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於曼哈頓

  大家好!(鼓掌)大家辛苦啦!(鼓掌)

  法會已經是大法弟子的盛會,在座的有的是不遠千里來的,為的是通過法會能夠找出差距、能夠找出不足,迎頭趕上。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提高已經不是問題了,大法弟子的圓滿也不是問題了,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眾生,這也是當前大法弟子圓滿過程中要完成的。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責無旁貸的,必須得去做、必須得去完成的事情。

  過去有許多預言也講過,說在一定時期要淘汰很多人,只能留下很少的好人。很久以前我也講過,「我只要我的人。」西方有許多傳說和《聖經》中也有記載,在大審判的時候只有少部份人能留下來。當初的情況是,世人,包括三界內的一切眾生,都是三界內物質因素構成的。三界內物質因素與天上的物質因素完全不同,所以這樣的生命是去不了天上的,只能在這個境界。但是,後來這種情況,隨著歷史的不斷的變遷,一直到近代,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詳細的過去我跟大家講過,有許多高層生命來到了人間轉生成了人,也就是說,看上去人的表面還是人的形像,還是人的結構,可是實質上,在世間最表面物質的微觀物質中,也就是人表面物質的背後,已經是三界外來的了。很多人體都被高層下世的神像一件衣服一樣穿上了,看上去是人,實際本質上是高層來的生命。當然啦,不管是誰來在這堙A不管多高層次上的生命、多高層次上的神,來到人類社會,就進入了迷的社會,甚麼都不知道了。換句話講,已經不是神了,就是人了。在這種情況下,無論多高層次,都顯示不出來他神的那一面了,他的智慧也會被封閉,完全和人一樣。如果社會狀態好哪,整體上會隨著整體社會的狀態維持在一定的道德水準上,這樣對人來說,對生命來說,還不是那麼太可怕。如果一個社會的道德急速的向下滑,或者舊勢力有意圖的帶動著人的社會往下滑,那對眾生來講,包括高層下來當人的神也好,就極其可怕。

  其實目前在中國社會,人的道德觀念已經遠遠超出了當初神造人時對人要求的狀態。換句話講,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講句不好聽的,已經不配做人了。在以往,如果不是因為正法這件事情,那就徹底銷毀掉了。歷史上,人類的劫難一次又一次,毀滅一次又一次的。整個宇宙也是這樣,就像人的肌體新陳代謝一樣,細胞老化了、不好了,那就代謝掉,從新再生成好的。整個宇宙在不同的局部,不只是經常,是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著這種事情,這是很正常的。那麼作為人來講,生命是最低層的,對於最低層次的生物來講,無論人自己怎麼覺的了不起,在神的眼堿し礞]不是,不行了就淘汰掉。是因為今天在正法,在救度宇宙眾生,敗壞了的人沒有被淘汰,是因為人的情況發生了一些變化,同時大法弟子要通過這件事情樹立自己的威德,才使人類能夠得以延續、留存。作為大法弟子來講,當前大家要不能夠完成這件事,不能夠使眾生得度,你們自己就沒有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約,同時也會給整個正法、宇宙、眾生帶來災難。所以我剛才講,這是大法弟子必須要做好的。

  講到三界,我就跟大家再說說。別看人類這個社會現狀如何,別看三界之內的生命覺的自己如何重要,人覺的自己在社會中如何先進、多麼有成就、多麼有權有勢、多麼有錢,每個民族、每個政府、每個所謂有成就的人覺的很了不起,其實我告訴大家,人類當今的一切,包括歷史上的一切和三界的出現,都是為了這次正法而存在。也就是說,一切都是為這次正法造就的,一切都是為這次正法而來的,在這過程中一切都為這次正法而造就的。人類的一切,生命、物質、你所能知道的、你所能了解的、人所能認識到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這件事情而存在,否則它就絕不會存在。

  換句話講,就是為了最後在正法中能夠救度宇宙眾生、成就大法弟子才造了三界,不然三界就不會存在。人類社會只是三界中的一個粒子,小小粒子上的社會微不足道,其中的人類無論認為自己的事有多大,人覺的人類的事情如何重要,人覺的人類有多大的成就,人類如何如何的發展,這是人站在人的角度上認為的,在迷的狀態中如何認識人類社會了不起那是不知真相造成的,人怎麼說都行,神不這麼看人。一旦眾生知道了人與生存的環境存在的真實目地,會恍然大悟,人類的所謂發展,只不過是被造就的過程,同時在等待最後大事到來前維持著人類的社會狀態。一切只不過是在維持人類狀態過程中的具體表現而已,真正的目地都是在等待著最後這一步,神的到來,正法的開始。

  我從一九九二年就開始傳法了。大法弟子當初也一直在洪法,被迫害中大法弟子又在全世界範圍救度著眾生。而且大法弟子救度的世人近代也發生了變化。人類等待的、先知們預言的都在發生著。人在迷朦中,被現實利益、假相、謊言帶動著,不敢相信最後的一切都真的開始了,而且正在進行著。人類社會好像還是按部就班的,一切都很平穩的、正常的在運作著。其實已經都在為正法在運作了。神來了,不會大張旗鼓的展現在宇宙中,「我來了,我說甚麼你們聽甚麼,我把你們都無條件的弄到天上去。」不可能這樣的。人在歷史中犯下的罪,人得償還。配不配看到神不是人想的那麼簡單。人配不配得法了,配不配上天了,還要在迷中考驗,所以神不會這樣展現。神會像人一樣的在人類社會中出現,講出的卻是真理。就看人的道德底線、看人的道德觀念還能不能認識他,還能不能夠認同這宇宙對人類規定的根本道德規範,也就是最後的道德標準會決定人還能不能認識來救眾生的法。能認識,你就能得度、得救。不能認識了,你就是無可救要了,就不能再要了。那是道德底線崩潰了造成的,沒道德了就不夠人的標準了。從古到今,人們無論在東西方社會,都在強調著人的道德。到了近代社會,有多少人去重視它?最後神要救度人的時候,雖然不直接衡量人道德的尺度,但是你自己道德敗壞造成底線的崩潰,使你不能認同法、不能認識法,那不也就是你不能得度、不能得救了的原因嗎?

  過去人類社會一直維持在一個道德觀念層面比較重要的狀態。到了近代了,人要得法,人要得度得救,舊的勢力它不叫那麼多的人得救,它要淘汰一部份人,所以就給人類社會造出了個共產邪黨這東西,特別是中共邪黨幹出了許多破壞人類道德的事,又造出黨文化,改造人的思想,目地就是到時阻擋人得法。改變了的觀念就會用邪黨的文化灌輸的思想去看問題。完全拋棄人的理念、人的文化就是變異的生命,是被淘汰範圍內的。中國五千年文明歷史,奠定了人的一切文化與思想行為,而且是神系統的造就了這一切,可是卻被舊勢力支撐的邪黨糟蹋了、破壞了。短短的幾十年一直在否定中國的古文化,踐踏中華古老文明。神傳給人的理念、道德、文明,為的是到了最後一步人能用它來辨別是非,能夠用它去認識法,能夠用它得救。中共邪黨不但有系統的、有目地的破壞這一切,同時在有系統、有目地的向人灌輸著邪惡的黨文化。它叫「教育人」、「改造人」,說的很明確,讓你的世界觀都發生變化,變成中共邪黨造就的行為、造就的思維、造就的思想方法。被改造了的中國人,用邪黨灌輸的世界觀認識人類的是非、善惡,認識法、認識真理真的很難。年歲大點的,老一輩人哪,在中共邪黨文化還沒出現之前,接受過古老的人類文化教育、薰陶。近代雖然有了中共邪黨的一套,他們還有人的道德底線存在,能夠辨別基本善惡。最可悲的就是現代的年輕人,完全被中共邪黨的現代意識灌輸著,還覺的自己了不起、甚麼都看透了,錯把中共邪黨有目地破壞了的人際關係、價值觀念、人倫道德亂象,當成了歷史中人類一貫狀態,當成了人類的本能。加上進化論的邪說,他們真的把自己也當成動物,卻不知這是邪黨有目地幹的。人忘記了人類等待的與做人的真正目地,可是邪惡的惡黨邪靈卻知道,所以才有目地的敗壞人。甚麼都不是、現代式的愚昧卻完全阻擋著他們認識宇宙的真理,所以對這一代人是非常可怕的。

  當然了,正法嘛,救度眾生嘛,神不是全能的嗎?佛法不是無邊的嗎?是,救度眾生中在充份展現大法的無邊法力。從表面上看,大法剛剛傳出的時候我就講了,我說救眾生的門都敞開了,敞的沒有門了。歷史中眾生的甚麼錯都不看了,因為不同層次、各種各樣的、各類的生命都不好了,每個層次都不符合每個層次的標準了。不是說高層次的不符合低層次標準了,神得符合神所在的層次標準,你符合人的標準不行,符合人的標準你就是人了。就是說,不同層次上的生命都不符合了不同層次的標準,包括人也不是人的標準了。這個時候,要救度眾生怎麼辦?

