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大法弟子

二零一一年紐約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

  (師父入場,全場起立並熱烈鼓掌)

  大家好。大家辛苦了。(眾弟子:師父辛苦了。)師父不辛苦,大家辛苦。(眾笑)大家坐下。

  大法弟子啊,肯定是辛苦的,因為歷史的責任賦予了你們這麼大的重擔,歷史的使命使你們在關鍵時刻必須擔的起這歷史的責任。在宇宙成、住、壞、滅的過程中,大法弟子的出現恰恰是在最後階段,那麼也就是不管是生命也好、物質也好,都走到了最後最不好的時候,表現上也是最複雜的、最不好分辨善惡正邪的時候。在這個時期大法弟子要來承擔歷史賦予的使命,真的太難了。說大法弟子了不起,就是因為大法弟子在這樣一個時期來救度眾生、來助師正法、來完成自己應該完成的使命,這才真正了不起。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時期都不能相比。

  我以前講過,釋迦牟尼、耶穌、老子等等,還有一些更以前的那些個先哲、聖人、偉大的神下世,他們只是奠定著人類歷史的文化。他們所講的、救的、做的,只是給人留下人類文化中必備的。他們真正帶走的,只是他們派下來、助他們來留下這個文化的那些生命,而且只是不入世間的人的副元神。真正在歷史的最後關頭,能夠做這件事情的,是大法弟子。從大法弟子的來源,一直到大法弟子在歷史上建立的威德的過程,都比歷史上那些聖人承擔的更大,因為這最後時刻才是真正要做的事情。從古到今,從宇宙的開始到宇宙最後的人類的六十多年前,都是在不斷的奠定著正法必備的基礎,積累著經驗,造就著參與最後這個歷史時期生命的思想過程和生命的行為,這就是人類的歷史過程。所以大法弟子也好,所有與之有關係的生命也好,都是為了這件事情,在輪迴中嘗試與積奠著各自必備的。宇宙中無量無計更多的生命,與正法沒有直接關係,都屬於被救度的對像,是不參與的。我剛才講的是與正法有關係的參與者。

  大家知道,我以前講過,世上的人,包括與正法有關係的一切生命都不簡單,都是為正法而來,都是為了正法而成的,都是為了正法而造就的,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將來你們就會看到。在迷的人類社會中,人們在歷史過程中經過了各種各樣的各種形態的社會形式,就覺的它是一個自然的發展過程。其實不是,每一個時期都是有原因的。大家知道,我以前講過,我說人的思想,開始的時候,神造出的人沒有應對自然、社會的能力,生活能力也很差。因為剛造出的人甚麼都不懂,打個雷他會嚇的鑽到山洞堨h,暴風雨來了也不知躲、甚至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歷史過程中,人漸漸的知道了應對自然界的環境,然後神不斷的給人帶來各種各樣的文化,同時神也在看這些文化會使人成為甚麼狀態,也都是在不斷的摸索、實踐中最後把它確定下來,這是經過一個極其漫長的歲月確定後,挑選一些適合奠定最後人類思想行為的文化、人類文化的精華,到最後人類的五千年,把它拿出來,叫人表演出來,這就是中國的五千年文明,是在久遠的歷史過程中奠定、總結出來的東西。這過程中要教會人用甚麼樣的思維方式、形成怎樣的思維結構、遇到事情怎麼樣想問題、用甚麼樣的思想方法想問題。

  人的思想會直接帶動人的行為,比如大家知道歷史上有魏、蜀、吳三國時代。三國的歷史在奠定著甚麼文化特點呢?義。那段歷史人知道了甚麼叫義,義的表現和內涵。南宋時期的岳飛,大家知道,奠定了一個甚麼東西啊?忠。甚麼叫忠,忠的概念是甚麼、表現形式是甚麼樣、怎麼樣應對。歷史過程就是教會人怎樣做人。人類這五千年整個過程都是不斷的在奠定這些人必備的東西,等到最後,人類已經在一個完善的、正統的思想過程中形成了神滿意的這樣的人,可以在歷史最後時刻演尾聲用了。但是還有一個問題,甚麼問題啊?大家知道,這樣的人哪,是半神的文化,是神直接創造的,那麼人自身與人類文化正的因素是大於負面因素的。雖然人有正反兩方面宇宙的因素,三界內一切物質都存在善惡兩種因素,神用三界內物質造成了人,自然就會帶有善惡兩種因素。人在不理性或發脾氣時,基本上就是魔性表現;人在很善良、很理性、很友善的對待周圍的一切事情和發生的事情時,那就是善那一面的因素表現,這就是佛性。人這兩種因素都有,但是還不行。

