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於多倫多市

  大家辛苦啦。(眾弟子熱烈鼓掌,齊應:師父好!師父辛苦!)

  幾次大型法會都是中國大陸以外大法弟子的盛會。每次大型的法會都有許多新學員和一些很偏遠地區的學員來參加,所以每次法會除了要做的其它項目之外,法會要真正能夠起到對修煉提高有實效、能夠起到作用。這樣就不枉一些新學員與千里迢迢來的學員走這麼一趟。所以大法弟子的法會不只是每年必開的形式,是為了真正實修才召開的。這也是當年我為大家留下的一種大範圍大法弟子唯一能夠在一起互相切磋的一個環境,所以一定要把它落在實處,對修煉提高真正起到好處,這樣才有意義。

  大家知道了現在這種修煉方式,對大法弟子來講已經很明確了。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在要求上,我想在座的基本上都能夠做到了。大法修煉方式在常人中,開創了前所未有的在常人社會中修煉。這是從我傳法的那一天開始就已經定下的這樣一種形式了。這種方式從古到今,從來都沒有過。

  因為我講法總得從低往高講,從基礎上講,得叫眾多的人都能聽的懂,所以開始沒講高。其實整個三界的開創,就是為了今天傳大法這件事情建立的。在過去的宇宙中是沒有三界的,也不存在人類。人類是神造的,這是千真萬確。外星人為甚麼頻頻的到地球上來?它有很多目地。除此之外,它們對人體感到的驚嘆是它們從來沒有見過的大開眼界。因為在過去宇宙的這個環境中,也就是說現在三界存在的這些個空間中,過去都是各種低級生物在這生存著,包括所謂的外星人,其實它們是掌握了技術的低類生物。突然間這的天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創世中出現了人,出現了人這樣的一個生命。而且這人體的結構,那些生物從它們的技術角度上覺的人體的整個機制太完美了。當然啦,為甚麼會這樣?因為是神造的。這與那些簡單的生物、與過去這個空間低下的生命相比,那是截然不同的。

  因為人是神造的,所以帶有神的外形,甚至有神的內在結構,只是表現上沒有神的能力。而且這個空間的本身又使生命不能夠看到真相,使這個空間的生物在一種特定的、特製的這麼一個由各種維持人生存的眾神綜合組成的環境中。這個環境使這個空間的人只能看到這個空間的物體,看不到這空間之外的物體,甚至看不到這個空間特殊方式存在的物體。但也有少數根基好的人能看到或接觸到。這就更加使多數人確信這宇宙中就只有人這種生命,甚至於認為這堛漸穻s條件是所有的生命在宇宙中存在的唯一條件。這樣一來哪,人就更加封閉自己。所以呢,無論人怎麼研究,人怎麼認識都看不到宇宙的真相。其實這種狀態也是正常的,因為這是神限定的,人就在這個層次中、就在這樣一個境界中生存。也就是說,用人的辦法,無論怎麼樣探測宇宙,也永遠都不會看到宇宙的真相。這也是神定的。

  那麼這一切的目地是甚麼呢?就是在沒傳大法之前叫人保持著這樣一個狀態,穩定的狀態,一直等到大法開傳的那一天。所以在各個歷史的過程中,從造出三界與造出人類之後,世間的歷史上發生的各種事件,包括人類出現後的初期狀態,直到近幾千年人類正統文化出現後的表現,如歷史上出現的所有名人哪、大事啊,實際上這都是在給人類奠定文化、奠定思想、奠定人的理念,叫人能夠在傳大法的那一天認識法、認識真正修煉的文化。如果沒有這些前面歷史的奠定,那麼今天坐在這兒的大法弟子都處於一種神剛造出來的人那種原始狀態,處於一種甚麼都不懂的狀態,那沒法兒傳法,也不可能理解法。甚麼是修煉?不懂。最簡單的講,就像現在的人要是沒有文化,今天這法怎麼講?就沒法兒講。所以從古到今的這一切,只不過都是為大法的開傳這件事情在奠定文化。

