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

  大家好。(熱烈鼓掌)

  我們這次法會啊人也比較多,一個會場裝不下,其實我已經連續參加了四個會場了。(鼓掌)

  從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到今年的「七.二零」,整整過去四個年頭了。這場迫害也持續了四年,大法弟子在這四年中也經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驗。我們不承認這場迫害,但是它發生了。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在這場迫害當中,怎麼樣去排除舊的勢力強加給我們的這場迫害、否定舊勢力的這場安排,怎麼樣能夠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在這場迫害中怎麼樣救度眾生,這都是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責任。這些事情大法弟子必須得做,而且要做好。但是實踐證明大家也做的非常好,震撼了宇宙,震驚了宇宙一切眾生。

  這場邪惡迫害的成度不是人能夠想像的,還有它背後的、很可怕的因素。這場對民眾的迫害和以往的迫害不同,它們迫害的目地、使用的手段之下流與殘暴在社會上又極力的掩蓋,爛鬼與世上的流氓利用著這個政權的權力,搞了一場最卑鄙下流的、最能反映出邪惡本質的、又用最流氓無恥來偽裝的、前所未有的這麼一場迫害,完全都是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嚴峻的;對眾生的迫害也是嚴重的。人類會覺的這是對人類的人權、信仰的自由與基本人性的踐踏。其實,這是宇宙中邪惡因素對正法、整個宇宙走向未來的一場嚴重的破壞和干擾。一切參與這場迫害的都將負歷史責任,所有參與的都逃脫不了它們自己在這期間確定的未來位置。

  在這場迫害中,有多少世人被毒害了;有多少眾生因為世人被毒害了,從而造成其連繫著的龐大的天體的解體。為甚麼要正法?就是要救度宇宙的眾生。救度宇宙一切眾生,使不好的生命規範成好的,使有罪的生命消去罪業,使那變異的生命從新組合成好的生命。大法會給人類帶來這樣的美好,會給宇宙眾生帶來這樣的美好。可是在這場迫害中,真的就使許多生命失去了被救度、得度的機會。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碰到的這場鎮壓是前所未有的。從另外一方面講,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能夠面對這些,你們也能夠從這巨難中走過來。實踐證明啊,你們走過來了,邪惡的勢頭已經在快速的回落。人類社會,在中國大陸也好,在其它環境下也好,你們也看到了,這場邪惡已經沒有當初那種猖狂的勢頭了,減少了眾生與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的損失,這與每個大法弟子共同努力是分不開的。當然啦,正法的洪勢在更迅速的向前推進著。可是在正法的洪大趨勢沒有到來之前,為了避免、減少對大法弟子和對整個人類,甚至於連帶的更廣大的生命群體的毒害,為了減少這個損失,大法弟子付出了許許多多。每個走在證實法中的大法弟子都在充份的發揮著自己的能力,運用自己在常人社會中所學之長,證實著法、救度著眾生、講清著真相,做的非常好。

  其實常人在這場迫害中受到的迫害是更嚴重的。在這種毒害的謊言宣傳下,造成有許多人已經不可能再救要了。而這個不能救要了的人,對於他來源之處,支撐他的生命的不同高層更大的、眾多的生命群體也隨之要解體。講起來只是一句話,可是那實實在在在宇宙中發生著的這種巨變卻是可怕的。當遙遠的宇宙天體解體的時候,人看到了覺的很壯觀,視為探索;當近在眼前的星體解體的時候,人類就不會有這種壯觀的心情了。可是那些龐大的天體、巨大的生命解體的時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其中有多少生命啊!無計無量的眾生將毀掉,這一切都是宇宙中舊的因素幹出來的。它們按照宇宙中變異了的觀念在我正法中安排了它們想要淘汰的、它們想要保留的,安排著它們所要的一切。這一切都不是我的本願,嚴重的干擾了正法,嚴重的干擾了救度眾生。所以這些所有參與的、干擾正法的因素,一直到人這兒的邪惡生命,都將承受歷史的責任,絕對逃脫不了的。

