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二零一一年華盛頓特區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

  (熱烈鼓掌)

  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大家辛苦了!(眾弟子:師父辛苦了!)看到大家很高興。這幾年我們的法會沒有那麼多,尤其大型法會,所以和大家見面的機會也比較少一些,但是我都知道,有很多大法弟子在講真相、救人和反迫害中做的很好,很主動,也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這一點上可以說是盡了大法弟子的責任。但是隨著整個形勢的變化,大家知道,邪惡的因素它越來越少了,正法的洪勢往前推,一層一層的在消薄間隔世間的因素,所以離世間越來越近,各層空間的邪惡就大量的、層層的被銷毀著,所以世間上這點東西已經越來越少了、越來越弱了,可能形勢會發生很大的變化。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要做的事情,特別是這三件事,不能放鬆,千萬不能放鬆。你們的威德、你們的修煉、你們所承擔的那一切,都在其中。

  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放鬆、不能掉以輕心。千萬年億萬年的機緣、等待,我們在歷史上所承受的那一切,都是為了今天。不能在關鍵時候把自己要做的事沒做好,將來明白了,對你來講,對你的生命來講,簡直是太痛苦的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掉以輕心。特別是在學法中,大家一定要認認真真的學。大家知道學法在很多地方出現一些情況,甚麼情況呢?有些地區流於形式。有些人在讀《轉法輪》的時候,思想不專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夠專注的在修煉中。這等於是浪費時間,不但浪費時間,本應該是提高的時候,卻用思想想一些不該想的問題、一些事情,不但沒提高,反而還在往下降。如果學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

  大家知道有很多大法弟子建立的一些反迫害的項目、講清真相的項目、救人的項目,最主要的是大家要配合好,互相配合好才能把事情做好。我過去講了,我說大法弟子歷史上都是王、都是天上的王,每個人都有主見,每個人都有獨立的完成事情的能力,但是配合起來就很難。難就難在每個人都有想法,每個人都有好主意,那麼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想法就配合不好了。但是畢竟是修煉人,大法弟子嘛,最終要做的事情會擺在面前,修煉人的正念應該起主導作用。其實我想,關鍵就是,如果學法跟的上、修煉跟的上,這些配合的事情其實都能解決。長期以來,有些地區、有些人,他學法跟不上,經常採取一些常人的手法,配合不好時甚至於消極的、各做各的,或者是用常人那種狡猾的態度對待。這都成了常人來做大法的事了,那就不應該了。有些地區是比較突出的了,有些人是比較突出的了。你覺的反正是不管怎麼樣吧大法事情我做了,其實沒有,你只是流於形式了,那些該救的人沒有度成,需要大家共同配合起作用的那件事情沒起作用。千萬不要這樣,一定要修煉好自己,真正像個大法弟子一樣,用大法弟子看問題的角度來處理問題,互相配合,才能做好。

  再有就是因為大法弟子現在資源有限,特別是國際上很多大法弟子都在各個項目中,當地佛學會組織學法就很少參加,而且這些學員自己也沒有主動學法,甚至有的已經長期沒學法了。大家想一想,我說過,你做的那個事情如果沒在法上,如果沒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沒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許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為對解體邪惡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學法跟不上,那就甚麼都完了。

  有的時候你們學法跟不上就會有很多常人的執著,甚至各種人心都會出來。對待某一件事情,甚至於對待很重要的事情,都用人心去看問題,用人心去做,久而久之你做的項目也很難做好了。不學法嘛,常人的執著也會多起來了,越來會越突出,你也越來越像常人一樣,給人的感覺也不像修煉人。你們再忙也得學法,所以我建議各個項目中的大法弟子,最好你還是抽時間參加當地的學法。因為前一段時間各個項目跟我講能不能自己找時間學法,我就在觀察,看看他們不參加大組學法後能不能自己在修煉上抓緊、能不能行,結果發現不行;不但不行,而且停滯不前,很多事情做的很不像樣子,很多人想問題、看問題、處理問題都是用人心在做,修煉跟不上。我已經看到這問題的嚴重,所以告訴大家,咱們最好還是參加當地學法。不管怎麼樣,不能在學法上放鬆,這是最大的問題、根本問題。

