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六日

  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大家辛苦了!

  最近一個時期每次法會我基本上都是到場的。大家知道,正法總會有形勢的變化。比如說當前在救度眾生中,要解決人在思想媢鴾丹@的認識問題,因此大家都在做《九評》這些事情。此時過多的講其他的內容可能會沖淡大家現在做的事,所以我就不想多講。我來芝加哥之後,我就一直在考慮來不來會場。(笑)後來想一想,還是來吧,因為最近每一次法會總是有一些新走出來的學員和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當然啦,學員也想見師父,還是和大家見一見吧。(熱烈鼓掌)

  順便跟大家講一件事情啊。大家知道,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修煉人,承擔的歷史的使命,這個重擔真的是很大。你們面對的不是單單的個人修煉,也不只是要度幾個人的問題。全人類都擺在你們面前,特別是中國人。當然啦,以後的形勢會轉變,做起來也不會這麼困難。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對中國人的救度就非常的困難,難度非常大,所以大家想出了各種各樣的辦法,對邪惡的人起到了震懾的作用,對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這些大家做的都很好,但是有的時候也會操之過急。

  可能最近大家聽說對中共審判這件事情要緩下來。其實我有一個想法,我早就跟你們講過,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沒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人和判決人的份兒。這是個根本的問題呀。

  但是呢,為了制止那些邪惡、那些個已經不能被救度了的人、那些個中共的死黨,大家組織一些活動、做一些事情是必要的。但是有一些事情是應該常人做的,特別是社會上有許多人在搞民運哪、搞各種黨派呀,他們對政治上有訴求,他們想要求得一個甚麼樣的中國的政體形式。他們怎麼搞,這個都是人的事,但是作為對中共的邪惡本質的揭露,他們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這一方面大法弟子辦的媒體是屬於社會媒體,可以充份的給予報導,支持他們為揭露中共邪惡所做的。這對於中國人認識中共惡黨的邪惡的本質,對於挽救中國人會起到一定的作用,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呢,如果我們直接像常人一樣去做、或者我們直接以大法弟子的身份來做這件事情就不太合適。可是你們想出的這個辦法、搞出這種形式呢,師父也是給你們肯定的,沒有錯。

  人類的將來,對那些個極壞的人要進行審判、進行處理之外,人類是要有正確的法律裁決方式,可以這樣去做。大法弟子也可以幫助常人協調他們做的一些人類正確的事情,這是沒有問題的,從這其中也可以起到揭露、制止邪惡的作用,但是要對應該救度的人審判那是不行的。大家想一想,在座的有很多學大法之前也都是被惡黨欺騙當過黨員的,你們真的要去審判那些被邪惡欺騙了的黨員嗎?你們要知道他們當初也是被中共惡黨欺騙過的,那都是你們要救度的眾生。這點一定要分清楚。只有個別的,那些非常不好的壞人,才能對其這樣做。當然我剛才講了,這件事情沒有錯,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將來人類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邪惡的人,但是不要操之過急。你們真的是要自己去做這件事情,那還是不行。我剛才講的問題,大家聽清楚了沒有?(鼓掌)

  就是說大家用法律手段制止邪惡的迫害沒有做錯,但是做法上和對這件事情的認識上要清醒。這件事情我剛才講了,就是這樣去認識。大家想出各種各樣解體邪惡的辦法都是很好的,揭露迫害又能夠救度眾生,這就會使更多的人脫離邪惡、使邪惡在迫害中解體。現代的中國人從中共當政的這幾十年當中,已經被它全都洗了腦了。中國大陸人講話的用詞、思維的方式、對客觀事物的認識方式,都是中共灌輸的那一套。當中國大陸人來到西方社會堣@段時間後,才會明白自己被中共搞成了甚麼樣。大家現在都已經明白了,都知道了中國人的可悲,回想起來中共真是太邪惡了。現在還有許多大陸的中國人,他們根本就認識不到這些,看不到這一切,他們已經習慣這一切了。他們從小長到大,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他們覺的人類正常社會的現實就是這樣,人間的道理可能也就是這樣的。那麼中共惡黨說甚麼,他們基本上是不動腦筋的,它說好就是好,它說壞就是壞,它說法輪功不好那你法輪功可能就是那樣,你跟他講真相他也不聽。這種情況叫我們怎麼辦?大法弟子承擔著救度他們的使命。那麼我們就把這個邪惡的黨流氓揭露出來,從歷史到現在,叫世人看一看它到底是個甚麼東西、你還相信不相信它。實踐中當人們知道這些之後,反過來我們再去告訴他真相的時候他就甚麼都清楚了,也願意聽了。這就是當前《九評》所起的作用。

  從退黨的情況與當前中國大陸形勢的轉變看,大家都看到了你們當前做出的這一切使世間的狀態起到了很大的變化。別看邪惡有多大的勢力,當初人類社會的這兩大敵對勢力中惡黨陣營多強大呀,西方社會對它根本就是束手無策。可是神叫它解體,一時之間就解體。不需要它了,就叫其不存在了。

  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社會堶袚牷A在中國社會媮頝牷A那麼在中國社會堛熙o個政治形勢、中共惡黨的存在,它能是偶然的嗎?整個惡黨的所謂社會主義陣營都解體了,它為甚麼不解體?那不就是舊勢力給大法弟子準備的嗎?所以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們雖然反對舊勢力,我們不承認這場迫害,我們也不承認它強加給我們的這些東西,但是這些事情它畢竟在起著破壞作用。我們在否定這些事情的時候走正我們自己的路,同時在千方百計的想辦法救度眾生、救度世人、救度中國人。

