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

  大家好!(鼓掌)

  大家辛苦了。(鼓掌)大家在近一段時間可能看到了,通過大法弟子們不斷的努力,在講清真相中,通過發正念和學法、對自身的修煉,使整個正法洪勢未到之前的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空間中的邪惡生命確實很少了,因此它們已經形不成很大面積的迫害和干擾了。但是,它們只要還存在,就會干擾學員在認識上的不足和思想中有執著的地方。心性上還有漏的地方不要再被鑽空子。

  目前出現的一些學員之間的摩擦,大家要注意啦,不能夠因為這些小事影響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正事。我告訴大家,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矛盾,出現甚麼樣的情況,那肯定是我們自身有漏。那這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沒有漏,誰也鑽不了這個空子。我們學員之間心性上的互相摩擦、相互配合的不協調,不管這個事情大和小,我告訴大家,那肯定就是魔在鑽空子。因為你是大法弟子,你修煉好的那部份那完全是符合神的標準的,而表面上還在大法中修煉著,基本上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就應該在各個方面顯示出大法弟子的狀態來。那麼有些時候出現一些心性上的相互摩擦,也是由於認識上的或者自己心性上有執著造成的。這些事情雖小,但也容易被空間中亂七八糟不好的生命鑽空子,這些方面大家要注意!經過這場邪惡的考驗甚麼都應該明白了。

  在座的有歐洲來的,有亞洲來的,有澳洲來的,也有南美來的,還有很多其它地區來的啊。大家坐到一起來也不容易。我過去講過一句話,我說別看你們現在在一起,等你們圓滿了以後誰都找不著誰。(笑)大家知道,這宇宙非常的龐大,因為正法造就了三界,因為正法造就了人類社會,所以在歷史上很多宇宙大穹的高層生命就來到這兒了。那個時候不是大面積的來,他是代表性的,在不同時期為了配合做最後的這些事。也就是說,大法弟子一大部份隨著那些天體來的,人人結了緣,一旦圓滿回去之後啊,你們要再想見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們要珍惜你們的這段緣份。而且你們這些緣份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結過不同的緣,很不容易呀。所以在做事上協調好,每個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每個人都不要因為小小的一點事情就互相產生很大的隔閡,這都不行,要珍惜。而且在做大法的事上要配合,要配合的好一些。

  大法弟子目前就是三件事。一個是講真相,一個就是發正念——發正念包括自身和對身體外部形勢起作用,再一個就是自身的修煉、學好法。這三件事都是至關重要的。講真相的目地大家已經清楚了,就是要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叫世人知道,叫宇宙眾生知道。你們在這媮縑A你們層層修好的身體也在層層不同的天體上講。一定要把這場迫害、這場邪惡揭露出來,叫世人看清,這也是在抑制它,也是在消除它。講真相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為,因為這場迫害完全是以謊言欺騙為基礎的。那麼大法弟子發正念的目標大家都清楚了,主要是清理控制人類對大法行惡、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世人的邪惡生命,救度人類與眾生,清除給正法造成阻礙而做的,所以是至關重要的。每個大法弟子都不能忽視這件事情,也不能以任何藉口忽視發正念,因為你清理不好自己你自身就做不好,你清理不好你自己也會干擾別人。第三件事就是我們學好法。大家如果學不好這部大法,你自身的圓滿得不到保證。而且你所有做的大法的正事都像常人做事一樣,用常人的那種想法、站在常人的基點上做,那就是常人,最多是常人為大法做好事而已。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所以你們不能夠脫離開法去做事情。你們還在不斷的改變著最表面沒有改變的這一部份,所以你們不能離開學法。一定要學好法。在學法的過程中,你們就能夠不斷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變自己還沒有改變的最後這點東西。過去為甚麼我老是強調叫大家學法、學法、學好法?它是至關重要的。

  大家已經知道了,大法弟子走過了圓滿的那個過程,而歷史今天賦予大法弟子更大的責任,不是你個人的解脫和圓滿,而是救度更多的眾生,所以才配當大法弟子。那麼歷史上賦予你們這麼大的責任,也給你們帶來了相應的榮耀。我沒說我是誰,反正我在正法。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今天能夠跟師父在一起正法,我想將來等待著你們的是甚麼,我沒有跟你們具體講過,但是我今天點給你們,那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至高無上的榮耀!(鼓掌)你們想過沒有?誰迫害了大法,誰迫害了大法弟子,有多高的生命牽扯到了,那個生命就已經和你形成對等了。不管它多高,它都和你形成了對等。可是呢,那牽扯的是相當高的大穹的主、無限大穹的主、甚至更高的生命,而今天對大法行不善的那些不同大穹的最高處和我不同的大法弟子形成了一個對等。大家想想,這意味著甚麼?我還告訴大家,別看我有許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法已經定了:他們的生命將和迫害他們的那個最高的生命調換位置!(鼓掌)

  是這樣的。為甚麼那麼高的神來參與這件事情呢?為甚麼那麼高的神影響到了下面的生命迫害大法弟子呢?儘管它沒有直接幹,可是是它的因素造成的,它能不負責任嗎?它參與了,它就要為這場干擾負責任,那是宇宙的理,否則的話與它沒有任何關係。只要與它有一點關係了,它就要對這件事情負責。它不配坐在那兒了,那就由大法弟子修上去、坐那兒,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其實這堶惘釩雃h事情啊,不是常人能夠想像的到的。看似平凡,大法弟子做的都是最偉大的事情,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的。你們看看邪惡至極、聲勢大作的這場對大法徒的迫害,宇宙大法在世間上度人,這麼大的法在世上傳,為甚麼很多世人就無動於衷呢?其實他們是被舊勢力抑制了,被封閉的非常嚴密。舊勢力認為正法時期的修煉與證實法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情,別人不配參與的。在這種情況下,世人對大法的法理與法本身的神聖是很難認識到的。但是,對人,對目前人類講的對人權的踐踏、對信仰自由的踐踏,這些方面他們是能認識的。所以講清真相中,你們也應圍繞著這些方面講,世人就能理解,他們也會支持。只要他有正義、他還有善的那一面在、他還可度,他就會支持。所以呢,你講高了呢反倒效果不好,因為此時得法的就是大法弟子,講真相中你一下子想叫常人成為大法弟子是急於求成。任何人在講清真相中談高了都是不理智的在起破壞作用。如果不聽勸阻、太執著了,那可能幹的壞事就會大,就會被魔利用。如果你真的在這件事情上犯了罪了,那說不定魔就要把你弄下來。

  所以啊這些事都不是小事,要把握好。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未來宇宙不能因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現一點點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證實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看似平凡。不要給你們證實法中走過的路、樹立你威德的這段時期留下任何污點和遺憾,那是永遠不可能抹掉的。當然了,修煉也好、證實法也好、正念清除這場迫害也好,事情還沒有結束。沒有結束之前對那些做的不好的就是機會。最後再把握不好,到結束了也就不行了。迫害開始的時候無論在中國大陸和中國大陸之外的學員,有很多事情是沒做好。那時沒做好可以說是經驗不足、沒碰到過這樣的事情、不知道怎麼做,一晃幾年過去了就不能再這樣說了。大家也都清醒的、理智的應該知道怎麼對待了,那麼就應該做的更好,就不應該再出現過去那種事情了。

  你們自身修煉如果做的好了,是牽扯到宇宙未來很大的事情的。大法弟子個人圓滿的過程走過了,但是你當我的弟子,你作為大法徒,今天歷史賦予你的責任不是叫你個人圓滿就完了,是讓你做更大的事情,要給你樹立更大的威德。當然啦,那也就是有更高的果位在等著,宇宙有更大的責任在等著。就是這麼一個關係。過去我講過,我說大法弟子在沒做好之前還要繼續努力的。雖然你走過了修煉的那段過程,可是你還要把自己修的更好,把最表面剩下的這點沒有修好的部份修好,所以看書學法是至關重要的。

  你們知道嗎?過去我講過白日飛升的法,就是說表面身體都修好了就可以白日飛升。但是你們知道過去甚麼樣的人白日飛升嗎?過去白日飛升的都沒有出三界。因為在天上的神來看,人的肉身是最骯髒的,是根本就不能帶到天上去的,所以你修的再好也不行,你具備不了天上那麼純潔、那麼聖潔,達不到那種狀態。而我今天要做的不只是叫你的身體表面的改變,也不只是將來在人世間這兒人真正能修成三界外的神了,而是整個宇宙體系的圓容。過去幾乎沒有人能夠修成三界外的神的,我剛才講了,雖然白日飛升,那都是三界之內的神。沒有出三界,但是他也是神。而我今天要做的、賦予大法弟子們的修煉方式,是要在宇宙中建立一個從來沒有的更高的智慧,目地是使將來掉下來的生命能夠在這從新返回去,最起碼它有這樣一個機會。這是宇宙能夠圓容的一部份。為甚麼我經常強調這個問題?今天大法弟子能夠走到最後那一步,就是開創了人成神之路,這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過去真正走出三界的都是副元神,三界內有一部份是帶有身體修成的,也都是三界之內的神。而這次大法弟子人體不但要修出三界,我還要叫你們修到不同層次,直到極高的王、主。這也是在證實新宇宙的智慧,是將來生命要達到的圓容形式的一種,所以這不是一件小事。表面身體改變到最後就是要達到最純淨。達到那麼高的成度,這是從來沒有神做過的、從來沒有神敢想過的事情,因為在神的眼堿搳A他們覺的下面的一切都骯髒的不行。這一次我就做了這樣的事情,大法弟子的圓滿就是個先例,也給未來開創出了這條路。說是開創,其實法中早已具備此智慧了,只是實踐而已。

  為甚麼要這樣做?我剛才講了,是宇宙要圓容,其實還有許許多多的因素。如果開了這條路,還解決了一個最大的問題,在宇宙中從來都沒有神敢想像的事情。你們知道神是怎麼存在的嗎?你們去過美國中部地區的,看到過美國有一些沒有植被的山、裸露的石頭看上去很像人,特別是到南部、中部的南方,而且很像神。那些石頭有些像菩薩、佛,還有的像其他神的形像。為甚麼這樣呢?其實那就是神的對映,它就是神的最低部份。過去的神和表面星球有一種對映關係,他們都有一個生命的循環體系。神保證著石頭的不壞,而石頭的存在又保證著神的生命;石頭一旦壞掉了,那神體就解體了,有的神就掉下來了,是這樣一種關係。實質是更高神控制的。而這種對映關係不是小粒子組成大粒子、大粒子組成更大一層粒子這樣粒子組成粒子的過程,是從物質本質越來越少、也就是物質越來越淡化,一直淡化到神體的標準;實質上物質也越來越輕,直到不同層次的神、最高的神。當然也越淡化越純淨。我過去講啊,我說大法弟子從歐洲來開法會來了,坐飛機來了,看上去移動的挺遠,可是在神的眼堿搳A地球這個粒子像小沙粒一樣太小了,你的移動簡直就是沒有移動。這是人。其實神哪,他也有不同神的極限。過去的神他們的移動也是在他們範圍之內,極限是與地上的石頭的對映造成的。他們脫離不了也帶不走這個宇宙表面星球上的石頭,失去了那對映的石頭他就像失去了根一樣,失去了生命的保證,那就會解體毀掉。這是我從來都沒有跟你們講過的。(鼓掌)