  大家知道,修煉跟不上,那人心就會浮起來,表現上大家都會看到。那人心中各種各樣人的想法,各種各樣的思想來源,都會對你進行干擾。你的思想無論符合了哪一類生命狀態,哪一類生命馬上就起作用。因為這個宇宙的複雜成度,那是人的語言無法形容的,太複雜了。同等層次中也有許許多多各種因素構成的空間,縱向的、橫向的。宇宙中不同粒子組成的空間中還有許許多多各種類型元素組成的各種空間,粒子本身的特性與不同類型和不同大小粒子組成的各類生命,那生命大小種類無量無計不計其數。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類型的生命,它馬上就會起作用,你卻不知道你的思想來源在哪堛滿A你還以為是自己要這樣做。其實只是因為你的執著引起了它們起作用,從而加強了你的執著。

  講到思想的來源,有很多人在研究,科學家也在研究,說人的大腦的功能、思想是怎麼產生的。我過去跟大家講過,大腦實際上就是人類這一層的思維結構、表達方式的加工廠,無論你的形體動作、你的語言要表現甚麼、你的語言講出來的結構方式,它就是起這個作用——加工成型,有些念頭來源於今生今世形成的觀念,有些起於喜好的執著,而那些大一點的事情的起念從哪來的?它的起點是哪堙H不在這空間。嚴格的說,關鍵時根本的自己會起作用。通常一般情況下,加強觀念與喜好的思想來源,哪個空間都有,而且會跟人的道德層次有關;有人思想來自高一點境界,有的人思想來自很低的境界,所以人的道德層面不同做事想問題的水平也不一樣。空間的複雜成度非常多,從低層到高層,同等層次還有許多空間,而且橫向空間更多,和縱向空間一樣的多。各類的生命它的密度都非常的大,都會干擾到人,包括不在法上想問題的修煉人。

  人的形體在這宇宙中相對來講是大的。大家知道越微觀的粒子能量越大,現代科學不是講放射性越強嗎?那個原子構成的生命,因為它的粒子小啊,它構成的生命肯定也小。當然再微觀那個整個層面的大生命,也有不同層次微觀粒子組成的不同的大生命,可是相對來講就像構成人體同數量的粒子,就是說別管粒子大小,只說數量,也是這麼多粒子構成的一個生命,相對來講個體就小。更微觀的就會更小,更微觀的就會更小更小,但智慧會更大,因為層次高了。有的很多極微觀空間堛漲羃P神也很微觀,但是佛展現出來會很大。不同大小粒子構成的空間都有佛,有些很可能他是小空間來的,甚至小的看不見。當然了,各個空間大小不一,大小空間、大小粒子構成的佛道神都有,我就是講這個意思。那微觀空間的生命也不止是有佛道神哪,大家知道有許多各類各種各樣的生命,複雜的很,我們人世間還有各種人種、各種不同的民族哪,那其它空間更複雜、歷史更久遠。所以無論你符合誰,它都在起作用。這是一個。

  再一個就是人體的結構。三界內所有物質粒子都是構成三界一切物體的因素,也是構成人體的全部粒子,所以非常多。其實我們講的分子、原子、夸克、中微子、質子,其實都是三界之內的粒子,而且是構成三界內人這層表面空間的粒子,構成三界媄銂熔氻l,與三界外邊那些粒子與結構還不一樣,但是已經非常龐雜、非常的多了,因為你的身體是分子組成的,分子組成了細胞,細胞組成了你,那你分子以下是甚麼,大家知道了是原子構成的,原子再往下就是原子核、質子、中微子,一直到人類又有新的發現。就是人類再發展永遠也發現不了人體的最終構成粒子是甚麼,也就是三界最高一層粒子,可是那在宇宙中是最低最低的粒子中的一層而已。

  剛才我講的意思就是告訴大家,思想它的來源實際上是極其複雜的。人在世間上,他只是享受著生命過程,我過去說人很可憐,人在這個世間上他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給人帶來的感受。我這個說法比較準確了。甚麼意思呢?人覺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幹甚麼,其實是在後天養成的一種喜好中的習慣與執著,在追求感受,僅此而已;而真正起作用要幹甚麼的背後因素,就利用著人的習慣、執著、觀念、慾望這些東西在起作用。真正的人體就是這樣,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帶來的感受,給你甜的你知道甜,給你苦的你知道苦,給你辣的你知道辣,給你來個痛苦你知道難受,給你來個幸福你知道高興。

