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

  (長時間鼓掌)大家好,大家辛苦了。

  冬天過去了,春天來了。歷史就像這春夏秋冬一樣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變換著,不斷的發生著各種各樣的事情,給人類奠定和造就最後所需要的文化。歷史上也出現過許多修煉人,有許多的修煉方式,而這些修煉的方式都有所不同,特別是到了這兩千年前後,出現了一些正信的宗教。這些宗教雖然信的都是神,可是修煉的方式都不一樣,甚至於也都互相排斥、互相不承認。當然了,互相排斥中有他們的目地,這樣能夠維持他們宗教形式的穩定和不變。也就是說,對神正信方式是不一樣的,在法正人間之前哪一種修煉的方式也不是宇宙中特定的、必須得統一的固定方式、世人信神就都得遵照這條路去走,這在過去的歷史中是沒有的。大家看到了,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煉方式,與其它宗教、和歷史上各個時期的各種修煉方式也都不同;不但不同哪,從差異上來看也非常的大。因為在過去的歷史中眾神都看到了一個問題,就是修煉人不脫離常人社會在俗世中修行,都感覺到人是修煉不成的,因為常人對現實的利益呀,在現實社會中各種人心對修煉人的干擾,使修煉者很難提高,度人者也覺的力不從心,沒有誰敢走這樣的路。特別是在大面積的度人、面對眾多的修煉人時,修煉人一旦混入常人社會中的時候,感覺沒辦法管理,沒辦法度化,所以就造成了過去的各種修煉方式、度人方式啊,連想都不敢這樣想,就更談不上修煉人在世俗中實際這樣去做了。

  大法弟子今天所走的這條路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的。很多世人頭腦中已經形成了一種固有的觀念:無論是宗教的信仰也好,還是親身作為一個修煉者來講也好,不出家不離世俗那是不行的。那麼作為大法弟子的這種修煉方式來講是前無古人的,沒有榜樣。我過去我一直在講大法弟子修煉中是沒有榜樣的,何止是你們個人修煉中要走自己的路,就連我傳給你們的修煉形式都是沒有參照的,這條路就得大家自己走出來。為甚麼呢?大家在過去的修煉當中可能都已經體悟到了,我在不同的環境中也講過這樣的法,是因為賦予大法弟子的歷史責任太重大,面對的眾生太多,對大法弟子的要求太高,而且當今世上的眾生元神自身根基也大了。大家知道,你們是大法弟子嘛,屬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責任就非常的大,這個稱號的內涵太洪大。大法弟子怎麼樣能夠達到那麼大的威德,這就決定了你們的修煉形式的特殊。如果你們不採用這樣的修煉形式,或者採用過去的任何一種修煉方式,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達不到修煉目地,完成不了使命中的重大責任,更都達不到大法弟子所要達到的層次和成就的果位。

  那麼這堶探N體現出一個問題來,一個人從世俗中走出來、從人中修出來就極其的難,而且歷史沒有留下任何的參照,如果按照從前或現代的宗教去修是不行的。人已經知道了和尚怎麼修、道士怎麼修,基督教、天主教的修道士怎麼修,世人怎麼信仰神。當然信神和親身修煉的修士是不一樣的,因為信神頂多是神會對人有一定的照看、給你福報,或者特別好的世人可以上升到神的世界中去當眾生,可是那些都是沒有果位的。一般的信不等於修煉,而修煉是要成就果位的,也就是說,有了果位的他就不是天上的一般眾生了,他是有神位的。而且大法弟子是要求有大果位的,因為責任大也就把修煉者推到那一步去了,必須得承擔那麼大的責任,所以體現出來的難度就非常的大。我這堣ㄛO講舊勢力的這種強加的難度,而是修煉方式本身造成的困難成度。實踐中你們已經感受到這種修煉方式中的苦與承受的魔難、走出人的艱難。修煉的過程中,你們方方面面都在各種人心、各種利益、各種觀念中衝撞,從中都沁著情與迷造成的不理智,不清醒時的人心難斷;現實中家庭、社會、工作、修煉,外加這場迫害中給大法弟子帶來的壓力和這場迫害中方方面面造成的困難。其實這是你們自己能感受到的部份,還有感受不到的部份。看上去你們做的事情平平常常,看上去你們做的事情很像常人吃苦也能做的事情。不一樣的,同樣一件事情大法弟子做和常人做就是不一樣,承負的不一樣。

  表面上看條件是一樣的,實質是不一樣的。為甚麼呢?我舉個例子。世界各地有一些信基督教的人,每到耶穌受難日的時候呢,他們就要舉行一種活動。有的人把自己用釘子釘在十字架上。他們那樣做的目地可能是想要給神看:我也吃了這樣的苦了。那絕對與耶穌受難是不一樣的。為甚麼不一樣呢?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啊,人看不見他替人在贖罪,那巨大的眾多世人的罪業都壓在他身上,非常的多,非常的大,密度非常的濃,這才是造成他巨大痛苦的所在。那時他就是不受刑都站不穩的,負重太大使他喘息都很困難。那種巨大的眾生的罪業的壓力所反映出來的痛苦、在思想中可怕的刺激、對身體中每一個細胞造成的殺傷反應,那不是人能夠承受得了的。這不是普通的世人承受得了的。在這種痛苦的情況下再釘在十字架上看看啥滋味?同樣一件事情,不是常人所能想像的。看上去和常人的事情很相似,實際上那背後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差之千里。

  師父雖然減去了大法弟子原有的眾多業力,但是大法弟子所背負的責任是重大的,所以大法弟子修煉中除承受一定的業力帶來的困難,基本上都是心性的提高與否所反映出來的痛苦。這場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的,不在正法需要之內,即使這樣大家也走過來了。這條路不管怎麼難、怎麼艱辛,大家面對這些困難沒有退後,一直走在神的路上。當然有的走的跟頭把式的,左一跤、右一跤的;有的就走的比較好、比較穩。不管怎麼樣吧,大法弟子整體修煉形勢與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形勢是非常穩健的。在神的眼堿搳A大法弟子修煉的形勢是擋不住的。也就是說,不管這個路怎麼難走,歷史上雖然沒有這樣的修煉方式,大法弟子也闖過來了。你們在證實法中看上去很多地方和常人形式是雷同的,很相似,但是背後的因素,大法弟子做事的出發點、肩負的責任、要達到的目地,這和常人根本上都是不一樣的。

  目前由於舊勢力的因素與舊宇宙因素在人類社會造成的間隔與干擾,神不能公開出現在這堙A干擾的魔與被打下去銷毀的表現也不能叫眾生看見,修煉人和常人完全不一樣的狀態也一直被在間隔中擋著,法正人間沒有到來之前邪惡一直在幹著破壞的事。正法在人這兒做絕不是為了迷住大法弟子與正法本身。創造三界的環境是為正法所用,目地是把這塈@為正法的場、不干擾神界,所以才利用這種環境、利用人的這種方式來證實法。但不等於說贊同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不等於同意它們安排的那一套。人類社會都在迷中,人們看不到宇宙真相,看不到生命的真實情況。這是生命在這一層次中的狀態,但是正法中的情況是由大法所主持的,是由大法救度眾生的要求而變化的。其實這時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須的,因為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已經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眾生、從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眾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這種環境障礙,證實大法。在這種不能夠完全像神一樣看到自己修煉中的實質變化、卻在干擾與割捨執著心之苦的過關中依靠對大法不斷的學習產生的正念前進著,能走過來很難,但是整體上大法弟子走過來了。尤其在舊勢力安排的對大法弟子迫害的這幾年,能夠走過來就是了不起。大法弟子整體真的走過來了。不管你們在這期間發生了甚麼樣的事情,哪怕出現一些非常不應該的事情,出現一些使大家不滿意的事情,但是總體上應該是非常好的,整體上一直在向前走。

  路還沒有最後走完,這場迫害還沒有結束,所以你們的路還要往前走。剩下的路我想大家也心埵釧酗F。此時那些迫害大法弟子、干擾正法的很多邪惡都後悔莫及了:當初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呢?不迫害法輪功哪有這種下場啊?也就是說呢,擺在大法弟子面前的前途與未來越來越光明,這一點大家自己也看到了。整個宇宙正法的形勢變化也很快,因為正法在超越一切時間的往前推進,越來越接近這所謂的現實空間,距離人的眼睛能看到的範圍越來越近。從微觀往表面上走更近了,所剩的範圍也很小了。當然,人類空間表面剩下的範圍小了,可是大家知道,最後的因素也就更高了,間隔的因素體積更大了,所以在目前低靈亂鬼減少後邪惡的不足卻被間隔的因素彌補了,推進的速度雖然在加快,但是阻力還存在。不管怎麼樣了,目前就像正邪站在天平的兩端一樣,邪惡現在已經完全失衡了,大法弟子這邊的比重已經把這一端快壓到底了。也就是說正法和大法弟子修煉都是必成的真實事實了。事最後還沒有做完,對於個人修煉來講,每一步可能都是每個大法弟子能不能圓滿的關鍵。我想不管最後到甚麼成度,干擾再大,或者正法中使你們自己完全明白了,也要堂堂正正的修煉,不要受任何正反兩方面事情的干擾,千萬不要被形勢帶來的轉機或者出現的甚麼形勢干擾。

  其實到了今天大家已經很冷靜了,有很多事情大家都能用正念去對待、冷靜思考了,在正念作用下有力的穩定了大法弟子整個證實法的形勢。因為大家成熟了嘛,很多事情也就明白了,這樣就使任何干擾的風浪都起不來,這樣邪惡的因素就沒有空子可鑽。大法弟子中一旦有甚麼人心反映出來,就是被邪惡鑽空子的地方,邪惡就會利用這件事情幹它們要幹的壞事。大法弟子人心少了、正念強了,都很冷靜、都很穩定了,那麼邪惡也就沒有利用的機會了,就使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形勢更加穩定了,特別是近一個時期在大法弟子內部出現甚麼浮動的事情就很少了。我不是只講中國大陸以外,在中國大陸以內的大法弟子也是這樣,也是越來越穩定。