  我今天給你們講出這個問題,就是說這個問題都解決了。我為甚麼說未來的神啊、未來的新宇宙非常的美好?要講每件美好的事情都要講很長一段法才能講清楚。在我看,未來的神真的神起來了,他們不需要再對映地上這種石頭了,其它體系的神也不需要對映其它他們體系內的表面粒子上的石頭與物質了。因為過去神沒有最低最大物質的對映,他就失去了物質的循環系統、保證不了他的生命了,它有這麼個關係。那麼大家想過沒有?石頭是分子造的,那麼也就是說人的身體也是。假如你們把人的最表面物質身體修成的時候,不就自己帶著這個根本的保障了嗎?走到哪塈A都不會受這個限制了,但必須得做到層次中要求的純淨與聖潔。我也告訴大家,我已經在正法中把最不好的做到最好、最完美的狀態了。(鼓掌)

  不同層次的神,其實都在不同層次上有他的極限範圍、那一層生命的極限。這對人來講,從來沒有誰跟人講神是甚麼狀態,也不允許講給人。舊的宇宙將徹底解體完,甚麼都將過去了,我講的都是過去。未來就不是這樣啦,是相當的美好。未來的神完全脫離了過去神的那種不足,變的更加美好、更加高尚、更加神了。所以天體正法不止是宇宙的次序不行了從新把它歸正、過去的法不行了從新把它歸正,不止是這些,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想想,其實不用我來做。要從根本上解決許許多多的問題我才來的。(鼓掌)我跟你們一樣,不管師父怎麼講,師父這個表面身體看上去和你們一樣,在這兒咱們就是人的表現。但是大家知道,你們是修煉的人,本質上你們又和人不同。當然啦,我和你們之間還有一個區別,過去我也跟你們講過,在這兒我就不多講了。

  就是說你們在修煉中啊,一定要抓緊時間把自己修好,不管怎麼忙、事再多,你們也不能忽視了對自己的學法、修煉,這是你們能夠做好證實法這件事情的根本保障,也是你們能夠走向最後的保障。許許多多事看似平凡哪,無限的美好和偉大的殊榮都在其中。這三件事你們能夠做好甚麼都在其中,包容著一切。能證實法的時間不多了。大家看看邪惡馬上就不行了。你們在座的,也都是從九九年「七.二零」走過來的,當時的形勢和現在大家都看到了,不管中國有些地方的邪惡還怎麼猖獗也是不同啦。全世界都是一樣的。人們對這場邪惡的迫害越來越清楚了,世人都在覺醒。邪惡也是被消除到那種成度了才有此變化,把邪惡消除了人才能覺醒。也就是說這場邪惡的迫害已經維持不下去了,給予邪惡的時間也所剩不多了;如果正法洪勢未到之前,舊勢力認為它達不到考驗大法弟子和給這部法樹立威德的作用的時候,那舊勢力就叫它們從歷史的舞台上下去、進無生之門了,這件事情就結束了。所以哪,大家要抓緊時間哪,大家在最後沒有結束的這段時間過程,真得對的起你自己、做好最後的事。師父帶著你們不是來鬧革命來的,(眾笑)師父不是領你們來奪取常人政權來的,師父是帶著你們來修煉的。(鼓掌)你們揭露的是邪惡,揭露的是這個流氓政權的邪惡,目地是抑制這個邪惡,是清除邪惡,清除對大法弟子和大法的迫害,(鼓掌)不是想在常人中得到甚麼常人的東西。所以大家在做事的時候,一定要本著大法弟子的這麼個基點做。要把你們做的這些事情叫常人明白,不要叫常人認為我們在謀取常人的甚麼東西,絕對不是的!當然啦,到今天為止不明白的也都是人的表面,世上的人其實都是明白的。為甚麼說明白呢?因為任何生命都有他明白的一面,他都知道大法是怎麼回事。前一段時間是因為那些邪惡的因素把人的表面和人明白的那一面隔開了,操縱著人的表面不明白的一面。現在這些因素都在逐漸的清除,消除的越來越多,所剩的也越來越少,世人也就越來越覺醒。

  你們看到了當前中國出現的這場瘟疫了吧?這不是大瘟疫降臨了嗎?用人的話講這就是天在治人。針對甚麼來的,我們大法弟子都清楚——是針對那些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不配救度的、救度不了的人,而對邪惡爛鬼來說又沒甚麼用的那一部份。這是第一次清除。天在治惡,而中國還在撒謊掩蓋著死亡的人數,我告訴大家,相當巨大的,而且它還沒有達到最高峰。世人雖然覺的很可怕,其實真正可怕的還沒開始呢。這還不是真正的法正人間時開始的大清除哪,那個大清除來的時候更可怕,那是針對全世界來的。惡人要張狂起來的時候啊,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災難真正來到頭上的時候他就傻了。看著吧,今年是一個很熱鬧的年哪,有很多事情要發生的。

  很多學員從外地趕來,可能也有許多事情想要問問我。我講的時間不會太長,我不想佔用大家太多時間。你們要覺的有問題非要問問師父的,你們就寫個條子遞上來,我就給你解答。(長時間鼓掌)

  我也順便跟大家說件事情。師父啊用最大慈悲心對待眾生,在每一個場合都是這樣。每一個大法的法會,是凡我參加的,我都把你們稱作大法弟子。所有見到我的學員,在公開的場合,我也都把你們叫作大法弟子。(鼓掌)但是你們其中有一部份不是歷史上和我結過緣的,是這次傳大法進來的,相對來講啊魔難多一些。這種學員無論是在中國大陸還是在中國大陸以外都有,魔難對你們來說表現都不同,但是呢,對於去人心、對於思想的壓力都是不輕的。不管你是甚麼情況,但是師父一定會一視同仁。只要你在大法弟子中,師父就會把你當大法弟子帶。(鼓掌)不過,你們自己一定要做好。(鼓掌)我看這個迫害和你們在被迫害中證實法的這件事情也都到了後期了。時間不多了,那些沒做好的,你們自己要想一想,你們真的要想一想自己。我第一次對大法弟子提出這樣的告誡。(鼓掌)你能不能圓滿得看你自己。

  還有一些人哪,還在做著一些不可告人的、很骯髒的事、對不起大法的事、對不起大法弟子稱號的事,我也沒有把你另眼看待。在最後你走不向圓滿的時候,你自己要對你自己負責!師父不是在嚇唬誰。誰錯過了這個歷史機緣,誰錯過了這次機會,當你明白了你錯過的是甚麼的時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不要覺的師父老是慈悲,你們就拿師父的慈悲來不當回事!大法弟子是有標準的,法也是有標準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過關的。每個人的心靈都在觸及著,每個人都在切實的修煉著自己,每個人都在想著對自己的生命怎麼樣負責!你們有些人為甚麼不能?!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別看師父今天這幾句話說的重,也許我不用重錘已經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遺憾。你要能像我這樣著急就好啦。

  好啦,下面回答大家的問題啊。(鼓掌)

  弟子:全體濟南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奧地利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新疆烏魯木齊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當一些災難降臨人類時,比如「九一一」和當前的薩斯病,以及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比如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在天安門對大法弟子們的大抓捕,弟子身上都會突然出現強烈的消業反應,但很快都能過去。這是由於弟子在為世人承受罪業,還是另有原因?

  師:你們每個人都在修煉中,還談不上替誰去承受甚麼。也許就趕在那個時候舊勢力造成一種形式。舊勢力過去安排的相當細膩。別說替別人承受,你們自己的你們都很難承受的了。(笑)但是,也不排除你們有的時候關過不好、心埵陸黤菕B做錯甚麼事而又沒有悟到等,因此舊勢力或者邪惡的生命進行干擾,造成一種身體上的不舒服。這些事情前一段時間發生了很多。

  弟子:在悲壯的歷史長河中,為甚麼多數人都演著自己不情願的角色?

  師:這個很簡單。每個人就像演戲一樣,舊勢力絕對不會按照你自己的意願叫你去演的,它們肯定會安排那一切的,就像有個劇本一樣。也就是說呢,這場戲要在歷史的不同時期達到甚麼狀態、人類具備甚麼、走過這段歷史之後是甚麼,一直到最後得法、對得法有甚麼用處,它們是這樣安排的,所以很多事情就不盡人意呀。

  弟子:為甚麼要講那麼長時間的「成住壞滅」之後才想起來「圓容不滅」?

  師:你都是用人在想啊。你怎麼知道「那麼長時間」哪?是宇宙不同層次媄鉿酗ㄕP的時間,給媄鉹ㄕP層次時間限定的生命造成的時間長短。根本宇宙有多長?你看我正法這麼長時間了,其實就是一瞬間。這一瞬間有的地方就過去十幾年了、幾十年了,有的地方幾乎是同步的,有的地方過去幾千萬年、幾億年,它是給不同空間生命限定的時間造成的,不能站在人的時間這想問題呀。

  弟子:我有兩個問題,請師父明示。修煉人的向內找與常人的反省有甚麼不同?

  師:我想這個問題,是……。(眾笑)你們都知道我要說甚麼,但是我還是說出來:像剛入門的人提的。大法修煉哪,每個弟子在常人中講真相,看上去跟常人做的事有甚麼不同啊?你們都是修煉人了,修煉人和常人有甚麼不同啊?你們吃飯,常人也吃飯?本質上不同,根本的目地、基點不同,所要達到的人生目標不同,而在根本上身體的變化也不同。人類在追求中不斷的積攢著業力,大法弟子在不斷的修煉中清除業力,使自己的身體不斷的向神體轉化。這能一樣嗎?看似一樣。(鼓掌)

  弟子:師父提到中國朝代轉生的時候,有提到美國是大清,(師:我沒有說美國是大清吧?)(眾笑)澳大利亞是夏,但是法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所以這是誤印或者有其它內涵?

  師:唉,(眾笑)你也叫我師父,我就回答你。(眾笑,鼓掌)其實我沒有說美國是大清,我說的美國是大明,(眾笑)法國是清。當然總體上說啊還是概括的講,不是那個民族的每個人都是,因為歷史上還有單獨轉生來的為數也不少,在不同地區都有。法國是個幾百年歷史的國家,是本次人類文明藝術保留最好的國家。書也沒有誤印。

  弟子:弟子是「七.二零」以後得法的弟子。當病業的現象發生時,如果認為它是病業而去承認它,是否因此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是否應該發正念?

