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於芝加哥

  大家好!(鼓掌)又有一段時間沒和大家見面了,特別是我們在座的有一部份是新學員,這種法會對新學員來講很難得,對他們提高是很必要的,對他們的促進非常有好處,所以我們才召開法會。這次芝加哥法會後讓以芝加哥為中心,把中部地區學法組織起來,我覺的呢也很有必要。同時我藉這個機會和大家見一見面。大家在這一段時間的修煉過程中有哪些提高,有甚麼樣的認識,在你們談心得體會中我也想聽一聽。昨天記者問我:說你一生中甚麼事情感到最高興,當然我一生就是在做這件事情,對於常人東西我說我沒有甚麼最高興的,當我聽到或者看到學員談心得體會的時候我最心慰。(鼓掌)學員的每一步提高,都是很不容易的,吃了很多苦。在這個現實利益的社會當中,在人世的情中,能夠放下心來,能夠做到不和常人一樣去對待矛盾,這不是嘴上說說就能行的,實際去做很難的。在世間這些利益面前不動心,在氣恨面前還要微笑著對待著這一切,矛盾中還要找我們自己的原因,這是常人做不到的。實際上在過關中是很苦的。

  所以當我看到你們的心得體會,或者聽你們談心得體會的時候,我都能夠知道你們所有走過的歷程。每一個人修煉的過程都可以寫一本書,有的是你們自己知道的,有的是你們還不明確的,不知道的,還有背後的其它的因素的原因。等你們圓滿了之後,你們會看到每個人所修煉的過程就是你們自己建立威德的過程,那個時候才能看出一個生命的偉大。(鼓掌)歷史上有多少人能修出來?寥寥無幾。從歷史中流傳下來一些修煉人的故事、神話傳說中大家知道一些。世界上有這麼多的人,為甚麼大多數人都修不了,為甚麼沒有更多的人能修成,就是人放不下人。人總是用人的理來衡量著一切,包括現代人在科學中的認識,在修煉界出現的神奇,或者是在宗教中人們對信仰的虔誠,人總是用人的標準,用人的境界,在人後天養成的習慣思維方式中衡量著這一切,永遠也衡量不清楚。人在利益中越來越現實,人是放不下人的,所以歷史上才沒有多少人能夠修的出來。當然啦我今天是把這個宇宙的真法講給了大家,法無所不能的一面也體現了出來,再有目前確確實實很多人也真的能修,也真的能修上來,才有這麼多大法弟子,才有這麼多人在精進,才有那麼多人在未來中圓滿。(鼓掌)

  記者總是在問我,為甚麼有那麼多人學?在他們的眼中覺的太不可思議了。世上好多人不只是記者都抱著尋找為甚麼的這樣一個觀念看大法書。拿起《轉法輪》的時候,他還在找,為甚麼有這麼多人學,媄鋮鴝釵閉し礡H結果翻來翻去甚麼也沒看到。(笑)因為這種心本身就是一個強大的障礙。無求而自得,在人類社會中任何一種事情都可以通過努力奮鬥而得到,唯獨超越常人的事情是通過人認為的努力和奮鬥得不來的。恰恰相反你得放棄那種尋找甚麼的執著才能得到法理,這是和人類的認識截然相反的。所以很多人都是抱著人的認識在看待一切,永遠也看不清楚。我們為甚麼有這麼多人來學?是因為有那麼多人看到了宇宙的法理,就這麼簡單。那麼為甚麼有那麼多人看不到宇宙的法理,那就是人的悟性問題。有的人他就是在用人的觀念、人的執著衡量著這一切。而有的人他沒有抱著任何觀念,他就能夠看到法的所在,他就能看到法的實質。(鼓掌)甚至有些人他後天養成的思想怎麼都放棄不了,他用帶有觀念的思想看待一切事情的那種方式來看待大法。一看甚麼東西,就用常人中形成的觀念來衡量,而他的觀念本身是對的?是錯的?是不是真理?他自己卻不去切實的想一想,這也是造成很多人得不了法的一個原因。通過這一段時間的修煉,有許多學員啊確確實實提高很大,特別是老學員,都能在法中認識法,真正的體現了一個修煉人不同於常人的境界和表現,真的了不起。

  修煉中有的學員一再跟我講,為甚麼修煉這麼長時間了還有許多常人的不好思想還經常的反應出來,甚至有的思想反應的相當不好。這個問題我已經跟大家多次講過了,修煉的人真正的要把人的執著心去掉是很難。但不是說修煉中還有執著心就修的不好了,你們感到自己有執著心本身就是提高後的表現。其實修煉人表現出來的執著已經是減少後的表現了。有時反應出來的思想很不好,是因為它就是那麼不好,那是以前不修煉時在常人中生成的。常人就那樣,所以在常人中也覺察不到它不好。隨著修煉不斷的提高,就會越來越少。但是沒有全部去掉之前,它雖然越來越少,表現上它還是那麼不好,所以有的學員修了幾年了發現還有那麼不好的執著心,就是這個原因。

  另外過去的修煉人都沒有真正的去掉執著心,只是在壓制或抑制了那些不好的心、不好的思想。只有大法修煉的弟子是真正在徹底去掉一切的執著,因為只有大法才能做到。

  由於修煉人執著心與不好的思想在不斷的減少,執著心與不好的思想表現上也越來越弱,那麼修煉人的表現與常人區別也越來越大。作為修煉的人心性多高,他的功多高。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在修煉當中執著心與不好的思想少了,看問題與常人不同了,你的思想境界上去了,那麼你的功也就上來了,思想境界上不去這功也就上不去。不是像人認為的功高了、有了神通怕得道以後幹壞事,所以才強調重德。那樣好像是不重德對修煉人本人也無所謂了。不是那麼回事!是你不重德根本就修不上來。我也談到了物質和精神是同一性的問題。宇宙的一切物質都是真、善、忍宇宙的法理所造就的。一切物質、一切生命因素都是由真、善、忍特性所成,你不符合他你就上不來。精神和物質是同一性的。今天不想講的太多,因為法會只有一天,很多人要發言。這樣我們還按照慣例,上午大家發言,沒發言的下午再繼續發言。剩下的時間,我再給大家解答你們修煉中的問題,然後大家可以提條子,現在我就講這麼多。(鼓掌)

  整個上午還有下午一段時間學員都在談心得體會,講的非常好。而且有的學員對法的認識很高,這非常的好。也就是說我們這個法會達到了目地,通過學員互相之間的談體會、交流,更多的人能找到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和差距。看人家怎麼修的,我們應該怎麼樣趕上來。實際上就要起到這樣一個作用,不能把個人修煉流於一種形式,而要真正的能夠起到使學員提高的作用。我覺的我們這個法會開的很好,下面我就利用這個下午的時間給大家來解答問題。

  弟子:很多人和我一樣不知道當我們在煉功時,除了第二套、第五套功法,是否可以能做多少遍就做多少遍,能夠做九遍嗎?

  師:我想沒有問題。特殊情況你們有時間就多做一些,沒有時間你就可以少做一點。但是通常大家就要按著現有這個煉功要求的遍數煉下來,那基本上就能夠使你保證修煉了,特別是集體煉功時一定要統一。當然了,修煉如果你有時間能再多煉一會當然更好。主要是考慮大法今天修煉的方式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你們的修煉要和常人社會的這種形式結合起來,所以過多的要求煉功呢會影響工作,會影響學習,這樣就不能擺好這個關係。為了能夠使修煉達到目地我已充份考慮到這一點了,按照要求的遍數去煉就能達到目地了。但是你煉的遍數要多呢,也沒有問題,因為我講了實在要忙起來的話,你少煉了,以後有機會多煉再補上也行。在煉功上可以根據自己時間調整,但是在心性的提高、在學法上可千萬不能含糊,沒時間也要擠時間去看書,這方面可千萬注意。

  弟子:換句話說對於五套功法,每一套不同功法應當各自做多少遍?

  師:這個按照我書中的要求就夠用了,如果你有時間可以多煉。按照磁帶的時間煉下來就行了,就達到要求了。

  弟子:您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母親對孩子的愛不能成為修煉人的執著,謝謝您,我就是那個母親,我買了《法輪功》給了我兒子。

  師:母親對兒子是疼愛的,母愛這是人間缺少不了的。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要把這個愛變的更高尚、更廣義,使更多的人感到慈悲,使所有的小孩都能夠感受大法弟子的慈悲,使我們這個心擴大到對所有的人都慈悲,那更好。同時大家在修煉中也要注意一個問題,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煉要處理好家庭與親朋好友的關係。要善,要慈悲,不能人為的對誰都冷冰冰的,這不對。修煉人真的達到放下情的執著和你們自己非要這樣做那是完全是不同的。所以提高是一個漸進過程中反映出來的不同狀態。那麼在修煉過程當中,你可以去愛護你的子女,愛護老人,這沒有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也沒有錯。關鍵是不要過於執著,因為修煉的人就怕執著,任何一根繩子拴住你,你都離不開。

  弟子:這個美麗的地球正在被人類暴力、工業污染所嚴重的破壞。(一)這個脆弱敏感的地球能夠維持多久?

  師:目前我不去講這些為好,即使我把它的真實情況講出來,人一時也不會相信。至於我們修煉的人對於地球能維持多久,這都不用去管它。因為它維持多久與你個人修煉都沒有關係,因為你要超越常人,你完全要達到一個超常人的狀態。在返本歸真,在修煉之中,你已經漸漸的在脫離常人的狀態了,任何一個天災人禍與你都沒有關係了,所以還是不管它為好。

  弟子:(二)作為法輪大法修煉者我的慈悲是否也應當延伸到地球及各種生物?