  大法弟子的真我都是高層來的,我只是講人與構成人體的結構。我剛才說人的思想來源,我在正法中看到個情況:在正法沒到的空間中,有的時候大法弟子的一個想法比較正,就有一個正神或因素在起著作用,加持著他的正念。有的時候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不好,在發脾氣、在生氣,我就看到一些變異的生命,有的也是很大,在加強它,而且不同層次符合著不同低層次的層層不好的生命也在起作用,我不是講善惡兩面人都有嗎?這樣大家想想,當人念一出時起作用的因素就非常複雜。可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都有一個真正的自己,目地是下世來要得法、助師正法也好、你要救度你那個先前的世界眾生也好,抱著這一念來了,那個真正的你是被保護的,真正的你自己開始時起著主導作用。但是大家知道,進入三界之後都被像埋在土堣@樣,漸漸的起不了主導作用,甚至不起作用了。神不是講說「我用泥土造了人」嗎?中國人不是講女媧也是用泥土造了中國人嗎?在天國世界堿搳A地上的所有分子,包括原子,三界內的粒子,所有構成世上的那些個粒子,在神的眼堿摀ㄛO骯髒的,都是泥土,神界的物質粒子更微觀、更純淨、能量更大。在他們來看,人這真的就是土、都是泥。人體就是由這些三界之內被神視為泥土的粒子構成的、造出來的,所以神說他用泥造了人、用土造了人,就這意思。當然神造人時,神的行為和人的行為不是一個概念了,一念就成,不需要動手。那麼這麼低級的人體,甚麼能力都沒有,你的思想境界符合甚麼,甚麼就支配你。那麼也就是說,不同層次上的生命發現你要甚麼、執著了甚麼的時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導你。人不理智、發洩脾氣時,負面因素就起作用。甚麼都是生命,它就是惡,它就是慾望,它就是恨,它就是不同的東西,那它就自然起作用了。

  特別是在正法期間,所有宇宙中的正負生命都想在這次正法中能夠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層層無量巨大的神,特別是它那些個世界的眾生,因此它們都在世間、三界之內插了一腳,它們能失去這萬劫不遇的救命機會嗎?你得救我,都說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現形式可不像世間的論理認識那樣的,求人時要很禮貌的、很謙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給你提供方便,可不是這個。在它們來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這層次才行,你得有這個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沒那個威德、你沒達到我那麼高,怎麼救我?那麼它就讓你摔跟頭、吃苦、去你的執著,然後把你的威德建立起來,你修煉到了哪個層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這麼幹。

  所以我過去講,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有的人覺的碰到不高興的事了就不高興了,那你不就是個人嗎?有甚麼區別呢?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過去宗教中不是講向內修心嗎?現在的人你別聽他講,他不一定知道真意是怎麼回事。真正的去修你自己,碰到矛盾了、碰到問題了看自己哪錯了、我應該怎麼去對待,用法來衡量。大家想想,這不就是修煉嗎?無論你出家也好、你在家修也好,常人能這樣做嗎?不能的,你不就在修自己嗎?碰到不高興的事,碰到使你生氣的事,碰到個人利益、自我被撞擊時,你能向內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無辜的也能這樣: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沒做好,就是真的沒錯,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業債,我把它做好,該還的就還。不斷的碰到這樣的問題,不斷的遇到這樣的事情,不斷的修你自己。那麼如果修煉人這樣看問題,用正理修自己,你們在常人中碰到的不高興的事是不是好事呢?你要想修煉、你要想脫離三界,你要想返回你原來的地方,你要想救度你那一方世界的眾生,你要真的是在助師正法,這不是給你提供方便、這不就是叫你真正的修自己嗎?你碰到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就是給你鋪路呢嗎?你為甚麼不高興呢?

  其實這話我在《轉法輪》中講過,這些年我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講。有的人一碰到具體問題就是想不過去,就是想要高興,矛盾中不找自己,甚至錯了還不認錯。你不修自己你怎麼助我正法?我怎麼用你?你一天碰到的都是高興的事,助師正法中也得給你高興事做,叫你說了算、以你為中心你就願意做。沒有啊,人世間的人甚麼樣了大家看到了,我昨天還跟他們開玩笑,我說現在的演員,不論是電影演員還是戲劇演員,演壞人不用裝。(眾笑)我這個年齡的,和比我大的那些都知道,那時候人心地很善良,外形善良、語言善良,他的行為,人的準則就在那,所以他演壞人他得想辦法怎麼樣扮演的像,得去學、得去練,才能演出那壞人來。幾十年時間哪,這人差異多大?現在的人哪,演好人得去琢磨、得去裝,還不像。也就是說,世間的人這麼樣的往下滑,你還想去在高興中修煉?大法弟子人的一面也在人的現實中修,也有人的執著,所以才能修,同時也會有配合不好,也會有人心干擾,包括你自己。可是反過來講,這世間的人這麼往下滑,提供的魔難,不正好是給你提供修煉的機會嗎?舊勢力可就是這麼幹的,它們就是這麼想的,它在把人有意的往壞變,給大法弟子提供條件讓你們修煉,可是它卻毀了世間、毀了世人。可是現在的人,你們知道,都不簡單啊。我說宇宙正法這麼大一件事情,在宇宙中都安排了這麼久遠的歷史,到宇宙正法時誰來當人,那能是一件簡單的事嗎?為甚麼現在人這麼強調自然環境保護?在前些年自然環境還沒有破壞的那麼厲害的時候就在講保護自然、動物保護了。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多高層生命都下來轉生想與大法結緣,人也在輪迴轉生,人數就這麼多,人皮就這麼多,再多了這個地球也裝不下,所以高層生命轉生成動物的、植物的都有。人類這的很多生命都不簡單了,都不是一般的生命了。而且世間上不管怎麼樣,都是神在把握著的,都是有序的。亂也是神讓它亂的,這也是無序中的有序。不信你們仔細的觀察這一切。可是這堛漸D角卻是大法弟子,眾生都在等著你們救,給你們提供修煉環境,同時等著你們救。

