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講法

李洪志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於美國紐約

  (全場起立熱烈鼓掌,師父幾度揮手示意大家坐下。)

  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大家辛苦了!(眾弟子:師父辛苦了!鼓掌)我看我還是站著,大家看的清楚。(眾弟子鼓掌)和大家好久沒見面了,大家也想看清楚我,我乾脆還是站起來。(眾弟子笑、鼓掌,師父合十回禮)

  每年一次紐約法會,都來很多人。劇場有限,所以裝不了這麼多人。我已經告訴他們,以後再開會,咱們找體育館。(眾弟子笑,鼓掌)

  說辛苦,大家確實辛苦。正法嘛,這麼大一件事情,是史無前例的。其實啊,歷史上,任何一次文化上比較突出的那些事情,還有不同時期的修煉人、覺者表現出來的狀態,都是給大法弟子參照、給大法洪傳奠定基礎的。也就是說,從古到今,都是為了這件事情。再說明確點,其實這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就是在直接的奠定著最後這件事情。那麼這麼大一件事情,大家想想,它涉及到整個宇宙眾生是不是能夠得救、一切都不行了的時候能不能夠挽救這一切。宇宙正法沒開始之前,誰也不敢確定這件事情能不能成。我當初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很多神也都是這麼想的。它們經常對我說「祝你成功」,話中都是有話的。也有神告訴我說,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它們也看到了這件事情艱難到甚麼成度。

  其實修煉中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情況那是宇宙從組中、正負生命之間激烈的反映在常人社會的表現,也就是說,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中的恐怖,大法弟子堅持正信反迫害中救度眾生,這只是在巨大宇宙正法過程中世間上的那麼一點點表現。其實這件事情是非常的巨大的,壯觀的沒法用語言來形容。宇宙在從組,各個空間都在做,各個空間都有不同空間的表現形式。新舊的衝突,善惡的衝突,表現著眾生不同的態度,人世間只是這一個空間的表現。過去我跟大家說,我說大法弟子修煉的好壞,決定了救眾生的力度,也決定了在世間配合正法的成敗。其實各個空間在正法中都配合著、也都同時在做著,正法進程是統一的。人只能看到大法弟子在世上所表現的情況。在其它空間反映出來的狀態就不同了,那是直接面對生命的解體、生命的存亡,與宇宙、天體的更新過程,那是非常驚心動魄的。因為人才能修煉嘛,大法弟子不管承擔多大的使命也是人在修煉,因為人在做,所以絕大多數看不到這些,個別的只能看到很小的局部,只能是在其狀態中,在人的這個特定的狀態中,感受邪惡的壓力,在魔難中做你該做的。

  那麼從歷史上看,如果是這麼大一件事情,大家想想該做甚麼樣的準備。其實安排的很詳細了。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怎麼走他的路,遇到了不同的情況,怎麼進、怎麼退,然後出現了不該有的狀態的時候怎麼辦,都安排的非常詳細。不管怎麼樣,作為一個生命來講,得自己說了算;你想修、你想要、你想做,你不想做、你不想要,那都是個人說了算,所以這就很難了。一個大法弟子修煉的好和壞,你能不能完成你史前的誓約也是一樣,作為一個常人來講,面對這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面對一個用國家的全部機器開足馬力的打壓、全部媒體都用來製造謊言、誹謗大法與大法弟子,在這種情況下,作為人嘛,他覺的就是應該相信政府的,特別是在中共邪黨一貫用謊言掩蓋醜惡、用虛假來烘托「大好形勢」與假英雄人物的邪惡政權,在長期的造假欺騙中,中國人真的是很難辨別真偽。從另一方面講,舊勢力認為,宇宙不行了,人也不行了,罪業大了的人就得在這迷中、在謊言中走出來才行;人人都跟著邪共推波助流了,那麼人就得承擔那一切、承受那一切;走出來你就走出來了,走不出來就淘汰你。其實這一切,你別看在世上表現的這麼邪惡恐怖,人都覺的事件很大,其實它還只是宇宙正法中一個小空間的表現,巨大天體從組中那麼一小點的事。這還是嚴格的嚴肅的正法中的網開一面,救人中能夠行的人就行了,不能行的就不要了。