  大家知道,宇宙中還有正負生命的存在,有佛有魔,有正神有負神,互相之間都是相對的,因為他們都是宇宙中的必然產物。那麼要想救度眾生,唯有一個辦法,所有眾生生命過程中犯的錯都不能再看了。除去所有眾生在歷史上犯的錯才能救了他們。也就是說,整個宇宙都不行了,還去挑誰比誰還強一點幹甚麼呢?比誰強那一點也不能達到宇宙的標準,所以救度中根本就不看這些了。看甚麼?就看在被救度的時候,他能不能夠認識救度他的這部法!因為未來的一切都是這法造就的,未來的生命將生存在這部法給他提供的生活環境中。誰能夠進入未來,也是要被法清洗乾淨了、同化了法才能夠進入到未來。那你連這部法都不能認識了,當然就不能留下了,留下來你去哪堸琚H未來的宇宙就是這部法造就的,沒有你的地方了,你也就不存在了。

  說明確點,就是現在在正法中,不看眾生在歷史上犯了多大的罪、犯了多大的錯,只看眾生在正法期間對大法的態度、對大法弟子的態度。就這麼一條線。這條線其實也不是甚麼線了,就是你想不想去未來了。在欺世的謊言中,在中共邪黨造就的邪惡文化中,有多少人還能夠認識到這一點?有多少人能夠辨別是非?有多少人能夠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是很難,所以大法弟子才講真相,揭露邪惡,叫世人認清中共邪黨,這樣才能救了世人。這就是大法弟子們要做的。

  有人說,你們傳「九評」也好,揭露中共邪黨也好,這不參與政治嗎?甚麼叫政治?在西方人的理念中,在社會上除了宗教性的活動之外都是政治。在全世界都是這樣認識「政治」一詞的定義的。宗教活動是屬於社會活動。在社會活動中,除了宗教這種活動之外,都是屬於政治活動範疇。甚麼不算政治活動?你在家堸絮滿B過家,這不算政治。你的事情只要走入社會就算政治。這是站在自由社會角度上講。就是站在被中共邪黨變異了的政治觀念中去講,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被變異了的政治是個打人的棍子。通過政治能救了人,那我們也可以用,有甚麼關係?剛才我講了,這三界之內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造就的,為大法而成的,為大法而來的。沒有正法這件事情就沒有人類的一切。那麼換個思維方式,大家想一想,是不是這一切都是給大法提供的?為救人用的?為大法弟子修煉用的?一定是!只看我李洪志給大法弟子選擇甚麼。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大法弟子的修煉方式和歷史上的修煉方式都不一樣。這也使許多人跟不上、迷惑,用中共邪黨給他造就的思維方式來認識歷史和現代的關係、過去宗教修煉與現在大法弟子修煉之間的關係。他們以為過去的那種修煉就是人修煉了,過去的那種信神的方式就是真正的能回天國了。根本不能回天國。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包括西方社會的人,也都越來越知道了人是在輪迴中。只要你到人這來了,誰也上不了天,這是絕對的,沒有能上了天的。副元神他不在三界之內,卻在三界的範圍中。就像我站在這個桌子的範圍,但是我並沒有進入桌子媄銗h,所以人的副元神能夠修成回天。即使那樣,因為他接近了三界,回天之後更高層的神還是要給他下一個罩,和天上的生命將永遠隔開。他自己看不到這個罩。目地是不讓他污染了天,不要污染了天上的眾生。我不講出來,這個連神都不知道的。

  也就是說,誰進入三界,誰到人這來了,就是掉下來了,就是再也不可能上去了,因為人類過去並沒有能使人回到天上去的真法。說釋迦牟尼傳了法,耶穌也講了他的道,其實他們講的只是給人其中一個元神、副元神聽的,而人這邊是明白不了的,就使其修煉中表面的人與主元神無法改變。人們講釋迦牟尼佛如何如何傳法,他們只是在奠定人類的文化。我一開始講過這些事情。神剛剛造出的人,人腦子是空白的,是對這個世界沒有認識能力的,是沒有社會實踐的,沒有經過風雨的,甚至人在生活中對四季都認識不清的。得讓人有這樣一個認識世界的過程,不斷的奠定各種文化的過程,那麼就得給人造就一個系統的、正確的思維方式和道德理念。這要經過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才能形成,所以人類在歷史上就得經過那麼多年。不可能到正法的時候現造出個三界與人類來,不行,必須得有這個歷史過程,使人能在走過這個歷史過程中由實踐到理性的掌握,才能夠奠定出人類今天的狀態、人類的思想、人類的外形,人類的道德理念、人類的行為。

  那麼對這個世界的實踐與認識的過程中,在奠定人的文化的同時,當然也要告訴人最重要的。甚麼是神,甚麼是佛,甚麼是道,甚麼是不同的神。怎麼奠定?就叫這些神下世,以度人的方式叫人來認識。其實哪,說度人,我剛才講了,度的是副元神,哪個人也沒能上了天去,都在世間上輪迴呢。因為這個副元神在人的外形的作用下,他和人的形像是一樣的,慧根好的看到上天了,那個神只是人的一個副元神與人有同樣的形像而已,其實並不是真正這個人的主體,這個人還要輪迴。歷史就是這麼一步一步的奠定到今天,把人造就成這樣現代思維與行為的人,當走到人類歷史最後這一步時叫人能夠認識法。那麼也就是說,釋迦牟尼的出現和歷史上的一些神的出現,就是神傳文化的出現,其實就是給人奠定人對神認識的這樣一個思想過程,奠定人對神認識的文化。不然的話,我今天出來傳法,你們不知道甚麼是神,不知道甚麼是佛、甚麼是道,我這法真的很難講。怎麼講?我就得把這個佛啊、道啊、神哪,是甚麼樣、甚麼特點、是幹甚麼的、怎麼度人、甚麼是度人、被度的人甚麼狀態等等,都得給你們講出來。即使講了也沒有實踐和認識,沒有形像,沒有認識過程,這法怎麼傳?怎麼理解?所以在歷史的過程中必須把這一切都得完成,到了今天人才能認識甚麼是神、甚麼是法、甚麼是修煉、甚麼是圓滿等。

  這就是說,甚麼是修煉?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煉才是真正的修煉,是人真正的能修煉了,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甚麼叫普度眾生?神留下了這個文化,他並沒有真正的去做這件事情。我做了,現在又是大法弟子你們在普度著眾生了,而且是針對全人類在做,(鼓掌)全面的在挽救人。那麼也就是說,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這一切,不管你是參與了甚麼項目,還是你自己走上街頭去講真相、發資料,還是坐在領館前揭露邪惡,你都是在修煉自己、證實法,同時在救世人。這就是大法弟子所做的。看似平凡,都是偉大,都是了不起,因為人類的各行各業、各個環境就是你們的修煉場。過去講修煉,一修煉就進廟了、進山了,我定給大法弟子的修煉這種方式很多人不懂:怎麼都上著班修煉哪?怎麼不出家修煉哪?是啊,其實釋迦牟尼在歷史上也已經講過了,說轉輪聖王在下世的時候人不離世俗可以修成如來。那麼不離世俗,怎麼個不離世俗?而且在今天的這樣一個社會中,怎麼修煉?

  我剛才講了,我以前也談過這個問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各個社會階層中都有,在各行各業中都救度著眾生,在證實法,起著大法弟子的作用。其實,你們在各行各業中能做好你們該做的一切,你就是在修煉。世間的各行各業都是給你提供的修煉場所。這又回到剛才那話題,三界內人類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成的、為大法而造就的、為大法而來的。哪一樣東西、哪一個行業都能修煉。換句話說吧,人類社會就是我大法弟子修煉的大煉功場,在哪堻ㄞ酯袚牷A就看你修煉的精進和不精進,其中包括你做特務行為的。(眾笑)都可以修煉,救度眾生,就看你的心怎麼擺,就看你對法持甚麼態度。

  剛才我談的這些問題,其實這些法以前也都講過,只是換個角度跟大家再說一說。我想利用下面一點時間給大家解答點問題。(鼓掌)長時間不見面,很多人也有很多問題要問,但是總是有不精進的又變的精進了,別人走過的路他還要再走一次,別人問過的問題哪他還要問。(眾笑)還有一部份人,他就是不怎麼看書。書媄銙ㄧ捄炊F,他不看書,所以到見到我的時候他也還是要問。(眾笑)不管怎麼樣吧,能作為大法弟子、能在大法中修煉,都應該說是了不起啦。有問題就提,我是師父嘛,作為弟子有問題,特別是在修煉的問題上,這麼嚴肅的事情當然要告訴你們,要給你們講。下面大家還是以提條子的方式提問題。還有一點,不算分會場,就是你們在座的現在有三千多人,每個人一張條子咱們念不完,(師父笑)所以哪,他們會務組還要整理一下才能拿上來。

  (師父由站改坐,眾弟子鼓掌。)

  弟子:武漢和深圳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鼓掌)並決心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

  師:我相信。一定會!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我發現影響自己提高的竟是正信不夠堅定,微觀中有不信的因素,讓我很傷心。弟子真的非常想跟師父回家。

  師:當然了,從寫的字條中看到有不足的因素,同時非常想要修好。我想只要多讀法就能解開心結,就一定會修好。沒有甚麼特殊的辦法。每個人都由師父親手領著修,面對全世界這麼多的人,是不可能的,所以過去我一直在講,要以法為師。我說師父把甚麼都壓到那部大法堨h了,你們到現在沒有多少人能明白我說的這句話有多大份量,將來我再跟你們講。但是你們要真的把住這部法去修,就一定能修成!所以要多看書、多學法。(鼓掌)

  弟子:我代表瀋陽的弟子向師尊問好!(師:謝謝!)(鼓掌)清理自己空間場的時候,是結印還是立掌?

  師:結印時就在清理自己的思想與身體了,一立掌就是在向外發了。表面的形式只是為了對發正念時思想更加堅定、做這件事情更加專一。其實正念強時只用思想就解決問題了。

  弟子:安徽蚌埠、合肥、淮南全體大法弟子向偉大的師尊問好!我們非常想念您,甚麼時候能見到恩師?現在中國六歲的小孩剛剛入學兩個月就全部集體入少先隊。像這樣的孩子,邪黨解體時會有生命危險嗎?

