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圓容的

  人類社會也是大法開創的一個層次,那麼這一層次中也必然有法在這一層對眾生的生存標準與這一層的做人之理。但是三界與宇宙的一切是反的,所以法理也給這一層生命提供了適合於常人生存的反過來的理,如兵征天下、王者治國、殺生取食、強者為英雄等,對於好人、壞人、戰爭等概念都造就了常人的理與人的認識。這些對於宇宙高層的正法理來說都是錯的,所以修煉人要放棄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層去,才能跳出與宇宙相反的三界。可是如果常人也把這一切認識都反過來用宇宙高層的正法理來要求、衡量人類或三界的一切,那三界就成了正法理了,人類社會也就不存在了,人的狀態也沒有了,都是神的世界了,同時也就不存在人的迷與給人修煉的機會了。這是不行的,因為高層生命的垃圾就是要往下掉,人類社會就是宇宙的垃圾場,為了能叫這堛漸糽R生存,就得有這一層的生存方式,也是大法給這堬野芘}創的生存要求與條件。

  在高層天體中,大覺者的世界與生命是由正法理中產生的或從正法理中修煉而圓滿的。他的一切都是符合正法理的。覺者也是這一世界之王,但那不是人認為的統治方式,是以真、善、忍的正法理來善化其世界一切眾生的。而人的兵征天下、強者為英雄是宇宙大法給予人類這一層的理。因為三界是反的,所以人的理與宇宙正法理相比也是反認識的,那麼兵征天下、強者為英雄這種強暴行為也就成了人的正理。因為人類的一切是由神在操控,戰爭、強者、勝敗是神要達到的目地,強者、英雄也被神賦予「英雄」、「強者」,享有人的榮耀,也是給人的回報,只有修煉正法的修煉者才要跳出此理。那麼作為大法修煉者在常人的社會中修煉,怎樣具體對待這一切呢?如果大法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又人數眾多,就一定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否則將改變常人社會。可是大家在我給你們講的法理中雖然明白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在遇到一些具體問題時,還是有很多認識不清的地方,如當兵的問題。那麼當兵要打仗,打仗就要訓練,練的都是殺人的本事,而且實戰中就會殺人。大家要明白,這在正法理中是不對的,但在常人的理中就不是錯的,否則人類的理就是正法理了。沒有痛苦,人在人中造下的業力也就無法消去;人要不殺生,人也就沒有肉吃。人是要吃肉的,所以人在取食中會造業,而吃肉只是造業的一個方面。人活在世上,就是在造業,多少而已,但人世間也有還業的因素,如疾病、自然災害與戰爭。人在戰爭中痛苦的死亡,會給生命消去業力、消去罪,下一世轉生時就沒有業力了,就會有幸福的生活。常人的善良不表現在不為生存取食而造業,而是不計別人之惡、不懷恨在心、不妒嫉、不有意報復、不殺人、不濫殺無辜、不有意損害生命。只為生存而取食,有業而無過;戰爭是神安排的,如果不是這些而無辜殺生,那宇宙的正法理與人的理都是不允許的,否則神就會利用人懲治濫殺者。如果一個大的生命被人殺死,其罪業是非常大的,特別是殺人,那麼造了這樣的業就一定要還。作為修煉人來講,在艱苦的修煉中痛苦的魔煉,也都是在還以前造下的業力。精神上造下的罪業可以在修煉的艱苦中償還,而那些被殺後的生命實質的惡劣處境、痛苦承受與物質的損失,修煉者就要在圓滿自己的一切過程中用自己修煉的成果來救度或給其福報。那麼從這一個角度來看,被殺的生命所得到的補償要比自己在人中得到的,相比之下無法比,那麼這就是善解了惡緣。相反,如果修煉者不能得正果,沒修好,那所殺的一切生命就要在將來的惡報中以身償還。前提是修煉者必須能圓滿,而不能圓滿的,一邊殺著生,一邊說我超度其,那就是罪上加罪。目前大法弟子也有當兵的,當兵也是人的工作,特別是有的國家,政府規定成年男子都要服一次兵役。因為你們在常人中修煉,對這種情況如果沒有特殊原因,也是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要求。當兵不一定就會有戰爭。軍人在訓練中的喊殺聲是沒有善的,大法弟子可把它當作是對著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好了。如果戰爭真的來了,大法弟子也不一定會上第一線,因為你們是有師父管的。如果真的上了前線,也許就像密勒日巴的師父叫其行黑業、結善果的因緣關係。當然,這是在講法理,一般是不會這樣的。但是法是無所不能的,針對任何事都是圓容不破的,而且修煉者畢竟是有師父看護的。一個修煉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會與你們的修煉、圓滿有關,否則絕不會有。在常人社會中幹好工作,本身不只是為了修煉或表現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維護大法給常人社會開創的法理。

  穩定的工作也使修煉者不至於為了溫飽問題、生存問題而耽誤修煉與安心洪法,及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在社會的各個行業中都可以修煉,也都有有緣人等待得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