  師:修煉人的慈悲是廣義的,我們可以慈悲一切眾生,因為一切眾生都是在苦中。但是,我們絕不能夠把動物和人平等對待。因為甚麼呢,我告訴你們一個真實的情況,地球上的繁榮是為人類而造就的。一切生物,包括植物和動物都是為人而存在的,所以絕不能把它們混同於人。對於其它生物的慈悲和愛護絕不能夠超越於人對人的愛護。你可以去看一切眾生都苦,可以慈悲它們,但是絕不能同等對待。

  弟子:地球會通過疾病、火山等自然災害的手段來保護自己嗎?

  師:地球上的一切都不是偶然存在的,地球上發生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原因的。但是不是你這樣認識的,是神在維護這一層法理與生命。自然災害、疾病等是人為的原因促成的,也就是人類業力大了促成的。人要是人心變的非常不好的時候,那土地就會貧瘠,水就會缺乏,自然災害就會多,甚麼火山地震都會有。因為這一切是為人而造就的,人好一切都好,人不好了一切都不好。

  弟子:人類如何能夠成為地球上更好的居民?

  師:提高道德,人類要是能夠把道德昇華到他最好的狀態,我想一定會減少自然災害和各種對人類威脅的疾病,包括戰爭。如果人類的道德要昇華不上來,一切可能都會有,其實一切不行了就是因為人心不行了。我剛才跟你們講一句話,我說這個地球是為人而造的,為人而成的,那麼人不行了,也就相應的都不行了。

  弟子:我多次看到或聽到別人或自己身上發生的奇特的事情,我知道以前都曾經發生過,但我回憶不起細節,可我百分之百的清楚以前曾經看到或聽到過我所看到或聽到的,卻記不住,直到它又發生。這是為甚麼?

  師:這是一種感知的功能,感知了一些過去或者是未來的事情。這宇宙的結構就是有不同的時間存在,不同的空間存在。這個問題我們在《法輪功》堙A和《轉法輪》堣w經談到了。另外我們這個空間一切都是由分子構成的,空氣啊,鐵啊,包括這個麥克風啊,包括人的身體啊,人的眼睛啊,所以人看到的就是分子構成的世界。而分子它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粒子,它是由更微觀的粒子組成的。分子可以組成我們現在人看到的這樣一個人類生存的環境。那麼比人類能夠看到的這個分子粒子更小的粒子組成的世界,人的這個眼睛就看不到了。那麼人就必須得有那樣的眼睛,也是由那麼微觀粒子組成的眼睛,才能看到那一層。修煉的人可以看到是因為在修煉中打開了更微觀的眼睛,其實微觀的粒子也是由更微觀的粒子構成的。那麼每一層粒子都有眼睛存在的形式。修煉人就是使那個眼睛能夠發揮作用,能夠起到和人這邊溝通起來,你就看的到了,這是從另外一角度講天目了。

  弟子:我在多倫多法會上發了言,許多人跟我要我的發言稿。他們說對西方人洪法有好處,那麼我可以散發我的發言稿嗎?

  師:如果我們學員有目地洪法用是可以的,給也就給了。但用過就不要做學習或大家都來傳著來看的東西,不要影響法,不要去組織散發。特殊情況洪法時需要用,給也就給了,那就屬於另外一回事了。

  弟子:我們不斷收到從很多地區帶來的向李老師誠摯的問候,因為條子太多,特將它們整理如下:從中國大陸來的問候,包括以下地區:遼寧省葫蘆島市、威海、瀋陽、廣州、昆明、鄭州、重慶、寧波、盤錦、保定、十堰、南京、哈爾濱、天津、遼寧營口、平頂山、廣東中山、秦皇島、石家莊、北京、煙台、湘潭,他們都十分想念師父,並請師父放心無論在遇到多大的干擾與考驗也動搖不了他們堅修大法的決心和信心,向師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鼓掌)美國華盛頓地區、密西根州、休斯頓、佛羅里達、加州屋侖、芝加哥、新加坡、加拿大、多倫多、印度尼西亞弟子向師父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他們都表示堅修大法勇猛精進,直至圓滿。

  師:學員表現的非常的好。能夠這樣的認識大法,其實是他們修煉中對大法的深刻的理解和他們對修煉本身的深刻認識,才能夠做的到的。

  弟子:請問師父,當耶穌要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的弟子都在幹嘛?請師父轉告世人及天上,我們大法弟子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

  師:(熱烈鼓掌)謝謝大家!修煉人不被常人思想帶動,大家是修煉者。我謝謝大家對大法、對師父的這顆心我都知道。

  弟子:弟子在身體消業時,自己越難受就越為您難過,不知師父又承受了多少?

  師:不要過多想師父啊,不要想這些事。

  弟子:一個腦血栓病人,您被灌了一碗毒藥。那麼一個癌症病人呢?一個被敕死刑的人呢?上億的弟子您要承受多少?

  師:我告訴大家,因為在座的大家都是修煉的人,能感受到師父的一些情況。其實我的事是不能夠輕易講的,而且我感覺越來越不能夠在常人社會中講出來了,人越來越不能夠接受,人也搞不懂了。你們將來都會知道,只要你圓滿,那個時候你會發現你自己的偉大和你的師父也是對的起你們的。(鼓掌)

  弟子:大法在國內的形勢我理解,對每一位國內的修煉弟子都是一次通向圓滿的大考驗,可是在國外的弟子仍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舒適的修煉著,我們怎麼能圓滿呢?

  師:不能這樣看這問題,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國外有國外的情況。大家想一想,我們有些學員哪他吃飯都成問題,他還在堅修大法,吃不上飯也不會放棄,每個從中國來到美國的學員有多少都是經過打餐館,甚至於幹很低等的工作才維持過來的。有的時候,面對的考驗很大,甚至於影響你的前途、未來都能不動心,那也就夠了。不是說每個人非得都得遇到同樣的問題。其實我想,這個很大的難,並不全是針對學員本身的,它是針對整個大法的。在這樣的困難面前能夠走正,這是至關重要的。法的偉大能體現出修煉者的偉大,因為大法在世間這一層表現的金剛不破,大法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是至關重要。在很多次的魔難當中,我看大家都走過來了,大法經受過考驗。(鼓掌)

  弟子:有些弟子回國反映情況。

  師:這些事我們個人都不要去做。其實我想,中國政府對我們的情況是已經很了解了,他們完全知道這些人是好人。至於說將來怎麼對待我們,我和大家也都在觀察著,就是這樣。

  弟子:做大法工作的弟子,有的十分繁忙,學法、煉功時間少,也難以靜下心來,這個情況應該如何對待?

  師:無論怎麼忙,哪怕是做大法的工作,也要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只能是這樣。對於學員來講,每個人有自己的工作,有家庭的事,有社會上的事,還要學法煉功,是很難。難也許就是在走向覺者的路上建立威德。另外講一個問題,幾乎每個大法弟子在初期得法時都是不容易的。不是說有人堵在門口看著不讓你進來。往往表現在心性的考驗上,看你的心怎麼動,在得不得法的問題上看你的心怎麼去動怎麼去對待。有的人就能走過來。過去很多學員都知道我在中國辦班的時候,只要我在那一開班,離我不到一百米,保證還有一個假氣功也在那媔}班。邪惡不叫人得正法,說是所謂的考驗人,看你進哪一個門,往往都是這樣的。釋迦牟尼當年傳法的時候,大家知道當時有許許多多的邪門歪道在破壞,在這種破壞中也只能看你要哪一門,只能是自己選擇了。老子在傳法的時候,出現了諸子百家各種學說,那時只能看你進哪一個門了。任何一個時期只要有傳正法的,保證都是這樣。對於只是修煉是可以這麼安排的,但是對今天的正法來說這樣的安排就是在破壞正法,是不能承認的。是徹底否認的。

  弟子:國內弟子寫的很多公開信,我覺的應該在西方中文報紙上登出來,但有的學員說寫的太高,政治性太強,如何看待?

  師:這些事由各地負責人把握一下,不要參與政治。別人這樣對待我們,但是我們不能夠同樣對待別人。在任何情況下,也不參與政治。

  弟子:從微觀粒子到宏觀粒子的組成結構上看,人體的分子不是最小,也不是最大,如何理解人類社會是法在最低一層的體現這一法理?

  師:這個很簡單,這個宇宙的中心它肯定不會最大,最大就成了宇宙的外殼了。所以宇宙的中心正好是大小粒子的中間粒子,從最微觀的粒子到整個宇宙的外殼最大一層粒子,所以是整個粒子的中間,才能是這個宇宙的中心位置。人體也是這一層粒子組成的。

  弟子:有的弟子花大量的時間,在網絡上和一些佛教居士討論各自看法,回答他們提出的問題,希望能夠因此使他們得法,這種做法是否有效?

  師:我想這個倒沒甚麼大關係,但是我們千萬把握住不跟人家去辯論。佛度有緣人,他不想得也沒有辦法。你們只能把法理告訴他,頂多也就是勸善,不要跟他們去辯論,包括他們罵人學員也不要和他們一樣,他是人。出家人不得正法也是常人。

  弟子:希望佛教居士能夠得法,弟子們為此看書煉功時間減少,是否魔或業力干擾?

  師:有可能那就得不償失。叫人得法是好事。如果你們也煉完功了,看書休息休息在網絡上看一會兒,無所謂。單為這些而影響你們修煉那就得不償失,那就不要這樣做。

  弟子:道家重點修「真」,佛家重點修「善」,有無法門重點修「忍」?

