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八日

  (長時間鼓掌)在座的有的是上次法會剛剛見過面啊,看來我們這個法會一到夏天開的就比較多了。各地法會都想叫我去。實際上我每次跟大家見面都是有要跟大家講的話。通常各地開法會都想叫師父去講幾句,但是有的時候大家還沒有完全理解上一次我講法中的要求時,那麼再講甚麼,就容易沖淡上一次聽法的理解與要做的事情,所以呢我不能經常去參加法會。今天實際上我也沒有太特殊要講的,但是我很早就答應了溫哥華學員,我說他們開法會的時候我要來,所以這次就來了。(熱烈鼓掌)

  大家都很辛苦了,我看見了大家在講真相和去領館做的證實法的事了,在這次法會中學員的吃住也不很方便,來的時候我看你們在街上走來走去的。不管怎麼樣辛苦,大家的目地是明確的:我們就是能在艱苦的環境中救度眾生,把自己修煉出來;在這個修煉過程中不斷的使自己錘煉的越來越純清,越來越能夠達到更高的標準要求;同時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也使大家越來越理智,越來越知道如何的針對這場邪惡、針對這場迫害。所以哪,不管怎麼苦,不管怎麼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呢,我們不是在求得常人中的甚麼東西,最終的目地大家都是明確的:我們就是要達到修煉人的圓滿,我們要得到的是常人永遠都不可能得到的東西。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從一個常人開始達到完全超越於常人,而且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要求達到一個更高的標準,超出人類社會的標準,達到歷史上所有修煉人想而達不到的事情,對於大法弟子來講是重大而又嚴肅的。所以在你們所做的證實法與救度眾生的這些事情當中,也包括著你們對自己如何提高,如何去掉自己有漏的地方、還存在執著的地方與方方面面的不足。這樣,在證實法中你們所利用的常人社會的甚麼方式,你們都是在修煉;無論做甚麼,你們都是在提高當中;無論做甚麼,你們也都應該本著修煉人的狀態做,不是以常人的基點來做這些事情。

  我們的出發點是明確的。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本質上就是在提高自己,修煉自己;在這場迫害當中揭露邪惡,使這場迫害結束,不承認舊勢力的這場安排。所以看上去有很多事情和常人做的事好像是很雷同的,但是本質上是不一樣的,根本的區別在於我們最終的目地和我們的出發點是不同的,我們只是運用了常人社會中的一些個常人的辦法。常人社會也是法給人類社會開創的一個層次,那麼在這個層次當中,我們利用法給常人開創的這個文化和它能夠存在的各種方式來證實法,我想,這都是沒有錯的。

  大家知道,善惡在人類社會是同在的。可是大法修煉者完全是本著善行的,這樣對人類對社會、對人的思想行為道德觀念、對我們修煉人自己來講,那都是起正面作用的。大法的傳出實質上對社會、對人、對修煉人本身都起到了有巨大的正面效果、而且是非常好的作用的,體現出來的一切都是正面的。這一點呢,我們清楚,現在社會上的常人也都清楚了。在邪惡迫害下,當時有些人是被邪惡生命利用著、控制著,講出一些個言不由衷的話、似是而非的話、沒有經過自己思想所思考講出來的話,那是被邪惡所控制造成的。說今天人類對大法要再講出甚麼,那他就一定要為自己負責了。過去人可以說那不是你的意願所為,人被外來邪惡生命控制與欺騙了。如果在外來生命被清除的情況下,人再講出甚麼,那真是人自己在講了,所以人要負責的。

  我講慈悲,我可以不計在這場迫害中人對我與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壞事情、說的不好的話、幹的推波助瀾的事。當然了,這還排除那些個對大法造成嚴重迫害的——那些是不可救要的。法是能救度一切,你們也聽師父講過,我可以使一切再不好的變成最好的,我都能夠做的到,大法能夠做的到。但是有些壞人在這場迫害中給自己造下的罪業,已經不能夠使他再配聽大法弟子講甚麼、不配大法救度他了,就是說他已經在這場迫害中擺放過自己的將來位置了,失去了被救度的機會了。這樣的人,那麼就不在其中了。我說過不管一個生命在歷史上變的再不好了都是有機緣的,無論在人類或在其它各層空間只要在這場迫害中沒有對大法犯罪,無論他在歷史過程中在常人社會或者是在其它各層空間中犯有多大的罪過,我都可以救度。我過去也跟大家講過,我說不計歷史上一切生命過往之過,因為宇宙呢都不行了,生命都不能與成、住時期的生命相比了,我也不想再去挑在這個不行中誰還比誰行。我就是要全都度,只要他對正法本身沒犯罪,我就都能度他們。我也是抱定這樣一個原則在做。(鼓掌)