  師:我在《轉法輪》中也跟大家講過,不能說消除業力就單純的消除業力,你雖然修煉了,你不能說我甚麼業也不還了,把它都消滅了就完了,這不行。你們造成業力都是因為你們在歷史上幹了不好的事情,在常人社會中幹了不好的事情才產生了業力。欠下的債不還那是不行的,所以大家在修煉中還業的時候會吃苦。如果不吃苦的話,把那個業力拿掉是沒有任何感覺的,一陣清風。你們知道,你們在當初學習班上——你們有的學員參加過師父辦的學習班,當師父一揮手的時候,當你們從學習班走出來沒有病的時候,感覺一身輕,你渾身輕飄飄的,沒有了病的感覺,是這樣吧?(鼓掌)但是不能夠都叫師父來給你承擔啊,所以你得自己修煉哪。真正到了那個境界的時候,神一看:你的業力都是拿下去的?你不是修上來的?這能行嗎?不行。消業中是會痛苦,所以能提高,就是這個關係。

  至於說是不是有舊勢力干擾?當自己在改變自身最表面身體的時候啊,是還有一部份你們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對來講都不大,對證實法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有很大的困難出現的時候一定是邪惡在干擾,一定要發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證實法的事,是最神聖最偉大的事,如果你說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眾生的關鍵時期出現甚麼事情,那一定是干擾。你自己要理智的去衡量。不要執著於只要我痛苦、我難受了,我就認為這一定是干擾;我只要痛苦、難受了我就不幹了,我就要發正念。當然發正念是可以的,你打出的功呢,它該管的能管,它不該管的功也是按照法在做,因為你修煉中就是按照法的標準修成的功。(眾笑)所以我想呢,大家就是理智的去做。

  弟子:主副元神之間是否也存在因緣關係?

  師:有的有因緣關係,有的沒有因緣關係。我說常人不說大法弟子。世上的人,我經常發現那個人是歷史的某某人,可是我又在另外的地方發現一個人也是歷史上的某某人,甚至於我在美國遠隔重洋的發現還有這種現象。為甚麼呢?就是說人有他的主元神、副元神,還有其它的因素,我也講過人還有人肉身上的因素,所以可能在世上同時存在幾個人都是歷史上的那一個人,是有很多這種現象的。

  弟子:哈爾濱大法弟子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無論環境怎樣艱險、邪惡怎樣猖獗,我們一定會跟隨師父走好最後的路。請師父放心吧。

  師:謝謝大家。(鼓掌)我相信,我現在真的相信。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的時候我只能看你們行不行。(笑)你們記的我以前,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說過那樣的話嗎?——我說,哪怕我度成一個,我的事也沒有白做。(鼓掌)我告訴大家,那個時候我心堿O沒底的,我不知道將來你們真正的到了關鍵時候能不能走過來。當然啦,真的有一個修成,我就叫他當宇宙,甚麼都有了。(鼓掌)當然,(笑)現在可不只是這一個了啊。大家看到了,我今天真的相信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誰也破壞不了的,行不行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成就問題、世上那些有緣人能不能得救的問題,而天體中正法的事是必成的。

  弟子:我代表北京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某人是否是特務、是否被轉化,這樣的問題可以問師父嗎?

  師:我是這樣看的,轉化也好不轉化也好,那都是人的事,我看的是生命的根本。每個人走不好他的路會給自己的歷史造成污點,會給自己的未來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但是呢,為了救度眾生,師父發最大慈悲心。我在過去講法中就講了,我不管你是特務也好、你是幹甚麼的也好,我都把你當作是個人。你首先都是人哪,只是工作不同。不要因為你的工作不同你就忽視了這萬古機緣,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任。我不能因為你的工作不同我就不度你。但是呢,話又說回來,我也不能因為你的工作特殊,你幹了破壞法的事,你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大法弟子的事,我就能讓你圓滿、未來就能留下你。就是這麼一個關係。當然啦,機會是有的,這場迫害沒有結束,但是時間很緊了。怎麼樣做,怎麼樣彌補,那就是你們的事了。抓緊吧!

  弟子:有的人放不下大法也放不下人。表面也在修,做一點正法的事,可實質上在挑撥是非、製造事端,更甚者自殺、同性戀,這種人結果會怎樣?是否入魔道?維護這種人的人又會怎麼樣?

  師:我都知道。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想把其開出去的,所以對這些事呢我在觀察、在看。最好這些人要想對的起自己就趕快清醒,趕快清醒。如果你要是有決心,你就把你幹過的事跟大法弟子說出來,也許會更好。時間不等人啦,我真的為你們著急呀。不要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法是有標準的。

  弟子:如何能更好的幫助同修,以達到整體上提高?

  師:其實這些具體的事還得你們自己去做。威德是你們自己建立的,修煉的這條路是你們自己走出來的。如果每一件小事我都告訴你怎麼做,你就失去了建立威德的機會。在正法這條路上,在修煉這條路上,肯定是有魔難的,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矛盾的,也肯定會有剛才學員提到的這種人。因為舊勢力認為你的大法弟子堥獄繶簡b、沒有任何干擾,他們怎麼去一些個不好去的心呢?怎麼樣能夠證實你的大法是從那麼樣的複雜環境中走出來從而建立威德的呢?所以它們要幹,安排一些人和事,這是舊勢力要幹。我是一概都不承認的。那麼我為甚麼不清除這些人呢?我剛才講了,我是發最大慈悲心,我等著他們自己的變化,等著他們自己別失去這次機緣。我就是這樣想的。

  弟子:我們如何能更好的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師:大家互相配合好啊就能做的到。每個人的境界不同,我現在告訴你們,師父看到有些學員與學員之間的差距已經拉開了。過去是不明顯的,現在已經拉開了,越到最後差距越來越大,所以在認識上肯定是有出入的。關鍵是你們怎麼樣配合好,怎麼樣協調好。

  弟子:拉丁美洲在正法中的角色是甚麼?我們在拉丁美洲應該怎樣做的更好?

  師:有些地區的學員由於受到環境和身份,甚至於經濟上的影響,證實法做的很艱苦,師父都知道。不管怎麼樣,你們是那堨糽R的希望!將來你們就會看到。(鼓掌)現在哪個民族、哪個國家沒有大法弟子,對他們來講,會造成很大困難的,最起碼是這樣。所以那堣ㄩ犌釵h少大法弟子呢,那對那個民族來講,那就是希望。

  有一天學員問我甚麼叫「佛恩浩蕩」。人怎麼能理解啊!說佛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這就是佛恩浩蕩,人就是這麼淺的認識了。大家想想,不管你身在哪堙B哪個民族、哪個地區、哪個國家,看上去你是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你就是一個生命,其實都有與你有緣的人。不只是這些,我過去經常對大家講,粒子是由層層無限微觀粒子組成的上一層粒子,再由上一層粒子組成更上一層粒子,不斷的這樣組合成大的粒子,而每一層粒子中都有無限多的生命。假如那個小粒子放大了看,就像地球、就像星球一樣上面有無數的生命。大家想想,構成人體有多少粒子?這是你自己範圍之內的。人又是一個身在這個環境範圍中的生命,就像一個海綿體泡入水堙C這個世間就像水一樣,微觀上的生命與物質多的就像水一樣的密度。無論你身在哪兒,在你的範圍之內就有相當龐大、巨大微觀的生命和你的身體對映起來了。所以一個人在修煉中哪,不止是你自己的層層身體修好了,你身體層層粒子的細胞都是你的形像。可是大家想過沒有?那個粒子細胞上邊放大後看是不是還有無數的生命?會不會有人的形像的生命?那麼有多少這樣的細胞?其實你的細胞對微觀生命來講就是那個星球。何止細胞?細胞又是由多少微觀粒子組成的?你的形像的細胞或微觀粒子就是那個粒子中一切生命的王,那堶接L數的生命都歸它管。如果你修不好,你自己的細胞也修不好;你修好了,你自己的細胞修好了,你自己的細胞管轄的範圍之內的生命也修好了。大家想想,一個生命修成了將修成多少生命?!

  在神來看啊,不是說生命大了就珍貴,生命小了就不珍貴。你們知道小的相當微觀的世界堻ㄕ釵簹滿C生命不在大小,是一樣的,結構沒有任何區別,只是構成的粒子造成了他的體形大小。生命是平等的。大家想想,如果這一個人得度修成了,將有多少無量無計的生命修成了?得度了?!但是在修成的過程中,得用多大的智慧、得操多少心平衡那無數微觀洪觀中的生命群中的每一個生命啊!像度你一樣,同樣解決他們的問題哎。甚麼叫佛恩浩蕩啊?大家想想,度一個人的時候,度人的佛他將付出多大?為那無限微觀你所有的一切對映的眾生,把他們就像對你們修煉過程中一樣,開始身體調整好,讓你要得法,讓你們能夠行,還得去解決他的業力。多麼巨細龐大的工作啊!這沒有慈悲心能做的了嗎?所以常人怎麼能理解「佛恩浩蕩」那幾個字呢?大家想想,一個人修成了,那是修成了一個龐大的、巨大的體系。我剛才說,我說起來像笑話,只有一個人修成了,我叫這個人成就宇宙,不管他天體多大,我讓那宇宙堛漱@切結構在其身體範圍內都有。我就是這樣說了,你們不要想的太多啊,師父能做的到,就說這個意思啊。所以呢,你們大法弟子啊,無論身在何處,都會給那一方生命帶來無限的福份,會給他們奠定將來的基礎——將來得救的基礎。就是這樣。

  弟子:師父能否講講,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如何在用錢、用物方面走正?

  師:是啊,在正法時期有一個特殊的情況變化。你們個人修煉那段歷史已經劃了一條槓。那段就是修煉,都必須得這樣走了,但是今天這個社會形式與過去的社會形式不同。大家看到了,由於現代科學造成了許多現代化的交通工具、輿論工具,那麼大家想想,尤其這些輿論工具,一個人在一個地方說話,全世界馬上在同一個時間就知道、聽到、看到,這個影響是相當大的。對於舊勢力來講,邪惡們利用著這些東西在迫害、在說謊,大法弟子憑著一張嘴去講,有時覺的很難救更多人。當然啦,你們以一個當十個、當百個,可是畢竟是在揭露一個用全部國家機器製造出的謊言與邪惡,還很困難。所以大家利用一下常人的這種輿論工具來證實法,來揭露邪惡、救度眾生,原則上是沒有錯的。因為現代科學已經構成了這樣一個特殊的社會,那麼大家在證實法中就需要一些資金來做這些事。即使這樣,到今天為止,這一切已經快結束了,我們沒有拿過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組織、任何一個公司的一分錢,我們所有的事都是大法弟子拿自己的工資收入、拿自己的所得在做。

  舊勢力在抑制,它們覺的呢,這樣做你們才了不起,在這麼困難的情況下你們能證實法,了不起,樹立了威德。所以舊勢力在邪惡的干擾著我正法,干擾著大法弟子證實法,也左右了世人對大法的支持,死死的擋著社會的資金來源。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經濟上一直都是很困難的,甚至有的學員在生活上都很困難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證實著法、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當然了不起。可是舊勢力的安排我是不承認的。這麼嚴肅的事情,整個宇宙在正法,在造就著新宇宙的未來呀!法是早就有的,我是帶著這圓容大法來的,不需要層層眾生給法奠定甚麼,不需要再層層眾生與常人給大法甚麼。這是舊勢力過去在歷史中形成的觀念、形成的這些因素,它們利用這些壞、滅時期的舊法理干擾著正法,起到的都是破壞作用。

  即使這樣我告訴大家,你們也不能夠對靠工資收入生活的學員徵集資金。原則是不能在學員中徵集資金,這話我早就說過。大法弟子中有做生意的、有的錢稍微多一點的,他們自願拿出來做點事是可以的,但要注意分寸。我們一般的學員自己在證實法中用自己的收入在做,這個原則上都沒有問題,都沒有甚麼說的,因為拿自己的收入證實法、救度眾生,那是威德。大法弟子共同在特殊的情況下做一些事情,比方說你們要成立媒體公司啊等等,共同積累一點資金去做,這個原則上也沒有甚麼錯的,因為這不是大法在做甚麼,是大法弟子們自己在社會上成立的公司,那是社會工作,是大法弟子自發組織起來在做,不是大法本身在做。當然,大法弟子在創造講清真相的便利條件。可是即使這樣,我告訴大家,也不能隨意的去向一般學員徵集資金,這一點已經定死了。至於說富裕一點的、生活又不受任何影響的,拿出一點做大法的事情,這不在我說的情況之內,因為畢竟是個別的。我從來沒有叫你們徵集過甚麼會費啊、像宗教一樣去要錢啊,這都不能做。

  弟子:修善的問題。我覺的很多事做不好都是修善不夠造成的?