  我剛才講了,成就人的過程那就是一個正面的過程,人人都是善良的,而且理性很強,如果在正法中,我傳大法時,大家想想,只要大法一開傳,這樣的人,百分之百的、一個不剩的都要得大法的;特別是中國人,可能一個不剩的都要來學大法、修大法。不用我多講,很快就全面鋪開、傳開了。可是大家知道,宇宙畢竟到了不好的成度了,這一期生命就是該完結了,而世上的這批生命是有意造就的。他們這些參與者的背後都有著龐大的生命群。每個生命、每個人都不簡單,背後都代表著宇宙龐大的生命群。一個人得度,他就代表著他背後的所有生命都將得度,因為在世上的人、今天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在天上的王下世轉生成了人。那麼這些生命要都來學大法就都得度了,包括其代表的所有眾生。那當然是件好事,宇宙中的任何生命都會這麼想,包括無數的巨大的王。可是最終的始創者卻不這麼看。一件東西不好就解體,對於他來講造個新的像毀個壞的一樣容易。而且大家知道宇宙中還有一個理,甚麼理啊?就是我們所講的善惡輪報,就說你做了任何不好的事情你得還。好事結善緣,惡事結惡緣,目地是為了了結。可是歷史漫長的過程中,作為一個生命來講,不只是生命與生命之間在互相的行為中欠下業債,有許多生命不自覺的都在宇宙的歷史中推波助流的往下走著,幾乎每個生命也都在起這樣的作用。不好了都有份,越來越不正了大家都知道,可是誰也沒有回天之力,大家都在這個過程中往下走。也就是說,在成住壞滅規律中就是該走向滅。這是宇宙的規律,這與慈悲沒有關係。這是講規律。

  大家知道我講過物質不滅、生命是輪迴的。不只是人這,在神那也是這樣。死亡對人來講他在迷中看不到,覺的很可怕。當然作為大法弟子都明白。人的分子細胞是分子構成的,分子是由原子構成的,原子由更微觀粒子構成的,越微觀的粒子能量越大。大家知道,人那個身體埋在土媕Y,表面的細胞是分子組成的,這個細胞可以爛掉,那分子爛不掉,對不對?那原子更爛不掉,是不是?那麼你的那部份去哪堣F?人的思想不都是你自己表面想出來的,有些人突然間講出的話都是哪堥茠滿H不都是你深思熟慮的講出的每一句話,是你不同的從表面粒子到很微觀構成的你都在起作用。你整個的生命由最微觀的粒子到表面的粒子同時構成了你,所以你的生命不僅是簡簡單單的表面的細胞這麼一層。對於人的生命來講,表面這點只是去掉了一層表皮而已,轉生時又會換新的表皮,可真正的你不可能被土埋上之後爛掉。那土不會解體原子,甚至於分子它也解體不了。原子解體就是大爆炸,人體範圍的核爆可以毀掉一座城市,是這樣吧?那你去哪堣F?這個大法弟子都知道。那麼也就是說呀,在這個迷的世界中,人他不知道自己死了會怎麼樣,可是神卻非常清楚,更高的神就更清楚,他們覺的這都很自然。在他們生命過程中走到最後一步的時候,新的再生,他們對這個過程都非常清楚的,所以整個宇宙它都是這樣一個往復的過程。