  有學員經常問我,說那些想學大法又給迫害大法的邪惡充當了迫害正法的特務、這些個對大法犯過罪的,就是說,他還在大法學員中吧。從他明白的那一面來講,他是不想脫離開大法,但是,從他人的這一方面看呢,在人的觀念、人的執著帶動下,做了一些傷害大法弟子與正法的事。針對這些我還是叫他們「學員」的人來講啊,問題是很嚴重,是很嚴肅,但是呢,不是不能救,也不是不能度,他們與其他生命還是有別的。目前正法還沒有結束,證實法還有機會,那麼也就是說呢,那還有能挽回的機會。我對於一個生命是從歷史中全面看的,真的是大法弟子,過去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生命,一時在這個環境中做錯了甚麼,那和常人對大法犯罪還是不同的;挽回損失後還能行,如果做的好,同樣有更大的威德在等著。(鼓掌)

  我過去講,在常人社會,不管人的職位是甚麼,不管你的工作是甚麼,哪怕你是做特務工作的。特殊工作任務嘛,所以叫特務,特殊任務。但是,作為一個生命,你不能因為你的工作特殊就真的失去了這萬古機緣;不能因為你的工作,你就把千萬年生命所等待的機會都毀了。我對生命是這樣看。當然了,當初我在傳法的時候,救度的門全敞開了,沒有對任何社會的階層、職業、身份的不同而來選擇你。這些我甚麼都不看。沒有貴賤之分,沒有社會階層之分,沒有聰明和不聰明之分,沒有文化上的差異,沒有民族的差異,沒有任何界限。人類所劃分的一切區別,我都不看,也都沒有。一視同仁,就是這樣做的,當然包括那些個做特務的,甚至為了解大法而當特務的。

  當然了,大家回想一下,師父我是以最大的慈悲心對待眾生的,如果這樣我還救不了你,那也一定有等待這種人的結果。大家知道,很多學員都想見我,很多常人也想見我。有人見了我,他莫名其妙的激動,有人見了我之後呢,他就備感親切,有的人激動的甚至要哭,因為他們明白的一面都知道,誰能見到我的時候,我就會幫助他,(鼓掌)我就能夠消減他歷史上的罪業。(鼓掌)所以無論你是做甚麼的、你是幹甚麼的,你只要見到我,我就讓你動善念,你只要見到我,我就能夠在你善念中消你的罪、消你的業。(鼓掌)世人其實都有明白的一面,他們是清楚的。也就是說,不管你幹了甚麼,也不管你是幹甚麼的,我都這樣對待你。(鼓掌)也許這就是人們講的最大的慈悲了吧。當然這是在這一層生命中體現出來的。我這樣對待人,我這樣對待世人,那麼如果世人在這種慈悲下、完全超越常人對待生命的寬容下,人還在損害著大法和對不起救度他的大法徒,那麼,佛法也是有他的威嚴的。在這麼的慈悲下還不行,那麼他的生命就沒有任何希望了。

  大家知道這個薩斯(病)在中國,當初舊勢力定下中國是要淘汰八百萬人,他們不知反省還在隱瞞。因為慈悲於人,想要再給人機會,不想讓死那麼多人,可是他們不但不知反省,還在利用薩斯病迫害大法弟子,掩蓋著真相。執政者也是常人,也在天懲之中。神在警示世人,人還想掩蓋,不叫世人接受教訓,那就等著更大的天治吧!也就是說,我用最大的慈悲心對待眾生的時候,如果有的生命還是不行的時候,我就不管你了,自然就有另外的管法。那麼也就是說呀,佛法是慈悲的,也有神威嚴的一面,不能叫人為所欲為的拿著神的慈悲來開玩笑,這是對神的褻瀆。

  上一次我在講法中跟大家談過,有些學員犯了一些個不應該犯的錯誤。其實呢,只要堅定的學好法、你能夠改過、你能從新做好,你還是大法弟子。你就從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的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的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種悔恨、擔心等壓力的時候,那麼你就又陷在這個執著中了,你又走不出來了。大法弟子整個修煉的過程就是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不管遇到甚麼事情,認識到了,你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來,繼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麼也就把你這個過失啊,算作在你修煉中沒走好的關,從新走,有機會再給你過,也就僅此而已了。師父不能夠把你修煉過程中的事算作甚麼。如果不能自拔的、還會重犯的,那就另當別論了。也不能因為做錯了事情又引起執著。