  師:吃苦能起到一種消業的作用。但是吃很多苦也不一定消多少,因為人不修煉而消業是很難消很多業的,是承受不了多少的。過去在釋迦牟尼的時代就有專門苦修的,專門去吃苦。這種人一直都有,在冰天雪地堙A凍自己啊,用鞭子抽自己啊,用刀子割自己啊。這種修煉從來視它為小道或是不走正路的,不得正法大道最後我看都得不了正果,所以他也就很難修出三界。也容易形成另外一種執著,為消業而消業。

  弟子:弟子堅信大法,妻子是常人堅持要墮胎,弟子很為難?

  師:現在這些複雜的事也是真多。那只能是勸她不要這樣做,因為墮胎對人來說是犯罪呀。大家知道任何物體當它一產生的時候它就是有生命的了,包括工廠堻y出來的機器、產品。只要生產出一個東西,產品一出現,在另外的空間堙A它就有一個靈體注入了,所以甚麼都是活的。懷胎的嬰兒那明確的說就是人哪,打掉了,就是殺生、殺人。別看沒出生呢,墮胎這就是殺人。人以為在肚子堥S有生出來,你打掉沒甚麼,那是現代觀念變異了的人這樣看。神和超越常人的一切高級生命都不這樣看。大家知道當生命他要轉生的時候就要投胎了,投胎了以後他的生命就進入世間生命的輪迴。那麼神就已經安排了他的未來,可是他連生都沒生出來,就殺掉了,那這時候大家想一想,他去哪堙H他很可能要等到安排中的幾十年後的終年,像人應該活到那個七、八十年以後才死,才能夠從新進入到第二次輪迴。那個時候才有神去管他,那麼小不但把他殺了,而且把他置於一種極其痛苦的境地上去了,可他卻是那麼幼小的生命,可憐至極啊!是吧。

  弟子:在《轉法輪》一百一十七頁上說到:「這是我們在末法時期最後一次傳正法」。請問師父,是否可以理解為在歷史的未來,再也不會傳這麼大的法?

  師:說到這我先解釋一下甚麼是末法時期,末法時期我告訴大家是甚麼意思。有些社會上的常人哪、記者啊,他不懂裝懂。他一聽到談末法時期,他就說不好了,這個法輪功在談世界末日。他根本就不明白怎麼回事。末法時期這個話是釋迦牟尼佛講出來的。它是甚麼意思哪?釋迦牟尼說:在我在世和不在世以後五百年中,人們都可以按照我的法去修煉,可以得度;五百年以後,就是我傳的法到了末法時期,末法就是那個法已經到了最後了,到了法已經不行了的時候了,是這個意思。就是不能夠使其度人了,末法嘛,末法怎麼度人呢?就是他講的這個法的末期,是這個意思,與宇宙甚麼劫難根本就沒有瓜葛。而且現在是末法時期的末法時期,那個釋迦牟尼不在世二千五百多年了,已經超過四倍了,末法的末法都沒有了。但是人嘛對佛總是有尊敬和信仰,還維持著佛教的形式,但卻很難修出來。也許未來再也不會有傳宇宙大法這種事了,我也許不會再來了。

  弟子:請問師父在修煉截止日期之前得法的人有機會圓滿嗎?

  師:這話現在講起來早點。大法現在的修煉弟子和將來的修煉人不是一回事。現在是在正法,而你們是在正法的最低一層次中得法同時又是參與在世間圓容大法的一份子。也就是說你們現在的修煉和正法的整個這件事情是連繫起來的,所以真正的偉大之處在這堙C能夠在世界上助師證實法,這才是最偉大的。因此你們的得法就不像歷史上其它修煉得法那麼艱難,而且將來能夠穩住心,穩定大法,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不只是看你個人的心性問題,也同時對法作了貢獻。這是真正偉大之處,未來人修煉就不是這麼回事,他只是修煉者,只是個人的修煉。當然了,未來人修煉也會用我傳的大法去修煉,所以有許多人,有大批的人會得度。將來也會這樣,這也是限定在一個歷史時期的。再以後,這個法就不再給人留下來了。這個法不能夠給未來的人留下來作為文化,這是絕對不行的。

  弟子:如來佛的天國是由他的玄關演化來的,還是他自己造的?

  師:甚麼叫如來呢?如來的本身的涵義,就是帶著如意法理而來到人間,是帶著圓容不破的如意真法理而來。可以這麼樣翻譯,因為它不是中國話,是古代梵語。在天上把如來稱為法王。如來都有自己的天國世界,所以他要管理他自己的天國世界。而他的管理完全是用善、那種慈悲去善化眾生,不像人的這種甚麼行政手段,不是這樣的。那麼他的世界是哪堥茠漫O?有兩種主要情況,一種是大多數佛、道、神與眾生他就在那一境界產生的生命,另一種情況就是他在修煉過程中和他的威德同時建立起來的,那說具體點,其中包括初期修煉中的玄關修煉方式修出來的一部份。神佛的情況用人的話講出來就是不太美好,修煉過程中你可以叫它玄關。偉大的佛修成圓滿,和他的世界同時圓滿已經成為現實的時候,你就不能夠再這樣去比喻它了,那就是不敬了。他偉大的一切已經是佛與佛世界的莊嚴偉大的體現了。

  弟子:看了師父寫的「我的一點感想」的經文後,有的學員心情很重,並四處發信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師:中國政府關於引渡這個問題已經提到了這是造謠。不管是誰造的謠了,反正是說造謠了,那就是說沒有這件事情啦。沒有這件事情,它肯定是有出處的。我知道,這不是代表中國政府幹的,也許是別有用心的人想利用法輪功往上爬的人幹的,想要使法輪功和中國政府對立起來的這些人幹的。

  弟子:最近國內發生的一切,除了在考驗國內弟子能否圓滿外,是否也存在著針對大法本身破壞的因素?

  師:這些事情大家都不要管了,既然中國政府已經發了二十七號文件,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本來大家都是修煉的人,不執著於常人的事情。對常人所做過的對也好,錯也好,我們都不記在心上,就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但是至於說怎麼對待我們,那是他們的事,大家只管去修煉好了。我這個當師父的也在觀察著。現在大家也別再提那些事了。但是如果中國大陸國內的學員因為修煉出現被迫害的事情,那當然我與國外的學員也是要關心的,這一點是肯定的。

  那麼從高層空間來看就是有舊的勢力利用低層空間不好的生命在破壞。

  弟子:老師說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不能圓滿。我覺的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愛那些攻擊老師和大法的人。

  師:(笑)大家記的我講過這樣的話,我說你們都是修煉的人,我不是,我是傳給你們法的人。大家想一想宇宙的法理給宇宙不同層次的生命、不同狀態的生命開創了他們生存的環境,造就了不同層次的生命,那麼人連這個宇宙的法都能反,他在這個宇宙中將去哪堜O?沒有他的位置。這樣的人他都超出法之外的壞了,那他還不是壞人嘛?破壞法理的永遠都不能和你們個人的敵人相提並論。你們要愛你們的敵人是甚麼意思呢?因為你們每個人都在修煉,要慈悲。你們不能夠僅限於你對我好我就對你慈悲,你對我不好我就對你不慈悲,那和常人中的你對我好,我對你好有甚麼區別呢?沒有區別。因為你們是個修煉的人要超出常人境界的,要高於常人境界的。常人這麼低,你那麼高,你把低於你那麼多的人作為敵人這應該嗎?當你把這個人作為敵人的時候,你是不是也降到這麼低來了,降到常人這來了哪?是吧。所以神是從來沒有把人當作過敵人的,人也不配。從慈悲的角度來講也不能把人當作敵人。

  但是破壞法與正法那就是兩回事啦。無知的情況下隨和了也不行,無論人做了甚麼都得去承擔。你們所有坐在這兒的修煉人,你們在歷史上做了甚麼,你們也同樣承擔過去了。人做了甚麼都得承擔,不要以為自己是被動的,或者是信口開河,或者是在壓力面前才說的、才幹的,或被邪惡所操縱的,不管這些,這都不能成為理由。

  弟子:現在才體會到老師用最慈悲的方式,在人間正法如此不易,是否在上邊正法比這難的更多,請師父略示一二?

  師:(笑)其實,上邊的生命他不會像人有那麼多壞思想,他是沒有人的思想的,但是他也會固守他自己的觀念。每個生命從很好時期敗壞下來的時候,他沒有感覺,眾生都不知道自己敗壞了,眾生都喜歡把自己與不如自己的生命相比,還都覺的自己還比別人強呢。都在這樣衡量著,其實他是和敗壞下來以後的人在比,不是和宇宙要求生命的標準比。神他雖然沒有人的思想,但是他也不符合了他那個境界的原始標準了。在正法中,他們在保全自己時形成一種勢力和障礙,干擾正法,嚴重到破壞正法。宇宙的法理是一樣的,誰幹甚麼了都得自己去償還。

  弟子:深感老師和大法給予我們太多,而我們付出太少,尤其在大法和國內弟子經受如此嚴峻考驗時,我們除了堅定實修,還應如何做?