  我講的是在大宇宙的歷史過程沒有結束、在它內部無數層次的生命過程中就像新陳代謝一樣不斷的一種代謝過程。可是如果最大的宇宙——我說的總體上這個東西,要完蛋了、要解體了,在成住壞滅的過程中完蛋了,大家想一想:內部的各層次中的生命就沒有輪迴轉生了,不會有歷史了,不再有生命了,甚麼都沒有了,這對神來講,不管他多大的神,都太可怕了!這才是真正的極其可怕,滅盡了!在巨大宇宙歷史過程中,宇宙中有多少輝煌!人類這麼一個小小的星球上還這樣哪,那在宇宙中數不清的星球,大小粒子都不同,那上面有無量無計的眾生,神也查不過來有多少生命與創造出了多少輝煌!每個人都像一部歷史的史書一樣,人人都像一部生動的長篇歷史故事,生生世世經過的事情看上去也挺有意思。這麼巨大的宇宙、無量無計的眾生,一切都毀掉那是很可惜的。

  當然不講這些宇宙規律了,就說慈悲是正神的一種特性。不是說我想做點好事就是慈悲,那心血來潮喜歡甚麼才那麼去做,那不是慈悲,那是出於你個人的喜好。低點說,是執著。真正的慈悲是沒有任何私心在媕Y,對誰、對眾生都是用正念看問題,都是慈愛的。所以很多神、很多宇宙中很高很高的不同層次的王都看到了宇宙的最後,要救度宇宙中這些眾生。那怎麼救?正法更新只能從宇宙的低層開始自下而上的正,那就叫宇宙許許多多有代表性的生命轉生成人。可是能起代表作用的生命可不是一般的生命,一定都是不同宇宙的王代表著他的世界、宇宙、天體,可是他所代表的宇宙是有體系的。天體從低到高宇宙是循環的,他自己的體系對應著更高層次的體系,比他大的王還在上面呢,那麼更高的體系其實上面還有比他大的體系與王,無論多高,他們屬於同一體系,但是最高的他不一定來。怎麼做哪?就派哪一層比較合適的代表他們這巨大的體系無量的眾生轉生成人。

  我這樣跟大家講,大家可能覺的:哦,看看這世人都不怎麼樣啊,看人在街上形形色色、甚至於邋媄撱蔽滿A有的人在鄉下過著很苦日子的,有的城堣H很市俗的,還有很多裝絝的年輕人。人類社會就是這樣一個社會,也不能都在大公司堣W班的,或當老闆,那其他人就得做別的,搞藝術當明星的就那麼多,甚麼事情都是一樣。階層是人類社會形成的一種社會形式,它不是生命的階層。所以生命都不簡單,別看人的外表怎麼樣。有的時候你看那個揀垃圾的,往前推,你會發現他以前是宇宙中巨大的一個神,可是在迷中、在輪迴轉生中,他完全迷失了,迷的甚麼都不知道了,甚至於很多生命在輪迴中對自己的處境憤憤不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來這幹甚麼。

  何止是我剛才舉的例子。目前的世人,包括不同階層的大多數人,都不知自己來世上是為甚麼了,都在自己的事業中奮鬥。特別是小有所成的更是忘我的沾沾自喜,那些覺的自己有點甚麼本事的時候又忘乎所以,覺的自己生活的不太好又憤世不平。其實這不是你們生命所要的,不要把這些東西看重,找回真正的自己才最重要。在歷史過程中、在這一時期的表現是有因緣關係的。嚴格的說,你現在的表現也是你在前幾世做了錯事,或者做了好事,它的因果報應。剛才我講了,宇宙就是這個理,不管你在哪一社會階層、甚麼職業都是這樣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理是三界內不管哪個層次都存在的。所以到了最後,在這個時候,人的思想,特別是到了宇宙成住壞滅最後階段的時候人類社會就變的更複雜,那麼這個時候就需要大法弟子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喚醒世人、救度他們。