  我過去講法中不說那些很重的話,是因為不想給你們思想造成障礙、引起另一方面的執著,因此我也很少單獨跟學員講法。我一旦對誰去講法的時候,對其指出他的缺點的時候,大家想想,他的思想負擔就很重,因為是從我嘴媮縞X來的。所以我很少針對個人去講法的。在講法中,我就是普遍的講,概括的講。而且在一些枝節問題上、支流問題上、個別問題上,又對整個大法學員起不到整體干擾的作用,我也就不必要去說,因為在修煉過程中,學員互相之間都會看到,也會給他提出來,指出不足。即使他們一時認識不到,因為有執著嘛,慢慢他也會認識到。只有在整體上,整個大法形勢上出現問題的時候,證實大法的形勢有問題要說的時候,我才說。你比如說現在,在中國大陸,有個別地區還有拿假經文在傳的,甚至有人還執著的不行還去背,不但背,還到處去拿到學員中去宣傳。甚麼心帶動他這麼幹呢?那媄鉿野L執著的、有符合他常人心的東西,他才這麼幹的。你說他有意破壞法,我倒不這樣覺的。就是因為他有執著,他有人的那顆心在,所以他才能這樣做,幹了邪惡想幹的事,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

  加拿大法會實際上我也參加過好幾次了。(鼓掌)最主要的有三次,大家印象也比較深。第一次大家知道,就是在「七.二零」將要發生之前;第二次那就是在鎮壓迫害很嚴重的時期,在渥太華,我去了一次;這一次是邪惡在大面積的滅盡中,正法形勢以突飛猛進的、非常快的速度在清理著邪惡,在突破人的空間,這個時候我跟大家又見了次面。所以,加拿大這三次法會,很說明問題啊。(長時間鼓掌)

  加拿大學員哪,應該說是做的很好了,體現在方方面面,關鍵是配合的好,沒有太多的以個人的執著影響證實大法,相互之間也沒有太多的堅持己見造成的個人心媢L不去,在學員中很少出現互相之間摩擦吧。互相配合的比較好,所以才能把這個證實法的形勢搞的這麼好。當然啦,加拿大又是一個特殊的地方,加拿大政府與人民也都給大法與大法弟子很大的支持和同情,這些我們是應該感謝加拿大人民和政府的。(熱烈鼓掌)

  所以從這三次法會來看,回想起來,很清楚的看到了形勢的不同。我在加拿大跟學員見了三次面,可這三次的形勢變化是相當大的,這一點大家是看到了。迫害的當初壓力是很大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在加拿大講法的時候,我講的很多話實際上都是在點化世人,也都是在告訴世人。人他有明白的一面,我講法也不只是單單的對人在講,層層的我呢也都在對不同層次的生命講。因為人類這個地方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的,它是天象的變化在最低層次的反映。就像過去我講的,理在不同層次是不同的,高層看低層的理是錯的,但理在不同層次本身是理。可是一件事情在不同層次上的狀態、反映和標準是不同的,越高越通向真理。但是理總體上又是貫穿下來的,體現在不同層次中那就是不同層次的理,對於每一層次的生命他就有不同的狀態與對理的認識,越往下要求越低,生命表現越差。到了人這個最低層的時候,生命的表現就是這樣的,也接近最惡的。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舊勢力做了很具體的安排。我在這兒和護法的那些正神也在抑制著邪惡,舊勢力也有它們的安排,實際上邪惡也是被束縛的。當邪惡在發揮它那個邪惡的時候,表現是不可一世的,落在實處時是很虛弱的。當然惡人在為邪惡表現時,只要大法弟子無漏的正念表現一強,惡人就心虛,甚至被正念所治,就是這個狀態。總體上邪惡是還達不到想幹甚麼就幹成甚麼,因為畢竟是神在控制著。儘管舊勢力有其安排,它也只是讓它達到一個它們需要的狀態,而且舊勢力也沒能達到如意的去發揮,因為我要做的和正神所對它的抑制,那都使舊勢力要幹的很多事情不能得逞的。

  舊的宇宙它是有舊的理的。一切生命在沒有正法之前,他也看不到正法後的一切,他也看不到新的法的真正的展現,因為他們還不配。如果真的看到了新的法的展現和新宇宙的時候,他就等於是新的生命,他自然就會遵照去做。他們看不到因為他們是屬於過去宇宙的生命,他們是看不到不屬於過去宇宙的將來的。而這種將來呢,不是舊宇宙歷史時期所安排的那一切,媄鉿釦硐P慢的時間、不同的空間差異,舊宇宙的神可以觀察到。另外的一個新的宇宙,媄銂熙o個時間、空間、生命、機制、法,一切都是從新安排的,沒有與舊宇宙的一切連繫,舊宇宙的生命是看不到的。這就超越了一切神的能力了,所以呢,他們要按照舊的法、舊的宇宙的次序行事,在做著他們要做的事。有很多事情要改變它確實是很難,有的時候我叫其去做甚麼時,他就覺的沒有甚麼依據不敢為之。他們也就是這時的生命,他就覺的那樣是對,甚麼也不幹已經是很好的表現了。