  當然了,修煉嘛,肯定還會有一些人心的執著反映出來,因為是人修煉,不是神修煉。既然是人修煉,就有人心在修煉中表現出來,所以就會看到一些不精進的現象。特別是有一些學員容易衝動,也有一些學員正念比較差,被舊勢力利用幹了一些不好的事。通過這些教訓,以後在證實法中大家就會注意,不再被邪惡的因素利用。特別是那些不學法、正念不強而人的思想太多、不斷幹不好事的學員,我告訴你們哪,擺在你們面前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我知道你們雖然做了很多對不起大法的事情,你也不想真的離開大法,可是當這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大法弟子都圓滿的時候,你怎麼辦?在這之前還會出現人類的大淘汰。面對這場淘汰,你怎麼辦?師父甚麼都知道,我也甚麼都不說,你們儘管在正反中表現你們自己。你或者是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弟子,或者是你執著人的一面。在常人中你可以為人所追求的任何目地而活著,也可以因為怕心而在陰暗中偷生,但是既然是走近了大法,我就希望你有機會被救度,所以我就一直給你機會、給機會。我一直都會給你機會,但是你能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要不要這樣的機會,你能不能理智起來為自己而活著,到了今天已經沒有甚麼再拖下去的機會了。就是你現在開始彌補那一切、追上來,也只有很少的機會了。再過一段時間,我想連這一點機會也都失去了。

  現在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做出的這一切使世人很震驚。人們都看到了大法弟子在被瘋狂打壓中的堅韌、大善大忍與理性的表現。很多人都在講,法輪功學員真的了不起,那麼堅強,頂住了那麼大的邪惡。最邪惡的惡黨控制的整個政府開足了馬力的打壓、整部國家的宣傳機器鋪天蓋地的製造謊言欺騙民眾,幾乎使全民都參與了迫害。在這場最邪性的鎮壓中,在那麼嚴酷的紅色恐怖中,大法弟子們能頂著走過來,這真的是令世人刮目相看了。其實世人只能看到現實的一面。他們理解不了大法弟子的內在和大法的內涵,理解不了大法弟子作為修煉人的狀態,但是就這現實的表現也足以使那些與邪惡為伍的人、理智不清的人清醒了。大法弟子為甚麼能做的這麼了不起?為甚麼能夠在這場迫害中正念這麼堅定?為甚麼能使邪惡在迫害大法弟子中使其自己垮掉?是因為這是大法造就的正法正覺的生命,是有著深厚根基、是帶有使命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實際上這在大法的正法洪勢沒到來之前,已經使世間的形勢變化了,而且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所表現出來的一切,也在人的這個現實空間中布下了大法的場,這個場已經在起著巨大的正面作用了。因為大家還是在修煉過程中,如果換一種方式,這個場的表現已經起主導作用了。如果不是因為你們在修煉的路上還有沒走完的路,那這大法的正的這個場已經能使世間的任何邪惡因素與過去一切不正的因素都解體、清除、讓位了。大家看到了,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當初有多麼囂張、邪惡呀,現在它為甚麼就表現的那麼不一樣了呢?是因為那些邪惡與支撐壞人的各種因素和它們過去形成的場被銷毀了,而大法正的巨大因素已經在抑制和銷毀那些邪惡了,壞人已經六神無主了。

  也就是說呢,在這樣巨大的變化中還有些不清醒的人,也應該清醒清醒了,要明白的知道自己在幹甚麼。我李洪志講出的理是千百年、億萬年,不管誰度人、不管有多少覺者下世、不管有多少明悟真理的神仙都沒有講出的道理。(鼓掌)這不是常人能夠做的到的。大法弟子的修煉和修煉過程中所體現出來、所表現出來的,和自己所能夠證悟到的,這都不是常人能夠認識到的,也不是過去的修煉狀態能夠相比的。特別是這麼大面積的度人與這種鬆散的修煉形式,尤其在這種鬆散管理狀態下所表現出來的人在修煉中的狀態,這都是前所未有的。就是說從哪一個方面看都應該使你冷靜,真正切身的思考思考、清醒的認識一下今天的這個大法洪傳的形勢了。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一直到今天,形勢在不斷的變化。大家看到了,大法在宇宙中正法的形勢變化的越來越快,也越來越表現到人的這個現實中來了。但是一直有些學員哪,當然我講的話也包括中國大陸的學員,就是說,嘴埵b講:「我們要跟上正法的進程。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其實真的需要做甚麼的時候我不一定明說這就是新形勢。大家都知道,證實法中確實有一個形勢的變化,這是必然的。師父在正法和沒正法之前是不一樣的,任何事情做和沒做,以至在做的過程中,都會漸漸的在變化著,範圍廣的事就會有一個形勢的變化。

  也就是大家都在講跟上正法的進程,可是當《九評》出來以後啊,很多學員還是不理解。後來呢,我又寫了兩篇短文,「向世間轉輪」。這時大家好像一下明白了:啊,師父這樣做了,那我們也是應該這樣做啊。其實大法弟子不用人心、冷靜思考一下就明白了,大家能帶著對中共的信與「鎮壓大法弟子的中共是好的」這個認識去圓滿嗎?絕對不可能嘛。特別是《九評》我們大法弟子都看了,既然它是這樣一個東西,有多少世人被其迷惑不信神?有多少人在隨著它迫害大法弟子、對大法犯罪?能不救度這部份人了嗎?能認同它嗎?所以我看有的學員還是在用人心障礙自己,還有正念不足認為這是在參與政治,因此我才寫了那兩篇短文。雖然這樣,我知道在中國大陸還有一批學員人心在作怪、不想明白。其實還不是怕心與對利益的執著造成的放不下他的心嗎?救度中已經開了最大的方便之門了,不是說用代名都可以聲明嗎?用甚麼名字無所謂,神看的是人心。人起甚麼念、做的甚麼事,神會看的見,有客觀原因的用甚麼名都無所謂,本來地上人的名字天上是不叫的。地上的人給人起個名字,神都跟著叫?不會的。而且人的重名也很多。地上的人是編了號的,他們叫號。(眾笑)

  這些事情不是說一些學員跟不上形勢,也不是思想遲鈍,是有一些人的意識被邪黨的因素干擾著,是有邪黨的因素在起作用,在邪惡造就的黨文化中被混淆了對其認清的理念。這種變異文化是從小學、中學、成年,甚至從你記事開始,一路走過來全是在有目地灌輸而形成的。也就是說,現在中國大陸的人全都是用邪黨文化思維。當然正法中,如果中共邪黨不迫害法輪功,那也就無所謂了,因為很多認識不清的文化與理念都會在正法中自然的歸正,這方面也不需要修煉人做甚麼,作為其惡黨的邪靈也會被正過來從而得救。那麼它一旦迫害法輪功,它就成為了大法弟子證實法與大法正法中最邪惡的靈。那麼大法弟子就要認清它,被其代表的世人也要表明態度,跟這惡魔走還是選擇光明與永生,對此一定要清醒的認識了。神就是要從人類肅清它,而且它確確實實在這些年中極其邪惡的在迫害大法弟子、干擾正法。那世人為甚麼要表態呢?因為人都講過跟其走的話,人在入黨、團、隊宣誓的時候,都舉著拳頭發誓說要為共產邪惡主義奮鬥一生、為惡黨獻出生命。惡黨邪靈也是在抓住這一點要把人迫害死。邪靈說他當初做了保證了,他說他把生命給了它了,它就利用這一點來迫害人。而且惡黨的因素在對其認識不清人的思想中、身體中也都有存在,所以不認清它能行嗎?就得認清後清除它。

  當然了,我過去沒有太明確的提出這個中共邪黨的問題,是因為那時一直在給眾生機會,也包括這個邪靈惡黨。還有一個原因是當時許許多多外來的邪惡因素參與干擾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面對這壓入三界內的眾多巨大的種種邪惡生命,最好辦法是集中力量去清除這些。清除完了,就要揪出是誰引起這些惡魔來的。誰在世間上發動迫害了法輪功、而且一直在起著主導作用?就是這個邪惡的黨與人中的小丑敗類。小丑大魔頭是其惡黨的頭子嘛,妒嫉使它帶頭在世間對大法弟子行惡。這個低靈投人胎的東西,它本身甚麼也不是,它的妒嫉正好為惡黨邪靈所利用。壞人與邪靈為奸。壞人帶頭,惡黨邪靈是附人體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兇。三界外下來的一切邪惡的因素又在利用著惡黨邪靈共同在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中一切邪惡都摻在其中了。我講的這些大家都已經認識到了,《九評》發表也這麼長時間了,很多學員已經很清楚了。

