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四年復活節紐約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

  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鼓掌)

  我們這一次是一個盛會啊。(鼓掌)法會來的人也比較多,有四千來人吧。(笑)從現在的情況看,可以說在整個正法形勢中大法弟子在三界內做的都非常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為此師父謝謝大家。(熱烈鼓掌)

  這些年來我們遭受了很大的迫害,本來正法這件事情是個很嚴肅的事情,關係到所有的眾生。天體無限的大,眾生無量的多,多的無計其數。一個小小的粒子上都有無量的、數不清的眾生,那麼這巨大的天體有多少眾生啊?正法關係到這麼大的事情,而舊勢力也好啊、它們利用的一些低層的生命也好啊,干擾著正法,執著它們所要的,千方百計左右正法,這個罪是很大的。其實我也看的很清楚,從根本上講,舊勢力與最後最後那些舊的生命啊,就是想借用這次正法消除淘汰它們不想要的生命,從而叫一些生命干擾正法。舊勢力與對大法不能夠正確認識的生命,統統都算上,有一點對大法干擾與不敬的都會成為它們留不下的原因,最後那些高層舊的因素是要把眾多的它們不想要的生命都處理掉,所以它們就放縱引導眾多生命對正法起干擾作用。從根本講它們也知道,正法哪一層生命也是破壞不了的。除了我自己掌握著根本之外,最後那些生命在各自的境界中為了它們自己的安全也在把握著此事的安全,但是它們要淘汰的生命數量是相當的巨大。

  我在正法中早就發現了這個問題,無論在哪一層次每當我要清理哪一部份生命的時候,不用多說,也不用多做,一念就全解體了,非常的快。然而正法中要留下哪些生命就非常的難,難之又難,而干擾正法這部份生命對正法造成的干擾,已經使它們不能再有資格留下來了。所以正法中一旦有生命參與進來起了我不承認的干擾作用之後就是極其危險的,這是從本質上講。在這過程中,在各個境界中,在所有的層次中,左右正法的生命都有它們具體的表現、生命的層次境界的不同,在它們所在的境界中都有對正法認識的不同。因為眾多的層次、眾多的眾生對正法這件事情的認識不同造成的混亂,都充份的表現出了眾多生命在成住壞滅舊法理的最後過程中敗壞後的表現。

  無量的眾生是甚麼概念,大家想想,小小的地球上一個民族也好,一個國家也好,當出現一件甚麼事的時候,有多少人反對、多少人支持,懷著各種各樣的想法的人都有。那麼宇宙這麼巨大的一個天體,正法這麼大的一件事情,在眾生不知大穹之危、眾生之險的情況下正法又牽扯到所有生命的切身利益,眾生的各自表現,大家可想而知這一切有多複雜。很多學員一再想,證實法中我要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情況,我會做的更好。其實有一些個別開了天目的看到這些情況反而容易被干擾,個別人的執著使自己看到的情況成了干擾修煉與證實法的原因。所以我覺的,在這個期間大家能保證多學法是最好的辦法。作為每個大法弟子來講,一切事用法來衡量,就會走的更正,這樣看的見看不見的學員都不容易出現問題,因為有法在,就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不管其它生命是甚麼狀態也好,千變萬化的各種複雜的表現都無法干擾大法弟子。

  那從現在這個情況看,整個正法洪勢越來越接近到最表面,也越來越接近到最高、最後、最大、最中心。我以前講過有很多預言到了最後的時候都不準確了,中間的過程都很準確,到最後就不準確了,原因是雖然我們的宇宙體系巨大無比,我所說的眾多天體的概念與無量眾生都是在這個體系中,舊的生命形成的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大法弟子的這場迫害,具體的舊勢力的產生原因,正法本身與要救度的眾生等,都是在這個範圍之內。但是我們這個巨大的宇宙,不管它有多大,它在宇宙中不是孤立存在的,還有宇宙之外的因素,這些因素都是關係到宇宙能不能存在的根本,而這些因素更微觀,一切的變化是因為正法中牽扯到了這些巨大的因素所造成的。