  師:大家只管去精進實修。只要沒有人干擾你們煉功,天上地下眾生就都有救了,因為誰干擾了正法都將被淘汰。其實大法弟子也就是為了修煉而已,沒有求得太多。個別人不理解我們,給他時間去認識好了。你罵,你攻擊,我們不會跟他一樣去對待,我們修我們的就夠了。人做了甚麼他都得自己去承擔,這是一定一定的。

  弟子:大連弟子問師父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前一段時間有的輔導員、甚至分站長把家堛漲悎v法像和大法的書都藏起來了,並叫學員也這樣做,說是為了保護法和大法的書。

  師:這個問題不要提了,我們有的人,看到大法受到傷害和損失的時候,想一些用人的辦法應付應付,也不為過。但是,大家要儘量保護好大法的書,這樣去做比較好。如果是因為有怕心而做的,那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要求。

  弟子:新疆庫爾勒全體大法弟子問師父好。

  師:謝謝大家!

  師:這麼多,我就一塊念了。

  弟子:牡丹江弟子問師父好;北京人定湖公園、大慶數萬弟子、南昌八一公園全體弟子、北京航空部及六院弟子,台灣學員想念師父,德州奧斯汀全體大法學員、秦皇島大法學員、第一軍醫大學大法弟子、深圳弟子向尊敬的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真好!這些弟子是真好!

  弟子:河北、山海關、朝陽、湖北的潛江、美國中部弟子問師父好!

  師:謝謝大家!

  弟子:學了好幾年,也天天學法,可是遇到眼下形勢問題稍複雜一點,就茫然失措。聽別人說的都有道理,自己卻用不上法,甚至迴避關鍵問題,用簡單機械的忍,內心深處是保全自己不犯錯誤,這其中的執著如何去?

  師:這倒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只是個決心的問題。我想最好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堅定了正念執著就容易去。用法來衡量對和錯,其實多學法本身就是在去不好的東西。

  弟子:老師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七十七頁,有一段話是:「老樹死人不樹活人」,請老師明示。

  師:就是過去總喜歡樹立一個死人為榜樣。他生前多偉大呀,死了之後人們才紀念他。活的人他不去紀念,活的人就不能這樣做,認為活的人說不定哪天又犯錯誤了,樹立起來再打倒就不好辦,所以往往樹死人不樹活人。這是人的事啊!其實當說一個人好時也不一定非得把此人說的甚麼都好,常人能無過嗎?如果不是這樣,那說誰哪方面有成就,也就用不著擔心。人會有錯或再犯錯了,在這些方面人的智慧是太有限了。

  問:當決定是否要搞活動時,需要輔導站的負責人或總站的負責人認定嗎?如果是的話,如何保證他們悟的正確?

  師:我知道你是怎麼回事,人啊總是在用人的思想衡量著修煉的人,永遠也想不明白。今天我就這樣說清楚吧,用你常人的觀念來衡量我與法輪大法的這些人,你就永遠都想不明白、研究不透。有人說,為甚麼去中南海的那些學員有這麼強的組織性、紀律性,我們每個學員心堻覺的好笑,因為這個詞兒用的好笑。到現在常人社會也不理解,還在用這個詞,因為他們永遠都不會理解修煉人。我們不需要甚麼命令,不需要甚麼動員,每個人在自覺的和不自覺的,無論單獨時,和大家在一起的時候,都會做的非常好。修煉人知道怎麼去做,修煉人知道自己不應該幹壞事,應該幹好事,修煉人知道自己在甚麼樣的情況下還保證自己是一個好人。大家知道去中南海的人默默的沒有口號,有人就想怎麼誰也不喊哪,怎麼有這麼強的組織性,都站那不動。這當兵的也得訓練訓練才能達到啊。可是今天的人類社會中的常人誰也不知道人類敗壞的根本原因是人心、思想道德敗壞了。如果人的心正了,思想道德水平昇華上去了,你看看他不需要你組織,他知道他幹甚麼都要幹好。很多人都知道,每當煉功之前,大家往往說話的、走路的,幹甚麼的都有,音樂一響,唰,齊齊的,沒人動員也沒人喊口號,站的筆直,比當兵的還要整齊。(鼓掌)因為修煉人知道我在哪堻應該做好,何況在大法中!這就是他們不理解的。那學員走了之後,把警察抽的煙頭都撿起來了,地上乾乾淨淨的一張紙都沒有。(鼓掌)他們就更認為怎麼紀律這麼嚴明啊。其實這些修煉人真的不容易被常人所理解了,常人的思想與修煉大法的人思想相差太遠了。他們是常人,永遠都會用人自私的思想看待一切,而人的思想又非常複雜,有搞政治的,有搞經濟的,有當記者的,有當警察的,他們都會用自己不同的後天形成的觀念看待這個世界和一切事物。而這些修煉的人是超越常人的,所以他們用常人的觀念就理解不了,也認識不清修煉人。大法學員在哪堻ㄦ|做的很好,真的像有些人講的法輪功對全世界任何一個政府和民族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鼓掌)

  弟子:秦始皇是否殺多少人都沒有業力,因為是天象變化?

  師:不是,有的人是與他自己的為人有關係,有的是天象造成的。秦始皇統一中國這是歷史的必然,是天象造成的。一個政權的變更也是一樣,這步棋天上的神已經擺在那了,所以它就是這樣了。那麼至於說在這個過程當中採取甚麼手段對待世人,那是人的選擇。所以說當一個常人有了權力、有了地位,他怎麼樣為人,在他生活的過程中做的怎麼樣,那是他自己的事兒。有的人很可能利用他有利的條件做了許多的善事,那來世得福報。一生報不完來生還得報,說不定幾生當大官,反正福份太大了一生都享受不盡。那麼也有的人很可能利用他的權力幹了許許多多的壞事,他本身道德要不高尚,心胸又狹窄,那麼就會幹很多壞事。幹多了就會損壽,而且下一生還得惡報,惡報那當然大家想一想,也可能沒錢、沒權、要飯、受苦。惡太大了,一生報不完,說不定報幾生。老人看到人大難臨頭時經常講前世沒幹好事呀,(笑)講的真對。

  弟子:緣也是物質,對嗎?如何理解緣?

  師:鑽牛角尖了,當然不排除物質因素。緣我已經清清楚楚解釋過它是甚麼,它是一種表現,同時也是一種實質的連繫。而這種實質的連繫不表現在常人的狀態下。我和你拴根線,走到哪咱都拉在一起,不是這個意思。那是在另外空間媗斢{的,人是看不見的,所以人又說不清,就起出個名字叫緣,有緣,有緣份。當然這宇宙中的一切其實都是物質,我講了精神就是物質,物質就是精神。

  弟子:似乎所有正法,都說男高於女。佛教似乎說要積很多德才能轉為男身,而佛只是男像,女像似乎沒有實質意義。老師選擇男身,似乎沒聽說過女佛?

  師:我在多次講法中已經談到這個問題了,男佛女佛都有的,男如來女如來都有的。人在修煉中,達到羅漢果位的時候就出三界了。羅漢不只是一個果位,有初果羅漢,有正果羅漢,有大羅漢。達到羅漢果位的時候,不管他是男的女的,在這個層次中圓滿那都是男身。羅漢果位是出三界的頭一個果位。達到菩薩果位的,不管大菩薩、小菩薩,不管你是男人修上來的女人修上來的,都顯女身像。你修出來的身體達到菩薩境界中圓滿的,你所有在修煉過程中的身體都是女身,所以你未來的身體就是女的。當然神他是會變化的,但是他固定的身體那就是這樣。如果一個人修成了佛,那都是男身。如果修成了如來佛,不管是男的女的都現他本來身,就是說他原來生命到底是甚麼就現甚麼。原來是在世間上修的過程中身體的不同,達到如來佛的時候,他的元神是甚麼就是甚麼身。當然也有特殊的,我們講普遍現象。那麼其實世上的人是來回轉生的,是男是女由福報與因緣關係而定。看其是女身,很可能是男人轉生的,也有些男的他是女的轉生的,這埵s在業報的問題。我這堥S有對女性的歧視。過去在佛教中也講過,釋迦牟尼也親口講過這樣的話,說人要轉生男身得前世積德才能轉生男身。不管你是男的女的,你做了不好的事,或者在哪方面做了不好的事,你來世可能轉生女身,過去是這樣的。現代的人不存在這問題。將來還會存在。而且我有很多女弟子修的非常的好。得法前有人還特意要轉成女身來修,這有一個歷史的原因,也許女人不容易造大業吧。

  弟子:我在向周圍人洪法時,他們都說我們如此投入的學法、煉功、洪法,他們無法理解,我們覺的沒有做到師父教導我們的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去修煉,從而障礙了別人得法,我們是不是已經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

  師:沒那麼嚴重,沒做好下回改正。大家都想讓更多人得法,救度世人。人世間,甚麼東西都是無常的,任何東西你都不會生帶來、死了帶去,都帶不走。唯有修煉,佛法你一旦得到之後,就可以永遠的得到。這個可以生帶來死也可帶的去的,那麼他就是最珍貴的,所以你給人甚麼都不如給人法。我們很多人都有一個想法,願意使大法叫更多的人知道,尤其他是最偉大的真理,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做洪法的事。一段時間沒做好,那就下次做好,但是修善者總得有慈悲眾生之心。

  弟子:三、四年前已有大批學員開功開悟,這三、四年後,還一直在人間吃苦修煉,是否層次還在不斷提高?

  師:我們這麼說吧,不斷的有新人進來修煉,沒圓滿大家還得接著修。修煉中有關過的好的,修的很快的,精進的,那麼也有關過不好的,不那麼精進的,拖的時間長的。至於說圓滿的不圓滿的,這個我們現在都別去講,每個學員只要還在這兒,都得修。

  弟子:那些沒有形體的神,像遊神散仙一樣,沒有自己的天國嗎?

