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

  大家辛苦了!

  剛剛開完紐約法會,和大家見過一次面。這次不想多講,所以來晚了點。(笑)(眾鼓掌)整個正法形勢在往前快速的推進,大法弟子配合救度眾生、證實法所起的作用,都使世上的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點大家也看到了,世人也看到了。在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迫害的初期,有許多人在斷言,說法輪功挺不了幾天。本來有一些人想要支持法輪功,受這種思想影響,也不表態了。特別是「六•四」中共邪黨對學生的鎮壓以後,很多人覺的好像中國沒甚麼希望了,甚至有些人在公開的在講,說不要管法輪功,他們同樣挺不了幾天。不管他們出自於甚麼樣的想法,但是法輪功沒有像他們斷言的那樣。法輪功走過來了,(熱烈鼓掌)而且在沒有外界支持的這種情況下走過來了。(熱烈鼓掌)這一點哪,也真是叫世人刮目相看了,更顯出大法弟子的了不起,更顯出了法輪功修煉人的不同。現在有些人已經由冷漠變為關注,由看笑話的心態轉為了佩服。

  事情還沒到此為止,正法還在往前推進,大法弟子還不斷的在證實法、救度眾生,形勢還在不斷的變化,而且在快速的變化。邪惡的因素在另外的空間堻Q大量銷毀的同時,世人就越來越清醒,操控人思想的那些不好的因素越來越少了,這樣就使世人能夠冷靜的思考這場迫害與如何看待大法弟子。其實世人如何看我們,這不是關鍵,也不重要,我們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被迫害的過程中我們沒有看世人的態度,我們也沒有把希望寄託在常人對大法能做甚麼,而且也沒有放棄解救世人與眾生。救度世人這件事情只有大法弟子能做,責任重大。迫害最嚴重時都沒有放棄大法弟子的責任,迫害最嚴重時自始至終都把修好自己視為根本,理智的證實著法、救度眾生。

  是,迫害一開始的時候,有許多事情做的不足。難免,因為當初很多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做。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迫害、鋪天蓋地的誹謗,而且謠言傳遍了整個世界,法輪功那時候沒有媒體、沒有說話的地方。全世界所有的媒體都轉載著中共媒體的宣傳報導,就等於替中共鋪天蓋地的在世界各個角落中迫害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面對這樣一個形勢,我們沒有被嚇倒。修煉人面對常人的一切本來就不看重。修煉是個人解脫,修的是自己,別人怎麼說是別人的事。只是大法弟子有一個救度眾生的責任,所以才關注眾生的情況,這是和過去修煉不同的。而且這件事情責任也比較重大。面對的眾生,今天世界上的人,又和以往歷史各個時期的生命都不一樣了。看上去都是人,有很多都是高層次來的,是神降生成為人,所以才使要救度的、要做的事情責任更加重大,也更加了不起,那麼這件事情也就勢在必行了。如果不是這樣,這場迫害也不會這樣持久,也不會存在下去,只是一群人個人修煉而已,對舊勢力沒有任何威脅。是宇宙要正法,舊的勢力、不好的因素被觸動了,在常人社會中的迫害只是這個層次的反映。表面看大法弟子在常人社會中的修煉方式與過去不同,又那麼大的人群,起的正面作用是打破了世上正與邪、好與壞的均衡,所以不好的因素會起來,但是也不至於引起這麼大的一場迫害。是舊宇宙的因素安排的,同時其它空間不好的生命在正法中不斷的積沉、往下落,造成了世間的空間場特別不好,使世風日下、人心大變,這世上顯的就更亂了,加大了救度眾生的難度,同時魔的表現就更大了。面對這樣的情況啊,大法弟子能夠走過來已經不容易,何況還要救度已經被亂的不行了的這些眾生。

  開始的時候,是不知道怎麼做,有的不夠冷靜。在壓力面前,大法弟子中各種各樣的修煉狀態也都有,所以就使大法弟子做起事來很難協調。修煉中就是有不精進的和精進的,也有各種人心摻在一起,才使事情變的複雜。我過去講,我說誰都迫害不了這個法,只有大法弟子做不好才會起不好的作用。大家看到了,這場迫害,它對法輪功怎麼樣?無能為力。這場迫害只能助長修煉人的威德,其它它甚麼都不是,甚麼作用都不起,只能在迫害中毀滅它們自己。但是在這場正邪較量中,大法弟子由協調不好,慢慢的走向了能協調,然後再慢慢的走向了更理智。到今天為止,雖然還有許多事情,還有許多地區,存在著協調不好的現象,總體上來看,大法弟子的總體,經過這些年的修煉和證實法,鍛煉的越來越成熟、越來越理智了。從不知道怎麼做漸漸的明白了怎麼做,從不理性慢慢走向理性了。