  也就是說,這個宇宙在我正完法之後它能不能夠獨立的存在,比如說,一個球,你放在空中,一撒手它就會掉下去,一個氣球一放手會飛走。例子不準確,就說這個意思,實際上還不是這樣。宇宙外那些因素也得做,但是不管怎樣,正法中做那些已經不是問題了。這些因素不在我們這個宇宙體系巨大天體範圍之內,所有正法中預先要做的與舊勢力的安排,包括所有眾生的表現,都是在這個範圍,而在這個範圍之外就沒有這些問題了。但是由於它們的存在,也成為了微觀下的一種間隔,而這種間隔也在間隔著最後、最表面的世間,現在正法已經是在解決這些問題了。這些問題解決完之後,就基本就解決完了。我在上次講法中我說其實這個宇宙已經做完了,就是這個意思。

  雖然四年多的時間過去了,迫害沒有結束,是因為最後的原因還沒有解決完,可是整個形勢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大家也看到了那些邪惡因素少之又少了,包括我叫大家清理的黑手,鑽進三界內那些個壞神哪,這些也已經清理的所剩很少了,而且三界外還有一部份起負面作用的高層生命也在被清理之中。所以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由於左右正法的勢力越來越少,三界內的一切干擾因素的大大消弱,使世人也越來越覺醒。不止是世人,三界內的眾生都在覺醒,都在自己思考問題。還有一些人在邪惡的宣傳中頭腦媮棬d有一些迷惑,大家在講真相中把道理一講清,人們馬上就明白了,因為沒有邪惡的控制了。

  講真相過程中大法弟子確實起著重要的作用,而且做的非常好。條件很艱苦,連世人都知道,法輪功沒有錢,有的大法弟子生活環境還很差,在這種情況下,大家還要考慮到自己在社會上、在常人這方面的形像,因為大法弟子在哪堻ㄛO一個好人嘛,那麼在常人社會中、在工作中、家庭中、在社會的方方面面的交往中,給人都要留下大法弟子的正面形像。條件有限,所以大家做起來很困難、很艱苦,雖然這樣,正法這條路我們也要走正,不能走偏。要想走正,大家知道,正路只有一條路,向外邊邁出一腳都會偏。不能夠走偏,就顯的我們這條路走起來不寬敞,隨心所欲、想怎麼做怎麼做那就不行,那樣法就不會正。大家要走正證實法的路。每一步,每一件事情,包括大法弟子的言行,在社會中的方方面面的表現都要做正。在這一點上,大法弟子整體上基本都做到了,而且給世人看到的大法弟子的形像是非常好的。現在社會上也都很清楚了,也都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但是好人而且是一批最好的人。世人能知道這一點哪,那是因為我們大法弟子證實法中艱苦付出、艱苦的努力,才叫世人認識到的。芸芸眾生,世界上有七十多億人口,大法弟子在全世界相對的來講,還只是大海中的一滴,大家能做到這一點得有多大的付出?得付出多大的努力?了不起,真的了不起!(鼓掌)

  由於世人的覺醒,目前邪惡製造的這場迫害也就越來越難維持了。在世界上它們在失去邪惡能夠行惡的環境,在中國它們也在失去它們行惡的環境。大家看到了,也都聽說了,在做真相工作的時候,大家在這方面都有深刻的認識了。目前在中國大陸,很多民眾對這場迫害都是極其反感的。當然是有一些還不明真相的,那有待於我們大法弟子進一步把福音、把真相告訴給這些眾生。但是總有一些人還是不行,如果都行的話,正法這件事也就不存在了。如果宇宙中這些生命都能行的話,證實法這件事情真的就不會出現了。正因為它們不行了,那就真的會體現出過去宇宙眾生成住壞滅的最後狀態表現。

  由於正法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雖然世人對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在覺醒,可是世上的人道德還在急速的往下滑,這也是極其可怕的。結束的時間拖的越長,對挽救未來的眾生……,這件事情對我來講沒有甚麼困難,你就是掉在地獄我也能做,但是值不值得做,能不能再做了,那就是個問題了。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的時候,能夠使世人明白真相的時候,同時也會使人類的道德下滑得到一定的截窒。