  從大法弟子證實法這方面來講啊,我們是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但是我知道舊勢力它會出現,或者是這個形式,或者是其它形式。因為在正法中所觸及到的,不只是個別的生命,是整個宇宙的生命,任何生命都逃脫不了這次宇宙的巨變,所以觸及到的生命,都會帶有他們對正法的認識,從而用他們的觀念來看待正法這件事情。參與者層次越高對正法的干擾影響就越大,他的一念、一動,就會使下面天翻地覆,所以這場迫害說起來,最根本還是宇宙最上層認識不同造成的。它們的所想所要,造成了對宇宙正法的干擾。所以我知道這一切會這樣,我知道下層生命被觸及到的時候會出來要幹他們的事,也許是這樣幹、也許是那樣幹。所以大法弟子在世間聽法、得法、修煉、奠定大法基礎這股力量,就是為了能夠在這個期間挽救眾生,也建立著大法弟子的威德,從而成為大法造就的最神聖生命。也有許多大法弟子在歷史上發過洪願,要救度眾生,要在宇宙成、住、壞、滅的最後階段做出自己應該做的。

  在這次正法中啊,大法弟子兌現著自己的諾言,也充份發揮了自己應該做的,特別是那些做的好的,兌現了自己的誓約。不管怎麼樣,在這場迫害中,大法弟子無論被迫害到甚麼成度,等待大法弟子的都是最美好的。因為人世間看到的生與死,那不是生命的真正的生與死,所以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無論他被迫害到甚麼成度,他都將得到甚麼成度的榮耀。從這一點上看哪,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當中,嚴格的說,不管你們眼前遭到多大的痛苦,但是呢,作為修煉的人是不求世間得失的,修煉的本身就是求得圓滿、生命永恆的榮耀。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啊,實際上,你們是在這種環境中啊,得到了一個錘煉、證實法、顯耀你們大法正覺的威德的機會;(鼓掌)而真正被毒害的卻是其他的眾生,他們將真正的失去生命;而被迫害的這些生命雖然失去了世上的一切,但是迫害者本身將是永遠失去那生命的一切。宇宙法理是公平的,一定是這樣的。

  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無論我們經過了多麼嚴酷的這段歷史,沒有甚麼值得悲哀的。我們心媟Q的是救度眾生,你們要兌現自己為法而來的生命與你來在這堛熒N義,所以我們沒有甚麼遺憾的,等待大法弟子的也都是美好的。最可悲的就是那些個被迫害的世人和舊勢力本身,他們的下場才是真正可悲的。

  我們從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走到今天哪,時間並不算長,但是大家卻感到很漫長。因為你們切身感受到了邪惡勢力造成的恐怖環境,感受到了精神上的壓力給修煉者家庭帶來的痛苦和魔難、給修煉者帶來的難度,所以感覺時間很漫長。其實在整個宇宙正法中,就是一瞬間,是因為不同空間的時間造成了對時間的感受上的長短。一分鐘、一秒鐘可以叫一個生命走完他自己感覺是漫長的一生,一萬年也可以叫一個生命走完一段感覺上非常快的一生。實際在整個正法中啊,我們很多學員當初在很難的情況下都想過:這場迫害甚麼時候結束啊?現在說這個話的人比較少了,大家都很理智了,面對邪惡也更加清醒了,認識到了不同的邪惡它們的目地所在,也認清了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所在。

  其實我們走過了這段歷史之後回過頭來看一看哪,還真是別有一番感受。我們從那樣嚴酷的環境中走過,我們從人類的最邪惡的一段歷史中走出來,因為這不只是人類本身造成的,這是整個宇宙生命在這婸E焦造成的。這場迫害在人世間的這些表現是不同層次上所有生命在這兒、在利用人的行為在表現,所以大法弟子承受的也不只是人給我們帶來的痛苦、壓力,是很高層次天體的參與,甚至於是更多不同層次天體的參與造成的。宇宙眾生都在注視著人類,三界成了宇宙的焦點。

