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

  大家好!大家辛苦了!

  修煉啊,現在大家可能都體會到了它的艱難。難,才能修出來。過去在歷史上有很多人求道,都想修煉,想要圓滿,想要超脫人的輪迴生死,但是都很難。如果人不在艱苦的修煉中去掉自己在常人中生成的各種心,那麼是絕對不能夠圓滿的,所以在當前這個魔難中,大法弟子所表現出來的、所能夠做到的是了不起的,是修煉人的真實體現。絕大多數弟子都能夠在這樣邪惡的環境中走出來證實法、走向圓滿,這真的了不起。

  歷史上無論任何一種修煉方式都沒有今天這麼壯觀。因為歷史上任何一種修煉方式也不能這樣大面積的真正的去度人。而我們所在的歷史時刻不只是師父簡簡單單一個度人的問題,你們是處在整個宇宙天體正法的時期。眾神都在注視著世上這一刻。在人間的很多預言中講到,在人類社會歷史到了一定時期,連天上的神都要更新、天體都要從組。歷史上的各種預言也好啊,世界上流傳的各種故事也好啊,都反映了今天人們所處在的歷史時刻。那麼也就是說,今天人類社會的各種表現,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作為修煉人來講,我們所碰到的就是歷史的這一刻。在正法與修煉中,你們基本上是走正了自己的路。

  宇宙中的生命在偏離法的過程中,生命已經不知道法的存在和法對不同層次上生命的真正的要求。那麼就致使眾生在今天這樣重大的正法之事面前,許多都擺不正自己與法與大法弟子與我的關係。其實操縱眾生、左右正法的這個舊的勢力,它才是正法的真正的障礙。宇宙中生命多的無計其數。這麼多的生命,大家想想,在正法中每一個生命都要表現出來他們不好了的那一面,那麼這麼多生命對法來講就是犯了極大的罪,就要淘汰。那麼眾生不就不能被救度了嗎?正法之事不就白做了嗎?所以過去我講過,我說我在反過來利用這個舊的勢力的安排。因為這個邪惡的勢力,從上到下貫穿下來,每個層次不落的在干擾正法。其實這正好是集中體現了各個層次生命敗壞後的表現。也就是說,一切生命的敗壞,一切生命所能夠在正法時期表現出來的那個不好的狀態,都集中體現在這個舊的左右正法的勢力整條系統上。其他層層的眾多生命被安排正法中不得參與,以免干擾了它們的安排。那麼這也恰恰是我想要的,不要那些眾生對法直接犯罪就可以被救度。它們認為它們安排的很巧妙,恰恰在我掌握之中。參與這套系統的,恰恰是宇宙中應該淘汰的,是最壞的最不好的生命,它們也集中體現了各個層次中最不好的認識與行為。此時的眾生所能幹出來的正好在正法中它們徹底的表現出來了,所以真正在正法中要清除的正好是這些不好的表現本身。而那舊勢力中的生命即使幹了左右正法甚至很壞的事也一再給其機會,實在無可救要了才決定徹底清除掉。那麼其他層層沒有參與干擾正法的那些生命,不管他們在歷史上變的怎麼不好了,但是他們在正法這件事情上沒有參與,沒有破壞,那麼他們就有救了,而這些生命是絕大多數。

