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於安娜堡

  大家辛苦了!(熱烈鼓掌)

  我看到大家很高興。在一年前你們不是這樣,經過這樣嚴峻的考驗,可能你們沒有那麼大的感覺,我卻看到你們完全不是原來的這個人了。我們大家都經歷了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最嚴厲的考核,而且是邪惡的。過去我們無論做任何事情,大家都在想:我要怎麼樣學好法,我怎麼樣為大法做工作,我怎麼樣能夠提高,我怎麼樣能夠做的更好;總感覺是在學大法,而不是身在大法當中的一員。經過了這一年以後,我發現大家完全變了,你們沒有了原來的那種想法。無論為大法做甚麼,無論你在幹甚麼,你們都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沒有原來的那種我想要為大法幹點甚麼、我想要如何提高。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雖然你沒有明確的這樣的意識,或你沒有明確的語言表白,其實你們的行動已經是這樣,這就是我看到的大家經過這一年以後發生的最大的變化。也就是說,你們已經完全在法中了。特別是老學員,在這一點的表現上非常明顯。過去呢,可以說你是個學員,我最近經常把「學員」講成「弟子」,確實有了很大的變化。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師父沒有更多的那種常人的鼓勵方式如何去表揚你們,如何去說你們做的怎麼怎麼好,因為你們是修煉的人,你們知道應該怎麼做。

  今天所發生的這些事情,是歷史上早就安排好的,每一個環節都沒有走偏。當然這種安排,它是過去舊的宇宙中的那些高層生命安排的,而且是層層層層宇宙中的舊的生命系統安排的。它們的目地呢,也是為了挽救這個宇宙,它們認為包括今天的大法、甚至於大法弟子,為了使這一切如何做好、如何圓滿這件事情,盡心盡力了,它們自己這樣認為。大家記的我在上次舊金山講法的時候,我說宇宙大法誰也不配去考驗,因為呢,無論這個生命在這個宇宙中它有多高的境界和層次,它都是這宇宙中的生命,都是這法給它開創的,也就是說它的生命都是這法造就的,它怎麼能夠反過來還要考驗考驗這法呢。但是,我也在過去講法中跟大家經常講,我說過去宇宙的法,這是生命所不能知道、也不允許生命知道的。當然啦,用常人的話講,比如說,如果宇宙的眾生他知道了宇宙中有法,那麼在漫長的歲月中當宇宙眾生偏離法之後,可能會帶來許許多多問題,那麼有的生命可能會去改動這個法。因為它有能力,它可能甚麼都幹得了。所以宇宙的大法存在的形式是不准任何一層生命知道的。這樣就帶來一個問題,它們不知道這宇宙中有法,它們把這宇宙的大法能在宇宙中洪傳當作了是我在證悟這個法。而且呢,它們也真是盡全力的為這件事情的成功,幫助我圓滿這一切。可是又帶來一個問題,甚麼問題呢?宇宙的所有眾生都偏離了這部法,也就是說它們的境界和純度用原始的宇宙大法的標準衡量,都不夠標準了,那麼它們對這件事情的所有安排與幫助就變成了我做這件事情的最大障礙,因為它們無論做的再好,都不會超越它們的境界。如果按照它們所安排的這一切去做,那麼大家想一想,做完了那不也等於沒做一樣嗎?做完了還是那個境界與標準,怎麼能行呢?所以它們所安排的、所幹的這一切是不能夠承認的,也不能成立的。

  那麼就造成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它們所安排的這一切,不但不能夠對正法起到正面的作用,而且成為嚴重的阻礙。今天在常人社會中這場邪惡的表演也是高層生命所安排中的一部份,這也是它們心性不夠法的標準的最大展現,充份表現了不同層次參與者生命與心性的標準。這同時也給正法帶來了一個有利的條件。甚麼條件呢?如果在正法當中,這些生命都不去表現,就很難擺放它們不同層次心性所在的位置,也就是說在正法中會有很大難度。那麼也就是說呢,它們要對大法考驗所幹的這一切也就成了看它們心性所在的位置充份體現的表演;同時,也恰好學員們又有自己長期生存過程當中所積攢的那些不好的因素和在低層境界中所造的業,這些東西都得去掉,也就造成了學員在這件事情上的嚴酷考驗,它們利用惡人給我造謠來考驗學員對大法的堅定與否,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我剛才講了,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它們原來是想要把我們像過去的宗教一樣對待。變異的觀念使它們對於在歷史上對神的迫害成了正當的,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事情已經成了高層生命下來度人的一個範例,這怎麼能行呢?這本身就是敗壞!一個神下來度人,人把神釘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還在償還。可是那不只是人幹的,是更高層次的生命敗壞了造成的。這一切它們不敢說它們自己有問題了,因為一切都在變異著、變異的偏離了法才逐漸的變成了這樣。歷史上沒有哪一層生命敢觸動它,一切都由縱橫交錯的、變的非常複雜了的因素左右著。這一切不純的東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