  師:小孩不算,強制拉他入隊,都不算,(鼓掌)尤其六歲以下小孩更不算。(鼓掌)中共邪黨瞎折騰,(眾笑)它折騰來折騰去不算數。(眾笑)

  弟子:土耳其全體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救度之恩!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九評」的傳播和大法弟子講真相使大陸的環境變化很大,請問師尊我們現在是否可用因公出差等原因回國?

  師:還是等一等。(師父笑)整個正法形勢突飛猛進的往表面上突破,已經非常快了,所以銷毀的邪惡因素特別多,正法中整體上在消減。在正法沒到來之前的表面空間堙A大法弟子正念很足的情況下也在大量的銷毀著邪惡因素。全世界大法弟子,包括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也都在急速的銷毀著那些邪黨與亂鬼生命。特別是近期,眾神對舊勢力正在全面的捕殺,見到就打下地獄,見不到也到處找它們,要徹底清除,(鼓掌)包括舊勢力安排的一些因素都在銷毀。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前些日子講過的關於宗教中那些個亂神,也都在清理。所以形勢變化會很快。但是邪惡沒有清理完之前呢,它就會幹壞事,而且它會集中在非常壞的人、壞的那些事情上。所以先別著急。

  弟子:參加巡迴演出的飛天藝術學校的學生在正法進程中作用是甚麼?他們是否還需要完成中學和大學學業?

  師:飛天藝術學校是專業學院,要培養一流的人才,當然是有文化課的,而且文化課方面還要參加美國高中的統考,所以在文化課上也不會落下。大法弟子也都在做,而且不斷的在完善中。

  飛天舞蹈學校的學生在證實法中的作用也非同小可。大家講真相不可能一下針對很多人,大法弟子雖然在講真相中救了很多人,可是面對全世界的幾十億人,做起來難度還很大,這點大家也看見了。特別是大家在講真相時,通常都是一對一的,或對幾個人。可是文藝演出一場下來就是幾千人,最起碼是一千人。特別是從聖誕節開始一直到現在,演出效果很好,基本上是看完後人是百分之百的改變。初期有幾個特務派來搗亂的,和宗教亂神挑動著搗亂的,這些都做了防範,後來就不再有這種問題了。人從劇場出來,對大法弟子的態度基本上是百分之百的變,對法輪功的態度都變了。人的念頭一動,那就決定了他的留和不留。

  大班的學生啊,現在在外邊演出,這一圈巡迴下來就是二十多萬人。大家想想,這事做的怎麼樣?(鼓掌)我覺的很划的來。(眾笑)所以一個團不夠用,兩個團、三個團,救度眾生嘛。這些大法小弟子不但是在做著救度眾生的事,他們也在修煉中提高著自己。他們自己也在成就著自己,他們做這件事情本身也是修煉,也是在走神的路。

  弟子:台灣地區有許多協調人因私心及執著心,在帶領學員做證實法的事時也因此有所偏移,不符合法的要求,多次交流而無用。弟子看在眼堳璁b心堙C請問師尊,作為一般學員,如何做到不另起山頭,又配合的好,發揮自己在過程中的作用?

  師:我想啊,人心太多造成的,用人心做大法弟子的事就會這樣。修煉中每個人都走好自己的路、修好自己,就會把事做好。作為各地區的負責人,其實說白了就是一個協調人,只是佛學會有啥事,師父有啥事,要找他,通過他給學員傳達一些信息和要求。他們每個人也都得修好自己。包括負責人,所有大法弟子,每個人在出現問題時都向內找,大家都這樣做就一定能做好。如果把眼睛都盯在負責人那兒,大家都去幫他修忘記了自己也是修煉人也不行,而且矛盾會越來越多,因為你在向外看、向外找。

  負責人真的做不好或能力不行那是要考慮換人,因為他的做不好雖然與地區整體提高中的問題有關係,但是對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會造成干擾。但是如果大法弟子人人都對自己的修煉、對大法負責,我想也會使整個地區狀態非常好。

  作為負責人來講肯定會犯錯誤。我這話剛才大家聽清了?他肯定得犯錯誤。因為他不犯錯誤他就是神,他就不用修了。那麼負責人犯了錯誤是不是就比其他人犯錯誤要更嚴肅的對待呢?修煉是平等的,是一樣的。從影響上看責任當然大,也可能會影響到別的學員,那當然師父對他的要求要高。可是實際上作為修煉的個體來講是平等的,一般情況下不能因為他犯了錯誤就不叫他做負責人。甚麼意思呢?大法弟子修煉中也在成就著、鍛煉著大法弟子的負責人,因為在常人社會中你找不到大法弟子負責人的這種工作方式,沒有先例。他犯錯誤了就不讓他當了,再來一個還得犯錯誤,還不讓他當了,這不是我要做的,我得把他鍛煉成熟。那麼換句話講,那是不是大法弟子犯了錯誤,我就不要你當大法弟子了,再換個人?(眾弟子笑)他再犯錯誤就不要他當大法弟子,再換個人,這能行嗎?修煉的過程中,就會出現問題,出現了問題關鍵是大家如何能夠善意的幫助他改好,而不是叫他承擔甚麼責任、去指責他。每個修煉人針對別人的態度也是自己修煉的表現,所以每個人在這些方面也應該明白。

  負責人有問題肯定是責任大,這一點大家知道,師父有無數的法身都在管,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問題、放過他提高的機會。可是你要過於執著他的問題,那也會通過這件事暴露出了你的問題,也會讓你通過這件事情叫你看到自己的問題,就使他的問題可能因為你的心不去暫時先不解決。那更多人都帶動起來參與這件事情,好,那就通過這件事情,把所有的問題全暴露出來,叫你們看到。會有這樣的事情,不是不解決問題,不是師父法身不管。

  弟子: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經常接到中國大陸各界民眾打來的電話,要我們代他們向師尊問好!

  師:那我就謝謝大陸的民眾,謝謝眾生!(鼓掌)沒有邪惡的因素控制了,世人就會覺醒,就會用自己的思想考慮問題了。過去在邪惡鋪天蓋地的打壓下,不管有多少人表了態了,不管有多少人對大法說了甚麼,那不是這個人自己說出來的,是邪惡因素利用人的嘴說出來的,這點我分的非常清楚!所以邪惡你幹了甚麼,你想迫害人,在正法中針對這些事情的處理上那是絲毫不會出現差錯的。

  弟子:師父您好!弟子在媒體中做記者工作,總感到自己能力有限,突破很慢,寫新聞的時間比專業要求時間多很多,覺的很著急,感到和自己的心性提高不快有關係。

  師:學法要是跟上就會有突破。學好了法才能證實法,學好了法才能做的更好。很多學員以前不會的事情通過學法思想開闊了,甚麼都能夠做的得心應手,法學的好就會這樣。不是說你修的不好啊,我講的是法理。多看書、多學法就一定會有智慧。

  弟子:在講真相過程中經常碰到這樣的人,認同法輪功,但不認同大紀元。我的問題是,是大紀元辦報風格讓人誤解法輪功,還是這些媒體本身有問題?

  師:我看不是這些問題。這個世界上甚麼樣的人都有,他想吃辣的,他想吃酸的,五味俱全。在中共邪黨散布的謠言毒害中,不同人有不同的誤解。他的誤解在哪堙A就會造成他哪堛澈銩Q認識上出問題,表現出來就是不同的想法。當然啦,不是說這個媒體辦的非常完美,最起碼大法弟子辦的媒體要比常人的媒體乾淨。在救人嘛,使人受益嘛,那在這一點常人的媒體是比不了的。那為甚麼還有人這樣去想、這樣去說呢?就是說,不同人也有不同的境界、不同的認識,被邪黨毒害的癥結在哪堙A他就會在哪方面表現。所以呢,我想這些事還是講真相把他講通了為好,不是大紀元真的有那麼大的問題。

  弟子:邪黨的電視進入加拿大與新唐人落地一事,應該如何突破?

  師:那就看大法弟子怎麼做啦。你們記住一點,今天人類的舞台是給大法弟子展現的,決不是給那些邪惡展現的!(鼓掌)只要做的好,大家都能認識,協調起來,正念足就沒有做不成的,因為你們的出發點是誰也比不了的,是救度眾生!這個三界建立的目地就是為今天的事,不是給常人玩的,更不是給常人娛樂的。人類是有娛樂,那是人的生活方式,那是讓人們維持著等法的一種狀態。

  弟子:為甚麼弟子無論怎麼樣努力總覺的跟不上正法的進程?

  師:我覺的你認識的還是挺好的,總覺的自己有差距,那就不斷的迎頭趕上,多學法,多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就是這樣。

  弟子:我們是中文教材編寫組的。請問師父,在目前正法進程中我們應該花多少精力在教材編寫上?應該做教材還是做別的項目更多?

  師:我想你們編中文教材也好啊,你們做其它甚麼事情也好啊,是不是互相要協調起來,看看大法弟子的學校是不是用你的教材。不然的話你編出來,無地放矢,你不浪費時間嗎?這個事要協調起來。真的是大法弟子辦學需要用,那就做而且要做好。這個事做起來還不是個小工程,也不是件小事,那就是要留給人的了。只是自己想要做,那你做完了之後呢,如果有缺陷,或者是不夠完善,又用不了,你不是耽誤其它事嗎?所以要協調好。

  弟子:首先代表全英國弟子向師尊問好!新唐人新年晚會全球巡迴演出由於我們做的不好,晚會在英國的演出未能落實,場地遇到很多困難,是不是英國弟子在整體上有甚麼問題?

