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

  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

  我過去講過,邪惡隨著整個正法形勢推進的清除和大家講真相中使世人越來越清楚我們的時候啊,邪惡呢也是越來越少的時候。雖然舊勢力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它們在三界內安排的東西還在發揮著作用。那麼也就是說,雖然邪惡很少了,現在整個世人也都急速的在覺醒,但邪惡還不死心。那麼這個時候邪惡沒有最後徹底清除它之前它還會起作用,它們還是那樣邪惡,只不過它的力量小了、它們能夠行惡的地方少了。

  大法弟子目前除了自己個人的修煉之外呀,大家還要做大量的講清真相的事。那麼講清真相,我想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這已經是你們今天的修煉人特殊的修煉方式了,在歷史上沒有過,也可以說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壯舉。大家知道過去修煉只是求個人的圓滿,而大法弟子面對的事情就很大。大家知道,我一再講,我說今天世上的人哪都不簡單。如果都不簡單的話,那麼你們救度的人、救度的生命、救度的眾生就不是一般的生命,也不是一般的修煉人能做得了的。只有在今天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才能做的了,才配做,才允許做,那麼也就是說肩負的歷史責任是很重大的,同時也是在奠定著未來。

  大家知道,宇宙的一切在正法中已經做到最後了。可是三界這部份還有最後最後的更高層的生命存在,它們的存在就起著間隔作用,邪惡還能在世間行惡。三界與穹大的宇宙相比雖然很小,卻對映著,就像宇宙的焦點一樣。雖然這個地球很小,雖然我們面對的是宇宙最低層類似神一樣的、有神的外形的生命——人,甚至於你們修煉的方式都是從宇宙的最低修煉方式開始,卻肩負著巨大的使命。

  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救度了很多應該挽救的生命,但是還不夠。其實到現在為止,大家做到的還是有限的,從數量上來講比例還是很小。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是最大的。大法弟子的主體是在中國,那麼那堛漱j法弟子應該做的更好,應該在教訓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的更正,應該叫更多的眾生得救,應該發揮大法弟子主體的作用。其它地區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圍繞著中國大陸這個大法的主體在做,在抑制邪惡的迫害,減輕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壓力,也協助著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總體上從大法弟子整體證實法的情況看,大法弟子都能夠在正法時期基本上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

  當然呢個別的還是有,不精進的呢也一直有,因為大法弟子有三種情況嘛。第一種就是早期和師父有約來的,第二種就是歷史上結過緣的,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和我結過緣的。那麼第三批呢,就是這一次傳法中大門打開了,根基好的、有不錯的看上去能行的進來了,可是在實際的表現上不太盡人意。到目前還有的人在私生活上根本就不是修煉人的行為,這樣的,無論你做的再多也不能圓滿。在講清真相中揮霍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用來做資料的錢,我一直在告訴你們做甚麼事首先要先想到別人,你們在使用大法弟子的錢物時想過這些嗎?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你們一念一行邪惡都在虎視眈眈。你們執著甚麼邪惡就加強甚麼,你們思想不正它們就會叫你不理智。大家都在為大法付出,而有的人卻無恥的向學員要報酬。你是在修嗎?你在和誰講條件?修煉人的形像哪堨h了?修煉人的威德怎麼樹立?你以為師父在領你們搞常人的政治嗎?還有的人頭腦一直不清醒、不冷靜,自己不注意安全,更不注意其他人的安全。因為當初這批學員走入大法弟子中時就知道在魔難中、在考驗中、在那麼大的業力的消減過程中對他們來講都是很嚴峻的考驗,行和不行,那個時候都是未知數。當然這部份不理智的只是很少的。

  從現在的情況看,我覺的基本上大多數都行了,但是呢還是有不行的。用人心對待法,用人心對待大法弟子的被迫害,用人心對待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特別是講真相,還有很多人重視不起來。我這堨D要是講中國大陸的學員,一些人還是正念不足,對講真相也重視不起來。有的人在這場迫害中啊,還起了很不好的作用,一會兒明白了,一會兒又糊塗了。人哪,不管你是哪堥茠滿A不管你有甚麼樣的根基,到了人這兒就到了迷中了,在舊勢力造的這個假的人類社會狀態中、假的文化中走出來真是難。但是每個生命也不都完全在迷中,還有明白那一面,還有自己先天本性奠定的生命基本的根基,這都是能起正面作用的,都應該發揮著很好的作用的,也就是說應該是有正念的。實際的表現,我看到,有一部份表現的非常的不好。但是大家知道師父是來幹甚麼來了,我在正法這件事情中就是為了救度眾生,包括地上的世人,(鼓掌)能救的就是要救。我看問題和大家、和世人不一樣。人看到一個人犯了錯誤簡直不可饒恕了,我不這樣看問題。我全盤的看一個生命的整體,哪怕還有一線希望我都給他希望。