  這場邪惡雖然表現在常人社會,看上去是邪惡的人給我大法弟子們製造了這場魔難,實際上是不同層次變異生命的參與,我是指那些個敗壞了的生命。沒有參與的生命是大多數,但是也不純了,都在正法的從新擺放當中。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做這件事情的當初我就跟它們講過,我說任何生命都不能使今天的人得度,任何的法都不能使今天的生命得度,誰也改變不了今天的人。甚麼意思呢?我告訴大家,因為今天思想變異的人自己察覺不到,是因為人的本質都發生了變化,無論採取甚麼樣的修煉形式,你都只能改變他意識到的,卻改變不了他本質上的變異。所以通過這一年多來,無論它們用甚麼樣的辦法、怎麼嚴酷,都改變不了學員的根本問題,最後都沒達到目地。它們為了讓學員達到標準、達到它們的要求,它們利用了那些邪惡的生命狠毒的打學員,極盡最邪惡的方式它們還是達不到目地,它們就氣急敗壞的更加邪惡的針對學員。最後它們達不到目地還說它們盡了最大的能力。多邪惡呀!可是這一切邪惡的發生,作為龐大的宇宙中的層層生命他們卻感覺不到這個邪惡。因為一切生命都是在變異當中。

  它們達不到目地不是說這樣我們學員就不行了,在正法中一切都能使其達到標準,我早就告訴它們不要這樣做。任何生命,別說人,再高的生命,只要他是宇宙中的生命,我在正法中都能從本質上、生命的本源上、構成他生命的一切因素上把他糾正過來,去掉不純,改變過來。告訴它們不能這樣去做,法講給了它們也不聽,因為它不相信真實的一切。它們幹了,那就是它們的罪。到現在它們還在這樣想:我們極盡全力的幫你了,因為這麼大的法,關係到未來宇宙的安全,所以你的弟子達不到標準是不行的,這麼大的法不經過這麼樣大的考驗是不行的。這就是它們想的,所以它寧可毀掉這一切,也得必須達到標準。所以呢,大法弟子面對著的這個考驗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的。大家知道,在歷史上哪有這樣現代化的輿論工具啊?鋪天蓋地;哪有這樣現代化的運輸工具啊?把世界範圍縮的很小。所以這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的最嚴重的一場迫害。但是面對邪惡,學員所做的這一切,對於正法來講,對於師父來講,都是最好的,因為你們真正的表現出了對這場邪惡的抵制。而且它們完全是利用宇宙中最敗壞的生命幹著這一切。宇宙中的生命都在從新擺放位置,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這一切它們也看到了。

  那麼是不是不承認它們這一切的安排,那些沒做好的學員也應該走向圓滿了哪?不是。如果這件事情沒有發生,我可以把一切生命都善解,統統達到圓滿的標準。可是這邪惡的魔難發生了。大多數學員都在不同方式中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有的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師父都被謠言惡毒的攻擊。學員在生死存亡面前敢於走出來,在最大限度失去一切中走出來,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偉大的一切。相反,而那些不出來的、躲起來的、站到邪惡者一邊認識的怎麼還能是大法弟子呢?是不是觀念站到迫害大法的邪惡一邊幹著壞事的也還是大法弟子呢?是不是同樣具備圓滿的威德呢?還一點,這個神呢,他不會像人一樣。比如說有的學員被抓進去了,在嚴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寫了悔過書。可是呢,他心媟Q:我這都是騙他們的,出來之後我還煉,我還出去正法,還上天安門。可是這是不行的。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

  有許多事情用人的語言是很難講清楚的,就像很多學員問我,老師啊,這件事情怎麼不早點結束呢?很多人在痛苦當中都會這樣想,我們快點圓滿吧、快點結束吧。其實呢,這都是執著。剛才我講了,它們能達到這樣考驗學員的目地,因為學員自身需要提高和消去最後的業力。生命在越來越向表面發展逐漸的變成一個神的過程當中,你沒有自己的付出;繼續提高,沒有自己的威德的建立,那怎麼能行?這一切我也都是反過來利用那些生命表現它們心性的同時給學員們建立威德。其實不管怎麼樣,無論一個生命他在常人社會中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告訴大家,和你們圓滿了以後的果位相比,不成比例,真的不成比例!大家想一想,過去一個修煉的人經過一生的修煉,甚至於幾生的修煉,可是我們今天在短短幾年中就要人圓滿,承受過程只是一瞬間,而且時間是推快的。將來回過頭來看看,如果你能圓滿,你發現那甚麼都不是,就像一場夢。

