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講法答疑

李洪志

  我講一下法輪大法錄音帶能不能夠轉錄的問題。過去我們辦班是不讓錄的,自從我真正的傳法開始才允許錄的。我在濟南、大連、長春、合肥幾個班上講課的內容把它歸納在一起,現在已經開印了第三本書《轉法輪》,這就是最後指導我們修煉的這本書了。我同意正式發行的錄音帶除外,其他錄的質量效果我看都不一定有他們的好。再有哪,我講的東西口語很多,出來的書是經過我整理的,去掉了很多口語。有些還帶有我東北的方言,理解上容易出問題,所以不要再從錄音中摘寫我的講法材料了。我這本書出來之後就固定下來作為我們修煉的依據。馬上就要出來了,大家可以向總會去聯繫,去訂購。

  弟子:已皈依佛門的人是否可以每天念觀音經和大悲咒?

  師:你皈依佛門這個話說的很籠統,我們也是佛門,應該說你皈依的是佛教。你說能不能每天念觀音經、大悲咒,你念了觀音經也好,大悲咒也好,你實質上就是按了宗教的修煉方法在修。這還是個不二法門的問題,這還是個修煉能不能專一的問題。當然我不反對你去皈依修煉那個法門,你願意修你儘管去修好了,但是我們這奡N是叫大家要專一修煉。有的人就是放不下那個心,放不下那個心你也就別遭這個罪了,心媮晹揤罹B著,你覺的修哪個好你自己就修哪個。但是我要對你負責任,所以話得說透。我告訴你,現在宗教界不是淨土,和尚都很難自度。真修的人很少,當然真修的人還是有,沒有了那就全完了。修甚麼自己定好了,但是絕不能同修。

  弟子:其它氣功書和其他氣功師的書能不能保存?

  師:我們已經講過這個問題了。修哪一門、何去何從這個自己決定。有的氣功師就是真正好的氣功師,他出來普及氣功也好,他自身雖然沒有壞的東西,可是他也惹不起這些東西。所以他的場上是很亂的,他把誰都叫作師傅,所以他們書上的信息,他那些東西也很亂。一般常人社會的課本,技術書等沒問題。但那些下流的,不好的書不用說保存,買都不要買,更不要看,嚴重影響人類的社會道德。那些氣功書只要不是我們這一門的一定不能保存。

  弟子:道家修的副意識、主意識?

  師:都是一樣。但是哪,修主意識的人來的層次極高,或者是他的主意識是極特殊的才能夠這樣做。普遍傳的修法都是副意識修煉。

  弟子:今生主意識來生能成為副意識嗎?

  師:那可是說不定的事,這個沒有限制。

  弟子:兩手結印在腹部是否要留有間隙,挨著腹部行不行?

  師:這些在講課中都講過了,昨天講你沒注意聽。結印的時候手要挨著身體的,微微挨著身體。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兩手結印的時候手是可以放在腿上,不然的話,你在打坐的時候兩個胳膊很沉,幾十斤重,會墜的你的脊柱彎下來,會坐不直。結印的時候手放在腿上減輕份量。

  弟子:佛展千手的彌勒伸腰一節只有抻接著就是如來灌頂?

  師:對,那兩個動作是連在一起的。彌勒伸腰之後一轉掌就是放鬆,鬆下來就叫如來灌頂。但是可沒有灌頂的意念,說我用氣往媊憿A沒有這個概念,是自動的機制在起作用。

  弟子:元始天尊、釋迦牟尼佛修的是主意識還是副意識?

  師:我不能指任何人、不能指任何名字說這件事情。告訴大家過去所流傳的東西,絕大部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功法都是副意識修煉,功法本身就是那樣要求的。這是個天機,過去是絕不能講的。

  弟子:甚麼是旋機?

  師:我講這個旋機和過去在中國古代修道書中寫的玄機,就是玄妙的玄,是不一樣的。我們這個旋機是旋轉的旋,機能的機,機制的機也是機器的機。旋機,旋轉的機制,是這個意思。從天體到星球、從星球到微觀物質,一切都在運動著這種機制我們叫旋機。

  弟子:氣功雜誌封面上有老師的像,也有法身存在嗎?

  師:我的照片上都有,凡有我的照片或者是我寫的文章,或者是印刷的書中都有,印刷出來的也是一樣的。這個不玄。

  弟子:我的頭頂經常有一個東西在旋轉著?

  師:我想這類條子大家不要給我再遞了,你身體這個反應、那個反應,如果你是個煉功人都是好事。你也知道是旋轉著的,法輪在轉,非要我再給你講出來,各種感覺你就不要提了,成千上萬的感覺太多了。你都來問我,你自己就不悟了,其實都是好事,不然以後你問誰?

  弟子:學《法輪功(修訂本)》抄寫了一些放在家中用紙較多,放在家中怕別人亂拿怎麼辦?

  師:這不要緊的,我看把他封存起來,或者把他統一交到輔導站保管起來。將來送給貧困地區的農民。

  弟子:請解釋佛教、佛法、佛學之間的區別?

  師:佛教中的法只是佛法中的一小小部份,它代表不了整個佛法。釋迦牟尼講修煉方法有八萬四千法門,而在佛教中只有十幾法門。甚麼天台宗啊、華嚴宗啊、淨土宗啊、禪宗、密宗的,只有十幾法門。八萬四千法門我說還不止,這麼大的佛法。現在宗教怎麼能概括整個佛法哪?它只是佛法中的一部份。它只是佛法中的一小部份,形成了宗教所以叫佛教。佛學那是常人的名詞與認識。

  弟子:為甚麼煉靜功入不了靜?

  師:煉靜功入不了靜,是因為我們在常人社會中有許多執著不放的東西在干擾。隨著對大法認識的提高,執著的東西會越來越淡化,煉靜功時就會慢慢的靜下來,現在你要都能放下了,層次早就上去了,也修煉的相當高了。現在有一些雜念不要緊的,隨著你在複雜的常人社會中逐漸的提高心性,放棄常人執著的東西,慢慢就會變的清淨。心性也在慢慢放棄執著心中得到提高,層次也在得到提高,它是相輔相成的。那個時候你就會完全入靜了。

  弟子:甚麼是神通?

  師:神通,這是佛家把人體超常的功能叫作神通。最低層次上常人叫作特異功能。

  弟子:甚麼是加持?

  師:加持可不是長功。給你擱上一塊功叫你高一點,再給你擱上一塊功再讓你高一點,可沒有這種事情。功,全憑自己這顆心去修,誰給你擱上都不行。你不信,現在我就可以拿出一個功柱來給你接上,一下子讓你達到出世間法的這個成度上。可是你一走出這個門就得掉下來,因為那功不是你的,你的心性標準沒在那堙A所以它擱不上。因為在一個很特殊的空間當中,還同時存在著一個心性標準的尺度,它是有刻度的。心性達到不了這麼高,那個功柱就達不到那麼高。過去不是有人說功發出去了,這個能量消耗了很可惜。不能這樣理解,因為你發出去的時候,你的心性標準在這堙A發出一定能量功柱短了,可是,你煉功中不用吃苦就回補上去了。因為你的心性、你的標準、你的果位在這堙C當然你要再往上長,你就得繼續提高你的心性才能長功,否則的話甚麼也沒有用。加持只是高度淨化身體,和幫助演化其它功中的東西。

  弟子:我命埵鹵,這個和長功有甚麼關係?

  師:有幾種情況,有些人是自己用自己的德換來的,求來的福份;有的人是過去積下來的;還有高層次上帶來的。有不同的情況,所以它也比較複雜,不能夠千篇一律的看這些問題。因為有些人他就是有德,德大,他就要甚麼有甚麼,因為這個東西很關鍵。確實是這種情況。這個德可以轉化成功,決定一個人修煉層次的高低和果位大小的一個方面。如果在常人社會中就求福報,那麼這個東西可以和別人交換,交換錢財物。有的人幹點事就來很多錢,因為他德很大;有的人做甚麼事也沒有錢,可能是德小,這不絕對的。當然有些人很複雜的,我就說一般的規律。德小的人甚至於要飯都要不來,因為別人給你飯的時候,你也得給他德去交換,你沒有德給他,所以那個飯你都要不來。要交換的是均衡宇宙不失不得的這種特性在起作用。

  弟子:佛像舊了如何處理?

  師:佛教中有個規定吧,這些不願意要了就送到廟堨h。

  弟子:為甚麼聽課時胡思亂想?

  師:你集中精力聽就好了。主意識要強,其實是思想業力在干擾。

  弟子:還能不能治病?

  師:如果你是個醫院的大夫,是個按摩大夫,我說問題還不大。如果你自己就想幹這個,或者做這項工作,或者是自己開業,這都是常人中的事情。你如果用功去治病那是絕對的不行!我這媔ヰ漱ㄛO甚麼祛病健身的東西,是真正修煉。而真正修煉又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你想修成那樣的覺者,你不嚴格的要求自己,水水湯湯的怎麼能行呢?非常嚴肅的。真正的要吃很多苦的,你得橫下心按照大法去修的。真正想修煉我說這些問題你都不用想了。

  弟子:主意識是不是人的靈魂?

  師:靈魂這個東西說的很籠統。而人身體是很複雜的,它指的是甚麼也很不明確。所以我們這堮琤輕N排除過去的那種說法,完全是在結合現在人體科學講的,我們這媮羲澈亄M楚了。

  弟子:有時會走神?

  師:你現在達不到絕對入靜是正常的,那是個層次提高的體現。你要真能靜的下來了,你的層次也不低了。

  弟子:從前學過別的功,其中有些東西比如咒語等有時在大腦中無意中閃現?