  師:我想連個場地都找不著那真是問題。(眾弟子笑)怎麼可能呢?是不是大家沒有對這件事情重視好、協調好?每年大法弟子都搞一次中國新年晚會,最後發展到各個地區、甚至不同國家也都自己在搞。我們搞它幹甚麼呢?給常人娛樂嗎?絕對不是的,大家非常明確這一點。就是通過它呢,想要展現大法弟子風貌,破除邪黨灌輸給人的那些謠言、誹謗,同時救度眾生、講清真相。現在全世界中上層社會有人說對法輪功不認識的,我說他是裝傻。特別是哪個政府部門的人說我不了解你法輪功,他是有意裝傻,真的是在裝傻。那麼也就是說呢,對法輪功基本上也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也都知道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也都知道法輪功是一個善良的、用真善忍理念要求自己的修煉團體。這一點上他們也都非常清楚了。

  那我想既然有問題出現,就須要去講真相。我覺的應該通過講真相解決它,同時搞清楚是甚麼在阻擋。其實最大的問題就是學員配合的不好。當然也有些地區互相之間出現他要租這個劇場、他要租那個劇場,互相爭論不休,忘了是在證實法、不是證實自己。

  以往每年都是大法弟子你們自己在做。可是每年我看完了之後啊,我有高興的一面,也有不如意的一面。大法弟子耗費了很多財力、物力、人力呀,去投入每年的新年晚會,而參與的人往往都是各個項目的主力,所以呢,要達不到效果真的是得不償失,划不來。在場上我就聽到說三道四的,演出結束後走出來的人說甚麼的都有,就是說不能達到應有的效果。當然啦,大法弟子證實法嘛,講真相中是有講的通的、講不通的。後來我一度在考慮,這個晚會是辦還是不辦?如果再這種效果就不能再做了。大法弟子做的這一切不是給常人玩樂的。不能救人,我們耗費這麼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在媄銦A各地區都在搞,那就不能做了。後來我仔細的在考慮這件事情時,看到大法弟子中確實有一些在這方面具備才能的,總是想要走這條路去證實法,大家也有這個願望。當然啦,我是從表面上講的啊。那我就想,既然是這樣,乾脆我來帶著大家做吧。(鼓掌)最起碼呢我把大家帶成熟了,帶他兩年大家也就知道怎麼做了。

  當然了,甚麼事情哪,說起來簡單,我一參與,這個性質就變了。大家知道,大法弟子是證實法,那師父來幹啥的?師父來正法的。所以我要來做這件事情,面對的觀眾,我所要度的人,所要做的這件事情,都發生變化了。要想做好這件事情,就必須得達到最好的效果,真正能把那個人度了、救了,我才做,也必須得做到這樣。那麼,我就不能像以前那麼做了。以前因為大法弟子都是業餘的在做,要做就做高水平的。當然有人說了,說師父要幹啥,那一定是幹最好的。是!不是最好的我也不幹。(鼓掌)所以哪,我就叫人開始招收、組建舞蹈學校,選拔人才,組建樂團,所有這一系列事情要從基礎上培養,然後要達到真正一流的演出效果。包括創作排練,許多事情師父也都參與了。你們也都聽說了。

  不管怎麼樣吧,演出中孩子們也很爭氣,做的確實不錯。人們看一個文藝演出能夠看的落淚,這個很少見。神韻的演出,場場會有很多人從開始落淚到最後,還有更多的人不斷在抹眼睛。場場都是這樣,人覺的很震撼。這個空間是孩子們在演,另外空間很多我的法身與很多神都在做。(鼓掌)震撼力和對人的改變,很像我當年親自傳法,(鼓掌)所以對人的改變很大。

  文藝演出嘛,水平越高,人對他的接受越好,對人的改變也就越大,所以必須得是一個完美的演出。方方面面都得是完美的,大幕一拉開就是一幅最漂亮的畫。要求上必須是舞蹈動作美、服裝美、場景美。這個在現在的社會堣H已經不懂這些了。人的審美觀念是隨著社會潮流在變化的,今天這個時髦說這個好,明天那個時髦說那個好。只有大法的理才是不變不動的,只有我們才知道甚麼是真正的美。因為大法弟子就是修真善忍的嘛,所以我們才能知道那真的好是甚麼,是不變的,才能夠引起人善的一面、美好的一面的共鳴。這些常人做不到了。而且場上隨著演員的歌唱、樂隊的演奏和演員的舞動,打出來的能量那都是純善的、慈悲的、極大的。其實場上有很多人的病都好了。現在看文藝演出的人還不知道,慢慢人們就會知道,看完演出思想淨化了,身體好了,(鼓掌)所以這件事情我覺的做起來效果還是很好的。當然了,演出團多數是大法小弟子,這樣又不佔用大法弟子資源。

  弟子:第一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的目地是甚麼?

  師:我還不想這麼早說透,留點好處將來說。(眾弟子笑)但是我可以跟大家從表面上講一講啊。大法弟子做甚麼中共邪黨都害怕。大法弟子的文藝演出是純正的中國文化,古文化,真正的神傳文化,當然對中共邪黨文化就會起到破除作用,它當然害怕。邪黨不管怎麼折騰,它是個流氓政府,它佔據的只是中國那塊土地,它搞甚麼也只能是中國範圍的。新唐人這一搞那就是全球的,國際大賽,不管怎麼樣是國際性的活動,(師父笑)(眾笑,鼓掌)得獎者得的也是國際比賽獎。

  弟子:請談一下明慧學校簡體字是否可以?

  師:根據方便吧,你們只能是根據現在人類的這個現狀去做。明慧學校在台灣搞繁體字,針對中國大陸的人搞簡體字,這個我都不反對。怎麼樣做字的本身不是問題,關鍵就是怎麼樣能夠破除黨文化、救度眾生,這是大事。別在這些小事上去琢磨。

  弟子:一些住在偏遠地區的弟子沒有參與最近師父帶領北美大法弟子新年晚會正法事項,有點追不上的感覺。

  師:不是,我可沒有叫大家都來參與這件事情。就是新年晚會賣票也是學員著急,叫我去講兩句,也沒有叫大家都來參與。我只是講了有條件的你們可以來幫幫忙,沒有條件的就不要來。說我這兒很忙啊,證實法的項目離不開,那你就不要來。

  弟子:(師:名字我就不念了啊。)浙江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師:謝謝大家!)(鼓掌)對國內外大法弟子的要求不同嗎?還是業力不同?還是知識、緣份不同?

  師:不是業力不同,也不是要求不同,更不是緣份不同,是當初發的願不同。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在哪堻ㄛO一樣,正法進程是同步的。(鼓掌)如果沒有在國際上的大法弟子的反迫害,強有力的在國際上揭露邪惡,邪惡對中國國內的大法弟子會更加肆無忌憚的迫害!能使形勢變化很大,與國際上大法弟子做的這些事情是分不開的,所以在這一點上啊,只是做的不一樣,但是面臨的問題是一樣的,修煉的境界、層次都沒有任何差異。

  弟子:全體俄國學員向師父問好。部份俄國學員講真相而被抓、被捕。請問俄國學員應如何改變這樣的狀態和環境?

  師:通常哪堨X問題大法弟子就到哪堨h講真相,持之以恆的、堅持不懈的。中國的學員都有一個感受,覺的西方社會堸筋し簳き○ㄛO按部就班的,有些事還得預約,等啊等啊時間很長。可是迫害情況很急,反迫害是沒有時間這樣慢條斯理的。學員覺的這樣做不行,所以很多中國的學員就採取自己的辦法,直接見面,持之以恆的、堅持不懈的做,一定要把真相講到位的精神,把事情辦成的態度。當然有些西方學員覺的受不了,習慣於那種的生活方式。那不行的,真的不行的。你們不能等,眾生在被迫害,道德在急速的下滑,你們要救的人是越來越少,越來越難,所以不能等。

  弟子:為何給未來的中文教材要用簡體字?簡體字是不是中共創造的?

  師:是在中共邪黨社會媟d出的簡體字,這一點是肯定的了。但是現在中國社會十幾億人都用簡體字,要講清真相用繁體字他看不懂也不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最大方便的去講真相,不管它現在用甚麼字,只要能救人就行!救人是第一位的!(鼓掌)

  弟子:師尊說大法弟子是從舊宇宙脫胎出來的、從舊的法理中走出來的。從中可否這樣體會,大法給眾生了一次自新的機會,也是獨一無二的。

  師:宇宙不行了,眾生都不行了,要不更新,宇宙就不存在了,就是這麼一回事。不只是對人,對神、對天、對眾生,一切生命都包括在內了,是宇宙在正法,不只是法正人間。其實真正的法正人間還沒開始呢。

  弟子:請問辦大學與正法有甚麼關係?

  師:大法弟子想辦大學,通過這個辦法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也沒甚麼不好的。就看做的事情與救度眾生有沒有關係,否則就沒有太大意義。

  弟子:看到同修的做法中有許多黨文化因素,不知如何與其交流。

  師: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人哪,多多少少思維方式、語言結構都是中共邪黨給大陸人造成的社會習氣。隨著修煉,慢慢會認識到這些。在正常的社會堙A大陸人的不良習氣時間長了就會改變。但是這些都不影響修煉,阻礙不了修煉,沒有關係。我當年在中國傳法的時候,很多人也都是那樣的思維狀態,也都能認識法,也都能修煉,這個擋不住的。揭開邪惡的黨文化,是揭露邪惡本質,叫人認清它,看它是怎麼樣毒害中國人的,是怎麼樣在毀掉人良知的,怎樣毀掉中國古文化的,邪惡最終的目地是毀掉人。

  弟子:繁體和簡體的大法書在另外空間是否同樣?

  師:在另外空間堣]不是繁體,也不是簡體,(眾笑)是另外空間的字體,(眾笑)天上是天上的字體。

  弟子:眼前看到金色的亮點移過,是否可以念「滅」?

