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日於舊金山

  久違了!(鼓掌)

  好,現在咱們不鼓掌了,聽老師講。

  在這個宇宙當中任何一個生命,無論在哪一個層次上證悟到了他的法、他的法理、證悟到了他的果位,都得經過一個真正的嚴峻的考驗,確立他證悟的東西能不能在這個宇宙中立足,樹立起來他的威德。所以所有的生命,那麼在修煉當中都會遇到像我們今天這樣的情況。大家知道,當年釋迦牟尼在世的時候,耶穌在世的時候,還有其他的正教、正法,在他們傳世時都碰到過這樣的事情,會有這樣的考驗,這是這個宇宙的理。但是,我們的大法,我告訴大家,任何人不配去考驗他。因為所有的生命,包括宇宙堶悸漱@切生命都是他給開創的,他創造的造就的,所以誰也不配去考驗他。(鼓掌)

  那麼,我們為甚麼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呢?大家知道,李洪志是以常人的表現形式,是以常人的身體,全宇宙生命最低的語言——人的語言,而且是人今天最淺白的語言和修煉的最低形式——氣功這種方式來做這件事情,迷住了宇宙中的一切眾生。因為要衡定宇宙中一切眾生他們心性所在的位置、從新擺放他們,就必須得使他們表現出來他們真正的心性標準,那麼就不能讓他們知道真相。整個宇宙所有的生命都不知道真相,他們把我當作了修煉的人,所以他們才敢這樣的幹。過去我跟你們講過,我說過去的這個宇宙中的法是眾生都不知道的,所以我在正法,它們卻認為我也是在創立一套證悟的東西,只不過是非常純正、層次非常高,在它們看來僅此而已。這就是它們今天所敢於給我們帶來這場災難的原因,那就是更高的果位與這麼大的法就得這麼大的考驗,但是呢,反過來講,如果不允許它發生,它也發生不了。我是要利用它們安排的這一切看它們所為中的心性。這件事情,在歷史上它們就做了長期的安排。人類的歷史是重複的,它們也不知道這麼大的法在傳非同小可。在上一期人類就已經經過了這樣一個試驗過程,而且走到了比今天的人類發展更深遠的那麼一步,最後由於環境的污染造成了人類的畸形,最終銷毀掉,這是上一次人類。這一次是重複著上一次,但是這是真正在正法了,就是說已經在相當久遠的年代就已經安排了這件事情。它們為了使它不走偏,為了使今天的事不出問題,它們建立了一套系統。用它們的理念講,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所出現的事情,都是它們安排好的。過程中沒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儘管它在常人中的表現是偶然的,在常人中的表現是完全常人形式的,可是呢,這確確實實是它們安排好的。用它們的話講,一個神就足以安排整個地球所有眾生的一切不出偏差,無數的神,這麼多的神都在看著這件事情,它們能出現紕漏嗎?進程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會。可是呢,這還是剛才我講的舊宇宙的神安排的,它們不敢毀掉這一切,因為它們也看到了宇宙將要面臨的問題,它們也知道我在做這件事情。但是我是誰,它們也不知道,所以它們就安排了它們要幹的事。大家聽懂了嗎?(鼓掌)它們表現出來的目地是想要給我們這個法建立威德,是想讓法在宇宙中能夠使全宇宙的生命真正的敬重他的威德,表面上這是它們所安排的這一切的目地,但是這卻成了正法中的阻力,我知道它們一定要這樣做,那麼我就正好在這件它們安排的一切中看它們的心性,從新擺放它們的位置。作為我們每個人在修煉過程當中都應該正確的認識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怎麼看你們所經歷的魔難和考驗呢?我告訴大家,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要清醒的分清個人修煉與邪惡迫害法是兩回事。這一切的安排給大法造成的干擾,要強加給我與法甚麼是絕不能認可的,所以它們要承擔它們幹的一切。這和當年耶穌被迫害呀、釋迦牟尼的弟子被害的時候有甚麼差異呢?它們要為這一切負責,它們也必須為這一切負責。我跟你們講過一句話,我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但是呢,在這件事情上,它們也充份的表現出了它們偏離法後心性所在的位置,充份的暴露了它們不純的一面,所以才使有些事情出現了許許多多不應該出現的和各種干擾,這和我們今天個人修煉的學員心性表現極其相似。宇宙的眾生都在正法當中,所表現的一切可能都會體現在人這兒,因為我在人這兒做。我們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難,我告訴大家,不只是針對個人修煉,是有高層生命藉著學員有業力和提高為由利用低層敗壞了的生命進行迫害從而考驗大法的因素,其實對正法來講都是破壞。大家不只是在承受人給你們製造的魔難。因為你們有修煉好的那一面,你們是偉大的神,很高很高層次的神都在考驗著你們,所以今天的事就變的史無前例的、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這麼一個魔難。這是從我們修煉人的角度上去認識它。但是呢,反過來講,我說誰也不配考驗大法。但是它們做了,那麼那就是它們的罪,它們都將為它們所做的一切去承擔。我只是概括的跟大家講一講這個情況。我講了我只是想利用它們的所為看清它們的心性安排它們的位置,反過來檢驗圓滿弟子。而且它們是利用最邪惡的生命破壞性的幹著這一切。