  過去的修煉,它只是個人圓滿的問題,做好做壞是個人問題。現在要救度眾生,就牽扯了一個互相協調的問題、配合的問題。在協調過程中,就會有人心反映出來。可喜的是哪,不管怎麼樣,主流一直是好的,大家的願望是對的。不管人心怎麼樣起作用、舊勢力安排的因素在起作用,但是大家的出發點是證實法,這一點是誰也動搖不了的,所以證實法的這件事情沒有停滯下來,救度眾生這件事情沒有停滯下來。協調不好就自己做,大面積協調不好就小面積做,能協調好就一起做,不管怎麼樣,你們走過來了,我希望大家今後應該更理智的做好你們應該做的。

  證實法和個人修煉走到了今天這一步,真的是不容易。大家鍛煉成熟了,實際上這個鍛煉過程,也就是去人心的過程。說起來呢,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和個人的修煉聯繫著的,決不是孤立的為了某一件事情而做,或者是單一的在做某一件事情。所有的一切都與正法聯繫著,所有一切都與大法弟子的責任聯繫著,所有的一切又與你個人的修煉聯繫著,這都是不可分的。所以你做的甚麼都會反映在你的修煉狀態上。你們互相之間在配合上,心堣ㄔ迭A激動生氣,那個時候很難想自己、看看自己是甚麼狀態、出發點是甚麼人心。多數是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或者對別人的瞧不起,這兩種心的反映是最強烈的。我看到了現在還有這些現象存在。但是不管怎麼樣,修煉嘛,希望大家能夠鍛煉的越來越成熟,越來越理智,越來越能夠像個修煉人做事。

  過去我是說過,正法的時間不會太長了、很短。我多希望你們很快就成熟起來、很快就理智起來,使這件事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結束了。如果大法弟子都不理智、都不成熟起來,老是在用人心做事,表現的那麼強烈,那這件事情怎麼完哪?怎麼能說大法弟子修煉好了?

  再有哪,救度眾生這件事情,有一些人就是很難抓緊,現在做事的大法弟子就是這些人在做。有一些人不出來,不重視,把救度眾生這件事情看的沒有那麼重要。其實,你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全在那堣F。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你就沒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責任,你的修煉就等於零,因為叫你當大法弟子不是為了你個人圓滿,是身負重大使命的。

  我希望越往後大家應該越像大法弟子的樣子,配合的越好。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這話可能大家都會說,也都明白,可是到了關鍵時候就不去想了。每次法會上我也都在重複這些話,都在囑咐大家。如果你們都能做到這一點,你們內部沒有矛盾。如果都能做到這一點,甚麼事情都可以解決,而且你們會配合的很好。

  至於說從中國大陸出來對國際社會的不了解,單就這一方面,我想,時間很短你們就會明白,就會容入到這個社會堥荂C這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人心太多。當然說到人心,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修煉這方面正念要強,平時的生活、在這社會中的表現可不能超常。你說我們就應該像神一樣生活,走在街上也不一樣了,平時的舉止也不一樣了,那又走了另外一個極端。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修煉,這也是我講的。所以要理智的修,堂堂正正的修。這些關係我想大家都不難擺,時間長了也都知道怎麼回事了。那些不太理智的也不太多了。