  這件事情在當初就知道舊勢力會干擾。看上去是無序的,其實是非常有序的。在世上我們學員所遭受的各種魔難考驗,也恰恰是這個舊勢力所安排的。而學員承受的魔難,不只是由於學員自己自身業力造成的,更不是人類本身給大法製造的障礙。人沒有那個本事。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實際上是受了不同層次這套舊勢力系統安排下來的魔難,人被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控制著,所以他們才變的非常強硬,他們才敢對修煉的人如何如何,他們才敢對大法不敬。那麼這媄鉹S體現出一個問題。在世上除了邪惡之徒之外有許多世人是無辜的,是在這種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的宣傳中被矇蔽的。按著宇宙的法理衡量,一個人頭腦中裝進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就會在考驗大法與大法弟子結束時被淘汰掉。大家想一想,這樣的人,他不危險嗎?因為他反對的直接就是這個法。這個舊的勢力,為了利用歷史的這個期間,在世間的這個環境能夠製造出一個極其邪惡的局面,採取了各種辦法,封閉了國內外一切能揭示真相的輿論工具。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該惡黨集中了各次運動鬥爭的經驗及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惡手段,同時也利用了中國人幾千年來所形成的智慧中的那些個不好的東西、狡猾、與奸詐,採取的手段都是極其險惡的。所以開始鎮壓時很多世人被謊言所矇蔽。作為正法修煉者,不能夠看到這些無辜的生命就這樣被謊言帶入罪惡中銷毀掉,因為這件事情一旦結束的時候,就將開始下一步人類的歷史了。那麼有許多不好的生命就會被淘汰掉。整個宇宙不管它有多龐大,都是宇宙的這個法所造就的,每一層生命都符合著每一層宇宙的法理,一切最根本物質的本源,都是這個法給造就的。一個生命反對這個造就宇宙一切生命的法,那你上哪去呢?那不就是淘汰嗎?大法弟子在這個期間,證實大法中講清真相,確實挽救了眾多世人。弟子們在自身被迫害這麼嚴重的情況下,還能講清真相、挽救眾生,這不是大慈悲嗎?作為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中都應該體現出對眾生的慈悲。從另一角度講,大法弟子自身在這樣被迫害的環境下還在挽救眾生,更顯大法弟子的偉大。

  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如果你將來是個圓滿的大覺者,在你的空間中,在你自身的這個世界範圍之內,是不能夠沒有眾生的。那麼就需要你在修煉過程中,怎麼樣體現出你的慈悲救度眾生、充實你世界的問題。正法中我在破除舊勢力在左右正法的同時,安排著你們的事情。看上去事情是很邪惡、很亂,實際上都是非常有序的。舊勢力它們安排的有序,我做的也很有序。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講,都有一個最後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在這個期間,我們大家怎麼樣利用好這個機會,真正體現出一個修煉人的了不起和偉大的威德,這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既然舊的惡勢力非要給我們清除它們的機會,那就好好利用它。歷史上沒有過,也算是難得。

  當一個修煉人在一個沒有邪惡場的環境中談能放下生死,就像在我們今天這樣正的場中你談放下生死,說起來非常輕鬆,因為沒有任何壓力。如果在一個邪惡的環境中,布滿了邪惡因素的環境堶情A你再去證實法,敢於走出來揭露邪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麼在這樣的環境中,雖然它非常邪惡,可是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也很難得呢?真的很難得。過了這個時期,那麼也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作為大法弟子,你們才能遇到這樣的機會,過去一般的修煉或個人修煉沒有這樣的事情。當然在歷史上,像耶穌啊、釋迦牟尼呀也同樣遇到過很大的魔難。當時對他們而來的魔難在歷史上也是相當的邪惡,可是利用今天這樣現代化的輿論、鋪天蓋地在全世界的這麼大範圍製造這樣的邪惡,這還沒有過。邪惡之巨好像是從九九年的「七.二零」開始的時候,天都塌了一樣。在中國大陸以外除了大法弟子沒有多少人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各國政府與媒體一概聽了中國大陸的媒體不實的宣傳。由於聽信了中國造謠的宣傳,人們對我們都是抱著不好的印象。今天為甚麼大家感到環境輕鬆了?因為你們在講清真相中向世人、向媒體、向各國政府講清了我們被迫害的真相,你們在常人社會善良與慈悲和大法弟子正的表現,得到了世人的證實,得到了神的證實所以才有今天的環境。了不起,真的了不起。你們頂住了一個最流氓最邪惡之徒操縱的龐大政府與整部國家宣傳機器的誣陷宣傳。每個能跟上大法進程的大法弟子,你們都做了你們應該做的事。那些在家媮暀ㄔX來的還覺的自己是修煉的,相比之下怎麼能還算修煉呢?當然了,人心嘛,在常人社會中就會有不同的表現,學過大法的人走錯路時就是因為有放不下的執著,而這些執著也一定會被邪惡生命控制、利用。邪惡的生命就專門找你執著的思想去加強它、達到能被其控制的目地,被魔利用後表現出來的邪悟還覺的是在理上,還自己斷章取義的從法中找為自己辯護的理由。