  那麼這件事情我又分兩步走。一步就是在正法中,隨著正法修煉走過來的這批大法弟子就屬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那麼以後還有,就是下一步法正人間時期的修煉人,那時整個宇宙除了人類之外已經都做完了。我常常講,舊宇宙的因素、舊勢力、各種不同的不好的高層生命對正法的干擾,那個時候除了低層留給未來修煉人提高用的之外都不存在了。沒有了高層舊因素干擾了以後,那法正人間是甚麼樣?大家想一想,沒有任何有能力的高層舊勢力因素的對抗,人本來就很弱,宇宙低層空間的生命與三界內各空間的生命本來就沒有甚麼大的能力,那個時候法正人間肯定就是另外一個狀態了。現在人在設想:邪黨沒有了之後怎麼辦?那是甚麼樣子?中國未來的政府是甚麼樣?不用去想,也不用去管。當然了,大家在證實法中、在講清真相中,可以用現在的認識去推,這都沒有問題。因為按照正常的人的思維,按照正常人的理解去推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究竟是怎麼樣,不是人說了算的,也不是人現在想像的那樣。那時候人類社會全變了,狀態都變了,社會結構都變了。

  那麼在這個期間,特別是大法弟子證實法是與正法同在的期間,那麼對這批修煉人來講,要求就是特別的高,因為他和正法同在,承擔的就多,責任就大。師父不管有多少法身,在宇宙中有多大的能力,在層層舊宇宙間隔中的主體在世間指揮著正法中的一切。人類與三界本來就是為了正法的需要而建造的,師父的主體又在這堙A所以邪惡對正法干擾的焦點也在這堙C大法弟子在這媄珗磢k、維護法、同時修煉自己,責任必然重大;而且還要救度這堛熔野矷A這個責任對大法弟子來講也非常的重大,所以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更不一般。

  我講了,不管歷史上有這樣的修煉、那樣的修煉,只是在奠定文化。甚麼是修煉?今天才是人真正的修煉。(鼓掌)今天的這個形式才被宇宙所有的神承認為是真正的修煉。(鼓掌)過去那都是在奠定文化。人來在三界中從來沒有出去過的。沒有任何從宇宙中來到人這兒的生命能夠回到天上去,從來都沒有過。過去講修煉修煉,誰也沒修成;上天上天,誰也沒上去。大家知道有副元神,把人作為載體修煉的副元神有上天的。因為把人作為載體之後副元神就帶有了人的外形形像,所以有人看到過去修煉方式中誰誰升天了,說這個人在去世的時候看到有升天的,可是升天的那個不是他的主元神,不是真正的這個人。所以過去來在三界的生命沒有回去的,都是副元神,而副元神對於主體怎麼樣從來不重視。任何的神對於人從來都不重視的。

  我過去講過,我說神也是不同時期造就的、成就的,對宇宙的真相,甚至於對三界的歷史、存在的目地,能接近這堛滲奕o些他們都不清楚,特別是那些能和人接觸的神都是低層的,他們對這些根本都不清楚,人存在的意義他們都不知道,所以造成他們對人也就根本不重視。當年我在傳大法的時候,很多神說人都這樣了你還傳大法,還傳人這麼好的法。他怎麼能知道人存在的真正意義是甚麼呢?當然現在都明白了,也都知道。正法中一步步的走過來了,真相不斷的在顯現的時候,一些起了負作用的神知道錯了,一步一步看到了真相,都明白了。還有最根本的問題,舊勢力是根本上完全被否定的,這一點它們還不能夠完全最後接受,還看不到這個真相。到最後一步它們看到這個真相的時候,那也就完了,對它們來講是可怕的。

  因為這件事情分兩步走。不管人類社會如何的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無動於衷也好啊,人類社會的各種表現在常人社會中好像沒有那麼大的撞擊,各行各業都按部就班的在運作,人類社會這部機器還在走,還在正常的運轉,是因為法正人間的時候才做人的事情。我現在基本上沒有做人的事情,救度世人中大家也不過是啟迪人的良知和善根。在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期間,邪惡為了迫害大法弟子有個說法,想叫世人都來反對大法弟子與大法,在世間不給大法弟子立腳之地,所以在人類社會製造了很多謊言,利用全國一切宣傳工具鼓譟,妄圖使全世界的人都來相信邪惡們的謊言、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在這個情況下,就使許多不明真相的眾生、許多世人被毒害。也就是說,大法弟子在這個期間講真相的目地就是為了救人,破除那些舊的因素和惡黨邪靈對人的毒害,因為正法中這些舊的勢力要被淘汰,惡黨與邪靈也一定要被淘汰,和它們為伍的都將被淘汰。這是正法中定下的原則,是必須得這樣做的。如果我們不去救那個人,這個人就將隨著邪惡一起被歷史淘汰掉。

