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點感想

  近來媒體報導了關於中國大陸想利用減少五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作為交換條件,妄圖引渡我回國一事的傳聞。針對此事,我想來談一談。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的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錢與物質報酬。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我哪?讓我回國是想讓更多的人得法、修心呢?如那樣的話,請國家不必損失五億美元做交換。我自己回去好了。

  不過我聽說通常引渡的人都是戰爭罪犯或人民的公敵。再有就是刑事罪犯。如果這樣的話,我不知道我是符合以上的哪一條。

  其實,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帥。在我個人與「法輪功」弟子遭到無端的非議與不公正的對待時,都充份的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懷,給政府充份的時間來了解我們,無聲的忍受著。但這種容忍絕不是我和「法輪功」的學員懼怕甚麼。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不要把我們慈悲的大忍之心當作怕,從而變本加厲的為所欲為。其實他們是覺悟的人,知道了人生真實意義的修煉人。也不要把「法輪功」的修煉者說成是甚麼搞迷信。人還不能理解的和科學還認識不到的事太多了。就其宗教而言,不也是對神的信仰而存在著嗎?其實真正的宗教和古老的對神的信仰使人類社會道德維護了幾千年,才有今天的人類,其中包括你、我、他。如果不是這樣,人類早就開始做惡了,從而引發出的災難,說不定人的祖先早就滅絕了。也就沒有今天的事了。其實人類的道德是非常重要的,人不重德甚麼壞事都能幹出來的,對於人類是非常危險的。這是我能告訴人的。實際上我無心為社會做甚麼,根本不想管常人的甚麼問題,更不想要誰手中的權力。不是人人都把權力看的那麼重。人類不是有句話叫作「人各有志」嗎?我只是想讓能修煉的人得法,教他們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標準的昇華。而且也不會人人都來學「法輪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註定與「政」無緣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後的修煉人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只是他們每天早上到公園堨h煉半小時或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然後上班去工作。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來決定的。難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觀念就可以定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觀念也可以定為邪的嗎?

  其實我非常清楚有的人為何非要反對「法輪功」。就是像媒體報導中說的學「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一億多人是不少,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我李洪志無條件的幫修煉的人們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體,使其社會安定,用健康的身體更好的服務於社會,那不是給當權者造福嗎?事實上真正做到了這一點。為何不但不知感謝我,反而要把上億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哪一個政府能這樣叫人不可理解呢?然而這上億的人哪個沒有家屬子女,親朋好友,這是一億人的問題嗎?那麼反對的可能是更多的人。到底「我熱愛的那片國土堛獄熅阞怮蝏礞F?」如果用我李洪志的生命能去掉他們心媢鼣o些好人的懼怕,我馬上回去,任其處治,又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韙」、勞民傷財、用政治與金錢換取破壞人權的交易呢?然而美國一向是以尊重人權為表帥的國家,那麼美國政府會出賣人權做此交易嗎?而且我是美國的永久居民,是在美國的法律行使範圍內的永久居民。

  我無意指責哪個人,只是對其做法太無法理解。為甚麼在能夠得民心的好機會時不要,卻樹立上億人為對立面?

  有消息說有很多人去了中南海,有人因此而感到震怒。其實去的人一點也不多。大家想想有一億多人學「法輪功」只去了一萬多人怎麼是多哪?不用去動員,一億多人你也想去、我也想去,一會兒那不就一萬多人嗎?他們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不好的行為,更沒有反對政府,只是想向政府反映一下情況,有何不可?請問有這麼老實的示威者嗎?看到這些就不動心嗎?非要找到「法輪功」的一點不是,而不計其餘的鏟除的做法實在是過時了。「法輪功」沒有像有些人所想像的那麼可怕,反而是大好事。對任何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相反,失去民心的事才是最可怕的事。說心婺隉A「法輪功」的學員,他們也是修煉中的人,還有人心存在,在不公正的對待下,我不知他們還會忍多長時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


李洪志
一九九九年六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