  正法中肯定是有形勢的不斷改變。有人問我說,「師父,我們現在應該進入甚麼樣的一種形勢了?」我說呢,「你們就做現在做的事。」宇宙正法不會隨時說變化就要變化。(眾笑)正法中需要出現甚麼變化的時候,那一定會有一個形勢表現出來,但是新的形勢出現時也會觸及一些人心的執著。因為是人在修煉嘛,沒去掉的執著就會起作用,所以有人內心反應出一種不正確的情緒,甚至於也混同了常人的認識。《九評》之後一度有不理解的學員講,說我們是不是參與政治了,等等。其實任何事情都會被迫害你的壞人說成是「搞政治」,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會被歪曲,因為它就是要迫害你,它就是要對你耍流氓,所以你說甚麼它都會反過來利用誹謗,你幹的再好的事它都會說你幹壞事。揭露它的迫害時,它就要說你參與政治,用來挑動人心,為迫害找理由。不要被壞人說甚麼時而帶動,常人帶動不了修煉人,修煉人是常人帶動不了的。你們經歷的這一切,確實更理智了。任何想要干擾大法、破壞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形勢的因素,我想從現在開始都不能再動搖大法弟子了。特別是近一個時期,有很多大法弟子做的事情呢,我基本上都不參與,也很少說話,因為做甚麼你們都知道應該怎麼做了。隨著正法的進程大家就去做。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證實法的路。有很多學員一起組建了各種媒體呀,有很多學員組織了這樣證實法的形式、那樣講真相反迫害的形式,那就去做吧。我知道在最近一個時期,大家做的都非常好,而且越來越好。師父真的高興。有的時候瞅瞅網上,看看報紙電視,聽聽、瞅瞅你們做的這些事情,非常感慨。我以前很少有這樣的心情,因為現在形勢變化的很快,大法弟子都成熟了,所表現出來正的一面真的了不起。特別是在曼哈頓講真相的學員,在很冷的天氣中,在很艱苦的環境下,各種條件與資金都不足的情況下呀,大法弟子克服了各種困難做著講真相救眾生證實法的事,表現出來的堅定意志震撼天地。眾神都看在眼堣F,了不起,真的了不起。當然了,其它環境中也是一樣。一直在領館、在各種環境中講真相證實大法的,大法弟子在哪兒都是閃閃發光的,都在起著證實法的作用。

  我不多講了。那剩下的時間大家想要問甚麼呢,還按照老辦法,(鼓掌)大家可以寫條子遞上來。我給大家解答,針對現在的情況解決一些眼下的問題。大家有甚麼問題可以把條子提上來。

  弟子:請師尊開示關於「轉輪聖王」。(眾笑,鼓掌)

  師:以前有看過釋教佛經的學員可能知道,釋迦牟尼佛在當年講法的時候談到過「法輪聖王」,也叫「轉輪聖王」。「轉輪聖王」這個叫法呢是在世間上叫的比較多,「法輪聖王」是在天上的一個稱呼。

  當時釋迦牟尼佛講「法輪聖王」是宇宙中神通最廣大、最有能力的一個如來。如來佛也就是法王。佛世界的王就是如來佛。我們叫如來佛是從修煉與證悟的這種理念上去叫的,如來佛就是踏著如意真理而來的意思,所以世上就把所有的法王都叫成了如來。那麼用這種概念去理解也是對的,因為他們是那一層掌握真理的,在他範圍之內的眾生中他是最高的、掌握那一層最高真理的,所以他就是法王,就是那一層或者是那一部份眾生的王。法王很多,當然了,對人來講有無數的如來,法輪聖王就是其中的一個。釋迦牟尼佛為甚麼單提到法輪聖王哪?因為法輪聖王將要下世傳法度人。當然大家可能還聽說,釋迦牟尼佛也講過彌勒要下世度人。其實呢,「彌勒」是名字,「轉輪聖王」是王的稱呼,用人的話講就是職稱。(師笑)

  我過去和大家講過,我說在接近三界的各層神哪,他們到一定時期要更換的。那麼更換就帶來一個問題,就是說,下界眾生對神的認識應該是永恆的,所以不能說這個神走了,這個神去哪兒了人也不知道、誰也不知道了。那麼這種不斷的更換,對三界內的眾生來講呢,就會造成一種混亂。下界眾生是有情的,就會感到困惑。眾生會想:我信的神哪去了?噢,他走了,他走了誰來管我呀?就會出現這個問題。所以上一個神要度的人,下一個神接替的時候呢也要繼續去管他。因為他接替了他,所以他接替了他的同時也接替了他的稱號,甚至於是形像。形像不絕對完全一樣,但是呢基本上一樣,會很類似、會相似。根本上講,接替的是神佛的稱號。人都知道觀音菩薩,觀音菩薩有多少了?坐在那兒一片,哇,多的好像很長時間才能數過來。說這個釋迦牟尼佛有多少了?也是相當的多了,兩千五百年就多的有幾千個。阿彌陀佛多少了?耶穌多少了?聖瑪麗亞多少了?元始天尊多少了?也是多的一眼看去一片一片的。這婸〞漸i不是法身與分身等。因為他們離三界太近,離三界一近呢,三界內的這個情,和三界內眾生的各種表現呢,與各種世人的觀念所反映出來的因素呢,會被他們直接看到,會直接反映到他們那兒,也就會干擾到他們。他們是三界外的神,與三界內眾生不一樣,但長此下去對他們還是有干擾的。

  大家知道過去我給你們講過一個道理,這個人呢無論他看到甚麼了,他都是在往腦子媊憿C好東西灌多了他就是好人,不好的東西灌多了他就是壞人。大法弟子不斷的看大法的書,那他就是正法的生命,修成神他就是法王。神在高處看三界內眾生的表現,他們雖然是神,但是時間長了對他們也會有干擾。雖然三界內的生命和他們的差異很大,可是也會干擾到他,所以呢,三界外的神到了一定時期他們就要換了,就要走,就得離開。說離開了,下面度的人他還在那兒念著耶穌啊、釋迦牟尼呀、觀音菩薩,可是神走了怎麼辦呢?那誰來管他?神要走了可就真的是原來的事甚麼都不管了。那麼在他走之前呢,他會度一個人上來接替他,給他同樣的法力,給他煉出一個同樣的形來,也就是神體。形像都是一樣的,因為是上一個神煉出的形像給他,所以和上一個神的形像很相似,再加上他自己的因素,有差異但是很相似。而且威德和慈悲、神的法力也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因為接換的一定要達到這個層次,然後才能接替他。不會說你叫張三他叫李四,你上去了,問你是誰,你說你叫張三不是李四。那不行,你得是觀音菩薩,你得是耶穌,你得是釋迦牟尼,你得是元始天尊,那個地上的名就不能叫了。也就是說,到了一定時期神會換,而神位、神名號、神的威德不能換。

  那麼彌勒佛呢,大家知道在這個世間上有好多修成彌勒佛的。以前有個修成彌勒佛的布袋和尚,在世時總是拿個布袋,就是化緣的時候把要的飯食裝在堶情A往身後一背。布袋和尚當時經常在杭州一帶。江南的夏天比較熱,所以他經常是敞著懷,露著肚皮,胖胖的,所以從那以後這個彌勒佛在中國漢地就出現了這個形像。因為他圓寂的時候,他寫過一首詩,說自己是彌勒,「彌勒彌勒真彌勒」。當時的世人、出家人都不理解是怎麼回事,人們都認為這是彌勒轉世:噢,布袋和尚他原來是彌勒轉世呀。其實不是彌勒轉世,他就是修成了彌勒。在藏傳佛教媄銊琚A要求喇嘛對著一個被選定的神修就是這目地。根本上為甚麼,他們不很清楚,其實目地是這樣。一旦修成就成為那個神的接替神,但是都是副元神在修、副元神在接替。

  歷史上修上去了很多彌勒佛。其實也都是從天國世界選定、派下來修的。彌勒是佛乘,是一個佛的法號。釋迦牟尼佛時代在他的弟子中有一個將成就彌勒,因此釋迦牟尼佛就講了彌勒佛將來末法時要下世的事。其實並不是講當時那個彌勒,他講的是這佛號與將來有一個彌勒佛下世。也就是說既然是一個佛的稱號了,那麼接替的神是誰也就不叫世人知道了,原來的名字也不重要了。但是到了歷史的今天,眾生都知道法輪聖王與彌勒佛下世之說,那麼到底他們是甚麼關係,就變的很重要了。這次來的彌勒他到底是誰,就成眾生關心的問題了。過去對於人來講,是不能夠叫人去知道有接替佛號之事的,更不能叫人知道其中的神他是誰。但是在神仙界中,在大法弟子當中講,那就沒有關係了。

  那麼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所講的這個彌勒,實際上就是在末世的時候,在人類的最後要下世去救人的彌勒佛。其實這個事情人世間也有一些人知道,不只是在東方,在西方社會埵釣リH也知道,真正要來的是彌勒,因為此時佛號中的神是宇宙眾生唯一的拯救者,天上萬王之王的無上王,以彌勒佛號拯救宇宙眾生。既然是以彌勒佛的稱號,那麼他在下世之前是誰呢?是從更高處下來、在不同的眾多層次都轉生過的,層層下走中曾經是過層層的很多神,都有那時不同層次的法號,下到法界的時候就是法輪聖王,也叫轉輪聖王。(鼓掌)

  一般的情況,從高層次上邊直接下來接替哪一個神,這樣的事很少見,同等層次的神直接在天上接替的情況也很少見。但是在同等層次產生的神是正常的事。不是必須都從下邊修上來。也就是說,上界正常產生的很多,派下去再從下邊修上來的從有三界以來也不少,所以後來繼承那個佛的、那個神的稱號的做法就很普遍了。法輪聖王就是這一期下世度人的彌勒,而彌勒已經是一個佛的稱號。釋迦牟尼講當年在他的弟子中的彌勒當時是菩薩果位,這在人們的思想中,特別是在宗教中就形成了彌勒沒下世之前是菩薩果位的認識;一旦下世度人圓滿的時候證得如來果位,也就是證佛果。這是釋迦牟尼佛在講一般常理,而不是彌勒的全部情況和哪一個彌勒的具體情況。其實對法輪聖王,當年釋迦牟尼佛談的是很仔細、非常多的。大家知道佛經是釋迦牟尼佛不在世五百年以後整理出來的,那麼對後人來講,流傳的話中漸漸的就會失去很多當年佛講的話。當寫到佛經上的時候,很多都已經不是釋迦牟尼佛的原話了,而且又不能夠完全反映出當時釋迦牟尼佛講法的那個環境呀、時間地點啊、所指的準確性,所以沒有把法輪聖王下世的情況全部記載下來。