  生命真正的被淘汰,那是可怕的。人們看到的人的死並不可怕,那不是生命的死亡。人死了只脫去了一層由最表面物質空間構成的外殼,就像脫了一件衣服,而真正的生命已經又入六道去輪迴了。當然了,修煉中人百年後其中有些修煉好的,有一個副元神被接走了,可是那也不是這個人。這是人在百年之後這樣一種表現。只有大法開創的修煉才能真正的成就人。人來的目地,人存在的目地,在歷史上從來都是迷。正因為它是迷,所有的神都不知道,也有力的保證了人類的穩定、三界的穩定和人的安全。

  這些迷底到現在陸陸續續的都揭開了,神、天上的生命陸陸續續的也都明白了,知道了真相,為甚麼要傳大法?在人類傳這麼大的法?人為甚麼有那麼大的福份?那些神還經常和我講:你就看重人。言外之意是你看不重我們,在正法中對我們那麼嚴格,你對人那麼寬容。這回他不說這話,沒有說這話的了。也就是說,三界、世間、人類,這的一切涉及到整個宇宙,涉及到整個宇宙的無量無計的眾生的被救度。其中那高級生命、極高層次的生命都是無量無計的。這件事情不重大嗎?但是作為人來講,長期處於迷的狀態中,在三界本身看不到真相。看不到真相,在三界中肯定要給人能夠維持人生活的一種狀態。那麼在迷中人一定會陷入到這種狀態中去,也就會引起人為了生存而互相之間在傷害,互相之間為著利益而爭、而鬥。表現上平和的也好,強烈的也好,都是為了個人的利益,都是為私的目地。但是不管怎麼樣,給人安排了這種狀態,只要在限定中的狀態也就不算人的錯。長期在這個環境中、處在這迷的狀態,一旦大法開傳,也畢竟給人帶來一個能不能認識法、能不能破開長期以來在人中被封閉的這個殼的問題,這對人來講就成為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這對人來講呢,看上去不公平,實際上是公平的。

  人來在人中,在這個環境中,誰超出了限定的狀態,生存中在不斷嚴重的傷害著別人、幹著壞事,誰就是在破壞這個環境,在破壞人的這個狀態,誰也就是在對這件重大之事本身犯罪。那麼在大法開傳中、大法弟子修煉這個過程中,能不能得法,能不能修到底,那人歷史上造下的業力多少一定會給人與修煉人起到不同成度的難度。說白了,能不能得法、能不能修到底,不同的人干擾就不同,麻煩都是自己過去造下的,誰也別怨。誰能得法?誰能破開這個殼?誰能真正的理智的認識這個法?那對眾生來講,從這一點上看那就是公平的。

  這麼大的一件重大的事情,用甚麼態度去對待它,這對人來講就是至關重要的,所以這個迷對人它就起著這樣一種作用。你能不能修煉,你能不能夠看到真理,你能不能去看這個真相,你能不能接觸這部法,這對眾生來講,在迷中確實都構成了很大的難度,所以今天坐在這的大法弟子就不是全人類所有的人。當然了,我講了,大法開傳,對眾生都是平等的,不看階層,不看職位,只看人心,只看對大法的態度。其實整個正法中都是本著這樣一種最寬容的、最慈悲的方式在做。不計生命在歷史上過往之過。你在歷史上犯多大罪,有多大的錯,全都不看,就看今天對正法的態度,就看對大法的認識,就這麼一條。說我對大法也不能接受了,那你就失去機緣了。我不承認大法。你不承認大法,你就不承認未來,因為未來就是這部法締造的。

  在正法中,整個宇宙基本上已經快做完了。我過去講,我說像天平一樣,舊的宇宙和新的宇宙之間,新的宇宙越來比重越大,正完法的越來越多,像天平一樣壓下去了。現在不是這個問題了,基本上新的宇宙已經很完整的快成就完了。(熱烈鼓掌)剩下的事情都是最後的因素。這些東西都解決完了之後,那最後正法就結束了。正法結束了,新的宇宙歷史就將開始,最後只有人世間了,把人類這個地球、三界的範圍包圍起來、封閉住,而且從新的宇宙中把它脫離開,與大宇宙脫離。現在科學家不也發現了,銀河系與宇宙越來越遠、急速的在脫離嗎?實際上就是走出去的一個過程,因為新的宇宙正法完了之後,三界內所有的生命所起到的作用會對新的宇宙造成一種污染,所以要脫離,封閉起來單獨的做,那就是法正人間。