  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已經看到了,現在的這個形勢在急速的變化,這也是宇宙正法的情況在世上的反映。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迫害大法弟子的時候,從上界不同空間壓下來的那些邪惡的東西,和那些個它們不同的空間中、各個宇宙中要淘汰的東西都壓下來了,叫你來消,這就給大法弟子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太邪惡恐怖了,你們都走過來了,事情過去了你們也都知道了,師父也不用去形容它。再加上中共邪黨的惡毒,配合在一起,這個壓力也是史無前例的。但正法中的修煉標準,更新後對那些神要達到的標準是嚴格的,這一切是新宇宙的標準要求。可是沒被正過法的生命它們會用過去宇宙的法理行事,用它來衡量大法弟子。它們覺的你能達到它們認可的標準,那些生命心堣~能平衡,才允許你不被干擾的走上來,才認為你有資格救它。其實那些不同層次主宰宇宙的王也在用舊的標準阻擋著正法,覺的自己心堨倍聾F達到它設的標準才叫你通過,有的它們也知道自己也在被正法之中,也有的它們認為自己是最高的主宰,它們也有的不認同正法的要求。認同不認同它們都不知道正法後甚麼樣。層層眾神也都是這樣的狀態,層層也都是這麼想的。如果它覺的「不行、不夠標準」,它就會用它的能力直接毀掉它能力範圍內的不夠其標準的一切,包括正法的情況,實際上雖然它們沒能力真的干擾了正法,但它會起阻礙作用,不管它能不能做了甚麼,但是它會去毀。其實發生了無數次這樣的事情,沒能毀了正法與大法弟子,也沒能毀了人類,沒有能阻擋了正法,卻帶來很多麻煩。這些麻煩會反映到世間來,成為干擾。這些事情一直都有。

  如果大法弟子沒做好,對自己的修煉標準放低了,它們那些舊的高層生命層層層層的那些個無量無計的神、那些無數的王,都這麼幹的話,大家想想,那將給正法製造多大的難度?清除中那些神、王被解體的同時,它們管轄範圍內無量無計的眾生都不能得救。如果整個天體都是這樣,那就都不能得救。這就是正法與大法弟子碰到的難度,反映到世間就是各種麻煩。大家想我們師父有絕對的本事,正法中說怎麼辦就怎麼辦了。可是你們有沒有想到,要拯救這一切,被救者要不自願是不算的,強制去做本質是不會改變的,強制的改變就等於是從新再造一個生命,再造是輕而易舉,救度一個生命才是最難的,再造太容易了。

  大家知道,那個釋迦牟尼佛不是講嘛,佛一念就可以生成一個世界,堶惘陬L量的眾生,因為在他的範圍之內他就有這麼大的力量,從他所在層次的最微觀到最大顆粒的能量都有,也有那麼大的密度,從小到大,各個層次同時做,組成他世界的一切能力都有,造就甚麼包括生命一念即成。那在正法中也這樣做的話,就等於是再造一切了,原有的就不存在了,也不是正法救眾生了。你要想挽救它,那甚麼叫挽救啊,你就得讓它自己願意改變才行。宇宙與世間這一切都不行了,要救這一切,這有多難哪。所以有的時候你們碰到魔難時,有人就在想:為甚麼這麼大的魔難哪?師父把這個難拿下去不行嗎?我也這麼想過。我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很嚴重的情況下正念又不足,真的想把難給你們拿下去,可是拿下去關就沒過去,該承擔的也沒做到,修煉也沒上來,甚麼都拿下去那就甚麼也不算了,也就啥都不是了,也不算是修煉人、也不算是大法弟子了。而且每個人也都是從生生世世的輪迴中帶著滿身的業力在轉生,雖然生生世世師父在管著,可是那個業力也是不小的。如果在歷史上自己還有過甚麼願,或者欠下過甚麼東西,或者是曾經有過甚麼麻煩,這都是很難解的,都得解,都得去做,那麼這些事情做起來就非常的難,修煉中很多的苦都是這些原因造成的。救一個生命不是想像的那麼簡單的事。