  你說你不修好,你碰到不高興的事情你就不高興了,大法的事也不做了,哪個人說幾句不好聽的話,我才不救你了呢。(眾笑)可是你知道嗎?他們都是為法來的,是被那個舊的勢力、被不好的因素,被世間上中共邪黨那個紅龍、變異的生命、撒旦、妖魔把他們變壞的,灌輸的詆毀人類傳統、正統文化,灌輸人與人鬥、人與地鬥、人與天鬥無神論邪惡文化,有意破壞著中國的傳統文化,那是神締造的。灌輸邪惡的邪黨的鬥爭哲學,這是反宇宙的,連魔都消滅它。要不是為了正法,魔都會把它消滅了,因為它是變異的,是宇宙中根本不應該存在的東西。是因為正法,舊勢力在保護它,用它來考驗大法弟子,師父反對舊勢力只是不同意它們這樣的做法,師父有另外的做法。但是不管怎麼樣,世間已經到了這種成度。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對自己的修煉就是不能放鬆,就是要抓緊修好自己,越亂越能夠在亂中修自己,越碰到魔難、越碰到不高興的事情的時候越能夠反過來看問題:這都是給自己提供修煉的台階、提高的台階。大家說是不是這樣啊?(眾弟子:是。鼓掌)

  大家都願意聽師父講法,師父能把這些事說清楚,是吧?(眾弟子:是。)我告訴你們哪,你們那個本質的生命比我說的還清楚,因為師父現在是用人的語言在說,真正你們自己,明白著哪,只是被後天三界內的因素、不好的這些事物給你形成的觀念、經驗、積累,像土一樣把你埋在這堣F,真念返不出來,所以得修。就是往出爬,把這些污染撥去,洗淨自己。修煉中你們就是在做這個事,同時在魔難中還得去救眾生。別忘了,舊勢力把這些當今的世人,特別是中國人,都弄壞了,嘴上說給你們提供修煉的環境,可是你們修好了宇宙卻沒了,只有你們光桿司令在各個地方。所以得把他們救了,在魔難中也得把他們救了,這就是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常人做不到的,歷史上誰都沒有做的!誰都在喊救度眾生、救度眾生,誰都沒有做,你們在做!(鼓掌)

  但是哪,我講了正法必成,是吧,(師父笑)走到今天這一步,已經是接近尾聲。不管怎麼樣,為甚麼說正法必成?因為從開始到結尾,法已成了,只是救生命而已。我剛才講宇宙的結構,目地是告訴你各個層次各種生命對你思想干擾的來源。我告訴大家,真正的你自己在把握著,但是力量不夠,甚至無能為力,因為宇宙舊勢力遠遠的更大,你又被三界的反理埋著,所以就得師父看著你、幫助你,把握著這一切。不止這些,最根本上我把握著一切,包括從無到有,那都是不能用人的語言來舉例子來說明的了,是用甚麼方式也無法說清楚的了,那力量最大,襯托著一切生命,襯托著從微觀到洪觀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管是多高的神,都控制在那堙C宇宙的形式、世間的形勢,從高到低所有的一切,想出現甚麼狀態就甚麼狀態、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大家已經知道現在正法為甚麼這樣做了,是為了留下元始生命,這很難,是因為被救的生命得在亂世中認清正邪、變好,大法弟子也得在亂世中修出來、洗淨自己才行。