  其實呢,干擾正法之事的還是舊的勢力這一夥。龐大的宇宙更多生命他是沒有參與的,處於一種觀察狀態。但是正法整個洪勢一過來之後,那不管他觀察也好、參與的也好,統統的全部在正法中就解決了。該同化的同化,善解的善解,不能同化不能善解的,該降層次的降層次,那犯罪的該打下去的就打下去了。我說能夠進入未來的也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未來不屬於這一期生命。用舊認識來講,這一期生命想要進入到未來去,想要進入到不屬於他們的下一期天體中去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是因為在這次正法中,最大的慈悲對待著一切,對待一切眾生,才想從這個舊的宇宙中把這些生命同化過去,才做的宇宙正法的事情。不然的話,這一期生命想去將來那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將來是不屬於他們的,是不屬於現在這些生命的。所以想去將來那就必須得符合將來的要求。

  當然作為一個現在生命來講,那是達不到的,他也很難去符合。但有一點,我的法在傳,層層眾生也都知道,很多生命也都在學,也都在看。各層都有《轉法輪》,每一層的理不同,媄銂漲r看上去不同,都是新宇宙不同層次的真理,很多生命他們都在看,而且主動的在同化,因為這是萬古以來宇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對眾生來講都是從來都沒有誰敢想過的,能夠跨越這麼大的歷史,因為這個歷史是不屬於現在的整個宇宙生命的。歷史中的一切,宇宙中的生命都在這個環境中生存,在這個環境中能夠行使生命生存作用的一部歷史。真正的進入不屬於這部歷史的未來去,其實那跟他們是沒有任何關係的。那不像這個舊宇宙,在不同層次中的宇宙天體,不行了,毀掉了,然後造新的。雖然這個過程聽上去和眾生對大穹體內新舊不同層次宇宙的生成、毀掉,好像是一樣,其實是根本不同的。宇宙中的不同宇宙天體不管怎麼毀掉再生成,還是這個宇宙的更高生命在高層次上他的一念、他的能力生成與毀滅的,也就是說他還是原來宇宙的標準與安排的。因為對更大的生命來講,下面的天體都是他身體的一部份,哪個細胞新陳代謝淘汰掉了,那細胞再生成還是他自己的機制、自己的特性、自己的宇宙的事,一切都是他所為。而真正的整個宇宙沒了,就像他這個生命死掉了,以後甚麼時候再生成一個生命,與他原來死掉的生命沒有任何關係。這堜畛羲瑭暀ㄨ釦琤H前講的元神離開肉體像脫了一件衣服了再換一件衣服一樣,沒有這種聯繫,與過去甚麼關係都沒有。

  生命的三位一體都解體、都不存在了,再高的生命也甚麼都沒有了。這個概念對這個宇宙的一切生命、對於這穹體的終結來講都是空白,都是茫然不懂的,也是理解不到的。放大他們的想像也是在這個宇宙中、這一期生命造化的智慧範圍之內所能想到、知道的。正法這樣大的事情對他們來講都是零,而且面對著正法中的那一切眾生都是措手不及的。我講出的理對他們來講,都知道好,但是又有舊的理在那堙A他們又是舊理在壞、滅時期成就的,所以正法對他們眾生的要求就是甚麼也別幹。

  最幸運的就是些在正法期間沒有動的生命,他們就靜靜的在看,因為我要救度他們所有,我要使這些眾生都能同化到新的宇宙中去。而舊勢力看到在歷史上有很多生命犯過很多罪,它們認為不能救度這些生命、不能要這些生命,它們也認定了它們在掌握我的正法,從而在我正法中安排它們要淘汰這些生命。對於世上的生命來講,為甚麼叫那些惡警這麼殘暴?那麼兇惡,叫那些低層的邪惡東西行惡?它們的目地是要淘汰一些世人與它看不上的學員,叫行惡者與被行惡者都犯那麼大的罪。層次高一點的它們不直接去幹這些事,它們認為它們是神、是聖潔的,不想把手伸進垃圾堆堥茠蔣策b垃圾堆媗糽M,因為它們進來了也就掉下去了。所以它們就一層生命控制著一層生命,不同層次的舊勢力層層在幹著干擾正法的事,所以到了人世間邪惡生命也表現的越惡。正法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無論怎麼險惡,正法對眾生來講也是從來沒有過的機緣。法,早就有了,我就是帶著這部如意的、圓容的、歷史上從來沒有的、最好的法,來了。(熱烈鼓掌)