  但是呢,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學員所做的一切,確實是了不起的。你們最偉大的是因為你們能夠跟上正法。我剛才講了,在常人社會中這場邪惡的表現都是宇宙中最敗壞了的生命被放到常人社會中來幹的。叫它們鑽進三界中來,就是在利用它們。那些高層生命它不會親自動手幹常人這種壞事情,它就是利用下面這些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人去幹這些事情,所以都是極其邪惡的。

  我們國外的學員,有人想:我們在國外沒有像國內的學員遭受的痛苦那麼大,是不是我們在圓滿中不如國內的學員?不是這樣的。因為我們無論是國內和國外的學員是一個整體,當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總得有人幹這個,總得有人幹那個。因為它是對法的考驗,你在哪堙B無論做著甚麼,都是在你自己應該做的這件事情中提高。每個人做甚麼,那都是有原因的。在圓滿的境界中、在圓滿的進程上沒有任何差異,你該圓滿在哪堳O證你就去哪堙C舉個例子說,中國大陸邪惡的表現那麼惡毒,如果沒有國外學員的揭露真相和對國內學員的聲援,大家想一想,那個邪惡是不是會更加肆無忌憚的幹壞事?是不是這樣?所以我們學員在證實法中所做的一切,有力的揭露了邪惡、抑制了邪惡,同時聲援了我們中國大陸學員。所做的一切,不論是你走到天安門去,你在其它環境向世人講清真相,還是在國外所做的洪法、揭露邪惡的真相,都是偉大的,因為你們是一個整體。當然有的學員走到國內去了,走上了天安門,了不起,師父告訴你了不起。但是呢,師父從另外一個方面講啊,國外學員儘量不要去中國大陸,因為揭露邪惡需要你。有許多人過去問我,在提條子中也在寫:老師,我們為甚麼在美國得法?為甚麼在國外得法?其實現在不就明白了嗎?如果沒有你們在這堸絨o樣的事情,那在正法期間的這一切是不是就不完整?你就應該在這堸策n你應該做的,這就是為甚麼在國外得法。如果你們都回國了,正法、揭露邪惡、減少大陸學員的迫害一事誰做?學員們了不起,真的了不起!你們盡力的做了你們應該做的。無論是在國內也好,在國外也好,表現出來的都是一樣,都存在走出來、走不出來,對正法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著同樣的差異,只是環境上不一樣。至於說我們有的學員遭受痛苦很大,甚至於失去生命,這些事情我以後會跟你們講。當真相一顯,噢,原來是這樣。剛才我講了,一切都有安排。

  我們在向世人講清真相的這個問題上,大家做的很好,同時我告訴大家,這件事情也是偉大的、慈悲的。看上去我們把一個傳單給了一個常人,看上去我們把一個真相講給了常人,我告訴大家,如果在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人類將要進入下一步的事,頭腦中裝了「宇宙大法不好」的這個人、這個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對像,因為他比宇宙中再壞的生命都壞,因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麼我們在講清真相的時候,清除了一些人對大法邪惡的念頭,最起碼在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嗎?因為在大家講清真相過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們的罪,同時還度了他。這不是說明你們做了更慈悲的事嗎?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嗎?大家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在最邪惡的表現最猖獗的時候,我們還能夠這樣慈悲,這是最偉大的神的表現,在我們最痛苦的時候,還能夠挽救別人。(鼓掌)這不是參與政治,更不是參與常人的事,因為我們在揭露邪惡中利用常人的形式的做法也沒有錯。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個人的目地,更不是為了常人甚麼組織,而是為了證實大法,揭露邪惡是為了讓他們停止對大法與學員的迫害。

  其實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過去根本就不管你常人中怎麼想。你想我好、想我壞,那都是常人的想法,對修煉人來講無所謂。誰管你常人怎麼樣?修的是我自己,人修圓滿了走了,常人愛怎麼樣怎麼樣,有罪了那人就去承受,不行了就進入歷史的淘汰好了,過去就是這樣。我們今天大法弟子所表現的慈悲,是過去任何生命在修煉中都沒有做到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一個最偉大的慈悲者,在人類社會任何環境當中都是最了不起、最慈悲的,對生命都是有好處的。講清真相中不應該是這樣嗎?你們就是在這樣做著,這是一個大法修煉者的慈悲,而不是常人的任何活動。