  我以前跟大家講過了,神造甚麼一念即成,最高的神造宇宙也一念即成,因為他就有那麼高的智慧、那麼大的力量,他的範圍中就有那麼大的場,場中就有那麼多層的粒子。如果層層層層從大到小的粒子都是生命的話,大家想一想,那他思想一想要幹啥的時候,所有的分子、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粒子都是生命,不管多大多微觀都同時在起作用,都在按照指令做,而且是超越任何空間、時間的,是不是一瞬間就成啊?這就是神奇,這就是神造東西,一念即成。神佛沒動,而真正行動的是那些所有的粒子,一瞬間就組成、就造成,他造這層、他造那層,他造這個,他造那個,那密度大去了。人沒有甚麼本事了,人沒有這個能力了,人得自己動手去做,在這個空間的時間中一點一點的把他要的東西幹成,這就是人。

  作為你們來講,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後越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媕Y。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堿搳A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眾弟子鼓掌)那不是師父隨便想出來的東西,師父給你們講出來的是宇宙的法。剛才講的就是告訴大家,千萬不要放鬆修煉,千萬不要放鬆學法,一定要認認真真的,以前沒學好,今天師父又給你講了一遍,你回去之後一定認認真真的看書、修煉,思想不要溜號。(眾弟子鼓掌)

  大家可能對神韻的事情有很多想法,我也順便說一說。大家都知道了,大法弟子辦了很多項目,目地是揭露邪惡的迫害,同時被毒害的世人跟邪惡在誹謗中走到一起去了、被假相欺騙了,那就很危險了,所以你們要挽救世人,去講真相,這就是你們現在要做好的。那麼你們辦的各個項目真的可以說起了大作用,而且不止是大作用,起了很關鍵的作用。那麼神韻用藝術形式救人,這點我不用仔細講,大家也都知道了,我以前也說過了。那麼作為神韻的藝術來講,要在全世界巡迴演出,他的起點要求就比較高。怎麼高呢?當初我就在想,沒有高超的演出效果就打動不了人,也救不了人。哪個民族都認為自己的藝術水平好,我不是說哪個民族怎麼樣,哪個民族對自己的民族藝術都很崇尚,這一點對人來講沒有甚麼可非議的。所以有的時候我就在想,在國際上被公認的交響樂、芭蕾舞、意大利的歌劇,這些東西就成了世界上藝術的最典型的、最突出的、最高的藝術形式。特別是主流社會的人,都愛看,都喜歡看,而真正走在前衛上的那些現代派的秀,只是在少量的中下層和藍領階層,還有大學生中有市場。那些大學生一畢業就脫離了,自動的就走入主流社會了。它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大家知道,我們要想用藝術形式救人,你要沒有一個高超的藝術形式你就救不了人,為甚麼哪?如果台上都是神在幫著演,人發出這一念,想:哎喲,你這演的太糟糕了,水平也不夠,不斷的嘲笑。大家想想,那是神在那幫著演,不但救不了人,人還犯罪了,這就不行,所以就必須得有一個高超的藝術形式。神韻去世界上許多國家巡迴演出,如果你的藝術形式、你的藝術水平要不高超、你達到不了他們的標準,世人就不會說你好的,那就救不了人,所以你就必須得有一個像奇蹟般的高超。誰都會說好,誰都不能說你不好,你才能把那個人救了。神韻藝術團必須得有一個高的起點才行。當初是有目地選擇了用歌舞這種世界各個民族都能夠理解、都能夠接受、都能夠看懂的這麼一種藝術形式來做的。而且我也想給其它項目做個榜樣,叫大家看神韻怎麼做的,有個借鑑,所以在演出的質量、人員的培訓,這方面都是認認真真的去做的,在實際當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大家開始在各地推票的時候不敢說我們是最好的,神韻高超的演出效果使大家有了信心,後來越做心堣]就有底了,也就敢說是最好的了。(鼓掌)

  當然了我不是要告訴你們怎麼強,是告訴大家:一個很好的演出效果,加上神助,那是人做不到的,出來的能量全是「真善忍」。無論他們在舞動中、唱出的歌、音樂發出的聲音,堶悼都帶有這個正的能量,甚至於舞台上的色彩都在發著正面的能量。(鼓掌)甚麼都是物質的,這樣的一個正面的整體效果就會使人受益,所以有的人看秀的時候病好了;一出門接了一個電話,哎呀,來了好消息,本來生活上遇到一個大難關,一下子解決了,不知道為甚麼;反正看完這個秀之後就是高興了,很多事情都改變了。因為人的難是來源於人的業力,是人以前幹了不好的事積下的,積的越多難越大,大了人就會遭難。這個難可能會給你生活前景造成災難,也可能使你身體受難、得病。看完神韻演出把這個業力消掉了,在這場秀中的正面能量起了這個作用,大家想想,那個前邊的難還有嗎?就沒了,因為那個難是業力造成的,這就是在現場中能夠使人受益的原因。