  師:就這麼說吧,你覺的那是不好的東西哪,你可以正念去對待,但是如果他是好的東西呢,你正念對他就不起作用,因為你是正的如果他也是正的,所以就不起作用。

  弟子:未來只有大法和中文,是否在國外出生的孩子不用去上學了,只學大法或教他中文就可以了?

  師:我沒有叫你們這樣做。將來法正人間,那個時候是甚麼狀態,那是留下的人都要隨著走到那一步去的。你說我現在要做將來的事,你做不了。你還是把當前救度眾生的事做好。將來的事不是大法弟子管的,因為那時只有師父在做。

  弟子:很多大城市的旅遊點都不能堅持下去,多數的學員參與新年晚會、天國樂團等項目,因此直接講真相的學員越來越少。

  師:其實目前天國樂團基本上沒有練習新曲目,多數都是在自己找時間在練習,集體練習時間也都不多,各地區都是這樣的情況,所以對其它項目基本上沒有造成影響。在初期成立的那個階段,是,一段時間之內必須要拿出時間練習,現在基本上沒有影響了。

  弟子: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浸透到海外,學員被遣返等事件,我們媒體上如何把握?

  師:邪惡迫害就報導出去,沒有關係,我們不丟面子,叫人看到的是中共的邪惡。大法弟子也不會被邪惡嚇倒。大法弟子是在大風大浪中走過來的,誰還怕它這個?大陸的大法弟子都沒有怕它,國際上誰還能怕它!對邪惡該揭露就揭露,該報導就報導。

  弟子:弟子很想背法,目前各個項目確實時間很緊。

  師:這就得看自己了。這自始至終啊都是個矛盾,大法弟子要證實法,同時還要學好法,時間肯定是很有限。這就是你們面臨的難度。修好自己,還要救度眾生,都重要,都重要。

  弟子:師父自零五年在舊金山講法告訴我們,中國城是我們講真相的空白點,我們嘗試努力去做,但那堛漕葩c至今仍表現猖獗,灣區的弟子心堳靮獢A請師父開示。

  師:有多少人去了舊金山唐人街講真相?不能長期堅持、人員少,那當然改變不了了!所以灣區的學員那麼多,為甚麼大家不把那個地方作為重點,去努力去做一做呢?

  弟子:各地大法弟子向您問好!這些問候來自遼寧撫順、湖北沙市、煙台、河南濮陽、合肥、湖南平江、濟南、昆明、遼寧丹東、杭州、福建、南平、閩北、貴州、遵義、盤錦、江蘇淮安、長春、北京、天津、南京、滄州、貴陽、雲南西雙版納、瀋陽、寧德市、河南鄭州、吉林市、南昌洪都、珠海、萊陽、郴州、衡陽、衡南、四川瀘州、天津大學、湖南益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大法弟子帶著對師父立下的誓約來到人間,如果在人間迷中這個生命沒有按他誓約的路走,他還有沒有一條修煉的路走向圓滿?尤其是對孩子?

  師:一個生命違了約,這在天上看可是一件大事。當然,如果說在大法弟子被迫害期間沒有隨同邪惡走、沒有推波助瀾、沒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同時能夠認同大法,最起碼能留到下一步。下一步還會有人修煉。當然,沒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榮耀,因為這種威德是無可限量的。將來法正人間的時候哪,還有一批大法弟子,他們的修煉就很難,甚至於他們思想稍微有一點不對頭,法都不給他展現。拿到了書,他成天看也不一定是個修煉的人,所以對他們的要求也就高了,因為將來真相都要顯現的。也就是說哪,將來雖然難,但是還有修煉的機會。

  弟子:您在某些地區講的話,沒經佛學會正式傳達,是否別的地區也可以聽到學員傳達?

  師:有個別學員好表現自己,經常搞一些標新立異的事顯示自己。我多次講過了,我針對個別情況或少數人講的話是不能錄音的,也不要隨便講給學員聽。有些人就是不聽,他非要這樣幹,他在顯示自己、破壞大法、干擾大法弟子修煉。大家知道,修煉中人心不去表現最突出的就是,做事情不是在證實大法,是在證實他自己!它起到的是破壞作用。還有的人經常打著師父的旗號,說師父叫我如何如何,師父說了怎麼怎麼的,師父叫你們如何如何。我沒叫任何人如何如何。是凡這樣說的,都是用師父的旗號為他自己而用心。就是我在解決問題時對誰說了應該怎麼怎麼做,他要到學員中去講,他都是在起破壞作用。你們記住我說的話,是凡打著我的旗號去說的人都是在幹壞事。最起碼那個時候他絕對不是修煉人該說出來的話,是在用師父的名義壓制別人、抬自己。當然,我會叫大法弟子的總協調人傳達我的話,這是我叫說的。

  弟子:中華五千年文化歷史是奠定人類理解法的歷史文化,正法進程接近最後,我們需要花大量時間開始編適合於中小學生的、外國學生學習中國正統文化的教科書。

  師:這個事情我想還是和辦學結合起來,協調做。大家你也想做,我也想做,耗費了人力、物力、精力,最後不一定能夠用,你不是等於白做嗎?講真相救人的事情目前是真的很緊。將來的人得自己把搞壞了的事從新搞好。不管邪惡怎麼帶動,壞事畢竟是人做的。人幹出來的壞事,人得把它做回來,所以大法弟子現在如何做,也只是給人一條正確的路而已。

  弟子:請您幫助我們了解中國古典舞的重要性。

  師:談不上重要性,是大法弟子在用中國舞表演。在這講中國舞?(眾笑)因為你們表演用,我就說兩句。中國古典舞實際上簡稱就叫中國舞。當然啦,中國舞堶掄晱]括民間舞啊、民族舞。中國的古典舞為甚麼叫古典舞呢?就是從中國古代流傳下來的。說到流傳,其實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不同時期的古文化灌輸到了人的基因堙A形成了那種人的一舉一動都帶有的味道,叫韻味;再一種就是文化的承傳,文化的流傳也分為口傳和文字流傳與舞姿或舞蹈的肢體動作的流傳。不同地區都有舞蹈的不同表現樣式,灌輸到人體中的東西會使人的姿態形成民族特點,這屬於人的內涵中的民族味道。所以中國人一舉手、一抬腿,與西方人一舉手、一抬腿的姿態,有很大差異,包括人的表情。其實這就是民族韻味,這是很難學出來的。不管你的舞蹈姿式甚麼樣,你一伸手一投足就是這個味道,這是長遠歷史貫穿下來的東西。

  中國舞講身韻與身法和技巧三大部份。說到中國舞講的身韻,其實就是通過肢體的表演把民族味道表現出來。中國舞的身法方面,在歷史上沒有系統規範性的流傳,但是在技巧方面卻得天獨厚的流傳著。大家知道,武術的「武」字和舞蹈的「舞」字,兩個音同字不同也是神有意的安排。其實,如果把「武」文用,那就是舞蹈;把「舞」武用,那就是武功。在歷史的各朝各代呀,從朝廷到民間,在歡慶與宴會等很多場合中的舞蹈都是由武將出來表演武功技法中的跳、轉、翻套路與舞劍哪、舞槍啊、舞棍啊等等。而身法多在中國民間流傳著,有許多不同風格的東西。而各朝各代也都有宮廷舞蹈,宮廷舞蹈從來都沒有斷過。但是到近代以後呢,人們才把中國舞蹈系統的規範化了,由此辦了中國舞的教學,系統的教授中國舞。但是絕不是近代創作出來的。

  中國舞有它自己完整的一套基本功的訓練,也有像芭蕾舞那樣的把桿上、地上練習的東西,同時有身韻、身法與技巧。現在中國大陸對古典舞講的身韻受黨文化一套的限制,其實認識的很淺白。韻不只是表面的動作表現出來的舞蹈動作,主要是民族內涵。比如同樣倆個沒有學過舞蹈的西方人與中國人一齊學跳中國舞,一定味道不同。民族遺傳的東西骨子堻ㄛO,生命中都是。中國舞的高難度技巧中有翻騰,跳啊、轉啊難度也比芭蕾舞難度高,技巧掌握比芭蕾舞要求的多。中國舞蹈從體系來講比芭蕾舞還要大,動作要多的多。

  芭蕾舞就是那些動作,你再加進去一個動作都不是芭蕾舞的動作,所以它是不能動的。而中國舞的動作之多,也使中國舞對人物的刻畫方面比較容易,無論是在舞蹈創作中刻畫甚麼人物,表現甚麼場景、環境,都能表現出來。這是它的長處,創作起來也相對容易。芭蕾舞要創作出一台新戲很難,因為它動作很少,就是那些東西,你超越了它就不再是芭蕾舞了。中國舞因為它很龐大,媄銂F西很多,相對來講創作也比較容易。所以大法弟子用中國舞去搞新年晚會的演出就有這樣的好處。再加上中國有五千年文明歷史,拿出哪一個故事,拿出一點東西,都可以表現在舞台上,是用之不竭,取之不盡。極端枯燥的中共邪黨文化算個甚麼東西呀?去年中共邪黨為干擾大法弟子的演出,勞民傷財派出六十個演出團體,醜態百出、低級下流的表演根本沒人願意看,花錢請人看還被人罵不絕口。花了幾十億,大敗而歸。很多演員又藉機叛逃了。各演出團體內外分贓不均打的要死,演出沒人看賠的要死,被觀眾罵的要死。演員都透著黨文化習氣,所以邪黨就是瞎折騰。(鼓掌)

  弟子: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救度眾生中起著重要作用。有學員說為了救度眾生,讓更多人來看演出,我們可以降價,不計演出虧損。這種想法對嗎?