  師:這個話應該這樣說,對於世人我們要儘量的去救度、要善;不但要善,要慈悲的救度眾生。在這場迫害中啊,其實受害最深的是世人。這些邪惡的生命是想利用這場迫害斷了未來世人的命。所以呢,我們要慈悲世人,要去講給他們真相、救度他們,不要叫他們在法正人間的那一刻中被淘汰。

  但是呢,你們在發正念的時候啊,處理的絕大多數都是各個空間最壞的生命,也包括了世上那些不可救要的惡警。所以對於這些,尤其對另外空間那些破壞人類的亂七八糟的生命,我想那是不能客氣的,也不需要對其講甚麼善;但是我們也不用惡,更不能以惡治惡。害世人、害眾生、干擾大法的就是不能存在了,就是要立掌清除它。當然,作為大法弟子,你們是修善的,你們沒有惡的那一面,但是應該除滅的就是要除它。也不用生氣,也不用對它發惡發狠,我們照樣是慈悲的,發正念清除那些不該有的。就是這樣。

  弟子:我們是來自加拿大的,我們官司已經打了兩年,進展太慢,是否我們做的不好?

  師:做的挺好的。我經常講,我們不求世間的得失,是吧?我做事最注重過程,因為在這個過程中能叫人認識真相,在過程中能救度世人,在過程中能揭示那真相。最後把其判了刑、塞到監獄去,得看能不能達到救度世人、揭露邪惡的最好效果,也叫人看到了邪惡的後果,從而震懾它。當然啦,在常人中判他錯了,那對世人來講,就證明了我們是對的了。這當然好。達到那樣的效果,那更好,師父也同意。但是大家往往重視結果,不注意在這個過程中把你們應該講到的真相都講到位。應該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證實法、講清真相。問題出在哪塈A們就去講,並不是單單為了推動官司才這樣做,而是為了講真相;但是官司誤在哪堣F,那堣@定是需要講真相,也許那個官司自然就推進了。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大家都認識到了、世人也被救度了,甚至他們知道被利用的後果與利用者的邪惡、他們也願意承認錯,我想那個官司我們不用打都行了,不用非得治他怎麼樣。他認識錯了、給予補償了,世人也知道了,就可以了。雖然大法弟子是以救度世人為主要目地,但是對於那些非常邪惡的還真不能放過。我是從慈悲救度眾生的角度來講,主要是重視過程中該做的一定要做好,那個結果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

  弟子:弟子長期受病業的干擾,特別是在煉靜功、發正念時,我意念思想集中時特別厲害,有時會呼吸困難、疼痛。

  師:師父講法不能針對個人講,我也不完全針對你的情況去講。我們有些學員是出現過不對勁的情況,但是我告訴大家,多數都是兩種原因。一個是新學員,你修煉的那段過程和你證實法的這段過程是溶在一起了,要你攆上來嘛,所以個人修煉是伴隨著做證實法同時進行的。再一個呢就是被干擾。被干擾,你不能老是覺的誰干擾了我要消滅它、誰干擾了都不行。(眾笑)可是你為甚麼不想一想,為甚麼干擾你?為甚麼能夠干擾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執著?放不下的?為甚麼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這兒,它才能鑽了空子!你不是有師父管嗎?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因為他喊了這句話,在邪惡中,我要不保護他都不行的,何況你們修煉的人呢?還有個別學員真的得了不治之症,大家想一想,有多少學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學了大法都好了,而為甚麼有一些學員反而不行了呢?難道大法對眾生有分別嗎?我這個當師父的對學員不同嗎?我真的要問一問你們:你是在真修嗎?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嗎?!在講清真相中是以對迫害法輪功不滿那種常人心在做,還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證實法、救度著眾生?舊勢力是安排了一些人進來,為甚麼多數都能行了,而為甚麼自己就不行?我的法不是講給你的嗎?!

  出問題的時候啊,感覺不對的時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兒錯了被邪惡鑽空子了。錯了就應該認識到了,就應該做好。你們別忘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啊!你們是來證實法的!修煉苦,證實大法中邪惡更邪惡呀,能走過來的,就一定是眾生之王。

  弟子:發正念時第一個五分鐘,是否可以用師父教給我們的口訣去清除它?

  師:發正念時不是說老是念口訣,你念一遍就行了,就起作用了,除非特殊情況。你覺的靜不下來從新調整正念那是可以,但是也是一個暫時的。其實真能靜下來的時候那一念就足以驚天動地、無所不能了,一下子簡直把你所覆蓋範圍之內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樣。你像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們。不要思想老不穩哪,不穩就做不到那一點。

  弟子:可否將「法正」「如來」等經文夾在相應的放光明節目中播出給常人看?

  師:我想應該沒有問題,我的書都在市上賣的,應該是沒問題的。這些具體怎麼做,你們應該放多少做多少,都是你們自己把握的事啦,師父只能說沒問題。也不要拿師父的一句話強制與自己意見不同的學員——師父說了就得怎麼怎麼樣了,不行。因為做媒體嘛,應該怎麼樣安排好,共同協調把它調整好。

  弟子:一天我發真相材料時,北京旅行團一位先生說見到您時代他向您問好。我代表長春農安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明白真相的人哪也越來越多了,所以會有這個表現。我當年在北京的時候,滿北京的人也都知道我,不管他修煉不修煉,都知道有個李大師。(笑)迫害雖然很嚴重,但大家心堻ㄘ白。學員們在講清真相中也使不了解大法的人明白了真相,國內國外學員都這樣做了,更使人們認識到這場迫害的邪惡了,也使世人產生了一種對大法的敬佩、對大法弟子們的尊敬,這是必然的。

  弟子:有部份學員全身心投入正法中,顧不的吃、顧不的睡,極少煉功,有部份不很忙的學員也因此而不煉功。在他們看來似乎煉功不太重要。

  師:你們在座的呢,聽著啦,都聽見了?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啊,都必須要做好。功得煉,你只要沒有圓滿那一天,你就得煉,你就得學,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情你們就要去做。這是肯定的。

  弟子:我們可以打印和出版您的詩詞給小孩子嗎?是否可以用學員畫的畫、動作做插圖?

  師:給孩子看沒問題,如果學員是搞美術的應該沒有問題,如果是常人畫的就必須得大法弟子給把關。是啊,你們在座的,我是把你們每個人叫大法弟子,可你自己做的實在不像大法弟子,叫你把關吧,還真是困難。(眾笑)那這些事呢,我看還是叫當地的佛學會把關吧。

  弟子:在講清真相中時常感到自己缺少智慧,是不是自己修煉的狀態不夠好?

  師:缺少智慧的時候啊,往往都是你在著急,腦袋急著要做一件甚麼事情、看的太重,就出現了另外的一種執著從而造成的。其實很多事情,你平心靜氣的、心平氣和的去講去說,理智的去對待,你會發現你的智慧啊像泉水一樣往出流,而且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執著、一急、有一種非常強烈的甚麼心,智慧就沒了,因為那時候又跑到人這兒來了,是吧?要儘量的用正念,儘量的用修煉人的狀態,就會效果非常好。

  其實大家做其它事情也是一樣。正念中思想沒有侷限,會想的很大很開闊,智慧沒有甚麼限制。

  弟子:您剛才提起這將是熱鬧的一年,我們的媒體是否也應該加大力度,更好的配合講清真相?

  師:是啊,這場迫害是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目前中國這場大瘟疫,他們想用謊言去掩蓋,世人也都認識了,那你們就揭露揭露謊言吧,迫害法輪功也是這樣幹的。

  弟子:今年二月香港法會,台灣七十幾位學員被香港政府遣返。台灣和香港學員透過法律途徑,控告香港政府違法。請問師父,弟子在這件事情上如何做的更好?

  師:其實這件事情本身在世界上造成的影響已經很大了,做的應該說是很好。具體怎麼做?既然告上法庭,那咱們就認認真真的去做做。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相。不管最後結果怎麼樣,通過這件事情,你們就會有機會接觸更多的人,就會大面積的去講清真相。平時你沒有機會,你拽過一個人就跟他去講真相,還有點不好意思呢,是吧?現在有事幹了,那就講吧。

  你們不要怕甚麼領館、特務搞甚麼事,只要他一搞事,你們就藉著這個機會叫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熱烈鼓掌)其實作為大法弟子啊,你們還巴不得他搞點事兒呢。(眾笑)他搞事你們好有機會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嘛,是不是?你邪惡一來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們的時候嘛。

  弟子:我們應該如何改進向歐洲政府和媒體講清真相?

  師:歐洲現在對這場迫害認識已經很清楚了,只是有一個原因,甚麼原因呢?這個中國政府啊,在「六四」這個問題以後和許多西方國家達成了一個協議,就是你可以批評我的人權,但是你不要公開去說,大家私下來談。它跟很多國家都達成這樣的協議。法輪功的問題歐洲很多國家他們是談了,但是世人不知道。沒有國際社會的壓力,邪惡政權是不在意的,對法輪功的這種迫害沒有受到世人的輿論壓力而更加肆無忌憚。所以世人不知道迫害的邪惡,一些國家政府都有意不叫媒體報導,但是他們在背地婼肮O徹底失敗的,根本就不管用的,是被邪惡政權耍弄了,正上了圈套。這是歷史上最邪惡的流氓集團,是絕對不能相信的。我想世人應該清醒的認識了,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神不會無視人類的所為。

  弟子:這個時期怎樣把正見網做的更好?

  師:(笑)具體的怎麼做呢,其實都是你們自己的事,能夠正確對待你們所做的,你們的智慧就會充份發揮。你們參與做正見網的學員也是在走你們自己的路。具體事我都不參與的,我不直接說話就是為了留給你們在證實法中建立你們自己威德的機會;如果我都搶著說了,也就失去你們的機會了。難度越大樹立的威德越大。當然你們實在有問題解不開的時候、實在做不好時我會說,但現在還不是那樣。成績是肯定的,應該說是越辦越好了。

  弟子:您能否對我們就美國國務院對中國的那個邪惡之首的立場上應該花多大的力氣給一些啟示?

