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世間轉輪

  沒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大法弟子對中共的天下很難理解,特別是對於中國大陸出來的大法弟子或大陸的大法弟子聲明退出中共的各種組織時,看到有很多大法弟子是黨員,不理解,認為大法弟子怎麼是黨員呢?特別是非共產國家的大法弟子更不容易理解。其實在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沒修煉前也是生活在黨文化的教育中。那時在大陸,中國就是中共,中國的中上層社會階層就必須是黨員的階層,這已經是一種自然的社會形式了。由於這種形勢,很多人入黨並不是為了成為它的一份子,更不是真的信仰它,那是人們在這個社會中生存的唯一出路。這好像中國人必須走的路一樣,反之則是思想異己份子,就是中共鬥爭的目標。當然,那些真正邪惡的黨徒除外。而且有些人不是自願加入的,很多是被動加入的,或在全單位集體加入的。大法弟子雖然聲明退出中共,其實他們早就不是黨、團員了,因為中共規定半年不交黨費就屬於自動退出了。中共在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時不是說過我入過團嗎?其實那時全單位最後只剩下倆個人不是黨團員了,我是其中之一。當時單位規定必須人人都得加入黨、團組織,再不加入就成了中共的異類了,走走形式吧。

  其實師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眾生的,不只是善的,當然也包括惡的。我經常講,正法中我不計一切眾生過往之過,只見眾生在正法中對大法的態度。也就是說,不管甚麼生命,在歷史上有多大的錯與罪,只要不對正法起負面作用,我都可以善解他(它)們,同時消去他(它)們的罪業。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因為宇宙中正負生命是同在的,這是陰陽與相生之理。是中共自己選擇了與大法為敵。從它喊出其黨一定要戰勝法輪功那一刻開始,中共邪靈與中共在世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流氓集團就被全宇宙的眾神判了死罪。其實當年我在傳大法時是在中共的社會中傳的,如果它不迫害大法弟子,那它就立了全宇宙最大的功。而且我在這個社會媔ヰk,本來就對社會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人們的身體好了,他們為誰減少了醫療費?人們有了好的身體,又會為誰的社會創造價值?其黨壞事幹多了,怕倒台,一直在喊「社會穩定」。大法洪傳中人心向善,社會真的由於大法的形勢開始出現穩定。當然不是為了人類社會穩定而傳大法,是因為人心向善造成的。從中共的中央到社會的各個階層,很多人也都看到了這一事實。可是中共的真實面目畢竟是十惡俱全的邪教,即使這樣它也容忍不了,那企圖管天、管地、管人、也要管人的思想的極端狂妄變態心理受到這一點點的刺激也受不了,即使是大法洪傳已經給它帶來了好處,也不行,非要除去而後快。那個世上的人中敗類,當然更是妒嫉的心血沖頭、一意孤行,正好與共產邪靈相合,不但與大法為敵,而且在迫害中極盡了迫害所能,迫害死與傷殘了眾多走在神路上的、歷史久遠就定下的大法徒,幾千萬人被用各種方式迫害,一億人的正信被鎮壓。這萬古大罪,這惡貫滿穹宇的大罪,使眾大穹一切神都震怒了!現在連操控它的舊勢力的因素都急不可耐的在解體它與它的邪靈。邪惡的氣燄沒了,不是壞人變了,而是控制壞人的邪靈被消滅的少之又少了。也就是說,中共的滅亡不是開始正法時要定下消除它的,正法中就是要使一切不好的生命歸正,從而救度一切生命。是中共選擇了與大法為敵。當然,修煉人沒有敵人,誰也不配做大法的敵人,揭穿邪惡是為了制止行惡為目地的。過去我們在講清真相中一直在講沒有反對其黨,但也絕不等於愛它、承認或不承認它,是修煉中根本就與常人社會的甚麼組織、甚麼黨、甚麼社會形式沒有關係。也就是說,中共不對大法行惡,誰是不是黨員也就不成為一個問題了。這樣看來我年輕時入團是不是在給其機會呢?其黨現在不但行了惡,而且罪不可赦,性質不同了,自然也就禍及了中共的黨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已經充份的給過了人機會,歷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選擇生命未來的路,聽與不聽也是人在選擇未來。從以上的情況看,大法弟子中有曾經是過黨、團員的,那不是他們的錯,錯的是其黨魁與其邪靈選擇了行惡。大法弟子不想留下污點,聲明不是大法弟子在參與政治,更不是走形式,這是修煉中要去的執著,誰也不能帶著全宇宙最邪惡所授的印記與認同它的心圓滿。同時,大法弟子能認清它、從意識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擾自己的思想,才會正念更強、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這也是修煉中必須走的一步。

李洪志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