  更難的是,目前在中國它是最邪惡的一個中共邪黨政權,這個政權為甚麼會在人類社會出現、而且是一個畸形的東西?宇宙上下誰都反對它,誰都覺的它是個怪物,邪黨的人也都不是正常的理性。為甚麼會這樣呢?甚麼都不是簡單的,其實也是宇宙舊的勢力有意安排的。我剛才講人類文化是神在造就人的過程中的安排,正統文化一旦形成了之後人的思想都是正念的,人會心地善良,人做事都會考慮別人。這樣的人,到了歷史最後一步了都會有正面的選擇,大家都會來得法了。宇宙中舊的勢力覺的人得法、眾生得救那也太容易了。三界內有善惡有報的理,有些神它心堣]過不去,就極端的利用著這些。它們想:宇宙都不行了,這樣的生命怎麼能讓他們這麼容易的就得度啊?這麼多的生命怎麼能夠都進入將來啊?種種許許多多的因素不叫眾生得救。其實舊勢力這種想法本身也是舊宇宙法理壞滅中的表現。舊勢力要使生命在最後的過程中有一個選擇,而這個選擇卻極其的艱難,是因為甚麼都該結束了,世道又亂了,人要想走向未來怎麼選擇?這就極難。這個坎設的很高。

  有人想:神佛不是慈悲人嗎?人類到這一步了是不能用人的思想來想的,那些舊勢力的神可不這麼想。你要得度,你要得救,你就得在當今的現實社會各種誘惑中選擇對,才能走過來,走不過來你就不能得度。網開一面,大家知道,我經常講這句話。叫人自己走過來,怎麼走啊?師父早知道舊勢力會這麼幹,所以師父才安排了大法弟子救眾生。舊勢力為了給眾生設難就在世間造出這個邪黨政權,同時烘出一些個亂七八糟的學說與現代意識之類的東西,使這個社會極其複雜,正負兩方面的因素都有,同時加一些變異因素與外星生物技術把人的正統思想搞亂。在西方社會,那基本上是把惡、邪的東西搞起來就行了。而在中國不是,它要把正的說成是壞的、壞的說成是好的,在這麼難的情況下來讓你選擇能否得度。為甚麼中國那地方這麼難哪?我過去跟大家講,我說層次更高的那些王、在人類歷史中各個民族的王、在宇宙中層次高的,全都轉生到中國去了,那成了中心點,所以就加大了那堣H選擇的難度。因為舊勢力看到他們一旦得救,也許他代表的民族、甚至有的使整個他代表的巨大宇宙的生命群都得得救。大家想想,這麼大一件事情,所以舊勢力給他們設的難就最大。看上去中國人到近代被糟蹋的很不像樣子,甚至於外形都變的矮小了、形像都變的很不好看了。歷史上的人都是一臉正氣、一身正氣,形像也都比較好。是因為那個地方在近代加大了難度,把那些不好的東西灌輸給人。人的思想裝進甚麼都會影響人的外形,一定的。比如說一個口袋,你裝進一個方的東西,外形可以看到;你裝進一個圓的東西,在外形上也可以看的到。就說你裝進了甚麼思想,在外形上都能看的到。一個人在我面前,不止是我啊,人類社會可不那麼簡單,有很多有能力的人,一瞅這個人就知道他是一個哪方面思想與行為比較突出、他喜好甚麼,都在臉上掛著,甚至於在身體的形態上都有。

  那麼在這樣的一個難度下,要想使人能夠得救,那怎麼得救啊?好的壞的都分不清了,甚至於許多媒體都在宣揚著社會的潮流,而這潮流卻不一定是好的,它只是大家都這樣做,媒體在起著往前推的作用。大家想想,叫人怎麼分清好和壞?沒有辦法分清。真正心存善念、守著不動的,人類也不過幾人哪?那不都完了嗎?歷史上那麼久遠的安排不也就全完了嗎?三界都是為這個造的。怎麼辦哪?