  師:不對。因為那是你們沒有做好,沒有做到,沒辦法了,逼到眼前了,要降價,要白送人,所以才這樣做的。本身是沒做好造成的。

  弟子:講清真相中發現有些海外的中國人比國內的更難以接受真相。

  師:過去是這樣,現在不同了。是凡以前從中國大陸出來的老華僑,到了國外後正是全世界邪黨陣營和自由社會兩大陣營對峙的時候。邪黨社會的國家、甚至人,在國際上確實被人家瞧不起,這不是因為民族不同,是因為中國也是邪黨社會,人家也瞧不起中國人。一提中國沒有人贊同,因為中國就是共產邪黨的代名。所以有一些老華僑哪,就覺的自己抬不起頭來。中國強盛了他會高興,這是中共與中國分不清造成的,是一種複雜的心理,他並不一定真的贊同中共邪黨。中國今天不是中共邪黨的天下,是正常人的政府,又富強,那他當然會高興。我們要看到他的癥結在哪堙C講真相要看到他那個思想障礙在哪堙C

  弟子:紐約新年晚會中一些直接反映大法的節目在演出時有些改動,是因為弟子的正念不強,還是因為現場觀眾不夠接受?

  師:節目的改動哪,這都是很小的事情。不太合適就改嘛。有干擾都是邪黨特務搞的。它對我干擾,一點作用都不起。我要幹甚麼,誰想怎麼樣你都動不了。(鼓掌)所以我也經常告訴大法弟子,你們自己要明白自己在幹甚麼,別人的意見可以聽取,但是你走的路如果是正確的,就不要老是動搖來動搖去的。

  我順便跟你們講一講,你們都知道,在這些年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有些中共特務在網站上的邪惡表現也好,中共邪黨在媒體上的造謠也好,對我也一定會不斷的罵,也一定會造很多這個、那個的謠,當然啦,這全是最大的罪,它們償還不起,將來它們就知道,但是我根本就不聽也不看。你們知道嗎?那些網站我從來都沒看過,相信不相信?(鼓掌)我知道它們會罵我,但是罵的甚麼我不想知道。當然學員也出不了口,也沒人跟我學,(眾笑)我看它那些幹啥?這些動搖不了我。我知道我做的這件事情是甚麼,我知道這件事的開始和最後是甚麼樣,就足矣了!(鼓掌)那中間的過程啊,甚麼樣千變萬化我根本就不理睬。只要我大法弟子的路走正、看好別出問題,我就甚麼都不管它。(鼓掌)

  弟子:師父新經文講,全面解體三界內干擾正法的亂神。亂神指的是哪些?

  師:亂神,舊勢力,所有對大法起著負面作用的都是亂神。(鼓掌)

  弟子:歷史的正教現在都不能修煉了,而且現在還在干擾正法,那我們該怎麼看待?

  師:說過了怎麼去對待。對宗教,你不要有甚麼舉動,我們只針對人心。他想修你就告訴他,他想聽真相你就講給他,就行了。甚麼都不用去做,也不用特意到他們那去,等他來好了。我說了眾生都得來聽真相,因為就是以對大法的態度劃線他留和不留。為甚麼要清除那些把持宗教的亂神呢?因為那媄銂漱H必須得表態,那些亂神不讓表態,不叫人有得救的機會,所以就一定要清除它們了,因為它們在毀眾生。別看它是個神的表現,那媄鉿陶\多生命是更高層下來轉生成人的,比它高出不知道多少哪,它想毀這些人還不配,所以必須把亂神清掉,得叫眾生有機會去表態。

  弟子:師父您好!我是來自北京的大法弟子。我們出國前,不少北京大法弟子一再叮囑我們,若能見到師父,請一定代我們向師父問好!我們非常想念師父。今天終於有機會完成他們的重托,我代表他們向師尊合十!向師尊問好!師尊您好!師尊您好!

  師:謝謝!(鼓掌)謝謝北京大法弟子!不是北京大法弟子做的不好,大家知道,最大的邪惡都集中在北京,所以在講真相的力度上、學員的狀態上,肯定比其它地區要差。這不是學員不行,是那個地方的邪惡比較多、集中。隨著邪惡整體上銷毀的越來越多的時候,北京的大法弟子不會落下、不會比其它地方差的。肯定這樣。(鼓掌)

  弟子:日本大阪大法弟子向偉大的師父問好!師父您辛苦了!我一直為自己放不下自我、延誤了救度眾生而苦惱。除了多學法之外,我該怎麼做才能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

  師:知道做的不夠,那就把它做夠,達到要求就是了。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要做好。目前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救度眾生,多救人!這就是最大的事情。

  弟子:加州弟子合十!請師尊明示,復興大學還辦嗎?未來醫學是修煉嗎?

  師:辦大學的事得看條件具備不具備。未來醫學?現在醫學也不是修煉吧。(眾弟子笑)大法弟子在各種行業中都能修煉,但是行業本身不是修煉。

  弟子:師尊好!哈爾濱弟子問候師父!

  師:謝謝哈爾濱大法弟子。

  弟子:英文大紀元最近運轉情況,請師尊指點。

  師:這些還是你們怎麼把握的事。為甚麼會有問題?這個事應該我問你們哪。(師父笑)(眾弟子笑)人力、物力、財力對你們來講都是不足的,困難肯定是很大的。但是中文大紀元當初也是遇到了這些,還是走過來了,還是闖過來了。不妨就多學學,多借鑒借鑒。怎麼樣辦還得你們去辦。就像你們怎麼樣修煉好是一樣的。

  弟子:前一陣子明慧網加註一篇文章,提到現在弟子儘量不要與常人或新學員結婚。台灣大法弟子代表大陸弟子提問。

  師:這個文章是大法弟子寫的,那麼大法弟子寫的就有互相切磋的因素在。不是法叫你們如何,不是說必須得如何如何。師父沒有這樣去說,法也沒有這樣去講,但是哪,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要多考慮一下還是應該的。你是大法弟子嘛,你要為你的修煉負責,也要為大法弟子的環境負責,所以哪,我想你要能站在這個基點上去考慮問題,你做的事情該不該做和怎麼去做,就知道了。如果把自己擺在第一位,那很可能很多事情做不好,會出問題。你真的是想對大法、對自己修煉負責,你做的事情就會做好。

  弟子:在發正念時間又要工作,一邊工作一邊發正念,是否有效?

  師:在極特殊的情況下,工作實在離不開手的情況下可以完成工作再發正念。你說我一邊工作一邊發正念,很難做到的,真的很難做到。在常人工作單位做工作,你不一定用手勢,別人不理解。你靜靜的坐那就可以,因為發正念本身用思想就可以了。一邊工作肯定是發不好正念的。你說實在不行,那就工作,也可以,事後彌補上。但是哪,全球大法弟子統一在一個時間媯o正念,那個力量是不可限量的。所以每個人哪,都能夠正念很強的對待這件事情,一開始就做的很好的話,可能邪惡現在都沒了。就是因為有許多學員被干擾著,這事那事的干擾著,是做不好的。

  弟子:現在是三點三十分,師父講法近兩小時,弟子請師尊喝一口水。

  師:等一會吧。(鼓掌)

  弟子:對臨終的弟子大法弟子怎樣做才能對他有幫助?

  師:給他念念法是最好了,無論該不該這個時候走,都得看他自己的。還有一些啊,我的大法弟子無論是被迫害死了,還是在這個期間被舊勢力迫害走了,對他們來講都是圓滿了。(鼓掌)為甚麼會這樣哪?大家知道,整個宇宙都在注視著這次正法,三界造就的目地就是為了正法。在久遠的歷史中等待的眾生都是為了今天的正法。人世間每一件事情在今天來看都非同小可!特別是與大法有直接關係、與正法有直接關係的,與大法弟子直接有關係的,都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如果在這場迫害期間誰敢說「法輪大法好」,不用多了,就這一句發自內心的話,這個人一定歸位!(鼓掌)甚麼意思?在這個時候、在邪惡的環境中,他敢於證實法,他一定是神了。在這個迫害期間,誰為大法弟子做了點善事,做了好事,這個人也一定會成神!(鼓掌)因為這是歷史的最關鍵時刻,對每一個生命他思想中的每一念,神都在注視。宇宙中無數、無量的眾生都在看著世人,空氣的每個粒子中都是眼睛,而且都擠的滿滿的在注視著一切,看著這媄銂漸糽R的一點點的動向。因為這堿O正法的焦點,關係到全宇宙眾生的未來。人的眼睛看不到這些,就覺的好像沒甚麼。可是無數的神,從來都沒有過的那麼多的神,都在注視著三界。人要真的看到了會覺的非常的可怕。人的一思一念,一點點的想法,都不會錯過眾神的眼睛。所以在這個期間人做甚麼事情,都是給自己定自己的將來。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他做了那麼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大家想想,那他應該去哪堜O?他不就是我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不就是大法弟子嗎?不但圓滿,他將有大法弟子應該有的一切榮耀。(鼓掌)

  當然啦,說到這兒,我倒想起了一個問題。我們有些學員哪,不能說你是特務,但是你所做的事情實在太不好了。你又想修,你以前幹的錯事又被中共抓在手堳簪棫菕A怕中共給你揭露出來大法弟子對你兩樣看待,怕師父對你兩樣看待。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因此違心的幹著邪惡要你幹的事,又想做大法弟子,又不斷的幹著不好的事,你說我怎麼對待你?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你堅定的真修,你就是大法弟子,你所做的一切都將成為你的威德;你站到邪惡一邊,你所做的一切甚麼都不是,只是為掩蓋自己而做的。我這件事情說的非常明確了。而且我還告訴大家,在不久所有這樣的人都不再等了,很快!馬上就會發生,用人的話講就是報應,馬上就來了。我以前不管怎麼講,有些人就是當耳旁風。你信和不信都沒有關係,在這歷史的關頭非同小可。法你也看了,何去何從,你自己掂量著辦!