  但是呢,無論怎麼難,被救度的生命在被救前怎麼干擾與設難,大法弟子是有自己的路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以前我一直在講,我說大法弟子有這麼大的歷史使命,要承擔救度眾生的責任,肯定是有你們自己能走通的路。這條路必須是一條能達到標準的路,這樣宇宙眾生才佩服,才能干擾不了,你在這條路上才會沒有麻煩,才會走的很順暢。否則的話,帶著各種執著、人心,那麼在這條路上就會遇到許許多多的麻煩,麻煩擋著自己過不去。其實走不正路,一個是業力的原因,其中包括生命背後帶著的麻煩,各種恩怨、誓願,與各種生命的連帶,等等;一個是自己人心的執著。特別是形成的觀念、形成了思維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難認識到那些不自覺的人心表現。認識不到它怎麼放下?特別是在中國那個環境下,邪黨毀掉了中國傳統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黨的東西,所謂的黨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維方式,認識宇宙真理是有難度,甚至認識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為與世間普世的價值是相抵觸的。很多不良思想認識不到怎麼辦哪?只有按照大法做。

  以前我跟大家講過了,現代的中國人都是歷史上各個民族的王、各個時期的王,在宇宙中從天上下來的層次很高的那些王,都轉生到中國去了。他的得救會使他所代表的背後那些無量無計的眾生得救。那就不簡單了。他一個人得救,要救那麼多,這業力誰來消?這個關他怎麼過?他怎麼做才能使那些個舊勢力少鑽空子,怎麼樣才能使宇宙不同層次的舊法理、舊的觀念下的眾生眾神服氣,怎麼能夠使那些被衝擊的生命心堨倍禳B允許你走過去?這就很難。師父說過,「弟子正念足,師有回天力。」你正念足了,誰要敢做甚麼,那咱們在理上,師父甚麼都能解決。你自己做不正了,那師父怎麼辦哪?你說你自己做的不對,師父把它們清除掉,這能行嗎?你沒做好,有魔難就銷毀掉,那我們還救誰呀?不行的。

  不管怎麼樣吧,我剛才講了,雖然它是舊理,雖然它已經甚麼都腐敗了、不行了,它還有一個普遍的理,地上的人叫普世的價值,在天上,整個宇宙它是有普遍的衡量標準。它們都不認可,師父把它們都清除了,那咱們救誰呀?難就難在這。我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要求標準去做,管你甚麼舊的東西,一路這麼做過來,可能救不了任何生命,都除掉了、都炸掉了。就是為了要救它們,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大法弟子走的路才這麼難,我們遇到的這些魔難,都是為了能使那些眾生得救。既讓它們覺的滿意:大法弟子可以走過去,又能把它們救了。不管你怎麼認為,宇宙層層層層的生命都這麼想。層層都有王,層層還都有主。巨大無比的宇宙生命,無量無計,你們想像不到它有多大,層層都在起著這樣的作用,層層生命都這樣看問題。大家想想你還得救它,你怎麼辦?師父可以把它清除掉。清除掉了,啥都沒有了,走過去了,一個生命也沒救,到下一站還是這樣,誰反對?清除掉,走過來了,一個生命也沒有了。如果一路都這麼走過來,咱們不就是把這一切都毀了嗎?所以大法弟子走正自己的路你才能救了眾生,才能在救眾生中走過去,就這麼難,救眾生的難度就這麼產生的。有些不知深淺的人說要救眾生,其實甚麼是救眾生都不知道。

  但是不管怎麼樣,大法弟子能把眾生救了,你就了不起。是,大法弟子一路走過來,在正法中救了上億的世人,非常好,師父覺的很滿意。很多大法弟子承受的也非常的巨大,威德也大,可是你們為甚麼要承受那麼大?也有人問我,為甚麼他被迫害的這麼嚴重?也可能是在為很多他背後的生命承受,他要保護的、他要救度的太大太多,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因素和他要救度的生命的因素所致,業力或者是承擔的歷史因素太多,也許還有解不開的積怨,還有完全解不開的死結,有的只能用人的生命來換取,所以才造成了在被迫害中這種複複雜雜的形式。有些是舊勢力幹的,被干擾中師父也是在將計就計,無論怎樣師父有師父的標準,舊勢力幹的都得償還。