  師:沒有形體的神和遊神散仙不是一回事兒。遊神散仙那是我用常人的話講出來的,我可以這麼講。知道這個意思就行了。就是說有些他沒有天國世界,我舉個例子講:像遊神散仙一樣,到處走。其實過去的道就是這樣,道教是後期建立起來的,在天上過去道他是沒有世界的。他自己修成圓滿了,在宇宙中自由自在,也許找一個山洞,弄的漂漂亮亮的,自己在那兒清靜自在。沒有形體的神是指他產生的時候就沒有形體,或者修煉達到那個境界中就不允許有形體。但是他可以變出形體來。沒有形體的神往往都是相當高的。他一想是甚麼樣那就是甚麼樣。但是他不想要那樣,他覺的太麻煩。弄的那樣幹啥,太麻煩。這多好,甚麼都沒有。當然我這堻o麼講呢,用人的思想很難能理解得了的。

  弟子:另外空間中,生命的產生,一經存在就具備那個層次中的法,在那個層次中產生的,那麼就是在那一層次中法給生命制定標準中產生的。不像人間嬰兒有一個漫長的甦醒,從外部學習。

  師:除了三界以外,在不同層次產生的生命特別是神的空間,一定是那一層的生命標準,也是那一層法造就的。神的境界產生的嬰兒也是神。至於說人要有一個甦醒、學習,當今的所謂發展,物質上是變異的、非人類的,生命的本性上是倒退的。談不上甦醒,是入迷,其實就是一個敗壞的過程,失掉純真的過程。人把它叫作發展的過程,神把它叫作倒退的過程。

  弟子:轉生時期洗腦由甚麼神主宰?

  師:是求知識啊,好奇哎。可以叫任何一個神去管,不同的生命有不同的神去管。但是宇宙的標準是一個,不像你想像的那樣,都非常自然的。形象的說,有管三界內生命轉生的神管。

  弟子:尊敬的李洪志老師,在多倫多法會上我們有很多人從外國趕去的弟子和不能參加法會的弟子們,呈傳給老師的問題全都被所謂的篩選者拿下了,這使弟子不解。

  師:心情可以理解,其實一兩千人的法會,每個人一個問題,那咱們就得明天晚上結束了。那麼解答不了怎麼辦,就得篩選篩選。篩選啊,很可能其中有些真想要師父解答的重要的問題,被篩選下去了。就是這樣大家在學法中一定可以得到解答。其實他們篩選的時候,我告訴他們一個原則:政治問題你就別給我拿上來了,求知識的問題儘量少拿,與大法修煉無關的事情儘量往下篩選。保證我們的法會的質量,就是這個目地。

  這埵釣滮霅惘]素,當然他們篩選的學員也是修煉的人,很可能把屬於修煉中的重要問題也篩選出去了,是可能的。我想他們以後會把這事做的更好。

  弟子:路易十四在法國歷史上無限輝煌,像太陽一樣。他的元神是不是從天上來的,我悟出路易十四就是您的……

  師:我是轉生過許多國家,幾乎甚麼人都轉生過。有的時候轉生不過來。因為不同歷史時期都有下世來接緣得法的,我必須得找到他們,去結那個緣。後來轉生不過來,就分身轉生。同一個世中可能好幾個人都是我,說笑話吧。(鼓掌)

  弟子:老師講我們修煉後,老師要將我們自己殺的生命度到我們自己世界去,如果我們只能修成羅漢或菩薩沒有自己主持的世界那怎麼辦?

  師:我告訴大家,我們在座的每個學員我都給你開創了圓滿的路。在哪一個境界中修煉圓滿,你們都不要去考慮。至於說這些事情怎麼處理,我都有辦法處理。我只是概括性的說了一下關於把壞事變成好事,怎麼樣去變,那當然都有辦法去做。如果你還不清你的業力,你圓滿不了,可能你今天坐不到這兒。(熱烈鼓掌)我得重複一下,也就是說我給你安排的這條路不能使你走上去,那你可能就當不了大法學員。我都給你們安排了很好的路,那麼怎麼修那看自己。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哪!

  弟子:師尊在《轉法輪》九十一頁講:「到了高層次上修煉,……,你只要提高你的心性,你的功就在長,你甚至於不需要做任何手法了。」這堛滌盲h次怎麼體現的,我們甚麼時候才不做任何手法了?

  師:在古時的修煉中很多方法初期那個動作很複雜,到最後那些東西都沒有用,到了高境界最後的時候就啥手法也不用了,完全都是坐在那靜修了,沒有外形上的動作了。可是你們今天所修煉的這個大法,不管過去你是一個帶有甚麼特點的生命,你都得按照我今天教你的這個方式修煉,為甚麼?因為我是從微觀上向表面不斷的同化你,速度很快,每天都看到人在變,一到了三界,實際上就是三界內所有的粒子構成的人身都叫作人身。一進入三界的時候,一下子速度就慢下來了,甚至於停滯不前。人這塊兒進不來,也就是說你人這塊兒修煉心性提高了,人就會變化。

  那麼過去修煉的時候是採取表面上先改變,一上來啊,時間不長,大家知道那個道家採用的辦法修煉中要吞丹,就是儘快使修煉人祛病,把你表面身體堶採倦礙漫狾酗ㄕn的東西病業等排斥出來,都放出來,這個身體就淨化下來了。然後煉功一開始就從表面細胞開始改變,表面細胞與分子一改變,大家想一想,那麼這個人馬上就是神仙。他修的不高,他剛剛改變了身體的第一層的這個分子粒子。也就是說,他剛剛進入到三界的頭一層天,剛剛離開凡人的境界。對人來講那他就會大顯神通了,人類的一切對他都沒有束縛了。因為人看到的一切都是由分子構成的,而這層分子與細胞一改變,那麼他可能就飛起來了,從牆這邊就走過去了,眼睛一下就可以看到分子以外的另外一層粒子構成的空間情況。當然更高的他還看不到,更微觀的還看不到,因為他的層次有限。

  這樣繼續縱深修下去,修到最高層次上的時候,他在低層次上所採用的方法都不能再用了。他煉功的所有這些方法手段,就用不上了。完全到了高層次的時候,就不需要手法了,他就只是靜修了,所以甚麼動作都沒有了,是指這個意思。

  而大法修煉就不行,因為我們大多數或所有的學員要是從表面一上來就改變了,大家想一想,今天有一億人學大法,每個人都從最表面上開始改變,我告訴你今天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一億個神在這兒,人類社會的形式就被徹底的摧毀了。我們還得維持常人社會的這個形式,因為它也是宇宙大法給眾生開闢的最低的一個層次,大家還得在這堶袚珒ㄟ炕C有了這個環境我們才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提高自己、改變自己,所以我們珍惜這個環境。人類很不好,但是人類卻能夠使我們更快的修煉。人類有許許多多人認為的真理,那恰恰是我們修煉中要放下的執著。今天的人學法和古代的人學法哪個更好修?社會因素不多,關鍵是大法在度人,又是正法時期的學員,我說大法更能修高,而且是最快的。而古代那個社會人都信神,更能理解真道真法,相對的來講,也就修不了那麼高了。整個社會都能夠理解,相對來講人的道德標準都很高啊,那麼也就沒有那麼大的難哪。那今天越不好,才能夠越體現出來我們修的越艱苦、越偉大,才能夠修的高啊,它是這樣一個關係啊。

  弟子:瀋陽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法輪大法已世人盡知。

  師:現在看來是這樣,我們靜靜的不想干擾社會,使修煉的人在安靜的環境中修煉。看來這一下子把我們推上了世界舞台,我們好多人也因此而成了名人。(笑)講起來也是很有意思,我們修煉的人不想這樣。

  弟子:有些人刻意反對,散布一些迷惑人心的不實之詞使一些有緣人錯失良機,如何才能挽回破壞大法的人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人為的破壞大法的人,他們的將來會怎麼樣?

  師:我告訴大家,目前真正破壞大法的就那麼幾個人,你別看他造勢很大,不要以為有很多人幹。人幹了甚麼都得去承擔。造一些個謠言,真壞,也真是夠壞的。我還是講那句話,不要擔心沒人學法,佛度有緣人。(鼓掌)人要能破壞了佛法,那還了得。

  弟子:我認為最近發生的事,師父六月二日的經文「我的一點感想」對海外弟子很多人也是一次能否圓滿、能否放棄自我及人的一切觀念的考驗。這樣悟對嗎?

  師:都沒有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認識,都沒有錯。但是悟的都很正確。

  弟子:我經常動搖,每次法會後都痛悔不止,決定要勇猛精進,過了一段時間後又不行了。我有時都覺的自己不配當師父的弟子,愧對師父的慈悲,除了多讀書、多學法外,沒有別的辦法嗎?我真的想堅定實修,會不會看到一點別的空間,開天目等會有所幫助?

  師:你剛才這句話說:我真想堅定實修。不管你在甚麼狀態下寫出來的,這句話是純真的,這是你的自我。而後邊的話馬上又被後天的觀念干擾了,所以你感覺到精進不了。後天的觀念要不除去,你就真的精進不了。沒有別的辦法,唯有多看書,衝破這個難度。你沒想到嗎,你不能精進的本身,它就是一個阻擋的形式。你把這個形式衝破它,你看看是怎麼回事?