  而作為證實法來的大法弟子及對於整個宇宙眾生來講,只是在這部法的具體實施救度中去兌現而已。也就是說這個法早就在這兒了,只是眾生怎麼樣按照這個法去做,用我的話講是怎麼樣同化過去,只是這一個過程而已。我過去講,我說,誰也破壞不了這部法,不是說我在一邊做著一邊創造著甚麼法。法早就有了。眾生怎麼樣去同化法,僅此而已。越大智慧的生命越覺的自己了不起,而越大智慧的生命在它層次中也都有它看不到的真相,對正法之事起的任何一念對它來講都會影響很大。它那一念會使層層眾生對正法犯罪,所以它也就是在正法中犯罪。無論多大的生命對他們來講都面臨這問題,因為任何這個宇宙的生命都不屬於將來的宇宙,真相對他們來講不管多大他也都看不到根本。所以對宇宙最終最後的生命來講,都是一大劫難,一動念就在劫難逃。我是用人的話這樣去形容,說它是個劫難,因為不正法也就不存在救度眾生了,那麼再造的一切也就沒了舊宇宙中的一切,所以實際上是對宇宙眾生最大的一次慈悲。(鼓掌)

  大家知道,造就那不同層次的宇宙、天體、蒼穹、大穹的生命,只是高層神一念生成的。甚至於就在我講這話的時候上面有些生命坐在那還很洋洋自得,它們認為一切都是它們一念生成的。站在它們上面的還在笑話它們:我一念生成的。可是站在更上面的還是那樣想,因為它們都不知道在它們上面有更龐大的主。可是真正看到它們好笑的卻是我。(鼓掌)而這一次正法,對它們都是一次最大的機緣與慈悲。可是它們都在想左右這一切,它們認為它們掌握的都是最好的,在幫助我正法,把它們最好的甚至於強制的推給我。大家想想,它推給我,那將給我設成多大的阻力?設成多大的障礙?當你不要它的東西的時候,它認為最好的你不要,你等於是毀這個宇宙,你等於是毀未來。它就這樣想,因為它就是這麼大的智慧,它就那麼大的認識。

  舊勢力體系的層層生命幾乎都是這樣想的,都是這樣做的,才造成了正法中的障礙。它們的那一念的表現在宇宙的最下層,起了最不好的一種反應。越往下越不好的生命,它做的事情也就越壞、越邪惡。這一切迫害實際上都是這麼來的。其實我剛才講的這種層層的生命啊,我剛才已經不是在講那些個龐大的天體媄銂漸糽R了,我是在講不同龐大的天體的那些個主體、王、更大的主體、王上之王,我是在講那些生命了。穹體其中有多少層層無數無盡無量的神、佛、道、眾生啊,那用不著講它們,它們的所為,它們在具體幹甚麼,那都是因為它的主體所為所造成的。

  因為宇宙太大了。師父一講啊,就講的很大、很高,因為我現在面臨的都是這些問題,我正在處理的也是這些問題。而反映到常人世間上的,也都是那麼高層次上生命幹的事情反映下來的。我講法不是隨便講的,我也是把真理講給他們,我要針對這些事情講。下面聽起來是很高,但是你們坐在這兒的,也都是大法弟子,畢竟不是在給常人講甚麼。其實我今天講的這些常人也難聽的懂,但是人會體會到我的善,體會到能量,體會到對他有益的感受,但是真正明白我講的,那只有大法弟子。(鼓掌)

  因為大家中午還沒吃飯。我也不想多講了。

  (長時間熱烈鼓掌挽留)

  其實不管我講多少啊,你們都得在實踐中修,那才是第一位的。你們不要小看了你們的法會,那是大法弟子們在整個修煉過程中的一部份。(鼓掌)所以你們想聽我講的再高、再多、再具體,其實你們在修煉中還得是一步一步的走。所以呢,在正法沒有結束之前,大家利用所剩下的時間啊,紮紮實實的做好大法弟子每件應該做的事情,那才是你走向未來、走向最偉大的這條路上,不能夠錯過每一次機會,也不能夠走錯每一步。