  世人說你們師父不是本事很大嗎?為甚麼不如何如何?不像他們想的。真念定下淘汰的,翻手之間是可以毀掉,那我來幹甚麼來了?我為甚麼要為眾生承受這麼多?那一切不都白做了嗎?因為地上的一個生命對映著天體、對映著很大的事情,這堿O一個焦點,一個人的犯罪呀就不只是一個人的犯罪,大家想想,很可能牽扯到一個龐大的天體體系。如果是這樣的話,一個生命毀掉可能是一個龐大的天體體系的毀掉,有的還不止是這些呢,因為一個地上的生命,如果他犯罪了,那麼誰利用過他、誰安排的、誰操縱過、誰指使過、誰的因素在起作用,牽扯的就不止是一個天體、兩個天體,是巨大的天體,都將為這件事負責的。這是宇宙的理呀,這是宇宙正法擺放一切生命的根本準則。人這塊幹了壞事,只找人算帳,人也承擔不起,銷毀到甚麼成度人也承擔不了。那不是簡簡單單的人在犯罪,那是有高層生命的因素參與所造成的。

  但是反過來講,如果這個人真的正念起來了、明白了,那麼人想做甚麼呢,作為高層生命也看人這一面的。人要是真想做好,那誰也沒權力叫人犯罪,誰幹誰將被打下去。一個生命的主體能起正面作用,在歷史上就是這個生命已經是不好的了都可以減去他們的罪,因為整個宇宙的正法準則就是看生命對正法的態度。地上人的整體狀態是上界的控制,那麼人的態度就影響著上界甚至更高層次。

  有許多學員有能力看到一些景象,看到一些情況,實際上我告訴大家,其實都是龐大宇宙中具體不同層次生命的表現,都是那些不同的生命、不同的神個體生命的表現。而他們巨大的主體王的表現才是關鍵,他們往往都知道很多真相,他們的表現呢,那和具體的生命的表現還不是一樣,所以有些學員能看到的都不是主體的表現。那麼講清真相這個問題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實際上遠遠超過了你們個人修煉。你個人修煉只是成就了一個生命,而你們在救度眾生中所起到的作用卻成就了眾多的主體生命、無量的眾生,甚至於是更龐大的天體,就肩負著這麼大的事情。

  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的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

  宇宙有一個大家都知道的理,就是生命都將承受自己在歷史上造成的一切善果惡果。在清除舊勢力安排的一切迫害中,大法弟子付出多少將得到多少。一個普普通通的生命,承受了好、承受了壞,他將都會在未來呢兌現他所得到的那一切。大法弟子在這次迫害當中所遭受的迫害與痛苦,都將在歷史的未來賦予大法弟子更大的榮耀,是宇宙眾生中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榮耀,因為大法弟子是正法時期的大法造就的弟子,和正法同在,這件事情本身就把大法弟子烘托了很高,而且是師父直接度著大法弟子。

  這件事情本身榮譽很大,大法弟子也得對的起這個榮譽。也不要師父一講大家又明白了,有的人馬上甚麼都不幹了,就一心一意的專門做大法的事了,那麼你又可能被舊勢力利用,因為它們就是在鑽空子。我今天告訴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這種形式修煉,不能走極端,就是這樣平穩的在證實法中充份的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大家有許許多多的困難,除了做好證實大法的事,還要平衡在世間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家庭的關係、與社會的關係,這是很難。難,可是這是大法弟子必須走的路。