  當然了,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大法成就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修煉中維護法是必然的。但是,大法弟子能夠證實法並不是為了承受這場迫害,更不是為了在世人中講真相,是因為迫害出現了、造成了這樣一種狀態,我才叫大法弟子去講真相。說清楚點,大法弟子的存在並不是為了講真相而存在,是舊勢力造成了這場迫害,使我們不得不這樣做的,我們是在反迫害中利用這場迫害,在講清真相中樹立大法弟子更大的威德。大法弟子的付出絕不會白白的付出。

  大家知道,無論從舊宇宙的法理中還是新宇宙的法理中都有這麼一個理,就是一個生命,無論他在宇宙中的哪一個空間、哪個環境中承受了甚麼苦、得到了甚麼福,都是有報應的,不是善報就是惡報,一定一定的。那麼大法弟子為眾生做了這麼多,在無辜的被迫害中巨大的付出都不會白白的承受,這一點是肯定的了,所以等待大法弟子的,將來一定是最美好、最美好的。(鼓掌)不管有多少行惡的生命,它出自於甚麼樣的目地、甚麼樣的所為強加給大法弟子的苦難與迫害,都會使那些生命因迫害而承受最嚴厲、最可怕的下場,而這種補償對它們來講是干擾正法造下的最大罪的報應,面臨的都是最可怕的。而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雖然承受了各種各樣的干擾與迫害,大法弟子從中得到的都是最殊勝的、最偉大的、直到永永遠遠的最高的威德。(鼓掌)

  正法的路啊不會太長了,不會總是這樣的,所以這段時間走過來的、能夠做的很好、在各種情況的干擾下都能夠走好自己路的大法弟子,都建立了自己的威德。真正的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作為一個生命來講,已經奠定了未來的一切最好的。做到這一步,我也放下心來了,我再也不為你們能不能行而犯愁了。(鼓掌)實踐證明大家都走過來了,將來你們回過頭來看一看,這條路是光明的,是偉大的,是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要說宇宙中過去有多少神下世度人、建立了甚麼樣的威德,我告訴你們,我真正的大法弟子們,你們將來的威德超過歷史上來過世間的一切神,(鼓掌)因為你們與正法同在。要珍惜,一定要珍惜你們走過的路。只有珍惜自己走過的這些路,大家才能走好以後的路。剩下的路不長了,把它走的更好、做的更正吧。

  在這場迫害中,每個大法弟子都變的清醒了、理智了。我當初在傳法這件事情剛剛開始的時候,我面對著坐在場上的人在想著一個問題。當時的那些人的思想中很少有正念,甚至於很少有他自己的真正主念。人受社會的各種意識的影響,在後天的觀念中養成的對世間各種事物的固有的想法,還有一些外來因素對人的左右、干擾。我當初面對的就是那樣的一群眾生。那時很多學員們說大法好也是言不由衷的,有的對自己身體的巨大變化感覺上也似是而非的。面對這些眾生時,我就在想:他們能不能行啊?能不能從這樣的一個狀態中走出來?而且修煉的路上還有對他們修煉與對我正法這件事情干擾的那些因素的存在,多難哪!我那時時時在想這個問題,我現在不再擔心這些問題了。尤其從這場迫害中走過來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冷靜了,越來越明白了自己在幹甚麼,正念越來越強,意識越來越清楚。不但我不擔心這些事情了,我看到大家的狀態就高興。(熱烈鼓掌)這批生命真正明白了,已經是由自己正念主宰著自己的生命了,而且是在正法中修煉的生命,明確自己要走的路,明確自己生命存在的目標和意義,了不起。所以從現在這個情況看,我不擔心甚麼啦,我也知道越往後做下去大家會做的越好。證實法中很多辦法都是你們自己想出來的,很多困難都是你們自己解決的。在證實法中,你們在想著如何能夠做好證實法這件最偉大的事情,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思考著共同的事,大家互相配合著,也在互相研究、探討、爭論中拿出好的辦法。不管怎麼樣,這也就是大法弟子獨特的修煉方式,歷史上還從來都沒有過。(鼓掌)

  今天呢,是復活節,神的復活!(熱烈鼓掌)我不多講了,借助今天的這個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復活吧!

  (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