  還有一件事,大家過去聽說我講過外星人的問題,有些不理解的、甚至不懷好意的記者也拿來作文章。我不會理會記者怎麼說,我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將來人會知道。這塈琤i以跟大家講,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其實那些外星人才是地球這兒的真正主人,無論哪一個時期,地球這個位置都是那樣的生命。大家聽說了,在《聖經》中耶和華講他按照自己的樣子造了人;黃種人也聽說了,女媧造了人。為甚麼這樣做呢?這在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為甚麼把人造成神的形像呢?我告訴大家,過去如果把人造成神的形像,就是對神的最大污辱,就是最大的謗神。那為甚麼這一期把人的形像造成了神的樣子哪?是因為大法將在那個歷史的一定時期洪傳,那時的生命得能夠配聽這個大法,一幫動物在這媗奶j法是絕對不行的,就因此神仿造自己的形像造了今天的人。(鼓掌)但是呢,造人的初期,可不是你們,也不是今天的人類;現在只是人的這張皮還是當初的,當時的人就是人。所以那些人都在小一層粒子的空間中,就是人所說的陰間,也就是說,在低於最大一層粒子的空間;而這張皮呀,表面上還是人的皮,可是實質上都不是人了。神所指的人皮,可不是人所說的人的皮膚,而是最大一層粒子構成的人的整體,包括人的內臟。

  過去的人在地球上越來越少,因為這個人皮被高層生命佔據的越來越多,因為這埵b傳大法,高層生命都看見了,這是生命能夠得救的機會,那就是進入未來的最大保障。但是呢,這件事情也被那些舊的生命們給做了安排,它們把來到世間的這些生命分成了得法的和給大法製造魔難的。它們認為,製造魔難的將來也得圓滿,因為沒有它們製造魔難,修煉的就不能圓滿。可是在我這兒這個理就行不通了,在宇宙任何一個時期、任何一個生命來度人都可以,但是在正法期間就行不通了。(鼓掌)為甚麼行不通呢?大家想一想,整個宇宙都在從新擺放著一切生命心性所在的位置,那些迫害大法的邪惡生命把它擺到哪兒去呀?能和圓滿的生命一樣嗎?能和偉大的神擺在一起嗎?這是絕對不行的。

  這一點開始它們不相信,現在它們清清楚楚的看到,那麼也就相應的帶來一個問題。甚麼問題呢?因為人類有百分之五十的人要得法,那就是幾十億人;可是他們都沒有那麼幸運,沒能夠在正法時期當大法的弟子。也就是說呢,他們將在人類的下一步時期當中要學法、得法,但是那個時期得法就不容易了:人人都有一本書,可是思想差一點兒都得不到法,這是下一個時期的事。因為許多生命看到了這個正法的實際情況,有許多生命、也有許多人,因為人也有明白的那一面,他們就不想幹壞事了,他們也要正面的去得法,大約在百分之二、三十左右,那麼也就是說人類將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將要得法,正面得法,不給法製造魔難,這是將來的人得法的情況,所以說要得法的人是相當的多的。當然了我現在做的這件事情,如果有新學員得法,那他很可能就是下一批得法的骨幹、精英。可能有的學員也感覺到了,有的人得了法之後他回家去煉了,不來了,好像沒有音信了。也許像種子一樣埋下去了,也許有其它原因,兩方面都有。所以大家做的事情是偉大的,是了不起的。人類的情況很複雜,不是簡簡單單的從表面上去看這個人。所有在正法期間表現邪惡的也都將得到他們應該得到的下場,這是一定的,因為一切生命都在從新擺放他的位置,破壞大法的生命可想而知把他擺到哪兒去了。今天正法中的一切都必須得要求絕對的嚴格、絕對的正,這就是和過去所做的一切的不同。

  在具體方面啊,從去年「四.二五」以後直到「七.二零」發生的事情中,有的學員開始的時候出現了許多思想上的波動,這也是正常的。因為你有常人的思想在,你才能修煉;有常人的思想在,你才會搖擺;有常人的思想在,你在搖擺當中能確立了你應該走的正確的路,這就是修煉。所以那個時候我們很多人都在想:我學的這個法對不對、正不正?李洪志是個甚麼樣的人?這個造謠中傷的邪惡勢力,它說的對不對?這些問題每個學員都思考,或多或少你們都在思考,這也是給你們一個思考的機會。不是錯。冷靜下來,你們走了自己應該走的路,不需要人用甚麼語言來表白、說自己認識的如何,你的行動已經證明了一切;能夠在大法中走到今天,你的行動已經證實了你要的、作為一個修煉人應該走的路。所有能夠走過來的弟子,都是偉大的,都了不起。(鼓掌)