  從目前整個正法形勢來看,整個宇宙天體的變化是相當大的。龐大的新宇宙天體巨大無比、前所未有的美好,正法已經是在最後的最後在做了。因為天體體系非常的穹大,大的不可思議,就是這麼大的體系還是由幾千萬這樣的龐大體系組成。是啊,這個結構,我已經沒有辦法用常人的語言再去講了,到了無法形容的成度。是啊,但是你們也別小瞧自己,也許將來的圓滿等待著你們的,可能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境界。(鼓掌)

  作為你們每個大法弟子,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必須做的。這一點我再一次告訴大家,任何為其辯護、沒走出來過的都是錯的。至於說這場魔難還有多長時間,我想,這些事情,大家都不要多想;自己能不能圓滿,也不要想,因為你的任何一顆心都可能成為一種執著,都可能被邪惡利用。當你的念頭一出來的時候,邪惡就可能會給你演化出一種假相來,那時候就會造成一種干擾。現在的時間要珍惜利用,這時間是留給眾弟子的。你們在修煉中,在正法中,在使自己走向圓滿的同時還要挽救眾生,你們也在為未來開創著一切。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非常重要,走正的路也可能是將來生命參照的,同時,在人類社會也給人類未來的生存方式奠定了基礎。大家知道,我們正見網上表現的是未來人類的新觀念,代表著新人類的未來思想與正見,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間表現出來的狀態、慈悲、善良、純正與大忍,影響著將來的社會。大法弟子除了你們在這個時期的修煉過程之外,將來,還有未來人得法,這件事情是分兩步做的。當初舊勢力安排的是前後二十年,分為正法時期和法正人間時期。前十年,是師父正法和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間修煉;後十年,是未來人得法,然後就將進入到新的世紀之中去了,那時新的未來就要開始了。但是,我講出來是因為這些情況都有變化,但變化也差不多少,不要為此高興,特別是沒做好的應該知道時間的緊迫,其它的甚麼也別想。我們所做的一切要為將來負責,同時未來的人在我們講真相當中確實得救了,特別是在中國大陸以外的人,所表現出來的對大法的理解和支持奠定了他們很好的得法與進入未來人類社會的基礎。

  人不是白白來在人世的,因為在過去,地球的這個環境當中是沒有今天這樣的人類的。大家知道我經常講到外星人,我為甚麼要講外星人呢?因為那才是過去真正的地球環境中的人,它們才是歷史上不同時期、甚至更遙遠的歷史中這兒的主人。不管地球換了多少個了,每一期地球上的生命,人的形態都不一樣,長像不一樣,差異很大,但是它們都是這兒的主人。那麼為甚麼這一期我們人類的形像變成了這樣呢?因為大家知道宇宙的法將在這媔ョA在歷史上很久遠時就在奠定著以後洪傳大法的一切基礎,不能弄一些像動物一樣的東西來聽法,那是對大法的侮辱,所以神仿造自己的形像造了今天的人。在西方宗教中,人們知道耶和華仿造自己的形像造的人;東方的人知道,女媧仿造自己的形像造了人;還有其他的神,造了其他的人。過去要把地球這個環境的生命造成和神一樣等於是對神的侮辱、對神的最大的不敬,所以不能夠把這地方的人造成神的形像。雖然今天的人造成了神的形像,但是神也拒絕認為人和他們是同類,因為人的生活方式和神是絕然不同的。只有人的外表,形像上類似神。還不止這些。在歷史上,為甚麼中國這個地方的文化與文明和其它地方有那麼大的差異?任何一個地區的國家都是一個國家的概念,任何一個地區的民族的首領都是國王的概念,而恰恰在中國歷史上,它沒有國家的概念,它是以一個朝代的方式出現的,而在歷史上,中國的皇帝又和其它國家的王有很大的不同。實際上,在奠定這些文化基礎的同時也不斷的和宇宙的眾生結緣。歷史上每一個時期,都有不同的天國世界的眾生來中土結緣,他們代表著他們的那個宇宙的體系。大法學員也都來自於不同的宇宙體系。在不同層次轉生的時候,那是不同層次的生命過程。在根本上,是來源於遙遠天體。大家知道啊,「一朝君子一朝臣」,那是人說的。還不止這些,一朝君子一朝臣,一朝天人一朝民、一朝文化,一朝服飾。過去改朝換代的時候文化馬上就發生變化,服飾的差異也非常的大,都是不同層次上生命自己帶來的,所以中國那個地方的文化或吃、住、穿戴、生活方式,方方面面和其它地區差異都非常的大,因為它是積蓄了許許多多不同體系生命給人類帶來的文化造成的。那麼,長此下去中土這個地方是裝不下這麼多人的,所以結緣以後下一世就到其它地區轉生。