  當然這場迫害呢,高層次舊的生命在歷史的久遠年代它們就已經在醞釀著。我講過三界是為了正法而建造的,過去在宇宙中根本就沒有三界這一說。也有學員問過我,說師父,其它的大穹有沒有三界?我說沒有。因為宇宙正法就在這堙A就在這堸窗A所以就在這堻y了三界。這個三界中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從人到物,所有的生命都是為這法而來的。過去的時間在整個宇宙中看哪,並不太漫長;可是呢,在宇宙不同層次的眾生看來,時間卻過的很漫長,許多生命已經不知道三界的產生原因所在,他們忘記了三界產生的根本目地是甚麼。以前我也講過,我說一切都是為這法來的。三界之內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成、為法而造就的,但是呢,可不都是表現上起正面作用的。這些表現上不起正面作用的,當初舊勢力安排中認為它們也為法做貢獻了,所以舊勢力覺的這些生命也要圓滿的。我說不行!本身這場迫害,在正法中是不被承認的,所有起負作用的都是參與舊勢力的迫害,都將被淘汰。一定是這樣的,無論過去你是誰。

  很多學員都講,說師父真慈悲。嚴格的講,其實我不在慈悲之中,我也不在惡中。我如果是在慈悲中,那負的生命在宇宙中就被淘汰至盡,宇宙就將失去平衡,眾生就會因此而活的沒有意義了;我如果在惡中,那善的生命如何生存?宇宙將成一個魔體。我沒有這一切,我不在這一切中,但是我知道這一切,我能夠掌握這一切,我也均衡著這一切。宇宙的法理是絕對公平的。我抱著善念,我抱著救度一切眾生的願望來了。(熱烈鼓掌)實踐證明我也是在這樣做著,恰恰是舊勢力干擾了這場正法。

  舊勢力在當前哪,已經被徹底的淘汰至盡。從最高形式一直到它們舊勢力所安排的那些個不同層次上參與正法、左右正法的那些個所謂的神、變異的生命,都被淘汰至盡,沒有了;具體做事的那些黑手,也一直在盡絕的被淘汰中。不是我們不慈悲,由於它們的破壞,造成了龐大的、無量無計的眾生都被銷毀,因為那些眾生如果不被銷毀,正法就不能往前推進,就不能追上整個最終穹體解體的那個最後機會,所以問題是很嚴重的。

  講過來呢,我們在人世間所碰到的這一切呀,都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單純人這發生的事情。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我們又不能用更高的法理講給人,因為人也接受不了、也不懂,所以,這本身給救度眾生帶來了很大的難度。生命都有他明白的一面,可是生命又有他不明白的一面。恰恰人在世間的表面和大法弟子同在一世的這一部份卻是不明白的,而不明白的這一部份在後天人世間利益的爭奪上,頭腦中都充滿了不好的因素;特別是到了近代,人類道德急下,再加上在中國出現的中共邪黨使中國民眾的心理發生了扭曲、變異,甚至於分不清好和壞,這都嚴重的影響著眾生的被救度,那麼大法弟子的修煉與救度眾生難度就很大。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也不能夠因為難你們就放棄,因為那是歷史賦予你的責任,也是你的洪誓大願、等待已久的事。

  有的學員哪,在講清真相中也經常碰到那些個不聽的、不接受的、甚至於反對的。大家不能夠因為一個人的反對就使你的心堥到挫折、使你失去救度眾生的勇氣。大法弟子,甚麼是大法弟子?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熱烈鼓掌)是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的。常人中壞人的一句話算甚麼?你再邪惡也不能使我變,我就要完成我歷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因為我們要清楚,人類社會和這個宇宙中的生命啊,已經有不能夠救度的了,甚至於有許多已經不能夠聽真相了。你們在講清真相中會碰到這樣的人,你要清楚、要理智,我們是在救度那些能救度的。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是修善的,你們要慈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們都要慈悲的對待,你們都不能夠與常人爭高低、用常人心來看待眾生。你就慈悲的做著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做給人看的;那是永遠常在的,而不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變化的。