  師:都得把它排除掉。這和思想一般的業不一樣,一定要排除它。

  弟子:為甚麼去掉壞思想時很難,甚至有時覺的它反而在加強?

  師:你要消它它就不叫你修,所以會有反應。有的人反應的很強,但你的主思想一定要清楚,排除它。等你能分辨了,思想又堅定,我的法身就給你消掉它。

  弟子:我是煉法輪大法的,我妹妹是供仙的?

  師:法輪大法學員甚麼也用不著怕,就是作為一個常人,時時都會碰到不好的東西,它傷不了你,也碰不了你,但是你自己思想要穩定,排斥這些東西。你堅定修大法,我的法身就會處理它。

  弟子:天目以前開過,後來又看不見了?

  師:以前開過,後來關上了有多種原因,有的可能是被關住的;有的可能是已經傷掉了。但是修煉時都在修補。需要打開的時候就打開了,這個都不用管了,順其自然吧。

  弟子:神通加持法堅持不了很長時間怎麼辦?

  師:要求是煉越長越好。因為第五套功法是我自己獨修的東西,一點沒有改動就給大家拿出來了,主要的目地要讓你在高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法可修,有功可煉的。現在你煉起來難度是大,你坐不了那麼長時間。你均衡一下這個時間,加持神通用多長時間,定下來用多長時間,自己酌情吧。而且慢慢你會提高的,久了就能坐很長時間的。

  弟子:很遺憾我要出國不能參加最後一天班了?

  師:以後那就多看一看書沒問題,自學的都可以圓滿,就看實修不實修。

  弟子:誰能生一個人的主元神?

  師:你管這些幹甚麼呀?你的心用在求知識上還是用在修煉上?我其實都講了,這個龐大的宇宙中的各種物質,在它的運動作用下就可以產生生命。在人體上分主元神、副元神,那不都是生命嗎?

  弟子:在您講課時,突然看到您顯像出一位髮髻高挽在頭頂、身體很長的、白髮道長?

  師:我下來準備做這件事很長時間了,佛道神我都當過。看到就看到了。

  弟子:在家煉功祖先害怕嗎?

  師:你執著的可真多。你在世的父母、子女的生命你都左右不了,還管不在世的。正法修行對誰都有好處。我這個法門是最方便法門,在常人中修煉。我一再講修煉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你又顧及這個、顧及那個,這個情你也不斷,那個情也不斷。過去甚麼叫出家呀?現在的和尚那很難說了。過去那和尚出了家之後父母都不認的,完全斷絕世緣,連名字都從新起的。為甚麼他要起法名?就是斷絕世上的一切慾望,沒有任何對他的牽掛、糾葛,他才能靜下心來修的。修煉就是個嚴肅的事情。你不要管這些,你只管去修煉好了。但是,不要在家堥戙炙,對你對死人都好,人鬼不能同住一室,世緣已了。

  弟子:法輪大法對炒股票有沒有影響?

  師:(學員都樂你了)。你在執著於賭,我告訴你賭輸了還有跳樓的哪!炒股票時的心那是甚麼心,好壞事我說現在有些人就很難分的清了。有人還有問我能不能打麻將,你不是要賭別人的錢嗎?那不是賭嗎?反正我跟大家講就是這句話,我們這堛瑤狺ㄛO給常人隨隨便便聽的,我們是對真正修煉人負責的,給煉功人講的。你要說你在社會上甚麼事都做,你願意幹甚麼就幹甚麼去,也用不著修煉。

  弟子:我有個七歲兒子近來總說在夢中與您在一起煉功,白天看到您自己煉功,但他又不願意學法輪大法?

  師:那就要看看他學的是甚麼呀?看看他看到的是真的是假的。正法洪傳,魔是想盡辦法破壞的。本人不煉就有問題。

  弟子:在快的時空中人的一生已經完結,為甚麼現在我們還能通過修煉改變人的命運?

  師:因為你的主體沒有完結,我們也可以倒轉那些空間的時間,這是我講課中要講的。順便我在這媯馱j家說一個問題,人的生命是自己根本就改變不了的。任何常人都不可能給你改變的,覺者也不能夠無條件的給你改變的,所以人是左右不了自己生命的,你更左右不了別人的生命。有的人想發了財了、掙了大錢了,給家都安頓好了,讓他們過好日子,自己再去修煉去。簡直笑話!人各有命,別看是親人,怎麼可能叫你改變別人的人生呢?再說甚麼難都沒有了,你修甚麼?你知道他們有多大的業力呀?他們一生中應該怎麼走啊?是你能夠左右的了別人的嗎?左右不了。可能有的人想我不相信,我掙了很多錢,我發大財了,我後輩就繼承了唄。我看不一定,說不定天災人禍一把火沒了,輸了,丟了,說不定甚麼,看他有沒有這個福份,沒有這個福份甚麼都繼承不了,就是說這個意思。人各有命,不是誰就能改變誰的命運,這不行。

  那麼修煉人的一生就能改變了嗎?是。兩種途徑可以改變,人走上一條修煉的路,可以改變他的一生。一個人要修煉這就是佛性出來了,可以無條件的幫他。其它就不能夠隨隨便便,因為在你的生命當中沒有修煉,就必須得給你改變,那些全部都得打亂,就是從新安排,這是可以做的到的。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我們有的人太執著於常人的東西了,通過不正當的手段,或者採取甚麼辦法傷害了別人,或者你感覺到是沒有傷害別人,經過你自己努力等等做些甚麼事情,好像你得到了。其實哪,你能改變的很小,也許你經過努力做那個事情,就是應該努力的,你那樣做你才能得到的,那也是安排好的。但是哪,確確實實在小的方面有能夠改變的,大的方向是改變不了的。改變一點可能就造業了,要不然就不存在著好壞人。在你命運當中沒安排這個東西,你非得要,用不正當的手段得到,那麼你得的就是別人的。那麼你就傷害了別人,就欠了別人的,你就造了業了,就是這個意思。今生不還下生還。

  弟子:因為我心性差和別人的功摻著練,幾天後使法輪損失了怎麼辦?

  師:修煉就是個嚴肅的事,有的人他就不聽勸阻,他非要摻著練,結果就完了。這個法輪和我們整個這套機制,這些東西是經過相當久遠年代,相當久遠的歷史時期,多少代人形成的!那可不是我們常人形成的東西,相當珍貴的,修煉出無數的大覺者。你說毀就把他毀了,摻著別的功練就把他毀了。我告訴你,咱們說一句高一點的,那個法輪從某種意義上看,他就是個宇宙,他比你自身的生命,比你的元神要珍貴的不知多少倍。你隨便就把他毀了,大家想一想。當然我既然度你,就拿出這個東西,能學就學不學也沒辦法。凡是法輪再變形的,我不會隨便再給他法輪。他真的想學,一心想學,還得看他是不是真的要想學,能不能堅持下去。真的能學,如果能學可以給一套機制,他自己慢慢的通過煉也可以形成法輪。

  弟子:李老師您如果是佛,您就不可以說,一切法都是邪的?

  師:我們大家學員聽到我說一切法都是邪的嗎?(沒有!)這人被那個附體支配的他的腦袋不知道說啥好了。主意識不清的人是度不了的。現在末法時期就是很亂的。再說哪,那些亂七八糟、邪門歪道的能稱其為法嗎?它有甚麼法呀?法只有一個——真、善、忍!其它正法、正教都在宇宙不同層次所證悟之理。

  弟子:夢中守不住心性怎麼辦?

  師:那就是你自己的心性不堅定,對自己的要求還不高,原因是平時學法基礎還不紮實,所以要真修實修,這些事才能在思想中重視起來。

  弟子:沒有參加過學習班的,照您的書要求去煉是否能形成法輪?

  師:大家知道,我們傳的是修煉,高層次上修煉的東西了,可不是甚麼祛病健身的,那麼對人要求就是高的了。不是你煉了就能得到法輪,你煉的再好,時間再長,你要不按照我們要求的這個心性標準去做,不嚴格要求自己,不重德,不學法,啥都沒有,甚麼也形成不了。你要按照我們這個法要求去做,那麼甚麼都能得到。該得的,你自己學也是一樣,甚麼都落不下。那個書媄銂漲r都是我的法身,所以你自然就會得到,也用不著自己去形成法輪,也自然有我的法身會保護你的。

  弟子:社會上有人當著法輪大法學員的面攻擊法輪大法,我們應該如何維護法輪大法?

  師:不理他就完了,也不用去跟他爭跟他鬥,他愛說甚麼說甚麼,不要理他就完了。不給他市場,不去聽就完了。

  弟子:法輪大法弟子能不能到產房去?

  師:那有甚麼關係呀?有些問題提的很幼稚,大法修煉不怕任何東西,一正壓百邪。再說了,那個產房它也不是邪的,對小孩還會有好處哪。

  弟子:不是氣功師的作家寫的氣功書有沒有附體邪魔的東西在媄銦H

  師:我告訴大家,不管他是一個作家也好,還是甚麼人也好,不是氣功師他寫出的氣功書,也會有那些個附體亂七八糟的東西控制他搞。他的思想是怎麼來的他自己以為是自己想的。也有些作家想寫氣功方面的東西,他去採訪那些個假氣功師,因為他也不知道那氣功師的功是哪來的,也會同樣招來這些東西,寫上去的東西也同樣都是那些東西。現在社會上很亂,各種假氣功都有,就是沒有邪的東西在堶情A不是氣功師寫的能修煉嗎?