  儘量的走好也很難做的到。你們在修煉中也就是不斷的摔著跟頭,爬起來再走。而面對的這個人類科學造就的這個社會,這個現實,又非常的誘惑人;所以面對這個常人社會的時候,又很難擺正修煉人與常人的關係,又很難從各種執著中跳出來。但是不管怎麼樣,作為大法弟子啊,你就是心懷正念,儘量的去做好你應該做的。你們也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在修煉,也用不著去當和尚,也用不著像出家人那樣,實際上在形式上已經是最大的方便了。可是呢,在心性的提高上那是絕對不含糊的。有的能感覺到,有的不一定能夠感覺到,甚至於不會那麼強烈的感覺到你的昇華、你的提高。但是,那都是絕對嚴謹的。一旦有修好的部份馬上給你同化過去,所以你這邊啊,老是感覺到自己好像老是提高不太大,因為表面的變化呢是非常小的,而本質的變化呢是非常大的。所以在這樣一個狀態中呢,能保證你能修煉,保證你提高,保證你在修煉過程中不注意摔一下跟頭也不至於掉你的層次,因為修好那邊已經隔開了。隔開了就不會使修好的一面和人體同時犯錯,所以就不容易掉層次。這是指在正常修煉中所言,而那些關鍵時刻走向反面或幹了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人,另當別論。但是作為修煉人來講呢,提高對你心性的要求,對你執著心的放下,這一點是不能含糊的,是絕不能夠降低標準的,因為那是對未來、對將來的宇宙、將來眾生要負責的。很多大法弟子將來要成就很大的生命的,要包容很多眾生的,甚至於是無量眾生,所以你的標準的降低,那層宇宙就不會時間長,那層穹體就不會時間長,所以一定要達到標準。

  但是,你也別因為師父這樣講你又著急。我從來沒有強為你們。你可以儘量的符合常人的社會狀態去修,但是你作為修煉的人,你要知道你自己應該怎麼做。你儘量的去做好,儘量的符合修煉人的標準。我也非常反對一聽師父講甚麼心堸角W又急起來了,這一急馬上又走極端,甚麼也不幹了,我就只做正法的事。不行,因為今天大法弟子走的路就是未來人修煉的路。

  大家看到了,宗教在當人類道德走向沒落的時候,在社會上起到的作用是甚麼。它度不了人還敗壞著人的正信。作為一個神職人員哪、出家人哪、修煉人來講,常人是把他們對神的寄託、信仰、他們的希望都寄託在這些人身上。而這些人做不好,就不只是他個人做不好;修煉團體、宗教走不正,就不是它本身走不正的問題,它會使整個社會敗壞的,會使很大的人群發生問題。同時,他們的不信神,對眾生,對信神的眾生來講,那是最可憐的,也是最可悲的。所以未來很可能是沒有這種宗教形式的。人類將來學的課本可能就貫穿著法的因素在媄銦C在社會活動中能夠做的好的、能夠做的更好的,那可能就是在修煉了。大法弟子今天你們所做的這一切,你們回想起來,何嘗不是這樣?大法在世間就沒有那個有形的這種東西成為一種社會政治。

  我要叫未來的一切都走最正的路,所以未來的人也是有福的了。既然這個人類社會將留到未來,那麼對未來的生命來講、對未來的各層眾生來講,也都是福份,因為那是機會,那是大法對生命圓容的一部份。所以相對來講啊,未來的人類社會比現在的人類社會會有很大的變化、很大的不同。不是有很多人講過未來的人有福嗎?過去對修煉人來講,修是很難的,很多想要修煉的人哪,就想了個辦法:吃苦,苦修。苦修是可以消減業力,因為你是修煉嘛,所以你也可以提高。但是鉚足了勁,層次也是很有限的,多數都出不了三界,因為沒有法來指導他們修,他們不知道法在各層的標準、各層的要求。而各層生命對他們來講也是很難負責任的。不是神不慈悲他們,是因為宇宙有相生相剋的理在起作用,誰動一念都會產生不同的、正反兩方面的因素。你動善念就出惡,你動惡念也會起作用。所以,很多修煉人講「一念出善惡」,誰又真正的知道這句話的真正道理是甚麼呢?神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度人的事情,非同小可。為甚麼耶穌度人,做這麼大好事,天上的生命要這麼左右這一切?還要把他釘在十字架上?看上去是替人在遭罪,神為甚麼要替人在遭罪?更高的神為甚麼不管呢?神為甚麼不能夠直接消減人的罪呢?這些過去在宇宙中它是理,一切也就是那樣。作為我來看是舊宇宙的法欠缺這方面的智慧,所以下一次就不是這樣了。將來會發生很多的、很大的變化,所以對眾生來講都是美好的,不存在那麼邪惡了。

  但是相對來講將來相生相剋的理雖然它不是絕對的了,但是它還是存在的,正負生命還是存在的。那麼到了最不好、最底層,它雖然和原來的最底層相比沒那麼邪惡了,但是最底層還是不好的。未來的人有福了,也只是和現在的人對比。會有造業的事情,也會出現消除人類業力的痛苦,所以就會有戰爭、有瘟疫,會有劫難。一定是這樣的,不然的話人罪業大了不用痛苦去消業、還罪,人就會被毀掉。人沒有痛苦也不會懂甚麼是幸福,人這兒不可能成為天國。正因為它有痛苦,這堨i以修煉,做不好呢還可以造業。所以,人類社會永遠是一個特殊的環境。