  我以前跟你們講了,三界內的一切都是為了正法而存在,就包括那些個承認大法也好、不承認大法也好,眾生都知道在正法,但是誰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有多大。特別是那些個王啊、主啊,那個覺的自己很大的,它們都沒有想到在它們背後還有無量無計的宇宙存在,它們都覺的自認為偉大,所以它們才敢幹,這樣就造成了非常大的難度。不管怎麼樣吧,大法弟子救度了大量的眾生,正法走到了最後。再往下走下去,大家也看到了,邪惡的力量已經不夠用了,舊勢力用來考驗大法弟子邪惡的環境,與在邪惡的壓力下救度眾生的這個環境,漸漸的就要失去了,因為邪惡已經不夠用了嘛。舊勢力認為達不到考驗大法弟子和考驗世人的力量了,那也就不算了,師父利用舊勢力的干擾叫大法弟子救眾生也結束了。沒有被救度的,在這個期間大法弟子講真相不聽的,或者是講了真相沒有明白過來的,那也就沒有機緣了,過去就過去了,下一步那很快也就要開始了。

  歷史會在哪一天結束,無論怎麼也不會被拖延,只能在具體事情上或者過程中出現變化,沒做好的事會影響後來的事情,總的那個時間是拖延不了的,這不是師父慈悲不慈悲。其實到最後救度的、從組的一切不是我要的或達不到標準,做完了也白做,也都得毀。不能夠逾越那個時間,對於沒能被救度的生命,那也就只能是那樣了。

  當然說到這兒哪,大法弟子可能覺的以前有許多事情沒做好,留下了一些遺憾。肯定是這樣的。其實做這件事情的當初我就知道,人類到了這種成度了,加上邪惡這麼大的干擾,當初迫害大法弟子時造出的謊言對世人的迷惑,講真相真的很難。那個時候我就看到了,要想把人都救下來其實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宇宙眾生都救下來更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們就是儘量的多救、快救,趕在這些時間的前面能救更多的生命。

  那麼說到這兒呢,我再說點修煉上的事情。大法弟子要做的這些事情其實都是有進程的,過了這個時期那就是過去了,回過頭來看看,哪件事情沒做好,沒有機會再去彌補。當然修煉沒有結束,你還可以去繼續做大法弟子該做的,把以後的事情做好,那對你來講還是有很多機會、有時間去做。可是,如果有很多事情沒做好,那真的會留下太多的遺憾。比如說你們剛才發言還在講神韻,其實我跟大家說清楚點,神韻是救度眾生的,這都知道,可是你們想過嗎?那也是師父給你們開的一次互相配合、沒走出來的走出來的一次機會。神韻,隨著它的影響的擴大,大家都知道是超一流的秀,現在人類的秀比不了。當然比不了,大家知道,那台上神都在幫著演,是能夠使人得救的,誰能比得了?比不了。再加上是大法弟子在表演,而且演員的技能已經是國際一流的了,那是誰也比不了。可是各地學員在配合推廣神韻過程中,碰到甚麼事情的時候,不是說大家不想去做,不做大家也就不用爭論了。都想做,只是他說這麼做,他說那麼做,他說現在做,他說等等做,互不相讓。這些強烈的人心使互相之間配合不了。在爭論中有的人心很強,有的在人心帶動下互相爭吵,即使勉強去做也很消極。

  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舊勢力和那些個邪惡因素的干擾,就是在鑽你們思想的空子,這些年來一直在幹這個事,舊勢力操控爛鬼與邪黨因素一直在這麼幹,叫你們做不成救人的事,因為它跟你對打打不過你。你一發正念,不管千軍萬馬那邪惡統統化成土,全都滅掉,甚麼都不是。這樣打下去,爛鬼與邪黨因素干擾就滅沒了。大法弟子能夠思想很集中的、正念很足的發正念,你們試一試,如果今天能做到,現有的邪惡一半就沒了。就是因為你有各種各樣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鑽你們這個空子,讓你們做不成該做的事情,在你救度眾生中削弱你的力量。邪惡沒有甚麼別的辦法。在人世間表現的那些個壞人很惡,那個人那麼兇,是因為背後的邪惡在撐著他;你滅了那個邪惡,那個人也兇不起來了。如果大法弟子都擰成一股勁、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間哪,這對邪惡來講太可怕了!