  弟子:在煉功之餘會找書看,主要是對一些名詞、術語不懂想多看一些了解而已,並非想多學法門?

  師:不要辯解。我們這堿O對你負責任,那些法門所講的東西,是那一法門的東西,帶有它那一法門的因素在堶情A你能在我們這堨峊朱隉H我們這堳蝏臗羲澈蝏繸衁滿A其它術語也不是我們這一門的內涵。動作或魔附體的書每個字都是那東西。看就會進入你的身體。關於修煉和佛學的知識方面,我將會選一些歷史修煉人物出版,都是好的,正的,作為一般知識讀物,叫大家認識。

  弟子:學習班上記老師解答問題的稿紙如何處理?

  師:保存起來吧。另外跟大家講,我們在座有些人已經習慣於做筆記,可是往往聽不好課,就是做筆記這些人。因為他思想用在要記錄上,可是他往往記不全也聽不全,你只有靜靜去聽。你記不全,你照著筆記去做的時候,可是那個堶惇O不全的,而且很可能是斷章取義的,因為你記不全。你要照著做可能弄不好就起到不好的效果。我跟大家講的就是我辦班以來,多次發生這些事情的經驗告訴大家,以前有不少人這樣做。這不是常人中的理論,往往效果都不好,你聽不全也記不全。將來我們還有書可以看。

  弟子:煉功的效果是不是跟情緒有關係?

  師:情緒不好時不能煉功,特別是生氣時更不能煉。正法修煉應該忍,忍不是產生不好的情緒後再去忍,不是有氣了才去忍。你抱著不好的情緒那你還煉啥哪?你心堨肸藄,恨哪,生氣而產生的各種心你能靜下來嗎?你煉功能有好效果?沒有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不是煉正法那就是練邪法。不是說煉了這個動作了,你就是這個法了。有許多師父教人,可是他沒有按照師父要求的心性、道德標準去做,結果他練出來都是邪的東西,亂七八糟的。你別看是他教的是好功,同樣一個功法煉出的東西可不一樣,你得真正按照他的心性標準去做。修煉那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

  弟子:看古今醫書對法輪大法有沒有影響?

  師:這沒有甚麼影響。看醫書沒有甚麼影響。但現在那些氣功醫書不能看。

  弟子:有種瑜伽書講的是神的經典,講這神是創生一切宇宙的?

  師:不要聽這些,甚麼瑜伽呀,末法時期哪兒也不是淨土。

  弟子:通過勞動所得也是以德換來的嗎?

  師:與付出的大小也有關,一般勞動本身就是付出,得到的多於付出就要給德。

  弟子:只修心性不煉功?

  師:那你只是一個好人而不是修煉的人。將來你只能做一個好人,來世得福報。

  弟子:推轉法輪為甚麼只推四次而不准推轉九次?

  師:推四次就夠用了,推多了你會肚子痛,你會脹肚子。當然你學的時候不要緊的,學會以後,你要煉起功來就不能多推,推多了你要脹肚的。

  弟子:生完小孩一個月內可以煉功嗎?

  師:當然可以。這沒有問題的,沒有劇烈的運動。

  弟子:沒有參加過老師辦的班,在做完第五套功法後又出幾套別的動作?

  師:那就是有別的東西控制她了。這個問題我已經講過了,我們傳的只是這五套功法。她覺的挺好,歡喜心一起隨著就動起來了。你不想要,你就停下來,它也就沒有了。你隨著動起來的時候,你越動越高興,哎呀挺好的,那麼它就指揮你。可是那些個東西,你別看它動作很簡單,全都是破壞你身體的。你別看你打出那幾個動作來,全是破壞你身上那東西的,就那麼一會功夫就可能給你毀了。

  弟子:信仰天主教又煉法輪大法?

  師:談起這個問題可能會談的很高,作為東方人我只能在這塈i訴大家你儘管去修。大法、正法難遇。只能給你說這些,今天的宗教能度人我就不會來傳大法了,反正大家去悟吧,你們現在是人,說的太高你也接受不了。

  弟子:煉法輪大法的青年能否允許存在著對異性的戀愛?

  師:我跟大家講了,要是在這個層次上,叫你把甚麼都放棄根本就不可能的,你也做不到。當然有些人可能對這些事情看的很淡,不過我告訴大家,在社會中修煉的,我們不提倡這樣做。但是我們法輪大法確實有一批專修的。將來我們有廟的時候,可能給他們提供一個修煉的場所。有許多僧人,修煉法輪大法之後可能寺院媯馴L們造成很大困難,將來要給他提供這樣的修煉場所。但是作為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我們不主張你這樣做。那人人都修煉法輪大法了都不結婚,繁衍不了後代了,人都絕了種,那可不行。就是你在現有階段你可以成家立業。在常人中修煉的,最大限度的要符合常人這個狀態。咱們舉個例子說,你不結婚,你父母要為你很操心,他不理解你,別人也不理解你。符合常人這個狀態,對我們的修煉還是有好處的。因為最複雜的環境才能出高人的。

  弟子:大師能否講您的戀愛經過?

  師:你不是來學法的,你是來幹甚麼的?你還想知道甚麼?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事情,現在你還被情帶動著執著於這些。差距何等的大呀!

  弟子:修成法輪大法能否去其它世界?

  師:愛去哪兒去哪兒,修成了嘛。現在問這個話,將來真有那一天修成了,你就會無地自容!你不知道你說的是啥。你現在是人的思想,沒有神那境界的思維。

  弟子:在煉靜功時要求清淨無為、無任何意念,那麼是不是在心性上也得要修成這種心理狀態?

  師:是的!但是得慢慢才能達到,平時要注意,不管入靜到甚麼成度,你都要知道自己在這打坐,在這煉功,這個唯一的一點思想得保住,不保住你就迷糊過去甚麼都不知道,修的就不是你。

  弟子:學生在學校努力學習考上大學,對的起父母的行為是否違背真、善、忍?

  師:這不違背真、善、忍。哪些是屬於執著,哪些是不屬於執著,很容易把它混淆的。我可以告訴大家,為了達到個人目地,滿足個人的癮好、慾望所做的事情,這就是執著;而為公、為大眾、為別人做的事情,或努力做好工作和功課就是應該的。大家想一想,那麼作為一個學員,作為一個學生你的天職就是把學習搞好,因為你是學生。那麼有的人想了,我的目地就是考大學。當然學習的目地就是不斷的向更高層次上發展,小學、中學、大學的,你也不能老在小學塈b呀,肯定是這樣的。那麼我們想上大學這也不錯,可是哪,如果你不好好學習,你腦子媕Y想著上大學上大學,老是上大學,我說那就是執著。那麼大家想一想,咱們反過來講,你是一個學生你的天職就是應該把學習搞好,對的起家長,對的起學校,對的起老師。老師要為你付出,他給你講課;家長供你上學,撫養你上學。那麼你對的起家長,對的起這個學校老師,你自己努力把學習搞好,你不就自然上了大學嘛。你老想上大學、上大學,你學習不好你能上的了大學嗎?你不用老想上大學、大學,你上不去不白搭嗎?你不去想大學的事,你就努力學習好就行了。你把學習搞好了不就有了大學嗎?有了研究生嗎?就是這樣個道理。有些事情很簡單,但是很容易混淆的。還有我們有些人搞科研的、搞研究的算不算執著?你的研究成果,你做的這些事情,是公益事業為廣大社會服務的,為別人服務的,把這些事情做好,這是你的本職。作為一個工人也應該好好幹,對的起你這份工資的,對的起你這份薪水。是這樣吧?因為煉功人在哪堻應該體現出是一個好人。

  弟子:煉功時進入完全忘我的狀態,連周圍的任何聲音都聽不見,感到自己身體消失了這種狀態?

  師:這種狀態很好。我們煉功要求入靜,會出現兩種狀態。可不像其它功法,往那一坐啥也不知道了,煉了好幾個小時一出定,哎喲,覺的好像是坐那麼一會兒,才十幾分鐘,可是一看錶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他還樂的不行,定力真高,煉的真好。你要在其它法門修煉都說他煉的好,可是在我這塈痟N說他很可悲,很可悲!大家知道,我們修煉就要你自己真正的修煉自己,讓你自己真正的得功。所以你在定的很深的狀態下,你都要知道自己在這媟狴\。你會出現像提問題的狀態,不知道腿呀、身體呀、胳膊呀、手啊哪去了,甚至於自己的腦袋也沒有了,好像就有一個思想在。這個意識中這個思想,知道自己在這媟狴\,這是一個很好的狀態。再有哪,我們還可以有另一種狀態,就像坐在雞蛋殼堣@樣動不了,非常的美妙,可是知道自己在這媟狴\,也會出現這個狀態。

  弟子:我半夜醒來發現自己在做一些法輪大法的動作,自己感覺到法輪在旋轉、能量流很強?

  師:如果真是法輪大法動作那就很好,那可能是你的元神在煉,幫助你煉。如果是其它動作就有問題了。

  弟子:我在做前四套功法時體內有股力使肢體搖晃?

  師:我們有很多人很敏感。你的身體媄銂k輪在轉動的時候,隨著擺動,不要隨著他動。有的人不敏感,轉的力量很大他也感覺不出來。每個人的狀態都不一樣。

  弟子:我們曾經修煉密宗多年,現已有功能並能與大師法身相通,如果這些都是真的對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有輔導作用嗎?

  師:沒有輔導作用,而且沒有任何輔導作用。密宗是最低這層宇宙的如來之法理,怎麼能輔導宇宙的法呢?我跟大家講了,看的真的假的都很難說。即使看的是真的,也很難達到和我法身相通的成度,他不會和你這樣聯繫,是你自己以前學的那些東西給你演化出來的在騙你。所以要注意這些事,功能看不出誰高低,而是以心性區別一個修煉人的果位高低。

  弟子:對照老師大法寫日記檢查自己不足處可以嗎?

