟子要求的高、責任大、負載的歷史的使命太大了,(鼓掌)那麼在迷中修這個狀態就變的很重要。所以不要覺的我感受不到、我看不到我的修煉實質就不精進,大家千萬要注意。很多事在修煉的環境中你也會間接的知道、明白,加上大法的法理,我想這些足以使你正念更強了。

  就師父講的這部法的法理,你們在座的,以前也有許多在佛教中、道教中看過一些書的,甚至於當過居士的,甚至於在哪堶袡L,看看有沒有把法理講到這一步?有沒有這麼洪大、這麼清楚?這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如果是信口開河,我想絕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也絕不會出現你們看到的那些事情,惡黨邪靈也不會那麼害怕了。我李洪志講出的東西用常人的知識來講,已經遠遠超越了現代人的認識與現代知識範疇,甚至於很多學科婼籵鴘滌g我都破解了,這些不是書本堹酮搢鴘滿A是在社會上學不到的。你們在修煉中都知道,這是佛法,這是宇宙的大法,這是真正揭示宇宙真理的法。我能講出許許多多人類更感興趣的東西,但是那是在下一步。人類的起源,那些細節上的事,一個個歷史不同時期的迷,人類的各種各樣不同時期的事件,歷史不同的人物,人們所不相信的一些不明現象,包括這些神仙等等等等,都將在未來的人類社會現實中展現出來。那個時候我會用另外的方式帶將來的大法弟子、用另外的方式給他們一個修煉狀態。今天就是這樣了。

  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圓滿的最後一步你還在被考驗著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麼一步就完事的時候可能對你都是很關鍵、很關鍵的考驗,因為每一步對你們的修煉、對你們的考驗都越來越關鍵,尤其到了最後階段。你們知道舊宇宙的那些亂神,只要它們還在,它們就要左右到最後。你不行了它一定要想辦法把你弄下去。它知道,李洪志不會捨下你,那麼它們會採取各種方式讓你掉下去。人的一念差了,就會使自己發生動搖。所以越到最後對你們的考驗也越嚴峻、越關鍵。

  長時間在這種被迫害的狀態下大法弟子還在堅定的、不斷的證實法,很辛苦,得之已經不易了,更不能懈怠。不要因為一時的糊塗、或者是漸漸的對自己放鬆了,使自己脫離了這個修煉的狀態,機緣一失就甚麼都完了。邪惡是想盡辦法把你拖下來的,有些神它們並不是想讓你們修上去。你們不要抱著這樣的想法:它們為我們好、為我們修上去。不是的!它們是想盡辦法把你們拖下來、不讓你們上去。你們要這樣想,實質上也是這樣的。不同境界的神抱著不同境界的想法,正法中它們看不到宇宙的真相最後是甚麼,有些對正法與大法弟子就是不服氣。只有那些知道真相的,他們才會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他們才不敢胡來。假如整個宇宙這次正法失敗,宇宙就再也不存在了,一切都解體了。物質的本源都解體了,要想在無物的天體中從新形成甚麼,這過程簡直是一個太可怕的一個時間過程,而且沒有那個機緣、沒有那個條件也形成不了的。

  大法弟子都知道,我講的東西越講越高、越講越大、越把正法中一些事情展現出來。作為新學員來講,作為不精進的學員來講,可能對你的理解能力上越容易造成脫節、越容易理解不了。沒辦法,我得從整個正法形勢中去講法,所以就得這樣講。我希望所有得到這部法的人都能夠珍惜他,別失去這次機緣。過去在初期講法時我談過這樣的話,我要度不了你那誰也度不了你。其實不只是度不了,再也沒有這樣的機緣了,因為這一次人類走到這一步已經走到最後了。這次正法與法正人間結束,那下一次人類已經是新人類了,能過渡過去的人也會發生變化,連外形都會發生變化的。

  不多講了,希望大家在最後越做越好,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還有我剛才講的,大法弟子缺欠的一環、漏下的一個東西,就是互相之間對於批評聽不進去這個問題。不能不接受別人的正面意見、甚至是反面意見,不能不被觸及,這個心從現在開始都得去。這可不是我平時講法中要求大家一點點提高的問題,這個是很關鍵的、最後的一個很大的問題現在要拿掉。就講這麼多。(長時間熱烈鼓掌)

  後邊的學員都聽清楚了,是吧?(鼓掌)後邊的學員遠沒有關係,我無數的法身在你們背後。(笑)(眾弟子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