  不管怎麼樣,是凡在大法弟子這個環境中表現失常的——不太理性;神神叨叨;有的專找不精進、人心多的不像修煉人的在一起,起負作用;有的還有和那些特務接觸的;有的哪,還有不理智的專在學員中搗亂的。我真為這些人的將來擔心。但是我在想,一旦出現這些問題的時候,就不想自己的修煉情況了,只想這個人有多麼不好、他是個甚麼人,可是那個時候就沒有想一想,為甚麼在大法弟子中會有這樣的人、會發生這種事情呢?他是不是針對某些人來的呢?針對某些人心來的呢?一定是的。修煉中沒有任何無緣無故的事情。在我們這堨X現的不正確的狀態和不好的人的行為的時候,那就是針對人心來的。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沒做好就會被鑽空子,也許在這方面需要這樣去針對,才出現的。一旦這種事出現,大家都著急:為甚麼給大法弟子丟臉哪、出現這些人哪?可是大家都沒有想一想:我們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對了?其實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這些人、這些表現就沒有了,因為不會在大法弟子中出現任何無緣無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許的,誰也不敢。你別看邪惡它怎麼邪惡,它不敢這樣做的。舊勢力的因素它敢於在大法弟子中起這個作用,就是因為你有這樣的人心,需要這樣人的出現。在這方面大家一定要清醒。

  很多事情以前我不想講,我也不能講。講出來那個難就變的更大,就變的更麻煩,因為舊的因素它們覺的你把這個事情給捅破了,那些人心去不了了。它們甚至於會使這些人因此而走向反面,出現更大的麻煩。所以就得你們自己走過來,因為法傳給你們了,大家也都在修,甚麼都能夠在修煉中解決,就是你用不用心去修。真的用心去修,甚麼都能解決。

  我剛才說的這些呢,也就是要告訴大家,無論在大法弟子內部出現甚麼問題,一定是針對某些人或者是某群人的人心來的,一定是這樣的。這個舊勢力也不敢破壞了正法,因為正法這件事情破壞了宇宙也就不存在了。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這件事情也舉足輕重,誰也不敢真去破壞。舊勢力是想要按照它們所要的來做這件事情。在你們修煉中,人心怎麼去呢?師父有師父的做法,它們有它們的做法。但是不管怎麼樣,不叫它們鑽空子,修煉中要多看自己。無論出現甚麼問題,首先想想自己,想想做事時的群體,可能就會找到問題的根源。

  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過去和尚和一些修煉人講,說「佛在心中」,要向內心修,他其實說的都是這個意思。實際上是這樣。人類社會幾乎在這個宇宙的中心,在大小物質的中間。往外看,其大無外,大的簡直無邊無際,我過去給大家講過這個宇宙有多大、不斷的在講,最後我不講了,沒法講了,因為人的語言也道斷了、人的思想也容納不了。只有用神的思維才能理解。那麼,往內看哪,這個宇宙也大到那種成度。我記的以前有個甚麼電影,一滴水掉下來了,然後把這一滴水放大,放、放、放,放的很大,就變成很多的水分子。然後,針對一個水分子再放大,發現這個水分子是由許許多多粒子構成的,而這些粒子的組成就像宇宙的星球一樣。然後,再對著一個星球放大,就看它那個組成水分子那個粒子,上面有世界、有城市、有山、有海洋。然後,再把那個世界媄鉹U的雨的一滴水再放大,還是廣大的宇宙。就這樣無邊無際的,沒完沒了。當然作者本人他可能就是在科學上的一種想法,但是這個思想絕不是人自己能想出來的。就說這個例子吧,其實真實情況比他想像的還要複雜、還要大。那個粒子微觀到甚麼成度,簡直無法想像。一粒沙堿O無邊無際無數的廣大的空間、無邊無際無量的眾生。道家講宇宙是大宇宙,人身體是小宇宙,何止?人體和外邊對比著像是有這樣一個大小,其實還不是這個概念。無論向外向內,都是無量無際的。物質微觀的成度,構成人思想本源的因素,一切事物的起因,一切表象的最本源,將來你們自己看吧,太複雜了不好講。(笑)

  我剛才講,修煉要向內修。不只是這些,大法弟子在世界上,在不同的地區,都覆蓋了相當大的面。就是說,你在這個世界上,看上去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的場能影響你周圍的環境,這是用淺白的語言講。其實整個世界啊,已經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表現在這個地球上,而地球上的人又對應著宇宙。他如果是來得法的,他就是那個體系眾生的代表,他背後有著龐大的體系。而那個體系又像粒子一樣組成,它又不是到那兒就沒了,而它那個體系在更微觀上還有更微觀的龐大體系。那構成一個神的粒子有多少啊?那所有的那些個粒子又都是巨大的、龐大的體系。再往高還是這樣,重複、重複、重複。那麼在地上就是這個世界中的一個人。大法弟子還不止這樣,每個人已經覆蓋了很大的一個面,其中包括許多人。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穩,會使你周圍的環境也發生變化。你害怕的時候,你發現眾生都不對勁了。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在講真相中、在證實法中、在你們做的事情中發生難度的時候,調整調整自己,用正念來思考問題,可能會相當管用。