  大法弟子在這個期間修煉,承擔的責任就是這麼多、就是這麼大。大家聽明白了,原來人類存在的目地和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是這樣,那麼大家對在世間修煉的這種形式就應該更明確了,因為這才是修煉,這才是真正給三界生命安排的修煉,以前出現的一切那都是為了給人類奠定文化的,這才是人真正回升的最後的開始,所以對於修煉中修煉者的要求也不同。師父在傳法中叫大家要做好的三件事,看上去簡單,精不精進都在其中,成就甚麼果位都在其中。大法開創在常人社會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這種修煉形式,很多人都理解為這是對我們修煉的一種寬鬆與方便,那些精進的學員可不這樣理解。這是大法弟子修煉中必須這樣走的路。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堛漯穛{,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

  很多學員只知道煉功學法是修煉。是,那是在直接接觸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後走過來了,師父給你們安排了這樣的路,你們怎麼走過來的?這一切最後不能不看的。在修煉過程中對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夠忽視。說到方便,人修煉可以不出家、不入深山、不脫離世俗了,可是從另外一方面講,這一切卻造成了另外一個難度,你得做好那一切,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來。

  當然我這樣講,不同的人對法的認識高低都是不同的,還有新學員。可能有人想:我把家庭的事做好了就是修煉了,父母兄弟啊咱們更加親密就行了。你是又走入新的執著,走入了極端。所有的一切都得做好卻不能過,一過又是執著。而且對大法的態度要擺正,把自己真正的視為修煉人,如何精進,如何對待法,怎麼樣修,包括你看書時間的長短比重,都不能忽視,而且更重要,因為這就是你們的路,你們要走的路。你們就是要從常人社會中出來,你們就是要與正法同在、對眾生負責,所以才這樣修煉。

  我過去講過,我說都入深山、都在廟堶袚牷A你就不能夠廣泛的接觸社會,你就不能夠更廣泛的那麼有力的去救度眾生,是不是這樣?所以這不是有目地的叫大家這樣做嗎?這樣才更有便利的條件去救度眾生嗎?當然修煉過程中,因為你要提升,肯定對你來講,對修煉人來講是有考驗的,做不好會不斷的有麻煩出現,做的好也會不斷的有修煉中的考驗出現。你們一概把它視為干擾,想為解決這個麻煩而解決這個麻煩,你就解決不了,因為那是為你提高而出現的。你要正念去對待它:通過這個麻煩,我怎麼樣能夠把與這件干擾有關的一切正確對待,本著救度眾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麼樣能夠對眾生負責,把這些事情的出現視為正好是講真相的契機,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你平時去找人家講真相沒有理由,平白無故的去找誰還不願意見你,干擾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觸的機會了嗎?你不正好去講真相嗎?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煉之外,你們最大的責任就是要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能行嗎?不做好能行嗎?所以不要把所有的問題出現都當作是對你做正事的干擾,對自己學法在干擾,對自己講真相在干擾。不是的,問題的出現就是講真相的機會。

  我不是講在三界看問題都是反的嗎?人類看是不好的,很多都是好的。人類看是好的,很多都是不好的,世間的理不是反過來的嗎?人覺的自己吃苦不好,作為常人來講,吃苦同樣可以消減業力、消減罪,一輩子吃了很多苦,來生得福報。來生有錢、當大官,是因為你上一輩子做好事了積攢下的福德。人盡幹壞事,一點福德都沒有,積攢了很多業力,來世不僅是沒有福報、沒有福享,還得還那些業力,所以這一生中飢寒交迫,還被人瞧不起,甚至於覺的這個社會怎麼對他不公啊,實際上都是上輩子欠的在還。這是從人這兒講。那麼對修煉者來講,這環境不正好是給修煉人提供提高的機會嗎?大法弟子都認為吃苦那是在消業,同時也給自己提高創造了機會,能正確的認識它,除了還業之外還能利用這樣的機會去做好應該做的。雖然有難度,可是那是自己要過的關。要能擺正自己的心,擺正自己和這個矛盾的關係,能夠正確的走過來,那你就闖過了這一關,你的層次就提高了,境界提高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是不是?正法修煉整個修煉過程不就是這樣嗎?