  師:我說也不一定把它記下來。你既然願意記就記吧,心媕Y知道哪媬糷F,我下次注意學法、提高自己就行了。

  弟子:讀師父專著時常常有幾行很眩目?一檢查正好是自己碰到的問題,是不是老師法身點化?

  師:這都是大法中帶的法力。每個字都是佛、道、神的法身。

  弟子:一段時間內每做錯一件事或說錯一句話都要受到您的法身的懲罰,但是在另一段時間內做錯了、說錯了話您的法身卻不管?

  師:總管你,你還做錯不知悔改,也不能總是這樣點化呀!另外再說一件事。很多學員老想和我的法身溝通,目地哪,就是想要問一些甚麼事情,修煉的如何如何。我告訴大家,你只管去修,該你知道的,你必然就會知道;不該你知道的,就說明你沒有到應該知道的時候。平時多看書看透了,你甚麼問題都解決的了,都在這上面。有些問題你自己認識不到也好,說有疑難問題也好,你要真的學了這個法之後,你發現你甚麼問題都沒有了,一個一個問題都迎刃而解。

  弟子:只要開功開悟就是正果,就能到法輪世界去嗎?

  師:悟有漸悟和頓悟。到最後真正完全打開的那個悟叫圓滿。但是有的人只能修到三界之內開功開悟的不叫圓滿,不能夠得正果。我說的是有的人不能夠下那麼大的努力,沒有那麼大決心去修,所以他達不到得正果,那就去不了法輪世界了。會有三界內開悟的,因為他就能修這麼高。修大法的不一定都去法輪世界,在更高果位圓滿的有更高的世界。

  弟子:人掉到這個物質空間中來是不是因為有情?

  師:不都是。上面沒有情,三界內才有情。你掉下來是因為你變的不符合上面的標準了,才掉下來了。而常人這個空間情是最重的。情是產生執著心的根本。

  弟子:如何區別附體、元神?

  師:你現在區別不了。不要老對這些事情感興趣,因為那個附體和你的身體會表現一樣大,你自己以前的身體今生也會表現出來,所以你根本就很難分的清是前世之身或附體。附體有的在身體堙A有的在外面。在頭上蹲著的,肩膀上蹲著的,或者趴在脖子後面的,這個比較好劃分。臥在身體堛漣A就分不清了。修大法的都不存在甚麼附體的事,那是絕不允許的。

  弟子:請問佛之上者如何稱呼?

  師:甚麼佛之上者?一般的常人永遠也不會叫知道那麼高的事。大體上我都講過佛道兩大家,在他們之上也是佛,也是道。你把它當作知識,你走出這個門,走出這個學習班,漸漸的用不了幾天你甚麼都想不起來。我講的這些東西,你只能知道個大概,而且你稀婼k塗甚麼都說不出來。不能修煉在腦袋記憶中就抹掉它,常人是不允許知道這些東西的。

  弟子:情在佛法中的真正涵義是甚麼?

  師:是宇宙大法、宇宙特性在最低層次的一種因素。我們過去一直沒有講這個根本的東西。在佛教中都講執著心,這個執著心、那個執著心,我們這堣]談到了各種執著心。但是哪,佛教中也沒有談到執著心的根本是甚麼,我們這媯馱j家講出來了,就是因為有情在。當然修煉到要想得正果,基本上這個情就得去掉。

  弟子:煉功時需要舌頭搭橋,戴上假牙無法搭橋怎麼辦?

  師:戴上假牙不影響,你嘴塈t一個鉛板也沒有關係的,功都能給你穿透的。這沒有關係,我們不是練氣而是煉功。

  弟子:您前世是誰?

  師:我就是李洪志。我可不是釋迦牟尼佛。

  弟子:您在過去講課中提到了法輪聖王和釋迦牟尼在妙法蓮華經中提到的法輪聖王是一個人嗎?

  師:歷史上釋迦牟尼佛確實提到了法輪聖王。過去釋迦牟尼佛多次講過法輪和法輪聖王的事情,後人在回憶釋迦牟尼佛講的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不能全面的把它反映出來了。所以後人也不能理解釋迦牟尼佛講的原義了,發生曲解。後來又產生了甚麼銀輪、鐵輪、銅輪等說法都是後人編造出來的。說釋迦牟尼佛轉法輪如何如何,那個事情釋迦牟尼佛根本就不是講自己轉法輪。釋迦牟尼佛預見到將來看見、知道這樣一件事情將發生在未來。

  弟子:晚上煉神通加持法一打坐時就昏昏欲睡?

  師:這是絕對不行的,一定要克服這個毛病,不然的話修煉的可能就不是你自己了。我們要明明白白的修煉。一坐就睡覺,其實沒煉功就是坐著睡覺而已,這也是干擾。

  弟子:在極樂淨土眾生沒有煩惱、沒有魔煉如何修行?

  師:我告訴你沒有煩惱是不能修煉的,所以在極樂世界堿O很難修煉的。

  弟子:老師的法身的法號?

  師:我的法身就是我,一體。這個不太好理解,沒有甚麼法號,就是李洪志。

  弟子:修煉中的疑問能和我們認為煉的比較好的老學員探討嗎?

  師:學員之間互相探討這沒有問題,很好。

  弟子:工作時無意中感覺到前額兩眉中間處多次射出粉紅光、藍光、銀白光?

  師:這就是開天目現象,各種現象多的是。有人說我們這個能量是光怎麼在我身體埵s在?我昨天看到一個條子沒來的及解答。我告訴你,看著是光是因為天目層次不高看到的表現而已,而它存在的那個物體是相當實的物質。你天目層次不高看到另外空間堛漸糽R體像光一樣,因為能量大嘛。如果你天目層次很高,你會發現那邊的物體要比你用眼睛看這邊的物體還要實。所以過去的修煉人才說常人社會是假的幻象。

  弟子:您說要去掉一切執著心,但您為普度眾生這本身不就是執著心嗎?

  師:這人糊塗啊!看一個人在水塈皉漱F,把他救上來這是執著嗎?我是來度你的,我不是來修煉的,你要分清這個事情。而且我是做更大的事,只不過在人世講法而已。

  弟子:為普度眾生脫離苦難心生慈悲這算不算情?

  師:你現在的基礎上談慈悲實際上是情的作用。慈悲不是情!常人是有情在的,昇華上去之後沒有情,你才能真正理解甚麼是慈悲。

  弟子:天目比較高的人經常告訴學員煉到甚麼成度了?

  師:他是破壞法輪大法。我告訴大家,我們到甚麼時候也不要聽信這些。一個人煉了多高了,絕對不會隨隨便便的讓誰去講的。有的人在顯示心的作用下就喜歡講這些事情,天目開了,你也不一定看到他修煉多高了。極特殊的確實很不錯的,真能看到了他不會說。我們互相切磋,說你哪個地方功怎麼樣了,煉出個好東西,這倒是可以的。你這個人煉多高了,我多高了,你多高了,他多高了,這就是破壞法。絕不會讓他看這種現象的,那不是助長人的執著心嗎?攀比呀,互相之間甚麼現象都會出現的。我還是這句話,大家到甚麼時候都要以心性修煉的高低為準。心性不高的才會幹這些事,那麼心性不高功會高嗎?功不高能看準嗎?

  弟子:新學員在班上已得到師父給的法輪、氣機、法身,都是極其珍貴的,根據宇宙不失不得之理我們由此應該付出些甚麼?

  師:那法身是保護你的,可不是給你的。其實我就是叫你得法,叫你修煉,叫你返本歸真,就要你這顆向上的心。

  弟子:密宗中的法輪和您講的法輪有區別嗎?

  師:不是一回事。它那個法輪是意念,而且是人為意念控制的。我這堿O真正的、有形的、實體的。

  弟子:我在香港參觀了天壇大佛,請問老師現在社會為甚麼建這麼大的佛像哪?

  師:那是常人想做的事情。現在這個佛教中有許多人還想建更大的廟,這都是常人的事情。

  弟子:如果有人修成圓滿在上面能否看到大師?

  師:你只要真正修,不用你圓滿你都能看的到的。當然圓滿就更能看到了。

  弟子:甚麼是專修弟子?甚麼是真修弟子?

  師:專修弟子就是像寺院中那種修煉形式,就屬於專修弟子。真修弟子就是真正修煉的弟子。

  弟子:我是一個學生平時打坐來看書或者作業可以嗎?

  師:平時打坐來看書或做作業,那你只能是單一的練練盤腿,那就不算煉功。反正也有好處,能使那個腿盤的時間長,只是單一的練腿。

  弟子:三花聚頂時元嬰是否和本人一樣大?

  師:那是不可能的。三花聚頂的元嬰也就是長的像一、兩歲的小孩子大小,還得煉的好的,有的像幾個月的小孩子似的那麼大。

  弟子:生命體產生和宇宙特性同化應該只有真、善、忍,怎麼還會有先天性格哪?

  師:性格是人的性格問題。說這個人就好急,性格比較急,幹甚麼事快;那人就是慢性,幹甚麼事就是慢。性格是性格,這是兩回事情。為甚麼本源物質會組合成不同物體,有木頭、有鐵,是一回事,但特性都是真、善、忍。

  弟子:您打的大手印是不是跟傳法的涵義一樣?