  我這堣ㄛO說釋教佛經不好,過去他的佛經是能夠修煉的,是有佛管的。但是因為人世是五毒惡世,所以上界規定給世上的人留的法不能夠完全留真經。所以釋迦牟尼佛講的許多原話就不能在當時記載下來。用人的話講這是天意,用神的話講是正法的需要。為甚麼耶穌講的原話也是後人回憶整理的呢?為甚麼老子一生講道只留下《五千言》呢?就是因為不能給惡世留全部真經,是更高的神不允許給人留全部真經。其實不給人留下真經,一個是因為人類社會不是神的社會,三界就應該是反理的世界,留真經對神是一種侮辱,只有法界與法界以上各界才是有真法真經的神佛世界。再一個原因是,因為神做任何事情不會是簡簡單單的只表現為一個目地的,所以他會有許許多多的因素在媄銦C他們知道三界與人類的造就和存在的根本目地是為了最後正法用的,他們不想把自己講過的法留下來將來干擾到最後正法中傳的宇宙根本大法,這是根本原因。但是後人不管是回憶起來也好啊,整理成經書也好啊,那是人在向善,人在追尋神,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鼓掌)

  弟子:您在《轉法輪》中所講的不能喝酒的要求是不是包括所有帶酒精的飲料和食物?比如說,吃飯時喝一杯啤酒作為飲料;(眾笑)早餐時吃一碗粥、米酒,或平時偶爾吃一塊酒芯巧克力,(眾笑)屬不屬於犯忌酒的要求?

  師:要是真的認識了修煉為甚麼,這些都會明白。不過現代的社會已經把甚麼都搞亂了,你不喝酒呢,把食物中摻了酒的因素,你沒喝酒,但是到你肚子堨i有酒。因為這個社會已經這樣了,也不能因為這樣大家就不吃飯了。而且西方社會的生活習慣又存在這個問題,特別是法國人,吃飯的時候喝一杯酒作為飲食的一部份。大家都這樣做,自己不這樣做,家堣H都覺的怪怪的。所以當年一傳法的時候我就講,我說如果是這樣的情況,新學員你就喝一小杯也無所謂,修煉嘛,看的是人心。但是作為修煉的人來講,要精進就會很嚴肅的對待修煉。如果真能對自己嚴格要求的,那大家就能在這方面做的更好一點,自己覺的在這方面無關緊要就會放鬆一點。會有這樣的差異。

  說到這兒呢,我還想說一下我自己。你們都知道師父前幾年經常不在一個地方落腳,因為迫害中另外空間眾多的邪惡到處找我。那時邪惡的因素太多了,在三界內已經充滿一切空間了。它們也會控制壞人找到我,從而干擾我集中精力正法與清除這些邪惡,所以我就不斷的移動地方。那個時候基本上是整天在汽車堶情A每天都在走。我寫的詩「車行十萬里」,實際上就是那個時候的情況。不斷的移動加上神與強大的功的防護,對於邪惡來講一切都是隱形的,邪惡也就查不到我在哪兒,基本上誰也不知道我在哪兒,目地是我要急速的清理邪惡的因素,加速正法進程,還有要處理的方方面面正法中的事情不被干擾,同時我也在看學員做的怎麼樣。這樣一來就有一個吃飯的問題,在路上不是走到哪兒都有中餐館的,(眾笑)很多時候是去吃美國餐、日本餐、韓國餐、歐洲餐。我是甚麼都能吃啊,但是很多餐館,你進來只是吃東西、不喝飲料,老闆就不太高興,(笑)特別是等位的人多的時候,因為很多餐館主要是賺飲料錢的。我就想了一個辦法,現在有無酒精啤酒,我就要一杯無酒精啤酒,應付一下。話是這樣講了,可不是叫你們跟我學。

  說到這,我想起一件事,這麼多年我一直有個法沒有跟大家講。在迫害很嚴重的時候啊,特別是二零零零年,中國大陸的學員在揭露邪惡對師父的造謠宣傳時,有個學員講的一段話給我的印象很深,而且也是必須糾正的認識。大魔頭與中共對學員造謠說你們的老師怎麼怎麼有錢、在北京與長春住甚麼甚麼樣的豪宅、生活怎麼奢侈。那時在中國傳法時我的生活是很簡單的。中國大陸的一個學員講,說我們師父是最好的,不會那樣,如果我們師父要那樣的話那我可不幹。我當時心堳雂ㄕn受,我更加體諒過去下世度人的神當年的苦。修煉是修自己,為甚麼要看別人呢?

  我教大家修煉,可不等於我也在同你們一樣在修煉。如果是這樣,我們不好了,你們就不修了,是這樣嗎?我傳你們的法中可沒有說當師父的必須與修煉人同樣苦修啊。我是在為眾生受苦才被邪惡攻擊的。特別是大法修煉不離世俗的修,弟子各社會階層的都有,怎麼能與所有的弟子一樣呢?又為甚麼非要與業力最大或最困難的學員一樣生活呢?如果師父做的和你不一樣那就不行,是不修了嗎?度你們的師父就必須同弟子一樣,這不是中共邪黨文化的毒害嗎?人真的想叫度人的師父一起吃人的苦才認可嗎?其實我要開創的,我要在正法中解決的問題,就包括今後下世度人的神不能再被三界內眾生迫害的問題。度人的神是救人來的,不能和人一樣。過去他們表現的和人一樣的苦,甚至比人還苦,是因為人難度,神自己替人承擔罪業,也為了身教於人、叫人學,有意的給人這樣做,叫人做好。神沒有罪業怎麼會有苦?是被人的業力所累。

  實質上度人的神是不能夠同被度者一樣的。一個人掉到泥坑堣F,說我在岸上拉你上來你不幹,你說你得跳下來同我一樣才能救我,是這樣嗎?沒有這個道理。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有多少帶有此心的學員是看到、聽到對師父的造謠宣傳後掉下去的?過去我在講法中講過一個道理,比如中共邪黨文化中有一個說法,叫別人做好時自己得首先做好,那麼有人幹壞事時被別人指出後就會說:你還沒做好你別管我,你要管我你得首先做好。這同以上的認識是一樣的歪理。度人的師父不存在做不好的問題。是惡黨變異文化中的邪理,也就是說,神不管採用甚麼方式來救人,那麼這個神就得跟人一樣,這絕對不是真理。但是神也會選擇用言教或身教的方式去教人,那是神的慈悲,而絕不是神應該那樣,這一點啊大家一定要清楚的知道。(鼓掌)釋迦牟尼佛也好,耶穌神也好,在世間上是為人吃了很多苦,實際上他們完全可以不那樣。是由於替人承擔的業力太大,同時在這方面也有宇宙過去的法圓容不了這種情況所造成的,使他們在人中要飯與被人所害,以至一生都很困難。在這一點上大家一定要清楚。

  接著剛才我講的,說這個飯媕Y有酒的因素啊,巧克力糖埵陸s芯,這些不是甚麼大事,但是對自己要求嚴的就會做的好一些。新學員或者學法不多的學員也不會因為這些就認為其做的很不好。自己把握吧,法是這樣講了,師父也叫你們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煉,但是總有要求自己更精進的、對自己要求更高的,這就是差異。作為一個大法的修煉者,說我就是要喝酒,那你就是執著。

  弟子:宇宙的一切在正法中已經做到最後了,歷史將很快走入新的階段,可是給師父敬禮的姿勢還不一致。(眾笑)

  師:怎麼對師父?其實我從傳法一開始時就講的很清楚了。人們叫我甚麼都行,你叫我名字,叫我老師,叫師父,甚麼都行,師父不挑。但是呢,你真是大法弟子,你直呼叫我名字不行。常人叫我名字沒有關係,他怎麼叫都行。大法弟子要叫師父呀、叫老師啊,隨便,你想怎麼叫你們就怎麼叫,千萬別叫佛。因為不管怎麼樣,師父以人身講法、人身的形式在度你們,在世上以人身為表現。人身是不能夠稱為佛的,如果把人身叫成佛就是對佛的侮辱。那有的學員心媟Q,我心媕Y知道你就是誰。那是你心堛器D,(眾笑,鼓掌)你心堨s啥都沒問題。(笑)

  弟子:四川成都南充的大法弟子向師父致以崇高的敬意,向師父問好。師父,偏遠山區的人得不到信息,怎麼辦?

  師:謝謝南充大法弟子。不要緊的,大家別忘了很多事情不是有師父的法身嗎?還有起正面作用的眾神在幫嘛。而且中國大陸有那麼多大法弟子,很多事情他們都會去做。他們真的聽不到,那也有辦法對待。真的落下了也會處理的。其實不會落下的。你們知道嗎?《九評》出來之後呢,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全中國都知道了,因為這是給所有人的,尤其中國人,一定會叫人人都有機緣。(鼓掌)偏遠的鄉村是有些地方比較閉塞,神都在幫著傳;隨著流傳,很快都會知道,因為人人在這最關鍵時刻都得表態。

  弟子:對很多中國大陸的人講,尤其是那六千萬中共邪黨黨員,能清楚認識邪黨的邪惡本質並與之徹底決裂,需要一個過程。如果一旦清算惡黨開始,這些打上獸的印記的人將會怎麼樣?