  我過去早就講過,我這件事情是分兩步做的。如果我要是一步做完這件事情,那麼這場魔難是全世界性的。得法的大法弟子將是幾十億,而起負作用的也是相當的多,也是有多少億,那麼這場魔難就造成一個全世界性的魔難。如果這件事情要是那樣做的話,全世界都將被攪在其中,誰也逃脫不了。每個人、每個生命在這一次中都要擺放自己的位置,能修煉的、能走出來的,反對的、持不同想法的,都在擺放自己。那麼幾十億人一下都來修大法,如果不採取這種方式修煉,幾十億人出家,那對人類社會來講就是災難,是對人類、是對這一層法不負責。雖然我把它分兩步做了,沒有這些事情的出現,但是將來不是要有眾多的人修大法嗎?那麼這種修煉形式可能就是為未來的眾多修煉人留下的路。

  從大法弟子的責任來看,有許多事情還需要更深入的去做,特別是講清真相。更深入的把講真相的這件事情做的更好,關係到未來的人得法,關係到眾生的得救,關係到對舊勢力的否定,關係到消除邪惡與這場迫害,也關係到個人的圓滿。其實有的學員實際上一直做的不是那麼太好,而且有許多大陸的學員還在以各種藉口不走出來,還有一些被所謂的轉化的,自己覺的很丟人,又不好意思、沒臉走出來的,灰心喪氣的,還有這樣一部份人一直也是沒有走出來,躲在家堿摁恁A還找藉口,實質上是怕心在作怪。我也希望中國大陸的其他大法弟子幫幫這些人,叫他們走出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這件事情沒有結束呢,對任何一個生命都是機緣,都是機會。

  救度眾生,在神的眼堿搳A絕對不是像人類社會的一個人犯了錯誤、去用人的方式使人改過那種做法。神是慈悲的,有著最大的寬容,是真的為生命負責,而不注重人的一時一行,因為神是從本質上使一個生命覺悟,從本質上啟迪一個生命的佛性。從這一點上來看哪,大家在講清真相中還要加大一些力度,還要做的更深入,做的更好、更紮實,絕對不能敷衍了事,認真做好才能夠救的了那麼多的人。所以在中國大陸個別人與別有用心的人無論以甚麼藉口不叫學員講真相都是在干擾,都是邪惡利用人在干擾,這樣做的不是邪悟也是被邪惡利用了,或者是別有用心的人在起負面作用。講清真相這件事情一定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到底。這件事沒有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做,我們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的。

  再講一個問題。大家知道大法弟子隨著不斷的在證實法中修煉,有許多在常人中生成的不好的東西隨著你們在修煉過程中逐漸的去掉了,但是有些東西只是減少了,很多東西是真的去掉了。那麼減少的東西就是沒有完全去掉,還不能完全去掉的也是有目地的,叫大家在圓滿前能夠在常人社會中生活、能夠在常人社會中救度眾生、能夠做大法弟子今天應該做的事。但是呢,因為有這些心哪往往也會反應在你的修煉中、生活中,你在不同環境的言行,甚至你平時的一思一念也會反應出來。你被常人心帶動了,在那一瞬間,或者在那一會兒,在那一件事情上,你的行為就等於是常人。你經常不能按照大法弟子、修煉人的要求去做,那不就是常人嗎?

  不怕有這些常人的東西,行為上能夠抑制它,能夠堅定自己,堅定正念,行為上做好,這就是修煉。要沒有這個東西還不算修煉了,正因為有這點東西,你能夠修自己,從中能夠堅定自己,在這個複雜的環境、這場迫害中能修自己,就更顯出大法弟子的了不起,是這樣的關係。可是大家要是不注意,有許多時候它會表現出很執著。

  其實有很多時候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為了做好講真相、做好大法弟子的其它事情,大家經常引起一些爭論。有一些學員的表現大家都看到了,常人心很重,有的學員很輕易的就被常人心帶動。很久以來我就在注意一個情況了,我一直不和大家講,因為你們講真相、做其它證實法的事情都很重要,我不想因此被沖淡了,所以我就一直沒講。你們注意了沒有:我們有許多學員是不能被別人說的,一說就火,一說心奡N受不了。這個東西呀已經非常的突出了,你們仔細想一想,連我這個師父都說不了你們的。今天你們都知道師父真的為你好、慈悲中為你們說法,如果我改變一下態度,我撂下臉來跟你說話,你馬上就會受不了,真的。有人說師父怎麼跟我說都受的了,那你是人為的在想,因為修煉是紮紮實實的,是必須得真正能夠達到那個標準的。