  弟子:應該如何引導孩子修煉?

  師:這一點,作為大法弟子還用說嗎?孩子不能煉功你就給他讀法,教孩子唱大法弟子歌曲。好多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會背《洪吟》,有的小小年紀能背很多首,真的是好孩子。

  弟子:在國內大法學員被邪惡轉化,幫助邪惡迫害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把弟子迫害致殘。受害人家屬欲提出傷害訴訟。請問師尊如何對待這問題?

  師:那常人當然有常人的對待方式了。他給人迫害致殘了人家當然要找他呀。修煉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煉,他在人中犯了罪了,他當然要償還。但是話又說回來了,說他真的能夠又修了,而且堅定的修,可能很多事情還會發生變化。我講了,一切都是為這法來的,這是第一位的。但是你要做不好,你做不到,那你就是個常人,常人你就得面對著常人的這些現實。

  弟子:聖地亞哥弟子向師尊問好!請問師尊,對現在中文熱弟子要做甚麼?辦中文教育會不會影響其它證實法項目?

  師:是,大法弟子知道美國人不懂得中共邪黨那一套。別看它跟共產邪黨鬥了那麼多年,黨文化是甚麼他們搞不懂。中共邪黨現在的教科書都是黨文化。要學中文用中國大陸的教材,那不都培養成邪黨文化的人了嗎?大法弟子是看的很清楚,所以才想,能不能我們編些教材提供給美國教育部門。那就必須得是美國教育部認可,否則你做了也沒有用。你們覺的能做的了,你們就做,做不了那也無所謂。

  弟子:在推廣新唐人晚會票時,弟子們簡稱「推票」,但「推」和「退」同音,都說會不會有負作用。

  師:這個沒有甚麼負作用。推票,退票,那咱們就改改詞,不叫「推票」叫「賣票」不就完了嗎?(眾笑)是啊,推票、推票,開始我都沒聽清你們說是推票啊,退票啊。叫「賣票」不挺好嘛。(眾笑)

  弟子: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時報等媒體在正法中起到無法估量的作用。怎樣使我們的媒體成為自負盈虧、無經濟之憂?

  師:那就看你們怎麼辦了。這些事我已經說過多次了,但是總得有人跑市場這個事啊。大法弟子讓你們寫文章、發資料、上街,反正做甚麼他都做的來,可是讓你去跑市場這個事就不想去做。

  弟子:師尊過去的講法都是提中國的文化是半神文化,今天提的是神傳文化。

  師:對呀,神傳給中國人的文化,表現出來是人和神摻半的文化。這個沒有矛盾。中國的文化是半神文化,但是是神傳給人的。

  弟子:我們海外學員對於國內的學員想到海外來,應該持甚麼態度?是鼓勵他們留在國內?

  師:這些事情我不想說絕對了。不然的話,我今天一出口,很多人他就又要走極端。大法弟子總得完成自己要做的事!無論在哪堙C自己發的願得兌現,要救度的眾生自己得去救度!

  弟子:因為證實法項目的增加,對美國政府講真相的人數減少,很多事情進展慢。

  師:財力物力人力就這麼多,我們還要做那麼多事。那就看看哪頭輕、哪頭重,怎麼樣去安排好。

  是,有些政府表現的是不好,因為舊勢力對各國政府的抑制是非常大的。為甚麼哪?因為它們知道,正法中大法弟子要做那麼多事,又那麼困難,目地是在建立大法弟子的威德。哪個強有力的政府一發話,或者所有的政府都針對邪黨政權開火,中共邪黨一下子就完蛋了、迫害不下去了,那考驗大法弟子的這個環境就沒有了嗎?他們怎麼修煉?所以舊勢力對各個政府的抑制就最強。從目前來看,邪黨亂鬼對各個政府馬上就控制不了了,隨著邪惡大量的銷毀,控制人的能力也急速的消減了。

  弟子:弟子看到宗教中有很多真心想修煉的人,但是他們由於原來的宗教信仰,阻礙他們了解真相。

  師:不是因為他們的宗教原因阻礙他們了解真相,是那個宗教中的亂神的因素在起著負作用。現在這方面越來越少,消減的越來越多,慢慢就會發生大的變化。你就看吧。(鼓掌)

  弟子:比利時,紐約長島,舊金山灣區,法國貝桑,加拿大多倫多、加拿大埃德蒙頓,南美,愛爾蘭,斯里蘭卡,韓國,大法弟子向您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一個西方學員的問題。師父提到現在不是個人修煉,是救度眾生。可否請師尊再講深一點?

  師:個人的提高還是第一位的,我是說大法弟子證實法中、要做的事中最重要的是救眾生,目前看也非常的急。大法弟子修煉中整體上經過了幾個不同的時期。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大法弟子就是以個人修煉提高最重要,其它都不重要。那個時候很多學員都感覺到只要一學法、一煉功,自己就像火箭一樣往上竄、往上飛,層次的突破非常的快,你站著坐著都在突破,你走路、吃飯都在突破!那個時候真的是只要你學法,就給你往上推,必須在一定的時間把大法弟子都推到位,到時候好救度眾生。舊勢力真的要行惡,迫害真的起來了,好能夠抵擋的住。

  那麼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哪,在這場迫害中,能不能夠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就要看你是不是塊真金了。你能不能走出來啦,你能不能夠在邪惡的壓力面前繼續修煉。在歷史上,很多宗教不都是遇到這個情況了嗎?這不很顯然嗎?但是怕心、各種執著心使有些人就不行了。這個不對他口味了,那個不對他口味了,不是說大法或者師父做的事情不對他口味了,是他自己害怕,在找藉口!不敢走出來,書也不敢看了,法也不敢修了,動作也不敢煉了。

  目前正法與大法弟子證實法中頂住了迫害,一步步已經接近尾聲了,邪惡因素消滅的所剩無幾了,沒有那麼大的壓力了。從整體情況看,大法弟子在成熟中走向圓滿已經不成問題了。目前要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如何的救度更多的世人!救度眾生!這就變成了大法弟子一件很大的事情。

  在這場迫害中,邪惡不只是迫害了大法弟子,它們也在迫害世人哪!如果世人對大法有不正確的想法、不正確的念頭,正法洪勢一到就會被淘汰,因為他反對的是造就整個未來宇宙的法。那他去哪塈r?不想去未來就只能解體了,不再存在了,所以說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非常重要的。

  弟子:很多中國學員聽到後,就不注重個人修煉了,應該是這樣嗎?(師:那是走極端,這個當然是不對。)我們是不是應該在個人修煉不斷提高的基礎上做好救度眾生的事?

  師:那當然是這樣了,一定是這樣的。個人修煉不能放鬆,無論你做甚麼事,講真相啊,或者是你做證實大法的項目,首先要把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你做的那件事情才更加神聖,因為你是大法弟子,是大法弟子在做證實法的事。常人也能做大法弟子的事情,他不能夠具備大法弟子的威德,他只能有福德,造就福份。

  弟子:愛爾蘭大法弟子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問好。愛爾蘭的證實法工作前幾年經受了很大的魔難。經過弟子們一年多的努力,基本上趕上了正法的進程。請問師父,以前的魔難是弟子們不精進,還是舊勢力的安排和邪惡的迫害?

  師:都有啦。前幾年邪惡因素多,現在這個時期邪惡因素少,大法弟子越來越成熟,多種原因都有。當然啦,更主要的是要修好自己。

  弟子:遼寧省新賓市,北京懷柔,北京豐台區,浙江,重慶梁平縣,甘肅省蘭州市,金昌市,古浪縣,哈爾濱,常州,北京通州,佳木斯,上海警備區,武漢軍區,成都軍區,廣州軍區,中國民航系統,江西,山西運城,張家口,廣東樂昌市,河北保定,武漢,山西,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師:謝謝大家。)安徽阜陽,湖北武漢,荊州市,廣東潮陽、汕頭、揭陽,北京市朝陽區、海澱區,遼寧省鐵嶺市,福建長汀縣,四川成都,成都溫江,河南,黃岡,山東菏澤,陝西省閻良區,湛江市,北京文藝界,遼寧本溪,大慶,崑山市,勝利油田,東營市,廣州,河北保定,甘肅蘭州,新疆,開安,德陽,綿陽,三台,長沙,河北承德、廊坊香河,雲南省,清華大學,湖北麻城,北京理工大學,泰安市,北京順義,重慶,上海楊浦區,河北石家莊,青島,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師:謝謝大家啊。)

  挪威,德國,奧地利,澳大利亞昆士蘭,美國西雅圖,加拿大,墨爾本市,委內瑞拉,阿根廷,秘魯,墨西哥,智利,多米尼加,丹麥,荷蘭,印度尼西亞,捷克,斯洛伐克,日本,蒙特利爾,瑞典,芬蘭,聖地亞哥,渥太華,古巴,波士頓,香港,澳門,澳大利亞,休斯敦,紐約,老撾,新墨西哥,馬來西亞,新西蘭,以色列,洛杉磯,法國,意大利西西里,越南,紐約奧本尼市,印度,飛天舞蹈學校全體師生,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孩子是高中生,也在學法,但不像小的時候精進。每當其接近常人社會不好的東西,我很是擔心。

  師:是,大法弟子的小孩在自己帶著的時候啊,那很好,每天你教他背法啊、煉功啊。一旦這個孩子上了學就變了。這個社會對孩子的影響確實很大。因為整體社會的道德都在下滑,小孩子沒有抵擋能力,一進入這個社會,就進入大染缸了。如果能夠像以前那樣對孩子督促學法、煉功,那就不容易隨著社會滑下去了。很多大法小弟子,長大了,反而變的很不行了,都是這個原因。

  弟子:請師尊講一講,怎樣平衡好將一個項目做的更好和開展更多的項目之間的關係。

  師:這個就看你們自己怎麼協調了。你們安排啦。一個項目要做好,投入的精力肯定要大。再開發新項目,時間肯定很緊。往往是這樣。這些事情怎麼安排?大法弟子很多人都承擔多個項目,確實是難度大。師父知道你們的困難,將來我要把你們這些難事講給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叫他們也知道你們在多難的情況下證實著法、在抑制邪惡對他們的迫害。

  弟子:大法弟子在人手少的情況下做了許多事,但有些項目結果並不理想。我覺的有些項目需要我們專業化,才能更好的發展。

  師:是這樣的。就像新年晚會這個演出一樣,幾年來我們大法弟子很努力,但是由於專業化成度不夠,效果有限。一專業化就不一樣了。

  弟子:大紀元系列文章《解體黨文化》,對黨文化的分析很透徹,但是沒有明確的答案。這個答案是否要由大法弟子證實法來回答?