  師:因為那個講的就比較高一些,反正是人得法不容易,這個緣份來的也不容易,就是叫大家別錯過這個機會。

  弟子:人能否修到超過生他元神的他父母所在的層次?

  師:你現在不要想入非非。我告訴大家,你還不知道你現在低到甚麼成度,你還敢想那麼高的事情。一個人能夠修多高得看他自己的承受能力;看他帶的這個德和業的物質的比例。也就是你的根基和你自己的忍耐能力,這些因素決定你能修多高。所以你說我就想修那麼高,你沒有那個承受力,到時候你會瘋的。但也都不是絕對的,只是你現在是人的思維。

  弟子:赤橙黃綠青藍紫有色無色代表著不同的層次,從哪些方面能看出來?如果天目沒開能從臉上膚色看出來嗎?

  師:那看不出來,這不是常人看的事情,所以人的眼睛就看不出來。

  弟子:我以前學過某某功出偏,總有物體在我體內亂竄,誤入歧途。現在決心修煉法輪大法夢見某某來干擾?

  師:你想修啥煉啥就看你這顆心了。全是自己說了算。你修大法的心很堅定了誰也干擾不了,也不允許再干擾了。我也不允許了。

  弟子:元神很年輕能否修到很高?

  師:這不在元神年不年輕、年不年老,不在這個。

  弟子:聽了大法之後知道修煉是很緊迫的事,怎樣才能增加勇猛精進的大忍之心?

  師:能不能忍,忍到甚麼成度那都是你自己說了算。增加忍的能力沒有甚麼訓練,那都看你自己在吃苦中的承受能力。心中有法,慈悲對待周圍的一切,碰到甚麼事可能會做的好一些。

  弟子:功身、法身有甚麼不同?

  師:你們不會有功身的,以後也不會有。修煉圓滿之後只能夠有法身。宇宙中的一切生命都沒有功身。

  弟子:去各種心的考驗在世間法中過一遍,到了出世間法是每到一個果位過一遍,還是一個果位的上中下層各過一遍?

  師:人在修煉過程中大體上給你安排的整個這條路,就是一直到你開悟就是一個修煉過程,要在這修煉過程中把你所有的心全部去掉的。不是說甚麼世間法那麼一層,出世間法那麼一層,一直到你圓滿,都是這樣給你安排的。

  弟子:宇宙中的成、住、壞是否就是要把所有壞的東西全部炸掉從新組合?

  師:過去是這樣的,壞的就毀掉再造。人類多次毀滅過,有些人也理解不了。你不能站在常人的角度考慮這些問題。我那天講了個道理,我說相當高相當高層次的那個佛道神看人那簡直太渺小了;而相當高的那個大覺者看如來都是常人;而更高更高的那個大覺者他要看人,那就像連細菌、微生物都不如。那麼人類的道德要敗壞了,地球像一個蘋果一樣,這個東西爛了,扔了它這不應該的嗎?不在那個境界中很難體察到這些。

  弟子:請您給我們真修弟子淨化主元神?

  師:該做的我都做了,你不要亂想,有些事情你不明白。將來你們是最好的。

  弟子:過去有的人用觀音的香預知事情,現在用師父的法像給觀音像開光後香譜還可用不可用?

  師:你用那個香譜幹甚麼哪?那不是常人的做法嗎?修煉的人你預知甚麼?你想知道甚麼?你有沒有難?你好躲過去,躲過去了你就提高不了了,那還怎麼修?看你發不發財?你做好事情,你工作做的好或者是生意做的大,自然就有。這些事情都是常人的事情,不是修大法者所為。小道當然可以用。

  弟子:您講專修弟子的修煉如同寺院中的和尚修行,那麼這樣脫離了常人社會如何魔煉心性?

  師:專修弟子怎麼修的問題,我們沒在這個班上講,那是將來的事。專修弟子也得到常人中來,過去和尚有雲遊,要在常人中吃苦要飯的,不得存錢存物。在常人中雲遊這都是在常人中魔煉的好機會。

  弟子:練雙盤時是否可以將腳先盤好後用帶子固定著練?

  師:這個我們沒有特殊的要求,根據自己的狀態吧。

  弟子:國家……?

  師:另外有問國家的事,常人中的具體事情,我不能夠給你解釋了。有些牽扯到政治問題的你也別來問我,我們向來不干涉政治、不干涉國家法紀的。我們煉功人怎麼做、怎麼叫無為、應該怎麼做,這些事情我們都講了。

  弟子:人人有心法的約束人類成為佛家淨土有可能嗎?

  師:人類的道德水準都回升,這是有可能的。不但有可能,這是必然的,從現在來看是這樣的。要說都能成佛那是不可能的,人的心性高低不一樣,承受力大小也不一樣。人類社會一定會存在,因為它是大法從上到下最低一層法的體現,不會變成天國一樣的。

  弟子:煉功人如果骨折?

  師:有的人也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也不正經煉,也不按照那個心性要求自己,你也不是法輪大法修煉弟子,你甚麼事可能都會出的。噢,到時候你說法輪大法弟子骨折了。我告訴你真修的一般不會出現骨折。個別的如果前世欠下了這種業,也很難說,所以要注意。輔導員不要強化新學員煉功,一強化也會出問題,這不是我的做法。大法也講自心的改變,強化不就是強制嗎?一定要特別注意這個問題。

  弟子:自我和一些新朋友介紹法輪大法後,我覺的自己的心性和身體狀態差了,是不是和別人講了?

  師:這個你是自己感覺吧。有些人他想學,你一說他就想學,你不會有甚麼狀態差了不差的感覺,那是在淨化身體的狀態,消業的表現。

  弟子:我是一名中學教師很想教我的學生們煉法輪大法,不知對否?

  師:那當然對呀。理解不了那麼高,還可以鍛練身體的。能夠真正理解這個法,都做好人,人心向善,我說那不是大好事嗎?他要想往高層次上修煉,那我說你還積了大功德了。

  弟子:在搬家時不小心把老師的照片擦壞了?

  師:無意的,誰也不會怪你。

  弟子:如果生活在我們周圍的人問我關於煉功的事,能否告訴大家並教他們煉?

  師:大家有這個願望想要學,那你就教吧。人家主動問你還不教嘛,洪揚法嘛。

  弟子:為甚麼我談完法輪大法後由非常誠心而變的對法輪大法功理有點懷疑了?

  師:這有多方面原因。你的悟性啊,你的思想業力,自己理解的不深,你跟別人談的時候別人不相信。因為你也剛學,對你的干擾可能也有這方面關係。一般外面的干擾很小,都是你的思想業力和你自己對大法理解不深造成的。加上別人的不相信,可能會使你產生這個想法。

  弟子:在冬天煉完神通加持法把腿搬下來後身體感到很冷,這種現象正常嗎?

  師:初期煉功的時候不會一下就達到很高的境界。坐在那兒身體很舒服、熱乎乎的,初期不會這樣的。在煉功初期階段,你身體是有業力的,這個東西是黑的、是涼性的。煉功就是消業,感覺到有一些涼、冷,有這種現象存在。再加上冬天,你的身體不會很快的一下子就改變了,那也不可能的,以後就會好。

  弟子:自己以前沒有守好心性現在開始修是否還來的及?

  師:現在不是有很多新學員都是剛開始修嘛。但是哪,確實應該抓緊,特別年歲大的。

  弟子:看到人家有困難時幫助人家是自己的業力轉化為德還是拿別人的德?

  師:你看到人家有困難幫助人家,行善、做好事嘛。當你幫助人家做好事的時候,如果這件事情很難,你會吃苦,你自身的業力會得到轉化。一般主動幫助人是自願的不會轉化德。這件事情是有一定價值的,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另外經常有難也可能在還業,或者有甚麼因緣關係,修煉的人把心用到這上邊那會幹壞事的,因為你看不到其中的因緣關係,所以我們才叫煉功的人要守德、無為。我們講的還有這樣一層意思:人家常人講積德、積德,那是常人做常人的事情,他是由常人那層的法約束的。而你是由修煉這層法約束的,執著於這些就不對。

  弟子:如果真修法輪大法老師是否把魔難安排到得正果修成?

  師:是。人在修煉過程中都得有難,而且難是自己造的業,從難中提高你自己的心性。你會碰到各種麻煩事情,你怎麼去對待呀?你怎麼體現出你是煉功人哪?不和別人一樣的見識,所以在整個修煉過程中都會碰到這樣的問題,一直到你圓滿。而且一直到圓滿為止,都體現著你對法能不能夠堅定的問題,會出現對這方面的考驗,根本上對法你都不相信了,那其它甚麼都談不上了。

  弟子:對中下根基的人來說,比較起來極樂世界和法輪世界哪個容易修煉?在宇宙的中間大道修的快,還是邊緣上修的快?

  師:大法修煉不能和其它比較。在修煉過程中,無論你怎麼修都是一樣要求的,標準要求一樣。修到多高你會得到多高的層次,那在宗教中就叫作果位,得到多高的果位。

  弟子:廣州有很多人供關公是否可以用您的照片給關公開光?

  師:關公,在歷史上佛教把它叫作伽藍菩薩,但是是人拜出來的。那為甚麼道家也供關公啊?那是他的副元神修成的。還有一些個做生意的人也供關公,把它當財神,上面全是人拜出來的,或者是附體動物。你用我法身開光為甚麼?佛可不管你發財的。可能你有難時佛、菩薩會幫你,還得幫助那些個根基好的,或者是修煉的人。真正挽救你從常人這個苦海中脫離,可不是要給你發財。一個人甚麼病都沒有,甚麼難都沒有,舒舒服服的,比神仙過的都舒服,讓你修煉你都不去了,那還得吃苦。上甚麼極樂世界呀?這一下子夠極樂的了,哪有這種事啊。人生生世世造的業不還行嗎?要還業怎麼會有好日子過呢?其實那麼你拜出來的這些個東西也好,或者是那些個附體,亂七八糟這些東西,它可不是無條件的幫你的。它要索取的,從你身體上索取的,所以你別看發財那可不是個好事。當然人有沒有財這是複雜的原因,不是求來的,是自己前世帶來的。

  弟子:親情、愛情、友情與慈悲心所產生出來的愛之間的尺度應該如何衡量?