  記住,人的理是反的,所以在修煉中遇到的麻煩事情,不要都把它當作是矛盾來了,對自己正事的干擾,對自己正事的衝擊,我這個事主要、那個事主要,其實很多事情不一定像自己看到的那樣。你們真正的提高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你們自己的修煉圓滿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但是你不能這樣認為,你說我這個修煉提高是最重要的,誰也不能干擾,那你又錯了。干擾不是提高的機會嗎?作為師父我來講,我會這樣認為你的提高是最重要的,但是你提高時卻不是讓你在平坦的道路上往上走。帶著滿身業力上天了,拉著一大堆包袱上天了,(眾笑)這怎麼能行啊?我得給你設一些關,讓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一關一關的你不斷的放下執著與人心,那些東西在不同的關中你都帶不進去。所以關一來了,你會說麻煩來了。甚至有人到處找師父:哎呀,我怎麼解決呀?我怎麼給你解決呢?我解決了你這關就過不去了,這關拆了,你再拖個大包袱往前走?所以我不能給去掉那一關。(笑)是不是這樣?所以我說修煉哪,大家得真正的認識甚麼是修煉,真正的理智的對自己的修煉負責任,真得用正念去看待你們所遇到的一切事情,正念要強。

  我上次在西部法會上不是談了關於大法弟子中好多人都怕人說,不能說,一說就炸、就不高興、就和人發生衝突,喜歡聽好聽的。你不是就是想走平坦的路嗎?拖著你的大包袱上天嗎?不就這個意思嗎?常人所有不好的心,你各種執著,你都得放下去。怕人說,是不是個執著?光想聽好聽的,這怎麼可能呢?就是要說點你不愛聽的,看你會不會動心。人說神甚麼,神是根本不理會的,你動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覺你做的事與他有甚麼關係,根本就不理會,因為你動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帶動人怎麼做,人想帶動神怎麼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這樣嗎?你不得放下那些執著嗎?能夠被人帶動的心不都得放下嗎?

  即使是大法弟子給你製造的麻煩也一樣。你說這也不是常人給我製造的麻煩哪,所以不好過啊。那當然了,大法弟子不是神在修煉,也是人在修煉。人在修煉就有各種人的心返出來,所以在大法弟子這個修煉環境中,只能說生命在不斷的往上走;在這個環境中都像神一樣的純淨,那這就做不到的。這個環境要比常人的環境要好的多。只能是這樣,而且會越來越好。所以在大法弟子這個環境中,也會出現各種人心的表現,甚至於做的很不好的表現,你們一路走過來不是都看到這些了嗎?這都是正常的。

  是,好多人對大法受到不好的影響很著急,覺的這個同修怎麼做的這麼不好。是,大家都這樣想,就能夠維護這個環境,就能夠使這個環境不斷的純淨。但是問題還會出現,人心還會表現。我在整體上看著,我知道那是在修煉環境中必定會出現的,但是我也知道那些在修煉過程中必定會漸漸去掉的。修煉嘛,最後大家都會提高的,這也是我知道的。在這個環境中修煉會這樣。但是每個人都不能放鬆自己,也不能夠看到別人對大法聲譽造成損失而無動於衷,這是對你們的要求。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不都是在維護法、證實法嗎?這就是你們的責任。所以在修煉過程中啊,不只是像自己想像的那樣,除了修煉這是主要的,也不能認為其它甚麼事情都不重要,如家庭不重要,社會不重要,甚麼都不重要。平衡好那些關係,這就是你走的這條路了。我說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去修煉。當然了,甚麼樣的人都還有,破壞法的還在轉化學員的勞教所講:師父不是講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嗎?你要回到常人中去不要再學了,把書交出來。是啊,甚麼樣的人都有。當然最根本上你是不是修煉人?你連法都脫離了,你修煉甚麼?常人也有許多人管我叫師父,但是他不是修煉人。那也就是說哪,不是說管我叫師父的就都是修煉人了,必須你得真正的去實修,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對待。

  剛才講這麼多。大家這個法會還得開的有實效。剛才我聽學員發言,大家會開的都挺熱烈,挺好,所以我挺高興。不多佔用大家時間了,就是來看看大家。每次來了就是為了一個是解決點問題,再一個就是和大家見見面。有人不是說有師在、有法在嗎?那麼大家就做好自己該做的那一切吧。謝謝大家。(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