  惡人的表現,那是邪惡在後面撐著幹的。你們老是把眼睛看在表面上這個人怎麼這麼壞呀,這個人怎麼這麼邪惡呀、這個惡警怎麼怎麼樣啊,這個人表現的怎麼這麼沒理性啊,總是盯在表面這兒。我一直跟你們講,說人這個皮囊,就像一件衣服一樣,真正控制人體的是元神,主元神也好,副元神也好,而且能控制人的還不只是元神,各種有了靈氣的都能控制人。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後那些因素解決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樣?人沒背後的因素你告訴他幹啥他就幹啥。你是修煉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個常人,他是沒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決那些背後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決問題,才能使形勢發生變化,才能使人發生變化。

  以前你們推票,大家知道很難,難也有你走的路,看你去不去找。有人說了,我們發正念就行了。你就光在那發正念,也不去做,那叫修煉嗎?就像有人看書,光看書,不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那你是大法弟子嗎?那不是大法修煉。如果發正念就都行了,那不用你發正念,我組織一幫大法弟子在紐約發正念就行了,就全解決。得你自己親身去做、去修、去實踐,辛苦是你修煉的一部份,你要想辦法找到你該救的人。這都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互相之間配合好,發覺別人沒做好的,或者是你們開會研究的時候有些事情沒做好、你的意見又不被採納,那你覺的確實應該這樣做的時候,雖然不被採納,那你就默默的自己把它做好,這才是修煉人哪。

  大家知道,神韻越演越好,影響越來越大,今年的票在美國的後期演出的時候演一場滿一場,明年推票是相當容易了。如果真的一個廣告打出去了人就都來的時候,我告訴大家,我就不叫你們再來推票了。哦,有人覺的,呀,這下好了,少了一件事。要是甚麼都不做,那算修煉嗎?師父叫你們去走這條路,給這麼一個機會,你做了嗎?當然,你說我沒做神韻,我做其它項目了,那是沒問題的,那非常好。說在其它項目堸答熄堈埬耋窗A做的非常好,那沒問題,你不做神韻我也高興。可是有些人哪,他沒有那麼多事情,自己還不做好。總而言之吧,你就是不願去麻煩,你就是想清閒,換句話說,你就是不願兌現你自己應該做的,那不行啊,那很危險了。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標準的,你別看你是個修煉的人,有時正念強的時候一句話就能救了人,那是常人,他有他的得救標準,他有他被救的地方去,你有你的標準。

  再有,到了後期的時候,有許多學員能夠接觸到、看到另外空間、甚至於自己在正法中做的事情的景象,按理說這也都是正常的。每個人的條件不同,每個人在正法中表現的狀態也不同,所以有些人能夠看的到。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以前也有一些這樣的學員把握不好自己毀掉了,看到後不要用人心起執著與各種各樣的歡喜心,反而把自己毀掉了。這已經有前車之鑑了,這方面大家也應該注意。

  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承擔的宇宙範圍很大,也許你是哪個宇宙的王,甚至於更高更高的覺者,那你想啊,這個宇宙該有多大?釋迦牟尼講一粒沙塈t三千大千世界,那沙子堛漕F子堿O不是還有三千大千世界?那世界是不是還有沙子?那沙子的沙子的大千世界堿O還有沙子的,是不是那堣]有江河湖海?那個沙子堿O不是還有三千大千世界?這個沙子媄銂漱T千大千世界是不是還有海?還有沙子?是不是這沙子媮晹酗T千大千世界?人的形體在宇宙中算是大個的,因為人體是屬於粗顆粒的。當然比人大的還很多。那如果是這樣,從宇宙最大到最小,一粒沙堻ㄕ陶o麼多世界,其實空氣也是由粒子構成的,它那些粒子也是由更微觀物質構成的,那些微觀物質肯定不能像人眼睛看到的這個土啊石頭,肯定是那個空間的物質狀態,那麼這空氣也是分子粒子構成的,分子又是原子構成的,原子是更微觀粒子構成的,一直向微觀看下去,對很高的神來說都是無窮無盡的,那空氣中有多少粒子?空氣媄靾晹釩雃h不同的氣體成份。其實人看不到的情況下,媄靾晹陶\許多多不同因素。現在科學認識的簡直太膚淺了,是吧?