  當今的世人有許多都是不簡單的,特別是中國人。我早就說過,中國人媄銦A有許多是世界各個民族、各個時期的王轉生到中國去了。當然還不止是王啊,幾乎那個王朝都轉生到中國去了。當然人他不只是在人類社會有他的過去,還有人生命的根本來源,都是不簡單的,所以大法弟子要度的一定不是一般的生命。

  過去的修煉人說救度眾生,其實誰救度眾生了?除了釋迦牟尼、耶穌這樣的正覺大覺者,誰救度了眾生?誰也沒救度眾生。釋迦牟尼與耶穌救度的眾生其實也是安排給他們的,也是在歷史上為大法奠定文化,同時呢,也在看神在這條路上會碰到、遇到哪些問題,也都要展現在歷史上給今天的人看。當然他們也要給我看。不過就是這樣。他們當時所面對的是早期的純人類,是早期的人體結構;而你們面對的人,表面是人類的外表與這個人體形式,實質上內在生命已經都不簡單了。

  大法度甚麼樣的人哪?大法弟子又去挽救甚麼樣的人哪?這一定都不是簡單的。我們在被迫害的這麼嚴重的情況下,為甚麼要救度眾生呢?為甚麼在這麼嚴酷的迫害中,我們還在想著別人哪?這是歷史賦予你們的,因為這些人哪,他們也代表著龐大的生命群體,那麼這就不止是人,是宇宙眾生對你們的期盼,對大法今天在世上洪傳這種形式的期盼。這是機緣。作為任何一個生命,失去了這個機緣,那他可能就永遠的失去了。

  看似三界很小,看似人類社會和高級生命來比太渺小,可是這堳o成為了正法的焦點。為甚麼在這兒傳法,我過去跟大家講過。那麼在這媔ヰk,周圍的環境、來這堛熔野芼P你們面對的一切,能是簡單的嗎?絕對都不是簡單的,但是表現起來和常人社會、歷史上的人類的狀態沒有區別。人還是人,絕對不會神起來。從古到今就是造就著這樣的形式,造就了現在人的這種人的行為,包括人的思想啊、狀態啊、生活方式啊,就是這樣的。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傳法、度人、挽救眾生。儘管其中有許多因素是強加給我與大法弟子的,是舊的宇宙的因素幹的,但是混在其中你們很難分的清。我們不承認舊的一切安排,我們就走自己的路。為了能夠不出問題,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過去我經常告訴大家要多學法、保持正念,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們就能走正自己的路,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不管怎麼忙哪,大家還是要學法,一定要學法。

  以後的路、這個形勢可能變化會越來越快。但是過去講法中我已經對大家談過這個問題了:不管社會的形勢出現反的形勢還是正的形勢,也就是說,不管出現壞的形勢、好的形勢,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都是考驗,不能樂觀。形勢真的變好了,對你的考驗那就是又一種形式,也不能樂觀。一定要保持正念的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我就講這麼多吧。大法弟子目前做大法的事,有的身兼好多事情。家堛漕き﹛A大法的事情,工作中的事情,還有社會中的事情,使大家都比較緊張。這個我也知道。不管怎麼樣呢,大家能夠想到大法事情最重要,關鍵時想到自己是個大法弟子、要把事情做好,從這一點上看真的是了不起。不管怎麼樣吧,師父都看在心堣F。可是歷史不管經過了多長時間,三界造了多長時間,來這堛熔野籵茪F多少,都在盼望著在歷史漫長歲月中的這一刻。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走好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所以呢,在這一段時間,儘管大家時間緊、很累、休息時間少,但是很多學員都能夠做好,師父看到了覺的很欣慰,為此吧,我謝謝大家。(長時間熱烈鼓掌)

  有很多人說我們參與政治;有一些學法不精的學員也糊塗,說《九評》這不是參與政治了嗎?人類社會都是為大法而存在,歷史是安排的。大家知道,其實古代聖人哪,那些個正覺的大覺者,也可以參照參照。老子講的《五千言》最淺的表面的東西可都是怎麼樣當王呀、治國啊,用人的認識那不是政治嗎?但是,它不是政治。當然啊,還有許多,都可以從歷史中看一看。大家想到過沒有,中共邪黨搞的是邪教的政教合一,從而把全中國人都拖入了政治;我們叫人脫離、認清中共惡黨,不是叫人脫離政治嗎?(鼓掌)其實呢,我們根本目地也不是打倒你中共惡黨,我也不是和你鬥,你也不配!(鼓掌)走在神路上的人怎麼能跟人鬥呢。即使中共惡黨是邪靈惡鬼,它也不配。正法就是正法,大法弟子救度眾生中就是要解體障礙世人得度的一切邪惡。

  我們是為了挽救眾生、救度當今的世人才叫人認清中共惡黨是甚麼東西的。當然了,中共無論怎麼掩蓋其流氓惡黨的邪惡嘴臉,當世人認識到你的時候就會知道你是邪惡的,就不會再協同你,從而退出你,你也就不存在了;但是這不是我們要做的,我們目地是救度眾生。很多事情哪,在世間上、在這個迷中就是不容易分清,那就看人怎麼樣去認識。

  當然作為大法弟子,特別這個很多學法比較紮實的學員,都能夠明白這一點。大家在講清真相中,在這方面舉了很多例子,說的也更清楚。所以哪,我們所走的路沒有走錯,只是怎麼樣走的更好。我就講這麼多吧,謝謝大家。(長時間熱烈鼓掌)

  師父還是在聽你們、看你們的好消息。(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