  在這個過程當中,學員們碰到許許多多具體問題、很多困難。開始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做,後來漸漸的明白了,摸索到了,知道怎麼做了。特別是在那個時期,我根本就不說話,因為我要講話考核就不算了。不算了會帶來兩個問題:舊的勢力會竭盡全力的破壞,認為這是邪法,那將給我正法這件事情製造很大的麻煩,給整個宇宙製造很大的混亂,這是不能行的;再有一個問題呢,因為當時鋪天蓋地壓下來的邪惡非常的大。我們在明慧網上看到登出來的圖片,看到地球像撒旦臉的形象,那只不過是地球上業力的表現形象。因為每一個業力的微粒它都有不同的業力形象的,那麼它也有整體形象,那就是業力的形象。可是呢,當時那個邪惡啊遠遠超過了這些業力很多倍,對許多層生命來講都是極其可怕的,不只是地球被邪惡覆蓋了。它們認為要不經過這樣大的考驗,那就不應該成為這麼大的法;可是它們也知道這麼大的難下來,人承受不了就將毀掉了,而且知道大法弟子是很難在這樣的難中走過來的;可是它們也想毀掉就毀掉了,它們甚至把我都當作修煉的人。它們認為要證悟這麼大的法,那就得這麼大的考驗。大家想一想,講起來容易啊,實質上是極其可怕的。當時那個環境是無法形容的,極其惡劣。但是我們無論國內國外的學員哪,當時都有那個感受,也都看到了那個邪惡在世間上表現出來的那個邪惡的成度,表面上看那只是一種人的表現,而那實質上那種邪惡的因素它在操縱著人。這個東西一開始的時候,我就在極力的銷毀它,但是太龐大,因為你銷毀它再快,也得有一個過程,九個月的時間哪才把它銷毀掉,這還是從來都沒有過的,非常的大。當時因為這個邪惡太大,學員們不可能承受的了它,那麼不去承受它,在考驗中它們就不算,你光消滅它還不行,所以還得承受。可是呢,我知道學員如果去承受的話,那就很難走過來了,所以我只能讓學員去承受人所表現出來的邪惡,而這個實質的東西,我就把它承受了。(鼓掌)這堣ㄛO給你們講師父怎麼了不起,不是這個意思,是給你們講這個過程。當這個東西銷毀掉之後,情況就變了。從今年三月份以後,這個形勢逐漸的就變化了,惡人沒有那些邪惡的因素的操縱就沒有精神支柱了。現在它們認為,對大法的考驗,已經合格了,這些事也在結束當中了,只是還有一部份人沒走出來。

  當然啦,還有其它的我不講話的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我也要看一看我的弟子——未來將圓滿的這些偉大的神,在這場劫難中的表現。當然還有其它原因。但是魔難中每一步啊,都是你們自己走過來的,我沒有說一句話,大家整體上都能夠走的非常正。不能說每個人的思想動的念都是百分之百的對,可是最後你們所做的一切表現出來的是偉大的,因為那個時候師父不在,從這一點上看,這些給我們製造這一魔難的那些生命、那些舊的生命也佩服的無話可說。該做的、該承受的,大家都堂堂正正的、了不起的走過來了。

  當然,形勢雖然還在好轉,可是邪惡還沒有最後除盡、還在表現,不能掉以輕心,還要繼續深入的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在圓滿這條路上真正的走好你的每一步。不要以為現在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考驗,其實是無比偉大的,因為你在證實法,因為你們是在最艱難的時候做的。別看有些事情好像和常人做的一樣,他們是為私的、為常人的目地做的,而你們卻是為了大法,基點不一樣。你們是修煉的人,將來就會看到這些的偉大,那其中有你們現在知道的、有你們現在不知道的神聖。從常人的表現形式上看,感受不到那麼的偉大,因為不能夠讓你們有驕傲的心、自滿的心,師父只能讓你們更加努力、走好每一步。在這一年當中啊,在講清真相中,你們在修煉過程中、在維護法的過程中有著各種各樣的魔難,碰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你們都靠自己的思考、自己做出的決定走過來了。師父的事沒有白做,師父無論為你們做了甚麼,都是值得的!(長時間鼓掌)真的了不起!(鼓掌)

  關於那些具體的問題,我想有機會呢,找時間跟大家去講。不是每一個法會我都能參加,我每次出來都是有目地的,不是隨隨便便的跟大家去講甚麼,特別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所以將來我會找時間詳細的跟大家談,今天就不講那麼多了。希望大家在正法這件事情與揭露邪惡這件事情上做的更好,這也是在修煉其中。

  就講這麼多,謝謝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