  不止這些,大家知道,中國文化是神傳文化,我也跟大家講過,中國的「朝代」和「國家」不是一個概念,那個「皇上」和其它國家的「王」也不是一個概念,那個「朝代」是人類一個時期的象徵,「皇」和「王」區別很大。皇是一朝的主庭、王上之王,皇以下是王,只要能管得到的國家都由當朝的皇上下旨封誰當王,王的繼位也要皇上下旨才合法,是因為中國是不同的天國下世當人的門戶,也是到這堥茧祭t、當政的主庭,過後在歷史最後一步接緣了願。一朝文化一朝天人,帶來的是不同的服飾、不同的生活習性、甚至於吃穿住都不一樣。一改朝換代就會出現這些變化。當然了,說到人類改朝換代,人這有個理叫「兵征天下、王者治國」,它是個反理,它不是正理。人這就是反理,得符合人這的理,所以他就打仗,把他推翻,不然他也不走。那麼中國的每一朝來的人他去哪了?都在中國等著它也裝不下啊,就去其它國家吧。所以有很多國家、很多民族啊,人種不同那是不同神造了不同的人皮,元神可不一定是那個人種。第一次從天上來到地上轉生的時候先來中國,在這轉生,成為一朝,然後轉生到其它國家、其它地區,作為一個國家或者是一個民族,等待最後的大法洪傳、正法開始。

  那麼大家想一想,五千年的中華文明是誰奠定的?是全人類。神是要在正法時用中國文化,也是神奠定的,本來就是半神文化。這堛漯F西有多好,五千年文明中的輝煌,就包括它的歷史故事多的簡直無計其數,都是神傳文化的一個個亮點,從遠古時期的人造就成現代思維方式的人的過程中奠定的文化。那麼這樣的文化拿出來,大家想想,這好不好看?經不經典?人們愛不愛看?無論你生活在全世界哪一個角落,看到這個文化、看到這些東西,都感覺到很親切,好像是身臨其境,好像是自己曾經在那,都這感覺。是啊,就是那樣的,無論轉生到哪堨h了,他記憶還在。就像這個電插頭一樣,一插通電了。但是久而久之世上的反理形成的行為、觀念、生存方式,把真我埋沒在這堣F,後天形成的各種人心、執著,不同的觀念,這一生這一世學到的東西都會把你以前的一切掩蓋住。埋在媄靻你想不清是咋回事,但就是激動。明白那面在激動,也看的很明白、也知道,也就是真正的你自己知道,人表面卻說不清楚了;這個大腦用現有的理運作不起來了,這個加工廠造不出來、組織不出來這個感受是啥,就是這麼個感覺,所以神韻在救人中起的作用力度很大。

  同時神韻還告訴觀眾,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編造了很多謊言。它其實在歷次運動中都是這麼幹的,先給你造一頓謠,然後利用著中國人迫害中國人,挑起民憤。它「一言堂」啊,你不能說話,你好壞誰都不知道,它說你好壞,全國的報紙廣播都它控制著,鋪天蓋地一起來。歷史上打誰超過三天不倒的?一篇報紙就打倒了。中共邪黨不從來就是這樣嗎?這畢竟是一幫修煉的人,打不倒。但是哪,它的毒害卻很深,害了世人跟它站在一起罵大法、罵大法弟子。這是一群修煉的人,而且要救世人的,大家想想,這人不就犯罪了嗎?而人的犯罪反過來講,又是因為修煉人。那麼從這一點上講,大法弟子不去救他嗎?也得救。神韻藝術團的表演、演員的表現、節目情節的構思,甚至於一個姿態,神韻唱出的歌詞,神韻所創作的音樂,都是傳統的、正統的、純正的中國文化。全世界人奠定的有著五千年文化的底蘊,通過這一展現,人也就明白了,就像人衡量另一個人一樣,幾句話、一打量,就知道這人好壞了。兩個多小時在舞台上的展現,人們明白了這是一群甚麼人。純善純美的演出,不是一般的現代人能做得到的。剛才我還在講,我說現在人演好人得裝,這是裝不出來的,這是內心世界自然的流露,而且修煉人身體很純淨。很多觀眾看到演員這麼善,笑容也不像一般演員那種獻媚的笑,他們完全是修煉人純善內心世界的流露。人們一看不就明白了嗎?法輪功是甚麼人。當然節目中有啟迪人的善與正統的美、也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情節,所以起的作用大家看到了,基本上是正面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吧,咱們保留點說,看完秀之後都說好,而且覺的很震撼。因為現在的秀,正面的東西很少,不能說沒有,很少。