  弟子:佛家修煉有八萬四千法門,包括各個層次嗎?那與別的空間有沒有……

  師:佛法修煉有八萬四千法門是釋迦牟尼佛講出來的,是釋迦牟尼佛把他能夠給人知道的講出來了。大家知道釋迦牟尼佛他也不是最終宇宙的主,所以最終整個宇宙更大範圍的事情他也不知道。那麼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是站在他的境界中講的,修煉有八萬四千法門,這是能夠給人講的,也沒有錯。給人講十萬法門可能人也不知道有甚麼用。

  我看釋迦牟尼佛講的八萬四千法門修煉方式都好像與三界內眾生有關係的。至於說另外空間體系從來沒有講給人,人也不知道。而且在宇宙中類似地球這樣的環境不只地球一個。但是它都不是宇宙的中心位置。

  弟子:前一段煉功點組織了一些洪法活動,學員們投入了一定的時間。但是有的活動似乎收效很小。

  師:洪法效果如何,大家力所能及的做到甚麼成度就做到甚麼成度。舊的勢力啊,我講舊的勢力它可不是真正的魔,它就是那些敗壞了的不同層次的生命,正負都有。它們都覺的它們在幫我,可是恰恰它們的幫助卻成了我的障礙。存在著阻擋的因素,所以我們的洪法進度受阻,新學員得法很困難,有人都得了法了又被它們弄的對法麻木了,又不學了。這些問題也都在解決之中,但是不要被這些困難所嚇倒,該怎麼做大家還怎麼做,這些問題都在解決之中。

  弟子:您說洪法與圓滿無關,但是洪法是最神聖的事,可以真正的挽救沒得法的人的生命,那麼對洪法無熱情是不是也是應該自己突破的東西哪?

  師:洪法與圓滿是兩個概念,這兩個概念之間沒有直接關係。圓滿得經過你的苦修,走完你修煉的這條路,達到圓滿的境界那是圓滿。而洪法只是在你修煉的過程中作為一個大慈大悲的人應該做的,在你個人提高以外應該做的事。但是你洪法所做的一切,卻不會獨立的把它視為一種常人中的福報,因為你來生也不想再當人,你要圓滿的,那麼也就與你修煉中的慈悲與救度眾生有了關係,也就把它作為你修煉中建立威德的一部份。

  弟子:女孩子愛美是天性,還是執著?

  師:我想女孩子打扮打扮我看現在不能說她是執著。有人說女人就這個天性,其實我看女人是應該注意這方面,邋媄撱蔽瑤眲搢ㄓ]不好看。但是過於妖豔那又適得其反。不是我說不好,那常人可能看著也覺的不好看了。人的穿戴衣著是要打扮。在天上神佛菩薩無比的壯觀神聖美麗,他們那個肉皮的粒子是由極其微觀的粒子組成的,你們想那皮膚細膩到甚麼成度啊。到那時是不用特意打扮了。

  弟子: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請師父具體講一下以上內容,我修煉三年多了,一身多種疾病都好了,也甩掉了幾十年離不開的藥罐子,現在雖然六十多歲了,但身體比四十多歲的時候還好多了。想在修煉之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不知可否?

  師:當然可以,只要不影響學法煉功都行。超出天定年齡是指一個人在一生中只能活幾十歲,那麼到了那個年齡的時候,就要去世了。可是在他眼看就要到天定的年齡時,他修煉了。不修則已,一修就很精進,一看這個人就是塊料。不論年齡大小,我也不看年齡大小。大家知道張三豐是七十多歲才得道的,活了一百三十多歲。七十多歲才開始修煉,正式修煉。也就是說修煉它不在年齡,就看你能不能夠精進。如果真的放下生死,甚麼年齡,我想這些幹甚麼,都得法了,就修下去。(鼓掌)真正把自己視為一個修煉的人,不把自己視為一個常人,你的生命就在不斷的修煉、不斷的延續,這個生命就會不斷的增加,讓你修煉能夠用。那麼有的人他不精進,不精進到他實在不能夠今生圓滿了,那麼也就不能再延續了,該到壽那就隨他去吧。今生又修不成,來世的事兒又耽誤了,那怎麼辦,那就去吧。就是這麼回事兒。所以年歲大的人已經幾十年了,在人世間的風風雨雨當中也應該明白世上的一切執著、一生中所求也不過就是那麼回事兒,自己也應該明白了,那還有啥放不下的。但是話是好說,做是很難。

  弟子:通過這次北京和天津發生的事情對我的啟發和提高是很大的,即使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在關鍵時刻也很難做到真、善、忍,而他們卻做到了「真」。他們是去講真話,完全是本著善意,他們沒有做任何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事情,他們忍的心平氣和。請師父放心,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是不會辜負師父的,我們講的對與錯?

  師:是對的。實踐中啊,我已經看到了,我在「我的一點感想」中寫到,我說「人各有志」。我這一生也就是做這件事情,為我這些能修煉的人圓滿負責。我看我的學員都能走過能否圓滿的一個個大關的時候,你們知道我甚麼心情?!(熱烈鼓掌)了不起,真的了不起,無愧是偉大的神!我記的好像諾查丹瑪斯有那麼一句話,說在一段日子堿O人神同在的日子。不管他指的是甚麼,但是我想真的不能把你們視為常人了。人所放不下的你們能放下,人所不能承受的你們承受了。唉,所以人也理解不了你們。但是我們要做到儘量叫人理解吧。(笑)

  弟子:弟子在修煉中如何準確把握大法是嚴肅的與大法是圓容的之間的關係?

  師:大法是嚴肅的,一個人要想修煉圓滿不嚴肅能行嗎?大法有一點偏差都會使修煉的人圓滿不了,那個邪法能使人修成偉大的神嗎?絕不會的。所以法是嚴肅的,每個大法弟子所在的每一境界的標準必須得達到,這是嚴肅的。在修煉的過程當中該去的就得去掉,含糊不得。大法能度人,能造就宇宙的一切,有他不同層次的法理,每一層法理都與整部法是貫穿的,上下貫穿的,內外貫穿,微觀與宏觀貫穿,互相貫穿的,任何層次都能單獨貫通,所以這個法站在哪一個角度講他都是圓容的,能說的清的,不破的,在法理上能夠圓滿說清一切的。因為宇宙都是他造就的,當然他能圓滿的表現真理的無所不在、無所不能。他能把一切不好的事情變成好事,他能拯救宇宙中的一切與眾生。過去不是存在成、住、壞、滅嘛,大法能使走向毀壞的一切從新返還成新的、美好的。他就能起一切作用,是萬能的,所以這個大法是絕對圓容不破的。(鼓掌)

  弟子:弟子們是四月二十五號以後,聽到迫害大法的人談到大法,有幸結識大法的,僅僅兩個月即深感大法的博大精深。

  師:壞人他就會聽到壞的東西,好人就能聽到好的東西!當邪惡之徒罵大法時,他畢竟得提出「法輪功」三個字吧。我們這學員就看到了「法輪功」,就看到這好的了。(鼓掌)佛法是人破壞不了的,邪惡利用壞人每一次對我們的破壞其實都是對我們的洪揚!(熱烈鼓掌)但是幹那壞事人的心是壞的,這一點要肯定。那是他生命的位置。

  弟子:怎樣堅定自己對大法的更高認識?

  師:我教你們的是法理,學員們當初也只是覺的這個法理好,才學的。漸漸的他們看到了這法理不只是叫人做好,他是一本修煉的書,是一本佛法、天法、宇宙大法,是他們漸漸的認識的。(鼓掌)所以可以不抱有任何想法去修我覺的更好。說我整天想要去佛的世界,其實那也會形成執著的。叫無求而自得,只管去修,一切都會展現出來。展現出來卻覺的:噢,這都是自然。因為境界在那了,也就覺的很自然了。人就是人的境界想要看到高於自己境界的東西,都是這個心。修煉人在那個境界的時候看到了也覺的不奇怪,非常自然。

  弟子:廣州弟子非常想念您,非常想見您。

  師:謝謝廣州學員,現在不好說了。(笑)因為暫時還不行。

  弟子:南京多倫路站點大法弟子及南京所有大法弟子向大慈大悲的師父問好。並致以崇高的敬意!

  師:謝謝大家!

  弟子:北京、蘭州、哈爾濱、齊齊哈爾、內蒙、廣州、上海、武漢的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請師父放心!

  師:謝謝大家!

  弟子:康熙大帝一生德政是否給後世君王樹立一個榜樣?

  師:康熙大帝一生是比較偉大的,康乾盛世歷史上人們就在流傳。人的事我就不去講了啊,康熙是個偉大的皇上。

  弟子:弟子問過一個令您很傷心的問題。

  師:沒有甚麼傷心,也許我的思想在想另外的事。我所想的問題和你們不一樣,你們看到的是表面形式,我看到的是真實的體現。

  弟子:夢中出現的色魔是自己的丈夫,是否也是魔在搗亂?

  師:因為你丈夫就在那嘛,他一定不是你丈夫,所以他肯定是演化的。要注意。

  弟子:我妹妹是一名中醫學院學生,下學期有一門必修課氣功,她問是否應該不修此課?