  師:神要做的事一定是周全的,每個人給的機會是同等的。將來你們都會看到,如果在這次正法中,大法的開傳,說沒傳到誰的耳中去,怎麼可能呢?世人在逃避迫害時說沒聽說過大法,那不是真的。當然了,這次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修煉是不同的,不是所有人都能當大法弟子,但是這是關係到眾生存亡的大事,三界的存在都是為了這次正法,最後救度眾生這麼大的事情不傳給地上的任何一個人、不傳給眾生,我這個正法者絕不會饒過他們。(鼓掌)人都會知道的,一個人都不會落下的,選擇甚麼那是他們自己的事,這是最關鍵的問題。整個三界,漫長的歷史,三界內的眾生都是為這件事情而造就的,今天的人卻能落下?那不可能的。我想這應該是沒有問題吧。

  弟子:請問師尊,最近有部份學員感覺被另外空間的物質壓迫的很厲害。是否與正法形勢有關?

  師:前一段時間有的學員咳嗽,有的學員出現了一些個不正常的反應,特別是從《九評》出來以後的一段時間。就是那些惡黨的邪靈在人體堛漲]素幹的,大家發正念的時候要清除它。對大法弟子它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是它會干擾。最近一個時期包括其它方面出現的所有的干擾,基本上都是這些邪惡因素幹的。

  九九年「七.二零」三界內、外壓下來的那些邪惡因素基本上清理的沒甚麼了,就是正法洪勢還沒有到達這個表面空間之前,這媮晹麻繞掑O過去造下的因素,加上惡黨的邪靈因素還在行惡。因為這個空間中也有我早期留在這堛漸\,還有一些正的神,與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正的因素,已經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清理到只有過去的億分之一還不到,很多邪惡都被清理完了。現在表面空間只有過去的百分之八、九。(鼓掌)而惡黨邪靈的因素也在被大面積銷毀中,特別是近一個時期,清理的非常迅速,其它正完法的空間都消除了,現在表面空間只有過去總數的萬分之一不到,大約在表面空間只剩百分之七。大法在世間上布下的場佔這個空間應該充滿的百分之四十五。從這個比例上看,舊勢力留在表面空間的因素與爛鬼加上惡黨邪靈的因素加在一起是百分之十五,大法在這個空間中布下的場佔百分之四十五,這還沒算上大法弟子本身的作用。我是把那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都算上,只有百分之十五。這是講表面正法洪勢未到之前,現在人類表面空間場,大法因素佔場的百分之四十五,還不算大法弟子本身。

  弟子:請講一下如何把修煉和工作區分開。我們現在的許多項目存在管理問題。

  師:如果是大法弟子做的證實法的事啊,其實本身就是修煉,但是不能說做大法的事了就代替了學法,那不行。我不是講了,三件事都要做,三件事都要做好嗎?

  在中國大陸之外,有的學員大家成立了一些個媒體形式,或者是其它的公司性質證實法的形式,按照常人公司的方式管理。這個沒有錯,大家不要認為這是錯。如果任何事情不能夠正規的去管理它,對證實大法不一定有利。辦媒體也好,成立公司也好,這都是人類社會的形式。在人這兒它有一套管理方式,大法弟子可以拿來借鑑,不能說它是錯的。但是在一定時期公司還不能完全走上正軌的時候,是會有一些難度,但是漸漸的要做到真正的像個公司那樣管理,更有效發揮直接或者間接證實法的作用,我想大家就要儘量配合好。對大法弟子證實法有利就儘量把它做好。

  弟子:《九評》出來後,不修煉的家人有的不理解。這堣洉M出弟子以前修煉的不足。如何清除這種干擾?

  師:家堣H以前雖然理解,也是很膚淺的,你並沒有把真相真正讓他明白。

  在《九評》以後出現一個情況,就是代表家人聲明退黨。個別的家人不幹,「不幹不行!我就代表你退黨了。」(眾笑)其實他不幹還真不行。可以代表別人去做,但是他必須得同意,他不同意是不行的,神都要看人的選擇。這反映出好多學員對家堣H講真相做的不好、做的不夠,或者是做不通。你們知道最大的原因是甚麼嗎?就是你覺的他是我的親人。你沒有把他當作眾生的一員,你沒有把他當作與所有獨立的生命是一樣的。你要認認真真仔細的像跟世人講真相一樣對家人去講。你把他當作是自己的親人了,表現的無所謂了,就達不到很好的效果。甚至於你覺的他是我的親人,我能代表他。那都不行。三界的構成都是為了今天的正法,這麼大一件事情敷衍一下是不行的。哪一個生命能是簡簡單單的?關鍵時刻哪一個生命能夠被別人代替?哪一個生命能夠不給他自己機會讓他去選擇自己的未來?關鍵時刻生命都得證實自己,所以大家在家埵陶o種情況的,都得慎重的講清真相。家堛滷`人事兒替做了都能夠行,可是關係到一個生命未來這麼大的事情是代表不了的。如果你真的想要挽救親人,那你就像針對別人講真相一樣去對他講。因為人他明白那面都知道,今生我是你的親人,來世那說不定又是誰的親人呢,咱們就是一世的緣份。就像住客棧一樣,小住一宿,明天散夥。誰能代替誰呢?實際上就是這樣。

  弟子:如何更好的推動非洲對惡人的起訴案?目前的情況總有干擾。非洲訴江案在正法中的作用?

  師:大家做的這些事我都是肯定的,而且做的非常好,可以說在非洲做了幾件很漂亮的事。震懾了邪惡與壞人,叫世人對邪惡有了認識,也在挽救眾生等方方面面都起了非常好的作用。應該做,也沒有白做。至於說如何做的更好啊,怎麼樣推動啊,這個還得你們做。做到甚麼成度也要看你們的。其實對於每個修煉人來講,那是在走你們自己要走的路。這些事情做的非常好。有時看到你們做的這些事,我真的為你叫好。

  弟子:我有一個親戚是邪黨黨員,在大陸。他本人不願退黨,我一再勸,不聽。到淘汰會失去生命嗎?(眾笑)

  師:(笑)淘汰和不淘汰,留與不留呢,這是下一步的事。現在只能考慮救人,執著將來也沒有用,因為正法到這兒來是有標準的。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不管我們怎麼做,有一大部份人是救不了的了。這媄鉹]許包括那些不想聽真相的,對真相不想聽、《九評》不想看的人,那也是他們的選擇,大家該做的也都做了。大法弟子在被最邪惡迫害中還要救度眾生,突破重重困難告訴人真相,一些人卻不想聽,而且大法弟子是在被迫害中救人哪,不想聽、不想看那也是人的一種選擇方式,不想得救只好隨惡黨去了。

  弟子:修煉前和修煉後一直沒出去參加工作,修煉後在家有更多時間做洪法的事情。這樣是否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形式?是否現在要出去找工作?

  師:如果你家庭經濟方面不困難,沒有負擔,工作和不工作那就是你自己說了算,不存在不符合修煉形式的問題。我知道有的學員借了很多錢,自己不去工作,說自己證實法沒有時間工作,借的錢又還不上,而且還不斷的借,這就是個問題了。你們想過沒有?師父在法理中可講過了,欠債得還。修煉了或者圓滿了,甚麼債都不還了就走了、圓滿當神去了,欠的債誰還哪?儘管是欠大法弟子的也不行啊。當然有的學員說不要了,我送給你了,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送,和這個欠是兩個概念。不能夠走極端。那心媟Q著反正證實法的這事要結束了,我欠你的我也不用還了,到時候一結束就完了。(眾笑)這哪能行啊?這個思想對嗎?那是不負責任哪。我不是講了,大法弟子放在哪兒都得是個好人嗎?因為大法弟子大多數都是在一邊工作、一邊證實法。當然了,說我不需工作,經濟沒問題,家庭我也能脫離開,那是另外一回事兒。大家都是有家庭、有社會的事情要做,都在人類社會的環境中修煉、在世俗中證實法,那為甚麼非得要人為的不按照法的要求做呢?當然了,人家說不需要錢,我們家不需要我工作,那是兩回事。那當然沒問題。

  弟子:請師父明示「向世間轉輪」的深刻意義。

  師:「向世間轉輪」,轉甚麼輪呢?當然是法輪。(鼓掌)法輪向世間轉那不就是向世間正法嗎?就這意思。(鼓掌)

  弟子:師父經文「向世間轉輪」發表後,一些弟子覺的經文是給弟子看的,一些弟子覺的應該登在報紙上給常人看,弟子把握不好。

  師:給常人看也行。常人中啊是有一些明白人能夠看的懂,但是也確實有很多糊塗人看不懂,而且可能起不好的作用。現在人類社會是這樣了,所以具體這些事你們自己商量。就像師父的照片放在報紙上一樣,既然師父說可以做,你們就做了,沒有問題的,但是不能把我寫的、我說的印成傳單發。這些事情大家要儘量理智的做。為法負責、對救度眾生負責,也就是對自己負責。

  弟子:西方社會有些常人,特別是教授學者,熱衷於研究共產邪惡主義和馬列邪惡主義,但這些常人並不是中共邪黨的黨員。請問師父,對於這些常人,我們應該如何幫助?

  師:給他看看《九評》吧。你說我們的研究對比起你們的研究,看看怎麼樣?(鼓掌)是吧?我們是從那個社會出來的,我們親身體驗過後的研究,你看看咱們誰研究的明白,咱們探討探討。(笑)(鼓掌)

  弟子:弟子是去年五月份得的法,感謝師父慈悲救度,得法後弟子很快參與大法的事,有時忙的根本沒時間煉功,很著急。請師父再講一講新學員如何走好修煉個人及證實法的路。

  師:作為學員來講修煉沒有捷徑,新學員也是一樣,就是踏踏實實的修,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看似平凡,一切威德、未來大法弟子圓滿的一切,都從這其中來。不要著急,也不要做走極端的事,就是正常的、理智的做,你們的修煉形式就是這樣的,有志者事竟成嘛。

  弟子:西方學員應該怎樣對待退黨?在大陸住過的西方學員也受到中共邪靈的影響嗎?