  當我們走過這段歷史的時候,回過頭來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說我做了我要做的,(鼓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長時間鼓掌)可是,也有許多學員,對不起自己,沒有兌現他自己所要做的、歷史賦予他的。還好,這場迫害還沒有完全結束,還有機會。至於說怎麼彌補、怎麼去做,看你們自己的。我從傳法那天開始啊,我就在講,我說我是對的起人、對的起社會的,我也是對的起一切眾生的。(熱烈鼓掌)我講的都將在歷史中兌現,我許下的願也將在歷史的未來兌現。(鼓掌)

  不管人類在幾千年、上萬年,在地球存在的這個過程中經過了多長他的歷史過程,在神的眼堿摀ㄛO很快的過程。是這堛漁伅△僕野苀y成了一種時間的差異。作為來在三界的生命,作為在三界中的大法弟子來講,你們都知道,這三界在宇宙歷史上以前是沒有的。我在多次講法也談過,造就它的目地就是為了在這堙A在宇宙成、住、壞、滅的最後階段,在這堨羲k用。如果不是在這次正法中能夠使其真正的起到正法的作用,也就是說這次正法如果不成,或者正法中人類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表現出人對大法正面的態度、大法弟子也沒有表現好,哪一方面不行未來的宇宙也不會再存在三界了,也就是說呢,不久的將來這奡N消失了。可是大法弟子做的很好,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人類也表現出了正的一面,我在這堣]圓容了我要要的。(鼓掌)

  儘管有一些生命參與了迫害,有許多生命漠不關心,有許多生命甚至於有能力卻不支持,可是,更廣大的民眾、更廣大的眾生還是同情的,還是支持的,也就是說,他們表現了正的一面。你們能夠在這堶袚牷A你們能夠在這媄珗磢k,師父也能在這塈髡豆琠珥n做的,這堛熔野秅]給他們的未來創造了機會,所以未來將永遠存在三界。(熱烈鼓掌)

  我們最近哪,做了許多具體的事情,大家也看到了。特別是我上次法會時我講了今年是一個熱鬧的年,從今年開始也確實發生了很多事情。對中國大陸的政治流氓集團來講,幾個迫害大法的高官美國法庭判有罪,大流氓頭子被告上了法庭,大家知道的這個薩斯病對人警示,這個香港二十三條惹起的是非,中國大陸這個大洪水,特別是揭露迫害的電視台全球播放,這些事情也都給邪惡很大的打擊,它們認為這都是災難,包括大法現在的這個形勢。這一切看上去好像都是很自然的表現,如果邪惡的生命不被清除掉啊,很多事情是做不成的,因為人的背後都有它們的因素,它們在代替著人,不只是操縱人,在頂替著人。你跟人講真相它操控著人不聽,根本就是魔在控制著。

  到今天為止,可以說邪惡的勢力、舊勢力、世上的惡人、迫害法的這一切因素,已經大勢已去了。往下看,形勢會急速的發生更大的變化,那麼也就是說這段歷史,很快就要走過去了,也很快要進入下一步的事情。有的大法弟子過去一直在問,為甚麼在這個階段洪法中新學員不多?當然有邪惡操控的因素,有舊勢力阻擋的因素,我沒有直接去破除它是因為下一批人是屬於下一批的事情,這一期就是大法弟子修煉成熟、救度眾生、證實法。那麼從現在的情況看哪,正法的洪勢也快衝過來了,那麼,很多事情也漸漸的在破除,漸漸的在接觸最表面空間,所以有一些地區的新學員也有陸續的開始走進來了。如果這樣的話,形勢就會急速的發生變化。

  我剛才講的這些,不管怎麼樣,我們走過這段歷史,不管是偏得也好,還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也好,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做了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也就是說,在這場迫害中,你們建立了大法弟子應有的威德,你們對得起眾生,你們對得起自己,你們也配成為你們將成為的覺者。(熱烈鼓掌)

  更具體的我不想多說了,因為最近的法會開的也比較勤,我講的也比較多,很多東西大家還在理解,因為我講的很多問題都不只是表面的東西,大家還在看。所以呢,這次只是因為我們這個法會很盛大啊,所以想來和學員見見面。特別是有很多偏遠地區的學員長期沒見到過我,那麼我也想藉機會跟學員見見面,來看看大家,就這樣。(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