  那麼光演的好還不行啊,神韻剛剛起步,很多地區不了解、不知道神韻。不管哪個民族,神韻到哪去演出,那堛漱H只知道他們的芭蕾舞團、知道他們的歌劇院、知道他們的交響樂團,不知道你神韻是誰,所以在這期間大法弟子能起大作用,在推廣神韻的過程中真的是起了大作用,也就是在助神韻救人吧。其實說助神韻也是在助你了,因為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修自己,而且神韻救的人也有你一份,這肯定的,這威德都在媄銦C這件事情在現有階段是大家共同努力救人,但是師父一直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們光靠演員演的好不行,當地大法弟子要配合不好、做的不好,觀眾也不會來;在現有階段大家都互相配合、把局面打開,一下子像加拿大東部和像台灣這樣,把局面打開了,大家都知道了,神韻再來演,就不用動用那麼長時間、那麼大的人力、物力了。大家都在各個項目中,都有很多事情要做,都跑神韻這來做,甚麼都放下,師父真的不想讓你們長期這樣做,但是在現有階段我就是想讓你們集中力量把局面打開。

  四年過去了,有些地區打開了,有些地區不但沒打開,是越來越差,還有出現很不應該出現的問題的。這就是修煉的差距,這就是用不同心去救人的表現。我本來想用三年時間把演出的局面打開,以後就不用那麼多大法弟子了,這樣就得把主流社會先打開,全社會才能打開。其實這只是一個策略。但是你說做主流社會就做主流社會了?人不來你不一樣嗎?你說做哪就做哪了?不是,你得採取一些形式。甚麼形式啊?你得是主流社會的票價,人是會看的;你得是主流社會的那種做法和推廣。這些要跟不上,那也不行。可是我這一說做主流社會呀,前幾年上街發傳單、上唐人街去吆喝的學員做習慣了,票出的也挺好,人是來了,甚至也來的人不少,場也滿了,可是你們知道這些人是怎麼來的嗎?是動用了所有大法弟子的力量才來的!能長期這樣下去嗎?不能!所以我們必須得想一個辦法打開這個局面,所以師父就要先做主流社會。這就使很多學員不理解:怎麼我以前賣票賣挺好啊……。有一部份票價很低,有的時候也送,我們永遠這樣做嗎?

  在西方社會堿O一分錢一分貨,咱們這麼高級的秀,你非得當擺地攤的賣。師父不想這樣,所以我就告訴大家主流社會怎麼做。其實師父要怎麼做,決不是那麼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許許多多的鋪墊,你們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就邁不出去那步了。這主流社會咋做啊,不會做啊,到好的社區見著人也不敢說話,拿著資料膽膽突突的,你說你能救了人嗎?那個人馬上就覺的你這個人都不可信,是不是?真的不需要你太費心,你就堂堂正正的。你大法弟子,你不知道你是在救人嗎?神韻的票不值這些錢嗎?值!我告訴你們,(鼓掌)如果是西方主流社會做出來的這樣一個一流秀,做成這樣,你知道他們會賣多少錢一張票嗎?在任何城市都會最低五百塊錢一張。(鼓掌)我們也沒有賣那麼貴呀,你怕啥呀?你也沒有去管他多要錢,你真的是在救他呀。心奡N不穩,開車去了也不敢下來,到那去溜了一圈,我去了。要不就偷偷摸摸的,在高級社區堻o扔一張、那扔一張,所有的做派都好像是見不得人的。是有一些人對垃圾郵件很反感,總有一些做法上是不認同的。但是你得分甚麼事啊,這麼大的事,人都在等著救哪,你只要不太過份,人家就會理解。我們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區大大方方的走過去,然後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講,馬上表示非常高興,就在等你一樣。實際上就是,都鋪墊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這件事情做了,就沒那個正念。