  師:有的人是受了影響,有的人沒受影響,因為很多西方人去中國不一定溶到中國人的圈子堨h。大多數是受不到影響的,但是極個別的想往惡黨媃p的也有。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在哪堻ㄗS有問題。

  弟子:師父您好,我已退黨,但是黨費是通過扣工資辦理的,怎麼辦?(眾笑)

  師:那就算被邪教搶去了吧。(眾笑)沒有關係。

  弟子:有些學員想給已去世的家屬退黨,是否需要?

  師:可以,沒問題。因為去世了的,他不能跑這邊找大紀元來登報紙上網聲明吧。(眾笑)(鼓掌)可以,起不起作用呢?起作用。(鼓掌)

  弟子:海外弟子用化名退黨,在正信正念正行上與真名退黨是一樣的嗎?

  師:一樣。我剛才講了,用化名沒有關係,因為神看人心。但是形式對人類社會的人是有啟發的,也是救人的必要。

  弟子:我應該如何智慧的運用電影或電視媒體來更好的溶入主流社會?

  師:如果有這方面的能力那就做吧,利用這些形式證實法、揭露迫害、救度眾生,那當然更好啊。溶入主流社會,只有一點能解決就可以,就是真的能拍出好的東西來,不過經濟條件也要加進去。媒體也一樣,辦的確實很好,就一定能夠進入主流社會、進入到主流媒體中去,這當然都很好。我知道很多事情實際上大家也都在努力,也都會做好。我相信漸漸的總有一天,一定會的。(鼓掌)我還是那句話,不但會做好,將來一定是第一大媒體。(鼓掌)當人類明白這一切的時候,我看人類對甚麼都不會有那麼大興趣了,只有得到大法的資訊聲音、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才是第一位的。(鼓掌)

  弟子:由於中國製造的產品在美國推銷,資金會流入中國而被用於迫害法輪功學員,所以我不再購買中國製造的產品。我這種思想方式對嗎?

  師:當然沒有錯,我們很多學員不是都不買嗎?(笑)但是只是學員不買好像也影響不大。(笑)也不要因此給生活造成困難,生活上需要買也無所謂。如果世人都能認識到這一切,對邪惡來講那太可怕了。

  弟子:如果世人對大法有了一個正面的態度,但對邪黨邪靈還沒有一個正確認識,後果會怎樣?

  師:那就得看一看他的情況了,因為對大法的態度是第一位、第一性的。如果他根深蒂固的就是支持邪黨、就承認邪黨,那對他來講就是真危險。

  弟子:大陸學員希望問師父,很多常人過去是紅小兵、團員,請問是否也要退?

  師:去掉邪惡所授印記是必要的。聲明退出雖然是個形式,但是如果人能夠出來聲明,就說他能走出這一步來,通過這件事人心也在變,那麼人身體堛漕漕ン茯r素就會被清理掉。有人說我不用寫、我心媕Y退了,還真不一定能達到清理身體內的毒害因素。神也在看人是不是堅定,因為人思想念頭的起因很複雜,所以人的行為才是人的最準確表示。

  弟子:還有很多常人說,自己早已不交黨費團費,早已不是黨員了,不用再走退黨的形式了。怎樣看待這個問題?

  師:還是那個問題,它不只是入黨的形式問題,它已經給人真的打上了邪教烙印、入了它們的籍了。這個烙印得抹去。這種烙印是不在世間人類形式中表現的,起作用的還有人身體堛漲]素。因為人向血旗發過毒誓了,命都交給它了,你說你不聲明退出來只是心媟Q能算嗎?其實講起來這個惡黨真的是邪惡至極,它叫人對著血旗發毒誓,把生命獻給邪黨,把一生獻給其惡黨要幹的事,從古到今沒有一個政黨、人類的甚麼組織狠毒到這種成度。

  弟子:有些西方學員認為《九評》的語調不易被西方社會接受,我們向西方社會介紹《九評》時應該注意甚麼?

  師:不是這麼回事,照原樣做沒有關係,不要強調這些。東方西方思維方式是有差異,但是《九評》的背後是有神的因素的,會對人起正面作用的,無論東方人還是西方人。有一些人舊勢力留下的因素暫時還不讓他介入大法,可能會抑制他,要看具體情況。很多西方人沒有受中共邪黨的毒害,那麼對那個人來講,也可能他會表現的淡漠,這個也沒有關係。至於說《九評》,當前對人類而言就是救度世人重要的一步。下一步,也許很快世界上人人都得在要不要邪黨的問題上表態,人人都得選擇未來。不是惡黨的國家實質上也是共產的一套,預言中不是講某某某統治天下嗎?

  也有人說《九評》太長了,能不能簡短點?不能。一百多年來共產流氓集團與自由社會鬥爭不斷,誰也沒說清這個中共邪黨是甚麼。中華民國與中共也鬥了幾十年,文章不斷,同樣也沒說清這個惡黨是甚麼。我們是第一次把其說清了,怎麼還能簡短呢?還要搞成像以前一樣無關痛癢一篇短文嗎?那能起到歷史賦予的這麼大的責任與作用嗎?我們把這個中共邪黨說清的目地是揭露惡黨的本質,叫人看清它,從而救度世人,也是叫世人明白它為甚麼這麼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我們不是搞政治,這也不是政治能容貫得了的。我胸懷的是救度眾生的大願,用不著對思想不正的生命保證甚麼,歷史會證明一切。對於這個中共邪黨我也多次給其機會,在其邪惡到極點時我也一再告誡:我李洪志甚麼都知道、甚麼都能說清。是邪惡瘋狂的失去了理智,到目前為止它們還在理智不清的迫害大法弟子,看下場吧。

  弟子:還有常人認為《九評》非常好,但不接受大法。

  師:常人的思想很多的時候是觀念在起作用,不是真正經過思考後的話。往往是言不由衷,似是而非。這種情況就得叫其清醒了。你不接受大法是指甚麼呢?說他不學?不學就不學,沒人非叫你學。只有邪教才非得讓人學,而且你想退出都不行。大法不管這些,你願意學就學,你不學就不學嘛。我今天給人講的就是告訴人真相,我叫你明白大法是甚麼,為甚麼中共邪黨要迫害,幫助人清除頭腦中的毒素。至於說你想學和不想學,那是你的事。你真的是不贊同大法,那就是選擇了未來。

  弟子:自從《九評》出來後,自己很熱衷於寫揭露邪黨的文章,然而學法上卻又放鬆。如何平衡?

  師:這倒不一定是甚麼干擾,就是要抽時間學法。踏踏實實的學法,別走過場。三件事都得做嘛,寫文章你也是證實法的一方面,但不能替代其它兩件事。

  弟子:有大陸同修認為明慧編輯部有的文章違背大法精神,怎樣說服這些大陸同修?

  師:這個沒有關係嘛。說明慧有問題,那對明慧的大法弟子的修煉是不是也是在起促進作用啊?也會起正面作用。那我們就多修修我們自己,錯了我們就改。沒錯就是要堅持,不被帶有常人心的學員帶動。當然倒不一定都是有常人心的學員,也可能做法上有更好的辦法。總體上講,明慧是越辦越好,路是正的。中國大陸的情況就是複雜,有些常人心執著的很強的學員,中共邪黨的干擾因素也在起著作用;也有一些壞人也在冒充學員,這都沒有關係,已經干擾不了明慧了。

  弟子:在師父的早期講法中,談到對和尚和尼姑的救度是定在最後,是否對他們講真相放在較次要的位置?

  師:對其它宗教中人的救度是放在最後了,下一步做。有人說大法弟子怎麼這麼特殊啊?比宗教的人還特殊啊?為甚麼不先度他們當大法弟子而度現在這些人當大法弟子呢?人看人只看這一生一世,其實現在的這些人媄銦A歷史的過去很多都是東、西方幾大正教的第一批教徒,是親自聽過釋迦、耶穌講過法的人。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正信堅定的信徒,(鼓掌)而且歷史上那些有名的聖徒、有名的和尚、有名的道士、有名的基督徒就在大法弟子中。(鼓掌)

  弟子:有些佛教徒對師父《轉法輪》第七講談到釋迦牟尼佛的故事不理解,說查遍《大藏經》都查不到,因此影響他們對大法的理解。

  師:對呀,我能講出一切法來,我能講出天上一切佛、一切神的一切來,我能講出釋迦牟尼佛的過去、現在與將來,都是經書上沒有的。我還能講出宇宙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及萬事萬物與一切眾生。釋迦牟尼佛沒講到的神我都能講出來,甚至於他們的來龍去脈、宇宙更大至極的情況、不同的天是甚麼樣,當然不同層次的天也是神,不同層次的天體是怎麼產生的,一切一切的根本,只有我能夠把它講出來。(鼓掌)就包括人類三界的歷史中的一切一切,包括哪怕一個細小一直到最大歷史上發生的事情,我都能把它說出來。佛教的經書怎麼能把這一切都記載其中呢?釋迦牟尼佛在世時講過許多話,那經書還沒記載呢。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講法就講了那幾本書嗎?不可能吧?人哪人,總是用人的觀念阻礙自己。別管那些常人的說法。誰是修煉的人?誰是真正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誰是真正能修成的人?有史以來,從過去到今天,只有你們!(鼓掌)