  大家知道,有許多東西、許多的執著心為甚麼那麼去去不掉?為甚麼那麼難?我跟大家一直在講,粒子是從微觀上層層組合一直到表面物質。如果在極其微觀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個執著的東西形成的物質是甚麼?是山,巨大的山,像花崗岩一樣的頑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動不了它了。過去大家知道有許多修煉人都是副元神修煉,他們的師父面對這些事情根本就無能為力,所以這個身體在修煉中他們根本就要不了。是因為在修煉中他們去不掉那些大山,他們鑿不掉那大山,他們只能想辦法抑制它,在定中、在無念中去抑制它,在這一生中不讓它發揮作用,在他修煉的過程中不讓它起念,就只能是這樣做。使修煉中能得道的那一面儘量不受它的影響,不至於引起這些執著,這些不好的反應會使他修煉不成、使他掉下來,不至於這樣。所以到了一定時候、能圓滿的時候,這個身體趕快扔掉,一秒鐘都不能等。

  如果一個修煉的人不想去掉自己的執著,經常找的藉口就是「別人對我說我就不愛聽,師父跟我說我就愛聽」,師父跟你說的時候你那個大山自動就不在了嗎?那個頑石不用修一下就化掉了嗎?我要是給你這樣做了那也不算你修煉了,所以不能這樣做,得靠你自己去把它修下去。有許多事你們是做不來的,但是師父呢能做,可是師父怎麼做呢?不是說我一跟你接觸就拿下去。你堅定正念的時候,你能夠排斥它的時候,我就在一點一點的給你拿;你能夠做多少,我給你拿多少、就給你消下去多少。(鼓掌)可是作為修煉的人來講啊,你得真正的能夠像修煉的人那樣要求自己,雖然你有時還做不到,最起碼你得有這樣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

  現在很多學員根本就意識不到。時間長了師父沒有說這個方面的問題的時候,很多人真的在助長這些東西。我在《轉法輪》塈r早就說過這些問題了,這是修煉人一開始初期就得做到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是嘴上做到,是根本就不動心,這是從法中認識到的。我告訴大家多學法、學法、學法、學法呀,你們不注意學法的時候,肯定這些東西就會助長。就不愛聽不好聽的,就願意聽好聽的,別人不能刺激我。大家想想,常人不就在常人中想享受這些高興事嗎?享受好聽話嗎?作為修煉的人,你要常人這些嗎?我告訴你們,作為修煉的人你也在常人中,你就得聽那些不好聽的,你就得能聽那些不好聽的,(鼓掌)否則這個最基本的修煉問題你都沒解決,自己還說自己是大法弟子。

  一個修煉人呢,為甚麼我們有時候爭論不下?為甚麼總是強調別人的態度?為甚麼別人一說甚麼心就動?不是罵都不動心嗎?矛盾中有很多因素是這個東西在起作用,誰一碰到這東西就衝動,心都在跳,這時就想不到為法負責了,是自己氣不過。有的人哪總是強調:啊,那個人為甚麼總是這樣態度不好?他怎麼對誰都這樣?也有人說:大家對他都有想法。要叫我這個師父說呀,大家都錯了。你們都沒有願聽好話的心了,你們都能做到罵不動心了的時候,你看他還能不能這樣做了?正因為你們都有這樣的心,才會有衝擊你們心的因素;也正因為你們起了這樣的心,你們才反感;你們都有這樣的心,你們才形成大家都反感衝擊了你們心的人。你們都能夠在強烈的語言衝擊下心態平穩,根本就不動心,你看看還有沒有這樣的因素存在了?

  我不是告訴大家修煉人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嗎?我不是多次對你們講了修煉人不動心嗎?師父今天就是一個肉身形像在人世間,可是師父有許許多多的能力,我有無數的法身,都在解決著大法弟子應該解決的事情,正法中解決正法的事情,在做著許許多多的事情,不體現在這邊。但是我講給你們的是正理,是宇宙的法理,是成就大覺的法。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求的是甚麼,修的是甚麼,這個最基本、最簡單的東西都忘了嗎?