  我剛才說了,要網開一面誰也不能說不對。怎麼網開一面哪?為了打破舊勢力的干擾,就要出現一些能夠使他們恢復記憶、能夠點醒他們、能夠叫醒他們、能夠給他們講出歷史和當今世界真相的人。其實人類社會做甚麼事情都很難,正的一動就會觸動舊的、反的、壞的一些負的因素,負的一動當然也會觸動正的因素。善惡在人類是平衡的,其實誰要想在這個世界上做甚麼都很難。人間神仙為數還很多,每一個神仙的能力都可以把人類的事情做了。一個神仙就可以做,他為甚麼不做呢?他知道,他看的很清楚,一切都是有安排的,同時他做一件再好的事都會影響另外一件事情,另外一件事就會間接的像樹杈一樣影響許許多多的事情,那他就對更高神的安排犯了罪,甚至對人類歷史的安排都改變了,誰都不敢隨便動的。

  大法弟子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可是你要去救人講真相,現代的人在歷史輪迴中都有很大的業債了,你要救那個人,那個人的背後有許多生命不讓他得救,因為那些生命都恨那個人,因為那些生命以前或哪一世被他欺負過、被他殺過生命、被他迫害過、也可能被他害的很慘。輪迴中,人在無知中、在迷中、在慾望中做了甚麼,現在也不知道了。其實在漫長的歷史中人人都一身業債了,都在迷中嘛。可是真的一旦要救度他、真的從生命上要挽救他的時候,那些被害過的生命可不幹了。這樣就會在救度世人時、在使世人明白真相前出現干擾、很多阻礙。各種各樣的阻擋擋著人,救的人多了、事情大了就會形成社會環境。

  中共邪黨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這些年中,不只是中共邪黨的因素,其實相對來講它小的很可憐。宇宙中所有不好的因素全都打下來了,各個空間多的簡直不得了,無計其數。許多神看到了之後都目瞪口呆:這怎麼辦?誰敢碰啊?救一個人就連繫到巨大的宇宙生命範圍、就會影響這麼大,一億人得多大?大家知道,耶穌當年救人,講救人救人,為甚麼被釘在十字架上?耶穌救的還是自己的人哪!可是他的人在轉生過程中也欠下了業債,他也沒有辦法把它們解開,因為耶穌面對的是宇宙那麼巨大、無量無計的生命與高層生命,其中有無數巨大的更高層生命,大的簡直一般的神也不知道他有多高,而且無量無計的多。他要讓你還誰的債,他要不放過你,你說你怎麼解脫?你永遠也解脫不了。最後耶穌求過耶和華:能不能夠不釘在十字架上?耶和華也沒有辦法,只有用自己的血、人的生命、在痛苦承受過程中還給他們,才能解脫出來。這麼難。大法弟子要在宇宙中救度眾生,要在最後這個複雜的社會環境中救度眾生,大家想想有多難?你們要看到了、要真的看到了,那太可怕了。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師父告訴你們的,你們有你們的那條路走,誰也動不了。但是這條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會出問題。

  這些年師父看著你們,在這條路上走。我以前經常寫一些短文,你們叫經文,修煉中不斷的修正大家、告訴大家怎麼做。後來我知道大家漸漸的成熟了,也不能再經常寫了。我寫多了舊勢力又不幹了。師父不怕,只是不想叫它們把事情搞的更複雜。它們認為講多了這就等於你在做、你在帶著走,不行,必須是他們自己走,必須得他們自己走出來。舊勢力已經把壞事幹到這一步了,我也想叫大法弟子藉機會成就你們自己,因為在巨難中走出來這件事情太偉大了,做好了這件事情太了不起,你們做完了就完了,這對大法弟子來講不公平。你們救度的生命背後有那麼大的生命群,那麼大法弟子將來怎麼辦?那就成就更高更大的生命、一個更大的神、一個更偉大的神。舊勢力知道了要成就那麼高,都由師父來帶著做,那算他們自己成就的嗎?他們得自己去走這條路。在經受舊勢力強加的魔難中走的正與不正更加難,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魔難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關鍵。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甚麼成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對大法弟子是極其的難,因為大法弟子也是在這末世最複雜的環境中往出走、往出修,還要救度別人,所以大法弟子才能夠成就那麼大的生命,成就那麼高的層次。是因為舊勢力在干擾,所以這件事情就偉大啊,也就那麼難。