  師:你現在還體察不出來人沒有情是甚麼滋味,也就不知道甚麼是慈悲。你現在想像的慈悲還是出自於情,所以你體察不到。人的甚麼妒嫉心、歡喜心,爭鬥的心,甚麼不服氣的心,害怕的心,反正是各種慾望、各種東西的執著都得去。喜歡與不喜歡,做甚麼事情,愛好與不愛好,想吃甚麼不吃甚麼,高興如何如何,不高興如何如何,一切都來源於這個情。人就是為了這個情而活著。那麼沒有情活著的高級生命那是甚麼樣啊?一個個的都橫眉冷對了,不是這樣的。人要去掉這個情,慈悲心就顯現出來了。而大覺者為甚麼能度人呢?因為他有慈悲,他可憐眾生。

  弟子:為了練盤腿睡覺仰臥時而盤上腿?

  師:這個我們倒不反對的。我壓壓腿,或者自己採取甚麼辦法練腿,但是我們可不主張大家都這樣做。另外欠有這方面業力的人,還有人修起來很慢,老是也提高不了,悟性也上不來,他光是煉動作。就是這些人他真的用甚麼東西去壓,或者是採取甚麼強化的辦法,「啪」一下把骨頭弄折了。那還給我們造成很大損失,別人會說是煉法輪大法煉的。所以我們可不能千篇一律的要求大家這樣做,因為每個人的各種情況很複雜。

  弟子:有時做夢會成為現實這是否……?

  師:晚上做個夢,第二天好像是、或者是過幾天之後,這個事真的出現了。或者是我們在做一件甚麼事情的時候,感覺我好像是以前做過這個事情,記憶中沒有做過,可是又感覺自己甚麼時候做過這個事情,很多人都會有這種感覺。在你的生前,或者在很早以前你做過這樣的事,那也可能是你提前進入了你將要發生的那件事堨h了。看到了就是這麼個原因。

  弟子:有時真和忍衝突,如明知有人說假是依真指出來還是忍?

  師:還是我說的那句話,作為一個煉功人守德而不失德。目前的常人已經都是這樣了,變的張口就是假話了,這是常人的事你也管不了。你給他指出來說到他痛處,他可真是恨你,恨你咬牙切齒的。所以我們如何把自己修煉好了這是第一的。真的碰到甚麼大的壞人壞事了,大的原則性問題,殺人放火你不管,我說那是你心性不好。就是看你怎麼看待這些問題。

  弟子:法輪大法學員是否可以學刮痧?

  師:修煉法輪大法你搞這個東西幹甚麼?你自己刮還是給別人刮?我告訴大家,那是巫術,過去在我們東北跳大神才幹這個事的。跳大神,瘋瘋顛顛的,跳大神是附體,他才幹這個事。

  弟子:練武術的人同時修煉法輪大法會不會受到破壞影響?

  師:不會的,純粹的武術不會的。但是有一些個道家的武術它是帶有內修的東西,所以會干擾。比如太極拳、形意、八卦之類的就不能練,你練就混進去。它屬於氣功,那麼我給你下的這套東西就會亂。當然我也不是非叫你煉法輪大法,你覺的太極好,形意、八卦好你就去練。但是我只是告訴你個理,煉功、修煉它是個嚴肅問題,要專一的。

  弟子:我煉功時有時無意識的看到自己身體旁邊有一個和自己一樣的影子在煉功?

  師:副元神一般的不讓他離體修煉,都是和你在一起,和你同時修的、同時煉的。當然也不是絕對的,可能有個別的情況,給你調整身體期間他出來是可能的。

  弟子:在開班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吐了一團團似木頭纖維又似爛布的東西,接著幾天都吐血、都有血咳出來?

  師:這還不好嘛。就像我講的,有的人連拉帶吐的,反正是要給你身體內臟都要淨化下來的,你才能真正修煉的。不淨化下來,就這個髒的身體,根本就出不了功的。所以這個現象非常好,有的人拉出像血塊子一樣的,連膿帶血的。我告訴大家,就是我們人甚麼都吃,甚麼不好事都做,那個身體搞的很糟了。反正是都得弄出來淨化下來,大家以後好好修煉吧。有很多人不修煉將會得惡性病的。修煉後調整身體時都排出去了。

  弟子:達到三花聚頂是否可以擺脫生死?

  師:我們法輪大法修煉到三花聚頂這個層次的時候,是走在世間法修煉的最高層次了,但是還沒有走出三界。那麼再往前修煉下去,他將進入到淨白體狀態,身體完全被高能量物質轉化。到了這個時候,那才走到了世間法與出世間法的中間過渡時期,那麼很多事情都在這個過渡時期給你做完。當然你走出世間法修煉的時候,你才真正的脫離了生死輪迴出三界。

  弟子:打坐時忍受的成度很難忍受,再忍下去繼續打坐那是不是執著心?

  師:不是執著心。你在忍受時是忍受的痛苦,你在吃苦,你在付出。那不是執著心,那是消業。過去有些人不明白,他在那煉打坐盤腿,他腿一難受了他的腿就蹦下來,活動活動再煉;然後一難受他的腿又蹦下來,活動活動再煉。他以為這樣煉挺好,其實啥作用都不起。真正打坐往那一盤腿很疼的時候,疼的很劇烈的時候,發現那個很大很大的業力在往下消。消下去了這種物質不滅,它會轉化成白色物質。因為你付出、吃苦了,它會轉化成德了。因為往往打坐是陣痛,痛一陣子簡直受不了,一會兒它又緩過來了;一會兒它又開始痛。它和修心性是連帶的,所以它會鬧心。勞其筋骨,苦其心志,打坐時鬧你這個心,鬧的不行了,就想搬下來,這不是忍。

  弟子:按您要求認真修煉心性,今世就一定能煉出出世間法嗎?

  師:誰能這樣告訴你呢?你有這個決心嗎?你的承受能力、忍耐成度得你自己說了算,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弟子:白天守住了心性的某些方面,可夢媕Y沒做到?

  師:白天,明明白白的守心性那當然是很容易,考驗你的這個心性修的紮不紮實、守的紮不紮實。在你睡覺中,或在定的很深的定力當中去考驗你,那是最準的,看你紮不紮實。誰都會出現這個問題,守不住那就說明還不太紮實。

  弟子:有附體的人來學法輪大法是否附體就被殺死?

  師:我們這個法不准這些動物來聽,它不敢進場,進來我們就要處理的。我們都是第三天徹底給學員清理身體。

  弟子:煉功入靜後看到一些動物向自己靠近或在一邊觀望?

  師:你就不要管它。它要到你身邊來,你就喊一喊老師的名。它是好奇想看一看也不用理它。不准它靠近的。

  弟子:在煉第五套功法柱狀加持時兩掌之間有股氣流很強?

  師:加持是加持那種能量團,就是各種功能,它大多數是球形、球狀的功能。這類功能是最多的,那個功能上萬還不止。掌心相對這樣是加持柱狀的,打出像激光一樣的,甚麼掌手雷的。手中間就是有股氣流很強烈的,有的人敏感,有的人不敏感。

  弟子:您所說的副意識是否是平常所說的靈魂?

  師:不要用過去的那種名詞來往這堮M,我是結合著現在人體科學和現在這個科學在講這個東西,講的再明白不過了。甚麼三魂七魄呀,或者是如何如何,很籠統的。你的五臟六腑都是你這個本人的形像;你的身體的每個細胞都是你本人的形像;你的每個功的微粒都是你本人的形像。他說的甚麼三魂七魄指的是甚麼,很籠統的。而且你有你的主元神、副元神。我剛才講的可不是甚麼迷信。我們現在科學就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了。小白鼠切片,把它的細胞,切下來的一塊細胞,用甚麼傳導,離遠距離的上千里的接收到之後,細胞顯現的圖象就是那個小白鼠的形象,一個細胞。這不是我講的玄而又玄的,現在科技發展到今天有許多你認為是迷信的東西,現在都被證實了是科學。科學沒有發展到那一步或者是我們認識到而沒有普及開來的東西,不見得它不存在的。

  弟子:在您講課中看到前面一片黃色菊花代表甚麼意思?

  師:你看的是一團一團的黃光,而不是菊花。那個黃光媄鉿雀孎恣A咱們這個學員根基很不錯的。

  弟子:我是一個科技工作者千里有緣來聽您傳授法輪大法,在幾次的聽課中我都看到了您的法身,心堳黹矽部A但一會兒又沒有了,是否是歡喜心的結果?

  師:不是的。很多人恍恍惚惚的無意中都看到了一些個景象,為甚麼又看不見了呢?因為你看到的時候,你思想一意識到我看到了,我想仔細看一下,就沒了。你一想仔細看就是動了眼睛了,因為你已經習慣於用眼睛看東西了。你無意識下用天目看東西時睜眼和閉眼是一樣的。有人習慣於閉眼看,有人習慣於睜眼看,所以你想要仔細看一看眼睛動了。你一動眼睛就又走了視神經而沒有走這條通道,所以你就看不見了,就是你現在還不會用的。

  弟子:不同的人是不是只能修到不同的層次?