  隨著正法不斷往前推進啊,這種表現就越來越明顯,因為你的力量越來越大,邪惡的力量越來越消除。在你人心很重時,又有邪惡與不好因素的干擾,就會表現出你強了它就弱,你弱了它就強。隨著正法推進,不好的因素越來越消弱、不成對比的時候,你就表現的越來越強。將來看吧,那個時候,大法弟子就越來越顯出能力來了,但是到了這一步的時候也就到了最後了,最後的最後了。所以大法弟子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自己的態度、思想狀態、做法上,這都非常關鍵,能決定著世上的變化。一個人可以決定著一個範圍,那更多的大法弟子哪,那麼多的大法弟子,幾千萬人,這個思想一動,可就不是小事了。

  當初,大法弟子雖然使中國社會發生了很大變化——修煉的人多了,好人好事層出不窮,各地報紙也不斷在報導大法弟子怎麼表現、怎麼好,電台、廣播、電視台也在報導,這個正面的作用啊,已經湧動負面的因素。三界內就是相生相剋的,人類社會不是神的社會,它是一個善惡同在的社會。就包括一個人的本身也是由善惡兩種因素同時構成的。世上的一切物質因素都是,你吃的五穀雜糧都是這樣,所以構成你的因素也是這個空間的物質。你理性的時候,表現的很善良的時候,你就是佛性,就是善。人在不理智的時候,衝動的時候,發脾氣的時候,甚至於失去理性的時候,那就是魔性,只不過是表現的成度不同而已。所以,你們在救度眾生、在世間這個環境證實法中,眾生也會有這樣的表現。你們在講真相時,在針對的也是善惡大小不同的人。不管怎麼樣,世間雖然善惡同在,但是人類社會是要用善來維護的。雖然人類沒有正理,但是它有一個普世的、大家都公認的這樣一個由善來維護的狀態,所以在講真相中也應該清醒理性的做。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要使人發生變化、要能救了這個人,你就不能觸動人的負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決問題,才能把那個人救了。

  以前我也跟大家講過甚麼是善。有人說你瞅這個人笑一笑、你表現的很和善,就是善了。那只是人表現出來的一種友好狀態。真正的善,是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在善修的過程中,已經修成的真善。面對眾生時,因為你有還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現出來。必須時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像個修煉人,讓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的正念來主導,然後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現出來,這就是修煉人和神的不同。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現,不是人的善惡喜好的表現。不是你對我好了我就對你表現善。他是沒有代價的,不計報酬,是完全為了眾生的。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甚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因為過去人類社會沒有正理,所以人是不會用善來解決問題的,人從來都是用征伐的手段來解決人的問題,所以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狀態,那就得放下這種心,得用慈悲來解決問題。

  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當然,慈悲的能力隨著層次的增長而增長,所以他也決定於層次的大小。力量決定於層次的果位的高低,這也是肯定的。

  剛才我講的這些是告訴大家,當前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應該做的更好,怎麼樣做的更好。我是圍繞這些講的。上次法會因為給大家解答了一些問題,所以這次沒想多講。講再多也都是在解《轉法輪》,講多了你們自己思考的就少了,所以就不想多講。這幾年我講法的時間不多也是這個原因,總得留給你們自己修,總得留給你們自己走向成熟。師父一直講到最後,也不算你們修。碰到一些大的問題我會出來說。如果沒有甚麼阻礙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我就不出來講。不是整體上有普遍存在的問題,我就不講。叫你們走出自己的路,這就是我想的。

  我看,我就講這麼多。你們法會還繼續開。這次就是來看看大家。我知道有一些從其它國家來的,不遠萬里啊。來開法會,一個目地是在法會中能夠取經、取長補短。在修煉中、在證實法這件事情中,路能夠走好,使自己做的更好;再一個哪,很多人也想來見見師父,我知道。(熱烈鼓掌)我也想看看大家,所以就來了。(熱烈鼓掌)好,我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