  人的概念中覺的人能踩在地球上這是地,踩不到的空處就不是地了。在神的眼堣ㄛO這樣看的,分子構成的一切都是地,都是土。如果上邊的神是原子或原子核構成的,那層粒子也是遍布宇宙一切範圍中都有的。神和人看東西不一樣,概念不同。人的眼睛是分子構成的,只能看到這一點點東西,那神可不是,在他範圍之內是無所不能的,甚麼都看的到的。這個宇宙這麼大,從宏觀上到微觀上,有多少生命?每個生命由多少粒子構成?每個粒子媄銙ㄕ野@界,那一層也都是無量眾多宇宙構成的,那媄鉿釵h少神的世界?每個神的世界埵釵h長的歷史?媄鉿釵h少生命的故事?我看每個生命都像一個傳記、歷史小說,生生世世都在,而且都在活生生的演繹著。整個宇宙中有多少生命,大大小小,無量無計,每個人、每個神、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歷史,都像故事。生命的過程,每個人都像一部歷史的史冊一樣。大家想想,這宇宙有多繁雜?你們在修煉中看到的、接觸到的,說不定是哪堛滿F可是展現在你眼前的時候,你能接觸到了的時候,不管它多微觀,都是巨大的宇宙形態。因為你要進入其中,你要身臨其境的話,你就和它堶悸漸糽R一樣大小,你就會發現這世界廣闊無比,你的心態也會隨著那個世界思考問題,你進入任何一個環境中去,你都會隨著那個空間狀態去看那個世界。甚至有人看到了一個小的簡直不能再小的微觀世界,用人看大小的概念相比那麼個小的地方,媄銡囿漯穛{、眾生的表現、展現的神跡,與大空間、大形體的生命沒甚麼兩樣,眾生是平等的,不在於形體大小,同樣會引起你的歡喜心,你都覺的,哎呀,真了不起,其實在巨大的宇宙天體中它小的微不足道。我說的意思,你們明不明白我在說甚麼?(鼓掌)

  就說這個宇宙太大了,生命太多了,無量無計,大的小的,你進入到哪樣的狀態中去,你都會隨著那個狀態在看問題、在觀察生命。甚至由於修煉的原因,你也神起來了,甚至你比它們還神,比它們還有本事。你是有人身的,不注意你的心也會膨脹,啊,了不起了。等你回到人的所謂現實中的時候,你就覺的,哎呀,自己了不起了。其實是有很多人看到了宇宙中的某一點、某一個部份、某一件事情的時候那個心就不穩了。我當年傳法的時候,有一些人就看到一些先天的信息,我也像是佛,他就把自己當成佛了,然後他就飄飄然起來了,他也不來聽課了,初期的時候啊,他到處講我也是佛、不用修,也不能修煉了,那個心膨脹起來了。修煉中人心不去,甚麼東西都可能引起人的執著,甚麼東西都可能使人在修煉中成為障礙。不要起任何心,師父講過了,你絕對看不到宇宙的整體真相的,因為那些低層的神都看不到的,何況你還帶著人身。儘管那些世界中的生命說你怎麼了不起呀,沒圓滿之前甚麼都不是。或許你先天曾經是那堛漱@個生命,或者曾經是它們的王,僅此而已,因為你現在是人,也回不去。修煉的全程沒走完或者修煉失敗是回不去的,所以千萬不要有甚麼心。正念很足的、坦坦然然的,做自己該做的。這個宇宙太大了。