  師:這些事呢,也都是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啦。有一些事情,需要怎麼做,特殊的情況下我會給你們講的。其實在美國法庭上告它啊,美國在國際上也不孤立了,現在歐洲那邊不是也告了?另外法國那邊把「六一零」的頭子不也告了?再說啦,它現在也不是國家元首了,它也沒有國家元首的豁免權了。我們學員說的也挺好,說美國和中國的關係不是和它的關係,我覺的說的很好。

  弟子:香港面臨著一系列的問題,從二十三條到瘟疫,學員中有些問題,請問我們應該如何做才能更好的完成我們作為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師:(笑)具體事你們一定要對我說,那你們就找個時間,你們跟我具體說說,咱們不在這兒說。

  弟子:秦皇島、山海關、丹東、南昌、大連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請求師尊再為澳洲大法弟子講幾句。

  師:應該說呀,從去年我跟澳洲學員講過之後啊,澳洲變化應該是很大的,但是我看還不夠。過去應該是這麼排:美國這邊做的很好,然後加拿大,然後澳大利亞,然後歐洲。現在呢,我認為歐洲從某些情況上超過澳洲了。但是師父不是批評啊,你要叫我說嘛,(眾笑)那我覺的應該做的再好一點,真的是這樣。還時不時的有問題出現。哪塊碰到困難了不能躲著走,哪有問題哪就需要你們去解決、就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你們一定要記住這一點!哪一旦出現問題,就是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你們不要躲開它,哪怕它表現的再邪惡。

  弟子:好像不同地區的學員對法的不同層次的理解有相當大的差距?

  師:也許是這樣吧,因為環境不同、學員人數多少,可能對學員互相交流啊、學法上是有一定影響,只能是這樣說。但是我想,只要大家認真去看書、認真去學,你不明白的,師父的法身都會點給你,都會叫你明白。但是有一點,大家學法的時候不要抱著甚麼心去學,一定要靜下心來真的在學法,不要抱著甚麼目地去學。學法的時候不能溜號,學法中思想想別的去了,那不行,甚麼也學不到。學法就是學法,任何干擾都不能影響學法。

  弟子:大陸被判刑被勞改的學員,邪惡不許他們學法煉功,也就是沒有修煉條件。他們如何圓滿?

  師:我也經常看到這樣的學員,你不叫我煉我就煉,你不叫我學我就學,我就不聽你邪惡的,你不就是拿生死來威脅我嗎?當然師父在這媮縞X來呢,是對你們修煉人講,但是師父也是不願意講,常人聽了理解不了。我告訴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時候你甚麼都能做的到!(鼓掌)

  在神的眼堙A舊勢力的安排也是這樣,你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你到底要哪個?!真能放的下的時候,情況就是不一樣。被迫害嚴重的地區,被破壞的嚴重的地方,那堛瑣ン真的應該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有的學員說,迫害持續這麼長時間了,那些個原來表現不錯的都不行了,我看不是這樣。真金越來越顯出來了,是不是這樣?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甚麼執著都不存在了,它還存在越來越不行嗎?還存在讓你轉化嗎?還存在讓你這樣那樣嗎?如果那勞教所幾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這樣,我看那勞教所它敢擱你們嗎?!話是這樣說,不在那個環境中說起來好像容易,所以師父在這媮羲k就不願意講那兒的事。那堿O很難,但是不管怎麼難,你們想到你們的未來是甚麼嗎?你想到將來的果位是需要偉大的威德為基礎嗎?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證實過法的神、佛正果嗎?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嗎?!真的金剛不動的無執無漏了嗎?!真是這樣,你們再看看那環境是甚麼樣?

  明慧網登一篇文章,有個學員一路講著大法真相、喊著「大法好」,不管帶到哪兒,惡警說甚麼我都不聽,你打我罵我再狠,我也就是這樣。那個勞教所嚇的趕快退回去:我們不要。因為他們想:我轉化不了她,還影響一大片,(眾笑)他們還拿不到獎金。(鼓掌)沒有辦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兒留啊?沒有辦法,送回家去了。

  看上去表面好像是人的表現,實質上不是。是修煉到那一份上了,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了——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而且目前邪惡數量相當少了,越消滅它們就越少。

  弟子:「七.二零」以後得法的弟子如何把握整體提升和自身修煉?

  師:修煉哪,你就按照《轉法輪》中的要求去修,這是沒有問題的。就正常的修,只是碰到的魔難可能會溶於當前的證實法中。因為大法弟子都在證實法嘛,所以在證實法中會有消業的現象,會有這些魔難出現。就是「七.二零」以後得法的儘量要做好。其實你並沒有多付出,因為「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弟子他們已經付出過了、已經走過了那段過程。修煉嘛,那就不要被困難嚇住了。不管怎麼樣,再難,師父給你的路一定是能走過來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來,你就能闖的過來。

  弟子:有弟子說,在中領館煉功時,自己神的一面自然會消除邪惡。此認識是否正確?

  師:這個原則上是對的,是這樣的,是沒問題的。大法弟子往那一坐,那不是修好的神的一面也坐那兒了嗎?這沒有問題的,但是甚麼事呢也都不能執著這一點就滿足。(笑)

  弟子:弟子現在還發現要處理平衡好慈悲眾生與維護大法的尊嚴是非常困難的,請師父開導。

  師:你想維護大法的尊嚴是對的,但是怎麼維護啊?你堵他的嘴?你跟他辯論?我告訴大家,你就是去慈悲的對待眾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講清真相,你就是維護大法的尊嚴,你就能維護了大法的尊嚴。(熱烈鼓掌)

  大法的尊嚴不是靠常人的手段維護的,是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的真正慈悲、善的表現帶來的,不是創造出來的,不是人的行為、用人的手段創造出來的,是慈悲中產生出來的,是救度眾生和你修煉中體現的。大家整體上都修的好,世人就會說大法好,都尊敬大法。過去我跟我們的負責人講過,我說大法的負責人呢不是靠常人的管理,是靠你們對大法的那顆心和你自己對修煉的負責,是你自己修的好而得到的,人家敬佩你,尊重你。你有錯也不承認,想叫人知道你沒錯而表現你不錯,那誰也瞧不起你,因為那是常人的手段。我們大法在世人面前也是這樣,有人說不好,你用常人的辦法跟他去辯論、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會越使矛盾激化。我們就自己表現的好,慈悲對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爭、去辯論,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會被感化,他自然就會說你好。但是學員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啊——誰破壞大法,自己心媕Y很難受,那誰破壞大法了你就去跟他講。度不了的人也是會有,度不了的人就不用再管,也不用跟誰去犟,也不用去堵他的嘴,因為真正度不了的就會有辦法。中國出現的瘟疫就是在處理這批人了,度不了的那他就淘汰了。那不是我在做啊,那是舊勢力在淘汰人。當然了,還有正神也在淘汰惡人。這麼大的事當然我不認可舊勢力也不敢為。

  弟子:目前在講清真相中,我們將常人中發生的事,如瘟疫的消息,作為講清真相的一種內容,大量的向中國人提醒。

  師:提醒是可以的,你們在媒體中公開的講常人是理解不了的。大家可以在講清真相中去談,可以提醒他們,這是沒問題的。很多人在這個科學造就的社會中是不信神的,尤其是現在的醫學也是現代科學的一部份,你談這些他可能理解不了,因此這個邪惡還會抓著這個機會來造謠,所以大家不用公開去講,可以在講清真相中跟人指明這個問題。

  弟子:您講過我們現在就在選擇未來修煉者的精英。我的問題是,我發現在我周圍一些支持大法的朋友,特別是為大法做一些好事時,他們會感到一些困難,是不是因為我們執著?因為同修說,出了事一定是你有問題,我的心堳雂ㄕw。還是舊勢力的迫害?

  師:一個人他想在現在走入大法是很困難的,除非其非常堅定。比如有些人學了功了,你要讓他馬上當大法弟子、進來你帶著他們做一些證實法的事,舊勢力會干擾。而且舊勢力有一個很強的藉口,就說「時間來不及了,他表現的心也沒有那麼強」,就是說他想當大法弟子的心也沒有那麼強,所以很難進來。你叫他像大法弟子一樣做大法的事呢,那舊勢力就要干擾,是這麼一個情況。但是有些也不完全是這樣,有這個現象。再有呢,有一些常人,他們要支持大法,發自內心想為大法做一些事,這也不受干擾。就是說大法弟子和未來人修煉它是有一條界線的。

  弟子: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過,最後那個生命都不純了,是指甚麼?

  師:是啊,最後的生命都不純了,是這樣,但是這個宇宙實在太大了,人的語言也形容不了。我說最後那個生命也只是形容,我真能用人的話講到最後那個生命就是在直接的罵到他了。你們知道,「最後」這句話的名詞到一定層次上它就變了,涵義就變了。有學員問我「一加一等於二」在天上是不是真理。天上不是人的思維邏輯。到了最後它涵義就變了,就不是那樣了。宇宙有多大,天體有多大,最終的穹體有多大,假如那一切都敗壞了,那肯定是他的原因了。剛才我就講到這份上,我的思想雖然說到他了,而人的語言好像還沒說到他,所以他那兒根本就無動於衷,明知而假裝不懂。他在想你們根本就沒說到我,因為人的語言概念是有限的。

  你比如說吧,道講無。他覺的按照道家理論呢,是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認為到了無極的時候那就是最高的,混沌狀態,在混沌中就甚麼都沒有了。可是呢,還有認識更高的道講,說連混沌都沒有,空的,那是最高了,啥都沒有了。大家想想,這話已經講到頭了吧?可是沒到頭。為甚麼沒到頭呢?甚麼都沒有了你怎麼還能講出來呢?它就叫「甚麼都沒有」吧?就叫「空」吧?就叫「無」吧?(眾笑)是不是這個意思?所以呢,到了甚麼都沒有的時候你再往微觀、無限微觀追查下去的時候你發現它又有了,而那種生命的存在形式和下面天體的物質因素的存在差異就相當大了,那個理也不一樣了,好像互相之間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可是它又有了。即使那樣,到了一定成度的時候它又沒了,然後到了一定成度你追查下去發現又有了、更微觀了,所以你用人的語言去講去認識啊是認識不了的。到了一定更大的範圍之後,那出現的差異就更大了,更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你說它是甚麼狀態?那真的用人的語言形容不了。最後的生命都不純了就是一切都不行了,所以要正法。

  弟子:正考慮有常人音樂家參與的有關停止迫害的音樂會,請問師父您對於常人參與此類音樂會的意見?