  以前我講過,過去的修煉,過去的宗教,過去的神下世度人,他們真正度了人嗎?實際上他們真正起到的作用是給三界奠定文化,給人類奠定文化,給最後的宇宙正法做鋪墊。而且當時度的又都是人的副元神,並不是真正的人自己。即使這樣,那些被度的副元神也是被特定派下來的生命。原因是三界被造出來後,有一部份天體離三界太近,那麼離三界近的眾神就會看到、甚至接觸到三界,這樣離三界近的神就容易被污染因此而掉下來。三界內是有情的,眾生的理也是反的,環境是苦的,人又是強烈執著的,然而正神是慈悲的,容易被環境很苦中的三界眾生干擾,所以離三界近的神要經常換。用人的時間計算大約十年之內一定要換的,就出現這麼一個問題。那麼也就出現了利用三界內常人社會這個形式苦修煉、圓滿後人的副元神接替要換的神這種情況。派下來一些天神世界的生命,讓其在世上作為人的副元神修煉,其實也有投生其它生物的,圓滿後回去成為他要接替的神。這種情況是從有三界以後才出現的,在這之前還沒有換神的這種事。但是這不是造就三界的目地,是三界造出來後出現的一個現象與解決對神干擾的辦法。真正造三界的目地就是為正法所用。這期間神對三界做的一切,以及世上所表現出的一切,也都是給人奠定文化,奠定人將來認識法的基礎過程。

  我今天使用的這個語言說起來這麼輕鬆的,你們聽的也輕鬆,認識與理解也很輕鬆。時間、空間、歷史、萬物、天地、眾生、萬事、修煉、陰陽、苦樂,包括人與神,我輕鬆的就講出來了,你知道嗎?每一個詞的概念,它的內涵,都是經過千萬年歷史的實際演出而走過來的,歷史過程中孕育了語言中的內涵。主要是指漢語。所有人類認識的一切物體,每一件事情都能用人的語言詞彙去概括它、形容它、把它表達出來,這不是簡簡單單的造就出一個文字就能解決的,是必須有一個很深的、人真正能感受到的,切身體悟過的、經歷過那麼一個給人造成的實際而又深刻的過程,才能使人切實認識到這個字、這個詞、這個語彙所表達的內涵。說今天講的法大家一下就聽明白了,如果沒這個過程,我今天講的是啥大家可能都不知道。

  甚麼是「修煉」一詞?為甚麼叫修煉?修煉怎麼修?修煉的形式怎麼表現?修煉人是甚麼樣?這一切人都不懂那可就麻煩了。釋迦牟尼佛啊、老子啊、耶穌啊,這些神就必須下世,就要來實際演出這麼一場,給人留下這個文化,教人知道他的內涵,明白這是甚麼,包括修煉人經過的苦修與正信到圓滿的過程,等等等等。佛、道、神也都把正信、正修到證得果位提高的過程留下來了,人們也就明白他是甚麼了。雖然這樣,那一切與大法徒今天的這種修煉形式還是不對號,所以我說大法弟子的修煉是沒有榜樣的,路得你們自己走出來。

  弟子:營救小組在做營救孤兒講真相過程中,發現這是一個很好的向政府、金融界等社會各階層進一步講真相的過程的方式,同時也認識到這是一個各方面講真相小組更好協調配合的過程。如何減少重複工作,更好的應用大法弟子目前有限的各種資源做好營救孤兒的工作?請師父開示。

  師:這個事情大家都在醞釀,也都是在做的過程中。這樣做是對的,應該做。因為這些事情要牽扯到社會很多方方面面,包括美國政府,所以這些事情都得做紮實才能起作用。太具體的我還是別講吧,因為具體的還得你們做,但是這件事情必須得做。大法弟子的孩子,失去了親人的孩子,我們不能不管,那是我的小弟子、你們的小同修。我這個當師父的一直在想這個事,我想把他們接到山上去,集中起來給他們辦學校,集中起來撫養。(鼓掌)

  弟子:現在有的學員還認為身體消業起不來床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因為是到了最後階段業力得消下去。請問這種想法對嗎?

  師:不全是,因為人活著就會造業,大家在修煉中也是不斷的消業過程。只要在世上就會產生業力,所以修煉過程中也是在不斷的消除中。因為大法弟子是在正法修煉中嘛,比起常人來少之又少了,這種業消起來已經不是問題了。以前我不是說修煉人一步一步給你安排的嗎?就是一步一步安排到這一步的,還有很少量新產生的。但這些都能使大法弟子在正確對待後起正面作用的,不足以對大法弟子證實法造成干擾。到這一步的時候這方面基本上都是減的很輕的了,因為不能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

  那為甚麼會出現那些比較重的呢?我告訴大家了,各種的邪惡的因素都會鑽大法弟子還有執著和一時意識不到的常人心的空子。那麼當前最大的、最明顯的干擾就是惡黨邪靈所起的作用。特別是現在,在其它邪惡被銷毀的沒甚麼了的情況下,明顯表現就是那些惡黨的邪惡因素在起作用。目前的各種干擾與迫害就是這個原因,所以要嚴肅的對待、清除它。常人不相信中共邪黨有邪靈爛鬼,大法弟子知道。因為有邪靈的那個場,中共邪黨才能夠在世間立足。從巴黎公社一百多年來一直到現在,邪靈在人類空間布下了很大的場,過去這個場的密度很大。西方社會雖然反對這個邪說的黨,其實質西方社會也在搞惡黨邪靈的共產邪惡主義。現在西方社會搞的那個高徵稅、高福利,跟邪黨當時提出的東西是一樣的。邪黨只不過是暴力的強制拿別人的,而在西方社會堨u不過是採取了一種法律的手段在這樣做,其實質都是在搞共產邪惡主義的東西,而不是真正人類社會的正常的運作形式。西方社會反對共產邪說為甚麼還出現這情況呢?就是因為另外空間邪惡的因素在起作用。中國是形式上搞共產邪惡主義,實質上它是流氓幫派加邪教。在西方社會它是形式上反對共產邪惡主義,實質上在搞共產邪惡主義。

  弟子:最近大紀元登了很多有關邪黨將要滅亡的預言。請師父開示。

  師:這都是不同層次的神下世留下給常人看的。我們大法弟子就是走自己證實法的路。

  弟子:您談到銀河系會與宇宙分離以淨化三界,這是否意味著三界是銀河系而不是太陽系?

  師:是啊,我過去不是這樣講的嗎?其實三界的準確位置不是用人的固定範圍認識的。在人類的現代的物質化認識上,太陽系就是三界在這一層的邊緣,而人眼看不到的不同微觀粒子構成的各部份又對映著不同的更廣空間,在人所在的表面一層對映太陽系,在一定的微觀層次的範圍對映著銀河系,而更微觀層次對映著更大的範圍,構成三界是眾多微觀至更大的粒子組合,不同粒子構成不同境界、不同範圍,其實這也是用人的思維、語言能表達的部份,這只是粒子構成的不同空間對映人眼能看到、也能形容出來的範圍。其實更大三界範圍卻對映著整個小宇宙,傳說中的盤古其實就是開的這部份天地。這個範圍這樣說也是不準確的,因為這範圍中也同樣對映內部屬於三界外的境界。人言有限,用人的思維方式講法,是不能用全方位與各層理同時認識、思維與全方位的語言講法的。銀河系與以外天體分離看上去是這個範圍分離了,在銀河系之外就再也看不著天體了,人的肉眼和人的望遠鏡再有本事也看不見了。其實構成三界不同的境界情況是不同的。可是法是講給修煉中的人的,難度大、複雜的語言會使很多人難於修煉,真能修成圓滿才能看到宇宙的真實情況。要經過法正人間的那麼一段時間後,地球、三界完全達到淨化之後才能回歸。

  弟子:弟子感到,當一些以前沒有做好的事後來補上了,整體的正法形勢就會快很多。那某些地區弟子沒做好時,是否會影響整個的正法進程?

  師:正法進程不會影響,大法弟子證實法這件事情會受影響,是會拖後腿。因為別的地方都清理乾淨了,而有些地方邪惡還在起作用,迫害結束不了,邪惡清除不了。你們知道現在人往下滑的越來越快啊,現在人的道德敗壞的很可怕。再不截止啊,這個人真的是想要也不能要了。

  弟子:大紀元是一個大眾媒體,目前只有少數學員參與廣告經營。最近有位佛學會負責人也積極參與,但有些學員有所不解。請問師父如何能使更多學員參與?

  師:是啊,負責人參與想做大紀元那是好事,負責人實際上是協調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參與,這才是關鍵。你自己一個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體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負責人做的好。負責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個學員做好,那就做一個普通學員好了。關鍵是負責人的責任哪,得起到這個作用啊。再說一個問題,各地負責人必須放手大事、小事都得管的作風。各地充份發揮地區學員主動證實法的事要支持,不要限制,除非經常走極端的之外,老的大法弟子都成熟了,他們都在走自己圓滿的路,要清楚。

  弟子:東歐的學員是否應該退黨和退團?

  師:世人都要對這表態,但是目前不是很主要。東歐惡黨畢竟解體了。如果那埵酗H現在還是堅定惡黨信徒,那就會同樣被清除。中共是惡黨邪靈最後的主體,救度中國人就是解體惡黨的邪靈。

  弟子:我感到西方學員認為《九評》是華人學員的事。您能否給予開示?