  我過去講過,我說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在這個世界上都不是偶然存在的,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和目地。其實人都在等著法。很多學員都深有體會,就是,當有些人看到法之後說:「我一生就是在找這個」,或「這就是我要找的」。其他眾生他們在現階段為甚麼不能夠馬上來得法呢?是因為他們在這一方面被抑制著。他們不能夠現在進來是因為他們一旦進來之後他們自身的業力和他們在社會中造成的各種複雜因素,那負的一面的東西也隨之跟上來,那麼就會把第一步正法的難度加大,所以不能讓他們現在上來。但是,正法講清真相你們必須去做,因為在做的過程當中,他們煉了功也好,學了法也好,雖然沒有深入,但是已經定下了他們未來得法的基礎,所以必須要做。也就是說,有許多情況,我告訴大家都不是無故的,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是為這個大法而來的,都是為大法而成的,為大法而造就的。我對你們講的許多法理,我對你們講的許多真機,過去連神都不知道,他們聽到都是恍然大悟的,因為他們的境界侷限了他們對更高層次、更遠歷史時期的認識,因為修多高就是證悟多高的理、證悟多高的宇宙真相。所以在當今世界上,我們不能夠不為其他眾生負責,我們不能不為其他眾生將來得法負責,我們不能不為其他眾生將來得法奠定基礎,因為他們很可能是你們那一體系中的生命。為了在中國這個地方傳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聽法,就集中了許許多多各個世界的王,和很高層次的生命在中土轉生,其中包括許多歷史上我一直在管著的。當然管著和不管著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樣對待的。所以那堛漱H,更應該去挽救。在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當中,那些人所表現出來的已經不止是一般的犯罪了,有的已經註定了就要銷毀掉了。不管他是哪堥茠滿A不管他是甚麼緣份,多高的層次,作為一個生命來講不可惜嗎?沒有辦法,不是師父不慈悲,是因為正法中不同層次的生命都在從新擺放位置,不是慈不慈悲、度不度人的問題。一個生命的心性在哪兒就要擺到哪兒去了,這是個標準,這是法理,這是給未來奠定的,是不能夠破除的,是不能夠隨意破壞的。

  我們在講清真相中,國外大法弟子所做的這一切、所體現出來的這一切,也同樣是了不起的,是偉大的壯舉。在修煉層次上與走向圓滿,你們和國內的學員沒有任何差異,就安排你在這堭o法,就安排你在這堶袚牷C有很多弟子有很高的學歷,國外弟子高學歷的人佔絕大多數。為甚麼這樣呢?就是因為讓你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充份發揮你在常人中所學之長,利用大法過去給世人造就的常人中的技能來證實法。實踐中,大家做的非常好。我從明慧網上的文章、從新生網與其它媒體中大法弟子的文章來看啊,你們有些文章寫的都是傑作,有理有據、思想清晰,論理性強,真的起到了震邪的作用,而且水平很高。用現在的標準衡量,我看中國大陸那些造謠媒體是不行的。有個學員說:「朝中無人了。」我看是這樣的。誰能為邪惡的造謠、流氓式的誣陷那樣賣力呢?作為大法弟子充份的體現著我們自己應該做的,這是你們的責任,這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而且你們做的也非常好。國內的學員在遭受魔難與承受被迫害的痛苦情況下向眾生講著真相,表現了大覺者誕生前的壯舉。有的時候我看正見網,我覺的新的生命新的人類確實從現在開始了,因為你們的認識已經能夠進入到那種新的歷史時期、最正的生命的那種認識中去了。大法弟子在給人類奠定著未來。