  師:沒有意見。常人想來說法輪大法好,不能說不讓人家說啊。那沒有問題。至於說到這堥茠穛{一些個常人的東西呢,你們也要注意一些,有些東西能不能在大法弟子辦的音樂會媄鉿P台?當然一些個古典音樂倒沒甚麼問題,近代音樂就不好說了。

  弟子:請師尊講講如何處理常人丟掉的大法資料?因為那些是神聖的字句、符號。

  師:其實啊,大家做甚麼事情呢都是要救度眾生的,就包括那個真相資料。當傳單一發出去就要考慮到人會丟。在這一點上呢,作為大法弟子是珍惜的,但不要與常人生氣,還是慈悲對待,人把傳單丟了那只能說他機緣錯過了。但是,到那人真的不行、救不了的時候,神會算其是罪。師父講過這樣的話:我不計眾生歷史上的一切犯的過,只見正法中這個生命對大法的態度。層層眾生都是這樣對待的。可是那個生命真的迫害大法弟子了、真的對大法不好的時候,它們在地獄堿O新帳舊帳一起算的。因為不能救度的生命以前欠的罪不還是不行的,所以對它們來說是新帳舊帳一起算的。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所以慈悲眾生嘛,不能說看了就慈悲、不看資料就不慈悲了,那也不行啊。(笑)救人嘛,就得耐心,所以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嘛。

  弟子:請問超越舊勢力最後那個生命的宇宙的因素,在正法中是個甚麼狀態?他們在宇宙正法之前沒想到自救,還是有甚麼別的原因?

  師:舊勢力最後的因素對正法本身是邪惡的、是為私的,是給正法本身設的宇宙之巨難。中間過程的舊勢力眾神,都有其具體不同層次的對它們所要的具體安排,所以每一層都安排了正法的成功的。但是從法的威德來講,舊勢力又在上一層消滅著下一層,因為它們知道這正法之事誰參與了就消滅誰,這畢竟是宇宙大法,哪一層眾生都不配來左右的。我所以說最後的舊勢力邪惡,是因為正法走過最後時,發現其本身只是給正法設的巨難而已,其它甚麼都不是。

  它們在宇宙正法之前,它們有它們的打算,就是為私為己的。我是覺的有些問題一講啊,講開之後非常大,會佔用很長時間。每一個你們提出的問題,我要給你細講啊都可以講幾天的,因為它牽扯的過程,越往高層次上,我講出的法,和下邊的理昇華的越高,中間過程不講就很難理解。雖然他是圓容的,大家知道,那個法輪有小的、有大的、有更大的,法輪像宇宙一樣是圓容的,可是更大天體還有法輪呢,更更大天體還有、更更更大天體還有;天體有多大,法輪有多大的,到了上層天體那埵釦韝j的理。但是大穹之理總體上是連繫的、圓容的,所以天體中法理隨著層次的變化也發生很大變化。

  弟子:在台灣可以控告中國的那個邪惡之首嗎?(眾笑)

  師:它迫害了你了就可以告它,那沒啥告不了的。(鼓掌)只要法院受理,你就可以告。

  弟子:弟子反覆通讀《轉法輪》,總覺的領會不出有關正法部份的內涵,是不是悟性太差的原因?

  師:你想從字上看到《轉法輪》堶惘酗竣悝琤s你正法的事,你永遠都看不到。作為一個修煉大法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你應該做甚麼,從《轉法輪》中你就能夠認識到,從法理上你能夠知道。不但能認識到這一步,具體怎麼做、能夠怎麼樣做好,你再繼續看書下一步的事你還能夠看的到,還能點給你。還不止這些哪,到最後一步還能點給你呢。不管你修多高,都在這堙C一個大法弟子應該怎麼做,都在這堣F。你要找表面的字,你翻不出來。

  弟子:師父今天講的是「永得人身是佛祖」,是嗎?弟子向師父合十問好。

  師:謝謝大家。不要給我講的法下甚麼定義,我沒有告訴你我講的是哪一層的法,因為我在講法時,我層層的身體,一直到無限,都在講,你們說是哪一層的?你們無論在哪一層理解了我講的法,也只能是你在那一層次中理解的,可是不是侷限在那兒的。就包括我剛才講的人體對映,那可不是當佛祖的問題,那是整個宇宙體系、天體體系、大穹體系圓容的問題,而且是改變了過去舊宇宙中神被生命形式侷限的問題,那是相當大的問題。所以你們不要看到了甚麼,「哦,就是這個!」領悟到了甚麼,「哦,就是這個!」不是,那是你們在你們現有的基礎上認識到的。

  弟子:鼓勵同修走出來參加各種交流,但有些同修認為常出來就沒時間學法,講清真相在家堣@樣可以做,卻做的更好更多。

  師:如果真的大法弟子能夠做到今天正法弟子所要求的那個狀態的話,那你就去做;如果做不到的話,那就是藉口。當然了,像你們開的這個交流會,其實還是很必要的。但是我不想開的太頻,因為學員跑來跑去的,影響其它證實法的事。可是呢交流會還是有必要開的,只是不要搞的太頻。再有一些集體證實法的事情啊也必須得去做,互相配合啊、協調啊。你說你在家堸答漁憐n,可是有些事情呢需要配合的、需要大家努力的,你就沒做。

  弟子:弟子有時看到一些將要發生的事,包括世間的災難,是否可以寫出來驚世人?還是看到了舊宇宙的安排?

  師:可以為了救度眾生策略的、智慧的做。不要驚世人,要救度眾生。學員看到的有這麼兩種情況。一個是呢我剛才給你們講了那個身體,自身身體體系範圍你的身體。尤其我們大法弟子修好的那部份,他的身體也就越大,涵蓋的、對映的宇宙的生命越多。那麼媄鉾o生的事情啊,實際上也是宇宙的一部份發生的事情。很多學員是看到了自己身體媄鉾o生的事情,但是那也是宇宙中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們大法弟子,如果每個人都修的好,人人對映一個天體,就整個宇宙全都包括了,所以你們發正念為甚麼這麼主要。那麼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實際上你看到的只是你在修煉中的狀態,也只是你在自己自身修煉中表現出來的,僅此而已。當然它會以不同的形式對映到你這兒來叫你看到,有時不容易分清堨~。

  當然,也有一些學員看到三界內總體上將要發生的甚麼事情,但是近期很少,因為這個歷史呢都是從新安排出來的。包括很多預言,不管它後期準不準,但是它對邪惡是有震懾的,對世人是有提示作用的、會警醒世人的,所以它能夠起到一些正面作用。大法弟子不能按照任何預言去做,你要按照大法去做!按照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去做!你也不要看其它的東西去做。在講真相中,很多預言其實你們還不是做給常人看的嗎?叫常人吸取歷史的教訓,古人都說到了這些事情,就是告誡世人。那可不是給大法弟子自己修煉參看的啊!大法弟子要是不碰到今天這場迫害,我不會讓你們把這些預言找出來的。是這個道理吧?大法弟子就是按照大法做的。你們在創造歷史,你們在創造未來,誰安排的也不算。誰看到的都是過去已經改變了的。即使偶爾碰到了幾件事情相同,那也是在安排中需要而安排的,那僅此而已。

  弟子:「七.二零」以後得法的弟子最近遇到特大車禍,平安無事,常人稱神奇,感謝師父給我們第二次生命。正法時期發生這樣的事,是否都是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還是有還生命的因素?

  師:我想呢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哪,有的學員是不是做的不好造成的?再一個原因哪,是不是有新學員?當然了,新學員是有難的,不過這種情況比較少,一般有難也不會出現大問題。不管怎麼樣吧,這些事都不要把它當回事。不管出事沒出事,反正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他都會有他必然的因素在媄銦C

  弟子:有幾個弟子遭受非常大的病業魔難,相當長時間了。可不可以集體發正念幫助?

  師:當然可以,我上回已經談到過這個問題了。但是有些學員,要從自己內心上講,覺的自己到底做的怎麼樣?作為正法時期這麼偉大的一個生命,你到底做的怎麼樣?也不要一出現問題就說「大法弟子怎麼出現這個事啊」。

  長期以來啊,有一些學員就是有那根本的執著不去啊!堆積到最後了,過不去了,難就大了。出現問題哪,不是從心性上去找,不是從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這事放下、從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過來,而是針對這件事情:哎呀我這件事怎麼還不過去啊?我今天做的好一點應該好一點啊,我明天做的更好一點應該更好一點呀!他老是放不下這件事情,看上去還好像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為它而做好!你並不是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應該去做的那樣做的!

  確實有一部份學員,做的怎樣,真的得好好看看自己了。到底做的怎麼樣?你真的像中國大陸學員在那種邪惡的環境下還在證實著法、出生入死中都能放下生死的這樣走過來的嗎?真的把你放到那兒行不行?當然啦,不是說每個人你都要走這樣的過程,你現在碰到的不是同樣的嗎?你真的能不能走過來?學員哪有三種成份,我講了,是不一樣的,肯定在修煉中表現是不一樣的。不要覺的別人甚麼事都沒有,正法做的也挺好。不一樣的,根本情況是不同的,沒有參照的。我都講過了,修煉是沒有參照的,沒有樣板的。別人做的怎麼樣我就跟他學?不一樣的,你的狀態他是不會出現的。

  其實很多學員哪,那麼長時間了,尤其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走過來之後呀,很多問題真的應該從根本上好好看一看了,應該冷靜下來了,真正的思考思考。你不要覺的我是大法弟子了,就甚麼都不應該有了,有就是不對的;也不要覺的別人怎麼樣你就應該怎麼樣。每個人的情況是不同的,關鍵是你們自己到底做的怎麼樣。整天那思想中執著的都是常人的東西,甚至被情困擾的顛三倒四的,來了魔難你就說「我大法弟子長期遭受魔難」。(眾笑)唉,所以有的時候師父說重了不好,說輕了又不想去悟。快結束啦,你們得想想自己了,時間不等人哪!

  真的圓滿的那一天,我告訴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飛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鼓掌)圓滿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沒修好的,我看哭也來不及了。

  弟子:最近在我們周圍有男女關係的事……

  師:我想我剛才講了,我都談這個問題了。有的人哪,做的事連「大法學員」的資格都不配!連「人」字都不配了,你還說你是「大法弟子」?!我在等待著你,你知不知道?!

  師父有時候看到你們幹的那些事啊,真的很傷心;可是真的讓我拋棄你呀,師父也是真的痛心,真的不想輕易拋棄你。可是就那麼不知道上進!就那麼不知道爭氣!還給大法抹著黑、幹著連「人」字都不夠的事,你還說你是大法弟子!這麼說吧,我剛才所說的啊,就是所有幹了對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這些人,你們最好自己把它公開說出來,這樣呢,會消去你們很多東西,同時也會使你們自己痛下決心。我對你們講,時間真的對你們是有限的了。所有幹過這些不好的事的,以前都改了的我在此不提,我說現在還在幹著這些不好的事的,還有給中共邪惡流氓集團提供情報的,當我真的放棄你的時候,就是你下地獄的時候!我一點都不嚇唬你。因為沒有結束,對眾生都是機會,師父一再等著你們。

  弟子:在九天班教新學員發正念,有需要特別注意的嗎?

  師:其實新學員你不一定叫他發正念,(笑)因為他那個時候能力還沒有那麼大,因為他們畢竟剛剛學法,他們得有一個過程。不要急於叫他們發正念。

  弟子:我的理解是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和其相關的天體是直接相關的。當法正大穹時,未來修煉人是否對其對映天體負責,還是那時他們已被法正好了?