  作為師父來講,這件事情雖然碰到的魔難很大,因為你們是和這個法在正法時期同在的,在任何一個歷史時期或者是在將來的修煉當中人們都不會遇到這麼大的魔難。當然不是你們啦,是未來的人,因為他們只不過是個人的修煉。你們是和法連繫在一起的。

  過去的一年我有多種原因不講話,我不講話中我看到了學員們做的非常好,也就是說在我不在的情況下大家都能做好。了不起!你一方面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一方面又堅定的衛護著大法,真的偉大!這是因為你們在法上了,這是因為你們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這是常人做不出來的,常人絕對做不出來的。這是人類歷史上所沒有碰到的事情。別說想破壞我們的邪惡勢力想要銷毀掉我們,在歷史上都沒有這樣的事情,人也沒有這個本事。無論誰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鬥,最後的結果是明顯的。當然啦,通過這一系列發生的這些事情,我們的學員互相在認識上更加明確了。特別是在魔難初期的時候差異很大,有的人被震住了,有的人在思考:李洪志是個甚麼樣的人?有的人在想這個法正不正?針對人的所有心來了一個全面的考驗。無論你抱著任何一顆心走進這個大法來的,那麼都會針對你這顆心進行考驗。有人覺的大法的這方面好、那方面好,可是呢,今天這個考驗可是無情的,因為任何一顆人心都不能帶到天上去。

  無論在歷史上這個修煉那個修煉,我告訴大家,人從來都沒有修煉成過。因為呢,副元神是不入三界的、在三界以外微觀上操縱人的身體。一個人要想返回去根本就不可能。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而今天的正法中,不是你們有那麼大的緣份,也不只是偶然的,但是你們碰到了,你們真的能夠修回去了!(鼓掌)

  無論哪一個層次上的神只要進入三界就永遠不可能再回去了,這是絕對的。這也是一個歷史上從來都沒有人敢揭示的事情。因為它牽扯到人類會很快的走向毀滅。如果人知道了真相,沒有任何希望了的生命會無惡不做。但是我們大法做到了,我們也能夠做到,也起到了這個作用,所以我把這個真相講給了大家。(鼓掌)

  我們的學員呢,真的了不起。前一段時間,大家為了正法做了很多你們應該做的事情,在這一段時間我們有很多人都在向世人講清真相上做了大量的工作。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這宇宙大法的一個粒子,你們應該這樣做。當人破壞法的時候,當然誰也破壞不了這個法,宇宙的法怎麼能被人破壞呢?誰也破壞不了,但是呢,當誰要來迫害這個法,那麼作為一個弟子,作為大法的一粒子,你應該如何做呢?你不應該去把真相講出來、叫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講,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應該起這個作用。