  是呀,大家在講清真相,很多事情做的很忙,也有許多事情要做,表現了大法弟子了不起的那一面,可是最基本的東西別忘了修掉啊。那不是說到了關鍵時候我就行了,不一定的。任何矛盾來了都是突然的,到了關鍵時候你可能就不行,因為它不是想像的,也不是嘴說的。就像修佛一樣,說我真上那去我保證行,我甚麼心都不要,可是你沒有去掉那些因素它怎麼能夠行呢?它是不行的,因為這個生命就是這樣造就的。一塊石頭你放哪堨汐椄O個石頭,一塊金子你放哪它都是金子嘛。

  大家都知道,在修煉中的思想你不去有意想甚麼它自己就往出返不好的念頭。為甚麼呢?不就是因為它有這個東西嗎?當出現任何矛盾,出現任何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除了倆個發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為甚麼叫你看到?更何況我們直接是矛盾者之一,為甚麼就不修自己呢?

  今天提出這個問題呀,我也是找這麼個時機,覺的應該說了。講出來大家要注意,就要重視起來了,使大法弟子證實法這件事情做的更神聖,不要像常人一樣。常人做大法的事情只積福份,而大法弟子做證實法的事情是功德,要圓滿好自己。

  再講一個問題。大家知道啊,大法弟子有許多事情要留給未來。不一定是留給人,也許在宇宙中,你們在證實法嘛,在某些方面看行不行,走出未來的路。雖然他表現在地上、在人這兒,可是如果放大了之後,在不同境界那就是另外的表現了。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修煉中的路大家互相都是不同的,就是說每個人修煉的路都不同。宇宙中各種各樣不同層次的未來生命狀態,可能在你們這都有一定的體現,就看你們在證實法中自己的路走的正不正、好不好、能不能行,還帶有這樣大的因素在堶情C

  你們中有一部份是帶功能在修煉的,有的人可以看的到,有的人可以使用一些功能。我剛才講,每個人都在走大法弟子應該走的不同的路,你們走出的路對宇宙的未來都是有影響的。如果叫哪個大法弟子帶著功能修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給未來的生命在奠定甚麼,因為大法弟子就是這麼大的責任,就是身帶這麼大的重任哪。很多事情我不給你們講、不想講透,就是因為怕你們起各種各樣的執著心。

  如果這部份修煉中帶著功能修的沒走好自己的路,今天被干擾了,明天又邪悟了,後天又被甚麼東西搞的心血沸騰、找不著北了,我告訴大家,那就沒有走好給你安排的這條路。給你安排的這條路是宇宙中有這樣的因素給了你,讓你來走。大家聽懂我講的這個意思了嗎?(鼓掌)而有些個別有功能的學員卻辜負了重大的使命,沒有走好,認為自己有點小本事,沾沾自喜,甚至於不止是一個顯示的問題,甚至於走了很大的彎路,甚至有的邪悟,還不悟!你辜負了這宇宙對你的重託,這不是一件小事。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各方面都得注意。大法弟子回過頭來看看你走的路,在不同的環境中,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就包括你在世間上的工作、你的生活方式,都是有原因的。

  我今天講的法,是連中國大陸和中國大陸以外的學員都包括在內的,這是整體出現的問題。大法弟子這段時間在證實法中其實都做的很好,很多具體事情我不想去說,因為那美好、那驚奇、那神聖,還是留到你們自己去看。在這個時候只要能夠平穩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這三件事,你們就能走的過來,一定能走的過來。(鼓掌)

  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想落下一個人,所以呢,師父的想法啊往往和你們想的不一樣。有的時候你們覺的有些人不可靠、有些人不可度、有些人如何如何,我可不是和你們一樣的想法。大家知道,我今天度人的門開的這麼大,人類社會眾生的工作也就是這樣,幹甚麼的都有。每個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學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們。(鼓掌)你們怎麼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強的正念才是最偉大的。從每個人做起,真的把我們這個環境啊變的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會解體,一切做不好的學員就會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會促使他們做好。

  人哪,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是很可怕的,因為賦予那麼大的責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沒有完成的時候,那相對來講和一個生命的圓滿那是成反比的,那個生命,那真的要進無生之門了。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當然啦,人類社會畢竟有那麼一批世人已經不行了,那就隨他去。我今天講的主要是講我們大法弟子要做的更好,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

  做的不好的仔細的想一想,千萬別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你可以不信,你也可以走你的路,可是我一再講,這麼大的一件事情在人類社會的出現,這麼大的一個人群在社會上的表現,我李洪志講出的法是千古以來人都想知道、都想得也得不到的,(鼓掌)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冷靜的想一想,那些沒做好的,千萬別因為無理智與人的執著毀了自己的永遠。

  我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

  (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