  師: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我跟大家講了,他有個忍的問題,這不是絕對的。

  弟子:是否可以在海外雜誌上刊登、宣傳老師法輪大法?

  師:洪揚法輪大法,幾年來我沒有主動做這樣的事,但是都是學員主動做的。我們連寫稿的人好像都很少,報紙上都很少登。我們學習班辦的這麼大,都是大家親身受益了,感覺法輪大法好才來的。今天參加一個人,下一次就是一家人,再下一次就是連親朋好友都帶來,都是這樣多起來的。大家自己覺的好,我說這個說服力最強,要比那宣傳還要好。當然宣傳也是必不可少的,過去很少有人幫我們做這件事情。當然主動做也是我們學員自己做的,可以做的。

  弟子:如果我家媥i狗能不能在家媟狴\?

  師:這些東西,很容易得靈氣。得了靈氣它就要害人。佛教過去有句話,叫不殺不養。這個事也別看絕對了,就是我們能夠怎麼樣把它處理好了就行了。

  弟子:這幾天無論我走到哪堻ㄦP覺到法輪大法的音樂聲?

  師:那很好,這叫天耳通。天上也在聽這煉功音樂。

  弟子:不能在資料彙編上劃線和註解嗎?

  師:有些我寫的東西或者我說的,大家別往上劃。特別是《轉法輪》那本書,我們好多開了天目的人看,說冒著金光,每個字都是我的法身。人是有業力的,沒修出世間法的弟子身體也是不純淨的,你上去劃那一筆黑乎乎的,因為你的身體還沒有達到高度淨化的。每一筆都是你自己的形像,同時帶有業力。

  弟子:我是一名軍人,有時出差旅途一兩個星期不能煉功,會不會把法輪收回去?

  師:這不會的。那是因為你的工作。這個修煉,修才是第一位的、最主要的。說你這個人是個法輪大法修煉的人,有嚴格的心性要求自己,平時我們做的很好,因為工作外出一段時間,你的法輪,你的功,不但不會減弱還會提高的。為甚麼哪?因為我講了,真正決定你層次高低的功是修出來的,而不是煉出來的。我們通過動作手法去煉,只不過是把那個現有的東西加強,加持他。我們以前也有不少人出差了,一出差半個月,回來一看這功還長了。說我走到哪都是個好人,都在用這個法來要求自己。回來後多煉功補上就是了。

  弟子:參加過戰爭的人能不能修煉?

  師:這媄銧ㄢo樣一個問題,過去宗教中講,殺生之後特別是傷了人命之後很難修煉的。有一些個戰爭年代過來的一些人,還有一些個上過前線的,怎麼對待這個問題?我告訴大家,我們講的去人執著心,都是人發自自己主觀願望,自私的,在常人社會中執著心造成的殺生。像戰爭這類情況都是屬於天象的變化、社會的變化帶來的。你只不過是天象的變化、社會變化運動中的一份子,要沒有這個份子的作用,還不能構成這種天象的變化。所以這個問題大家要把它分開,這是兩回事情。

  弟子:聽說神話小說《西遊記》是一本修煉的書?

  師:倒不是甚麼修煉的書,它寫了一個很生動的修煉過程。這個故事講九九八十一難,遇到很多魔難,魔難的形態不一樣。他就是那種形態魔難的修煉,直到他最後差一難還不行,那一難還得補上,就是這個意思吧。

  弟子:男的學盤腿是不是需要左腿先盤、右腿後盤?

  師:男的單盤左腿在上右腿在下;女的是右腿在上左腿在下。雙盤就是從外面把底下那條腿搬上來就是雙盤。為甚麼要男的左腿在上女的右腿在上呢?結印也是一樣,因為男的是屬於純陽之體;女的是屬於純陰之體。煉功要講陰陽平衡的,抑制你的純陰或者純陽,增強你的陰和陽,使陰陽平衡。說你是女的有利於發揮你的陽抑制你的陰,它有這樣的一個作用。

  弟子:聽您講法錄音帶,有天早上我躺在床上沒睜眼聽見有人在我床邊說話,忽覺的渾身好沉不能動,接著我的顎骨被人用力的擠壓,起來發現原來閉不緊的嘴巴自然的合上了,後來別人見了也說顎骨低了?

  師:這是幾個法身在給你調整身體。

  弟子:每當我對著鏡子煉功時,閉著眼睛經常無意識看到鏡子中自己的影子和黑白照片底版一樣?

  師:天目剛開的時候看東西是黑白的,看白的是黑的,看黑的是白的。

  弟子:煉靜功盤腿難忍但又不想拿下來,想老師的話是加意念嗎?

  師:那不是加意念。想起老師的話增強我們的忍,要堅持,那不算你甚麼意念的,是精進的一個方面。

  弟子:在煉功點上老學員說我身上有東西?

  師:不要聽人家亂說。很多學員天目開了之後,自心出幻覺,而且他把附體和前生帶來的形象分不清。但是那個形象也不一定就是你的主元神,還可能是副元神的形象,所以他根本分不清這些事情。不要聽有些學員亂說。分不清亂說就是亂法。

  弟子:我有時遇到解不開的難題時對著老師的照片看,這時老師的照片就會閃動,法輪周圍也會閃動,每當這時我便會流淚,心情也會好起來?

  師:這個是一種現象,真修弟子各種現象都會遇的到的。鼓勵你精進。

  弟子:我們是否可以用真、善、忍的標準來檢查任何一種功法是正法與邪法?

  師:那當然是啊。宇宙的特性就是真、善、忍,不是我們功專有的。這就是宇宙的特性,我們是按照真、善、忍去修的。不符合真、善、忍特性,不符合宇宙特性的,那都是邪的。

  弟子:只有氣機,但我刻苦修煉要多長時間才能形成法輪?

  師:那要看你自己能吃苦不能吃苦,下不下決心去修了。如果你真的下決心,橫下心修,你真行了,真知道以前自己的錯了,而且做的更好,我想說不定還給你個法輪,那都可能的。就是這些事情不是絕對的。

  弟子:在修煉的路上遇到過許多魔難,這樣的人經過努力是否都能修煉法輪大法?

  師:法輪大法只要你想修有緣份,誰都可以來修的。我們這堭j調不想修的,你就不要強拉他來,說人家不感興趣,不相信你非要說走吧,非要拉人學,我說這不行。

  弟子:附體跟本人二十八年,學法輪大法後至今未離開怎麼辦?能否修成正果?

  師:跟了這麼長時間,你也不驅走它。你學法輪大法的目地是不是要驅它?就是為了來驅走它來學法輪大法,這是有求而學。這個法傳出來是叫人真正修煉的,連調整身體,給你去了病目地都是讓你修煉的。你說我就是來求治病來了,我們都不能給你做這些事情。我這不是講一般的氣功,都是更高層次上的東西。自己想一想自己如何對待,有些事情都是自己的問題。別說二十八年,二千八百年也是一瞬間的事。

  弟子:為甚麼平時對心性的事可以忍,到了睡夢中就忍不住了?

  師:就是還不紮實,真正修煉是個非常嚴肅的事。你說我在常人中有意無意的,反正是隨隨便便的,那麼你睡夢就過不了關。

  弟子:主動關心幫助周圍的同事、朋友與老師講的無為?有無矛盾?

  師:還是那句話,現在叫你放下所有的有為事是不可能的。你現在儘量自己去悟、自己去做,逐漸的很多事情會能夠都放的下,一點點來。幫助周圍人得法可是另外一回事了。

  弟子:轉大法輪是甚麼意思?

  師:那就是轉大的法輪。大到甚麼成度?反正他就是相當的大。我要在多大的天體中正法就轉多大的法輪。

  弟子:人家所說的陰陽眼看到鬼魂,這人是開了天目嗎?

  師:反正我告訴大家,你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東西,就是你天目看的。當然這個天目主通道在這堙A還有一般人在山根部位看的比較多。當然有個別人也能夠通過眼睛看的。

  弟子:我打坐時有時上身往後仰、兩腿往起翹幾乎坐不住?

  師:這就是你像我講的那個脈通,往後仰就是你身體前面通好了,後面沒通好就感覺到沉了。都通好了身體就往上拔,就有要起空的感覺。

  弟子:煉功要專一有個問題我不清楚,煉法輪大法的人可否還保持某些原有生活愛好?

  師:你現在可以這樣做,說今天讓你七情六慾一下都放下了,你做的到嗎?根本就做不到的。因為有些在你的觀念上都已經形成自然狀態了,所以你都體悟、體察不到自己那個不好的心態了,就是說大家在修煉過程中,你要嚴格要求自己,慢慢的去掉各種執著心的,會慢慢提高上來,那時連你提的問題想起來你都會臉紅。

  弟子:法輪大法曾在不同時期人類劫難來臨時拯救過人類嗎?

  師:我講這麼個道理,說人類來到危險時期也好,或者是有劫難也好,我們雖然沒有講它,但是我們也看到了,人類不能夠道德這樣淪喪下去,淪喪下去當然是危險的。那麼我們今天做的這件事情,大家想一想,往高層次上傳功本來就是度人。甚麼叫拯救人類做好事啊?我在力所能及的做我的事。你問的事情太高,不能明示。

  弟子:忍與好好先生區別之處在哪?

  師:好好先生怎麼理解?你給他劃的標準是甚麼呢?說這個人在複雜的環境中,要是管一管誰都會被攻擊,看到都是這樣,也沒有辦法,不如委曲求全。作為一個常人,不想引火燒身,我想這個人還不一定是像你所說的那個好好先生。說有這個能力不去管,我說那才是好好先生。那麼我們講的這個忍,是忍你自己各種慾望和執著,少給你帶來不必要的煩惱,這也不是甚麼好好先生。

  弟子:如遇到某些生命危險?