  很多常人不知道大法弟子在做甚麼,這不是一言兩語能說清楚的。你告訴他宇宙到成住壞滅的最後階段,他更不會相信的,所以不能去講這些。就是從正的一面、善的一面把人叫醒。要走哪條路也不是我們非得叫他走。明白真相之後,你看看擺在你面前的兩條路,你選擇哪一條。有的人思想已經變的很不好了,善的東西他已經接受不了了,他自然就選擇不好的、惡的、現代的、變異的,隨著舊宇宙去了。只有那些能叫醒的,能夠知道自己該怎麼走以後的人生路的、明白人來世幹啥來的,只有這樣的才能夠真正得救。

  人家跟我說,將來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以後還有法正人間,將來會甚麼樣?我說,人見人親。他們都覺的:「人見人親」,哦,這道德回升了,這挺好。是,他只能這麼理解。道德再回升,人見人也用不著那麼親,是不是?也許方圓幾十里看不到一個人,才會人見人親。我告訴大家,許多預言,不管是各個宗教,大家知道佛教、基督教,不管是甚麼,都在講現在世間是甚麼樣。有人覺的:那還很遙遠吧。也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好了,但是大法弟子在兌現著自己的承諾,就是要把人叫醒。

  大家知道,在歷史上人類從來沒有這麼亂過,沒有複雜到這種成度。人認為是科技在發展,是人類社會的自然。甚麼東西能是偶然的呢?科技和人的傳統是兩條路,都同時在人類社會存在著。你要選擇哪一條,你要走哪一條,就是給人的選擇。我剛才講善惡是個人在選擇,這兩條路是給未來人類選擇。很多受現代思想影響的人想擺脫神,不承認人是神造的。人覺的自己很偉大,大家看到了,像昨天那個大颶風,人在自然界面前簡直太微不足道了,真來了宇宙劫難就完蛋。而且人類科技沒有了能源,人類現代社會馬上就癱瘓、現代科技馬上就解體。外星生物技術很發達了吧,在宇宙的成住壞滅中也得求助正法中救它們。

  擺在人面前的就是這樣。可是作為大法弟子,在這樣的環境中,這麼複雜的一個世界中去救人,這實在是太難了。有的時候你們可能忙的沒有去想這些問題,可是師父看的極其清楚,所以我經常在想:甚麼是大法弟子?誰配當大法弟子啊?就包括新走進來的,你要沒有這個緣份哪,真的是走不進來。這麼多年了,不是因為迫害、中共邪黨給大法弟子造的謠言使人不能走進來,不是那麼回事。不是一直有人在往堥奎隉H不是那麼回事,其實誰都知道中共邪黨壞,它說的很多人根本就不相信的。是因為那些神都在擋著,不讓他當大法弟子。不配當的根本就不讓進來,表現上都叫他自己不進來,或者是周圍環境阻止他進不來,有人對他說甚麼甚麼不要去吧,他自己麻煩事也放不下,這麼難哪,那麼難哪,這個也不行,那個也捨不下,所以他進不來。

  是啊,你們知道嗎?你們是大法弟子,天上有無數生命、無量無計的生命羨慕你們。我今天對任何一個高層的神,不管他多大,我說你來當大法弟子,一秒鐘都用不了,只要我話一落他立刻就跳下來,簡直樂壞了——明白的誰都知道,那不止是能自救,而且能救了他世界中的無量眾生,這是未來宇宙最了不起的事情。(鼓掌)可是不行啊,大法弟子都在人世中輪迴轉生中、在歷史過程中都已經奠定過這些威德了。當初大法弟子的煉功點上,有很多人來,有的人誰也不知道他是誰,煉完功了一轉眼就沒了。許多神真的想當大法弟子,但是當不了。