  給人最大的福份,那就是未來的人類不會像現在的人類標準這麼低,那也就是最大的慈悲。(鼓掌)一切都不那麼惡了,那麼相對來講環境也要提高。苦呢也不會那麼低,一切都會維持在一個比現在人類標準要高的、一切都衡定在這一層法的基礎上。所以,對未來人來講,能夠走入未來的人都是有福的。為甚麼呢?因為大法在這媔ЛL,為了大法造就了這個地方,這兒的生命也做出了他們的付出,歷史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那也算是他們有功,所以要給未來生命、未來人類福。

  當然這也不是一個單純的問題,宇宙的一切都是相輔相成、互相連帶的、圓容的,還有其它的因素、原因在這堙C那麼也就是說世上發生這樣的變化,其實在整個宇宙中不同空間、不同的層次也相應提高了境界。每一個層次,既然三界這個地方標準提高了,那麼大家想想,你不能提高到和神在一起呀,所以那神那兒還得提高。這層神提到那層神那去了也不行,那層神還得提高,也就是說每一層的標準都提高了。那麼也就是說呢,每一層的環境都更好了。當然了,能達到這些,穹體的機制啊、法的智慧與能力必須達到這一點,所以才能使生命存在的方式、方方面面都變的美好。

  作為大法弟子面對的,就是成就未來最好的生命。所以對大家來講,心性的要求,也就是對你們作為修煉人能夠達到的標準,在這一點上是不能含糊的,一定要達到標準的。

  法要求你們要儘量的符合常人這個社會的生活方式,所以為了你們能夠在這堨肮﹛A不能夠叫人看到你們是一個奇奇怪怪的人,儘管我們有許多出家人在修,其實宗教也是目前人類社會狀態的一種形式。這樣一來你們走的路,實際上也就是給未來生命奠定基礎。這一切不是拿你們做實驗,法早就有了,你們在實踐,只是這樣一個過程,正法的事情是必成的。你們可能都從各種預言哪、有能力的人那兒都聽說了,人類有這個難、有那個難,可是誰也沒有敢說正法這件事情不成,因為它是必成的。因為不管生命能不能夠實踐這個法對他的要求,正法都是必成的。因為在證實法中如果人走不過去了,法會從新生成一切生命,缺甚麼,法中有甚麼,因為他是現成的。講到慈悲,就是我想讓舊一期生命同化後進入到新一期生命中去,這就是我想要做的。

  歷史上人們聽到了不同的層次的生命都在講慈悲呀,慈悲呀,甚至於很高層次上的神也在談慈悲。可是他們的慈悲都是有標準的,都是脫離不開他們的思想認識和境界的。而正法中的這種大慈悲,對整個宇宙眾生來講,是前所未有的。甚麼叫佛恩浩蕩啊?(熱烈鼓掌)當然,將來的眾生會看到大法弟子救度眾生。你們修成之後,將來眾生也會知道你們的佛恩浩蕩,未來人卻不知道我,只有你們能知道我,是因為對眾生來講不需要其實也都不配知道,知道你們就夠了。本來誰也不知道我,那麼將來還是不知道。(師笑)(熱烈鼓掌)

  生命是很複雜的。其實人成神我在實踐中已經都做過了。我自己的肉身已經在主持法輪世界了,而且將來你們會看到很多過去的我,那時你們也許就把他們當作我了。其實真正我的主體本質,真正的主我,是很難被生命知道的,但是我甚麼都知道你們。(師笑)(長時間鼓掌)

  我來的時候經過了層層下走的過程。作為很高的神來講,有三位一體。三位一體在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概念、不同的認識。在有形的很高層次,三位一體就是真身、真神、思想,這麼三位一體。這是在非常高層次上那兒的情況。再高層次就不是這樣了,那堳銩Q、身體是一體的,沒有分別。我就從有形神這個層次講,那就是真身、真神、思想三位一體。