  那麼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講,我告訴大家,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事情,所有的宇宙的神,不管他是正過來的還是沒正過來的,他們都在說我們太慈悲了。(鼓掌)你們知道嗎?在這個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的這一個時期當中有多少人被惡毒的謠言、被欺世的謊言所矇蔽,帶著仇恨的心理對待著大法和我的弟子,這樣的人在未來註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這樣,我們經過講真相使他明白事實,去掉了原來的想法與惡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鼓掌)我們在向世間講清真相並不是在搞甚麼政治鬥爭、針對某些事情在做甚麼。我告訴你們,這是你們的慈悲,是你們真正的在度未來的人!(鼓掌)如果那個人的思想不扭轉過來,大家想一想,那就完了。作為一個學員,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想從慈悲這個角度出發也應該做這樣的事情。把真相講給人,告訴他,也是在挽救人。

  另外我想藉這個機會,向所有美國、加拿大各級政府授予我們的榮譽和授予我個人的榮譽表示非常的感謝!(鼓掌)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我不能一一去向他們表示感謝,但是呢,我會把未來的美好帶給他們。(鼓掌)表現上我們求得世人對大法的支持,這是在人這兒表現出來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過來的。誰給予大法支持,從正面宣揚了大法,他就是給自己未來開創了生命存在和未來得法奠定基礎。(鼓掌)

  要說的話很多,我不想太多的講。我會選定一個時間走出來跟大家正式的把所有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大家講清楚。(鼓掌)但是我告訴大家,所有走出來的弟子,師父謝謝你們!(鼓掌)了不起啊!(鼓掌)

  我們每個人哪,都在為大法做著正法洪法講清真相的事情,我們沒有參與政治鬥爭。無論我們走到天安門去,還是去了中南海,還是在各種環境中向人講清真相。因為呢,邪惡不去迫害我們,我們根本就不會向人講甚麼真相,我們也不認為現在的上訪與講清真相是干擾任何人。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

  當然啦,通過這件事情我們徹底看見了每個學員他心性所在的位置,但是不管怎麼樣,大家在這件事情的開始經過了一個嚴肅的思考的過程,這都不算錯。因為給你這樣的機會讓你去思考:到底李洪志是甚麼人?到底這個法正不正?能夠走出人的,到了今天能夠走過來的,我告訴你們,你們就是闖過來了!(長時間鼓掌)大家已經知道,當時那真是鋪天蓋地的邪惡勢力,相當大,這些東西已經被銷毀掉了。(鼓掌)只剩下邪惡的人在表演了,而且所有有正念的人,不是指我們學員,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來反對這件事情。是因為過去的邪惡抑制了人,這個邪惡清除掉之後,人們都清醒了,在從新審定這一切,看待這一切。謊言、假相都將被一個個的揭穿。(鼓掌)

  本來有很多話要跟大家講,大家可能也有很多話想問我:這麼做對不對?那麼做對不對?我告訴大家,你們整體上都做對了。那些枝枝節節的,還有一些個別事情把握不準的,我想你們在自己走向圓滿的過程中都會做好。(鼓掌)因為在這一年多來呀,實踐證明,在我不在的情況下你們確實做的很好,確實做的很好,非常好!(鼓掌)出現的一些個小的問題和個人的問題代表不了大法。這也是有人安排的,說它必然也行,實際上也是安排的。在哪一個時期,哪個人甚麼樣的表現,哪一個時期這個人將幹甚麼,就包括在拘留所堶情A他過去一直表現很好,最後他也反過來了,他不學了,他也不煉了,還動員我們其他人。大家想一想,這能是偶然的嗎?任何事情可能都不是偶然的,因為呢,一個修煉的人在你修煉過程當中一直走到最後的一步都離不開對你的根本考驗。而我們真修的大法弟子在考驗中一個都沒掉下去。

  我就講這麼多。有機會我會跟大家詳詳細細的去講。(鼓掌)無論是被邪惡勢力奪取了生命的,無論是在拘留所堙B被判刑的,無論是在不同情況下遭受痛苦的、流離失所的,和我們在國外的學員和在其它環境中的學員,你們為大法所做的一切事已經建立了你們的威德。走完最後的一步,希望你們做的更好,真正的圓滿!謝謝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