  大法弟子在迷的社會中與常人生活在一起,最容易在思想上、最起碼在某一方面隨波逐流。如果你做事情不能用大法來衡量自己,你如果做事情不能夠用正念思考問題,碰到問題不站在法上,你就是個常人,沒有任何區別。你的外形是常人,你生活的環境是常人,你的工作是常人工作。哪怕你做大法弟子項目,天上可沒有電視台啊,神也沒有報紙的,這都是常人社會的形式。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導你,你不能像個大法弟子一樣用修煉人的標準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別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樣。

  甚麼是修煉人哪?過去人覺的把頭剃了到廟堣@呆他就能當神。是那麼回事嗎?絕對不是的。他只是在外形上,我和常人、和別人有一個不一樣了,常人也覺的他們不一樣了。然後再自己修自己的心,那個心可是一樣的,在社會中、污染中、七情六慾中。何止這些啊?這現代的社會不是七情六慾啊,七十情、六十慾都多,是不是?各種各樣的慾望。就說對電腦、手機艾帕執著、有感情,這在歷史上可沒有這個事,對不對?(眾笑)現代社會嘛,所以就更複雜。任何形式上的修煉,它只是一種表面形式。大法弟子的修煉,你們的環境,你們的修煉場所,就開在社會中。既然人類社會都是為正法造就的,大家想想,這社會問題能是那麼簡單嗎?我以前也跟你們講過,在各行各業中修煉。是啊,你碰到的矛盾、你碰到的任何事情都在考驗你的人心,你怎麼做能符合修煉人?你怎麼做能夠配當大法弟子?那不就是修煉嗎?常人能這樣去做、這樣去想嗎?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其實佛教中它也是這樣的。它不是講修心嗎?向內看嗎?它不也講這些嗎?雖然它講的很小,沒有點到實處,但是它也這麼說。

  說到這,我剛才所有講的話其實都是告訴大家,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甚麼是「大法弟子」啊?上次法會和這次法會時間很近,雖然有些學員有些毛病我上回講了,做好做壞都有一個過程,是吧,那咱們就不說上次法會後你現在怎麼樣了。我就說大法弟子不要把師父講法當作聽新奇、又聽師父講甚麼天機、師父講甚麼有趣的東西了。當然大家不會這樣想,但是師父講完之後你得想,大法弟子你得去思考。

  到現在啊,還有一些學員互相之間在配合上非常差。不只是一般的差,甚至是拆台。我告訴你,不管甚麼心,只要是大法弟子的項目或者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你起了拆台的作用,你就起了魔的作用。不管你覺的我是大法弟子、我也做了很多事情,可是那些舊勢力一筆一筆的帳在給你記。

  你們知道嗎?大法弟子啊,你們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們每個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無比。起不到那麼大的作用是你信心不足、正念不足。這麼多大法弟子,在同一時間全球發正念,上億的大法弟子在全球同一時間發正念,對於邪惡與舊勢力來講可怕不可怕?對神來講都是非常壯觀的事情。多大的力量!一個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強,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在迷中,你們也看不見自己的能力,這還不要緊;你們互相之間的不配合、正念不足,使你們在發正念的時候腦子想的都是互相之間修煉中不向內找、向外看的執著,甚至憤憤不平、想到誰就生氣,你說你發那正念幹甚麼?起不到正面作用,把你所有的思想、想法、執著全告訴整個宇宙的神。你那一發念的時候全哄出來了,展覽給整個宇宙看,看你這個人。大家想想,那個舊勢力不迫害你才怪哪。它迫害你,師父都沒有辦法,因為它們抓住把柄:你看看這樣的生命,這是你弟子嗎?這麼差,不應該修理他嗎?你不要修理他可他還影響了我們、影響了別人,還不趕緊修理他!我就想:大法弟子擺在你們面前的路只有實修,別無它路。

