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棒喝

  正法中宇宙最後的一切都將在解體再造中從新生成,法正人間的時刻越走越近。五年來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樹立了神的威德,在人的空間正念正行中救度了大量的眾生與世人,銷毀了大量的爛鬼與舊勢力的因素,從常人社會的表現上看,緩解了邪惡迫害的形勢,使眾生與世人解脫了被另外空間邪惡生命與干擾大法的因素的控制,人們開始清醒的注意與思考這場對大法弟子與世人的迫害,開始使世上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人心驚膽戰、大大的收斂了邪惡的本性,甚至有的行惡者放棄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從而使形勢大大的改善。這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間之前正念正行中所做到的。大法弟子成了令眾神都刮目相看的大法在正法中所造就的這些生命——大法徒。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所走的路,這種既修自己、同時救度眾生、又配合了宇宙的正法要求、解體清除對正法起負面作用、對大法弟子行惡的黑手爛鬼與各種舊勢力安排的干擾迫害因素,這就是大法徒所走的完整的修煉、圓滿、成就偉大的神的路。

  相反,那些躲在家堜瓵袛ヰk的人,無論甚麼藉口,都是放不下的執著造成的。這些人甚至還形成小圈子,互相之間發牢騷、說怪話,消極對待大法弟子的證實法和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不斷挑學員的毛病與修煉過程中的不足,甚至國內國外的傳謠,幹的都是邪惡高興的事,在迫害中是在幫邪惡的忙。有人說:「我只看《轉法輪》,不看新經文。」你還是我的弟子嗎?我明白的告訴你們: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是個人修煉、認識法的階段,認識中可以達到圓滿的成度,但這不是大法弟子修煉的結束;之後的這五年,就是形勢要反過來、看誰真行誰假行、淘汰不真修的、同時樹立真修大法弟子的威德與救度眾生的五年。為甚麼一個生命要大法與我親自傳度?說白了,甚麼樣的生命配宇宙大法來度?被度的生命能僅僅是為了個人圓滿嗎?怎麼樣配的上當大法之徒?是那些躲在家堜瓵袛ヰk的人嗎?只是想從大法中獲取、不想為大法付出的人?特別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還在所謂的在家看書中向大法索取,這是甚麼人?你們自己來評判一下。

  師父看見危險已經向你們走來了。我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包括這場迫害,但是我知道正法中被衝擊的舊的因素或早或晚、或它或它會這樣幹。也就是說,迫害不發生最好,不發生我有針對這種情況叫你們走的路;迫害發生了,那我就利用其為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否定迫害,從中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你們以為符合了你們的怕心、求安逸心、你的各種願望,才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的路嗎?你們以為歷史上的那些宗教修行與信仰才是唯一的修煉嗎?如果三界與人的歷史上的一切都是為宇宙正法所安排的,那歷史只是為了大法在歷史過程中造就眾生與人類和人的思想方式與文化而已,從而在大法洪傳時使人的思想能理解法,懂得甚麼是法、甚麼是修煉、甚麼是救度眾生等等,及各種修煉形式。如果是這樣的話,歷史上的一切修煉與信仰那不是在為宇宙將來正法在世間奠定文化嗎?甚麼是人成神之路?天神都說我給人留了一部上天的梯子。

  還有的人認為師父在這場迫害中也如世人一樣無可奈何。你們知道世上這個大魔頭,除了舊勢力為了利用它而保證它活到所謂的考驗結束外,也是在我的指揮下在動嗎?不是有人說我叫它跳它就跳、我叫它瘋它就瘋、我叫它狂它就狂嗎?大家不是都知道,我說點甚麼、寫點甚麼,它要領著幾乎全體迫害大法弟子的流氓集團,無論白天黑夜,都要首先「學習學習」嗎?目前看上去是政治角逐中被剔除了,那不是掌握它的邪惡爛鬼不起作用了嗎?人才能、才敢這樣對待它。除了正法中的作用外,能說不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反迫害中、救度眾生中,正念正行、揭露迫害、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所起的作用嗎?

  有的家堣H在迫害中被關、被迫害,你們不趕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減輕家人的被迫害,還在說甚麼在家媥ヰk,對學員所做的一切還牢騷滿腹。知道你的家人在被關押中減輕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為大法弟子頂著邪惡與危險在反迫害中揭露與震懾了邪惡造成的嗎?當他們出來時,你有甚麼臉面對他們?你為他們做了甚麼?修煉的人不是修煉的神,修煉過程中誰都有過,關鍵是怎樣對待。有的人能認識,有的人認識不到,也有的人執著於怕心等各種因素不想認識。修煉不是搞常人的政治鬥爭,更不是權力與利益的角逐。那些在常人社會與官場中養成的觀念與壞習慣在常人中都是不齒的,修煉中就更要去掉。

  修煉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不難能行嗎?過去佛教中講「棒喝」,那我就對那些不爭氣的、走到危險邊緣的人也棒喝一下吧。

李洪志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