  我在下走到有形這個層次中開始做真身,然後一步一步進入大穹往下走。每一次呢,我都是真身單獨下走。也就是說,真正的我就是真身。我一直在給你們講,我說我就是最表面,真皮就是我,因為我在任何一個層次中都做最表面,都做真身,到了人這兒也是肉身中有真身。(鼓掌)所以呢,我在不同層次上,在歷史的過去,留下了不少我的真神,他們都是我過去不同層次的真神。有的他們自己在漫長的歲月中覺的我已經回不來了,他們就又演化成了一個身體,都和那時的我一模一樣。也就是說,你們在將來的宇宙中,會看到許多我的過去。他們都可以同化後進入未來的新宇宙的,因為那是他們的威德、福份——曾經是過我。我每一次都是以真身在往下走,所以每次作為真神來講,身體要下走,他們都不想叫我下走,都知道往下走是很苦的,就等於是毀了。一個神不管從多高來,最後到了人這兒在神的眼堥滌禰輕N是神死了。所以層層下走的我自始至終都做真身。而這個真身雖然走過了漫長歷史的不同眾多的層次,但是這張皮根本是從哪堥荂H是誰?沒有生命能認識到。這一次我也是同人身降生於人世,當了人的最表面。不同的是,肉身中有真身,但是我的最本質來源是沒有生命能夠查的清和認識到的。我剛才講,說將來生命很難知道我,就是說這個意思。

  我想,今天講的也是挺高。(鼓掌)不管怎麼樣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啊,聽過了你們就聽過了,不要起任何心。慢慢的在修煉過程中有的會知道,有的或許到最後圓滿後甚麼都會知道了。

  講到圓滿,你們的圓滿也不是突然一下子,就像那過去煉丹的,一下炸開了,不是這個狀態。那麼大法弟子的圓滿是甚麼狀態呢?你們修好的那一面甚麼都知道,那都是你。等到你最表面這一點也過去的時候,你好像睡覺中自然的醒了一樣,就這個狀態,沒有震動。(鼓掌)

  在修煉中你們從書中看到不同的法理時,那只是在人這的那麼一點點認識。你們知道,真正的佛理是不能夠全部展現在還有表面人身的修煉人面前的,所以你這邊只有一個概括的認識啊,而修好的那面已經是整個那個境界的認識了。也就是說呢,你在修煉中,修煉好的那一面啊,你該是哪個層次的,在那境界宇宙中在你以下各層次的一切都知道,而且盡在眼底。所有修好那一面全是這樣,一直到最後一點修完,一切就像很自然似的全明白。表面上就像睡夢醒了,噢,該幹甚麼你就去幹甚麼了。就是這樣。(鼓掌)

  那時的思想是沒有人的這種思維方式與結構了,就是修好那一面的思維結構都給按照神最好的標準去做了。這樣思維方式不會進入到低層思維了,但是低層的一切你們都知道。其實你們知道釋迦牟尼佛也好啊,其他的神佛也好啊,他們連牛馬的思想都知道,更低生命的思想都知道,一切盡知,但是他們不會進入其中,就是甚麼都知道,僅此而已。將來作為大法弟子修好了,你洞察下面的一切,你甚麼都知道,但是呢,你的思維方式卻不是和他們一樣的,是不進入其中的,完全是在你那個境界中的思維。所以在將來圓滿的時候呢,也許就像睡一覺醒了,自然的甚麼都明白,因為你修好的那面在那邊時間已經很長了,那邊的時間和世上的空間時間都不一樣,你那邊已經呆了很長時間了,甚麼都熟悉了,你這邊最後一點過去的時候也就甚麼都明白了。(鼓掌)

  因為過去我也跟你們講過,過去修煉人開悟的時候呢,他要炸丹,炸丹時會層層空間中都要炸,所以對地上的影響就非常的大,會有山崩啊、海嘯啊,會有很大的震動啊,都會出現。大法弟子這麼多人,修煉層次又高,哇,這一下子可了不得了,那人類社會得發生多大的災難哪?不會的,都是非常自然的。所以這部法我當初開始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甚麼都充份的考慮到了,這部法中的一切都是最圓容的、最好的。

  還有我們許多學員哪,在思想中顧及的很多問題啊,這些事那些事的,其實一想就已經是掉了境界了。甚麼都不要想,甚麼都不用管。師父是慈悲的,一定會給你安排的最好。(鼓掌)你不用想那是師父慈悲我們,因為那是你修出來的,那是你自己的威德造成的,師父才給你們做的。

  我就講這麼多。(熱烈鼓掌)

  沒做好的啊,抓緊精進。我們的法會啊還要繼續開,大家走好每一步。越到好的時候啊,我告訴大家,機緣也就越少,所以要儘量的去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但是呢,你們不能走極端,你不能走任何極端。你一走極端,你就破壞了我給你安排的這條路、法對你的要求。你就正常的做你該做的事情。明天圓滿,今天你還不知道,你還想,你說我還要開個公司呢,那你就去做,但是一切我都會給你圓容。你甚麼都不要想!你該幹甚麼就幹甚麼。(熱烈鼓掌)

  最後祝我們這個溫哥華法會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長時間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