  師:中醫學院的學生,是啊,現在中國的醫學院,也開始認識到氣功對中醫的直接的醫療作用,也開始學。但是據我知道,很少有學到正門氣功的。因為剛開始普及的時候比較好的氣功有那麼幾種。後來逐漸的假氣功開始出現。首先出現的比較好一點的功法是這個太極拳。目前也有一些人把太極拳給改的不像樣了,改過的一定會有害。然後出現了易筋經。太極是道家的,易筋經是佛家的了,易筋經是過去少林寺和尚內修的東西。緊接著又出現了民間的修煉方式——五禽戲。這些東西都是對人類比較有好處的,其它的還有,我們不一一去說了。現在都是些個亂七八糟的附體功,要是弄到學校去學,可害了學生了。

  弟子:用修煉人的標準衡量自己,時時害怕師父不承認我是一個真修弟子,但別人總覺的我不太差,最近竟叫我做輔導員。我深知自己不配,我怕有損大法形像。

  師:這個怕好像有點怕的太多了。其實輔導員也沒有甚麼過多的事情,又不是甚麼官,就是每天到煉功點上去組織組織大家煉功,學學法,沒有過多的事。別怕那麼多,覺的自己修不好啊,這本身很好,是自己能看到自己的差距。看到缺點和錯誤了不要害怕。有,那就去掉它,要沒有執著與錯誤還不用修了。修煉過程中都會有常人心,這一點是肯定的。

  弟子:當我在遇到苦難時,知道這是一關,儘量心不動。但遇到高興的事兒,卻免不了要高興。

  師:那就高興吧,沒有關係的。高興總比過不了自己感覺很難的關好的多,其實你高興的心,隨著你境界的提高自然就消去了,你不用刻意的去抑制它。當然一有高興事兒,就手舞足蹈,這個可不應該了。大家都是有理智有知識的,所以我想這個沒問題。但是那個苦關,那個是很難過的。

  弟子:(一)覺者有無層次高低?

  師:當然有啊,就是如來也不都是一個層次的。因為我講了他們是法王,修煉人對他們統稱叫作如來。還有大法王,更高的大法王呢。

  弟子:(二)若有,較低覺者的生命是否由較高覺者安排?

  師:這個倒不是你想的這樣,不要用人的思想來想神,那是想不明白的,也是不敬的。一旦修成如來的時候,在他能力範圍之內,一切都是自如的、無所不能的。

  弟子:我是早期的學員,如果我們盡了最大努力,但由於自身根基差,在修煉結束的那一天,仍不能圓滿的話,我們能跟師父走嗎,還能去……

  師:盡最大努力修,那也太沒自信了。你盡了最大努力修了,還不能圓滿,那就不對勁了。這話矛盾,(笑)不存在這問題。只要精進,你也不知你是甚麼根基,怎麼說根基差呢,盡最大努力了,等著你的就是圓滿!(鼓掌)

  弟子:把地球看成一個粒子,像是一個分子。那麼由地球這個分子構成的東西,是比人這一層低了,因為層次越高,構成它的物質越細膩。

  師:我要把這個宇宙中的一切都說出來那也不行。但是我告訴你了,越細膩越微觀,層次越高。可是我還告訴你了地球在最低的層次。這個最低的層次在大粒子和小粒子的中間。那麼實際上我也告訴你了,它比大粒子還低,比小粒子也低,因為它在中間嘛,它是最低的嘛。更大的東西那個我們也講過了,也是高於人的。

  弟子:我沒有收錄機,在煉功時播放法輪大法音樂能不能在做動功時靠數數來改換姿態?

  師:可以,因為我們當初初期煉功的時候,我教學員的時候沒有音樂,是用數遍數做。修煉畢竟是超常的,因為我們是有自動機制的,等機制很強時這個手的動作一到九遍做完的時候,兩手自己就疊扣小腹去了。所以我們煉功的時候叫隨機而行嘛,機制一旦形成的時候就會自動運轉,使機制帶動身體而煉功。保證就自動做了。那麼我叫學員聽音樂煉功的目地是使初學者儘快達到不讓雜亂的思想干擾,聽音樂的本身就不想其它的事情了。用這個一念代替萬念方式,採取這樣的辦法。那麼聽音樂本身也是一念嘛,可是我把這音樂堶惜]加上了法與功的內涵,使他起到修煉的輔助作用,那麼這就是煉功聽音樂的目地。

  如果能做準在沒有音樂的情況下去煉功是一樣的,不影響的。

  弟子:我能用煉功代替睡覺嗎?這樣是否可行?

  師:不行,因為這又走入另外一個極端了。你們在修煉過程中還要靠這個身體去修煉,沒有這個身體這一切也就不能修煉了。所以要吃飯,要睡覺,保證這個身體的健康狀態,所以大家要睡覺。至於說工作忙起來了怎麼辦,為了大法的事或者是工作太忙了,缺了幾天覺,那是偶爾的,那是另外一回事。通過煉功之後,那馬上就恢復過來。說我長期的這樣煉功不睡覺,用煉功代替睡覺這不行。大法不是這樣修的,何必這樣煉呢。因為你的修煉第一位是心性的提高才能使你真正的提高。如果你的心性不提高,那你煉多少功也提高不了。不是靠人為的,強行使這個煉功提高,心性不提高你怎麼煉它也不提高。

  弟子:弟子知道炒股票是不好的,但不能理解其實質。在美國公司將股票當作福利一項發給大家,這是不是不義之財?股票是否是公司集資發展的一種手段?

  師:我可以告訴大家,人所認為正確的它並不一定是正確的。尤其人類道德不好的時候,人認為好的那很可能就是壞的。大家知道靠勞動所得,或者自己經過動腦筋付出,或者你生意做的很大,你有這個才幹,這都是正常的在賺錢,賺多少都沒有關係。用投機的辦法,我總覺的不那麼太好,因為這宇宙有這個理叫不失不得。也許得到了那個錢財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少好東西,因為你沒有去付出。這個股票有漲就有落,人心都跟著動,修煉幹這事怎麼行。有人發了財了,那很可能就有跳樓的。其實股票就是賭博,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應不應該賭博,我說就不應該。當然我沒有說常人社會的常人如何對待這個股票,人該不該弄股票,那是常人的事。我這堨u是給修煉的人講修煉的道理。你們總得超越常人的狀態,總得用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是吧?單位作為福利或工資的一部份發的可以直接兌現啊。

  弟子:修煉的人不能替親人承受業力,為甚麼沒有業力的孩子能替我們承受業力?

  師:也許那個孩子看父母過關時關太難過了,太差了,替你承受點,還不領情,為甚麼孩子替我難過?(笑)只是說一個道理,並不一定是這樣。但是也只有大法弟子的孩子才會有這種事。

  弟子:五歲的孩子已經修煉兩年,他說前額有個電視機,師父不分晝夜在給他講法,是干擾還是正確狀態?

  師:小孩不是干擾,也許就是通過這個辦法叫孩子得法。但是絕不會影響孩子休息。

  弟子:在常人社會中,在有極大魔性勢力大面積破壞大法,甚至要鏟除的情況下,甚麼是最好圓容大法的方式?

  師:有個學員跟我講說我修大法一修到底,頭砍掉了我身子還坐這兒打坐呢。(鼓掌)人思想不動,任何強行的辦法只能治表,治不了根本。修煉中我是從道理上叫人明白,如果只從形式上管人,不讓他怎麼樣,那能行嗎?是不是這樣。當然也有學員跟我講我就是不管怎麼樣,怎麼干擾,就是不動那就是最好。當然是思想不動,可不是人不動。

  弟子:整日想著洪法是否也會被魔利用?

  師:想洪法呢是好事兒,沒有錯,但是也別影響了修煉,洪法的事作為大法弟子來講確實是應該去做。

  弟子:在西方社會人們比較注重牙的美觀,作為弟子我們可不可以去洗牙?

  師:想洗就洗吧,這個不算甚麼事兒,就算你想修飾修飾吧。這都是常人的事啊。

  弟子:當釋迦牟尼佛和耶穌傳法度人時,宇宙的眾生已經偏離了法。為甚麼當時沒有正法?

  師:他們只是如來,所以他正不了宇宙的法。他們只能正自己的法。

  弟子:請問老師:是否每一個人都已經經歷過了圓滿考驗這一關,沒過去關的人是否以後還有機會?

  師:這個我都不能講,我告訴你還有,你就等著準備著那也不算了。我告訴你都能圓滿了,有多少圓滿了,這也都不能說。

  弟子:我在美國住了許久,對國內來說總有一種喜歡幫助的心,尤其是清寒的學子,我想這是一種憐憫之心吧。修煉了法輪大法後,對於此種心理有了掙扎,不知是該幫還是不幫,心中交戰激烈,不知此心是常人中的情,還是昇華的慈悲?

  師:對於家鄉的人有一種同胞的感情這也沒有啥錯。看誰窮困幫助幫助也沒有錯。但是我講的是修煉的人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修煉上。因為有許多事情你看不到它的因緣,你幫助的那個人如果他將來是破壞大法的人怎麼辦。當然你要幫助的將來都是學大法的,你可是功德無量的,因為將來他要善報於你的。任何事情都得用一個修煉人高標準來要求自己。有人說我建廟做好事,其實我說呢,釋迦牟尼都講過有為法如幻泡影。沒修自己啊永遠上不去,你把滿城建的都是廟你也成不了佛,因為你沒修。那佛還帶走後門的,看你給我修的廟多你上來吧,用常人心衡量嘛。是那麼回事嗎?不是,誰不修也不行。反過來講也許你修的廟沒有佛,佛也不去,都被那些狐黃白柳給佔了。那你是助紂為虐,你反倒幹壞事了。反正就是這麼一種關係,人看不透,我們作為修煉的人就得明白。

  弟子:《法輪大法義解》七十二頁上說:「如果真的還可以接著修,說我還可以修,還想修,把親朋好友的業力拿過來,你給消了,還變成德。反正是很難的,因為它和人的心性、心的容量是相輔相成的,所以到了那一步就裝滿了,裝不進去了,它有這樣的體現。再吃苦的人就可能由於容量不夠而變壞,掉下去,白修。」請問師父最後一句話怎麼理解。

  師:那是從法理上講真有這種情況也有辦法叫人修上來。如果一個修煉人關太大要承受不了的話,他就會走向另外一個極端。當一個常人批評另外一個人的時候他不能太過火,一過火他就不接受了,還可能一下子走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這是一個常人處理問題不當。修煉也是一樣,當修煉到那一步的時候,把過大的難給你加上去,你真的就很危險了,過關的時候也不會告訴你的,能告訴你嗎?說這是給你過的關,你在修煉,不會告訴你的。再有一個人修煉圓滿了也一定會馬上開悟,這是肯定的。假如你修到那兒已經滿了還不讓你開悟,你已經到了極限了,還不能開悟,那就一下子會變成絕望,無望就會一下子使人走向另外一個極端,那是很危險的。就這意思。

  弟子:撫順和西安的學員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

  弟子:我在國內修煉法輪大法的親人,在有外界干擾不能在煉功點煉功的情況下,在家修煉,修煉決心不變,請問師父這會不會影響他們修成圓滿?