  我最近看到,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越來越清醒了、明白了,越來做的越好了。可是隨著形勢的好轉,國際上的大法弟子卻有所放鬆。有的人做甚麼事情好像都打不起精神來,更別說配合了。不配合、互相較勁,不買賬,甚至言談舉止都非常不客氣,真的不像大法弟子樣。師父看了痛心哪。你們是從最艱難的迫害中走過來的,神都羨慕,你們卻不知道珍惜,再回頭想找那個過程都沒有了,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剛才說了,很多人想當大法弟子,現在非常難進來。還有最大一個原因就是對大法弟子最嚴酷的考驗、那種迫害,已經走到尾聲了,再從新製造起這麼一個全世界鋪天蓋地那麼大的壓力、難度,考驗你敢不敢修、能不能走正路的歷史已經過去了,已經沒有了。誰再來當大法弟子,那舊勢力擋的是非常厲害的,說甚麼也不讓他進來。你們從那麼艱難的環境中走過來,已經相當了不起了,該有的威德已經都有了;你們由於現在放鬆自己、使自己往下滑,真的不應該啊。

  至於救度眾生的事情、講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講兩句,愛聽不聽,不聽算啦,又去找別人了。做甚麼事情啊,有始有終,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擺在你們面前,沒有選擇,救人你有選擇就是錯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應該救,不管是甚麼身份甚麼階層,不管他是總統還是要飯的。在神的眼堿搳A生命是同等的,階層是人類社會劃分的。我就希望大法弟子互相之間都能夠像以前那樣、像你們得法當初那樣精進。過去佛教中有句話,意思是從頭到尾都像開始一樣,你一定圓滿。(鼓掌)

  你們在常人社會中修,有法會,互相之間也可以切磋。你們知道在山洞堶蛌漕漕ン茪H,他修不成就死在堶情C他經過的任何事情沒有人去商量,也沒有人去講,都得他自己從正悟中走過來,走不出來就完蛋,多難哪!最可怕的是在長期的寂寞中。人最怕啥?寂寞。寂寞能使人瘋,寂寞能使人忘記過去的一切,寂寞甚至能使人忘記語言,也是最可怕的一種苦。人說誰誰面壁九年,誰面壁十三年,也有人坐那上百年了。你們沒有那麼寂寞,就是堅持始終的像個大法弟子那樣。

  師父今天給大家說的重了點,也是想讓大家能夠警醒。你們救度世人想要叫他們醒過來、救度他們,你們自己也得醒啊、也得醒悟。事情做多了就忘記了自己的修煉,這也不行啊。你們是修煉人,這句話不是說你過去、曾經、或者是你的表現,這句話是說你的本質、你的生命的意義、你肩負的責任、你歷史的使命,這樣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我知道大家在各項目中、救人中有的做的非常好,總體上大家做的也是很好,起了很大的作用。我承認你們在助師正法中做了你們該做的,就希望你們能夠做的更好。我們的路很窄,走偏一點就會出現問題。我不想大家出現問題,也不想要哪個人在修煉中滑下去,更不希望隨著形勢的好轉使修煉放鬆下來。這一切都是你們開創的,未來的事情還很多,直到你圓滿的那一天。最難的你們已經走過去了,剩下的沒有那麼難了,只是把它做的更好點。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覺的很無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希望大家真的能夠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內找,就像剛剛進入修煉那樣的熱情一樣。不要像常人,幾分鐘的熱血過去了、就完事了。

  你們互相之間配合時是因為人心才產生互相之間的摩擦,那是修煉人的狀態、過程,決不是你們哪個人真的不好。好的那一面已經看不見、已經隔開了,你們看到的永遠是沒修好的這一面,但是你們不要不抱著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我一再說好的一面你們看不見,那邊已經非常好了、達到標準了。達到標準是甚麼樣?神的標準。他沒修好的那一面哪,越往表面上走就越顯的不好,可是哪,他已經修的很好了。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別人,珍惜你們這個環境。珍惜你們走的路,這就是珍惜你自己。

  師父不多講了,希望你們的法會開的圓滿成功。在法會中,有許多人在講自己的修煉過程啊、修煉狀態呀、遇到一些不同的事情是如何用大法弟子的正念來處理的。這些聽完之後,不要當作是一個故事。那是人修煉走過的路,也是你走過的路。我想看到大家從新找回你們的熱情、找回你們修煉人最好的狀態。我就說這麼多,謝謝大家。(全場起立,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