  有些話到嘴邊我又不想講,是擔心會引起你們許許多多聯想啊,又要問為甚麼為甚麼,又要探索,會引起一些執著。其實師父告訴你們,我們的宇宙,我是說與我們生命有關係的,這巨大無比的宇宙其實我早就做完了,師父高處早就歸位了,我們的宇宙已經美好無比。當我做完這一切的時候,我想進行下一步,可是卻發現表面世間還解脫不出來。為甚麼哪?我們這宇宙,巨大的簡直大的無法想像的大,生命多的一個小範圍都無可計量,浩瀚的天體已無法形容,所以後來講法的時候,我從來不對你們講宇宙多大,越往後做越大,人的思想語言也無法去形容它了。正法到了最後我發現,那些個與我們宇宙中沒有任何關係的、其它的天體中的生命發現我們的宇宙被做的這麼好,像宇宙中的一塊閃閃發光的寶石、金剛一樣,誰都看好了,都想要這個法,都想得這個法。(鼓掌)

  我以前給你們講過宇宙的概念,多少銀河系構成了一個範圍,這個範圍就是我們所說的小宇宙。多少億這些個宇宙才構成了第二層宇宙。最終我們宇宙體系有多大,一兆層巨大的宇宙說成個範圍,把一個兆羅列到一兆個兆,把一兆個兆形容成一個空氣的分子,滿劇場都是這樣的粒子,那麼多的宇宙,也只是宇宙中一個空間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小粒子。正法中我做到最後的時候,看到生命的形式也不是下面生命能認識的那樣了,昇華了的法理低層的神都無法理解了,到了那個境界那個狀態,最後發現這還是宇宙中的一粒塵埃。

  我深深的知道,作為一個生命來講,在哪一個境界中都一樣,都會覺的生命的美好,當然三界除外。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在你自己修煉中所在的境界救度你該救度的生命,從人中解脫出你自己要解救的生命,完成大法弟子的責任,歸位後你都會感到無比的榮幸,也會感到你的宇宙範圍巨大的了不得。這一切作為一個神來講,沒有人那種不滿足的慾望,不是人的狀態了。一個神無論在哪個境界中,你給他換一個高的境界他還不高興哪,他覺的那婸P我沒有關係,不會是人的思想。那個巨大的宇宙天體,大的無法想像,我只是跟你們說說這巨大的概念,不要想入非非,也沒有用的,因為那太大了。

  我有時在想,作為一個生命來講,看似很渺小,卻都有著自己生命的故事,有的悲壯,有曲折,有歡樂,有痛苦,有慈悲、善良,又都有生命的不同特點,我非常珍惜它們。但是對於宇宙不同層次的王啊、不同層次更大的神來講,它們對待低層生命是不看重的,那是狀態決定的。它們只看重整體標準,對某一個生命或大範圍的生命群都不當回事的,因為它太大了。目前我把正法中的一切做完了,甚麼都是現成的,其它天體它們就照做了。但是哪,整個正法時間不會推移,該結束的時候就結束了。

  前一段時間因為有一些大法弟子還沒有走出來,需要等待,儘量叫他們走出來。這個時間也越來越少了。當我看到有些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就囑咐他們叫沒走出來的那些學員趕快走出來,那些迷失的學員,趕快找他們講真相,不然他們將面臨最慘的下場。修煉嘛,不是兒戲的;特別是大法弟子,承擔那麼大的歷史使命,這使命中牽扯到無量無計生命的存亡,你說這件事情不大嗎?非常的大。在世間上的表現就是講真相啊、阻止邪惡迫害呀,做不好時還用人心去衡量。這個世間上就是在迷中,修煉人的狀態也是在信與不信中修。能夠真的把自己當做修煉人,踏踏實實的、正念很足的做好自己的事,那已經就是非常了不起了,因為這是人世間狀態中決定的,跟神一模一樣在這做事,那就不算了,那樣叫山堥漕ン茼a上神仙出來做就完了,一開始叫大法弟子就開了功來做就完了。那不行,那樣做也不算。迷中救人,人類社會就是在迷中,就得按照人類社會的這個狀態形式去救人。這也是創世時有目地造就的。

  師父說這麼多,不知你們聽明白多少?(熱烈鼓掌)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人想像的那樣。那邪惡造謠中說,你們師父本事大呀,為甚麼不這個樣做那個樣做哪。我能,但是哪,我不能,我是來救眾生的,再不好的眾生,我都給你機緣。你變的不好了,你敢於說這樣的話,也是因為世風日下,背後邪惡的因素使你這樣說。作為一個生命來講,我可憐你,慈悲你,我要給你機緣,我不能那樣做;但是到需要那樣的時候,我也一定會那樣做,其實那些神就會去做了,它們看到那些邪惡已經等不及了,也不用我去做。