  師:你在修煉的過程中啊,你自身對映的那個天體,不管有多大,就隨著你修煉的成功它們也都歸正,一定的。你修煉不好它們歸正不了。當然了,這媄靾晹野t外一個因素,就是正法——我洪大的正法之勢過來的時候,那時候好的就留下了、壞的就處理了,所以你們在正法沒到之前,是最好的挽救眾生的機會。到時是不等的。正法洪勢一過來,該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了。

  弟子:全體以色列學員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師尊,請您告訴我們摩西、以色列和正法的關係。

  師:摩西和正法沒有關係啊。但是呢,我講出來了你們不要對常人隨便去講,常人不容易理解,其實摩西才是過去度猶太信徒的神。猶太人出埃及以後啊,管他們的神就是摩西了。他們嘴婸△菢C和華,其實耶和華不度人,因為耶和華是更高的神,而度人的神是摩西,而摩西呀、耶穌啊、聖瑪麗亞啊都是這一層度人的神,所以真正管猶太人信仰的是摩西。這些人是不太知道,我是講真實情況。猶太人也是神造的一個民族,所以在正法中也是要挽救的對像。

  講到這兒,我給你們講點你們願意聽的吧。(眾笑)(鼓掌)

  剛才呢談到以色列民族,《聖經》上講是耶和華造了以色列人。其實我們這個宇宙啊,就是我一貫所說的這個小宇宙,這個小宇宙叫甚麼呢?就是中國那個傳說中講開天闢地的盤古。他不是中國人,他也不是地上其他民族的人,他是天上的神,他是宇宙。盤古開天地是在上一期小宇宙毀掉之後再造小宇宙的那個過程中產生的。他的身體就是這個小宇宙的「成住壞滅」的過程,但是他的生命不是。我不是講神有三位一體嗎?有神體,有他的真神,他那個真神不是,而他的這個身體就是我所說的這個小宇宙。世人在歷史傳說中講他怎麼怎麼活起來了:混沌狀態中漸漸成形,然後產生了他,他把天地分開了,他站起來了,撐住了天。那是人們在傳說中把他講的越來越人味化、人情化,人的喜好改變了真實。

  大家知道,人體就是個小宇宙,有層層眾生。盤古宇宙開始在產生時,就像一個人在母體堛滬F胎一樣,在更加龐大的天體中小宇宙只是一個粒子。天體中具備著產生一切生命的因素,當上一期的那個小宇宙在「成住壞滅」中結束時,天體就孕育著新的小宇宙的生成。在上一期小宇宙爆炸後的混沌狀態中,新的這個小宇宙漸漸的生成了,盤古的真神也進入其中了。生成的過程中,堶悸獐h層物質組合成了層層的天與地,同時生成了層層天地之間的萬物,包括像盤古真神一樣的神與層層眾生。小宇宙生成了。人的身體呢是從小的粒子構成大的粒子,然後大的粒子構成更大的粒子,他的身體也是這樣,小粒子構成大粒子,大粒子構成更大粒子。就像人們知道的分子由原子構成的,當然了這個分子又能構成星球,那星球又構成銀河系、不同的星系,不同的星系又能組成更大的天體宇宙,就是這樣一個結構。人,現在的科學家,看到了粒子,沒看到粒子之間的連繫。一切粒子都是有機的連繫著。這個盤古啊,他生成了之後呢,就像所有宇宙眾生一樣,他也有「成住壞滅」的過程。人們在傳說中講的是他「成」的過程。現在實際上已經走到最後的過程了,「壞滅」的過程,也就是說呢他走向衰老的過程,現在就是在衰老後壞的時期了,而且是最後了……人的語言講神不好聽,就說已經到了不行的時期了,所以正法也就是在這個時期開始的。

  那麼他一產生的時候,宇宙中有了不同層次的粒子,而這些粒子在他生成的過程中也在產生著生命。我們的地球呢就是他身體的一部份,是他身體媄銌茩M的一部份。像我們地球這樣有生命的星球遍及這個小宇宙都是,只是沒有我們今天的人這樣的生命。因為那些生命是宇宙最表面、也是最低級的生命,是沒有神的形像的。當初是沒有三界之分的,之所以有三界是因為要在小宇宙的表面一層傳大法,從而選定了這一範圍作為特殊的三大層生命境界,自成體系。盤古是神,盤古的體內就是小宇宙,所以在整個小宇宙所有天體中都是不同層次的神與三界眾生,而唯獨到了表面空間內的生命形象低醜、怪惡。所以當初是因為正法的需要而造就的三界,就在這個三界的範圍中也造就了太陽系與地球。當然地球的壽命是不能與宇宙相比的,在這個地球以前的這個位置上原先還是有星球的,以前那個星球上都是外星人的形象,生態環境極其惡劣,因為到了最不好的地方的時候是不允許有神的形像的,因為人是神的形像,所以原先地球上都是外星人那種很醜的形象。為了正法的事在這兒做從而能夠救度整個宇宙眾生,連最表面的眾生也能被救度,所以就在這兒造了三界、造了人。為甚麼造人而不用外星人那種生命聽法呢?是因為宇宙的法叫那樣的生命來聽,來作我的弟子,等於是對宇宙、對眾神的侮辱。當新的地球造好後,天上來了一部份神,他們都按著自己的樣子在地球上造了人。

  在中國的古代講女媧造了人。神們是用神通在做,神也不需要用手去做的,而且人的身體的那個結構都是很複雜的,用手是沒法捏的,用人的笨辦法是不行的,所以神是用法力做的。而神的功,從微觀到最表面都有,所以他同時去做的時候,一下子就成,瞬間就成。他又不在人的時間中做,他是超越人類空間內的時間的,所以在人這邊的時間看一下子就造出來了。

  當時派下來的神呢,有幾種神。一個是猶太人講的耶和華。耶和華造了猶太民族的這種人,這種人包括南歐的一部份,都是這種人種。北歐有部份白人是另外的神造的。有四種白人的神造了四種白人。其實阿拉伯人過去也是白人,而且阿拉伯人過去生活在地球的北部——不是現在的這個大陸板塊,原來的大陸板塊在九千年前已經變了。他們是過去在北邊地區的人,那個大地的變化把他們移動到現在這兒了。在近代歷史中成吉思汗沒有佔領阿拉伯地區之前哪,阿拉伯人完全是和白人的皮膚一模一樣,形像也是現在歐洲人的樣子,只是深黑色的頭髮、深黑色的眼睛。成吉思汗的蒙古大軍去了之後當地的人就混了血了,所以他們的皮膚像中國人,形像中透著中國人的形像,又有歐洲人的形像。他們原來也是單獨的一個神造的。

  印度人是佛造的,所以印度人的舞蹈啊、舉止啊、那個手的姿勢很像佛的手印。印度人真正是佛造的一個民族。那個東方人哪,就是女媧造了一部份,還有另外一部份是道造的。實際上說的準確點啊,早期的北美與南美的人種最早是黃種人,說他們是紅種人,其實他是黃種人,他們是太陽曬的。(眾笑)真正的紅種人是古埃及人,現在可能找不到了,多數與黑人混血了。

  黑人也是黑人天上的神造的,也不是一個神,所以黑人的形像,他們互相之間也是有差異的。天上的神中,有穿衣服的,有圍布的。道是穿著衣服的,很多神在天上他是圍著一塊大布。佛呢,多數他們是圍著一塊黃色的布;白人的神呢,多數他是圍著一塊白色的大布,用中國話講一丈長,纏在身上。這個我們從古老的繪畫中、雕塑中也可以看到。過去哪,歐洲人也是圍著一塊白布。黑人的神是圍著一塊大紅色的布。神嘛,不管他膚色是甚麼樣,但是都很神聖。為了要在這媔ヰk,要造就人的形像,甚麼樣的神就造就了甚麼樣的人,所以說神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了人,那是真的。今天的人就是這麼來的。

  在歷史上我沒有傳大法之前呢,當初神造的人,無論他的身體和他的元神都是在三界內產生的。我以前給你們講過人的發展過程,漸漸的發展、充實人的過程。到了近代了,人已經能夠很理智了,思想的思維方式也很理性了。到了這一步的時候,也要傳大法了,那麼天上來了很多神,就轉生成人。那人的元神怎麼辦呢?神造的這張人皮表面就被上面來的生命轉生中主宰了,而原來人的元神都留在陰間了,因為人也是輪迴轉生的。這個皮是不跟著人走的,所以這個皮到一定時候呢要收回去。百年後人死了,皮收走。我們看到埋在墳墓堛漕滬茈盓r,那個腐爛的皮啊,那是人後天吃的糧食長大起來的那部份,而先天的那個皮是真皮。先天的那一部份就要收走,所以誰再轉生的時候誰再穿上,(眾笑)就像衣服一樣。過去的人也是這樣轉生。等到要傳大法的時候這些神來了之後,那些神造的那些地上人啊,按理說他們也算為正法這件事盡了他們應該做的,人在歷史上走到這一步了也不容易,所以它們就都留在另外空間了,中國人叫陰間,沒有轉生過來。目前它們那邊都已經在正法中同化完了。目前正法洪勢也到了人的這個空間的最表面了,也到了人皮的最表面了。

  一直到今天,不同的民族還是造就他們的神腳下的粒子一樣,雖然人們都能在這個空間互相溶合互相在一起,但是他們不屬於一個體系。到了近代,不同的人種皮堣S是不同天上的神來的,而以上講的是表面的人的情況。當然大法開傳,我今天不是把白人度成黃種人,把黃種人度成白人,(眾笑)這一點大家也清楚。我是叫所有人你哪來的回到哪去。你修的好的我就給你更高的果位。你是神,你還修成你原來神的形像,我是不會給你動的;你原來是佛來的,你還是佛;你原來是道,你還是道。我去掉的是你在後天宇宙變的不好了的一切因素,同時同化大法,把一切都給你們歸正,給你更好的,給你未來神應該有的狀態。(鼓掌)

  因為宇宙堶探N是有不同的生命、不同的眾生、不同的神,不能都變成一樣的,那是不行的,那宇宙也不繁榮了。它就是這樣。對於這些生命來講,不管外形甚麼樣,都有他歷史上的一個過程,都是值得珍惜的,因為那是宇宙的過程。

  剛才講了點你們願意聽的。(笑)我想呢,這個條子大家就別提了,還有幾張我念完就完了,因為我不想更多的佔用大家的時間。交流會嘛,你們還要講一講,互相促進促進。剛才條子不是講了嘛,我們怎麼樣整體提高?這就是整體提高的機會。

  弟子:負的生命與惡有甚麼關係?