  師:你要是真正修煉的人,在安排你今後的修煉道路時不給你安排這些東西。一切事情都有因緣關係,不是偶然存在的,不給你安排它,你就遇不到。它與你修煉有甚麼關係?與你修煉沒有關係的,我們儘量都不安排。真的把你殺了你還能修煉嗎?但是有一點,不能修煉的常人,或者他不努力的人,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人,也不嚴格按照法要求自己的人,這樣的人還不是修煉人,那麼常人遇到啥他還會遇到啥,他就是常人。

  弟子:心緒不寧的時候能否煉功?

  師:心情不好的時候不能煉功。你也入不了靜,你在那呼呼生氣,你做到了真、善、忍那個忍嗎?你也沒有做到啊?那你煉他幹啥呀?是不是?忍不是生了氣才去忍,而是根本就不生氣。

  弟子:別人的思維進到我的頭腦中來使我不能入靜,甚至於睡覺也睡不好,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事?

  師:有一種功能,能夠知道別人的思想,也叫他心通。說你能知道別人的思想,本來是好事,但要把握好自己。現在人的腦子堿し艤a事都想,甚至不認識你,一見你面都不想你好事。所以你儘量不要管那些事情。就像我今天坐在這堙A我這麼苦口婆心的跟大家講,場媯o出甚麼想法的人都有,我根本就不去感受你的。

  弟子:本人在煉神通加持法時,有時有些甜的東西落到口中不知何物?

  師:那是你周天運轉的時候從脈堿y過來的東西,你感覺到的東西。不都這樣,每個人的狀態不一樣的。

  弟子:閉上眼睛稍一入靜就像做夢一樣,大腦中出現一個比較固定的景或人,古代的現代的都有是不是幻覺?

  師:這也不是幻覺,就是你天目的原因造成的。

  弟子:人的執著心是不是一種習慣思維?

  師:對一般常人來說已經形成自然了。反正是張口就是個人的利益,腦袋一動就是個人的利益,都形成自然了。但是它不是先天來的,這是後天形成的,這種不好的東西多了,把自己逐漸變成一個複雜的思想。

  弟子:本人以前是練其它功法的,有一天在看《科學與氣功》雜誌時看到了老師的照片便產生了一種愉快的感覺,突然有某種東西從百會進入腦中,於是便轉學法輪大法?

  師:就是說你根基很好,有緣得大法。你一產生好感、想學,那麼就幫了你了,我的法輪到處都是。

  弟子:法輪大法書籍和磁帶等基調為何為藍色?

  師:這個倒沒甚麼特殊原因,因為用常人的眼睛去看宇宙,發現天空是深藍色的,藍藍的,所以我們就用這一層意思。因為本來法輪大法是按照宇宙的特性在煉,按照宇宙的演化原理在煉,是這麼大的東西。我們就表現這個宇宙的顏色這樣一個意思。但是又不是絕對的,因為這個顏色用人的肉眼看是這樣的,這個空間是這樣的,另外空間可不是這樣的;而且它還有其它顏色的變化。

  弟子:在煉神通加持法結定印後,有時會重打一次開始煉功的手印或做一些個其它動作?

  師:這就不對了。給你重打一次,那意思是你看看,這不是邪的,緊接著就給你來邪的。大家千萬記住了,你要自己明明白白的修煉。這話我說的都很重了,我帶著很強的功往你腦子堨插A而有的人他就是不行,他就放不下那點歡喜心。一來了一種甚麼機帶動他練,哎喲,歡喜心馬上出來,高興起來了,他就隨著練去了。那是你明明白白煉的嗎?是你主觀上要煉嗎?你給誰煉呢?誰煉功誰得功這問題多嚴重的問題呀!

  弟子:老師強調集體煉功是不是為了避免邪魔干擾?

  師:不是的。你有我的法身,有法輪都在管你,就說這個意思。我們集體煉功是為了大家遇到甚麼問題可以互相切磋、互相探討,能夠更好的提高,是為了這個目地。

  弟子:我平時在家煉功時心性較為平靜,也有少數不好信息干擾我的心。一年來一直盼望著見到你……老師我想我是不是有低靈附體現象?

  師:煉法輪大法的那來的低靈附體呀?是生前的緣份所致。你不學大法,只想見我,這又是執著,所以拖了一年多還不悟。

  弟子:有時躺在床上突然全身麻痺像有人壓著手腳動彈不得?

  師:我們好多人煉功會出現手好像不能動了,身體不能動了,這種現象那也是一個很複雜的好現象。人煉功會出現這種狀態,有一種功叫作定功,也能夠使自己感受到。所以我們有的人突然感覺這手動不了,這是一種現象。還有一種現象就是你的主元神離體了。還有師父在給你調整身體時有時也會把你定住。

  弟子:為了入靜念老師的名字?

  師:我講了靜不下的原因。念名字,能好一些,也只是起到一念代萬念的作用。要根本清靜得去人的執著心才能達到。

  弟子:老師講的真、善、忍的道理和我們天主教《聖經》中的道理異曲同工,這是我的感受,所以我一邊信奉我們的耶穌基督一邊做法輪大法?

  師:允許你對大法有一個認識過程,以後你明白了再說。

  弟子:煉功中看到有甚麼傷害自己的時候喊老師的名字?

  師:對,是這樣做。煉功中發現有甚麼可怕的你可以喊我的名字,不過你不喊它也傷不著你。喊名字本身也是對大法和師父信與不信的問題。其實法身一直在看著哪。

  弟子:我這次在廣州學習法輪大法後回去組織家鄉人一起學可以嗎?

  師:當然可以。你可以組織家鄉人學,如果學的人多了,掌握的好了,你還可以組織大家成立一個煉功點。洪法就是度人。

結束語

  這個法到今天為止我們就全部講完了。再多能不能講?分開去講還能講,我坐這媮縣@年也能講,可是對我們以後修煉沒有好處。有許多問題是靠大家悟的,具體問題我也不能給你講的。具體問題我都給你講了,你去悟甚麼?你去做甚麼?你修煉的機會、環境都沒有了,條件都沒有了,所以大家碰到具體問題要遵照這個法去做,如何做好。我應該給大家講的基本上都講出來了,還可以參照其它學習班中我講課的錄音。這十堂課的時間,我給大家講了許多東西。在這個班上我對大家負不負責任,大家自有公論,這些問題我也不講了。我們學習班總的來看我認為是非常好的,有始有終,而且最後我們是圓滿把它結束了。

  大家千里迢迢的從外地趕來的就有三千多人,最遠是黑龍江、新疆的,四、五千公里,八千多里地趕來的。路途很遠,大家吃了很多苦,甚至有些人費用不足,每天吃著方便麵,啃著餅乾的都有。為了甚麼呢?大家來這堙A就是為了學這個法,得這個法,是吧?所以大家也知道這個法的珍貴。當然在這十堂課當中,我儘量的滿足大家的要求,儘量提供大家方便,我也儘量給大家多講一些,把他講透,讓大家能夠理解,今後修煉有法可依。也就是說,在這十堂課當中大家在看我的,我在往高層次上帶大家也好,給大家淨化身體也好,那麼目地哪,是讓大家今後能夠修。也就是說,十堂課過去了以後就看大家的了。能不能修?你能不能行?那可就完全看你的。但是我們講,既然已經坐到這堣F,大家都是緣份。我想哪,不妨你回去就下一番功夫,看一看怎麼樣。能夠堅持的你就把他堅持住、修下去。付出多少會得到多少,這是保證的。

  我們有許多經驗,很多學員有很多的自己修煉的親身體會,我想也足以給我們提供很多經驗和各種教訓。總而言之一句話吧,就是我們今天坐這堣ㄞ鈰鬙掍晡漁鷇O這八天、十天或者是更長的時間。人要是真正得點真東西是很難的,一旦得到了要不珍惜他,將來後悔也來不及的。中國人有句話叫「過了這個村可沒有這個店」,是不是啊?就是我們通過講課大家可能都感受到了,沒有一個和尚或甚麼修道人像我這樣在講課。在我們國家,我說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講這些更高層次上的法,只有我一個人在做,那全世界也就是我在做。但是不管怎麼樣,目地就是能使大家在這樣一個歷史時期,這樣一個人心很複雜的環境中能得正法,能夠真正的得到提高,真正能夠得到修煉。你即使不修煉,你從這個學習班上下去,你也會做一個好人,我相信會這樣。

  很多學員跟我講,老師我聽完您幾堂課之後,我自己的世界觀都發生了轉變。是這樣的,人們現在在這個大潮、大洪流當中把錯誤的當成正確的;把壞的當成好的;把惡當成善的,都形成了觀念了。人們都在這樣的洪流中去這樣執著、追求的時候,我一下子講了和你的觀念完全不同的認識的時候,有很多新學員,接受起來他也知道好,但是不一定一下子能夠理解,說的很清楚。你以後還要不斷的加強去學、去煉、去聽,你才能夠逐步的理解、加深認識的。所以我也希望大家不要聽完這課之後,就甚麼都忘了,要回去多看書、多聽錄音,才能夠使你不斷得到提高的。

  這個不想多講了。最後送給大家一句話,你在今後修煉過程當中,如果你覺的很難忍的時候,如果你覺的不行的時候,你要想到我這句話,甚麼話哪?就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希望大家都能夠在大法修煉中圓滿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