  大家知道去年賣票吃力的原因,還有一部份學員集體發正念。發正念當然清理阻礙救人的邪惡,其實邪惡已經沒有那麼多了,清理邪惡當然是好事,那麼多人發正念不起作用嗎?起作用。可是我們有的人發正念發的是甚麼呀,坐那手立掌思想卻不是正念:今年為甚麼這麼做?我去年賣票賣的很好,啊,為甚麼叫我在這發正念、不讓我去賣票?為甚麼非得做主流社會?這個票這麼貴,人家能買嗎?!(眾笑)你們現在聽著覺的很可笑,可是卻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你們知道嗎?發出的這些在全球形成了粘糊糊的東西,很少的邪惡就能干擾了你們,可是你們卻清理不了,直接擋著大法弟子推票、真正發正念的大法弟子,清理不了。邪惡來搗亂,你們發正念馬上就清理、消滅掉,嚇的它就跑;可是大法弟子,又不能消滅。他一念之差,他在這個問題沒有認識足,所以你這怎麼辦?沒有辦法,連師父都沒辦法了,因為我得等你們修的好的學員在這次機會中修的更好、走完這段路。不管怎樣還有一部份做的好的,硬挺吧,走過來了。可是你們知道嗎?本來在去年應該得救的人,卻永遠失去機會了,因為正法是不斷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層那一層的人,上邊到了哪個天國,到了哪一層天體,就是哪一層的人來看,下次那個座位是別人的不是他的。你們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場上空著的座位,你們知道我啥感受?

  很多大法弟子都在說「助師正法」、「師父要甚麼我們就去做甚麼」,說的很堅定;一到師父真正讓你去做那件事情不如你願的時候,或者有一點難度的時候,你就一點也想不起助師的正念了。帶著思想情緒,發出的念頭起著阻礙作用。過去我講過,誰都破壞不了大法弟子。大家知道中共邪黨有多邪惡啊,它要打倒誰他能挺過三天嗎?大法弟子打倒了嗎?越來修的越好,越來越堅定,越來越強盛,越來越成熟,它只起了這個作用。也就是說哪,外在的因素誰都破壞不了大法中的修煉,無論它出現甚麼干擾。不是新西蘭出了那麼一夥中共特務在背後利用邪悟的學員在搞名堂嗎?你叫它試試看,你看它甚麼下場?誰能破壞了大法?誰都破壞不了,外在一切因素都沒有用;真修大法弟子要做不好,損失就大。其實法誰能破壞?宇宙的法誰能破壞的了啊?無非就是在考驗你們,把你們那些個人心、執著給你翻出來。你們碰到的所有對大法弟子干擾的一切因素,不都是針對一些不精進、混事的學員來的嗎?就像前一段的邪惡網站一樣,帶動的有些人簡直就神魂顛倒、理智不清,簡直就好像都不是自己了,還傳播那個邪惡網站。為甚麼會這樣啊?不就是因為你有那些個執著、有那些個人心、有撒謊的習性、有那些個傳小道消息的喜好,給你翻出來,通過這件事情叫你摔跟頭,叫你看到你自己的差距,也叫那些真的不行的淘汰出去嗎?舊勢力利用這些壞人不好的東西,叫它們蹦出來,不就是起這個作用嗎?所以我說誰都搗亂不了,只能越來越純。大家知道中共流氓特務對全世界的很多劇場進行收買,打電話,恐嚇信,或者是冒充法輪功學員寫的不理智的信叫人家對法輪功學員反感,不管甚麼都用盡了,人家都看透它了,它也沒咒念了。神韻在韓國演出時,從中共特意派出去幾個壞人干擾,拍了胸脯保證讓神韻演不成,最後演成了,一敗塗地,最後沒咒念了,也不干擾了。可是它不干擾了,你們自己卻造成這麼大損失。

  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救度眾生。大家想想,就神韻再抓緊救人,一場能有多少觀眾?面對全世界七十億人,你們與神韻能救多少人?所有的媒體,所有大法弟子辦的各個項目都在救人,你們就是使足了勁,還有巨大的人數不能夠被救度。我也跟大家講過,我說其實你們救的人不是給師父救,也不是給別人救,是給你們自己救,很可能那都是你們未來世界的眾生,或者是你們範圍之內的。你總不能歸位以後光桿司令啥都沒有哎,空空如也,巨大的天體就你一個呆在那。佛是不講窮的,是為富的,生命就是財富,才能使你的世界繁榮。那都是財富,每個生命都是財富。

  我知道今天在座的有一些大法弟子家屬,還有一些大法弟子的常人朋友進了這個場,因為這個場不是太清。當然了,還有個別的幾個共匪派來的。不管怎麼樣,我告訴大家,來到這奡N是機緣。不管你是甚麼身份、幹甚麼的,你能夠聽到佛法,你能夠有這個機緣,都不是簡單的。看上去是別人叫你來的,如果神不叫你進來,你是決對進不來的。(眾弟子鼓掌)我就是來救人的,(眾弟子鼓掌)誰都知道我在為眾生承受,目地是為了人能得救。我沒有任何個人所求,我甚麼都能放棄,我也沒有人的執著。我既然是來救人的,我就沒有選擇。我在救全世界的人,包括在座所有的人。(熱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