  師:實際上我是講相生相剋的理和講宇宙不同生命的對映關係才講到負的生命的。在低層次上有人有鬼。說到鬼,現在人說的「鬼」是個籠統的說法,其實鬼、魅、魍、魎、怪、妖、魂、魔等等,很多很多種,就是現代人把它都統一叫「鬼」了。人這兒有人有鬼,再上邊有佛有魔,再上邊呢,有正的生命有負的生命。為甚麼呢?因為它越往上越好,越高層越美好。很高的層次中有正負生命呢,負的生命你不能叫它魔,它跟魔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呢它和正的生命是對立的,所以一正一負。因為越往下越不好了,到了一定成度的時候就出現了法王和魔王。那佛就是法王。而那個魔王,我告訴大家呀,它也是沒有人的七情六慾的、沒有人的執著的,它是那個境界的生命,它才能在那兒呆,它只是不善而表現惡,這是用人的話講,魔就是惡,佛就是善,所以也是對立存在的,在問題的處理上是對立的。

  過去講啊,人的一念出善惡,善惡出自人的一念。這個宇宙啊,誰想做一件事都是很難的。佛想做件好事,一念出,馬上惡的就跟著來了,他做多大的好事就來多大的壞事。人也是一樣,你做多大的好事,保證給你多大的壞事。有的反映在這個空間,有的不反映在這個空間,它反映在另外空間。比如說為人做了一件大好事,那人感激你;因為你做了這件好事,可能使有的生命遭受了損失。說你做多大好事會有多大壞事,所以過去相生相剋的理是絕對的,一個生命想做甚麼事情根本就做不了。那個神,你們都覺的神要度誰為甚麼要等待時機?甚麼時機、機緣未到,甚麼時機不成熟,他做不了是因為那個相生相剋的理相當的絕對,在抑制著這一切。神絕對不會去為做一件好事造成一件大的壞事,從而使自己掉下來,他絕對不幹的。過去有和尚講度人、度人,我有的時候想:真的不知天高啊。不是人想像的那樣。所以那是相生相剋的理造成了眾神欲為之而不敢。

  弟子:法正人間之後的人類是否對今天的人類有記憶?

  師:人類呀,將來的人類啊,會世代傳頌著今天正法的這件事情。(鼓掌)這場迫害的真相,還沒有全面把它揭示給人類看呢。人類會震驚的。大法弟子的圓滿,人類不相信的一切的出現,人類在變異中所有的一切都要歸正的過程,驚心動魄,既震驚又可怕。一切都會出現。所以這段歷史,人類會永遠的流傳下去。

  弟子:因為有些事情做的不好而感到很內疚,明知不應該陷入過份內疚中、甚至喪失修煉信心,但卻很難排除。

  師:沒有決心,決心不夠。作為大法弟子,你看看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同樣的大法弟子在這兒連點決心都下不了,甚麼東西那麼執著呀?是不是?正念不足,正念足了你就能做的到。

  弟子:師父,我覺的有些學員對「正念」很重視,但有些忽視「正行」,交流時幾乎不討論如何正行。請問如何擺正正念與正行的關係?

  師:這話不是這麼說。你看到誰沒有正行的時候呢,其實就是他正念不足。因為思想是指導人行動的嘛,你正念足的時候你行為肯定是端正的,說正念不足呢行為就不是端正的。不管我們怎麼樣去討論,怎麼樣去談到正念的問題,還是有人正念不起來。怎麼樣能正念常在,你的行為必然就走正了。說來說去,還是大家作為大法弟子怎麼樣做好這個問題。

  弟子:弟子是「七.二零」以後得法的,是二零零零年得法的,不知是不是能有和「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弟子具備同樣的威德?

  師:以前呢,「七.二零」以前哪,學員是個人修煉,而現在呢才是真正的樹立威德的時候,所以你不在這個時候得了法嗎?能不能那都是一樣的。他們也是在這個時候在樹立威德,你只是個人修煉和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情同時溶在一起而已,那都不影響。

  弟子:宇宙有沒有最微觀的物質極限?如果有,是不是就是法的最高體現?「真、善、忍」的最頂點?

  師:「宇宙有物質極限」,好像這句話已經說到頂了吧?是不是說到頂了?可是我告訴大家,再往微觀去它就沒有物質了,它不叫物質,它和我們現在的物質已經完全不是一樣了,但是它卻是與物質體系連著的,所以用人的語言根本表達不了,很難說到它最後。但是我有辦法說到它。

  弟子:有學員認為自己同化法是最重要的,所以很多時候不想把自己搞的太忙,願意多點時間想一想。我認為正法進程很快,該做的就應該立刻做,只要能靜心學法、遇事向內找,就能算在精進了。

  師:是啊,很多事情不能夠被人的觀念侷限哪,說以前自己就養成了習慣。今天賦予大法弟子的是神的狀態,你要走向神的狀態。很多事情用正念去做都能做好。當然思考思考是對的,也沒啥錯的,但因為你要經常用太多的時間思考思考,錯過了正法樹立威德的機會,那可得不償失啊。

  弟子:如何在師父所說的法理中,不陷入執著的框框中,而能方方面面的圓容,在正法最後的進程塈韞[精進?並且在做大法的事情上及理解法理上,不是只針對某個角度,而是方方面面的圓容?

  師:大家有的時候考慮問題呀,都是養成了一種習慣:我要做一件事,我這件事怎麼做啊,那件事怎麼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覺的很全面、很圓滿;到一做的時候,真正的實際情況它是千變萬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從新思考。不是這樣做。用正念哪,你覺的應該怎麼樣做,你就去做,碰到的問題自然你就知道怎麼樣去解決。正念強一切都會順利,保證會做好。

  我為甚麼要大家這樣做?好像是很被動,是吧?不是的,是因為你修好的那面甚麼都知道、怎麼做都行、怎麼做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個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麼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時候你的智慧就會不斷的來,因為那個時候你修好的那面就會和你這邊容貫在一起了。那是神啊,無所不能啊,當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開了,智慧就來了,那不一樣啊。不行到時候師父也會給你智慧。(笑)(鼓掌)

  弟子:台灣弟子向師尊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台灣有學員將《轉法輪》、《精進要旨》等翻成台語,背景用《普度》、《濟世》的音樂,每套賣五百元台幣。

  師:講法中不能加音樂,大法的音樂也不行。我所有出版的事啊,都是統一的由負責的學員在管。而且呢,這麼說吧,都是有合同的,所以我們學員不能隨便自己去做書,自作主張,或者用它去賺錢,你即使不賺錢也不能自己隨便做。因為正法時期不能出現任何紕漏,所以在這個期間,有些事情要注意了。至於說將來人類,人的道德都提高了,人人都在遵守,人人都不會這樣做,人人都會監督。現在不行,邪惡在鑽空子,人心不正,我們不能夠這樣做。要想拿這個書去賺錢更不行。

  至於說翻譯成台語,我倒不反對你翻成台語,但是做甚麼事情呢,不能夠自己做,這一點我說清楚了,大法的東西誰也不能夠自己隨便做。當然了,目前在中國大陸特殊環境下,學員們為了解決書的問題是可以的,但是要保證原書原文字一點不動。在中國大陸以外是不行的。

  弟子:老學員對法的最深的體會就是對法的堅定和對師父的信。我想問,堅定和信到底源自於甚麼?這個問題困擾了我丈夫很久。怎麼才能修成這種對法的無比堅定之心?

  師:信哪和不信是人的理念啊,不是我給了你甚麼,也不是你要通過甚麼手法能達到一個甚麼狀態。大法弟子都對大法有堅定的信念,對大法弟子來講是個形容,他們對大法的堅信是從理性上認識到而堅信的,而不是甚麼因素給人起作用造成的。人的最表面有三魂七魄,七魄中有一魄叫信,人能夠在別人講甚麼他能夠聽信,它能起這個作用。但是這種信對於修煉這種正信它是無法相比的,因為它是人最表面最表面的,起到一種靈性的作用。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狀態,那是對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狀態,絕不是甚麼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為了堅信而堅信,為了堅定而堅定是做不到的。作為我這個當師父的來講,對於大法弟子,我不求他們任何東西。他們今天所有做的這一切,證實法也好、救度眾生也好、自己的學法修煉,我告訴你,一樣也不是給我做的。將來大法弟子都會看到,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救度的是自己的眾生,圓滿的是自己的世界與眾生,給自己在樹立威德,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大法弟子自己,你沒有一樣是給師父做的,也沒有一樣是給別人做的。(鼓掌)

  所以也不需要強制於他們甚麼。學員都是從法理的認識上昇華上來的,才能夠變的更精進,才能夠對法那麼樣堅定啊。這不是外在的因素,也不是想甚麼辦法能夠達到的。師父不求任何東西,不會拿他們任何東西,我只會給他們,還替其承擔,一定是這樣的!(鼓掌)所以我叫他們多學法啊,可不是給師父學的。

  弟子:從中共邪黨四九年以後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與無神論宣傳,給人認識大法和這場迫害帶來很大障礙,弟子想從這一角度講真相,比如啟發人思考中國傳統文化的細膩安排是為了甚麼,但這好像與人權無關。可以這樣講嗎?

  師:可以呀。有些很有文化、很有思想的人,你可以跟他去探討。但是通常你碰到的人,你這樣去講,哇,你一天講一個人就把你累的夠嗆了,(笑)這要講很多話。站在各種不同的角度去講真相都沒有問題,可以去講,最後你談到這場迫害。

  弟子:福州、撫順、廣州、昆明、成都、樂山、河南南陽、承德、西安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塞班島、法國、澳門、香港、英國、日本、墨西哥、西班牙、蘇格蘭、羅馬尼亞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反正這一篇都是問好,我就念了吧。

  弟子:廣東惠州、浙江寧波、廣東潮汕地區、湖北武漢、江西南昌、湖北十堰、天津、南京、湖南、內蒙古、雲南、上海、北京、浙江、呼和浩特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他們一定是把你們提上來那個條子彙集到一起了,向師父問好的。還有。

  弟子:溫哥華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新加坡、印度尼西亞、希臘、南美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請問師尊:新加坡人是哪個朝代轉生去的?(眾笑)

  師:以後啊不要問了,因為有些政府他不理解,有些我不想說。新加坡是李自成那夥的。(眾笑)

  弟子:第一軍醫大學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泰國、澳洲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長春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謝謝師父的慈悲和普度,我們一定會做好。

  師:謝謝大家。

  (起身)(大家起立,長時間鼓掌)

  大家坐下,證實法這件事情啊,大家已經快走過四個年頭了。不管還有多長時間,大家都不要去考慮,因為你一旦考慮就是執著!不管經歷多長時間,大法弟子都有責任肅清那些邪惡的因素,把這場邪惡的迫害揭露出來,救度世人哪!(鼓掌)

  無論在這場迫害中失去生命的,還是在這場迫害中遭受了多大苦難的,你們記住,師父一定是對的起你們的!(鼓掌)

  未來等待著大法弟子的,都是至高無上的、永遠的榮耀和威德!(鼓掌)

  無論中國大陸,還是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學員,希望大家都能抓緊最後的時間做好、做的更好。特別是那些沒有做好的,你趕快抓緊時間做好,機不可失。一旦這場迫害過去了,一旦邪惡的力量不夠的時候啊,這件事情就要完了,那個時候真的後悔可就晚了。如果不發生這件事情,就沒有那些做不好的學員的出現。既然它發生了,你們有些學員沒有做好,那麼你們就要抓緊時間把它做好,因為畢竟這件事情已經出現了,不出現呢也就無所謂了。師父甚麼都能做、甚麼都能歸正,但是這件事情出現了,那麼給你們帶來的損失,你們得自己去彌補。我希望每個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的太重,你自己的修煉、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惡中證實法、救度眾生,你堅定的走好你自己應該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鼓掌)

  謝謝大家。(長時間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