  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有一個很邪惡的因素,就是舊的勢力,它們認為有些學員圓滿成為正法弟子它們心媢L不去,它們覺的自己都當不上正法弟子,這些學員得的太便宜了,因此而操縱邪惡、利用惡人打學員,非要把學員打的說「不煉」了。這不邪惡嗎?作為一個神來講能這樣嗎?宇宙在正法中,各個層次中的生命淘汰的數量是很大的。我們圓滿的人數,我看遠遠不夠。原來呢,我打算那最低是五千萬,我從來沒有跟你們講過。(鼓掌)現在是不夠,但是哪,數量已經相當大了。不管怎麼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聽到了甚麼,你們都不要起歡喜心,也許師父講的這話的本身對你們就是個考驗。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別看邪惡它怎麼惡毒,現在它已經是使絕了招術,只有定性不斷升級和輿論造假,變態的心理一味逼著那些學員去寫甚麼悔過書啊,甚麼簽字啊。明知道是假的,改變不了人心,為甚麼非得這樣做呢?為甚麼非得讓你簽那字呢?為甚麼非得讓你說個「不煉」才放你呢?這邊「煉」就判刑,那邊說句「不煉」就可以放人,這個差異也太大吧?正常嗎?不正常。那不很明顯嗎?就是讓你掉下來,就是叫你說那句話。說出來,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媯o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而且如果做了有損於大法的事,你要不能夠真正的在以後正法中彌補了這一切,挽回那些給大法帶來的損失,那就真的很嚴重了。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來證實法,也不是隨著人多勢眾就可以過關的。有人想在天安門廣場等著,大夥都出來我就出來;一看沒有大夥出來,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為大夥都出來的時候呢,是那個氣勢帶你出來的,不是你發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個心走出來的。修煉是個人的事,不是大幫哄啊,每個人的提高必須得是紮紮實實的。當然我們國外學員不一定大家都要去上天安門,如果你們都去了,國外正法的事就沒有人做了,這都是歷史上的安排。

  你們是個整體,就像師父的功。當然你們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舉個例子。就像是我的功,同時都做著各種事。有在龐大的宇宙中不斷的向微觀、向更高更廣以巨大之勢衝擊的,氣勢非常龐大,速度非常快,超越一切時間正大穹的,有的在這種衝擊過後,去消除不同層次生命的罪業,平衡生命在不同層次縱橫交錯的一切關係,有的同化生命、有的從新擺放著生命的位置,甚至於在生命的最微觀,各個層次中都做著不同的事,有的在低處空間做,有的保護學員,有的在清理邪惡,各方面的功都在這樣的做。就是說一個整體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但是無論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的上你的大法弟子稱號。

  今天就講這麼多,你們談心得體會也是很重要。在任何環境中,在任何時期,工作再忙都不能離開學法,這是你們提高圓滿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須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為你們來講就這樣要求。常人要幫做大法的事,當然那是好事,但我這堿O指大法弟子,你們必須得是一個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因為你們的圓滿是主要的,你們的圓滿在你們現在來說就是第一位的。當然你們的圓滿中也溶著你們對大法的負責、普度眾生。我告訴大家,你們都在講師父在普度眾生,你們都圓滿了,回過頭來你們就看到了你們當時普度的眾生。講清真相中,你們就在救度著眾生。

  我就講這麼多,下面你們的會接著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