  師:《轉法輪》中這個話我早講了,在家堨~頭都是一樣,但是大家不要失去互相能夠提高的這樣一個條件。大法能使學員走向圓滿,學員也要圓容大法。

  弟子:弟子能有機會聽您親口吟《洪吟》嗎?可以在錄像帶上……

  師:將來有機會可以。

  弟子:您教導我們要對人好,女弟子要做到柔。但往往會引起異性的誤會,是否對異性還以常人的那種態度去對待?

  師:對呀,那我們表現的非得說話像男人一樣?女人應該就像女人樣,做甚麼事情像女人樣,我只是告訴你們這樣。至於說引起誤會,正常的,不會。待人接物別過份了,大大方方的,一定沒問題。

  弟子:我的先生是美國人,我得大法後將大法介紹於他,他讀的過程中,我看見法輪在他頭上,可突然一天他學起了瑜伽,並說瑜伽讓他的身體強壯,並幾乎每天晚間要有這個……

  師:有些事情冷靜的看一看,要先看自己,是不是自己哪有問題,如果不是那就是魔的干擾。但是不管是干擾也好,還是我們自己有問題也好,對自己的先生可以和其講道理,人是有理智的。我們都要守住心性,別人可以不對,我們自己不能不對。如果自己能守住心性,過一段時間這些事都會過去,不會長久,最後他肯定會由於我們自己修煉層次的突破而發生變化,保證是這樣的!(鼓掌)

  弟子:主觀願望與無私無我的關係。

  師:不要把常人的想法和修煉的狀態攪在一起。你說的主觀願望很可能是常人的執著。無私無我是我要求你們在修煉中要達到的,而不是叫你們人為做到的,但是你們在修煉中要不去努力做到這一點那麼又不是修煉了。就是說你不能強行做,一上來我就得這樣做到了無私無我,怎麼無私無我還不知道哪。所以一切都在隨著修煉在提高當中能夠認識到了,才能做到。

  弟子:我先生撕大法的書,說過許多不敬大法的話,還做了幾次不敬大法的事,弟子非常難過,他沒讀過大法的書。

  師:我們在座的就有,以前對大法不理解也幹過這樣的事兒,後來他學了法了。看一看是不是因為自己有甚麼原因造成的,還是真的是一種干擾。但是有一點無論是干擾,還是修煉中出現的狀態,學員都得守住心性。人可以幹壞事、幹錯事,但是我們不能。其實人幹了甚麼都得償還,破壞大法的事罪是很大。

  弟子:有時大法弟子對煉功、學法的投入,使周圍的人不理解,甚至望而止步。這是不是弟子沒有做到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

  師:那就看怎麼投入了。如果學員經常是整天煉功學法,家堛漕々]不幹了,工作也不幹了,那是不行。再如果我們平時煉功時候大家都穿上黃衣服,那常人就覺的你是宗教,就不太敢涉入。如果我們煉功的時候,大家都是隨便穿平時的衣服,和普通的人一樣,儘量和周圍的人一樣,那麼可能有人就會來參加煉功、來得法。

  弟子:我眼前旋著透明氣球皮一樣的膜,已有兩年多了,膜中有很多黑點在變,不知是否與玄關有關?請師父指教。

  師:也許是吧,每個人的具體狀態我都不想講出來,這對你們修煉有好處。

  弟子:我有一個一歲的混血兒小外孫女,我二十四小時帶著她。我看書時她總想親《轉法輪》和師父的法像。不知能否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她聽,來幫助她得法?

  師:當然可以呀,當然可以呀。大法弟子的孩子,就是與常人的孩子是不一樣的。

  弟子:我代表北京海淀區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在修煉中越是挖掘和去除自己的執著心,越是能認識到常人所具有的種種執著和這種執著中所含有的醜惡,請問師父應該如何心態對待?

  師:這是正常的,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都有這樣的體會。這些在常人社會形成的東西,每個常人社會的人都有,常人是看不到的。你們能夠看到是因修煉中超出常人。但是要有排除它排斥它的想法。

  弟子:在翻譯「佛家的法輪,道家的陰陽,十方世界的一切無不反映在法輪堙v時,有人將佛家的法輪,譯成「達嘛輪」,「達嘛輪」和大法講的法輪有甚麼區別?請師父明確指示,這「達嘛」在英語中是指佛教的教義。師父已經指示過了,前後兩個法輪都應按漢語拼音直翻成法輪。

  師:是,直翻比較好一些。因為有些名詞是得直翻的,有些文種啊確實很難反映出法輪他的真實涵義來。所以有些東西就翻譯不了,我想是這樣,不能用「達嘛輪」,因為內涵根本不同。

  弟子:(一)月初當看到世界日報報導,說「引渡……」,弟子心媢磞b難過。常常一個人站在師父法像前淚水漣漣,產生了要回國替師父受難的念頭。

  師:大家的心啊,這我都看的到。

  弟子:(二)請問師父這是因為師父做的太多太多弟子才這樣,還是弟子在用人的心來對待這一切?

  師:不是,都不是。都不是……。這個想法也是自然的。(鼓掌)

  弟子:先生提出離婚不同意是否失德?

  師:別人做甚麼你不會失德,但是這些事情自己把握,不管怎麼樣自己都得把自己當作個煉功人,修煉的人。離婚總不是件好事,但是往往對方又很難說服,事情就很難辦,不過甚麼情況也都有,其中不排除去甚麼心。無論怎樣我們自己都要做好。

  弟子:弟子沒有處理好常人的學習與生活,假如離婚是否不得已?我大量學法也沒能突破,我能放下這個情去接受它,是否符合修煉人的標準?

  師:我只能告訴你按照修煉的人的標準做。是有許多人在這方面有放不下的。我知道有的學員也有過這種事,離婚,怎麼勸也不行了,過又過不下去了,那就離婚吧。對方看來真的了,也不鬧了。學員心堹u的能放下了,不是鬥氣,而對方又不離了,反而說你願意煉就煉去吧,也有這種事兒。但不是千篇一律都這樣的,我們確實有些人也有離婚的,所以我還不能夠這樣告訴你。我只能告訴你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我們自己做好了,看看事態是甚麼樣發展。

  弟子:我在武漢煉功時,我們煉功點輔導員講,我的姐姐是一個老學員,可是她一直沒有過色關。我認為她就不是一個真正的修煉人,這是我個人的認識,這種認識對嗎?

  師:我想那要怎麼看,如果夫妻之間你還不能這樣看。因為我也告訴大家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去修煉,夫妻之間不要因為你們修煉了影響了家庭生活,我們是在常人這修煉。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如果不是和夫妻之間,那作為一個學員來講這就很成問題了。

  弟子:我是畫畫的,現在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在工作之餘心埵陵伬埜`想要畫一些想畫的,但又怕佔用學法時間,所以常抑制這種想法。而家人、朋友都認為我學法輪功後不再追求上進,放棄了自己原來的目標。我是否應符合常人社會隨其自然,讓心中想畫的東西畫出來?

  師:這堶惕畯n分兩個問題跟你講。一個你沒有擺正你的工作和學法的關係,你要擺正好了不會影響你畫畫,不會影響你創作的。我們每個人都有工作,每個人都是社會的一員,而且許多人關係擺的非常好。而且我剛才還和記者在講。學了法之後,他沒有執著了怎麼畫好?常人的智慧是有限的,絞盡腦汁,吃不好,睡不好,去琢磨它,搞構思,搞創作,畫出來了,還不一定好。那麼一個修煉者,而畫畫又是自己的專業,就是這個職業,那麼就應該把自己的工作做好。那麼在修煉中你的思想境界也在隨著你修煉在昇華,高於常人的思想境界構思甚麼還用你費盡腦汁去思考?你所要畫的一切、表達的手法,你的藝術成就一定是高於常人的。是不是這樣一個關係啊?但是無論怎麼樣,畫畫是需要時間的,這我是知道的。這也可以擺正啊,我每天學多少法,煉多少功,然後其餘的時間工作就完了,這不影響。

  再有呢,你這奡ㄗ鴗@個問題。畫畫的人呢有的時候講靈感,靈感一來了,他就有一種激情要去畫。畫甚麼?那就要看,你自己所要創作的思想中來的東西是甚麼。如果不符合一個修煉人標準的東西,當然了我們都不可能畫,作為修煉人在常人社會中你是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去修煉,但是有些東西連常人道德都不符合了,那我們就不能畫。那就是造業嘛、幹壞事嘛,你畫的東西還要給別人看呢。如果我們畫出真正美好的東西來,那你就去畫。

  所有的條子都解答完了,我今天給大家解答問題就到此為止。謝謝大家!(長時間鼓掌)

  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熱烈鼓掌)