  師:答案就在中國的五千年文明中。中國的五千年文化,那是正統的人類文化,那就是答案。

  弟子:可否請師尊講一下「真善忍國際美展」在正法中的意義?

  師:大家知道,帶動人類社會下滑,有幾樣主要的東西在起著先鋒的作用。一個是文藝創作,一個是美術創作。對人最直接、對人的思想意識和人的感官上影響最大的就是這些東西,直接影響和帶動人的道德觀念的改變,敗壞人最快最直接,所以現代派的藝術、現代派的文化、現代派的文藝形式,這些東西起著先鋒的作用。人類把神教給人的正統的美術創作方式給丟棄了,搞出一些現代派的、魔性很大的東西,否定神傳給人的東西,把神傳給人的正統的美術創作方式貶的一文不值了。

  大法弟子知道,人類的文化是神傳給人的,不信神是人類道德下滑的根本原因,所以大法弟子不能用人道德下滑的標準看問題。大法弟子搞出的東西,肯定是要還原神給人的東西。那麼你們要做的這件事情本身也會截窒敗壞的因素,也會起一個帶頭往回返的作用。肯定是這樣,所以美展的本身在揭露迫害,同時,美展的創作手法也在把人往回帶,使人走回人的路上來,起著幫助人往回走的作用。

  美術創作中人丟棄了神教給人的創作手法,最大的問題所在就是,人把自己的創作意識、自己的想法放在第一位了,把神教給人的對物體準確性的表達這一原則放棄了。創作中準確的表現物體是第一位的,是不可改變的,因為這是神傳的,也是證實藝術家技法水平的標準。一旦改變,就會沒有原則的亂來,這是現代派東西出現的原因。不能夠把準確反映物體的真實性也放在創作中的第一位,人搞出來東西就是亂畫而不是美術,因為人不行了,道德敗壞了,人無正念神就會放棄人,那麼走的路就越來越亂,越來越危險。

  弟子:在採訪中,大陸一些聞名的律師、維權人士、常人,多次希望向師父問好。他們認為中國的將來只有靠大法弟子了。

  師:話倒沒說錯,但是大法弟子對常人的政權不感興趣,也不會去參與常人的事情。我們只是在反迫害,在救人。人把人的政權看的很重要沒有錯,將來甚麼政權對於社會是很重要。大法弟子是修煉人。解體中共邪黨是為了解除迫害的最根本辦法,揭露中共邪黨的罪惡是為了解救被其毒害的眾生。三界都是為了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煉和救度眾生準備的,大法弟子的事情才是最大的。將來法正人間的時候,人類會出現一個新的狀態。也就是說,將來是將來的事了,所以大法弟子只管去做你們自己要做的事情。不久的將來神都將在人類展現了,人不相信的一切也都將展現在被留下的人面前,人類的狀態將走回真正人的路上去。

  弟子:湖北麻城大法弟子非常想念您。他們讓我代他們向您問好。(師:謝謝麻城大法弟子。)昨天看到明慧網上說,大陸同修正按照明慧廣播全國統一煉功,效果很好。海外大法弟子怎麼辦?

  師:這個應該說是一件好事。我還在看,看看最後效果怎麼樣。

  弟子:我最近接待多位從國內來的、稱自己是大法弟子的人,也看到舊勢力在鑽這些學員的空子。他們甚至來自同一地區,說是來美助師正法,可是我接觸中看到他們不怎麼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除忙著自己的居留、工作等事外,修煉狀態不好。

  師:是啊,我現在不想說,也不想下結論,因為我說甚麼都會給他們修煉造成困難。能不能行,不只是針對他修不修煉,還要看一個生命能不能被救度。不管怎麼樣,出來了也好,還是在國內也好,都得真正的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否則的話,在哪都一樣。

  弟子:全家都是大法弟子的情況下,一些矛盾長期不能解決,感到很困惑,也很痛苦。

  師:大法弟子修煉中肯定會有矛盾反映出來。如果都不能向內去找,不管你是一家人,還是同修之間,都會使矛盾不斷加大,拖很長時間關也總過不去。怎麼解決?都得向內找。誰能先做到,就會使這些事情出現緩解。都能做到,就解決了。

  很多大法弟子對家堛漱H總是持著一種甚麼態度呢?他是我的親人,對家人有好處的事我說了算。有些事我為他們做了,反正我是對他們好。不是這樣啊,你們一旦修煉了,你們就是同修,各自回各自的天國。誰修好了誰回去,誰也代替不了誰。在常人中說我當官了,我叫我家都跟著受益。那可以,那是常人的事情。超越常人狀態的事你就做不到了。誰修誰得,誰不修誰就得不到,誰也代替不了誰修。那麼既然是這樣,那互相之間就得嚴肅的看待出現的問題和矛盾了,就不能像常人一樣的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在修煉的事情上你把家堣H都真正的視為大法弟子、同修那樣去對待,我想一定會解決矛盾的。

  弟子:大陸大法弟子製作的很多護身符,用的是釋迦牟尼、觀音等形像。師父發表《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一文後,有弟子認為用那些神的形像做護身符不合適。請師父開示。

  師:當然不合適。當時對人能起作用也是師父根據你們在救人幫著起作用,但是這件事做的不合適。大法弟子是證實大法,怎麼去證實其他的神呢?那人到底是誰救的,這不是大問題嗎?這不是叫人去信那些正法中也得對大法表態的神嗎?他們能不能留下來還要看他們的表現呢。那個護身符本身並沒起作用,還是師父在幫著起作用的。證實法是大法弟子的事情,決不是那些神的事情,你們要清楚這一點。

  弟子:看到很多同修最近都遇到情的考驗。

  師:是啊,中共邪黨想把人類社會推向毀滅,它用的就是這個辦法。貪污腐敗那都不算甚麼。咱們換個角度講,說這個人貪污腐敗,他貪污的是中共邪黨的錢,把中共邪黨給腐敗掉了,他還做了好事了呢,(眾笑,鼓掌)那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共邪黨在毀滅人的道德。它知道法輪功講「真善忍」,教人做好人,它就教人做壞人,特別是在兩性關係上。你們知道中國社會已經到了甚麼成度了嗎?亂倫,整個社會的亂倫,你想找一個純粹的女孩子、純姑娘都很難。它為甚麼這麼壞?它不就是要毀掉人嗎?大法弟子不是要往回修嗎?為甚麼在這方面不注意哪?隨著社會、隨著中共邪黨去腐敗哪?這問題不是很嚴肅嗎?!就從這一點上看,中國大陸的人還是人的狀態嗎?不嚴重嗎?!大法弟子應該截窒世下流嘛!不讓人類往下滑嘛,那為甚麼自己在這方面就老是走不出來呢!千萬要注意這一點哪!

  不管怎麼樣,大法弟子在這方面不要再出現這些問題。我不願看到你們在這些方面出現問題。藝術團的學生,平時男女之間都不讓他們隨便接觸的,而且小小年紀,更不准許男女之間交朋友。其他大法弟子也得注意這些事情。如果在這學校出現這問題,出現一個就退掉一個,肯定的。大法弟子自己做不好,不能夠救度眾生。自己做不好你怎麼去救度眾生啊?你打出來的念頭都是不正的,你怎麼能夠做好那件事情啊?等於幫助邪惡一樣嘛。

  弟子:我得法不到一年,一直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洪流。您對最近剛得法的弟子有甚麼建議?

  師:這個問題倒提的很好。剛得法的弟子啊,太幸運了。你知道你走進來的是甚麼樣的群體嗎?他們經過了嚴酷的考驗走到今天。當然這個迫害還沒有結束,畢竟沒有那麼多邪惡了,沒那麼猖獗了,壓力沒那麼大了。但是不會因為你才走進來,修煉的標準對你會降低,所以在修煉當中一定要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同時哪,救度眾生,起到大法弟子的作用。要想做好這些事哪,就要學好法。努力的學法,就會跟上正法進程,就會堂堂正正的成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名符其實的大法弟子。

  就講這麼多。(鼓掌)

  見到大家師父真高興,(熱烈鼓掌)特別是今天。(鼓掌)從這場迫害中走過來的大法弟子啊,了不起。(鼓掌)未來的一切大法弟子應該有的榮耀,你們都將得到。(鼓掌)最艱苦、最難的時期走過來了。在最後有限的時間內,我想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更好、更漂亮,完成歷史的使命!(長時間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