  大法弟子這些年來走過的路,師父真的很滿意。當然了,沒走好的哪、沒出來的哪,那現在還不能說他是大法弟子。說現在能夠走過來的、能夠做的,真的了不起,那也是否定舊勢力的干擾,沒有在邪惡中屈服,沒有在這場史無前例的、對大法弟子的這種嚴酷的迫害中所謂的考驗中倒下,同時也錘煉了大法弟子。魔難也好、邪惡的迫害也好,不管怎樣你們走過來了,真的走過來了。剩下的已經不足以對大法弟子整體構成甚麼破壞了,只能是對那些沒有走好的,有些地區還有所謂的考驗他們。邪惡看到有人心它就要利用幹壞事,舊勢力覺的就是應該這樣做。救著眾生還要否定舊勢力的那一套干擾,一路也都是這麼過來的,反迫害救眾生中成就著大法弟子,走好自己最後的路吧。

  我告訴大家,珍惜你們走過的、做過的,在證實法中的那些歲歲月月。歷史過去了,一去不復返。如果要想再能夠開創一個那樣恐怖的環境來錘煉大法弟子,已經不可能了,因為沒那麼多邪惡了。正法中層層往前推進的過程中,不斷的、在大量的銷毀著這些邪惡的因素,新的宇宙在不斷的往前構成著。大法弟子哪,做的好的,承擔的範圍與地區,也大量的在銷毀著邪惡。所以這些邪惡的因素要想再能夠起甚麼大的作用,已經不可能了。

  大家知道,在中國那個社會堙A人人都在罵中共邪黨,你們知道為甚麼。我們年歲大的都知道,過去邪黨誰敢罵呀。現在人人都敢罵,是因為邪黨的邪惡的因素少的快沒了。迫害開始時覆蓋的密度很大,它看著人、甚至於代替人,誰敢說邪黨不好?你在廁所媄鷁菄驤ㄓㄣ惜p聲說邪黨不好,你都覺的害怕,就是那些邪惡的因素在起作用。這些邪惡的因素被大量的銷毀至盡了,還有正義感的人也敢站出來說話了,人們看到邪黨迫害人的時候也敢罵它了,是因為沒有那麼多邪惡的因素了。也就是說,這個恐怖的環境沒了,舊勢力製造的迫害修煉人的這個環境、錘煉大法弟子的環境越來越失去了,不足以考驗大法弟子、不足以構成壓力中救度眾生的時候,這件事情就結束了。不用師父說你們也看見了,這個形勢在急劇的變化。不管怎麼樣吧,修煉人就是修煉人,常人政治上那些事情不參與。誰為大法做了好事,那神會肯定他,當然大法弟子也會看得到,那就是他在給自己開創未來。

  我就說這麼多。謝謝大家。(長時間熱烈鼓掌)

  師父再補充幾句。你們看到師父的形像就是人,人像俱全,人的零件俱全,跟人一模一樣。可是哪,師父的身體在層層宇宙中都是符合每一層宇宙生命一樣的形態。在這也是這樣。我也跟你們講過,雖然這是人的地方,但是師父的最主的部份在這,所以這就成了整個宇宙正法的中心了。那些個舊的勢力也好,我們要救度的生命也好,宇宙中那些想被救度的巨大的天體都想插進來。為了安全沒被正完法的生命的真命都收在我這,我層層粒子到表面細胞都封著它們的命。雖然這樣,我告訴大家,師父會像人一樣的表現,不會對誰像神一樣,除非正法結束前。如果我現在像神一樣,就破壞了你們修煉的環境,就破了你們修煉中要悟的這個迷,你們所做的、你們的修煉以後都不算了,就毀掉了這一切,眾生也不能被救度,所以你們不要用人心去衡量法,不要用人的想法看師父。師父傳的這部法,能夠使你們修煉,你們就在這部法中修煉,用這部法來對照,法是沒有錯的。法有他最表面上的人的文字、人的文字結構,但是決不侷限在這表面,層層層層有法的內涵。

  謝謝大家!(全場長時間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