  師:主要是華人學員,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世人都得表態,而且西方有許多人也對中共惡黨這個認識不清。

  世人說法輪功了不起還包括幾層涵義在堶情C其中一個問題是,一百多年來,這個共產集團社會和自由社會的互相之間一直在鬥爭,而且一直那麼激烈,冷戰時期好像隨時都有打原子戰爭的危險,也沒有人能說清中共邪黨是甚麼。誰說清了?只不過是互相在對罵。有那麼多研究這個惡黨的人與組織也沒有研究清楚它是個甚麼東西來。國民黨和中共打了幾十年,也沒說清楚中共惡黨是甚麼。法輪功把這個惡黨說清楚了,這不是很了不起嗎?這不令世人刮目相看嗎?為甚麼常人社會有很多人佩服大法弟子啊?人類的很多事情是常人根本說不清的。大法弟子能把其說清楚,這就是了不起。

  不只是西方社會,全人類都沒有認清邪黨是甚麼。大家現在急於解決的是救度被毒害最深的中國人,叫中國人看清中共惡黨。但是西方也有許多人也對邪黨認識不清,也有極少數人甚至是擁護邪黨的,那對他們來講不也是危險嗎?只是現在急於解決中國太多人都被其毒害的問題,所以就沒有把被毒害不嚴重的其他民族放在第一位。其它地區從目前而言被毒害的畢竟是極少數,大多數人都是不相信共產惡黨那一套的,而且是排斥的。可是中國人卻不同哎,中國人在中共邪黨的幾十年文化教育當中,有多少人還能認清這個惡黨啊?沒有出《九評》之前,每一個中國人也都說不清也認不清這個惡黨的,罵它也是在它造的文化之中罵,完全被它毒害的不清醒了,甚至在退黨聲明中都使用中共邪黨造的詞,如「我是『新』中國出生的」,「我是長在紅旗下的一代人」,「我為『黨』幹了一輩子」等。

  弟子:保加利亞弟子向師父問好。我們正在將《轉法輪》書翻成保加利亞文,您能否說幾句指導一下?

  師:(笑)能夠把大法的書翻譯好啊,其實也是自己的一個修煉過程。不要完全用修煉人認識的高層認識去翻,因為你們每一個人的修煉層次高低不同,同一句話大家對法的理解是不同的,所以會發生爭論不下的事。只要這個詞意、這一句話符合人的文化表面意思就行了。因為高層涵義是法的展現,所以內涵是翻不出來的。東方人和西方人的思維方式是有所不同,在認識法的初期是有那麼一點不習慣,但是如果真正去學去看是不影響的,因為神在起作用。

  弟子:請問共產邪惡主義的來源和中共邪黨有何區別?

  師:這就是為中共邪黨搞出的共產邪惡主義騙人之說,沒啥區別,都是一回事。惡黨的黨員是個人,一大堆黨員就是其惡黨的集體。這個集體有一個騙人的想法,說要搞一個「人間天堂」,就是所謂的共產邪惡主義。人間怎麼會成天堂呢?神造就三界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想把它變成天堂啊,是為了正法用的。(笑)如果將來三界還存在,人類社會的形式將永遠是人的社會,因為這是宇宙的需要。變成甚麼天堂,天堂在宇宙中到處都是啊,天堂可比人類多的多呀。出了表層空間都是天神的世界,宇宙之中都是天堂。

  弟子:南亞大海嘯怎麼回事?

  師:人類的業力大了就會出問題,但是從許多事情中大家可以看到,今天人類出現的事情很多都是舊勢力的因素所為,對人沒有起甚麼正面作用。人類出一件甚麼事情的時候必須對人類有一個正面的教訓,那才能夠使人真正的明白這是神在懲罰人,從而挽救更多的人。僅僅的為了懲罰而懲罰,人就更不信神。舊勢力的因素幹的這些事對人類沒有正面作用,人不好了就淘汰掉了。大海嘯在這個時間的出現也是警示人,三十萬人幾秒鐘就沒了。那年中國唐山大地震不是幾十萬人一下也沒了嗎?中共說有幾百萬軍隊,你真的邪惡起來,說不定那一下子也沒了。(笑)(鼓掌)舊勢力的因素是不把人當回事的,只有大法弟子在救人哪。

  弟子:大陸一批老學員抓緊最後時機站出來證實法,有的用真名退黨。他們委託向尊敬的師父問好。在政府機關工作的大陸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啊。(鼓掌)邪惡迫害的很嚴重的一批學員哪,也是因為執著心造成的。由於執著又不斷的出現反復,今天壓力下寫「悔過書」了,出來就後悔,發表聲明;明天被邪惡抓進去,正念不足造成嚴重迫害,他又寫「悔過書」了,然後出來他又聲明。被迫害最嚴重的就是這一批學員。而有些正念很強的學員哪,真的是做的非常好。因為明慧的報導是為了揭露迫害,做的非常好的大法弟子沒有作為重點去收集。實際上表現好的是相當的多、相當的多。

  弟子:作為剛剛步入大法幾個月的新學員,應該如何掌握學習《轉法輪》和新經文及過去很多經文的時間比例?因為我們在這個正法時期得法,所以想搞清楚哪個為先。

  師:作為新學員來講呢,主要的是學《轉法輪》,然後輔助的去看其他的大法書。不管是哪一個時期的,包括《精進要旨》,有時間都可以看。也別有時間少又都得看完的想法,不是這樣的。新學員能夠做大法弟子應該要做的事,真的很了不起。最關鍵是要看《轉法輪》,其他的輔助的看,有時間就看,沒時間只看《轉法輪》就行了。

  弟子:您可不可以說一說演出的重要性?

  師:大家搞的新年晚會啊,編排時很辛苦的。節目搞的很好,只演一場就完了,真有點愛不釋手。而且又能起到很大的正面作用,為甚麼不叫更多人看呢?幾個大城市走一走,巡迴這麼演,叫更多的人看到。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嗎?但是有一點要注意,必須是有條件的,誰走極端都不行,誰也別破壞自己的修煉形式、破壞自己的修煉環境。我是講「有條件的」,沒有條件是不行的,不能退學、休學。經濟條件不足而不工作來當演員也不行。而且只需要新年那一段時間,時間不長,不要休學、退職。別走極端,走極端了會帶來很多麻煩。

  弟子:法正人間時中共在人間全面解體,大瘟疫流行,社會動亂等等,其中哪一個因素最重要?

  師:好像不會亂吧?人類社會是神控制的,神叫人社會亂,它不亂也不行;神要叫它穩定,它不穩定也得穩定,是不是?何況那麼大一件事情都是為正法安排的,那這個形勢能不把握嗎?

  弟子:弟子想在台灣地區做教師工作的弟子中組織一個新的項目,編一套中文教材,一到十二年級。此項目工作量很大,是否會影響其它更重要的證實法的工作?

  師:如果這件事與證實法有關係你就做,如果與證實法沒有關係那就不能夠牽扯學員的精力。如果能夠對人類的道德回升起了正面作用也可以,可以做做看吧。

  弟子:有些學員是做生意的,但是產品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是否這樣的生意不應該做?

  師:你們的這點生意不算甚麼,那些國際性的大財團在不斷往媬擐憛C因為學員也要生活,還要證實法,還有一個證實法的環境,這些沒有大問題。如果那些大財團都不幹,你那點東西啊救不活中共,而且大法弟子做甚麼都有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因素。

  弟子:在大陸的人用化名退黨後,中共又要加強黨性學習,要求黨員學習寫筆記。用化名退黨的人如果被迫參加學習,是否又被打上獸記?

  師:退了那就退了,他心媕Y是有數的,他一旦聲明退了就有生命管他了。(鼓掌)

  弟子:有弟子在賭城做發牌工作,是否會增加業力?是否不該從事這份工作?

  師:工作嘛就是工作了。人類社會走到這一步了,說賭城那個工作不好,其實現在人類社會哪一樣工作是真正的人類的工作呢?到了今天這種社會形式,甚麼東西都隨著社會形式在變,所以只是一個工作而已吧。如果能有其它的工作呢你就轉轉,沒有其它工作你就做,因為現在的社會就是這麼樣一個社會了。

  說到這兒,我倒想說一個情況。很多西方人去賭城,實際上他是去玩去了,娛樂去了;而中國人,也有一些其它國家的東方人,他真的是去賭的,甚至豪賭,目地不同。

  弟子:您說大法弟子不能欠著債去圓滿,但我買了房子,向銀行借了五萬,要三十年才能還清,(眾笑)我應該怎麼樣處理這件事情?

  師:人類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會是偶然的。如果你說你向銀行貸了款,幾十年才能還清,可是大法弟子都要圓滿,怎麼能等幾十年哪?那麼這些事怎麼辦?這些事牽扯到人類的下一步。一旦牽扯到人類的下一步的時候,人類的社會格局、社會形式全都變了。再有,大法弟子真到圓滿的時候,你所有的事情師父都得給你解決處理,其實那時你們自己也有能力處理了。(鼓掌)這和我剛才講的問題是不同的,這是正常的生活中的事。有的學員腦子在想:我借錢也不用還,一走咱們就完事了。(眾笑)這個出發點是不行,出發點是不對的那可不行。

  弟子:(譯文)我煉功已有一年半了,我受益良多,我從心底媟P謝您。

  師:都是你們證悟來的,師父只是幫助你們而已。你們能夠堅定的走到最後,不被動搖的,儘管遇到這樣的干擾、那樣的干擾,你們真能堅定的走下去,你不用感謝我,全宇宙的神都佩服你!(鼓掌)

  弟子:山東,湖南長沙、衡陽,廣東佛山、河源、廣州、茂名、中山市、東莞、深圳,海南,山西,成都、瀘州,貴陽、佳木斯、撫順、太原、鞍山,北京、北京豐台區、崇文區、北大、清華,唐山、石家莊、承德,天津、湛江、大連、煙台、本溪、秦皇島、上海、昆明、新疆、福州、湖北、湖南、合肥、哈爾濱、開安、山西、南京、遼寧、內蒙古、呼和浩特,(眾笑)荷蘭、日本、新西蘭、法國、德國、印尼、新加坡、英國、澳洲、丹麥、尼泊爾、台灣、澳門、瑞典,多倫多,加州三藩市、奧克蘭、聖荷西、庫伯地諾,馬來西亞、阿根廷、香港、印度、土耳其、加勒比海地區、越南,二十一個國家六個地區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熱烈鼓掌)

  條子我都解答完了。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長時間鼓掌)

  我還要等著你們的好消息。(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